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35662个阅读者,70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4-6 21:14
  412
  “怎么样?”田思丹问我。
  “我想让大哥和四妹环游世界。”我说。
  “环游世界?”田思丹想了想:“这样不太好。”
  “为什么?”我问。
  “你不觉得你大哥除了志大才疏,还喜欢小姐吗?”田思丹问。
  “这怎么了?”我问。
  “你想过没有?”田思丹说:“一个男人,没有任何实力,他就去找小姐的时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就是他就是一个很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他到了国外,你四妹也没什么经验,你不是纯粹给他们制造麻烦吗?”

  “那怎么办?”我问。
  “不如这样。”田思丹说:“我有个朋友,叫田园,让她陪你大哥去吧。”
  “你太低估我大哥了。”我说。
  “为什么?”田思丹问。
  “你知道《少年中国说》吗?”我问。
  “说说看。”田思丹说。
  “欲言国之老少,请先言人之老少。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惟思既往也,故生留恋心;惟思将来也,故生希望心。惟留恋也,故保守;惟希望也,故进取。惟保守也,故永旧;惟进取也,故日新。惟思既往也,事事皆其所已经者,故惟知照例;惟思将来也,事事皆其所未经者,故常敢破格。老年人常多忧虑,少年人常好行乐。惟多忧也,故灰心;惟行乐也,故盛气。惟灰心也,故怯懦;惟盛气也,故豪壮。惟怯懦也,故苟且;惟豪壮也,故冒险。惟苟且也,故能灭世界;惟冒险也,故能造世界。老年人常厌事,少年人常喜事。惟厌事也,故常觉一切事无可为者;惟好事也,故常觉一切事无不可为者。老年人如夕照,少年人如朝阳;老年人如瘠牛,少年人如乳虎;老年人如僧,少年人如侠;老年人如字典,少年人如戏文;老年人如鸦片烟,少年人如泼兰地酒;老年人如别行星之陨石,少年人如大洋海之珊瑚岛;老年人如埃及沙漠之金字塔,少年人如西伯利亚之铁路;老年人如秋后之柳,少年人如春前之草;老年人如死海之潴为泽,少年人如长江之初发源。此老年与少年性格不同之大略也 。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潜龙腾渊,鳞爪飞扬;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吸张;奇花初胎,????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我说。

  “这就是中学课本啊。”田思丹说。
  “我哥哥还是有点上进心的。”我说:“他也一直想到国外去,我就是想说,这个人,是非常了不起的。”
  “你这么高看你哥哥?”田思丹问。
  “是啊。”我说。
  “那随你把。”田思丹说:“我们那个项目怎么办?停工那么久了。”
  “我也知道。”我说:“停工就停工吧。”
  “几个亿呢。”田思丹说:“你现在资金流这么紧张,你知道吗?现在很困难啊。”
  “我觉得这是好事情。”我说。

  “资金流紧张你还高兴?”田思丹问。
  “当然哪。”我说:“我们上海那个工程虽然难,但是我觉得反而是好事。对方几个月看我们没动静,反而或许就很快就暴露出来了。”
  “你是说谁?”田思丹问:“现在丛琳琳还没有找到呢。”
  “已经找到了。”我说:“和胡大海、胡大公子、胡二公子等人,他们还是已经露出水面了。我想为什么有人阻挠我们桃花源项目了,我觉得可能除了这几个人之外,或许后面的人就很快要出来了”。

  “噢。”田思丹说,“那我先去找许露嘉和丛琳琳了。”
  “行吧。”我说。

  “大仙。”黄可急急忙忙给我打电话。
  “怎么了?”我问。
  “你怎么回复胡大海?”黄可问。
  “你还是问你爸爸吧。”我说。
  “我爸爸让我问你的意思。”黄可说。
  “那我回上海再说。”我说:“我马上就回去了。”
  “回上海?”黄可说:“那也行,反正还有一个月呢。”

  “可怕。”我说。
  “为什么?”黄可问。
   “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呢?”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4-12 21:15
  413
  回到上海的时候,黄老板还是在那里陪他年轻的妻子,不知道为什么,一个月不见,黄老板似乎老了很多,身上的皱纹多了很多,人也不怎么说话,那个年轻的妻子,肚子似乎稍微的隆了起来,不知道是怀孕了还是怎么回事,不过,从那个年轻夫人身边的女仆来看,这有点可能。
  黄可说了黄老板要添新丁的事情,她还去算了卦,可能是双胞胎,这对她父亲来说,真的是好事情。
  我也觉得挺好的,黄老板多子多福。

  “荷花仙女和尖头那个女人,”黄可说:“以前他们是男女朋友,后来,荷花仙女背叛了她自己的朋友,现在呢,尖头的朋友又发达了,荷花仙女却只是被人家当成了棋子,所以她很害怕见他。”
  “那后来呢?”我问。
  “不过尖头那个朋友对自己多一个情妇并不在乎。”黄可说。
  “那就好。”我说:“可是我们怎么对付你后妈呢?”

  “我担心的是。”黄可说:“这是一场硬仗。”
  “要不。”我想了想:“出去散散心吧。”
  “也行。”黄可说。

  黄可开车,我们一直到了郊外,一处新开的公园附近。公园很简单,就是几棵银杏树,还有一些草坪,几把椅子,如此而已。
  我们把车停下,黄可看我,忽然笑了。
  “笑什么?”我问。
  黄可指了指,我瞬间石化了。

  花园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似乎很貌美,她的脸是微黄色的,也是很白皙,虽然不是特别的白,但是是很温暖的感觉。  她的皮肤很特别,很有特色,虽然不是属于汉白玉那种的,但是属于秋菊的那种感觉,特别有气质,她的衣服呢,也是白纱呢,也是半透的那种。  她的眼瞳很深,头发很细,细细的,宛若游丝一般,她的感觉,就是很深的那种,让你一看就会迷恋上的。  她似乎在看什么,很忧郁的一个女孩子。
  她的衣服质量和料子都很好,一看就是很高档的那种,也不是什么品牌的,确实,就是手工做的那种。  她的衣服有一些蕾丝、镂空、还有一些丝质的元素,那些刺绣的感觉,似乎就是她自己做的,那刺绣的侍女,似乎和她有点像。她衣服上的花饰,在别的地方都是看不到的,尤其是她的那双真丝水晶鞋,做的尤其是很特别。  她的眼神似乎是很高傲的,真的是如此,几乎就没有正眼看我的意思。  她的气质很高傲的,从来就不看别人一眼。  她的乳房是高耸的,似乎就是那种特别如非洲乞力马扎罗山的感觉,突兀的高峰,而她的身体呢,似乎有处子的体香,这种香味,似乎只有她才有的,有点芍药 ,也有点玫瑰的感觉,也有点茉莉花的味道。
  她有点深情的看我。

  “想什么呢?”许格非问我:“没见过美女吗?”
  “见过。”我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见你有点紧张。”

  “紧张什么?”黄可过来,和我十指相扣,又轻轻和我依偎在一起,“还紧张吗?”
  “你们还痴情啊。”许格非好笑。
  “就你一个人?”我问。
  “是啊。”许格非说:“闷了,就一个人走走。”
  “噢。”我说。

  “你好像很不欢迎我?”许格非说。
  “哪里。”我说:“能和你这样的仙女在一起,是我的荣幸。”
  “仙女?”许格非说:“你在心里说,我是石女吧。”

  她有点不高兴,但是还是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
  过了一会儿,她朝我走过来,也牵住了我的手。

  我索性拉住她的手,她的眼神有点迷惘,似乎她有什么很郁闷的事情,但是又说不出来的样子,让我很惊讶的是,她的眼角还有泪,似乎刚刚哭过。
  她显然是仙女,似乎比黄可美很多,她皮肤的细腻,不是单纯的细腻,而是灵魂深处的细腻的感觉,那种砰然心动的女儿香,让你不由的有所触动。

  黄可摸了摸我的长剑,笑了笑。
  许格非虽然很是恼火,但是也不落后,也摸了摸。她的手很细腻,手所触及之处,有如灵魂深处,就好像在大山里,忽然有一阵春风吹过来一样。
  我有点感觉,这是在危险的一步。

  黄可摸了摸我的长剑,笑了笑。
  许格非问我,你怎么在这里。
  就过来转转,我说。
  这是什么?许格非忽然问。
  什么?黄可眼珠子忽然掉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很喜欢吗?”黄可故意问她。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4-30 12:56
  414
  “你们这样多久了?”许格非问我。
  “一年多了吧。”我说。

  许格非笑了笑,那笑容,就跟梨花带雨似的,她似乎很想笑,也似乎有点哭泣的样子,那种感觉,似乎有点苦涩,也似乎是有几分辛酸。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种感觉,这段时间,我是不是太荒唐了,为了争夺不该争夺的东西,太大胆了,或者说,太不应该了,可是,我似乎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为了一些不该有的东西,或者说,这根本就有点远,但是无论如何,我似乎已经走上这条路了,就不再可能回去了。

  “你们还有心情缠缠绵绵啊。”许格非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怎么啦?”我问。
  “其实。”许格非好笑:“你们也不想想,就你们那块999号地,有多少人在哪里盯着呢,那就说块肥肉,就我知道的情况,除了上海的公司,人家北京的公司,还有人家深圳的公司,台湾的公司,还有日本的公司,人家能不要吗?
  上海滩就是上海滩,你们以为就那么好闯吗?就那么好吃得下咽得下吗?除了这些,你们以为就那么好对付吗?”

  “你什么意思?”我问。
  “没什么意思。”许格非说:“就是想劝劝你们,知道知道目前的困难在哪里,知道知道为什么桃花源项目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卡你的壳,让你遇到那样的难题。”

  “你父亲派人指使的?”我终于算是知道几分了。
  “这还用他出马吗?”许格非冷笑。

  她给我几张图片,都是给她舔脚的男人的图片,除了我的,还有几个明星,或者说,还有一些政要,她是许家的大小姐,她想要做的事情,几乎没有人可以阻拦,她想要干什么,谁也挡不住。

  “你在耍我?”我几乎头都快蒙了。
  “我耍了你吗?”许格非说:“我只是用舔脚的事情提醒你,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
  “你说的对。”我说:“你要说什么就直接表达出来吧。”
  “999号地呢,你们最好不要。”许格非说:“留给能够争的人,胡大海一帮人,也是龟孙子,敢喝许氏斗除非他们不想活了。”

  她那话的口气,就像自己是国家总理似的。
  “我明白了。”我说:“许小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放弃999号地,然后呢,你们和胡氏集团的事情,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对不对?”
  “对。”许格非说:“本来呢,我也不想和你费什么口舌,不过,看在你如此出色的面子上,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和你透个信,其实上海玩着没什么意思,你既然是湘许人,在自己的地盘上玩呢,更有意思些。”

  “你直接说吧。”我说。
  “上海你的桃花源项目。”许格非说:“我出五个亿,怎么样?”
  “五个亿?”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我是一个亿买的,容积率率我提升了一倍,周围的商业配套,刚刚开始弄好,也就是说,这块地将来是戳手可热,更别提那些住宅和那些商铺,也就是说,这个项目,将来盈利十几个亿是很正常的啊,许格非这一出手,也太狠了吧。

  “八个亿。”许格非又说了一句,“我不喜欢第三次出价。”
  “成交。”黄可替我说了句。

  “八个亿?”我心里有点唐突,很不舒服。
  “你呢?”许格非问我。
  “成交。”我几乎是没有任何表情。

  许格非笑了笑,起身,走了。

  我头晕目眩,几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
  黄可带我,到上海最好的医院去治了治,我都怀疑那是一场梦,一场可怕的梦,这个梦,我刚刚开始做,就有人开始破坏了,和许格非交往之初,还有点理想的成分,可是现在呢,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又种痛苦的成分,我忽然感觉,我是在一场可怕的气氛镇中,更可怕的是,我根本就不知道对手来自哪里。

  我连在医院躺了好几天。
  黄老板也到医院来看我了,他这几天气色好多了,现在什么也不想,公司的账目啊,还有什么一些法人啊,都已经转到黄可名下了,他很喜欢现在的状态,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干涉,就现在这种样子,是最好的。
  当然,公司的董事会主席还是他的,他也打算让给我。

  我有点难受,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可以决定很多事情,可是现在,我真的感觉,自己几乎就是一个傻子,自己觉得自己了不起,可是在很多人眼里,这算个屁啊。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4-30 13:43
  415
  “很难受吗?”黄可也进来了,她换了个雪纺裙子,简单的做了个头发,也就是简单的T恤,不过是料子比较好,是真丝的罢了,她很喜欢的就是简单。她不怎么喜欢那些晚礼服什么,她觉得那些玩意儿不太好玩。
  “很难受啊。”我说:“给人家舔了脚,还要装出陶醉的样子,或者说,让人家耍了,彻彻底底的让人家给耍了,还以为她对我有意思呢,谁知道就是让人家耍耍,还意淫呢。”

  “跟我一样。”黄可说:“开始的时候呢,也觉得自己是多了不起,也想着自己是多能耐,还瞧不起你,就是简简单单的和你玩玩,结果呢,越玩越觉得不对劲,自从田思丹出现后,我就知道了,你不是一般的普通人。
  后来我就感觉到了,争夺了999号地之后,我父亲被人追杀、暗杀也越来越多了,可怕的是,我们几个人还在这里内讧,还相互追杀,我、你,我们三个人就追杀得你死我活,你呢,几次差点死,我父亲呢,也被别的人追杀,开始以为还是你派人,后来我父亲派人查了查,还真不是你,所以我们就觉得是不是有什么猫腻了”。

  “除了这个许家,盯上我们的还有谁呢?”我在想。
  “算了。”黄老板给我倒了杯水,“大仙,你还是小仙,小仙上面,还有土地庙,还有土地神,还有赤脚大仙,还有太上老君,还有玉皇大帝,还有如来,还有观音,所以啊,你现在啊,还是个庙里修行的小仙。”
  “也不至于这么逊吧。”黄可说:“他桃花源的项目,许格非开了八个亿的价格。”

  “八个亿?”我冷笑:“八个亿,连个屁都不算。”
  “那个项目销售额能达到多少?”黄可问。
  “至少二十五个亿。”我说。

  “那又有什么用?”黄可问我:“大仙,你现在资金紧张,紧张到什么程度了,一旦那个项目销售不畅,或者说,那个项目有什么难点的话,你的资金链一断,你们全家就可能要自杀了。”
  “许格非也太过分了。”我说。
  “他出八个亿已经很高了。”黄老板替我分析:“你销售额二十五个亿,投资要多少,至少八个亿,你那些景观,还有那些内装修,还有水电,还有规划,还有那些园林,你觉得那八个亿能下来吗?”
  “我知道。”我说:“但是后期还可能会涨。”
  “是啊。”黄老板说:“如果她们采取点别的手段呢?”

  我有点愣住了。

  “大仙。”黄可劝我:“其实呢,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你原来指望靠这个项目,一跃跨入几十亿资产的俱乐部,可是你想过没有,许格非说的也有几分正确啊,你想过没有啊,上海滩是冒险家的乐园,那个上海滩的那个老板,当初多厉害啊,多能耐啊,结果怎么样呢?就是玩了老板的女儿,怎么样呢,最后还是死在上海滩。是不是?
  你觉得湘许怎么样呢?湘许不是很简单的湘许,也许,将来湘许,就是一个新的区域中心呢。”
  “说的有道理吧。”我说。

  “其实。”黄老板替我分析:“我觉得,应该说南川省更强一些。”
  “那里?”我说:“那里会怎么样?”
  “你可以考察考察。”黄老板说:“湘许怎么说也是你的福地,我找人算过命了,那个地方,就是你的福地,有可能,你从那里得到的好处,会比别的地方大得多。”
  “湘许?”我叹了口气:“我觉得许格非似乎还有别的文章可做。”

  “你现在想怎么样?”黄可问。
  “跟她讨价还价。”我说:“八个亿就想拿走桃花源,想得美。”

  “你现在连她的背景都不知道。”黄可说:“你怎么对付人家。”
  “我总有办法。”我说:“时间还很短,只有二十四小时。”

  “是很短啊。”黄可说:“你可以利用谁啊?”
  “利用谁?”我冷笑:“叶琳啊。”

  “叶琳?”黄可好笑:“叶琳好在哪里?”
  “叶琳好就好在她很有感觉。”我说:“这个女人的背景,虽然远远不如许格非厉害,但是,你觉得呢,她的幕后,似乎有一些人的力量,你感觉不到的”。
  “是吗?”黄可说:“你觉得你这次会看错人吗?”
  “不知道。”我说。

  “你觉得许格非最高会出多少?”黄可问。
  “十二个亿。”我说:“上海房价将来肯定会五万起,这个项目的销售额,将来有可能达到百亿。”
  “什么?”黄可说:“你疯了吧,五万,五万什么概念啊,现在上海的白领,两年也赚不了五万啊。”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6-7 11:17
结束了吗?




----------------------------------------------
不要輕易說愛ャノ許下的承諾ぐ欠下的債.ー゛〆....不要輕易說不愛
为何明明是觉寒冷,假装何其温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7-27 21:57
  416
  “五万?”我冷笑:“你知道,区区五万算什么?我小的时候,一天的生活费不过几毛钱,后来呢,到复旦大学的时候,一天最节省也是两块钱,那个时候,我几乎天天就练辟谷,练易经,练老子,为什么呢?因为穷啊,我一天就吃一团米饭,我就是买了几个电饭锅,就是吃了一点米饭,然后就是臭豆腐,或者是几个萝卜片,到图书馆坐上一整天。除了看书,我就没有别的嗜好,凡是学校所有能赚钱的活,几乎我都干,为什么,为什么呢?就是因为缺钱啊。”
  “那你什么意思?”黄可问。
  “你觉得吗?”我说:“在八几年的时候,我爸爸给人打一天工,做一天重体力活,能赚的不过也就是三块钱,可是我父亲98年出去打工的时候,一天就是三十元钱,也就是不到十年,工资涨了十倍,你觉得呢?”
  “你说的也是。”黄可说:“那你觉得多少钱可以呢?”

  “二十个亿。”我说。
  “她会出吗?”黄可说。
  “她会的。”我说。
  “会?”黄可不敢相信:“为什么?”

  “这段时间我看了看她的空间。”我说:“这块地方,有她的祖屋。我在她的ICQ的照片里,看到她的祖屋的照片,我已经叫鸭子去拍了,那个祖屋我已经叫人买了,还有,我也想好了,设计了一个她的祖屋以及和我的桃花源联合起来,设计的空中四合院,以及空中楼阁,空中花园的图片,她不会不上钩的。”
  “你真厉害。”黄可无话可说了。

  “给丁咪咪打电话。”我把电话给黄可,“让她三十分钟过来。”
  黄可接了我的电话,一会儿,丁咪咪过来了。几个月不见,她倒是更加时尚了,尤其是那眼瞳,用得更细致了,更可怕的是,她居然买了很多我说不出名儿的时尚包包,大包挎小包,真的水平高。
  “看什么?”丁咪咪问。
  我打开电脑,把设计图给她,问她一天能设计完吗?

  “你疯了?”丁咪咪说:“我接了个私家的活,你知道吗?那个傻帽,就一室一厅,就给我出了三千的设计费。”
  “你推了?”我问。
  “我怎么推了?”丁咪咪问。
  “我给你五千。”我说:“推了,先做我的设计图。”

  “大款啊。”丁咪咪说。
  “你知道我现在的脾气。”我说:“我不喜欢废话,也喜欢把话说第二遍。”
  “是。”丁咪咪说:“你现在是牛气了,可是我怎么也要酝酿情绪啊。”

  “是吗?”我想了想,拿了一个心形的珍珠,以及一串湖光色的项链,给丁咪咪。
  “你哄小孩呢?”丁咪咪说。
  “你需要什么?”我问。
  “怎么也必须要纯金的吧?”丁咪咪说。
  “你的空间可是说你喜欢玉器,以及湖光色的项链啊。”我说。

  “那是我小学的爱好,好不好?”丁咪咪嘲笑我。
  “是吗?”我说:“那你先做设计好不好?”
  “可以啊。”丁咪咪说:“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了,你呢,就找个弹钢琴的,也不找别人了,就找上海市的萧丽丽吧。”
  “萧丽丽?”我快疯了:“人家在我们上学的时候,可是上海市一个区长的女儿啊,人家的钢琴,可都上百万啊,人家在学校,可是从来不住学校,还有,人家的未婚夫,是个以色列人啊,还有,人家或许现在根本不在上海,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很为难吗?”丁咪咪说:“本小姐原来和她开过一个玩笑,她一句话,就让我保送研究生的机会丢掉了,你说说,本小姐能不报这个仇吗?”
  “丁咪咪。”我气坏了:“你太过分了。”
  “我过分什么?”丁咪咪说:“你现在能找来别的设计师吗?”

  “你为什么敲诈我?”我问。
  “不为什么?”丁咪咪说:“就是因为,你现在发达了,你不是有能耐吗?我就想看看,你现在究竟有多么大的能耐呢?”
  “我的能耐?”我说:“我觉得你现在是不是喝醉了?”
  “是啊。”丁咪咪说:“五千块钱我不要了,我就要萧丽丽给我唱歌、弹钢琴。”
  “你失恋了?”我忽然有所悟。
  “是啊。”丁咪咪说:“怎么样?失恋的女人什么也不怕。”
  “失恋的女人?”我说:“可是你现在能不能给我正常点?”

  “你非礼我啊?你潜规则我啊?”丁咪咪好笑:“你要是把我也收了,你后宫不是又多了个美女吗?你呢?是不是啊?”
  “谁告诉你的?”我生气极了。
  “这很简单啊。”丁咪咪说:“谁不知道呢?”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8-17 02:14
  417
  丁咪咪得意洋洋的看我,那眼神,似乎很是得意的样子。

  东区的咖啡座幽暗的沙发里总有几张熟悉的脸那种聪明带点防卫的气质想放弃却又不甘心的样子越过她的肩膀空洞洞的视线摩登女子灰色心事那种以为自己什么都可以喝了酒却又哭得像个孩子我听见(爱我的人在哪边)渴望的泪我看见(伤心的故事一遍遍)我的从前曾经我也痛过我也恨过怨过放弃过在自己的房间里觉得幸福遗弃我如果没有分离背叛的丑陋怎么算是真爱过请你试著相信一爱再爱不要低下头别怕青春消逝就不信单纯的美梦我在这岸看着你游为你的坚持感动你会的有一天会幸福的


  我正着急的时候,黄可近来了,她啥也没说,就是放了一首歌,然后给丁咪咪一个很好看的大钻戒。

  丁咪咪吃惊的看黄可,黄可又哼起了另外的一首歌: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美人如此多娇英雄连江山都不要一颦一语 如此温柔妖娇再美的江山都比不上红颜一笑像鸟一样捆绑绑不住她年华像繁华正盛开挡不住她灿烂少年英姿焕发怎么想都是她红尘反复来去美人孤寂有谁问大江东去 浪淘尽 千古风流人物 (大江东去)故垒西边 人道是 三国周郎赤壁乱石崩云 惊涛裂岸 卷起千堆的雪 (乱石崩云)羽扇纶(guan)巾 谈笑间 樯橹灰飞烟灭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美人如此多娇英雄连江山都不要一颦一语 如此温柔妖娇再美的江山都比不上红颜一笑像鸟一样捆绑绑不住她年华像繁华正盛开挡不住她灿烂少年英姿焕发怎么想都是她红尘反复来去美人孤寂有谁问大江东去 浪淘尽 千古风流人物 (大江东去)故垒西边 人道是 三国周郎赤壁乱石崩云 惊涛裂岸 卷起千堆的雪 (乱石崩云)羽扇纶(guān)巾 谈笑间 樯橹灰飞烟灭没有你爱 不会有我你已不在 怎么偷活一代一代 美人像梦梦醒之后只剩传说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美人如此多娇英雄连江山都不要一颦一语 如此温柔妖娇再美的江山都比不上红颜一笑会眸一笑百媚生情六宫粉黛颜色失去春寒赐浴华清池洗始是新承恩泽时期云鬓花颜金步缓摇芙蓉帐暖夜夜春宵春宵苦短日阳高照从此君王不早朝起千古风流都看今朝把酒高歌只需欢笑谁还想明朝(多少豪杰)只为红颜呀(将江山忘掉)四面楚歌啊(江山哪比得上红颜花娇)都能笑傲九重城开烟尘升起千乘万骑西南行军六军不发无奈何矣宛转峨嵋马前离去君王掩面救不得矣天长地久有时尽期此恨绵绵可有绝期


  丁咪咪什么也不说,把黄可的钻戒扔掉了,就气呼呼的走了。

  “你什么意思?”我问黄可。
  “你没看清楚吗?”黄可说:“那个钻戒是假的?”

  “什么意思?”我问黄可。
  “你知道的。”黄可说。
  “什么意思?”我迷糊了。
  “就是她现在的心情,就是失恋了,失恋的女人,就跟这个假钻戒一样,虽然很迷人,但是不是真的迷人,只不过是一个假的钻戒而已。同样,过了三十的女人,也已经不值钱了,就和这个钻戒一样。所以呢,这个时候的女人,最好呢,还是识趣点,所以呢,她最好还是不要惹我”

  “你还真聪明。”我说。
  “对这种女人。”黄可说:“你捧她,我奚落她,我估计她百分之五十会就范的。”
  “才百分之五十啊。”我几乎晕倒了。

  “你看看这个。”黄可还准备了另外一个预案,她找 了几个古代圆明园的照片,还有一些FLASH的图画,这个FLASH是个叫叶依依的女孩子做的,那上面还有两首诗词:

  《少年游》(作者:麦向莹,现代广州番禺人)
  晚秋织雨万家稠。风鬓冷嗖嗖。犹怀舔犊,万千情绪,都是一般愁。
  贫嘴小儿教老父,一笔扫烦忧。冬阳杲杲,拂晨窗外,见雀跃枝头。

  少年游[3] 周邦彦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
  城上已三更。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明白了吗?”黄可说。
  “你说的是。”我说:“就是用FLASH推广?”
  “明白?”黄可说。
  “可以。”黄可说:“我们去拜访她吧,虽然她是个大学生,不过,我觉得我们三顾茅庐的话,她会动心些。”
  “行。”我说。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9-14 21:26
  418
  本来还想着会失败呢,谁知道丁咪咪压根不理会我们,我们一起到了她家,又答应许她很高的报酬,但是她还是不肯来。
  没有办法,我只好试探着和萧丽丽联系了一下,她很奇怪,没有见过我啊。
  我向他介绍了一下,说我是徐大仙,以前我们认识的,就是从前她经常穿公主装经过我们宿舍,我经常在宿舍上面看她,我还拍了她好几张的照片。
  “是吗?”萧丽丽很吃惊,“你是谁啊?”
  “徐大仙啊。”我说:“就是最会算命的那个徐大仙。”
  “是吗?”萧丽丽说:“如果你能算好我的命,我就服你。”
  “行。”我说:“要不,我们到湖岛咖啡见面,行不行?”
  “是吗?”萧丽丽说:“行啊,我就在呢,你过来吧。”

  黄可看我,我几乎欲哭无泪,这不是毛捣人吗?

  “你什么时候过来?”萧丽丽忽然又打电话过来了,“我这会正在玩星际呢,麻烦你快点,我就快通关了。”
  “噢。”我说,“好的。”

  黄可笑眯眯的看我,我只好开了车,悻悻的到了湖岛咖啡。

  湖岛咖啡很大,几乎每一层都有几千平方米的营业面积,但是很让人吃惊的是,这里的房间却很小,每间不过十平方米而已。更吓人的是,这里的椅子还奇大,几乎都可以埋大半个人。
  我们到了萧丽丽说的1109房间,萧丽丽正在那里喝果汁呢,她似乎不喜欢咖啡,但是很喜欢果汁,她一连买了苹果汁、橘子汁,还有甘蔗汁。
  看我来了,她招呼我坐,我和黄可坐下来,这才发现,她身边还有个穿黄色衣服的女孩子,正在那里百无聊赖的玩笔记本电脑。

  我和黄可坐下来,萧丽丽用狐疑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忽然觉得很纳闷,就是我似乎穿了一种很高级牌子的外国衣服。
  “Burberry ?”萧丽丽很吃惊的问。
  我点点头。

  “你发达了?”萧丽丽问我。
  “工装。”我说。

  “噢。”萧丽丽点点头。
  “我觉得你是不是有不开心的事情。”我说。
  “为什么?”萧丽丽问。
  “也许是因为性格的原因。”我说:“你是一个追求和平的人,却害怕独处,喜欢群体的生活。 也因此你擅长与周围的人保持良好的和谐关系, 总是给人亲切温和的印象。而周围的人也对你十分信赖跟崇拜。 不过,因为对每个人的态度都差不多, 所以有时候也容易让人误认为是个八面玲珑的人 。但是呢,今天你似乎是受了误解,所以呢,你现在有点不太高兴。”

  “你还真是徐大仙啊。”萧丽丽说:“还有呢?”
  “别的没有了。”我说。

  “那我因为什么事情不高兴啊?”萧丽丽接着问。
  我看了看她,她的脖子上似乎是有吻痕,尤其是她的头发比较凌乱,我想了想,说“是不是你男朋友劈腿了,或者说,你发现你男朋友做了什么让你很不痛快的事情。”
  “你还真是神啊。”萧丽丽说。
  “别的我就不知道了。”我说。

  “那也已经很神奇了。”萧丽丽说,“你真的是很厉害。”
  “很厉害。”我说,“我很一般了,我不怎么样,应该说,是今天心情比较好。”
  “是吗?”萧丽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才来找我的吧?”

  “一点点小事情。”我说。
  “说说看。”萧丽丽说:“或许我可以帮你。”
  “是这样。”我说,“事关我的饭碗,但是可能很为难你。”
  “什么?”萧丽丽问。

  “我们公司老板要我做一个设计,我呢,以前都是请我一个日本女朋友帮我的,现在呢,她忽然就回日本了,可是呢,现在我们老板明天就要。”
  “设计?”萧丽丽很吃惊,“你听谁说的?”
  “听我们大学老师。”我说。

  “是吗?”萧丽丽说,“你真的很会找啊,说说看,让我看看,着是什么设计图?”
  我把我的设计图给她看,让她看看,难不难。

  “这么难?”萧丽丽快疯了,“我已经半年没有做设计了。”
  “为难的话。”我说:“那我只好写辞职信了。”
  “辞职信?”萧丽丽看我那惊慌失控的样子,笑了笑,“没有问题,我帮你。”
  “你真答应帮我了?”我眼泪都几乎流下来了。

  “你怎么啦?”萧丽丽几乎快吃惊死了,“这么失态。”
  “他是担心他的饭碗。”黄可说。
  “你是谁?”萧丽丽问黄可。
  “他女朋友。”黄可说。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9-26 22:17
你看蓝蓝的天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5 13:30
  你看蓝蓝的天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16 15:59
你看蓝蓝的天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4 12:13
  你看蓝蓝的天419
  “这个设计不错啊。”许格非看了看:“几乎是天才般的设计,还有那几个效果图,几乎就是天才般的想象,”
  “你下来是不是要说,这也是天价的施工。”
  “对。”许格非说:“我就知道你很聪明,但是没有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得多。 我虽然找了丁咪咪,还威胁了她,但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又找了别人。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现在我知道,你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你说的不对。”我说:“现在看起来,你还是仅仅为了利益而生活的人,你太可悲了,虽然你很会算计,但是 ,许格非同学,你的人生难道仅仅就是为了利益吗?”

  “是吗?”许格非说:“你就这么认定我吗?”

  “对啊。”我说:“许大小姐,虽然呢,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知道我那么多大家都不知道的秘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一定在 幕后 洞悉我的秘密,但是我知道,你也未必赢到最后”

  “为什么?”许格非问。
  “其实呢。”我说:“老子有几句话,虽然时间长了点。但是我想,你还是没有读过的”
  “什么?”许格非问。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始;有名,万物母。常无,欲观其妙;常有,欲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成功不居。夫唯不居,是以不去。
  持而盈之,不若其以。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有力,自胜者强。知足者富,强行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寿。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是以圣人欲上人,必以言下之;欲先人,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处上而人不重,处前而人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与之争。”。我说。

  “你什么意思?”许格非怒气冲冲:“你敢教训我?”
  “我不敢教训你。”我想了想:“美女,但是,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很简单的,就是你公司前几年的一个职员,后来被某某某宣布解聘,我想这个事情你应该知道,后来呢,那个职员在网络上曝光你的 某些著名事迹”

  “你想怎么样?”许格非脸色一下子变了。
  “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此两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恶,孰知其故?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坦然而善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执得而杀之,熟敢?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是谓代大匠斫。夫代大匠斫,希有不伤其手。天之道,其犹张弓!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馀者损之,不足者与之。天之道,损有馀而补不足;人道则不然,损不足,奉有馀。孰能有馀以奉天下?其唯有道者。是以圣人为而不恃,功成不处,斯不见贤。”我说。

  “你是不是还想说天之柔弱莫过于水,而攻坚,强莫之能先。其无以易之。故弱胜强,柔胜刚,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许格非也读过老子。
  “是啊。”我说:“你很聪明嘛”
  “是啊。”许格非说:“我现在才知道,我爸爸不让我招惹你,说你在上海是有资格混下去的,我没有想到,你居然比我爸爸想的还难对付”
  “你应该知道,”我说:“我只是一个毕业不足一年的学生”
  “你太谦虚了。”许格非说:“这是一张卡,密码在卡的背面,一会儿呢,我会通过这张卡向你的公司转账的,你期望的价格是 二十个亿,包括那块地,以及桃源人家所有的客户资源,你已经可以建 四十万平方米,一平方米就按你说的五万,就有可能最终出售价格达到 二百亿, 这块地也是最新的,规划最好的 地块之一”
  “我想 你很聪明的”我说。
  “我们在上海后会有期。”许格非说:“帅哥,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好好的舔舔我的脚的”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1 20:06
420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此两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恶,孰知其故?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坦然而善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6 09:13
  420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此两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恶,孰知其故?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坦然而善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14 17:57
  420
  “搞的不错”田思丹打电话通知我。
  “都是你指挥有方啊”我说。
  “你觉得黄可怎么样?”田思丹忽然说:“要不你回来,我们就把你和她的 婚事办了?”
  “为什么?”我很诧异:“为什么你这么撮合我们?”
  “你不喜欢她?”田思丹问。
  “不是这个问题”我说。

  “其实呢”田思丹提醒我:“你虽然厉害,但是,你知道吗?你现在最缺的是什么?”
  “什么?”
  “根基”田思丹提醒我:“现在有很多敌视你的人,你现在崛起太快,动了太多人的利益。黄可现在这么钟情于你,你想过没有,她等你等了多久。虽然我和你看上去很适合,但是我什么也没有。我只能在 幕后,你知道吗?”
  “你只能在幕后?”我一时不明白。

  “如果你不和黄可结婚”田思丹忽然说:“我就立刻离开你”
  “什么?”我想说什么,田思丹已经直接就挂了电话。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29 13:46
  “你疯了吗?”我给田思丹打电话。
  “我已经考虑快一年了”田思丹说。
  “为什么?”我问。
  “为什么?”田思丹想了想:“现在不能告诉你,你必须知道,黄可才是最适合你的女人,其他任何人,包括我,都也许你是生命旅途的过客,我始终有点担心,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但是我想说的是,你是最好的,也是最厉害的,但是,只有黄可,和你的缘分最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15 19:31
  “合适不合适,只有自己才知道”我说。
  “未必”田思丹提醒我:“别以为你自己很聪明,其实在感情问题上,你还真的很傻,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哪个女人能给你什么,或者说,哪个女人城府有多深。我可以告诉你,你应该知道,黄可还是对你很钟情的”
  “钟情?”我冷笑:“那她和别人胡搞?”
  “你不也一样?”田思丹忽然说。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2-27 18:38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我说。
  “为什么?”田思丹问。
  “我不知道”我说。
  “我想告诉你”田思丹说:“你娶她,对你来说是最好的。现在,她实力是最弱的,她呢,无法控制你和我的关系。假如你娶了我,你身边的女人,很多要离你而去。你娶了她呢,她怕我,她不离开你,她以前的情人呢,现在已经远离她了。她或许让你觉得不舒服,但是,她真的是最适合你的女人。她爸爸的命,也是你救的,她家的产业,实质上已经姓徐了。这种选择,是最好的选择。你前一年很顺,但是,你也看到了,一个许格非,就已经把你整死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1-18 22:37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我说。
  “为什么?”田思丹问。
  “我不知道”我说。
  “我想告诉你”田思丹说:“你娶她,对你来说是最好的。现在,她实力是最弱的,她呢,无法控制你和我的关系。假如你娶了我,你身边的女人,很多要离你而去。你娶了她呢,她怕我,她不离开你,她以前的情人呢,现在已经远离她了。她或许让你觉得不舒服,但是,她真的是最适合你的女人。她爸爸的命,也是你救的,她家的产业,实质上已经姓徐了。这种选择,是最好的选择。你前一年很顺,但是,你也看到了,一个许格非,就已经把你整死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2-4 23:42
  “你的意思是?”我对田思丹说:“还有比许格非更厉害的女人”
  田思丹点点头:“你只是一艘小轮船,可是别人,是航空母舰,你知道吗




----------------------------------------------
麓山派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24940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