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09-12-24 07:50

22岁土家大学女生向恐怖血管瘤亮剑17年感动湖湘(组图)



沙漠冰蝉 发表在 张家界论坛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57-1.html


她本来是大山深处土家村寨的一名清秀少女,却被病痛折磨得惨不忍睹,痛不欲生。
  她本来是大学校园的天之骄子,为了抗击病魔,不得不含泪辍学,泪洒山寨。
  她遇上了极端恐怖、无法根治、人见人怕的多发性动脉血管瘤。鸡蛋大小的血疱加起来超过8斤,可以装满整整一个洗脸盆。
  为了给她治病,她的家庭早已一贫如洗,债台高筑,告贷无门。在手术紧要关头,只有无奈地流着泪水,去借可怕的民间高利贷。
  从5岁开始,这位本来已经“死去”过无数次的土家少女,凭借着顽强的意志力和生命力,从不向命运低头,从不向生活弯腰,而是勇敢地向恐怖的血管瘤庄严亮剑17年,不抛弃,不放弃,毫不妥协,惊心动魄。
  她叫田运婷,湖南省张家界市永定区人。
  
  一、全省仅此一例的恐怖血管瘤,没有击倒童年的田运婷。
  天门山下,澧水河畔,有一个背靠大山的土家村寨,叫做田家坊村,原来隶属于关门岩乡,后来在撤区并乡的过程中,划归永定区西溪坪街道办事处管理。
  我们前往田运婷家里采访的那天,朔风劲吹,寒雨淅淅。虽然田家坊村,相对于张家界市区来说,只有25华里,属于郊区。但是,道路曲折,坑坑洼洼,泥泞不堪,驱车前往,始终感觉目的地遥无尽头。我们的汽车跑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来到这个焦柳铁路线穿村而过的土家村寨。
  两岁那年,田运婷的奶奶覃章秀在给她洗澡的时候,就发现她的手指和脚趾关节有些变形。不过,既不痛,也不痒。农村的孩子,没有那么娇贵,田运婷的母亲黄桂莲和父亲田祚元都没有引起重视。这为后来诱发可怕的血管瘤埋下了种子。
  1992年,年仅5岁的田运婷,腹部和大腿上开始出现一些血点。不仅没有自然消除,还越来越大。父亲田祚元和母亲黄桂莲紧张起来,带着田运婷来到张家界市人民医院进行检查,确诊为多发性动脉血管瘤。一般情况下,长在人身体上的胎记也是一种轻微的血管瘤,不过对身体不构成危害,也不影响生活。但是,像田运婷身上这种数目巨大、如此恐怖、越长越大的血管瘤,却不多见。17年后,在湘雅医院进行手术治疗的时候,从田运婷身上割除下来的血管瘤,大大小小的血疱超过8斤,可以装满整整一个洗脸盆。主治医师介绍,这么严重的血管瘤病例,估计整个湖南省仅此一例,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碰到过这样恐怖的相关病例。
  多发性动脉血管瘤并不传染,因为基因突变而造成,十分顽固,只要人的身体上有血管,它就会永远存在,所以不能一次性根治,只能慢慢疗养。仅仅一年时间,血管瘤就从腹部和大腿根,延伸到了其他部位,比如整个腹部、大腿后侧、脚底、脚趾、手指等部位。从此,田运婷的童年阴云密布,灰暗无边。
  清贫的农村家庭,拿不出多余的钱,进入好一些的大医院来医治田运婷的血管瘤,只能依靠土医生和草药郎中。但是,疗效甚微。及至后来,家里咬牙拿出一笔辛辛苦苦积攒起来的钱,给田运婷进行了“电疗”,也就是采用将血疱高温烫死逐渐消除的方法去除血管瘤,可是没有多久,新的血疱又冒了出来,越长越大。
  田运婷的童年,很多时候都是在风尘仆仆的父亲田祚元背上度过的,那是田祚元背着女儿不停地去求助土医生治疗血管瘤。田祚元曾经背着女儿,徒步赶到永定区三家馆乡的麻风山,请求那儿的麻风病医生帮忙,汗流浃背,满身灰尘。恨不得将女儿田运婷的病痛立即摘除,田祚元和黄桂莲,这对只读过初中、憨厚老实的土家夫妻,急昏了头,病急乱投医,慌不择路,几乎失去了理智。夫妻俩带着田运婷,来到关门岩乡街上,请赶集的游医、来自永顺县的老阿婆治过病,也一路奔波前往合作桥乡找过草药郎中。还曾经把临澧县那帮玩眼镜蛇的江湖骗子请到家里,住了一个星期,弄得家里乌烟瘴气,不仅没有丝毫疗效,还白白耗费了1000多块钱。
  没有钱医治,也找不到疗效显著的土医生,田祚元夫妇又把希望寄托在了虚无缥缈的神明身上。每年的观音娘娘生日和清明节、端午节、春节等重大节日,田祚元夫妇都会背着年幼的田运婷,分别前往西溪坪街道办事处杨家湾村弯角洞、田家坊村宋家湾组祭拜菩萨,焚香烧纸,祈求平安,祛除病灾,讨喝“神仙水”。长年累月,疲于奔命。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梦想着尽快让血管瘤从田运婷的身上消失。
  从合作桥乡回到田家坊村的路上,需要坐船渡过澧水河。有一次,坐在船上的几名乘客,出于好奇,硬要看看血管瘤到底有如何恐怖。结果,田祚元小心翼翼地拉开女儿田运婷的衣服下摆,仅仅露出一半颜色暗红的血疱,就将几位乘客吓得面无血色,掩面而逃,恨不得立即跳河,生怕被传染上,急急地远离了他们父女俩。船上一阵恐慌,将已经行驶到河中心的渡船弄得左右摇晃,上下起伏,急剧颠簸,险些渡船倾覆,乘客落水,酿成大祸。
  田运婷告诉我们,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几个乘船人眼中恐惧、鄙夷、冷彻骨髓的目光。但是,她并没有被这种目光击倒,反而激起了自己内心深处挑战病魔的决心。我们无法相信,一个年仅8岁的土家少女,竟然会有这样的勇气和信心。事后多年,医生告诉我们,像田运婷这样的恶性血管瘤,如果没有超出常人5倍、10倍以上的信心和乐观,血管瘤早就恶化无数次了,田运婷早就“病死”或者“自杀”无数次了。年幼的田运婷一直在给苍天发誓,这辈子,只要有条件,她一定会坚持,会努力,与血管瘤做殊死的斗争,不赢不罢休。这也是她后来考上大学时选择临床医学专业的原因。
  
  二、小学和中学时代,灿烂的微笑挡住了一切冷漠。
  一个遭受不能根治的“怪病”折磨的农村女孩子,注定了她与众人完全不同的人生命运。一直拖到8岁那一年,田运婷才跨进学堂,进入小学,启蒙读书,比普通孩子上学晚了整整两年。自卑、压抑始终在折磨着这个苦命的土家姑娘,但是早早懂事的她,用自己快乐的心情和甜蜜的微笑,将一切冷漠和不公都抵挡在了心灵的门外。
  穿上漂亮的裙子或者花格衬衫,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梦想。然而,17年来,田运婷从来就不敢有这个奢望。无论是寒冬,还是酷暑,套在田运婷身上的都是长衣长裤,把整个人包得严严实实。不是田运婷不敢让别人看自己身上的血管瘤,而是担心别人看了自己身上恐怖的血管瘤以后,恶心呕吐,三天不想吃饭。
  对于田运婷这种状况来说,要想买到一件合身的衣服,也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17年来,穿在田运婷身上的衣服,全部是特大号的,没有一件合身。对于从小就爱美的田运婷来说,这是十分要命的。可是,人前人后,田运婷的目光中始终都没有自卑。
  考虑到田运婷的病情,从小学到中学,所有的运动课程,体育老师都是特别照顾,一路绿灯。上体育课的时候,渴望运动的田运婷,总是站在运动场外充当同学们的啦啦队。助威呐喊的脸庞上,经常会流露出羡慕的神色。
  小学二年级的那一年,在和同学们玩耍的过程中,田运婷不幸摔倒,右腿骨折,血管瘤擦破很多,暗红色的瘀血带着一股异味,染红了全身。惊恐不已的同学们,一哄而散。痊愈以后,不得不休学一年,在家疗养。然而,复学时,田运婷身边的玩伴越来越少,排队打饭都需要同学代劳的小姑娘也越来越孤独。可是,她并不缺少友情,因为她始终都拥有一颗善解人意的心。
  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发生了8.0级的汶川特大地震,强烈的震感波及远在千里之外的张家界市。“地震来了!地震来了!”张家界市民族中学的师生们开始了紧急疏散,往学校操场等空旷地带迅速转移。马上就要面临高考的田运婷,所在的教室位于六楼。从六楼到操场,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完成转移,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都是生死时速般的挑战,更何况一个右脚脚底、大腿后侧和腹部全是血管瘤的重病女孩。就在田运婷远远落于同学们之后,欲哭无泪的时候,和田运婷一个村子、一起长大的覃娅丽,从隔壁教室疯了一般冲过来,搀扶着田运婷急速地往操场上转移。青梅竹马的友情和关爱涌上全身的那一瞬间,两颗泪珠弹出了田运婷的眼帘。那不是对生命的绝望,而是对友情的感激,对人性的赞美。一路上,田运婷因为腿脚不灵便,加上速度过快,跌倒几次,都是覃娅丽眼疾手快地用自己的身躯接住了下坠的田运婷。虽然覃娅丽的膝盖和手肘,几次接触楼面和楼梯,产生了轻微伤痕,但是田运婷身上的血管瘤却没有一处破损。气喘吁吁,惊心动魄,终于跑到操场上了,安全了。顾不得歇息,情不自禁的田运婷,扑在覃娅丽的怀中,失声痛哭。搂着田运婷的覃娅丽也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从惊慌失措中冷静下来的同学们,为自己刚才的夺路而跑羞愧不已,纷纷围拢过来,将田运婷和覃娅丽拥抱在一起,个个眼含热泪。
  如今正在省会长沙湖南财经专科学校就读大学的覃娅丽,接受了我们的电话采访。谈到地震来了、紧急疏散的那一次友谊之举,覃娅丽在电话里告诉我们:实际上,那一次并不是我在救她帮她,而是她自己在救自己帮自己。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人心和感情的付出,都是相互的。平素,她对我那么好,关键时刻,我们虽然不在一个班级,但我还是立即想到了她。她和同班同学的关系,也是相处得很好的,只是在那种惊慌失措的紧张时刻,同学们一时疏忽,没有考虑到她需要别人的帮助才能紧急转移,也是情有可原的。在我们的老同学,朋友们,还有我们那帮闺中密友之中,田运婷一直是我们心目中的天使,美丽的天使,可爱的天使,因为她不仅长得活泼可爱,还拥有一颗善良的心灵。可是,我一直弄不明白,为什么上苍要让天使蒙难,要让天使遭受血管瘤的无情折磨?为什么呀?为什么呀?
  说着,说着,电话那一头的覃娅丽激动起来,声音有些嘶哑,语气变得低沉。我们知道,那一头,电话的旁边,覃娅丽的眼睛已经开始湿润了,泪光开始闪烁。为了让田运婷的这位好朋友不再为她悲伤,我们狠心地挂断了电话。
  
  三、紧急手术!挽救生命!泪别大学校园!
  2008年秋天,怀揣着“求学医术,泽被苍生”的梦想,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土家姑娘田运婷,来到了千里之外的永州职业技术学院医学校区,攻读临床医学专业。那是田运婷第一次出远门,十多个小时的长途颠簸,为了保护好血管瘤不被汽车上的座椅磨破,她半蹲半坐,十分吃力,到达永州,全身虚脱,几乎昏厥。
  虽然被剥夺了大学新生参加军训的权利,但是进入大学校园的田运婷凭借自己的善良,收获了无数的友谊。永州姑娘彭春媛不仅和田运婷是一个班级,还住在一个宿舍,每天早早起床,来到开水房,帮助田运婷打来开水,一直到田运婷被迫休学,每天都是如此,从不间断。家在东安县的同桌唐玉涵,看到冬天来临,而田运婷的被子很薄,没有钱添加,直接回到家里,为田运婷带来厚厚的被子和崭新的被套。
  然而,腹部、右大腿后侧、右脚脚底的血管瘤越来越大,田运婷的衣服穿着也越来越臃肿。2008年10月的一个星期天,同班同学唐玉涵、刘芳琳陪同田运婷,来到永州市区的某个大型超市,购买日用品。超市内的售货员看着臃肿不堪的田运婷,误认为田运婷是小偷,把超市内的小件货物藏在了衣服内,叫来保安严厉询问,差一点就要对其搜身。屈辱,在那个时刻,铺天盖地,向田运婷袭来。为人善良,从小就规规矩矩做人的田运婷,面对血管瘤带来的羞辱,当场哭了出来。在唐玉涵、刘芳琳歇斯底里的辩解和证明下,超市的保安才让她们三人离开。日用品没有买上,还遭受了一顿不明不白的羞辱。对于一般人来说,估计内心会痛苦一个月,甚至一年。然而,第二天,星期一早上起床,田运婷就恢复了往日的笑脸。唐玉涵和刘芳琳揣在胸腔中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2009年3月,田运婷的病情急剧恶化,来的十分突然。在省会长沙湘雅医院,拿到确诊书的田祚元目光呆滞,全身无力,仿佛遭到了电击。女儿田运婷治疗血管瘤需要的费用,对于早就已经一贫如洗的家庭来说,的确是一个天文数字。田祚元蹲在走廊边的墙根下,一言不发,黯然伤神。看到父亲的手足无措,眼睛湿润的田运婷又回想起了童年时代,父亲背着自己四处求医的辛酸历程。为了减轻父母的经济负担,年仅9岁、刚刚入学就读的田运婷,多次梦想通过自己的意外死亡,为父母换回两万元的小学生意外保险赔偿。但是,考虑到自己死后,父母和年幼的弟弟会更加痛苦,田运婷最终放弃了跳河和上吊。然而,13年以后的今天,难道自己真的需要通过意外死亡结束自己的生命,以期获得微薄的保险赔偿,来偿还父母的养育之恩。内心斗争极端激烈的田运婷,用牙齿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咬到最后,整个嘴唇都变紫变青了,哭声也没有从田运婷的胸腔中迸发出来。理智,战胜了绝望。
  速度很快。2009年3月4日,永州职业技术学院的领导们为田运婷开具了休学一年的《学生休学证》,嘱咐田运婷早日到湘雅医院进行手术。田运婷马上就要离开永州,离开大学校园了。2008级临床医学三班的同学们得知这一消息,立即在教室内进行了紧急捐助。1元,2元,5元,10元,50元,100元……很快,5000多元同学捐款送到了田运婷的手上。为了祝愿班上这个人缘最好的同学一生平安、早日康复,同学们通宵达旦,找来材料,连夜赶制了一个特殊的平安符。虽然因为紧急,做工十分粗糙,但是浓浓的同学情谊淹没了这个普通的平安符,也淹没了田运婷这个年仅22岁的土家姑娘。
  分别的时刻到了。在永州职业技术学院的大门口,班主任来了,系党支部书记来了,宿舍里的七个姐妹都来了,喜欢和田运婷交往的同学们,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来了。现场的气氛严肃而又压抑,宛如生离死别。同学们哭了,田运婷也哭了,老师们和田祚元的眼里都有了晶莹的泪花。送别的话语憋在喉中,祝福的愿望埋藏在心底,挥动的手臂难以举起。泪眼模糊中,田运婷在父亲田祚元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离开了自己钟爱的大学校园。
  其时,寒意料峭,冷气逼人,春天的温暖气息还远远没有到来。
  
  四、债台高筑,告贷无门。关键时候,无奈地借了高利贷。
  从田运婷5岁开始,家里为了给她治病,早已一贫如洗,债台高筑。整个田家坊村的邻居,所有的亲戚朋友,全部借了一个遍。借了以后,再也没有能力拿钱去还。借去借来,借来借去,田祚元和黄桂莲两人就很难借到钱了。
  17年来,为了给田运婷治疗血管瘤,这个家庭到底付出了多少时间、精力和金钱,田祚元和黄桂莲的心里都没有底。二十万,三十万,四十万,还是五十万、六十万,算也算不明白。只有一条算得很明白,那就是认识和了解这个家庭的人,谁也不肯给她家里借钱。因为那是一个无底洞,怎么填也填不满。借钱给她家,那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1998年7月23日,张家界市境内,爆发百年未遇的特大洪灾。邻近澧水河、地势低洼的田家坊村成了一片汪洋大海。田祚元家里的木房子,在这场洪灾中荡然无存。永定区人民政府根据灾情轻重,为田家坊村的受灾群众提供支援和救济,帮其重建家园。考虑到田运婷治病需要大笔的钱,田祚元跟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商量,他愿意直接拿救济金,不想修建房屋。没有房子,随便搭一个棚子,一家四口人就可以将就居住。可是没有给田运婷治病的钱,那是万万不可的。工作人员考虑到这个苦难家庭的长远计划,不能只顾眼前,放弃重建遮风避雨的房子,没有答应。我们前往采访的时候,发现这栋政府支持修建的水泥砖房,经过11年的风吹雨淋,已经简陋破败,陈旧不堪。
  在田运婷的记忆中,告贷无门的这个家庭曾经有过两次借高利贷的记录。第一次是母亲黄桂莲生弟弟田运攀的时候,产后大出血。第二次是自己田运婷前往湘雅医院进行第三次手术之前。不同的是,第一次是父亲田祚元去借,第二次父亲田祚元在广州打工挣钱,不在家,是母亲黄桂莲去借。
  第一次借来的高利贷不多,本金只有600元,利息再高也高不到哪儿去。可是,第二次需要借的高利贷,对于这个贫寒的家庭来说,数字有些大,是一万元。
  根据湘雅医院的安排,从2009年3月开始,三个月一次,每次住院半个月,田运婷需要进行三次重大手术才能稳定病情。田运婷的第三次手术定在2009年9月初进行,可是一直拖到10月份,黄桂莲也还没有筹措到手术费用。远在广州打工的田祚元和儿子田运攀的工资早就透支了,再也不可能提前借支了。
  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黄桂莲只好厚着脸皮,再次去找田家坊村党支部书记张家厚。张家厚书记和村主任田富初两人,一直关顾着这个被病痛折磨的苦难家庭,不仅自己多次支援、周济,还主动将田运婷的全家人都作为低保对象就行救济。面对走投无路的黄桂莲,张家厚书记和她一起来到永定区所辖的某农村信用社,利用自己的信誉作为担保,申请借贷一万元。但是信贷员明白,田运婷家里没有偿还能力,钱借出去了,就注定收不回来,成为死账,所以没有答应。没有办法,张家厚书记只好去找该农村信用社的主任。还是一样,主任也没有答应。六神无主的黄桂莲,因为心里焦急,不顾自己的屈辱,猛地向主任跪了下去。主任反应很快,一把就将黄桂莲扯了起来,惊慌失措地离开了办公室,再也没有回来。
  失魂落魄的黄桂莲回到家里,走进屋子,将翘首期盼的田运婷抱在怀里,痛哭失声。田运婷反倒过来安慰母亲,不要急,会借到钱的,等到她工作以后会给别人偿还的。那个时刻,悲凉和绝望完全笼罩了澧水河畔的这个贫寒农家。
  告贷无门的黄桂莲只有将泪水流往内心,走上了最后一个“贷款门路”——高利贷。怀揣着利息高昂的一万元和直系亲戚们的帮衬,母女俩紧赶慢赶,一路奔波,再次来到省会长沙湘雅医院,准备接受第三次大型手术。入住医院的日期是2009年10月21日,与当初的医院要求,整整晚了一个半月。
  两个月后,面对我们的采访,谈到借高利贷的可怕后果,黄桂莲这位虽然勤劳然而自身体弱多病的土家妇女,眼含泪水,告诉我们:当时,我没有考虑到后果,因为我不敢考虑后果。我只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太聪明了,太懂事了,太体贴人了,哪怕我们两口子做牛做马,上刀山,下火海,我们都要救她,给她治病。不过,我们家里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是猪狗不如,牛马不如了。
  深邃的夜色中,幽暗的灯光下,滚动的泪花里,我们看到的是永远也割舍不了的血脉亲情,是那么生动,是那么感人。




----------------------------------------------
我站在白马王子的对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2-24 07:51
五、湘雅医院:手术三次,情动三湘。
  中南大学湘雅医院,湖南省规模、技术和服务最好的医院。烧伤科,第六病室,田运婷在这里住院三次。三次手术,三次生死。每一次手术,对于田运婷来说,都是在鬼门关那儿打一个回转。因为稍有不慎,尤其是病人自身意志力不强,都有可能造成手术不成功,动脉大出血、血流不止的话,就会危及生命。
  三次手术,按照要求,每一次都需要在手术结束之后住院半个月以上。但是,没有钱,只好压缩住院时间,提前出院。一开始,为了巩固疗效,主治医生建议多住几天。后来,看到田运婷的家庭状况,医生主动提醒她们早一点出院,以便节省费用。
  用不起价格稍微贵一些的麻醉振动泵,就只好使用效果差一些的麻醉针剂。手术过后,麻醉药的药效慢慢消失,割皮的屁股和植皮的伤口疼痛难忍。疼痛袭来,排山倒海,汹涌澎湃,宛如百爪抓心,又似万箭穿心,疼得黄豆大小的汗珠从额头上不断滚落。然而,年仅22岁的田运婷不哭不喊,硬是不哼一声,只是死命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用无力的双手牢牢地抓着病床上的床单,默默地抵抗疼痛。最后,全身湿透的田运婷,基本上接近昏迷状态,人事不省。这个时候,守在床边的同村好友覃娅丽,看着自己的青梅竹马被病痛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痛哭异常,往往泪水盈眶,痛心不已。
  为了节省费用,田祚元和黄桂莲两口子没有同时陪护。第一次手术,是田祚元全程陪护。远在张家界市的母亲黄桂莲,不知女儿的生死,使不上劲,帮不上忙,揪心难忍,只有默默流泪。第二次和第三次手术,田祚元正在外地打工,赶不回来,黄桂莲才陪同女儿一起来到长沙湘雅医院,尽心陪护。可是,不在身边,特别思念。而到了身边,看着自己的女儿田运婷忍受着巨大的疼痛,黄桂莲又更加揪心,恨不得立马将女儿田运婷身上的所有血管瘤都全部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来,代替女儿受苦受痛。
  负责田运婷护理工作的护士,充满钦佩之情地说,小时候,听说过“关公刮骨疗伤,不用麻药,只需下棋便可止痛”的故事,以为那只是传说,想不到眼前就有一个忍耐力和克制力如此巨大的病人田运婷,她把传说变成了现实。
  和田运婷住在同一个病房的病友们,来自于三湘四水。大家都对这个从山奇水秀的张家界过来的土家姑娘,佩服得五体投地,纷纷伸出了大拇指。不到三天,大家不论年龄大小,都被田运婷的善良和贤惠打动了心扉,彼此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出院之际,大家都舍不得她离开,只要能够下地走动,都要送她一程,难舍难分。
  
  六、母亲黄桂莲:母女同心,生死与共。
  田运婷的母亲黄桂莲,自从嫁到田家坊村,就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先是乙肝折磨,后是胃痛多年。生下儿子田运攀,产后大出血,险些死去。村里的亲戚朋友过来,给田运攀做满月酒,进行新生贺喜的那天,黄桂莲和儿子田运攀却还在医院里面住院。母子俩都是奄奄一息,面无血色。
  苦难的家庭,磨难总是接踵而至。1995年春天,正是抢收油菜籽,育苗插秧的季节。田运婷不慎摔倒,擦破了血管瘤,血流不止,只好到乡卫生院去住院。田祚元误食桐油中毒,全身抽搐,口吐白泡,肚子拉稀,浑身无力,舍不得钱去医治,只能躺在家里延续生命,无奈等死。田运攀还只有两岁,需要人照顾。里里外外,全靠黄桂莲一个人忙进忙出。结果,田祚元命大福大,没有死掉。可是,田里的油菜籽却因为连日大雨,没有抢收回来,颗粒无收。育好的秧苗也没有及时栽到田里去,白白耽误了一季阳春。
  尽管如此,黄桂莲一直都没有失去生活的信心,先后在广和购物中心食堂、市区龚大婆酸萝卜店等地打工多年,用微薄的工资来补贴家用,给女儿治病。
  田运婷的奶奶覃章秀今年82岁了,因为丈夫去世过早,一个人操持家务,过于劳累,现已年迈体弱,几乎丧失劳力。田运婷的二伯父和二伯母去世很早,留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孤儿,那就是现在已经28岁还没有讨到老婆的堂哥。早些年,为了关顾这祖孙两人,田祚元和黄桂莲一直将他们两位亲人,安顿在自己的家里居住,一起生活。后来,因为医治田运婷血管瘤带来的巨额债务,已经不能养活这样的一大家人了,祖孙俩不得不另起炉灶,分开生活。为此,奶奶覃章秀和母亲黄桂莲,还几次抱头痛哭,相拥而泣。
  田运婷的血管瘤带给母亲黄桂莲的,不仅仅是金钱上的永久索取,还有精神上的折磨。旁人的一个鄙夷目光,邻居的指桑骂槐,夫妻两人的意见分歧,都给这个娇弱的土家妇女带来过巨大的心理创伤。1999年夏天,农忙季节,天气闷热异常,人的情绪也在这种闷热中焦躁不堪。因为商讨田运婷的血管瘤医治问题,和丈夫田祚元的意见无法统一,一气之下,黄桂莲跑到房子后面的厕所边,抱起一瓶准备喷洒稻虫的甲胺磷农药,就往嘴里灌。幸好田祚元不放心,跟了过来,发现不对劲,一把就抢下了农药瓶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年仅12岁的田运婷十分懂事,放学回家后看到这一切,一瘸一拐地扑到父母亲的面前,艰难地跪了下去,流着眼泪说:“爸爸,妈妈,我一定会好好读书的,我也会好好活下去的。等我长大了,我就去学医,当医生,开诊所,给你们赚钱,养活你们!”田祚元和黄桂莲两人大惊失色,赶快把田运婷扯了起来,抱在怀里,默默垂泪。
  
  七、父亲田祚元:加紧治!赶快治!可以治好!决不放弃!
  我们见到了田运婷的父亲田祚元,干瘦,憨厚,具有中国传统农民的朴实和勤劳。这位曾经手艺过人的农村篾匠,刚刚从广州乘坐火车硬座回到张家界。他给我们掏出当天的火车票,上面标识车费98元。回来的火车上,他没敢用一分钱,渴了就喝一点火车上免费供应的开水,饿了就忍着,一路忍到张家界。“后天就要走!回来主要是担心女儿的病情,看一下才放心!”他对我们说。
  始终相信田运婷身上的血管瘤是良性的,是可以医治好的,就是田运婷的父亲田祚元。这位手艺过时,没有用处的篾匠,除了利用身上仅有的体力来挣钱以外,已经找不到任何可以好好赚钱的路子。习惯于生活在南方的他,冒着严寒,于2008年春天来到位于西北地区的青海省,在零下二十多度的低温下,凭借着自己的体力,分别在平安县、洛都县等青藏铁路复线改道工地,整整做了一年苦工。一年里,他的收入只有13000多元,除了慢性肠炎吃药打针用去1000多元,日常必备开支500多元外,他舍不得乱用一分钱,剩下的11000多元全部寄回了老家,用于田运婷的吃药打针和家庭生活开支。
  此外,多年来,田祚元还先后在四川遂宁和内江、福建福州等地打工多年,挥洒汗水,出卖苦力。2009年,他来到了广州市郊的江村,在广州至珠海的复线铁路工地打工。
  穷一点,累一点,在平常没有关系。田祚元最怕的,就是过年。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是喜气洋洋、开开心心,唯有自己家里冷冷清清、寒酸不已。最寒酸的是2001年的春节,全家人仅靠50元钱就过完了一个简单的年节。而且,这50元钱,还是囊中羞涩的田祚元,厚着脸皮,跑到邻居田开双家里借来的。好歹也有了50元钱,可以过一个年了。农历腊月二十八那天,田祚元怀揣着这50元钱,来到澧水河对面的黄家铺乡集场上,买了两斤肉、一挂鞭炮、半斤葵瓜子和一条鱼。就着这几样年货,田运婷一家过了一个虽然寒酸,但是还算温馨的大年。
  17年来,父亲田祚元的这种乐观、自信、豁达的精神,还有穷快活的阿Q精神胜利法,一直鼓舞着田运婷,激励着田运婷坚强地活下去,是田运婷向恐怖的血管瘤亮剑17年毫不妥协、决不屈服的力量源泉。
  
  八、弟弟田运攀:一边抬枕木,一边流泪水。
  2008年第二学期开学了,可是,正要就读初二年级的田运攀辍学了。一个15岁的土家少年,开始走上社会,用自己稚嫩的肩膀扛起生活的重担。本来,田运攀这一学期的费用,田祚元都已经交给学校了。可是得知姐姐田运婷的病情开始恶化,田运攀的内心开始动摇。痛苦的抉择以后,他和父亲一起来到学校,拿回了那笔300多元的费用,义无反顾,留下了老师和同学们一片惋惜的目光。
  没有一技之长,年少的田运攀只有跟着别人,先后在张家界市鸽子花国际酒店、常德市安乡县、省会长沙市等地从事勤杂工、学徒工。虽然很苦很累,工资微薄,但是舍不得吃,舍不得用,田运攀不仅养活了自己,还经常给家里捎钱。2009年春天,田运攀随着父亲,来到了广州郊区的铁路工地,抬枕木。
  枕木很沉很重,对于年仅16岁的田运攀来说,抬起来的确是一件艰难的事情。广州的天气很热,抬着沉重枕木的田运攀,往往汗流浃背,筋疲力尽。流淌在田运攀脸上的,不仅有汗水,还有泪水。每到面临奔溃,想要逃跑的情绪低落期,姐姐可爱的面庞就会浮现在眼前,小时候姐姐疼爱自己的一幕幕就像电影一样在心头流转。不能放弃,绝对不能放弃。田运攀抹干脸上的泪水和汗水,变得坚毅起来。经受过磨难的土家男孩,开始学习父亲和母亲,把泪水往自己的心底流。
  
  九、每一个采访细节,都让我们鼻头酸楚,为之动容。
  细节一:最为雷人的“寒酸衣柜”。
  在田运婷家的主卧室,我们发现了叠加在一起的6个泡沫塑料箱子,是那种包装冷藏水果后丢弃没用的。我们指着6个箱子,下意识地问:“你们家夏天卖冰棒吗?”旁边的田祚元羞愧不已,急急回答:“这不是卖冰棒用的,是我们家的衣柜,装衣服的。”我们不相信,田祚元只得给我们打开,让我们看,果然都装着换洗衣服。这些泡沫塑料箱子,是黄桂莲前几年在广和购物中心打工的时候捡回来的。看着这6个泡沫塑料箱子组成的“寒酸衣柜”,我们良久无语。
  细节二:3个月前,家里终于有了电视机,旧的,堂姐送的。
  2009年9月,住在城里的好心堂姐田运频,考虑到堂妹田运婷手术过后,在家里静养,一个人无聊,难以打发时日,不仅把自己用过的旧电视机送了过来,还送来了新买的电视机铁锅接收器。从此,田家坊村到现在为止,惟一一家没有电视机的人家,家里终于有了电视机。虽然只是一部旧的电视机,但它的确是一部电视机,是一部收看效果良好的电视机。
  细节三:饭锅有了一个大洞眼,竟然无钱更换。
  田祚元和黄桂莲给我们做饭的时候,我们来到灶房一看,发现饭锅竟然有了一个很大的洞眼,锅下的烟雾窜出来,弄得铁锅一塌糊涂,根本无法安心做饭炒菜。我们问为什么不换一个好的铁锅,正在灶前添柴的黄桂莲,面色羞愧,无奈地说:“换一个铁锅,需要好几十块钱。有这些钱,可以给我女儿买很多药,打几针了!只可惜现在没有会补锅的人了,不然,补一下就行了。”
  细节四:穷人也有做人的尊严。
  坐在我们面前的黄桂莲和田运婷,这对母女,现在穿在身上的,都是一套体面的衣裳。这是为了前往湘雅医院,在省城不丢张家界人面子的见人衣裳。因为穷人也有做人的基本尊严,要有骨气,要有自力更生的决心和勇气,不可能随随便便穿得很差,破破烂烂的,像个疯子,或者乞丐。更不可能在自己的脑门上写着“我是穷人”、“我需要施舍”、“我家里为了治病快要穷死了”等这样的丢人字迹。
  细节五:屋漏偏遭连夜雨。
  我们去采访的那一天,细雨霏霏。及至深夜,雨水大增,年久失修的屋顶开始漏雨。因为田祚元常年在外打工,没有时间好好修整,只好拿来胶桶、脸盆等生活器具接着漏滴的雨水。雨滴敲打在胶桶和脸盆上,发出脆亮的响声,在寒冷的冬夜,让人猛地生出许多悲绪。
  细节六:即将到来的春节,这个家庭该怎么过?
  田运婷的家,已经是彻头彻尾的一贫如洗了。家里稍微值一点钱的生活器具,基本上是亲戚们、邻居们送的。就连田运婷使用的残疾人轮椅车、残疾拐杖,都是从亲戚家里借的。猪栏里,已经没有过年的肥猪了,早就卖了,换钱治病去了。上半年,家里还有20多只鸡,现在只有5只了,孤苦无依。没有腊肉,没有年货,田运婷的家里还能过一个热闹的土家年节吗?
  
  十、采访札记:田运婷的亮剑精神——狭路相逢勇者胜。
  得知田运婷勇于挑战恐怖的血管瘤,是一个意外的机会。市内媒体的朋友们去采访她,邀我同行。一是杂务比较忙,没有时间。二是世间的病痛和苦难对于我来说,看得多了,就有了一些“审美疲劳”。毕竟,我不是救世主,我不能拯救苍生。所以,我就没有随行。
  隔了几天,我在湖南省规模最大的民间慈善机构——张家界爱心联盟的网站上,看到了田运婷这个不向命运屈服的土家姑娘。网站的帖子里,有田运婷的基本情况,还有几张照片,也有她本人手写的一封公开求助信,是应社会爱心人士专门写的。照片上的血管瘤,十分恐怖,恶心至极。但是求助信上的话却充满温馨,其中有一句话,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我们每个人都是上帝的一个苹果,只是我这个苹果被病魔咬了一口。”没有强大的、超出常人数倍的自信心和乐观精神作为支撑,一个年仅22岁的大学女生是不可能讲出这么具有思想境界的话语。正是这句话打动了我,让我打开了社会爱心人士为其拍摄的一段视频。那段视频给我的感觉是愉悦的,更多的是震撼。一般的人,即使是中年人,患上了这样恐怖的疾病,在永久不能根治的前提下,早就萎靡不振了。然而,田运婷的精神状态竟然那么好,神情那么自然,依然朝气蓬勃,充满自信。言谈举止之间,给所有人的感觉都是如沐春风。没有强大的内心修为,不可能有如此出色的展现。
  于是,我们驱车来到了田运婷的家里,一步一步地走进了这个22岁的土家大学女生向恐怖血管瘤亮剑17年、感动湖湘的背后故事。
  实际上,这个社会给予了田运婷很多力所能及的温暖。同村的田江波,在民政部门工作,有一次回到家乡,得知田运婷的情况后,立即带着田祚元来到了永定区民政局,为田运婷申领并填写了《大病救助表》,获得了2000元的救助资金。随后,永定区残联又为田运婷发放了2000元救助资金。接着,永定区妇联也给田运婷送来了1000元救助资金。田运婷所在的永州职业技术学院,不仅给她发放了两次助学金,每次3000元,还减免了她就读期间的很多学杂费用。然而,这些钱,对于身患恐怖血管瘤的田运婷来说,仅仅只是杯水车薪。虽然已经做了三次手术,但是许多细小的、目前不能割除的血管瘤还在繁衍,还在生长。这需要更多的资金来医治。
  哪个少男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可是,青年男女的爱恋情感,对于田运婷来说,永远都是一种奢望。没有一个男孩子敢于接受恐怖的血管瘤,而后接近田运婷。生理正常而又只能终生不嫁,相对于恐怖的血管瘤,这是田运婷今后的人生中面临的更大挑战。谈到田运婷的情感未来,她冷静地告诉我们:对于情感,她没有未来,也没有奢求,但是她绝对不会丢下父母和亲人,去当尼姑,因为她要等到血管瘤治好以后,找份工作去挣钱,感恩父母,回报亲人。
  不抛弃,不放弃。田运婷,这个被多发性动脉血管瘤折磨17年的土家姑娘,面带笑容地走到了现在,顽强地活着,本身就是一种伟大的奇迹。
  
  (特别说明:本文所附图片绝大多数为本文作者周传友拍摄,部分图片由田运婷本人和张家界市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黄立功提供,均没有经过任何后期加工处理,100%属实。)
  2009年12月19日于张家界传友写作工作室




----------------------------------------------
我站在白马王子的对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2-24 07:5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我站在白马王子的对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2-24 07:5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我站在白马王子的对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2-24 08:0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我站在白马王子的对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2-24 08:0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我站在白马王子的对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12-24 08:07
田运婷的家庭地址:427000 湖南省张家界市永定区西溪坪街道办事处(关门岩)田家坊村4组
田运婷的联系电话:13036763062
田运婷的捐助帐号:中国建设银行 田运婷 6227003050030529411
欢迎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前往她家现场慰问,或者采取汇款方式奉献爱心。




----------------------------------------------
我站在白马王子的对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3-21 18:2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2839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