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9207个阅读者,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09-7-18 21:04

贺龙为何从未回故乡 [转帖]



天门转向 发表在 张家界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7-1.html


  


  贺龙为何从未回故乡

  白 描

  贺龙:从湘西我率领桑植子弟起事算起,光桑植子弟就牺牲了六万多人哪。如果从我投身革命算的话,到1949年全国解放为止,跟贺家凡沾亲带故牺牲的英烈不下两千人。闲下来我眼一闭,他们一个个好像就在我的眼前。我想他们哪!今天我们胜利了,掌握政权了,可是他们这些英烈的老婆孩子怎么样了?亲人怎么样了?捷生,找个时间你跟我到老家走一走、看一看。(56年前某天)

  贺捷生:父亲啊,老总啊,你怎么就不回来看一看呢?战争岁月,北战南征,戎马生活,居无定所,可革命胜利后,你身在高层,都位居元帅了,你怎么就把乡亲们忘记了呢?你为什么就没想到回湘西看看呢?洪家关村口那座贺龙桥,乡亲们早已修葺一新,盼着你重在上面走一走啊!还有,你战斗过的来凤县,那里的乡亲们为迎你回来,70年前专门修了一座“接龙桥”,乡亲们都想你呀!(今天)



  屹立在天子山的贺龙雕像

  56年前贺龙对女儿的承诺,最终他未能兑现。

  自1934年率红二军团离开故乡桑植,与红六军团会师转战黔川边境(后于长征途中在甘孜组成红二方面军),直到1969年逝世,贺龙一次也没回过故乡。

  贺捷生将军曾对女儿贺来毅讲:“从北伐革命到全国胜利,光是贺氏家人为国捐躯的就有数百人之多,如果加上远近亲属,宗室族人,就多达数千人。一个家族,在前辈率领下义无返顾地投身革命牺牲了这么多人,这在中国革命史上都堪称奇迹。”

  据研究资料统计,贺龙直系亲人中的革命英烈就有:贺士道,贺龙的父亲,1920年牺牲在桑植;贺文棠,贺龙的弟弟,1920年牺牲在桑植;贺英;贺龙的大姐,1933年牺牲在长湾;贺戊姐,贺龙的二姐,1933年牺牲在长湾,贺满姑,贺龙的四妹,1928年牺牲在桑植梭场坪;贺文新,贺龙的堂 弟,护旗兵班长,1928年为了向贺龙送紧急情报活活累死途中……仅北伐革命到红军长征胜利这一段时间,光贺姓英烈就有89人。1919年,贺龙率领讨袁护国军驻防桑植,当地封建恶势力,对贺龙家乡洪家关进行了血洗。贺龙的堂侄贺连元家先遭劫难,匪徒抓住贺连元之妻郭三妹,先向她头部猛砍一刀,右耳被割掉接着又朝她身上乱砍21刀,扔进河中,两个儿子和大女儿全部被砍死 ,年仅6个月的小女儿被活活摔死。一夜烧杀,贺姓族人遇难30多人,受害人家48家。

  还有一个数字:革命战争年代,仅桑植县为国捐躯的团长以上指挥员多达70余人。

  《北京日报》曾有一篇报道:当初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南昌发动的这次标志着我党从此有了自己武装力量的著名的起义,其骨干力量主要是贺龙领导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而在贺龙领导的这支队伍中,竟有3000人是来自贺龙家乡的湘西子弟。这就是说,我们人民军队作为武装力量的第一次列队,贺龙及其他领导的部队构成了我军最为壮观的阵容。

  可是为什么,在革命取得胜利之后,威加海内、身居高位的贺龙元帅,竟一次也没回过故乡?他能忘了那片血染的土地?能忘了当年的岁月?能忘了翘首以待盼他回去的父老乡亲?能割舍与故乡的联系?对女儿贺捷生的话,其情也深,其意也切,为何最终未能实现?是什么阻隔在共和国的元帅和故乡之间?

  答案是复杂的,复杂到决不能用常情常理来判断,复杂到任谁一句话也说不清。

  你能想到,一个叱咤风云、敢作敢为、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想实现一个最朴素、最本分的夙愿,也会有身不遂心的处境?

  这其中必有隐情和苦衷。

  现在,有一篇文章揭示这其中一些鲜为人知的原因,这便是贺捷生将军的《故里桑植帅魂归》。

  就在昨天晚上,贺捷生将军约我吃饭,饭后把文章送我。回到家,我一口气读完,心中充满感动,自然还有深深的悲凉和感伤。

  贺捷生将军的文章,是应邀为某军报专门撰写的纪念建军80周年的特稿。征得她的同意,我在该文正式发表之前,把它在这里贴出,以飨和我一样对革命前辈充满敬意的网友。



  故里桑植帅魂归

  ——写在建军82周年的日子

  贺捷生



  贺捷生将军(左2)等在贺龙雕像前合影留念



  又逢“八一”,又逢人民军队的伟大庆典,转瞬之间,人民军队走过了82年的光辉历程。82年后的今天,我的父亲、南昌起义的总指挥贺龙魂归桑植,他又回到了他日思夜盼的乡亲们中间,又回到了当年挥师出征的这片土地,回到了他对之寄予了无限情思的这片浸染着数万英烈鲜血和生命的山山水水之间。 群山苍翠,峰峦叠嶂,巍峨挺拔的湘西天子山今天伸开双臂,拥抱久别的湘西之子——我最亲爱的父亲。

  今年恰逢父亲含冤辞世40年的日子,经中共中央批准,他的骨灰从北京迁葬故乡——湘西天子山。父亲是长征开始那年告别故乡的,1934年的11月19日,根据当时军委的命令,父亲率领红二、六军团,就是从这里出发,开始了伟大的长征。那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湘西父老以泪作雨为他的子弟兵送行,从那时至今,屈指一算,整整74年了。

  今天,绵绵阴雨多日之后,天子山以少有的晴朗迎接它的久别之子。朗朗晴日下,墓碑背倚着的昆仑峰显得更加壮美,墓前方的御笔峰,平时云雾缠绕,今天清晰得远远能分辨每一棵松树。倚马而立的贺龙雕像今日似乎更透着豪迈和英雄之气,像与群山并立的又一高峰。一阵山风吹过,飘过来一曲动听的桑植民歌:《跟着贺龙去革命》,歌声把人们带回到了那个烽火硝烟的年代。逶迤山道问,当年,红旗卷起农奴戟,父亲率领的扛着长枪、背着大刀的队伍,像一条又一条盘山的长龙。如今,在一条条当年走过红军的古老山道上,再次飘动着攀山的人流:湘西父老们听说贺胡子回来了,大家你搀我扶,争相攀上这座1200米的峰巅。当年的老赤卫队员来了,当年的暴动队长了,当年掩护红军的老房东来了。他们都要来和老总来叙叙家常,再喝一杯家乡的老酒!

  老红军贺文代在孙辈的扶助下,一步步攀到山顶,一到山顶,他挥手扔掉拐杖,啪的一个军礼,其神情庄重、腰板笔挺,在老总面前,他更像一个听命出征的战士。谁能相信,他已经是一个九十三岁的老翁了呢?“常哥啊(贺龙字文常),桑植乡亲想您啊!话未说出口,一语泪长流。墓碑前,一个麾耄老者长跪不起,他是贺龙当年的警卫员王金水。他的诉说,更是感动了所有的在场人:“老总啊,74年了,你怎么就不回来看看大伙儿呢?湘西的一草一木都在盼着你呀!”

  是啊,父亲啊,老总啊,你怎么就不回来看一看呢?战争岁月,北战南征,戎马生活,居无定所,可革命胜利后,你身在高层,都位居元帅了,你怎么就把乡亲们忘记了呢?你为什么就没想到回湘西看看呢?洪家关村口那座贺龙桥,乡亲们早已修葺一新,盼着你重在上面走一走啊!还有,你战斗过的来凤县,那里的乡亲们为迎你回来,70年前专门修了一座“接龙桥”,乡亲们都想你呀!

  肃立碑前,看着墓碑上父亲叼着烟斗的面容,我在想,父亲何曾不想念乡亲们呢?回故乡看看,是他许多年魂牵梦绕的一桩心事啊!

  我的思绪一瞬间回到了56年前的一天。那时,父亲已经身居西南军区司令员的高位了,我则是刚回到父亲身边的一个中学生。那是一个晚上,闲暇的父亲依然叼着那支著名的烟斗,他跟我聊起了家常,给我讲起了往事。他说,从湘西我率领桑植子弟起事算起,光桑植子弟就牺牲了六万多人哪。如果从我投身革命算的话,到1949年全国解放为止,跟贺家凡沾亲带故牺牲的英烈不下两千人。闲下来我眼一闭,他们一个个好像就在我的眼前。我想他们哪!今天我们胜利了,掌握政权了,可是他们这些英烈的老婆孩子怎么样了?亲人怎么样了?捷生,找个时间你跟我到老家走一走、看一看。父亲亲切地摸着我的脑袋,抬头看他时,见父亲双眼泛着晶莹的泪光。那泪光,永远地留在我的记忆里,那是我看到父亲作为带兵的元帅第一次流泪。那眼神里,我看到了父亲浓浓的乡情。

  说来也巧,时隔不久,打听到我父亲地点的桑植乡亲陆续来了。他们中有烈士的遗孤,有英烈的兄弟,更多的是一些已经牺牲了丈夫的寡妇们。她们其中有一些居然还不知道她们的丈夫已经牺牲的消息,他们是来找老总贺龙寻找丈夫来了。更多的是,是为了找当了“大官”的贺龙寻个出路。那时新中国刚刚成立,国家穷,交通闭塞的湘西更穷,烈士家庭缺了男劳力则穷上加穷。然而,当做梦都希望见到乡亲的父亲,真的接连不断地见到乡亲时,其心情却有说不出的苦涩和沉重。革命胜利了,却还不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特别是那些为革命把生命都献出的烈士,他们的亲人还不能摆脱贫困,他感到内疚啊。但是,为乡亲们找工作,对于向来严于责己的父亲实在是勉为其难,在当时的情况下,他也确实很难做到。在湘西,跟着贺龙革命的队伍,他们留下的不论是烈士遗孤,还是失去了丈夫的寡妇,其数字都以数万人计呀,刚刚建立新政权的国家,百废待兴,哪能承担起这么大的负担啊!父亲能做的,就是请他们住上几天,招待吃顿饭,然后从工资中资助他们一点,最后买张车票送他们回家。即使关系特别亲近的亲戚,也不过如此。

  我记得,父亲有个四妹叫贺满姑,是湘西出了名的红军女英雄,她在与敌作战时不幸被俘,国民党以五马分尸的惨烈手段将她杀害。其英雄壮举,成为后来对青年人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最典型事例。关于我有这样一个女英雄姑姑的事,我父亲时常讲起。那一年,贺满姑的儿子即我的表兄向楚才来到重庆,他的要求很简单,看舅舅能不能给弄份工作干。他还同时带来了当地政府的口信,说县里要拨款修一下当年被国民党军队焚烧的贺家老屋,目的好供孩子们参观学习。那一天,父亲的话至今清晰在耳,父亲对我的表兄说:孩子,当农民种地有啥不好,咱是红军的后代,是党的人啊,是党的人,就不能给党添负担。孩子,听舅舅的话,回湖南务农去,这是十分光荣的事。等我退休了,我也一块和你到桑植种地。至于重修老屋嘛,那是不行的。咱洪家关连所学校都没有,孩子上学都要跑几十里山路,要办,就办一所学校吧。听了父亲的话,向楚才二话没说,毅然回到了湘西,此后他当了一辈子农民。而父亲倡议修建的那所学校,至今都在为洪家关一带的教育发挥作用。

  不断的来访乡亲,不仅成为父亲经济上的重负,也严重干扰了他繁忙的工作。父亲的一个外甥向黑鹰,是很有名的长征干部,很能打仗,解放后在西南某空军师当师长,看父亲实在难以应付,就说:舅舅,这样迎来送往的事你就交我办吧,都是湘西乡亲,接待他们我也有责任嘛。父亲答应了。可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却让父亲终生悔恨不已,那一年,三反五反运动已在全国开始,表兄被举报犯了贪污罪。罪状是:用公款为来访的湖南老乡报销了两张火车票。今天看来,这或许算不得什么,可在那个年代,这是大罪,罪当重处。在机关批斗大会上,父亲作为领导干部被特别请来参加,坐在主席台上的父亲,看着自己的外甥被押上审判台子,向黑鹰被按着跪在尖利的石子上,鲜血直淌,父亲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后来查来查去,表兄的罪过依然就是两张火车票。我永远不能忘记那天父亲坐在台上的那个尴尬面容。父亲真的好后悔呀!在西南军区同任领导的刘伯承、邓小平听说此事,立即指示:向黑鹰虽有错误,应当批评,但不至于蹲牢房,他是战场上能征善战的虎将,眼下抗美援朝前线正需要人,就派他去朝鲜吧,让他戴罪立功。刘邓首长一句话,不仅为父亲解了围,也让表兄免除了牢狱之灾。然而从那以后,不知为什么,父亲再也没提过回湘西的事。我知道,他对湘西父老的惦念,深深地埋在了心里。

  父亲再一次提出回故乡看看,是10多年以后的事。1964年的年末,正是三年自然灾害闹得最凶的年月,当时,毛主席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倡议,动员政治局的委员们都要回家乡过年,要大家了解体验一下百姓的疾苦,顺便搞也可以一些农村调查。1965年,毛主席身体力行,自己首先带头回了韶山。这时候,父亲也特别想回湘西看看,他很想去祭扫先烈的墓,看望久别的乡亲,并且他已经动身到了湖南。然而,那时已经到了长沙的父亲,却在家门口踯躅徘徊,近在咫尺,他最终缺少了再向西走的勇气,只是派同行的荣高棠先去桑植看看,他答应:明年我一定回去。那一刻,父亲想了什么?我只能猜测。我想,父亲肯定想了很多很多,他想什么呢?他一定又想到了湘西的乡亲们。他的面前,或许会有成千上万的湘西子弟结队走来,其中有1927年8月1日,他最早带到南昌的万余部队,这支部队大多数是湘西子弟,他们都是跟着贺龙闹革命的,那是中国革命的最早武装啊。可是他们中的3000多人却在起义后南下作战中牺牲了。南下作战失利后,贺龙根据中央指示,又一次回湘西开创革命根据地,呼啦啦大旗一竖,再次集中了数万人的队伍,创建了红二军团,而这支队伍中,大多数是他带出去的湘西子弟。而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先后牺牲在祖国解放的各个战场上,他们已经长眠在祖国的山山水水间。我想,父亲此刻一定想到了他们,想到了他们那些失去丈夫的妻子,想到了那些失去儿子的父母,还有那些失去父母的儿子,他们这些亲人朝思夜盼,不就是盼着贺龙能给他们带来亲人的消息吗?父亲见他们该咋说呢?

  第二年,湘西的父老期待着,贺老总应该兑现他一年前的许诺了,然而正待启程,“文革”爆发了,此后,遭受不白之冤的父亲再也无法回故乡了。在经受了长达数年的牢狱之苦后,父亲于1969年含冤离去,从此,到湘西那片土地上走一走、看一看,最终成了他生前未竞的遗愿。

  魂归桑植地,情牵万人心。如今,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82周年的日子,父亲辞世40年后,他终于又回到了层峦叠嶂的群山间,终于又回到了湘西父老们中间,回到了他魂牵梦绕的这方土地。他又可以象当年一样,听乡亲们动情地歌唱那美妙无比的桑植民歌,他又可以和乡亲们一起,品味着浓郁的湘西老酒,讲述古老优美的湘西故事。只是今天的湘西,变化已经是地覆天翻,,改革开放30年来,人民已经摆脱贫困,生活蒸蒸日上。父亲再也不用为乡亲的吃饭穿衣操心犯愁了。在桑植的山里走一走,看一看,到处是漂亮的服装,崭新的楼舍,还有湘西百姓甜蜜而自信的笑容,然而,也有唯一不变的,那就是精神,人民对党信赖和对国家无比热爱和忠诚的精神,它从父亲及其老一代革命家率领的红军队伍一路传来,象接力棒一样,一代代传承下去,直到永远。亲爱的父亲,你当为故乡欣慰和高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8-9 12:12
好!好!好!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464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