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71905个阅读者,70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5 00:16
  “再来点什么?”陈佳问我。
  “来点红花汁烩海鲜吧。”我一下子就看见了。
  “这个不错。”陈菲菲很高兴:“正宗的法式菜,哇塞,徐大仙,你好有水准啊。”
  “六百。”许露嘉说。
  “不是一百二吗?”我吓傻了。
  “拜托,那是一个人好不好?”那佳几乎快笑晕了:“我们五个人,六百,好不好?”
  “啊?”我顿时呆住了。



  五个人说说笑笑,点了六七个菜。只有我想哭,就这几个菜,几乎都快四千了,这在以前,可是我一年的生活费。
  “要一碗米。”那佳说。
  “吃这么好的菜还吃米啊。”许露嘉好笑:“那佳,你是不是土包子啊?”
  “你懂什么啊。”那佳说:“这里的米,是日本天皇吃过的米,今天是特价,二十块钱一碗,平视是一百块。”
  “什么米这么高级?”许露嘉说:“别告诉我,比泰国香米还高级?”
  “泰国香米算什么。”那佳说:“也就和那个叫什么佳晨香水似的,也就是香。除了香之外呢,一直也不高级。这个日本天皇吃的米,是日本富士山就那么一块地,就像武夷山那个茶树山似的,阿懂啊,一年就产几千斤,全球也就徐记供应一千金。连天皇的公主也吃不上呢,只给皇子吃。”
  “原来如此,”众人恍然大悟:“原来二十块简直是太优惠了,几乎就是换季大抢购,跳楼价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31  金钱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31  魅力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5 07:51
  平时没注意,直到开口的时候才发现,那佳、黄可、许露嘉、陈菲菲几个女孩子,平时都是斯斯文文的样子。可是一旦喝起酒来,妈呀,简直就是女疯子。挥起拳头,就像要打架似的。柳眉倒竖,不喝还不行。稍微有点反映迟钝,就直接往你嘴里灌了。
  先要了两瓶茅台,没想到居然干完了。
  “玩点什么?”那佳好猛。
  “玩老虎杠子。”我说。
  “太老土了吧?”黄可好笑:“来点带颜色的,两只小蜜蜂。”
  “什么是两只小蜜蜂啊。”我问。
  “别啊,”许露嘉说:“小心把大仙带坏了。”
  “是啊是啊,”陈菲菲说:“破了大仙的仙体就麻烦了。”
  “老娘今天就要破他的仙体。”黄可够刺激。


  还想知道两只小蜜蜂是什么呢,那佳已经喝陈菲菲先划拳了。划拳我不是高手,不过对付这几个女人问题还不大。三杯两盏下来,都还是她们喝的多。那佳不愿意了,说你怎么回事?抽老签?
  天地良心,我怎么抽老千呢?我伸出双手,什么也没有。
  莫须有,喝,那佳晕晕沉沉,给我倒了一大杯。
  妈呀,这足足有二两,这妮子也真狠。
  喝,陈菲菲也不原因。
  没有输就喝,我说,总要有所表示吧。
  那你要怎样,那佳问。
  喝交杯酒,我酒壮色胆。
  怕你,那佳真倒了。
  她走上来,和我喝了杯交杯酒,几个女孩都笑起来。


  晕晕乎乎的,喝完了,我拿信用卡,准备结账。
  许露嘉过来,给了我一张vip金卡。
  “这是什么?”我问。
  “打三折的金卡。”许露嘉说:“你以为我们就是存心敲诈你啊。”
  “噢。”我嗯了一声。
  许露嘉确实诈我了,到柜台的时候,她的卡只能打四折,不过比起那标价,已经低很多了。


  几个人出来,我拦了辆车。
  “怎么,”许露嘉一把揪住我:“吃完了就完了?”
  “去唱歌?”我问。
  “太老土了吧。”黄可说:“陪老娘玩玩,老娘玩死你。”
  “去哪?”我问。
  “就我和你。”黄可说:“老娘今天不玩死你不姓黄。”


  我吃惊的看着这个一米七一的高个子美女,她的混搭和罪熏熏的样子看,她说的好像不是什么假话。不过她好像也有点糊涂,眼角都有点红了。如果说四个女孩都是美女的话,黄可无疑是最美的,她的脸最白,尤其是胸部,有万种风情的感觉。
  “金贸。”那佳起劲了。
  “希而顿。”许露嘉又给我一张卡。
  “香格里拉。”陈菲菲也给我一张卡。
  “去就去,who怕who。”我才不怕呢。
  “只怕你吃不消。”许露嘉说。


  她说的好像很对,黄可真的是一个在床上很主动的女人。我们到了香格里拉,短短的前戏结束,她就露出了狂野的一面。骑在我的身上,头发象大风刮了一样乱舞,奶子不停的摇晃。双手疯狂的纠着我,几乎就是暴风骤雨般。
  我真怀疑她是做什么的,吹箫的时候,手法也是非常之高明。让你有一种在海里的感觉,一会儿又是在湖面,一会儿是溪流轻轻的流淌,一会儿又是瓢泼大雨。
  她的咪咪好大,大得几乎压得我窒息。


  毫无疑问,这是个疯狂的夜晚。
  她毫不吝啬的在我身上疯狂的咬着,尽管我是我二十一的男孩子,可是也到处是伤。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伤还不是很锥心刺骨。
  她太能咬了,咬得我不疼但是足可以记住她一辈子。
  她真的很有经验,能让你一晚上都处在亢奋的状态。
  她几乎都不累,索欲无度。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啊,我几乎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魔鬼了。
  难道她才和老板勾结在一起?不是贾珍珍?我真怀疑自己那天听错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33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33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5 07:59
  六、女人是老虎
  “昨玩很刺激吧?”一到售楼部,那佳就朝我挤眉弄眼,她一下子就看到了我胳膊上的伤疤。
  “没什么呢?”我不理会她。
  “没爽够吧。”那佳追过来,又小声说:“告诉你,黄可的手段还没使够呢,要全使上了,你估计几天都上不了班了。”
  “怕什么。”我说:“有本事你们一起来啊。”
  “美死你呢。”那佳说:“黄可是喜欢上你了,我呢,对你不来电,除非你请我日本七日游。”
  “行啊。”我说:“等几天吧。”
  “才不和你去呢。”那佳忽然改了口:“闷**。”
  “你呢?”我问她。
  “明骚行不行?”那佳给我倒了杯水:“怎么,没调戏够啊?想做什么?”
  “调情啊。”我毫不犹豫的从后面抱住了她。
  “你真学会了啊。”那佳有点不好意思了:“小心,贾总来了。”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后由 xiyuruo 于 2010-5-25 18:01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34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34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5 21:52
  回头一看,哪里有啊,贾珍珍这会估计还在老板的床上呢,怎么也不会这么早就监督我们是不是劳动呢。
  那佳哼了一下,说:“看来你心理素质也不怎么样啊。”
  “我还是嫩草,”我才不会追求什么面子呢:“你都二十六了,比我大五岁,应该是老江湖了。”
  “你直接说我残花败柳好了。”那佳气坏了:“徐大仙,我警告你啊,小心老娘废了你啊。”
  “你怎么废我啊?”我问。
  “你等着。”那佳气呼呼的走了。


  我笑了笑,一边拖地,一边看售楼部来人没有。
  贾珍珍过来,问我整理的客户资料呢。
  我把昨天晚上回去整理的几百个客户资料给贾珍珍看。
  贾珍珍扫也没扫一眼,就接着训我:“你看看你,简直是一头猪啊,这半个月,就搞定了一个客户,你看看人家那佳,一个星期就搞定三个客户,你就不会学学人家,你以为你是复旦的高才生,就忽然楼市的最基本的规律,就以书本上的来咄现实生活中的人心,你以为你看看书,你知道吗?书也是人写的啊,你知道写书的人什么心思,你知道写书的人是为读书的人好吗?所以啊,我警告你,还是少看点书,多学点实际的做人经验。”


  我没理会她,自己继续擦桌子。
  来了个客户,是个中年男人,穿了个西装,好像是老人头的,很正宗。
  那男人是个啤酒肚,眼睛也很小,鹰勾鼻子,好像很难说话。


  我把楼书请他看。
  男人看了看,搁一边。
  我瞧了瞧,他带来的那个女人倒是对一套复式房子很感兴趣。
  我赶紧上去,向她介绍那套复式房子的好处,一是公摊小;二是房子设计得很独特,既有中庭、也有廊月、也有露台、也有情怀、也有浪漫、也有温馨、也有左岸情调、也有空中楼阁、也有多层高台的好处,也有江南公馆和古典园林的风味,很有感觉。
  那女人挺惊讶的,说真有这么风情万种吗?
  有啊,我把设计的户型装修给她看。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35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35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5 22:02
  那男人看了看,也点了点头。
  男人问我,是我做的吗?
  不是啊,我说。
  who?男人问。
  是一个叫吴希希的女孩子,我说。我找了她,请她帮忙把我设计好的户型设计的装修方案。
  男人点点头,说这户型价位多少?
  三千八百五,我说。
  一套?女人问。
  一平方米,我说,一套一百六十万。
  才一百六十万,男人笑了笑,不多啊,就一辆宝马车,温州的三室两厅也是这个价。
  那还是赶紧买吧,我说,昨天有个外国人也看上了这套。



  外国人?男人问,哪国的。
  德国的,我说,是德国一个外语老师。
  他买得起?男人问。
  德国外教的月薪有五六万吧,我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36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36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6 21:38
  “来两套!”男人很有魄力,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九五折。”
  “对不起。”我说:“没有任何折扣。”
  “买一套呢?”男人问。
  “也没有折扣。”我说:“我们这个楼盘是高质低价、物美价廉,剔除了任何价格水分。”
  “对面锦绣年华说你们这个楼盘以前是刑场。”男人说。
  “说不定是文天祥先生就义的地方呢。”我说:“一片丹心照汗青。”



  男人皱了皱眉,起身就走。
  我没有拦他,自己坐下来继续看楼书。


  “你怎么搞的?”贾珍珍恼火透了:“我们顶层那几套复式一直很难卖啊。好不容易有人看上了,你怎么就把人家气跑了呢?还有啊,人家也就是说打九五折,是真正的买主啊,你想干什么你?”
  “买两套就要打九五折,这是真正的买主吗?”我才不信呢。
  “你反了不是?”贾珍珍问。
  “没那个意思。”我说,“下班了,我该走了。”
  “滚!”贾珍珍也很恼。



  我摔了门,到了宿舍,鸭子正在那里看电视,老人在厨房里做饭。
  见我来了,鸭子很高兴,招呼我吃饭。
  我看了看,有好几道菜,有豆腐炖鱼头、茨菰红烧肉、三杯鸡、椒麻鸡、酸辣黄瓜、荞麦凉面,堆满了桌子。
  我尝了尝,味道很鲜美,很正道,也很正典。
  鸭子吃得津津有味,鸡骨头、鱼骨头吐了半桌子。
  我吃了点,招呼老人多吃点。
  老人很客气,说自己年纪大了,不宜多吃荤。


  “你真是有眼光啊。”鸭子很感激我:“徐大叔的手艺太好了,做的饭简直就是五星级大厨的手艺,我就不明白了,怎么还有那么恶毒的儿媳,居然把这么好的人赶出家呢。”
  “天下恶毒的女人多了。”我不屑一顾。
  “你听说了么?”鸭子说:“老板的姑娘被一个音乐家甩了,现在见谁都很生气。”
  “是吗?”我说:“越是有钱的女人,也就越刁蛮,越喜欢养小白脸。”
  “那当然。”鸭子说:“也要看气质啊。”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37  金钱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37  魅力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6 22:09
  我“哼”了一下,自己吃完洗澡先侧身睡了。
  鸭子叫我出去,说去跳舞,我说没时间,他就自己先去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被一阵又一阵的电话吵醒了。
  接了接,是派出所打来的,问我是不是徐大仙。
  我说是。
  派出所态度很不好,问你是不是有个兄弟叫鸭子。
  我说是啊。
  派出所说那好,你准备一万块钱吧,他打伤人了。
  什么?我几乎呆住了。


  匆匆从银行取了一万块钱,很快就赶到了虹野派出所。
  派出所门口就两三个值班的,见我来了,问我干什么。
  我说接电话的事,是来接我朋友的。
  派出所问我要身份证。
  我拿了出来,他看了看,登记了一下,告诉我拐角上二楼。


  我上去了,进了第一个门,见了个警察,头发很短,寸头。人挺高的,肚子也不小。
  那警察见我,问我找谁。
  我说找鸭子,我一个朋友,徐鸭子。
  是他啊,警察问我,你朋友胆子可不小,到舞场,打了流氓不说,还打警察。把一个警察打伤了,想干什么,想造反?
  这是一万块钱,我把钱拿了出来,又拿了两条云烟。
  那警察看了看,嘴角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鸭子在那边,嘴角还挂了血,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样子,被人打过了。
  我带他,他嘴上还不服气,连骂了好几声他娘的。幸亏他说的是湖南话,那几个说上海话的警察听不懂。
  我带他回去,问怎么回事。
  鸭子说他到KTV和几个保安唱歌,可让他生气的是,来了几个穿西装的家伙,非让他们换房间。保安和人家争论,那边吐了口吐沫,吐鸭子身上了。鸭子就和那几个人打起来了,打到最后,那边居然掏出了枪,他气呼呼的,这就被人家给弄到派出所来了,然后又被人家暴打了一顿。


  “他奶奶的。”鸭子气坏了:“妈的,警察都他妈的是土匪。”
  “警察就是有执照的流氓。”我说。
  “你呢?你还替警察说话?”鸭子问。
  “我当然没有替他们说话。”我说:“现在这些家伙就是土匪,我们有什么办法,我们也只好暂时忍耐。”
  “忍是心字头上一把刀。”鸭子说。
  “你玩刀子不是最在行的吗?”我说。
  “你。。。。。。”鸭子气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了。
  老人过来,给他敷了点药。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38  金钱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38  魅力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6 22:33
  七、女人 警察 城管
  “这位先生,您请坐,请允许我向您介绍一下我们舜河天典。我们舜河天典位于浦东cbd的副中心,占地共八百亩,建筑面积三百元平方米,是一个超级大盘,也是一个集高尚住宅、酒店式公寓、豪华城市别墅、五星级酒店、国际购物中心为一体的综合性楼盘。。。。。”那佳见了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猛向他大献殷勤。
  我呢,就坐那,倒了杯水,不慌不忙的整客户资料。
  贾珍珍过来,叫我给她倒水。
  我倒了杯水,她没好气的哼了一下,说黄老板有请。



  我整整衣服,进了总经理室。
  老板是个很土的家伙,穿的居然还是土布鞋,衣服也是粗布,可以说是唐装吧,可是也不是很好的料子。更好笑的是,他居然还抽旱烟,手上戴了好几个大戒指,一看就是土财主的角色。
  看我进来,老板问我为什么昨天慢待顾客,他正为那几套顶层复式操心呢。
  他分明就是不买的主啊,我说。
  年轻人,你就不会谦虚点吗?黄老板不高兴了。


  “我不这么想。”我说:“那样的客户,如果一直是低眉顺眼的话,他会蹬鼻子上脸。我们的房子很好,我们的价格也不贵,他分明已经看中了,如果要买的话,根本就不会在乎那五个点。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还会来定房子的。”
  “你敢立军令状?”老板问。
  “当然。”我说。
  “他如果不要。”老板说:“我请你立即结账走人。”
  “如果买了呢?”我问。
  “我给你房价五个百分点的销售奖,怎么样?”老板问。
  “没问题。”我说。
  老板吃惊的看了看我,好像我还真不怕。


  老板看我时候,那佳进来了,说昨天来的那个先生又来了,还带了定金。
  我过去,果然是昨天的先生,还有和他一起来的那个女人,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完全不象那天那副神情。
  我给他们倒了水,欢迎他们再来。
  “来两套。”那个先生说:“对门的。”
  “ok。”我回过头,老板正对我微笑。
  贾珍珍柳眉倒竖,冲我瞪眼。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39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39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6 23:06
  月底到了,贾珍珍说的两个售楼小组的盘点也来了,第一组是黄可、我、那佳、许露嘉、陈菲菲、诸葛秀、李新洁,第二组是贾珍珍、胡珈、陈雨、丁小菲、白莹莹、范希希、鲁玢玢。这个月,由于有了一百套那个单子,所以我们第一组胜利了。如果不算那个一百套的单子,第一组、第二组差别倒不大,我们也就比她们多了一套而已。对于这个结果,贾珍珍当然是很恼怒,她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输,居然还是输在了她最看不起的黄可手上。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0-5-27 11:59  金钱  +5   好文章
王大三   2010-5-27 11:59  魅力  +5   好文章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7 12:01
  文章写的挺好的,就是每贴一次的字数再多点就好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7 14:04
  更让贾珍珍恼火的是,黄可居然在会上对她的销售方法提出了严重的质疑。贾珍珍一直主张的是精英路线,对穿着、仪表很不错的人采取重点关注的态度,要像宾馆的服务员、空姐一样提供无比舒服的服务。可是售楼部某些自鸣自得是人呢,总是不把贾珍珍放在眼里,把她的话记在心上。可是让贾珍珍很恼火的是,那些人的销售业绩也不差。
  黄可主张的是,在执行精英销售路线的同时,也要对其他潜力客户进行挖掘。特别是现在,经济不怎么样的情况下,我们需要挖掘潜力客户,同时注意进入小区、厂矿、企业做好宣传,只有这样,我们的楼盘销售才能够达到突飞猛进的效果。
  贾珍珍和她吵了很久,看我在喝茶,问我有什么想法。


  “房子不卖最好。”我说。
  “不卖,你什么意思?”贾珍珍问。
  “我觉得我们房子定价太低了。”我说:“我上网查了查,洛阳的高层都均价2600了。还有济南、青岛,房价和我们差不多。我们上海是什么地方,国际性大都市。我们楼盘是什么,舜河天典,我们的楼盘,档次比洛阳的不知道高多少倍。我们的景观、绿化,楼盘质量,都比他们好得多,为什么我们楼盘定价那么低呢。”
  “你倒是很有本事啊。”贾珍珍说:“有本事你多买几套啊,我叫老板说,给你十个点的优惠。”
  “比我们定价更低的是上海大学附近的。”我说:“那才一千多。”
  “你很有研究啊。”贾珍珍问我:“徐大仙先说,除了那一次一百套房子,你的业绩比别人如何?”
  “销售额比人家高就行了啊。”黄可替我说话。
  “我们比的是套数。”贾珍珍说。
  “是吗?”黄可说:“那楼盘之间就看谁的销售套数多好了,不看销售总额。如果我们的楼盘定价一万,就是卖一半也比现在划算很多啊。”
  “你就等吧。”贾珍珍说:“南京路也才卖八千,淮海路也才卖九千,你这是南京路,你这是淮海路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40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40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7 21:20
  “淮海路怎么了?”黄可气坏了:“淮海路也有六十年代的旧房子,那旧房子也卖三千多啊。”
  “旧房子?”我挺纳闷:“什么旧房子,还卖那个价?”
  “晚清盖的吧。”黄可说:“好多套呢。”
  “好多套?”我很纳闷:“晚清的房子了,估计要扒了吧。那么老的房子,估计现在都没有人要了吧,又长草又长蛐蛐,估计蛐蛐币三千块钱有人要吧。”
  “要不我带你看看。”黄可说:“我朋友那里有一套,急于出国,价位估计很低。”
  “价位很低?”我说:“可以白送吗?”
  “当然不可能。”黄可说:“怎么也得几十万吧。”


  我苦笑,看贾珍珍柳眉倒竖。
  贾珍珍板着脸,不知道去哪了。


  鸭子在宿舍里买了个打拳的家伙,在那使劲锤打。
  我过去,看他手都打出血了,血还汩汩流着呢,可是他一点也不在意。
  我看徐大元,他就在那独自涕泪。
  我懒得想什么,打开电脑,玩cs。


  鸭子打了半天,看我不搭理她,自己没什么劲,跑过来,看我打cs。
  我打得正猛,鸭子过来,帮我打。
  我是匪,鸭子也来当匪,把警察一个一个,都给收拾了。


  打完了,鸭子气也稍微消了点。
  “怎么了?”我问他。
  “没什么。”鸭子说:“今天在巡逻的时候,看见那天和我打架的警察了。他还故意叫我帮他搬东西。我不搬,他就到老板那告了我。我就挨老板一顿批,我说了那事,更被老板暴骂了一顿。说我怎么了,一点忍耐的心思都没有,怎么办大事?你什么人都可以得罪,就是不能得罪警察。不光如此,他还不让我当保安队长了,只让我当个中队长。”
  “老板说的没道理啊。”我说。
  “你怎么看?”鸭子问。
  “我们要收拾那个警察。”我说:“他是警察又怎么了?我就不信,我们找个小姐,再给警务巡查打个电话,他能不完蛋。”
  “说的就是。”鸭子说:“可是怎么弄啊?”
  “你先去住户那查查。”我说:“他既然买了我们的房子,肯定就能找得着,我们先把他家里放点蛇什么的,然后再找妓女,再给他老婆打电话。”
  “够狠。”鸭子说:“跟咱小时候给那个告我们状的女生抽屉里放虫子似的。”
  “当然了。”我说:“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41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41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7 21:44
  说干就干,鸭子立马收拾东西,和我一起到物业公司。
  新任的保安队长是以前的副队长,一个五十几的老头,人很老实,姓陈,人称陈老头。
  我见了他,给了他一包云烟。
  陈老头问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我说,我想找找老客户的资料,想和公司推个计划,老客户介绍新客户成交房子,可以送物业费,通过这种办法带动销售。
  这个好说,陈老头叫一个姓代的小女孩,把一尺多厚的客户资料给我。


  我拿了个笔记本,一边记客户资料,一边装模作样的写销售方案。
  陈老头过来,看我写的销售方案,一会儿,我已经写了三四页了。
  陈老头问我,怎么写这么快。
  我说已经想了很久了,所以写笔如有神。



  鸭子终于找到了,冲我示意了一下。
  “你先回去吧。”我说。
  “回去?”鸭子很吃惊。
  “对啊。”我说:“我销售方案还没写完,估计还要等三四个小时。”
  “你还来真的啊?”鸭子问我。
  我瞪了鸭子一眼,鸭子不敢说什么了。



  陈老头有点奇怪的看我,我继续写销售方案。
  黄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看我继续写。
  “你看什么?”我问。
  “我看你写的销售方案。”黄可说。
  “你看吧。”我把销售方案给她。
  黄可很仔细的看,也不说什么,找了支笔,帮我修改。


  “你写得不错。”黄可说:“可是奖励物业费,打算怎么奖励啊。是奖励一年呢,还是送三年、送五年?”
  “送两年比较妥当。”我说。
  “你不是说我们房子卖得太便宜了,”黄可说:“为什么又拿这个方案呢。”
  “这很简单啊。”我说:“卖房子归卖房子,卖不出去房子才可以买更好的地块,这样才能赚取更大的利润。”
  “怎么讲?”黄可问。
  “这点道理你都不知道,猪。”我解释给她听:“我们房子卖得快,这样才能加快资金流动。虽然现在房子便宜,可是地块更便宜,为什么不买更大的地呢?房地产的格言是什么,位置、位置,还是位置。可是房地产的基础是什么,土地、土地,还是土地。只有我们的土地储备更多,我们才能赚取更大的利润。”
  “你的嘴也太能说了。”黄可叹了口气:“怪不得你对付刁钻的顾客有一手呢。”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后由 xiyuruo 于 2010-5-28 08:19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43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43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8 21:44
  八、开启复仇之旅
  鸭子跑到农贸市场,买了三把菜刀,两把斧子,还有一个飞镖。又买了几个沙袋,客厅、卧室、厨房、阳台,各放了一个。
  他还到音像店,买了很多拳击的碟子,开始教我继续练。据我的记忆,他已经三个月没有强迫我练习功夫了,不过现在,他好像特别狠,不但教我搏击,还教我练臂力。把我累得全身都青一块、紫一块了,他还不放过。
  徐大元给我买了乌鸡,强迫我大补。



  老板发季度奖了,我是三万,主要是我又拉了几个大客户,把顶层复式全部销售出去了。那几个客户买房子一直很犹豫,不知道是选择我们的楼盘还是南京路的楼盘。我吹嘘我们的房子升值潜力比南京路的大几倍,南京路的房子是商业区,已经没有升值潜力了,而我们的楼盘风景优美,又处在交通要道,是大上海地区升值潜力最大的楼盘。不知道是我吹嘘得太厉害还是那些人迷糊了,在经过我n次打电话催后,他们居然签单了。
  黄可销售得更好,一个人一天连签四个人,连签十二单,这简直是我们售楼部的奇迹。
  贾珍珍比较惨,她销售总监的位置被老板免了,成了销售副总监,销售总监变成了黄可,黄可的起薪变成了两万,而我呢,起薪也增加到一万。
  鸭子抓了几个小偷,奖励一千元。他很暴怒,说这不如卖一套房子的提成呢。
  我说没关系,我请你去吃海鲜。
  老子没兴趣,鸭子说。
  三千块的标准,我说。
  五千也不行,鸭子说,跟老子去报复那个破警察。
  who?我问。
  唐海,鸭子说,就是那个破警察,住十一楼F座的家伙。
  他啊?我说,你怎么报复?
  先在他家里放蛇,鸭子说。
  你怎么放?我问。
  我买了五把万能钥匙,鸭子说,我就不信,打不开他家的门。
  问题是?我问,你不担心摄像头吗?
  当然不担心,鸭子说,你忘了吗?他们那幢楼摄像头电脑中病毒了,我们必须今天晚上就行动。
  ok,我说。
  别急,鸭子给我帽子、墨镜、手套,又给我一个面纱。
  “大哥,你还真专业啊。”我说。
  “当然啊。”鸭子说:“怎么说我也是鸭子呢。”


  我们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那个警察所在的楼,因为是深夜了,所以没遇上什么人。
  直接坐电梯到十一楼,运气还不错,还没有什么人。
  下了电梯,鸭子开始试钥匙,一把一把试,试了一把,不成。
  “你开开试试。”鸭子又给我一把。
  我试了试,也打不开。
  “你怎么笨得跟猪一样。”鸭子急了。
  “你买的什么破万能钥匙?”我恼了。
  “十块钱一把,特价。”鸭子说。
  “这你也能买特价。”我气坏了:“你不是刚刚领了一千块钱奖金吗?”
  “猪啊。”鸭子说:“你领三万呢。”


  吵归吵,试归试,鸭子试了五把,一把也没打开。
  “怎么办?”我问鸭子,看看表,快两点了,“回去吧,”我说。
  “实在不行,”鸭子说:“只好试试我老爹教我的开锁技术了。”
  他随身拿的有工具,悉悉索索的试了几分钟,居然打开了。
  鸭子打开一个门缝,妈呀,这个破警察房子居然没有装修,毛房毛地,不管什么了,鸭子想也没想就把蛇往客厅里一扔,扭头拉我就走。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45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45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8 22:37
  “你们在这鬼鬼祟祟的做什么呢?”我和鸭子刚刚从楼梯口出来,居然就碰上了黄可。
  黄可穿得很时尚,刚刚烫过发,露背装,还来了个高过十二厘米的高跟鞋,丁字裤,还有网丝袜,我的妈呀,居然一直渗到腿根。整个人看起来,就象一个时尚的夜店女郎,或者是,天上人间的小姐似的。
  “没做什么啊。”我说:“我在准备写一部惊险刺激的小说,来体验一下。”
  “体验?”黄可好笑:“你还会写小说吗?”
  “我至少会写诗歌。”我说。
  “诗歌?”黄可好笑:“你会写古典诗歌吗?”
  “会啊。”我说。
  “肯定是抄的吧。”黄可不信:“有本事把你写的古典诗词背一首。”
  “没问题。”我随口吟诵:“水龙吟·赏音乐喷泉



  华灯袅袅长街,绮罗美幻十里遥。岑雨微微,车如流水,软玉成雾。音乐泉边,隋唐故里,玉缕花树。见飞琼伴侣,霓裳缥缈,星回眼,云漫漫。



  遥望彩楼丽府。更冥冥、一帘花雨。金钿碧玉、宝钗水晶、宝马香车。醉在桃源、疑似蓬莱、何处风露。更玉珠无数,烟山万叠,奇丝千缕”。




  “你还真会写啊。”黄可还真不信。
  “是啊。”我说。
  “我先到网上找找看。”黄可说:“看看你是不是抄别人的。”
  她拿出自己的八寸笔记本电脑,像掏匕首似的拿了出来,查了查。
  “噢,还真不是别人写的。”黄可点了点头:“怎么,徐大作家,打算写什么小说啊。”
  “题目是《为谁流下潇湘去》。”我说。
  “是这个小说啊。”黄可说:“我在《天涯海角》论坛看过,很不错啊。”
  “现在正在修改。”我说。
  “是吗?所以现在有感觉了。”黄可说:“我可以成为女主角吗?”
  “可以啊。”我说,“到哪谈谈。”
  “好啊。”黄可说:“我请你们,吃海鲜吧。”
  “ok。”我说。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45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45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8 23:15
  黄可找的是粤秀海鲜,装修得很不错的地方。一面墙诠释透明的黄色玻璃,那灯亮得和白昼差不多。还有那礼仪小姐,漂亮得跟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似的,那旗袍,好像就是兰桂坊做的似的,那柱子啊,黄金闪闪的,就跟皇宫里的一样。
  黄可很熟练的进去,直接要了三楼的包间,这里可以看到黄浦江。
  我们坐下来,服务生过来,问我们要点什么。
  “简单点。”鸭子说。
  “那你点吧。”黄可把单子给他。
  “要两只螃蟹吧。”鸭子说:“也不多高级,就要皇帝蟹好了。虾也,也要一般的,就澳洲龙虾的,月球的就不要了。”
  “你好有品味啊。”黄可估计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我们三个人下来,酒店的服务生引我们到水晶玻璃缸旁边,用特制的工具捞了一只大螃蟹。
  服务生称了称,有两点一千克。一公斤螃蟹是七百块,两公斤,也就是一千四百块。
  服务生又捞了一只澳洲龙虾,一公斤。
  “秤准吗?”鸭子问。
  “准。”服务生很利索的回答:“不准这秤早就被人给砸了。”


  鸭子笑了笑,变戏法似的从衣服里拿了个弹簧秤。那是我们经常出去到小贩买西红柿的时候经常拿的,没有想到,毕业都已经一个半月了,鸭子居然还拿着。
  鸭子秤了秤,螃蟹只有三斤半,没有四斤二两,那个澳洲龙虾呢,也只有一斤半,根本不是什么两斤。
  “怎么少了这么多?”鸭子很恼火。
  服务生没回答,吹了声口哨,酒店变戏法似的出来三个穿黑西装戴墨镜的保安。
  鸭子想也不想,拿了自己手里的弹子,想也不想,把三个保安的墨镜弹了下来,三个保安,一下子,成了熊猫眼。
  保安一齐冲上来,鸭子一脚一个,我也不放让,用鸭子教过我的功夫,踹倒了一个。鸭子天天教我练腿功,还好,我的腿劲也足够大了,直接就把那保安踹倒了。
  还有个保安也冲过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使的,连用了几招,一个保安砰的一下倒地上,磕出了血。


  “黄小姐也有保安了?”我们正打时候,走出来一个穿透视装的美女,个子还挺高,有一米七的样子吧。
  “是啊。”黄可笑了笑:“丁佳嘉,你黑了我至少也几十回了吧。”
  “我们酒楼定价太低。”丁佳嘉毫不客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太低?”黄可说:“比售楼的利润大多了吧。”
  “我们的大厨月薪是两万。”丁佳嘉说。
  “我们金牌售楼小姐月薪是三万。”黄可说。
  “你今天是来砸场子的吗?”丁佳嘉问。
  “是啊。”黄可说:“你用我给分局的于sir打个电话吗?”
  “那倒不必。”丁佳嘉说:“今天就按你们的秤,我打五折。”
  “三折。”黄可说。
  “行。”丁佳嘉说:“本小姐今天就学一回雷锋。”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47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47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8 23:50
  九、浦东之剑
  “这螃蟹味道不错啊。”鸭子一回去,使劲就猛夸:“很粉、很嫩、很丝滑。这螃蟹啊,简直是天上的珍品。做的味道啊,真的是五香啊。你没看那螃蟹腿,都是酥香可口的啊,沁入心脾啊。”
  “是啊。”我说:“你可算是复仇了,美女请你吃了三千块的大餐。”
  “我不就要了一只螃蟹和龙虾吗?”鸭子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47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47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9 08:21
  “是啊,”我说:“还带了才秤打了三折。”
  “那怎么三千多?”鸭子问我。
  “那螃蟹和龙虾就你吃了。”我说:“黄可不点点鱼翅啊,乌贼啊,扇贝啊之类的东西。”
  “我怎么不知道?”鸭子问。
  “你都喝XO喝了两瓶。”我说:“还问黄美女要。”
  “她那么大方?”鸭子很吃惊。
  “当然了。”我说:“XO也是三折啊。”
  “我们吃了一万多。”鸭子吓得嘴巴都合不拢。


  “大仙,早上好。”一到售楼部,那佳就冲我一个迷人的微笑。
  “你好。”我回复一下:“怎么,来这么早?”
  “早什么。”那佳说:“区委来检查。”
  “检查?”我纳闷:“检查什么?”
  “卫生啊。”那佳说。


  我苦笑不得,和她一起抹桌子、抹凳子,拖地。许露嘉、陈菲菲、诸葛秀、李新洁也在那干,倒是贾珍珍那一组,一个也没来。真是奇了怪了。
  “见贾珍珍没?”李新洁问我。
  我摇摇头,我也没有见。
  “老板今天也没来。”那佳说。
  “谁通知说要检查啊?”我问。
  “区里打过来一个电话。”那佳说:“我接住了就赶紧给黄可、贾珍珍打电话,都没有人接。”
  “是吗?”我倒纳闷了:“还真奇了怪了啊。”


  卫生打扫了半天,终于算是干净了。区里领导也来了,是个大腹便便的家伙,说是搞调研的,那佳、许露嘉陪着她里里外外看了看,那家伙吹毛求疵,说我们这不好那不好,又是楼盘设计不够人性化,又是有烟头,又是小区保洁服装不整齐,又是保安又土匪气。总而言之呢,基本上没有满意的地方,还有啊,外面楼盘是区重点工程,鼓吹说要建成浦东百大明星楼盘,为什么连无障碍通道也没有设计。
  那佳只好一点一点记,唯唯诺诺,也不敢反驳什么。
  黄可终于来了,招呼那位大腹便便的家伙,喊他陆书记。
  陆书记这才嘴角又了点微笑,问她老黄呢。
  昨天孙子得黄疸了,黄可说,所以黄老板一大早去崇明老家看孙子了。
  “是这样。”陆书记很关切:“有事没?”
  “还不知道。”黄可说。


  黄可请陆书记到办公室谈,又叫我。
  我赶紧过去,问她什么事。
  黄可给我一张信用卡,让我紧急先取五万块,到最近的浦东银行,包在一条云烟里。
  我想也没想,就照她说的做了。


  回来时候,陆书记正在看公司的营业执照,还又一些楼盘的具体资料。他问黄可问得很仔细,也很专业。包括楼盘的五证什么,还又楼盘的工人情况等等,临末,他才说明原委,说昨天有人到区里上访了,说一个包工程的杨老板砸伤了一个建筑工人,现在工人已经截肢了,可是老板居然不赔,人家现在要上访。
  “啊,”黄可吓坏了:“我怎么没听说这事呢?”
  “你不知道?”陆书记也不敢相信。
  “是啊。”黄可说。
  “你也不知道?”陆书记问我。
  “是啊。”我说。
  “你们怎么这样呢。”陆书记生气了:“只顾销售,赚钱,不管工人死活?现在好了,记者明天就要过来采访了,律师也准备起诉你们公司了,人家呢,也到北京去上访了,你们就看着办吧。”
  “这。。。。。。”我不知道怎么办了。
  黄可没说什么,赶紧把我手里的烟递了过去。
  陆书记看了看,眼睛很犀利的就看到一个小口,那是我塞钱的地方。
  他点点头,对我和黄可说,“你们别急,律师方面我想办法,记者姓陈,叫陈海牙。”
  “他?”黄可顿时傻眼了。






 

[本帖最后由 xiyuruo 于 2010-5-29 09:25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49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49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9 10:02
  送走陆书记,黄可看我的眼神,都有点变色了。
  “怎么了?”我问她。
  “陈海牙是我们公司的仇人。”黄可说:“前几年我们公司在闸北卖房子的时候,他买了我们一套房子,因为是顶楼,一楼的住户在他家装了太阳能,导致他家的房子漏水。他就找我们,说我们没管,后来呢,我们把他房子修好了,他还不愿意,非要精神损失费。”
  “修好人家的房子是应该的啊。”我说:“你们破坏他们家的装修了吗?”
  “没有啊。”黄可说:“室内没多少东西,已经给了他几百块钱了。”
  “那他怎么还要精神损失费啊?”我觉得很纳闷。
  “谁知道。”黄可说:“他有神经病。”
  “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啊?”我说。
  “哎哎哎”黄可急了:“我听你说话的意思,怎么好像替陈海牙说话,不向着我们公司呢?”
  “没那个意思。”我说。



  唐海吆喝着进来了,他今天非常生气,家里居然进蛇了,还是一尺多长的蛇,居然还有筷子那么粗。更令人发指的是,那条蛇居然还爬到了她太太最喜欢的青花瓷碗里。更让人不可忍受的是,蛇居然敢舔人的碗,简直是绝无可赦。而且,蛇还敢欺负人民警察,这是最让人愤怒的——人民警察怕蛇,这也是人之常情。
  唐海过来,直接找物业经理,诸葛兰兰。
  诸葛兰兰一边给他倒水,一边记录。
  唐海骂骂咧咧,威胁说不交物业费。
  “这个蛇怎么爬进您家的呢?”诸葛兰兰说:“我们确实不知道。我们小区呢,一直也进行爱国卫生运动,没有什么蚊蝇滋生,也没有住户违规饲养老虎、狮子、蛇等危险动物。您放心,我们一定努力调查。”
  “你们录像呢?”唐海恼火了:“我要看监控。”
  “监控?”诸葛兰兰叫陈老头过来,查监控。


  陈老头带唐海、诸葛兰兰去了监控室,结果是,没有监控,电脑染病毒了。
  唐海很生气,骂骂咧咧了一阵,威胁了两句,就出去了。


  鸭子看我,会心的一笑。
  我也笑了。


  黄可板着脸,叫我过去。
  “怎么了?”我一进去,她就脸色关了办公室的门。
  “贾珍珍你知道去哪里了吗?”她问我。
  “不知道啊。”我说。
  “她不会不来的。”黄可说:“还有她们组的七个售楼小姐,居然一个也没有来。”
  “我也不知道。”我说。
  “你就会说不知道不知道,你干脆叫不知道好了。”黄可恼了:“徐大仙,你给我消失。”
  “那我消失好了。”我出门。
  “谁让你滚了。”黄可说:“给大娘锤锤背。”



  我过去,到她肩膀上,给她锤着。
  “你家是哪的?”黄可问我。
  “湘许。”我说。
  “什么破地方。”黄可说:“没听说过。”
  “现在你不是听说了。”我说。
  “你很刺啊。”黄可恼火了:“问你个问题。”
  “说吧。”我说。
  “谁天天去看病? ”黄可问。
  “糖尿病人呗。”我说:“还有一些慢性病。”
  “笨。”黄可说。
  “那是谁?”我问。
  “医生。”黄可皱了皱眉:“也不知道你怎么考进复旦的,简直是高分低能。”
  “抄呗。”我有点烦了。




 

[本帖最后由 xiyuruo 于 2010-5-29 10:06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51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51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5-29 10:27
  黄可让我出去,她说她想自己安静一会。
  我懒得理她,出去继续整理客户资料。


  区负责安全生产的过来了,检查我们的工地。
  诸葛兰兰向老板打了电话,老板叫一个李月华的工程师陪人家去,老板下午说从崇明回来。
  那佳看我,乐开了花。


  “乐什么?”我问她。
  “快当驸马了啊。”那佳说。
  “驸马?”我怎么没听明白。
  “你不觉得?”那佳说:“黄可会不会和老板有什么特殊关系?”
  “没有啊。”我说。
  “她销售业绩也一般,凭什么就取代贾珍珍当了销售总监?”那佳问我,“还有她对你的态度?”
  “这有什么。”我说:“说不定。。。。。。。”
  “说不定什么。”那佳说:“你真是读书读多读呆了啊。”
  “当然不是。”我说。
  “那你怎么想?”那佳问我。
  “我可不想一辈子呆上海。”我说:“现在我觉得,还是去政府当公务员比较好。中国的情况就是这样,必须进入官场,才在社会上有地位。”
  “你倒很有远大理想啊。”那佳好笑:“得了三万奖金,今晚去哪啊?”
  “去吃海鲜。”我说。
  “我们可不敢那么敲诈你了。”那佳说:“这样吧,就吃点湘菜吧。”
  “也行。”我说。



  说的时候,鸭子过来了,给我一张票,是孟庭苇演唱会的票。
  “哪的?”我问。
  “孟庭苇啊。”鸭子说:“孟庭苇、杨钰莹、甘萍,都是你的梦中情人。所以呢,我就搞来她演唱会的票了。”
  “你怎么搞的?”我很纳闷。
  “一个业主送的。”鸭子说:“原来帮她抓了个小偷。”
  “就一张?”我问。
  “两张。”鸭子说:“我也去。”
  “直接说你喜欢孟庭苇就好了呗”我好笑。



  “现在居然还有人喜欢孟庭苇啊。”许露嘉好笑:“你们看样子不象80后啊。”
  “我们是80后。”我提醒许露嘉。
  “我看不象。”许露嘉:“我怎么看你们象60年代的人,无论是穿着、言谈,还是行动。”
  “没办法。”我说:“乡下来的,就这点素质。”
  “你就埋汰我们吧。”许露嘉说:“徐大仙,如果你能帮我个忙,我送你F4的演唱会门票。”
  “F4是谁?”我没听过。
  “连红遍全球的F4也不知道?”许露嘉吓坏了:“别告诉我你还是唐朝人。”
  “我是山顶洞人。”我故意戕了她一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13:52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13:52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9473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