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求民国上将照片
1711438个阅读者,102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2-30 11:32
汪伪没有黄少谦这个上将。黄少谦这个上将的说法来自郭卿友的中华民国时期军政职官志,里面记载黄少谦1944年5月20日为上将参赞武官。且不说汪伪的参赞武官公署只有武官长可能是上将,单是翻遍汪伪的公报和行政院会议录也不见这一天有黄少谦这个上将的任命,只有董少谦这个上校参赞武官比较符合黄少谦这个人物。我个人觉得应该是错把上校参赞武官董少谦录成上将参赞武官黄少谦了。
袁守谦和刘咏尧这两个人的职务怎么也到不了可以晋升二级上将的
上官云相没有追赠上将
罗奇没有加陆军上将衔,他是从陆军中将晋升的陆军二级上将,在台湾的加上将衔目前只知道胡琏、彭孟辑、徐培根三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5 12:05
谷正伦死后追赠上将,生前为什么穿了上将军服?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5 17:39
然则台湾出版有《陆军二级上将袁守谦先生哀思纪念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10 08:11
邓荫南何时追赠陆军上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2-9 22:09
好久不来,大家还在那,嘎嘎~~~

徐树铮那个不算正式的,只是出国给的名义,时间1925年1月4日
邹作华先二级是因为退役,不占上将名额,而回役任职,那二级就行不通了,只能先加衔。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2-19 09:21
旧国民政府后期 “上将” 官阶的设置[转帖]
一、国民政府小史(后期)
  1935年4月1日始,国民政府实行新军阶制度。
  1936年6月“两广事变”发生,粤、桂军联合反蒋,不久失败;12月12日清晨,张学良、杨虎城扣押蒋介石和其他军政要员,逼蒋抗日,在包括共产党在内的各方面努力协调之下,“西安事变”得到和平解决,25日蒋介石飞洛阳。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民政府连续组织多次大规模会战,败多胜少。1938年10月武汉失守,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1943年8月1日林森逝世,蒋中正代理国民政府主席;9月11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全体会议修正国民政府组织法,规定国民政府主席为陆海空军大元帅,13日推蒋介石为国民政府主席兼行政院长。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胜利结束,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的声望达到顶峰。
  1946年6月26日,全国性内战爆发,蒋介石倾全国兵力进攻共产党军队。1947年6月30日开始,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解放军逐步转入战略反攻。1948年4月19日,蒋中正当选为行宪后“中华民国第一届总统”,李宗仁为副总统,但政治、经济、军事均逐渐崩溃,经过三大战略决战,蒋介石在战略上丧失了进行有效防御的能力。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被迫正式宣告下野,李宗仁代理总统;4月22日长江防线被解放军突破,23日南京解放,国民政府迁广州,10月15日“国民政府”迁重庆,10月30日国民政府逃成都,12月7日迁移台湾台北,结束了国民党在大陆的统治历史。
  二、国民政府军队发展简述(后期)
  国民政府下辖军队仍沿用“国民革命军”名号。
  1937年7月抗战爆发,8月全国部队再次开始整编,总计有四十九个军、一百八十二个师又八十个旅,前线部队分归五个战区指挥,从军事委员会到团营连排,组织机构庞大复杂,给指挥抗战带来很大不便。1938年11月,国民政府对军队编制局部调整,重新划分十一个战区。1939年1月决定取消了兵团、军团、旅的建制,以“军”为战略单位,将全国陆军重新统一编组为三十八个集团军,一百一十二个军,此后又有不少变化。根据对日作战的实际需要,国民党军队先后经过多次局部的编制调整,下辖部队最多时期先后扩编为一百二十四个军,三百五十四个师,八十一个独立旅、一百一十二个独立团,总兵力约四百万以上,还有少数海、空军。抗战期间,共产党领导下的军队也冠以“国民革命军”番号。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国民党政府着手对部队重新整编。1946年2月南京召开军队整编会议,决定设立国防部,部队编制体制也有变化:战区机构改为绥靖公署,集团军机构改为绥靖区或整编军,军改整编师,师改整编旅。到1946年6月内战爆发,国民革命军军队总数减少了三分之一,由抗战胜利之初的一百一十三个军番号精简为八十九个整编师(军),装备精良。1948年秋,由于国民党军队大量被解放军歼灭,9月1日起恢复军、师番号,取消各整编军、整编师、整编旅的番号。到1949年1月三大战役结束,国民党军队土崩瓦解,4月解放军渡江追击,国民革命军“部队皆残破,重武器散失殆尽,兵员严重缺额,战力脆弱”,到1950年初基本全部被逐出大陆,残兵败将逃到台湾等地。
  三、国民政府军阶简述
  1925年7月广州国民政府成立后,曾经比较严格地任命过军阶,比如1926年2月11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任命蒋中正为陆军上将。国民革命军各军军长均为上将,但随即北伐开始,国民革命军收编了大量原属于北洋政府的军队,编制太多,一时来不及仔细叙阶,乃采取任职同时承认相应级别的方式,军长一律等同于上将、师长等同于中将等。北洋政府覆灭后,国家又正处于新军阀连续混战的混乱状态,没有正规统一的军衔制度,常出现不经过国民政府批准,上级就随意给下级授衔的情况,甚至有自己给自己授衔的情况。而且,当时军衔和职务相比,衔高职低的情况比较普遍。
  1931年4月13日,国民政府颁布《陆空军官佐及士兵等级表》,采用了北洋政府官阶体制,军官衔仍区分为将、校、尉三等,每等分上、中、少三级,并规定军官军佐衔称之上须冠本军种字样。当时虽然全国都悬挂青天白日旗,地方派系仍各自为政,执行军衔(军阶)制度的情况比较混乱,授军衔没有统一的机构,国民政府可以授,军事委员会可以授,总司令部可以授,甚至部队的上级长官也可以授。1932年,西北军阀马步芳曾把还在小学读书、只有12岁的儿子马继援,委派为青海省南北边区警备司令部的上校参谋长。更为荒唐的是,上报到南京中央军政部后,竟然给予正式命令,发给委任状。
  为了整顿军队军衔混乱状况,以适应其军事上的需要,1934年4月26日,国民政府批准组建军事委员会铨叙厅,以林蔚为厅长,下设三个处,按统一标准和审批程序评定、授予军阶,把任职和任官分开,军委会铨叙厅只办理任职事项,任官则需送国民政府考试院铨叙部通过任官命令,才算正式任官。1934年6月15日公布《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暂行条例》规定:“各级官佐之任官由军事委员会决定,交军政部呈行政院转请国民政府任命之。”“自任官时起役列入军籍,在平时战时均服军职,是为现役;由现役退役后至服役限龄止为备役;备役期满则予除役。”现役军官任官后,随即由国民政府任命与其军阶相应的军职。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全面实行军官退役、停役制度。1946年7月31日,国民政府公布退役上将冯玉祥等十五人,中将二百十七人,少将五百七十六人 ,正式实行官兵退役除役。国民政府的军阶制度终于走到正规化的道路。
  自1935年整理军衔后,由铨叙部门根据军人资历、功绩、停年(升任上一级军阶之必须时间),统一办理军阶授任,虽一少尉任命,也有国民政府公报公布,发给任官状。但是由于战事频繁,军队扩充、军人晋升迅速,依法进行的铨叙跟不上。而军阶与职务相差太多,也不利部队指挥、人事管理和官兵士气。于是,各部门在委任职务的同时,往往会带上相应的级别,比如中将军长、少将军长、中将师长,并允许佩带相应的阶级章,而不受实授军阶局限。对委任职务时没有指明相应级别的主官,一般也默认他们按照传统的对应关系自佩阶级章。
  职级与军阶分离的情况很常见。如戴笠生前一直佩带中将阶级章,但他实际是1945年3月8日才正式晋升为少将,1946年3月17日去世后,6月11日方被追赠陆军中将。廖耀湘已经是第九兵团司令后,才于1948年9月22日正式任官仅为陆军少将,实际早就佩戴中将标志了。王甲本1943年3月任陆军第七十九军军长,已经身着中将服,实际上他1944年9月7日阵亡后,11月7日才被追赠陆军中将。此等例子还有很多。
  同样,由于职级实际是职务的一部分,所以一个人兼任不同级别的职务就会同时拥有不同的职级,如军统的程一鸣,是军统西北区少将区长兼第八战区调统室中将主任,张国焘是军委会中将委员兼军统局设计委员会少将委员。
  在国民政府的行文上,军阶与职级一致的,称为“任官有案”,职级高于军阶且经中央备案的,称为“任职有案”。都是军长、佩带两颗星的阶级章,任官有案的陆军中将,改任什么级别职务都是陆军中将;属于任职有案的,任低级职务,职级跟着改变,任为“中将师长”当然还可以佩带中将阶级章,任为“少将师长”就要换成一颗星,一直到与他铨叙的本职相同为止。所以,也不会出现军阶低于职级的情况。
  四、国民政府上将的授予(任官、叙阶)
  1931年4月,国民政府颁布《陆军官佐及士兵等级表》,采用北洋政府官阶体制,把将官分为上将、中将、少将三级。但当时执行军阶制度的情况仍比较混乱,军衔和职务相比,衔高职低的情况比较普遍,一般军长以上都可以授上将军衔。国民党军队在1935年4月1日前,总共有多少上将,目前还没有准确的数字,根本无法统计。1933年,当时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蒋介石,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一次纪念周上讲话说:“国民党军队同列强相比,战斗力特弱而将官特多,上将都数不清了。”
  1935年初,为改变军阶过滥的现象,当时任军政部长的何应钦以“陆军官阶过滥,殊非尊重名器之道”为由,呈请国民党中央,提出减少任命上将员额及一部份上将改叙中将的建议,得到了国民党中政会通过。
  1934年4月26日军事委员会铨叙厅成立,对现役军官重新叙阶。上将军官任官(即授衔)所依据的法规如下:
  《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暂行条例》(1934年6月15日公布)规定:“各级官佐之任官由军事委员会决定,交军政部呈行政院转请国民政府任命之。”在上将限额内,实职年资(四年)届满的中将,“并于国家建有殊勋”方能晋升为上将。条例规定上将的服役限龄为六十五岁。
  《陆海空军官职表》(1934年7月24日公布)规定:陆海空军军官分为上、中、初三等,每等分为上、中、少三级,三军均以上将为最高军阶。
  《特级上将授任条例》、《上将任官施行条例》(1935年3月30日公布)将过去单一规格的陆海空军上将分为第一、第二两级,并增设特级上将。经重新评定的军官自少尉至特级上将均须报请国民政府授任。
  《陆军中将加衔条例》(1936年2月29日公布)规定:陆军中将“合于晋任上将之规定者因为员额所限得先加上将衔”,“陆军第二级上将出缺由已加上将衔之中将择优特补”,“陆军中将加上将衔之员数以陆军上将员额为限”。此类“陆军中将加上将衔”简称“陆军上将衔”。
  1936年1月20日,国府又颁布了《陆军服制条例》,正式以国家法律统一了服装及军衔标志。军官大礼服袖章图案为金辫和梅花,以金辫的多少区分等次,以梅花的数量区分级别;特级上将于梅花之上加缀圆环三个,成品字形,一级上将加缀圆环两个,二级上将无环。陆军将官常服领章为全金板,少将1颗三角星,中将2颗三角星,上将3颗三角星,特级、一级及二级上将的领章均为三颗金色三角星,一般都称为上将,只有正式场合或文件才区分一级或二级;两者服饰上的区别仅靠礼服上的袖章,着一般军常服时则看不出将级官等。到抗战胜利后,仿照美军服饰,特级上将在肩章上配五颗星,一级上将在肩章上配四颗五角星,二级上将在肩章上配三颗五角星,但所有上将俸饷却改为同等待遇,加上将衔享受与二级上将的服装、薪俸相同待遇。
  现役军官任官(授衔)后,随即任命与其军阶相应的军职。任职之权统属于中央,与上将对应的军职,由国民政府“特任”或“特派”。
  1935年3月27日,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决议任蒋中正为特级上将;阎锡山、冯玉祥、张学良、何应钦、李宗仁、朱培德、唐生智、陈济棠为陆军上将,叙第一级;陈调元、韩复榘、宋哲元、刘湘、刘峙、徐永昌、于学忠、商震、傅作义、龙云、何成浚、朱绍良、白崇禧、顾祝同、万福麟、何键、杨虎城、刘镇华、蒋鼎文、徐源泉为陆军上将,叙第二级。以上决议从4月1日开始以国民政府令陆续授任。每人均发给“国民政府任官状”,由当时的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签发。
  按照授衔、晋衔的程序、条件,国民政府叙任上将官阶情况又区分为四种,其一曰“任、特任”(即授衔),其二曰“晋任”(即晋升),其三曰“追晋”(即国军现役将领病故、战死后追晋一级或两级军阶),其四曰“追赠”(即民国先烈、原北洋将领和非国军军人去世后追赠军衔)。但“追晋”和“追赠”区分并不十分严格。
  一些高级将领(通常是中将或中将加上将衔)死后,为表彰其功绩,国民政府追赠(或追晋)“陆军上将衔”、“上将”。个别二级上将去世后被追晋一级,成为“一级上将”。
  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退役将领被授予不分等级的“陆军上将”、“海军上将”军衔,同时退役或除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2-19 09:22
(接上篇)五、国民政府上将级别类别
  1.特级上将
  1935年3月27日,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第450次会议决定,任命蒋中正“特级上将”,这是第一次出现“特级上将”的称号。
  1935年3月30日,南京国民政府公布了《特级上将授任条例》:
  第一条,中华民国陆海空军最高军事长官为特级上将;
  第二条,特级上将,由国民政府特任之;
  第三条,特级上将之待遇仪制另定之;
  第四条,本条例自公布日施行。
  国民政府的特级上将无军种之分,只授予部队最高统帅,论其级别应等同于其他国家的“大元帅”或“元帅”。蒋介石确实还担任过“全国陆海空军大元帅”,但这一称号属于军事职务,并非军阶中的一级。
  1935年3月27日,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第450次会议决定,蒋介石任为特级上将。4月1日,国民政府令“蒋中正任为特级上将”。
  特级上将礼服肩章上有四颗金五角星、袖章的三朵梅花之上缀有三个圆环,常服领章缀三颗金三角星,解放战争期间国军实行军服改制,采用美式军服,常服肩章佩带五星,成环绕状,也称“五星上将”。
  蒋介石独享特级上将衔四十年之久,1975年4月蒋介石病逝后,再无人获得“特级上将”军衔(汪精卫也曾自封“特级上将”),事实上这一最高级军阶本来就是专门为蒋介石而设的。1980年6月29日台湾当局公布的《陆海空军军官士官服役条例》以“一级上将”为最高军阶,实际已经废除了“特级上将”军阶。2000年11月1日,台湾当局正式废止了《特级上将授任条例》。
  2.上将叙第一级(一级上将)
  1935年3月30日,南京国民政府公布的《上将任官施行条例》规定:
  第一条,本条例依据陆海空军军官制表及陆(海)(空)军军官佐任官暂行条例定之;
  第二条,本条例除特级上将另有规定外,所有陆军、海军、空军上将之任官,悉依此办理;
  第三条,陆军、海军、空军上将分第一第二两级。凡中将建有殊勋者,任以第二级上将,再建殊勋者,晋为一级上将;
  第四条,陆海空军上将各依其员额之所定,但第一级上将以其员额四分之一至三分之一为限。
  第五条,本条例自公布日施行。
  其中“第一级上将”衔级全称为“陆(海)军上将铨叙第一级”,俗称“一级上将”。
  1935年4月2日,国民政府开始颁令授任、晋任一级上将,当时有八人同时荣获陆军一级上将军阶。陆军一级上将礼服袖章三朵梅花之上缀有两个圆环,常服领章缀三颗三角形金星,军服改制后肩章坠四颗金五角星,成菱形排布。
  大陆时期时的一级上将都是各军事派系的首领,个别资深望隆的现役二级上将逝世后,也被追晋或追赠为陆军一级上将。民国北洋政府时期的陆军上将曹锟和吴佩孚,均显赫半生,由于晚年不事日寇,晚节尤忠,虽已是下野之身,死后也被国民政府追赠陆军一级上将以示褒扬。
  国民政府在大陆时期共有17人获得“一级上将”军阶,其中直接授任陆军一级上将9人、直接授任海军一级上将1人、晋任陆军一级上将3人、追晋陆军一级上将3人、追赠陆军一级上将2人。
  由于国民党军队以陆军为主,海军力量薄弱、空军处于创建阶段,故大陆时期陆军一级上将有十六人、海军一级上将仅陈绍宽一人,没有空军一级上将。
  3.上将叙第二级(二级上将)、未分级别上将
  1935年3月30日,南京国民政府公布的《上将任官施行条例》规定,“陆军海军空军上将分第一第二两级,凡中将建有殊勋者,任以第二级上将。”称为“上将铨叙第二级”。
  1935年4月3日,国民政府开始授任、晋任陆军二级上将,第一批共二十人。
  陆军二级上将礼服袖章绣三朵梅花,无圆环,常服领章缀三颗金三角星,该美式军服后肩章缀三颗金五角星,成等边三角形排列。
  在抗战之前,一般资深的军长至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的高级将领可以得到二级上将军阶;抗战早期的集团军总司令、兵团总司令、战区副司令长官一般为陆军二级上将;抗战中、末期的二级上将一般为战区司令长官、行营主任及以上将领;解放战争时期各“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绥靖公署”主任、“军政长官公署”长官一般都是二级上将。另有邹作华、孔庚二位非现役军人也被晋任二级上将,同时退为备役。
  1939年5月2日,上将衔陆军中将卫立煌晋任为陆军上将,铨叙第二级,时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战功赫赫,但他一直不善奉迎,不得蒋介石欢心,又与八路军关系良好,引起蒋介石大怒,1942年1月9日被降为陆军中将。因中国远征军在缅甸失利,蒋介石又想起这员虎将,1943年11月23日卫立煌复任陆军二级上将官阶,并任远征军司令长官职。卫立煌成为唯一两次授陆军二级上将者。
  自1935年4月3日至1949年10月1日,民国将领曾经获得二级上将军阶者共34人(内有6人后来晋任、追晋为一级上将,大陆时期最高军阶至二级上将者共有28人),其中直接铨叙24人、由中将或加上将衔晋任10人。
  在大陆时代国民党军队以陆军为主,海空军实力薄弱,故并无海军二级上将和空军二级上将。
  国民政府上将任命令中,还有一种未标明等级的“陆军上将”或“海军上将”。
  从1935年4月1日起,这种未标明等级的“上将”用来追赠(追晋)病逝或阵亡的高级将领,以示褒恤的隆重优厚。对已故现役军人,在其生前军阶或军职基础上“追晋”一级(个别为两级),按追晋后的军阶标准给予恤金;对已故非现役军人(多数曾经是军人),则“追赠”适当军阶,按较为优厚的现役军人抚恤标准给予恤金。但“追晋”与“追赠”之间的界限也并不太严格。追赠的陆军上将或海军上将虽字眼上未分级,应等同于第二级上将。
  从1946年7月31日起,国军将领大批退除役,此类未分级别的“上将”也授予在世军人,获此军衔者,不论本人原来是否现役军人,无一例外地在晋(授)任上将军阶的同时“退为备役”或“除役”。
  此类追赠或授任的“上将”不在现役军阶的序列之中,是一种类似预备役的荣誉军衔称号,作为肯定过去功绩、提高退役待遇的一种形式。其级别与退役后的待遇均应等同于第二级上将。
  现役将领内职务及军阶最高者为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陆军中将加上将衔张自忠,职务最低者为第一三二师中将师长赵登禹、第一四五师中将师长饶国华、第一二二师中将师长王铭章。
  1942年2月孙连仲“任陆军上将”,任官状上并未注明“叙第二级”,他是唯一一个在世而又担任军职却并未分级的“陆军上将”,论其级别,应该等同于陆军二级上将。
  获得这种未分级“陆军上将”或“海军上将”称号的高级将领共55人,内陆军上将52人、海军上将3人。其中追赠(或追晋)39人,晋任、授任或特任在世将领16人。
  就追赠的39人而言,民国先烈7人、阵亡将领15人、积劳病故的现役将领6人、病故的非现役将领9人、因故殒命2人;就在世晋任的16人而言,原为上将衔陆军中将者3人、已非现役无军阶者13人。
  合计二级上将以及未分级上将共89人(内有6人后来继续晋任一级上将),内陆军86人、海军3人。
  4.陆军中将特加陆军上将衔
  陆军中将加上将衔的规定,是沿用了北洋政府加衔制度,是为了给那些资历、功绩可以晋升上将但又受名额限制而不得正式晋升者以上将的称号和待遇。1936年2月29日,国民政府于公布了《陆军中将加衔暂行条例》,规定:
  第一条,陆军中将依陆军军官佐任官暂行条例第五条第五款合于晋任上将之规定者因为员额所限先加上将衔。
  第二条,陆军第二级上将出缺由已加上将衔之中将择优特补。
  第三条,陆军中将加上将衔之员数以陆军上将员额为限。
  第四条,已加上将衔之中将,其服制与第二级上将同,俸薪仍照最高额支给。
  第五条,本条例自公布日施行。
  加上将衔制度仅限于陆军。论其性质,应视为“预备上将”、“候补上将”或“准上将”。
  1938年10月,为适应抗日战争需要,增设陆军上将员额五名。
  加上将衔者,30年代称作“陆军上将衔陆军中将”,40年代后改称“陆军中将特加上将衔”,均简称“陆军上将衔”。
  加上将衔的将领中,军职都是军长以上,大多数是先授任陆军中将,然后陆续特加上将衔。也有一些人例外,系授任陆军中将与特加陆军上将衔同时进行。
  也有个别人未经叙任陆军中将官阶而直接“特授予陆军上将衔”(尼泊尔总理伯达马塞尔),这属于荣誉军衔。
  1947年9月18日,蒋介石将陆军上将礼服及礼刀派人送交尼泊尔总理柏德玛(伯达马塞尔),致函称:“前以赠阁下【陆军上将荣誉衔】,今将礼服赠于阁下……聊表本人敬意,并以纪念中尼弥益亲切之友谊。”
  对于“加上将衔”而言,按授衔或晋衔的情况区分为五类:其一曰“加陆军上将衔”(即已经授予陆军中将,而后加陆军上将衔,简称“加衔”),其二曰“任陆军中将并加陆军上将衔”(即授陆军中将和加上将衔同时进行,简称“授加”),其三曰“特授予陆军上将衔”(即未经叙任陆军中将而直接授陆军上将衔,简称“特授”),其四曰“追晋陆军上将衔”(即现役将领亡故后追加陆军上将衔,简称“追加”),其五曰“追赠陆军上将衔”(即非现役者亡故后追赠陆军上将衔,简称“赠加”)。
  需要指出的是,“追赠陆军上将衔”和“追赠陆军上将”其实并不十分严格。例如周浑元被“追赠陆军上将衔”,但蒋介石为他题写的墓碑上却写“陆军上将周公浑元之墓”。
  共有55位高级将领先后被特加(或追加)陆军上将衔,部分特加陆军上将衔的将领后来得以晋升更高级军衔(其中陈诚1人最后晋升至一级上将;卫立煌等9人晋升至二级上将;孙连仲晋任陆军上将;张自忠、廖磊2人追晋陆军上将;吕超等2人正式晋任不分级陆军上将并退为备役。)
  这55人中,在世军人加上将衔者48人,已亡军人追赠(追加)上将衔者7人,全为陆军系统,大陆时期并无加海军上将衔、加空军上将衔情况出现。
  就在世加上将衔的48人而言,任陆军中将同时加上将衔者8人,先任陆军中将后加上将衔者39人,未任陆军中将直接“特授予陆军上将衔”1人。
  就已经亡故追加上将衔的7人而言,生前为陆军中将者2人,生前为陆军少将官阶而任中将职务者2人,生前无军阶者3人(内2人直接追赠陆军上将衔,1人追赠为陆军中将并特加陆军上将衔)。
  六、上将的在役、停役、备役、除役
  依照国民政府1934年6月15日公布的《陆海空军官佐服役暂行条例》:“官佐自任官时起役列入军籍,在平时战时均服军职,是为现役……由现役退役(即退伍)后至服役限龄止为备役(即预备役)……备役期满则予除役(即退役)”,同时还规定,上将的服役限龄为65岁。1935年3月1日施行时,上将服役年龄定为70岁。据此,以上各类上将又区分为“现役”、“备役”、“除役”三类。现役上将共约60人。
  抗战结束后,民国政府对各级军官服役限龄做了大幅度降低。规定一级上将62岁,二级上将60岁退役。国民政府自1946年7月31日起全面施行军官退役、停役制度,一级上将冯玉祥、二级上将徐源泉等奉命退役。
  为适应实际,有四种情况:其一曰“退为备役”(即因年龄到限或体力不支或职位无缺而退伍转服预备役);其二曰“留退延役”(即随年龄到限但因军事需要而延长服现役);其三曰“外职停役”(因专任军职以外官职而停止服现役);其四曰“着即回役”(即停役者或备役者因重任军职而恢复服现役)。
  已经退为备役的将领还可以继续晋升更高一级的官阶。如1947年1月6日国民政府令,“前经核准退役之陆军中将蔡廷锴着晋任为陆军上将,并仍退为备役。此令。”1947年2月28日,国民政府令“前经核准退为备役之陆军中将姚以价,着晋任为陆军上将,仍予退为备役。此令。”
  特级上将永不退役,到台湾后,一级上将也一度曾为终身制。
  七、其他具有“上将”字样的情况
  1、职务上将
  国民政府军衔制度情况复杂,往往在军事职务中也嵌入“上将”字样,但却并不是正式铨叙的官阶,而只表示军职的等级,但他们也穿上将军服,容易造成识别上的混乱。
  受上将员额所限,一些昔日的上将改授中将,其中部分资望较深又不担任军事指挥职务者被安置在国民政府的军事最高咨询建议机关——军事参议院,任“上将参议”,规定“该院设置参议90—180人,内上将参议不超过25人”。 这种上将参议职务由原上将(含北洋时期的上将)和部分资深中将(含北洋时期的资深中将)担任。上将参议不是由国民政府实授的军阶,而是该参议的等级与待遇的标志,属于职务的组成部分。
  陆军二级上将龙云在1945年9月29日被任命为军事委员会军事参议院院长,这个职务为“军事参议院一级上将院长”,龙云也曾穿着陆军一级上将军服,但他的军阶仍旧是1935年4月3日被授任的陆军二级上将,始终未能正式晋任一级上将。这类上将不是正式官阶,只享受相应级别上将的待遇,故不计算在内。
  军风纪巡查团的上将主任委员(或称“上将团长”)也属于这种职务上将情况,其“军官”可能是陆军中将,甚或根本未叙官阶,而其职务中有“上将”字样。
  任官叙阶是由“国民政府任官状”形式公布,由国民政府主席签发;而“上将参议”、“上将团长”是由“军事委员会任职令”形式公布,由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签发,显然是不一样的。
  此类“职务上将”不在军阶系统内,也不能算为真正的上将官阶。
  2、褒恤上将
  国民政府对于去世的著名将领,还有一种特殊抚恤方式——“照上将亡故例给恤”。即对部分生前资历、功绩尚不足以追晋或追赠上将(二级上将、上将、加上将衔)但事迹可嘉的将领,可以“援照”上将亡故(阵亡、被戗、因公殒命、积劳病故)的抚恤标准给予优抚。这是延续了北洋政府的做法,这些被“照上将亡故例给恤”的已故将领也不能算做正式追赠的上将军官。
  3、伪军上将
  此外,抗日战争时期的伪华北自治政府、伪满洲国政府、伪南京汪精卫国民政府,也都设立与蒋记国民政府类似的军衔制度,分别授任一部分汉奸高级将领为“陆军上将”、“海军上将”,也有追赠上将的情况。甚至汪精卫还于1943年10月自封为“特级上将”。但这些汉奸“上将”都未被蒋介石的正统国民政府所承认。
  4、“土”上将
  一些地方军阀集团,各自为政,常常私自加封军阶,未经国民政府正式任命而自封的上将为数不少,如王靖国、孙楚就是阎锡山封的山西“上将”。象这种未经国民政府任命、也未在铨叙厅备案的“土上将”究竟有多少,一时难以统计。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3-6 17:17
陈永禄,河南光州人,出身周盛传的盛军。曾任直隶多伦副将,民国后任职京师稽查营务处。陆军中将陈文运之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3-9 07:38
有更详细的履历吗?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619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