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30375个阅读者,70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17 10:50
  三十八 再战装修公司
  徐三元那里进行得很顺利,和那个民工谈也谈得很拢。他给我打电话,知道那个民工前前后后也就是花了不到十万的医疗费,至于其他医疗单子,徐三元就不知道李三元是怎么搞过来了。至于一千万,他们听都没有听说过,就是李三元让那个民工和他签了个协议,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鸭子也和我回信了,说和许露嘉、诸葛秀到医院了,可是医院的不好搞,院长、护士、大夫,好像现在警惕性很高,一提那民工的事情,根本就进不去。原来几天还有办法,现在是一点招也没有了。更可恨的是,他还被人追打。当然,他的功夫高,许露嘉和诸葛秀也不是吃素的,所以呢,三个人还算平安,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李三元的神通,真的有那么大嘛?唯有一点,他们到医院,那个民工还在病床上躺着。而徐三元那里的情况,那个民工已经回去了,很显然,李三元是找了一个病人来冒充民工。


  我把几个人叫到一起,商量下一步怎么办。
  “这好办啊。”三妹说:“让医院那个病人和那个民工化验DNA好了。”
  “我担心的是。”四妹说:“徐师傅看的那个人是假的,医院那个人才是真的,也就是说,李三元也知道我们会去看那个民工,故意放烟雾弹。”
  “啊。”许露嘉说:“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我说:“李三元一定知道公司存的有资料,我们会去找那个民工,所以他就找两个假人,让我们轻敌。”
  “难道我们等死?”许露嘉问。
  “不会。”我说。


  说的时候,电话响了,是乔西西打来的,他约我见面。
  我说了我住的地方,让他打车过来。
  乔西西说他是两个人。
  “都过来好了。”我说。


  “那个狐狸精也该来了。”三妹狠狠的说。
  “你怎么现在还放不下他?”我问。
  三妹不吱声了。


  乔西西一刻钟就过来了,带来了一个优盘,还有一个女孩,梳黄头发,个子很低,不过很时尚,弄了一大圈怪东西,还有非主流的衣服。
  我看了看他优盘里的东西,都是李三元的相关文件,有关那个民工案子的什么也没有。


  “他电脑里文件都下来了吗?”我问。
  “下来了啊。”乔西西说。
  “我要的东西一点也没有。”我说。
  “噢。”乔西西想起来了:“电脑里有隐藏文件的功能,我要不试试。”


  他又打开电脑,开始进攻李三元的电脑,过了半小时,攻进去了,然后又扑扑扑下载了一通,基本上都下载完了,我看了看,比优盘里多了个文件,是个加密的word。
  “用暴力破解。”三妹自作主张,开始破解。
  乔西西看三妹,就是不说话。


  一个小时过去了,三妹破解不出来。
  “这已经是网上最好的破word密码软件了啊。”三妹说。
  “还是试试这个吧。”乔西西输入一串数字,奇怪了,居然进去了。


  乔西西输的是进入口令,还有个修改口令,他怎么输都输不对。
  “这已经可以了。”我说。


  我看了看文件,是李三元策划那个民工案子的全部方案,包括他找了个假民工到真民工住的地方,医院是真民工。真民工花费已经到了十八万,这是实际费用,他造价造成了一百八十万。其实那个民工最多一个月也就康复了。
  李三元还请了医院,法院,公安局、检察院的人,还有律师。几乎所有能请的人他都请了。
  李三元计划是,至少要三百万,然后再去讹别的人。


  我们看了看,几乎都傻眼了。
  三妹心细,赶紧保存下来。



  乔西西伸手,要那台笔记本电脑。
  我给他,又给他两张肯德基的券。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17 11:00
  “还有什么好说的。”许露嘉说:“直接和李三元摊牌。”
  “不。”我说:“我们从电脑上获取的东西是违法的,不能做为证据啊。”
  “不能做为证据?”许露嘉吃一惊:“为什么?”
  “程序不合法。”我说。


  “那什么能成证据?”三妹问。
  “也不难办,就是麻烦。”我说:“李三元上面已经写了找谁,怎么做假,怎么把医药费虚高的,我们申请法院到医院对账,医院没有收到一百八十万,他就没有办法变出那一百六十二万。那个假民工既然出来了,就叫鸭子去找他。鸭子有的是功夫,他肯定会说出李三元叫他撒谎的实情。至于公检法的人,交给黄老板好了,让他去一个一个收买。现在最着急的是他,他最怕出钱。”
  “那赶快吧。”许露嘉说。
  “go。”我说。


  我、许露嘉、三妹、四妹打车,直接到了黄老板别墅,把从电脑上打下来,一百多页的文件给黄老板看,让他看看李三元的阴谋。
  黄老板足足看了两个小时,看完,他长长叹了口气。


  “这个拿到法庭上不都可以了吗?”黄可说。
  “不可以。”我说:“我们侵入李三元的电脑,这是违法的。违法程序取得的证据,也是不合法的。”
  “那怎么办?”黄可问。
  我把对策又说了一遍。



  “这个好说。”黄老板说:“我现在就出去活动,无论如何,也要抢在后天开庭之前,把这些关系都搞定。”
  “我们就负责别的取证。”我说。
  “慢。”黄老板叫住了我:“你请谁啊?”
  “一家跨国软件公司。”我说:“黑客高手。但是他只是一对一的介绍着帮人做生意,一单是十万。是我大学同学牵的线,他只负责中间递材料,收钱,所以我也没有见过他。我大学同学一单收五千的中介费。”
  “这么复杂。”黄老板说。
  “是啊。”我说:“哪一行没有黑社会呢?”
  “互联网也有黑社会?”黄老板不敢相信。
  “还多呢。”我说。
  黄老板长长的叹了口气,一个女仆给他递上了水。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18 09:10
  “这么神秘。”黄可有点不太相信:“你什么大学同学?我倒想问问。你不和那个人见面,万一被他骗了怎么办?”
  “富贵险中求。”我说:“到了这个地步,也就没有任何办法了。让人骗了就让人骗了,你能有什么办法?做这种生意的都是大网络安全公司的技术骨干,他会告诉你什么。他连本地的生意都不会做,只做远程生意,你如果想见他,他还和你做吗?再说了,我和他本人见面了, 公安局将来查起来怎么办?”
  “你倒是会说啊。”黄可说:“十万块,你上嘴唇下嘴唇一撇,就那么没了。”
  “这份文件不值十万吗?”我好笑:“我看值二十万。”
  “三十万也值。”黄老板站在我这一边:“黄可,你怎么总是斤斤计较这几个钱,总计较怎么办?谁还替你卖命?”



  “爸。”黄可生气了:“不是你说的嘛,要量入为出,尤其是现在,我们经济紧张的时候。”
  “再紧张,该花的钱也要花。”黄老板生气了:“九九九号地拿到了,什么都有了。”
  “拿不到呢?”黄可问。
  “土地局的领导说了。”黄老板说:“九九九拿不到,还有九九八呢。”
  “那你就等吧。”黄可说:“珠穆朗玛峰峰的地还有全球唯一的雪域风光呢。”



  黄可一甩身走了。



  “别介意。”黄老板说。
  “不介意。”我说:“她经常这样。”
  “经常这样?”黄老板说:“一百万够不够?”
  “这里都十几万了,”我说:“请了十几拨人了,买了好几万间谍器材,还准备给那民工的钱,他爹的钱,一百万估计很悬。”
  “先花着。”黄老板说:“不够的我再想办法。”
  “不用。”我说:“不够我自己垫。”
  “那怎么行?”黄老板说:“为我办事,还让你垫,不好。”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18 09:43
  和黄老板又絮了一会,我起身,叫上许露嘉、三妹、四妹,准备回去想办法。
  正琢磨着,电话打过来了,是丁咪咪打来的,说是请我们过去一趟,如果我们不过去呢,她过来也行,问我们在哪,能不能带她到房子那看看?


  “不理会她吧?”许露嘉说:“这女人那么刁。”
  “会会也好。”我说:“鸭子已经去找那个假民工了,带上了录像机,还有录音笔。我想他应该能获取到那个假民工的证据,还有李三元和假民工的攻守同盟。”
  “鸭子一个人去?”许露嘉说:“徐三元不去?”
  “噢。”我倒忘了。


  我赶紧给鸭子打了电话,问他是不是一个人去了。
  鸭子说不是,还有老徐,他还找了三个黑社会的小弟,一人一天三百,都是进过局子吃过牢饭的,功夫了得。他还给那个尖头塞了两千块,尖头在必要时候会开警车和他会面。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连匕首和飞刀都准备好了。
  “你怎么不准备枪呢?”我说。
  “尖头有。”鸭子说。
  “小心点。”我说:“别大意。”


  “法庭上的人我们打点?”许露嘉很担心。
  “那是黄老板着急的事情。”我说:“就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李三元的一千万那是肯定要不到了。鸭子这一去一审,尖头再帮忙做证,我想也够尿李三元一壶的了。我估计最后的结果是,李三元自己主动撤诉,那个民工从我手里领走二十万拉到。”
  “这么自信?”许露嘉问。
  “大鹏展翅三千里,扶摇直上九重天。铁骨铮铮百年功,赤龙翻身震九州。长风破浪终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有志者,事竞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我毫不犹豫的说。



  “胆气十足啊。”许露嘉好笑:“可惜你妹妹是白献身了啊。”
  “你说什么你。”三妹气坏了:“我们之间又没有什么,他又没有近我的身。”
  “就剩三点式了,还没有近你的身?”许露嘉好笑:“徐大仙,你现在怎么说身价也百万了,怎么你妹妹这么不值钱啊?”



  “百万怎么了?”我好笑:“黄老板身价早都过亿了,他女儿还不是让人潜规则?”
  “就是。”三妹也生气了:“更何况,我也只是诱惑,三哥来得也很及时啊。”
  “总比那吃里爬外的强。”四妹说:“这个时候了,还在那里讥讽小姑子,这样的女人,也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就是。”三妹说:“二十好几了,没有人要了,以为凭色相男人就都会上钩,就算结了婚又怎么样?动机不纯,早晚都没有好下场。”
  “不是那一心一意的人,趁早还是别太嚣张,小心把所有人都得罪了。”四妹说。
  “还有一句。”三妹说:“太嚣张的女人,都是咎由自取。”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华京雷   2010-7-20 11:12  金钱  +15   好文章
华京雷   2010-7-20 11:12  魅力  +15   好文章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18 10:14
  正吵着,丁咪咪电话又打过来了,问能不能看看我们的房子。
  我说可以,说了是水晶城堡,说了具体的位置,问她怎么过来。
  “我坐公交。”丁咪咪说。
  “坐公交?”我吓了一跳:“这么大的装修公司的大设计师怎么肯屈尊坐公交车呢?”
  “客户是上帝啊。”丁咪咪说。
  “既然是上帝。”我说:“上帝的时间贵如油,你打车来好了。”
  “上海的的士司机很坏的,宰人还要性骚扰。”丁咪咪说。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估计说下去,她怕我又说什么。



  我们打车来到水晶城堡,丁咪咪也来了,和刘小姐、扁平脸、飞机场在说什么呢。见我来了,飞机场笑了。
  “笑什么?”我问。
  “笑你啊。”飞机场说:“整天都有三四个美女跟班,阿玛尼甩着,一看就像老板。”
  “是吗?”我说:“我怎么自己都不知道。”
  “贪心不足。”飞机场说:“我们这里那栋团购出去退回来的楼要不要?要多了可以优惠。”
  “几个点?”我问。
  “十个点。”飞机场说:“买九套送一套。”
  “还能零首付吗?”我问。
  “没问题啊。”飞机场说:“只要你能还得起月供。”
  “怕只鸟啊。”我说:“大不了拆东墙补西墙呗,一栋楼多少套?”
  “三个单元,二十层,一百二十套。”飞机场说。
  “全要了。”我想也不想。


  “啊?”许露嘉急坏了:“徐大仙,你疯了?”
  “真疯了。”三妹说:“我们哪里还有钱啊。”
  “是啊。”许露嘉说:“一百二十套,一套十八万,一共两千一百六十万,上次团购出去是两千万,一个月月供你知道多少吗?十万的话,一个月六百,一千万,就是六万,两千万,一个月就是十二万。”
  “怕什么。”我牛死了:“不就两千万,有人给我们房子,我们就买。”
  “啊?”三妹几乎快晕死了。



  我带丁咪咪看了看房子,都是三室两厅的户型,一百平方米的小三室,有十平方米左右的赠送面积,主要是客厅外面的露台。房子户型基本上还是不错的,每个卧室都有十二三平方米,主卧有十五六平方米,公摊只有百分之八。
  丁咪咪问我,真打算要这些房子。
  “要。”我说。
  “为什么要?”丁咪咪很诧异。
  “天机不可泄露。”我说。


  “我是这样想的。”丁咪咪说:“你们呢,确实是很省钱,如果照我们公司的程序走,那是肯定不行的。我们公司的租金、税费都很高,所以我的建议呢,就是我私下为你们出设计图。设计四种风格,古典式的一张,现代简约式的一张,清水房式的一张,还有宫廷式的一张,我找几个监工,你们从湘许找工人,这样的话,你们装修效果也达到了,我也赚到钱了。”
  “你一个户型设计费多少?”我问。
  “五千。”丁咪咪说:“监工一天二百。”
  “二百太贵了吧?”三妹说:“上海的白领一般一个月也就三千多,管理人员才到五千。你也不是管理阶层吧。”
  “最低一百五。”丁咪咪说。
  “噢。”我想了想:“能不能让我们考虑一下。”
  “行。”丁咪咪给我一张优盘:“这是我设计的户型,还有我的论文,你可以参考一下。”
  “谢谢了。”我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华京雷   2010-7-20 11:12  金钱  +10   好文章
华京雷   2010-7-20 11:12  魅力  +10   好文章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18 10:38
  三十九 再会班花
  “三哥。”三妹急坏了:“一个月十五万呢,你哪有那么多流动资金啊。”
  “是啊。”四妹说:“一百四十套房子,你住得过来吗?”
  “一栋楼啊。”三妹说:“你零首付了,现在是爽了,以后怎么办?”
  “哪有那么多人来租我们的房子啊?”四妹问。
  “是啊。”三妹说:“几千万啊,你能玩得转吗?”
  “就是。”四妹说:“两千多万啊。”



  两个人喋喋不休的时候,我电话响了,接了接,是丁鹿鹿,问我能不能找二十套公寓,精装修的,带家具家电,小区有停车场,他们公司马上下个月将有二十名日籍高管来华,租金在两千以内。户型必须是三室的。
  我问她,你找不到。
  找不到啊,丁鹿鹿说,公司要的多,我们这边三室的带精装修的都三千五以上了。
  三室的房子至少都一百四十平方米了,房子带装修多七八十万了,我说,谁肯只租两千啊?
  是啊,丁鹿鹿说,所以我很急啊。
  要不你来水晶城堡吧,我说,我这有二十套房子,就是没有装修。
  那好,丁鹿鹿说,我就来。


  一刻钟,丁鹿鹿打车就过来了。
  她看了看小区,是新盖的,虽然没有什么景观,但是整体还凑合,虽然出门就是小胡同,但是也是四车道。虽然周围的建筑物还不是很和谐,还有很多三层、四层的低矮房,但小区里面也有保安、保洁,还有很多地下停车场都空着,一个车位三万,月租金也才两百。
  她看了看我买的房子,户型什么还行,虽然是毛胚,可是装修一个月在她看来也够了。


  “租金两千太低了。”三妹调查过了:“周边都是两千五。”
  “我们是一付一年的。”丁鹿鹿说:“如果你们愿意,我现在就可以付五万定金,只要你们一个月内装修好就可以,记住,要保证质量。”
  “万一你不租怎么办?”我说:“我装修肯定按你们的要求进行装修,可是你们只住一年啊。”
  “我们住五年。”丁鹿鹿说:“这样吧,我付一年的房租做为定金,以后一年一付,但是五年内你们不能涨价,怎么样?”



  “也行。”我说。
  丁鹿鹿办事够着急的了,居然合同都拿了,还有装修标准,要求卧室必须是复合地板,要求必须配备冰箱、彩电、空调,而且三室两厅的房子至少客厅和三卧都必须配空调。我想找空子都没有地方找。
  丁鹿鹿的老总已经签过字了,就剩我了。
  我想也没想,就签了字。
  丁鹿鹿问我要了个账号,然后给公司说了说。


  十分钟。
  四十八万就从丁鹿鹿公司帐户转到了我的帐户上,丁鹿鹿看我收到钱,问我一个月交房,有问题没。
  当然没有,我说。
  那行,丁鹿鹿说,我要去日本,晚上八点的飞机,拜拜。


  她说完就打车走了,几乎不带喘气的。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18 10:57
  “三哥,你又上当了。”三妹尖叫:“五年不涨房租啊,怎么可能。五年前,我们那一碗米粉八毛,现在呢,两块。我们五年不涨房租,我们等死啊。”
  “那有什么办法。”我说:“我们现在着急的是把房子租出去,有启动资金可以继续发展。两千块一个月虽然低了点,可是毕竟是国家的大公司,稳定。装修嘛,我虽然不知道花多少钱,可是家电我知道。现在空调便宜多了,我们都买一千块一台的,一个屋子也就五千,二十套也就十万。至于电视,都买二十一寸的,五百。冰箱,都买一千块的,洗衣机,也就一千块。其他的,一律都从批发市场进。我上学的时候去过,一张便宜木床,五百块,三张也就一千五。柜子,也买便宜的,不过是六百块,一个屋子家电家具也就一万,带装修,我估计就两万。”
  “两万下不来。”许露嘉说:“既然是公司高管,我建议你还是稍微认真点,不敢太造次。”
  “钱呢?”我问。
  “你不是买了两套洋房吗?”许露嘉说:“你可以抵押,找找熟人,贷出个几百万,顺便把这栋楼也买了。我估计,丁鹿鹿认识人多,这一百二十套房子还不一定够呢,这个小区出来公交车多,就是城室白领合租,一个月两千,客厅再隔开,可以住四家人,一个人才五六百,又是装修一新的,太好租了。”
  “停车场?”我问:“不买了?”
  “你就买一百个车位也才三百万。”许露嘉说:“索性你多贷三百万好了。再说了,你要一百个停车位,他还不给你便宜点,说不定两百万就搞定了啊。”
  “说的是啊。”我想起来了。


  “把那栋楼买了?”许露嘉问。
  “不。”我说:“找民生银行去,抵押房子贷款。”
  “怎么贷款?”许露嘉说:“炒房子?”
  “那肯定不行。”我说:“先注册一家公司,说是公司用钱,然后贷款好了。”
  “用谁的名字?”许露嘉问。
  “当然是三妹的。”我说。



  “用我的名字。”许露嘉说。
  “大家不会同意的。”我说。
  “不会?”许露嘉说:“这是我出的主意。”
  “中午大家吃盒饭,你多吃两条鸡腿好了。”我说。
  “你去死。”许露嘉气得几乎快哭了。



  说是说,做是做,两套洋房价值不菲不假,可是几百万,还真不是个小数目。再说了,在上海,我还真是人生地不熟,要想在上海折腾,没有非常的手腕,还真成不了什么气候。尤其是现在的情况,想闹腾点什么,没有特别的主意,还真不行。


  中午,鸭子凯旋而归,那个假民工、假民工他爹还不肯说实话,尖头过来,带到了派出所,直接拘留,那边就倒豆子一样,把李三元怎么利用他们,说万一舜河天典公司人来了,就怎么骗我们,什么都说了。还说他们有任务,隔天到舜河天典公司,看他们有什么新行动,派谁去医院什么。他们还负责买通顺河天典公司的人,探听公司内部机密,为索要那一千万,打下良好的基础。


  “人呢?”我问鸭子。
  “已经拘留了。”鸭子说:“人证、物证都在。”
  “那就好。”我说。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18 11:19
  中午去了家饭店,随便要了几个菜。鸭子、诸葛秀,我一人给了一千的犒赏费,钱是少了点,主要是个心意。三妹一千,四妹五百,许露嘉一千,徐三元一千,许月欣八百。无论如何,这段日子大家辛苦了。钱虽然不多,但是先花几天,不够再问我要。
  其实我觉得挺悬的,主要是李三元,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顽固,这么厉害,也没想到舜河天典公司这么复杂,黄老板居然有那么多仇人,这都是我远远没有想到的。
  下来的事情很多,光是装修水晶城堡的房子和贷款的事情,我想都叫大家很费心。无论如何,我们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就必须一条心。


  “水晶城堡的房子给我们一套。”诸葛秀忽然说:“现在就过户到鸭子的名下。”
  “为什么?”许露嘉恼死了。
  “李三元的事情上。”诸葛秀说:“鸭子立了首功。”
  “可是房子已经租出去了。”许露嘉说。
  “那租金归我们啊。”诸葛秀说。




  “现在徐大仙刚刚起步。”徐三元说:“妹子,你这不是将他的军吗?”
  “我这不是将军。”诸葛秀说:“徐大仙,你花园洋房两百万买着都不眨眼,给我们家鸭子二十万一套房子就嫌多了。鸭子跟你混,一个月几千块哪里够?”
  “月供呢?”三妹问。
  “当然是你们还了。”诸葛秀恬不知耻:“你是零首付,给我一个空壳啊。”


  “你怎么这样?”许露嘉气坏了:“大仙还没有给我什么呢?”
  “你和大仙是夫妻。”诸葛秀说:“他的不是你的?”



  诸葛秀说得许露嘉哑口无言,我看鸭子,鸭子只是闷头看菜谱,什么话也没说。
  我估计,诸葛秀是想和鸭子结婚了,可是父母那里说不过去,所以就来将我的军。


  “给。”我说:“没问题,诸葛秀既然提了,我就给。但是一句话,三年内你们不能再问我要房子。”
  “三年?”诸葛秀好笑:“三年后再问你要可以吗?”
  “可以。”我说:“我再给鸭子买辆车,给你也买一辆,好不好?”
  “我就不要了。”诸葛秀说:“只要鸭子有车开就行了。”



  “我也要车。”三妹恼了:“我付出比鸭子多。”
  “叫什么叫。”我说:“三妹,你有驾照吗?”
  “我会开啊。”三妹气冲冲的说。



  “我也要车。”许露嘉也不放让:“凭什么我白跟你啊,白让你睡啊。”


  众人乱成一团,我没想到一顿饭会吃成这个样子,很恼火的离开桌子,到酒店外边的花园闷坐。
  鸭子看我心情不爽,也跟了过来。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18 11:30
  “大仙。”鸭子先说话了:“诸葛秀不懂事,我代她向你道歉了。”
  “不。”我说:“房子、车子我都该给你,你毕竟为我付出了太多的东西。”
  “可是许露嘉,你三妹怎么办?”鸭子问。
  “我担心的也是许露嘉。”我说:“这次她闹车,下一次就不知道她又闹什么了。”


  “女人的床不是白上的啊。”鸭子说:“诸葛秀也想让我把钱给她。”
  “看来,我们真麻烦了。”我说。


  “老板的派头不是随便可以摆的啊。”鸭子说。
  “有什么办法没有?”我问。
  “有啊。”鸭子说:“找个肯为你倒贴的女人,这样的话,就可以镇住许露嘉了,也可以镇住诸葛秀了。”
  “哪有那么好找啊?”我说:“找黄可?肯定不可能,她身边那么多情夫。”


  “是啊。”鸭子说:“找个肯从良的妓女,又有钱又很喜欢你?”
  “田思丹?”我忽然想起来了。
  “她啊。”鸭子很担心:“我担心的是将来,将来她强迫你结婚怎么办?你真娶一个妓女结婚。”
  “我就对付不了一个妓女?”我说。
  “说的也是啊。”鸭子说:“不如你就给田思丹打打电话,请她吃中午饭,看她对你还有意思没?”
  “也行。”我说。

  说着,我就给田思丹打了个电话,问她在忙什么。
  田思丹说在买衣服呢,问我什么事。
  请你吃饭,我说。
  这么好?田思丹好笑,复旦的高材生肯找风尘女子吃饭?
  当然啦,我说,赏不赏脸啊?
  赏脸,田思丹说,我和金原说一声啊,让他别等我了。


  金原是谁?我问。
  金原是出租车司机啊,田思丹说,我包他的车了。
  噢,我吓了一大跳。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18 11:47
  四十 四个女人斗法
  田思丹说过来就过来,动作很迅速,她逛服装店的地方和我们吃饭的地方很近,几乎就是一条街,怪不得她说不让司机金原等了。
  她这次穿的是黄缎的贴身连衣裙,上半身是细肩带的设计,下半身是高开叉的,妩媚的贴身连衣裙让她的身材婀娜多姿,凹凸曲线若隐若现,胸前高耸的乳峰将连衣裙的前襟鼓鼓得顶起,双峰之间形成了一道深深得乳沟,连衣裙紧贴着雪峰上完美的弧线下来,下摆急剧收缩,与腰部纤细美妙得曲线浑然一体,下摆高到腰处的开叉让她在走动之间,纤细修长的玉腿和圆润高翘的臀部时隐时现。更让人惊讶的是,她的黄缎裙子外边是透纱,有了许多亮片。亮片和铂金项链萦绕生辉,显示出她格外的美来。
  田思丹身上有了更沁人心脾的香水,一看就让人心醉。



  田思丹见我,一下子就坐我腿上,丝毫也不掩饰。
  “想我了?”我问。
  “当然了。”田思丹说:“本来想给你打电话,不想还是你先打了。”
  “是啊。”我说:“当然是找你有事啊。”


  “噢。”田思丹说:“说吧,小女子一定效劳。”
  “想贷款。”我说:“有两套洋房,想贷一千万。”
  “两套洋房就贷一千万,哪有那么容易?”许露嘉好笑。
  “我想想办法吧。”田思丹说:“这是我托一个朋友从南非带过来的一克拉的男式钻戒,你应该正合适。”


  她给我戴上,那戒指荧荧有光,很有光泽。


  我以为许露嘉能气得跑呢,谁知道她居然一动不动,在那看我和田思丹怎么表演。
  田思丹给我戴上了戒指,和大家一起吃饭。


  诸葛秀想说什么,也没那么大的劲了。
  三妹不认识田思丹,对于她也很陌生,当然不好说什么。看田思丹和我的暧昧劲, 肯定我们的关系不一般。不过,只要是我支持的事情,三妹肯定不是反对的。


  田思丹很镇定自若,她好像很奇怪我为什么会忽然找她,不过她对我很有感情,我多少可以感觉出来。就是我们的游戏怎么玩,能玩到哪里,我感觉真的很茫然。人在上海,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我感觉自己已经不再纯真,也有点虚伪,我感觉自己越来越本能化了。
  未来会怎么样?我真的不敢想。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19 17:14
结束了吗?没有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20 11:10
  大鹏展翅三千里,扶摇直上九重天。铁骨铮铮百年功,赤龙翻身震九州。长风破浪终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有志者,事竞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好气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20 18:31
  “怎么这顿饭怪怪的?所有的人看我的眼神都好像是诧异中透着惊讶、惊讶中透着沉思、沉思中透着算计、算计中透着怀疑、怀疑中透着猜测、猜测中透着阴谋、阴谋中透着无奈呢?”田思丹吃完饭,拉我逛服装店的时候说。
  “我也不知道。”我说:“来服装店我就生气,男装翻来覆去就那几个品种,丝绸的舒服不结实,化纤的便宜不舒服,纯棉的舒服不丝滑,要么就是什么运动装,要么就是西装,要么就是工农装,要么就是女里女气的。那种带点丝的、带点很好的设计,或者是亮光闪闪的,总是不好找。要么好不容易找到一件,还超级不好洗,干洗吧,干洗店都还是湿洗的,死贵吧还容易上当受骗,真受不了。”
  “这么左啊。”田思丹好笑。
  “我怎么左呢。”我说:“这个社会就是不公平,凭什么男人做世界上最苦最累的活,却让女人来享受,服装店都是女人衣服,全世界消费的百分之六十也都是女人消费掉的。”
  “很简单啊。”田思丹说:“男人喜欢抽烟喝酒玩女人啊。”
  “我怎么不抽烟、不喝酒呢?”我说。
  “你如果抽烟喝酒了。”田思丹说:“我还会喜欢你吗?”


  我抿嘴笑。
  “你笑什么?”田思丹问。
  “我是在想。”我说:“你有多大?”
  “二十九。”田思丹说:“你呢?”
  “二十一。”我说。



  “二十一?”田思丹忽然间眼睛变得很惊恐,眼睛一下子变成了恐龙眼,瞪着我。
  “怎么了?”我问。
  “你真二十一?”田思丹问。
  “是啊。”我说:“很诧异吗?”
  “听你说话,不像啊。”田思丹说。
  “看你也不像二十九啊。”我说。


  “你太会恭维我了。”田思丹说:“其实我觉得呢,看你第一眼,就觉得你特别清秀,就像是很好看的一种赏叶植物一样。”
  “有的植物是赏根的,对吗?”我接着说。
  “你很会说啊。”田思丹好笑:“是不是你想说男人可以欣赏的地方很多,叶子、根、玉茎、枝干,而女人只能赏花?是吗?”
  “女人主要是欣赏花蕊。”我说。
  “男人主要是玉茎。”田思丹小声在我耳朵边说:“你的玉茎就特别好看。”
  “真的?”我很惊讶。
  “自然。”田思丹说。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20 19:12
  每一次和田思丹,都有不同的收获。
  每一次和田思丹,都有不同的感受。


  田思丹知道我需要什么,知道我的G点,也知道我的趣味。
  我最喜欢她身体的部位,虽然说不出来,但是可以感觉到,尤其是在和她的身体亲密接触的时候。


  田思丹换了衣服,是真丝纱质的短裙,我好像和她在溪边,溪边有很多美丽的花朵,散发着迷人的芳香。那些花,有的艳一些、有的花瓣白一些、有的花萼高一些。无疑,田思丹是溪边花朵里最艳的一朵,她的花瓣是最白嘴香的,她的花蕊是最深的,她的花萼有沁人的味道,她的花冠是丰满芳菲的。
  采花分几种,一种是随手一采,慢慢的欣赏。一种是只闻花香,却不喜欢品尝花蕊、花冠。有的人是只看花冠,却不喜欢花香、花蕊。
  其实,女人如花,花如女人。女人的身材、肤色、才德、味道、模样、器皿,在田思丹看来,都是不一样的。上等的男人,欣赏女人的才德,在生理上、心理上和灵魂上和女人合为一体。中等的男人,就只看身材、肤色,在生理上、心理上与女人合为一体。而下等的男人,也就是嫖客,只在生理上与女人合为一体。
  田思丹欣赏男人,主要还是男人的身材和品行。她不认为男人长得帅气就是一流的,也不认为什么都好的男人就是一流的,也不觉得娘娘腔的男人有什么不好,作为女人,能碰上一个有三分满意的男人就可以了,但让她伤心的是,她一直也没有遇到。



  和田思丹交流不仅是生理上的,更主要是心理上。
  看象是歌里唱的那样:
  总喜欢把你 捧在手中
  享受那份难得的轻松
  习惯了有你 的陪伴
  你总给我莫名的感动
  有你我 总不愿意醒
  睡在柔软织成的梦
  用微笑做一 颗星星
  挂在甜美走过的天空
  你给我每一次 都是新鲜
  我对你的依恋 越加明显
  就在我们每 次亲吻的瞬间
  我再也无法离开你身边
  你给我每一次 都是新鲜
  我对你的依恋 越加明显
  就在我们每 次亲吻的瞬间
  我再也无法离开你身边
  总喜欢把你 捧在手中
  享受那份难得的轻松
  习惯了有你 的陪伴
  你总给我莫名的感动
  有你我 总不愿意醒
  睡在柔软织成的梦
  用微笑做一 颗星星
  挂在甜美走过的天空
  你给我每一次 都是新鲜
  我对你的依恋 越加明显
  就在我们每 次亲吻的瞬间
  我再也无法离开你身边
  你给我每一次 都是新鲜
  我对你的依恋 越加明显
  就在我们每 次亲吻的瞬间
  我再也无法离开你身边


  不知不觉,高潮已经很多次了。有的时候,是夜雨瓢泼。有的时候,是阴雨连绵。有的时候,是暴雨磅礴。最美的一次,是小雨淅沥沥。她的小溪湿滑、温润,又有很多甜美的棱角,挂着我,感到很舒适。人们都说这是温柔乡,确实有几分道理。我的小船慢慢的划着,小溪的溪水逐渐的泛滥,慢慢的飘来花香,让小船在花的海洋里深入到洞穴里。那个洞穴很深,也很美妙,有很多很多的桃花,有很美很美的花蕊,有很香很香的花蕾,有很甜很甜的花冠,有很软很软的花萼,有很滑很滑的花瓣,我从一个花瓣划到另外一个花瓣,从一个花蕾跃到另外一个花蕾,从一个花冠飞到另外一个花冠,从一个巅峰到另外一个甜蜜的巅峰,嫩肉蠕动、收缩夹磨着我,密实交合,虽然我的有点涨,但也是甜蜜的涨。我的船桨刮着花蕊,温暖的春潮一股一股的涌出来,让我的小船水涨船高。我忽然想起我们初次相识的时候,她浑圆修长的大腿,修长诱人的小腿,一看到她,我每次都血脉喷张。我知道,每一次在她深深的花蕊深处,而她的花蕊紧紧扣着我的小船,急剧的收缩,那一刹那间,空间仿佛已经停滞了,时间也停滞了,舒爽的感觉一直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每一个神经细胞,每一个毛细血管,都是无比的舒爽。
  几乎无法用语言来描绘。


  田思丹好像也达到了巅峰。
  她的巅峰不是假的,我看到她的眼睛闭得很紧。


  许久许久。


  我们睡了好久。
  “我们会永远这样吗?”田思丹问我。
  “小别胜新婚。”我说。
  “如果我不愿意小别呢?”田思丹问。
  “你没看见在饭桌上吃饭的几个女人吗?”我问。
  “你住我的别墅里吧。”田思丹说:“我要离开那个人了。”
  “谁?”我问。


  “何福生。”田思丹说。
  “他?”我吓了一大跳:“啊?是他?”
  “怎么了?”田思丹说:“知道我是别人的二奶,你不愿意了?”
  “我还得过他的奖学金呢。”我说:“我们学校还有以他名字命名的图书馆,校志上说他一个月的生活费只有三百元。和太太忠贞不二,虽然太太大他八岁,可是他始终不离不弃。”
  “我也大你八岁啊。”田思丹忽然说。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呢?”我气得不知道说什么。
  “我不想骗你。”田思丹说:“更何况,这次我是认真的。”
  “可你想过没有?”我说:“我的家人,我的周围所有人呢?”
  “这个我不管。”田思丹说:“只要你对我好就行了,哪怕我们不办酒席、不度蜜月,哪怕是裸婚、隐婚、暗婚。”
  “只要文书,是吗?”我问。
  “对。”田思丹说:“即使你外面有别的女人,我也不会吃醋。”


  “让我想想吧。”我说。
  “今天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田思丹说。
  “什么事情?”我问。
  “带我去见中午吃饭的那些人。”田思丹说。
  “这个没问题。”我说:“就看你和他们磨合得怎么样了。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
  “什么?”田思丹问。
  “双飞。”我说。
  “你、、、、、、”田思丹怎么也没有想到,我居然上来就这样戏弄她。她沉吟着,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20 20:40
  “想问你个问题。”田思丹问我。
  “什么?”我说。
  “人生。”田思丹说:“你觉得人生的意思是什么?”
  “这个。”我一下子唐突了,说不出话来。


  “你不会拿奥斯曼洛夫斯基的话来应付我吧。”田思丹说。
  “是奥斯特洛夫斯基好不好?”我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对,是他。”田思丹说。
  “还好。”我说:“你还没说是奥特曼。”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这生命属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当他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已经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田思丹说:“这话,我觉得至少很虚伪。人的一生,好像就是很短暂、很悲哀,虽然说为别人活着这个命题是对的,但是你是为谁,有个标准没有?”
  “这好像很苦涩。”我说:“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就是活着。人的意义,就是存在。存在的基础上,还要繁殖。也就是说,生存和发展。人活着有五个层次的需求,就是美国人马斯洛提出的需求层次。
  人的本质,应该是物质化的。但是人类社会如何组织,如何繁衍,这个秩序上、总体上、社会上的东西,就是精神,也就是马克思说的,人的社会性。
  人的需求分五类: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会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生理上的需要:这是人类维持自身生存的最基本要求,包括饥、渴、衣、住、性的方面的要求。如果这些需要得不到满足,人类的生存就成了问题。在这个意义上说,生理需要是推动人们行动的最强大的动力。马斯洛认为,只有这些最基本的需要满足到维持生存所必需的程度后,其他的需要才能成为新的激励因素,而到了此时,这些已相对满足的需要也就不再成为激励因素了。
  安全上的需要:这是人类要求保障自身安全、摆脱事业和丧失财产威胁、避免职业病的侵袭、接触严酷的监督等方面的需要。马斯洛认为,整个有机体是一个追求安全的机制,人的感受器官、效应器官、智能和其他能量主要是寻求安全的工具,甚至可以把科学和人生观都看成是满足安全需要的一部分。当然,当这种需要一旦相对满足后,也就不再成为激励因素了。
  感情上的需要:这一层次的需要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友爱的需要,即人人都需要伙伴之间、同事之间的关系融洽或保持友谊和忠诚;人人都希望得到爱情,希望爱别人,也渴望接受别人的爱。二是归属的需要,即人都有一种归属于一个群体的感情,希望成为群体中的一员,并相互关心和照顾。感情上的需要比生理上的需要来的细致,它和一个人的生理特性、经历、教育、宗教信仰都有关系。
  尊重的需要:人人都希望自己有稳定的社会地位,要求个人的能力和成就得到社会的承认。尊重的需要又可分为内部尊重和外部尊重。内部尊重是指一个人希望在各种不同情境中有实力、能胜任、充满信心、能独立自主。总之,内部尊重就是人的自尊。外部尊重是指一个人希望有地位、有威信,受到别人的尊重、信赖和高度评价。马斯洛认为,尊重需要得到满足,能使人对自己充满信心,对社会满腔热情,体验到自己活着的用处和价值。
  自我实现的需要:这是最高层次的需要,它是指实现个人理想、抱负,发挥个人的能力到最大程度,完成与自己的能力相称的一切事情的需要。也就是说,人必须干称职的工作,这样才会使他们感到最大的快乐。马斯洛提出,为满足自我实现需要所采取的途径是因人而异的。自我实现的需要是在努力实现自己的潜力,使自己越来越成为自己所期望的人生。
  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在社会层次较高和社会层次较低的人之间,其差别,主要就是安全的需求、感情的需求、尊重的需求、自我实现的需求没有满足,因此,对于个体来说,就感到了对这个家庭、这个组织乃至这个国家的不满意,于是选择逃离。”


  “你认为你到达哪一个层次了?”田思丹问。
  “说不好。”我说:“我觉得,我还就是满足了第一个层次。”
  “你觉得你能到第几个层次?”田思丹问。
  “我不知道。”我说:“其实,对于人的看法,我也是初步的设想,对于人生的意义,我的想法很多。我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我总结的主要由这些词汇:存在、财富、名誉、爱情、生理、空间、精神、结构、权力、意志、影响力等等。”
  “真怕了你了。”田思丹说:“你再说,估计又把我给绕进去了。”
  “还见中午吃饭的人吗?”我问。
  “见。”田思丹的意志如此坚定,让我着实吃了一惊,我还以为她让我给绕晕了呢。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20 21:47
  四十一 女人最怕的还是女人
  刚刚和田思丹出了饭店,电话就响个不停。我接了接,最主要的还是许露嘉、三妹。许露嘉的未接电话又一百二十个,三妹的未接电话有八十个。诸葛秀的未接电话也很多,有六十个。
  我给三妹打了个电话,问什么事情,那么着急。
  三妹说没什么,想问问我和那个女人去哪逛了,怎么从中午意志逛到了晚上十一点啊,晚上还回去不回去啊。
  我说现在就回去,大家晚上吃饭没有。


  “没有。”三妹说:“大家都在等你呢。”
  我和田思丹到我们租的房子的时候,果然,大家都在等,徐三元做了满满一桌子菜,都是家常菜,什么炖排骨、炖鱼、炖鸡、炖鹅什么的。我尝了尝,味道还是很鲜的,一点也不油腻。徐三元做饭的水平很高,这点丝毫不用怀疑。
  许露嘉也炒了个菜,不过是炒豆芽,可惜的是,她居然炒糊了,能把豆芽炒糊,这女孩的水平也真可以。
  三妹也做了个菜,是王八汤,她最喜欢吃王八,做的王八肉也最嫩。



  田思丹还是穿中午的衣服,不过加了个披肩,显得文雅含蓄很多。
  鸭子问我吃了没有。
  没有,我说。


  “估计早都吃饱了吧。”许露嘉有所指。
  “怎么吃饱了?”三妹好奇的问。
  “秀色可餐呗。”许露嘉说。
  “那三哥天天都不用吃饭了啊。”三妹说:“露嘉姐姐多漂亮啊,像天仙一样。”
  “是啊。”鸭子说:“最有气质、最有身材、最有肤色的女孩。”



  “我何德何能。”许露嘉好笑:“居然有人夸奖我。”
  “怎么会呢。”诸葛秀说:“没有气质、没有姿色、没有品位,当然没有人夸奖我啊。”
  “是啊。”三妹说:“我三哥何德何能,能够三生有幸,和露嘉这样的好姐姐在一起呢?我想啊,三哥一定是前世积了好几辈子德,才有今天的好命啊。还有啊,我家的祖坟这几天都冒烟了呢。”
  “就是。”四妹说:“露嘉姐和三哥在一起,简直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
  “三哥。”三妹说:“你还不给露嘉姐倒杯红酒?”



  我还没注意呢,这才发现,屋角多了十几瓶红酒。
  可惜,鸭子居然没有买高脚杯。
  三妹到厨房找了找,居然找了几个大瓷碗。
  用大瓷碗喝上好的红酒,三妹真会来辛酸的浪漫。


  我倒了一大碗,给许露嘉。
  许露嘉问我怎么不喝。



  “为什么我要喝?”我问。
  “敬酒不先喝啊?”许露嘉好笑。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20 22:01
  “我替三哥喝。”三妹说。
  “敬酒还有替喝的吗?”许露嘉问。
  “有啊。”四妹说:“我们家不就是吗?”
  “你们家可以代表大家啊?”许露嘉问。
  “当然。”三妹说:“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
  “什么逻辑。”许露嘉气得说不出话来。


  “我先干为敬。”三妹咕哝,居然把一碗葡萄酒喝下了。
  徐三元皱了皱眉头。



  “怎么,不舒服?”我问徐三元。
  “这酒意瓶一百多呢。”徐三元说:“三妹,你这可喝了一张元帅了。”
  “哎呦。”我还当你担心什么呢。


  “是啊,”许露嘉说:“勤俭为本。”
  她居然只抿了一小口。



  “你也太过分了。”三妹说:“我喝了一碗,你只喝了一小口。”
  “勤俭为本嘛。”许露嘉说:“这是我的想法。”
  “你太欺负小姑娘了吧。”鸭子说。
  “我怎么欺负小姑娘了。”许露嘉好笑:“我的看法就代表大家的看法。还套用你们徐家的一句话来说,就是越是民族的,也越是世界的。对吗?”


  “我敬许姐一杯。”诸葛秀上来了。
  她给自己倒了一小碗,也给许露嘉倒了一小碗。


  “露嘉姐。”诸葛秀说:“我们两个人,不按他们徐家的规矩,也不按鸭子的规矩,就我们两个人,我喝多少,你喝多少,好吗?”
  “这还差不多。”许露嘉说:“你先喝吧。”
  “那我先喝了。”诸葛秀一下子喝完。
  许露嘉看也不看,将剩下来的酒喝完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20 22:25
  “哇。”四妹惊叹:“好豪爽啊。”
  “是啊。”三妹说:“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
  “三两酒不算什么。”许露嘉说。


  “三哥”三妹看了看我:“你一点都不喝怎么行呢?”
  “为什么喝啊?”我问。
  “今天李三元打电话了。”鸭子说:“他准备撤诉了,那个民工只问我们要了十五万。李三元还说想和我们交个朋友,大家以后有什么事情能够照应。”
  “是吗?”我说:“他这么识趣。”



  “识趣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田思丹冷不丁来了一句。
  “说的是。”鸭子说:“玩游戏的时候,那些最狂的最后一关的老怪,说是非常的厉害,实际呢,只要我们各方面的要素都注意了,眼神又特别号,动作又特别快的话,一定能够拿下。”
  “对。”三妹说:“我玩游戏的时候,就是最喜欢打最后一关的老怪。”
  “这也是乔西西教你的吧。”我说。


  三妹瞪我。
  “瞪什么?”我问。
  “你怎么总是提乔西西啊?”三妹说。
  “他也是个人才啊。”我说。
  “还人才呢。”三妹说:“蠢材还差不多吧。现在在我心里头,他渺小的很。可以这么说,他就是一个小蚊子,除了到你的耳朵边嗡两下,在厕所里舞动几下,就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了。”
  “哇塞。”四妹不敢相信:“他就那么不值钱。”
  “他不坏。”我说:“我喜欢这个人。”



  “你疯了?”三妹说。
  “这个人。”我说:“比较腼腆,也比较含蓄,应该还是值得信赖的。”
  “你傻了。”四妹说。
  “不傻。”我说:“可以考虑用这个人。”
  “盗窃别的售楼处的文件。”三妹说:“你可以多找几个电脑黑客好了,最好找能够编程的,用哪个都比他得心应手。”
  “我送他读大学怎么样?”我问。



  “不行。”三妹说:“我不愿意。”
  “看三哥的意思。”四妹说:“还要他做三妹夫呢。”
  “三哥就是钱多。”三妹说。


  “其实也没有什么。”田思丹说:“徐大仙看人,在我看来,他看女人的水平不怎么样,可是,他看男人的水平,比任何人的水平都高。尤其是对那些不得志的男人,还有在别的女人心里、眼里都不怎么样的男人。
  我感觉,徐大仙呢,对于一些落魄的文人,尤其是一些不怎么样的人,用得特别好。”
  “他不过是眼前没有人可用而已。”许露嘉说。
  “对啊。”诸葛秀也同意她的看法:“徐大仙将来能成什么气候?”
  “徐大仙将来能成富甲一方的一方诸侯。”田思丹说。
  “是吗?”许露嘉问:“多长时间?”
  “不会超过二十年。”田思丹说。


  许露嘉先哼了一下。

  ”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20 22:35
  “历史上有预言家吗?”许露嘉问。
  “没有。”三妹说。


  “对啊。”许露嘉说:“这位阿姨,我不知道你是谁。可是很明显,连徐大仙的三妹都不看好他,你为什么这么看好他呢?难道你只是开个简单的玩笑,或者你们之前都是好朋友?”
  “这位小姐。”田思丹说:“谢谢你对我的夸奖。可是我想告诉你,我对于男人的判断,和徐三元都于男人的判断一样,都是很正确的。”


  “那鸭子呢?”许露嘉问。
  “鸭子会把你送进监狱。”田思丹说:“他一生会很平稳。因为他会选择。”
  “他会很有钱吗?”许露嘉问。
  “会。”田思丹说:“因为他所跟的人是一个很仁义、很仁慈,对于自己的朋友很大方的人。”


  许露嘉板着脸,自己去厕所了。


  “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我埋怨田思丹。
  “你相信我说的话吗?”田思丹问。
  “我不相信。”我说。
  “我和大上海最好的算命大师学过算命。”田思丹说:“你信吗?”
  “不信。”我说。



  三妹也去找许露嘉了,她不知道去哪里了。


  “这饭吃得。”鸭子恼死了。
  “算了。”我说:“继续吃吧。”
  “吃吧。”四妹说:“三妹也就是去做做样子。”
  “是啊。”诸葛秀说:“许露嘉太过分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27 22:33
问好了!期待着。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63221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