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190个阅读者,1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09-8-8 07:44

今生是否还能再相见?(国庆征文) [推荐]



文人 发表在 常德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0-1.html


今生是否还能再相见?(国庆征文)
wahu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十一年前,我随一位学长到阜阳师院学习声乐,一到那个培训班,就看到了你,你就深深的印在我的心中。从此,我每天都希望看到你,假如有一天我没有看到你来上课,我就会觉得这一天像没有渡过一样,那一天它不属于我,我会失眠!我会想,你到哪里去了,怎么会没有来,是有事请了假,还是回了老家太和,或是生了病,不舒服,而不能来?可是我也只能自己想想,我不能去问,也不敢去问,我们不认识,没有交谈过,我和你周围的朋友也不熟,虽说在同一个老师那里求学,在同一间课堂上课,而我也常常就坐在你的后面,可我们真的没有成为熟悉的人,可以见面打个招呼的人,只是很普通很普通的那种算是知道有这么一个在一起学习的人。而你又太优秀,太抢眼,谁都不会错过多看你几眼的机会,以致你后来跟我说,男女不能成为真正的朋友,他们接近你都是因为你太美丽,太漂亮的缘故;以致后来我们交往以后,我迟迟不敢说,其实我也是情不自禁被你所吸引,我也是心怀鬼胎的人之一;以致我在那里连该学的东西都没有学到就仓皇逃离了,因为我不知是该学习,考上大学,报答父母,还是该深深的陷入对你的迷恋之中,于是我找了一个借口,在99年春节到来之前,离开了那座认识你,有你在的城市,我怕再呆下去,自己不知该怎么去过每一天,所以我选择逃避、逃避,可我永远忘不了看你的第一次,永远忘不了第一次我们俩单独处于那个小院之中,你我在等待老师上专业课,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们俩居然还会有单独相处的时候,当时我就懵了,居然没有想到任何一句可以说出的话去面对你,就那样呆呆的看看你,又看看天、看看地、再看看你,你好像笑了,是微微的,又好像没有笑,也四处张望,也好像似看非看的对我,我不知老天安排我们的第一次单独相见竟然是种境地,我不知怎么捱过的那几分钟,像漫长的几个世纪,至今依然留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要知道,平时每次看你,我都是偷偷地,从你的身后,从你的侧面,即便和你迎面相遇,我也不敢直面看你,只是轻轻的一瞥,待你走过去后,再悄悄的回过头,躲过周围的眼光,尽情的凝视你的背影,或许,这对我说,就已经足够了,我哪里敢奢望会有一天,突然和你单独处于一个狭小的院落之中,我哪里敢奢求会有一日,猛然同你面对面直立于一片方寸之间,我懵了,真的懵了,我以为那不是你,也不是我,那天是老天拉错了绳索,错把你我留在同一块天空下,不然,你我怎会觉得那样陌生,作为所谓的同学,竟然连一句能记住的话也没有讲。我不知该怎样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总之是乱极了,乱的一塌糊涂,以致于至今回想起来,我依然不敢相信那次是真的就简简单单,随随便便和你单独共处了几分钟,真的要让我回味这一生!

你恐怕不知道,也不敢相信,你的一举手一投足,一莞尔一微笑,你说话的声音、状态,你迈步时的大小、频率,你唱歌时的气息、情绪,你舞蹈时的旋转、飘忽,我都会仔细的去谨记,以至于没有看到你的人,我就已经感觉你要来临了,对我来说,教室的那扇门,根本无法隔阻我对你的观察,你每次进来,都会像仙女下凡尘一般,人还未入,就让人感觉到一阵清爽怡人的春风扑面而来,我知道你就住在教室隔壁的宿舍,所以,你和你的几位姐妹总是在最后一刻才会走进来,让全班的男生都顷刻间眼球跳动,其实,心更加跳动!我还记得,我们一起学试唱练耳和乐理知识,我们跟着老师唱简谱、五线谱,唱送别、还君明珠、自新大陆,还有那一年最火爆的生命之杯!你还记得吗,我想也许你早已不记得,事实上我一直就坐在你的后面,每次你唱、听以及到黑板上写出答案,我都在注视着你;我更记得,在那一年的联欢会上,你不光和其他女同学表演了健身操,还自己跳起独舞“掀起你的盖头来”,至今我还记得你围上面纱的样子和你那独特的新疆舞的舞姿!不知你自己还记不记得,那些有你出现的美好时光,在我的生命里写下永恒!十一年了,我一刻也没有忘记,没有忘记你,没有忘记那时的我,没有忘记我们共同待过的那个院落,那间教室,那间琴房,那些所有可以看到你,感受到你的美丽时光!你还记得吗,还记得吗?我今生最爱的女孩,最牵挂的女孩,十一年了,往事历历在目,可你却不知身在何方!

第二年,我就不再去那里学习了,因为我怕无法面对你,不知怎样继续再看到你的日子,为了能静下心来求学,我匆匆离开那座城市,离开你,一个我不敢直视的女孩,回到家乡的小城宿州,继续学习声乐,可是事与愿违,在看不到你的日子里,我更加心慌,更加彷徨,更加落魄,我寝食难安,还不如在那里总会有片刻的宁静,因为至少还可以经常看到你。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终日精神恍惚,就快不能以常态示人了,我放弃对自己说的话:为了求学暂时忘记你,远离你,等到有一天有缘自会相见!我终于办不到,食了言,我拿起信纸,以一个陌生人而又和你同窗一载的身份,给你写了第一封信,写了一些夸耀、羡慕之词,我在里面夹了一个叫做《两生花和一生之水》的小文章,是我从报上剪下来的,希望能表达我对你的情感,也希望你可以明白我的感受!信寄出后,我忐忑不安,陷入未知的等待之中,我有些惊慌,怕你收不到,怕你不回信,怕你说我无聊,怕你嗤之以鼻,怕你说我存心骚扰,怕你冷言冷语一番让我死心,最怕的就是你一言不发,此信石沉大海!可是,你回信了,你真的回信了,而且在信中你同意做我的笔友,你还想知道我是谁,试图猜出我的样子,这是我最期盼却又最没有信心得到的结果,可是竟然真的来临了,这就是你,一个宽容的女孩,一个真诚的女孩,一个充满爱心的女孩,我还有什么不满足,我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从此,我们成了鸿雁传书的笔友,我识得你,你却不晓得我。记得到了那年高考前后,我突然收不到你的信,急的彻夜难眠,于是托在阜师院上学的老乡把信送给你,后来收到你的信,知道你考上了苏州铁道师范学院音乐系,我很为你高兴,可是我不才,心太高,想考中戏,结果未能如愿。本想继续复读,可是考虑家庭状况,感觉学艺术代价太高,即使来年能考上,家里恐怕也无力承担昂贵的学费,于是我放弃了声乐的学习,来到省会合肥,在安大做了一名自考生,我想只要自己努力,一定会学有所成。记得这一段时间,我们几乎失去了联系,我虽然知道你在铁师,可是不知道哪个班级,你就更不知道我在哪里了,于是我在入学后,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给99铁师音乐系新生班寄了给你的信,可是没有得到回音,我没有放弃,继续寄了第二封信,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你的回信来了,而且你在信中说,第一封信你也收到并且回了信,于是我着了急,马上到系办公室查找,结果是阴差阳错送到本科班那里去了,三天后,我终于找回那封信,我很兴奋,因为我们又联系上了,你并没有终止和你的交往,也许是到了一个新的环境,你和周围的同学还没有熟悉,这一段我们的通信特别频繁,大概一周一封,刚好是一来一回的时间。另外,我们不知通信,还很快通上了电话,记得每个周末的约定时间,我都会到宿舍门口的IC卡电话那里和你畅谈,最长时也有四五十分钟,那时我还没有买BP机,于是就留下外面小店的电话,希望偶尔可以有人通知我接你的电话,而更多的是我把生活费省下来买电话卡,那时我们宿舍的同学四处寻找打折的电话卡,后来我记得有一种300卡,只要记住密码就可以打电话,又很便宜,所以买了好多。我记得,这之间我像你要了第一张照片,而你也想看看我到底是哪一位,后来你又陆续根据我的要求寄来了照片,一共有五张,我记得有一张是你穿着和服照的,后来我说有点像日本人,你还回信反驳,说这是唐时中国传入日本的,只是有所改进,还说特恨日本人,说我把你气的要杏眉倒竖(本姑娘杏眉倒竖)了;有一张是在一个桥上照的,穿着皮大衣;还有一张是坐在校内的梅花亭,一张站着,另一张是在苏州乐园戏水照;知道我为什要说这几张照片吗?因为在我们交往越来越少,关系越来越淡的2001年的暑假,由于我有事提前回了老家,并不知学校宿舍在假期要装修的事情,后来开学回来后,才知道所有宿舍的物品都在装修期间被转移到食堂,然后在开学前期又重新搬回各个宿舍,在这过程中,你给我写的几十封信、我喜欢的几十盘盒带以及那五张照片都在一个袋子里丢失了,我知道后追悔莫及,差点疯了,我去找谁赔给我呢,我去找谁负责呢?都怪我,那么多重要的,对我有意义的物品居然没有随身携带,就这样随手放在宿舍里,是我当时还不懂得珍惜,没有想到未来,其实那么多人的东西没有丢,单单是我的不见了或许正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惩罚我当初对你没有坚持,不够坚韧,没有足够的耐心,为什么我人都到了苏州,东西都带到了苏州,只要在坚持一晚上,就能接到你的电话,也许一切都将改变,而我们的关系也不至于从此以后一落千丈,直至中断联系,至今无法得知你的任何消息,也使我至今孑然一身!可那些照片和信件,在丢失八年以后,我依然记得里面重要的信息,虽然八年没有看到了,我却从没有忘记你的容颜,即便你没有寄照片给我,我也不会忘记你的样子,因为在十一年前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就把你的容颜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而且经过这许多年,没有模糊,没有淡忘,反而更加清晰,清晰到你就在我的眼前,时时刻刻,那一次次从梦中惊醒,第一个浮现出的面容就是你!我还记得,那年寒假回来,你折了一支小小的腊梅花,包裹着塑料包,夹在信里寄给我,你知道我最喜欢梅花,我在给你的信里不止一次提过,或许这是你送给我的唯一礼物,我一直都把它放在那封信里,当颜色由白变黑,枝条变得干枯,我也没有扔弃,可是同样在那一次丢失了。而后来由于我们的关系不像从前,我再向你要照片,就被你拒绝了,所以你可能还不知道,如今我这里没有一张你的照片,只有一封信已经是你不再和我交往的证明,我也无心去看。所以,后来我常常对自己说,失去你的信任,失去和你的联系,是上天在惩罚我,是我心不够诚,弄掉了我最不该掉的东西:我们交往的证明,我几年的心血,我一生最不该丢失的挚爱,却以这么一种方式全没了,我欲哭无泪,我悲痛欲绝!

2000年的中秋节前夕,在我认为我们的关系已经相处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做出了一个可能会影响我一生但至今仍未后悔的决定:放弃在安大的自考学习,前往苏州,向你表白,并且再次学习声乐,希望再考一次艺术院校。于是我和寝室的两个芜湖籍同学带上我的数十斤重的书本和衣物铺盖,乘上合肥至苏州的火车,准备把家安在离你不远的地方。这次决定,提前没有给你说,征得你的同意,因为我想试试你会以什么样的态度迎接我,所以,当我到了铁师,在附近租下民房以后,才打电话通知你,那时我买了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BP机,记得我告诉你我在铁师桥的时候,电话那端的你很惊讶,但并不惊喜,我多少有点失落,但是我知道你并不是像我关注你一样关注我,也很理解。后来你请我和同学吃饭,也叫了两位同学作陪,其中有一位还是在阜阳学音乐时的同学,所以我也认得。接着晚上你和他们带着我们在夜色中同游了上方山,不知是不是因为第一次和你真正相处的缘故,我特别兴奋,那天我们首次面对面说了话,首次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还喝了啤酒,然后又一路同行,在斑斓的月色下游览山水,那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到苏州,“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记得刚下火车时就听见久违的古曲,路过无锡时还听到《二泉映月》,一切都如我心中所想,是不是见到你后也能一切得偿所愿呢?总之,那晚我特别开心,有很多话要对你说,一年多没有看到你,也想近距离的好好看看你和那时求学有何不同,我总是旁若无人般和你讲话,时不时还听见你笑声阵阵,看到你面颊绯红,那一晚,我第一次看到了传说中的石湖,第一次看到了三秋桂子、十里荷塘,第一次对着金身菩萨上香(我许下爱的愿望,可惜至今未能还上愿);那一晚,有美丽的月色,有醉人的山水,有知心的朋友,有心爱的佳人,我想我这一生都绝不可能再有这样的机会了,我真的有些陶醉,有些飘飘然了,风花雪月,才子佳人,古人似乎也就如此吧!我当时22岁,你21岁,或许都是人生最美的时光,能有此一幕,夫复何求?夜游归来,我邀你们在我刚租下的小屋稍息片刻,等于告诉你,我从此要和你比肩而邻居了,也希望你有空时常来看我。过了两天,我的同学要回合肥了,和你告了别,就此我开始一个人孤独难耐的一周。

其实,我知道我这一来,令你不知该怎么想,虽然我们在信中电话里已经很熟悉,毕竟这样相处还是很陌生,况且我就如此放弃在合肥的学业来到苏州,也让你难以理解,因此我以为你差不多会想到我此行的目的。可是你并没有问我,因为我们一直是以笔友、朋友、同窗的关系在交往,你也一直希望有一个纯粹的异性朋友,而不想让我和那些天天盯着你的追求者一样,说什么爱恨痴怨,所以,一开始几天我也很难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不过,随着刚接触时的新鲜劲过去,你开始回到自己的校内生活,而我就被落在了一旁。说实话,我是奔你她去的,假如不能和你相处,我就失去了此行的意义,也失去了耐心,终于,在室友走后的第三天,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开始打电话以还相机的名义(先前找你借了同学的相机和室友拍照留影)约你,而且强调让你一个人来(我很怕你带同学来,那样我会不知所措),你翩翩而来,还带来了我顺便让你找的一张当晚的话剧票(印象中是《江南人家》,不敢确定了)。可是,从我在约定地点等待你到来时,我就有些忐忑,而当我的视线里可以看到你一步一步向我走来时,就更感觉不安,因为我真的没有自信,我不知该怎样面对你,我甚至想要逃离那个地点,然而我终究半看天半注视着你一直到你靠近我,一开口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得了,我只是想尽快的的让你离开,或者我离开,因为我把要说的话在见你之前已经用信纸写了下来,大概二十几张,一万多字,装在信封里,放在盛相机的袋子里,只要你拿回去看就可以了,而其它的我并没有准备。所以,当你以为我有什么话要说的时候,我就开始让你离开了,只是告诉你回去好好看里面的东西,天知道,如此好的一次可以当面表白的机会怎么就被我轻易放弃了。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是够傻的,因为我假如不是昏了头,是可以分析的到你来见我是应该有了思想准备的,或许你已经猜到我要对你说什么,要知道在见面前的电话里,我曾特别强调要你一个人来,我想你不可能不有所思考,这也就解释了你见到我的举动,因为你在拿了东西后并没有转身就走,而是向我的方向走来,我如今可以分析出你的想法:你是以为我有话要和你说,所以才让你一个人来,来了自然不能站在马路上说,于是想边走边听我说。可我如此木讷,当时脑子里竟没有这根弦,心里还说,你怎么不回去看东西,反而跟着我走过来了。我真是够蠢的,根本没有想到你会如此面对我,你没有像一般害羞的小姑娘,转身走掉,生怕对方说出什么难为情的话来,而是很大方的想听我说出要说的话。可我实在没有那个勇气和胆量,看着你,我就口不对心,就不知所措,就难以面对,我根本不敢看你的眼睛,言不由衷的说话,一再让你回去,告诉你没有什么要说的,你才在确认后离开。天啊,我犯了多大的一个错误,这简直是致命的,直接影响到后来我们关系的走向。想一想,假如我当时把一切都说出来,哪怕是当面把信的内容念出来,或许我都会有一点机会,可是,机会她给了,我却没有把握住,我真的就该孤独终老,是我亲手放弃了自己的爱情,放弃了心爱的女孩!

你走了,在我的一再确认下走了,我想你回去就应该看到那封我满怀心血的表白信,假如你愿意给我机会,或许晚上就会呼我,我虽然还有些忐忑,但还是多了一份期盼。于是,我的心情稍好一些,准备去找一些当地的小吃来填饱肚子,并幻想会很快接到你的回音。可是,到了晚上我依然没有收到传呼,我几乎是把呼机时刻放在手上察看,生怕会漏掉。不过还是没有,我坐不住了,向铁师走去,在快到大门口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一个背影很像你,是在小店买水果,我真想走过去,可我没有,我在想,假如你想找我,是会主动联系我的。于是,我走进了校礼堂,用你帮我找的票,我甚至以为会在看话剧时看到你,可是也没有,我四处张望,根本没看几眼话剧,最后结束时,也没有看到你,更没有得到你的信息。我回去躺在床上安慰自己,说也许你还没有考虑好,再等等,这毕竟不是一个玩笑。第二天,一整天,依然没有任何音信,这一天,我没有吃东西,自己走到附近的万寿山公墓区,发呆、傻笑、唱歌、自言自语,走累了坐,坐累了躺,躺累了再起来走,没有一个人,只有山林里的鸟兽和一座座坟墓与我相伴,一直到天黑,我有走回来,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愣,想找点寄托,就放起校园民谣,越听越伤心,越伤心越听,胃里没有食物,打开一袋方便面,咬了两口,吃不下,喝了一口水,再继续躺着看天花板;第三天,拖着一夜没睡的躯体又走到公墓区,不再奢望她还会找我,还会在乎我,又是重复前一天的做法,只是没有力气唱歌了,精神也差了许多,又是熬到晚上,回来吃一口方便面,喝一口水,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似乎眼睛也有些花了;第四天,天亮以后,感觉头晕眼花,又咬了两口方便面,喝了两口水,脑海里老是出现坟墓的样子,又去了公墓区,到了下午,我突然想起母亲,想起父亲,想起弟弟妹妹,亲朋好友,还有在合肥为我此行加油祝福的室友,我顿时泪流满面,我仿佛突然清醒,难道我要客死他乡,留在这公墓区做一个孤魂野鬼吗?地上的人不认得我,地下的又岂会收留我,难道我真的要殉情吗?难道我真的要在未报答养育之恩时就要无耻的远离吗?难道我忍心让黑发人送白发人吗?我才22岁,不说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起码也是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怎么我的心理素质就这样低下呢?我要自救,我要回归自我,我要找回自信,我不能为此放弃生命,爱情虽然让人向往,可是没有了生命,还会拥有什么呢?我终于从坟墓区站了起来,擦干泪水,回到小屋,吃完剩下的方便面,喝了几杯水,收拾行囊,像房东告别,不是我不爱你了,不是我不等你的回复了,实在是这份爱太沉重,让我那稚嫩的身躯无法承受,我迅速赶到火车站,买了当晚十一点五十五前往合肥的火车票,然后把东西寄存,找地方吃饭,等火车出发。

其实,那晚一直到上火车的前一刻,我都在期盼你的回音,可是始终没有来,“哀莫大于心死”,我或许就这样放弃了。可命运真的和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当第二天火车驶进合肥站停车的时候,我的传呼机响了,是你!我当时不知是什么滋味,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我走出来,给你回了电话,你的声音很急促,我还没有说话,你就一句问过来“你在哪啊?”,短短四个字,我等了四天,差点丢了性命,我不知该怎么对你说,可我还是以无奈的口气告诉你我刚到合肥。接着你说出为何到今天才联系我的原因,我真的不愿相信,我宁愿相信是你不肯找我。原来,你当天看完信就联系我了,可是没有接到我的回复,于是第二天继续呼,也没有回音,第三天依然如此,到了第四天晚上你才知道那张201校园卡坏掉了,于是你开始着急,第五天早上一起来就到学校门口的小店给我电话,呵呵,真是天意弄人,居然是这样一种解释,我们能说什么呢?于是,当你听到我回合肥的消息当时就放下了那一口气,我在电话里听的清清楚楚,可我不知是不是也对我显示了一种失望,只有一晚,就是再熬过一晚,也许就会乾坤逆转,即便不是我期待的那样,起码我在那里得到解脱,剩下的就要随缘了。可是如今这样的结果,让我们在电话里说什么呢?最后,我只能说,让你写信过来,因为你在电话里不好表达自己的意思,可是我知道当面说和信里说是有差距的,我在合肥跟我在苏州,也是不一样的,或许,这就已经埋下日后我们关系恶化的根子,而随后所做的一切补救都是徒劳,无法从根本上挽回这一切了!
果然,你的回信比在电话里的口气要冷静的多,你默认了我对你的感情,却没有言及自己的心思,对这份感情你没有任何明确的态度,随后我们相处时就一直在模棱两可之间,我觉得我还是很牵挂你的,可你并没有表示多需要我的关注。我们的关系陷入了不冷不热之中,信也不像从前多了,通话也常常没有共同的话题,记得以前我一封,你一封,而且字数相当,通话也可以说好久,说的好开心,可如今不像往常了。

时间进入了2001年,有一次,我打电话过去,你说感冒了,我说过去看你,你说好啊,我当时很兴奋,以为又有了转机,可是就在要去的前一天,你突然又来电话说,不要我过去了,当时只是随口说说,让我不要当真,可我真的不想放弃这次机会,而且车票也已经买好了,于是就在电话里坚持,后来你答应了,但有些勉强,可我想这个机会很难得,我不能再轻易放过。第二天下午大概六点多钟的样子,我到了铁师门口,你在那里接我,不过你带了第一次我们来时陪坐的那位男同学,我当时心里一凉,虽然我知道那不是你的男朋友,可我还是觉得你在回避我,而且你说当晚有演出,要准备化妆,所以前后我们只待了二十分钟左右就分开了,不过那晚我们单独(那位同学看到我到了后就离开了)在铁师桥上首次当面谈到了情感问题,我给你带去了牛角做的梳子,你反问我不是曾经说过不相信爱情为何又要涉足其中?我当时真的不好回答她,甚至有些语无伦次,可是我感觉她那晚的态度比较好,起码没有不理我,还说说笑笑,不过时间很短,我还没来得及在夜色中看清你的样子,你就去校内演出了,可我不知该往哪里去,索性告诉你连夜赶回去,还是那班夜里十一点五十五的火车,你并没有说什么,我们的第二次见面就此结束了。可是后来我想,这或许又是我犯的大错误,我当时应该找个地方住下来,也许第二天你有空会来见我,我怎么会选择离开了呢?真的,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我所为,我一直觉得在你面前我根本就失去了自我,失去了判断力,失去了智商,简直愚蠢至极。记得有一次你突然主动呼我,和我聊你最近的情况和看的书,我居然没有能明白你的意思,要知道我是很想和你交谈的,可是这次竟然不知该怎么回答你。记得从前我打电话到你宿舍,你还让我去听你的室友在演奏什么乐器,而且有一次著名二胡演奏家闵慧芬来安大讲课后,我还打电话告诉你,和你聊了很久,你说你们校内的一位老师是全国第六把二胡,可是现在我不知你在想什么,不知该怎样和你沟通。所以我根本无法解释那些发生的阴差阳错的事情,我力不从心,心力交瘁!

[本帖最后由 mmddss2852 于 2009-8-8 18:11 编辑]




----------------------------------------------
天天开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8-8 07:45
很快又过了一年,就是在那次丢失你的信和照片之后,我们的关系更加槽糕。虽然我到现在也没有机会告诉你丢照片的事,可你已经基本不会接我的电话和回我的信了,这时离你毕业大概一年的时间,我怕从此失去联系,所以想再要一张照片,可是要了几次,你都没有答应,似乎有些烦我了。于是我有些沉不住气,真的怕从此联系不到你。便打电话给你说要再次去找她,可这次你很明确的回绝了,而且告诉我三不政策,就是不接电话,不看信,不见面!我以为你是吓我的,所以坚持再次去了苏州。然而你真的没有接我的电话,我便在找到住处后,第二天在你们上课的小楼门口等你,下课时,你走出来看到我,并没有走过来见我,而是稀奇古怪的用手在下面对我轻摆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可我哪里甘心,一直跟着你,直到图书馆。你和同学在看报纸,可我不敢去找你(我真的很没用),但我看到那个第一次在一起吃饭第二次陪你接我的男同学也在,而且知道他性格好,就想把他叫出来帮帮我的忙,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随后出来了,而且径直问我想干什么,叫你同学干什么,我当时真的慌了,竟然不知该怎么说,其实明明是为了找你,可我竟说是想问你同学那栋楼有学术报告会,真是狼狈极了!于是你又回到图书馆,不一会他们就一块出来了,还有一个女生,是准备去看电影,就在这个时候,你那位男同学趁你们走在前面时给我说,说他没有和你谈恋爱,呵呵,我才明白他刚才为何不出来而去告诉你,原来他以为我每次来都看到他和你在一起,认为他是你的男朋友,要找他算账,所以就没有出来,现在又和我解释。其实我根本没有这样想,因为我看得出来他们的关系,我告诉他误解了我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他帮我传句话(可是你在我面前我又没胆可说),最后我写了一个纸条让他帮我带给她,记得是写了一些希望能和我沟通,别把事情搞大之类的话,可她只是看到后回头看看我,笑了笑(我后来也想笑,我怎么写出那样的话,难道是准备绑架她或自杀吗?真是难以解释),又径直向电影院走去。于是这第三次见面就此结束了,后来我挺后悔的,竟然把事情搞得这么僵,以致无法再有挽回的余地。回到住处后,我非常难过,仿佛又回到第一次在公墓区的那种感觉,而且第二天我真的又故地重游了一番,不过这次没有想到死,只是觉得又有头昏眼花的情况出现。所以我在那天下午到附近的某医院进行检查,可是检查结果竟是肾功能衰退,要我住院治疗,而我当时由于心情低落,也鬼使神差的相信了。但我并没有住院治疗,而是迅速退房离开,回到合肥,我在想,假如真是老天爷要我的命,我也不能死在苏州,应该先回合肥,再回老家,绝不客死他乡,做孤魂野鬼!那次真的是受了重创,心理也一时无法调节,在回到合肥后,我又给你写了一份信,大致是告诉你我的肾功能有问题,或许不久与人间之类的话。反正是想告诉你,我喜欢你不是一般的好色,而是爱情,这是我从来没有过的低落情绪,而且说出那样的话。不过可能是出于同情或者是交往几年多少有点情分的缘故,你及时在传呼台留了言,告诉我要勇敢面对,积极生活,踏过困难!我确实很欣慰,也想振作起来,正巧几个同学要到芜湖去玩,我本来说不去的,在接到你的留言后又搭上末班车,趁天黑赶到了芜湖室友家里,和一帮好友玩了几天,放松心情。后来回到合肥,过了一段时间就回老家了,在家里找到老中医看了看,原来是所谓的肾亏,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精神萎靡,神经衰弱等等,总之一时死不了。天哪,我遇到庸医了,幸好我还找人复诊了,否则真被害死了。可是我们之间就很难再沟通了,我也无法再和你说自己的病情。在无奈之下,我发明了一种写信的方式,不用让你回信,不用拆信也可看到信的内容。就是把一首首小诗词写在信封的背面直接寄过去,说实话,我不知你到底收到了多少封,反正我寄了有几十封,不知有没有人会认为没有内容而把信扣下。不过也无所谓了,既然你不看,别人看了又有何意呢?除了寄信,我记得还给你寄过一个胸针,一条围巾和一个小玩具,可是我想你也不会保留了!

2003年是你要毕业的那年,我还有机会打电话给你,可是你已经常常不在宿舍了,很少找到你,有时即便找到你,你也不想和我说话,很快就挂了。于是我想,你应该是有男朋友了,不然以你的条件,不确定一个男主角,会被烦死的。果然,在我那年到了北京(我曾经听你说过,你哥哥在北京发展,而且你当初也想考中央音乐学院而未果,可能毕业后回去北京工作,所以我想如果自己能在北京先安顿下来,说不定有一天能在街上遇到你),有一次打电话没有找到你,就留了手机号,当第二天你回过来的时候,知道是我,没说几句就挂了。但很奇怪,马上手机又响了,还是那个号码,但说话的是一个男孩,他在证实我的身份后,问我是不是想挨揍,呵呵,我马上明白了,但没有生气,而是告诉他,让他来揍我,随后电话又断了,我想应该是你把电话挂断的。这是我们之间的最后一次通话,很滑稽,也很让我受伤,但我不怪你。是我没有把握住机会,怨不得别人。后来因为非典我也离开了北京,也不知你有没有过去。过了两三年,我希望能和你做回朋友,于是就几乎每年春节前后打电话到你老家太和(你家里的电话一直没有换),可每次都找不到你,而我每次留下的手机号也没有人打过来。我想应该是你不想再联系我了,或许我真的不应该再打扰你,想一想,你今年也三十岁了,可能结婚成家了,再找你会影响你的家庭和睦。所以,2009年春节我再一次打过去,是你老父亲接的电话,说她在北京,但是回家过节是住在你哥哥家里,老人也给了我那边的电话,打过去是你哥哥接的,我依然留了手机号,但至今依然没有得到回音,也许你还没有结婚,可是你还是一个人吗?即便是一个人,我还能联系上你吗?即便能联系上,我们还会有机会相处吗?我不敢想,可我心里实在放不下,十一年过去了,我没有忘记你,断了联系六年了,我没有过一个女朋友,也没准备结婚,希望有一天知道你成家了,过得很好,才会安心,才会解决自己的问题。可是现在你到底过得怎么样,你好吗?胖了还是瘦了,还是那样爱美爱苗条吗?还能豪爽的大笑豪爽的喝酒吗?还是那样吸引众人的眼光吗?还会记得我这个一塌糊涂的人吗?到哪里可以找到你,我心爱的姑娘,我们今生是否还能再相见!

[本帖最后由 mmddss2852 于 2009-8-8 18:13 编辑]




----------------------------------------------
天天开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8-8 07:45
好图一好文!

多谢-介绍!




----------------------------------------------
天天开心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中国电力计量专家

回复时间:2009-8-8 08:14
好文多顶!
再次受益!




----------------------------------------------
知足常乐.文中元帅BLOG

欢迎来华声湖南论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8-8 09:09
分个段落就好了 眼睛看的花 呵呵




----------------------------------------------
有很多良友,
就是拥有很多财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8-8 17:35
今生最爱的女孩,最牵挂的女孩.




----------------------------------------------
上网休闲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中国电力计量专家

回复时间:2009-8-9 07:17
看到了你,你就深深的印在我的心中.




----------------------------------------------
知足常乐.文中元帅BLOG

欢迎来华声湖南论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8-9 17:56
好帖多顶!

好文多看!




----------------------------------------------
上网休闲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中国电力计量专家

回复时间:2009-8-10 06:58
回味这一生!




----------------------------------------------
知足常乐.文中元帅BLOG

欢迎来华声湖南论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8-13 08:16
好帖多顶!

好文多看!




----------------------------------------------
上网休闲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中国电力计量专家

回复时间:2009-8-14 07:54
好图一好文!

多谢-介绍!




----------------------------------------------
知足常乐.文中元帅BLOG

欢迎来华声湖南论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8-17 10:09
好文章 顶!!!!




----------------------------------------------
有很多良友,
就是拥有很多财富....
隐身或者不在线 认证用户
中国电力计量专家

回复时间:2009-8-17 10:22
好帖多顶!

好文多看




----------------------------------------------
知足常乐.文中元帅BLOG

欢迎来华声湖南论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8-18 06:46
好文章 顶!!!!




----------------------------------------------
上网休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8-20 18:32
看帖要回!
支持一下!




----------------------------------------------
天天开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8-21 16:39
除了寄信,我记得还给你寄过一个胸针,一条围巾和一个小玩具,可是我想你也不会保留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8-25 20:06
  今生是否还能再相见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2338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