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28847个阅读者,70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3 23:11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九十一
  “什么逻辑?”大哥很不高兴,可是他看我们都在照我说的方法吃,我把花瓣吃了,思丹几个人开始吃花蕊,卢书记开始吃叶子,就剩下几个树干,留给他了。
  “这树干好像就是花粉似的。”大哥忽然说。
  他平时吃饭都很多,这次不知道为什么,吃了五六根树干,立即就不饿了。


  我已经吃了六十几朵花的花瓣,其他人也吃完了这六十几株花,但是大哥,他的树干似乎吃不完了。
  “给你。”大哥把树干给我。
  “吃完。”我严厉的说。
  “为什么?”大哥问。
  “没有为什么。”我说:“你不吃完你该吃的东西,肯定是出不了这个山洞的,我们几个人都没有什么,但是我担心你,你已经很多事情出格了,所以这个山洞如果看出你是我们之中不符合规矩的类别的话,估计你还会有祸患。”
  “你这么肯定。”大哥很不高兴。
  “你看卢书记都把叶子吃完了。”三妹劝他。


  “卢书记,这是什么味道?”我问。
  “好像是苦瓜的味道。”卢书记说:“我很喜欢吃苦瓜。”
  “苦瓜的味道?”我真的有点不解了,这到底是什么植物,如果真的是苦瓜的味道,为什么我吃的花瓣又那么香呢?


  吃罢花,几个人揉了揉肚子,罗苏苏、罗夜夜给大家做了做按摩,问我走不走。
  先轮流休息吧,我想了想。
  可是我不困啊,三妹说。
  不是困不困,我说,我一个人的时候,什么都好说,可是我们人多了,我就得为大家的安危着想,还有,这个山洞还有很多地方我不知道的,我总感觉,来一次,就陌生一次的样子。
  为什么?田思丹说,难道这个山洞变了?
  好像长大了,我说,似乎里面还有人。
  里面还有人?几个人都在那里看我。
  对,我说,好像是什么人,我感觉不出来,但是我感觉,这些人并不知道我们在这里。
  难道是传说中的外星人?三妹尖叫。


  她的尖叫立即见效果了,几条碗口粗的蛇忽然出来了。
  蛇长着尖牙,还有一尺多长的舌头。
  那蛇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


  我想也没想,就从大哥手里、三妹手里,拿起剑。
  她们没有拦我,我好像知道我该怎么做,只有我,我的衣服,还有鞋子,都是丝光缕的。
  那剑伸血盆大口,朝我扑过来。


  我灵敏的闪开,这是鸭子教我的。
  蛇朝我直接飞过来舌头。
  我飞快的飞出剑,那剑迎着蛇的舌头,狠狠的砍了下去。


  蛇的舌头没有了,一下子血流了一地。
  几条蛇见势不妙,一下子不见了。


  我赶紧过来,三妹看我,全身都在发颤。
  “你没事吧。”思丹紧张的看我。
  “我去追杀。”罗苏苏说。
  “不行。”我制止了她。
  “为什么?”罗苏苏问。
  “这蛇不是我在洞底遇到的蛇。”我说:“不是恶蛇,是属于善类的,我们不能动它们,除非我们遇到袭击,不然的话,我们就麻烦了。”
  “为什么?”罗苏苏不解。
  “这个山洞。”我说:“我们不是完全的主人,有另外的几股势力,也在这里。”


  几个人都不解的看我。
  卢海山有点困了,他先睡了。
  大哥也困了,也睡了。


  “大仙。”吴玛睿和我说:“你先睡,我和吴玛晟看着。”
  “不。”我想了想:“蛇对我应该比较熟,也比较友好,我如果睡着的话,你们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样,你和吴玛晟先睡,一会还指望你们保护大家,罗苏苏、罗夜夜和我先守一阵,过四个小时你们再接我们的班。”
  “也行。”吴玛睿说着就睡了。
  她和吴玛晟一样,几乎都是那种说睡就睡的人,毕竟是练过功夫的,就是很普通人不一样。


  陆陆续续,有了点鼾声。
  田思丹依偎在我身上,也睡了。


  我隐隐约约感觉,这似乎有什么。
  卢海山来这个山洞,仅仅是好奇吗?难道,他还有什么想知道的。
  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感觉,但是我感到,卢海山似乎比大哥还陌生,他现在似乎是很需要我,可能除了要孙子,他还有事情要求我。
  他毕竟是一个老江湖,一个老油子,不会无缘无故对我这么好,如果仅仅是脾气相投来解释,那也不是完全的,毕竟利益才是人们交往首先考虑的要素。
  难道,是他身上的某些东西招来了这么多袭击吗?
  难道,大哥是不是我的福将呢?他知道些什么,也没有告诉我呢?
  我不知道,但是我必须警惕,那几条蛇,或许随时会来报复。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4 00:39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九十二
  “大仙。”罗苏苏看着卢海山,忽然扭过头来对我说:“你说我们为什么来这里?”
  “你们后悔了?”我问。
  “不,很幸福。”罗苏苏说:“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有这机会,来到这个古老的岩洞。这个山洞是我见过的最神奇的山洞,山洞里有很多故事,很美丽,很奇璇,几乎都是我想象不到的旖旎世界。我简直没有想到,就是在小说里才有的世界,就让我遇到了,还是和你在一起,我真的感到很幸福。”
  “卢书记呢?”我说:“你们应该感谢他。”
  “也不知道为什么。”罗苏苏说:“卢书记好多次让我们做了双飞泰式以后,就喜欢让我们换上旗袍,或者是古典的裙子,然后陪他静静的坐着,他就在那里抽烟,想问题,一直想很久。”
  “他有这个嗜好?”我头一炸,这是什么嗜好?老卢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卢海山似乎还有什么想法?


  我琢磨了一会儿,怎么也想不通,老卢怎么会肯到这个山洞里来,他难道不觉得,凭他这个年龄,到这个山洞里来,真的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甚至可以说,如果他的身体健康状况出点什么问题的话,那可是天大的事情啊。
  我想了想,总觉得不是很对劲。
  “老卢还有什么习惯?”我问罗苏苏。
  “他来的时候。”罗苏苏说:“他儿子是坚决反对他来的,说危险,说那个山洞是传说,什么轻纱啊,什么奇怪的衣服啊,陈副局长吹的都是假的,如果真有那么神奇的地方,为什么不轮到别人,偏偏轮到他徐大仙呢?徐大仙是什么人,就算他会笔迹,就算他懂方言,那也不过是卖油翁似的雕虫小技,他会给人看病,他会生孩子?
  他不过就是个江湖的八卦先生,没有什么本事。真要到那个山洞去,卢书记健康怎么办?”
  “他老婆反对不反对?”我又问。
  “那就不知道了。”罗苏苏说:“有时候卢书记是带他儿子一起来做泰式的,他儿子有时候想轻薄我们,但是我们不肯。他的气质,和你没法比。他身上有好几回香水味都不一样,肯定是玩别的女人了。”
  “一个政治局委员的儿子,这太正常了。”我说。
  “但是我好像感觉。”罗苏苏说:“他儿子挺嫉妒你的,说你不过就是个乡下的穷小子嘛,有什么本事,不就是会点八卦嘛。”
  “是吗?”我笑了笑,不置可否。


  “大仙。”罗夜夜似乎想起什么:“这个洞还有多深,我们走了多远了?”
  “三分之一吧。”我说:“可是我感觉,这个洞好像洞里有洞,洞好像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深很多很多。”
  “那说明什么?”罗夜夜问。
  “我们以后肯定还回来。”我说:“每次来都有一些新的变化。”
  “可别来了。”罗夜夜说:“这地方也太吓人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我感到挺森人的。”
  “为了理想。”我说:“这点付出还不算什么。”
  “不算什么。”罗苏苏说:“是啊,比我想的还是要轻松很多,我还以为里面很脏,遍地是毒蛇呢,都想着自己就快要死了。”
  “别说蛇行不行?”我快疯了。


  我们说的时候,忽然间,几百条碗口粗的蛇,清一色的红蛇,忽然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涌出来了。
  这些蛇的舌头,都有一尺多长。
  这些蛇都是一丈多长,眼睛都大大的,几乎比铃铛还大。
  那几条断了舌头的蛇也过来了,有蛇在位她们舔着伤口。
  这些蛇都是类似花岗石一样的花纹,蛇皮都很粗,似乎是在分泌什么。


  罗苏苏吓得眼睛都直了,什么话都不敢说。
  我拿着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卢海山先醒来了,看见了几百条蛇,眼睛也瞪着说不出话来了。
  大哥、三妹、田思丹、吴玛睿、吴玛晟也醒来了,她们一看见几百条蛇,也都吓坏了。


  蛇远远的朝我们看着。
  这些蛇更可怕的地方时,她们的眼珠子居然会放光,那光芒,就好像是夜明珠似的。
  大哥看那蛇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低下了头。


  “怎么了?”我问大哥:“这蛇光不会有问题吧?”
  “不是,三弟。”大哥说:“这蛇眼珠子好像是水晶石啊。”
  “水晶石?”我有点惊讶。
  “是啊。”大哥又说:“这蛇舌头,好像是我看过的一本小说里的, 说是长舌蛇,这舌头吐出来一尺,原来有两尺啊。”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4 01:07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九十三
  “你看的什么小说?”我问他。
  “白蛇传。”大哥说:“和现在的白蛇传不一样的版本。”
  “讲讲看。”我似乎是明白点什么,或许,大哥说的就是对付这些蛇的办法。


  “故事是这样的,”大哥说:“在宋代的时候呢,有一个书生,名字叫徐泉,他家很穷,有三个姐姐,但是爸爸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就瘫痪在家,他母亲也是哑巴,不会说话。
  徐泉从小就在张家岭山下,早上砍柴的时候,就去私塾的门口,听那些教书先生教富家子弟读书。那个私塾先生很可恶,不但不被他的精神所感到,还叫富家子弟去赶他,然后富家子弟就拿石头砸他。
  他感到很怕,就跑,然后被砸中了,流了血,他赶紧就随便抓了块土,把自己的伤口给随便抹了抹。
  他到街上,把那些柴禾卖了,然后换些钱,准备回家。在这个时候,朝廷忽然来了个大员,清理街道,这个时候,徐泉跑得慢,衙役就要来打他。这个时候,轿子停了,出来一个很俊俏的姑娘,那个姑娘看到他,忽然很吃惊,叫衙役们停手。
  衙役们停了手,那个姑娘过来,看了看徐泉,很是感兴趣,她似乎在哪里见过徐泉,但是又说不来为什么。
  徐泉被那个姑娘带到了她的闺房,那真是漂亮啊,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那么多锦绣,那么多玉器,还有那么多的宝贝,都是徐泉一辈子没见过的,那个姑娘问了他的姓名,又给了他一块石头,徐泉不要,他独独看中了姑娘房里的一块黑石头。姑娘也不犹豫,直接就给了他。


  徐泉很纳闷的回到家,才发现父亲忽然发烧了,家里赶紧凑了钱,请了郎中。
  郎中看了看,说这病很蹊跷,需要用千年打恋的蛇皮才能救活。
  徐泉很害怕,说什么是千年打恋的蛇。
  郎中给他讲了很多蛇,什么长舌蛇,什么双谷蛇,什么眼镜蛇,什么双鹰蛇,什么双脚蛇,说了足足有几百种。有种蛇活了几千年,然后那些蛇就会打恋,两条蛇缠在一起,在檀香树下,这种蛇是最可以根治他父亲。


  徐泉对父亲有很深的感情,就和会功夫的大姐一起进了山。
  他们一连爬了两天山,又爬了很多的悬崖,终于到了传说中的蛇山。
  蛇山上有几万种蛇,他们经历千辛万苦,才没有被蛇吃掉,他们和蛇玩游戏,逗小蛇,和蛇讲故事,蛇王就放了他们。
  他们垂头丧气,往家走的时候,却在后山,看到了檀香树下,两条千年蛇打恋。
  大姐准备拿剑砍的时候,徐泉忽然动了恻隐之心,鬼使神差的拿了那个姑娘给他的石头,敲那个古树。
  蛇停止了打恋,一条白蛇看了看徐泉,似乎明白了什么,和那条白蛇说了说,两条蛇抖掉了身上的蛇鳞,给了徐泉。
  大姐很不愿意,她想打死这两条蛇,说不定,这两条蛇还可以卖很多钱,这样的话,家里就不受穷了。
  徐泉不愿意,他觉得蛇王肯放他们回家,已经是莫大的恩惠了,人要知足,否则的话,肯定没好下场。


  他们回到家,用蛇鳞救好了父亲。
  奇迹出现了,父亲居然治好了瘫痪,可以下床了。
  父亲又拿起了弓,出去打猎。
  徐泉告诉父亲,绝对不能杀蛇,否则的话,蛇王是不会原谅他的。
  父亲说他会小心的。
  但是过了小半年,父亲回来的时候,满脸蜡黄,他见一条蛇被仙鹤追赶,无路可逃,就驱逐了仙鹤,救下了蛇,谁知道那条蛇居然不感激,反而过来咬了他一口,他感到自己很快就没命了。

  徐泉不顾大姐的劝告,拿上那块石头,又到了蛇山。
  这次,他走过了很多山谷,爬过了很多悬崖,到达蛇山的时候,看到了那条打恋的蛇,和蛇王在一起嬉戏。那条打恋的蛇,就是蛇界的公主。
  徐泉把父亲的遭遇告诉了蛇王,蛇王良久没有说话,给了他一些蛇血。
  徐泉带着蛇王给的蛇血出山的,快到家的时候,忽然见几百条蛇,拦住了去路。
  徐泉想着自己就要死的时候,蛇界的公主出现了,用尾巴扫走了所有的蛇,带他出了蛇界,救活了他的父亲。


  徐泉回到家,已经过了几个月了,令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父亲不仅没有病,反而有了一身的功夫,原来,那条蛇不是要咬死他,是咬了他一个没有打通的脉,并传了他很高深的内力,这样的话,徐泉的父亲一下子成了功夫高手,打败了很多人。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4 01:32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九十四
  徐泉简直不敢相信,他的父亲不仅没有事,反而因祸得福,有了很高的武艺,父亲一时得意,喜欢到处管闲事,还救了一个被歹徒追杀的姑娘,带回了家。
  那个姑娘一下子被徐泉父亲的英雄气概和传奇故事感动了,一定要嫁给他。
  徐泉和他的三个姐姐都反对,但是没有用,父亲还是抛弃了哑巴的母亲,将她休了,又当了一个地主的保镖,要带全家人到地主的庄园去生活,但是徐泉和三个姐姐都反对。
  父亲一气之下,就自己带自己的新媳妇走了。


  徐泉很是生气,更让他生气的是,三姐受不了清贫的日子,过了几天,也去找父亲了。
  徐泉和大姐一起去了外婆家,把妈妈接了回来,四个人相依为命,继续过日子。
  父亲终究还是过意不去,给他们捎回了一些银子,又捎了一些书。
  徐泉把书留下,想把银子给送走,但是母亲身体不好,还是把钱留了下来。


  徐泉到了十五岁的时候,母亲给他找了个妻子,说是附近一个叫鹿家的女儿,是猎户的女儿,叫鹿剑非。
  徐泉这个时候喜欢上了诗词,觉得想做个词人,考取功名,不愿意这么早就结婚。
  但是母命难违,徐泉只好听从了母亲的安排。


  新婚之夜,徐泉总觉得那里不对劲,尽管和鹿剑非翻云覆雨,很是惬意,但是他始终感觉,这个鹿剑非好像有点和什么不一样的样子。
  徐泉一下子睡到第二天中午,到下午时候,他的腿忽然生了很多红色痘痘。


  徐泉要去请医生,但是鹿剑非不让,非说她父亲就是医生,可以治好他的病。
  徐泉只好听妻子的话,去了深山的岳父家里,住了半个月,很是惬意,鹿剑非还有个妹妹,鹿剑鱼,也喜欢上了他,岳父也满意这个上进的女婿,就把鹿剑鱼也嫁给了他。
  徐泉做了个怪梦,梦见自己被家门口的香樟树根缠着,马上就要死了。
  第二天,他把梦告诉自己的妻子,鹿剑非很是担心,说你们家门口的香樟树就是一个祸患,你父亲就是被那树精给害的,所以才鬼迷心窍。
  徐泉很害怕,就飞鸽传说给大姐,让她把树砍了。
  大姐不愿意,徐泉连发了好几个飞鸽传书,大姐才照他说的做了。


  徐泉腿上的红豆豆好了,他带着两个妻子,回到了家。
  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家乡的河里,不知道为什么,出了毒水,很多人家的人都得了大肚子病,身体浮肿。
  有个道士来做法,说河底有蛟龙,看了看徐泉,还说徐泉身上有妖气。


  徐泉吓得跑回家,道士到河里抓妖,但是他要先和七个处女共宿一夜。
  乡亲们虽然很不愿意,但是只好照做。
  是夜,道士正打算非礼七个处女时,一阵风将七个女孩子都刮走了。


  大家都很吃惊的时候,第二天,两条蛟龙被人杀了,放到了三仙坳的山谷里。
  在蛟龙身上,有一块石头,刻了蛟龙的鳞片是药,大家吃了蛟龙的鳞片,喝蛟龙身上的肉,就可以治好大肚子病。
  大家照这个做了,病很快就好了。


  只有徐泉很奇怪,腿又张了红痘痘。
  他只好又和两位妻子住到了岳父家里,但是这一次,住了半年,痘痘总是下不去。
  鹿剑非、鹿剑鱼给他吃了蛟龙的磷,龟背,很多奇怪的药,始终不见好。


  徐泉终于忍不住了,说一定要请大夫。
  鹿剑非、鹿剑鱼两姊妹很反对他,可是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给了他银两,并嘱咐他快点回来。
  徐泉觉得很奇怪,她们为什么不去药铺,为什么不见大夫呢?


  他到了药铺,居然晕倒了。
  大夫看了看他,说他有妖气,他的红痘痘应该是他和蛇在一起,这是一种千年的蛇,有千年妖气,只有樟树可以解毒。
  徐泉很吃惊,回想起自己当初遇到的那两条在树上打恋的蛇,终于明白,自己是和蛇在一起了。


  他找母亲,母亲不相信他的,还说腿上有痘痘不算什么。
  徐泉找大姐、二姐,她们也怀疑,但是却劝他,说蛇对我们有恩,既然她们愿意和你在一起,你又何必呢?


  徐泉觉得她们都很过分,找到了父亲。
  父亲看他身上的红痘痘,将他引到了砍倒的香樟树前,用千年的乌木配香樟木,治好了他腿上的病,还告诉他,说他的病如果再不治的话,有可能就瘫痪了。


  徐泉害怕自己被蛇找到,拿着父亲给的银两,逃出了家乡长沙,跑到了岳阳。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4 01:59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九十五
  徐泉到岳阳以后,无以为生,就只好依旧去山里砍柴,然后到集市去卖。
  父亲给他的钱,他就买了书,天天认真的读。
  有一天,他在山上,看到有个猎人在杀蛇,就赶紧救下了那条蛇,并赶走了猎人。
  他以为自己积下了功德,可是中午卖完柴回到破庙的时候,却发现鹿剑非、鹿剑鱼两姊妹在那里等他。他救的那条蛇接到了蛇王的指令,要找到蛇王的女婿。


  徐泉向鹿剑非、鹿剑鱼磕头,求她们放过自己,自己真的不敢和她们在一起了。
  鹿剑非很生气,说我救了你父亲,你就理当以身相许。
  鹿剑鱼告诉他,如果他和他父亲一样忘恩负义,她就杀了他。
  徐泉没有功夫,只好同意和她们一起过日子,但是他很狡猾,说他不想回那个破山村了,想在繁华的城里住。
  鹿剑非虽然生气,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让徐泉开了个绣庄,姐妹俩刺绣,来图生计。


  徐泉故意说自己是男子汉,大丈夫,要养活自己,鹿剑鱼说不用,我们其实不吃多少东西,只是喜欢你身上的味道,喜欢和你在一起的感觉。
  徐泉只好卖卖她们做的刺绣,又同时刻骨钻研,准备考取功名,撵走这两条该死的蛇。


  徐泉为了能够撵走蛇,故意叫医生开了很多不孕的药,给鹿剑非、鹿剑鱼,两姊妹虽然几乎天天和徐泉翻云覆雨,但是始终生不了孩子。
  徐泉母亲从三仙坳到岳阳来看儿子,儿媳,他大女儿、二女儿都已经嫁人了,都已经抱上孙子、孙女了,单单徐泉,和两位天仙般的儿媳结婚了四五年了,两个儿媳连一点生孩子的迹象也没有,这让徐泉母亲很是不愿意。


  徐泉母亲向鹿剑非提出了让徐泉再找个小的要求。
  鹿剑非一口回绝。
  鹿剑非悄悄回到蛇山,见了父亲,说了自己为什么不能生孩子。
  蛇王也很吃惊,因为鹿剑非是蛇王的公主,一向也是很有灵性,更何况,鹿剑非以前和别的蛇打恋,已经生过小蛇,但是为什么生不了了呢?


  徐泉在读书的时候,在刺绣上题了些词,被一个大户人家的丫鬟买走了,那个丫鬟的小姐特别喜欢他的两首词:
  小重山令(赋潭州红梅)
  人绕湘皋月坠时。斜横花树小,浸愁漪。一春幽事有谁知。东风冷、香远茜裙归。
  鸥去昔游非。遥怜花可可,梦依依。九疑云杳断魂啼。相思血,都沁绿筠枝。

  江梅引(丙辰之冬,予留梁溪,将诣淮而不得,因梦思以述志)
  人间离别易多时。见梅枝。忽相思。几度小窗,幽梦手同携。今夜梦中无觅处,漫徘徊。寒侵被、尚未知。
  湿红恨墨浅封题。宝筝空、无雁飞。俊游巷陌,算空有、古木斜晖。旧约扁舟,心事已成非。歌罢淮南春草赋,又萋萋。漂零客、泪满衣


  那个叫韩紫燕的小姐主动来到了徐泉的绣坊前,约他去洞庭湖游玩。
  徐泉正和鹿剑非、鹿剑鱼两姐妹觉得很枯燥,没有精神层面的交流,还要和蛇在一起,很是难受,就答应了。
  他找了个理由,说是自己去买几本书,鹿剑非不想为难他,只要求他早点回来。


  徐泉和韩紫燕一起泛舟洞庭湖,到了岳阳的古井坊,又到了君山,到了周瑜的练兵台,到了岳阳楼,一直玩到了三更才回来。
  鹿剑非、鹿剑鱼在家里等他。
  徐泉看到了一幅刺绣,是他和那韩紫燕游玩的场面,栩栩如生。
  他知道事情败露,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说和鹿剑非、鹿剑鱼没有感觉,不想在一起了。
  鹿剑非很是生气,索性变回原形,和徐泉来了个人蛇大战的性爱游戏,让徐泉一下子全身遍体鳞伤,谁知道徐泉感到很刺激,很爽,说就喜欢这样,并和鹿剑非拥抱着睡到了一起。
  鹿剑鱼哭笑不得,她还担心自己的丈夫会被姐姐害死呢,谁知道徐泉骨子里这么暗骚。


  鹿剑鱼、鹿剑非两姊妹,一个变成人,一个变成蛇,和徐泉连着做爱了三天三夜,到了第四天,徐泉终于爽透了。
  鹿剑非要他发誓,绝不再出去沾花惹草。
  徐泉却说,他需要和人在一起,毕竟,蛇是不可以取代人的。
  鹿剑非答应他,他可以纳妾,毕竟,徐家也需要有后人,但是,那个妾必须是她指定的。
  徐泉很是苦闷,但是他知道,鹿剑非可以随时要了他的命。
  徐泉提出,他不会和韩紫燕结为夫妻,但是他只想和韩紫燕交一段时间的朋友,一起有点爱情的感觉。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4 02:34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九十六
  对于徐泉的无理要求,鹿剑非虽然有点为难,但是她一想自己曾经和别的蛇都生过孩子了,不好为难徐泉,就答应了他。
  韩紫燕一连几天来到绣坊前来找徐泉,都没有找到,正失望的在街头翘楚的时候,徐泉终于出现了。
  韩紫燕很高兴,约徐泉一起去喝酒,一起去诗社吟诗。


  徐泉答应了,她们在韩紫燕几个姊妹的诗社玩了个痛快。
  到深夜的时候,韩紫燕向徐泉相约,明天去登山。
  徐泉应了。


  徐泉回到家,忽然发现一个年龄很大的老头子,在和鹿剑非吵架。
  徐泉仔细听,这才知道,鹿剑非原来就是那条在树上打恋的蛇,她已经有女儿了,还有两个,只不过动了春心,想和人类玩玩,所以来找他。
  蛇王觉得徐泉吃亏了,又加上鹿剑鱼也很喜欢徐泉,这才把鹿剑鱼也嫁给了他。


  徐泉听她们三个人吵了一夜,非常生气,跑到了韩紫燕家里。
  韩紫燕也没有睡,在思念徐泉。
  徐泉翻墙倒了她的闺房,拿出了那块石头。
  韩紫燕一眼就记起来了,她小时候在三叔家住的时候,给过一个小男孩一块石头。那天,她就是看徐泉似乎很英俊,好像自己很有感觉的一个人。


  韩紫燕问徐泉为什么那么痛苦。
  徐泉说自己被蛇给缠上了,更可怕的是,那还是条老蛇。
  韩紫燕笑得气都要叉掉了,但是又觉得很恶心,就把徐泉给赶了出去。


  她又觉得不妥当,就给了徐泉一匹快马,还有几百两银子,告诉他到长沙去考取功名,她会到长沙等他的。


  徐泉夜骑快马,到了长沙。
  恰逢长沙的乡试,徐泉遇到了韩紫燕的姊妹,韩紫玉,韩紫玉被徐泉的才气所感染,帮他参加了考试。
  徐泉在考场上文如泉涌,很顺利的就通过了乡试,考中了进士。


  徐泉也在长沙遇到了已经当衙役的父亲,还有嫁给了陈亚裔的三姐。
  三姐和父亲为他筹集了一部分费用,鼓励他上京赶考,这样的话,那两条蛇就不会就差他了。
  在徐泉在路上的时候,韩紫玉忽然追上来了,她为徐泉的才气所感染,所以追了过来。


  徐泉和韩紫玉过了一段非常快乐的时光,不仅仅是互相欣赏的才气,更主要的是,他很喜欢和人一起做爱的感觉,毕竟和蛇在一起久了,感到自己都快和鬼生活在一起了。
  他们从长沙到杭州,走了足足半年。
  到杭州参加考试,他们的盘缠用光了,徐泉开始怀念和鹿剑非、鹿剑鱼在一起的不愁吃喝的时光,但是,一切已经不可能了。


  徐泉很难受的时候,参加了京考。
  考完以后,他们的盘缠用完了,没有办法,韩紫玉只好把自己的首饰变卖了。
  徐泉忽然想起了自己知道的关于蛇的知识,他对蛇再熟悉不过了,看一个大臣的府邸,在那里找千年蛇,为那个大臣的母亲治病。
  徐泉带人,到杭州附近的山里,抓了蛇。
  在众人将要抓到蛇的时候,徐泉良心发现,吹了一个警惕的号子,这是他懂的蛇语。
  大蛇跑掉了,临走前,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大臣非常生气,要拿徐泉治罪。
  徐泉无法自圆其说,在他最难受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一个土方,自己长期和蛇交配,自己的头发也有了蛇性。
  他割了自己的头发,让大臣去救他的母亲。
  大臣很是纳闷,还是照他说的做了。


  大臣的母亲终于得救了,他给了徐泉很多银两。
  徐泉终于赚了些钱,韩紫玉这会正被旅店的老板赶,终于遇到了徐泉。
  徐泉终于带韩紫玉逃离了这个地方。


  三天后,殿试。
  在殿试的金銮殿上,徐泉超水平发挥,当场赋了几首词:
  点绛唇(丁未冬过吴松作)
  燕雁无心,太湖西畔随云去。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
  第四桥边,拟共天随住。今何许。凭阑怀古。残柳参差舞。

  点绛唇
  金谷人归,绿杨低扫吹笙道。数声啼鸟。也学相思调。
  月落潮生,掇送刘郎老。淮南好。甚时重到。陌上生春草。

  虞美人(赋牡丹)
  西园曾为梅花醉。叶翦春云细。玉笙凉夜隔帘吹。卧看花梢摇动、一枝枝。
  娉娉袅袅教谁惜。空压纱巾侧。沈香亭北又青苔。唯有当时蝴蝶、自飞来。

  虞美人
  摩挲紫盖峰头石。上瞰苍_立。玉盘摇动半_花。花树扶疏一半、白云遮。
  盈盈相望无由摘。惆怅归来屐。而今仙迹杳难寻。那日青楼曾见、似花人。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4 04:17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九十七
  徐泉在金銮殿上的出色表现,一下子让众人都很舒服。他终于被点为状元,同时被授予九江的一个六品地方官。
  那个治好病的大臣要将女儿嫁给徐泉,徐泉坚决不答应,他觉得自己能够和韩紫玉在一起已经是莫大的缘分了,如果再做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天不会宽恕他的。
  那个大臣很生气,造谣说他有妖气。
  皇帝对此非常惊讶,找来道士一看,果然如此,徐泉身上却有仙骨,不是什么妖气。


  皇帝不仅没有对徐泉下令治罪,反而将他提为五品,到九江做太守。
  徐泉到了九江,遇到了很多问题。
  他刚刚到九江,就遇到很多老百姓的蝗灾,徐泉通过火烧等很多办法,终于赶走了蝗虫。
  蝗虫过后,又是旱灾。
  徐泉带着当地的老百姓,想引长江水治旱灾。
  但是当地的豪绅反对,他们认为,长江是历史的龙脉,敢引长江水,只恐怕会遭天谴。
  徐泉搞了个祭祀的把戏,终于说服了众豪绅,引水到了老百姓的农田。


  旱灾过后,又是大涝。
  徐泉引领大家,修了沟渠,但是在挖一段沟渠的时候,忽然出现了千年的蛟龙,将徐泉一下子抓了过去。
  这条蛟龙就是他小时候鹿剑非杀掉蛟龙的胞弟,它在一直在这个洞窟修行,期待有朝一日能够飞黄腾达,可以练就非法之功,为哥哥报仇。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徐泉修渠道的时候,居然打坏了它的洞穴。
  蛟龙非常生气,要咬死徐泉。


  徐泉将要被咬死的时候,韩紫玉拿出了弓,射伤了蛟龙。
  蛟龙凄惨的叫了一声,逃走了。


  韩紫玉急忙带徐泉找大夫,大夫说只有用千年蛇的鳞,才能救徐泉。
  九江人到处抓蛇,徐泉却下令,不要抓蛇。


  韩紫玉问为什么,徐泉说不要,他割掉自己腿上的毛,自己救活了自己。
  韩紫玉感到很奇怪,联系到事情的过程,追问徐泉的故事。
  徐泉死活不说。


  翌日。
  徐泉带百姓继续挖渠,又带百姓开矿,开始富足一方百姓。
  但是,在挖矿的时候,忽然挖出了两条打恋的蛇,都在岩壁的深处。
  徐泉看到那两条蛇,感到非常熟悉,本能的他看出那里也不是矿的地方,就叫百姓停止挖掘,换了个地方。


  是夜。
  徐泉和夫人、孩子嬉戏的时候,忽然空中一阵惊雷,鹿剑非、鹿剑鱼来到了他们家。
  徐泉吓坏了,他知道鹿剑非、鹿剑鱼一来,肯定是要复仇的。
  他急忙跑,但是还是被鹿剑、鹿剑鱼给抓住了。


  鹿剑非、鹿剑鱼将徐泉抓到了她们修炼的山洞,质问他为什么要背叛爱情。
  徐泉愤怒的说,她们之间没有任何爱情,有的仅仅只是玩耍,鹿剑非仅仅是把他当成一个工具,满足她的欲望罢了。
  鹿剑非非常生气,说了自己帮他的很多忙,还说徐泉的父亲居然恩将仇报,带衙役在自己到长沙找他的时候,设了个圈套,让自己中了灵符,消失了很多功力。还好,徐泉在杭州,还没有诛杀蛇类,否则的话,他也活不到今天了。
  徐泉告诉鹿剑非,他会去指责自己的父亲的,但是现在,他真的想回到人类的世界去。


  鹿剑非却告诉他,说你做梦吧,我们姐妹俩等了你十几年,你能跑得掉吗?
  是夜,鹿剑非、鹿剑鱼将徐泉压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徐泉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鹿剑非、鹿剑鱼对他的疯狂,他感到了害怕,害怕兽性的冲动,鹿剑非、鹿剑鱼毕竟是兽。


  但是,鹿剑非、鹿剑鱼似乎没有将他掳掠的意思,白天还是让他回到了家里。
  徐泉回到九江,韩紫燕也来了,她后来嫁的丈夫嫌她不够有味道,找了个烟花女子,将她休了。
  韩紫燕被休后,到妹妹这里散心,不巧遇到了徐泉,更没想到她们已经结为了夫妻。


  韩紫燕想起了自己曾经和徐泉在洞庭湖的美好日子,和徐泉重新吟诗。
  徐泉和韩紫燕、韩紫玉两姊妹一起泛波鄱阳湖,写下了很多诗词,如
  忆王孙(番阳彭氏小楼作)
  冷红叶叶下塘秋。长与行云共一舟。零落江南不自由。两绸缪。料得吟鸾夜夜愁。

  少年游(戏平甫)
  双螺未合,双蛾先敛,家在碧云西。别母情怀,随郎滋味,桃叶渡江时。
  扁舟载了,匆匆归去,今夜泊前溪。杨柳津头,梨花墙外,心事两人知。

  鹧鸪天(己酉之秋苕溪记所见)
  京洛风流绝代人。因何风絮落溪津。笼鞋浅出鸦头袜,知是凌波缥缈身。
  红乍笑,绿长嚬。与谁同度可怜春。鸳鸯独宿何曾惯,化作西楼一缕云。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4 05:15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九十八
  徐泉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分离了那么多年以后,韩紫燕终于接受了他,这是他最欣喜和快慰的事情。
  是夜,徐泉和韩紫燕、韩紫玉共赴云雨之乡后,韩紫燕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野蛮的尖叫起来。
  徐泉在欣喜之余,赋了两首词:

  夜行船(己酉岁,寓吴兴,同田几道寻梅北山沈氏圃载雪而归)
  略彴横溪人不度。听流澌、佩环无数。屋角垂枝,船头生影,算唯有、春知处。
  回首江南天欲暮。折寒香、倩谁传语。玉笛无声,诗人有句,花休道、轻分付。

  杏花天
  小舟挂席,容与波上
  绿丝低拂鸳鸯浦。想桃叶、当时唤渡。又将愁眼与春风,待去。倚兰桡、更少驻。
  金陵路。莺吟燕舞。算潮水、知人最苦。满汀芳草不成归,日暮。更移舟、向甚处。



  徐泉原以为自己能够彻底的忘记鹿剑鱼、鹿剑非两姊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九江又大旱了,这一次,连池塘都快干了。
  徐泉找遍了方士,请遍了各地的水利方面的人才,但是谁也没有任何办法。
  徐泉没有办法,只好在家苦闷。


  虽然长江水业可以解救大部分的人,但是收成怎么办?更可怕的是,还有几百万亩水稻怎么办?
  徐泉听道士说起,如果龙王不肯出来的话,千年蛇妖也可以救九江百姓。


  徐泉想起了鹿剑鱼、鹿剑非两姊妹,他一直纳闷,为什么两姊妹不来找自己呢?
  他没有办法,只好沿着记忆,到山上去找那两姊妹。


  他连走了好多山头,打跑了一些才狼和狗,终于爬到了半山腰。
  在半山腰的时候,韩紫玉忽然出现了,她一直怀疑自己的丈夫和那蛇妖还旧情为了,也一直怀疑自己的丈夫还惦记着蛇的往事,因为丈夫在做梦的时候,喊过鹿剑鱼的名字。


  韩紫玉让他回去。她一直以来,向丈夫隐瞒了自己会功夫的事情,只是说自己就是个官宦女子。
  徐泉说自己绝不回头,自己已经下定决心做个好官。
  韩紫玉很是生气,说你做什么好官,九江这几年时涝时旱,你做了什么好官,老百姓和你沾什么光了,你这只不过是余情未了。
  徐泉说不可能,他在九江一天,就要为九江的百姓做好事一天。
  韩紫玉很生气,扭头走了。


  徐泉到山洞,想见鹿剑非、鹿剑鱼,但是两姊妹说我们岂是你想见就见,想用就用,想甩了甩,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吗?
  两姊妹给徐泉弄了很多阵势,有万蛇阵,有乱石阵,有八卦阵。
  徐泉费了很大的周折,终于冲过了这三个阵形,见到了自己的前妻。
  鹿剑非说帮你也可以,但是你也要帮我们一个忙,帮我们除掉你父亲放入我们体内的蛇丸。
  蛇丸是徐泉父亲放到她们体内的,就是让她们无法施展更多的法术。
  徐泉费尽力气,才用那块石头除掉了鹿剑非、鹿剑鱼身上的鱼丸。


  他以为两姊妹会立刻帮他降雨,可是他没想到的是,鹿剑非、鹿剑鱼却给他吃了个鱼泡泡。
  徐泉没有任何怀疑,就很随便的吃下去了。
  谁知道,那个鱼泡泡,忽然间在胃里结了个网,尽管很小,但是如果没有鹿剑非、鹿剑鱼的滋养,根本就无法活下去。
  徐泉非常生气,质问鹿剑非,她为什么要害他。
  鹿剑非更生气,质问徐泉,为什么让她不能再生孩子, 让她吃药,更可怕的是,他父亲更是恩将仇报,这是最可恨的,行为,他们父子两个,欠她和鹿剑鱼的太多了,她可以救九江的百姓,但是,徐泉,你永远就等着做我们的性奴隶吧。


  徐泉根本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鹿剑非如约,为九江百姓下了雨。
  但是徐泉,也只好和鹿剑非、鹿剑鱼,回到了三仙坳那个小村庄。


  徐泉还在无时不刻的想着逃出两条蛇的魔窟,他装作很温顺的样子,教两姊妹诗歌,为她们描眉、画像、写诗,却无时不刻的想逃出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徐泉终于将胃里的那个鱼泡泡给去掉了。


  这一天,趁两姊妹没有防备,徐泉终于逃出了那个可怕的地方。
  他飞快的找了一条僻静的小路,又爬过了很多悬崖,终于到了昔日的家。


  昔日的土砖房,现在已经倒了,他的父亲,母亲,都已经逝去了。
  徐泉感到了一阵忧伤,到一个村舍边,又听到了教书先生在讲课文。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4 06:00
  你看蓝蓝的天 两百九十九
  徐泉又来到了那株樟树前,大樟树倒了,但是小樟树还在,依然在生长着。
  徐泉在樟树前,见到了一个系着发髻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很像他。
  他问起那个小女孩的名字,小女孩告诉他,她叫徐小小,是徐泉的孙子。
  徐泉这才感慨,原来人生如梦,他没有想到,不知不觉间,几百年已经过去了。
  他想和孙女说什么,但是身体一下子就老了。
  那个鱼泡泡,竟然是鹿剑非、鹿剑鱼给他永葆青春,牺牲了她们几千年功力换来的,这两个喜欢徐泉的女孩子,只想徐泉能够活得久一点,没有想到,徐泉还是看错了她们,结果自己也消失了。
  那两条蛇,来到徐泉和她们初次相遇的地方,感到了人生的茫茫,也消失了。
  她们做了太多违背蛇界的事情,蛇界已经容不下她们,现在,她们也修不成仙了,只好让自己的法力与自己的法身,一起消失了。


  “就这玩了?”我大吃一惊。
  “是啊。”大哥说:“人生如梦,一尊还酌江月。”
  “就像是现在,”三妹说:“我们不知道能够活多久一样。”


  卢海山显然也是被故事的玄奇所吸引,只是他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这个民间故事,到底寓意的是什么,是人蛇之恋吗?还是作者想说的什么?
  他的眼光,还是看着那些蛇,那些吐着长舌头,虎视眈眈看着我们的蛇。


  “怎么办?”三妹问我。
  我看了看,忽然想起来了什么,赶紧把花没有吃完的根抓了起来,吃都了嘴里。
  那根很苦,好像是黄连似的,嘴好像咬了臭鞋底那么恶心,可是我忽然感觉到,这根似乎没有吃完就不对,这种植物,我必须吃下去,否则,我无法活下去。


  三妹看我见了,也跑过来吃。
  大哥看我吃得那么起劲,也过来吃。
  才吃一口,大哥就要吐,可是什么也吐不出来,嘴就是辣,难受,说不出来的难受,可是没有办法,既然吃,就吃到底好了。
  卢海山更是难受,一边吃一边在地上打滚。


  吴玛睿、吴玛晟好多了,这些玩意,对她们来说不算什么。
  罗苏苏、罗夜夜也吃了,不过她们吃得很安然,对于她们来说,这种东西吃多了,久而久之,也习惯了。


  奇怪的是,我们吃完这六十多株植物的是,蛇也消失了。


  “我们还是沿洞口回去吧。”卢海山忽然说。
  “恐怕已经回不去了。”我说:“你们知道吗?我仔细观察过来的路,好像是汉字里的一个字。这个字就是汉字里的龙字的繁体字。”
  “这说明什么?”卢海山问。
  “龙是什么?”我问。
  “那里有龙啊?”三妹可不相信:“这只不过是民间传说而已,何况西游记里的龙王,也是几只菜鸟哦,一点也不厉害。”
  “传说中的龙是蛇身。”大哥说:“难道,这个洞就是蛇王的故事所在地吗?”


  大哥看我,我看大哥。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问:“那雕塑,老鼠,又做何解释?蛇是天生吃老鼠的,如果真的有这么多蛇的话,那老鼠肯定活不成了,但是现在,这里那么多的老鼠,活得好好的?”
  “蛇为什么忽然消失了?”三妹说:“难道是幻想吗?”
  “蛇是怕了我们身体里那种花的味道。”我说:“所以它们远远的就跑了。”
  “这是什么花啊?”大哥很奇怪:“难道是雄黄花吗?”


  我笑了笑,说不是。
  无论如何,大家都死森森的感觉,这个洞,似乎越往下去,就越是恐怖。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真的往回走吗?
  我摇摇头,我的判断力应该是对的,如果回去的话,那这个龙字就是倒写,倒写一个字是很恐怖的事情,我估计那才是真正的灭顶之灾。


  无论如何,现在轮到我睡觉了,我想也没想,就直接倒地上了。


  大家都沉默了


  我醒来,又看了看电话,依然没有信号,不过,时间告诉我,我睡了八个小时。
  田思丹向我介绍了刚刚的情况,我睡着的时候,忽然又走过去了很奇怪的蚂蚁,那蚂蚁个头很大,估计比我们那里的蚂蚁大一倍。蚂蚁看见了我们,好像是很害怕的样子,赶紧拐了弯就跑了。
  那蚂蚁去哪呢,我问。
  田思丹指了个方向。
  我仔细勘察了一下地形,发现在这七个岔路字中,最靠谱的还是蚂蚁这条路。
  蚂蚁还在前面,我们在后面追。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4 06:39
  你看蓝蓝的天 三百
  “不对。”卢海山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我问。
  “什么吃蚂蚁?“卢海山问我们。
  “蛇啊。”我说。
  “这里的蛇,既然不吃老鼠,难道还吃蚂蚁吗?”卢海山忽然说。
  “那不一定。”我说:“既然不吃老鼠了,为什么不迟蚂蚁呢?”
  “你们看这些岩石。”卢海山指了指:“都是尖尖的,或者说,这些岩石,下面的路明显和我们来的时候不一样,似乎比我们来的时候要软了很多,松软了很多。这说明什么,这有可能就是…”
  三妹看见了,想说什么,被我狠狠的堵住了嘴。


  “蚂蚁带错路了。”我忽然想起来:“那就是说,蚂蚁是去送死。我们往前走的话,也是去送死。”
  “那我们怎么办?”吴玛睿似乎不太明白。
  “大仙。”卢海山想了想:“你当时是怎么出洞的,还记得吗?”
  “记得啊。”我说:“我用匕首把洞挖了一下去,就挖了一个门,然后我们就出去了。”
  “你在这岩石上挖个门。”卢海山说。


  我有点怀疑卢海山是不是有神经病,但是一想,他说的也有道理。“老马识途,他的感觉,有的时候还真是对的。
  我用匕首,在岩石上凿不开任何痕迹。


  “不会弄错吧。”三妹说:”这岩石这么厚,怎么会是…”
  她说什么,立即让我堵住了嘴。
  现在在洞里,肯定任何电话也打不过来。
  几个人都好奇的看我,看我眼神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拿了那长剑,想也没想,就是岩石上用力的划起来。
  奇迹出现了,这个岩洞,居然汩汩的流起血来。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我知道,这块不是我们几 个人可以混的地方。


  我继续挖,血水越来越少,岩石越来越白。
  我们一行人立即冲出了洞,又走到了一条路上,这条路和那条路明显不一样,地硬实了很多。旁边也没有任何牙齿印的岩石了。


  大哥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开始捂鼻子。
  “怎么了?”我问大哥。
  大哥说不行了,他好像听到有蛇在呻吟。
  几个人仔细听,都没有听到。


  “你听到了吗?“卢海山问我。
  我又不是长兔子耳朵,自然听不见。
  大哥看我不回答,又问 其他几个人,问他们挺近没有,他们都读开机,怎么可以好找呢?


  “原路回去吧。”大哥现在忽然感动狠难受,他的胸口开始剧烈痛起来。
  怎么办?吴玛晟问我。
  “不回去。”我想了想,仔细看了看路周围的东西,有一条是有溪水,有一条是河,有几 个地方时有山有水,还有城堡和莫名个古墓。


  卢海山看我犯愁,似乎也不知道怎么办拉。
  确实,七条路啊,如果再走错,那可就麻烦了。
  众人看我。
  我冥思。


  大脑里忽然展现我进大门的情景,在进门的时候,我无名指的指纹的方向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忽然想起来了,那个石瘤,指的不仅是开门的路,还有开门后该走的路。
  我看了看,指了指西南方。


  “准确吗?”大哥问
  “应该是准确的。”我说。


  我们几个人朝西南向走了过去,这一段路,似乎是有点堵了,有的地方,只能容量两个人过,岩壁上已经没有任何壁画,所拥有的,不过是一些石钟乳似的。
  不知道为什么,空中开始渗水,汩汩隆隆的。


  路边上时不时的会有一些石钟乳,样子很好看,有的像竹笋,有的像乳峰,有的像面包山,有的像铁塔。
  我们一边欣赏石钟乳,大哥有点怕刚刚的事情再发生,拿剑打落了石钟乳,还好,石钟乳里没有再流血。
  三妹一边看,一边还拍照。


  卢海山却没有那么悠闲了,只是在仔细看岩壁的脉络,在回忆我那个故事吧。
  我陆续往下的话,我真的担心,走的时不时原来的路,如果不走,那该怎么办?


  大哥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拉他起来。
  大哥说没劲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腿疼,一点力气也没有。
  我看时,罗苏苏、罗夜夜也没有力气,像是要倒地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是不停的想打哈欠。


  “挺住。”田思丹说,说着宁我的手。
  “究竟怎么回事?”我说。
  “大家都瞌睡的话。”田思丹说:“这条路就是很容易让人瞌睡,然后会不会有什么生物,就像灯笼一样,把人困起来,然后食物吃人的失食物呢?”
  “那我们还是走错路了?”我感到一阵阵的寒意向我袭来。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4 19:37
  比较高深的学问,在下无能力读懂了,只能多加学习再来拜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7 09:38
提上去,加油。




----------------------------------------------
每一个不平凡的人,都有一段平凡的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9 23:40
继续。




----------------------------------------------
每一个不平凡的人,都有一段平凡的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27 17:49
怎么能沉呢?提上去。




----------------------------------------------
每一个不平凡的人,都有一段平凡的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28 19:58
  你看蓝蓝的天 三百零一
  “没有走错。”大哥忽然说:“这和周图洛书的轨迹是一样的。”
  “没有走错?”三妹觉得很不可思议:“那为什么我总是想瞌睡,而且还一睡就好像醒不过来的样子呢?”
  “是啊。”罗苏苏说:“我也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好像是在什么动物的肠道里似的。”
  “刚刚那个是动物的肠道。”我想了想:“如果没哟猜错的话,这个应该是植物的茎或者是叶子什么,好像就是植物分泌的汁液或者是什么的,你们快看,这个泉水,好像也是有点白。”
  “就像梧桐树树干似的。”三妹说。
  “梧桐树干?”我想了想:“难道说,我们是在一个巨大的树根下面,而且上面,会不会有一课参天的大树呢?”
  “如果是这么说。”大哥忽然想了想:“为什么和河图洛书的一致呢?”
  “只能说这棵树的根就是河图洛书的根。”我说。
  “那怎么办?”大哥说。
  “你说吧。”卢海山说:“只有你懂这个洞,也只有你知道出口在哪里。”
  “不能往下走了。”我想了想:“必须再捅出一条通道。”
  “可是往那边去?”三妹有点犹豫。
  “天无绝人之路。”我想了想。


  几个人惊讶的时候,我拿起短剑,继续朝一个巨大的石钟乳开始捅起来。
  石钟乳似乎是巨峰葡萄似的,汩汩的流出水来,石块猛的坍塌了,朝我砸过来,还好,我穿的是薄纱衣,那些石头块对我没有任何影响。
  我狠劲的砸着,石头一块块的塌倒,周围忽然有了怪叫声,好像是老虎,也好像是狮子,也好像是猫头鹰,也好像是蝙蝠,有的是高高的,有的是尖尖的,有的是幽幽的,各种各样的声音好像都在我的身边,好像有很多蛇缠住了我,我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继续捅。


  “向西南。”吴玛晟忽然说。
  我下意识朝她说的方向捅了过去,那个方向似乎是最坚硬的,开始一捅下去,居然好像是什么也没有似的,我重重的就倒到了地上。
  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红花,红红的花蕊, 长长的花瓣,每一朵花足有三个人那么大。我猛地倒在花上,花蕊朝我伸过来,我的剑砍过去,花蕊缤纷,纷纷坠落。
  大哥、三妹、吴玛晟、吴玛睿、罗苏苏、罗夜夜、田思丹、卢海山几个人都落了下来,落在了不同的花上,卢海山最危险,眼看几片花瓣就要把他给包住了,我赶紧扑过去,砍掉了那些花瓣,将他救了出来。


  三妹被花蕊缠住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被缠得最快,很快就好像花生一样被包裹起来了,我赶紧过去,用剑砍,可是那花瓣似乎太结实了,怎么也砍不断。
  三妹急喊救命,田思丹忽然想起什么,大叫:“用你的手。”
  我顾不上那么多,赶紧用自己的手,真没有想到,我的手扑过去,缠三妹的花瓣就朝我缠过来,三妹大呼了一口气,赶紧往花瓣上跑。
  吴玛睿过来,想把缠我的花瓣给弄开,可是弄不开。
  我想把这些花瓣给弄死,也弄不死,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花瓣好像长到了我的手上似的,任凭我在花上跑,那花瓣就是缠着我的手。


  我终于跑到地面上了,那是兰草生长的土地,但是那些花瓣,这会还是缠在我的手上,似乎就是与生俱来的和我在一起似的。
  我看了看,那花瓣现在足有三四里长,还紧紧的缠绕着我的手。
  我气坏了,拿匕首,想把那花瓣砍掉。
  那花瓣似乎也知道我要拿匕首砍它,居然睁开了我的手。
  我看了看我的手,忽然诧异了,我的手居然白了很多,还有了很多花朵的清香。那股淡淡的清香的味儿,好像是三月的迎春花。
  “你真有花缘啊。”三妹说。
  “是啊。”田思丹看了看我:“你身上被花包裹和被花瓣缠绕过的地方,更具有清香了。”
  “是啊。”吴玛睿说:“这些花的香味和你身上原来的香味是一致的。”
  “莫非这些花瓣也可以吃?”我把花瓣砍了看,仔细尝了尝,味道还真的不错,有点清香,还有点嫩嫩的味道,还有点柠檬的味道。
  “我可以尝吗?”三妹问。
  “三妹可以吃。”我想了想:“大哥不能吃。”
  “为什么?”大哥问。
  “你的体质和我们的不一样。”我说:“吴玛睿、吴玛晟可以吃,但是罗苏苏、罗夜夜、田思丹不能吃,卢海山不能吃。”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30 10:47
加油!




----------------------------------------------
每一个不平凡的人,都有一段平凡的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12 09:48
期待更新,中秋快乐!




----------------------------------------------
每一个不平凡的人,都有一段平凡的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12 11:51
  你看蓝蓝的天 三百零二
  “卢海山的体质是最差的吗?”大哥忽然说。
  “卢海山的体质是最好的,”我说:“这可能是按西医的观点来说的,但是按照我们中医,或者是说,按照这个洞穴的体质要求,我的可能是最好的,和这个洞穴的缘分,虽然我还没有看透,可是我始终感觉,有个东西似乎在看我。我想找,可是找不到。”
  “别人说的好。”田思丹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因为有神明的指引,或许你会明白更多。”
  “世界上真的有神吗?”卢海山忽然问我。
  “没有。”我说:“我是无神论者,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神灵存在,所谓的神灵,也就是人的内心,人内心的潜能发挥出来的时候,这个人也是超越了自我,达到了前所未有机能的时候。
  最简单的问题就有,譬如说李白的诗,为什么李白的诗别人写不出来呢,那只能说明,李白发挥了超乎常人的潜能,就像英雄一样,为什么有的人功夫那么高,为什么有的人能够沉稳吃苦呢,这就说明,这个人想的是大家的事情,想的也是家里的事情,所以,他就能达到超乎常人的境界。
  这,就是人们心目中所谓的神。”
  “那你怎么解释这个山洞?”三妹问我。
  “世界上不可思议的事情多了。”我说:“就像是埃及金字塔,就像是很多不可思议的巨大工程,就像是浙江沿海的地穴,就像是我们湖南的城头山遗址,就像是很多很多未知的奇迹。只能够说明两点,或许真的有外星人,或者说,有多个文明平行在地球上,或者说,还真的有曾经超过我们现在程度的文明,但是,他们现在已经覆灭了。或者还可以说,还有很多我们根本不知道的事情发生过,或者存在了。”
  “你很会玩玄的啊。”三妹忽然说。
  “我觉得大仙说的在理。”田思丹说:“这个洞穴,或许就是几十亿年前文明超出我们的先人的遗存。在这个洞穴里,有很多植物,或者说动物,都已经超过了我们理论可以达到的范畴。”
  “那为什么这个洞穴里有你们的玉像呢?”三妹忽然说:“难道说,你们也是人类的轮回吗?”
  “这确实是个问题啊。”田思丹问我:“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啊。”我说。
  “还有啊。”三妹又说:“玉像应该是冰清玉洁的女子,怎么不纯情的女人也位列其中呢?”
  “你说什么?”田思丹忽然有点昵怒。
  “她什么也不懂。”我连忙打圆谎。
  “是啊。”卢海山也明白点什么:“田姑娘,三妹应该是不知道什么的,她也就是随便说说。”
  “是啊。”大哥也为三妹说情:“她什么也不知道,你别和她计较。”
  “三妹,你什么意思?”田思丹问。
  三妹知道说错话了,也不知道怎么下台,照她的脾气,肯定是不会和田思丹道歉的,可是不道歉,田思丹真的生气的话,估计谁也下不了台。


  “我是这个意思。”三妹想了想:“女孩子纯洁不纯洁,是不是冰清玉洁,肯定不是一张膜的事情。或者说,这个女孩子的出身是什么,就像梁红玉,不也是娼妓,可是她还是做了韩世忠的妻子么?
  我是在想啊,一个男人是不是强大,肯定也不是看会不会武功,一个男人是不是有具有历史的穿透力,也不是因为钱财,或者权势。我们可以说,成吉思汗很厉害,但是现在成吉思汗的后人怎么样,不怎么样么?孔夫子是个弱者,但是孔夫子现在的影响,现在的孔子的后人怎么样,很是厉害啊,过了两千多年,宋子文还是国家的显贵,就是今天刘少奇,或者是其他伟大的人物的后人,还能有孔家这样的显贵吗?
  我想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位列人类的超级人物,或者说具有历史的穿透力,或者说看一个女人是不是纯洁,根部就不是那张膜,处女不一样就纯洁,非处女,或者说做过二奶反而可能更会过日子,根本就是看人心。”
  这话说的有道理,几个人互相揣摩起来了。


  “你三妹说的对啊。”卢海山想了想:“虽然我眼下是个政治局委员,很有权势,但是想了想,还是有很多危险,能够影响历史和时代的,还是文化,文化是什么,就是观念、理念、能力、思维、判断力、思维力,这些很复杂的有机体,一个民族,因为有了文化,有了精神,就不会消亡,一但腐败或者其他有机病菌侵入这个机体,这个民族,就很麻烦了啊。”
  卢海山的话似乎很有感触,田思丹也不生气了,若有所思在想什么。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12 15:25
  你看蓝蓝的天 三百零三
  “我怎么总是感觉不饿呢?”卢海山忽然说。
  “这就对了。”我说:“如果你感到饿的话,就证明你和这个山洞没有缘分了,能够到这个山洞里来,这就预示了什么,也许就证明我们和这个山洞有什么缘分,或者可以说,这个山洞和我们之间的每个人都会发生一点故事,甚至可以说,这个山洞,或许会影响我们的一生。”
  “影响我们的一生?”大哥若有所思,一边拿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弄过来的河图洛书,一边指了指月季花根的地方,问我能不能斩断这条根。
  我仔细看了看,那里还真的有一株月季,和普通的月季没有什么两样,就是花朵稍微大了一些,叶子稍微长了一些,树稍微大了一些,那月季树,几乎有碗口那么粗,却生了几十米高,一直长到这个奇异山洞的顶部,开了好几万多花,每一朵花,似乎都很好看,很芳菲,尤其是那花朵,似乎比地面上的花瓣要厚实很多,粉得几乎可以掐出水来,还有那花的花蕊,似乎比地面上的要长些,就像水晶灯的灯丝似的,还有点熠熠的光辉。
  月季的刺呢,似乎和针一样,似乎比地面的月季花针还刺一些。


  “你看什么?”田思丹问我。
  “这株月季确实是在指我们的路。”我想了想:“但是也告诉我们,我们这次不该来。”
  “不该来?”卢海山很是诧异。
  “对。”我说:“这个山洞既然是一个很奇异的山洞,也就有它的气候,如果是在它正常的气候过来,也就是它微循环正常的时候过来,就像我上次一样,或许就没有这么多的坎坷,如果是在它不正常的时候,或者是自身正在调节的时候过来,或许,就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困难,甚至可以说,如果它不高兴的话,就不会放过我们。”
  “这个山洞不是专门为你而设的吗?”三妹说。
  “不是。”我说:“肯定不会。世界绝对不会以某一个人为中心,如果我所猜没错的话,大哥说的很在理,现在就是我们出洞的好时机。”
  “太好了。”卢海山说:“我终于可以出去了。”


  我笑了笑,顺着月季花枝所指的方向,顺着那月季花蕊伸着的方向,带着大家,果然出现了一个小洞口。
  那个洞口有点奇怪,似乎有点四方形,但是又是不规则的四方形,更像是椭圆形,还有点八卦阴阳交叉的样子。
  我们几个人走出了洞,那个山洞吱的一下就合上了。
  我们走了出来,好像是到了一个地下河,似乎是一个大溶洞。


  我们带着手电筒,照着继续向前走,似乎有了很多腥味儿,这和那个山洞的旖旎、炫美,已经不是一个完全的世界,我们慢慢的 走过了那条地下河,忽然惊异的发现,已经到了宁海乡的后山,也就是我一直以为是荒山,大家也一直说是荒山,我打算要的两万亩地的地方。
  这个地方居然有一条地下河,这条河还很宽,居然有一丈多宽,更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这条河的水量居然还是很大的,在河的两岸,还有很多桃花。
  一直以来,宁海乡的人,一直以为这一堆石头山,没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因此往这深山走的人不多,谁知道,在这个洞穴的周围,就在这一堆石头山的地方,除了绿树,除了荒山,石头山,居然还有一条河,隐下了,又不知道流到了什么地方,更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那条河还形成了一些漩涡,还有一些绿洲,虽然那河心洲很短很小,但是好像很有故事的样子。


  “我们怎么出去啊?”三妹忽然尖叫起来。
  “是啊。”大哥也吃惊了:“我们怎么出去啊?这周围都是悬崖。”
  我看的时候,四围果然是无人区,都是悬崖,有好几百丈高,这些地方,还真的很少有人来,偶尔有一些动物的尸体,或者有一些飞禽,但是谁也不知道怎么过来。


  “怎么办?”卢海山问我。
  “你应该有办法。”三妹说。
  “我当然有办法。”卢海山说:“打个电话,叫直升飞机过来就好了。”
  “这是很简单。”三妹说:“那我们此行不暴露了吗?”
  “那有什么难的?”田思丹忽然想起了什么:“我们也是有直升飞机的啊,这算什么。”
  “这里有手机信号吗?”吴玛晟提醒她。
  “有啊。”田思丹试了试,居然还是满格。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12 19:40
  写得很诡异。




----------------------------------------------
天涯路断无归燕,琴月伴砧觉梦残。
紫帐听蜡薄酒后,春寒绿柳雨寒天。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361031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