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2 21:12
“张文权对着儿子便娓娓道来……”

大人对小孩讲这些干吗?不合符生活逻辑。个见,呵呵!




----------------------------------------------
茶如果不淡泊不如去喝酒,人如果不淡泊智慧就会变得奸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2 23:31

原帖由 花轻飘 于 2010-2-2 20:12 发表
今天的沙发非我莫属来了~


谢谢飘姐支持。。。叶香常年在外漂泊,农村那些古怪事情,每次回乡父亲都会跟我讲一些。。。

合情好,不合理也罢。叶香没有那么多讲究。。只是写一些心灵文字。。致于有些人要钻牛角尖。。我也没办法。。

希望飘姐继续支持叶香写完这篇文章。。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3 12:37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十一)

  刘宝贵从凤伶家出来就去了村委会,并打开了自己的办公室,他一眼就看到了福哥坐的那把椅子,他非常气愤,为什么走到哪儿都是他的影子。他默想着他仍然坐在那儿,对他指手划脚。这样的日子过够了,他不要他的影子,他越想越生气,飞起一脚就踢翻了那把椅子。只听地上叮咚一声,细看是一把钥匙。他捡起钥匙,才想起他去凤伶家之前,跟会计刘仁打了招呼,说今晚在办公室过夜。刘仁当然明白村主任想干什么。
  自从福哥去世后,那间房子就早已尘封。刘宝贵径直走到那间放置大床的屋子前。他打开了那把锁,当他推开门时,只见那张床被刘仁擦得一尘不染。刘仁真是善解人意。
  在去凤伶家之前,原本就想过只要凤伶同意当村妇女主任,他就有办法把她骗到村委会,那时,就由不得她了。
  多少年过去了,这张床是他小时候看过的最风光的一张床,村里的主要领导都会在那儿过夜,完成他们人生的梦想。福哥就是在这张床上把凤伶弄到手的,这种厚重的色彩,更富有了床的魅力。他想上去躺一躺,但终于放弃了这个念头。
  几天后,刘宝贵又将钥匙交给了刘仁,说:“这……这样的床,谁……睡在上面,心里也……不会踏实,就让它……放在那间屋里吧。”
  人常说:“男人春风得意时,就会想到女人;而一个男人越是春风得意,就越是从头到脚散发着让女人着迷的魅力。一度,刘宝贵几乎天天与小学校的单身女教师方萍搞在一起。他有的是力气与激情,而方萍有的是欲望与活力。诺大的一条巷子,无一处不是他们做爱的好地方,他们喜欢在不同的地方,有时甚至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就会别有一番情调与味道。张宝贵永远精力旺盛,像匹油光水亮的种马。他不停地在往外跑,为小巷弄来了资金与荣耀。一边与下面的组长聊天,又一边不停地与那些有姿色的女人调情。
  刘宝贵心里一直想着凤伶,就是他与女教师方萍做爱时,在巅峰时,他也会无声地叫着:“凤伶”的名字。
  他一天比一天瘦,又一天比一天精神。他喜欢这种感觉。

  (续)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0-3-28 00:33 编辑]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3 12:42
  [下载地址]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0-2-4 19:18 编辑]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3 15:31
香儿很擅长人物的心理描写与周边所处的环境描写。让一个个人物栩栩如生的从文字中走了出来。

因为欣赏,所以专程来看看香儿。

[本帖最后由 一方阳光 于 2010-2-3 15:33 编辑]




----------------------------------------------
静静地情感绽放在生命的空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3 22:40
过来继续听香儿讲故事!

那个张宝贵实在好可怕呀,那么色,又那么精力旺盛,还有点破权!
读着让人心惊胆颤的.
凤伶好可怜,心爱的人走了,身边又有这么个色鬼纠缠着......
真的需要有个什么人来保护她呀!!

忐忑不安又迫不及待的期待着香儿的下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4 12:34
翻开这卷书,心始终是沉的




----------------------------------------------
你在都市坐思田园,我在民间修炼成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4 13:55

原帖由 一方阳光 于 2010-2-3 15:31 发表
香儿很擅长人物的心理描写与周边所处的环境描写。让一个个人物栩栩如生的从文字中走了出来。

因为欣赏,所以专程来看看香儿。

[本帖最后由 一方阳光 于 2010-2-3 15:33 编辑]

谢谢云儿专程来看我,感动。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4 13:55

原帖由 村姑翠儿 于 2010-2-3 22:40 发表
过来继续听香儿讲故事!

那个张宝贵实在好可怕呀,那么色,又那么精力旺盛,还有点破权!
读着让人心惊胆颤的.
凤伶好可怜,心爱的人走了,身边又有这么个色鬼纠缠着......
真的需要有个什么人来保护她呀!!

忐忑不安又迫不及待的期待着香儿的下文....

谢谢翠儿支持!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4 13:58

原帖由 岸在何处 于 2010-2-4 12:34 发表
翻开这卷书,心始终是沉的

岸岸现在生活稳定了吗?

如果,觉得这卷书是沉的,你就休息一下。

你有你的天空,叶香自有叶香的风景。谢谢牵挂。。。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4 14:16
又来做香儿的沙发,可惜晚了些。

写作也是凭自己的一些的生活积累及见闻或从老者们讲述中来,不必拘泥于什么样的模式,也不必在意于别人的言论,读者也是食百

位,味味难调,按自己的思路走下去,欣赏的自然会欣赏,不欣赏的自然有人家的道理,不要放在心上!

感谢香儿忙中抽闲为朋友们奉上又一部连载~~





----------------------------------------------
缕缕思绪轻飘散 淡淡花香伴蝶飞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4 15:23


进来问候香儿,并看看有没有更新!!!

[本帖最后由 村姑翠儿 于 2010-2-4 15:26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4 15:25

原帖由 紫陌阡尘 于 2010-2-2 21:12 发表
“张文权对着儿子便娓娓道来……”

大人对小孩讲这些干吗?不合符生活逻辑。个见,呵呵!

--------------------------------

我并不觉得,父子的对话违反了逻辑,男主人公并非未成年的孩子.

我到是欣赏彼此可以倾心交流,象好朋友一样的父子关系.

不喜欢父母总是居高临下,以老子自居,对孩子们指手化脚!

孩子也有自己完整的人格和爱憎.爱其实更是对孩子的一种尊重
和信任!

翠儿也是个见!请朋友不要见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4 15:34

原帖由 叶香 于 2010-2-4 13:58 发表

原帖由 岸在何处 于 2010-2-4 12:34 发表
翻开这卷书,心始终是沉的

岸岸现在生活稳定了吗?

如果,觉得这卷书是沉的,你就休息一下。

你有你的天空,叶香自有叶香的风景。谢谢牵挂。。。

还好吧,会好起来的,虽然上网时间少了
心还是没变的,不知道你们会怎么看我




----------------------------------------------
你在都市坐思田园,我在民间修炼成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4 18:4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十二)
  夏日的早晨,小巷里特别清凉,有细细的凉风从小河对岸吹过来。石桥、流水、人家是所有小镇的共性。小河的水碧绿翡翠,稠稠的,小镇更美的地方就是这条狭长的小巷,两旁是二、三层高的木阁楼,只有抬头的一线天,给你真实的感觉。
  小刚有晨跑的习惯,他一路小跑很快就到凤伶家的二十四级台阶上。他永远都是那样充满活力,精力充沛。十八岁的他刚刚步入青春期,从他健康的体魄和爽朗的笑声中,看得出他对自己的前途充满自信。他继续往前跑,脑子里忽然闪现出戴望舒的《雨巷》。仿佛看到那位着一身青袍,撑一把油纸伞,结着丁香一样愁怨的女子,正款款踏上这条青石路,从容走过悠长小巷……那不是别人,那就是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凤伶。
  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凤伶,从小受到家庭的良好教育,她的骨子里都透出一般女子没有的那一份清高。如果没有十年乱动,如果父亲没有打成反革命,如果母亲没有弃她而嫁,如果没有这些如果……那将是另外一番情景。
  他绕过凤伶家继续往前跑,来到了他们从小玩到大的那片枣园,树上挂着一颗颗红枣,红得发紫,又新鲜犹滴。这里曾藏着他童年的梦,那是他、福哥和凤伶三人的世界。虽然福哥的影子相去甚远,但是凤伶咯咯的笑声始终萦绕在耳际。凤伶是上世纪七十年代跟随父亲吕峰来到这儿,她来时还不过五岁。
  吕峰曾是一家国营单位的宣传部部长,因为一条标语写错了一个字,便放下到五、七干校劳动,凤伶的母亲也就是在那时跟丈夫划清界限,主动提出离婚,最终她嫁给了单位里面的一位文革主任。
  每当运动来时,吕峰就经常被人压着在小巷里批斗,戴一个高帽子,写上“反革命”的牌子挂在胸前游街,他牵着小凤伶。小凤伶的那一对大眼睛水灵灵的,看人总是目不转睛,甜甜的笑甚是逗人喜欢。小刚的母亲毛氏总是跟在他们身后,瞧着这一对父女,怪可怜的。到了晚上,毛氏就会偷偷地去凤伶家,给他们塞几个鸡蛋,扔一包花生。
  后来,吕峰不知咋的就被判了刑,那天县里来了两名公安,是坐船从小巷的码头上来的……他在这个小巷住了三年,劳动了三年,也改造了三年。原以为“林彪”事情之后,他能得到解脱,谁知一下子又罪加一等,还是上面派人来抓他的,他被列为重大政治犯了。
  吕峰也就三十岁刚出头,他的神情非常憔悴,双眼里充满了忧郁,他在人群中寻找张文权,他想把凤伶托付给他们照顾。凤伶在岸上啼哭,小船在河边掉头,他看到毛氏抱着凤伶。吕峰没有说话,只是眼中充满了感激,他不知道用怎样的话语感激这样的一家人……
  就这样,吕峰离开了柳镇,离开了他六岁的女儿……

  (续)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0-5-29 06:01 编辑]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4 19:27
靠靠沙发吧,看看故事哟~~




----------------------------------------------
缕缕思绪轻飘散 淡淡花香伴蝶飞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4 21:32
忙碌的香儿快回来,我们都坐好了。




----------------------------------------------
静静地情感绽放在生命的空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4 22:56
继续关注!




----------------------------------------------
茶如果不淡泊不如去喝酒,人如果不淡泊智慧就会变得奸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5 13:39
  就坐在地上听香香斑斑讲故事啦~~

  抱抱~~




----------------------------------------------
水平天远,写不成书,只寄得相思一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5 16:01

原帖由 岸在何处 于 2010-2-4 15:34 发表

原帖由 叶香 于 2010-2-4 13:58 发表

原帖由 岸在何处 于 2010-2-4 12:34 发表
翻开这卷书,心始终是沉的

岸岸现在生活稳定了吗?

如果,觉得这卷书是沉的,你就休息一下。

你有你的天空,叶香自有叶香的风景。谢谢牵挂。。。

还好吧,会好起来的,虽然上网时间少了
心还是没变的,不知道你们会怎么看我


谢谢岸岸,好朋友是用心阅读的~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359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