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28827个阅读者,70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9 19:29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七十八
  那两个女孩和我约好了在一家茶社见面,但是我和鹿妃在茶社等了半个小时,那两个女孩子还没来。
  我闲着无聊,就看茶社的装修了,这家茶社和特别,门市玻璃的,厚厚的防盗两公分厚的玻璃,中间嵌一个粉装玉砌的大美女,隔断、室内装修却都是竹子,有的是凤尾竹,有的是斑竹,还有的是毛竹,竹子藤蔓慢慢的搭下来,遮了大半个窗户,精巧的竹艺茶几,竹艺椅子,还有毛竹的茶杯,毛竹的茶壶,我真的很惊叹,这民间的工艺大师们想象力真是超级的丰富。
  鹿妃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出奇般的宁静。
  看我在哪手机拍照,鹿妃好笑:“你还真喜欢这里?”
  “我盖房子也要用很多竹子。”我说。
  “你有的是钱。”鹿妃说:“还不是想怎么盖就怎么盖。”
  “那不至于。”我说:“我哪里有那么多钱,就现在,三万多人的工资,怎么解决?”
  “你为老百姓牟利,谁会要你工资,你给了,人家以后问你要怎么办?”鹿妃好笑:“听说那钻头坏了,你请叫人炸好了,怕什么,不就是死几个人?这里人穷怕了,死几个人算什么?”
  “你怎么这么说呢?”我气极了:“这都是我的兄弟姐妹啊?”
  “我就不信。”鹿妃好笑:“你穷得上学只穿一件衣服,晚上洗,白天干的时候,有谁帮过你?噢,对了,许欣然帮过你,给过你几个馒头,几碗米饭。”
  “她?”我忽然想起来了,她一直就在上海,我一直也没有用她,就让她打杂,也真是的,对我有那么大恩惠的人,我怎么能忘了呢?


  我想了想,给上海的公司打了个电话。
  丛琳琳接住了,问什么事。
  我给她说了,赶紧让许欣然回来,回湘许。
  她啊,丛琳琳不以为然,她还在给我做饭呢,她做的湖南菜不错噢。
  你怎么能让她做饭?我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怎么了?丛琳琳说,是她主动要求的,之前她一直闲着,大家也不知道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所以也不敢用她,也不敢累她。
  你让她回湘许好了,我说。
  就这么说,丛琳琳问。
  对,我说,湘许的公司需要她。
  她会什么?丛琳琳简直不敢相信,除了会算数,其他什么都不会。
  她会写自己名字就行,我砰的一下挂了电话。


  发火的时候,那两个女孩子过来了。
  她们都是朴素的打扮,就是鸭绒衣,还都是那种老大老笨那种,市面上时兴的毛绒、妮子、鹅绒、坎肩,似乎都和她们没有任何缘分。她们的模样都很标致,眼神却似乎不是很乐意的样子,毕竟,这是很不好的事情。
  我向她们介绍了一下自己。
  她们也介绍了一下自己,一个是罗苏苏,一个是罗夜夜,她们是孪生姊妹,家里很穷,所以就被老爸卖给了一个赌博的,还好,那个赌徒有点良心,没有非礼她们,只是把她们放到了足浴中心,让她们干活还帐,现在帐还没有还完,又被卢海山给找过来了。


  你们还欠人多少钱?我问。
  几千块了,两个小姑娘对这点钱当然也不看在眼里,她们现在月薪也有三四千。
  那个事情,我顿了顿喉咙,你们知道了吧?
  是伺候一个老头,罗苏苏想了很久,才说。
  简单的说,我说,就是用你们学会的双阴玫瑰功, 让他感到很舒服。


  可是‥‥‥罗夜夜说,你确定这样就一定会成功吗?
  这个,她还真问住我了,万一牺牲了她们,那个福建人还因为有什么事,不签怎么办?


  她说的也有道理啊,鹿妃说,你真的很缺钱吗?
  缺,我说。
  缺多少?鹿妃问,是不是项目铺的太大了,上海有工地,这里又弄了个商贸城,同时又开工这么宽的公路?
  对,我说,房子销售不畅。
  这个房子有多少?鹿妃逼问我。
  四万平方米的上海次中心的商铺,我说,你说值多少吧?
  十个亿?鹿妃尖叫。
  没有,我说,五六个亿吧。


  怪不得你们这么用劲呢,鹿妃很是吃惊,还不惜动用处女,你可想好,她们是卢海山的人。
  我知道,我说。
  卢书记已经告诉我们了,罗苏苏说,我们以后归徐大仙的公司了,他会负责我们一切的。
  他?鹿妃说,你们等着好了,他会先非礼你们的。
  非礼?罗夜夜摇摇头,徐大仙的穴位有非常奇怪的气流,还有针灸的时候,好像有很强大的内生力量,我们简直不明白,这是什么能量。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9 20:13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七十九
  难道是异能量?鹿妃不知道。
  难道是暗物质?我也感到好笑,我可是从来没有想过,我身上会有什么东西啊。
  那可不好说,罗夜夜说,你身上有股很特殊的味道,这种味道或许你东西都无法感觉到,这种味道只有我们才能感受到。
  处男的味道,鹿妃好笑。
  不是,罗夜夜说,没有处男的味道。


  我们说话时候,丛琳琳打电话过来了,说公司账户上只剩四千万了,工人年终奖怎么办?那边公司有三十几号人呢。
  四千万,我头大,这钱连工地上的材料钱可能都不够了,更不说今年年底还贷款的事情,更可怕的是,上海的房子现在卖得还不是很火爆,由于三妹回来了,那边老爸在那里招呼着,生意不怎么样。


  “怎么样?”鹿妃说:“我们公司真的是很紧张,可能和这个客户有很大关系。”
  “我们牺牲点贞洁不值什么。”罗苏苏说:“那也需要时我们所珍爱的人,如果是大仙,我们不会说什么,如果是一些鄙夷的小人,我们觉得没那个必要。”
  “他如果真是那种色心很厉害的人,”罗夜夜说:“也应该找头牌小姐,而不是我们。”
  “你们在足浴城什么没做过?”鹿妃说话很是放肆。


  她的话太狠了,罗苏苏、罗夜夜都不愿意听了。
  “我们还是处女。”罗苏苏直接就顶了她。
  “我就不相信。”鹿妃话也够狠。
  “我们走了。”罗夜夜欲起身。


  “别。”我起身拦住了她们:“请你们看在卢书记的面子上,留下来好吗?”
  “看在卢书记面子上可以。”罗苏苏说:“我们也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可是你叫我们以后怎么在你那里呆?”罗夜夜问:“你能让我们干什么?”


  “你们会干什么?”鹿妃冷笑:“不就是伺候男人?”
  “你给我闭嘴。”我再也忍不住了:“姓鹿的,你再给我嚣张一下,我叫吴玛晟把你打个半残,死得悄无声息,你信不信?”
  “你敢?”鹿妃尽管口气还是很严厉,但是语气已经停顿下来了。


  “怎么样?”卢海山给我打了个电话,他已经和卢丝丝、叶凌一起到工地了,他没有想到,工地进展这么快,也没有想到,管副总理那个老家伙,身体还是那么硬朗,更可怕的是,那个老头子,居然还不服输,下五子棋连输了十几盘,还耍赖。
  你不让让人家?我说。
  怎么让?卢海山说,我给管副总理说了,赶紧来湘许,管管你那个神经病老爹,就喜欢往大山窝子里钻,不怕送命。
  你还什么都敢说啊,我说。
  当然,卢海山说,大仙,你可真是仙气逼人啊,连着山,也都被你征服了。
  怎么就征服了?我叹了口气,现在不就卡在那里了。
  湘许工学院的人马上就要过来了,卢海山说,我已经请了清华大学的教授过来。
  这怎么劳烦得起?我说。
  你为了家乡,什么都不顾,卢海山说,这点算什么。
  我笑了笑,说麻烦卢书记了。


  怎么?罗苏苏吃惊,你要这钱,是为了修路。
  对,我说。
  修路?罗苏苏说,你是说宁海乡的路吗?
  我点点头。


  我家是宁武乡的,罗苏苏说,和宁海乡挨着。
  是吗?我说,路修好了,你们家乡的土特产也可以运出去了。
  是啊,罗苏苏说,花了多少了?
  几个亿了吧,鹿妃故意夸大其辞,这全是别人垫的钱。


  罗苏苏看我,那眼神似乎有了点崇敬。
  罗夜夜还是有点儿不信,有这么傻的人吗?


  我给黄可打了打电话,问她们签得怎么样了?
  没有,黄可说,那个人现在和他老婆打电话呢,他老婆想经营一个物业。
  是吗?我说,她想在哪里买商铺啊?
  他老婆想在广州买铺子,黄可说,那里的铺子是她同学开发的。
  什么?我头几乎一晕。


  也许是好几天没有睡好的缘故,也许是操心上海公司的缘故,我真没料到,自己居然这么虚弱,一下子就倒了。
  好像是又到了那个深深的山道里,好像见到一个异常美丽的女子:方离柳坞,乍出花房.但行处,鸟惊庭树,将到时,
  影度回廊.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
  听环佩之铿锵.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
  齿含香.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珠翠之辉辉兮,满
  额鹅黄.出没花间兮,宜嗔宜喜,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
  蛾眉颦笑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羡彼
  之良质兮,冰清玉润,羡彼之华服兮,闪灼文章.爱彼之貌
  容兮,香培玉琢,美彼之态度兮,凤翥龙翔.其素若何,
  春梅绽雪.其洁若何,秋菊被霜.其静若何,松生空谷.
  其艳若何,霞映澄塘.其文若何,龙游曲沼.其神若何,月
  射寒江.应惭西子,实愧王嫱.奇矣哉,生于孰地,来自
  何方,信矣乎,瑶池不二,紫府无双.果何人哉?如斯之
  美也!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9 20:46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八十
  那个女子看了看我,似乎是很疑惑似的:“怎么是你哪?”
  “难道不是我吗?”我觉得挺好笑的:“这个仙洞就在我家底下,难道不是我的,会是谁的?”
  “这个仙洞,本是有仙气的人的。”那个女子说:“你又仙气吗?”
  “我不是叫徐大仙吗?”我说。
  “徐大仙?”那个女子迟疑了一下,“我去查查典籍,看是不是你?”


  她去查典籍了,许久都不回来。
  我有点头晕,想瞌睡,不知道为什么,哪里吹来了一阵香风。
  我吃惊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里面了,罗苏苏、罗夜夜、鹿妃几个人都在身边。


  “吓死我了。”鹿妃说:“我还以为你真会有事呢,幸好医生说了,说你只是劳累过度,此外,有点压力太大了。”
  “那事。”罗苏苏点了点头,“我们想了想,答应了。”
  “是吗?”我显然是惊喜。


  正想说什么,电话响了。
  “大仙,怎么样?”黄可着急的问我:“鹿妃说你晕倒了,现在是不是在医院?”
  “别问我。”我说:“我没事,合同呢?”
  “合同已经签过了。”黄可叹了口气:“他说六个亿一下他能做主张,超过六个亿他就不考虑了,我本想请示你,但鹿妃说你晕倒了还不知道怎么样,我就先签了,真对不起啊,你看,他还只肯先打三个亿,说剩下三个亿分期打。”
  “可是我们上海的房子还停工呢。”我说。
  “那怎么办?”黄可问。
  “他现在在做什么?”我问。
  “现在在那里爽呢。”黄可说:“两个小姐,本来想叫四个的,听你的,怕玩得过火了,所以不敢叫太多,这会估计睡了。“
  “三个亿打了吗?”我问。
  “已经打过了。”黄可说:“丛琳琳查过了。”


  正说着,田思丹、三妹、四妹已经进屋了,买了很多补品,什么银耳、鹿茸、人参、灵芝、冬虫夏草,什么贵什么稀罕买什么。
  “我有病入膏肓吗?”我头晕。
  “我们担心嘛。”三妹说:“你如果垮了,我们大家也都跟着完了。”
  “那怎么至于?”我说。


  “那难弄的地方。”田思丹叹了口气:“要不就用炸药算了,这也是正常的挖隧道的方法,我们还是赶紧回上海,去解决那边的事情吧。”
  “是啊。”三妹也说:“上海那边毕竟是我们的主战场,那个福建人的另外三个亿,还指望我们的施工进度呢,如果三月份主体工程完不成,他也不会给那三个亿。”


  “他老婆不是让他买广州的商铺么?”我说。
  “我让黄可问了。”田思丹说:“那里商铺设计太糗了,哪里有我们设计的奢华气派啊,全暮窗的玻璃,一看就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这都不说,单单我们的立体停车场,就是全上海独一家,就这些,我估计我们的胜算就有七成了。”
  “那也不可掉以轻心。”我对三妹说:“你们尽快获取他电脑里的东西,看看他老婆究竟什么心思,给他出几招对付他老婆的办法。”
  “YES ,SIR。”三妹的反应够快的了。


  “她们是?”田思丹看忽然多了两个女孩子。
  “她们是卢书记的人。”我想了想:“按摩的功夫很好,吴玛睿、吴玛晟现在元气大伤,需要她们的功夫。”
  “我看不是她们元气大伤,是你元气大伤吧。”田思丹什么都知道,好在她也不是很在意这些。


  我出了院,和田思丹、鹿妃一起到了工地,三妹、四妹、罗苏苏、罗夜夜暂时去了我家,女人太多了,也是太招摇的事情。
  工地上还是热火潮天的一遍景象,很多人还在工地干着,已经有一段路铺出来了,约莫是两公里的样子,一百二十米,整整齐齐的,像是个学校的大操场,那么宽,那么阔,估计当飞机场也可以。


  管老头子已经去休息了,他这几天看工地,又在这山里采蘑菇,还在山里找兰花,和周伯通似的,简直就是个疯子。
  卢海山当然忙了,又是和老军人们交谈的,又是勉励卢丝丝和叶凌的,又是解决技术问题的,又是和乡亲们介绍外面世界的,大家看这么一个党和国家领导人肯到这穷乡僻壤来,还肯帮我这么一个毛头小子,都不敢相信,我们徐家的祖坟什么时候冒烟了,有这么个大领导肯帮我。
  我也知道卢海山是为什么而来,既然他喜欢来,就来好了,这终究是个好事,那个大山洞,我是没有勇气再进第二次,来个人陪陪也好。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0 00:53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八十一
  丛琳琳给我打电话了,主要是给区里的规划局、公安局、卫生局、文化局送钱之类的,规划局公安局建委也就罢了,怎么卫生局也要送钱啊,我就想不通。
  是这样,丛琳琳说,我们这么大一家公司,是要负责门前的路面整洁的,还有周边的卫生片,还有我们的生活垃圾,成堆的建筑垃圾,不孝敬点,谁给你打扫啊,就说门口的清洁工吧,钱拿得少,干活图省事,根本就没好好干,把垃圾什么一弄就弄到下水道里面去了,这可好,一下子就把大粪什么都淤出来了,整得售楼部门口都是臭烘烘的。还有那文化局,也够气蛋了,弄了个什么查错别字活动,还真的在楼盘介绍说明里头挑出了不少语法、别字错误,还在《新民晚报》上写了一篇杂文,好好糗了糗我们公司。
  什么?我狂晕,还有这事?
  怎么办?丛琳琳没主意了。
  这样吧,我说,我一会给你回过去。


  正郁闷,黄可进来了,说卢海山一会就来我们家里了,准备看那个山洞。
  让他看好了,我说,他此行主要目的就是这个了。
  愁什么呢?黄可问我。
  上海那边出事了,我说,建筑工地有个工人被砸了,现在还在医院,娘嬉皮,就连环卫工也把垃圾堵下水道,弄得我们售楼部门口全是粪,一天都没有客人。还有谁,不知道怎么搞的,搞了个查错别字活动,在我们的楼书里找了很多语法错误,还上了新民晚报,真他娘的见鬼了。
  这恐怕是不是对面那个售楼部搞出来的?黄可懵的说。
  对面是什么盘?我问。
  我们是桃花源,她们是雅典娜。
  桃花源就桃花源呗,我好气愤,和雅典娜什么关系,大家吃的都是房子这碗饭,我们吃我们他,她们吃她们的好了。
  不是那么回事,黄可解释说,她们老板最早要拿下桃花源的,毕竟价格不贵,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你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就把这么好的生意抢走了,她们一直很气愤,这是其一,其二呢,就是你一来,就又修了新路,还拆迁得如此顺利,她们老板呢,好像是想好又把她给甩了,所以她很生气。
  她是男式女?我问。
  一个三十六七的老女人吧,黄可说,一直没结婚,但是好像有个男孩。
  这是个什么女人?我挺烦的,不会那个工人的事也是她搞的吧?
  那我就不知道了,黄可说。
  那几个政府机关怎么办呢?我问她。
  给那些政府机关送礼啊,黄可想了想,里头道道可就多了。
  讲讲,我说。
  首先呢,你不能送得太少,太少了让人瞧不起,嫌你小气,明年肯定给你小鞋穿。二呢,就是不要直接送钱,送钱也不能送得太明目张胆,白天不能去,晚上不能去,人家都睡了,要送就得六点到八点,黄昏时候去,这个时候大家都在饭点,谁不饿啊,谁还有心思传八卦搞小动作呢,三呢,就是多去转转,转转要两男一女去,一个漂亮女孩去呢,难免会吃亏,上海那公务员,在家是孙子,见了外面女人都恨不咬一口。所以呢,要一男一女搭配,不然那狗日的就想楷油了。四呢,就是一次也不能送得多,节日嘛,就是意思意思,混个脸熟了,你送得多不见得好,有那贪心的,就惦记上你了,看你送的多,反而找你的茬多,如果有关系呢,不妨提一提,叫他知道,你是有背景的人,之所以给你送礼呢,只不过是看得起你而已。五呢,就是送正职,送主要的几个人,送管事的,大鬼打发了,小鬼笑笑就行了,真要有事,说话有用的还是那些大鬼。六呢,就是钱少送,多送什么购物券,什么卡啊,看上去很值钱,其实不贵,达到少花钱、多办事的效果,特别是一些美容院的美容卡,标十万,买才一万,就是哄那些当官的太太,让她们天天做美容,一是有压力感,二也不会去抓奸。七呢,就是送女领导礼物呢,还要注意多夸她们几句,叫她们以为是公主,这样的话,就是你送的礼物不怎么贵重,人家也觉得你这李伟贵重了。
  不会吧,我吓傻了,你以前怎么弄的?
  就是送钱啊,黄可说,和现在不一样,那个时候,钞票还是很管用的。
  他们收不收?我问。
  开始的时候当然不收啊,也就是做做样子,你坚持的话,他们收得都是理所当然。
  还有这种人,我晕。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8-10 08:19  金钱  +15   好帖
王大三   2011-8-10 08:19  魅力  +15   好帖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0 07:53
  再读,再支持。




----------------------------------------------
人生能有几回博?此时不博何时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0 08:19
  继续加油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0 23:17
离结局还有多远啊?辛苦!加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1 00:35
  估计很长吧,毕竟才开始,主人公卓尔不群的想法和为老百姓做事的理念,还有和其他人不同的构想还没有出来,大家也看出来来了,这本书主要是徐大仙为其家族,到逐渐的在仕途有所发展,但是,阻拦他仕途发展的黄飞龙等人还没有真正和他对抗,还有他还没有开始治理湘许,所以这部小说的最终长度必然会超越官气,但是鄙人水平有限,所以要多学习学习别人的小说,在小说的语言、情节的设置上好好下功夫。
  估计是一千多万字,可能要写二十年吧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1 19:31
晕~~~~~~这不是坑我吗,二十年后老眼昏花的还看个~~~~~~!还是加把油争取在今年内搞定吧!就当是造福人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1 21:12
  忠实读者,盼




----------------------------------------------
说自己想说的话,写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1 21:48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八十二
  哪有那么多赤裸裸的人啊,黄可说,除非是那种很没有修养,或者说是很贪婪的那部分人,这些人倒还好对付了,最怕的是那种说收又口上说不收,你不找个很好的媒介他还不理睬的那种。
  很正义的官员多吗?我问。
  我没见过,黄可说,鹿书记算是,你也是一个。
  我连个官都不是呢,我说。
  你当官也是个好官,黄可说,谁给你送礼都不会收。
  那当然,我说,我又不指望这些。
  哼,黄可冷笑。


  “你笑什么?”我问。
  “你知道最大的奸商是什么吗?”黄可问。
  “不知道。”我说。
  “最大的奸商是官商。”黄可说。
  “那和我什么关系?”我说。
  “最大的奸商就是你这种,当了官,还有几个女人为你经商的奸商,湘许最大的官商。”黄可说。
  “我怎么是最大呢?”我好笑。
  “差不多了。”黄可冷笑:“湘许能够在上海经营有那么大一片产业的,估计就是你了,我爸爸如今也瘫痪了,估计也快不行 了,我弟弟现在又是烂泥扶不上墙我, 估摸着,我爸爸那几千亩地,早晚也都是你的。”
  “你这么为我着想啊?”我冷笑。
  “当然。”黄可说:“现在我算是知道了,我是没有办法和你比了,现在卢海山已经成了你的大靠山了,你又救了管副总理老爸恩人的命,连线都牵到副总理那里去了,你还这么为老百姓勤勤恳恳的做事情,我真怀疑,你除了色,别的还真没什么毛病了。”
  “和这有什么关系?”我说:“你不色吗?”
  “现在我敢吗?”黄可说:“除非我不要命。”


  我哼了一声,给丛琳琳回了个电话,让她先打点红包,各家给点,税务、工商,几个重要单位她自己斟酌着多给点。
  丛琳琳说知道,她就是想问重要单位给多少?
  你看是多少?我问。
  十万,丛琳琳说。


  太多了,黄可直接否决了。
  谁说话呢?丛琳琳很不高兴。
  三万就够了,黄可说。
  就按她说的来吧,我说。
  什么年代了,丛琳琳很不高兴,三万还拿得出手吗?
  还有你自己拿二十万吧,我说,要怀孩子,该花的钱别怎么吝啬,回来你再给我交账吧。
  真的,丛琳琳也是惊喜。
  就二十万啊,我提醒她。
  YES,丛琳琳尖叫起来。


  “你怎么这么大方,一次给她二十万?”黄可很是不满意。
  “还是给她吧。”我说:“要生孩子的女人了,顺着点,再说这一段也没有给过她零花钱,她这么贪婪,也应该很清楚,进入不到我的核心层了。”
  “你是说那几件薄纱衣?”黄可似乎明白点什么:“她故意说十万,你是知道的,她中间想落点。”
  “落就落吧。”我说:“有很多事情,点到为止就算了,她还是很忠于我的。如果一点好处也不给人家,人心将来时会变的。”
  “那就随你好了。”黄可叹了口气:“对我可没那么大方。”
  “是吗?”我好笑:“我们之间斗的次数不少吧,你和你老爸想杀我也不是一回。”
  “那你还与狼共舞?”黄可气坏了。
  “怕就不和你在一起了。”我好笑:“你觉得就你现在的情况,你还能翻几条 浪?”
  “我浪死你。”黄可气坏了,把我举起来,就要解开我的玉剑。


  正有点着急,吴玛晟来了,说卢海山过来了。
  卢海山是一个人来我家的,也没带卢丝丝和叶凌,连随身的秘书什么都没带,爬了两个小土坡,就到我家里来了。
  见卢海山来了,田思丹、贾珍珍、黄可赶紧就给他泡茶,又给他上了点水果。
  倒是我,和卢海山熟了,招呼卢海山坐。


  卢海山到我家四处看了看,就是普通的四层楼,有十几二十几个房间,我大哥、二哥,大姐、二姐,别的没有什么情况。
  卢海山转了转,回到了客厅,客厅连个沙发也没有,就是有点竹凳子,卢海山不讲究,就坐竹凳子上,点了一支烟。
  卢海山给我,我不会抽。


  “大仙。”卢海山问了起来:“那个隧道你打算怎么办?”
  “工学院的人来了吗?”我问。
  “没有。”卢海山说:“后天,他们在美国。”
  “我觉得这好像是个好事。”我说:“就是考验我意志的一次小考验,看我究竟是不是把乡亲们的性命当成自己的性命。”
  “考验?”卢海山似乎很感兴趣。
  “对,考验。”我说:“这个事呢,可大可小,对于搞工程或者是当领导人的人来说,或许死个把人,在有的人看来是无所谓的,可是在我看来,哪怕就是死一个人,也是天大的事情。只要是我阵营里的人,我绝对不允许死一个。”
  “你这是在批评主席了。”卢海山吐了个烟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8-12 20:42  金钱  +12   好帖
王大三   2011-8-12 20:42  魅力  +12   好帖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2 20:43
  继续支持一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3 14:05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八十三
  “主席有什么批评不得的。”我说:“文化大革命,应该说主席是很不理智的行动。至少,刘少奇不该死得那么冤,我党历史上最大的冤案确是我党的主要领袖制造的,更为可悲的是,居然只有一个人投了反对票。
  无论有多少理由,无论有多少原因,刘少奇都不应该被开除出党,更不应该背负叛徒、工贼、内奸的骂名,这是最起码的人性和道义,到人性和道义被抹杀的时候,这个伟大的人物,其伟大也是打折扣的。
  我常常想起朱元璋,这个号称是农民皇帝的人物,他和刘邦其实差得很远,刘邦是个流氓,也诛杀了功臣,确实不错,但是韩信还是吕后所杀的,但是某位领导人,其部分做法,确实很令人寒心。”
  “你说的确有道理。”卢海山说:“但是你也知道,这是历史,历史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
  包括陈副局长,你想过没有,照你这样的发展速度,迟早有一天他会落到你手里,你准备怎么收拾他呢?”
  “他现在已经是副县级干部了啊。”我说:“我还只是个科员。”
  “他肯定会落到你手里。”卢海山说:“管副总理已经和我打过电话了,他劝我把他老子给弄回去,担心在这个山窝窝里有危险。”
  “是吗?”我说:“这是大事。”
  “你知道管副总理的父亲说怎么才肯回去吗?”卢海山忽然问。
  “不知道。”我摇摇头,这我是真的不知道。
  “管副总理的父亲说了,那两万亩地的手续不办,他就不回去,他把那两万亩地发给了管副总理,还有视频带,就是荒地,用这些荒地做开发,对于宁海来说,是大大的划算了,就是这块地将来增值怎么样,这是什么地啊,这是荒地。”
  “那两万亩地确实是荒地。”我说:“我仔细看过了,如果不是做工业用途,真还找不到别的用途,有很大一块就是石头山,还有的就是野兽,或者就纯粹是荒山,连林权都无法保障。”
  “这开发成本很高啊。”卢海山说:“你想用来做住宅的话,成本将是天文数字。”
  “这个我知道。”我说:“可是我不要这地,我亏损面会更大,那更是一个天文数字。”
  “那你有没有想过要别的市区里值钱的地?”卢海山说:“湘许还有一千亩地要转让,你可以考虑一下。”
  “一个亿?”我问。
  “估计要。”卢海山说:“但是那块地好像靠近你开发的公路,对你来说更有用处。”
  “我还是考虑要上海的地。”我说:“上海的房地产价值远远超过湘许。”
  “这个我可以帮你忙。”卢海山说:“你已经帮我生了一个孙子,这个忙我完全可以帮你。”
  “这点小忙。”我并不看在眼里。


  田思丹朝我招了招手,我和卢海山打了个招呼,先出来。
  “怎么了?”我问。
  “你大哥现在借来了钻机,钻了好几天打不开后边的门。”田思丹说:“怎么办,制止他吗?”
  “他怎么那么无耻啊。”我说。
  “那怎么办?”田思丹问。
  “只能制止了。”我说:“一会我们进去的时候,让他也进来,他如果能受得了就让他进。”
  “还有。”田思丹说:“你大姐找了个对象,是市公安局的一个民警。”
  “这没什么啊?”我说。
  “但是三妹发现,那个人就是陈副局长的心腹。”田思丹说:“是陆书记聊的时候告诉三妹的,看三妹怎么告诉你。三妹不好说,就告诉了我。”
  “我大姐什么人找不好。”我气坏了:“非找那样的人。”
  “可你大姐迷上了。”田思丹说:“她比我还大,我怎么制止她啊?”
  “哎呀。”我急死了:“算了,你还是先交吴玛晟、吴玛睿、你、罗苏苏、罗夜夜,几个人,一起准备去那个山洞。”
  “其他人呢?”田思丹问。
  “看守山洞。”我说。
  “可是。”田思丹劝我:“万一你大哥带人硬闯呢?”
  “那个山洞有灵性。”我说:“他是进不来的,除了我,我们家的其他人,估计只有和我心灵相通的才能进去,别的人进不去。”
  “可是你父母?”田思丹说。
  “她们受不了里面的寒气。”我说:“你想过没有,那里面还有危险,不是一般人都可以进去的,那个山洞,我怀疑有很多故事,可能和我的名字,和你的匕首有关。”
  “我的匕首?”田思丹说:“是我一个要好的姐妹给我的啊,没有特别的啊。”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3 14:47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八十四
  “那个小姐妹还在吗?”我忽然感到,田思丹说的那个小姐妹,可能和这个洞的故事有缘。
  “其实也不是什么小姐妹。”田思丹说:“你知道吗?就是我在医院有一次流产的时候,看一个女孩在那哭,她妈妈好像是得了重病了,欠了五六十万,但是现在还要做手术,需要三十多万,现在实在是借不来了,恳请医生用药,但是医生说没有钱就不治。我一看那女孩,感觉很亲切的,正好我也觉得自己可能有钱了嘛,就拿了一百万给那个女孩,让她自己去银行取,那个女孩很吃惊的看我,都不敢相信有人肯救她妈妈。然后她取了钱以后,就打听到我的病房,给了我一把小匕首,然后我就出院了,也再没打听过她。”
  “一百万买一个匕首?”我晕:“你可真大方。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田思丹说:“更何况,那个女孩子真的很可怜。”
  “你可真有钱。”我说。
  “其实那钱我真的不想拿。”田思丹说:“但是有时候也是物质的虚荣惯坏了自己,我只是想上岸,只是想找个可以托付一生的男人。”
  “往事就不再说了。”我说。


  说的时候,卢海山也出来了,问我们怎么了。
  “没什么。”我说:“你身体现在究竟怎么样?那个山洞里有几万只老鼠,蝙蝠,还有几千条蛇,我真担心你身体。”
  “这个不妨事。”卢海山说:“我就是捕蛇能手。”
  “那我们就走吧。”我说:“你还是多穿点。”
  “那个轻纱?”田思丹问。
  “给卢书记拿一件。”我说。
  “女人衣服。”卢海山还不愿意。
  “到了那里面就很难说了。”我说:“如果你不是身体特别好,我真的不能让你进。”


  卢海山、田思丹、吴玛晟、吴玛睿、罗苏苏、罗夜夜,几个人,一起到了山洞口,三妹也想进去,我说你这次就算了,下次有机会进,我们人太多不好。
  “我就进去好了。”三妹撒娇。
  “我也进去。”黄可说。
  “那谁看门?”我急了。
  “我看。”四妹说:“还有二姐呢。”
  “那也行吧。”我说:“你们可看好了。”


  大哥还在那里试钻,钻头已经打烂一地了,旁边那个人似乎是他的伙计,也帮着钻呢。
  “大哥。”我过去:“你还钻啊。”
  “我就不信钻不进去。”大哥说。
  “你已经钻坏了三十六个钻头了。”那人说:“已经欠我五千块了啊。”
  “里面的宝藏至少值一千万,一进去都是我们的。”大哥说。
  我叫田思丹拿了五千,给了旁边那个人。
  “我帮他钻了十天,一天工钱一百。”那个人很是无耻。
  “你快滚啊。”田思丹说:“再不走连这五千也没了。”


  “哪里有五千?”大哥气了:“就两千多,一个钻头一百块。”
  那人看势不妙,自己先走了。


  “你进去吗?”我问大哥。
  “进。”大哥毫不犹豫的说。
  “那你进来吧。”我说:“如果出了什么事情,可别怪我没有提前和你说啊。”
  “大哥。”二哥过来了:“你别进来,这里面是有一些机关了,估计只有老三有这个缘分,你是没有这个缘分的。”
  “那怎么外人也能进呢?”大哥说。
  “缘分是上辈子注定的。”二哥说。
  “我不管。”大哥说:“我是老大,我一定要进。”
  “那你进好了。”我说:“把咱妈叫来。”


  二哥把我妈叫过来了,我妈骂了大哥一顿,大哥仍然不信,仍然要进。
  我没办法,给老爸打电话。
  老爸还是向大哥,说他说的也有道理啊,再说了,他怎么也是我大哥,做三的让让大的,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我很是生气,但是不敢说什么。


  我拿着匕首,想挑开门。
  怪事情出现了,上次像苹果很好削的石头,这次却硬得跟铁似的。
  我试了很多次,都开不开。


  “大哥。”三妹急了:“看你办的好事。”
  “这和我什么关系。”大哥说:“门开不开很正常,要是那么容易就开开了,怎么就是宝藏呢。就像那个洞,为什么以前别人就掉不进去,就三弟,就那么邪门,怎么就他进去了呢?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人和人还是不一样的。这还说明,说明这个洞是仙洞,不是什么人,什么时候想进就能进去的。
  对不对?”大哥得意的说。
  “这怎么可能?”四妹说:“哪有那么可能的事情呢?“世界上玩玄的太多了,哪有那么玄的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8-13 17:47  金钱  +12   奖励
王大三   2011-8-13 17:47  魅力  +12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3 17:48
  很平常的两个章节,已阅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3 21:16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八十五
  “你看观音手指的方向。”三妹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
  我顺着观音的无名指所指的方向看了看,在一缕阳光的照耀下,那个指头好像指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那是那块岩石像一块石瘤的地方,那石瘤似乎很奇怪,好像是一个木头桩子,也似乎是人的胃馕,结构甚是特殊。
  “观音什么也没有指啊。”大哥看了半天,什么也没明白。
  “这个无名指指的是一块石瘤。”我说。
  “无名指?”大哥很是好笑:“一般手指都是靠食指或者是中指,你怎么喜欢看人家无名指?”
  “这有讲究。”我说:“你不知道,道家讲究的是无名,无名才可以争天下之名。道德经里云‘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所以,道家讲究的就是这个,以无名来争天下之名,无即是有,有即是无。”
  “你还不如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呢。”大哥很是生气:“空空色色、以至无穷。”
  “你怎么这么说呢。”三妹生气了:“这个山洞是属于三哥的,你乱说什么,扰乱视听。”
  “我扰乱视听。”大哥更是生气了:“我是大哥哎,我电大古文考了一百分哎,他小三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卖弄。”
  “你怎么这么说呢,”三妹生气了:“你现在的文学功底,还有古文功底,是你高,还是三哥高?”
  “唉。”大哥生气了:“我们家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做大哥的尊严和说法的份呢,简直是岂有此理。”
  “你刚刚说什么?”我问大哥:“是不是空空色色,以至无穷。”
  “好话不说二遍。”大哥很是骄傲。


  我懒得理他,看了看那个石瘤旋转的方向,好像是和观音无名指的指纹有点像,石瘤最后旋转的地方,又指向一个小点。
  那个小点式钨黑色的,似乎在告诉我什么。
  我拿起田思丹给我的匕首,点了点那个钨黑色的小点,那个小点似乎吱了一声,一阵阵寒气袭来,大哥居然一下子被寒气吹倒了。
  吴玛晟、吴玛睿似乎很是享受的样子,居然到门口去享受那阵风了。
  那阵风真的很奇怪,说冷吧,也不是很冷,但是那冷气似乎是从脚底灌过来似的,似乎一下子就冲到你的血管里,好像整个血管流的不是血,而是冰,似乎血管一下子凝固了,而你呢,也无法动弹了。
  我还好,毕竟穿轻纱,三妹、四妹穿的也是轻纱,也没有什么,卢海山虽然也穿了轻纱,可是这回脚底板已经发冷了,罗苏苏、罗夜夜看卢海山似乎牙都在打颤,似乎一下子冰得受不了似的,那样子,好像就是发帕金森综合症似的,开始摇晃。


  “卢书记。”我急忙过去:“行不行?”
  “我有点缺氧。”卢书记有点发颤。
  看卢书记不舒服,吴玛晟立即过来,直接脱了卢书记的鞋子,给他发功。
  卢海山似乎很是受用的样子,神情漾漾的,过了一会儿,他的眉毛开始舒开了,眼神似乎明亮了几分,又过了好一会儿,全身的血管似乎张开了,整个人又恢复了神气。
  大哥就不行了,整个人就躺那,吴玛睿给他输了半天功,他还是在不停的发颤,那样子,就好像是中风早期,嘴不停的打哆嗦,那样子,就像是快傻了似的,有点痴呆的迹象。


  “大哥麻烦了。”三妹说。
  “怎么办?”二哥问我。
  “他是不是以前住过医院?”吴玛睿忽然问。
  “是啊。”二哥说:“他以前得过一场风寒,现在看样子,好像是风寒会患了。”
  “是不是?”我说:“他好像小时候是不是得过什么神经方面的问题呢?”
  “没有。”我妈很生气的说:“你怎么这么说你大哥呢?”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着急了。
  “真是的。”田思丹说:“本来大仙就没有让他大哥过来啊,他大哥非要过来,非要闯这个祸,要不是他非要来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你是谁?”我妈生气了:“你不来,我们家会有这样的事情吗?”
  “这和思丹没有关系。”我说:“大哥纯粹就是咎由自取,不该他来的地方,他就非要来,妈,你还惯着他吗?”
  “这……”我妈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们居然有这个念头。”大哥生气极了:“连你大哥也不管了吗?”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3 21:45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八十七
  “谁不管你了。”吴玛睿生气极了:“不是你惹的事情,我们会不会这么麻烦呢?”
  “我这么麻烦你们了?”大哥说:“我有手有脚,我会读书,会干活,会赚钱。”
  “你有手有脚。”我说:“你有脑子没有,你生什么无缘无故的嫉妒心,你生什么无缘无故的气,你就是老大,可是你尽到老大的责任吗?
  不说老大的责任了,就是你应该做的事情,不给我们添麻烦,做你该做的事情,为什么你连自己的老婆也找不到,为什么你现在连房子也盖不起来。”
  “你说你现在有点钱了。”大哥说:“是不是瞧不起我们了呢?”
  “你……”我气得说不出来:“我有瞧不起你吗?”
  “你就是瞧不起我。”大哥更气了:“这个山洞,既然是在我们家下面,理所当然,也应该由我来继承。”
  “是吗?”我说:“既然你很想知道这个山洞是不是属于你,那么,你就下去看看。”
  “可是你已经没有命了。”二哥说:“三弟说的事情是对的,大哥,你非要往下去,你会知道一切的。”
  “你没下去就怎么知道呢?”大哥很是生气。
  “我看出来了。”二哥说:“三弟分明就有这个缘分啊,很简单啊,你看看那个山洞,你看看那把宝剑,还有那个隧道,你看看,是不是,你用了那么长时间,你怎么就进不去呢?你看看,三弟来用多长时间,就捂到了这么多东西,就很快找到了应该找的地方,我想,只有真正属于他的这个山洞,这个归属于他的山洞,这和这个山洞在谁家里没有任何关系,也和你是不是老大没有任何关系。
  大哥,你这是咎由自取啊,你根本就没有这个缘分,你根本就没有驾驭这个山洞的能力,更何况,你现在还处在危险期,你怎么这么嚣张啊?”
  “老大。”老妈也终于恼了:“老大,你嘴就不能老实点呢?”


  众人说的时候,罗苏苏忽然冲了过来,给了大哥的头上忽然来了一掌。
  罗苏苏的拳头似乎很重,打到了大哥的某个穴位上。吴玛睿很是不解,想阻拦,但是吴玛晟阻挡了她。罗苏苏、罗夜夜两个人开始用一些手法,包括推拿,还有按摩的技法,还有泰式的技法,开始把大哥往上、往下的按摩,大哥开始“啊、噢、咦、呀”的喊叫。
  大家嗓子眼都悬着的时候,大哥被罗苏苏放下来了,也生龙活虎,似乎一点事也没有。


  “噢。”大家终于长长的喘了一口气。
  “没事吧。”我扑了过去。
  “没有。”大哥说:“怎么我就像梦游了一样,好像就到了一个老鼠窝,然后我就出来了。”
  “老鼠窝?”我头晕:“里面难道已经别老鼠占领了?”
  “里面有老鼠吗?”三妹问。
  “有。”我说:“当我在山洞底部的时候,有一个老鼠陪伴我,但是到快到一个出口的时候,老鼠和我走了岔路了,然后我就出来了。”
  “是吗?”三妹忽然想起了什么:“真的是吗?那么我们进去很麻烦?”
  “不一定。”我说:“那个山洞很大,大得会让你很吃惊的。你也许想象不到,这个山洞里有很多故事,不仅有老鼠,但是也有老鼠的天敌。”
  “蛇?”三妹说。
  “可以这么说。”我说:“你还进去吗?”
  “进。”三妹胆子很大,一直就像个男孩。


  “卢书记,你哪?”我问卢海山。
  “我也进。”卢海山似乎不是很畏惧。
  “既然是这样。”我说:“我们走吧。”
  “不会有什么事情吧?”二哥说:“你们贸然就进去,卢书记可是中央领导啊。”
  “有事没事都要进。”我说:“我有种感觉,这次进山洞会告诉我们很多东西,也许,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时刻,对我们大家都是有利的。”
  “万一回不来呢?”老妈也很担心。
  “你们只要守好洞口就好了。”我说。
  “吃喝拉撒。”三妹忽然说。
  “我也不知道。”我说:“我基本没在里面拉过和撒过,回到地面也就很正常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这这么可能?”老妈说。
  “走吧。”田思丹也急了:“这么婆婆妈妈下去,什么也做不成了。”


  我带着匕首,先走一步。
  吴玛睿、吴玛晟、田思丹紧随着我,也都进来了。
  三妹好像没有跟进来,我们往里走了好一段,三妹、大哥都追了上来,他们和卢书记都拿了一把宝剑,我问怎么回事,三妹说老妈在观音像下面发现的,就赶紧给他们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3 22:07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八十八
  我们一路向上爬,路和我来的时候差不多,岩壁都有浅浅的光芒,似乎就是很淡的光线,溶溶的,有点像月光的样子,浅黄浅黄的,有点梨花颜色的光束。
  路还是很平整的,就像是青石板似的,一条路上可以容三四个人。
  路也很好走,好像是山区清晨湿润的空气,没有任何憋气或者是不畅快的感觉。
  路就是一条,走也不觉得累,岩壁两边我忽然发现,还有很多奇怪的壁画,有的是树木,有的是花卉,花卉又以木瓜、龙眼、景天等花卉居多,牡丹芍药这种很富贵的花倒是不多。
  大家一边看,一边聊。


  卢海山的体力真的很好,走了十几个小时,居然不觉得累。
  大哥到底是做过活的,脚力也很好,一直走着,看着岩壁的壁画,似乎绘得很美,也不知道是谁完成的这么浩大的工程,只是啧啧不停的称赞。


  “这些木瓜怎么和大哥小时候美术课上的画那么像啊?”三妹忽然尖叫。
  大哥有点吃惊,他仔细的看了看,忽然,眼瞪得比谁都大。
  我也看出来了,这一路岩壁上的画,就是和我小时侯在村口的石头上画的画真的很像。这些画,是我照木瓜临摹的,没有想到,居然也会出现在这个山洞里。
  这是谁刻的壁画呢?
  这个山洞,难道真的还有很多我没有发现的故事。
  卢海山只是很认真的看,并没有说什么。


  “思丹姐。”三妹忽然尖叫起来,她忽然发现了那个玉器雕刻的平台,那个平台,忽然出现了四个玉器的浮雕,浮雕的女子,玲珑剔透,芳香宜人,美丽无双,前凸后凹,艳丽异常。
  大家惊讶的发现,这四个女子,居然有百十米高,宛如四个仙子一样。
  大家吃惊的看着,其中最高的一位,居然和乔珍珍特别的像,那个最丰腴的女子,和贾珍珍特别的像,那个秀气的刺绣的女子,几乎就是田思丹的翻版,那个在看书的女子,就是丛琳琳。


  田思丹首先是最吃惊的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百米多高的玉器像,居然会在这么幽深的山洞里面。
  大哥仔细的看着,忽然,他看到山洞的顶,有个很巨大的男子的塑像,那个人正在桂花树下看书,那神情,那样子,就是我现在着古装的样子。
  上次我太匆忙了,还没有看到我自己的塑像,我自己的塑像就在四个女孩子塑像的对面,是新疆和田的凝脂玉塑造的,足足比四个女孩子的塑像还高了十几米,那比例,就和我与田思丹的身材比着差不多。


  最惊奇的是卢海山,他看到我和田凝脂玉塑像的神情,像是看到了神仙一样,居然看得很仔细,几乎没有一点表情。
  确实,那个在半空顶的塑像,就和我几乎是一摸一样的,连头发丝,连眼睫毛,几乎都没有任何的差异,就好像是我的蜡像似的。
  大哥一点也没有脾气了,坐在那里发呆。


  三妹倒是很欣喜,“大哥,你是真名天子。”
  “现在没有天子。”我忽然感觉什么:“你不能说这话。”
  “这话也没有什么啊。”三妹没有觉察什么。


  “你们看。”罗苏苏忽然发现了什么,从岩壁旁边的一个洞口,忽然出现了几百只吸血的蝙蝠。
  那蝙蝠都好像很大的样子,居然都是黄色的翅膀,吐着红红的舌头,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


  “上次你来的时候有吗?”三妹紧张的问。
  “上次我来的时候还没有啊。”我着急的说。
  “那怎么回事?”三妹气坏了:“我们来的人多,危险就越多吗?”
  “不对。”我说:“你说什么话,招来的。”
  “他们也能听懂人话?”三妹不相信。
  “有可能。”大哥说:“中国古代讲究的就是这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尤其像这种事情,你参悟参悟就可以了,是不能说出来的。”


  吴玛睿看那些蝙蝠,叫我们蒙住眼睛。
  三妹想问什么,大哥已经蒙住他的眼睛。
  卢海山的眼睛也被我蒙住了。


  吴玛睿开始放飞针,那针的速度好快,就只听见“簌簌”的声音,然后是婴儿般哭啼的声音,我们只听见周围一片惨叫。
  我想睁开眼,田思丹蒙住了我的眼。
  我不知道吴玛晟、吴玛睿是怎么弄的,好像她们也没有睁开眼,就是不停的飞什么东西。
  我好像感觉,我的血液,似乎在流淌什么,是从脚底,然后是大脑根部在飞翔什么,然后就是一片花蒙蒙的世界。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3 22:29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八十九
  我们睁开眼睛的时候,忽然发现,掉落下的就是一些乌黑的石头,这些石头,好像都是很硬的样子。我们几个人,都被砸住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石头颗粒很小,也就小米粒那么大吧,所以我们有点伤,但是不是很严重的样子。
  卢海山有点惨,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他和这个山洞关系不是很大的缘故吧,血流了出来。
  吴玛睿想用药,我忽然想起什么,将石头粉碾碎,敷到了卢海山的胳膊上。
  卢海山躺地上,罗苏苏给他按了按经脉,又给他检查了一下,看他一点事情也没有,这才点点头。


  “这怎么回事?”三妹问我。
  “我也不知道。”我说:“这个山洞好像刚刚暗示我什么,说是我遇到很大困难的时候才能来这里,也不是随时想来就来的。”
  “这说明什么?”三妹问。
  “这说明大哥的话还是有道理的。”我说:“这个山洞很神奇,既是我们家族的福地,也有很多奇异的地方,既然我们能够到这里,就是我们的福分,这些蝙蝠,说不定可以起很大的作用。”
  “这些颗粒。”吴玛睿想了想:“是不是就是我们下来的药材呢?”
  “有可能。”我说:“你们还是尽量的收集点吧。”
  “我什么也没有拿啊。”三妹说。
  “我拿了。”田思丹准备的有,她总觉得应该带点什么似的,就带了食品,还有一些塑料袋,还有两个带提拉的旅行袋。
  大哥也带了点,是老妈给的,我们进山需要的食品,还有脉动,可口可乐什么。


  “我们吃点什么。”大哥说。
  “不能吃。”我说:“这个山洞很神奇。既然我们来了,会给我们吃的东西,我们若是吃和这里不协调的东西,说不定会遇上什么不测。”
  “说的对。”三妹说:“三哥毕竟是来过这里的,从这个山洞来看,似乎就是为三哥和我们家族准备的,所以,还是按主人的吩咐来最好。”


  我们说的时候,田思丹忽然惊异的发现,她塑像那个地方,忽然涌出了许多泉水。
  她塑像的蜜道,是有衣服裹着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从那个地方,流起水来了。


  “怎么回事?”大哥着急的问。
  “糟了。”我感觉有点不好:“是不是外面下雨了?”
  “下雨怎么了?”大哥不觉得怎么样。
  “下雨为什么只思丹的身体流水呢?”我着急的说:“难道是要告诉我们什么?”
  “会不会是说。”田思丹有点吓晕了:“又会有什么出来?”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来,从另一条岔路上,出现了几千只老鼠。
  那些老鼠,似乎个子并不大, 与它们个子不相称的是,它们的牙似乎都很大,眼睛都很大。
  老鼠们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似乎要赶我们走。


  “上次老鼠不是还是你的朋友嘛?”大哥说。
  “这次不一样了。”我说。
  “几千只啊。”吴玛睿说:“我们的针是够了,可是万一再来几千只怎么办?”
  “不管了。”三妹说:“挡一阵是一阵吧。”


  老鼠们吱吱吱的叫着,一个领头的褐色的老鼠给我们指了指,让我们回去。
  “退吧。”大哥说:“它们人多。”
  “人多?”三妹好笑:“我们人少。”
  “要不回去吧。”卢海山说:“这个山洞,不是我们可以征服的。”


  “很好对付啊。”田思丹忽然说。
  “你有什么招?”我很奇怪:“难道你是猫,能吃老鼠吗?”
  “你发现老鼠中间有一些符号没?”田思丹似乎看出点什么,和吴玛睿说了说。


  吴玛睿笑了笑,猛地飞出针,朝那群鼠中一些方针的头鼠飞了十几个飞针。
  针飞得很快,那些老鼠,一个个顿时很快就倒在地上。


  领头的老鼠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一下子,仰头就倒地上。
  尽管还有几千只老鼠,但是我们身上都有蝙蝠的那些粉末,不知道为什么,它们就是不敢朝我们靠近了。
  那些老鼠窸窸窣窣的,还在那里吱吱吱叫唤了半天,但是过了好一阵,它们窸窸窣窣完了,就各自散去了。


  “把蝙蝠的碎末涂在我们身上。”我说:“在地上,平躺一会儿。”
  “地上凉。”大哥说。
  “这不是凉。”田思丹说:“可以治疗你身体的体寒、体虚,对你的身体绝对有好处。”


  她们几个人都照我说的做,吴玛晟、吴玛睿、田思丹给我来抹。我示意三妹,让她给大哥抹了很多蝙蝠流下的来的东西。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3 22:53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九十
  “我感到舒服很多。”卢海山说:“这好像是一种矿物质岩石,在温泉口附近的,可以治疗人的疾病。”
  “是啊。”三妹也想起来了:“就是,我也感觉就是这个东西。”
  “这好像是上古人们用来祭祀的一种岩石的粉末。”大哥也想起来了:“就是在屈原的诗里面也出现过的。”
  “也许。”我想了想:“但是这个岩石好像告诉我,说这个山洞似乎以前真的有人来过。”
  “肯定了。”大哥说:“不然怎么会有人工的精致的雕像呢?”
  “那是外星人?”三妹说:“就是现在人凿这么大的山洞,弄这么多的雕塑,这么远,还有这么多的奇花异草,还有那么多奇怪的岩石,也得几十个亿啊。”
  “几十个亿下不来。”卢海山说:“就我们走到这里,已经几十里地了,我们始终没有劳累,没有饥饿的感觉,这说明说明,这说明这个山洞是一个天然的、很先进的磁疗,或者是治疗的装置,里面有些生物,或者是动物,好像他们来到这里以后,想征服这里,把这里占领,但是没有办法。
  这么浩大的工程,这么严密的工程,我可以说,几乎得几百个亿。”
  “几百个亿?”大哥快疯了:“那些雕塑,证明什么?”
  “证明大仙确是大仙。”吴玛睿说:“我见大仙的时候,就觉得他好像是我命中的一个奇迹,只有追随他,才能够将我平生所学得以发挥,所以我在上海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追随他了,现在看来,这是正确的决定。”
  “看来老夫真的老了。”卢海山叹了口气:“徐大仙,确实是大仙啊,徐,代表的是一种漫长,一种煎熬,一种忍耐,只有将自己的脾气、性格、能力磨练到一种地步,才可以达到人们敬仰的程度,这,就是徐大仙三个字的含义。”


  众人议论着,忽然又看我。
  “怎么了?”我问。
  “怎么走?”田思丹问我。
  “往左吧。”我指了指那个三叉口。


  众人尾随着我,一起向左走。
  路边有很多类似兰草似的小白花,那花似乎很碎的样子,花蕊很小,有些花瓣,但是有的几乎看不见。
  还有一些黄色花蕊的大花,那些花的花瓣很大,有的比人的手掌还大,那些花的花序似乎也很独特,就像是∝、ひ、&的符号。


  几个人向下走,我喊了喊大家,让大家停下来。
  “怎么了?”三妹问我。
  “你试一下这些花。”我对吴玛睿说:“看看有没有毒。”
  吴玛睿拿的有银针,到花上试了试,没有毒。
  “给我摘一朵。”我说。
  吴玛睿给我摘了一朵,我闻了闻,开始吃花瓣,这花瓣很香,很清甜,似乎也是暖暖的,有点热气,也似乎是能量,似乎我周身都有花的香气。
  大哥见阵,也摘了好几朵,大口大口吃起来。
  “你不能吃。”我大声叫,可是已经不行了,大哥像是中毒似的,一下子躺地上。


  “赶快排毒。”我严厉的说。
  吴玛睿、吴玛晟果真是配合不错,一个赶紧给大哥要紧的穴位插上针,另一个人火速发功。
  她们发功的速度也很快,用的也很对地方,一会儿,大哥的口里吐了点黑血,又喝了点脉动,居然也没事了。
  大哥嘴还有点血,好像没全好。


  “他喝什么?”三妹问。
  “泉水。”我说。
  “泉水他不会不适应吧?”三妹说。
  “不会。”我说:“这是从思丹的蜜道里流出来的。”
  “你说什么啊。”思丹有点不太愿意了:“从我那里流出来的。”


  三妹将信将疑,还是把路边的泉水给大哥捧了一小口。
  我猜的果然没有错,大哥喝了点泉水,过了一会儿,果然一点事情也没有了,又神清气爽、生龙活虎。


  卢海山看那花,也想吃,但是不敢。
  我闻了闻他的身体,告诉他,他可以吃叶子。
  “我们呢?”田思丹问我。
  “你们只能吃花蕊。”我说:“花瓣和花序只能我来吃,我吃过以后你们再吃。”
  “为什么这样?”三妹很是不解。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说:“好像意识里牵引着就是让我们这么吃的,我们吃完这些花,好像三四天都不用吃东西。”
  “这么奇怪?”三妹真的感到很不可思议。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大哥提醒她。

  “大哥吃什么?”三妹也很是不解。
  “大哥吃径。”我说。
  “吃径?”三妹很是吃惊:“就是树干。”
  




----------------------------------------------
麓山派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258959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