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113194个阅读者,40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6 17:46
1997年9月11日,是美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都不会忘记的日子。在这同一天里,美国纽约的兄弟大厦,国贸大楼分别被拉登派遣的劫机者驾驶着劫持的波音客机撞塌了,连五角大楼也几乎没能幸免。

?不对吧?应该是2001年9月11日。

写小说也要注意细节。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6 17:57
是离叶城有四十公里的库车市的一个公路收费站的.....

氧化钙!叶城到库车市大概有600公里!

胡扯的地方太多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6 18:32
  谢谢你的真诚指正,一定改正!谢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6 22:30
  “那看这两位就是宋姑娘说的战友了啊,真是很高兴和你们相遇。”
  “诺,大叔,这是我们证件。宋妮娜姑娘由于执行的特殊任务,证件不能带在身上,因此我们帮她证明。”
  “不用拉,不用拉。宋姑娘已经用她的语言让我们完全相信她了。郝连长,你们快坐下休息。我给你们盛粥喝。”
  满拉克招呼着新来的客人,和大胡子杨庄一起忙合着给郝大力他们端上稀饭。

  洞外的大雨还在瓢泼般的下着,四男一女围着燃起的篝火坐着讨论着东突基地的事。
  满拉克大叔说:“从冒儿顶这里再往西南去三十多公里的路,有个山口,常有些可疑的人进出,偶尔还能看见拿枪的,开始以为的盗猎人员。再一细看也不对,打猎用不着冲锋枪啊。但是在这种深山老林里,照规矩遇见生人是不能问底细的,不然有可能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因为这里有盗猎的,有运毒的,有走私的,有偷越出境的,可以说什么人都有。所以也没敢多事打听,但具体是不是东突武装分子我就不知道了。”
  “哦,大叔,那您知道到那个山口怎么走吗?”
  郝大力来了精神。
  “怎么,就你们三个还真的要去啊?那也太危险了啊。”
  “不是三个,是两个。我们这个女同志和你们一起下山,麻烦你们一路照顾一下啊。”
  郝大力根本不经思考就说道。

  “郝大力同志!你什么意思啊?难道我千辛万苦追上你们就是为了回去,那我还来干吗那?”
  宋妮娜生气的站了起来。
  “本来就不同意你来,你的擅自行动和我们没关系。你必须下山去,找指挥部说明情况。”

  郝大力一提指挥部,宋妮娜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遗失了。说:“对了,郝连长,我的手机丢了,现在我们可以和指挥部取得一下联络。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指挥部骂是肯定要骂我们的,但是我们也必须取得指挥部的调度,以免乱了首长的部署。”
  “恩,这你说的有道理,我马上开机和首长取得联系。”

  廖合民师长此刻正在会议室和许成山、李明讨论着身陷虎穴的米丽参谋和孙雁秋队长的安危问题那。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显示的号码正是他的得力干将,特务连长郝大力的。
  “郝大力,你这个狗娘养的,还敢给我打电话啊!”
  “呵呵,师长,我这不是想你了吗,还能不给您报道一声啊。”
  “你小子胆可真够大的啊,竟然敢关手机擅自行动,你知道会受到什么处分吗?”
  “我知道,师长,等我和二海回来保证任你处分,枪毙都成。不过眼下我们离吐依拉的基地老巢不远了,下面我们想找到那个巢穴,救出柳月少尉。”
  “哦,果真人家许支队分析的没错,你就瞄上人家武警部队的漂亮姑娘了啊。就为这,你就敢擅自违反纪律?”
  “不是,我知道指挥部一直在为找不到吐依拉的大本营在着急,主要的要是先找基地的确切位置。”
  “恩,这还算有点能说的过去的理由。不过你和刘二海冒险也就罢了,把人家武警的宋妮娜一个年轻女同志也拖上,那就不能饶恕你了。”
  “报告师长,这你就别冤枉好人了。我们根本没拖她,她是自己悄悄的跟上我和二海的。现在我们遇到了好心群众,是二个保护区的护林员。明天我就让他们把宋妮娜同志带下山去。”

  听到这里,宋妮娜趁郝大力没防备,一把夺过了电话。
  “是廖师长吗?您好,首长好!我是宋妮娜,我坚决请求让我留下参加行动。”
  “哦,小宋啊,你还好吧?你要求留下和郝大力他们一起侦察?呵呵,这可不是我说了就算的。我得和其他首长商量过再答复你们。这样,我们马上商量,你先挂了。山里手机可没地方充电。过半小时,我们把电话打过来。”

  半小时后,指挥部的电话打了过来。
  这次是指挥长李明直接下的命令:“大力同志,既然你们违反组织纪律擅自进行行动,那处分问题暂时先不考虑,等回来后再说。现在指挥部决定将错就错,同意你们的侦察方案。我们已经和保护区的领导商量好了,在自愿的情况下,你们可以请求护林员满拉克同志和杨庄同志协助做向导一同寻找吐依拉东突匪帮的巢穴。但是宋妮娜同志必须留在后方做辅助工作,不允许上一线,这点能做到吗?”
  郝大力一听组织正式批准了自己的计划,欣喜若狂。
  “是!首长,保证执行命令,完成任务!”

  “大力同志,你要和指挥部随时保持联络,我知道你们手机的电量有限,平时你们手机都关上,每隔四小时开机联络一次,紧急情况除外。还有眼下是持续暴雨,要注意山洪和泥石流发生。”
  “请首长放心,我们保证在三天之内找到吐依拉的老窝。”
  “好,找到后,不许采取任何行动!听候指示。”
  “可是….首长,柳月少尉的危险……?”
  “动动你的脑子好不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晚了的话,柳月少尉会遭到敌人的强暴或者轮暴对吧?你想想看,柳月少尉已经被敌人送进基地里八天了,敌人要是想强暴她,她早就已经失身了,难道敌人还会等到你去救才糟蹋她吗?根据我们的内线情报,吐依拉有保留美女名单,这个名单上的美女都被聚集齐了,敌人才会统一的糟蹋她们。名单上有谁还不知道,但是柳月少尉的确列在了名单里。这就说明敌人还没有祸害她,你们就放心吧。”
  “那就好,首长,那我挂了啊。我们明天就冒雨下继续进山。”

  两个护林员听说反恐指挥部领导和自己保护区的领导通了气,也跃跃欲试表示坚决跟随郝大力他们去完成任务。
  “但是宋妮娜中尉的问题怎么办?”刘二海问。
  “这是个问题,让宋妮娜跟我们走,有危险。但是让她留在这山洞就更让人不放心了。”
  郝大力思索着说道。
  “放心,我不会拖累你们的,我也是武警特勤出身,敌人他没三、五个人,别想近我的身。”宋妮娜对大家的关心表示不满。

  “那好,明天行进,大家分三个小组拉开距离。满拉克大叔熟悉地形和我走在前面,杨庄同志和妮娜姑娘走在中间,二海单独为一组,负责断后。我和二海的手机交给妮娜保管,负责定时和指挥部联系。等到了新的宿营地,我和二海负责侦察,其他同志留在宿营地接应。谁要是不服从命令现在就可以退出。”
  宋妮娜知道郝大力这最后一句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但是为了能完成这次不同寻常的任务,她还是表示没意见。
  “既然大家意见一致,那我们现在就休息吧,养足精神,明天还要冒雨前进那。”

  第二十九章:新营地与爱沙尼亚会议

  得知山中山会所已经开始了K计划实施的前奏,并取得了预想的结果,还很快就打退了一次警方小部队的进攻。
  土依拉.喀麦斯心情十分舒畅,他让长波电台和阿富汗的主子本.拉登再试着联系一下。
  因为巢穴山洞里有一用一备两台英国产的康明斯柴油发电机,因此照明通信都不成问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7 07:31
  先提后读。




----------------------------------------------
人生能有几回博?此时不博何时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7 11:53
可以借见一下其他小说的描写方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7 14:52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柳月在爱沙尼亚)


  “柳月,你被这些家伙带出国境去,一定要多当心。”
  “没关系的,晓微老师。他们要是想把我怎么样,我也不是都能反抗得了的,只能是用智慧尽量的去避免悲剧。国外国内其实危险性都是一样的。这次和吐依拉出去还能见到他们越境的秘密通道的隐蔽点,对我们消灭这些但渣绝对是有价值的。”

  第二天,吐依拉带着柳月在卫队和四个贴身保镖的护送下进了秘密通道。这个通道并不是地道,而是在原始森林和灌木的掩护下开辟出来的一条平整的小路,平时很难被人发现,小路延伸的边境的沙石滩时才出现了地洞的口子。
  看来吐依拉是坚信柳月再也回不了她的部队了,因此连黑布条也没有给她蒙就带着她走在秘密通道上了。
  柳月很是兴奋,用在训练中学习的技巧,不仅强记住了大部分的路线,还趁人不备留下了不易被发现的路标指示物。
  唯一让她恶心而不舒服的是,这一路上,肥胖的吐依拉大部分时间都是搂着自己柔和的细腰走路,手还不老实的经常“滑落”到自己的臀部上…….。

  原来强迫自己穿上白色的紧身衬衣上路,一是为了防止自己逃跑目标好识别,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方便他搂自己的腰感到舒服惬意啊,柳月皱着眉头想到。

  从早上出发走到太阳落山时,终于走出了越境的地道。
  自己已经身处国外了,柳月暗自内心感慨万分。
  阿富汗这边虽然也是下着雨,但并没有下中国新疆那么大的大雨。出了通道向前走了一个小时,几个端着枪的阿拉伯人迎了上来。
  这是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派来迎接吐依拉.喀麦斯的。

  “先生,欢迎你们来到阿富汗。请上飞机吧。”
  一架直升飞机已经在转动着螺旋桨,大家鱼贯着上了飞机。柳月刚要坐上座椅,没防备被吐依拉一把抱了过去,搂在怀里坐在了她的腿上。
  “哎呀,这不行,吐依拉先生,请你放尊重点,放开我。”
  但是吐依拉的胳膊居然象铁箍一样箍的苗条娇柔的柳月根本动不了。
  “小美人,我劝你不要白费工夫。让你坐我身上你就坐着,你知道吗,把你打败的阿不杜拉德,他也只不过是我的武功关门弟子。”
  柳月心想难怪手下都怕吐依拉,果然他既有劲,武功也的确深不可测。自己学的搏击技巧一点也使不出来。
  柳月反抗的目的倒不是怕坐在吐依拉的身上,她怕的是自己裙子下的屁股沟会被吐依拉裤子里那玩意顶上,那是最恶心的事。

  柳月的担心并没有错,飞机起飞才二十分钟,自己的臀部就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来自下方的硬物顶击。
  柳月虽然没有过性经验,但是由于身材好,脸蛋俊俏,在休息假期上街乘坐公共汽车时多次被无聊男人在身后用下身的东西顶过,。柳月知道,那东西叫阴茎。
  柳月曾试着穿着武警军装乘车,以为这样就震慑住了无耻的男人,令她没想到的是,穿便装乘公车时,五、六次能遇见一回这样的骚扰,换上军装后,居然是两回必定碰上一回。和知心朋友讨教后才知道,军装更能刺激男人的性欲。因此,她后来上街一般都是骑自行车,或者做出租车,并且不穿军服。

  每次被这样性骚扰后,自己臀部对男人那东西都会有感觉,大小,部位大致有了个模糊的认识。
  但是今天的柳月却吓的是灵魂出窍了。吐依拉的东西居然大的超出和柳月原来的体会至少一倍,并且硬的惊人,就象铁杵一般直抵柳月的大腿跟,隔着裤子裙子就似乎要把柳月顶站起来了。
  柳月想,难怪被这个老怪物糟蹋过的女人活下来的不多那,原来他的东西如此的惊人,这样的东西要是进了自己的身体,自己肯定也将被撑裂阴道而丧生的。

  还在,飞机很快就就降落了,柳月才得以被吐依拉松开,她赶紧跳下了飞机。
  这时候本.拉登已经亲自迎候在飞机前了。
  “你们辛苦了,还没吃晚饭吧。我都安排好了,先去餐厅吃饭,饭菜很简单。美国人把我逼的早就过不上好日子了,多多包涵吧。然后,让其他随从和你的女秘书都去各自房间休息,今天晚上我要和你长谈,明天我们在去爱沙尼亚的飞机上再睡觉。

  柳月的运气说来也真的很好,本来吐依拉以为能当天休息,他想晚上把柳月带进自己的房间,强行猥亵柳月,最后在柳月的腿上或者把性欲难耐的精液放射掉。但是被本.拉登这么一要求,也只能放弃了。
  这一夜,累极了的柳月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拉登只允许吐依拉带柳月一人和他同行。
  他们乘着直升机到了一处秘密机场,那里有一架17座的小飞机在等候着。
  拉等和吐依拉并排坐在前排。
  “中国姑娘真是世界一流的漂亮啊,瞧你那个小秘书真够世界小姐的水准了。”
  “老板,她可不是一般的小姐啊,她是政府军武警部队的女军官。去我那儿卧底的,被我手下识破,扣在我的大本营里。我在培养她做我的秘书。”
  “嘘,你小点声,别让莱科夫斯基顾问听见。他是专门喜欢强奸各国的漂亮女军官的,惟独中国女军官最难搞到手。他要是知道你秘书是个中国女军官,肯定拼命也要弄她。”
  “是是,上次开会就知道他有这个想法了。”
  “你也是真有本事,这个姑娘是你们中国最漂亮的军人了吧?”
  “当然算漂亮的珍品了,但在女军人里她不是最漂亮的。最漂亮的是解放军的一个女指导员,叫侯亚群,还有一个部队女记者叫米丽。在武警部队里最漂亮的叫宋妮娜。”
  “什么,你已经弄到了这么多的军中美女啊?”

  本.拉登觉得真不可思意。

  “没有,没有。目前也只有这个柳月少尉和米丽参谋被我和我的手下抓到了。其他的都还在天上飘着那。
  “噢,是这样啊。你不是说这个叫米丽的是记者吗?怎么又成参谋了啊?”
  “呵呵,老板,你不懂中国部队的编制系统。这个米丽大美人是驻新疆的G师的新闻参谋,身份等同于战地记者。”

  “哦,明白,明白。你下次在过来的时候,把这个叫米丽的女军人带过来,我要让她好好的采访一下我们基地的各方面,让她为我们撰写宣传稿,还要她在电视上帮我们说话。要知道一个中国记者说的话还是能起作用的。”
  “那没问题的,下次一定把这个米丽美女给您带过来,呵呵。”
  吐依拉知道本.拉登虽然暴力凶残但并象自己一样不好色,他要米丽过来的目的是为政治上的需要,而非是糟蹋玩弄米丽。

  飞机一直做着超低空飞行,避开了地面雷达的搜索。三小时后在美丽的波罗地海国家爱沙尼亚降落了。
  卡来尼公主宾馆就处在临海的大道上,这里已经被基地组织包了下来,明岗暗哨布满了宾馆。而爱沙尼亚政府为了和俄罗斯抗衡,对这些恐怖组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其活动。
  当天晚上柳月被手脚铐在床的铁栏杆上睡的觉。第二天,吐依拉亲自过来打开柳月的手铐后,用绳子把柳月绑了个结结实实。
  他坐在柳月的床边,一只手握着柳月的一只脚,连鞋带脚的抚摩捏玩着:“柳月,我们马上开会去了,按规定不许带秘书,因此只好委屈你在房间呆着,开完会我会来松开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7 22:40
  他把柳月的两只白色高跟鞋都脱了下来,扔在了地板上(见前图),居然把柳月的一只秀脚的前半部连丝袜一起含进了自己的嘴里,用牙齿轻轻的咬着柳月的脚面。
  “呵呵,真香啊。”
  他的嘴松开了柳月的脚,把柳月抱起来搂了一下。然后甩门出去了。

  吐依拉走后,柳月试图挣开绳子,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这时候,一个穿西装的欧洲男人打开了门。
  “吐依拉先生在吗?哎,小姐,你怎么被绑起来了?”
  柳月的英语相当棒,她灵机一动说:“我是吐依拉先生的秘书,他的一个手下想奸污我,所以趁吐依拉先生不在,冲进来捆绑了我,听见外面有动静赶紧跑了。”
  “哦?这样啊,怎么自己人弄起自己人来了,这还象话吗?来,我给你解开绳子。一会吐依拉先生回来,你一定要举报这件事,让肇事的付出代价。”

  “那太谢谢先生了。”柳月见该人已经开始给自己解绳子,很激动的感谢道。
  完全解开了柳月身上的绳子,男子说:“小姐,你是中国人吧?你长的真漂亮。”
  “谢谢,是的我是中国人。”
  “我想拥抱你一下,漂亮的姑娘,可以吗?”
  “哦,可以,谢谢。”
  男人用欧洲人的礼节把美人儿柳月抱在了怀里搂了一搂。

  “对了,这里有份会议议程,请你转交给吐依拉先生。”
  欧洲男人错以为这里是吐依的房间了。
  “哦,好的,你放下吧,再次感谢你搭救了我。”
  “不客气,这是应该的。我是大会的协调处主任,我叫吉巴斯基,是法国科西嘉人。姑娘有事可以去五楼506房间找我。”
  “吉巴斯基先生,我反正这会儿没什么事,有我能帮上你忙的事吗?”
  “哦,谢谢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柳月。”
  “好,柳月小姐,你要是乐意的话,跟我回协调处帮我打几份文件可以吗?”
  “没问题的,那我这就和您走吧。”

  “好的,那你穿上你漂亮的鞋子吧。”
  柳月这才发现自己还穿着丝袜站在地板上那。
  柳月赶紧套上了地板上那双白色浅沿的高跟皮鞋。
  “走吧,柳月小姐,你的脚长的真的很美。”
  “谢谢。”

  上五楼进了一个商务大套房里,柳月马上紧张的心里蓬蓬乱跳,原来房间里不仅有电台,电脑,还有高频电话设备。
  房间里有几个人正坐在电脑跟前操作着。吉巴斯基让柳月在一台电脑跟前坐了下来,给她拿来了一叠文字稿件。
  “真不好意思,柳月小姐。麻烦你帮我把这些文件输入电脑文件夹里。”
  “好的,打好后我通知您。”
  “谢谢,小姐,你喝茶还是咖啡?”
  “咖啡吧。”为了缓和一下急于和国内指挥部悄悄联系的紧张心情,柳月选择了有镇定效用的浓咖啡。

  柳月打字速度很快,吉巴斯基在她身后看了一会满意的走开了。
  柳月见他一离开,马上试着连接了一下网络,立刻网络就通了。柳月立即以极快的速度编了一封电子邮件发到了指挥部的邮箱里。她要求用QQ打字及时通话。

  指挥部通讯股的一个女文员程丽珊兴奋的向李明和许成山喊了起来:“首长,你们赶快过来,柳月同志发邮件过来了。”
  李明和许成山正在通讯股隔壁的会议室里向马希可下达着指示,一听程丽珊的喊话,三人几乎是抢着道冲进了通讯股的房间门。
  “好啊,是柳月,真是这姑娘,丽珊,你马上用QQ和柳月联系。”许成山几乎不假思索。

  QQ打开了,马上柳月顾不上有丝毫的寒暄,把在基地的见闻飞快的传送了过来。
  “他妈的,哈斯发和张立新已经被敌人发现,关在地牢里了。敌人也已经知道了宋妮娜他们的侦察行动。柳月自己和被扣在山中山的米丽参谋的人身安全暂时还没问题,这就好,这就好啊。”
  许成山一边盯着QQ对话框里柳月发过来的话,一边和李明说着。其实这些李明也早就看的清清楚楚了。他盯了一眼马希可,认为这样的高端机密马副连长没必要知道。
  李明说:“希可同志,你去按计划执行任务吧,这里有我和许支队就行了。”
  马希可只好悻悻的退出了程丽珊的通讯股房间。因此他也仅仅知道柳月和指挥部正取得联系,其他的也就不在知晓了。

  “柳月她现在居然在波罗地海的国家阿沙尼亚,是和吐依拉一起去参加国际恐怖组织会议的。”李明说。
  “恩,我们的小柳月,可是好样的姑娘。老李,看来这次将计就计的策略我们是做对了,丽珊,你告诉柳月千万注意安全。”
  许成山既兴奋又担心的叮嘱道。
  “可惜的是柳月少尉由于紧张,对基地所处的位置说不出任何准确的线索。”
  “是啊,但这就很不容易了。你看,老李。柳月分析我们内部可能还隐藏着内奸那。”
  “小姑娘真行,肯动脑筋。”

  这时候QQ断线了。
  原来吉巴斯基本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柳月的身后。
  “柳月小姐,你在和谁联系那?”
  “呵呵,不好意思,吉巴斯基先生,是我一个大学的老同学,好久没联络了,我和他说两句话。”
  “哦,可是这是违反规定的。我们这里一切都是高度机密的,不允许和外界有联系你懂吗?”
  “对不起,吉巴斯基先生,我真的不知道。我保证绝对不再犯这样的错误了。”
  “恩,没关系了。你继续做你的工作。”

  下午,吐依拉开完当天的会,急冲冲的跑到柳月的房间里,发现柳月不见了。正着急着,吉巴斯基推门进来了。
  “尊敬的吐依拉先生,你是在找你的秘书柳月小姐吧?”
  “哦,是吉巴斯基主任啊,怎么,你知道柳月?”
  “是的,是的。我看她被捆绑在房间里,就解开她帮我工作去了。”
  “哎呀,吉巴斯基主任,她不是我们自己人,是我们中国的武警部队的女军官,因为长的漂亮,我是带她来撑门面的。”
  “不,不,不,我不管她是什么人,但我知道她是一个好姑娘,你们不能那样对待她。我想和她谈谈,我要向她求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8 11:57
文学作品就要有韵味,有些地方不能一笔带过,不然的话读起来就没有意思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8 17:05
写的不错,不的不回复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8 17:20
  感谢搂上两位支持,我不得不努力写好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8 22:37
  (补遗漏说明:由于发的匆忙.在上述两节之间遗漏重要的一部分,现予以补全.既从第73楼结尾到76楼开头之间.遗漏内容如下:)
  因为巢穴山洞里有一用一备两台英国产的康明斯柴油发电机,因此照明通信都不成问题。
  这次联络却成功了。

  吐依拉连忙激动的拿起高频电话的话筒和本.拉登说上了话。
  “老板,你还好吗?”
  “好的谈不上了,被美国人赶进了大山。好在地方我们的势力多,他们也找到我。吐依拉老弟,你哪儿如何了?”
  “我们联系不上你,已经开始K计划的前奏了。在一个会所里扣押了37个人质。”
  “做的不错,但是你先不急着大干,先到阿富汗来,和我一起去爱沙尼亚开个国际组织会议,大家统一协调后,再各自动手不迟。”
  “好啊,那我明天就走秘密通道过来。”
  “恩,早点过来,我在边境上用直升飞机接你。”

  放下电话,吐依拉安排起来。他叫来才提拔的总管白六生。
  “老白,你安排一下,我明天走秘密通道上阿富汗会拉登老板去。家里你通知一下各地的行动队准备起事。尤其是李伟西他们北疆要先动手。”
  “总指挥,这事不大好办,李伟西,新罕格尔和乔大满为了一个叫张莎的姑娘正准备和阿斯蒙火并那!”
  “混蛋!什么时候了,他们对女人还这么有闲情逸致啊。既然发展到要火并的地步。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这个女人叫张莎,是库尔勒卫生食品监督所的一个女检查执法员,长的倒是一流的俊俏。偶尔的机会被阿斯蒙看上并设法绑架了。谁知道李伟西和乔大满也早就觊觎上张莎姑娘了,于是找阿斯蒙要人,阿斯蒙当然不给,于是就发生了摩擦,还要火并。”

  “王八蛋!反了他们了。你给阿斯蒙联络,就说是我的命令,让他在一周之内,把那个张莎送到基地里来。以后再由我来进行分配。”
  “好的,总指挥。其他的倒没什么问题了。”
  “对付那个马希可说的宋妮娜侦察小组的事,你是怎么安排的?”
  “我已经派阿尔希娜带着两个小队27人的队伍,分两路在山口外十公里的范围搜索埋伏了。只要宋妮那他们出现,肯定给她来个瓮中捉鳖。”
  “不错,就这样办吧。”

  “好的,总指挥。还有,各地听说你拟订了个美女屯留名单,都来电传要求定人那?”
  “哦?都是怎么说的?”
  “古力爱买提想订柳月,买买提想订何雨琳。哈桑要米丽。北疆的比较绝,新罕格尔,李伟西、乔大满包括阿斯蒙在内一直抢宋妮娜。”
  “不对啊,他们不是为抢张莎都要火并了吗?怎么成了宋妮娜了啊?”
  吐依拉很是疑惑。
  “嗨,那不是张莎已经被抓,而宋妮娜还飘在云里那吗。假如只能订一个,自然他们要选更诱惑他们的宋妮娜啊。”
  “我的真主啊,这个宋妮娜魅力居然如此之大,我一定要会会她了。对了,老白啊。怎么没见你说想订谁啊?是不是不好意思说啊?”
  “呵呵,总指挥,我就跟在你后面喝喝汤就行了。”
  “噢?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老板你不是自己订了要叶城的头号美人梁晶吗?侯亚群做候补。”
  “对啊,怎么你有意见啊?”

  “我哪儿敢啊,我的意思假如你能把梁晶搞到手,那侯亚群能不能让…….?”
  “哈哈,让给你是吧?行!没问题。就这样吧。对了,我听说你和哈桑原先也是喜欢宋妮娜的,还专门去排球比赛场馆看人家宋妮娜的大白腿去的,怎么又转移对象了那?”
  “那时候不是没有见过侯亚群那吗,后来我和哈桑、老白去达青拉达通中转台侦察,见了侯亚群,才知道她才是第一美人啊。”
  “哈哈哈,这山望着那山高啊。行!这样,你通知一下柳月,我明天带她去阿富汗会老板去。”
  “带她?”
  “是啊,每个去开会的都带上了漂亮的女秘书,我带她去撑撑门面。”
  “好的,我去通知她。”

  柳月接到白六生的通知后,连忙找来周晓微商量。
  “柳月,你被这些家伙带出国境去,一定要多当心。”
  (特此补上,请原谅我的疏忽,给您带来的阅读不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8 22:40
  “哈哈哈,你们西方人也太浪漫了吧?你才认识她一上午,就有爱情了?简直是胡说八道。再说,你我都是和政府方面的人格格不入的,你和柳月走的是一条道吗?”
  “这我不管,我马上找拉登先生去谈。只要柳月小姐本人愿意,谁都挡不住的。”

  吉巴斯基的父亲是法国中央银行的副总裁,和各国银行的关系很好。吉巴斯基自己也是学财务的出身,和瑞士银行往来密切,国际恐怖组织的很多钱都是通过他存在瑞士银行的,因此他也是在国际恐怖组织里管财务的,连拉登用钱也需要找吉巴斯基拿。
  吐依拉当然不敢得罪吉巴斯基,他心想柳月又年轻又漂亮,能看上你一个恐怖组织的头头吗。
  于是他说:“那好啊,只要柳月小姐没意见,那就留下给你好了。”
  “谢谢尊敬的吐依拉先生!”

  吉巴斯基告辞了吐依拉。他决定今天晚上请柳月去海边咖啡厅喝咖啡,和她表明自己的心思。其实吉巴斯基学过中文,柳月的QQ上打的字他也基本认识,只是他不愿意揭穿柳月的谜底罢了。

  在波罗地海蔚蓝美丽的海边,潇洒英俊的吉巴斯基礼貌的请柳月坐在海边咖啡座上。
  他给自己点了牛排和炸鸡还是有水果色拉,柳月点了份火腿蛋和熏鱼及蔬菜色拉。

  “柳月小姐,你的一切我都知道了。包括你给你的上级用QQ传递了这里的消息。”
  看到吃的差不多了,吉巴斯基挥手让服务员撤了餐具,叫了两杯清茶,然后对柳月说道。
  “那您干吗还要对我如此客气那?”柳月心里一边推测吉巴斯基的用意,一边说:“你完全可以把我交给拉登或者是吐依拉处置啊。”
  “呵呵,要是那样的话,你就完了。别的不敢说,你肯定再也回不了你的祖国了,这肯定的。”
  “这么说是先生的同情心还是别的什么促使先生没有把我交出去?”

  “可以这么说吧,同情心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更主要的是两点,一是我觉得我的选择是错的……。”
  “什么选择那?加入恐怖组织?”
  “对,柳小姐,你说的对。我是对美国的国际霸权主义看不惯,加上和家里人有矛盾,所以一气之下加入了基地在法国的组织里,并且很快就得到了重用。但是时间长了,我发现这些所谓为了伊斯兰世界的纯净而战斗是所谓‘勇士’们只不过是一群无恶不作的杀人狂。他们的矛头往往是指向贫民百姓,而不是真正的霸权首领。我厌烦了这样天天看到无辜的人死在不明不白之下的生活。我想脱离基地组织,但又怕他们追杀我和我的家人,因此迟迟不能下决心。”
  “吉巴先生,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你可以选择和国家合作,说清问题,反戈一击。我想任何爱好和平和正义的人民都是会支持你的。”

  “谢谢你,柳月小姐。”
  “不用客气,那还有帮我的另一点原因那?”柳月问道。
  “那我就说了啊,另一点重要原因就是我喜欢上你了。”
  “哎呀!”
  柳月一下子脸红到了耳朵根上,她一把捂住了羞红了的脸。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冒昧。假如你讨厌我的话,那话就当我没说过。”
  柳月抬起了头:“您还没成家?”
  “是的,我有一个错误的思想,就是不干出一番大事不成家,所以就一直耽搁掉了。”
  “要干大事也是你误入恐怖组织的因素之一吧?”
  “对的,我并不否认这点。事实证明是我错了!”
  “但是你能认识到错误,回到正义的力量中来,是难能可贵的事,我本人也表示非常欢迎。”

  “好啊,那就好。柳月小姐,那你本人欢迎我这个人吗?”
  柳月又羞的低下头去了:“现在能不提这个问题吗?”
  “可以,当然可以,我会让你看到我的诚心的。”

  柳月当然很感激这个可能完全使自己脱离危险的人,但是和外国人联姻,她早先想都没想过。按部队的条令,军人是不能和外国人联姻的。
  “我们先做朋友,我了解你们中国军队,知道你们的规矩,军人不能和外国人结婚的,但我可以等,一直等到你退伍!”
  吉巴斯基本当然不肯放弃这么一位清秀的东方美人的。
  “那好吧,你和我私人的问题再说好吗?明天我就要和吐依拉回阿富汗,然后回国去了。您看能把我留下来吗?”

  “你当然不能回去,否则你就算是生命能保证住,但你也一定会被他们强迫做性奴隶的,那你的一生也就完结了。”
  “那您有办法吗,吉巴?”
  “有!你肯定不能再回宾馆去了,回去了,就再也没有逃脱的机会了。由于你们国家和爱沙尼亚还没有建立外交关系,今天我就把你转移到我国驻爱沙尼亚大使馆去,使馆的武官是我的大学同学。然后设法把你带回法国,交给你们中国的大使馆,这样,你就彻底的安全了。”

  柳月激动万分,本来她认为自己就算不被东突分子杀害,自己的身体也将遭到他们残暴的轮流摧残。眼下的机会居然奇迹般的出现了,平安的运气瞬间降临,她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是否在做梦。
  “柳月小姐,事不宜迟,走,上车去,咱们这就直奔大使馆。”

  吉巴斯基驾驶着自己的“沃尔沃”轿车,一路狂奔,半小时后抵达了法国驻阿沙尼亚大使馆。
  到了大使馆门前,吉巴斯基出示了法国护照。但卫兵不让什么证件也没有的柳月进去。
  吉巴斯基只好往里面打去了电话,不一会他的朋友走了出来,和卫兵交谈了一下,把吉巴斯基和柳月一起带进了使馆里。
  “好了,柳月小姐你安全了。” 吉巴斯基和他的武官同学谈完后,告诉了柳月:“大使馆同意让你避难,并给你安排好了房间,然后使馆将在两周后送你去法国交给你们的大使馆。”
  “那太谢谢你了,吉巴!我可以和我国的同志通个电话吗?”柳月问那位武官。

  “当然可以,没有问题,请吧。”武官指着客厅里的电话机说道。
  柳月激动的拨通了联合指挥部的电话,值班人员听到是柳月后,赶紧去李明和许成山的房间把他们喊了起来。
  “哦,什么,柳月同志,你脱险了?”李明非常惊讶。
  “是啊,首长!我现在就在法国驻爱沙尼亚的大使馆里,已经获得了使馆的避难许可。是一个叫吉巴斯基法国朋友帮的忙,他……”
  柳月一口气说完了事情的经过。

  李明捂住话筒和许成山商量了几句,然后对柳月说:“既然你已经脱险了,那就这样吧,我们和上级联系,请外交方面的和我国驻法大使馆联系,以便接待你回国。”
  柳月从李明的话里和态度上一点也没看出首长的高兴劲来,不仅的有些须失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9 10:02
楼主最近好像有点懒了,每天贴得少了点哟。我每天都在等到看。




----------------------------------------------
要成功先发疯,头脑简单向前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9 12:31
  感谢楼上的批评!一个字: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9 14:00
生|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9 14:01
现实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9 15:27
  第三十章:该谁还是谁

  李明刚放下话筒,许成山就气愤的说:“胆小鬼,就知道自己找机会逃跑,就没想到怎么去完成任务!”
  “算了,老许,柳月少尉也是阴错阳差进的吐依拉的基地大本营,本身我们没有给她布置这样的任务,这就已经很不错了。至少现在我们从柳月那里知道了东突的确准备开始实施K计划,也知道了基地是人数比我们预计的多,武器装备比我们预计的强。”
  “可是那有什么用?顶多也就是多准备部队而已。具体的K计划核心内容和人员名单我们还是一无所知,本来柳月和吐依拉回基地去,是有可能利用机会搞到的。她却跑了出来,一下把整个计划全打乱了。”
  “她一个姑娘家,当然担心自己的安全处境了,这也无可厚非嘛。”
  “这些女孩子,就不知道作为一名军人,是要随时为祖国牺牲的,总是怕被人夺走了贞操这算什么啊!战争年代我们的老一辈都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走过来,死都不怕。现在这些女孩子可倒好,连可能被敌人强奸也显得那么害怕,真是时代不同了啊。”
  许成山心里还是有些忿忿然。

  “老许,不说这些了,等柳月同志回国后,多让她到一线锻炼锻炼,慢慢的胆量也就磨练出来了。”
  “那是肯定的,我不能看见我的手下有胆小鬼。那下面我们该怎么办那?指望宋妮娜他们侦察到有用的情报?”

  “时间很紧迫,我看这要双管齐下了。一是让宋妮娜小组抓紧工作,二是指望G师的米丽参谋了。”
  “指望米丽参谋?她不是被哈桑阿衣他们扣押在山中山会所做人质了吗?我们也没办法联络她的啊?”
  “这不需要你我来通知她的,柳月不是说了吗?拉登要求吐依拉把人质往边境转移吗?我想他们第一步肯定要把所有的人质都先转移到基地去,因为基地所在地肯定靠近边境。”
  “那对我们来说不是更不好解救他们了吗?”
  许成山还是没想过来。

  “对,对有害的方面来说,是给我们解救人质带来了困难,但是对有益的方面讲,米丽参谋就有机会进入到基地里去,等于柳月帮她完成了上半部分的任务,下半部分就看米丽参谋机灵劲了。”
  “哦,你的意思,吐依拉肯定会看上米丽姑娘?”
  “呵呵,这是不用怀疑的,米丽的身材和脸蛋只在柳月之上,你说吐依拉能不看上她吗?”
  “恩,有道理,那就看米丽的造化了。对了,老李,这连天的大雨下着,山中山会所里的匪徒会轻易的冒雨转移人质吗?”
  “我看是没问题的,只有借着大雨的掩护,他们才方便转移。他们知道大雨一停,我们就的增援部队就会上去,所以必定是趁雨转移,何况他们里面本地人多,山民也多,熟悉路况,也有走雨天山路的经验。”
  “分析的有道理,那我们明天和曲书记,廖师长在在一起研究一下。”
  “我看马上连夜喊他们过来更好,现在能比敌人快一步就是一步了。”
  “也好,那我马上给他们打电话。”

  四天后,垂头丧气的吐依拉回到了基地。
  “老板,柳月小姐怎么没回来啊?出什么事了?”
  “妈的,不能谈了,那个小军妞太狡猾了,居然勾搭了组织的财务总管兼协调处主任,一个法国小白脸。跑到爱沙尼亚的法国使馆避难去了。”
  “噢,这个柳月还真够精的啊。不过也就一个女人而已,跑了就跑了吧。拉登老板有新的指示吗?”
  “叫我们加快暴乱的脚步,我想等这鬼雨停了,就发起暴动。”

  “那好,我马上通知协调各个行动队的人员。”
  “可以。对了,叫哈桑他们赶紧把山中山会所的人质给我带到基地来。老白,这样啊,你告诉你的老搭档哈桑,会所的新疆籍服务员一律留在会所,那些老客也留下。其余的人和人质都到基地来集中。
  “可是哈桑说,有三个老客要参加我们的组织,能行吗?”
  “这当然行啊,欢迎还来不及那?都是些什么人啊?”
  “为首的叫喀拉买买提,还有一个叫土拉哈拉,另一个叫热合西曼,都是奸商出身。”
  “那更好啊,我们就是希望有钱人加入的越多越好。”

  “还有,陶斯哈马的女儿陶倩也在人质里。”
  “那还不把她放了,老陶的女儿扣她干吗?”
  “是没为难她,可是她和她的情人局长张大明不肯分开,所以哈桑他们也没办法。”
  “妈的,这不是叫老陶难看吗?老陶那?”
  “哦,陶斯哈马冒雨去山外接阿斯蒙派人送来的张莎姑娘去了,估计后天才能回来。”
  “张莎姑娘?”
  “对啊,总指挥,就是引得李伟西,乔大满要和阿斯蒙火并的那个库尔勒卫生监督所的大美人啊。”
  “哦,我想起来了,我去阿富汗前你说过这事。”
  “还有有意思的那,你知道这个张莎是什么人吗?她正好是这次作为人质的张大明局长的女儿。”
  “哦?父女同做了人质,这倒挺有意思。老子玩了人家的女儿,女儿的爸爸又去抓来老子的女儿,哈哈,精彩啊。”

  吐依拉似乎被白六生的情况说的心情好些了,想着好好的一个美人柳月硬是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没了影,的确让他感到很窝囊。
  他又问:“阿尔希娜他们这几天怎么不见动静了?按理该和宋妮娜的侦察小组碰上头了?”
  “总指挥根据电台联系阿尔希娜,他们已经发现了宋妮娜小组的踪迹,但是还没有迎面遇上,估计也就是这一两天了吧。”

  山中山休闲会所里的所有人质接到准备转移的通知后,都很气愤,一律表示了反对。
  大厅里土合曼工程师喊道:“这大雨天的,走山路遇见泥石流和山洪我们就没命了,坚决不去。”
  其他游客也一致跟着呼吁。
  哈桑阿衣挥着手枪说:“谁不去,当场枪毙。土合曼,别忘了你也是东突厥斯坦国的人,你身上也流着东突厥斯坦血统的血液。”
  “放你的狗屁,我是中国人,中国新疆人,为此我感到自豪。你们一小撮人想分裂祖国,那只是痴心梦想罢了。你们去问问广大的新疆人民,看看谁会站在你们这些暴徒的一边。”
  “妈的,你给脸不要脸啊,我打死你这叛徒。”
  “呸,你才是叛徒,投靠国外拉登的恐怖分子,新疆人民的叛徒!”
  “我,我他妈打死你!”

  哈桑阿衣举枪对着土合曼就是一枪,在他举枪时,土合曼的妻子薄竹君一下冲上去挡在了丈夫的身前。这一枪正好打在了薄竹君的后心上,她抱着土合曼的手渐渐的松了下去。
  “竹君,竹君,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土合曼搂着妻子大声的呼喊着。米丽、何雨琳和颜丹晨、邬丽亚等一起涌上前帮忙。
  “好了,今天就这样了,所有人员作好准备,明天一清早就出发。男人负责抗帐篷,路上要休息一夜。”哈桑挥挥手,带着打手们出了大厅门。
  土合曼站起来喊着:“畜生,真主会惩罚你们!”他拿起一把椅子砸向了哈桑阿衣,飞过去的椅子被武功高强的阿不杜拉德一把接住,摔在了地上。
  “小子,你行了啊,不是看再你维吾尔人的份上,早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9 15:28
  “小子,你行了啊,不是看再你维吾尔人的份上,早毙了你了。”阿不杜拉德跟着自己的主子出了大门。
  张大明拉住了还想冲上去拼命的土合曼:“算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硬拼咱们都不是对手。先赶紧处理你爱人的后事吧。”
  本来还留在大厅里想找漂亮女游客颜丹晨和邬丽亚便宜的“老客”喀拉买买提,土拉哈拉和热合西曼见众怒难犯,跟着东突分子的身后也溜走了。

  米丽建议:“土工程师,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我们和你一样难过,让我们大家都记住这笔血债。林玫,你们去打开水来,咱们好好的帮薄竹君小姐洗一洗。雨琳你和丹晨陪土工程师回房间拿薄小姐的干净衣服过来,给她换上。张局长,你和赵军你们几个男人找铁锨去把院子里花坛上的松树挖出来,我们就把薄小姐先埋在花坛里。邬丽亚姑娘,你和服务员去找张新地毯来,好包裹薄小姐。”
  米丽的安排有条不紊,合情合理。悲伤中的土合曼也只能听从了。他带着何雨琳等上楼取衣服去了。

  终于,在埋入了薄竹君的遗体后,花坛里被挖出的松树又被栽了上去,在雨夜里,就象一个庄严的墓碑一样,迎接着暴风骤雨,在闪电中述说着人类的罪恶……。

  第二天一早五点刚过,每个游客和人质都被从房间赶到了大厅里。周北星也搀扶着一周前被轮奸的几乎不能走路了的新婚妻子郭玉,在邬丽亚和赵军的帮助下,来到了大厅。
  阿不杜拉德宣布:“给你们每人发四个馕和一块烤羊肉,作为两天行程的食物。每个人之间的胳膊上绑一条绳子串起来,这样可以防止中途逃跑。要是中间发现谁想搞鬼,那就马上击毙,听清楚了吗?”

  邬丽亚喊道:“我们中间有的人只有高跟鞋,怎么走大雨中的山路?”
  哈桑说:“这点我们早想到了,所有留在会所的女服务员的平绒布鞋全部脱给你们。还有,给你们每个人发雨伞,雨伞不够的发一块油布遮雨。怎么样,很周到了吧?不过有三个重点人物是要反绑起来走路的,这就是不配合我们的土合曼先生,还有政府军的米丽参谋,还有一个就是你,邬丽亚老师小姐。”
  “为什么?”
  “因为你长的很健美,万一路上发威我们不好对待,委屈一下吧。来人,先把这三个人绑了。然后再给其他人栓上胳膊上的绳子。

  米丽参谋终于尝到了生平的第一次被人捆绑,并且还是反绑,她知道反抗是没有丝毫用处的,于是在敌人捆绑自己前,要求先换下了自己脚上的黑色细带无帮尖包头的高跟皮鞋,穿上服务员送来的平绒平跟布鞋。
  幸好,米丽被绑的不是那么紧,紧缚在身后的手腕血脉还算是流通的。只是胸前的两只乳房隔着西装上衣,还是被绳子绑勒的挺了出来。
  绑好米丽后,打手又按哈桑阿衣的吩咐把米丽换下来的那双性感无比的高跟鞋插别在米丽腰间被绑住腰的绳子上。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出发了,走吧。”
  在向导的带领下,八十多个东突武装分子分几组押解着三十六个人质上了路。
  早晨的大雨似乎小了点,在泥泞的山路上,大家一瘸一拐的艰难的走着,郭玉由于实在不能走路,算是优待的被两个男性人质用担架抬着。
  被反绑着的米丽,邬丽亚和土合曼每人跟着一个东突分子搀扶着走路。邬丽亚的中跟鱼嘴式的黑皮鞋也和米丽一样被别在了她的腰上。

  米丽在想着,这一转移,可能就要和东突主要基地接触了,对自己来说兴许就是凶多吉少了,但是却可以趁机在敌人的心脏里活动,反倒是个难得的机会。她知道指挥部此刻急需搞到的就是东突分子的大名单和K计划的方案。
  她当然不会知道,其实这早就该是组织安排的步骤,一切基本都在李明处长的预料之中。只是前些时的阴错阳差,被柳月少尉先她一步,完成了一半。最重要的一半却还是得由她来进行。

  也是命运弄人,该谁还是谁。
  米丽当然浑然不知这中间的蹊跷,做为一名女军人,她知道自己该为祖国尽到什么样的责任。
  米丽家在江苏常熟,父母都是转业军人,现在都在政府部门工作。看着米丽从小娇生惯养,做为共和国一名老军人的父亲决心要她在高考时报考军校。
  米丽对父亲让自己报考军校倒是没意见,但她也提了两个条件,那就是不管上什么军校,必须是新闻专业,因为这是她一生中的志向。再一个就是不许父亲找部队的领导关系,她要靠自己的成绩实力说话。父亲答应她后,让战友同事们查阅了一下,在南京某文科军事学院有新闻系设置。
  于是,米丽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那所学院,成为了一名解放军的后备军官。
  毕业后,米丽要求到边疆艰苦的基层部队锻炼,于是就被分配到了驻新疆的G师师部当了政治部宣教处的新闻参谋。

  这一路上,所幸的是负责看押搀扶米丽的那个叫卡拉提的东突分子对米丽十分照顾,虽然双手反绑着走着山中泥泞的路,但是米丽始终在卡拉提的耐心扶助下,走的还算行。
  而穿着黑色连衣短裙的年轻俊秀的女教师,伴娘邬丽亚就没那么幸运了,看押她的正是新加入东突的亡命之徒,“老客”头目喀拉买买提。

  本来哈桑阿衣是安排另一个人负责押送邬丽亚的,但是喀拉买买提说:“邬丽亚小姐在山中山住客临时自治委员会是我的秘书,还是交给我照顾吧。”
  哈桑想想这路上大家一起行进,料喀拉买买提也干不成什么,就答应了。
  一路上,喀拉买买提以搀扶为由,不是在邬丽亚的屁股上摸一把,就是趁机捏一把邬丽亚圆润光洁的小腿肚子。弄的邬丽亚不时的尖叫几声。
  “大美人,你长的真俊啊,我们新疆姑娘怎么也长不出你们汉人这样的美女。我真是喜欢你死了。”
  “滚远点,下贱男人。”
  “别生气嘛,我在会所就一眼看上了你,你的身体多有劲啊,**一定很舒服,不过不知道我能不能有福气把你弄到手了。”
  走到下午时,邬丽亚的大腿小腿上已经留下了几块不大的捏拧出来的青痕。

  山中山会所里留下来的老客,见自己被会所的人和头目喀拉买买提抛弃了。本想逃跑,但眼下的大雨使得他们毫无出路。有人提议,不如向政府自首吧,免得将来政府拿自己当恐怖分子处理。
  他们来到大厅里,把三个已被“老客”们轮流糟蹋了几天,此时东倒西歪的汉族年轻女服务员也安顿了过来。然后打电话到叶城市公安局要求自首。而电话线被哈桑匪徒在临走时全部剪断,所以费了2个多小时的工夫,在服务员的配合下,才把电话线接上,打出了电话。
  公安局很快把电话转给了联合发恐指挥部。

  在山中山会所外四公里隐蔽处帐篷里的孙雁秋小组由于饥寒交迫,加上照顾伤员同志,劳累的连外边所发生的一切都毫不知晓。
  接到李明处长的电话后,才知道敌人带着人质已经转移四个多小时了。会所里只有服务员和一些所谓的“老客”,老客们已经表示自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5-9 22:58
  “走,同志们。赶快出发,去接管会所,敌人已经跑了。”
  小队长方向下了命令。
  他们知道敌人的人数和武器已经战斗力都远远超出了事先的预计,此刻去追完全是不明智的,因此决定先进会所休整。
  会所里早已是一片狼寂,“老客”们都蹲在了地板上,等待着警方的接收。
  孙雁秋安排好岗哨,控制了制高点后,让服务员把她们被凌辱过的那三个同事暂时扶回宿舍休息。然后让食堂烧水做饭,他们已经一周都没吃上一顿热的饭菜了。

  第三十一章:后山的战斗

  阿尔希娜带着两个小队,共计27人冒着连天的大雨搜索宋妮娜小组已经近一星期了。但靠近山后八公里的地方的一个山洞里,恐怖分子终于发现了烧过的篝火。
  “阿尔希娜队长,看来宋妮娜小组到过这里。”
  小队长,土依拉的徒弟金格来拉不向阿尔希娜汇报。
  “金格来拉不,从洞里的脚印痕迹看他们好象不止三个人,而是五个人啊。”
  “恩,阿尔希娜。肯定有个女性,因为有女士高跟皮鞋压踩的痕迹。”
  “这个脚印肯定是宋妮娜留下来的,但是我很奇怪。在山上做侦察工作,她怎么还穿着高跟鞋那?说不过去的啊。”
  “噢,根据情报,宋妮娜等人是私自行动,出于临时决定,所以肯定没来得及换鞋子。”
  “我又奇怪,他们已经都快到山口了,怎么我们会没有发现他们那?”

  金格来拉不说:“是不是他们看到山口戒备森严,往后山去找进入基地的路径了?”
  “你的意思是宋妮娜他们已经发现了进山口?”
  “我估计是的,不过阿尔希娜你放心,山口周围十多公里范围我们都采取了高科技手段,对微波通信信号进行了屏蔽。只有长波信号才能发出。因此他们即便是发现了山口,也无法和他们的指挥部取得联系。”
  “那就好,但绝不能让他们后退后把基地的坐标发出去。你带六个人守在山洞这里,这是他们小组后退的必经之路,其余的人我带着去后山搜索。估计和他们碰面的机会明天早上就到了。”

  后山的路几乎全是悬崖峭壁,宋妮娜等五人爬到半山腰不到,就无法再继续前行了。
  自从昨天他们兴奋的发现了进山山口时,就试图通过手机把信息传递给指挥部,但是奇怪的是手机根本无信号。通过他们两部手机相互的试验,结果只能是两部电话之间拨号没一点用,直接按通话键反倒可以进行声音微弱的通话,但往外再打,就一点信号也没有了。
  “妈的,真见鬼了。看来是山里的信号传输有问题,目前手机成了对讲机了。”郝大力说道:“山口戒备那么严,看来想从山口混进去是不可能的了。我们到后山上找找路,看看有没有进入的可能。”
  这样,又经过一天半的跋涉,他们终于到了后山的山腰上。

  山路越来越陡峭,郝大力他们的体能损耗已经基本达到了极限。
  “妮娜同志,我们得分开行动了。我体力好,带二海和满拉克大叔继续行进,你和杨庄同志留在这里做接应。留一部手机给你,保持联络。”
  宋妮娜毕竟是女性,完全和男同志拼强体力自然逊色不少,连杨庄这样的老达青拉达的护林人都吃不住劲了。所以宋妮娜答应了郝大力的请求。
  “你们当心点啊,一定注意安全。我不希望我们的同志有闪失。”
  宋妮娜接过刘二海的手机后叮嘱道。

  “恩,妮娜同志,你就放心吧。你和杨庄也要隐蔽好自己。注意警戒。二海,把你的手枪留给妮娜同志自卫用。”
  到了傍晚十分,经过四小时努力的郝大力他们终于爬上了后山山顶。
  郝大力拿出望远镜一看,只见前边山谷的平地上居然竖立着十几排房子,还有二十多顶大帐篷。
  “好家伙,二海,你看。还有几个卫星天线那。这里一定是吐依拉的老巢了。”
  “我的天啊,看上去象是一个团的营地那,还不包括靠那边山的那么些山洞。连长,把坐标通知一下宋妮娜吧,做个备份。”
  “你这个想法要得,很聪明,我这就告诉宋妮娜。”

  “好,我记下了。”听到郝大力他们已经找到吐依拉老巢准确位置的消息,宋妮娜也兴奋不已。
  “郝连长,我们的侦察任务已经胜利完成。你们赶紧撤下来吧。”
  “好的,我们这就下来。”

  刚往下撤了一个多小时,郝大力的手机响了起来。
  “妮娜同志,怎么了?”
  “郝连长,十五分钟前,发现两队东突武装分子,正往山上爬去,刚才最近的离我和杨庄的隐蔽地点只有二十米不到。怎么办?”
  郝大力皱了皱眉头:“宋妮娜,现在天已经开始黑下来了,我们山上隐蔽处很多。敌人未必发现得了我们,等他们上到山顶,早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你和杨庄同志赶紧趁这个当口退下山去,不要等我们。否则敌人一但没发现我们的踪迹,肯定要趁黑下山,正好会在你们那个隐蔽点宿营,你们的危险比我们大多了,赶紧走!”
  “那好吧。”宋妮娜知道郝大力说的道理完全正确:“那我们去山下找地方隐蔽。”

  “不,不,不是山下,而是直接退到冒儿顶我们认识两个护林员的山洞里去。”
  “那得走三天的山路那。”
  “那也得走啊,这里手机信号一定有什么问题,到了冒儿顶,就能联系上指挥部了。把坐标传递出去,那就才算真的完成了任务。我们等搜山的敌人走后,会跟着退下来的,到时候在冒儿顶山洞里和你会合。”
  “好吧,那我们就先撤离了啊,你们务必小心。”
  宋妮娜招呼着杨庄,离开了隐蔽处的岩石山凹,往山下而去。

  第二天下午,雨下的小多了,天气似乎有放晴的意思。能见度也比前几天强多了。
  宋妮娜打开刘二海的手机试了一下,仍然没有信号,按通话键也没了声音。她对杨庄说:“你身体还行吧?我们不能休息,得马上赶到冒儿顶去把情报通知到指挥部。”
  “我的确是有点吃不消了,真佩服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竟然比我强多了。
  “杨师傅,不能这么说,我毕竟是军人出身,受过系统训练的。”
  “恩,对对。宋姑娘,你看我们是不是去最后接近山口的那个山洞里暂时休息一下啊?”
  大胡子杨庄说的那个山洞正是东突组织小队长金格来拉不埋伏的那个地点。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082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