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122961个阅读者,40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1 22:03
  古力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我古力大公无私一回,把卧室里的美女记者魏凌志拉来大家轮着上吧。”
  武士元不好意思占便宜,不说话。
  雍自林道:“好啊,轮奸侯亚群那得等调查组走了再说,现在能玩玩魏记者也是件很惬意的事,这个美女记者也是长着一双大美脚那。武镇长就不必客气了,这可是我们古力老板的一片心意啊。对了,老板,还有那方慧那?”
  “哦,她在她宿舍里关着那,前两天我把她玩的有点伤,正修养着那。对了,干脆一不做,而不休,把方慧也带过来,把得刚也喊来,咱们四个男的轮了她们两个女的,就在大厅这里,一边奸着一边听她们的呻吟喊叫,肯定刺激的很啊。”
  古力显示出了他极端丑恶的嘴脸。

  这一夜,魏凌志和方慧是遭遇到了她们人生中的第一次人间练狱般的境遇。
  美女记者魏凌志被这四个男人先后轮奸了三次,到后夜的时候,她已经是奄奄一息了,脸上,乳房上和下肢都糊满了男人的射上的脏东西。武士元在他第三次进入魏凌志的身体里时,淫笑着说:“大美人,在喀提拉的时候我看着你就硬了,没想到玩你竟然是这么舒服啊,来吧,再快活一次…….。”
  方慧只被这四人轮奸了一次,由于她的相貌比魏凌志逊色点,因此在被奸淫中只昏过去一次。
  但是第二天,为了安抚管家买买提打手头库斯曼,古力把方慧交给他们玩弄,结果方慧就等于在一天一夜之间被六个男人轮奸了,所以她的结果也是几乎被这些邪恶的坏人糟蹋的路都无法走了。

  由于两个姑娘都被无节制的歹徒奸淫伤了,再继续就非成真的死人了不可。古力下令,在一周内不得再对魏凌志和方慧进行奸污活动。他喊来医生给她们治疗,还把她们安排住进侯亚群住的高级套房里,让侯亚群对她们进行照顾。
  两个姑娘都躺在床上不能动了,侯亚群只得打来热水为她们擦洗。
  看到她们被奸的都发炎了的下身还在不断的往外断断续续的流着男人的精液,侯亚群是又恨又怕。她很清楚自己的美丽是远远胜过她们俩的,万一遭到到和她们一样的事,那后果更是不堪设想了。

  魏凌志眼角留着一丝泪花,有气无力的说:“亚群姐,我想家了,不知道你能送我回家吗…….。”
  侯亚群心里一阵的发酸,强忍着泪水说:“魏记者,勇敢些,我…..,我保证带你回到家里去。”
  魏凌志说:“好想妮娜姐她们啊,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能来救我们。”
  “凌志妹妹,你放心,宋妮娜她们绝不会不管我们的,我用人格担保她们一定会来的。你要耐心养伤,积蓄力量。其他的不要多想了,我给你们弄点吃的来。”

  在房间的小厨房里,侯亚群给魏凌志和方慧做起了鸡蛋面条。
  突然,她看到了供应灶具的那个液化气钢瓶。
  “对!万一敌人要糟蹋自己,就点燃这个钢瓶和他们同归于尽!”侯亚群自己想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3 01:51
  第八十五章:身陷囹圄

  雍自对曾经是自己的工作搭档的美女指导员侯亚群上尉的占有欲越来越强烈,侯亚群的一举一动对他来说都是无比的诱惑。好在他在此之前参与了轮奸魏凌志记者的行动,泻欲泻的很厉害,因此性欲上有了满足,暂时缺少了立刻强奸侯亚群的兴致,否则的话,侯亚群这两天恐怕就难逃一劫了。

  松巴克通知武士元的看守队,说明天一早移民局的调查组就到哈德斯堡了,让他们做好接待工作。
  “对了,告诉你们一声,调查组里有个中方的监察员,就是那个最漂亮的中国女人宋妮娜小姐,你们都当心着点。她原先是中方的谈判小组组长,对哈德斯堡的情况极为熟悉。你们都悠着点,别给我出事了。”

  武士元放下电话,把这个对古力他们来说绝对不是好消息的情况对古力和雍自林等通报了一下。
  “什么?宋妮娜那大骚娘们成了监察员了,那自林的计划岂不是要破产了吗?怎么会这样啊。”
  古力爱买提看着雍自林,企求他的这位高级军师拿出主意来。连武士元也盯着雍自林,希望这个人能出个应付的对策。

  雍自林沉思了半晌,才缓缓的说道:“不要慌。宋妮娜再神气也是单身一人,她的那些男手下都没合法的入境签证,又不敢露面的,她还能翻了天不成?”
  “可是这个宋妮娜不仅人长的漂亮,心眼也鬼的很,武功也高强,不得不防她一手啊。”
  朱得刚上次在宋妮娜救魏凌志记者时,差一点点就丢了姓名,因此提起宋妮娜的名字还让他心惊胆战那。

  “呵呵,她宋妮娜再厉害也是个女人,并不是神仙。对付她的办法还是有的。关键是必须糊弄走移民局的调查组,只要调查组不理会宋妮娜那套,这事情就好办了。”
  雍自林始终对自己的计谋很自信,自从宋妮娜救了魏凌志,劫了侯亚群后,他对宋妮娜总算是有了深刻的认识。觉得只要自己不轻敌,宋妮娜也算不上什么。
  他和古力爱买提和武士元如此这般的交代了起来…..。

  第二天,巴基斯坦移民局调查组的两辆吉普车进了哈德斯堡的古力庄园,果真宋妮娜一身白色的女式短袖西装套裙的下了车,脚上是一双性感的白色无带高跟皮鞋,也就是俗语说的“一脚蹬”职业女皮鞋。她走在移民局调查小组的两个男人的中间,径直的来到了古力的接待室里。
  虽然移民局的调查员很不客气的进门就质询起古力爱买提来,但是按照雍自林安排的古力爱买提似乎很有底似的并不在乎。
  他保持着客套的态度,对调查员的质询是有问必答。
  由于昨天雍自林和朱得刚他们的巴基斯坦永久居民证也到了,因此他们也公开是出来接待调查组成员了。

  “根据材料,你们古力庄园是非法绑架了中国的四名女性公民,你该怎么解释?”
  调查员毫不客气的问道。
  “呵呵,调查员先生,这事纯属无稽之谈。我们是来巴基斯坦投资的,并且加入了贵国国籍。的确是有几个女的和我们一道来的,但她们都是自愿的,不存在绑架之说,希望先生们能调查核实,免得古力集团蒙受不白之冤。”
  雍自林用熟练的外语帮古力沉着的回答道。

  调查员对着武士元说:“武士元先生,你从喀提拉带到哈德斯堡这里的那两个中国姑娘在押吗?”
  “报告长官,她们都在的。”
  “那好,请把她们带到这里来,只要一询问她们就知道事情的真假了。”
  “是,我马上带人来。”
  坐在一边的宋妮娜冷笑着,心想看你还有什么花招。只要侯亚群和魏凌志一来,估计你古力、雍自林就再难自圆其说了。

  武士元出去了大约十多分钟,领着两个涂脂抹粉的中国姑娘走进了接待室。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3 15:07
  再来支持!建议楼主能够安下心,认真修改其中一部作品,一定会更好。




----------------------------------------------
人生能有几回博?此时不博何时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3 15:43
不错的小说,收藏再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4 01:27
  “调查员先生,侯亚群小姐和魏凌志小姐都带来了,请你们进行调查。”
  武士元让两个姑娘坐下,指着她们对调查员说道。

  宋妮娜一看这是从未见过的两个姑娘,气愤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胡说,这根本不是侯亚群和魏凌志!你们安的什么心啊,当着调查员的面竟然也敢耍花样,胆子也太大了吧!”
  调查员疑惑的看着武士元,让他回答宋妮娜的质问。
  “哎呀,宋小姐,你自己人你都不认识啊?这不就是在喀提拉抓的那两个姑娘吗?我还能大变活人不成,真是莫名其妙。”
  看上去武士元已经完全和古力爱买提站在了一边。

  “宋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啊?”
  调查员问宋妮娜。
  “巴布拉先生,这两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侯小姐和魏小姐,他们在愚弄我,也在愚弄你们。”
  宋妮娜气愤极了。
  “见鬼了!我只有这两个女人啊,一直在关着等候调查组的询问,你宋妮娜小姐可不能血口喷人啊。”
  武士元装着一脸的委屈。

  这时候那两个女人站起来说:“妮娜姐,你怎么不认识我们了啊?我叫侯亚群啊,她叫魏凌志嘛。”
  “胡说,你们再冒充!你们说既然你们是侯亚群、魏凌志,那我问你们俩,你们怎么会在喀提拉镇上出现?”
  “呵呵,我们是和雍总经理去喀提拉观光去的啊,怎么,不行吗?”
  两个女人大言不惭的说道。
  调查员们被搞的云里雾里的,不知所措。

  宋妮娜是一个人,古力集团的是那么多人,让调查员也不知道该信谁的了。
  僵持了一会,调查员把布拉问武士元道:“你是巴基斯坦当地人,又是政府的公务人员,你如实回答,否则你将承担法律责任,这两个女人确实是是叫侯亚群和魏凌志嘛?”
  “调查员先生,我对真主起誓,她们就是叫侯亚群和魏凌志啊。我真不知道宋妮娜小姐为何突然不认识她们了,让我很难过。”

  巴布拉说对宋妮娜说:“宋小姐,你看我们该怎么办。我们看来只能信武士元先生的了。您是不是今天有点眼花了还是其他的怎么了那?”
  宋妮娜毕竟年轻,有点急了。
  她说:“巴布拉先生,我也敢发誓,这两个女人根本就不是我方提供信息的那两个姑娘,那两个姑娘一定是被绑在什么地方被他们隐藏起来了。”
  雍自林接茬道:“哎呦,宋小姐这么说可就不好了,搞得我们这么有实力的古力财团好象还扣押两个良家妇女不成?要是实在谈不下去,就请您和调查组在哈德斯堡挨个搜个遍好了,要是还能搜出什么其它的姑娘来,我们古力财团愿意负法律责任。”

  调查员也觉得雍自林的话有一定道理,对宋妮娜说:“宋小姐,要不你带上我们带来的警卫人员去搜查一番吧?免得误会了。”
  宋妮娜明知道这帮狡猾的家伙显然是买通了武士元,设下的这个局,去搜查也是白搭,侯指导员和魏记者肯定被他们秘密藏匿了起来,哈德斯堡这么大,方圆几十公里,搜查无异于大海捞针,根本不会有结果的。
  但是她还是说:“也好,你们先谈着,我带警卫人员去看看。”

  “好啊。”
  古力爱买提得意的笑了笑说:“宋小姐需要我们陪同吗?”
  “不需要,我自己知道怎么搜。”
  宋妮娜起身出去,喊上了调查组随行的四个警卫去庄园她认为可疑的地点搜查去了。

  “这个宋小姐行为有些怪异啊。”
  宋妮娜一走,雍自林对着巴布拉调查员说道:“明明眼前就是侯小姐和魏小姐,她却说不是的,这不是别有用心嘛。在国内时她就对古力先生很有成见,处处和古力先生过不去,逼的古力先生只好带着我们来巴基斯坦投资。可是她还是不放过我们,跟到巴基斯坦来找麻烦,非置古力先生死地而后快,真是不可理解啊。只是辛苦了两位长官,跟着受累了,实在不好意思。”
  两位调查员听了雍自林的话,相互耳语了一番。
  完了,他们问那两个女人:“你们的确叫侯亚群和魏凌志吗?”

  “是啊,是啊,我们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们的确是宋小姐的老朋友,就是不知道今天她干吗不认我们了,我们也很惊诧。”
  两个女人回答的十分熟练,她们俩实际上就是古力和朱得刚当年在国内风月场上找来的情妇,心甘情愿的和古力他们一起逃到巴基斯坦来的。昨天,雍自林让她们冒充侯亚群和魏凌志,还排演了整整的一下午。
  “你们是被古力先生他们绑架胁迫来我们的国家的嘛?”
  调查员接着问道。
  “这是什么话,古力先生是个大好人,我们都是自愿来的。这个宋小姐也是知道的啊,可是她从国内过来逼着我们和她回国去,我们不肯,她就假装不认识我们,说我们是假冒的,不知道她用的是什么心啊!”

  两个女人装出一副很激奋的样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5 00:37
  “要是这么说,那就是宋小姐的不对了,回头我们劝劝她,你们是自愿的嘛,何必苦苦相逼你们回国那。不过你们的身份要赶紧办理啊,不然你们在巴基斯坦只能是享受奴隶的地位了。”
  巴布拉和另一个调查员不想在这穷乡僻壤里耗费过多的精力了,因此他干脆认可了雍自林和两个女人的说辞。

  这时候,古力爱买提趁热打起铁来。
  “两位长官辛苦了,古力实在抱歉的很。这里是两万美金,权当古力和两位交个朋友,没事常来我哈德斯堡指导指导。”
  “这个….这个….,不大合适吧?”
  巴布拉感到很惊喜,毕竟这可不是个小数目,但是他还是假意推辞道。
  “合适!合适!这和你们的调查这事没关系,你们尽管调查好了,我古力爱买提身正不怕影子斜嘛。这只是一点点辛苦费嘛,看得起了我古力的话你们就收下。”
  “呵呵,这样啊,那要是不收下,古力先生一定以为我们和你过不去那,那我们就笑纳了啊。”
  巴布拉接过两叠钱,扔了一叠给那个调查员。

  “时间不早了,我们备了点便饭,请几位入席好吗。”
  “呵呵,古力先生客气了,那我们就先吃午饭吧,下午再接着调查问讯。”
  “不着急,不着急。下午为长官们安排好了观光项目,就由侯小姐和魏小姐陪同,晚上还安排了舞会。完了休息,明天再接着调查吧。”
  雍自林见调查员自觉的上了他的钩,不禁是喜不自禁。
  “哦,你们也得打点一下宋小姐,没有她这个中方监察员的签字,我们的调查笔录是过不了上级的关口的。”
  调查员提醒道。

  宋妮娜找了近两个小时,还是毫无侯亚群和魏凌志的踪影。中午市分,她只好带着警卫回到古力的总部来吃午饭。
  这一桌酒席是丰盛极了,不仅有大量的山珍海鲜,连鱼翅、燕窝,熊掌和猴脑这些稀罕的佳肴都端上来了。
  两个贱不罗嗦的女人上前来拉宋妮娜。
  “妮娜姐,你干吗还找啊,我们不是在这里吗。你都不认识我们了,真让我们伤心啊。”
  宋妮娜甩开她们的手说:“给我滚开!我的朋友里就没有你们这种下贱的女人。”

  雍自林说:“呵呵,宋小姐脾气真大啊,既然你不认你的同伴了,那总得吃饭啊,请入席吧。”
  宋妮娜道:“ 好啊,那就先吃饭,下午我还要接着找侯指导员她们。”
  两个调查员相视,耸了耸肩,表示你随意好了。
  其实巴布拉心里很明白这是古力集团在捣鬼,宋妮娜这么正直的姑娘绝对不会诬赖他们的。但是为了两个素不相识的姑娘,让他们再费大力气去帮宋妮娜,他们也没那兴趣的。再说,一人得了一万美金,更是使得他们下面的工作都是敷衍了事的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5 03:41
  酒席间,雍自林、古力爱买提、武士元他们和调查员划拳猜掌的似乎融为了一体。

  宋妮娜趁机到门外和潜伏在外围的柳月他们通了个话。
  柳月听说武士元已经站在了古力他们一边,很是有点惊讶。
  “妮娜,按说武士元还是挺有正义感的人,没想到他怎么变化的这么快啊?”
  宋妮娜说:“可能是古力金钱的诱惑吧。”
  “应该不大可能,当时在喀提拉,雍自林他们是拿着大量的美金去找他疏通关系的,他也没理睬啊,这会儿怎么说变就变的那。”
  “要是这么说,那情况可就妙了,莫不是他看上了侯指导员或者是魏记者了啊?起了色心?”
  宋妮娜从另一个角度考虑道。

  柳月也马上想了过来,她说:“那就一定是看上了侯亚群了,侯指导员的美貌一般男人都会向往不已的,我看一定是古力出了坏点子,答应让他霸占侯指导员的,否则他的变化就不可令人思议了。”
  宋妮娜觉得要是真如柳月分析的那样,一旦调查组离开后,那侯亚群肯定就要遭遇非人的糟践,自己得拿出主意来,争取一举救出侯亚群她们,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柳月,我有个大胆的设想,我想和他们闹翻了,他们一定会不顾上面的指令,而把我也抓起来,这样一定会把我和侯指导员她们关在一起,这样我从里面想办法,你和郝连长、陈队长他们从外面突袭,还有挽救侯指导员的机会。你觉得那?”
  宋妮娜说了自己的最后的决定。

  柳月说:“那可不行,你是咱们在巴基斯坦行动的总指挥,你要是身陷了囹圄,那谁指挥啊?再说,你这样的顶级漂亮的姑娘一旦和他们翻了脸,你自己的遭遇比侯指导员和魏记者她们会更悲惨,万万不能那么做的。要不这样,我来显身故意去找武士元,他们一定会控制我的,那效果也一样的。”
  “那可不行,柳月,咱们别争了。我暂时接受你的建议,先不行动,先退出哈德斯堡,咱们见面后再做商议,不过我是担心调查组一走,他们就要对侯亚群采取行动了,怕来不及!”
  宋妮娜此刻心里的确蛮着急的。

  “那没关系。”柳月说:“调查组一走,咱们就用不断的武力骚扰的战术来拖住古力他们,只要他们感觉到了我们对哈德斯堡的威胁存在,就不敢轻易的对侯指导员下手。”
  “但愿如此吧,虽然有点冒险,但也值得试一试的。”
  宋妮娜同意了柳月的计划设计。

  第二天,调查组自然还是无功而返,让宋妮娜在调查报告上签字做见证,被宋妮娜一口回绝了。
  “怎么,宋小姐还坚持你的意见吗?”
  巴布拉问道。
  “巴布拉先生你想想,要是我的战友和我们的记者,昨天晚上她们会陪你们俩过夜吗?说明你们明知道这两个女人根本不是侯小姐和魏小姐。我怎么会签字那!”
  宋妮娜昨天晚上看见假冒的“侯亚群”和“魏凌志”分别进了两个移民局调查员的房间。
  巴不拉和另一个调查员觉得无比的尴尬。

  “宋小姐,你可不能血口喷人啊。昨天晚上我们是找了侯小姐和魏小姐继续谈话的,这怎么是陪不陪那。你要是拒绝签字的话,那我们回去只能是如实禀报上峰了。”
  “那是你们的事了,我也会向我国有关部门报告的。”
  宋妮娜根本不理会调查员的无理。
  不过她是不知道的,这两个调查员回去后伪造了她这个监察员的签字,在调查报告上写明“侯亚群”和“魏凌志”小姐自愿留在古力财团的哈德斯堡庄园效力,有关移民申请正在办理中。

  和巴布拉他们一道离开哈德斯堡后,半路上宋妮娜编了个理由和调查组成员告别,然后悄悄溜回到哈德斯堡附近和柳月,郝大力他们会合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5 12:47
  送走了调查组的人,古力爱买提开始盘算轮流奸淫美女指导员侯亚群上尉的事了。
  他们还为此专门开了个协调会,一番争吵之后,终于决定由功大劳苦的雍自林在当天晚上在他的卧室里强奸侯亚群,第二天晚上再由古力爱买提和武士元一起轮奸侯亚群。然后休息两天后,再由朱得刚和买买提、库斯曼**。
  “这样,可以确保侯亚群这样百年不遇的上等货色不至于由于无节制的被强行交媾而丧命。大家在奸侯亚群的时候,动作不要那么粗野,侯亚群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气质美人,一下子玩死了那就太可惜了。如这中间发现在谁的手上奸伤了她,就取消再次参加轮她的行动,懂了吗?”
  这是古力爱买提和雍自林根据侯亚群娇弱的身体制定的玩弄她的计划。

  大家对古力的提醒和安排都没有疑义,都向雍自林投去了羡慕的眼光。
  武士元说:“古力老板,那我可以再得到魏小姐一次吗,她的肉体滋味也是相当的好啊。”
  “目前还不行,再等上三、四天,让她和方慧小姐一起养养伤,再说侯亚群被奸后也需要她们的照顾,我庄园里还有不少美女那,你尽管挑选着玩好了。”
  古力回答着,显得自己的安排既合理有多少有点人性化。

  侯亚群和魏凌志、方慧在调查组走后。又被从临时的秘密关押地押回了侯亚群的高级寓所来。
  魏凌志和方慧在这几天在侯亚群的精心照料下,身体好了许多,可以一瘸一拐的下地走路了,这让侯亚群很是高兴。她根据前几天自己和魏凌志她们一起被转移关押,知道一定是宋妮娜他们通过了什么渠道给古力团伙施加了压力,那就说明柳月,郝大力他们一定就在哈德堡庄园附近,应该估计出自己的同志就快要采取营救行动了,魏凌志和方慧身体能快点恢复,对配合宋妮娜她们自然是有利的事。

  吃完晚饭后,侯亚群正照顾魏凌志她们洗澡,外面有人敲门。
  侯亚群开门后,是两个五大三粗的打手。
  “侯姑娘,我们雍总经理有请。”
  “这么晚了,你们告诉雍自林,明天白天我再去见他吧。”
  “呵呵,侯姑娘,这可不行,总经理有令,必须把你带到,不然我们交不差的。”
  打手的回答不容回绝。
  侯亚群心里一紧,知道有麻烦了。她镇定的对打手说:“那你们外面等一下,我换件衣服就来。”

  侯亚群本来以为敌人会在自己的房间里对自己下手,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的,这样就打乱了自己和敌人同归于尽的计划。
  怎么办?不去吧是不可能的,去吧,那就意味着自己很可能被敌人野蛮的糟蹋了。
  她把自己的想法简单的告诉了魏凌志和方慧。
  “侯指导员,你可不能有轻生的念头啊。”
  魏凌志说道:“别忘了你是怎么鼓励我和方慧的了,你一定要坚强,我和方慧还等着你带领我们一起回到祖国那。”
  方慧也道:“亚群姐,你肯定能挺过来的,再说,喊你去也许是为别的什么事那,未必就是糟蹋你啊。”

  她们俩的鼓励让矛盾中的侯亚群决定暂时放弃轻生的念头,她决定先去见雍自林,看看他到底玩的是什么花头再说。
  侯亚群换上了一条结实的内裤,穿上白丝袜和一件白色的上装以及牛仔长裤,扎紧了皮带,穿上平跟细带皮鞋坦然的出了房门。

  雍自林早在自己的卧室里做好了准备。
  进了他的房间,侯亚群看到茶几上摆放着削好的水果和泡好的香茶,在一个单人沙发的座位上还放着一卷登山绳,那显然是准备用来捆绑自己的,侯亚群稍稍的有点紧张。
  “呵呵,老战友啊,请坐,请坐。咱们今天好好叙叙旧。”
  雍自林穿着一件蓝色绣着金花的丝绸睡袍,把侯亚群让到了自己对面上的沙发上坐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5 13:49
  本小说将于本月底,下月初贴完,届时将发上精品长篇连载<一九六五,搏击文明古国的美人们>,届时欢迎广大读者继续予以支持!

  新长篇小说<一九六五,搏击文明古国的美人们>的内容提要如下:

  (一九六五,搏击文明古国的美人们内容简介):

  三个医学院学生伊斯莱、泽纳布(女)和西尔密经常在埃及首都开罗市的卡尔纳克大街黑夜咖啡馆聚会,这里常有不少学生和作家自由发表各种观点。一次他们在聚会后被“权力中心”的秘密警察抓捕,后因参加非法活动的证据不足被释放。由于在校园写标语并反对校方,三人再次被捕受到拷打,正在开罗陆军医院见习的美丽的女中尉泽纳布(女)还被强奸。伊斯莱为了解救她,被迫承认自己参加过新月民主联盟,并表示不再参加活动。

  三人虽然被释放,却被情报局要求定期提供医学院学生活动的情报。在监狱里,泽纳布认识了被非法扣押的去埃及访问的中国某军区政治部新闻参谋,年轻漂亮的军队女记者,二十四岁的谭京(女)。

  中尉军医泽纳布(女)开始精神压力极大,她与伊斯梅去找西尔密时,发现他在和学生探讨革命方法和手段。泽纳布(女)中尉再次被捕,在酷刑和轮奸之下说出了西尔密的集会,三人再次被投入监狱。萨达特开展纠偏运动,决定恢复民主和自由。出狱后的伊斯莱意志消沉并与泽纳布分手。

  谭京(女)由于容貌俊美,性格坚强,早就被某些部队以及社会上的坏人所觊觎,回国后也被设了圈套,而遭到了残暴的强奸,但她始终相信自己的祖国不会容忍坏人的肆虐,通过不泄的努力,最后在战友和朋友的帮助下,终于为自己伸张了正义。

  此后,谭京(女)由于工作需要,从中国飞往索马里采访访问我国医疗队援助非洲人民的情况,正好赶上索马里发生政变,在回国的机场上被叛军扣押,后被埃及黑社会武装团伙用重金从叛军手上买走,绑架回埃及后轮奸,后在她的机智下周旋和埃及萨达特军队的协助下,和被挟持的女医疗队员一起被埃及军方救出。

  正好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埃军大败以军,解放的欢乐和谭京(女)的劝慰使伊斯莱清醒过来,并和泽纳布(女)加入了救护伤员的行列。

  敬请广大读者关注本小说,谢谢支持!

[本帖最后由 王大三 于 2008-9-5 13:51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5 14:38
  问好!




----------------------------------------------
人生能有几回博?此时不博何时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5 16:00
  谢谢阿年斑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5 19:51
能描写得再细一点,那你会成为大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6 08:31
大山,前几部大作都已拜读,总体感觉不错,构思比较新颖,但有性变态嫌疑(恋脚),望今后作品中能有所改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6 15:07
  新手上路 636294: 太感谢你的批评指正了,这些缺陷野林斑竹和阿年斑竹也都先后指正了,在下一部作品<一九六五,搏击文明古国的美女们>中已经基本纠正,届时还希望您能支持指出缺点,给予关注,再次感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6 22:05
  为了缓和自己的紧张情绪,侯亚群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但她马上警觉的想到,雍自林会不会在茶里放了什么药之类的。
  雍自林是个多奸猾的人啊,他马上从侯亚群那不易让人察觉的表情上猜测出了她的担心。
  “呵呵,老战友,不必担心,我不会在茶里放药的,那种事只有小人才会去做。我要得到你,那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你,不至于打不过你的,还用放药的手段。”
  “那你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侯亚群问。

  “当然有事啊,还有大事。今天找你来一不是为了谈咱们过去的恩恩怨怨,二也不是拍电视剧的事,今天我要了确我多年的心愿了。”
  雍自林既激动,又亢奋的说道。
  “你的心愿?什么心愿那。”
  “那就是如愿的进入你的身体,在你的下身的美人洞里留下我的精华之液啊。不知道你做好准备没有,我的小心肝。”
  雍自林直接说明了今年要奸淫侯亚群的意思。

  “你敢!”
  侯亚群站起了身,义正词严的说:“雍自林,你要是还有一点男人的气的话,就请你放弃这种邪恶的念头。不然我就和你拼了!”
  “拼?我的大美人指导员,你拿什么和我拼啊,这里不是在国内,也不是在达青拉达的时候了。你也是军人出身,看看清楚这里的形式和力量对比再说话好吗。你也不要激动,先坐下来咱们谈谈,或许不需要我采用暴力手段那?”
  雍自林丝毫不在乎侯亚群的愤怒,他居然还幻想着侯亚群能接受自己的建议,配合自己和自己做爱,这样会使得他在得到侯亚群的身体时在感觉更惬意一些。

  侯亚群也先又坐了下来,她想赢得一点时间来考虑自己的对策。
  雍自林恬不知耻的说起他对侯亚群的一贯爱慕来:“亚群美人,其实我不说你也知道,我一直以来都想得到咱们部队上的两大美人,一个是你,还有一个就是李吟。现在我的平生愿望只实现了一半,就是得到过了李吟娇美的身体,但是还没得到过你,只是在你的美脚上射过一炮而已。你就可怜可怜我吧,让我把你往死日上一次,那我雍自林一定就成神仙了,从此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我也死而无憾了。”
  侯亚群听的是一阵阵的恶心,几乎都要吐了出来。
  她四处张望着,想寻觅到能自卫的武器,但是显然也是军人出身的雍自林早想到了这些可能的细节,茶几上和周围什么铁器家什都没有。

  “呵呵,我的美人大指导员,你就不要枉费心机的找东西了,那是没用的。你的处女时刻不会再保留太久了,你只是做好心理准备就可以了,我雍自林想你的心思早就想的要疯了,今天既然能把你不捆不绑的带到这里来,就是想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看你愿不愿意自己配合我,这样可以少受点罪。你再考虑几分钟?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雍自林这话就等于给侯亚群下了最后的通牒。
  见侯亚群并理睬,雍自林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亚群啊,你怎么长的这么俊啊,是吃的什么东西把你养的这么美丽。其实你刚到达青拉达中转站报道的时候,我当天晚上就想撬开你的宿舍门,强奸了你。但是我那时候没那个胆量,只能是手淫一下过过干瘾,以后你的这双小美脚处处诱惑的我不行,就偷配你的宿舍钥匙,溜进你的宿舍奸你的美人皮鞋。对了,我还忘了,你的那双皮鞋我还保留着,一会日你的时候得让你穿上才刺激。”

  侯亚群听着他这些下流的语言,气的早是不能忍受了。她又站了起来,说:“雍自林,你要是还是个人的话,马上让我回宿舍。”
  “呵呵,还回宿舍干啥玩意啊,你宿舍的两个美妞都早尝到了和许多男人做爱的舒坦了。就你还傻不唧唧的守着处女身那,多冤枉啊,还是乖乖的留在这吧,我有破处的经验,李吟那个大骚妞就是我破的处,我会让你很快活的,呵呵…..。”
  雍自林望着这个林中鸟,心里满足极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6 22:06
  侯亚群抓起茶几上的那个玻璃烟灰缸,突然猛的砸向了雍自林。
  “我让你破,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
  雍自林毕竟受过长期的训练,眼疾手快的一闪身子,烟缸正好砸在他左肩头上,疼的他大叫了一声!烟缸跌在地上碎裂了。
  “侯亚群,你这个骚娘们,你疯了啊。”
  侯亚群又拿起果盘扔向了雍自林。

  “他妈的,你这骚妞喜欢砸是吧,那你砸啊,我看你还能拿什么砸了。”
  雍自林躲过了飞来的果盘,咬牙切齿的阴笑着说道。
  侯亚群看看茶几上已经没有可供自己使用的器皿了,便奔想墙边的小立柜,那上面放着两个热水瓶。
  说的迟,那是快。雍自林一个箭步窜了上去,从后面一把搂住了侯亚群苗条的腰身。
  “妈的,小腰真柔软啊,真舒服。”
  雍自林双手箍着侯亚群的腰,把她使劲的往怀里搂,想把她拖到里间屋的床上去。
  侯亚群很清楚,这是雍自林对自己强奸行动的开始。她奋力的扭动着身体,试图从雍自林的搂抱中挣脱出来,但是没奏效,她转身用手猛抓雍自林的脸,雍自林躲闪不及,额头上被侯亚群抓出了三道血道子,疼的他是滋牙裂嘴的。

  他松开了搂抱侯亚群的手,还没等侯亚群缓过气来,对着她的小腹上就是重重的一拳,一阵巨痛袭上了女指导员的身体,疼的她当场歪倒在了地板上,双手捂着小肚子,用悲愤的眼光仇视的看着这个即将**的男人。
  “妈的,不识相啊,那就别怪我无情了。今天我姓雍的要不把你奸的死去活来的,就算我是个废物!”

  雍自林恶狠狠的说着,走到那张单人沙发跟前,拿起了那卷绳子。
  侯亚群想挣扎着站起来,但是雍自林的那一拳实在太重了,巨痛使得侯亚群没了一点力气。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雍自林走到自己身边,抓住自己的胳膊往身后拧,她知道雍自林要反绑自己了。
  但是侯亚群由于紧张和被打的伤痛,她的反抗几乎是无力的和本能式的了,当她感觉自己被拧到背后的双手被绳子缠了起来时,她知道自己宝贵的身体已经难以保住了。
  侯亚群虽然没有过性体验,但是她还是明白这些道理的,她自己阴道由于平时自己很珍惜,因此一直保持着很紧的状态,她也明白这样的状态一旦遭遇的男人的强行进入,会使男人兴奋异常,那么对于男人惬意的事对于女人来说就是残暴了。

  雍自林反绑好了侯亚群的双手,从这一课起,他知道自己已经可以任意的奸淫这位让他魂飞梦霪的俊美姑娘了。
  他托住了侯亚群的腰和腿腕,把她抱到了沙发上,让她坐在自己的腿窝了。
  侯亚群强忍了疼痛说:“雍自林,你…..,你把我放下来,有什么事情我愿意和你好好谈谈。”
  “呵呵,亚群美人,我刚才给了你很多的机会,可惜是你不要。现在既然已经这样了,那我就不能再听你的了。”
  雍自林说着搂紧侯亚群,低下头去。

  侯亚群虽然极力的躲闪,虽然嘴唇躲过去,但是她秀丽的脸蛋上还是被雍自林亲了好几下,他甚至伸出舌头舔了侯亚群的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8 19:27
  大三真不简单哟。加油!




----------------------------------------------
http://blog.sina.com.cn/QQQ32455O318

无论我活着,或者我死去,我都是一只快乐的飞虻!
活着少睡,死后多睡;一天当成两天活,追求自由趣味质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8 20:45
  候亚群是个一贯洁身自好的姑娘,那里经受这样的侮辱啊,急的喊叫起来。她不象宋妮娜和柳月那样身怀武功可以做进一步点儿的反抗,也没有梁晶那样的无比的泼辣劲,但是她也有自己的比较理智的抵抗方式。

  “雍自林,你真不要脸,靠暴力**算是男人嘛。”
  “我怎么不算男人了?不信一会让你尝尝男人的玩意,你就知道厉害了,你不喊求饶就是不错的了。”
  雍自林淫贱而又恶狠狠的说着,他伸手隔着侯亚群的白色衬衣抓捏住了侯亚群的一只乳房,由于下手很重,疼的侯亚群的裂开一嘴漂亮整齐的小白牙,直抽冷气。
  “疼死了,狗东西,松开我啊。”

  “松开,亚群美人,我松开谁也不能松开你啊,想当年一想到你的这双小美脚,和你苗条的腰以及翘翘的胸奶我就不得不手淫着发泄,现在你真人都在我身子上了,让我送开那不是笑话了吗!”
  雍自林不仅根本不理会侯亚群的请求,他腾出手来开始解侯亚群的衬衣纽扣了:“既然我的老战友嫌我手重,那我就轻轻摸摸摸的俊乳吧。”
  侯亚群连忙喊着:“雍自林,你住手啊,你不能这么无耻的!”

  “这叫什么无耻啊,自打你进了达青拉达中转站当指导员那天起,你的这对宝贝奶子和你的这双美人的俏脚就是我幻想的对象了,不过部队纪律太严,实在是不敢动你的手,现在难得的机会,摸摸是理所当然的啊。再说,你是奶子是军奶,我想看看和老百姓的民奶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雍自林并不急于撕掉侯亚群的衬衣,而是很沉着有序的一颗一颗的把她的衬衣纽扣全部解开来了。
  侯亚群喊叫道:“请你不要这样,快放开我,没有什么不一样的,都是人,都是一样的结构。”

  “哦,不会的吧,军奶肯定更漂亮点,我看看是不是的。”
  雍自林一点也不去理会侯亚群的请求,把被解开扣子的衬衣拉向她身体的两侧。
  这样,侯亚群被白色丝绵胸罩兜住的一对乳房挺立在了他的眼前。雍自林并不是象粗野男人那样去拽断侯亚群的胸罩带子,而是沿着她胸罩和胸脯的边缘把手伸进了侯亚群的胸罩里,很快抓握住了侯亚群一只白净细滑的乳房,用力揉捏了几下。
  “我的老天啊,亚群美人,你的奶子真有弹性,比李吟的细腻多了,摸上去的感觉真是美极了,简直是妙不可言。哎呦,你的奶头好象还从来没被男人捏过那吧,还陷在你的乳晕里那,来,我帮你拉出来。”

  雍自林用手指找到了侯亚群乳房上的乳头,用指头捏住往上拽了几拽,这一下疼的侯亚群裂开了满嘴漂亮整洁的小白牙的嘴,直抽冷气。疼痛和羞愤使得她几乎要哭出声来了。
  “雍自林,你要还是个男人的话,就放开我,哎呀,疼死了啊。”
  侯亚群没有受过这样的凌辱,她现在已经初步感悟到了魏凌志和方慧被轮奸时的痛苦了,她想这对自己才是开始啊,接下来的插自己的阴道才会是更痛苦更屈辱的。
  雍自林把侯亚群的两只乳房都揉到了,一边揉捏着还一边对侯亚群说:“亚群美人,我断定你是第一次被男人揉奶子吧?不然反应不至于这么强烈的,看来我真是个幸福的男人。自己想得到的两个漂亮的女人都如愿得到了,我这辈子也算是真值了,呵呵….”

  侯亚群感觉到雍自里隔着双方的裤子顶在自己臀部的那块硬点突然颤动了几下,没有性经验的她以为是男人兴奋点来了,也就是说,雍自林就要扒自己的裤子对自己进行下体侵害了。那么也就是说,自己失去处女贞操的时刻就要到了,自己再不做最后微乎其微的努力那就一切全完了。
  她连忙说:“雍自林,求你先放开我,我们好好谈谈好吗?要是谈不好你再强奸我不行吗?”
  “呵呵,亚群美人,你终于肯和我好好谈谈了,那好啊。刚才就告戒过你的嘛,只要你好好的配合,我可以不采取暴力的方式**啊,你就是不听啊,不过现在能答应好好谈谈配合问题也不晚,我这就给你松开绳子。”

  其实,侯亚群指导员那里知道,长期以来,一直梦寐以求想奸淫她美妙的身体的雍自林下身顶着结实的小臀部,手上揉着她的翘乳,早就难以控制住性欲上来体内荷尔蒙的分泌,一下射在了他自己的裤裆里了,那就是侯亚群感觉到他顶着自己的部位颤动了几下的就里。
  所以正好侯亚群说了这样的话,暂时过了第一波性兴奋高潮的雍自林暂时没了那么强烈的性亢奋,就此顺坡下驴的答应了本来不可能答应的她的请求。

  雍自林,把侯亚群从自己的怀里放到了沙发上。
  侯亚群说:“你能把我身上的绳子松开吗,我的手被你绑的那么紧,时间长了我的双手会坏死的。”
  “哦,这个当然可以,不过你不能有半点反抗或者逃跑的动作,否则我就对你毫不客气了。”
  “好的,我知道了。”
  侯亚群也只能无奈的先点了点头。
  雍自林真的给侯亚群松开了绳子,末了还搂过侯亚群的腰在她漂亮的脸蛋上狠狠的亲了一口,这次亲着了她嘴角边上了一点。

  侯亚群恶心的把头偏了过去。
  “亚群美人,我去拿条裤头来换,你先坐着喝茶,吃点水果,一会奸你的时候,你也会出很多汗的,先补充点水分对你有好处的。”
  雍自林怕侯亚群做什么悄悄的动作,很短的时间便从卧室里取来了自己的裤衩,他竟然当着侯亚群这个原先自己部队里的老搭档的面脱下了长裤然后是裤衩。
  侯亚群这时候才明白,是由于自己的长的实在太漂亮,使得这个急于糟蹋自己的男人已经泄了一次,难怪肯答应自己谈谈的请求,还给自己松了绑那。

  她背过身去说:“雍自林,你一共糟蹋过多少良家妇女啊,你真的不怕报应啊。”
  “呵呵,不怕不怕。”
  雍自把换下的那条沾了一大片精迹的裤衩扔在侯亚群面前的地上说:“没有啊,从小一直读书,以后参军,部队里你也是知道,纪律严明,就是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啊。再以后念军校,毕业后就结婚了。然后在达青拉达通信中转站干了十多年,哪儿有机会和胆量去强奸妇女那。就是被吐依拉抓住后我才破罐子破摔了,先是抓住了李吟上士班长,强奸了她大概四、五十次吧,她也是我干的感觉最舒服的美人了。在巴基斯坦强奸了魏记者三次,就这么多了,然后马上就轮到强奸最漂亮的美人了,也就是你侯亚群上尉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10 02:11
  侯亚群此刻在危机中变的十分冷静和聪明了。
  她避开雍自林正面的锋芒,说:“你干吗老是用强奸这样难听的字眼说话那,就不能好好的培养一下彼此的感情吗?”
  “哈哈,亚群美人,你这样说对付吐依拉和古力那样游勇无谋的男人还差不多。培养感情?哈哈,可笑,你自己还信你自己说的话吗?我得承认你是个很正义的姑娘,根本就看不上我这样在你的眼里很恶心的角色的,说和我培养感情明摆着是糊弄我而已啊。我岁数大了,人也不帅,还有家有口的,你会真心和我培养感情,那是我在做梦了吧,哈哈…..。”

  侯亚群见果然雍自林很老奸巨滑,不是一般人能骗得了的。但是她尽量的在为自己争取点时间,她渴望着失去宝贵的处女贞操的时间来的晚点。
  侯亚群说:“雍自林,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不是说要和你谈男女朋友的感情,我的意思是说你不要那么粗野,尽量绅士一点而已。”
  “哦,你是这个意思啊,那完全可以考虑考虑的,你看我刚才揉你奶子的时候是粗野了一点,那也是因为想你的心思想的太久了,不容易得到了,是有点不能控制自己,等会儿我进你的时候会尽量轻点的,你放心,我会用慢动作奸你的,奸疼了你就说一声。来,先喝点茶,这是上等的云南沱茶,很香的。”

  侯亚群知道自己不可能说服雍自林不强奸自己了,还不如利用喝茶再拖延点时间那,于是她就端起了茶杯。
  侯亚群那里知道,她理性和聪明的软反抗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利益。此刻的宋妮娜和柳月、郝大力、陈牛、刘二海他们已经运动到了哈德斯堡的围墙外。
  宋妮娜和郝大力带着四个特种兵战士在熟悉里面环境达拉买提的带领下悄悄翻进了高高的围墙,跳进了院子里,刘二海在墙上的拐角处,架好了狙击步枪,正和一名机枪手掩护着宋妮娜他们寻找侯亚群。

  墙外,负责撤退掩护的柳月和陈牛他们在距离大院不远的制高点上也摆好了阵势,做好战斗准备了。

  达拉买提领着宋妮娜她们摸到了地牢,干掉了看守后,打开了牢房的门,里面空无一人。他们不知道侯亚群她们早被转到了高级卧房关押了,并且此刻侯亚群的高级卧房里只剩下魏凌志和方慧了,今天也是他们被古力下令养伤休息的最后一天了,明天武士元和朱得刚,库斯曼他们就又要新一轮的凌辱们俩的行动了。
  好在达拉买提也知道有这么一间高级卧房的用来关押上等女人的,他告诉宋妮娜:“宋长官,不过那间卧室就处在古力居住的小楼里,里面戒备的很严,人也多,恐怕不大好进。”
  “没关系,达拉买提,你带我们过去,实在智取不了,我们就打他一个措手不及,强攻进去。不然以后再来营救就更困难了。”
  宋妮娜的说法得到了郝大力和其他战士的支持。

  “那好,你们一个个都这么勇敢,我达拉买提也绝不做孬种,你们跟我来!”
  和宋妮娜他们在一起,让达拉买提一点也不感到害怕了。
  他们沿着墙角,避开岗哨,匍匐前进了二十分钟来到了古力的居住楼。
  “高级卧室就在二楼上,在走道的中间,最里面就是古力的卧室。一般楼下上四个哨兵,楼上有五、六个保镖。小楼后面二十多米远就是卫队的宿舍,宋长官,该怎么做你就下令吧。”
  达拉买提和宋妮娜说话的地方离小楼大门的哨兵也就是只有二十米远。

  第八十六章:李代桃疆

  “郝连长,咱们开始吧。尽量不用枪干掉楼下的哨兵,然后迅速冲上楼去救出侯指导员她们,就快速撤离战场。大家注意保护好自己,都小心点行动。达拉买提和一名战士守在门外掩护我们。都明白了吗?”
  “是!明白!”
  “好,行动!”
  宋妮娜下了最后的攻击命令。
  

[本帖最后由 王大三 于 2008-9-10 02:12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9-10 15:51
  这次郝大力和特种兵战士使用的都是点38口径的无声手枪,射击时声音极小,还没拍蚊子的声音大那。
  因此干掉门外的两个哨兵没费吹灰之力,倒是两个哨兵倒地时的声响惊动了里面的另外两个家伙。
  “怎么回事啊,谁滑倒了。害的老子正要睡着那,这不是他妈的没事找事吗。”
  里面的两个家伙嘟嘟囔囔的走出了大门,马上又是“噗,噗”两声,两个家伙马上应声倒地了,这回大概永远去睡他们的安稳觉是没问题了。
  “好,太好了。”
  轻松的干掉四个哨兵,却没惊动敌人,这让宋妮娜和郝大力感觉今天任务很顺。

  “郝连长,我们马上上楼去,还是尽量的少出声。越是不惊动敌人就越好。”
  宋妮娜一步窜到了楼梯上,猫着腰敏捷的几步就上到了一层的转弯处,郝大力紧紧的跟着她,后面两个战士用微型冲锋枪做着掩护。
  二层的楼梯口果真还有两个警卫,正坐在桌子前玩着纸牌那。宋妮娜和郝大力同时举枪,随着“噗,噗”又是两下,两个玩纸牌的警卫一个倒地,另一个趴在桌子上一命呜呼了。
  但是,倒地的声响惊动了另两个值班打手,一个坐在古力的卧室前把着,另一个是坐在魏凌志记者和方慧的门前看守那。
  “谁?怎么回事?”
  两个看守还没来得及反应。

  事不宜迟,宋妮娜见已经暴露了,一个箭步跃上了楼,对着把守魏记者她们房间的那个就是两枪,那家伙也是当场玩了完。
  但是看古力房间的那个,反应过来了,马上就地一滚,翻到了走道的门廊里,大声喊叫到:“不好了,有刺客,快来人啊!”
  郝大力对着他的方向就是几枪,但是有门廊挡着,没有击中那家伙。
  这时候,警卫室里值班的还有古力的安全部长库斯曼和另外两个警卫,他们的房间里有道小门和古力的卧室相通。
  听见外面的喊叫声和那个看守胡乱还击的枪声,库斯曼知道出事了。

  “快,都到老板的卧室里去,宋妮娜来了!”
  这道相连的小门平时的锁着的,此刻库斯曼也顾不得了,他一脚就踹开了那道小门,冲进了古力卧室的客厅里。
  古力爱买提这时候也早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拎着一支手枪也从卧室里跑到了客厅。
  “库斯曼。出什么事了?”
  “老板,宋妮娜他们打进来了。”
  “那赶快还击啊,还楞什么,她这是来救侯亚群了。这次绝不能再让宋妮娜跑掉了,不除掉她,我们一辈子都安生不了。这个雍自林他妈的是什么算的,他不是说宋妮娜就是要行动也至少还需要三天吗,人家这可是当天就打进来了啊。”
  古力爱买提对雍自林自以为是的判断很是不满,否则他早做好圈套等着宋妮娜上钩了,不至于象现在这么被动。

  “老板,我已经用对讲机呼叫了卫队,他们肯定已经向小楼形成包围了,我看这次宋妮娜这个头号超级骚美人是插翅难逃了。还有,其他的警卫部队也正迅速的赶来增援中。”
  库斯曼表着功。
  “好啊,库斯曼,这次就看你的了,抓到宋妮娜我保证让你第二个参加**。”
  古力爱买提的意思很明显,他幻想着假如能抓到宋妮娜,他就一定第一个奸污她。但是他心里也清楚,想抓到宋妮娜绝不是件容易的事,以她的武功功底只有库斯曼对付得了,其他人根本不是宋妮娜的对手,因此也就当有当无的胡乱向库斯曼许起了不知道还在那儿飘着的愿。

  古力的许愿或许的确刺激了库斯曼的神经,他抱着AK-47,打开古力卧室客厅的房门,一个就地打滚窜到了外面门廊的另一侧,和另外一侧的那个看守相成了呼应之势。
  这时候,宋妮娜和郝大力已经踢开了魏凌志她们的房门,冲了了房间。
  魏凌志和方慧激动的上来拥抱住了宋妮娜。
  “侯指导员说的真对,她说你一定会来营救我们的,你们真的来了。”
  “魏记者,侯指导员那?”
  宋妮娜问道。
  “她今天晚上被雍自林那个魔鬼喊到他的卧室去了,估计是要糟蹋她。你们快去救她吧!”
  魏凌志急切的说道。
  “哦?雍自林的宿舍在哪儿?”
  郝大力连忙问。
  “就在一楼啊,和古力爱买提的宿舍是一个方位。”
  “真该死,我们忽视了一楼,现在你们先和我们冲出去,一定要听从我和郝连长的指挥,然后我们去雍自林的房间救出侯指导员。”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090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