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5 16:03

原帖由 村姑翠儿 于 2010-2-4 15:23 发表


进来问候香儿,并看看有没有更新!!!

[本帖最后由 村姑翠儿 于 2010-2-4 15:26 编辑]

问好翠儿,香儿要走了。祝你双节快乐!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5 16:06

原帖由 花轻飘 于 2010-2-4 19:27 发表
靠靠沙发吧,看看故事哟~~

谢飘姐支持!祝你健康快乐!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5 16:08

原帖由 一方阳光 于 2010-2-4 21:32 发表
忙碌的香儿快回来,我们都坐好了。

谢谢云儿,出国前送你一份祝福!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5 16:08

原帖由 紫陌阡尘 于 2010-2-4 22:56 发表
继续关注!

谢谢紫陌。。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5 16:1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十三)
  小船走了,公安把凤伶的父亲带走了,六岁的凤伶就寄在毛氏家,天天跟福哥、小刚在一起玩。在上学问题上,凤伶跟与其他的孩子一样,享受同等的权利。从前她与小巷里的孩子接触不多,当孩子们头顶一片蓝天在山野里玩耍时,凤伶的活动范围一般不超出这条小巷,只是跟福哥、小刚一起玩,凤伶永远是干干净净的,像一位白雪公主,她无法站到那群野孩子中间。她一旦出现,孩子们就会下意识地往后退去,一旦她走过来时,他们就会很快闪出一条道来。她成了一朵云,一朵缥缈的云,后面跟着两只鸟,一只是福哥,一只是小刚。在湛蓝的天空悠悠地飘着……这群孩子对凤伶有一种莫名的恼怒,甚至是仇恨。一个反革命的女儿,干吗这么清高?
  这天傍晚,放学回家的路上,凤伶独自回家,一群早就走在前面的孩子将她拦住,为首的是刘宝贵,他已经有十四五岁了,小学上了八年。他从小河里爬到了岸上,光着上身,直挺挺地躺在路上……
  凤伶只是想走过去,刘宝贵死人一般,一动不动,拦住了去路。凤伶觉得惶惑,放慢了脚步,下意识地回头张望着,不见福哥与小刚。凤伶几乎是以挪动的方式进行,在离刘宝贵半米远,她停住了。刘宝贵突然袭击地往前一扑,将她的双腿抱住了,然后,将她推倒在地,大声说:“小反革命,你想走吗?”凤伶动弹不得。她转身向一旁的女孩们求救,那些女孩几乎是以一个姿势同时转身,那些男孩子,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似乎都很兴奋。
  一番挣扎之后,刘宝贵三两下就脱掉了凤伶的鞋袜,然后一只手将她一双白嫩柔软的脚紧紧握着。像猫玩老鼠的游戏一样,凤伶仍然无法摆脱刘宝贵的蹂躏。
  凤伶闭着眼,长长的睫缝间,沁出了泪珠。凤伶竭尽全力挣扎,尖利地哭着。几个女孩对着刘宝贵的头吐了几口唾沫,一个叫刘巧玲的女孩子骂道:“真恶心。”然后,在他的屁股上踢了几脚,扭头走了。那些,在一旁观看的男孩子,一直在叫着。凤伶除两条腿还可以勉强地蹬动,她觉得快要被刘宝贵笨重的身体压扁了,无法动弹。她听到刘宝贵急促的喘息声,那声音就像夏日里一只无法找到阴凉之处的狗所发出的喘息声。
  凤伶眼泪哗哗地流着,在心中呼唤着两个人的名字:福哥、小刚。
  (续)

  [下载地址]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0-5-29 06:05 编辑]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6 01:12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十四)
  一个瘦小的男孩子在喊:“福哥来了……福哥来了……”刘宝贵抬头望了望,只见福哥拿着一根木棍朝这边跑来,小刚也跟在身后,刘宝贵爬起来就跑。扑嗵一声,跳到了小河里,福哥举着木棍,对着刘宝贵骂道:“你这狗杂种,上来老子就打死你。”“我就不上来,你奈我何。”刘宝贵向小河纵深处游去。
  凤伶坐了起来,低头啼哭。小刚把凤伶拉走了。
  福哥一直拿着木棍守在小河边,刘宝贵一时不敢爬上岸。一会儿,起风了,枫叶拂拂扬扬地飘落下来,飘到福哥的脸上,飘到水面上,像一群死亡了的蝴蝶,血一样的红蝴蝶,在水中飘荡。后来,刘宝贵游到小河的对岸,逃走了。
  从那以后,凤伶每次上学都是跟着福哥同去同回,直至中学毕业。
  小刚靠在一棵枣林上,开始晨练,他做了几次深呼吸,又回头望了望凤伶住的房间,只见窗户开着,房门紧闭。耳畔却响起了凤伶年初时的话语,那笑声像银铃一样悦耳。他不能告诉凤伶,就在高考的前夕他也在想她,为了凤伶那一句话:“我欣赏朋友比宠爱情人更惬意”纠结了几个月。聪明的凤伶,说话时总是那么温婉含蓄,这就是她的优点,她从不会为某件事,某句话放下这自己的矜持。
  回程途中,小刚不想进凤伶家,只是在她家的门前停留了一会儿。下台阶时,凤伶的门打开了。
  “小刚,到了家门口,怎么不进来呀!”
  他对凤伶笑了笑,说道:“我下午再过来。”
  他不能进凤伶的房间,因为他只穿了背心和短裤,怕被别人看见自己大清早从凤伶家出来。
  凤伶也冲他笑了笑,他感觉到了,她笑得像一个怜爱弟弟的大姐姐。突然,小刚发觉自己已经长大了……
  (续)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0-2-21 00:51 编辑]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6 15:12
又见叶香的精彩,问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6 18:39
香儿,这个故事看来要等到半个月以后再来续了。




----------------------------------------------
静静地情感绽放在生命的空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7 16:11
原来叶香出远门了




----------------------------------------------
你在都市坐思田园,我在民间修炼成仙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7 22:51
祝一路顺风。

静候精彩篇章!




----------------------------------------------
茶如果不淡泊不如去喝酒,人如果不淡泊智慧就会变得奸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9 12:18
再美的地方也未必能成得了善良人们的桃花源......

为了生存,为了情感,我们始终都在夹缝中挣扎......但愿能够在理想和梦想间寻求到寄托与答案。

香儿的故事,越写韵味越长了!




----------------------------------------------
用快乐堆积岁月,以文字感动心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9 15:01




----------------------------------------------
深情熱烈地愛,也許你會受傷,但這是使人生完整的唯一法。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9 15:19
有这样的多情的小女人那是很好的,有情有意.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小女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9 15:23
这个男的不好,人家对你没情意你就不要免强人家.人家要是对你有情有意会和你干上的.人家不和你干你非要和人家干那是不行的.我要是女人我也不和他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11 13:38
女人麻烦事,千万别惹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16 20:10
最近好忙,也顾不上来看香儿的更新了,香儿还没从国外回来吧?

借香儿的宝地祝酒廊的朋友们新春愉快,阖家安康~




----------------------------------------------
缕缕思绪轻飘散 淡淡花香伴蝶飞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17 10:54
坐下来听香儿讲故事!!

问候远方的香儿,祝福新年快乐!!

祝福香儿平安归来,给我们继续讲故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21 00:49
  谢谢酒廊斑斑及朋友的厚爱,谢谢翠儿、云儿、凝香、紫陌、岸岸及楼上朋友的祝福。

  香儿终于从非洲最动乱的国家之一——尼日尔回家了。

  祝各位朋友新春愉快,万福金安,虎年大发,事事如意!!!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0-2-22 09:58 编辑]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21 09:2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十五)
  小刚自从那日晨跑与凤伶相遇之后,一连几日都守在家中等候大学录取通知书,他有了自己的烦恼,一种莫名的烦躁。小时候,老师曾说过,关于精卫填海的故事....长大了,才知道那只是童话而已,其实人生中还有许多说不出的伤痛...... 他脑子里全是凤伶的影子,一个只比他大两岁的女子,她娴静矜持,温婉可人,尤其是那张富有童贞气息的脸,总有着半藏半露的含蓄,也许就是这恰到好处地半隐半显着,那番羞涩,那番气韵,让小刚有了迷惑,有了情不自禁。一朵心花,就这样静静地开放。
  红尘中有很多人匆匆而来又匆匆离去,能让自己刻骨铭心的恐怕没有几个人。小刚就这样轻闭着双睛躺在竹椅上,一个人安静地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想着自己那些不为人知的心事,静静地感觉着时间在眼前慢慢流失,他想起与凤伶在一起看星星的日子,淡淡的喜悦,浅浅的笑,都无声的在心里沉淀。五六岁的凤伶、十一二岁的凤伶、十五六岁的凤伶、十七八岁的凤伶、二十岁的凤伶。脑海里仿佛走出了一串凤伶,他与凤伶在互换着位置,两人手牵着手,在错位,在展示,这些姿态既一脉相承,又各有情韵。小刚发现,姿态也是随人一起成长的。忧伤也好,喜悦也罢,把那些温柔存在心间,置放在冷寞里,守望未知的幸福。
  也就是那个早晨,凤伶定晴看着他穿一条短裤晨练,他才突然感觉自己大了。他想:“爱一个人,应该不是只有喜欢对方给的漂亮浪花那么单纯而已,爱她应该就是喜欢她的整片海洋。”
   小镇人的生活仍然是清静悠闲,波澜不惊。但最闲不住的还是村主任刘宝贵,自从与小学校的单身女教师方萍搞了一段时间,玩腻之后。在凤伶面前碰了一鼻子灰,又把目标瞄准了服装店的老板娘兰花,最近刘宝贵跟兰搞得很火热。
  用刘宝贵的话说:“但那天早晨也是怪事,是撞见鬼了。”他平素跟兰花在一起干那事情,兰花是从来不伸手向他要钱的。可那天怪了,他与兰花干完那事之后,兰花就不让他走,拉着他的裤头对他说:“宝贵,老娘的床你也睡了好几回了,说表示一下,也没见你有啥行动。”
  一向奸诈的刘宝贵对付小巷的女人,他有一套把戏,岂止是兰花一人被他玩过呢?哄一哄,吓一吓,就没事了,谁还敢得罪他这个村主任。
  “兰花,哥不是跟你讲了吗?最近手头不宽裕,等上头的扶贫款到了,一定给你买一对耳环。”
  “这样的话,我耳朵都听得起老茧了,你去骗十七八岁的小丫头吧!老娘才不吃你这一套。”
  刘宝贵发现兰花还真不是省油的灯,便给兰花狠了起来,“你说咋办!我今天没钱,你到街上去喊啊!”
  “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老娘是那样伺候你,你说摆一个姿势,我就摆一个姿势,搞一个花样,我就搞一个花样,我那老公都没有这种待遇,今天竟说出这样没良心的话。”
  兰花一手抓着他的皮带,干脆一屁股坐到地上。
  俗话说:“狠起来的女人是什么都干得出的。”
  刘宝贵看这一招不灵,立马又心软起来,“好了,我的姑奶奶,我投降,认输了,行不?今早来的匆忙,我这里有一佰元钱,你拿去吧。”
  “俺才不要,起码也得给老娘伍佰元钱,我得去买一对镯子戴。”
  “你是放抢的啊!伍佰元,你是一个黄花大姑娘啊!要不要,就这一佰元,不要我下午还得去打几圈呢!”
  兰花嘴上骂着刘宝贵,还是伸手抢过那一佰元,便把那佰元大钞插入胸罩里。就在这时,刘宝贵听见了兰花的老公二楞在楼下喊:“兰花,我回来了,早饭做了吗?”
  兰花这时却大哭起来,边哭边数:“你还是人吗?我老公刚出去,你大清早就拉着我不放……”
  刘宝贵眼看二楞就要上二楼了,他一急之下,干脆脱掉外裤,穿着一条裤叉,推开房门便从二楼的阳台往下跳。
  (续)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0-2-21 14:02 编辑]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2-21 16:08
坐沙发了!顶!!!!!!!!!!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873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