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擦肩而过[原创]
355915个阅读者,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08-4-9 17:20

擦肩而过[原创]



谷雨思乡 发表在 成都安可●东篱煮酒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85-1.html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题记:人,是一种奇特的生物。当世界万物都在命定的轨道内产生、存在,而最终消失,人却能不断地迎向未知。也许这就是人生的奇妙之处吧。在这篇文里,我不想探讨诸如此类深奥的话题。只是想回忆一些人,这些人在我生命中出现过,离开了,留下了不少回忆。而如今,他们都在这个世界的另一些角落之中,过着属于他们的生活。也许他们会记得我,也许已经忘记我。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赫拉克里特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佛家也有缘起缘灭之说。在成长过程中,我喜欢相逢,喜欢遇见一些不认识而友善的人,正是那些人从不经意间向
我昭示了人生的意义。


读小学前的我是个很胆小很别扭的孩子,怕陌生人,怕很多事物。那时候,我在村里的小学读幼儿班。每天放学回家都要经过别的自然村,要穿过小巷,从别人的屋前走过。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有一个中年农妇,她是我们学校一个老师的老婆。不知为什么,我很怕她。我记不起来什么原因了,或许是因为她比较少笑或者表情比较刻板吧。每次经过她家我都要加快脚步。有一天傍晚放学我经过她家的时候被叫住了。她把我叫进屋里,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做,但是还是跟进去了。她没有做什么,只是从锅里取出一串毛豆递给我。我接过毛豆,也不懂说声谢谢,就跑了。可是毛豆的味道很好啊,我边走边把豆子吃完了。我于是记住了那个农妇,还有她给我的一串毛豆,还有那天傍晚淡金色的阳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4-9 17:20

初中的时候,我遇见了那两个我一生感恩的老师。其中一个是我的英语老师,姓江。她个子很小,很瘦,还长着娃娃脸,爱穿桔红色的及膝裙子,虽然孩子都四岁了,可看上去还像个女孩。她是我们学校少数英语教得好的老师。我语言天赋天生比较高,初中程度的英语学起来一点没有难度,也算是她得意弟子之一。她对我很好,也知道我骄傲的毛病,在班上宣布考试成绩的时候,虽然我总是名列前茅,却总是要把年级上比我高的分数一一列举。虽然我不是英语科代表,但是她经常交一些任务给我,比如把习题抄到黑板上等等。她希望我将来能当个出色的翻译。也许就是在她潜移默化影响下,我才越发地对英语感兴趣。虽然背地里在同学面前我经常也跟他们一样称呼她的绰号,但是实际上对她是很有好感而且尊敬的。我英语的语感也是在她奠定的基础上培养起来的。初中毕业之后我便很少见到她。唯一的一次是她来一中的时候,我在学生食堂的门口见到她,她唯一的话就是:“你怎么一点没有长高?”话语调侃之间,有些失落。后来高考我最终还是没有报英语专业。现在想起来,有些遗憾。要是江老师知道了,也许也会觉得更遗憾吧。

初中对我影响至深的另一位老师是个老教师,姓邱,教语文的。他还是我父亲以前的老师。现在想起来,我初中时候的作文其实并不出色,叙事功底一塌糊涂,只是议论比较有逻辑,文字比较通顺,辞藻也比其他同学丰富,也许他看上的是我文字间的真性情也未可知。邱老师是为什么赏识我的,我现在也不明白。亏他还是老在班上念我的作文。还曾经当着同学们的面说,假使我能够努力并坚持,将来在文学上能一展才华也未可知。当时我虽然未必相信他的话,但是由于从小学开始的对文学的浓厚兴趣,他的话对我还是产生了影响。现在回想起来,老头虽然不幽默,但是语文功底很深厚,据说是正规大学的毕业生,这在他们那个年代是很了不得的。或许比起江老师,我更真心地把他当作我的长辈,譬如我从未在任何场合提过他的绰号。邱老师是很严格的,经常对我殷殷教诲。那时候我性格乖僻怪异,逆反心理特别强,有时候又很活泼好动,咋咋呼呼像个男孩子,完全不符合老头对于优秀生的定义。老头子经常数落我:“蹦蹦跳跳的,没点大人气象。”我当然是选择无视,老头也无可奈何。后来上了高中,尝到了学习的痛苦艰难,觉得自己不像老师想得这么优秀;之后上了大学,又学了一个没用的专业,更是觉得没脸见老师。后来上了中文的研究生,才觉得稍稍有点释怀。可是我并没有像他老人家说的,在文学上“一展才华”。所以至今我不敢踏入初中母校,就怕他见到我现今一事无成的模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4-9 17:21

初中的时候,我印象深刻的还有我的前桌的男生。他个子小,坐第一排,我坐在他的后面。因为小学时候的经历,我特别“敌视”男生。小学时候我性子乖张暴烈,再加上学习优秀,心气高傲,被很多男生看不惯。再加上我个子小,力气也弱,打不过别人,结果总被欺负。上了初中,虽然没人敢欺负我,但是还是把男生当作假想敌。要命的是初中是采用前桌男生后桌女生这种方法排列,所以我前面后面都是男生。虽然除了争“空间”之外没有任何冲突,但是我和前桌那个矮个男生还是老抬杠,或者互相揭短。又一次他不知怎么惹得我又恼火又尴尬,我便恶毒地说:“你这个没妈妈的孩子。”结果小男孩一句话不说了。我有些后悔,于是以后再也不敢说类似的话了。还有一次,他竟然揭露我小学时候跟老师打架的光辉事迹。我顿时恼羞成怒,操起他的铁文具盒,狠狠地砸了一下他的脑袋。我以为他会像小学的那些男同学一样狠狠地反击,可是他只是安静地坐在位子上,一声不吭。看着他头上还带着血渍的包,我又感觉到了内疚。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敢跟我提我小学时候的那些光辉事迹。当然,撇开这些争端,我们相处的还是挺融洽。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只要你不惹恼我,其实还是很豪爽。当时我的学习成绩不错,前后桌以及我的同桌都从中受惠。只要他们拿题目来问我,我都会耐心帮他们解答。虽然小男孩老是跟我抬杠,学习方面我还是对他一视同仁。毕业以后,我上了重点高中,而他上了普通高中。读高中期间,他来找过我一次,从不跟男生来往的我还以为是那个社会上的混混找我的麻烦,吓了一大跳,后来才明白是这个家伙。后来很多年以后,我们都上了大学。一次,在公车上遇见了。他还说我以前初中的时候老欺负他。我诧异极了:我欺负他了吗?我可从没想过啊。不过想起来,还是我对不起人家的地方多些。

大学毕业后,我曾经在一家私立学校呆过两三个月。那里,也碰到了一些可爱的人。比如说秋月。秋月名叫月秋,我给她取了个外号秋月。(其实我每一个朋友都有绰号,而且都是我专用的。呵呵。)秋月个子不高,皮肤比较黑,长相不出众,可是她有我喜欢的直爽脾气。我们很相投,刚好我前一天生**后一天生日。我们于是大呼有缘。我们一起出去为学校散传单,一起带暑期班那些学生出去玩。晚上休息时天南地北地聊。又一次我说到想有一个小音箱放在床头放音乐。我生日那天,她送了我一个音箱。虽然不是好的,我却很惊喜。我拉她一起过生日,她硬是耍赖说提前过生日不好,要我跟她一起过生日。我无可奈何地答应了。她生日那天晚上,我们在会展中心附近的海边草地上,买了一瓶啤酒、半斤花生,席地而坐边喝酒边聊天。我不敢多喝,那瓶酒大半进了她的肚。我们都聊了什么,我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天晚上空气清新,凉爽宜人,冰过的酒的味道很好。如此而已。一个月后我辞职走了,我们留下了联系方式。后来她还给我们家打过电话。再后来就没有音讯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4-9 17:21

考研的时候,我曾经在学校附近租过房子。其中有一次,是跟人合租的。那是一个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的女人,似有风尘味。三十来岁,未婚,待业中。当时,我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考研的准备就要接近尾声了,最后剩下一个月。看到政治英语我就头大。实在受不了之时,我便跑过去跟我的室友聊天。虽然是陌生人,而且是跟我完全不同世界的陌生人,但是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我无视这些。她人挺随和,虽然有点风尘的感觉,但是看上去也挺有素质。但是这些跟我又没什么关系,反正跟她聊天还满聊得来。我们几乎每顿饭都一起到外面的小炒店吃。一直持续了一个月直到我离开。天气越来越冷,我的薄棉被渐渐抵御不住寒气。一天晚上实在太冷了,我跑过去跟她一起睡。躺在床上,我们聊到了很晚。她跟我说了不少事情。譬如小时候疼爱她的贤惠的母亲,她们家如何发家又后来中落,还聊到她很想认作干儿子的那个可爱的小男孩。我们还聊了一些客家人和闽南人迁徙的历史以及客家人和闽南人的区别。(因为我是客家人而她是闽南人。)那天晚上虽然很晚才入睡,但还是睡了个好觉。考研临近的时候,她还特地请我吃了一顿饭以示打气。考研结束以后,我便搬离了我们合租的房子回老家去了。回去后,我的手机丢了,便再也没有与她的联系方式。

还有一个人,也许不在本文之类,却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列入此类。那是我室友的老乡,一个脸圆圆,眼睛圆圆,笑容甜甜的女孩子。长得不算漂亮,却相当可爱,有亲和力。她来过我们宿舍几次,一开始也没有跟她说几句话,后来才熟悉起来。室友还带我去她宿舍去了两次。我们的来往经历有限。一次是陪她和雪儿去永辉买靴子,来回的一路上我们都在抬杠的乐趣中。另一次是冬至我和荼蘼请她和雪儿吃饺子汤圆。热气腾腾的火锅,乐趣也不少。还有一次,是在我心情波动期间,她不知从哪知道我心情不好,在QQ上给我作思想工作,开解我的郁结。虽然我和她很少来往,见面了也说不上多少话,但是我想,假使她成为我生活圈子中的人,一定会是我的知心朋友。但是现在快毕业了,见面的机会也许也快没有了,将来,她也将成为一个与我擦肩而过的人吧。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在与很多人和事物作别的时候,又将迎来不少新的人和事物。只要怀着一颗平静而友善的心去面对世界,在每一天都会有着不同的惊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4-9 17:50
呵呵 写的都是擦肩而过




----------------------------------------------
Never give up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4-9 18:54
写得这么辛苦,居然不给偶加精,没天良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4-12 23:33
好勤奋的孩子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4-13 12:48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你的诗。有种纯真灵动的感觉。
你的散文,也是纯真的淡淡的,但也有你平时叙事的毛病,感情直白,铺天盖地。
好像少了那么一两个句子,让整篇有一点停顿,或者起伏,一点点回环的味道。
你写凤凰树下的美银,好像也是这种感觉

惆怅对花开,日日如流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4-13 20:23
是啊是啊
我叙事功底差不是一天两天了
平时说话你们就嫌我唠叨,条理不清
看来我是一辈子没有写出巨著的命了
哭ING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5602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