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53103个阅读者,32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0 15:14
老大胃叫你·吊足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0 16:44
我又来逛逛。还是没有更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0 19:23
还就挺有意思的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0 20:03
看到这里先问一下,还有下言文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0 21:35
我的耐性很好 可还是等不到下文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0 21:58
老大,快更新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0 22:20
又一个记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0 23:17
老大 你真的太慢了哦。我们都等不起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1 10:52
既然版主不写,我们来谈谈后文,男主人和陆英英好上之后,何绍棠的出现,把故事情节引事浩然大波.最终决定男主人在二女之间的决择问题.不知有没有认同的呀.也许和版主思路一致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1 10:52
既然版主不写,我们来谈谈后文,男主人和陆英英好上之后,何绍棠的出现,把故事情节引起浩然大波.最终决定男主人在二女之间的决择问题.不知有没有认同的呀.也许和版主思路一致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1 11:31
我费了好多好多周折,才从陆英英那里得到何绍棠的消息。

我开着车,来到城乡接合处,辗转周折,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找到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小诊所,上面的招牌赫然写着“绍棠诊所”,我的心一下子就缩紧了。

忐忑不安中,我走进了诊所,屋里面有许许多多排队看病的人,看穿着打扮,都是些家境贫寒的社会底层百姓。屋子中间坐着一个身材瘦弱的中年女人,那个女医生三十多岁左右的年纪,长得不错,五官的轮廓鲜明,细眉大眼,头发乌黑,很随意地用发带将长发束在脑后,戴着金丝眼镜,气质不凡,一眼望去,就知道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性格沉稳而内敛,衣着朴素,穿了件雪白的白大褂,素面朝天,不施水粉,但给人一种很成熟,很有内涵的感觉。

我哭了,我的何绍棠,我的海棠花,她一点也没有变,宛如我们初次相见。

我躲在人群的后面,默默的注视着她。她给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看病,老人哭哭啼啼地说她儿子不孝顺,不给她生活费,她生病了都不来看她。

何绍棠安抚她说:“大娘,别着急,你的病不严重,只是简单的感冒,我给你开两付药吃下去就好了。”

“我没有钱!”

“不要你钱,等你儿子工作不忙了,过来看您的时候,再把钱送过来也不迟!”

“谢谢何大夫,你真是个好人!”

大娘走了,何绍棠又给别的病人看病,一个又一个,耐心仔细。我就在那里站着,静静地看着她。直到她把最后一个病人看完,抬起头,看到了我,她愣住了。我俩四目相望,那一刻,我感觉时间都静止了。



--------------------------------------------------------------------------------


69

良久,她开口了,颤抖的声音问道:“你……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我坐在她的对面,痴痴地望着她:“大夫,我有严重的失眠症,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觉,因为,我做了亏心事,曾经,有一个很好很好的女人,她把全部的心思都用在了我的身上,她想嫁给我,为我生两个孩子,先生个男孩,再生个女孩,她想给我洗衣做饭,替我的孩子换尿布,晚上陪我一起看电视。可是,我伤害了她。跟一个富家女结了婚,一年时间,我被那场婚姻搞得遍体鳞伤。我离婚了,我开始思念那个女人,日日夜夜的思念。我找了好多好多地方,甚至一个人去了那个女人的家乡,看了那条瀑布,真的真的很美。可是,我仍然睡不着觉。大夫,你看我的病有救吗?”

何绍棠深情地望着我,“延飞,你长大了,终于还是被你找到了这里。我在这里等了你两年,我快熬不下去,都有些绝望了,我对自己说,在等你一年,你还找不到我,我就不等你了,终于你还是找到我了!”

我把何绍棠带到了我们合租的那间房子,我告诉她,每个月花四百块钱的房租留着一套空房子,就是为了给自己留着一份记忆。

何绍棠哭了,“罗延飞,我想你,我太想你了,每时每刻都在想你,有时候,我真的受不了了,这样下去,我会死掉了。”

我把她搂在怀里,伸手摸她的胸部。她像是受了莫大的刺激,跳出老远。

“你怎么了?”

“我不想让你碰我。”

“你已经不爱我了吗?”

“爱,这辈子我只会爱你一个男人!”

“为什么不让我碰呢?”

“我恨你,我想你!”何绍棠情绪有些激动,“亲爱的,我快受不了了,我想你,一直都想。我想和你好,可是,不行啊,不行啊,我不能这样做,我过不了自己这道关……”

我横下一条心:“那就让我帮你过了这道关吧!”

在她拼命挣扎中,我费了不小的力气才进入她的身体,进入的那一刹那,她“啊”的一声喊了出来,我一边做,她一边哭着打我,慢慢的,哭声变成呻吟声,当我们汗流浃背地停下来的时候,她静静地抱着我,就这样过了很久,当她松开我的时候,我看到她泛红的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2009年的8月,我们结婚了。

六十年大庆那天,我们一家四口去照相馆照了一张全家福。何绍棠站在我的身边,手上戴着我给她买的镯子,轻轻抚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华京雷   2010-1-14 10:46  金钱  +20   好文章
华京雷   2010-1-14 10:46  魅力  +2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1 12:07
很好的结局 但愿执迷不悟的人都会有美好的结局 只是结局有点仓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1 12:48
你又不是往事不随风,就这样的结局吗?也太虎头蛇尾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1 13:48
这结局是楼主编的吧?
怕弟兄们着急!你搜肠刮肚的编了糊弄大家的?
这结尾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够深沉!有点肤浅!




----------------------------------------------
2012年中国,一辆行驶在市区的公交车上。
一个乘客问另一个乘客:“先生您好, 请问您是从事城管工作的吗?”
“不是。”那人摇了摇头。
“那么,您有兄弟姐妹是做城管工作地吗?”
“没有。”
“那么您的父母呢?”
“不是,我认识的人中没有干城管的。”
“那你TMD踩着我的脚干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1 14:37
结局不对,这不是我想要的!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太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1 21:49
这结尾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够深沉!有点肤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1 23:06
真正的结局比我这个还不如,还不好看,不信你们等着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2 10:02
有点意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2 10:19
  70.
  听了她的话,我的心中无比纠结,抄起桌上没喝完的半瓶白酒,嘴对嘴,一仰脖把酒喝个精光。
  只感觉两眼冒火,胸中好似有一锅煮沸的热水。我红着眼睛对陆英英说道:“你以为你骗的了我吗?你骗不了我,何绍棠她会和别人结婚吗?她不会的,像她那种女人,一旦决定跟一个男人好,期限就是一辈子的。你以为你是她的好朋友,你就了解她吗?我跟你说句最实在的,你是尊重你,才在这里跟你一句一句的废话。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没办法找到她了吗?说个最简单的方法,你的手机里存没存何绍棠的手机号码?我现在,在你家抢你的手机,你说,我抢得过来吗?”
  陆英英有些诧异于我的态度变化如此之快,听说我要抢她的手机,下意思地望了望她的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底气不足地说:“你敢!”
  “但是,我不会那么做!”我自己又把话儿给拉了回来。“你是何绍棠的好朋友,你是看在她的情面上才把我请到家里来吃饭的。你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你在替何绍棠打抱不平。你骗我说她结婚了,是想让我难过。但是,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如果何绍棠她真的结婚了,你会如此客气地请我到家里来吃饭吗?拜托了,我早就说过了,你不是那种会撒谎的女人。你以为你在帮何绍棠吗?你知道她的内心世界是怎么想的呢?扪心自问,你真是在替她着想吗?你是发自真心的希望她过得幸福吗?还有,你对于幸福的定义又是什么?是让她跟你一样一个人孤孤单单过一辈子,还是让她和我再续前缘,组建一个小小的家庭?她的命运,你能帮她把握吗?你把握的了吗?”
  陆英英眉头紧锁,一言不发。
  我晃晃悠悠站起身,“我走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或者是给她打个电话,让她自己来决定要不要来见我!”说罢,我打开房门要往外走,冷风一吹,酒劲涌了上来,我只感觉头昏脑胀,一阵天旋地转,一头栽倒在地,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头痛得要命。睁开眼睛看四周,发现自己躺在陆英英家的中厅地板上,身上裹着一条薄薄的毯子,费了好大的劲,才从地上爬起来,后背僵硬得动弹不得。
  看看表,已是上午十点多钟,陆英英已经上班去了,留我一个人在她家。我去了趟卫生间,简单地洗漱一下。
  从楼上下来,去小区门口取我的车,忽然间发现,我的车子被人刮花了。车门上不知把谁用小刀刻了许多的文字,我无比愤怒,刚要骂街,凑过去仔细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字:“看在昨天你骂我的份上,你去东二环外的建设大街167号找她吧!”
  “他妈的,该死的陆英英,他妈的,谢谢你,陆英英!”我语无伦次地自语道。
  我开着车,费了好多好多周折,才找到陆英英给我提供的那个地址。那里处在城乡接合处,我下了车,步行四处寻找,问了好多人,才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找到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小诊所,上面的招牌赫然写着“绍棠诊所”,我的心一下子就缩紧了。
  忐忑不安中,我走进了诊所,屋里面有许许多多排队看病的人,看穿着打扮,都是些家境贫寒的社会底层百姓。屋子中间坐着一个身材瘦弱的中年女人,那个女医生三十多岁左右的年纪,长得不错,五官的轮廓鲜明,细眉大眼,头发乌黑,很随意地用发带将长发束在脑后,戴着金丝眼镜,气质不凡,一眼望去,就知道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性格沉稳而内敛,衣着朴素,穿了件雪白的白大褂,素面朝天,不施水粉,但给人一种很成熟,很有内涵的感觉。
  我哭了,我的何绍棠,我的海棠花,她一点也没有变,宛如我们初次相见……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09-11-23 16:07  金钱  +5   好文章
祝塘   2009-11-23 16:07  魅力  +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1-22 10:37
天行键,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7821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