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6175个阅读者,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09-7-30 15:18

流泪:被绳索拴在墙脚5年的可怜儿(图)



conq 发表在 张家界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7-1.html


一个五岁多小男孩赤裸下半身,被一根绳索牢牢拴在院墙下.旁边是一间低矮
  土坯房,房檐一个角落就是他的栖身之所.无论春夏秋冬,他总是赤裸着下半身
  ,被一根绳索牢牢固定在大约4平米的一个扇形范围内。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狗娃”是狗娃第一个名字。孩子姓什么叫什么没人知道。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原来狗娃在亲生父母身边才享受了几个月骨肉亲情,就因不是健康孩子遭遗弃
  
  他们带着肢体的残疾或是智力的魔障,来到了这个世界。在短暂或漫长的生涯里,咀嚼着被亲人遗弃的苦涩与社会关爱的甘甜,无论时间长短他们毕竟,经历了一场人间。
  
  拯救孩子还是我们的人性?
  
  ◎ 生命如虹
  
  以围墙上特制的铁钩为圆心,以两米长的绳子为半径,这个5岁多男孩的整个世界,就只有大约4平方米的一个扇形……
  
  挣不脱的狗娃
  
  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踏进礼州敬老院了。
  
  一个五岁多的小男孩赤裸着下半身,被一根绳索牢牢地拴在院墙之下.孩子被栓的旁边,是一间低矮的土坯房,房檐的一个角落就是他的栖身之所.无论春夏秋冬,他总是赤裸着下半身,被一根绳索牢牢地固定在大约4平方米的一个扇形范围内。
  
  一根木棍吸引了孩子的目光,他伸出羸弱的小手,瘦弱的身体竭力前倾,把身上的绳索绷得笔直笔直,但,那根木棍依旧在他手指前面诱惑着他,于是他重又努力,绳索再一次绷得笔直笔直……
  
  不知多少次,终于,孩子意识到他的努力是徒劳的,他不可能挣脱栓了他4年多的绳子,于是他绝望了,眼睛暗淡下来,头低下去、低下去……
  
  “狗娃”是记者第一次见到孩子时脱口的称谓,谁知,这也是狗娃的第一个名字。
  
  孩子姓什么叫什么?没人知道!
  
  礼州敬老院的两位院长之一的王仁蕙说:“这孩子是2003年1月份送来的。民政局的人也没有说啥子,只说这娃娃是哑巴,又有癫痫症,要我们尽量带,带得活更好,带不活也不怪我们。”
  
  原来,狗娃在亲生父母身边才享受了几个月的骨肉亲情,就因为自己不是健康孩子遭亲人无情地遗弃.几经辗转,还在襁褓中的他被民政部门送到现在的敬老院,开始了他无法预知的苦难人生。
  
  八、九个月大的狗娃刚进敬老院就被一孤寡老人整天背着,虽然没有行动的自由,但老人那佝偻的后背却给了他最大的温暖和依靠。一岁多的狗娃慢慢会走、会跑了,幸福也在这时嘎然而止。
  
  “我们很忙啊,没时间专门带他,他几次跑出去都差点被汽车撞倒,还险些掉在茅坑里。”王仁蕙向大家讲述着栓养狗娃的前后。
  
  狗娃的癫痫病不定期在发作.“看着很吓人的,娃娃满身都在抽搐嘴里吐着白沫,屎尿屙在裤子里都不知道,在我们农村,这病叫扯‘母猪风’.” 王仁蕙挥动着手,回想着狗娃发病时的样子.
  
  “那也不该栓他啊,他毕竟是一个孩子.”对于这句耳闻详熟的话,许多人都和王仁蕙说过.
  
  “这娃娃脑壳也有问题,刚会走路的时候每天都在栽跟斗, 脸上随时都是稀烂的.他又不知道怕,经常去和狗抢饭吃,我们也担心狗咬他.不栓着他太危险了.因为我们不可能每天有人跟着他啊.” 王仁蕙最大的苦衷在于没人照看狗娃.
  
  四年啊,无论寒冬酷暑,狗娃光着他的屁股,在自己的天地里顽强的生活。也许大家不能理解,难道他连裤子都没一条。狗娃,常把屎尿拉在裤子里,刚开始照顾他的老人还会替他换洗,后来为了方便,就任由他光着屁股自由玩乐。累了,他肆意地躺在地上,嗡嗡来去的苍蝇亲吻着他脏兮兮的小脸,他懒得用手去挥赶一下摆头而睡,无欲顾及,我们不能不感慨生命的力量。
  
  “我在这敬老院工作了十年,十年来我们这儿收到20个左右被父母遗弃的娃娃,能活下来的就那么两三个,造孽啊!”王仁蕙摇摇头,一脸的茫然和无奈。
  
  弃婴之家
  
  这是一家修建于五十年代的敬老院,踏进院门,一块席编的军民共建文明敬老院的牌匾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清晰。而四周的土坯墙已是历经风雨到处残痕.
  
  据,礼州敬老院院长王仁惠介绍,礼州敬老院修建于1958年,人多时曾经有上百个老人在这里共同生活。现在政府对孤寡老人的关爱和照顾,每月都会为他们提供一百多的生活补助。所以生活能自理的老人都自己生活,不再依赖敬老院。而遗留在这里的16个老人,都是智障、聋哑的残疾人,且年龄都在六、七十岁。
  
  让人意外的是,这里还是一个民政部门收养弃婴的主要场所.西昌市民政局每年都会收到一些患智力障碍,身体残疾被大人遗弃的婴儿,他们又急需专人的看管和照顾,因为西昌现在还没专门的儿童福利机构, 这里自然成了那些弃婴真正的家.他们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敬老院,而是一个很特殊的弱势群体之家.
  
  后背上的冷暖人生
  
  “曹必友”一个七十多岁风烛老人,在敬老院生活了整整23年了。别看他衣衫破陋装着奇怪,一些古灵精怪的钥匙玩件悬挂周身。而这个大脑存在一定障碍的孤寡老头,却是敬老院里的有功之臣。多年来,送进敬老院的弃婴他照顾了十多个。白天他背着他们玩,晚上他搂着他们睡,他眼里的孩子没有残缺,没有屎尿的脏和臭。带孩子成了他十多年来无休止的工作和唯一的乐趣。
  
  一天十多个小时,他的后背几乎没有空闲过。敬老院来来去去的弃婴在他的背上流动,他就是背狗娃长大的那个老人。在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里,他默默地奉献着生命的余晖与感动。
  
  “爸啊…爸…”曹必友,后背上的脑瘫儿用吃力的劲儿,囫囵地呓语着。“你们听你们听,他喊我爸爸了。”曹必友,满脸幸福难抑的样子,那浑浊的目光顿时清亮起来。“呵呵,别个喂他东西他不吃哦。”老人侧着身,骄傲地将一块饼干塞在后背脑瘫儿的嘴里。“憨包”大家都这样叫脑瘫儿,憨包却也是爸爸最宠爱的一个孩子。2005年至今,曹必友老人一直背着憨包共享冷暖。憨包是严重的脑瘫儿,已经5岁的他仍无力抬头,手脚倦缩着甚是可怜。稍微硬一些的食物都无法咀嚼,为了延续他弱小的生命,老人常常将嘴中嚼碎的饭菜一口一口喂在憨包嘴里。憨包那声含糊不清的“爸啊…爸…”足以感天动地。
  
  “背不动了。”曹必友,向记者摆着手。是啊,一个5岁多的孩子整天压在一个七十多岁老人的后背上是何等劳累和辛苦。何况,狗娃也是他的工作任务和职责。每天,他要一勺一勺地用调羹把狗娃和憨包喂饱了,才吞咽得下自己的那份晚餐。
  
  “是啊,民政局送娃儿来的时候就说是暂时寄养,现在十多年了他们年年都在送人来,可是一个都没领起走过哦,我们也恼火得很啊!”没人手、没钱,王仁惠诉说着现实面临的所有困难。
  
  生命如此之轻
  
  20个?年年都在送弃婴来?
  
  除了一个在校读书的男孩记者曾经见过,现在敬老院除了狗娃和憨包没孩子了啊,那还有十多个孩子现在去了哪里?
  
  为了证明王仁惠说的是实情,记者提出看看民政局送弃婴来的登记手续和交接记录.
  
  “有啥子记录哦,从来都没得.就昨天送来的这两个都没写一张条子.” 王仁惠好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敬老院的另一负责人万院长也表示确实不曾办理任何手续.
  
  “民政局没手续,你们自己也不登记?那你们怎样知道十多年送来弃婴的准确数字呢?”记者满腹疑云.
  
  “哟,都是些没得名字的娃娃,本身就有病和残疾,养不了好久就死了.哪个管那么多哦.我心中记得的就20个左右吧.” 王仁惠心里算计着.原来,20个左右的弃婴中除了被当地人收养的3个孩子尚在,其余全部夭折了.
  
  据一位当地的村民像记者透露,就敬老院处置弃婴尸体问题已经引起了周围群众的强烈的不满. 王仁惠对此的解释是他们一般就在附近做一般掩埋,未做火化.也理解村民的不满态度,但火化费用实属无力支付.
  
  看着还在墙角试着挣脱束缚的狗娃,和幸福趴在曹必友背上的憨包,记者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他们是不幸的,出生就遭遇骨肉亲情的遗弃.他们是幸运的,在残酷的生死较量中幸存下来.但是,无论他们的幸与不幸,只代表了他们只是活着,而又有多少活着的快乐和意义.
  
  一切过去和现在与未来相比,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在我们一声声谴责为人父母为推卸养育义务和责任,做出践踏生命,泯灭人性的弃婴之事时,我们是不是忽略了一些什么?忽略了对产生这个事件的原因的拷问?为何一个5岁多的小孩在众目睽睽之下,在高墙与房檐的那几步距离之间,苟且偷生。在长达4年之久的时间里很少有人问津呢?
  
  “涉及钱啊,进出每一分都要算清何况是一个人……”一位群众感慨在关于弃婴的来去问题上谁认真过?一个残疾孩子的生命这样一文不值?
  
  1号下午,记者带着弃婴接收手续等诸多问题采访了西昌市民政局救济科科长陈美强.在就10多年来,民政局将弃婴交给礼周敬老院未办任何交接手续问题时,陈科长直言相告确实未曾办理任何手续.他说:“2007年西昌市民政局共收到11名弃婴,因为西昌市没有专门的孤儿院,所以一直按照以前的办法将这些弃婴分别寄养在西昌市的几家敬老院暂时寄养,而民政局对每个弃婴每月拨付200元生活费给敬老院.”对于97年以前的弃婴去留数字,陈科长表示没有档案,无法提供.
  
  看着一直试着挣脱束缚的“狗娃”,记者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为什么?一个5岁多的孩子犯了什么错?谁,应该为孩子负责?谁,又该为那些逝去的生命负责?
  
  我们首先问问他的父母!如果我们还讲究人性的话,那么,你们的人性早就泯灭了,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可以抛弃,那么在你们看来,还有什么不可以抛弃呢?
  
  其次,要问问……
  
  还是打住吧,因为有许多的人都该扪心自问。而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追究谁的责任,而是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
  
  救助的曙光
  
  采访接近尾声, 我们在西昌市民政局得到了好消息——沙马沙军副局长告诉记者说:州、市民政局将在近期内建立一个福利中心,遗弃儿童的生活环境与生活方式会带来很大的改善。栓住“狗娃”的绳索就要解开了。
  
  在此之前,沙马副局长表示:和敬老院协商,尽量给孩子多一些的关爱和照顾,“不能再栓住孩子了”。
  
  据记者所知,一个叫“西昌同城公益”的民间自发公益组织开始关注这个孩子,除了给予力所能及的照顾外,在互联网上寻找愿意领养这个孩子的好心人。
  
  当我们因为一个狗娃的未来命运而感到彷徨担忧的时候,可能还有更多的狗娃也处在或即将处在同样悲惨的命运边缘.这期间,道路崎岖任重道远,我们不能坐而无视,一味等待救助机构和救助机制的建立。因为,那些濒临危机的孩子无法等待,在社会救助体系尚未建立完善前,我们更多的是寄希望于政府的力量和社会团体与民间救助组织,呼唤每个人的人性与良知,更多的去关注那些隐藏在现实生活中的灾难和不幸。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狗娃吃饭用的碗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照顾了狗娃6年的聋哑老人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无论刮风下雨孩子都是这样睡觉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孩子渴了,老人只能这样喂孩子喝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沙漠冰蝉   2009-7-30 17:45  金钱  +8   好帖
沙漠冰蝉   2009-7-30 17:45  魅力  +8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7-30 17:47
我们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呢




----------------------------------------------
我站在白马王子的对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8-9 15:54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8-12 20:38
生命顽强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7 11:04
我们的政府都在干什么的?少搞面子工程、多照顾民生吧。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9501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