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74702个阅读者,2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05-3-6 18:59

我,一个老警察21世纪7年的诉讼



荒山秃岭 发表在 法网拾零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04-1.html



<<一个老警察21世纪7年的诉讼>>


我叫杨秀廷,男、汉族、50岁、党员、大专文化。是太原市公安迎泽分局一名普通警察(现退休),住太原市亲贤北街189号,山西省定襄县师家湾村人。
我于1982年经考试进入公安局,在基层一线当了半辈子刑警、治安警抓了半辈子罪犯,曾多次被评为市局先进。我经手过的案件没有逃走过一个罪犯,没有伤害过任何无辜,从没有被群众投诉的记录。至今我身上还留着罪犯的几处刀疤。1984年我因冒死抓获枪杀警察的罪犯荣立公安部二等功。

然而,1999年2月13日(腊月28),是20世纪最后一个春节的前一天晚上,我却因为勇斗歹徒“依法抓捕刑事犯罪嫌疑人”而含冤沦为一名“罪犯”。
那天深夜10时,太原市公安站前派出所接受了一位陌生的老工人李迎泰报案:“有人冒充警察利用女色追踪其80米敲诈钱财”。我(值班)受所领导指派带领纠察员李义立即赶赴案发现场。在现场无情况原路返回至火车站邮政大楼前,在报案人当场指认下,将一逃跑中的陌生嫌疑人追上。我向其亮明警察证件后, 其拒不讲其姓名职业、武力抗拒传唤,使正常的传唤执法不能进行。当纠察员打电话请求派出所警力增援时,嫌疑人趁机袭击我反派出所方向逃跑(至第二现场),在阻止其逃跑的搏斗中,嫌疑人几次弯腰攻击我挡部要害,我以膝盖防卫不让其侵害,搏斗中其脱掉皮夹克逃跑,被我绊倒摁住,这时增援警察到达。5名增援警察强制其回派出所途中,由于其反抗使出租车后胎破裂,换了一辆出租才将其带回。回到派出所后发现嫌疑人左眼肿起,代班所长让他先去医院,但该恶劣地抗拒审查、拒不去医院。所领导经请示分局领导指示,将此案移送管辖地桥东派出所。在辖地派出所嫌疑人仍然大闹,直到次日凌晨5时才去医院。后来得知其左眼因不治失明。
1999年5月19日我被刑事拘留。7月22日迎泽区法院不顾法律主体,违反《刑诉法》“民先刑后、原被告分离”开庭,以嫌疑人编造的伪证,胁迫我的妻子个人举债借钱赔偿嫌疑人17、5万元;8月5日又在认定我“抓捕嫌疑人遭遇其暴力反抗”法律事实情况下,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我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本案提起再审,北京著名刑辩律师李肖霖、王平向法庭指出:本案嫌疑人假冒教师身份,编造“警匪无辜殴打‘人民教师’伪证欺诈诉讼”是法律不容许的。99年5月20日在案发3个月后,嫌疑人承认了其敲诈公民财务,暴力反抗警察抓捕犯罪的事实,这与公民报案事实及全部证人陈述《法医鉴定》吻合,否定了他先前编造的伪证。此现场的性质,法律责任是明确的。而依据嫌疑人伪证案源“立案、取证、审判”令人不可思议。
深夜,陌生嫌疑人在案件突发现场反抗依法抓捕、正面袭警逃跑,几次弯腰攻击警员的挡部要害。这样的行为显然是致命的刑事暴力犯罪。警员制服其攻击行为,是法律赋予防卫的权利和义务。这样搏斗中嫌疑人受到任何伤害,均应自负责任。原审法庭认定这样法律事实情况下,判决警员以“膝盖故意伤害犯罪”不合法理、情理,客观上“事实不能”。有关上级批示“保护人民教师、严惩打人凶手”定性限期督办,使案件发生本质的改变,以行政权利代替了国家的法律。

律师向再审法庭提供的真实证据:
(1)有关派出所、居委会证明:嫌疑人是个屡被公安机关处理,群众都知道的惯犯。
(2)有关学校证明:该从未当过教师,94年脱离单位不知去向。
(3)有关公安局证明:2000年6月27日该又继续犯罪并隐瞒身份被处罚。

国家的专门立法如下:
《人民警察执行职务正当防卫规定》第1条:执行拘留押解人犯遇有暴力抗拒,行凶等非常情况,人民警察必须采取正当防卫,使正在进行不法侵害行为的人丧失侵害能力或者中止侵害行为。
第2条:人民警察执行职务中实行正当防卫,可以按照1980年7月5日国务院批准的《人民警察使用武器和警械的规定》,使用警械直至开枪射击。第5条:人民警察采取正当防卫行为,不负刑事责任。
《人民警察法》第5条: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受法律保护。
《刑诉法》第15条:有下列情形之一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当撤销案件,或者不起诉,或中终止审理,或宣告无罪。第六款:其它法律规定免于追究刑事责任的。

根据《刑诉法》15条、142条:此案为“绝对不起诉案件”。然而,太原市基层两级法院确相互矛盾地裁定、判决了8次,一直持续了5年时间。而且,2003年11月25日山西省高院(2003)晋法立信办字第65号裁定:太原中院复查此案(第9次)。可又过了一年多时间了,市中院没有任何答复,此案究竟被卡在了哪里?
一个刑事犯罪嫌疑人,能够假冒人民教师身份,编制伪证欺诈诉讼,这是对国家政权和法律的蔑视和亵渎。以上事实如有虚假,我甘愿承担法律责任接受处罚。同样,如果警员正当履行法定职责而个人获罪,国家法律将受到亵渎。我作为警察履行法定职责确个人获罪,我和妻子孩子及家庭对这种遭遇实在茫然。

杨秀廷
2005年2月1日

地址: 杨秀廷、 电话、0351—7225622; 电子信箱:tysyxt@yahoo.com.cn
律师: 李肖霖、 电话、010—68499331; 王平、电话、010—63691288;

2004年7月,上海东方及山西黄河电视台[律师视点]播出“老警察、大律师”电视片。(第170期、光碟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发行)
[公安内参]2004年8月18日、第33期、记者调查:“是故意伤害还是正当执法”、“探寻罪与非罪的边界”有详细报道。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3-6 19:03

山 西 省 高 级 法 院
(2003)晋法立信办字第65号

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杨秀廷,原系太原市公安局迎泽分局站前派出所干警,因故意伤害罪一案,不服太原市迎泽区法院(1999)迎刑再初字186号刑事判决和你院(2003)并刑终字第21号刑事裁定书,多次向我院提出申诉。

申诉称:当时在接到当事人报案后,派出所指派值班员杨秀廷与纠察员李义立即出警。在现场无情况顺原路返回至邮政大楼前,在报案人指认下,将被举报犯罪嫌疑人抓获。警员杨秀廷当即亮明身份,该嫌疑人不讲姓名、职业住址、并辱骂执法警察,暴力抗拒依法传唤造成混乱。在纠察员打电话请求派出所增援时,该趁机以扭断手指、掐卡喉咙等暴力手段袭击杨秀廷强行逃跑,被杨秀廷追上再行抓住,嫌疑人在逃跑不能情况恼羞成怒,回过身正面头顶头地袭击杨秀廷又发生搏斗。在搏斗中嫌疑人几次弯腰攻击杨秀廷挡部要害,被杨秀廷一次抬膝防卫中碰了其面部,嫌疑人撤回上身又踢杨秀廷并脱掉皮夹克逃跑,被杨秀廷勾住脚将其绊倒摁住。约一分钟增援警察到达,该继续大骂反抗使出租车后胎破裂。带回派出所后发现其左眼有伤,领导让其先去医院,但该不讲姓名职业住址,威胁报案公民辱骂警察拒绝治疗。并说:“瞎就瞎了不去医院,跟派出所没完”直到次日凌晨5时才去医院,延误了治疗时机,由于“时间较长难以诊复”导致左眼失明。
况且我是执行公务,符合《人民警察执行职务正当防卫规定》第一条:执行拘留押解人犯,遇有暴力抗拒,行凶等非常情况,人民警察必须采取正当防卫,使正在进行不法侵害行为人丧失侵害能力或者中止侵害行为。第5条:人民警察采取正当防卫行为,不负刑事责任。故恳请依法公正处理。

根据申诉人的申诉理由,请你院依法给予复查,并将复查结果抱我院立案庭和信访办公室,同时答复申诉人。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盖章)
二00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

附:1、一、二审判决书6份;
2、申诉材料3份;
3、证明材料2份;
4、协议书1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3-10 18:23
不管怎么说因为执行公务而获罪,令人寒心,长此下去,为求自保可能风气会越来越坏.要用他作为执法的工具就要留他足够威严.[em06]

ckcarry
该用户已被删除









回复时间:2005-3-11 22:21
如果警察自己的权利都无法保护谈何保护人民群众的利益?建议扩大影响申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3-12 23:25

<<杨秀廷故意伤害案再审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我山西民星律师事务所和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当事人杨秀廷委托,指派王平律师、李肖霖律师对杨秀廷故意伤害案的再审提供辩护。现提出辩护意见如下:

一、 本案的关键的、基本案情
1999年 2月13日晚上10时许,山西省太原市站前派出所民警杨秀廷在值班过程中,接受陌生群众李迎泰报案,派出所指派杨秀廷带领纠察人员李义立即出警。在该报案人的指认下,在太原市火车站邮政大楼附近将一陌生的犯罪嫌疑人抓获(现场一)。在带回派出所的路中,该犯罪嫌疑人突然挣脱逃跑,被杨秀廷追上再行抓获(现场二),该犯罪嫌疑人在纠察人员李义前往打电话通知派出所再来人增援的时候,该犯罪嫌疑人在现场二突然主动向杨秀廷进行攻击,再次企图逃跑,杨秀廷在这样的情况下,和该名犯罪嫌疑人发生搏斗。在搏斗过程中,张建国一再企图弯腰攻击杨秀庭的下身,被杨秀廷在一次抬起膝盖的还击中击中左眼部,加之后来延误了治疗时机,造成该名犯罪嫌疑人左眼失明。1999年8月5日被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1999)迎刑初字第186号判决书判决故意伤害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在法院调解下,赔偿该犯罪嫌疑人经济损失17万5千元。

二、 一审判决对本案定性有明显错误
经过庭审质证,有如下的法律事实可以认定:
1、 本案被害人张建国于99年2月13日晚上在太原市迎泽大街中北电影院东口诈骗李迎泰。
2、 当晚10时站前派出所正常接到李迎泰报警。当时报的是冒充警察进行敲诈案,企图敲诈李迎泰500元。
3、 杨秀廷是正在派出所当班,接到报警后,依法正常出警;
4、 张建国是被报警人当场指认不明身份的犯罪嫌疑人;本案当事人之间事前彼此都不认识;
5、 杨秀廷告知张建国自己是警员,要求其到站前派出所接受调查。
6、 张建国拒绝服从警员要求到派出所进行调查的传唤命令;
7、 张建国两次企图逃跑均被抓住;张建国主动袭警 ,目的是企图再次逃走;
8、 在张建国和杨秀廷之间的打斗中张建国受伤;
9、 张建国在该案发的前后屡有劣迹,有使用假名、冒充公安人员进行诈骗和敲诈,并曾受到过公安人员处理;
10、 报案人为无任何劣迹的正常公民;
11、 杨秀廷身为优秀干警,二等功获得者,从无违纪行为和受到过投诉。

以上证据明确地证实了案情事实。在这些事实得以认定的情况下,有以下几个结论:(请见有关法律规定)
1、 杨秀廷在正常出警中属于依法执行公务的行为;其行为代表国家警务力量。
2、 杨秀廷与报案人和张建国均不认识,可以排除杨秀廷有针对张建国的个人犯罪动机存在;
3、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61条 的规定,针对现行犯和报案人指认的犯罪嫌疑人,杨秀廷要求张建国到派出所接受调查的当场决定是依法行事;
4、 张建国必须依法服从警员的要求,到派出所接受调查;
5、 张建国如果服从警员命令,被正常带到派出所接受调查,他不可能受到伤害;
6、 张建国两次企图挣脱逃跑和袭警的行为更加重了他可能有犯罪行为的嫌疑;
7、 张建国后来的袭警属于涉嫌犯罪的行为;
8、 杨秀廷身为警员力抓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是法定义务,是应当受到表扬的行为;
9、 杨秀廷在受到犯罪嫌疑人攻击的时候,进行防卫和攻击,保护自己并使犯罪嫌疑人丧失攻击能力和被制服,是在履行法律赋予他的权利和义务;
10、 张建国的身体受伤部位仅有一处:左眼部;是被杨秀廷的膝盖撞击受伤的;
11、 张建国自己所说,他倒地以后,杨没有再对他进行攻击;
12、 由于袭警和企图逃脱,他受到伤害的责任应当由其自行承担。
综上结论是,杨秀廷值班正常接到报案出警,受到攻击和企图逃脱时进行的防卫和制服犯罪嫌疑人均属法律授权的正当行为,和故意伤害有着定性方面的根本区别。对这种情况下导致犯罪嫌疑人受到的伤害或者意外死亡,无论是警员个人还是公安局作为法人均无法律责任。所以,本案作为普通的故意伤害案件进行审理是完全错误的。

三、 为什么会是眼部位置受伤
根据双方证言和口供,及判决书认定,张建国眼部受伤是由于杨秀廷的膝盖撞击导致。那么,眼睛这个具体部位受到伤害的主要责任还在张建国,而不在杨秀廷。为什么这样讲,有以下分析:
膝盖无论怎么抬起,都不可能达到眼部的高度;人们也不可能用膝盖去攻击倒地者的头部,就是说不可能是倒地后,杨秀廷继续用膝盖攻击他的头部。我们可以进行比较:张建国身高马大,年龄34岁,杨秀廷矮他半个头,且身体没有他粗壮,年龄45岁,无论是身高、体重、还是年龄、杨秀廷都不占优势,还是在这样情况下,杨秀廷在一对一情况下要打过他的可能性不大。在仅有杨秀廷一个人情况下,要通过把张建国的身体按到自己膝盖可以顶住的位置从理论上讲没有可能,别说杨秀廷一个人无法做到这一点,在对方反抗的情况下,加上身材矮小瘦弱的李义两个人都无法做到。但杨秀廷可以在张建国主动弯腰,企图用头部顶撞杨秀廷的情况下做到。杨秀廷供述,在张建国用这种方式攻击杨秀廷几次后,被杨秀廷双手推按住张建国的肩膀,抬腿用膝盖撞击了一次他的脸部,而这一次恰好导致他的眼部受伤。杨秀廷的供述与张建国的证言在这方面部分是吻合的,应当是正确的,可以采信。
以上的事实和分析还可以说明两个事实:
1、 张建国主动弯腰攻击警员;这样激烈的行为只能是为了逃脱法律的制裁。
2、 在主动危险攻击过程中,杨秀廷的一次还击导致眼部伤害发生。
3、 从仅有一处受伤可以看出,在张建国停止攻击以后,杨秀廷也停止了防卫。
4、 从以上分析看出,杨秀廷抬膝动作不是主动进攻行为,而是针对攻击进行的防卫动作。

四、 关于杨秀廷的行为是否过当的问题
首先,杨秀廷对被指认的犯罪嫌疑人有权命令其到派出所协助调查;其次,不明身份的犯罪嫌疑人经过两次企图逃跑的时候,杨秀廷奋力抓住他的行为是警员应当做的法定行为;第三,在张建国企图以攻击警员进行逃脱时,杨秀庭有法定权力还击和制服犯罪嫌疑人,攻击行为的强度在双方互相攻击的时候是难以掌握的,在天黑的时候,攻击的具体位置也难以精确。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张建国的攻击属违法和涉嫌犯罪,杨秀廷的防卫和攻击行为是在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利,也是身为警员的应尽义务。在这样的打斗中,张建国受到的任何伤害,均应责任自负,根本无权请求国家赔偿和要求执行公务的警员进行赔偿。
在晚上十点多钟,犯罪嫌疑人被当场指认,不服从警员命令,两次挣脱,甚至突然袭警企图逃跑,攻击行为的目的是什么?张建国到底是何许人也?是否有更大的犯罪在背后?最终的攻击强度到底有多大?杨秀廷均无法判断。这些情节加在一起,任何警员都会高度警惕,对方可能是恶性罪犯,而自然加强对自身的防卫意识,并进行防卫和全力制服非法侵害,抓捕犯罪嫌疑人。
无论正当防卫和警员在抓捕犯罪嫌疑人过程中依法使用防卫权力和使用警力制服犯罪行为都有一个不许可过度使用武力的要求。我将分析杨秀廷的行为是否过当。
从张建国的伤口看到,其脸上仅有一处钝器伤口,该处伤口是在互相打斗过程中形成,其身上无其他伤口。在张建国受伤后仍解开皮衣企图金蝉脱壳逃走,被杨秀廷绊倒在地,张建国倒地后,杨秀廷没有继续攻击他,而是等候派出所的增援力量到来将其押回派出所。这些事实有张建国和杨秀廷的证言和口供证实,也有旁证证实。这说明一个重要的事实,杨秀廷仅仅进行过一次对张建国的攻击,在张建国停止袭警和放弃逃跑企图后,杨秀廷没有对他继续攻击,杨秀廷当时并无过当进行攻击。至于正好伤眼睛的结果,应当属于谁都难以预料的一个意外结果。
在新刑法对普通防卫人的防卫行为给予更大的权力以后,杨秀庭即使有一些过分防卫和攻击的行为,或者防卫行为带来了一些后果,都应当给予理解和不予追究。对于在犯罪嫌疑人主动袭警和企图逃脱情况下,警员行使法定权力过程中导致的意外伤害,更不存在过当和应当承担伤害责任的问题。杨秀廷在整个过程中无任何超越法律规定的错误做法,完全是依法行使权力。在不明犯罪嫌疑人主动袭警和企图逃脱发生的使用警力制服犯罪情况下,防卫过当的情况一般不会存在,也不会被认定。这种情况下所发生任何犯罪嫌疑人受到的伤害,均应由其自负责任。

五、 本案的伤害责任归属
本案导致伤害的起因是张建国暴力抗拒抓捕企图逃跑,杨秀廷的行为给张建国造成伤害,属于依法行使警察职责,进行防卫和制服犯罪嫌疑人过程中而误伤的。
杨秀廷作为一个老民警,作为一个优秀民警,从无主动攻击他人的记录。他在神志清醒的情况下,无理由地故意殴打并严重打伤,服从命令根本不认识的犯罪嫌疑人的可能性应该没有。
设想一下,张建国无论是否有罪,到派出所陈述清楚以后,会得到依法处理,这一伤害案根本不会出现。而犯罪嫌疑人在被当场指认下,服从值勤民警的要求,被带到派出所,是其法定的义务。企图逃脱和袭警均属违法。其受到伤害的责任完全应当由张建国自负,公安机关不负法律责任。
极端地讲,当时张建国在袭警和逃脱过程中,被当场击毙都属误伤,行为人不负法律责任 。
无论张建国是否有犯罪嫌疑和有问题,他的眼睛最终失明,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我也感到很遗憾!眼部受伤不治的另一个因素是否还有可能是张建国自己的延误治疗导致。当派出所叫张建国先去治疗眼伤的时候,但张建国坚决拒绝前去治疗。并且叫喊和破口大骂。一直拖延到凌晨五点才到医院 ,被告知眼伤不治。(有两个派出所;及张建国本人证明)

六、 该案为什么会导致错案
该案发生以后,依情理应当受到正常的审理,无罪的结论也应当是理所当然的。但可能由于以下的原因,该案件导致错案。
一是,张建国报假案。他在控告书中写道是杨秀庭主动故意殴打他,将他打倒在地,并用脚蹬控告人的头部及左眼十余下……。
二是,市政法委被张建国材料误导。99年5月14日批示中写道:“市政法委书记转来张建国的控告材料……杨秀廷滥用职权,致人重伤,请求检察院立案侦查,严惩凶手。……”并要求:“书记批示由我院法纪处查处,并于99年7月31日函报结果。”
三是,《中共太原市政法委员会重要案件督办函》并政法督字99第13号。“……教师张建国反映……杨秀廷滥用职权,致人重伤一事。”亲自督办。
张建国控告书谎称自己是人民教师 ,言外之意是杨秀廷无辜殴打人民教师,以期引起公众和审判人员的同情。但他的真实身份是无业且不诚实。该在案发前后曾因治安问题受到公安人员的查处。一次被查处的时候,他曾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姓名,以“张军”这样的虚假名称接受治安处罚 。
在张建国的虚假控告下,在不明真相的上级批示以及上级的督办下,杨秀庭于5月19日被拘留,7月29日开庭,于8月5日作出一审判决,可谓神速,但忙中有有错,最终铸成错案。
我们对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程序对该案件进行再审感到满意!我们相信这将最终纠正一个著名的错案!这个案件在全国有着典型的和重要的代表性意义!

七、 最后的结论
该案件的几个重大事实足以认定杨秀庭无罪:
1、 杨秀廷是在依法执行公务抓捕犯罪嫌疑人的过程中,在制服犯罪嫌疑人的主动攻击和多次企图逃脱的搏斗中使张建国受伤。
2、 杨秀廷抬膝防卫的行为不属于主动攻击行为,应当属于被动防卫的行为。
3、 犯罪嫌疑人身上的伤仅有眼部一处。这说明杨秀廷没有过度使用武力。
在这样的案情中,依据我国的法律条文的规定。任何对犯罪嫌疑人不利的伤害甚至死亡的后果,均应由犯罪嫌疑人自行承担。杨秀廷作为警员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可以看出:一审法院立案定性和其后判决是完全错误的。该案首先不应当立案,立案后也没有正确认定本案主体,没有弄清楚主观条件,警官杨秀廷何罪之有?如果警察执行公务(只是公务,不是公报私仇),造成后果(且不论各后果责任在谁)都让个人负刑事责任。警察的正当权益谁来保护?社会安定谁来维护?犯罪行为谁来制止?

综上,指控杨秀廷故意伤害罪不能成立,应当无罪! 需要指出的是:
警员负有维护社会安定的职责,在与犯罪分子面对的时候,恶性袭警事件流血甚至伤亡时有发生。建国以来,全国约有6000名警察非正常死亡,警察已经成为一种高危职业。仅在杨秀廷被判刑的1999年,全国公安机关就有近万民警察负伤,牺牲的约有500多人。不久前发生在北京的几起警察被杀害,受伤事件引起了各方关注,在保护人们各项权利的同时,警察作为一个普通公民其生命权是否要受到保护?这是毫无疑问的。个别警察利用手中的权力,主动殴打犯罪嫌疑人是社会所厌恶的违法行为,应当承担法律责任和受到指责。但本案的情节完全不是这样。
杨秀廷作为一名警察曾多次抓获罪犯而立功受奖,为了抓捕杀人犯,脸上,身上留下多处刀伤。从警二十多年来没有一次违纪行为的记录。1984年还因抓捕犯罪嫌疑人过程中发生搏斗而立功受奖,并被登报表彰。这样一位人民警察竟然因同一性质的执行公务中,因制止袭警行为却被认定为罪犯,这是对法律的亵渎和扭曲!
以上法律意见,请合议庭采纳。以求纠正此案,还杨秀廷清白!


山西省民星律师事务所:王平、
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肖霖
2002年6月4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3-12 23:26

<<辩方提供的证据目录及证据目的>>

一、报案公民李迎泰的有关证据
1. 1999年2月13日报案人李迎泰亲笔书写的《事情经过》;
2. 1999年2月14日早晨6点30分桥东派出所对李迎泰的《访问笔录》;
3. 2001年1月13日报案人李迎泰写的《证明材料》;
4. 2001年1月28日太原市迎泽区文庙街道办事处的《证明》;
5. 2001年1月17日太原铁路分局北机务段保卫科出具的《证明》
以上证据材料证明如下问题:1、李迎泰无犯罪记录,表现良好;2、李迎泰正常报案;3、张建国冒充警察进行诈骗案情经过(刑法规定:冒充国家工作人员是犯罪行为,冒充警员从重处罚);4、抓捕张建国的主要过程。

二、有关张建国真实身份和历史劣迹的有关证据
6. 2000年12月22日太原市小店区营盘街道办事处长治路一居委《证明材料》
7. 2000年12月19日太原市小店公安分局营盘派出所出具的《证明》4页;
8. 2001年3月5日太原市公安局小五台派出所出具的《证明》;
9. 2001年2月19日小五台派出所出具的《证明》;
10. 2000年6月27日太原市公安迎泽分局桥东派出所对张军(张建国)的《询问笔录》;
11. 2000年6月29日太原迎泽分局对张军的治安管理处罚裁定书6493号;
12. 2000年12月15日山西省城建职工中等专业学校出具的《证明》。
13. 张建国的《控告书》;
以上证据材料证明如下问题:1、张建国不是山西省城建职工中专的人民教师;2、张建国是个屡有劣迹的无业游民;3、张建国曾被公安机关处罚时使用虚假名字被处罚,其人不诚实;4、在本案件的诉讼中,张建国是以虚假的身份对本案被告人进行的控告。

三、迎泽分局办案过程的有关证据
14. 1999年2月13日迎泽公安分局站前派出所值班登记本记录;
15. 1999年6月9日站前派出所于出具的《证明材料》第二、三、四页;
16. 2000年11月2日迎泽公安分局站前派出所《证明材料》;
17. 2000年12月2日迎泽公安分局站前派出所《证明材料》;
18. 2000年10月20日站前派出所的值班人员安玉德(接报案人)出具的《证明》;
19. 2000年10月30日当年的站前派出所纠察人员刘惠平(出现场人)出具的《证明》;
20. 2000年11月1日站前派出所的纠察队员冯强(出现场人)出具的《事情经过》;
21. 2000年11月24日站前派出所的警校实习生李胜(出现场人)出具的《证明材料》;
22. 2000年10月30日站前派出所的民警王宏(出现场人)出具的《证明材料》;
23. 2000年10月31日站前派出所的民警肖亚林(出现场人)出具的《证明材料》;
24. 2001年1月2日站前派出所的纠察队员李义(出现场人)出具的《证明材料》;
以上证据材料证明如下问题:1、站前派出所正常接收报案,正常出警;2、在报案人带领下依法(报案人当场指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亮明身份、按程序搜查其身体)缉捕犯罪嫌疑人;3、犯罪嫌疑人身份不明;4、犯罪嫌疑人两次企图挣脱逃走,其中一次已经挣脱逃走又被抓住;5、犯罪嫌疑人突然殴打警员,袭警后企图逃走;6、增援警察来到后其还在反抗和谩骂;7、到派出所以后还一再辱骂警察,抗拒调查。8、张建国被抓捕的时候曾讲自己是某某领导干部的亲属等等。

四、被告人杨秀庭的有关材料
25. 1984年7月28日《太原日报》头版文章“公安保卫系统表彰奖励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杨秀廷等八名二等功荣立者。其中说明:在抓捕枪杀民警罪犯刘兆福的战斗中,他不畏艰险,冲锋在前,勇擒罪犯,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和公安战士的大无畏精神,荣立二等功,经市政府批准晋升一级工资。
26. 1999年7月27日迎泽公安分局给迎泽区法院出具《证明》;警员杨秀廷在平时工作中吃苦耐劳,曾经多次受到上级表彰。
以上证据材料证明如下问题:杨秀庭曾经冒死勇斗歹徒荣立二等功,是一个优秀干警。

五、控方提供的部分证据材料
27. 1999年5月20日检察院由孟跃平、郑婷取自张建国的《调查笔录》
28. 1999年8月5日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1999年迎刑初字第186号《刑事判决书》;
以上证据材料证明如下问题:1、张建国当时以撞车对李迎泰进行诈骗和敲诈;2、张建国在被缉捕的时候曾两次企图逃走;3、张建国是在弯腰过程中眼部受伤。3、张建国主张在其倒地以后,杨没有再攻击他;4、判决书中查明:值勤警察是接到报案、依法出警、根据指认亮明身份、缉捕张建国;张建国拒不服从、并动手反抗;眼部受伤的情况是:扬双手按住张的双肩,使张面部朝下,同时用膝盖向上猛击其头部两下,致使张建国……。

六、辅助证据材料
29. 2001年1月25日由山西省武警总队武术总教练写的《运动分析》;以及分析草图;
30. 山西大学体育学院武术教研室主任出具的《武术攻方教学点论》
以上证据材料证明如下问题:1、张建国在体能上比杨秀廷高于三个运动级别、年轻九岁、高五厘米、张的生理肌能绝对优于杨;2、这样的情况下,实际上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杨不可能主动将对方的头按到膝盖能够顶住的部位距离;3、张主动弯腰袭击杨下半身的情况,只有在急于逃跑情况下才能发生这样的激烈情况;4、民警本能抬腿防卫,才是产生其眼部受伤的根本原因。

辩方律师:王平、李肖霖、
2002年6月4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3-12 23:27

《他是怎么能冒充“警察”敲诈犯罪!
又能冒充“教师”欺诈诉讼!》


本案被公民现场指认的刑事犯罪嫌疑人,先后7次向不同司法机关伪造“现场”(距离真实现场相差1里多地),编造了“人民教师”被无辜踢踹致残伪证欺诈诉讼。

99年5月20日案发3个月后,该嫌疑人才隐瞒身份承认了犯罪事实,此供述与报案公民、证人陈述吻合,恰恰否定了此前他自己编造的伪证。如果没有犯罪,现场细节他编不出来。7年了,法庭仍然没有提供出此惯犯真实的住址和职业。证明当晚嫌疑人袭击警察是敌对性质的。

陌生的刑事犯罪嫌疑人深夜反抗亮明证件警察依法抓捕,在案件突发现场正面袭警逃跑(至第二现场),而且,嫌疑人几次弯腰攻击警员的挡部要害。这样的行为显然是致命的暴力犯罪。(这样现场的性质说明:1、我们没有抓错对象,是根据法律程序履行职责。2、任何人当时只能依法正当防卫,否则后果不可想象。3、此现场国家有专门立法规范)

国家专门立法如下:
《刑法》第279条:“冒充人民警察招摇撞骗依照冒充国家工作人员招摇撞骗罪从重处罚。”
《刑事诉讼法》第61条:“公安机关对现行犯或重大嫌疑分子,如果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先行拘留”:
(一)正在预备犯罪的。(二)被害人指认他犯罪的。(六)不讲真实姓名住址身份不明的。

《人民警察法》第9条:“人民警察对有违法犯罪嫌疑人员,经出示证件可以当场盘问检查,对被指控有作案行为的。身份不明的。可将其带至公安机关”。
《人民警察执行职务正当防卫规定》第1条:“执行拘留押解人犯,遇有暴力抗拒,行凶等非常况,人民警察必须采取正当防卫,使正在进行不法侵害行为人丧失侵害能力或者中止侵害行为。”
第2条:人民警察执行职务中实行正当防卫,可以按照1980年7月5日国务院批准的《人民警察使用武器和警械的规定》,使用警械直至开枪射击。
第5条:“人民警察采取正当防卫行为,不负刑事责任”。

《人民警察法》第5条: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受法律保护。

有关的问题,在律师辩护书中讲的很清楚。
就当那领导不懂得法律,有些法官怎么也能不懂得法律?

而且,案发3个月后,在嫌疑人已经承认犯罪事实的情况下,99年7月22日原审法庭确“民先刑后、原被告分离”,由无关人员出庭、无委托、无辩护,又以该嫌疑人先前编造的伪证,胁迫警员妻子枉法调解,致使该嫌疑人因刑事犯罪而得利17、5万元。
面对嫌疑人99年5月20日已经承认犯罪的案卷,面对判决书认定的法律事实,各方律师、组织者,即可以阅卷者们,当时的各位是什么心情呢?

以上事实,有本案“案卷存档”、“判决书”、及我方律师向再审法庭提供的真实证据。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3-14 00:25

<<走出刑事拘留所>>


99年8月20日,我走出被刑事拘留了91天的铁三局拘留所,回到了太原市公安迎泽分局。根据局里面的情况我到了行政科,具体的工作就是在局里看大门。因为我的妻子举债借钱赔偿嫌疑人17、5万元,我当时的生活非常的困难,局里面决定给了我一些救济,站前派出所的同志们也伸出援助之手给我以帮助。我是被判刑的缓刑人员,组织上被开除党籍留党查看两年,行政级别工资等等三年内不能动,只能老老实实地在大门口看大门、分报纸。然而,我还是非常地感激领导,感谢警察这个让我一辈子生死所恋、生死所依我的特殊群体,我只有每天努力地工作,我只有以工作来报答你们。

然而,我的痛苦有谁人能够知、有谁人能够晓呢?当我每天进了门房的时候,我感觉到一双双的眼睛,是同事不信任的眼睛,我拿出来“判决书”让人们看,答复确非常地令人差异不解:“你不过是帮助黑社会朋友打架,把人家一个无辜的“人民教师”踢伤了眼睛了吗!你也太------”也有比较了解的老警察说些同情的话。就连我的大兄哥也是有两年不达理我-------------

想想,他们有理由这样做,谁不痛恨坏警察---------,而我确成了一个无人爱搭理的坏东西了。

大约在2000年5月,宣传科一个同事对我说:“部里领导说履行职务应该适用警察法”;也就是在这个月,派出所的几个同志跑来告诉我,那个家伙又犯案了,什么“人民教师”,他根本就是一个“惯犯”。大约还是在这个时候,一个在首都机场当调度的战友打电话中告诉我,战友李肖霖在北京是一个大律师,你请他,他不会看着你不管的。(李肖霖是我的战友也是师长,我初高中的数理化全部是在部队,在他帮助下自学的)

然而,诉讼中我们发现了,有关的审案机关是依据嫌疑人伪证案源“立案、取证、审判”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这样就产生了太原市基层两级法院在认定同一案件事实情况下,相互矛盾地裁定、判决了8次,一直持续了5年时间荒唐的判决。这样,我就开始了长达7年时间,还不能依法得到解决的诉讼。


这个案件的两处错误是任何司法机关(法院)都不应该出现的:
1、 以伪证立案、诉讼。
2、 认定警察履行正当职务,判决这样法定程序的行为是“刑事犯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3-19 11:42

《本案性质是警察依法缉捕犯罪嫌疑人,嫌疑人以“伪证”欺诈诉讼》


本案刑事犯罪嫌疑人先后7次向不同司法机关伪造“其与匪徒在(建设路)碰车现场,编造‘左眼’被警匪踢踹致残伪证”欺诈诉讼。有关上级以“保护人民教师、严惩打人凶手”定性限期督办[使案件发生本质改变]。迎泽区检察院依据嫌疑人编造的伪证案源“陷阱取证”,为审案制造了复杂背景。

(一)嫌疑人“假冒教师身份、编造现场伪证”诉讼的证据:
(1)张建国《控告书》原审卷22页“山西城建职工中专教师。上马街小区2号楼2单元26号。99年2月13日晚9点半,控告人骑木兰路经邮政大楼(建设路)与李迎泰相碰发生口角。李迎泰扬言:“这是我的地盘,今天非收拾你不可。前去叫人……,”原告原地修车……李迎泰领着杨秀廷和李义将控告人截住,上来就打控告人的胸部、头部,并出示公安人员证件……杨秀廷将原告击倒在地,用脚蹬控告人的头部及左眼十余下,当时控告人的眼里大量出血,并向杨、李二人求饶:“我的眼睛瞎了!别打我了!”可他俩还用脚踩住控告人的左眼部使劲揉搓。并说:“老子今天非整死你不可!”……后来,杨秀廷和李义把控告人拖到一辆车上,带到站前派出所。”
(2)《市政法委函》侦察卷113页(共3页)“省城建职工中专教师张建国控告:李迎泰叫站前派出所杨秀廷……故意将张眼睛打伤。市政法委书记转来控告:干警杨秀廷滥用职权,致人重伤……严惩打人凶手”。要求:“书记批示我院法纪处立案查处,并于7月31日函报结果。”
(该向桥东所、站前所、医院、《刑事附带民事诉状》、检察院出具的伪证、见:侦察卷8页、106页、135页、66页)

(二)律师向再审法庭依法提供嫌疑人真实身份及劣迹的证据
(1)《证明》营盘派出所、长治路一居委、一审卷:张建国是个屡被处理,群众都知道的无业惯犯。
(2)《证明》山西省城建职工中专、一审卷:嫌疑人张建国从未当过教师,1994年脱离单位不知去向。
(3)《处罚裁定》迎泽分局6493号、一审卷:2000年6月27日嫌疑人张建国再次犯罪隐瞒身份被处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3-19 11:43
《嫌疑人实施了“冒充警察敲诈公民钱财”的犯罪》


99年5月20日在案发3个月后,本案嫌疑人才隐瞒身份“自认犯罪”,此供述与公民李迎泰报案“事实、地点”,及其它当事人、证人的陈述相吻合,恰恰否定了此前他编造的“伪证”。如果没有犯罪,现场细节他是编不出来的。

(1)报案人李迎泰、99年2月13日报案:侦察卷126页“我于99年2月13日晚21时30分走五一广场街心花园推自行车带一口袋肉向东走,行至迎泽大街金泽饭店,有一40岁胖女人和我搭话……一男子骑摩托车过来先跟胖女人说话,我继续前行大约30米,骑摩托车男子追过来气势汹汹叫我站住,并说你不想过年了。……你联系我老婆(土语嫖娼),叫我跟他走说他是派出所的,我听他是派出所的我就跟他走,我说去站前派出所他说可以,当行至中北电影院东路口(迎泽街),他又改主义,说去小五台派出所,我当时马上反映他是假公安,就坚决不去,他说‘不去也的罚款……(要五百元)正在争执时,过来个小伙子站在我们中间,说不想过年了快回家吧,他乘机骑上摩托车走了。我更认定他是假警察,随后去站前派出所报案。”

(2)张建国:99年5月20日、侦察卷71页“2月13日晚9点半我骑木兰从迎泽街由东向西在自行车道行驶,行至中北电影院东路口(迎泽街),与迎面逆向而行的李迎泰碰了……他还相跟一个女的,是瞎联系……我让他赔车……对他说你还联系女的(土语嫖娼)……她是我小姨子,你跟我到派出所,他说去站前派出所,我说去小五台派出所……双方吵起来,这时过来一个人,……我想车也没坏算了吧,于是就骑车走了”。

[现场到小五台所为不足10米灯光昏暗抢劫案多发地段;到站前所是80米宽灯光通明的迎泽街大街]

说明:
(1)报案公民李迎泰是工薪阶层,且居委会、工厂证明表现良好,公民依法享有指认、扭送犯罪嫌疑人的权利。
(2)嫌疑人七次伪造(建设路碰车)是掩盖在(迎泽街)追踪李迎泰敲诈犯罪。腊月28深夜人人归心似箭,除非“恶意撞车”骑摩托车决不会在人迹稀少80米宽的迎泽街,与自行车道“匪徒”(推车人)迎面相撞,撞车怎么没有相撞的痕迹呢?
(3)嫌疑人还在预备犯罪,否则其自称“回家”(该住现场西北5华里),怎么确在正东的火车站沿路边窥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3-21 17:09
《警员深夜抓捕嫌疑人准确、亮明证件程序合法,陌生嫌疑人首先袭警》


(1)张建国:侦察卷72页“我在邮政大楼门口向迎泽大街拐弯处……李迎泰就是他,同时他们往过跑,我当时挺害怕,不想让他们抓住我,于是加大油门就跑……由于前方挡有出租车,我没跑成,李迎泰就带着李义冲过来,拽住我……这时,杨秀廷也过来……李义出示了工作证说站前派出所的,让我跟他们走……我就坚决不走,杨秀廷和李义就开始拽我,我自然不走……。”

(2)李义:一审卷34页“我向他出示了工作证……摸他腰间看有无武器,他撒野动手打我……杨秀廷抓住他说“强行传唤你”叫我和报案人把他拉上出租车,……他挥拳反抗我们三个人也拉不上去,杨秀廷告我你给派出所打电话,叫警力增援,我到路边电话厅,……是安师傅接的电话……。”

(3)杨秀廷:原审卷46页“报案人和李义一起追,这个人就跑,不知怎么摔到了……李义上前摁住他……我叫他去派出所……他就跟我扭打,……我让李迎泰推车回所叫警察,让李义给所里打电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3-21 17:10
《犯罪嫌疑人两次袭警逃跑反抗抓捕的证据》


当事人陈述如下:
(1)杨秀廷:原审卷46页“……我让李义给所里打电话不到一分钟,张建国就张口骂人,一边骂一边扭我的手准备跑。就这样近身搏斗到了路边,他要过栏杆我不让过,他低头抓我下部我就用右膝部位往上顶,打了两下,第三下打在他胸部,他又踢了我几脚,我就把他绊倒摁住,这时派出所干警就来了。我把他的皮带传呼都拿上,其他人就拉他上出租车,他不上把出租车轮胎弄破了,又换了一辆才把他弄回派出所。”

(2)张建国:侦察卷72页20行“……快把我拖到靠路边的不锈钢栏杆处时,我感到杨秀廷拽住我的双肩脖子往下嗑,不知嗑到什么地方,我感到象流出眼泪,当时左眼剧烈疼痛,我用手捂住眼睛,这时已没有多大反抗力了……”。74页10行:“我在地上侧趴着,杨秀廷一个看着我,我一点反抗力也没有了,这时又来了几个人把我抬到车上送回派出所”。75页2行:“我的毛衣皮夹克上流有不少血……裤子在拽扯中磨了一个洞现在家……。”[站前派出所在东、不锈钢栏杆在西。见:现场图、一审卷8页]

(3)李义:一审卷35页5行“……我到路边打电话……又回到现场被指控人以跑到路边栏杆那里,抓住栏杆,杨秀廷在后边拉住不让他跑,被指控人就回过头来正面袭击杨秀廷,与他头顶头推来顶去的摔跤,由于人多杂乱怎么碰倒我没看清,那人脱掉夹克要跑,被杨秀廷按倒骑在身上,这时增援民警来了四五个,把被指控人强行推上出租车拉回所里”。 [原审质证陈述:开庭卷14页:“张建国抓住衣服打杨秀廷?。”]

这里证实:
(1)嫌疑人反派出所逃跑至栏杆边(第二现场)的搏斗中面部磕碰了一次[力学定理:反作用力大于作用力、物体作反方向运动]。
(2)嫌疑人倒地后约一分钟增援警察赶到。时间说明:我们请求派出所增援“现场中顿”,嫌疑人再次实施了袭警逃跑。[现场距派出所约400米]

嫌疑人8次陈述只有一次说:“被警员拖到栏杆处裤子磨了洞,眼睛不知嗑到什么地方”显然是“谎言”。
(1)侦察卷66页他说“把我往派出所方向拖”,怎么能反方向到了路边?
(2)74页他说“我就在地上侧趴着,杨秀廷一个看着我”证明:他倒地后搏斗停止。
(3)62、72、73、74页他说“倒地后我没有反抗力了”证明:他是袭警被绊倒后力竭的。
(4)侦察卷中,他的裤子没有“洞”,这种情况根本就磨不了洞。被他脱掉的皮夹克、毛衣胸前有血,抓捕他的警员全身没有一滴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3-21 17:11
目击证人陈述如下:

(1)证人H:检察院、侦察卷79页14行“……老杨也赶过去,他们扭着摔倒的人往不锈钢栏杆处拖,叫喊着让他回派出所,那人挣脱厮打,就是不走,当拖到不锈钢栏杆处,我没看清这个人怎么倒了,这两个干警这时就是动手拉他去派出所……。”

(2)证人F:检察院、侦察卷92页14行“报案人又回到派出所告看门老头,你派出所与外边人打起来了”;93页7行(到现场后)“(嫌疑人)大约走了5米远,受伤人又躺在地下,大骂大叫……拦了一辆出租车,车胎烂了,又拦了一辆车才到所里。”

(3)证人L:侦察卷132页“99年大年28晚上10点……我在邮政公寓停车,看到一个骑小摩托的人摔倒了,跑过来几个人说抓住他,这个人当时要跑,周围人就抓他打他,不少人都围过去,有两个穿夹克的说不要打,回派出所解决也往开拉,过了十分钟来了几个穿警服的让那人上了出租车拉走了,人们说是抓住抢东西的。”

(4)证人W:侦察卷117页“……2月13日我驾出租车在火车站北面等客,晚上十点多,我看见邮电大楼底下围了一大群人,我就过去看热闹,看见有个小摩托车在马路上扔的,还有一个穿皮夹克的人与七、八个人打架,人们说他是抢人家的东西了,还有人说,不要打去派出所解决(有两个人)并往开拉,后来,又来了几个派出所的人把他们拉开叫往派出所。”

旁观者清:深夜,目击群众客观显现了突发现场:一个穿皮夹克的人(抢车人),骑摩托车逃跑倒地后被人追上抓住。穿夹克的人亮明证件叫他回派出所,该站立后再次挣脱逃跑(不顾警告),厮打拖拽到了路边栏杆旁,穿皮夹克的人一直是暴力攻击的状态(张穿皮夹克、杨穿布夹克)。旁证没有倒地拖拽的情节。显然,将这样袭警逃跑的行为,判成警员“伤害犯罪”颠倒了是非。

321401
该用户已被删除









回复时间:2005-3-22 15:31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3-24 16:19
《《法医鉴定》证明警员“正当防卫”是在紧迫情况下被迫的》

本案当事人、嫌疑人、及嫌疑人的姐姐(侦察卷72页、4页、38页)及医院当天《诊断书》,证明:嫌疑人左眼,为“单一创伤口”不是复合伤,没有其它任何伤痕。

《法医鉴定》:“左眼球穿通伤、眼内容物脱出、左下睑(皮)裂伤、左眼球萎缩、泪小管断裂、左眼黑朦”;且“受伤时间较长、难以诊复”。(法医鉴定是“直接证据”与证人陈述一致)

有关的“眼科医学”概念:
(1)眼球穿通伤: “包括一切眼球有伤口的外伤,伴有眼内容物脱出,眼球萎缩等症状。”
(2)黑朦: “眼球无明显改变而部分盲或全盲,为视网膜或视神经供血不足产生的失明。”
(3)泪小管: “眼下睑(皮)与上睑部位内眦部位的泪器。” 《新编实用医学词典》

《法医鉴定》性状与故意伤害不能固定为同一证据,嫌疑人是“造作伤”
依照痕迹学:“左下睑裂伤”是磕碰点,角度由下向上,“黑朦”证明眼球正面没伤。如果2平方厘米的左眼被拳打脚踢,而不留其它痕迹,这拳脚须比黄豆还小,或把左眼放大(5000倍)一平方米才可能,如果是这样,此人的脸有四层楼那样高。而警用大皮鞋猛踢人的头部,足以致任何人毙命。显然“故意伤害”不是客观事实!
“泪小管”在眼下睑与上睑内眦部与鼻梁三角位置深凹处,2月份大冬天厚毛裤,“膝盖”能碰到深凹里,至“泪小管断裂”吗?(对案件“疑点”审案机关怎么不做侦察实验呢?)

《造作伤》:“犯罪分子把受伤的原因说成是因对方施暴而伤的情况”
鉴别要点:(1)陈述情节与伤口性状是否客观一致。(2)编造的现场似是而非、前后矛盾。(3)多为近体伤。(4)一切归于被打不知道,而没有昏迷休克、肌肉痉挛。(5)不愿出庭重演现场。 《应用法医学临床学》

宋代法医专著《洗冤集录》讲:“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初情莫重于检验。盖死生出入之权舆,幽枉屈伸之机括,于是乎决”。《法医鉴定》客观揭露了嫌疑人的“造作伤”。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3-24 16:20
《有关“刑事附带民事”枉法调解的事实》

(1)《刑事附带民事诉状》、律师《代理词》:(原审卷)此案“黑社会李迎泰与匪警杨秀廷勾结,无辜殴打踢残了‘人民教师’。站前派出所、迎泽公安局、迎泽检察院起诉书,为杨秀廷值勤出警出俱了伪证材料。”

……本案的引发者李迎泰在与张建国争吵后忿忿而去时曾扬言“这是老子的地盘……你等着今天非收拾你不可”,不料果真没过半小时李迎泰就气势汹汹地带来了杨秀廷和李义,一照面就不由分说地先动手殴打张建国,……老百姓中传闻的“警匪一家”……现在从杨秀廷的所作所为来看,警乎、匪乎?不是昭然若揭了吗?……至于犯罪动因,恐怕只有杨秀廷和李迎泰两人自己最明白了。
……涉及到杨秀廷案中“出警”责任方面的迎泽区分局站前派出所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诱使检察机关在公讼文书中写入了对原告张建国极为不利的措词,……妄图利用公诉人给原告张建国巧妙的罗织“莫须有”的罪责,其显而易见的目的是为给杨秀廷开脱罪责留下伏笔……
[对于嫌疑人5月20日的自认犯罪材料,各方律师、法官及可以阅卷者们,当时有什么心情呢?]
(2)《张建国威胁的条件》原审卷43页“所赔资金到手后,我愿对杨秀廷从轻处理”。
(3)《协议书》原审卷:7月22日吴澄、谭林科[二人无委托书、无辩护词];29日我带着手铐(签名)。
(4)《执行款》:杨秀廷、十七万五千元整,99年8月3日,太原市迎泽区人民法院(盖章)。
(5)《串谋信》:双方律师暗中串谋“心照不宣”,出卖法律、出卖警员杨秀廷。

警员执法主体是国家。迎泽法院确违背法律事实,违反《刑诉法》由无关人员出庭“民先刑后、原被告分离、无委托、无辩护”,以刑事犯罪嫌疑人的伪证胁迫警员妻子枉法调解,使刑事犯罪嫌疑人因刑事犯罪得利17、5万元。

yangbo1006
该用户已被删除









回复时间:2005-3-27 07:36
对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要相信法律,会给你一个清白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3-30 10:29
太原市迎泽区检察院“违法立案”
  
  太原市迎泽区检察院以犯罪嫌疑人编造的伪证,欺骗山西省高级检察院,以“特大刑事案件“立案,而且,在初查中违反“检察官法”,违反《刑法》、《刑事诉讼法》的规定。

本案嫌疑人先后7次向不同司法机关伪造“其与匪徒在(建设路)碰车现场,编造‘左眼’被警匪踢踹致残伪证”诉讼。有关上级以“保护人民教师、严惩打人凶手”定性限期督办,使案件性质在法律上发生本质改变,为审案制造了复杂背景。

我作为警察依法履行职务,代表国家现场抓捕犯罪嫌疑人,而不是个人与犯罪嫌疑人之间的行为。政府机构不是犯罪主体。显然,退一万步讲,判决民警依法职务为“刑事犯罪”违背法理;违背“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的司法原则;违反了国家的专门立法。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42条、第15条的规定,此案为“绝对不起诉案件”。

  直到现在基层办案机关仍然在使用着嫌疑人提供的伪证诉讼;仍然不能提供嫌疑人的住址,及真实身份.

  (一)《判决书》隐瞒了我向派出所请求增援,嫌疑人逃跑;5名增援警员赶到现场的重要事实。检察院对5名警察为何不取证?为什么不记录嫌疑人武力反抗警察的动作呢?
  (二)法院原审开庭:公诉人择行质证,隐去了嫌疑人5月20日“冒充警察敲诈犯罪的陈述”;吴澄律师“辩护状”没有此关键情节;法官庭审没有质证记录。(怎么惊人的一致?)
  (三)侦察卷不是规定装订的原“刑事卷宗”,次序颠倒页码全部做了多次改动,违反“档案法”已经没有了证据的法律效力。其案卷的内容还有多少真实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3-30 10:30
法律规定如下:


《刑事诉讼法》第142条:犯罪嫌疑人有本法第15条规定情况之一的,人民检察院应当做出不起诉决定。

《刑事诉讼法》第15条:有下列情形之一,不追究刑事责任,已经追究的应当撤销案件,或不起诉,或中终止审理,或宣告无罪:
(一) 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
(二) 犯罪已过追诉时效期限的;
(三) 经特赦令免除刑罚的;
(四) 依照刑法告诉才处理的犯罪;
(五)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
(六) 其它法律规定免于追究刑事责任的。

《刑法》第6条: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犯罪的,除法律有特别规定的以外,都适用本法律。
--------------------------------------------------------------------------------------------------------------------------------------------------------------------------------
《人民警察执行职务正当防卫规定》第5条:人民警察采取正当防卫行为,不负刑事责任。
《人民警察法》第5条: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受法律保护。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4-6 11:14
<<近况>>

我于2003年11月25日收到山西省高院(2003)晋法立信办字第65号裁定:
“太原中院复查此案,并将复查结果抱省高院立案庭和信访办公室,同时答复申诉人。”

2004年10月10日,太原市中级法院叫我去,又一次询问了当天深夜现场抓捕的过程.我将说了多少次的现场又叙述了一遍。
直到现在,我每星期四去太原市中级法院。他们的回答是,"我们已将你案件的情况打了报告,你也是搞案的,也知道你的案件是市领导批的,我们能做主吗?"

这样,又过了一年多时间了,太原市中院向那儿打的报告?此案究竟被卡在了哪里?
为什么“好坏”不能依照“省高院的决定”,给省高院、给我以答复?难道真是法官答复不出来吗?
------------------------------------------------------------------------------------------------------------------------------------------------------------------------------------------------------------------------------------------------------------------------
我还能说什么呢:

1、《人民警察法》和“正当防卫”是国家制定的法律。我作为警员,代表国家执法程序正当(A、是出于防卫目的; B、防卫对象是不法侵害者本人;C、防卫是在其不法侵害到我要害的紧迫情况下实施的)。这不是我个人与刑事犯罪嫌疑人有什么仇恨。 

如果现场让刑事犯罪嫌疑人把我(警员)的下身打烂,或让他把我扛起来摔倒死在地上。我再去防卫,那样理解“正当防卫”是危险的、荒唐的、不公正的。

2、退一万步讲,假定我(警员)是暴力执法,法院也必须以公开、公正、公平的《诉讼法》程序来审理,而不能依据犯罪嫌疑人编制的伪证“立案、取证、审判”。

3、基层法院这8次相互矛盾的判决,简直是“开玩笑”。一个小个子的老警察在身体条件明显处于劣势,拉拽不动逃跑中年轻嫌疑人的情况下,确判以膝盖故意伤害了大个子嫌疑人眼睛的部位,真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这样不讲道理的判决,违背了人类的常识“经验法则、科学原理、法律规则”;象在“力不从心”地证明“太阳从西面出来是地球真理”。如果这个判决成立,林肯那篇有名的“月亮辩护”中的胜利者,应该是那个说了谎言的“威尔逊“。

4、请人们深夜到抓捕现场实习几次吧!不要坐在办公室里来理解“正当防卫”。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491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