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06631个阅读者,107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11 21:39
   二十六;《石宝山-----英雄!》
     几乎与一一八师三五四团打响第一枪的同时,第四十军右翼的一二零师三六零团也向疯狂北进南朝鲜军队打响了愤怒的枪声。
  一二零师三六零团在徐锐团长的带领下,在北朝鲜云山城以北的262.8高地。间洞南北山、玉女峰一线构筑阵地,准备阻击从云山城北上的南朝鲜军队。他们的任务是要顶住南朝鲜军队进攻,掩护第四十军全军的展开,同时等待跟在第四十军后面的第三十九军的到达,要打一个大的歼灭战。三六零团团长徐锐是个作战智勇双全的指挥员。
   在中国解放战争三大战役之一的辽沈战役中,就是当时任副团长的徐锐率领一个营,深入敌后,袭击了国民党廖耀湘兵团的司令部,这个情节被日后描写辽沈战役的众多作品多次记述,在电影《大决战-----辽沈战役》也有精彩的片段。当时任副团长的徐锐率领那个营深入厉家窝棚,端掉了国民党廖耀湘兵团的司令部,使国民党廖耀湘兵团失掉指挥,一片混乱。廖耀湘在辽沈战役时称第四十军(当时是东野三纵队)为“旋风部队”就是由此而来。第四十军是东野(后来的四野)的头等主力部队。
  那时,守卫三六零团前沿阵地间洞南山的是一营三连。阵地前仅隔着一条河就是云山城。
  天还没亮,汽车灯光就把漫漫天际照得雪亮,一大片雪亮的灯光照亮了漆黑的天幕。南朝鲜第一师的北进部队在凌晨时分进入云山城。团长徐锐高兴极了:“嘿!总算赶到敌人前面了。”
   天渐渐亮了阵地前一营三连的士兵们连城里敌人在开早饭的情况都看得清清楚楚趴在战壕里的我三六零团的勇士们只有吃自带的剩得很少炒黄豆了,慢慢地嚼着心里充满着对敌人的仇恨。还记得在鸭绿江的大桥上吗?彭德怀命令停车,他下车后大声问:“同志们!就要跟美国人打仗了,怕吗?”“不怕!”勇士们一齐回答,大踏步的越过了白线-----中朝分界线,跨过鸭绿江去迎战美军去了。“怕他个鸟!美国人身上肉也是肉,不是钢!老子一刺刀上去照样捅他两个眼儿!”行进的队伍里一个十七八岁的小战士大声的说了一句,还擦鼻嚏呢!彭德怀仰天大笑:“这是什么?这是士气!带这样的战士去跟美国人打仗,打不赢,只能怪自己无能!”那个十七八岁的小战士名叫石宝山,此时他慢慢地嚼着炒黄豆心里却想着所看到一路上逃难的北朝鲜党政人员和老百姓的惨状,绝不能让这悲剧在自己的祖国重演。
  早七时,南朝鲜军队由尖兵为先导,紧接着是坦克和自行火炮的车队,浩浩荡荡开出了云山城北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12 12:37
   早七时,南朝鲜军队由尖兵为先导,紧接着是坦克和自行火炮的车队,浩浩荡荡开出了云山城北进。
  三六零团团长徐锐命令把尖兵放过去,然后对准后面的大部队突然开火了。在卡车上正得意的南朝鲜一师的老兵们忽听到半空中越来越近的啸叫,有经验的老兵立刻吓白了脸。天啊!迫击炮弹正对着头顶落了下来!
  三六零团的团属炮兵连也向南朝鲜军的坦克开始轰击。南朝鲜坦克的队形立即混乱地向后转向,而南朝鲜的尖兵大部分就地死伤。徐锐命令把俘虏到的南朝鲜士兵立即送到他这里来,他迫切地想知道敌人的番号和实力。当知是南朝鲜第一师(首都师)时,徐锐哈哈大笑:
  “这就是最精锐的南朝鲜第一师(首都师)啊?比蒋秃子的新一军、新六军可差远了。”然而美军的飞机像大鸟一样从空中突然飞来了,中国士兵以及他们所押送的南朝鲜俘虏瞬间被炸得血肉横飞。美军的飞机才不管你南朝鲜第一师(首都师)呢!
  与三五四团的伏击战不同的是,三六零团进行的是一场艰苦的阻击战。南朝鲜第一师在猛烈的炮火、大量的坦克和美军战斗机的支援下,开始强攻中国军队的阻击阵地,其重点是位于三六零团前沿的一营三连所坚守的间洞南山。
  间洞南山是横在云山至熙川、云山至温井两条公路交会处的一座一百多米高的山岗,因为这个高地扼守着南朝鲜军队的必经之路,因此成为战场双方攻守的焦点。
  在长满密集马尾松的山岗上,一个连的中国士兵顽强防守,打退了南朝鲜军的数次进攻,其顽强程度令南朝鲜军队的指挥官感到奇怪,因为他们自开始反攻以来,虽然受到过北朝鲜人民军的阻击,但还从来没有遭遇到如此有战斗力的阻击部队。在进攻失败后,南朝鲜军队集中坦克和火炮开始向间洞南山猛烈轰击,同时,美军的二十架战斗轰炸机也参加了轰炸。中国土兵在美军飞机的航空炸弹、火箭弹和凝固汽油弹的准确轰炸下,初次遭遇到来自空中力量的猛烈打击。
  整个山岗燃起的烈焰像一支巨大的火炬。在这烈焰中,一营三连的中国士兵没有表现出退缩的迹象,在南朝鲜士兵呐喊着冲到很近的距离时,他们一个又一个地跳出已经被炸平的工事扫射,木桶的手榴弹如大雨般落下。在反复的攻守中,中国士兵的人员伤亡过半,而更严重的是弹药已经耗尽。严峻的时刻到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14 21:33
   当二十多名南朝鲜士兵终于爬上山岗的一侧时,他们看见了一个守在工事里的衣衫破烂的士兵从工事中站起来,怀里抱着一根爆破筒,几乎是面带着微笑向他们走来。南朝鲜士兵这时还不知道向他们走来的这个年轻的士兵来自中国,士兵的黑眼睛很亮,令他们想到战争中那些宁死不屈的人。等这个士兵已经走到了他们跟前的时候,这些南朝鲜士兵才突然明白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是什么事了,但是,转身跑已经根本来不及了,黑眼睛士兵怀中的爆破筒爆炸了。
  这位中国第四十军的士兵名叫石宝山,他也许是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中第一位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士兵。这就是电影《英雄儿女》王成的原型,请大家记住这个英雄!---石宝山!
  石宝山的18名战友看见了这个情景。就在爆破筒爆炸的硝烟还没有散尽的时候,他们发出了震天的怒吼:为石宝山报仇!吼声震天,刺刀闪着寒光再次把南朝鲜蜂拥而上的土兵赶了下去。
  三六零团,于血肉的拼杀中在南朝鲜军队前进的咽喉要地上死死地阻击,令急于北进的号称精锐部队的南朝鲜第一师三天内没有从云山城向北前进一步。他们当时还不知道,就是这三天的受阻,使前面的云山成为他们魂飞魄散的地狱之地。三六零团苦守三天等来是原东野(后来的四野)的又一个头等主力部队------猛虎军第三十九军!为中美两支王牌军在北朝鲜首次大决战立了首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16 11:35
   二十七;《犯中华者死!》
  
     我西线40军118师开战第一天就连打两个大仗,全歼温井之敌后,又回师楚山歼灭了最早打到鸭绿江炮轰我国边境的南韩六师七团。
      在温井的南朝鲜军队突然被打的情况下失去判断地到处乱窜外,出乎意料的是,其他各路敌人仍然在分兵北进。其中,英军第二十七旅已经到达南市,距离中朝边境仅30公里,美军第二十四师已经到达大馆洞,距离中朝边境35公里,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竟然已经占领了距离中朝边境仅仅5公里的楚山后,立马向中朝边境挺进追击北撤的北朝鲜党政人员和逃难的老百姓。北朝鲜党政人员和逃难的老百姓不顾一切的跑到了中朝边境鸭绿江边。
      时值隆冬,天气严寒,朔风吹,大雪飞。鸭绿江已封冻了,天助北朝鲜党政人员和逃难的老百姓的。他们不顾一切的跑过了中朝边境鸭绿江,进入到了中国境内,以为就安全了。
      可在美国顾问的指挥的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居然未和我已过鸭绿江的几十万大军遭遇,具说还与我军统帅彭德怀的汽车擦肩而过。由于是黑夜双方谁都没在意,万幸!
     可美国人事后也说“奇迹般的穿过了针眼”,其实是傻头傻脑钻进了棺材。
      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的美国顾问弗莱明少校来到了鸭绿江边,兴奋至极,走上鸭绿江冰封的江面狠跺几脚,大笑起来:“哈哈!我成名了,我是第一个到达鸭绿江的美国人!”
      而那些曾被北朝鲜人民军打得晕头转向,满地找牙的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居然也疯狂了起来,被一时的胜利充昏了头。也在鸭绿江冰封的江面跳啊!大喊了起来。
      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的美国顾问弗莱明少校又要创历史奇迹了,要学当年追过鸭绿江侵华的日本人了,更会成名的,将是第一个跨过鸭绿江带兵进入中国的美国人了!
      弗莱明少校指挥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开始炮击中国的领土。机枪、大炮,对着中国境内的一切进行猛烈扫射、轰击!一串串子弹射向了中国境内的领土,一发发炮弹在中国境内的领土爆炸!
      当年日本东京的报纸立刻发出号外----《联合国军向中国境内进行火炮试射》。是在为当年日本侵华辩护吧!为美国为首的强盗侵华喝彩就能证明当年日本侵华的日本鬼子就不是强盗了吗?
      上帝要谁灭亡,可能就先使其疯狂吧!弗莱明少校指挥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将成为朝鲜战争期间第一支也是最后一支抵达鸭绿江边中朝边境的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部队了。
      就在要跨过鸭绿江进犯中国之时南朝鲜第六师师部命令来了共产党中国的军队过江了已整团整营的消灭南朝鲜的部队了,让弗莱明少校指挥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赶紧后撤。弗莱明少校指挥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大吃一惊,于是就赶紧后撤了!
     其疯狂的劲也没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18 09:36
   其疯狂的劲也没了。
     此时继续留着弗莱明少校指挥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这条疯狗对共产党中国的军队已无任何价值了,十月二十九日夜里,刚刚首战开门红的志愿军第四十军—一八师以积雪充饥,在海拔二千多米的北朝鲜山林里靠双脚用两天走完三百多公里,其先头部队三五三团的一个营设伏包围了南逃的弗莱明少校指挥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这条疯狗,开火的命令下达后。机枪、步枪猛烈扫射,一串串子弹射向了弗莱明少校指挥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这条疯狗驱体,雨点似的手榴弹在这条疯狗群内爆炸。
     见势不妙,企图掉头就跑,又被拦截。志愿军士兵如猛虎下山,吼声震天,刺刀闪着寒光,在突然而来的密集的子弹中,南朝鲜土兵立即乱成一团。
      满山遍野的志愿军士兵在中国军号的嘹亮声中杀到了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残兵败将面前,杀声震耳,可不是:“缴枪不杀!”和“优待俘虏!”
     而是:“杀光疯狗!”、“犯中华者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20 21:35
  闪着寒光的刺刀刺穿一个个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残兵败将的胸膛!炮击中国的领土的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残兵败将疯狂行径激起了中国军人极大仇恨!自然就受到了站起来的中国军人的严惩!在海浪式的猛攻下弗莱明少校指挥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倾刻间灰飞烟灭,战斗时间短极了!
  悲痛哉!两天前曾在鸭绿江畔洗刷刀枪的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的疯狗们一个也没从中国军人的海浪式的猛攻下冲出来!
  南韩战史是这样悲伤欲绝地记舒的:“悲痛哉!曾在鸭绿江畔洗刷刀枪的英勇将士们,最终也未能从这狂风恶浪中冲出来!”
  南韩战史为了替他们的英勇将士遮丑,又做了以下瞄写:“如上所述,我军在中共军采用人海战术进行作战的最险恶情况下,为了消灭敌人,宁死不屈,英勇献身。”
  可人家美国人讲了真话:“据后来缴获的一幅手绘地图显示,只有一个营的中国军队执行了这次伏击任务,他们摧毁了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21 15:51
   战斗结束,中国军队打死活捉了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2700人,也活捉了指挥炮击、进犯中国领土罪犯美国顾问弗莱明少校。美国顾问弗莱明少校当时身中十五枪,可上帝留了他一条活命!可其他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美国顾问就没有如此幸运了,都去见上帝去了!魂归故里了。
      还有一口气的美国顾问弗莱明少校竟然用中国话说:“我是大学生,是个文明人。请不要杀我!”乞求活命。
      美国顾问弗莱明少校的伤,全是轻伤。身中十五枪无一要害处,对他来确实是个奇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21 15:52
   全给他清洗伤口、上药、包扎好了。优待他、感化他。但要对其审判取证。
      总部亲自审问要给这个侵略者一个下马威,当浑身缠满沙布的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美国顾问弗莱明少校带进来后他再次说:“我是大学生,是个文明人。请不要杀我!”这成了他乞求活命的法宝了。
      一位年青的翻译给他送烟、倒水、让他坐下:“你不要怕!我军从不杀俘虏!你必须老实交代你的罪行。”年青翻译的熟练英语让他佩服,年青翻译的气质让他折服。这位年青翻译就是毛岸英。俄语、英语都精通,在总部做了很多工作。
      美国顾问弗莱明少校全部承认了指挥南韩军侵略中国的罪行!不仅炮击中国的领土。机枪、大炮,对着中国境内的一切进行猛烈扫射、轰击!一串串子弹射向了中国境内的领土,一发发炮弹在中国境内的领土爆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21 19:59
  挽 歌——献给玉树遇难同胞

  玉树折枝,
  雄鹰断羽,
  普天痛惜佛无能。

  雪山发抖,
  草原癫狂,
  世人皆怨天不公!

  江河落泪,
  草海悲歌,
  大地静默悼亡灵。

  万僧诵经,
  举国默哀,
  神州举丧为子民!

  放心离去,
  回头看来,
  泪河轻舟送尔行。

  念千遍阿弥陀佛,
  道万声扎西德勒,
  佛佑神州无祸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21 20:00
希望我佛佑我神州子民,要是惩罚的话就惩罚佛门败类-----达赖等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21 20:01
举国哀悼,天地同悲!玉树挺住!!中国加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21 20:02
  今日全国哀悼玉树遇难同胞
  国务院公告,为表达全国各族人民对青海玉树地震遇难同胞的深切哀悼,国务院决定,2010年4月21日举行全国哀悼活动,全国和驻外使领馆下半旗志哀,停止公共娱乐活动。

  阿弥陀佛
  扎西德勒
  佛号一声救万众早脱苦海 !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27 22:38
   当年日本东京的报纸立刻发出号外----《联合国军向中国境内进行火炮试射》。是在为当年日本侵华辩护吧!为美国为首的强盗侵华喝彩就能证明当年日本侵华的日本鬼子就不是强盗了吗?
      上帝要谁灭亡,可能就先使其疯狂吧!弗莱明少校指挥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将成为朝鲜战争期间第一支也是最后一支抵达鸭绿江边中朝边境的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部队了。
      就在要跨过鸭绿江进犯中国之时南朝鲜第六师师部命令来了共产党中国的军队过江了已整团整营的消灭南朝鲜的部队了,让弗莱明少校指挥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赶紧后撤。弗莱明少校指挥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大吃一惊,于是就赶紧后撤了!
     其疯狂的劲也没了。
     此时继续留着弗莱明少校指挥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这条疯狗对共产党中国的军队已无任何价值了,十月二十九日夜里,刚刚首战开门红的志愿军第四十军—一八师以积雪充饥,在海拔二千多米的北朝鲜山林里靠双脚用两天走完三百多公里,其先头部队三五三团的一个营设伏包围了南逃的弗莱明少校指挥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这条疯狗,开火的命令下达后。机枪、步枪猛烈扫射,一串串子弹射向了弗莱明少校指挥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这条疯狗驱体,雨点似的手榴弹在这条疯狗群内爆炸。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27 22:39
   见势不妙,企图掉头就跑,又被拦截。志愿军士兵如猛虎下山,吼声震天,刺刀闪着寒光,在突然而来的密集的子弹中,南朝鲜土兵立即乱成一团。
      满山遍野的志愿军士兵在中国军号的嘹亮声中杀到了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残兵败将面前,杀声震耳,可不是:“缴枪不杀!”和“优待俘虏!”
     而是:“杀光疯狗!”、“犯中华者死!”
     闪着寒光的刺刀刺穿一个个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残兵败将的胸膛!炮击中国的领土的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残兵败将疯狂行径激起了中国军人极大仇恨!自然就受到了站起来的中国军人的严惩!在海浪式的猛攻下弗莱明少校指挥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倾刻间灰飞烟灭,战斗时间短极了!
      悲痛哉!两天前曾在鸭绿江畔洗刷刀枪的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的疯狗们一个也没从中国军人的海浪式的猛攻下冲出来!
      南韩战史是这样悲伤欲绝地记舒的:“悲痛哉!曾在鸭绿江畔洗刷刀枪的英勇将士们,最终也未能从这狂风恶浪中冲出来!”
      南韩战史为了替他们的英勇将士遮丑,又做了以下瞄写:“如上所述,我军在中共军采用人海战术进行作战的最险恶情况下,为了消灭敌人,宁死不屈,英勇献身。”
      可人家美国人讲了真话:“据后来缴获的一幅手绘地图显示,只有一个营的中国军队执行了这次伏击任务,他们摧毁了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
      战斗结束,中国军队打死活捉了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2700人,也活捉了指挥炮击、进犯中国领土罪犯美国顾问弗莱明少校。美国顾问弗莱明少校当时身中十五枪,可上帝留了他一条活命!可其他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美国顾问就没有如此幸运了,都去见上帝去了!魂归故里了。
      还有一口气的美国顾问弗莱明少校竟然用中国话说:“我是大学生,是个文明人。请不要杀我!”乞求活命。
      美国顾问弗莱明少校的伤,全是轻伤。身中十五枪无一要害处,对他来确实是个奇迹!
     全给他清洗伤口、上药、包扎好了。优待他、感化他。但要对其审判取证。
      总部亲自审问要给这个侵略者一个下马威,当浑身缠满沙布的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美国顾问弗莱明少校带进来后他再次说:“我是大学生,是个文明人。请不要杀我!”这成了他乞求活命的法宝了。
      一位年青的翻译给他送烟、倒水、让他坐下:“你不要怕!我军从不杀俘虏!你必须老实交代你的罪行。”年青翻译的熟练英语让他佩服,年青翻译的气质让他折服。这位年青翻译就是毛岸英。俄语、英语都精通,在总部做了很多工作。
      美国顾问弗莱明少校全部承认了指挥南韩军侵略中国的罪行!不仅炮击中国的领土。机枪、大炮,对着中国境内的一切进行猛烈扫射、轰击!一串串子弹射向了中国境内的领土,一发发炮弹在中国境内的领土爆炸!
     而且还要过江剿灭一切过江避难的北韩残余,不让死灰复燃再过江捣乱。
     当然这不是美国的国策也不是联合国的决议!
     可越过“三八线”北上就是美国的国策和联合国的决议吗?
     从来都是胜利者是不受责备的。
     当年日本不就是以朝鲜为跳板侵略中国的吗?奇迹从来都是冒险家们创造的。
      如果金日成逃亡北京,中国军队和当年东北军一样也撤往关内的话,他们就追到北京去。这决不只是南朝鲜第六师的七团美国顾问弗莱明少校一个人的思维。
     鸭绿江—经历了一段气吞山河的历史;
     鸭绿江—谱写了一曲威武雄壮的旋律;
     鸭绿江-- 见证了一场震惊世界的烽火硝烟;
     鸭绿江—目睹了一个民族捍卫尊严的壮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28 22:43
   二十八;《猛虎军在此路不通!》 当四十军三六零团,用血肉般的拼杀在南朝鲜军队前进的咽喉要地上死死地阻击,令急于北进的号称精锐部队的南朝鲜第一师三天内没有从云山城向北前进一步。他们当时还不知道,就是这三天的受阻,使前面的云山成为他们魂飞魄散的地狱之地。三六零团苦守三天等来是原东野(后来的四野)的又一个头等主力部队------猛虎军第三十九军!为中美两支王牌军在北朝鲜首次大决战立了首功。
    也是在1950年10月25目的这天早晨,在联合国军于刚刚占领不久的北朝鲜首都平壤举行的阅兵式上,麦克阿瑟命令第一批到达朝鲜的士兵:“向前走一步”。他亲切地抚摸了向前走出一步的士兵的肩头,尽管向前走出一步的士兵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第一批到达朝鲜的史密斯特遣队的士兵有的已经躺在尸体袋中回美国了,而大部分正躺在日本的医院里。可是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还要北进:饮马鸭绿江!
  
   可是,没有多一会儿,前线就传来了“遭遇强大抵抗,南朝鲜军队伤亡惨重”的报告。尤其令麦克阿瑟和沃克惊讶的是,报告都异口同声地说:“可能是中国军队参战了。”  证据是,云山方向,抓获了一名“既不懂朝语,也不懂日语”的敌对士兵。  这位被联合国军方面编号为“战俘一号”俘虏是中国广东省人。接着,温井方向报告,又有一名在战斗中负伤的士兵被俘。报告说他也是一名“中国人”  令麦克阿瑟和美军情报部门不知所措的是,其中的一名中国俘兵说自己部队的番号是中国第八军第五团。美军情报部门就此费了很大的力气查找中国军队的编制序列,最后发现这个口供是子虚乌有,因为中国军队的“第八军”属于正在中国西北地区作战的“一野”部队,而且这个“第八军”的番号在一年多前的1949年5月已经撤销了。
   况且,所谓“第五团”,根据中国军队“三三制”的编制方式,应该隶属“第一军”的。而“绝对”可靠的情报却说,中国军队的第一军此刻还驻扎在中国的大西北-------青海省,一兵一卒也没派到几千公里以外的朝鲜来。  “是北朝鲜士兵谎称自己是中国人,或者是零散的中国志愿人员。”美军最初是这样判断的,“估计数量不会超过一千人。”因为联合国军方面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在这个时期中国军队参战的任何可以解释的理由。  于是,就在中国军队已经正式打响抗美援朝战争的时候,美第一军在“没有任何抵抗”的情况下进至博川。下午4时,第一军军长下达的命令是:向北总追击。  但是,到了1950年10月25目的下午,各处的战报不断传来,直到天黑的时候,麦克阿瑟仍无法在混乱的战报中理出个头绪来。  无论如何,1950年10月25日发生在朝鲜半岛北部的战斗,对于联合国军来讲,是战争历史中一场悲剧的开幕。  美国国防部长马歇尔事后沉重地说:“我们认为什么都知道,而实际上什么也不知道。然而,对方却一切都知道。于是,战争开始了。”
   彭德怀的大规模的攻势已经展开,麦克阿瑟仍然还在犯傻。他的西线右翼的南韩部队已被我军打垮了,而左翼的美英军却还向鸭绿江边猛进!彭德怀则希望美英军最好到达鸭绿江边,等全部解决了西线右翼的南韩部队后,再断其后路也全部解决掉左翼的美英军。一块一块的吃掉到达我鸭绿江边的敌人。 此时,对于联合国军来讲,只有一个南韩部队的军官头脑清醒:他确认中国军队确实是参战了。他就是南韩第一师师长白善桦,此人曾是日本关东军的军官。这个日本关东军里的军官------高丽棒子,曾和东北抗联打过仗,精锐部队的南朝鲜第一师三天内没有从云山城向北前进一步,他就知对手一定是中国军队了。可惜美国人不信! 我39军在元山包围了美骑一师八团,这可是美第一王牌军,美骑一师八团一个团的炮火就超过我39军的全军炮火。.骑一师是美军历史最悠久的王牌部队,由美国国父华盛顿亲手创建于独立战争时期,大号“美利坚开国元勋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30 22:02
   .骑一师是美军历史最悠久的王牌部队,由美国国父华盛顿亲手创建于独立战争时期,大号“美利坚开国元勋师”。
   在第一、二次世界大战中战功显赫,作战总是开路先锋,从没吃过败仗,享有“常胜师”美誉,虽早已改编为重型机械化步兵师,但为保持传统,仍保留“骑兵师”番号,官兵都佩带马头图案的臂章。南韩一师云山受阻,麦克阿瑟和沃克就调美王牌师美骑一师上来了,让美王牌师美骑一师要杀开一条血路,北进饮马鸭绿江!
   美骑一师八团在云山和南韩十二团换防时双双被我39军围住,同时被围在云山的还有骑一师的配属给八团的一个炮兵营,一个坦克营和工程、通讯、运输分队。
   美骑一师八团团长帕尔上校跟本就看不起中国人:“中国人?那些黄种人也会打仗?”这是他美骑一师八团团长帕尔上校的原话!
   }中国人民志愿军是人类历史上最强的军队`~~~
   “老子要用云山城里的南韩一师下酒。”这是身经百战的我军良将39军军吴信泉将军而在1950年11月11日19时30分向云山之敌发出了总攻命令说的话!他以为被39军包围是南韩一师,因为四十军三六零团在此阻击了南韩一师三天,,四十军三六零团的人都说:云山城里的是南韩一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30 22:03
   身经百战的良将39军军吴信泉将军当知美骑一师往云山开进时,忙派儒将王扶之亲率343团抄云山敌人后路,阻击美军北援云山。刚到公路就和美骑一师五团北上巡逻队相遇了,狭路相逢勇者胜!
   一出手中国军队39军就打了一个满堂红,六十多个美军一下就被打死了五十多个,几个命大的扔下汽车跑回向团长约翰逊报信。美骑一师五团团长约翰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美八团被围云山,后路断了。忙命令一营出击,击溃拦路的敌人!打开通往云山支援美骑一师八团的路,随后他亲率二营前往接应,于是就和我343团的血战开始了。美第一王牌军骑一师五团对我39军343团啊。美第一王牌军骑一师五团兵力相当我一个师,其炮火也有我39军的一个军炮火。
   看! 美第一王牌军骑一师五团飞机、大炮、坦克将我343团阵地炸成了焦土,倾盆大雨似的汽油弹将阵地烧成了一片火海!
   当美第一王牌军骑一师五团觉得差不多时,团长约翰逊命令冲击开始,一波又一波的美国步兵在重型坦克掩护下向我343团阵地扑了过来,刚刚到达阵地前沿时,突然从火海中跳出一批勇士打得美军落花流水,一次小小反击,除打死的美军不算在内,还有四十多名美军被浑身冒烟的中国人抓了俘虏。这简直不可思议! 美第一王牌军骑一师五团的美国兵一次又一次的冲上去,然后一次又一次留下遍地死尸退了回来,他们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没有人能在凝固汽油弹地狱烈焰中生存的!
   然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农民出身的中国军人,土工作业能力堪称世界之最。一直猛挖防火沟以保生存,更让美国人不敢相信的是中国人的战斗精神。五个美国兵痴呆呆地看着一个中国兵浑身冒着烟的,而奋勇不畏死举着手雷冲上一辆猛烈射击的五十五吨重的大坦克,随着坦克炮塔里沉闷的爆炸声,这五名吓呆的美国人一齐向我们的战士-------我343团的勇士王友高高举起了双手!
   343团越战越勇,直打到黄昏夜幕降临,骑五团仍不能前进半步。眼看敌机在夜色不敢投弹,美国兵越斗越疲,343团王团长遂令一营出击,美第一王牌军骑一师骑五团大败!我一连追击中全歼美骑五团一个连!有三十九军猛虎军在,此路不通!
   彭德怀闻讯大喜,传令嘉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4 10:01
   《云山?我的上帝,那是一次中国式的葬礼!》
  
   在我39军343团打得救援云山城的骑五团溃不成军,成功截断了云山城美骑八团和南韩十二团的退路的时候。可笑的是美骑八团团长帕尔默上校这时还在做打败中国人进军鸭绿江的美梦呢! 
   美骑八团是美骑一师的先锋团,这是一支装备极其先进,火力和机动力极强大的合成部队。美骑八团除有一个机械化的步兵团为骨干外,还配属美骑八团一个炮兵营和一个坦克营,另外还配属工程、通讯、运输分队。其炮火超过我王牌军39军全军的军炮火。
   难怪美骑八团团长帕尔默上校目空一切!美骑八团团长帕尔默上校认为:黄种人都不会打仗,他要冲出云山城打败中国人,饮马鸭绿江!甚至他还要跨过鸭绿江打败中国呢!
   得知有人抄了后路骑八团只有三营回守诸仁桥保护后方,美骑八团其它部队仍要进军鸭绿江呢。可是韩国人怕了,南韩十二团推开美国人拦阻各自夺路逃跑了。骑八团只有赶紧接防韩国人丢掉的阵地了,云山城里乱成了一团了。
  “敌人要跑!”39军116师师长汪洋向军长报告。军长吴信泉也误信了“敌人要跑!”的报告,提前向云山下达了总攻的命令!
  1950年10月31日15时30分,39军的7个炮兵营向云山猛烈炮击,半小时后八个步兵团向云山城发起了总攻!
  震耳欲聋的枪炮声和漫山遍野的中国军号声吓得美国人目瞪口呆了!仅仅几个小时,39军旋风般地席卷了云山外围阵地。美军战史上是这样描写的:
   “午夜刚过,南朝鲜的12团就不再是一支战斗建制部队了,大部分战死或做了俘虏,侥幸逃脱者极少。”
   南韩12团此时也化为乌有了,连美军也丢了不少云山外围阵地。少数阵地还在争夺中,中国士兵们勇猛到了极点,两个冲上美军机枪阵地的战士动作太凶,连开枪都来不及,俩人一合力,连机枪和美军射手一起掀到了悬崖下面了。一阵激战后,美军丢掉了云山城外的所有阵地,向云山城内狼狈逃窜。 直到这时吴信泉才接到报告,打的是美骑一师八团。他上报彭总后,然后就对政委徐斌州说:“吃肉碰到块骨头,怪不得火力这么强,原来是美国人的王牌军,继续进攻,老子才是王牌!”
  “我们军出国第一仗就与美军王牌交手,这是我们军的幸运,应该告诉战士们,发扬39军近战夜战的特长和大无畏的革命精神,首先要从气势上压倒敌人!”政委徐斌州也激动了。彭德怀的电报来了,军长吴信泉和政委徐斌州立时肃然,电文只有一句话:
  “坚决消灭美军王牌师!” 彭德怀的命令立刻传达到了每一个战士,战士们英雄豪气更盛。一个个嗷嗷直叫:
   “它是王牌,老子就是王中王,专克狗日的王牌军!”

   主攻云山的任务交给了346团,团长吴宝光又让四连当尖刀连:“师长偏爱咱们团,老子偏爱你们连,老子亲自带你们连进云山城。都不许恋战,不顾一切冲进云山城,来它个中心开花,为军主力打开通路,可不许给老子丢脸啊!”
   “请团长放心!保证让云山城中心开花,杀它的人仰马翻、尸横遍野、溃不成军!”
  四连的勇士没给首长和祖国丢脸!他们的机智壮举甚至写进了敌方每一本记叙云山战斗的书。
  在夜幕中, 四连的勇士们摆成整齐的战斗队形向云山城走去,美军被迷惑了,以为这是一支逃跑后,又回来帮他们守云山城的南韩部队呢!在进城的三滩川大桥上, 四连的勇士们有的还和守桥的美军亲切的握手以示美韩友好呢!然后四连的勇士们正步昂首阔步走进了云山城。
  美军战史上是这样写的:“一个连的士兵纵队沿着通往龙山洞的干道上严肃而整齐地接近南面。警戒该桥的美军士兵,可能认为他们是南朝鲜军队,没有查问就让其通过了,因为他们是堂堂正正、十分肃静地走过来的。”
  “纵队通过桥之后一直在干道上北进,不久接近了营部,突然吹起了军号,开始一齐向营部袭击。中国人胡乱开火,不断向车里扔手榴弹、炸药包,车被打着了。可指挥所周围有些分队还在狐洞或隐蔽工事里呼呼大睡----”
   “醒来时仗早已打响了---------转眼间我们的驻地就被打得千疮百孔-----当我听见远方的军号声和马蹄声,我还以为在梦乡呢,敌人仿佛腾云驾雾,从天而降,人影模糊不清,他们见人就开枪,甚至用刺刀捅!”
  这只是中国军队的一个连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8 13:27
   这只是中国军队的一个连啊!
  四连的勇士才是把云山城变成了屠宰场呢!一颗手榴弹飞进营部,营长奥德蒙德少校被炸成重伤,浑身上下插满了弹片。一辆被炸毁的坦克由于惯性又前冲了过去,压扁了一辆吉普车,连车上几个美军也都被压成了肉酱。
   一名普通的四连的战士气鼓鼓地冲进营部对美军军官和士兵大喊一声:
   “你们是王牌,老子就是王中王,专克你们狗日的王牌军!服不服?不服再打!”说完冲上方打了一梭子弹!美军军官和士兵不懂中国话,但知战场规则,于是就都高高举起了双手!我们那名普通的四连的战士笑了!
   这是中国人的光荣!为中国人长脸了!长志气了!
    三十九军主力部队,一齐从四面八方拥进了云山城,348团最勇,有如神兵天降,一举攻占了西迂洞路口,封锁了美军南逃之路。紧接着又攻下了云山机场,哎呀!
   四个大家伙是啥呀!有人认出来了,是飞机呀!348团的勇士缴获了四架大飞机,开创了步兵惟一的战例(天亮后就美国轰炸机炸成了碎片)。凌晨时美骑八团垮了,已没战斗队形了,精神全崩溃了。放鸭子一样逃往深山,往南跑。但到处都有我 三十九军的官兵堵截。在云山城十五公里的一个路口,中美两支王牌军展开了肉搏战,这是一场激烈白刃战,拼刺刀是我军的拿手好戏,近战是我军特长。
   在抗日战争时期,我军弹药不足,拼刺刀就成了我军的看家本事了。朱德、彭德怀、刘伯承等这些专家都参与了刺杀教程的编写,八路军在自己战场用血总结出来的刺杀术让被俘的日本军事教官都叹为观止,甘拜下风,美骑一师骑八团也不是对手。
   美骑一师八团仗人多,大约有有三百人,我军只有一个连,美骑一师八团往往是三个人围我们一个人,喊“杀”之声四起。我军灵活应战,巧妙的三人一组,背靠背站到了一起。英语的“杀”声震天响地,可也消耗体力。我三十九军尖刀连的勇士不喊不吭,专找美骑一师八团人多的破绽下手,一阵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肉搏激战后,大喊大叫的美骑一师八团的兵纷纷惨叫着倒了下去。
   我三十九军尖刀连的一勇士名叫赵顺山刺刀捅人捅折了,就抄起一把洋镐砍向一个敌人,那美军抱头要跑,被他一洋镐砍死。
   “那美军抱着头也救不了他的命,我的洋镐穿过他的手背,整个刨进了他的脑袋里!”赵顺山晚年跟人讲起仍热血沸腾:“这是中美两支王牌军第一次的肉搏战,这一仗称出了美王牌军的斤两,所谓的‘美王牌军’也不过如此,胜利永远是我们的!”
   眼看美骑一师骑八团要被全歼,美国人也急了。美第一军军长米尔本和骑一师师长盖伊均亲临前线督战指挥美骑一师骑五团反攻,拼死也要救出骑八团。骑五团团长约翰逊上校精神大振,亲自披挂上阵指挥冲锋,当即被中国的一发迫击炮弹炸的粉身碎骨-----骑五团团长约翰逊上校就这样完蛋了!魂飞天空,飘洋过海回美国故乡了。
  美军一次又一次进攻而一次又一次被推了下来。米尔本军长久久疑视着正前方的中国人的钢铁阵地,铁青着的脸拉了下来,然后命令美骑一师骑五团:
   “我命令部队放弃进攻,立即向南撤退。”
   骑一师师长盖伊大惊失色,欲待争辩,军长摆摆手说:
   “我明白你要说什么,我和你一样痛恨这个决定,但我对此承担责任,这是我一生中做出的最让我心碎的决定。”
  米尔本军长说完就扬长而去了,留下不停抹泪的师长盖伊。等眼泪流干后,也下令说:“执行命令,让第五团撤出战斗,愿上帝保佑他们(骑八团)!”
   第二天,即1950年11月3日,磷燃烧弹的猛烈轰击,使美骑一师骑八团三营意识到了,中国人的最后攻击开始了。为了生存,美骑一师骑八团三营的人丢下大约二百名受伤的同伴,分散逃跑。
  逃出去的美骑一师骑八团三营人为了避开中国人,整整一夜都冒着萧瑟秋雨行进——确切他说是爬行。然而他们并未成功。有好几次,他们都认为已经溜出了中国人的防线,但中国人仍在不断的出现。
  1950年11月11月4日,他们美骑一师骑八团三营再度被包围。大部分人在日落前不是被击毙,就是被俘虏。美骑一师第八骑兵团的第三营不复存在了。在云山周围的战斗中美骑一师骑八团三营营长等都被击毙,美骑一师骑八团三营共损失了六百多名军官和士兵。
  “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破灭了。
   历史记下了这一刻,这是中美两军在异国他乡的第一次战斗,交手的双方都是本国的王牌军!我三十九军是原东北野战军二纵,是由新四军三师黄克诚部的八旅、十旅、独立旅发展起来的。最早是徐海东大将的红二十五军是支专打硬仗的部队!
   这可是被毛泽东誉为:“为中国革命立下大功的部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8 13:30
   徐海东大将的红二十五军走出了几百名将军!红军时期就以战斗力强悍闻名全军!
   参加万里长征的四路红军徐海东大将的红二十五军是偏师,出发最晚,可最早到达陕北,在其他三路主力红军大幅减员的情况下,徐海东大将的红二十五军到达陕北后不但不减员反而增加了好几百人!徐海东大将的红二十五军原隶属张国焘的红四方面军却毫不忧郁地整编制加入红一方面军!还把省吃俭用存下的七千大洋拿出五千大洋给毛泽东解决红一军团过冬绵衣问题。
   改编为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后东征抗日也所向无敌!后一部分主力由黄克诚大将带到苏北组建新四军三师发展成七万大军。
   抗战胜利后黄克诚大将带新四军三师七旅、八旅、十旅、独立旅等三万五千人挺进东北,其八旅、十旅、独立旅改编为东北野战军二纵与东北野战军一纵(三十八军)被敌称之为:两大猛虎军!国民党五大主力的新一军和新六军就是见到其一,也得退避三舍!
   美骑一师骑八团团长帕尔默上校竟敢轻视这支猛虎军,活该他倒霉!
   在这次与美国王牌军骑一师的决斗中,我三十九军又一次大胜,他们毖伤俘美骑一师1800人,击落美机三架,缴获美机四架,击毁缴获美国坦克二十八辆,汽车一百七十辆,火炮一百一十九门。这次战斗是美骑一师在其辉煌的军史上第一次惨败,其美骑一师骑八团第三营被全歼,11月6日,美国陆军被迫撤消了这个营的番号(被撤番号是任何国家、任何部队最害怕的耻辱)。
   三十多年后,一个参加过云山之战的美骑一师的军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仍心有余悸的说: “云山?我的上帝,那是一次中国式的葬礼!”
  主导此次葬礼的彭德怀哈哈大笑:“从没吃过败仗的美国常胜师----骑一师这回吃了败仗,败在我们39军的手下了!”
  云山之战是中国首次以极端劣势装备打败美国王牌军的一个模范战例,它被日本陆军自卫队干部学校专门收入《作战理论入门》一书,具有国际性的影响。
   我当了一辈子步兵,同德国步兵、中国步兵打过仗,也看过美国步兵、苏联步兵打过仗。德国兵很优秀,但最优秀的我认为还是中国步兵。          ----法勒-霍利克上将(北约北欧军队总司令,朝鲜战场上是中国军队抓获的英国俘虏。)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283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