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0-4-7 23:49

轰动一时的 加拉罕-《加拉罕宣言》-张作霖驱逐加拉罕



完美大象 发表在 图说历史|国外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349-1.html


  轰动一时的 加拉罕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Карахан Л. М. (1889-1937)
  列夫·米哈伊洛维奇·加拉罕(俄文:Лев Михайлович Карахан,亚美尼亚语:Կարախանյան Լեւոն Միքայելի,拉丁转写:Lev Mikhailovich Karakhan,1889年1月20日-1937年9月20日),苏联外交官。亚美尼亚人,生于第比利斯,死于莫斯科。

 1904年加入俄国社会民主工党。1917年加入布尔什维克党。曾任苏俄政府副外交人民委员。同年与越飞、托洛茨基一起担任《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条约》里的俄方代表团的秘书。1918-1920、1927-1934年,他担任People's Commissar for Foreign Affairs。1921年他担任苏联驻波兰大使。1921年7月到中国,1923-1926年,他担任驻中国大使,在1924年代表苏方与北洋政府签订《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1926年8月回国。1934年后担任驻土耳其大使。在苏联“肃反”中遭枪决。

  
  加拉罕曾两次代表苏俄政府发表致中国人民和中国南北两政府的宣言 即1919年7月25日,加拉罕以苏俄“代理外交总长”的名义发表了《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南北政府的宣言》也就是《加拉罕宣言》。1923年9月率苏俄外交代表团来华,次年与北洋政府签订了《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恢复了两国正常外交关系。随后任第一任苏联驻华大使。1926年8月回国。再度任副外交人民委员。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本帖最后由 完美大象 于 2010-4-8 00:34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沉默的麻雀   2010-4-8 23:28  金钱  +10   精彩好帖,谢谢提供。
沉默的麻雀   2010-4-8 23:28  魅力  +10   精彩好帖,谢谢提供。



----------------------------------------------
》革命军中马前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7 23:50
  轰动一时的 《加拉罕宣言》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25年:加拉罕清华演讲引起的风波



  1911年,清政府用美国退回的一部分庚子赔款创办了清华学堂。同年,辛亥革命爆发,帝制覆亡。次年,民国成立,清华学堂改称清华学校,是为清华大学前身。早期清华有一个很好的传统,就是每周有很多演讲,邀请国内外各行各业名人来校演讲,借以开阔学生视野、陶冶学生情操、培养学生社会责任感。1925年4月,清华学校曾邀请苏俄驻华大使加拉罕来校演讲。由于加拉罕是社会主义苏维埃国家的外交官,在当时资本主义国家合围苏俄的背景下,这次演讲引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加拉罕其人

  十月革命的胜利,宣告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俄甫一成立,各帝国主义国家即采取联合干涉行动,企图将苏俄扼杀在摇篮之中。在列宁领导下,苏俄挺过了艰难时期,走上了迅速发展的道路,并在外交上打开了新局面。
  1923年7月,苏联政府决定派副外交人民委员加拉罕为全权代表前来中国,同北京政府继续举行建交谈判。派出如此高级别的外交官,显示了苏俄对中俄关系的重视。
  加拉罕是亚美尼亚人,本姓加拉罕尼扬,全名列夫·米哈伊洛维奇·加拉罕。1889年2月2日出生于第比利斯。早年积极参加俄国革命运动,曾两次被沙皇政府逮捕流放。“十月革命”胜利后第二年,任副外交人民委员并负责东方司的工作,是苏俄政府中有名的“东方通”。
  中国人对加拉罕并不陌生。1919年7月25日,加拉罕以苏俄“代理外交总长”的名义发表了《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南北政府的宣言》,即通常所说的苏联第一次对华宣言,亦称加拉罕第一次宣言。宣言“宣布废除与日本、中国和以前各协约国所缔结的秘密条约”,把沙皇政府“从中国人民那里……掠夺的一切交还中国人民”,废弃一切在华特权,并明确宣布放弃中东铁路的一切要求。1920年9月27日,加拉罕代表苏俄政府发表了包括八项具体主张的内容广泛的第二次对华宣言,其内容是第一次对华宣言的重申和具体化。1923年9月4日,加拉罕向报界发表了苏联政府第三次对华宣言,声明前两次对华“宣言的原则和精神仍然是我们对华关系的指导基础”。这三次宣言,与各帝国主义国家对华外交截然不同,明确宣布废除不平等条约,放弃在华一切侵略利益,赢得了深受帝国主义侵略之害的中国人民的好感,在国内引起了强烈反响。加拉罕作为苏俄政府代表,连续发表对华宣言,其声名也随之在国内广为传布。
  加拉罕来华后,受到中国政府官员以及各界人士的热情欢迎,收到了大量民间团体,工、商、学界的贺信,擅长外交的加拉罕也广泛地接触中国社会各界,为他在华使命做大量宣传。对于加拉罕的各种外交活动,作为苏俄对手的英、美、日等国一直保持着高度警惕与密切关注。

  清华演讲

  受清华学校邀请,加拉罕于1925年4月21日晚8点,在清华对三四百名师生发表题为《苏联政府与远东人民之关系》(也有报道题作《苏俄与东方民族》)的演讲,简要阐述苏俄外交政策要点及与美、英等资本主义国家外交政策的区别。加拉罕用俄文演讲,由俄文专修馆教习译为中文。
  加拉罕指出,苏俄的内政制度及外交政策,均由列宁创造。列宁详审世界政策发展历程,根据苏俄国内实际情况,制定了切合国情的内政与外交政策,创立了崭新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苏俄的使命是联合被压迫民族与国际帝国主义作坚决的斗争。
  加拉罕指出:“帝国主义一词,在中国已常引用,中国革命的人民,用以代表各种压迫侵凌掠夺之意义,诚属恰当。近日中国进步分子,莫不以争自由除恶魔为目的,若能了解何为帝国主义及其侵入之形式,可愈有成功之望矣。”他又指出:“帝国主义乃一种经济制度的现象,资本主义已成弩末,进一步即人于社会主义制度。”帝国主义不能长久,社会主义继之而起,从而创造出新的时代,新时代第一页即苏维埃共和国。“苏维埃共和国之成功,非仅表示被压迫之工农阶级之胜利,非仅表示前俄帝国中被压迫民族之成功,更表示此及世界被压迫民族争自由之发端。”这些内容基本上与当时苏俄国内的理论相一致。
  据考察,现代意义上的“帝国主义”一词,19世纪末、20世纪初由日本传人国内。但传播范围有限,影响并不大。到20年代后,随着社会主义革命的兴起,帝国主义被列为中国革命的主要敌人之一而逐渐为人熟知,并成为中国现代革命话语系统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1925年前后,正是中国共产党宣传社会主义革命如火如荼时期,也是“帝国主义”被国内各界认识并接受的时期。加拉罕所宣讲的,正是列宁帝国主义论的内容。他认为社会主义新时代第一页即为苏维埃共和国,演讲结尾称,“苏维埃政府对东方各国及中国所持之政策,皆一本其友善之态度”,明显具有宣传色彩。
  演讲中,加拉罕还称赞“清华学校现在的教育方针,是提取外人特长之点,而予学生在国内有明白本国情形的机会,这是极好的。”这种评论符合清华的实际特点,但以点睛手法托出他人的优点,也显示出一位外交家广交朋友、善结人缘的干练。

  舆论风波

  当时的清华学校虽属外交部管辖,但相关重大事宜,最后还得听从美国驻华公使馆。或许是顾及到清华本身在这种隶属关系中的特殊性,加拉罕在言语之间对帝国主义更多的是分析,而不是激烈的批判,所以清华学生亦认为“前次加使演讲,并未含有过激意味。”这种情况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阵线分明的国际形势中是不多见的。
  尽管如此,由于加拉罕本人的特殊身份与清华的特殊背景,这次演讲还是引起了很多关注。4月23日,英文京津《泰晤士报》发表社论《清华之过激主义》,称:“俄使加拉罕在清华演讲,以其过激主义,煽动学生。清华为美国赔款所设立,美政府既不承认苏俄,当根本不承认其所持之主义,更不容其主义之宣传于清华。清华学生,皆专心求学,预备留美,过激主义之侵入清华,将妨碍彼等留美之权利云云。”
  对《泰晤士报》的无礼指责,当时的清华校长曹云祥依据实际情况,立即致函力驳其非,指出:“清华学校之目的,在求完美的教育,在造就眼光远大、判断力强之人才。清华学生,年龄虽不甚大,然对于种种思想之优劣,皆能切实判别。故不论俄使所讲之正当与否,适宜与否,清华学生各人皆能作精审之考虑,以判别其价值。且清华邀请各方面人才演讲,以明白现今世界思想之潮流,加拉罕演讲,不过千次中之一次耳,与学生学业,决不会发生任何影响,可毋庸顾虑。”况且,加拉罕演讲“并未含有过激意味”,因此,《泰晤士报》的指责,“诚出人意料之外也!”言下之意,对方大惊小怪,实在是毫无由头。
  但是《泰晤士报》并不理会清华的反驳,仍固执己见,认为美国政府并未承认苏俄政府的合法性,清华不应该邀请加拉罕来校演讲,更不应该听任过激主义宣传于清华。意思无非是,清华由美国退款开办,理所应当应与美国保持一致。
  面对《泰晤士报》的再次指责,曹云祥校长、谭唐教授复函批驳。谭唐即GeorgeH.Danton,此人于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学士、博士学位,历任哥伦比亚大学比较文学教员,哈佛大学德文导师,巴特勒大学德文教授,纽约大学交换教授等职。1916-1928年在清华教授德文。谭、曹信中强调,清华乃中国之学校,独立办学,以养成适用中国之人才为宗旨。美国不承认苏俄,那是美国政府的事情。中国既然已经承认苏俄,则清华邀请苏俄驻华大使来校演讲自然是中国内部事情,不属于国家问题。曹云祥信中还指出,加拉罕在清华演讲仅是现代文化班的一种副课,其目的在比较当今各国政治问题,苏俄问题不过其中之一而已,《泰晤士报》的反应未免小题大做。
  《泰晤士报》对这次演讲的无礼指责,在社会上招致了不小风波,也引起了美国公使馆的注意。公使馆向清华提出质问,希望了解此事。曹云祥校长向董事会详细汇报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董事会又向美公使馆汇报。美国公使馆可能觉得无需大惊小怪,没有再追究,此事遂不了了之,一场风波随之平息。
  加拉罕的这次清华演讲,本来是一次非常普通的演讲,一经《泰晤士报》聒噪,立刻变成一桩牵涉中、苏、美的国际性事件,其中固然有新闻报道为追求轰动效果而刻意夸大、故意渲染的成分,但也反映出当时中国内政不能自主、教育不能独立的窘况。

  

[本帖最后由 完美大象 于 2010-4-8 00:31 编辑]




----------------------------------------------
》革命军中马前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8 00:05
  轰动一时的 《加拉罕宣言》主要内容以及相关背景





  1919年7月25日,加拉罕以苏俄“代理外交总长”的名义发表了《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对中国人民和中国南北政府的宣言》也就是《加拉罕宣言》。 《加拉罕宣言》的内容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1919年7月25日,为了发展俄中两国政府和人民的友谊,为了争取中国站到自己阵营中来,当俄国反革命军队与日本等外国侵略军队仍盘踞在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地区,但被俄国红军击溃,而红军进驻到西伯利亚的时候,俄罗斯人民委员会,即俄苏维埃政府发表了第一次对华宣言,又称《加拉罕宣言》。这个宣言是对中国政府和人民而发出的,对中国来说,因有下列的内容而富有吸引力。宣言说:俄罗斯“苏维埃军队击溃了仰仗外国兵力和外国金钱的反革命暴君高尔察克的军队,胜利进入西伯利亚,与西伯利亚各族的革命人民会合。当此之际,人民委员会特向中国各族人民发表下列友好宣言:
  (一)苏维埃政府不承认沙皇政府从中国攫取的满州和其他地区。
  (二)苏维埃政府将沙皇政府克伦斯基政府及高尔察克匪徒统治下,俄国的将军商人资本家抢夺去的中东铁路(指中国东北的长春等铁路)及所有的矿山森林资金其它权利无偿地归还中国。
  (三)苏维埃政府放弃中国1900年义和团起义所负的赔款。……
  (四)苏维埃政府废弃一切特权,废弃俄国商人在中国境内的一切商品站。任何一个俄国官员牧师和传教士不得干预中国事务,如有不法行为,应依法受当地法院审判。在中国,除中国人民的政权和法院,不应当有其他的政权和法院。


  这个宣言的发表,表明了俄罗斯苏维埃政府对中国的友好。孙中山对这个宣言表示欢迎。

  1920年9月27日,俄罗斯苏维埃政府发表了第二次对华宣言,又称加拉罕第二次宣言,重申了第一次对华宣言的原则,将“无偿归还中东铁路”改变成“另行签定使用中东铁路办法的条约”。提议在完全平等和互相尊重的基础上缔结中俄友谊条约。
  俄罗斯苏维埃政府两次宣言的发表,宣告废除沙皇时代俄国政府同中国政府签订的一切不平等条约,并放弃各项在华特权,使孙中山受到极大鼓舞。孙中山认为,要救中国,只有向列宁缔造的俄罗斯布尔什维克党和苏维埃政府学习,要联合以平等待我的社会主义的苏维埃俄国。
  1921年5月5日,孙中山在广州就任中国非常大总统职,发表就职宣言,说:“列强及其人民依条约契约及成例,正当取得之合法权利当尊重之。”他还说,对国内天然资源的开发则“抱开放门户主义,欢迎外国之资本及技术”投资到中国办企业和科技事业。他热诚希望各国承认在广州建立的中华民国总统府“为中华民国唯一之政府”。
  加拉罕对孙中山任中国非常大总统十分高兴,后与俄罗斯政府主席列宁联系,决定于1922年3月派俄布尔什维克党员青年共产国际代表达林,任俄罗斯政府全权代表,到广州同孙中山谈判,谈有关发展中俄两国友谊和国共合作问题。达林和孙中山谈判后返莫斯科,亦向加拉罕谈了孙中山与他多次会谈情况。加拉罕对中俄的友好发展非常喜悦。8月,加拉罕同列宁以及俄政府外交人民委员会领导人等商议后,决定俄国外交部副部长越飞为俄国政府与北京政府商谈外交商务关系的全权代表到中国。随后,越飞同孙中山谈判,发表了著名的《孙文越飞宣言》。越飞后来返莫斯科,亦向加拉罕谈了孙中山与他会谈前后情况。但,越飞仍未完成中俄恢复邦交的任务。
  1923年2月21日,孙中山由香港到广州,担任中华民国大元帅。当天,在广东军政人员欢迎会上,他发表演说,认为应刷新政治。这时,他争取俄国等各国政府和人民支持新政府,援助大元帅府这个新政府的革命和建设事业。
  8月,苏联政府任命加拉罕为苏联驻华代表,后任苏联第一任驻华大使。9月2日,加拉罕到达北京。这时,共产国际苏联政府都争取同孙中山联系。加拉罕到中国,一身二任,既是以列宁领导的共产国际派到中国的代表,又是苏联政府作为中俄恢复邦交谈判派往中国的外交官。
  同年,共产国际苏联政府决定和以孙中山为领袖的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孙中山大元帅府建立联系之后,共产国际苏联决定援助中国革命和帮助孙中山进行国共合作。加拉罕成为共产国际苏联政府和中国革命的重要联系人。从此,孙中山和加拉罕建立了很好的友谊。
  17日,孙中山打电报给加拉罕,对他到中国工作表示热烈欢迎,表达了要加强与他联系,与苏俄联系的友谊,并表示感谢苏联俄罗斯派人员到中国,援助中国革命事业。
  23日,加拉罕复信给孙中山,介绍鲍罗廷晋见孙中山。 信中说:

  亲爱的孙博士:
  在广州有一位全权代表我国政府的常驻代表,长期来我国政府所深感歉疚的事。现在我国政府已任命了鲍罗廷同志任此职。这是解决此种不正常现象的一项重要步骤。鲍罗廷同志是我党最杰出的干才之一,他在俄国革命运动中工作了许多年。请不要把鲍罗廷同志认为只是我国政府的代表,因为他同时也是我的代表,你可以和他无话不谈,就像你待我的坦白态度一样。他所说的每一句话,你可以当作是我亲口对你所说的一样。他对中国当前的一切问题具有深厚认识,他在离北京南下之前曾和我作过一次长谈,他将把我的意见与祝贺带给你。我确信当鲍罗廷同志抵达广州后,一切工作将更顺利迅速推展。请接受我的衷心祝愿,希望你在你的工作中获进一步成就。请接受我的敬意。

  L·加拉罕敬上 1923年9月23日于北京

  附:我非常感谢你在本月17日给我的电报,它使我得到鼓舞,我将竭尽全力为我们的共同目标而奋斗。

  经加拉罕的介绍,鲍罗廷到广州会见孙中山,被孙中山任命为中国国民党组织教练员,后任中国国民党顾问和孙中山首席顾问,对帮助国民党改组,促进国共合作,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1924年1月20日,中国国民党总理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24日,大会主席团成员谢持按孙中山的指示,宣读全俄苏维埃代表加拉罕致本会贺电及起草复电。苏俄驻北京代表加拉罕贺电说:“苏俄对于中国人民为民族自由与独立之勇猛奋斗,表示其友爱之同情。凡被世界帝国主义所压迫者,皆吾人之兄弟,凡为人民争自由者,皆吾人之同志,盖皆在一共同奋斗之中也”。当日,大会复电经孙中山签名拍发《复北京全俄苏维埃代表加拉罕电》。电文说:“北京全俄苏维埃代表加拉罕君:尊电致祝全国国民党代表大会,情词恳挚,不胜感谢!本会目的,在继续辛亥革命事业,以底于完成,使中国脱除军阀与大帝国主义之压迫,以遂其再造。夫以积弱而分裂之中国,而自然之富甲于天下,实为亚洲之巴尔干,十年之内,或以此故而肇启世界之纷争,故为保障亚洲及世界之和平计,其最善及唯一之方,惟有速图中国之统一及解放。本会深信:全世界之自由民族,必将予以同情;而俄国人民,来此先声,尤为吾人所感谢。中俄两国人民,行将共同提挈,以进于自由正义之途。文谨代表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致敬于邻友全俄苏维埃。孙文(孙中山)
  25日,孙中山得俄代表加拉罕电报,获悉俄国行政首领列宁已逝世,立即在大会报告这个噩耗。他提议:现在提出用大会名义致电莫斯科对列宁先生之死表示哀悼,请大众表决。到会全体代表赞成。
  经孙中山同意的《1月25日致北京苏俄代表加拉罕唁列宁电》译文是: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本日通过下列议案,请转贵党本部及贵政府,列宁同志为新俄国之创造人,此时本大会之目的为统一全国,在民治之下增进国民幸福,则其事业正为本大会之精神。本大会特休会三天,以志哀悼!中国国民党全国代表大会。
  加拉罕到北京后,一方面同孙中山联系,促进了国共合作的实现,并建议苏俄政府以人力、物力、财力帮助孙中山创办黄埔军校和发展中国革命事业;另一方面在北京从事外交活动。因为1917年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胜利后建立的俄罗斯苏维埃政府1923年1月1日成立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北京政府与英美意大利等国政府均未承认。加拉罕从1923年9月至1924年3月14日同北京政府谈判,中俄两国才达成恢复邦交的初步协定。到5月下旬,中俄两国恢复邦交协定才正式签字。这个协定包括一般协定和关于中东铁路暂定管理协定。一般协定是将《加拉罕宣言》条文化,保持中俄两国国境的现状;承认中东铁路不是无偿地归还中国,而是由中国出资本赎回,赎买价格由会议决定。在此会议前,作为临时措施,另外达成了中东铁路管理协定。
  加拉罕和北京政府进行谈判并签定协定后,中俄两国的邦交恢复了,中国与苏联的邦交建立了。而加拉罕则成为首任驻华大使常驻北京。
  孙中山对中俄恢复邦交和中苏邦交的建立是十分欢迎的,可借此扩大与世界各国的联系,争取俄国以及苏联等各国援助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
  随后,加拉罕通过与苏俄政府联系,派了一些苏联俄罗斯专家顾问工作人员并运送武器物资到广东,帮助孙中山创办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孙中山大元帅府铁甲车队航空局等军事机构,商议派加伦任大元帅府首席军事顾问,巴甫洛夫为孙中山军事总顾问兼军事顾问团团长、切列潘诺夫为黄埔军校首席军事顾问,俄军事顾问李糜为孙中山大元帅府航空局长,沙非爱夫顾问为孙中山大元帅府铁甲车队作指导。孙中山领导的黄埔军校大元帅府铁甲车队航空局等军事单位和部队的一部分机关枪长枪短枪大炮等武器弹药也是苏联俄罗斯运送来的。
  经加拉罕联系,4月10日,苏联代表伊凡诺夫致电孙中山,告以拟将中苏交涉案卷带到广东,进行协商,与大元帅府先行相互承认。 孙中山同意。
  6月9日,孙中山写信给苏联驻华代表加拉罕,请他在苏联退还给中国的庚子赔款中,分拨一部分作为广东大学经费。不久,加拉罕复信给孙中山,表示乐意助成其事。
  经加拉罕等推荐,孙中山批准,苏联军事专家高和罗夫任黄埔军校顾问。高和罗夫到黄埔军校后,积极工作,对搞好军校军事教学方面提了许多宝贵建议,并带领学生认真进行军事训练,不幸以身殉职。8月4日,孙中山到黄埔军校,参加高和罗夫将军的追悼会。
  孙中山领导军民不断进行反帝反军阀斗争,多次击败军阀。1912年春曾指挥革命军队击败盘踞在广东的桂系军阀陆荣廷、莫荣新的反动军队,1923年春,又联络带领革命军队击败盘踞在广州的大军阀陈炯明的反动部队,1924年上半年又饬令革命军队在广东东江前线击退陈炯明叛军对广州的多次进犯。8月,孙中山命令黄埔军校派舰查缉为英帝国主义支持的广东商团军由香港私运长短枪近万支子弹300多万发到广州的“哈佛号”轮船。加拉罕均将孙中山的功绩汇报到苏联政府和共产国际。9月3日,加拉罕在苏联莫斯科出版的《真理报》上发表文章歌颂“孙中山之打倒反革命,非仅中国蒙其利益,且将影响世界全局。 4日,共产国际发表《告欧美工人暨全世界被压迫民众书》,揭露帝国主义颠覆广州革命政府(孙中山大元帅府)的阴谋,号召各国工人支援广州人民的斗争。
  经加拉罕与苏联政府联系,苏联运送大炮机枪长短枪等武器弹药支援孙中山大元帅府的轮船由海上航行到广东珠江口外。10月3日,孙中山在韶关致函在广州的黄埔军校校长兼粤军参谋长蒋介石,告以苏联运械船不宜在香山县(今中山市)金星门内停泊,可“直来黄埔,公然起卸为妙”。他认为可“以此为一试验,若英国干涉,我至少可以得此批到手,而不必再望后日;如不干涉,则我安心以策将来。”7日,苏联运械船到达黄埔,按孙中山指示起卸完成。
  经加拉罕同苏联政府有关部门联络同意,8日,苏联巡洋舰“波罗夫士见”号到达广东。孙中山欢迎该舰到来,在韶关撰写祝词,赞扬苏联“以推翻强暴帝国主义解除弱小民族压迫为使命”,歌颂中苏关系“最密切”,现苏联军舰来访,更能促进中苏“两国邦交”。
  11日,鉴于经加拉罕联系,苏联又一批武器到广东,孙中山在韶关致函在广州的蒋介石,令即将从苏联运到的8000支枪运到韶关,用以武装工农。信中还说:“新到之武器,当用以练一支决死之革命军,其兵员当向广东之农团工团并各省之坚心革命同志招集。用黄埔学生为骨干。练兵场在韶关。”“全力北伐”。他还对蒋介石来电作批示,指示要对买办阶级反动武装广东商团军要“严行查办”。
  10月底,直系将领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成功,囚禁了北洋军阀头子北京政府总统曹锟,电邀孙中山赴京,谈判中国南北统一大事。这时,加拉罕亦电告孙中山北上,迅速谈判大事。
  11月5日,孙中山复电给加拉罕,告以数日后即北上。
  加拉罕曾向苏联政府报告,英帝国主义曾以武器弹药和人力、物力支持买办阶级反动武装广东商团军于10月在广州实行反革命军事叛乱,阴谋颠覆孙中山大元帅府。孙中山已指挥革命军队平定了商团叛乱。但是,帝国主义仍以多种手法干涉中国革命斗争。这时,苏联俄罗斯等国人民开展反对帝国主义干涉中国革命运动。11日,孙中山就苏联人民发起反对帝国主义干涉中国的革命斗争,在报上公开发表《致中国人民书》,说:“在自由的俄国发出了这样的号召:禁止干涉中国。……从莫斯科传出的口号,是不存在着距离的,它闪电似地传遍了全世界,在每一个劳动者心中得到了回响。”
  13日,孙中山偕宋庆龄离广州。12月31日扶病到北京。随后,加拉罕访问探望卧病在床的孙中山。这时,孙中山肝病病势加重,与加拉罕互致问候短谈后分别。
  1925年2月24日,孙中山鉴于列宁加拉罕鲍罗廷等苏联俄罗斯干部和人民对中国革命和建设事业给以很大的援助,为此,在病重时刻,特以英语口述,由鲍罗廷等人纪录《致苏联遗书》,于弥留时在3月11日签字,望鲍罗廷加拉罕等转送苏联政府。
  3月12日上午9时25分,孙中山在北京东城铁狮子胡同5号(今地安门东大街23号“孙中山逝世纪念室”)与世长辞,时年59岁。

  随后,鲍罗廷加拉罕立即将孙中山《致苏联遗书》转送苏联布尔什维克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苏联政府。
  14日下午6时10分,苏联政府驻华大使加拉罕及其夫人到孙中山行馆,对孙中山逝世吊唁,并代表苏联政府,亲致一函给孙中山夫人宋庆龄及孙科。苏联政府吊唁孙先生家属之电(《加拉罕致宋庆龄孙科电》)电文说:


  亲爱之宋夫人孙科君:
  敝国政府嘱以下电转达夫人等: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愿向其最敬仰之孙逸仙博士之夫人及其家属,致其诚挚之慰吊。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人民,对于中国人民在孙博士指导之下之英武奋斗,常以极深之同情,加以重视,且知中国人士将因孙博士之死,而受重大之损失。吾人希望夫人等或因其深忧为数千百万人所闻,而增加其勇气。谨致此联邦政府之书。
  加拉罕 1925年3月14日


  ------------------------
  图证:
  孙中山《总理遗嘱》和《家事遗嘱》都有本人和证明人的签署
  孙中山《致苏联遗书》没有签署,所以蒋介石国民党政府一贯是不承认《致苏联遗书》存在的。

[本帖最后由 完美大象 于 2010-4-8 00:41 编辑]




----------------------------------------------
》革命军中马前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8 00:17
  孙中山的忠实追随着蒋介石时曾说:反苏就是反革命!


  但是,苏俄通过“亲如一家”逐步实现被压迫人民的蘇維埃“合为一家”之本意也逐渐显露出来。最后在孙中山死后不久,蒋介石和张作霖都与苏俄撕破了脸。
  蘇維埃(俄文:сове́т 的译音),意思是意即“代表会议”或“会议”。因為俄國1905年革命時出現過一種由罷工工人作為罷工委員會組織起來的代表會議,簡稱“蘇維埃”。
  

[本帖最后由 完美大象 于 2010-4-8 10:42 编辑]




----------------------------------------------
》革命军中马前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8 00:20
  轰动一时的 张作霖 驱逐 加拉罕 具体过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文摘自《晚清尽头是民国》 作者:思公 出版: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张作霖是绿林出身的大军阀,李大钊是留日出身的大教授,在风云变幻的1927年,张作霖下令绞死了李大钊。这个历史事件似乎一目了然,历史书上记载也似乎黑白分明,但是如果我们详细观察一下历史的细节和因果,结论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张作霖在杀害李大钊时面临极大压力,而最后下决心判李的死刑,也是认为自己有可依赖的证据。近年关于李大钊之死的档案陆续公开,特别是苏联解体后一些共产国际档案也大批面世,关于那段历史的真面目,已经能大体勾画出来了。

  李大钊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但是李的一个特殊身份长期并没有受到应有的认定,正是他本人在国民党一大上宣布的“本人原为第三国际共产党员”,这不同于中国共产党党员。

  我们知道,马克思有过一个著名的论断:社会主义不可能在一个国家取得成功,必须是国际的社会主义运动才能成功。俄国十月革命后,俄共主掌的共产国际推行世界革命和输出革命的政策,但是在德国等欧洲国家的共产主义运动失败后,开始把目光投向东方,中国共产党正是在李大钊最早与共产国际人员的联系下,共产国际派来特使帮助成立的。而李大钊并没有出现在前台,他实际还有一个共产国际在中国代理人的角色。

  在中共一大上,对于中共是否成为共产国际领导下的一个支部,陈独秀和国际代表马林发生严重分歧,在翌年的二大上才得以解决。而李大钊一直是以共产国际的立场努力促成此事的。李大钊在北方,更是直接和苏联驻华大使越飞及后任大使、共产国际在华的实际负责人加拉罕联系。

  李大钊从事的使命,也基本上以共产国际和苏俄国家利益的总战略为目的,比如,他在国共合作的沟通工作,在吴佩孚和冯玉祥等地方军阀与苏俄关系上,一直是重要联系人,他并不单单以共产党代表身份出现,而是以代理苏俄政府和共产国际的身份进行沟通。在共产主义运动中,这种模糊了国家概念的身份很难认定。

  李大钊曾参与了苏俄和吴佩孚直系军阀的秘密谈判,一度使吴转向左倾,但是李大钊最成功的秘密活动是转化冯玉祥支持南方国民政府。冯玉祥和李大钊在辛亥革命期间就曾经合作过,秘密策划反清起义,结下很深友情。苏俄对北方军阀中的冯玉祥部一直抱有期待,主要是因为李大钊的工作。

  1924年,在直奉军阀大战中,冯在南方国民党和苏俄暗中支持下,突然发动北京政变,掌握了政局,但由于自己力薄势单,请了段祺瑞来临时执政。不过冯还是坚持促成了孙中山北上。当时,苏俄对中国建立红色政权抱有很大期望,并在军事援助上大量投入。

  苏俄最早授勋的五个元帅,两个相继被派往中国,一个是布留赫尔,即著名的加伦将军,后来北伐战争基本由此人指挥,另一个是叶戈罗夫,以元帅军衔任驻华武官,负责中国北方军事。从1924年起,苏俄军事援助就不断支持冯玉祥,派去军事顾问团,当时邓小平就是以邓希贤的名字被直接从苏联派到冯的部队。而李大钊则是冯和苏俄的最重要的联系人。冯的赤化倾向,引起了北方军阀的一致反对。1926年初,张作霖的奉系和吴佩孚的直系联合起来,驱逐了冯的军队,双方进行大战,而同时国民党也开始北伐,全国进入全面混战。

  1926年4月,张的奉系部队控制北京,成立安国政府,作为与冯玉祥部队和南方国民党政府的重要联系人,以及中国共产党的北方负责人、苏俄共产国际的代理人,李大钊当然是被抓捕的重要对象。李大钊带领全家立刻躲到了东交民巷苏联大使馆内原俄国兵营院内。

  根据《辛丑条约》,使馆区中国军警不准入内,享有治外法权。以前,康有为、梁启超和后来搞复辟的张勋等,都到那里避过难,从没发生过问题。而这次,李大钊实际是把国民党和共产党在北京的机关一起搬到了苏联使馆,这在国际法上不很占理。

  这种现象首先引起其他国家驻华使馆的不满和怀疑,日本使馆和法国使馆人员相继发现苏俄使馆军营中国人来往频繁,夜间也经常大声争论,举行会议。他们秘密报告了张作霖的安国政府,很快京师警察厅就派来密探,装作三轮车夫等监视侦查,并跟踪相关人员,不久逮捕了重要嫌疑人李渤海。李渤海是李大钊在北大的学生,1923年入党,任过中共北京市委的宣传部长等职务,李大钊躲进苏联使馆后,他直接负责李大钊和外面的交通联系工作。

  李渤海在被捕后非常合作,将苏俄军营内部情况全部招供,换来秘密释放。

  
(1900-1961) 黎天才原名李渤海。山东省蓬莱县人。1919年在山东参加“五四运动”。1920年夏入北京大学读书。1923年由何孟雄、高君宇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任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直晋区执行委员会委员,团北京地委委员,并参加全国铁路总工会工作。后调山东工作。1925年调回北京仍参加铁路总工会工作,编辑《工人周刊》、《铁路年鉴》。同年秋,调至中共北方区委和中共北京地委工作,曾任国民运动委员会书记、宣传部长。1927年5月任中共北京市委书记。9月,市委改组,任委员兼秘书处负责人。10月,被捕投奉。1927年夏秋以后,“左”的组织方针和工作方式给中共北方党组织造成新的损失,黎天才也于是年秋被大元帅张作霖逮捕。刚入狱黎便遭受双重意外:外面的其他中**员不肯搭救他,胡鄂公与杨度等还弃他南下;里面同案的新任市委书记王某很快出卖了他。加之当局动用酷刑,黎天才招认了。因黎天才曾写过一篇关于北京市国民运动的报告,1。2万余字,为李大钊赏识,此报告后被北京当局编入李大钊案的“苏联阴谋文证”中,所以张作霖和杨宇霆识黎为人才,留在北平公安局政训部任秘书兼宣传科长,从此他投向奉系,替东北军效力。张学良继任后黎天才逐渐被重用,直到成为张倚重的心腹谋士。此后,长期在国民党政府和军队中任职,做过“有益于人民的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1961年8月在狱中病故。1981年7月16日,上海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对此案复审,“鉴于黎天才在解放前做过一些有益的工作,撤销原判决,按起义投诚人员对待。”

**********

1926年4月初,“京师警察厅”司法科长沈维翰亲自出马,连续审讯了3个昼夜,终于发现有一个叫李渤海的嫌犯是真正的共产党员,而且就在李大钊身边工作。

  李渤海是李大钊的学生。1923年,他由高君宇等人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李大钊避难后,俄国兵营内的共产党组织以及李大钊同外界的联系,多由他承担。李渤海被捕后叛变的情形,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末,沈维翰在接受台湾媒体采访回忆往事时,才道出多年鲜为人知的内幕。他说李渤海“经多方劝导,颇能合作,将李大钊藏匿在东交民巷苏联使馆之情报及其他共产人员名单供出”。为避免打草惊蛇,警厅悄悄释放了李渤海。除了当事人,此事再无人知晓。

  所以,李渤海在李大钊牺牲之后还当过中共北京市委主要负责人。1927年10月,他再一次被捕叛变。后来,李渤海改名黎天才,追随张学良左右。1955年,身居上海的黎天才以“叛徒、反革命”罪被捕入狱,判处无期徒刑。1981年上海市地方法院重新审理此案,改按起义投诚人员对待。此时,李渤海已死去20年。
  


  当时南北处于战争状态,李大钊的秘密机关从事大量军事情报工作,并且藏匿了一些军火,而且苏联很深地卷入中国内战,这对北方政权威胁极大。张作霖函商外国领事团,因为苏俄革命后自行废除不平等条约,所以领事团认为苏联使馆不受《辛丑条约》保护,默许张的军警入内缉捕暴乱人员。

  1927年4月6日,京师警察厅派出三百余人,突袭了苏俄使馆军营,李大钊等人显然在没有预防的情况下遭到逮捕。军警共获取七卡车文件档案,里面有大量苏联政府和共产国际对中国各派别的联系证据和指令。

  后张作霖找人翻译编成《苏联阴谋文证汇编》,主要是“军事秘密之侦探”和“苏俄在华所用经费”两项。其中有:照译1927年1月30日军事会议案笔录;照译1927年1月30日军事会议案笔录;照译苏俄利用冯玉祥计划文报告;照译1927年3月13日军事会议案笔录;北京苏联大使馆会计处致广东军事顾问加伦函……张作霖认为取得了杀李大钊的理由:一、在南北战争期间,李参与了军事谍报工作;二、李与苏联政府勾结参与中国内战的证据;三、李和冯玉祥国民军的秘密关系;四、李作为国民党和共产党北方领导人进行的颠覆政府活动。李大钊在被捕后,对很多实事也供认不讳,“李大钊供词全份”保存在北京市档案馆中。

  李大钊被捕后,由于他是北京大学著名教授,各方都有营救行动,特别是北洋政府前高级官员,如章士钊、杨度、梁士诒和北大校长等都出面说情,张作霖也犹豫不定。他为此给北方军队前方的重要将领如张学良、张宗昌、孙传芳等六位发电征询意见,除了阎锡山没有回复,其余都主张立即正法。当时报刊也记载前方来电,谓前敌将士因讨赤死者不知若干,今获其党首要,不置诸法,何以激励将士?另有一种说法,南方某重要人物也来电主杀。张作霖绿林出身,对苏联和日本等国本都不买账,他认为李大钊是“俄奸”,在战争状态,更是唯认武力至尊,对前方将领的意见更为重视,所以很快就下令将李大钊等十九名国民党和共产党人员悉数执行死刑。

  李大钊被杀后,张作霖曾将部分在苏联使馆搜查到的文件公开展览,并请中外人士参观,但是张作霖的政权很快倒台,翻译整理出版的《苏联阴谋文证汇编》一书,只印了极少册数,目前已经很难找到。我并没有读过这本书,所以对李大钊的死,还不敢妄下结论。
  

[本帖最后由 完美大象 于 2010-4-9 15:14 编辑]




----------------------------------------------
》革命军中马前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8 00:22
苏俄 说一套 是为了 做一套 啊!




----------------------------------------------
》革命军中马前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8 00:23
这就是 轰动一时的 加拉罕-《加拉罕宣言》-张作霖驱逐加拉罕 全过程




----------------------------------------------
》革命军中马前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8 20:03
可惜斯大林不还咱们的领土呀,还把蒙古给分出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8 23:34
如果列宁不去世那么早,北洋政府不是那么无能,苏俄又是处于立脚未稳的状况下,废除不平等条约没准能够实现。




----------------------------------------------
吃虫不吐骨,喝酒一下午,夜里不睡觉,翩翩不起舞。

麻雀本是天宫鸟,曾助神女搭鹊桥,悟空月老都不错,蟾宫嫦娥热线聊。
瑶池也曾咂过酒,八仙与俺常喝高,只因嘴贫遭虫忌,故把天虫当酒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9 13:13
  未醒的甜梦 应该清醒啦

  
原帖由 沉默的麻雀 于 2010-4-8 23:34 发表
  如果列宁不去世那么早,北洋政府不是那么无能,苏俄又是处于立脚未稳的状况下,废除不平等条约没准能够实现。


  通过观察加拉罕言行 …… 一方面宣言把沙皇土地分给被压迫的农民,另一方面又在驻中国大使馆指挥搞共产国际“人民公社合并土地”总政权密谋,
  听其言观其行~因果逻辑是很明显的:苏俄是推行着更为有效的、现代宗教的迅速并吞中国的方法把沙皇土地分给被压迫的农民是方法 - 搞共产国际“人民公社合并土地”总政权是目的。这正是列宁的遗愿
  实现列宁的遗愿之及技术难度是:苏联政府一直在控制着 加拉罕的外交交付 与 鲍罗廷的军事夺权 交割同步实现。

  鲍罗廷的军事夺权未成,加拉罕的外交交付幌子自然就不会兑现。
  等到鲍罗廷的军事夺权成功之时 暨 中国领土汇入共产国际苏维埃联盟之时~~加拉罕归还领土的宣言也就兑现了!哈哈“都是人民公社共产的土地嘛!一切归劳动者所有了嘛!苏维埃公社是常青藤~社员都是藤上的瓜嘛!”




  至今未醒的甜梦 应该清醒啦!1956年匈牙利事件就是 匈牙利“生产队长”不服从苏俄“公社书记”指挥,苏俄就军事占领布拉格!匈牙利“生产队长”更换,匈牙利“社员”暴尸街头!!!想一想 这是比废除不平等条约还要可怕的“共产国际人民公社”至酷啊!




  可惜张作霖 还没等揭露俄贼 就被日贼炸毙,可见那一历史时刻是抢夺中国领土的大好时机。早已设想并吞我领土的日俄两大强贼同时、竞相、迅速出手————————

  ————俄贼制造的事端是 :先在中国散发《加拉罕免债优惠卷》,然后让毁契得地的中国翻身工农“爱国贼”~作为苏俄的生力军~可迅速并吞中国。结果在俄使馆中人赃俱获,面对万国领事团~俄贼未敢声张-夹着尾巴撤走了。

  ————日贼制造的事端是 :炸毙落荒的张作霖,而后嫁祸于南方北伐军,从而乘“爱国贼”声讨北伐军、护卫五色旗之势,日贼以日满共同利益为口实,迅速出兵并吞中国。结果适得其反,促成张学良与日本决裂!面对国际舆论~日贼未敢声张,打掉牙(秘密惩办了主谋河本大作)咽回了肚子。




  至今未醒的甜梦 应该清醒啦!
  苏联解体后一些共产国际档案也大批面世,关于那段历史的真面目,已经能大体勾画出来了。应该细看看 轰动一时的 张作霖 驱逐 加拉罕 具体过程啦!
  

[本帖最后由 完美大象 于 2010-4-9 14:54 编辑]




----------------------------------------------
》革命军中马前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9 13:55
相关资料:

《苏联阴谋文证汇编》

作者: 京师警察厅编译会编 统一书号: 11002-58 出版社: 文海出版社有限公司
装帧: 精装 出版年: 民国十七年(1928年)


《苏联阴谋文证汇编》印制的版本有两种:
  其一、《苏联阴谋文证汇编》,京师警察厅编译会编,普通精装,十六开本,共四册。1928年编印。书前有六篇序言,首篇为张学良亲自所写。
  其二、《苏联阴谋文证汇编》线装本,张国忱等编译,(两函11册),1928年出版。(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有线装本第1册。)
  此外还有一种英文版:
  《苏联阴谋文证汇编》英文版,上海英国别发书庄(1870年英商别发洋行创办别发书庄,经理施露)。
  ——————————————
  《苏联阴谋文证汇编》是1927年4月6日北京军警搜查驻京的苏俄大使馆后得到的文件,搜查到这些文件时,有的已经烧毁,所以《苏联阴谋文证汇编》中有些文件是残缺不全的。“俄馆案中之证据文件,堆满两屋,清检不易。其俄文部分,更需逐一翻译,尤费手续,迭经警厅公布,多只目录清单。”而其所公布的重点,主要是“军事秘密之侦探”和“苏俄在华所用经费”两项。
  《世界日报》在关于张作霖抓捕李大钊及审讯过程,先后发出的报道上百条,涉及到党案文件目录和编印《苏联阴谋文件汇编》一事的报道就有:
  1927年4月16日的“当局对党案仍未决定办法 警厅仍在积极整理搜获文件中”;17日的“昨日公布之检查党案文卷事由目录单 共24卷”;18日的“警厅公布之党案证据汉文部分文件 共计38件”;19日的“警厅公布之党案文件 汉文部分续之四”;21日的“党案重要文件日内检查完毕 其余文件拟设一编译委员会清理”;22日起连续刊出的“警厅公布党案文件:北京苏联大使馆会计处致广东军事顾问加伦函”;“警厅公布党案证据文件 汉文部分续之六”;“警厅公布之党案文件 汉文部分续之七”;28日,还刊出张作霖专门邀请“各外使参观党案文件 昨日下午偕赴警厅”。
  1927年5月以后,因为李大钊等20人已被绞杀,社会舆论哗然,张作霖更是加大了文件公布的数量,5月1日:“警厅续布党案文件:照译1927年1月30日军事会议案笔录”;11日:“警厅续布之党案文件:照译一九二七年一月三十军事会议案笔录”;10日:“警厅续布之党案文件:照译苏俄利用冯玉祥计划文报告”;“警厅续布党案文件:照译1927年3月13日军事会议案笔录”;“警厅公布党案文件:北京苏联大使馆会计处致广东军事顾问加伦函(按此件足以证明加伦鲍罗庭等确系苏联政府所派”;“警厅公布党案文件:国民第三军训练工作之计划及训练团之人员(续)”等等,一直到1925年12月25日还在刊出“警厅续布党案文件:莫斯科致俄使馆武随员指令”。依据报刊上登载的文件,苏联外交人民委员李维诺夫对所谓的党案文件发表谈话:“依官方所发表观之 足证多为普通消息报告”(1925年5月8日《世界日报》)
  1927年11月24日,《世界日报》刊出:“党案文件 张作霖出资两万元印书”。1928年3月3日刊出:“党案文件业已出版 张学良等并有序文”;3月19日刊出“党案文件刊印成书 将编送中外各机关”。
  1927年4月中旬,张作霖把张国忱召来整理党案文件。为什么要让张国忱来编译这些资料呢?张国忱,原是清朝东三省政权1911年时选送给中东路商务学校的生员,从小在俄国人家寄住,所授课程全是俄文课本,学制长达10年,不但要求学好俄语,就连生活习惯和世界观也要学帝俄那一套。张国忱毕业后曾担任白俄头目霍尔瓦特的家庭教师,与“反赤”一派亲密无间,被张作霖视为‘自己家的孩子’。1925年,张国忱成为奉天方面中俄会议成员,自称“从奉苏协定到一系列的中苏交涉,(张作霖)都对我委以重任。”由张国忱等编译资料,以便向全世界宣传李大钊等确实是“赤祸”(张国忱:《张作霖父子当权时对苏关系和中东铁路内幕》,载《天津文史资料选辑》之二)。
  张国忱到北京后,先成立起“搜查苏联阴谋文件编译会”,分二个组,每组各五人,张任第一组组长。两组人员日夜加班翻译,最后在1928年的3月初,印出了四本《苏联阴谋文件汇编》。给张作霖送去的,则是特制的线装本,用黄缎子做书面,书套也是黄缎子包装的。

[本帖最后由 完美大象 于 2010-4-9 14:23 编辑]




----------------------------------------------
》革命军中马前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9 14:16
  相关资料:

  组建中共并不是陈教授的主意
  ——也不是任何一个中国人的主意

  这主意来自莫斯科。一九一九年,新生的苏俄政府成立了“共产国际”(第三国际),以在全世界鼓吹革命,推行莫斯科的旨意。在中国,一项庞大的秘密计划在八月付诸实行,旨在扶持起一个亲俄的中国政府。此后三十年里,莫斯科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军火,最终使毛领导下的中共得以夺取政权。

  一九二〇年二月,布尔什维克夺取了中西伯利亚,打通了跟中国的陆地交通。四月,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GrigoriVoitinsky)来到中国。五月,共产国际在上海建立了据点,目的是“组建一个中国党”。维经斯基向陈独秀提出这个建议,得到了陈的同意。六月,维经斯基向莫斯科汇报说,陈将做这个新党的书记,陈正在联系“各城市的革命者”。

  就在这个月,毛来见陈独秀,碰上了中国共产党的筹备创立。中共创始人都是资深的马克思主义者。据当事人回忆,他们是:陈独秀、李汉俊、陈望道、沈玄庐、俞秀松、李达、施存统和邵力子。毛没有被邀请为发起人之一,他这时还没表示信仰马克思主义。毛离开上海后,八月,中共成立。

  中国官方把中共成立算在第二年七月,因为那时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而毛出席了“一大”,可以名正言顺地被算成创始人。事实上,共产国际的刊物和它派来指导“一大”的马林(G.Maring)都权威性地指出,中共是一九二〇年,而不是一九二一年成立的。

  毛虽然不是创建者,但他开始为中共工作:陈独秀让他在长沙开一间书店卖共产党宣传品。陈教授刚把他的影响重大的杂志《新青年》改变为中共的喉舌,七月号就刊登了介绍列宁(V.I.Lenin)和苏俄政府的文章。从那时起,共产国际便出钱赞助《新青年》。毛的任务是推销《新青年》和其它宣传品,同时也卖一般的书、杂志。

  毛乐于从命。虽然他还没有信仰共产主义,但他毕竟是激进分子,又热爱书报,还需要一份像样的收入,开书店是求之不得。回长沙后不久,“文化书社”就在《大公报》上登报开张了。毛写了个夸耀苏俄的启事:不但湖南,全国一样尚没有新文化。全世界一样尚没有新文化。一枝新文化小花,发现在北冰洋岸的俄罗斯。”书店马上订了一百六十五份《新青年》的七月号,是书店的最大订单。其次是一百三十份《劳动界》,新生的中共对工人的宣传品。其它大部分书报也是亲俄激进的。

  干这种事毛并非提着脑袋,那时候搞共产主义活动非但不犯法,相反地,苏俄正时髦。在长沙,一个俄罗斯研究会正在筹备,为首的是长沙知事。人们对苏俄感兴趣,大半出于相信苏俄政府的宣言,说要放弃沙皇政府在中国攫取的领土和特权。这番信誓旦旦,实际上只是空话,苏俄继续控制着在华最大的外国领地。

  毛找了个朋友做经理,他善于用人帮他做讨厌的杂务。他本人的头衔是“特别交涉员”,向富人名流筹款,与全国各地的出版社、图书馆、大学、文化人联系。陈独秀和好几位知名人士为书店担保,大大提高了毛的声望。他从前读书的师范学校这时请他去做附小主事。

  没有材料表明毛是怎样入党的,履行了什么手续。但由于文化书社,他成了“自己人”。十一月,按维经斯基指示,中共成立一个外围组织——社会主义青年团,从中发展党员。在长沙找的联络人之一是毛。也就是说,他已经算是共产党的成员了。十二月,毛给在法国的朋友写信,说他深切的赞同”“用俄国式的方法去达到改造中国与世界”。这是毛第一次表达他信仰共产主义。

  毛迈出这一步并不是热烈追求信仰的结果,而是机遇:他正好在某一时间出现在某一地点,接受了某一份恰到好处的工作,由此进入了一个由强大外国主持的新兴组织。

  他那时最好的朋友萧瑜不赞成共产主义,从法国写信给毛说:“我们不认可以一部分的牺牲,换多数人的福利。主张温和的革命,以教育为工具的革命,为人民谋全体福利的革命……颇不认俄式——马克思式——革命为正当”。毛回信时不是狂热地为共产主义辩护,而是称他朋友的看法“理论上说得通,事实上做不到”。他这样劝说朋友:“理想固要紧,现实尤其要紧。”

  毛信中的这类话表明,他参加共产党,不是出于充满激情的信仰,而是冷静实际的选择。



  ——转自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
  
張戎(Jung Chang,1952年-),原名张二鸿,是英國籍華裔作家,現居倫敦。生於中國四川宜賓,曾於四川大學擔任助理講師。她在英國約克大學取得博士學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後首位獲英國大學博士學位的中国公民。

  著作有傳記作品《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2005年,與丈夫喬·哈利戴合著)、《孫逸仙夫人宋慶齡傳》(1986年),和得獎自傳《野天鹅:三代中国女人的故事》(或《鸿:三代中国女人的故事》)(1991年)。


[本帖最后由 完美大象 于 2010-4-9 14:22 编辑]




----------------------------------------------
》革命军中马前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9 14:22
  《苏联阴谋文证汇编》流传情况:

  《苏联阴谋文证汇编》印制的版本有两种:
  ——《苏联阴谋文证汇编》,京师警察厅编译会编,普通精装,十六开本,共四册。1928年编印。书前有六篇序言,首篇为张学良所写。

  ——《苏联阴谋文证汇编》线装本,张国忱等编译,(两函11册),1928年出版。(北京大学图书馆藏有线装本第1册。)
  此外还有一种英文版:
  ——《苏联阴谋文证汇编》英文版,上海英国别发书庄(1870年英商别发洋行创办别发书庄,经理施露)。

  《苏联阴谋文证汇编》所编选的内容,确实大多是李大钊主持国民党北京执行部工作的文件,应该说有价值的文献并不多,依据李大钊长女星华的回忆可以得知:

  “在那些日子里,父亲格外忙,他每天夜里回来得很晚,早晨不知道几时又离开了房间,有时候他也留在家里,埋头整理一些书籍和文件。我们住的那座院落后面,有一个僻静的小院子,父亲和他的同志们在那里生起一个小火炉,一叠叠的文件被父亲扔进熊熊的炉火中。我常常蹲在旁边呆呆地看着。那些书籍和纸片扔进炉子后,立刻冒起一股浓烟,随后‘忽’地一下烧着了,它们变成一些深灰色、浅灰色的蝴蝶飞了出来,在空中不住地飘舞盘旋。父亲的脸上显得十分严肃。我问父亲:‘爹!为什么把它们烧掉呢?怪可惜的。’父亲没有立刻回答我的问题,待了一会儿才说:‘不要它们了,就把它们烧掉。你小孩子家,不要管这些事。’”“ 当时共产党同国民党在组织上的界限十分清楚,两个机关走一个大门,相隔不远,但人员要严守纪律,彼此不能往来。早在工友阎振山被捕前,父亲就把我党的文件、名单都烧掉了,这是我亲眼看到的。”(李星华:《回忆父亲李大钊》)

  可见,真正重要的文件早已销毁了。当我们要引用这其中的文件时是应该十分慎重的,在有了《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资料选辑(1925-1927)》和《联共(布)、共产国际与中国革命文献资料选辑(1926-1927)》这样的权威文件选辑之后,理所当然地不会再过于看重它。再者,《苏联阴谋文证汇编》,它也不能算是一部公开出版的书籍,而是在特定目的要求下编选的阴谋文证、绞杀李大钊等革命烈士的罪证,对这样一部书怎么可以用来作为研究共产国际与中共关系史的信史资料?

  这部书在当时是轰动一时的,但也只是能读到此书的知名人士,就连当时的总理和外长顾维钧也只是回忆:“1927年4月6日,我任总理和外交总长时,中国宪兵袭击了苏俄使馆并没收了大量秘密文件。袭击的命令是张作霖大帅下的,由安国军宪兵在张作霖总司令部外事处的指挥下执行的。”而没有对《苏联阴谋文证汇编》说上一句言语。

  《苏联阴谋文证汇编》中,关系到汪、蒋关系的资料,曾受到国民党有关人士的关注。

  邹鲁《回顾录》中有:“后来,张学良在北京搜检苏联大使馆的时候,在文件中发现一个鲍罗廷的报告,其中有‘汪兆铭有野心,无宗旨,可利用。’共产党因此利用汪以除异己,来扩展势力,而汪则借共产党以满足自己的野心。毋怪汪、鲍胶漆相投了。”

  陈立夫《成败之鉴》中有:“那时俄国方面也不愿和蒋先生的关系恶化,后来在北平苏俄大使馆的文件中,发现当时俄顾问受莫斯科的责备,称他们轻举妄动。因为他们知道中国北伐成功对俄国只有好处,虽然我们革命是以三民主义为基础,但三民主义和共产主义都是社会主义,相当接近,对反对帝国主义是站在同一战线上的,当时可以互相获益。”

  仅凭这几句话,还无法确切地证实邹鲁、陈立夫真的读过《苏联阴谋文证汇编》。

  陈公博读过《苏联阴谋文证汇编》,读的是英文版。他在《苦笑录》中有:“恰好那时在上海的英国别发书庄出版了一本英文书,那是张作霖在北京围抄俄国大使馆,没收许多共产党的秘密文件,翻译成英文发刊,作为反对国民革命军的一种宣传。里头对于三月二十日之变以前的阴谋,一点也没有记载,独至在三月二十日之后,俄国顾问团在东山开秘密会议时,那讨论和决议倒清清楚楚的有记录。当时黄埔军校的俄国顾问斯板诺夫在会议上报告三月二十的经过,说事变之前,一点也不知,但他的意见以为为求国民革命完成起见,俄国仍应利用蒋介石。就是俄国使馆给莫斯科的报告,也有同样的献议。为了这事,我写了一封很长的信给蒋先生。第一,说明我在武汉当时已面质过汪先生,汪先生极力否认此事,而且证以当日汪、蒋相依为命的情形,汪虽至愚,也不至出此。第二,说明别发书庄有这些俄国秘件,如果汪先生和俄国顾问有谋害他的事,何至于一些痕迹也没有,至三月二十日之后俄国顾问还主张要利用他。第三、我以为在汪、蒋合作时期,立夫先生不应在市党部作这种挑拨离间,和混淆视听的演说,致党又发生破裂。末后我更请他买这一本英文小册子一看,因为宋美龄夫人是懂英文的。”现在,这种英文版的《苏联阴谋文证汇编》,更难找见。(以上资料引自谢泳教授的《关于中山舰事件研究中一件档案的使用问题——从〈苏联阴谋文证汇编〉的版本说起》一文,刊于《中国政法大学人文论坛》第2辑,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版)




----------------------------------------------
》革命军中马前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17 17:01
俄國原是歐洲國家,與中國並不接壤。俄國自中國清代以來,通過戰爭、條約、詭計佔領了中國的許多領土,是佔領中國領土最多的國家。被俄國佔領的中國領土包括(自東向西):庫頁島、烏蘇里江以東土地、黑龍江北至外興安嶺土地、貝加爾湖以東土地、唐努烏梁海等。

由於俄國從清末至民初不斷的煽動及強行侵佔,蒙古以及巴爾喀什湖以東、以南的許多土地也不再是中國的領土。俄國侵略中國領土共約330萬平方公里,約近台灣的100倍大,造成中國領土主權嚴重的侵害。

俄國侵略中國領土面積統計:新疆西部及外東北共約150餘萬平方公里,唐努烏梁海約17萬平方公里,外蒙古156萬多平方公里,合計約330萬平方公里。




----------------------------------------------
》革命军中马前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17 20:11
  相关历史档案原件证明:加拉罕的言与行 是 一面带头废止《辛丑条约》,驱散世界各国在华势力范围,一面赤化中国南方护法政府、分裂蒙古地域,企图一举把中国变为苏维埃黄俄。中国人还感激他了90年!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外交部(民國12年07月)。[件名:俄政府已派外交加拉罕來華]。.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外交部(民國12年08月)。[件名:悉加拉罕為來華全權代表]。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不詳(民國)。[件名:加拉罕之談話]。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加拉罕宣言協助中國撤銷列國在華權利事.jpg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報載加拉罕欲助蒙古為獨立民主國及對中國抗議協助白黨等事.jpg
  





----------------------------------------------
》革命军中马前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4-28 16:53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革命军中马前卒《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8 20:47
十月革命的胜利,宣告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




----------------------------------------------
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这样,在临终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已把自己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的精力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2-26 12:32
当年,苏联对华策略是远交近攻。
北伐战争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
第三类永动机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72991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