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06853个阅读者,107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3-19 09:19
  毛泽东几天几夜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啊!强盗打到大门口!杀人放火已伤害了我军民!唇亡齿寒的道理古人都懂啊!日本人就是先占朝鲜后再打到我东北然后又占了我大半个中国的啊!
   前苏联一位军事将领曾感慨万分地说:“决策的过程是一个极为艰难和痛苦的过程。”毛泽东确实经历了这种无比的痛苦!
  1950年9月15日,美军在仁川登陆,无视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和平建议和警告,竟把侵略战火烧到中朝国界鸭绿江和图们江畔。

  10月25日,中国人民响应毛泽东主席“抗美援朝”的伟大号召,组成了以彭德怀为司令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投入抗美援朝的正义战争,同朝鲜人民并肩去打击美国强盗,这是一个伟大的决策!必将光照千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3-20 13:05
  二十三《 中国必出兵》
  1950年9月15日,美军在仁川登陆,无视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和平建议和警告,竟越过“三八线”北上侵朝,即不是美国的国策又没有联合国的受权,更是违反联合国宪章的!即把侵略战火燃烧到了中朝国界鸭绿江和图门江畔了。在美国打到中国边境的时候中国必出兵,决不能让美国再走日本人的老路。重演“九、一八”的历史悲剧!

   越过“三八线”北上侵朝的麦克阿瑟在十月一日,南朝鲜军越过三八线当天,向朝鲜发出“最后通牒”,要朝鲜人民军无条件“放下武器停止战斗”。此刻,“联合国军”在南朝鲜已经集结三十三万兵力。麦克阿瑟的狂妄到了极点,不可一世!
   就在十月一日南朝鲜军越过三八线当天的深夜,金日成紧急召见中国大使倪志亮,向中国政府提出出兵支援的请求。同时,金日成与朴宪永(当时任朝鲜政府副首相兼外务相)联名致信毛泽东,要求中国给予军事支援。金日成再也不 狂妄了。并派朴宪永带信前往北京,恳求中国早日出兵! 对于美军在仁川登陆,毛泽东早有所料。他在一九五0年十月二日起草的给斯大林的电报中曾经这样说过:“还在今年四月间,金日成同志到北京的时候,我们就告诉他,要严重地注意外国反动军队侵略朝鲜的可能性。七月中旬,七月下旬和九月上旬,我们又三次告诉朝鲜同志,要他们注意敌人有从海上向仁川、汉城前进切断人民军后路的危险,人民军应当作充分准备,适时地向北面撤退,保存主力,从长期战争中争取胜利。”   尽管毛泽东对出兵已有思想准备,但是要使一个刚从战火中获得新生的人民共和国再次面临血与火的考验,同世界上头号帝国主义美国决一雌雄,下这个决心要有何等的气魄和胆略!
  北朝鲜是同时向苏联和中国求援的,斯大林让中国出陆军,他出空军担任空中掩护!这可是中国出兵的条件!斯大林开始答应的挺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3-20 13:07
   可到该出兵时,斯大林拉稀了,以还没准备好变卦了,不出兵了。中国的陆军都准备好了,他苏联的空军却没准备好?早干么去了?没准备好却开始答应的挺好,说话不算话!没信用!
   长期与苏共打交道,深知斯大林为人的周恩来一瞬间就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我们中央本来就有两种意见,一种出兵,一种不出兵,分岐很大。现在好不容易达成出兵共识,我们只要求苏联出动空军掩护,只要求苏联援助我们援朝所需武器弹药------,您难道让我们用刺刀跟美国人拼命吗?” 斯大林心知周恩来所说全是实情,他稍松了口:“可以满足中国抗美援朝所需的飞机、大炮、坦克等装备,但苏联空军尚未准备好----你们要实在不愿意出兵,就让金日成到东北搞个流亡政府。”斯大林太滑头了,------。金日成等当年可是苏联远东军区第八十八国际旅朝鲜营的营长啊!是跟着苏联远东军区一起打回的朝鲜。干么不到苏联远东搞个流亡政府?
  
   接到电报后的毛泽东气得眼睛都红了:“我们的战士也是人生爹妈养的血肉之躯!炸弹落下来照样血肉横飞尸骨无存!我们一出就是几十万部队,他却几百个飞行员都不肯出。说好的话又不算数,这不是釜底抽薪吗?你不出我也不出!叫彭德怀回来!”谁说毛泽东不顾-------毛泽东爱兵如子!百万志愿军都和毛岸英一样,都是他的亲儿子! 彭德怀、高岗同机回到了北京,在京政治局成员召开了紧急会议。在莫斯科昼夜未眠的周恩来终于等来了毛泽东的回电: “我们不出兵,让敌人压至鸭绿江边,国内国际反动气焰增高,则对各方都不利,首先是对东北更不利,整个东北边防军被吸住,南满电力将被控制。 总之,我们认为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 斯大林听说周恩来又要见他,就满脸不高兴,以为是向他讨价还价,要啥条件来了,拒绝接见。周让人告诉斯大林:苏联出不出空军掩护中国都出兵朝鲜!这是我们党中央的最后决定!斯大林这次震惊了,太意外了,他们(中国军人)要用原始武器和最现代化的美军作战了。
   可那时中国不出兵行吗?让金日成在东北建流亡政府,他还有三个师的武装,再加上政府各部们人员好几万人,还有败退的人民军各部,最少十几万人。抗日时人家都跑到中国来了,现在你能不让人家入境吗?将会有几十万人逃难过境,美韩联联军必定会追过来。战争必定打到中国来!
   当美军和南朝鲜军队到达三八线时,周总理曾一再对美军发出警告,倘若越过三八线北犯,中国将出兵朝鲜。但是,美军、英军和南朝鲜军队打着联合国军的旗号,无视我国政府的警告,已开始越过三八线北犯,现正在逼近平壤。
   其目的是向中朝两国边境鸭绿江边进攻,企图完全占领北朝鲜。
   这次入朝与美军作战,和国内不一样。美国在朝鲜有一千多架各型飞机,这将严重影响我军行动。现在于部战士对美机的威胁和恐惧心理是有道理的,因我军装备太差,只有少数防空火器。因此,周总理在莫斯科,和斯大林一直商谈空军掩护和武器装备问题。
   中国人民志愿军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跨出国门手持斯大林所说的原始武器去迎战世界头号强国和十六国联军的。我25万大军过江后潜入北朝鲜的山林中,白天休息防空,夜间迎着敌人疾射而去,敌机没发现,可美中情局特务发现了,几十万大军不让人发现这是不可能的!
   但麦克阿瑟等高级将领不相信!说什么:中国的农民军还敢进朝鲜?再说强大的美国空军不是什么都没看到吗?事后美中情局说:我们把情报送进了聋子的耳朵!我洪学智将军说:麦克阿瑟心态因为骄傲而陷入“思维盲区”。北进的敌军象在旅行一样毫无任何防备,他们认为人民军彻抵垮了,没有任何作战能力了。
  可事实是中国必出兵!中国已经出兵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3-22 19:56
  二十四;《啊!天兵、天将!》
  安东市(现丹东市)沿街的玻璃窗都贴着防空的米字形纸条,由于事先的保密,没有市民出来看大军过江。我志愿军先锋部队第四十军的四列纵队走在积水的街道上,雨中的街灯留下很长很长的摇摇晃晃的影子。于1950年10月19日黄昏从长甸河口走上鸭绿江大桥时,官兵们的心跳声和脚步踏在桥面上的声音在夜空中显得格外清晰。大桥中间有一条中朝两国土兵守卫的白线十分醒目,那就是中朝的国境线。当官兵们走过这条白线时,异样的感觉便油然而生。
  这是一个冷风夹杂着细雨的日子。
  飘飘荡荡的云雾象厚重的幕布,紧裹着鸭绿江,更增添了一种神秘的色彩。志愿军大军已经在江北堤岸上集结,此刻,他们格外依恋自己祖国的土地。
  他们中的许多人不久前还在这片辽阔的国土上用自己粗大的手垦荒,汗水流进了黑色的沃土。一位四川籍士兵说:我们四川啥子都有。人称天府之国,真是个顶好的地方。
  一位云南籍士兵夸耀:我们云南的冬天和这个朝鲜不一样,一年四季都是春天。做什么都便易。
  一个东北籍士兵说:冷算什么。俄们那里煤炭用不完,山上到处是木头,保险冻不着。
  来自大行山的士兵怀念自己家乡的柿子。
  山东籍的士兵夸奖“二十个茧缫一两丝”的山蚕。
  祖国的一切都使士兵产生一种亲切、温暖的感觉,忍不住地心里默念着:
  “再见吧,亲爱的祖国!祝福你的儿子们旗开得胜吧!”
  士兵们看到清清的江水,便摘下搪瓷茶杯,顺手舀了一碗,先尝了一口,江水甘甜而清凉,沁人肺腑,接着便一仰头,贪婪地一口气全灌下去。这是祖国的水呵!
  一些士兵忙忙碌碌地拉起横幅标语。不少部队就地开了动员大会,有位士兵站在江边写了一首诗:
  美帝好比一把火,  烧了朝鲜烧中国;
  中国邻居快救火,  救朝鲜就是救中国。
  这首诗形象他说明了抗美援朝和保家卫国的关系。
  不少士兵的决心书都写着“保卫和平,保卫国家,就是保卫家乡”和“打败美帝野心狼”等豪言壮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3-22 19:58
  先头部队还没有走下大桥,一辆苏制吉普车鸣着短短的喇叭声在桥上缓慢地超越长长的行军序列,士兵们习惯地为吉普车让开通行的路。都知肯定是首长,到前面有急事。
  没有人给予这辆吉普车特别的注意,恐怕连第四十军军长温玉成都不知道这辆吉普车里坐的是什么人。这辆吉普车里有位中国著名的将军,是几十万志愿大军的最高统帅--------彭德怀。
  彭德怀命令停车,他下车后大声问:“同志们!就要跟美国人打仗了,怕吗?”
  “不怕!”勇士们一齐回答,大踏步的越过了白线-----中朝分界线,跨过鸭绿江去迎战美军去了。
  “怕他个鸟!美国人身上肉也是肉,不是钢!老子一刺刀上去照样捅他两个眼儿!”行进的队伍里一个十七八岁的小战士大声的说了一句,还擦鼻嚏呢!
  彭德怀仰天大笑:“这是什么?这是士气!带这样的战士去跟美国人打仗,打不赢,只能怪自己能!”
  “好样的!同志们!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平安,打败美国人,决不让美国人和当年日本人一样再到我们的祖国杀人、放火。”
  “首长放心!美国人不是我们的对手!谁也不能再到我们祖国杀人、放火!”行进的队伍里又有人大说。

  彭德怀上车了,命令开车入朝!汽车越过了白线-----中朝分界线,跨过鸭绿江走在了行进的队伍的最前面,吉普车越过那条白线,一会儿就不见了车影。迅速地消失在朝鲜境内的夜色之中。行进的队伍都无比佩服这个身先士卒的首长,跟着他打美国人待劲。
  彭德怀他就这样出发了。世界上从没有过哪个国家的哪个军事最高指挥官会在大敌当前的时候自己先于士兵深入变幻莫测的战场。彭德怀把他的指挥部全部甩在身后,让他们按部就班地前进,而他自己仅带着一名参谋、几名警卫员和一部电台进入了朝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3-26 20:52
  彭德怀他就这样出发了。世界上从没有过哪个国家的哪个军事最高指挥官会在大敌当前的时候自己先于士兵深入变幻莫测的战场。彭德怀把他的指挥部全部甩在身后,让他们按部就班地前进,而他自己仅带着一名参谋、几名警卫员和一部电台进入了朝鲜。
   也许是彭德怀一行人少目标小,加上美国的情报部门完全没有想到中国的司令官会插到战场的前沿来。
      谁也没有想到中国的司令官会插到战场的前沿来,插入到了敌后。
  南韩和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以多路分头冒进,有的部队已逼进鸭绿江边了。
  第二天下午彭德怀就在昌城郡附近的一个矿洞找到了金日成,金日成快步上前拥抱彭德怀对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和毛泽东表示感谢。
  彭德怀告诉金日成:中国首批入朝的部队四个军十二个步兵师、三个炮师等二十五万五千人。另外,还有二十四个步兵师正在调集中,作为第二批、第三批入朝作战的部队。
  我军作战计划是先在平壤、元山一线以北,德川、宁川一线以南地区构筑防御工事,进行防守。希望朝鲜人民军继续组织有效的抵抗,尽量迟滞美军等北进,以便掩护我军开进。
  我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下此决心不易!准备与美宣布进入战争状态,至少要准备美军轰炸我国东北和工业城市,攻击我沿海地区。现在的问题能否站住脚也不一定,搞不好我军就会被打回去的。
  可此时金日成只有三个师了,在德川、宁远、肃川一线掩护党政干部和群众北撤,而南方的人民军分散北撤失去了联系-------
  彭德怀清楚了,他现在只能依靠他的首批入朝的部队四个军十二个步兵师、三个炮师等二十五万五千人了,必须改变作战计划了,可部队、部队都在----彭德怀急的在矿洞里来回走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3-26 20:53
  此时作战秘书杨凤安带来了两个人。我志愿军先锋部队第四十军先锋师一一八师师长邓岳和政委张玉华。四十军是被抗日名将国军兵团司令廖耀湘在辽沈战役时称之为“旋风部队”的铁军。
  一一八师又是“旋风部队”的铁军第一主力师。他们来到了沟口见到了金日成的卫队,主动上前自报名号,要求见沟里最高长官。
  知趣的警卫参谋将他们带来,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在这里见到的是彭老总。“报告彭总!先锋部队第四十军先锋师一一八师师长邓岳和政委张玉华率部来到了沟口待命,请彭总指示。”俩人一起敬礼报告。
  “很好!你们师有多少人?”彭老总问。
  “报告彭总!全师一万三千人全在沟口待命,请彭总指示。”师长邓岳说。两手空空没兵的我志愿军最高长官一下子一个整师一万三千人来到了面前,真是太高兴了。
  “很好!你们师现在就直接归我指挥。原作战计划行不通了,你们到前面寻找战机,抓住一股冒进的敌人,给我狠狠打,吃掉他,先杀杀敌人的傲气、锐气。”彭老总下命令了。
  “是!彭总!给您留下一个团吧,保护您的安全。”师长邓岳又说。
  “你们上来了,我就安全了,你们越打胜仗,我就越安全。你们打仗需要人,不要给我留兵。”彭老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3-27 11:00
  “彭总!让杨秘书跟我们去一下,我们给彭总按有线电话,有事及时通知我们,我们有事也及时报告彭总。”师长邓岳又说。
  “给我按有线电话,你那来的那么多电线?”彭老总问。
  “报告彭总,打下海南岛,我师徼获国民党好多电线,打美国鬼子都带到朝鲜来了。师和团之见可有直线电话,可方便了。”师长邓岳又说。
  “好你个邓岳,进步真快,有现代战争意识!陈胡子知道了,不定多高兴呢。”政委张玉华不知咋回事,彭总就讲起了红军过草地的故事。
  十几岁的小邓岳身穿红军破军装,面黄肌瘦掉了队,陈庚骑马过来了,把他抱上了马。自己艰难地在草地里走着!他看陈庚身体有病就跳下了马,俩人争执起来,他坚决要陈庚骑马,他可以揪着马尾巴走。陈庚骑上马,他就是天天揪着马尾巴走出了草地、走到陕北。
  现年轻的他已是先锋部队第四十军先锋师一一八师师长,而又有现代战争意识!陈胡子知道了,怎能不高兴呢?
  志愿军先锋部队第四十军先锋师一一八师师长邓岳不仅给了彭总作战秘书杨凤安通讯人员、电话兵,还给了一个加强连归作战秘书杨凤安指挥,一定要保护好彭总,有清况电话联系,他会亲自带兵前来。
  作战秘书杨凤安带人回来,看见彭总在一高处用望远镜观察什么,看见杨凤安还带来了一个加强连非常高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3-29 21:07
  作战秘书杨凤安带人回来,看见彭总在一高处用望远镜观察什么,看见杨凤安还带来了一个加强连非常高兴。
  “山下有一伙美军在追杀朝鲜老百姓,你们去把这伙美军给我吃掉!”彭总命令说。
  “彭总!这可不行!邓师长给我这个加强连是来保护彭总您的。”杨凤安急说。
  “胡说!我们到朝鲜干吗来了?我彭德怀能眼看着美军糟蹋朝鲜老百姓见死不救吗?谁是连长?”彭德怀大喊一声。
  “报告彭总!我是连长。”大个子连长站了过来。
  “好!你过来。”彭德怀把高级望远镜给了大个子连长,并指给他看。
  “山下这伙美军只有三辆坦克,是伙冒进的敌人,周围再无其他敌人了--”
  “报告彭总!我看清了,山下这伙美军不够我塞牙缝的。我马上就去吃掉这伙美军,决不准美军糟蹋朝鲜老百姓。”大个子连长把高级望远镜还给了彭德怀。
  几个连干部都围了上来。
  “都不许争!你们带一排保护彭总,我带二排、三排下山去吃掉这伙美军。”大个子连长不容别人讲话,就走到队伍面前。
  “同志们!彭总的话都听到了吧?”
  “听到了!”全连声音不高,是怕惊动山下的美军!但是咬着牙说的。恨不得一口咬碎山下这伙军。
  “二排、三排跟我来!共产党员要冲在前!”大个子连长拔出驳壳枪率先下山了。二排、三排勇士以战斗队形扇面展开,共产党员冲在了前面,紧跟大个子连长下山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3-30 21:45
  就是这支在1946年7月29日的平津公路上的安平镇,敢打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的部队当年都打的让美军害怕!今天更要更要教训、教训美军!让美军知道、知道中国人的厉害!
  山下的这伙美军好猖狂啊!如入无人之境,朝鲜已是美军的天下了,再无人敢反抗他们了!开着坦克追杀朝鲜老百姓,如猫在戏老鼠!还有几个美军跳出了坦克追逐朝鲜大姑娘,光天化日之下,要当众强奸!糟蹋朝鲜大姑娘。
  几声清脆的枪声那几个美军双手向空中一抓,惨叫一声,倒地身亡了。是下山勇士中的神枪手开的枪,枪枪命中要害!出手不留情!
  百八十个勇士、英雄好汉以战斗队形扇面展开包围了美军这三辆坦克。高傲的一辆坦克冲了过来要压勇士和英雄好汉!
  一勇士抱着炸药包猛冲了过来,将炸药包从开着的天窗扔进了那辆坦克,一声巨响辆坦克完蛋了,另外那两辆坦克从开着的天窗里伸出了手,高举着白毛巾投降了。
  几个勇士、英雄好汉跳上另外那两辆坦克,高举着手雷大声喊:“出来!中国军人优待俘虏!”美军高举着双手一个个走出坦克投降了。
  逃难的朝鲜老百姓惊呆了!有人高喊道:
  “啊!天兵、天将!”
  听得懂中国话的朝鲜老百姓高喊道:
  “是中国老大哥!中国老大哥来拉!中国老大哥救得我们!中国老大哥来帮我们来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3-31 20:02
  逃难的朝鲜老百姓惊呆了!有人高喊道:
  “啊!天兵、天将!”
  听得懂中国话的朝鲜老百姓高喊道:
  “是中国老大哥!中国老大哥来拉!中国老大哥救得我们!中国老大哥来帮我们来了。”
  彭德怀来了,几个连干部根本不阻拦,带着一排保护着彭总下山也要看看这伙美军长的什么德性? 一位朝鲜大姑娘朝着大踏步走来彭德怀跑来,边跑边高喊道:
  “首长,我是原四野的,林总的部下,让我归队吧!我的队伍被打散了,谁也找不着谁了。”她高喊的是标准的中国话。
  “彭总!要她!正好给您当翻译。”杨凤安抢先表态了。
  彭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那位位朝鲜大姑娘哭了。
  但从杨凤安的眼神里她不能把这惊天动地大事说出去。
  可逃难的朝鲜老百姓都陆续围过来了!
  知道这是个大首长,七嘴八舌纷纷向彭德怀哭诉美军在朝鲜的暴行、罪恶。那位位朝鲜大姑娘也哭着一一翻译给彭德怀,彭德怀的眼泪也不停的在流。中国人民出兵朝鲜对了!让美军打到中国去,中国人民也将和逃难的朝鲜老百姓一样了----

  此文根据杨凤安等人回忆录等改编成短篇小说,敬请同志们指导、帮助。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1 21:05
   二十五;《首战开门红》
    志愿军第四十军—一八师师长邓岳在领受彭总的指示后,改边了原作战计划,令其前卫三五四团不过温井了,而在温井以北的丰下洞、富兴洞地区修筑工事,准备伏击敌人,—一八师师主力集结于两水洞和北镇地区,视情况投入战斗。如果敌人不北进,明晚再继续南进,寻找战机抓住一股冒进的敌人,狠狠打,吃掉他,杀杀敌人的傲气、锐气。
  三五四团的前卫连是四连。从当时的情况看,这个连是整个志愿军伸出的一只触角。他们到达了距离温井只有四公里的地方,在公路东侧的山林中就可看见温井地区南朝鲜军队露营的黄火。从撤下来的人民军士兵的口中得知,南朝鲜军队已经占领了温井,但占领温井的南朝鲜军队的番号和兵力以及下一步的企图均不详。
  三五四团参谋长做了以下部署:二营四连配属重机枪两挺,控制公路边的216高地,负责正面阻击。三营在富兴洞以北的239.8高地以火力控制公路。一营位于长洞隐蔽,做为预备队。
  侦察排前去摸清楚敌情,监视教人动向。一旦战斗开始,团指挥所设在490.5高地。同时宣布,全团严密伪装,管制灯火,迅速架通有线电话联系。
  当中国士兵在黑暗中修筑工事的时候,三五四团的政治委员陈耶遇到了一位北朝鲜人民军的团长,他在美军仁川登陆后突围出来,正在继续向北撤退。因为这位人民军的团长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当过连长,因此他们互相格外敬重,几乎彻夜长谈。
  天很快就要亮了。中国士兵们除了警戒哨外,其他的人则错曲在工事中打吨。天气寒冷,不许生火。相信还是有士兵做了梦。包括三五四团的军官们在内,没有人知道天亮后将会发生什么事,只是预感到,既然修筑这个工事是彭老总亲自布置的,就说明这个地方很可能要出什么大事。战斗要打响了,不管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对手是南朝鲜人还是美国人,反正都是外国人,当兵们想到这一层,心里便有一种奇异的感觉。
  1950年10月25日清晨,南朝鲜第六师第二团在晨雾中编成战斗队形。团长咸炳善上校在下达前进的战斗序列时,心里已经感到有点儿不安。
  昨天,在南朝鲜第六师第二团击退了小股北朝鲜军队的阻击进人温井的时候,三营的情报官报告说,通过对有线通讯网的窃听,发现有中共军队出现的迹象。
  咸炳善立即把这个情报报告给了师长金钟五 ,师长的回答是:“上级的定期情报没有这个说法。”在温井宿营的一夜没有什么情况发生,现在部队就要立即出发了,不安的情绪还是在咸炳善的心头一掠而过,他下达了前进的指令:二营为先头营,一营随后,三营在炮兵和坦克队的配属下乘车北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2 22:19
  咸炳善立即把这个情报报告给了师长金钟五 ,师长的回答是:“上级的定期情报没有这个说法。”在温井宿营的一夜没有什么情况发生,现在部队就要立即出发了,不安的情绪还是在咸炳善的心头一掠而过,他下达了前进的指令:二营为先头营,一营随后,三营在炮兵和坦克队的配属下乘车北进。
  南朝鲜军第六师的进攻计划是沿着球场——温井——古场的公路前进,最终目标是中朝边境上的碧渲和楚山。其七团前进的速度极快,他们已经越过温井,快要到达古场了。按照六师的进攻序列,二团跟在七团后面前进。
  本来是秋高气爽的天气突然变得阴暗起来,天空布满了乌云。
  远处,岩石裸露的狄逾岭山脉上铺着一层薄薄的积雪。眼下前面的公路上是先头部队七团走过的痕饥,因此应该可以说是安全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2 22:21
  温井是进入朝鲜北部山区的门户。向北,一条南北方向的公路沿着崇山峻岭中流出的九龙江蜿蜒北上。东侧则是长满松树的山峦,枯草摇曳。西侧是江水和延伸到江边的高山峡谷。九龙江两边的谷地是开阔的稻田。
  志愿军第四十军—一八师三五四团的士兵们就是在公路两侧山坡上树下的枯草中度过了一个寒冷的夜晚。现在晨雾已经渐渐散去,江水清澈,田埂细密,茅屋瓦舍依稀可见。山坡下的公路匕空无一人,向下看去九龙江和山下的公路都像一条和另一条被僵死的灰白色的蛇。
  从地形上讲,这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任何有军事常识的人都该懂。
  公路两侧山坡上树下的枯草丛中的中国士兵都开始睁大了黑眼睛。注视着公路上行进着的南朝鲜军第六师第二团队伍。
  公路的尽头终于出现了隐约的烟尘,渐渐地,烟尘越本越浓厚了,中国士兵已经可以看清,走在前头的是步兵,分成两列端着枪沿公路两例慢慢移动,接着,由汽车组成的队伍超越步兵,浩浩荡荡而来。
  紧张和兴奋的情绪在中国官兵中立即蔓延开来。日日夜夜为此产生过许多设想的情景今天就在眼前了。  三五四团政治委员陈耶发现,就在这个时候,团长诸传禹不见了。三个步兵营的电话全打了,还是找不到团长在哪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4 08:02
尊严是打出来的,历史如果重演,中国照样出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5 20:12
  对!国家的尊严是打出来的!自古如此。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5 20:16
  三五四团政治委员陈耶发现,就在这个时候,团长诸传禹不见了。三个步兵营的电话全打了,还是找不到团长在哪里。
   陈耶让通信股开设电台向师里联系,但是师指挥所处在静默保密之中,根本呼叫不通。面临出国后的第一战,情急中的陈政委顾不上许多,立即把参谋长、政治处主任、作战、通信、组织、宣传。保卫各股的股长召到身边,召开紧急会议。
   会议产生两个方案:一是把敌人迎头顶住,这样不但稳妥保险,而且可以保障后续部队和指挥机关的安全,缺点是很可能打成击溃战和消耗战;二是把敌人放进来打,放进来一个营,然后打歼灭战,但这有一定的风险。大多数人主张第二种方案。方案确定之后,参谋长刘玉珠命令部队没有命令不准开枪,把敌人放进来。
  敌人近了,其尖兵的钢盔闪闪发亮。
  志愿军士兵们在有线电话里听见的是参谋长反复而严厉的声音:“没有命令,谁也不准开枪!”
  所有的步枪、机枪、迫击炮、掷弹筒,都对准了公路。士兵们的面前,堆着成束的手榴弹。
  这时,褚传禹团长找到了,他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与敌人遭遇了,他还在一营三连。他同意紧急会议决定的打法,并决定由他带一、三营出击,政委带二营“扎口袋嘴”。
  没有总指挥部的指示,一切都是由三五四团的集体决定的。
  这是一场末预期的遭遇战。谁都没有想到的战斗!
  所有参加过这场战斗的中国士兵在他们的回忆中都对那天他们看到的南朝鲜士兵若无其事的样子感到十分惊讶。
   从温井开来的南韩军二团的尖兵根本没有进行火力侦察,并且连车都不下,他们坐在车上啃着苹果谈笑风生。当载着尖兵的卡车压上两颗中国士兵埋下的触发地雷时,由于地雷使用的不是速发雷管,卡车没受到损失,而车上的南朝鲜士兵竟然一点惊慌都没有,卡车停也没停照样前进。太狂妄了,如入无人之境啊!打败天下无敌手了吗?这个世界就没人敢招惹他们了吗?
    由于南朝鲜第六师二团三营是乘车的机动营,所以,虽然它是最后从温井出发的,但此刻它已经超越了作为先头营的步兵二营。结果由中型卡车牵引的12门105毫米榴弹炮成了整个二团队伍的先头。这种在进攻中把炮兵放在最前面的阵势也令中国士兵前所未见。在炮车的后面,是20多辆载着辎重和步兵的汽车。
   南朝鲜第六师二团三营可让见多识广的我志愿军先锋部队第四十军的—一八师三五四团的士兵们大开眼界了。居然用中型卡车牵引的12门105毫米榴弹炮在前开路,而步兵则远远的跟在炮兵后面行进。世界哪国的陆军战斗条令都不会有此荒唐的行军队形的。
   用三五四团的政治委员陈耶的话说:“这些王八蛋大概以为前面就剩下的是行军了。”
  炮兵和汽车在最南边的三五四团二营四连的眼皮下过去了。没有开火的命令。中国士兵紧扣扳机的手汗津津的。没有一人开火。
  突然,他们听见了歌声,公路上的炮车和卡车也停了下来。
  原来领头的炮车已开到丰下洞的村口,竟有一些老百姓挥着太极旗欢迎“国军”。走过了欢迎的人们,车队继续前进。向中朝边境挺进、饮马会师鸭绿江。看谁是英雄好汉?
  这时产生了一个严重的问题:由于汽车行进的速度快,步兵行进的速度慢,南朝鲜第六师二团的整个队伍在公路上的长度前后足有好几公里!为了把南朝鲜第六师的步兵营放进来打,其跑在前面的车队已经超越过三五四团的防区,直接闯入了—一八师的指挥部所在地,师指挥部虽然知道其前卫团可能会和敌人遭遇,但是由于电台的静默,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敌人会这么快闯来。当南朝鲜的车队到达—一八师的指挥部的时候,—一八师的指挥车还在路边停着,人员还在旁边的村子里休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7 21:30
  当南朝鲜的车队到达—一八师的指挥部的时候,—一八师的指挥车还在路边停着,人员还在旁边的村子里休息。
  在车上的南朝鲜南朝鲜第六师二团士兵立即发现了前面的敌情,他们开了枪。停在路边的中国军队指挥车的玻璃立即粉碎,正在里面睡觉的—一八师师长邓岳的司机纵身飞扑到山沟里。
  —一八师师侦察连和警卫连立即开枪还击,英勇善战的师侦察连连和警卫连的英雄好汉一阵狂射打倒了一些敌人,压住了敌人火力。赶紧掩护连同师长邓岳在内的指挥部人员仓促地本能的上山占领了有利地型的阵地,坚守待援。
   师长邓岳电话里责备三五四团为什么把敌人放了过来?三五四团指挥所忙解释:敌人队伍拉的太长,炮兵乘汽车太快,步兵营还没完全进入伏击圈。
   师长邓岳电话指示:步兵营一旦进入伏击圈,就快打狠打。
  这时,三五四团指挥所终于在南朝鲜步兵营全部进入了伏击圈后,下达了开火的命令。在突然而来的密集的子弹中,南朝鲜土兵立即乱成一团。三营八连的迫击炮手何易清可是个神炮手!他准确把一发炮弹打到了一辆已经掉头准备往回跑的卡车上,瘫痪的汽车把逃跑的公路堵塞了。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里,何易清使用的这门60毫米的迫击炮今天仍然在那里陈列着。
  突然,激烈的枪炮声响起了,志愿军40军118师354团展开了火力袭击,353团赶来给予了配合。汽车停止了,车上的敌人纷纷跳下车来,并且立即向路边的一个小山包奔去,抢占制高点。志愿军士兵扑得猛,跑得快,抢上山头时,敌人还在离山头30多米的山腰里爬哩!他们居高临下把手榴弹一甩,把敌人打得昏头转向,地上躺着一大片敌人的尸体,活着的敌人回头就跑,有的竟滚下山去了。
  对于南朝鲜第六师二团的士兵们来讲,这个日子就是世界的末日。在中国士兵端着刺刀冲上来的时候,公路上、稻田中、江岸边,到处可以看见惊慌失措的南朝鲜士兵被追杀。南朝鲜军没能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仅仅在20分钟之内,一个营就全完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10 16:44
  对于南朝鲜第六师二团的士兵们来讲,这个日子就是世界的末日。在中国士兵端着刺刀冲上来的时候,公路上、稻田中、江岸边,到处可以看见惊慌失措的南朝鲜士兵被追杀。南朝鲜军没能组织起有效的抵抗,仅仅在20分钟之内,一个营就全完了。
  在公路的最南边负责阻击南朝鲜军后续部队进攻的四连经受着严峻的考验。南朝鲜军队的火炮把最前沿的八班阵地打成了一片火海,在击退敌人的数次进攻后,八班的阵地一度丢失,
  一个班全部伤亡,而南朝鲜军付出了70个士兵的生命。
  奇怪的是让三五四团放过去的那个机动营的举动。在与力量薄弱的—一八师侦察连和警卫连形成僵持后,他们对身后的剧烈的枪声似乎并没有给予重视,也没有即刻采取回过头进攻的做法,而如果是这样的话,三五四团将陷入两面遭受夹击的局面。此时的机动营依旧固执地认为他们所遇到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骚扰,于是隐蔽起来,等待后援的到来——“以赶走他们的指挥员想象的一小股北朝鲜的阻滞部队”——美军随军记者约瑟夫后来所写完全可以证明。
  结果等来的是邓岳调来的另一个步兵团——三五三团的加入的围歼。当成千名中国士兵端着刺刀冲上来的时候,机动营傻言了!大炮不能上刺刀,炮兵能和步兵近身肉搏吗?
  敌人见势不妙,企图掉头就跑,又被拦截。志愿军士兵如猛虎下山,吼声震天,刺刀闪着寒光,战斗进行到下午14时,这个被敌人誉为精锐的伪6师2团加强营全部被歼灭了。
  随军美国记者约瑟夫后来是这样写的:
   “在几分钟之内,该营就伤亡惨重,七百五十人中有三百五十人被击毙、击伤或俘虏。”  25日下午15时,三五三团清理战场,统计的结果是:击毙“敌人325名,俘敌161名,缴获汽车38辆、火炮12门、各种枪支163支。其中一名美军顾问被打死,另一名美军顾问格伦。C.琼斯中尉负伤后被活捉,他后来应病死于了战俘营。
  
   当晚,118师、120师乘胜占领温井。
  1950年10月25日这一天,中国军队与联合国军的战争就这样在朝鲜北部不同的地点同时开始了,而且是《首战开门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11 21:37
  狂妄自大的麦克阿瑟对来自朝鲜的报告不相信,鸭绿江以南出现了共产党中国的军队?真令人难以置信。
  与大多数西方人一样,麦克阿瑟轻视中国军队。他认为,中国历史上的军队都是乌七八糟的。所有记载中国历史的著作统统说明了一个事实:几百年来,中国军队从未战胜过第一流的外国军队。麦克阿瑟甚至希望,中国军队会撞到他的枪口上。“我每晚为此而祈祷。”
  情报部门证实,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大量讽集在中朝边境,但是,这并非意味着中国打算介入战争。他们认为,中国一旦这样做,将会被立刻发觉,美国远东空军的侦察能力是举世公认的。麦克阿瑟对空军的优势沾沾自喜。然而这个狂妄自大的人最终败给了中国人!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514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