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156321个阅读者,4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5 07:42
应该打个拜年电话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3-26 16:27
历史的侧影——生为亡秦楚义帝 - 参考文摘 - 华声论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13 17:57
菜九段到底是个什么鸟?2012年05月09日 11:5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凤凰网读书
字号:T|T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近得小闲,戏作下文,仅供佐酒之用。不敬之处请海涵,不当之处请斧正。

菜九段到底是个什么鸟?

初识菜九段,从形象上看,无法把他与他所供职的单位和学历背景相联系。怎么看,他也是一个我们这个城市的国有大企业炼钢厂的工人。心想,又多了一个混进文化里的家伙。于是,心生不悦,也没留饭。及至看了他的两本书和一些文章,一种阅读的喜悦,一种共鸣的快感便溢满了我的精神家园。于是,再见面,不仅留饭,还请吃螃蟹。从此对菜兄有了极大的兴趣。

菜兄几次给我发来文稿,都是泥牛入海,我都没有回应。不是没有读,不是不喜欢,不是没想法,只是“我将开口,便感到空虚。”专业不对,没有研究,一旦开口,便是破绽,藏拙而已。今又发来了《屠刀集》,“屠刀”来了,看来藏也藏不住了,不如来个避实就虚,叉开来说。

菜兄号称是菜鸟九段。读他的文章,我常好奇地想,菜鸟到底是个什么鸟?菜兄到底是个什么鸟?在我有限的鸟类知识中,找出几种鸟来与他比较比较,也别有一番乐趣。

最先想到的是麻雀,但与菜兄无法比。菜兄岂能是鬼头鬼脑、战战兢兢为了那几粒稻米的鸟。

其次是喜鹊。虽然可能与菜兄都有好说的通性,但喜鹊那家伙,叽叽喳喳,太浅薄,而且净说些好听的,是个马屁精,而这些,恰恰是菜兄所深恶痛绝的。

再其次是“八哥”。这个学舌的家伙,提都不该提!菜兄可是要立言的!

不能再想了,再想就要有辱菜兄了,从心底觉得对不起菜兄。

看来“凡鸟”中就不必想了。

那么想想鹰。鹰我最着迷的是那双眼睛,还有那强有力的翅膀。我觉得菜兄是有那双眼睛的。从菜兄的著作中不难看出,菜兄的目光是犀利的,尤其是他看秦汉史时,眼中的光芒。他能看到风云前的青萍之末,也能看到漩涡下的折戟沉沙。菜兄的膀力也是有的。但我看他有些慵懒,不愿翱翔。只愿立于悬崖之上,作龙盘虎踞之势。

再比凤凰如何?也是不妥。菜兄即使能称王称后,那花花绿绿的披挂,量他也受不了。我想他是喜欢黑白的。黑白是一种品位,国画大师们最顶尖的作品,也不过是黑白上的文章。无论从菜兄的人品、个性、还是追求,都可以黑白而概之。菜兄在历史的长河中的寻寻觅觅,终究是想弄清个黑白,而他的个性正如他那个著名的宗家周树人先生《立论》中那个“说必然的遭打”的人。菜兄是个是白说白,是黑说黑的人。

由黑白我又想到了乌鸦。乌鸦给我的是一种神秘感,在我幼小的时候,记得有一次,乌鸦在村头树稍上叫个不停,不出三日,村上便死了人。从此我对它便有了敬畏之心。尽管我已经三十多年没有听到过乌鸦的叫声了,但如果有乌鸦在叫,我会十分在意的,甚至汗毛会竖起来。但我不恨这鸟,不讨厌这鸟,因为它“灵”,因为它“真”。

乌鸦在唐以前中国民俗文化中是个有吉祥和预言作用的神鸟。《尚书传》:“周将兴时,有大赤乌衔谷之种而集王屋之上,武王喜,诸大夫皆喜。”所谓:“乌鸦报喜,始有周兴”之说。乌鸦还有“反哺”的孝德。近来,还读到胡适之先生的白话诗《老鸦》,有趣,录于后。

我大清早起,

站在人家屋角上哑哑的啼

人家讨嫌我,说我不吉利;──

我不能呢呢喃喃讨人家的欢喜!

天寒风紧,无枝可栖。

我整日里飞去飞回,整日里又寒又饥。──

我不能带着哨儿,翁翁央央的替人家飞

不能叫人家系在竹竿头,赚一把小米!

我对乌鸦情有独钟,不知菜兄喜欢否?

菜兄还让我想起那虚拟中的鸟儿。最近,偶尔玩玩“愤怒的小鸟”游戏,非常喜欢其中的鸟们,它们撞东撞西,乐此不疲,永不懈怠。与其说是愤怒的小鸟,不如说是执着的小鸟,一种可敬的执着!

就此打住,不能再想了。菜兄到底是一个什么鸟,再想也还是说不清。况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谁知道,还会有什么鸟人,把他当做什么鸟。

读毕《屠刀集》,脑海里有了以下的画面:

月落乌啼,一只雄赳赳的大鸟,拖着一把明晃晃的屠刀杀出来,张目四顾,又四顾茫然,便放下屠刀,独自高歌一曲......

想到这里,不禁哑然失笑。

菜兄啊,菜兄,你到底是个什么鸟啊?

2012年5月4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6-17 17:54
老师越来越爽矣。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7-17 12:27
潘兴乾鸟论续貂(代后记)
近日,我的朋友潘兴乾先生突发奇想,文运大昌,撰得有关菜九鸟论的妙文,让菜九兴奋到了亢奋。这不仅仅是因为潘兄对菜九滥发溢美之词,更多的是因为启发了菜九的菜鸟思维。看到潘文的标题“菜九段到底是个什么鸟”,就让菜九心头为之一震,这不正是击中了菜九多年来的心结吗?是啊,我是谁,我该如何归类,我在干什么,我能干什么,我又是如何在干这些什么,这种每天必须面对的问题,要回答也颇不容易。不曾想,潘兄端出了这些与鸟的关联,勾勒出菜九的若干轮廓,当然要眼界为之一开,心胸为之一荡。
潘兄文中提到的诸鸟,有为其肯定的,有为其否定的,而要让菜九来自评的话,即使那些被潘兄否定掉的鸟类,亦颇具菜九脾胃。现在不妨根据潘文顺序,再做点对号入座功夫。
比如那个不被潘兄看好的麻雀,它在“鬼头鬼脑、战战兢兢为了那几粒稻米”之外,更有无处不在、触目皆是的特点。自上网以来,菜九就像麻雀一样没头没脑到处乱飞,叽叽喳喳到处乱叫,到处拉屎抖落羽毛。以致有若干网友惊呼,不知互联网上是否还存在没有被菜九玷污的论坛。虽然菜九绝不会因为那些厌烦之声而停止到处派发私货,但也渐渐地爱惜起羽毛,尽量不去新的站点,以免应了人们的闲话,这又像极了麻雀易受惊吓的性子。所以麻雀的菜鸟品质,跟菜九还是很相似的。
被潘兄定性为马屁精的喜鹊,也不是与菜九无缘。只是菜九拍马屁一定是在狂拍自己,拍的方式就是到处报喜——又有新成果出现了。菜九的报喜有个基本套路,每当撰得一文,便一口气到最常去的三五十个站点上报喜。当然,菜九的私货文字能否称得上成果,是很可疑的。
潘兄以为,意欲立言的菜九,与学舌的八哥不兼容。其实不然。当今这种世道,菜九人微言轻,立言颇不容易,唯有通过不断饶舌,方可留下点滴痕迹。经过菜九的不懈饶舌,我想,至少“中国人最不认真”一说,可以挂到菜九的名下了。八哥过而留声,菜九过而留名,八哥可轻慢乎?
潘兄最认可的鹰,菜九何尝不想,恐怕只能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吧。
对于潘兄以为菜九不屑做的凤凰,菜九还是颇有想法的,有时还相当强烈,总不能吃不到葡萄就讲葡萄酸嘛。
潘兄说及的乌鸦,不止是让菜九喜欢,更多的是受益受教了。其中牵涉到的民俗变迁内容,让菜九大开眼界,也反衬出菜九所知甚少的菜鸟本色。尤其是有了菜九偶像胡适之先生的以鸦自比,更让甘以鸦居的菜九颇有荣焉。菜九确实像胡适笔下的鸦,从来不管别人的感受,终日聒噪不已,惹人心烦。套用梁遇春兄的话来说就是,菜九聒噪不是为了让人高兴,也不是为了让人不高兴,高兴不高兴,随便。
潘文所涉鸟类大致如上,但并没有解决菜九是个什么鸟的问题。一般而言,只要人跟鸟搅在一处,总不是什么好事。菜九是人,是鸟,还是鸟人?你看,问题就出来了,不是好话嘛。问题在于,好话从来不利于解决问题,倒是不中听的话,可以启发思考。至少在长期困扰人的我是谁的迷阵中,因潘兄提出的鸟论,菜九确实看到了一个好的解决之道。人是复杂的,但无论是解读人,还是解读自我,如果始终在人的前提下兜圈子,就很难搞得定。现在有了鸟论,我觉得多少可以借助那些较为鲜明的不同形象属性,提升这种解读。现在我就跳出潘文所涉的几种,再寻找几种形象。
菜九首先想到的就是蝙蝠。蝙蝠不是鸟,但又会飞,似鸟实兽,不伦不类。菜九是学医出身,原是个搞技术的,但总想换件马甲,到人文的地盘上找乐子。结果呢,无论是搞人文的,还是搞医学的,一看菜九的穿戴搭配就觉得不是味道。于是,菜九本想两头逢源,最终变成两头不靠,这又怨得了谁嘛。联想到20多年前,菜九在歪诗《竹》中写道“不能说你就是树/也不能将你划归为草”,蝙蝠也有这种尴尬,只是竹可爱,蝠讨厌,而菜九正是比较让人讨厌的,理由就不说了。
其次,菜九想到的是野鸡。野鸡也华丽,也老想往凤凰堆里混,当然是混不进去的。野鸡嘛,出身肯定是低微的,渊源肯定是没有的,凤凰看你一眼都会嫌烦,何况它们也根本没有打算看你。大概是身为下贱、心比天高原理,菜九附体的这只野鸡始终有一颗凤凰心,当得上当不上凤凰都没有关系,野鸡或者以为自己比凤凰还要凤凰。
再其次,还可以举出孔雀。孔雀有臭美的特点,菜九攀比上孔雀本身就是在臭美。孔雀会在游客的喝彩声中不断开屏秀美,菜九亦有此好,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每当有读者对菜九的某一文字表示了好感,菜九骨头一轻,就会立即把自己认为不错的私货一下子统统倒给人家,全然不顾是否因此败坏人家的胃口。
将潘兄之文贴上网后,有网友评论,以为那头“拖着一把明晃晃的屠刀的雄赳赳大鸟”更像猫头鹰。猫头鹰跟乌鸦一样,给人的感觉是一种不祥的鸟,其实这是一种长期的误解。菜九也是容易被人误解的,或者以为人品极差,或者以为水平极菜,其实菜九的差与菜,都没有达到人们以为的那么不堪。猫头鹰是以消灭老鼠为己任的,虽然模样丑陋,但对于鼠类的杀无赦,最对菜九的脾胃。菜九也是一直在尽己所能地消除传播知识中的错误沉积,即使形象丑陋,即使被人误解为瞎添乱、求扬名,也不敢因此有丝毫懈怠。
其实还有一种也可以算是鸟的禽类母鸡,跟菜九也颇类似。母鸡下了一个蛋,就会大声嚷嚷,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它的贡献。菜九也有这个特点,每当菜九捣鼓出一点文字,也是这样满世界吆喝,唯恐人家不知道。这种毫无品位的做派,跟母鸡真是没有什么两样。一旦遇到人们嘲笑菜九老是派发旧货时,菜九总会宽慰自己说,母鸡下了一个蛋还要不停吆喝,难道菜九还不如一只鸡。
提到母鸡,就自然要联想到公鸡。菜九跟公鸡的性子也是颇为相通的。公鸡报晓打鸣的架式,总是那么趾高气扬,显得谱很大。菜九也是好摆个谱,每每弄得张牙舞爪,不可一世。其实菜九自己也清楚,他的那些货色只能欺欺当下无人,若遇到五七十年前胡适之、林语堂那样的大师,就得乖乖地夹起尾巴。
菜九对鸟没有研究,说了这么多,也未必能说到点子上,其胡乱攀比,更将谬误叠出矣。尤其是比较了那么多鸟之后,还是没有说清楚菜九段到底是个什么鸟。看来潘兄没有搞定的事,到了菜九还是搞不定。而且在菜九自己的逐一辨认时,又认同了太多鸟性,于是母鸡与公鸡搅在一起,鸡与鹰也并存于一身,世上哪有这么奇怪的鸟,只能是潘兄所说的那种虚拟的鸟了。
问题在于鸟可以虚拟,菜九则不能。菜九还是个真真切切的人,还是始终实实在在地到处扑腾,到处叽叽喳喳,招来毫不虚拟的讨厌。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菜九也似乎清楚了自己在做什么了——不可虚拟的菜九,始终不懈做虚拟的事。于是乎,我们看到那头叼着虚拟的屠刀的虚拟的菜鸟,憧憬着虚拟的杀戮的虚拟的血腥,并且虚拟地笑看屠刀过后的溃不成军,享受着毫不虚拟的开心。
佛陀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是在虚拟的世界里,那个屠刀还是不放的好。

2012-5-14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9-3 09:19
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9-15 14:28
拜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9-16 14:28
欣赏,学习。




----------------------------------------------
以文学的态度生活,心灵得之寄托,滋滋以求之。
http://blog.sina.com.cn/liuxiangyang1996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0-8 11:56
平行世界online
初试锋芒
7






21楼

菜九段就是典型的拿猜测当史料然后拿这种所谓“史料”再去推论的老男人啊,写这么多字实在是太辛苦了。
不过一边满脑子当史记汉书是伪书,又拼命从史记汉书里找料,是不是有点蛋疼啊
这文里的刘邦苦逼的我都忍不住抹把眼泪想给他募捐了,真是个苦情的琼瑶男主角啊……
作者是想说——>“如何四纪为天子,不及卢家有莫愁”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0-21 09:21
哎呀
这都是心血呀




----------------------------------------------
只玩网络中开心部分 其余忽略 不枉投资电脑与宽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12-24 21:30
平安夜,问候远方朋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17 19:54
明天去合肥开李老的研讨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4-15 12:20
蒙李老招见三十周年,纪念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8-30 21:36
三十年前的今天,菜九正式到李老门下。纪念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9-23 12:27
历史的侧影——触龙不说赵太后 pdf - 技术总结 - 道客巴巴
http://www.doc88.com/p-709896181698.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9-28 15:58
《历史的侧影》之千古一王——陈胜王_百度文库
http://wenku.baidu.com/view/a1449f0116fc700abb68fc87.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4 16:53
第三届学术研讨会本月二十号在芜湖召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1-16 20:04
拜读之后,深有感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15 12:31
李老学生孙世发主编的中华医方正式出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1 20:25
愚人节也是节啊。阅兵开始。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638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