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永远的程千帆
417517个阅读者,9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9-1 10:31
本文写作六周年纪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0-20 09:06
纪念程老之文发布六周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0-24 17:24
  读之恨晚。




----------------------------------------------
韵雅而姿秀,缘于形与神的完美结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3-25 16:31
二战的日本和现在的日本没有什么差别,战争时没有拿共军当回事,现在的教课书也基本不提与共军作战的事。日本人太不地道了,当年只把俄国人赶出东三省,为什么不好事做到底,把海参威的俄国人也赶走,土地归还我大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6-10 08:42
用手术刀的细致解剖历史,用史学家的凝重思考生命——菜九段的天骄文字-一代天骄-西陆网 http://club.xilu.com/deichun/msgview-10363-150648.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5 12:31
篮子
篮子是 驼子40多年前的高中女同学,篮子这个名字是安徽省当涂中学1975届高二(2)班班级群里用的,篮子本人也觉得怪好。
40多年前是个怪异荒诞的年代,整个国家都被那个老毕养的忽悠得变态了,在原本应该相互吸引相互爱慕的年纪,一个班的男女同学更可能相互讨厌,所以,到头来男女同学相互不认识反倒成了一种常态。但班上多数男生应该都能记住篮子。
篮子不是那种特别漂亮的女生,甚至她的皮肤也比多数女生略黑一点,但她特有的气质又远胜过那些比她漂亮的女生。那个气质怎么说呢,就像她的名字,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菊又是兰,又何者为菊何者为兰。也无论是菊是兰,反正是雅到不行。而且那种雅居然是一种可以通过视觉感觉到的淡雅的清香,自然而然没有一点做作。篮子的特点是一种让人看了感到舒服的特别,她的五官不是那种精致型,但如同从山野中刚刚移植到城邑的极品山花,透出那种天然的明澈。因此,篮子看上去明显的端庄聪慧有内涵,却又不带一点清高冷峻的气息,所以她的那种淡雅与那种高人一等的高雅无缘。其实篮子的安静文气与那个躁动的时代完全不兼容。但她仍然从容不迫,丝毫没有露出一丝丝的不安,也看不出她有丝毫憋屈的感觉,自然而然地融入到与她完全不搭界的世界,真是既来之则安之。就像她的名字一样,任凭外界如何的嘈杂,她仍然不管不顾地独自绽放她幽幽的清香。篮子的家就在班级教室的对面,常常上课铃响,就见篮子不疾不徐地步入教室,简直成了一道风景。
篮子的父亲是学校教工,谁能想到这个粗犷的黑脸络腮胡子,居然能生出篮子这样清纯绝俗的女儿。真要谢谢篮子爹,为世界贡献了这样出色的孩子,使得我们在回望那个时代时,会想起那里存有一幅静谧的画图。
说明:毕业40年,从来没有想到也不想知道篮子后来怎么样了。直到前些时候在滕钢同学组织的饭局上偶然相遇,才想起篮子的诸多好处。赶紧记下来,以志纪念那个逝去的年代。让驼子生气的是,再次饭局,居然有记不得篮子的男生。真他妈的没有品位。驼子记。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时年60岁的篮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9-4 07:22
千古谁识李杜情-牛bb文章网 http://www.niubb.net/article/1319640-1/1/
442110618 2016/9/1 16:52:12
配合《千里谁识李太白》的文字——《李白与酒》 - 原创文学 - 合肥论坛 http://bbs.hefei.cc/thread-246550-1-1.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0-3 14:04
把酒问青天(2523086846) 2016/10/3 9:08:40
梁山开年会,宋江主持。
林冲:今年洒家粮店没赚钱,|
鲁智深:我的酒店一年赔了10万两银子。
孙二娘站起来哭道:大哥!你再不给我拨50万两银子我的5家妓院都要破产。
宋江黑着脸一言不发。
李逵冲进来:大哥,我也……
宋江蹭的一下站起来:**的!他们说赔我还信,你一个拦路抢劫的也赔?!
-
-----谨以此纪念中国收费公路2015年亏损3187亿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10-26 15:27
颂悦2010
还定三秦11
楼上为菜九段先生的杂文,菜九的思维方式对我影响很大。虽然他的观点不完全赞同,却对他的历史分析方式非常推崇。菜九没有像程步一样总是说史记说谎而是肯定史记的记载然后分析为何史记会出现不合常理之处。
然后谈下我对楼上文的看法,我基本认同。但我不认为周昌是伪君子。所谓“邦有道则智,邦无道则愚”,臣子进谏本身就要看准君主的脾气,这无可厚非。我认为周昌性子本身就直不是装出来骗刘邦的,刘邦识人的功夫我比较相信。但周昌确实有些自己的小算盘。刘邦活着的时候他就敢说真话,而到了吕后氏对顶就是死,他又不傻何必呢?彭总的老婆浦安修在丈夫倒台时也说他不好了,我们不能说之前的她是装的而后来才是原型毕露。一个高强度的统治者就是能让耿直的人变成软蛋。而软蛋才是不得已的伪装!
另外陈豨反叛,周昌有责任。但陈豨这种人即使他没有造反的打算对国家统一也有威胁。韩信劝过陈豨反叛,陈豨虽然没有反叛却已经提高警惕了,对中央也无信任可言。可以说即使没有周昌,陈豨对中央政府也不是一条心了。他没有反却时时刻刻在防备,这和后来的吴王刘濞本质没什么不同。在陈豨和刘濞统治之下,诸侯国已经脱离了中央的控制,俨然独立王国。怀疑刘濞是否曾经跟着他老爹刘仲在代地见过陈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1-8 19:14
sz痴话-李白和杜甫  菜九段_楼中呓语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db99d00100gbit.html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5-21 10:32
“扫一扫”欢迎关注菜九段的微信公众号(九段道场):c9d001daochan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栽培式的索取可以休矣_新浪杂谈_历史论坛_新浪网http://club.history.sina.com.cn/thread-7585529-1-1.html

[原创]吕泽是刘邦害死的吗? 【猫眼看人】-凯迪社区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2200270&replyid=68794617&page=2&1=1#68794617

[原创]章邯这道历史大餐 【猫眼看人】-凯迪社区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2219075&boardid=1&replyID=68538015&page=1&1=1#68538015

欢迎惠顾菜九段诗文集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5&id=293558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5&id=293558

[原创]菜九段景区在建,全天候开放,谢谢赏光 【文化散论】-凯迪社区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2&id=12239229&replyid=68845391&page=1&1=1#68845391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7-8-25 09:37
 薛欧、王吸出武关考

  菜九段供稿

  《高祖本纪》还定三秦后,在刘邦本人出函谷关之前就“令将军薛欧、王吸出武关。因王陵兵南阳,以迎太公、吕后于沛”。这样的记录单纯来看一点问题也没有,如果参照当时的情状,就不但有问题,而且有大问题。

  先来看史料:

  汉王遂定雍地,东至咸阳,引兵围雍王废丘。而遣诸将略定陇西、北地、上郡。令将军薛欧、王吸出武关。因王陵兵南阳,以迎太公、吕后于沛。楚闻之发兵距之阳夏,不得前。令故吴令郑昌为韩王,距汉兵。《高祖本纪》。

  再来说问题。首先这二人的任务真的是迎太公、吕后吗?当然不是,如果是那样的话,不需要大张旗鼓,派一小队精干人手悄悄进行,绝对不会惊动项羽派重兵阻截。可以断言,他们的任务就是汉集团东征的组成部分。汉之东征,目前记录到的就是刘邦一线,即函谷关线。而薛欧、王吸出武关的记录表明,刘邦为东征安排了两条线——武关线、函谷关线,两路包抄击楚。薛欧、王吸出武关的真实目的不是迎太公、吕后,而是东征。那么问题又出来了,这二人是以什么身份干这个事情承担这个任务呢。据《功臣表》薛欧为郎中入汉,王吸为骑郎将入汉。至此担任开辟另外一条战线的重任,二人的职务似乎过低了。考汉集团入汉官爵,为列侯者,除了郦食其与吕释之是文官外,有周吕侯吕泽、平阳侯曹参、 绛侯周勃、汝阴侯夏侯婴、信武侯靳歙、舞阳侯樊哙、魏其侯周定。封君者有信成君郦商、昌文君灌婴、共德君傅宽、武定君芒侯昭。肯定的军事高官有都尉成侯董渫、将军襄平侯纪通父纪成、复阳侯陈胥、东武侯郭蒙。这样一比划,汉集团不是没人啊,人很多啊,怎么安排职级很低的王吸、薛欧干这样的事呢?里面有猫腻啊。

  猫腻何在?在于吕泽。这样重大的军事行动,怎么样也得安排一个统帅级别的将领嘛,靳歙、樊哙这样的战将都不合适,而刘邦的合伙人吕泽,正好适合这个任务,何况要迎接的人有他的父母妹子呢。

  吕泽在什么地方?不知道。只知道汉败彭城后,刘邦投奔了人在下邑的吕泽。史称“(周吕侯吕泽)将兵先入砀。汉王之解彭城,往从之”。那么吕泽是什么时候到下邑的。是跟刘邦一起从函谷关方向到下邑的吗,还是跟王吸他们到下邑的。如果是跟刘邦一起,感觉刘邦一线的配置过高了,两大巨头集中在一个方向上,太不经济了。根据楚军阻截汉军于阳夏来看,其地距砀很近。会不会就是王吸、薛欧所在方向的汉军击穿了楚在阳夏的防线,然后挺进到砀的。如果这样的话,王吸、薛欧所部肯定是一支重兵无疑,吕泽就应该在这支队伍中。有利于吕泽挂帅的还有王陵,但这里有传闻之讹,安国侯王陵是随刘邦入关的。虽然他不甘心居刘邦之下,但还是加盟了刘邦集团,就是在吕泽所部。当时有两个王陵,南阳的是另外一个王陵,在刘邦西进灭秦时在南阳一带加入刘邦,与安国侯于丰加入不一样。安国侯王陵在沛公击降南阳前向刘邦求情救下了张苍。所以这是搞混了两个王陵。而《功臣表》记录安国侯王陵确实有安置吕氏家属的功劳,这也是与吕泽此行动有密切关联的记载。

  根据上述分析,判断王吸、薛欧从武关出发东征,实为吕泽挂帅不为离谱。武关一线虽然不是东征的主攻方向,但因为用不着刘吕两大巨头挤在函谷关一线,所以在刘邦主持函谷关方向的时候,吕泽极可能主持武关方向的东征,并且先于刘邦抵达砀。在刘邦进攻彭城之前,刘吕会师,然后作出吕泽留在下邑一线,刘邦进驻彭城的战略分工。吕泽没有与刘邦一起进入彭城享用战胜的喜悦,看来是刘邦集团为应变留下的预案。以此为据,可以大致判断刘邦集团在彭城遭受的损失没有记录到的那么大。正因为刘邦没有伤到元气,汉才能在短时间内重新集聚与楚形成相持不下局面。之所以史料最终只记录到薛欧、王吸,估计是要隐匿吕泽之功,就用吕泽的部下来冒领吕泽之功了。因王吸、薛欧二人当时的职级过低,所以被菜九怀疑到了。估计因王吸、薛欧日后战功卓著,提升较快,成为汉十八大功侯,所以化解吕泽之功的重任就落到他们身上了。



  吕泽是作为合伙人与刘邦结盟的,有自己的独立武装,入关合并一处后,吕氏武装史称二队。在定三秦过程中,吕泽部至少承担了定翟之任。那么出关东征,吕泽所部是以什么样的规模随吕泽从武关出击的呢?因为日后陈豨从关中定代,靳歙一直在函谷关方向的战线作战,估计这两支人马从那个时候就此与吕泽脱节了,成为汉集团相对独立的机动作战力量,直接归刘邦指挥了(刘邦这一手是不是玩得太漂亮了)。另有丁复留守关中。三人当中,陈豨、丁复是大部队,靳歙可能不是大部队,吕泽的东征大军大概就是除了陈靳丁之外的全部人马吧。

  从王吸、薛欧的历史记录(清阳侯王吸以中涓从起丰。广平侯薛欧以舍人从起丰。)可以推测吕泽与刘邦一起在芒砀山起兵后,又一起攻占了丰,因为王薛二人都是在丰加入的。之后刘吕分兵,吕泽的活动半径又大过刘邦,至少是在丰分兵的,不是在芒砀山分兵的。


  史料记录到楚军为阻截武关方向的汉军安排了两个步骤,一个是在阳夏阻截,一个是安排韩王郑昌阻截。这两个安排并不合理。郑昌是项氏故人,能力大小不详,要指望他到一个新的地方,率领不熟悉的部队,对抗强大的敌人,未免太儿戏了。诸侯相王的时候,项羽没让韩王成之国,把韩国收归己有,估计也在当地布置了防守力量。郑昌就是去担任这些防守力量的指挥,可能还带去了一部分援军。如果把两人地方的军事力量集中于南阳一地,会不会对阻滞汉军东进有帮助,这样分散兵力,终于被各个击破,徒劳无功。史称刘邦让韩王信负责击韩,韩王信也是新手,虽然有军事才能,新手还是嫩了点,所以以吕泽为首的东进军应该在南阳一带对楚安排的郑昌实施打击。郑昌这样的新人在新的地方指挥不那么服帖的部队,自然一下子就垮了。所以定韩一事没有太费劲,这里有吕泽的巨大贡献。日后,吕泽的这一贡献被韩王信的功劳化解了。

  汉因项羽曲解王关中之约被贬到了汉中巴蜀,就憋了一肚子气,一举攻占三秦后,又出关讨说法,肯定是来势汹汹。怎么项羽就安排不得力的人来对付强势而来的汉?这也是项羽脱不开身的关系。诸侯罢戏下后,东方随即就乱了,齐带头作乱,完全破了项羽在齐的布局,但没有立即受到项羽的惩罚。其中的原因大概是项羽要处理义帝。义帝被项羽迁到长沙,但义帝不愿意走,这就相当于给项羽出了难题,他肯定不想直接杀害义帝以背负恶名,所以在驱赶义帝一事上花费了大量的精力与时间。直到王吸、薛欧出武关前后,才指使人杀害了义帝,可能在此之前,项羽一直在安排这件事。只有杀害了义帝,项羽才算腾出手来处理作乱的齐。而这个时候汉王要从函谷关与武关方向打过来,项羽就将防御之事委之他人了。本来项羽应该亲力亲为的,因为齐的事情拖得太长了,一得空就顾不上其他了。不知这样理解项羽糊鬼似的防守有道理否。

  有关吕氏武装诸事请参考拙作古史杂识之  略论汉定天下过程中的吕氏武装_闲闲书话_天涯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books-99868-1.shtml及吕泽问题从头说[讨论] - 参考文摘 -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viewthread.php?tid=7847114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334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