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69275个阅读者,2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05-4-3 20:04

三年的超时限审理为何还没有一个说法呢?



wzz9 发表在 法网拾零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04-1.html


请参阅中国法学会《民主与法制》记者的报道经过:http://mzifz.9126.com ; 原告当事人艰难求助维权一案已有四年之久,希望得到相关领导的重视。现在又出现更新的新闻点,欢迎记者来采访。患者王火平当时是被无证非法的医生乱开药方所害并致残的,永安市立医院岂能如此行医:患者王火平当时只是患一次普通的感冒到医院却要花医疗费用5万元,这5万元医疗费却又将患者治成为瘫痪。然而医院至今一直凭借着后台关系却能长久拒不提供给患者及办案人员每日用药清单等相关证据。患者只得呼吁广大患者能前来帮助遣责市立医院不给用药知情权的恶劣行为。庭审上人们见证到当庭对质冒出两套不同版病历,一张住院发票刷出三种不同清单。还有多位领导调查过此事并给回复。病历的真假正如俗话所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还有永安人民法院一审至今已有三年整,到底当时医院用了什么药呢?为何法官三年了还仍是没法帮助患者实现用药知情权?至今法院一审没能判下,也仍没有给患者一个说法?然道法律中的医疗举证倒置全是空的吗?更令人气愤的事这非法无证行医的医生为何能继续一直在大医院红帽下,继续非法行医乱开处方乱开药呢?为什么有举报没人查处呢?难道人民的生命就不如医院的经济效益吗?此案法院三年的超时限审理谁来管?这一系列的问号恳请律师帮助解答。由于当地律师有压力帮我请外地律师。联系手机:1396050348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5-4-13 19:18
医疗事故是需要鉴定等程序的,鉴定的时间是无法准确把握的,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的关系吧才这么长的时间 ~[em08]




----------------------------------------------
为君沉醉又何妨?
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

︶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8-4-11 16:03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一起被“黑”的百姓维权案


来源:调查思考 本刊记者/ 张云鹏  阅读:33 时间:2008-3-26 10:07:24



网站被黑、个人电脑被黑,上过网的人都有经历,经历过维权不成的人也不在少数,可是维权被“黑”经历的人却不多……

2001年,患者王火平因一个小感冒就医,然而在第一家医院出现药物过敏,紧急转院抢救,实施抢救的正规医院中竟然由无证人员开处方,患者被治成瘫痪,几经追索“用药知情权”未果,患者最后含恨九泉……

《福建日报》、福建东南电视台、《海峡消费报》等媒体均相继对此事进行过披露、曝光,2003年3月永安市人大江主任也曾就此事专门召开协调会……

然而,时至今日,病人一直希望得到、也是本该得到的“用药知情权”,至死也没讨回……



祸从天降

  

2001年4月4日上午,身强体壮的福建水泥股份有限公司的退休职工王火平患普通感冒来到本公司职工医院治疗,医生向患者推荐并开具一种治感冒的新药“派拉西林钠”的处方,随后进行输液治疗。两个多小时后,王火平脸部和全身浮肿,呼吸困难,诊断为药物过敏。经抢救后,王火平的病情仍然严重,并产生了过敏性休克,职工医院立即找来家属,在主治医生的护送下火速赶往永安市立医院进行抢救。

下午1点左右,市立医院召集医生为王火平进行治疗。几个小时后,王火平从休克中醒来,竟然发现自己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同时出现严重的头痛症状,无法站立,主治医生说:先用药观察两天慢慢会好的。次日,市立医院的主治医生仍是对前来探视的患者所在厂的领导说:先用药两天慢慢会好的。市立医院继续用抗过敏药和消炎药。后来,医生对家属说:你父亲眼睛看不见是白内障的原因所致。王火平的儿子王志忠感到很奇怪:“白内障是种慢性发展的病,患者能一夜之间得白内障吗?”由于是医生所说,他也不好反驳什么,但心里总觉得父亲得白内障的可能性很小。  

在随后的几天里,患者的症状一直没有好转,王志忠心急如焚,把情况又向当初治疗患者感冒的厂职工医院通报。4月9日职工医院的黄院长和主治医生再次来到市立医院看望王火平,当得知王火平的症状没有减轻,仍存在着眼睛还看不见等症状时。黄院长他们当即对其病情进行讯问,并且了解了这几天市立医院的用药情况,证实了医院还是在使用抗过敏和消炎等药。他们开始怀疑王火平脑部有问题,职工医院当场就建议市立医院马上给王火平做脑部CT检查。

4月9日,市立医院安排王火平做了CT检查,结果是“右枕叶脑梗塞”,正是脑梗塞才导致王火平的眼睛看不见,无法站立,及严重的头痛等症状。随后,市立医院为患者开出两支治疗脑梗塞的药--靳蛇酶,开始对症治疗。而正巧的是患者预交的3500元医疗费用刚好用完,家属将第二笔费用再次注入永安市立医院的帐号中。这第一次的结帐费用共计3357.81元。医院并且还附上一份这段急救期间的用药总清单。

王火平2001年4月4日入院,到2001年6月5日出院,第一个疗程结束,因静脉滴注时间过长不宜再滴注而暂时出院。出院时病情并未好转。于同年7月26日王火平在家人的搀扶下又入院复查。同年9月16日再次住进永安市立医院,到9月30日出院。第二次出院王火平的病情还是没有减轻,于2001年10月23日住进三明市第二医院,被诊断为“右颞顶区大面积脑梗塞”,也就是说王火平脑部梗塞面积已经扩大了,从而形成了永久性大小便失禁和左半身瘫痪的病人。  

王火平的病情越来越重,家属开始质疑医院的诊疗手段,但始终没有结果,于是,患者的儿子王志忠开始奔波于医院和法院之间,要为父亲讨一个公道,然而,事情却并不顺利,官司一打就是三年,迟迟没有结果。王火平躺在病床上,一直想等到一个结果,但他始终没有等到……

两年后,于2004年11月16日永安法院强行委托三明医学会用虚假的病历进行了一次违规的医疗事故鉴定。2004年11月20日,王火平听到儿子与当地记者谈论说鉴定会上的事情,一气之下,气绝身亡……



患者家属的求证



王志忠怎么也想不明白:“父亲身体一直很硬朗,怎么说病倒就病倒了呢?”

曾得到过永安市“十佳技术能手”、“福建省技术能手”等荣誉的王志忠,出于技术员工作的细心,觉得父亲的病可能和医院的治疗有关系。于是,他开始进行调查……

2001年4月的一天,也就是父亲住进永安市立医院的几周后,王志忠无意中得知,父亲的病很可能和职工医院的“派拉西林钠”用药有关,随即他又从职工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口中得知,这种新药是职工医院建厂以来第一次引进的新药品,当初在职工医院用过“派拉西林钠”的药一共有四位病人,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过敏反应,所有的医生都怕了,没人再敢用此药。当时他父亲是用此药产生病情最严重的一位。随后,王志忠又访问了其他三位患者,都得到证实。

王志忠向永安市卫生局和三明市药监局投诉,可是水泥厂职工医院已经将剩余的药品全部消毁。王志忠到职工医院药房发现这批药的发票及购药记录上体现全是三无产品。同时他了解到,职工医院已将此批药消毁,并且没有上报上级卫生部门领导。拿到了关键证据后,王志忠找到职工医院,希望厂职工医院给他一个说法。然而,职工医院以种种借口有意识地拖延时间来推托责任。  2001年10月23日,王火平因再次病重,王志忠觉得如果再送到永安医院恐怕不会起到什么效果,就决定将父亲送到三明市第二医院进行治疗。在三明市第二医院治疗中,王志忠将父亲在永安市立医院第一次所做的CT底片和报告单,拿给第二医院的医生进行咨询,得到的答复是:“如果王火平的病情能够及早治疗,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结果。因为发现太迟,底片中的黑影已证实此脑已完全软化,目前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药物能够治愈,大脑只能是这样了,你再治都是在白花钱。” 一听这话,王志忠当即就愣住了:原来永安市立医院可能存在误诊误治,才会导致他父亲终身瘫痪!医院还一直在骗他能治好此瘫痪,感冒入院一次治疗就白花五万元的治疗费!

2002年1月,王志忠正式聘请律师,与两家医院进行了四个月商谈后,发现两家医院存在有意地拖延谈判时间的目的,就是想让此案拖过一年失去诉讼时效。

王志忠在同年5月向永安法院起诉职工医院,5月24日,永安市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了此案。此时,王志忠虽然怀疑永安市立医院在治疗父亲病的过程中也有责任,但考虑患者个人的力量有限,而此案的主要对象是厂职工医院使用“劣药”,才会导致他的父亲被送到永安市立医院急救的。所以没有将市立医院列为被告,而是直接起诉职工医院。厂职工医院为了自己的利益,向王志忠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市立医院可能更改了王火平的病历。王志忠联想起三明市第二医院医生说过的话,父亲的病是由于延误治疗才导致这种结果,这时,王志忠和王火平的代理律师一道前往永安市立医院再次核实病历,并且证实了确有此事。于6月20日追加了永安市立医院为第二被告。

法院受理了王志忠的案件的当晚,王志忠终于踏实地睡了一个安稳觉。然而,随着事态的发展,王志忠的这场官司是越打越难……



庭审遭遇蹊跷事



2002年7月15日,永安法院在原、被告都未申请医疗事故鉴定的情况下,开庭审理此案。市立医院宣读了2001年4月4日入院至出院的病历记录单及用药情况,市立医院并且当庭提交给主审法官(共11页)的病历原件。按照其中的说法,市立医院在法庭上自己承认的事实是:2001年4月9日起为王火平做了第一次CT检查,然后开始对脑梗塞对症下药进行治疗。还向法庭提供了病历原件,王志忠及代理律师当天下午找主审法官要求复印这份病历,可是,怎么也没有找到法官本人,原告失去复印的机会。

次日,第二次庭审。这一次,市立医院向法庭提交了一份11页的病历原件,突然变成了18页的病历复印件,而且对关键性的问题也作了更改。这份18页的病历显示:市立医院从4月6日起就为王火平做了CT检查,随后医生根据CT报告单结果开始施用治疗脑梗塞的药物,也就是说,市立医院对王火平的CT检查提前了,以此来证明市立医院在治疗王火平的过程中不存在延误的情况。为了证明他们治疗的正确性,在病历中还说明:6日当天开出两支治疗脑梗塞的药--靳蛇酶。这样,加上9日的两支靳蛇酶,也就是4月6日至9日的用药,一共是四支。而王志忠第一次的结帐发票正巧是这一时段上的,发票共计3357.81元,该发票中所附上的用药总单事实情况明明打印是两支,病历却被说成了四支,王志忠当即在法庭上反驳市立医院的公然造假。王志忠提供出4月4日至9日的用药发票和用药清单。巧合的是,王志忠当初正好在4月9日结了一次帐。这期间的费用总计为3357.81元,药品清单中只有两支靳蛇酶。对此,市立医院的解释是,另两支靳蛇酶由于医生漏登记,以至于没有入帐。王志忠认为,明明是9日才做的CT,市立医院二次出具的病历记录是6日做的CT,医院拿得出6日的CT片子来吗?

然而,即便如此,王志忠还是当心医院会造出更大的假来,7月16日的当日下午,他马上向永安政法委和法院院长汇报,反映了当庭对质出现两套病历一事。7月17日,他与代理律师到法院强烈要求医院提供出每日的用药清单及处方,医院声称电脑无法打印出每日清单,拒绝提供,并且院方说没有医院处方。事情被医院以进入司法程序为由推到了法院。

鉴于市立医院更改病历的情况,已严重侵犯了王志忠的权益,王志忠及代理律师紧急要求法庭追回第一天开庭时市立医院向法庭提交的那份11页的病历。王志忠的律师也紧急写了多份申请函,请求法庭追回第一份病历,同时要求法院去调取和保全王火平瘫痪前在医院住院时的每日用药清单、处方及全套的病历原件。然而,市立医院一直拒交相交材料。同时,法院也迟迟不去调取和保全……



法院的调查



庭审中出现两份不同的病历,王志忠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向法院的正当要求又无法得到回应。他觉得法院明显站在了市立医院这一边,开始逐级反映法院有可能涉嫌腐败的问题。事情一直拖到2003年1月14日,法院新换的主审法官才随同王志忠及代理律师前往市立医院调取用药清单。然而,又出现了奇怪的现象,同一张发票,却又调出了三份不同的用药总清单。这三份清单都盖上了市立医院的印章,这时王志忠及代理律师问为什么会出这样的怪事?医院电脑操作小姐说此电脑数据有人改过。

王志忠又要求医院调出每日用药清单,医院答复是,电脑无法调出每日的清单,只能调出总的清单。王志忠以法官调出的781.64元清单是每日用药清单为由进行反驳医院,医院对此不置可否。王志忠气愤地说:“没有清单,医院还能拿出处方吧”。为了弄清电脑到底能否调出每日用药清单,王志忠又来到福州,找到永安市立医院用的收费软件编写的程序员,得到的答复是:“不可能调不出每日清单,如果没有这项功能,谁还会买我的软件?”随后,这位程序员在福州的一家同样使用他的软件的医院操作了一次给王志忠看。

王志忠再次提请法院调出可以解决所有疑问的每日用药清单和处方,主审法官开始以没空推脱,后又改说“取证不是法院的事,要讨知情权请找当地卫生局主管或工商局”。然而卫生局及工商局领导以进入司法程序为由将王志忠再次退回法院。王志忠只得另外以“要求实现用药知情权”为由,重新向永安法院申请立案,可永安法院却拒不给立案。其理由是前面的医疗纠纷案就含有用药知情权了,故不能重复立案……

王志忠的用药知情权屡次无法实现,迫使他走上了上访之路,一次次地上访引起了上级重视,上访中有多位领导亲手批示。但还是得不到每日用药清单的知情权。

2003年2月21日,法院第三次开庭审理此案。庭审中,永安市立医院出具的病历竟然又从18页增加到45页。王志忠和代理律师认为:根据《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第二十五条规定,病历证据调取及封存要双方在场封存,可原告和律师从没听说过有谁要封存什么证据,第三次开庭法官说拆封又有何意义?第三份病历是从哪调取来的又成了王志忠心里的一个迷团。

根据王志忠的观点:自己已完成了举证责任,医院没有足够的证据来反驳王志忠,应该可以胜诉。4月9日做的CT,这一点是双方共同认定的已经固定了的证据。即使后来医院说是6日做的CT,以证明自己没有误诊,但医院根本就拿不出6日的CT报告。还有,从4日至9日的用药清单也反映出9日才开始使用治疗脑梗塞的药。如果以医院的说法,在6日已开始使用了治疗脑梗塞的药,根据医学常规,在没有CT检查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一个医生可以判断是脑梗塞。即便有可能存在颅内出血,如果按脑梗塞用药溶栓药,势必导致更大的出血,这足以将病人送上西天。永安市立医院至今没有一位医生敢承认当天是他开具的处方。法院至今也没能给予正面确认,谁是主治医生。法官只是叫原告自己看病历。王志忠说:“这是份虚假病历我们怎样才能确认哪位医生呢?当然是要求市立医院举证说明。”



被严重质疑的“医疗事故鉴定”



三次开庭,三份病历,一份证据几经周折从11页变成了45页,王志忠没有想到得太多了。

2003年7月28日,法院委托三明市医学会做医疗事故鉴定。

三明市卫生局在得知庭审情况后,要求医学会要慎重做医疗鉴定,即必须由法院出具附加说明,对病历的详细来源及它的可信度作出书面说明,以免产生错误的鉴定结果。三明医学会认为病历疑点多多,坚持不给予鉴定。

对于迟迟无法结案的问题,2004年9月6日,永安市法院给永安市纪委的公函中明确:病历属原件并将无法结案的责任推给了三明医学会。三明市医学会迫于压力,已经无法再坚持,决定先做医疗鉴定再说。2004年10月10日,王志忠接到通知,赶到三明市医学会“选专家”,11月16日,王志忠被通知到三明医学会,参加医疗鉴定。

鉴定会上,王志忠就病历恳请专家来帮助他打假的。面对王志忠的一个个质疑,市立医院又突然提出王火平的脑梗塞主要原因是以前患有糖尿病。王志忠当即反驳:“如果我父亲真有糖尿病,那么住院其间医生给他一直使用葡萄糖岂不是故意谋杀!而且医院的病历上也从没告知我们他有糖尿病,更没有使用治糖尿病的药物”,他气愤地掏出一大叠用药清单,上面有若干瓶葡萄糖,而且一直持续到出院,都在使用。“更何况,我父亲每年的体检报告中从没有出现过糖尿病,这一点,可以到厂职工医院调查。请求医学会专家当即帮助到现场体检”。

王志忠在鉴定会上,一直要求永安市立医院必须要向专家组说明:急救的当时是哪位医生,这位医生每日给患者使用了什么药,只有落实清楚才能分析出真正的事故结论。可是市立医院领导却在鉴定会上,当着记者和专家的面说:“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真是的。”最后,连现场记者也没有想到“专家对这实质性问题基本不问,却总是追问事故发生前的病史等一些非实质性的问题”……医疗事故鉴定结束了,可王志忠还是没能知道医院当时的用药情况,甚至是哪位医生开据的处方也都没能搞清楚。

2004年11月18日,病中的王火平急怒攻心,两天后饮恨西归。  

2004年12月13日,媒体记者两次就王火平的主治医生的医师执业证书到永安调查,卫生局领导最后答复不能给于查实,这是个人隐私。后经多方查实:为王火平开处方的主治医师程前,2000年11月刚分配到永安市立医院,当时尚未拿到《执业医师资格证书》和《医师执业证书》,也就是说该“主治医师”不具备行医和开处方的资格。这样的“主治医师”带着另一名实习医生郑某某为病人开处方,王火平这样不幸的医疗事故应该不是意外……

2005年7月19日,永安市法院作出(2002)永民初字第620号民判决,王志忠等原告不服上诉。

2005年,三明市中级法院作出(2005)三民终字第361号民事裁定,发回永安市法院重审。

2006年7月24日,永安市法院作出(2006)永民初字第31号民事判决,王志忠等原告仍旧不服上诉。

2006年,三明市中级法院作出(2006)三民终字第325号民事判决,王志忠等原告仍旧不服提出抗诉……

2007年3月15日收到福建省检察院的立案通知书,在今年春节前收到高检察和高院的电话-- 抗诉成功,可能近期内会收到开庭时间。

日前。面对记者的提问,王志忠满含悲愤:“病历的真假验证、鉴定报告漏洞百出,用药知情权什么时候能够得到,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信息来源:记者观察杂志网站

http://www.jzgcx.com/info.asp?ID=229



————————————————————————--



(读后感:那么明显的假病历,经过“黑”法院的“变黑术”.如今,在走过场之后,便试图不了了之,这不是全中国最黑的三明医学会和最黑的法院是什么?而且据王火平的亲属所知,如此坑患者的“黑”弱者的案件绝非绝无仅有这一起,在三明还有多起类似的案件,在百度输入“最牛的非法行医保护伞三明市卫生局”还可以找到其他被永安市法院和三明医学会、三明卫生局等一起联合“黑掉”的案件,永安市法院,尽管你们很会做秀,但是如此“黑”弱者,再秀也白搭———正义的人们鄙视你;原永安法院的张某某院长,在你管辖永安法院期间居然办出如此之多的“黑”案子, 你还有脸往上爬?)。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401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