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28828个阅读者,70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2 19:16
   351
   “幽芳本长春,暂瘁如蚀月。且当付造物,未易料枯枿。也知宿根深,便作紫笋茁。乘时出婉娩,为我暖栗冽。先生蚤贵重,庙论推英拔。如今城东瓜,不记召南茇。陋居有远寄,小圃无阔蹑。还为久处计,坐待行年匝。”
   我倒叶琳家里的四楼不规则的顶楼的时候,才发现楼顶四处,已经种满了月季花,那花朵很大,很清新,花瓣很艳丽。
   叶琳和那两个女孩子,穿透视装的,还有那个年轻俏丽的女孩子,都在那里。
  
   叶琳还是那么美,用了眼瞳,脸庞很白皙,面如秋月,鼻梁高高的,嘴唇有点象三月的樱桃,不甚红,却是水灵灵的。   她的衣服,也是透纱的,有几分质感,尤其是那些设计,都是很独到的,那发卡,也是水晶质感的。尤其是她的曲线,是那样的和谐,就像是完美的花瓣似的,总是给人一种恬静完美的感觉。
   “想什么呢?”叶琳看我凝视着她。
   “发觉你真的很美。”我说。
   “像月季一样。”叶琳说。
   我点点头。
  
   “我上小学的时候。”叶琳说:“我们班一个很会写作文的女生,这么描写过月季,她说啊:
   正是北方深秋, 月季花开枝头。 红粉佳人若天仙, 青绿丛中独秀。 四顾灰云白楼, 孤独有谁堪俦? 未到霜雪肆虐时, 容颜恰好,十分娇柔
   经年的过往,悄看,那蓬月季花,  紫红色的干,直直的,挺立着,  绿叶,垂着,翘着,烘染花间,   经年的过往,悄看,那蓬月季花,  红的,白的,粉的,灿然绽放,  待苞的蕾,俏向天空,伺机勃发!   经年的过往,悄看,那蓬月季花,  春日和煦的风,花儿更娇俏,  夏日阳的烤炙,花儿更是奔放!   经年的过往,悄看,那蓬月季花,  秋风带去的问候,花儿更是清秀,  冬日的霜雪摧折,花儿更是坚强!   经年的过往,悄看,那蓬月季花,  傍着小桥流水,傍着天空大地,青春无知而又年少  让**上翱翔的翅膀  飞过高大的山川  越过清清的细流  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  多少次空寂缭绕心头  孤独将我包围  不时让我想起儿时的故乡  月季花花香再飘荡  我在慢慢的观赏  手摘月季花  芳香那么浓  月季花呀月季花  原花香永常在”。
   “你家乡是哪里啊?”我很想知道。
   “湘许。”叶琳说:“你家乡也是湘许的吗?”
   “是啊。”我说:“湘许一生,一生湘许,所以,我非常喜欢我的家乡,也非常想留在那里。”
   “可是你来上海了。”叶琳说。
   “是啊。”我说:“你也来了。”
   “你对家乡的记忆是什么?”叶琳问。
   “湘许,”我说:“主要是风光,尤其是很多家乡的杜鹃,月季、兰花,还有很多的栀子花,我最喜欢的是家乡的矮竹,家乡的毛竹,家乡的松树、樟树、札树,家乡的很多可爱的小动物,很多的小麻雀,虽然很多我叫不上名字,还有家乡的瀑布,家乡美丽的沅水。
   我特别喜欢家乡的记忆,喜欢家乡给我的雾的回忆、雨的回忆、家乡的石桥,家乡的古寺。家乡的腊肉,很多关于湘许的记忆。
   我不是很喜欢长沙,这个城市太过浮华,这个城市太多的功利,尤其是这个城市的电视台,似乎根本就不是一个传播积极向上东西的地方,这是一个广告、金钱,还有女人的生殖器的电视台。”
   “你知道我喜欢湘许什么吗?”叶琳问我。
   “不知道。”我说。
   “我最想的就是以家乡的山、水,还有家乡的植物,或者是以家乡的设计,做家乡一套非常好的别墅,做一个经典的设计,做一个经典的园林,就像是苏州的园林,或者是杭州的西湖那样经营。”
   “你知道这件事情的难度。”我笑了笑:“你知道吗?你想过吗?”
   “这个当然想过。”叶琳说:“我父亲也不支持我这么做。”
   “你父亲?”我很纳闷:“敢问伯父是?”
   “暂时我还不敢和你说那些。”叶琳说:“认识你非常的高兴,也很愿意和你在一起,我希望我能到湘许去,寻找一个很不错的地方,做这个项目。”
   “资金呢?”我问。
   “这个别墅区。”叶琳说:“有五套别墅出售以后的收益是属于我的,这也是父亲给我的所有的资产,其余的资产都是我哥哥的。”
   “你哥哥是谁?”我很好奇。
   “我想你不会知道的。”叶琳说:“我父亲的家底,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强大得多。”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2 19:37
   352
   “这个不重要。”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对我很好奇。”
   “真的很好奇。”叶琳说:“你是怎么就用一年的时间,从一个很穷的人,一夜之间忽然有了这么厚重的资产,我也很纳闷,你为什么会喜欢一个交际花。”
   “你是说男人用下半身和女孩子交往吗?”我说。
   叶琳点点头。
   “我也不知道。”我说:“我不知道现在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对是错,我做了很多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的事情,我也很痛恨我自己,没有原则的和女孩子在一起,从来不问为什么,只是滥情。”
   “你也承认自己滥情了?”叶琳忽然说:“你有孩子了。”
   “是。”我说:“我不知道那个孩子是不是我的。”
   “是吗?”叶琳说:“你会说女人也是物质动物,对吗?”
   我没什么好说的,叶琳是太聪明不过的女人。
  
   我摇了摇头,叶琳挥挥手,让那个穿透视装的,还有那个年轻俏丽的女孩子,都下去了。
   我给吴玛晟示意了一下,让她也过去。
  
   “你现在会做这个项目吗?”叶琳忽然问。
   “我是个商人。”我说。
   “商业利益从来就是和文化、以及自然、社会的价值结合在一起的。”叶琳说。
   “我还是喜欢月季花。”我说。
   “是啊。”叶琳说:“你知道吗?月季是很美的,是东方的花儿,我尤其是喜欢月季长成大树的样子,特别是月季一朵朵的、盛开的样子。
   世间风情迷离恍惚,可望而不可置,生前情爱漫不经心,死后忆惘然。    人生路漫漫,流年易逝,锦瑟年华几世伤!    曾几何时,少年赤足,奔跑相走,池中莲花,泥中鱼藕!    曾几何时,少女持篮,相挽挎臂,田边马兰,园中月季!    十七岁仲夏,情窦初开,懵懂年少,怎堪回首?    念回忆,犹得半甜半涩,微风摇曳,跌碎一纸落寞!    城中许愿,殿中别离!三千五百年,只求今生缘!    谁说爱恨情仇终成渡?此生容颜牟时休?    奈何桥悠悠,梦境难游,彼岸花开千年愁!    断魂肠处,走浯江,挑黄河,三生石上决择重,浮光似镜,因缘尽牵,锋回路转尽是命
   “我最喜欢的是这几首写月季的诗词。”我想了起来:“客背在芳丛,开花不遗月。何人纵斤斧,害意肯留泋。偶乘秋雨滋,冒土见微茁。猗猗抽条颖,颇欲傲寒冽。势穷虽云病,根木不容拔。我行天涯远,幸此城南茇。小堂劣容卧,幽阁粗可蹑。中无一寻空,外有四邻匝。窥墙数柚实,隔层看椰叶。葱茜独此苗,愍愍待其活。及春见开数,三嗅何忍折
  
   芳菲移自越一台,最以蔷薇好并栽。稼艳尽怜胜彩绘,嘉名谁赠作玫瑰。春成锦绣吹折同,天染琼瑶日照开。为报朱衣早邀客,莫教零落委苍苔
  
   开随律琯度芳辰。鲜艳见天真。不比浮花浪蕊,天教月月常新。蔷薇颜色,玫瑰态度,宝相精神。休数岁时月季,仙家栏槛长春。
  
  
  
   “如果是这样。”我说:“你知道李嘉诚吗?”
   “位置、位置、还是位置。”叶琳说:“这个我当然知道。”
   “那你觉得你的设计可以成为历代的典范吗?”我说。
   “我在想。”叶琳说:“我们应该可以通力合作的,我知道,你的钱应该不完全是你自己的,你的钱毕竟是有限的,你要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是我想,如果我听的没错,你现在在湘许,也在做很大的项目,资金也不止是一个亿,也许将来,你的项目比我父亲的项目还要大得多,但是我想,你应该也很需要我。”
   “你的要求是问为你建一个你梦想的别墅。”我说。
   “不是一栋。”叶琳说:“是十二栋。”
   “你的胆量还真是不小。”我说:“十二栋山水别墅,而且每个别墅都是天价的设计、天价的建筑,你能住得过来吗?”
   “我是理想主义的人。”叶琳说:“为了我的目的,你也应该清楚,是根本就不计代价的。”
   “你一个人住吗?”我问。
   “那就不是你考虑的事情了。”叶琳说:“我想你应该会和我住在一起的。”
   “你凭什么这么自信啊?”我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叶琳,我非常欣赏你的设计,也欣赏你的心思,可是你想过吗?我很年轻,今年只有二十一岁,我对你的年龄优势太明显了。”
   “这个我知道。”叶琳说:“有的事情,不是钱可以解决的,两个人之间,更多的是情调,或许,我相信你应该可以明白的。”
   “当然明白。”我说:“我其实很多事情真的是身不由己,你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但是我不是。”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2 20:09
   353
   “大仙,又有什么仙女迷上你了啊?”我回到酒店的时候,鹿妃已经过来了,还真带了鹿铃,还带了很多腊肉。
   我吃一惊,她带的腊肉足足有两个箱子,那腊肉啊,都腌得很好,不是很浓的,但是味道似乎还真的是不错。
  
   “你带这么多腊肉啊?”我很吃惊。
   “是啊。”鹿妃说:“是我舅舅腌的啊,味道不是很重,没有用太多的盐。”
   “你舅舅是谁?”我很好奇:“这种腊肉似乎不是湘许别的腊肉的品味。”
   “是吗?”鹿妃说:“你观察很仔细啊。”
   “你为什么带这么多腊肉?”黄可也很吃惊。
   “这些腊肉你吃了就会有感觉的。”鹿妃说:“你知道吗?湘许有一种猪,特别是山野的一种香猪,这种香猪的体格或许会比较大,但是它们的肉很特别,尤其是熏过的肉,会留有花香的味道。”
   “它们吃的是山上的野花。”我忽然明白了。
   “是啊。”鹿妃说:“所以呢,我想你一定没有尝过,我也是到我舅舅那里,吃到了这么好的猪肉,所以给你带过来了。”
   “这些猪肉应该还有别的故事。”我很想知道。
   “这个自然。”鹿妃说:“你也知道,湖南最出名的出产,也包括猪肉。”
   “是啊。”我说:“你带这猪肉来,也意思是要提醒我,我也是湖南的一员。”
   “没有这个意思。”鹿妃说:“我就是觉得这个猪肉挺好吃的,就是想让你尝尝。”
   “好啊。”我说:“我们一起做好了。”
   “行啊。”鹿妃说:“我们到上海租个房子,一起做这个猪肉,好吗?”
   “也行。”我说。
  
   “这是酒店,”黄可提醒我:“做不成饭。”
   “那我们换个房子好了。”我说:“这里目标太大,也有可能我们会暴露。”
   “那道叶琳的别墅去好了。”黄可说:“我想啊,你和鹿妃甜甜蜜蜜的做猪肉的时候,叶琳一定会馋得上下流口水。”
   “叶琳是谁?”鹿妃问。
   “就是他今天晚上遇到的大美女啊。”黄可拍了拍鹿妃 的肩膀:“恭喜你,又可以磨练你的意志了。”
   “恐怕不是我一个人磨练意志吧。”鹿妃好笑:“以后我磨练意志的时候还多的是,所以呢,我现在就来上海,即使我控制不住的时候,我也有可发泄的对象啊。”
   “是吗?”我叹了口气:“你们个个都很厉害啊,个个都可以随意收拾我啊,而我呢,就是一个胆小的,还不知道怎么处理自己感情的人。”
   “是,”黄可说:“当我以前和几个男孩子纠缠不清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痛苦,我觉得我可以轻松的应付,可是最后我才发现,我根本无法应付。
   我和他们之间的感情,有的时候,觉得他们之间互相为了我而暗杀,或者说是有了什么灾难性的的后果,我真的有时候觉得很难受。”
   “你终于承认自己花心了。”鹿妃说:“你还有资格和大仙在一起吗?”
   “有没有资格。”黄可很好笑:“要大仙说了算。”
  
   她们还要争执,我已经很痛苦的坐到了一边。
   “怎么了?”鹿妃过来:“那么难受吗?”
   “那么难受?”我叹了口气:“真的很不舒服,我也说不出来,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非常难受,我知道现在我很危险,但是……”
   “但是你也不知道你现在做什么事情。”鹿妃说:“爱你的女人都比你要强大。”
   “是啊。”我说:“你也是。”
   “今晚陪我。”鹿妃说。
   “行。”我叹了口气:“现在我真的很担心,所以我请你帮忙办件事情。”
   “什么事情?”鹿妃问。
   “你以为不要再伤害别人,好吗?”我说:“我怎么陪你都可以,就是你别太激动了,否则的话,你还会闯祸的。”
   “行啊。”鹿妃说:“你终于变乖点了。”
  
   晚上的时候,鹿妃的动作特别狠,就像是冬天刺骨的风似的,她真的不愧是警校的高才生。
   更让人吃惊的 是,她又嘶又咬。那种动作,几乎是发狠的,似乎有几分温柔,但是几乎是温柔的撕咬,那种动作,又狠又毒辣,恨不得一口吃了我似的。
   我几乎是很想摆脱,可是她似乎也有兰花的香气,只是这个兰花几乎是可以缠人缠那么紧的,更让人吃惊的是,她似乎是故意的。
   我渐渐的失去了自己,也失去了自己的世界,这个鲜花的花雾尽管很美丽,但是似乎还是有毒的,也是有刺的,虽然我很想躲开,但是也闪不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2-4-6 00:01  金钱  +15   好帖
王大三   2012-4-6 00:01  魅力  +15   好帖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6 00:03
  好,鹿妃这个刻画的最成功,也有故事的人物还是出现了,真希望更多的故事能围绕主线出现啊,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21 18:47
   354
   “这些腊肉不是死猪肉做的吧?”黄可早上闻腊肉的时候,怎么看怎么觉得味道不太对。
   “怎么会是呢?”鹿妃很是委屈。
   “你看看颜色?”黄可拉鹿妃:“颜色是米黄色的,还有点黑菌,你看看,这里,这里,都有一些霉变的痕迹。你知道不知道,这就是病死猪肉啊。”
   “可是我们吃的时候没有什么啊?”我不觉得有什么异常。
   “可是这些分明就是病猪肉啊,”黄可说:“你知道不知道,猪肉和人都患有禽流感、狂犬病、布鲁氏菌病、猪Ⅱ型链球菌等等很多疾病呢,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肚子疼了,我得到医院去看看。”
   黄可说完,就着急的先去医院了。
   鹿妃无辜的看我,她怎么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肉腌的时候应该是和花碎了在一起腌的。”吴玛晟一下子就看出了猫腻:“这几种花,应该包括芍药、牡丹、玫瑰等等,非常好看的。”
   “你看得出来?”鹿妃很是吃惊:“那你为什么不说?”
   “说了有什么意思。”吴玛晟说:“你难道不觉得,黄可是一个很难对付的人吗?”
   “才知道啊。”鹿妃生气极了:“大仙,你帮我出头啊。”
   “这事我怎么替你出头?”我头晕脑炫:“本来都不是什么大事情,更何况,她不过是找茬而已,你自己小心点就可以了,别什么生气都大大咧咧的好不好?”
   “你还怪我了?”鹿妃生气极了:“我千里迢迢的带了这些花猪肉给你吃,就是想给你好好的补补身子,你倒好,还倒打我一趴,你是不是被黄可给迷住了,连她故意找茬,你还偏向她?”
   “这不是偏心不偏心的问题。”我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大小姐,你能不能不惹点事呢?你明明知道,贾珍珍、田思丹,几个人,你为什么一个人关系都处理不好呢,我就纳闷了,为什么大家都说你不好呢,你难道不可以反思一下自己的问题呢?”
   “我有什么问题?”鹿妃气坏了:“我不够野蛮,不够娇媚,没有小蛮腰,没有黄可给你的罗曼蒂克,是不是啊?”
   “是不是和这些有关系吗?”我狂晕:“鹿妃,你觉得姿色和感情有关系吗?”
   “有关系。”鹿妃说:“你分明就是偏心于黄可。”
   “随便你说好了。”我看了看手机,有叶琳发过来的一个短信,约我去看看她的又一个设计图,是类似流水别墅的一个半山流水的设计,她想征求征求我的意见。
  
   “谁啊?”鹿妃一下子将我的手机夺了过去。
   “一个朋友。”我说。
   “女朋友吧。”鹿妃灰溜溜的说:“徐大仙,你除了搞点桃色绯闻,弄点什么红颜知己,喜欢来点什么男男女女之间的问题,你还会弄什么呢?”
   “你正常点好不好?”我简直不知道怎么说鹿妃好了:“你倒哪里哪里就鸡飞狗跳,到哪里哪里就非要闹腾点事情来,你别总是戴着有色眼镜来看人好不好?”
   “又烦我了又烦我了。”鹿妃一把将我抓了起来,举过头顶:“徐大仙啊徐大仙,你怎么这么容不得人呢?我就是简单的和你说几句话,你就这么生气,你到底想干什么?”
   “放下我。”我生气了。
   “不放。”鹿妃说。
   “你真的不放?”吴玛晟冷冷冰冰的说。
  
   吴玛晟看鹿妃的眼神有几分冷,鹿妃一点也不怕,反而将我举起来,在客房里走了一圈。
   我很恼火,可是自己就像被背翻过来的乌龟一样,没有办法折腾。
  
   鹿妃将我举了一圈,又将我扔到了大床上,我重重的摔在了床上,倒还是没有什么。
   “你疯了?”我气坏了。
   “疯了又怎么样?”鹿妃说:“你养啊,反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
   “你真是疯子。”我从床上爬起来,给叶琳回了个电话,问她在哪。
   “在南京路。”叶琳说:“我们中午一起吃什么?吃法国菜,还是日本料理?”
   “随便好了。”我说:“就你一个人吗?”
   “不是啊。”叶琳说:“我就担心这些,还有我妹妹。”
   “你妹妹?”我狂晕。
   “是啊。”叶琳说:“一个很喜欢设计,但是总是也学不到点子上的人。”
   “你妹妹?”我想了想:“那好,你现在在哪?”
   “在法国饰品一条街。”叶琳说:“你来好了,我等你噢。”
   “行,”我说:“一会我就到。”
  
   “我也去。”鹿妃忽然尖叫。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2-4-22 19:40  金钱  +12   好文章
王大三   2012-4-22 19:40  魅力  +12   好文章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22 19:40
  “我也去。”鹿妃忽然尖叫。

  支持了,哈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29 10:18
   355
   “你好好呆在家里行不行?”我狂晕:“上海可逛的地方太多了,南京路、淮海路、浦东中央公园,城隍庙,KTV,洗脚城,还有东方明珠,多好玩啊,你为什么不去呢?”
   “上海有什么好玩的地方?”鹿妃不觉得:“要山没山,就一个破余山,还没有一百米高,南京路、人民广场、上海外滩还凑合,你又和别的女人在那里调情,还有什么中央公园,就是一个大点的街心公园,还有什么洋房,别墅,那有什么好看的,就是石头建筑,或者是样子特殊了点,或者是多了几个符号,多了几根线,然后弄了个小院子,如此而已。还不如看看新盖的楼盘呢,最起码还有点巧妙的构思,还有点精巧的设计,还想着你和那两个烂女人在一起调情,想起来都生气。”
   “哎呦。”我狂晕:“你就不能干点别的?”
   “不能。”鹿妃想了想:“除非呢,你明天陪我去崇明岛玩一整天,否则的话,休想。”
   “明天我还有事情。”我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什么烂事啊,天天都揪人心,这些都不说,到处都是杂草一丛丛,蒿草丛生。”
   “谁是蒿草谁是蒿草?”鹿妃气极了:“你说谁呢?”
   “我没说你。”我不可名状的生气:“你自己喜欢联想就联想好了。”
   “别人叫我生气我偏不生气。”鹿妃忽然笑起来了,喝了口茶:“有什么好生气的,不就是喜欢左拥右抱嘛,不就是喜欢和好几个女孩子玩双飞,三飞嘛,不就是喜欢腾云驾雾嘛,怕什么,我陪你好了,本小姐喜欢陪人玩,看谁能玩过谁?”
   “我玩不过你。”我恼了:“祖宗,饶了我吧,你这么年轻,这么漂亮,喜欢你的人多了,你怎么就喜欢做哪些无聊而费劲时间和力气的事情呢?”
   “我喜欢,我就追。我喜欢,我就赶。”鹿妃才毫无顾及呢:“只要天不塌,地不倒,海水不把大上海给淹没,我就非得找你。”
  
   叶琳电话打过来了,问我到哪了?
   塞车了,我有点无力的说。
   这么惨啊,叶琳笑了笑,那我慢慢等噢。
   她似乎是笑了笑,也似乎有点无奈的意思。
  
   我无奈,拉上鹿妃,出了门。
   从我们酒店到叶琳说的法国饰品一条街,还是挺远的,有十几里吧,上海的的士还不是很好打,我们拦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拦了一辆,说了地方,司机居然不想去,说是单双号限行。
   我有点恼火,和司机吵了起来。
   司机也很恼火,说带不成。
   正吵着,一辆警车过来了,下来一个警察,问了问情况。
   司机一看警察来了,像基督徒见了耶稣似的,乐得不知道成什么了,急忙上去,说我扰乱社会秩序,还故意耍流氓,寻衅滋事。
   那警察看了看我,“大仙?”
   “尖头?”我也吃一惊,好长时间不见,这小子居然黑了好多,还瘦了好多,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和原来不太一样,更可怕的是,这人脸上还多了道疤。
  
   “这么了?”尖头问我。
   “急着去和他的小情人约会呢。”鹿妃没好气:“司机说是单双号限行,所以不能去,所以我们就吵起来了。”
   “那我送你们去好了。”尖头想了想:“人家不想带就算了。”
   “也行。”我和鹿妃坐上了尖头的警车。
  
   那司机见我们不再坐他的车,骂骂咧咧骂了两句,迳自开车去了。
   “哪里的妞?”尖头一边开车一边问我。
   “搞设计的。”我说:“设计一别墅,什么都很奇怪,房间啊,卧室啊,客厅啊,什么都很奇怪,还有,很多类似什么蕾丝、镂空啊、星星纹啊、巴洛克之类的东西用到了家居上。”
   “品味不错啊。”尖头说:“你耍得越来越花了啊。”
   “是很花。”鹿妃没好气:“连上海的警察也得给他开车,这待遇,都快赶上政治局委员嘛。”
   “我昨天找了个人给大仙算命。”尖头说:“他真还能当上政治局委员。”
   “还中央委员呢。”鹿妃好笑:“吹不死你们。”
  
   “政治局委员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尖头提醒她:“比中央委员高。”
   “我才不信呢。”鹿妃好笑:“你当警察的就这么没原则,说用警车带流氓就带流氓了。”
   “他怎么是流氓了?”尖头好笑:“我这是为人民服务。”
   “这个人民好厉害啊。”鹿妃气坏了。
  
   “你从哪淘的豹子啊?”尖头看我一脸痛苦状。
   “土豹子吧。”我说。
   “差不多。”尖头好笑。
   “姓徐的。”鹿妃气坏了:“你等着,今天晚上我咬死你。”
   “好厉害噢。”尖头不觉莞尔。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29 11:26
   356
   “我哪里厉害?”鹿妃觉得很不服气:“即使我再厉害,也厉害不过徐大仙啊,你都说他能当政治局委员了,我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小角色罢了。”
   “行啊。”尖头笑笑:“大仙,你真的是大仙啊,身边的辣妹、小可爱、小MM成双结对啊,真的很幸福啊。”
   “这是好事吗?”我不怎么觉得:“再说了,我也不想身边都是云雾缠绕啊。”
   “是吗?”尖头提醒我:“你也该知道,你这是为人民服务啊。”
   “什么为人民服务?”鹿妃很奇怪。
   “你不知道精子的奇效吧,”尖头告诉她:“精子可以使睡眠更好,减轻经期前的综合症;有助于女性阴道的消毒;有助于保护头脑年轻;有效减少心脏病和心肌梗塞的发生;减轻或是缓解疼痛症;减少皮肤病的发生;提高免疫系统的抗病能力;促进女性生殖健康。减缓衰老,女人在三十五岁左右,骨骼开始疏松,性爱可以调节胆固醇,保持骨骼的密度,减缓骨质疏松。使整个人看上去步态轻盈,身体的灵活性也强”。
   “那对我又没什么好处?”我觉得无所谓。
   “还没有什么好处啊?”鹿妃问我:“左搂右抱,环肥燕瘦,艳福无边,这不是好事还是什么?”
   “女人的好处更大。”尖头说。
   “是啊。”鹿妃好笑:“女人穿得好看漂亮,到头来都是为了自己更加舒服,为了自己的身体健康。”
   “对啊。”我说:“所以你呢,最好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看看自己的身材,看看自己的皮肤,看看自己的嗓子,看看你哪点和尤物、可人能够联系到一起?”
   “就是联系不到一起?”鹿妃说:“总和野蛮可以扯到一起,怎么了,你不服气?”
  
   “尖头。”我懒得理会鹿妃:“你去哪里了?”
   “我啊。”尖头叹了口气:“前段我上司给我介绍了一个什么柔道教练,我看那妞长得很正点,对我也不错,还很善良,又会做饭,觉得不错。和她处了处,现在受吧了了,天天一大早叫我去跑步,这还不说,天天当靶子陪她练柔道,简直就是当活靶子。”
   “当完靶子再给你做饭?”我笑坏了:“是不是啊?”
   “是啊。”尖头说:“打一巴掌,再给点糖吃。”
   “长得怎么样?”我笑咪咪的问。
   “一般化。”尖头说:“知道原来跟邓亚萍一起的乔红吗?长得就跟她差不多,脸盘不大,有点凑合,脸上有点马子,小巧玲珑,但是力气很大,皮肤有点黑那号。”
   “你领导是谁啊?”我不知道。
   “就我们顶头上司。”尖头按了按喇嘛,“那边有个美女冲你招手呢,看是不是?”
  
   我回过头,看见了叶琳,她用了眼瞳,脸庞很白皙,面如秋月,鼻梁高高的,嘴唇有点象三月的樱桃,不甚红,却是水灵灵的。
   “你好厉害啊。”叶琳笑了笑:“警车亲自送你。”
   “为人民服务嘛。”尖头笑了笑:“兄弟,找的这个新欢不错啊,比我那位强。”
   “哪里。”我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我们也就是一般朋友。”
   “一般朋友?”尖头乐死了:“好像明星们都是这么说的。”
   “什么人?”我简直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叶琳已经等好久了,她虽然有点急,可是也不好说什么,倒是她的妹妹,在一边早都等不及了,跑一边服装店都已经试了五六套服装了。
   见了鹿妃,叶琳笑了笑,问是谁。
   “我哥们。”我说。
   “是哥们。”叶琳很会心的说:“不是一般的简单哥们吧。”
   “当然不是。”鹿妃好笑:“好朋友兼哥们,你是?”
   “我是叶琳。”叶琳和她握了握手,“大仙的学姐。”
   “又一个学姐。”鹿妃乐死了:“大仙,你究竟有几个好姐姐啊,每一个好姐姐都为你憔悴。”
   “我哪有那么厉害。”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先逛逛吧。”
  
   叶琳勾住了我的手,十指紧扣,这似乎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她身上的兰花的气味沁入我心里,似乎有点痒痒的,有点春风吹过来,我都感觉有点醉了。
   我们直接进了间店铺,是法国一个牌子的女装,样式看上去和外贸店的差不多,都是搞点渔网啊、网兜啊,整点什么亮片啊,弄点什么蕾丝啊,半透明啊,再搞点你不知道的什么材料什么名词,然后就是叫人尖叫的价钱。
   叶琳一边看,一边旁若无人的试了试,一会儿,她叫我到试衣间,帮她拉拉后面的拉链。
  
   我进去,她怎么拉都拉不上,我很轻松帮她拉上了,她拉住我小声问,“那个女孩是你什么人?”
   “说过了,朋友。”我说。
   “你是不是有一打女朋友?”叶琳似乎有预感。
   “比你想的多。”我存心气她。
   “一打也不多啊。”叶琳倒不在意,试了裙子出来,拿卡买了单。
   “是不多。”鹿妃说:“不过很累。”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29 13:06
   357
   “心累还是身体累?”叶琳问我。
   “都很累。”我无可奈何的说。
   叶琳的妹妹忽然捂嘴笑了起来,她个子有点低,不过很小巧玲珑,尤其是眼睛,水汪汪的,有点像漫画里的角色,她的鼻梁高高的,嘴唇和红樱桃似的,很小巧,尤其是她的眼睛,还眨巴眨巴的,笑得很开心。
   鹿妃看我撇叶琳的妹妹,狠狠拧了我一下。
  
   “怎么了?”我问她。
   “桃花眼,你乱瞄什么啊?”鹿妃恶狠狠的说。
   “你是我什么人啊?”我轻蔑的扫了她一眼:“管我那么宽?”
   “现在再不好好管管你,以后还不知道你会做多少祸害人的事情呢?”鹿妃狠狠的说。
   “你怎么做什么都不顾场合啊?”我狂晕。
   叶琳笑眯眯的再次勾住我的手,又看了鹿妃一眼,鹿妃有点想吹胡子瞪眼的样子,但是忽然看叶琳笑吟吟的样子,天使般的笑容,想挥出来的拳头又缩了回去。
  
   叶琳拉我去了附近的几个服装店,她妹妹买了点内衣,还有点小可爱,叶琳也要一种塑形衣,问我哪种好看。
   我说我只知道婷美,别的什么也不知道。
   叶琳笑了笑,选了一款透明蕾丝的,挺好看,质地相当好,手工也很细,价格也是天价,不过看那几个字母,就知道是大厂的精品。
   鹿妃扫了一眼这种内衣,显出了一股不屑的眼神。
  
   想吃饭的时候,鹿妃执意的非要找了一家昆虫的野味店,这家店设计很时尚,外面试花岗岩,里面是文化石,有点原始的风味,用文竹和花鱼、以及一人多高的桦木将桌子与桌子之间隔开。
   叶琳拉我坐一边,叶琳妹妹、鹿妃坐了另外一边。
   一个穿苗族服饰的女子过来,给了我们菜单。
   鹿妃点了点头,拿了过来,点了几道让人拙舌的菜:蚕蛹、豆虫、蚂蚱和知了猴,还有蚂蚁上树。
  
   “你能点点别的吗?”我有点害怕。
   “把妹的时候胆子那么大,这么吃昆虫的胆量都没有?”鹿妃生气的说。
   “什么是把妹啊?”叶琳很感兴趣。
   “泡妞。”鹿妃恶狠狠的说。
   “妹纸,就是MM的意思。”叶琳的妹妹刚刚去过湖南旅游,所以还是知道湖南的土话的。
   “谁把妹啊?”叶琳智商似乎不是很高。
   “他啊?”鹿妃指了指我。
  
   叶琳妹妹似乎抿嘴总是想笑,但是也不知道笑什么。这个姑娘似乎很招人喜欢,不过,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他挺老实的啊。”叶琳说。
   “那是你没见他的其他女朋友,他的其他情人。”鹿妃警告她:“比你漂亮的多了,比你妩媚的多了,比你娇倪克爱的多了。”
   “是吗?”叶琳倒无所谓:“只要他心里有我就好了。”
   “是吗?”鹿妃很好笑:“你用情还是很专一的噢。”
   叶琳不搭理她 ,又点了个甲鱼。
   叶琳妹妹看了看,点了个鲈鱼。
   我想点,被鹿妃把菜单夺取了,直接还给了 穿苗族服饰的女子。
  
   蚂蚁上树先上来了,还真的是一群蚂蚁,密密匝匝的,堆在盘子里。
   我看着,觉得毛骨悚然,有点森森的柑橘。
   叶琳的妹妹觉得没什么,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鹿妃也吃得很自然,倒是我和叶琳,半天没动一筷子。
  
   “看什么??”鹿妃问我,“不吃啊。”
   “不饿。”我说。
   “你呢?”鹿妃指了指叶琳。
   “我也不饿。”叶琳说。
   “你也不饿?”鹿妃好笑:“你们可真是天生的一对啊。”
   “你这话倒是很中听啊。”叶琳终于肯定了一次鹿妃。
   “你难道不知道佳人薄命吗?”鹿妃冷不丁又来了一句。
   “那你就是红颜祸水了。”叶琳妹妹可不是吃素的。
  
   “你说谁?”鹿妃很快火气就上来了。
   “你联想力很丰富啊。”叶琳妹妹说:“我还没见过联想力丰富又这么魁梧的中文系的女孩子呢。”
   “你…”鹿妃气得说不出话来,只好瞪我,奈何我和叶琳坐在一起,她虽然很生气,但是也不好发作。
  
   一会儿,蚕蛹上来了,指甲盖大小,蚕很小,拌了点辣椒和葱花,还有点香菜。
   “吃啊?”鹿妃招呼我。
   “我不吃。”我觉得有点不舒服,很恶心的感觉。
   “不吃?”鹿妃好笑:“一会儿好吃豆腐啊。”
   “吃什么豆腐?”叶琳真的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就是你MIMI。”鹿妃故意说得很恶心。
   叶琳倒是不在意,她似乎有点累了,依偎我怀里,似乎若有所思的样子。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29 13:53
   358
   “你们还真浪漫啊。”鹿妃生气的说。
   “是啊。”叶琳说:“我们也就能浪漫点了,哪里像有的人,吃着这些美丽的昆虫食品,我们只好眼巴巴的看着,饿得前胸贴后背还什么都不敢吃。”
   “那有什么不能吃的?”鹿妃说:“昆虫都是高蛋白,对身体再好不过了。”
   “什么高蛋白?”我狂晕:“我又不缺营养。”
   “你还不缺营养?”鹿妃好笑:“就知道从一个乳峰到另一个乳峰,你说你缺不缺营养啊?”
   “是吗?”我不以为然:“你阅历很丰富啊。”
   “谁像你啊,小小年纪,阅尽千帆。”鹿妃说。
  
   蚂蚱上来了,居然有好几盘,一盘是油炸蚂蚱,一盘是蚂蚱油炸蚂蚱串,一盘是蚂蚱裹着面。
   “尝尝啊。”鹿妃一边吃着油炸蚂蚱,一边招呼我。
   “这能吃吗?”我皱了皱眉头。
   “这么不能吃?”鹿妃给了我一盘蚂蚱裹着面,“这个味道最好不过了。”
   “算了。”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想换个地方吃饭。”
   “你敢。”鹿妃站了起来,“你要换地方,我就撒泼。”
  
   “你怎么这样?”我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蚂蚱裹着面很好吃的。”叶琳妹妹尝了尝,给我吃。
   我试了试,味道还可以。
  
   我拧了拧眉毛,还是吃了一只,觉得味道似乎还可以,就是普通的肉,幸好是面裹着,也不觉得什么。
   吃了一只,鹿妃又给我叨了一只。
   我尝了尝,感觉味道还是很不错,就跟以前吃的蝉差不多,味道很新鲜,而且似乎添了点胡椒,就是有点炝,不过也没什么。
  
   吃完了三只,我忽然觉得有点闷,呼吸越来越困难。
   “你怎么耳边和脸颊、下巴上都起红包 呢?”叶琳妹妹看得仔细。
   叶琳也看到了,我已经开始干咳了,很难受。
  
   鹿妃一下子傻眼了,她怎么知道会这样。
   “还管什么?”叶琳妹妹恼死了,“快送他上医院啊。”
   叶琳扶着我,赶紧出了门,餐馆老板看我呼吸越来越困难,也怕出人命,赶紧找了辆车,把我拉到了最近的医院。
  
   医生给我打了几针过敏针,又给了我输了点营养液,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才逐渐好了点。
   叶琳瞪眼问餐馆老板,“怎么回事?”
   “就是啊。”叶琳妹妹也很生气:“差点都要了人命,在你这是什么餐馆啊?”
  
   叶琳刚刚翻了我的通讯录,给黄可、吴玛晟打电话,通知她们,她们都赶了过来。
   黄可也很着急,看我脸色逐渐好起来了,眼神也好起来了,这才松了口气。
   吴玛晟瞪着餐厅老板,恨不得吃了他。
  
   餐厅老板看我们人多,也叫了大厨,一脸无辜的样子,他说吃这道菜的客人太多了,可是没有出过事的啊。
   “那他这么了?”叶琳问。
   “可能是这样。”医生说:“平时有些人只知道人对青霉素、花粉、灰尘等过敏,但是有人对蚂蚱一类的昆虫也过敏,症状多表现为全身发痒、恶心呕吐,严重时也能导致人休克,甚至死亡。由于蚂蚱体内异型蛋白分子量较大,食用后不易被人体完全分解,易引起不同程度过敏,严重者甚至会危及生命 ”。
   “这可能是他体质的问题。”餐厅老板说:“我们的菜没有问题啊。”
   “那照你的意思?”叶琳说:“我们还要感谢你,因为你的餐馆,我们这才发现我们的朋友体质过敏,所以还要给你付费?”
   “餐费我不要了。”餐厅老板说:“医药费我也要了,怎么样?”
   “打110。”叶琳说。
  
   “算了。”我对叶琳说。
   “为什么算了?”吴玛晟说:“凭什么算了,你都快没命了。”、
   “这和他没有关系。”我说。
   “怎么和他没有关系?”吴玛晟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鹿妃,知道我说的话的意思了,狠狠的瞪了鹿妃一眼。
  
   田思丹也听说我食物中毒的事情了,给我打了打电话。
   “怎么样?”田思丹问我。
   “已经没事了。”我说。
   “以前你吃海鲜也没事啊。”田思丹说:“你吃螃蟹啊,还有一些海鱼啊,也没过敏啊,怎么吃蚂蚱就出事了呢?”
   “我也不知道啊。”我说。
   “是不是你吃了一些有很多卵的蚂蚱啊?”田思丹说:“我以前吃这种蚂蚱就过敏过。”
   “是吗?”我似乎有点明白了:“不会有什么反作用吧?”
   “不会。”田思丹说:“你好好休息。”
   “行,”我问:“湘许那边怎么样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2-4-29 17:27  金钱  +10   好文章
王大三   2012-4-29 17:27  魅力  +10   好文章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4-29 17:27
  好文章再次更新,拜读与期待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6 20:04
   359
   “湘许这边还是有点麻烦。”田思丹叹了口气:“叶凌已经给卢书记说了,说实在没有办法的话,就炸弹炸好了。其实这么大的工程,伤个把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死个把人,也就是几十万的赔偿,你这一天耽误多少钱?”
   “炸弹能解决一切问题吗?”我不相信:“如果炸弹可以解决问题的话,那就不必要盾构机,不必要挖掘机了吧,何必呢?”
   “你这么这么死脑筋呢?”田思丹说:“本来你三妹说,趁你在上海,直接炸得了,但是我觉得不妥,还是告诉你为好,可没想到你这么难说话。”
   “三妹怎么这么嚣张?”我一下子警觉下来:“原来让我来上海,是你们有这个想法。”
   “不是的。”田思丹说:“我也担心上海会出什么问题,现在你也觉察出来了吧?”
   “你说的是丛琳琳?”我说。
   田思丹点点头。
   “你怎么觉得出来的?”我问。
   “之前我在丛琳琳身边也有人。”田思丹说:“其实上海你公司里我一直担心你出什么事情,毕竟,你才二十一岁,而我呢,总还是比你年长几岁,所以,我才让你去上海的。”
   “那你为什么不来?”我很纳闷。
   “连我也走了。”田思丹问我:“你完全相信贾珍珍吗?鹿妃不闹个天翻地覆?”
   “我知道。”我说:“你现在把祸水东引了。”
   “也只有你能对付她了。”田思丹说。
   “可不是。”我说:“我也差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有的时候。”田思丹有点抱歉的说:“大仙,很多事情还是想开店,别着急,其实你现在还是有办法对付的,你也别和鹿妃真的生气,想当初,黄可是多难对付,但是到最后,她不是还是被我降服了。”
   “你是怎么对付黄可的?”我感到很好奇。
   “好好想。”田思丹说:“总会有办法的,其实,鹿妃比许露嘉还算是好得多。”
   “或许吧。”我说。
  
   田思丹说我母亲叫她,她有事先过去,一会儿再给我来电话。
   “怎么样?”叶琳说:“听你们说话,好像说的是很多事情。”
   “是啊。”我说了那个隧道设计的难题。
   “这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啊。”叶琳忽然想了想:“我有个设计,就是怪了点,不知道有没有用?”
   “是吗?”我说:“那多好啊,我给田思丹说一下,你赶紧去湘许,让她好好接待你,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提什么要求都无所谓。”
   “这可是你说的。”叶琳忽然惊喜。
   “你疯了。”鹿妃说:“提什么要求都无所谓。”
   “我不会提过分的要求的。”叶琳说:“我就是想建一个山水别墅,让大仙帮我解决土地的问题,如此而已。”
   “果真?”鹿妃不敢相信。
   “对。”我点了点头:“叶琳本来就是一个设计师,她感兴趣的也就是设计而已,对于别的事情,不是很感冒,你误会她了。”
   “如果是真的,那可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鹿妃说。
  
   黄可想说什么,被我眼睛制止了。
  
   一会儿,田思丹电话打过来了,我让她把叶凌叫过来,她答应了。
   叶凌一会儿和我联系,简单阐述了她工程中遇到的困难,还有她的想法,现在拖工期已经拖了很长时间了,别的地方基本上都完了,就剩这里了,如果再这么拖下去,鹿书记也很着急,就很影响他的政绩了。
   “管什么政绩不政绩?”我狂晕:“主要还是考虑大家的安危,我最讨厌那种为了一己的好恶,对人进行人身攻击和毒害人们的一些人。这些人总是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就可以随意的欺负和侮辱别人,在他们看来,这还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表现。
   尤其是一部分官员,就是喜欢吹捧自己,就是喜欢一些表面光鲜的东西,就是喜欢标榜些东西,就是喜欢搞一些概念,就是喜欢耍一些你看不到的东西,尤其是一些人,搞的很多花样,你怎么看都看不懂。”
   “是。”叶凌说:“可是你说怎么办?”
   我把叶琳的设计说了说,说她可能能帮上忙。
   “那也只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叶凌说:“今晚有去上海的航班,要不我来趟上海吧,我把工程图给你和叶琳看看,或许可以得到解决。”
   “试试吧。”我也无必胜的把握。
  
   “怎么样?”鹿妃问我。
   “叶凌明天来上海。”我说:“我们准备一下吧,迎接她。”
   “什么?”鹿妃狂晕:“她也来上海,太热闹了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2-5-7 09:06  金钱  +10   好文章
王大三   2012-5-7 09:06  魅力  +10   好文章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7 09:07
  作者越写越好,人物也鲜活了起来,一定要支持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19 21:42
   360
   叶凌海还真倒霉,一上飞机就开始晕机,居然吃了好几片药都不顶事,一下飞机,头就晕得不行,还好卢丝丝扶着她,她才勉强的下了飞机,一下飞机,就面色苍白,不住的想吐。
   吴玛晟看情况不对,看了看叶凌的脸色,征询意见的看我。
   “怎么办?”卢丝丝问我:“你们催得也太急了,叶凌姐从来没有做过飞机的,现在吐成这个样子了,都怪你了,徐大仙?”
   “这个关徐大仙什么事啊?”黄可当然是向着我了:“工程那么急,不坐飞机怎么行?湘许又不是没有修机场,既然修了又有飞机,为什么不坐?”
   “你谁啊?”卢丝丝又点轻佻的看了看黄可,这个一米七多骄傲的女孩子,还有她那几乎不怎么看人的眼神,紧紧的盯紧了我,生怕别人多看我一眼似的。
   若论姿色,卢丝丝还是逊黄可一筹的,她虽然喜欢穿很时尚的衣服,尤其喜欢皮草,她和黄可一样,都是如玉的皮肤,但是她的皮肤,却是地地道道的阿富汗玉,和黄可翡翠般气质的皮肤比起来,真的还有几分差距。
   “我是徐大仙的未婚夫,你是谁?”黄可居然说了这话,吴玛晟立即用征求意见的眼光看我,似乎要采取什么行动,丹看我那种无动于衷的眼神,也就暂时忍住了。
   “我怎么没听大仙说起过啊?”卢丝丝忽然想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认识大仙的?”黄可当然是很骄傲的。
   “我们好几年的大学同学。”卢丝丝好笑“他在复旦,人称徐疯子。经常是一夜不睡在那读书,然后早上跑个几公里。”
   “既然早都认识,为什么不先下手为强呢?现在后悔,迟了?”
   “现在也不迟啊。”卢丝丝说:“只要你们没结婚,别的女孩子都有机会啊,你怎么这么自私呢,大仙又不是属于你的。”
   “我们是没有结婚,但是比结婚还甜蜜。”黄可轻轻的吻了我一下。
   “好肉麻啊。”卢丝丝把脸转了过去。
  
   “怎么办?”吴玛晟看我。
   “你治吧。”我说。
   “你想干什么,搞暗杀啊?”卢丝丝看吴玛晟忽然不知道从哪里拔了一根银色的针,那针飞得那么快,同时也似乎是比光还快的样子,一下子扎到了叶凌的头上。
   卢丝丝想做什么,但是根本就没有机会,黄可已经牢牢的抓住了她,生怕她做什么危险的事情。
   吴玛晟真的很厉害,连着给叶凌扎了十几针,叶凌就不吐了,又过了一会儿,渐渐的气色好了点,有了点红润。又一会儿,叶凌的眼神神采奕奕,变得很轻松愉悦起来。
  
   “你这是什么妖术?”卢丝丝的话一下子让我心凉了好几截。
   “什么妖术也不是你说的吗?”黄可生气的说“只要叶凌的病好了,这是最主要的。”:
   “不就是针灸么?”卢丝丝不以为然,“最多就是融合了点杂技的味道,最多就是有点花哨的招数,最多就是有点好看,最多就是有点什么花样嘛,有什么嘛?”
   “你怎么说话呢?”叶凌很是生气:“别告诉我你是复旦的学生,怎么说话就这点素质,我身体不好你不好好的照顾我,还嫌我麻烦,现在又说别人救我是妖术,本来我就没让你来你非来,你办事的本领没有,找事的本领倒是增长得厉害。”
   “连你也说我?”卢丝丝几乎都不敢说什么了。
   “我说你怎么了?”叶凌生气的说:“我不可以说你吗?”
  
   “行。”卢丝丝生气的说:“你厉害,我知道,你有技术,有金饭碗,到处都受欢迎,大家都需要你,大家都喜欢你,我呢,就喜欢生事,是不是?”
   “不是。”叶凌生气的说:“是你太自私、自以为是了。”
   “你才自私,自以为是呢。”叶凌几乎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赶紧拉住了她们,一起出了机场,开车到了一家饭店。
   这是家五星级大酒店,尤其是别墅区的菜,很有特色,有泰国和日本菜的味道,尤其是做菜的时候,融合了一些中、日、泰三国的味道,尤其是清蒸鱼,鱼里放了些中草药,很有味道。
   卢丝丝不高兴,就生事,一会觉得凳子高了,一会觉得凳子低了,一会儿给她当书记的叔叔打电话,娇滴滴的,一会儿又说研究生时候的事情,那个时候学校里好多男生都喜欢她,也是她梦里最幸福的时代。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22 15:13
蓝蓝的天,优美的文。




----------------------------------------------
以文学的态度生活,心灵得之寄托,滋滋以求之。
http://blog.sina.com.cn/liuxiangyang1996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23 11:43
  拜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23 23:24
先顶,再看。




----------------------------------------------
说自己想说的话,写自己想表达的意思。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5-24 11:19
  再看,再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6-3 11:00
361
“那你想吃什么?”叶凌终于不愿意了。
“我想吃章鱼。”卢丝丝想了半天,终于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这个要求倒不是很难,我叫来厨师,他们这里有章鱼小丸子、章鱼煲、章鱼煎烧饼、还有剁椒章鱼、辣烤章鱼串。
“一样来一个吧。”卢丝丝还真舍得。
“来半份吧。”厨师看出来我不是很情愿,桌子已经摆得满满的了,这位老祖宗居然还一口气点了五款章鱼,真不讲客气。
“半份也行。”卢丝丝还算讲点道理,“不过要多放辣椒,要少放醋,辣椒要巴西辣椒,醋要山东曲阜酒厂的醋。”
“山东曲阜酒厂怎么出醋?”叶凌简直快晕倒了。
“酒厂的一个中层经理,下海后办了个醋厂。”卢丝丝解释。
“那也应该是谁谁谁办的醋厂啊。”叶凌说。
“当然啊。”卢丝丝说:“不过我倒是忘了那个醋厂老板叫什么了,只知道他原来是曲阜酒厂下海的,他酿的醋不是勾兑的,全天然的,超级好。”
“那我们这里真的没有。”厨师很无奈。
“什么都没有还敢开店?”卢丝丝真的发觉中国的商家素质真的很差。
“我们店已经是上海最好的五星级饭店之一了。”厨师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上海这种乡下,还真不如我们重庆。”卢丝丝气呼呼的感慨。
厨师问她还有什么吩咐。
“暂时没了。”卢丝丝想了想:“一边我想起来再告诉你。”
“你都告诉我好了。”厨师说:“一会我们下厨,到锅里就没法再改了。”
“放点茅台料酒啊。”卢丝丝说。
“茅台有料酒吗?”叶凌快疯了。
“我爸爸做章鱼总是放料酒的。”卢丝丝说:“还是茅台的。”
“那您需要再点一瓶茅台。”厨师说。
“我只点菜,没有电茅台。”卢丝丝真的很生气:“你们五星级的饭店,就准备街边那三五块钱的料酒吗?你们的菜价还那么贵,还好意思用那么便宜的料酒啊?”
“我们……”厨师想说什么,我赶紧把他拉一边,请他多包涵,这位小姐刚刚失恋,很难招呼,说茅台我点了,麻烦您做一下。
“行。”厨师叹了口气,很恼火的进去了,幸亏他年龄还比较大,比较有包涵心,如果是个年轻人的话,估计早都受不了了。

我到了洗手间,出来洗手的时候,叶凌也过来了,她向我道歉,说真不好意思,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本来她不想带卢丝丝来的,但是她非来不可,所以没有办法,只好带她来了。
“你们要不和我们分开住好了。”我说:“我让黄可带你们到上海玩一两天,然后你就和叶琳赶紧回去,继续去攻克那个隧道的工程,怎么样。”
“这个没问题。”叶凌说:“但是很麻烦,卢丝丝非说她没来过上海,要到上海玩半个月再回去。”
“那怎么行?”我着急死了,黄可父亲的病还没好呢,还有,丛琳琳到底怀的是不是我的孩子,这事还没调查清楚呢,还有我公司开工的事情,桃花源这个楼盘这段时间销售一直不怎么顺利,都是麻烦事。更倒霉的,就是宁海乡那里最好没有什么事情,否则的话,就麻烦大了。

“那我还是给她父亲打电话吧。”叶凌说:“她父亲是个干部,很难缠。”
“我知道。”我说:“红二代嘛。”
“她?”叶凌叹了口气:“差远了,顶多也就是个官二代,不过有实权,卢海山很多地方还得依靠他,所以卢海山对她也是让了几分,但是她现在看起来实在是太混账了,真难对付。”
“这还是小事。”我叹了口气,万一这死妮子看我和好几个女孩在一起的事情,那就麻烦大了,怎么搞的,碰上这种烂家伙。
“我想也是。”叶凌说:“一会再说吧,你那书买好了吧。”
“买好了。”我说。
“噢,对了。”叶凌说:“我身子又点虚,能不能请你那位朋友给我开店中药,这段时间不知道我什么,我总是感觉不是很好。”
“那小问题。”我说。

到桌子边,还没单独叫吴玛晟呢,事就来了,卢丝丝吃章鱼的时候,吃了辣椒太辣了,在那一边捂肚子,一边骂厨师呢。
“不是你叫的巴西辣椒嘛?”叶凌简直快疯了。
“我要的是那种不辣的。”卢丝丝的事情真多。
“那怎么办?”黄可看我。
“去医院吧。”我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了,真他娘的倒霉,怎么碰上这种事多的女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紫梦花开   2012-6-3 21:18  金钱  +10   好文章
紫梦花开   2012-6-3 21:18  魅力  +10   好文章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2-6-3 21:19
欣赏了几章,果真是部耐读的精彩的好小说。




----------------------------------------------
以玉为骨,以水为肌,以花为魂魄,以山为节志,以天地为情怀,以万物为大爱,真正流露出温婉灵透的本质。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77367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