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94316个阅读者,70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0-5-21 21:46

[原创]你看蓝蓝的天   



xiyuruo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你说我在梦里面梦见太多春天
  不知花开又花谢转眼又到秋天
  你说我的一双眼看不清谎言
  才会相信谁的心不会变

  其实我和你一样心中也有迷茫
  真假之间会受伤也曾放弃希望
  不管过去怎么样前面路还长
  只想你能再和我一起唱

  你看蓝蓝的天它并不遥远
  等我们伸出手感觉梦想的容颜
  你看蓝蓝的天它纯真一片
  经过多少风云变幻仍在眼前仍在眼前

  你看蓝蓝的天与心海相连
  天无边海无边一片蔚蓝的心愿
  你看蓝蓝的天有你的笑颜
  思念之间回首之间守着永远

  ————————————————————《你看蓝蓝的天》
  一、惊天动地的大事
  “大仙,你真打算留到上海了?”鸭子问我。
  “不留上海去哪?”我觉得挺没意思:“老子学外语的,回长沙也没意思啊。就长沙的总人口,还没有上海的一半外国人多呢。”
  “长沙也很不错啊。”鸭子说:“最起码呢,有许月欣在等你啊。”
  “就她?”我觉得沮丧死了:“就那一米七二的个子,屁股那么大,眼睛那么小,腰跟水桶似的。还有,一点也不温柔,吃饭的时候吧唧,说话的时候啰嗦,读英语的时候不分重音和非重音,嘴巴还有双下巴。”
  “徐大仙,”鸭子气坏了:“你要求不要那么高好不好?人家许月欣怎么了?个子是高了点,腰也不怎么粗啊,你不是还说人家 风姿绰约 么?怎么,才到上海五年,就变得这么瞧不起人家了?再说了,她的腰也只有两尺三啊,不算怎么粗啊。”
  “咱高中历史老师腰才一尺九,生过孩子才两尺一。”我说。
  “哎呦,你观察够仔细了。”鸭子说:“行啊。”
  “当然了。”我说:“我是她的得意门生吧,要是连她的腰围都不知道,还谈什么得意门生。”
  “你不是自命不凡,正人君子嘛?”鸭子问我。
  “只有正人君子才正正当当的是历史老师的三围啊。”我说。


  “行了啊。”鸭子损我:“怎么不想许月欣啊。”
  “太简单了。”我说:“她不让我和她那个。”
  “哪个啊?”鸭子问我。
  “你是鸭子你不知道啊。”我恼了。
  “她不是等你等到天黑嘛。”鸭子说:“还到上海来看你,你们住一个房间。”
  “是啊。”我叹了口气说:“我就是那天想那个,可是她死活不同意那个,还说非要我和她订婚,订了婚才那个。”


  鸭子诧异的看了看我,好像从不认识似的。复旦校园的周围几乎没有什么人,就我们两个人,躲在图书馆后面,两个长沙乡下来的小子,在这里商量我们毕业以后的大事。马上就要毕业了,我们也21了,可是我们好像什么都没有得到似的。我呢,总想在班里有所地位,可是要钱,我没钱。要貌,我也没貌。要能力,我就会死记硬背读书,我有时候忽然觉得,读了大学五年,我的朋友圈,还是高三的朋友圈。想来想去,简直是一种悲哀。除了驾照、除了外语八级,除了几次集体活动,除了实习,我从没有进入上海本地人的圈子。
  鸭子呢,学体育的,还不如我呢。他还曾经救过一个校花级美女,可是人家和他好了两个月,他又灰溜溜的混到我的圈子里了。我呢,除了实习单位、除了图书馆、除了我赖以为生计的计算机,其他好像都很少了。


  “你不是处男了吧?”我说。
  “还是啊。”鸭子说:“那妞死活不肯委身于我。”
  “你救了她的命啊。”我说。
  “可是她说,”鸭子说:“你不是使我免受凌辱吗?难道你想凌辱我吗?”
  “她不知道和张松、宋阳山上了几回了。”我说。
  “你连这都知道。”鸭子问我。
  “当然了。”我说:“图书馆里好多女生都议论她,说她是公共汽车。”
  “什么是公共汽车啊?”鸭子问我。
  “连公共汽车都不知道。”我叹了口气:“你没救了。”


  “晚上弄啥啊。”鸭子没啥话说:“我现在忒烦。”
  “找个女人呗。”我说:“今天上网查了查,松浦有个新开的酒店:松鳃迷濮,全套,一百八十八。”
  “什么叫全套?”鸭子问我:“有吹箫没?”
  “有啊。”我说:“敢不敢?”
  “你不是好学生吗?”鸭子忽然问。
  “你还是神童呢。”我恼死了:“反正领了毕业证了,怕啥。”
  “行。”鸭子一拍大腿:“老子跟定你了。”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0-8-24 12:51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3 06:45  金钱  +5   奖励
祝塘   2010-6-3 06:45  魅力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1 22:47
  我和鸭子打车来到松鳃迷濮大酒店,酒店是十一层楼的,大理石外立面,看上去挺气派的。门前有两对石狮子,比一人还高。看样子就是泉州那边的低档货,鸭子说不好,巩义宋陵门前的石狮子比这好得多。
  我们进去,按狼友说的,直接买一百八十八最高价的票,选了个房间。
  一会儿,门开了,来了四五个女孩子,都是环肥燕瘦的,穿的都比较薄、露吧,个子都挺高的,比上海本地人高。口音不知道,不过奶子都好像比较大。
  鸭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他选了个魔鬼身材的女孩子,除了有点黑,别的什么都挺好。

  我看了看,挑了个个子稍微低点的。她的胸脯明显比鸭子选的那个大很多,很丰腴,有股淡淡的菊花的味儿。
  我一把搂住她,她顺势也倒到我的怀里。
  这让我有种挺伤心的感觉,那天晚上想抱许月欣,可是她总是挣扎。
  那余下三个姑娘,看我们已经挑完了,就很知趣的掩门出去了。


  “帅哥,你眼睛好大啊。”我怀里的女孩说。
  “是吗?”我很骄傲:“人家都说我眼睛大,额头宽,长大了是富贵命,能做个知府什么的。”
  “真的?”女孩子噗嗤笑了:“是不是再过十年啊。”
  “差不多。”我说:“十年以后,我肯定是湘许市市长,到时候,你带几个姐妹过来,我专门给你盖个招待所。”
  “我等着。”女孩说。


  女孩看看我,我脱了她外面的披巾,露出了里面的薄透的裙子和长腿丝袜。
  女孩帮我脱了外面的t恤,看了看我。
  “看什么?”我问。
  “你胸肌好发达啊。”女孩说。
  “哪里?”我说:“学校的伙食清汤寡水的。”
  “你什么学校?”女孩问。
  “复旦。”我说。
  “我发觉你是最会吹牛的。”女孩说。
  我刚想拿学生证,又觉得不妥。



  女孩诧异的看我,好像很吃惊。
  “怎么了?”我问。
  “你身上有股味道。”女孩说:“是种草的味道,紫苏或者是罗勒。”
  “是吗?”我说:“可能是鸭子总是叫我练功夫,我们是在草地上摸爬滚打的缘故吧。”
  “他怎么叫鸭子?”女孩问。
  “因为我们那有个规矩。”我说:“生了孩子,父亲打开门,看见什么就叫什么。”
  “他父亲就看见鸭子了。”做妓女的女人都很聪明。
  “对啊。”我说。


  鸭子比我起来的还晚,他过来的时候,我还在睡。
  “大仙,起来了。”鸭子叫我。
  “起来什么?”我说。
  “你不留上海吗?”鸭子说:“今天有个招聘会,还是你告诉我的,早上十一点在浦东,世纪欧邦。”
  “啊。”我突然想起来了:“你呢?”
  “我不是应聘一家公司的保安吗?”鸭子说。
  “走。”我一跃而起。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14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14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1 23:04
  二、浦东杀手
  世纪欧邦真是个屁公司,就占了三间办公室,就号称跨国集团了。更搞笑的是,居然象审犯人一样看我的所有证件。包括我的毕业证,学位证书,我的实习工作经历,在诺丽德翻译公司的简历,我翻译的旧作品,还有发表在《新民晚报》的几篇翻译小说。甚至我的星座、年龄、体重,都属于他们的了解范围。还要做什么心理测试,还有我有没有女朋友什么。
  到了最后,那个高个子女人带着鄙视的眼神看了看我,问我为什么大学读了五年。
  “家里穷。”我无可奈何的说:“到诺丽德公司干了两年。”
  “休学了?”高个子女人问:“有证明人吗?”
  “没有。”我说:“如果你非要证明人的话,我只好编了。一个只关注细节的公司,一个只会寻找所谓细节,但是那根本不是主要矛盾的女人,只能是没有任何成就。”
  “你是来应聘的还是训我的?”高个子女人问。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说:“看你的感觉和你自己的理解好了,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说完,我扭头就走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14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14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2 21:08
  关注此贴,继续精彩吧。




----------------------------------------------
花一二时间,
赚三五酒钱。
借七八故事,
讲十分人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2 22:00
  本来以为鸭子会和我一样,从小到大,这家伙总是在我屁股后面。初中时候参加数学竞赛的时候,他就屁颠屁颠的跟到我后面,说是到长沙去看看大世面,实际上就是想溜出去玩。我们学校小,也有过篮球队,可是令人失望的是,他一直是代表三中参加篮球赛的,后来国家一级运动员特招到复旦,也是三中的关系,我们一中的老师好像就看不见他的特殊才能似的,可怜啊。
  出乎意料的是,鸭子换了身西装,闪闪的料子,在阳光下熠熠发光,简直就是超级大帅哥,好像我从来没看过一样。
  “哇,”我吓坏了:“how much?”
  “三千三,六折。”鸭子旁边有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女人约莫三十岁左右,典型的瓜子脸,长得十分好看,酒红色的头发高高得盘在头上,身上是一袭黑色的职业套装,光滑得小腿山裹着的丝光长袜发出了诱人的光泽,脚下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细细的鞋带缠绕在光滑圆润的脚踝上,整个装扮高贵中不失典雅,端正中不失妩媚。
  “不会吧。”我吓一跳:“鸭子,这是你六个月的生活费啊?”
  “他现在是我们舜河天典公司的保安队长,月薪六千。”女人替我回答。
  “这是我的职业装。”鸭子很骄傲的告诉我:“这是我的上司,销售经理贾珍珍。”
  “什么公司,工资这么高?”我很诧异。
  “外资房地产公司。”鸭子替我回答:“中午我请客。”
  “哇。”我几乎快傻了。


  鸭子找了个装修还不错的泰国料理,椰汁、柠檬的味道让我感觉很不适应,鸭子却吃得津津有味。为了掩饰我的不快,我只好拼命的喝果汁。
  “你同学好像有点不快。”贾珍珍说。
  “他是忧郁的诗人。”鸭子说。


  舜河天典公司还为鸭子配备了很好的单身公寓,有五十几平方米。精装修,有瑞典的木地板,一面墙的电视,嵌在墙里的冰箱,超级高档的洗衣机。有比客厅还大的卫生间,还有先进的整体厨房,超级好看的吊灯。我感觉几乎是到了宫殿里似的。
  鸭子当然要拉我住了,他说一个人住得太寂寞。
  床有一米八,舜河天典公司的房子都是这种大床。
  “不用了。”我说:“这样大家觉得我们是gay。”
  “不可能.”鸭子说,“我已经向他们推荐你了,说你是英语八级,外资公司很需要英语翻译。”
  “谢谢。”我说:“我还想去家报社应聘。”
  “看你,”鸭子说:“好像你不愿接受我的帮助似的。”
  “你怎么就成了保安队长了。”我很诧异。
  “很简单啊。”鸭子说:“我救了贾珍珍,她遇到劫匪了。我一个打四个,她就推荐我做保安队长了。”
  “百无一用是书生啊。”我万分感慨。


  鸭子雄赳赳、气昂昂的率领三个保安去巡逻了,我则伏在售楼部的案上,翻译着贾珍珍送过来的几万字好几厘米厚的材料。清瘦的我面对这么多的翻译材料和客户资料,真感到自己很茫然。至于薪水,也甭提了,人家用不用还不知道呢。在那边,十几个漂亮的售楼小姐,穿得异常多姿多彩,在那里招蜂引蝶,引得一个个色狼般的行人招引到售楼部来。
  我看了看材料,是香港的房地产研究文章,写文章的是个外国人。外国人说六十年代,香港的房价也就是一千多港币,到97年经济危机前,已经涨到了十万一平方米。他写得很不错,我翻译的时候不觉多了点文采。


  翻译累了,我伸伸懒腰,一个中年男人在看盘,可能是穿得有点简陋吧,售楼小姐几乎没注意他。
  我和他打了个招呼,向他介绍我自己。
  他看看我,问我“cbd”什么意思。
  我向他做了解释,向他讲了上世纪三十年代旧上海是远东第一大城市,和伦敦、纽约并称世界三大城市。然后我讲了这个楼盘设计的特点,和中小城市楼盘相比,我们舜河天典的优势所在。这些楼盘材料,随便腁腁就行了。反正我嘴皮子溜得很,吹起来几乎是不费什么力气。
  中年男人看了看我,津津有味的听着。
  “单价多少?”中年男人问我。
  “三千。”我说:“团购价,至少买十套。”
  “那就来一百套好了。”中年男人想也不想,指了3号楼,“全要好了,我要见你们经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17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17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2 23:00
  “一百套?”我吓了一大跳。
  “怎么?”中年男人问我:“太少了?”
  “你应该选五号楼。”我说:“五号楼距离世纪大道更近,世纪大道是上海最重要的观光道路之一。”
  “三号楼的升值潜力远远大于五号楼。”中年男人说:“小伙子,看房子的大势,你比我看得透。可是房子具体的升值潜力,恐怕你就不如我了。我看这个盘、西边的香溪名蒂、还有南边几个盘。本来我还是有几分犹豫,可是看你的介绍,知道这个楼盘还是很有内涵的。”
  “噢”。我点了点头。


  我叫了个售楼小姐,叫她把贾珍珍叫过来。
  售楼小姐看也不看我:“你连临时工还算不上呢,怎么可以命令我呢?”
  “他要一百套房子。”我说。
  “你做梦吧。”售楼小姐理也不理我。
  “谁做梦了。”我说:“他真要。”
  “他就一个乡巴佬,连个卫生间都买不起吧。”售楼小姐理也不理我,径自走到一边去了。


  “怎么了?”中年男人问我。
  “没什么啊。”我说:“好像有几个房子已经卖出去了。”
  “没有卖出去的我全要。”中年男人说。
  “噢。好。”我颤抖着说,心有点战了。心里却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怎么办了。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18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18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2 23:15
新作慢慢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2 23:20
  三、至尊cbd中心的cbd
  “怎么了?”贾珍珍忽然过来了,她好像来得还很及时。
  “这位先生要3号楼一百套房子。”我说。
  “是吗?”贾珍珍走过去,向中年男人打了个招呼,同时向他介绍,说她是这里的销售总监。
  “来一百套。”中年男人说。


  “哦,原来是张总啊。”贾珍珍记性真好:“如果我没记错的吧,您三月十五号、四月十四号都莅临过我们售楼部,一直觉得我们这个楼盘没有什么特色。”
  “是啊。”中年男人说:“不过你们这位售楼先生说的很不错,说你们这个楼盘的设计融合了俄罗斯的冬宫和法国的凡尔赛宫,细节方面是上海楼盘中最卓越的。还有欧式设计的户型,中式的庭院,意大利的园林,威尼斯的风情,这些都做得不错。”
  “是啊。”贾珍珍说:“我们这位徐大仙先生是复旦大学的高材生,精通中英文,特别有文学天赋和才华,他对我们的楼盘诠释得比较恰如其分。”
  “复旦?”中年男人不信:“他是复旦的,我再加十套。”
  “当然。”贾珍珍努了努嘴,让我拿毕业证。


  我返回鸭子的宿舍拿过来毕业证的时候,张总和贾珍珍已经在签合同了。张总咬死了要六个点的优惠,贾珍珍不停的打电话请示,不知道拨了多少个电话,到最后,老板终于被她给说服了,同意让六个点。
  张总订了一百套,没有加订。
  “张总,您不是要一百一十套嘛。”贾珍珍略微有点不快。
  “还是年轻啊。”张总说:“我怎么可能要那么多呢,这就四千多万了,我们企业的流动资金已经危险了。”
  “四千多万。”贾珍珍说:“这也不多啊,长沙的房子也要一千五、两千呢。”
  “一千五是成本吧。”**了一句。
  “是成本。”贾珍珍说:“建筑成本也要八百一千呢。”


  张总看了看我的毕业证,几乎有点不敢相信的看我。不过,他没有说什么。
  贾珍珍让我先收好毕业证,然后继续带张总去办手续。


  下午,售楼部开会。
  贾珍珍在四楼装修豪华的loft办公室介绍了当前的销售形势,说目前经济形势不太好,上海经济增长还有很大的压力。而目前来看呢,我们的楼盘虽然说建得不错,但是销售人员也太敷衍了事了。张总这么大一个客户居然放过去了,楼盘本身不错,可是售楼小姐居然不会说。更不可原谅的是,售楼小姐居然还说人家是乡巴佬,这是对待顾客的态度吗?
  贾珍珍说了三件事情,一是我正式成了售楼先生,底薪四千,同时兼任售楼部的销售副经理。二是我负责管理三到十号楼的销售,售楼部分成两个销售小组,看谁的房子卖得快。三是今天晚上聚餐。
  那个鄙视我的售楼小姐几乎不敢相信,我才来两天,居然就成了销售副经理,看我的时候,几乎眼都直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20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20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3 20:41
  鸭子几乎不敢相信,才一天时间,我就从一个临时工混成了一个销售副经理。虽然说比他的保安队长还有很大的差距,可是工资也差不多。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贾珍珍在开会的时候,曾经认定说那位姓张的先生是个超级抠门和没有眼光的家伙。他穿的鞋子身子没有超过二十块钱的,都是从夜市小摊子上买的。他买的西服,也都是五十块钱的农村集市的甩卖货。
  贾珍珍单独请我吃饭,恭喜我搞定这个最难搞定的潜在客户。她一直有第七感,这个人一定是个大客户,具体什么原因,她也说不上来。她还打算主动请张先生吃吃饭,这样好沟通沟通。没有想到的是,十几个美女都搞不定的男人,让我一煽乎,就出售四千万。
  “我关心的只有一个问题。”我说:“我们楼盘,提成是百分之一,我的四十万提成什么时候可以拿到?”
  “我们提成是这样。”贾珍珍说:“一千万以上,是千分之五。你可以拿二十万提成,需要报道总部,三十个工作日。”
  “放屁。”鸭子很不客气:“贾总监,一千万以上奖金加倍吧。”
  “是啊。”我说:“这是半个月前会议上的新决定吧。因为这段时间销售不畅,对吗?”
  “这个,这个。。。。。”贾珍珍有点语塞了。
  我们尴尬时候,贾珍珍电话响了,好像有人叫她。她向我们告辞,说公司还有事,老板紧急叫她,所以她必须处理,帐她已经结过,请我们随便吃。


  “大仙?怎么办?”鸭子和我在公寓里,你看我,我看你。
  “我也不知道。”我说:“不过,我怎么感觉这个贾珍珍和他们经理李飞云有一腿子。”
  “怎么讲?”鸭子问。
  “太简单了。”我说:“这个贾珍珍,在工作上也没有什么突出的业绩,也没有什么突出的办法,怎么就当上了销售总监。她想提拔什么人,也就提拔了。简直就是第二老板,我在上班的时候,就没见她正点来过几回,每次都是别人送她来的。”
  “是啊。”鸭子说:“我也听人议论了。”
  “要是这样的话。”我说:“在这家公司也没什么意思。”
  “你糊涂什么。”鸭子说:“不到这家公司,我们去哪啊?”
  “说不来,”我说:“暂时我们还是先不那么嚣张,我们先把人际关系搞熟练了,然后再跳槽。”
  “那八十万?”鸭子问我。
  “你先找几个贴心的保安。”我说:“问问贾珍珍的活动规律,然后呢,找人绑架她。”
  “这是犯罪。”鸭子提醒我:“你还是想别的办法吧。”


  我们聊的时候,有个女孩子给我们公寓打电话了。
  鸭子接了接,是个女孩。鸭子问她是谁,那女孩说是那佳,就是我的同事。今天晚上我们组去天涯酒吧,问我想不想去。
  当然好了,我说。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21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21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3 21:09
  天涯酒吧在淮海路上,是一个栋旧居民楼改造过来的。也不知道谁找来的地方,装修得还真是不错,里面都是仿古风格的木地板,吧台也挺高的,来来往往的都是衣着光鲜的人物。那几个售楼小姐,此刻也都是吊带衫、薄、透、漏,什么有透明感来什么,什么有刺激感来什么,什么大红、什么明黄,什么粉红,什么刺激的颜色来什么。倒是我,还是个学生的t恤,看上去就是个大学生。和这些光艳的蝴蝶比起来,真是有点寒酸了。
  那佳就是那天鄙视我的售楼小姐,我一进去她就跑过来拉我,问我怎么这么晚才来。
  带了个保镖,我指了指鸭子,湘许武打冠军。
  湘许是什么地方,穿吊带衫的一个女孩子问。
  湖南的一个地级市,我说。
  湖南,穿吊带衫女孩子说,土匪窝。
  岳麓书社好不好,我说,也是土匪窝。
  岳麓书社,穿吊带衫的女孩子好笑,徐大仙,你真是徐大仙,你懂的东西只有仙人才懂啊。
  几个女孩子吃吃的笑起来,那佳拉我,说小陈,你别多事了啊,徐大仙是何等人物,岂是我等可以平视的。
  需要仰视,穿吊带衫的女孩子说。


  酒喝得倒还不错,穿吊带衫的女孩子喝得最凶,一杯一杯不带歇的。她已经连续两个月没有卖出去一套房子了,压力比较大。而舜河天典规定,三个月卖不出去一套房子,就要自动离职,所以,她今天最生气了。
  那佳劝我,说今天我有偶然的成分,要想长期销售业绩上去,一定要换几件好衣服。西服嘛,起码要两三千的,衬衣嘛,起码五六百的,穿上好衣服,人才能显得精神,才能应付各种各样的客户。
  那那姐帮我挑好了,我说。
  没有问题,那佳说,你可别吝啬啊。
  你那奖金下来没?穿吊带衫女孩子问,发了可要请大家啊。
  当然,我说,问题是还没有下来啊。
  我们一般要等十个工作日,需要层层审批,那佳说。
  贾珍珍说是三十个工作日,我说。
  那是她骗人的,那佳说,她还说什么。
  她还说只有二十万,我说。
  我们一直就怀疑她私吞我们的奖金,那佳说,看来是真的了。
  是啊,另一个穿黄裙子的女孩子说,我上个月就被她扣了五千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22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22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3 22:34
  四、和贾珍珍斗智斗勇
  那佳第二天帮我找了几本房地产销售的书,都是相当不错的。主要包括几个方面,一是如何察言观色;二是对付各种顾客采取何种态度;三是如何掩饰楼盘的缺点;四是如何推荐楼盘,五是该学习哪些房地产行业的知识。
  我看得很快,几乎斗是囫囵吞枣的。
  那佳很惊讶,因为我做了几乎一百页的笔记。


  “你写的字也太草了。”那佳问。
  “只要我能认识就好了啊。”我说。
  “你一分钟能写一百个字吧。”那佳说。
  “我在电脑上打字更快。”我笑了笑。
  “你就吹吧。”那佳有点不快。


  那佳说的对,那天我是有点误打误撞了。接下来的几天,尽管我很勤奋,很认真的带客户看楼盘,一遍又一遍的向客户介绍我们楼盘的优势和性价比高等等,买我房子的人还是没有出现。有一个女人真麻烦,足足问了我一百多个问题,可是到最后,还没有买我房子的意思。她想买的是两居室,二十万左右,可是我们楼盘没有其时平方米的两室,只有八十几平方米的。我反复和她说,高层和多层不一样,高层的公摊比较大。可是她呢,就是认准了一点,两室的房子最多也就是七十多平方米,因为她家的老房子六十几平方米就两室了,七十几平方米都三室了。
  我都快气炸了,可是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很郁闷的看房地产的其他资料。


  鸭子很舒服,他自我适应的能力很强。本来他就善于处理和各种人的关系,再加上他功夫真的不错,那些保安都服他。他为人也平和,本来就是高档小区,也没啥人。就那些小偷,一个人可以对付三四个。
  再加上鸭子平视就没什么嗜好,除了看电视、练功夫,就没别的什么事情了。他又不喜欢做饭,不喜欢洗衣服什么,小区里的各种社会服务设施那么多,他又不缺钱,这也就不算什么了。

  我就和他不一样了,我喜欢读书,也喜欢写英文散文,虽然我知道我写的英语诗歌语法错误多得我自己都觉得惨不忍睹,可是我还是写,写完了就放在那,也算是一种自我陶醉吧。
  房子卖不出去,也许不是我的原因,是现在经济太不景气了吧。
  鸭子劝我,说没关系,房子卖不出去正常,你一个月的任务也就是五套,你现在已经完成二十个月的工作量了。
  “不是啊。”我说:“才一百套嘛,有什么好记的。”
  “你那奖金怎么样啊?”鸭子说:“还有五个工作日,到时候贾珍珍不给你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我说:“现在也不适合和她闹翻啊。”
  “我想个办法。”鸭子说:“不如我们给她装个窃听器,看看她什么态度?”
  “你真有招啊。”我晕。


  鸭子说干就干,第二天,他还真把贾珍珍的鞋子偷过来一只,找了个窃听器装上了。
  他找了个特精干的人,装完窃听器以后,那鞋子一点痕迹都没有。就是那个公司的人教我们怎么偷听的时候费了很大的劲,鸭子本来就是个粗人,我呢,也动手能力超差。自然而然,我们费了半天功夫才学会怎么偷听,那个卖窃听器的家伙几乎就快晕倒了。


  把贾珍珍的鞋子放回去了,鸭子问我:“如果事情暴露了,我们怎么办?”
  “那也查不出是我们啊。”我说。
  “万一呢?”鸭子问。
  “万一我们就辞职好了。”我说。
  “我可是被你拖下水的啊。”鸭子说:“如果你辞职了,可要赔偿我精神损失费。”
  “行啊,”我说。


  把鞋子放回原处的时候,我有点忐忑的感觉,好像自己不该这么做。可是八十万啊,这是一个令每一个人都很心战的数字。再说了,这是我应该得到的啊,可是有的人好像不想给我。
  上班的时候,我的眼神也有点迷糊,一晚上都在做梦,一个一个梦连着,到早上的时候,眼圈好像有点黑。
  那佳看我,好像是从没见过似的。
  穿吊带衫的女孩今天很high,一下子签了三个单,还有好几个有钱的vip客户邀请她去吃晚餐,也邀请她去ktv的,也有邀请她去王力宏演唱会的。


  我有点郁闷,一边给几个客户打电话,一边寻摸怎么和客户接触。是不是我自己说话的方式有问题,所以这一周来的销售业绩才不佳呢。
  愁的时候,一个穿着很入时的客户过来了,她穿得很时尚,姣好的面容,配上相当有水平的烫发,还有她高高的鼻子,这一切让人感觉到成熟的韵味。
  我走上前,向她介绍我们的楼盘。
  女顾客很高傲:“This real estate you a little biased。”
  “However, our view very well. We have many human atmosphere and a very strong sense of social warmth, including our property and our company's workers”。我想了想,回答了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25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25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3 22:50
  “Is not it? If so, you can tell you what are the characteristics and qualities and properties for sale it? "女顾客问我。
  我详细向她介绍了我们楼盘的特色,就三个特色,一是细节,我们的房屋建筑特别细致。二呢,就是我们的园林,我们园林,是有法国凡尔赛宫风格的,可以满足你对香榭丽舍的浪漫感觉。三呢,就是我们的廊柱、楼梯、电梯、屋角、屋顶等很多地方,你可以看看我们的现房,做得都是很卓越,很出色。
  “We look at it。”女顾客说。


  我引她转了转好几个楼盘,看了看已经建成房子,还有我们未来的规划。
  女顾客看起来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我介绍的时候,没有什么太多虚的成分。

  “你们最大的户型是多少?”女顾客终于肯说中文了。
  “六百平方米。”我说。
  “几层?”女顾客问。
  “三十三、三十四层吧。”我说。
  “一二层有吗?”女顾客问。
  “你可以将227和374平方米的户型拼起来。”我向她拿了户型图,说了我设想的两套户型的拼合。告诉她,这样其实也很好,两套房子是挨着的,连起来可能会浪费一些面积,但是也很有味道。”


  女顾客不出意外的签单了。
  那佳微笑着看了看我,到最后女顾客付首付款的时候,她冲我神秘一笑。
  一会儿,她把我拉一边:“大仙,你怎么净拿下难度很大的顾客啊?”
  “我也不知道。”我说。
  “我晕。”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26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26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3 23:07
  回和鸭子的宿舍的时候,鸭子很高兴的在那里看电视。
  “这么高兴?”我问他。
  “帮一期业主抓了个小偷,”鸭子说:“人家直接就给我一千块钱。”
  “恭喜你啊。”我说。


  我开始听贾珍珍的录音,有叫床声,贾珍珍果然和老板是在一起的。还有我的八十万奖金的事情,老板问贾珍珍,是不是搞个什么发奖仪式。贾珍珍说什么仪式啊,他不就一个乡下的破男孩,最多给他二十万好了。
  老板不同意,说不行,他听黄可、许露嘉几个中层反映了,一呢,我在取得成绩后并没有骄傲,也没有趾高气扬;二呢,我很虚心,别人提的我服饰上、谈论上的毛病都很快的改了;三呢,我也很有气质,看上去就是那种有知识内涵的销售人员;四呢,我也是很懂法律和英文知识的,复旦的学生很有背景的,他不想轻易得罪。
  贾珍珍很生气,说你怎么怕一个新兵蛋子。
  老板好像很生气,不和贾珍珍说话了。


  “有把握吗?”鸭子问我。
  “还不知道。”我说:“老板还没最后决定。”
  “是吗?”鸭子说:“我们不到最后一刻,不要轻易要挟贾珍珍。”
  “说的是。”我说:“不过,我们需要交几个公司里别的人了。”
  “我那有个。”鸭子说:“有个新来的女的,叫吴倩的,她就想被老板潜规则。”
  “那行啊。”我说:“我们帮她制造机会,条件只有一个,就是她必须听我们的。”
  “说的是。”鸭子说:“可是怎么策划呢?”
  “这个。。。。”我一时哑然了,“有什么办法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27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27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3 23:35
  五、八十万
  “徐大仙,你整理的客户资料呢?”一上班,贾珍珍就在那里数落我,先是说我的衣服没有整理好,又说我的发型,分头的,和汉奸差不多。又说我别堆一大堆英语书籍好不好,大家都很反感。然后又说我就知道想一些很远的事情,不知道踏踏实实。
  我没说什么,就给她泡了水。
  贾珍珍喝了一口,数落我:“你想烫死我啊。”
  我有点尴尬,黄可过来,让我赶紧去,那边来了个客户。


  这个客户是个农村的老头,穿了个布鞋,头发白了,眼和老鼠眼似的。
  我给他倒了倒水,请他坐。
  他不坐,说就是渴了,进来喝水的。
  我哭笑不得,还是和老人攀谈起来。
  老人是收破烂的,见屋角有个饮料瓶,问我还要不要。
  我笑了笑,递给他。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27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27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4 21:36
  老头问我们的房子怎么这么贵啊,这三四十万一套房子,要他拣十年破烂才能买得起啊。
  我笑笑,说一天拣破烂能拣多少啊。
  老头说不多,也就几十。
  我给老人倒了杯咖啡,和他唠嗑。和老人说起了农村,他也是湖南人。原来是随儿子一起来上海,可是现在呢,儿子娶了个媳妇,媳妇是上海人,老赖;于是呢,老人天天做了所有的家务活,还是受气。时间长了,老人也感到受不了,最终,老人只好给老人留了几个字,然后流落街头。先是要饭,被一些要饭的打,他从南京路逃到外滩,又逃到淮海路,好几次差点死过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好心人给他准备了药,他居然又活过来了。再后来,老头就拣起了破烂。
  我问老人姓名。
  老人说是徐大元。
  我们是同姓啊,我十分欣喜。


  你真行啊,黄可过来,连一个收破烂的也能聊。
  他和我是同姓啊,我说。
  他能买得起咱们的房子吗?黄可问我。
  他挺可怜的,我说,中午我想请他吃顿饭,再和他接着聊。
  你还是先整理客户资料吧,黄可甩了一堆资料给我,这是这个月大家用不着的客户资料,一共是三千多个,你一个一个打吧。


  我先让老人到我的休息间等着,又叫鸭子,让他给我订个房间。
  鸭子挺恼的,说大仙,你疯了,请个老头。
  没有啊,我说,我只是觉得这个老头懂的东西挺多的啊。
  你不是gay吧,鸭子气坏了,你怎么净对男人感兴趣呢?还是老男人?
  我是不是你和我一起二十几年还不知道,我问他。
  鸭子没什么好说的,自己先过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28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28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4 21:54
  “你的客户资料整理好了吗?”贾珍珍下午吃完饭就冲我吼。
  “整理好了。”我把资料给她。
  “三千多个啊。”我把资料给她。
  贾珍珍看了看,又开始数落我。说我整理的资料太杂了,应该按年龄层次,而不是按地域,或者说是按职业分吧。还有,很多没有写职业或者是写详细资料的人,都没有必要留着。我还专门把这些人做了心理分析,这不是存心胡闹吗?
  我不敢说什么,又看了看资料,然后放到了一边。
  “把这些也整理了。”贾珍珍又扔了过来,是三四万个旧的客户资料,也都是好几年的,几乎好多都是十年前的客户资料。


  我苦笑不得。
  贾珍珍看我,我还是低头整理。
  “这是你也整理一下。”贾珍珍说,她又扔给我一个存折。
  我看也没看,接着整理。
  “你不看看?”贾珍珍问。
  “没什么好看的。”我说:“先把客户资料整理完。”
  “那你整理吧。”贾珍珍说完就走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28  金钱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28  魅力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4 21:55
  更新了,很好,继续更新。




----------------------------------------------
花一二时间,
赚三五酒钱。
借七八故事,
讲十分人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4 22:07
  我整理客户资料,黄可、许露嘉、陈菲菲、那佳过来了,冲我挤眉弄眼。
  我挺纳闷的看她们,不知道她们搞什么名堂。


  那佳第一个冲上来,看我整理的客户资料。
  “有什么好看的?”我问。
  “你怎么整理的啊?”黄可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29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29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4 23:08
  “怎么了?”我觉得挺诧异的。
  “拜托。”黄可提醒我:“很重要的人物呢,你就一放而过。不怎么重要的人,你把人家奉若上宾。人家打电话是一个一个的打,你是整个晚上整个晚上的打,打得电话都发烫了。人家是逮住有钱的客户打,你呢,逮住什么老弱病残打电话,还热情的款待了一个乞丐。我说啊,徐大仙,你可真是徐大仙啊。你简直是太伟大了,我们呢,我们都看衣服穿得好的,你呢,可好,专挑衣服差的人买,还有神情呆滞的、心情忧郁的、苦大仇深、莫名其妙、孤独可怜,还有那些苦涩的、难对付的、心酸的、苦肠子的,徐大仙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我也不知道啊。”我说:“这三万多个,我要整理一个多月了。”
  “三万多?”黄可好笑:“几十万呢。贾珍珍耍你的,还不知道啊。”
  “知道。”我说。
  “知道还装傻。”黄可说:“你可真是娱乐明星啊。”
  “是啊。”我说。
  “傻到家了。”黄可无可奈何。


  她看了看我压着的一张折子,说要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我说。
  “你不觉得贾珍珍今天对你这么不客气是有原因的吗?”黄可奇怪的问我。
  “没有必要吧。”我说。
  “你看看吧。”黄可指了指:“八十万啊,小子,你发了。”
  “不就八十万嘛。”我觉得好笑。
  “请客------”黄可的声音有一百八十分贝。
  “请就请吧。”我说:“肯德基。”
  “你还真好意思啊。”黄可说:“肯德基,你去请小朋友吧。”
  “那去哪?”我问。
  “怎么说也要去徐记吧。”许露嘉说。



  “徐记湘菜馆,”我说:“也好啊。”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29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29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5 00:07
  “徐记湘菜?”许露嘉说:“哇塞,你不是招待你贫困山区的老乡吧。还徐记湘菜呢,一盘青菜不超过八块钱,就那种档次。一盘红烧肉不超过十五块,就这价钱,连县城的大排档也不止这个价吧,你好意思带我们姐妹去那里,你不是存心消遣姐妹们吗?”
  “我们是哥们,好不好?”我说。
  “谁和你哥们啊。”陈菲菲说:“今天不请我们去徐公馆呢,你呢,以后就是我们的公敌。”
  “售楼小姐公敌。”我说:“是吗?”
  “当然了。”陈菲菲说:“我们这里有十三个售楼小姐,可是只有你一个售楼先生。你可别当这里还是你高三的文科班啊,大家还当你是少爷啊。这是售楼部,也是小社会。徐大仙先生,如果你不想成售楼小姐公敌的话,就到徐公馆去,ok?”
  “ok。”我随口说。


  ok说得轻松,一到那我就傻眼了。
  妈呀,这是什么酒楼啊,就是个洋别墅嘛。装修也不怎么样,就是栏杆是民国风格的;台阶也是斑驳的,就连窗户也是三十年代的,小得很,就像渣滓洞一样啊。还有那些招待的小姐啊,都很平常,没什么有姿色的,衣饰呢,也太普通不过了。
  到里面,桌子什么也很平常,也就是大理石风格的,还没有长沙那家潇湘人家好呢,就那瓷器,那盘子,那碟子,也就稍微好点。那盘子、碟子也是金属的,还略微有点光泽,淡淡的。
  “点吧。”陈菲菲把菜谱给我。
  我看了看,登时就晕了,一碗米饭,二十;一碟子花生米,五十,豆豉牛尾鱼,一百五。


  “怎么了?”许露嘉问我。
  “这是日元吗?”我问。
  “是英镑。”陈菲菲说。
  “啊。”我吓了一跳,杯子差点掉了。


  “要不吃点素宴好了。”那佳还是比较仁慈。
  “要不来点三文鱼什么。”许露嘉很毒。
  “三文鱼是什么?”我好奇的问。
  “三文鱼你都不知道?”许露嘉很吃惊:“苏轼很喜欢吃的啊,三文,就是文学、文采、文化,当年苏轼,就是在西湖边,很多很多歌女将他相拥,听了他的词赋,感慨他是一个有文学才华的文学青年,有文采,又有文化素养的好青年,所以,歌女们为他想了一个很好的菜,叫三文鱼。”
  “不对。”我说:“苏轼到杭州的时候,已经是杭州知府了,他怎么是文学青年啊。”
  “哇塞,你好有学问啊。”许露嘉说。


  “那就来三文鱼吧。”我说。
  “你看看价格吧。”那佳提醒我。
  我看了看,几乎快疯了,五百八,还是半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30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30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8644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