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70714个阅读者,70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5 21:19
  许露嘉睁大了眼睛,默默的看我。
  我仔细的欣赏许露嘉,洗过澡,化了点淡妆的许露嘉真的很不错。她的脸庞是立体的,脸不小,却很有丰韵,水灵灵的。脸的颜色不是很白,但是若青葡萄一样,垂诞欲滴。
  她的眼睛很大,很晶莹。
  她的头发梳得很有味道,不知道是怎么扎的,但是看上去很舒服。
  她很丰满,尤其是肩部,从脖颈往下看的时候,周身都有一种舒适的美感。


  她真的很不错。
  她的脖子上,垂了很多重复的项链,有宝石蓝、赭石绿、艳阳黄。
  她穿了透纱的衣服,浑身上下,散发一点桂花的香气。
  她的衣服是透绿色的,非常诱惑人的颜色,还有她水晶一样的高跟鞋,还有那丰满的乳房,平滑的小腹,那眉眼的万种风情,这让我感觉,她几乎就是一位女神。
  但是,我是神父。
  如果神父驾御不了女神,那么怎么是神父呢?
  她很丰盈,和黄可不一样,黄可是属于娇俏白皙的那种,但是黄可周身有一种充沛的精力,让你使不完的劲儿。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21:39  金钱  +5   奖励
祝塘   2010-6-5 21:39  魅力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5 21:31
  我开始用别针,轻轻的挑逗许露嘉。
  许露嘉的咪咪、腋下、mm,很多地方开始发痒。


  我一点也不着急,我知道,要征服一个女人,就要慢慢的玩弄她。让她浑身欲罢不能的时候,然后再让她主动的提出来。这个时候,你才能成为床上的主人。
  我信奉一条,在床上和男人提条件的女人,绝对不是什么好女人。


  许露嘉有点焦灼了,她的额头开始出汗。
  我一点也不焦急,空调开着,许露嘉的神秘、高贵和神圣的每一个性感的部位,我一点一点的侵入、挑衅。
  我慢慢的抚摩,挑逗,或者在她的身上点、或者慢慢的吻,或者轻轻的嘶咬。


  许露嘉瞪大眼,看我。
  我还是慢里斯文的在她的性感部位周围游弋着。
  过了二三十分钟,许露嘉自己先忍受不住了,拼命的挣开捆绑,象疯了一样狂吻我。
  我的下面早已经是一柱擎天了,硬得和烙铁一样。
  许露嘉疯狂的脱掉我的衣服,把我按到床上,撕开自己的裙子,一屁股坐了上去。


  她疯狂的上下摆动着,头发若风刮一样。
  她的咪咪左右摇摆着。
  她时而旋转,时而上下,时而转圈圈。
  她用力非常的猛,看样子,几乎要把我吃了一样。


  她忽然俯冲下来,伏在我的肩膀上,象强奸我似的在我身上摩擦着。
  我呢,双手不住的在她的性感的部位游弋着。
  当然,她也时不时的休息一会儿,可是,过了一会儿,她会更疯狂。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5 21:40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5 21:40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5 21:40
  有点色情哦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5 21:41
  学习了很多知识,喜欢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5 21:56
  十四 左拥右抱
  几乎都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性欲有那么猛,和许露嘉做了一晚上,连做了十几次,可是我还是性致勃勃,许露嘉开始还很野,到最后的时候,她终于投降了,说自己受不了了。
  古人说的好,“今天床上称王,明天走路扶墙”,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那种感觉,还没有睡觉的意思, 估计服务员进来的时候,也能和她大战三百回合。


  许露嘉看我,几乎都好象不认识似的。
  “看什么?”我问她。
  “看靓男啊。”许露嘉说:“可是我好困。”



  沉沉睡了一下午,我们才起来,到夜市上买了几件便宜衣服,许露嘉带的钱也不是很多,我还要准备水晶城堡的八十万,所以也不敢太奢侈。
  在逛咸嘉湖附近夜市的时候,我挑裤头时候,总觉得背后有双眼睛在看我。那眼睛看得好冷,我回过头,看许露嘉在和人搞价,许露嘉问多少,那边说两百。
  “有没搞错。”许露嘉说:“商店才一百。”
  “那你去商店买好了。”那个小贩一点也不热情。
  “你怎么搞的?这种态度”许露嘉说:“我去投诉你。”
  “你投诉好了。”小贩更恼火:“工商局又不管我们。”
  “我现在就给城管打电话。”许露嘉特别义愤填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夜市小贩。瞧你,个子那么高,屁股那么大,眼睛那么小,腰跟水桶似的,你是女人还是母猪啊?”
  许露嘉的话激怒了小贩,她起来,就要打许露嘉。
  我赶紧过去,拉住小贩。


  “徐大仙。”许露嘉气坏了:“你为什么不打她?”
  “她是许月欣。”我向她介绍:“我以前的朋友。”
  “是女朋友吧。”许露嘉很生气:“你上初中没钱的时候,也就这个品位啊。”
  “你说什么?”许月欣生气了。
  “好了好了。”我求她们:“别吵行了吗?”



  许月欣收摊,我和许露嘉到她租住的地下室,很潮,也很暗。她一直在等我,可是我后来离开诺丽德公司后,也很少和她联系了。谁知道,她混得越来越一般,从城中村的小单间混到住地下室了。
  许露嘉奇怪,我怎么会喜欢她。当然,她是不知道,我初中、高中时候,也就是许月欣还同情我,经常给我捎点包子什么。那时候,我们是同桌,她是副班长,也很照顾我。


  许月欣问我怎么样,找到工作没有。
  “他啊,疯子。”还没等我说话,就把我怎么到舜河天典,怎么积累一百万,怎么买四五百万房子的事情,倒豆子一般全给说了。
  “你很了不起啊。”许月欣说:“怪不得一直是班里第一呢。”
  “是吗?”许露嘉不知道:“是初中吗?”
  “高中也是。”许月欣说:“到高中以后,他在理科班就是前五名。一气之下,他就到了文科班,在文科班当了第一名。他有句名言,一定要当鸡头,绝对不做凤尾。”
  “喜欢独辟蹊径。”许露嘉说:“他卖房子的客户,也都是那些穿着很不起眼的,象收破烂的。”
  “那说明他对劳动人民有很深厚的感情。”许月欣不知道怎么蹦了一句,三个人都笑起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6 15:56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6 15:56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6 21:56
  “怎么总是 说 我 啊 。”我 不 太 喜欢:“我又不 是 娱乐的 焦点。”
  “你的 新闻是最多的啊。”许月欣说:“上高中的时候,你就是大家关注的焦点之一。你每天都是最后一个来到班上,每天都要迟到,上课都要睡觉,睡觉都要流口水。每天都要问老师很多问题,很多问题都是很弱智的问题,可是你考试的时候成绩都不错,而且你从来不上晚自习,从来都穿得很一般,特别是夏天,你的衣服都是湿淋淋的。”
  “这么多新闻啊。”许露嘉说:“那你和他是同桌?”
  “才不是呢。”许月欣说:“他那时候和一个叫伊如玉的女孩子坐同桌的机会是最多的。伊如玉家里很有钱,穿的衣服是班里最时髦的,也是最漂亮的,可是伊如玉又是班里的第一名。后来,他读文科班,伊如玉读理科班,他们才不是同桌。可是到高三的时候,他居然考上了复旦大学外语系,把我们都震惊得快晕过去了。今天听你说他毕业不到两个月就赚了快一百万,我觉得都是做梦一样。我做了这么多年生意,也才赚了三四万。”
  “那你也应该住个好点的房子啊。”我说。
  “被人骗走了。”许月欣忧伤的说。
  “肯定是被男人骗走了。”许露嘉说。
  “不是。”许月欣说:“是被我哥哥骗走了。”
  “你哥哥?”许露嘉说。
  “是啊。”许月欣说:“哥哥要结婚,问我借了四万块到城里买房子,现在过去两年了,也不提还钱的事情了。”
  “那钱还是你的嘛。”我说。
  “怎么是我的呢。”许月欣说:“我觉得我们家的钱好像和我无关似的。”


  “是啊。”许露嘉说:“农村女孩赚的钱,基本上都是贡献给家里了。”
  “所以一般城里的男孩不会找农村女孩。”我说:“娶了农村女孩,基本上就娶了一家子。”
  “娶城里的女孩呢?”许露嘉说:“城里的女孩子呢,都娇生惯养,自以为是,目中无人,是吗?”
  “你怎么这么说呢?”我说。
  “我很少自己做饭的。”许露嘉说:“肯定不符合你选对象的标准。”
  “是啊。”我说。
  “那你现在是?”许月欣问。
  “我在追他。”许露嘉说得很直接。



  许月欣看我,好像很诧异。
  “怎么了?”许露嘉问。
  “没什么。”许月欣说:“他在高中的时候,就喜欢和老弱病残交往,还天天和乞丐对话。人家都看衣服穿得好的,他呢,可好,专挑衣服差的人交往,还有神情呆滞的、心情忧郁的、苦大仇深、莫名其妙、孤独可怜,还有那些苦涩的、难对付的、心酸的、苦肠子的,人家都叫他大仙。”
  “可不是嘛。”许露嘉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7 17:28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7 17:28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6 22:35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许月欣说。
  “是啊。”许露嘉说。


  我不好意思笑了。
  “笑什么?”许月欣问。
  “没什么啊。”我说:“你们好像都很有文学才华啊。”
  “为什么?”许月欣问。
  “因为你们都挺能聊的。”我说。
  “只要是性格外向的女孩子,”许月欣说:“基本上都挺能聊的。”
  “是啊。”许露嘉说:“现在女孩子基本上比男孩子能聊。”
  “是吗?”我不相信。


  说着说着,许月欣接了个电话。她过去和人聊了会,那人好像说话挺和气的,可是许月欣好像很不喜欢听,砰的一下就把电话给挂了。
  “谁啊?”我问。
  “一个朋友。”许月欣说:“有批服装要处理给我,说给我特价,还说是世面上最好的款式,她忙于结婚,所以就处理给我了。”
  “是吗?”我说:“她说忙于结婚,不是一个理由。既然款式很好,又是特价,怎么会卖不出去呢?”
  “你了解服装?”许露嘉问。
  “他和我一起卖过服装。”许月欣说:“我们一起卖过两个月。”
  “住在一起了?”许露嘉若有所思。
  “你怎么总想这些问题。”我好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7 17:29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7 17:29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6 23:15
  我们一直聊到很晚。许月欣的生活经历很坎坷,她也谈过两场恋爱,可是总是失败,她不知道为什么,喜欢的人不喜欢她,喜欢她的人呢,总也不是很多。她总是生活在一种很恍惚的状态之中,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社会总是让人有很多无奈。
  许露嘉很惊讶,说我还以为你一直没谈恋爱,在等徐大仙呢。
  以前也就是同情他,许月欣说,感觉还凑合啊。
  “你也是爱情小说看多了吧。”我说。
  “不是。”许露嘉说:“只是直接的感觉吧。徐大仙是个凤凰男吧,可是他和普通的凤凰男又有很大的区别啊。”
  “也不是。”许月欣说:“他很拼命的,最疯狂的时候做英语试卷做了七十多个小时,高考二练没考好的时候绕操场跑了一百圈。”
  “你们操场多大?”许露嘉问。
  “二百五十米。”许月欣说。
  “二百五。”许露嘉不觉说。


  我有点恼,可是也不好说什么。
  和许露嘉离开许月欣住的地下室的时候,天空很亮,路边的街灯也很明。有很多的树影,有的深些,有的浅些,有的碎些,也有的是一团乌影。一团一团的,使我想起几首诗词,“遥遥夜色,黯黯树影, 只身问无由。 风景依稀,月光如水, 恍惚使人愁”、“如花树影碎斜横,楼兀窗方彩叠层。 铄闪霓虹映半岛,喧腾酒绿入三更。 长街无语星空远,万象虚怀夜幕蒙。 轻步悠然乐局外,放飞遐想度平生。”、“陌上红尘瞑树影,园中紫阙断烟津。终因积怨归行路,从此天涯不比邻”。
  有很多古代的诗词,古代的情韵,好像这些诗词,更多的只是在校园情怀里,或者是在古典小说里才有,而这些情怀,在社会中似乎很匮乏了。


  许露嘉看我,我的眼眶里全是泪。
  “想什么?”许露嘉问我。
  “没什么。”我说:“想起高中的很多生活,感到特别想哭。”
  “别伤心了。”许露嘉说:“我会好好爱你的。无论为你做什么。”
  “你会为我做家庭主妇,洗衣做饭生孩子吗?”我忽然问。
  “许月欣会吗?”许露嘉问。
  “她会。”我说。
  “你那么肯定。”许露嘉说:“感觉太良好了吧。”
  “你不信。”我说:“她肯定想和我一起走,绝对不介意你在我身边。”
  “你就自我感觉良好吧。”许露嘉说:“你打电话,现在就让她和你走,如果她现在就和你走,我就愿意一辈子等你,为你洗衣做饭生孩子,怎么样?”


  “你别后悔。”我说。
  “当然不会。”许露嘉说。


  我犹豫了一下,没有打。
  “不敢打了吧?”许露嘉说。
  “我怕我害了她。”我说。
  “你就吹死你吧。”许露嘉说:“也就是我傻了,看上你了。”


  她的话激怒了我,我给许月欣打电话,请她和我走。
  “为什么?”许月欣问。
  “不为什么。”我说:“你卖衣服也是卖,不如和我一起做生意啊。”
  “你能给我什么承诺吗?”许月欣问。
  “绝对不会让你住地下室。”我说。
  “还有呢?”许月欣说:“还有你身边很多的女孩子。”
  “你怎么想这个?”我问。
  “我会和你走的。”许月欣说:“但是你应该知道,你绝对不应该承诺这么点。”
  “你需要什么?”我问。
  “我需要高中时候的你。”许月欣说:“但是已经不可能了。”
  “也许会这样。”我说:“我还可以承诺绝对让你有一个很好的归宿。”
  “伤痕累累之后的好归宿吗?”许月欣问。
  我哑然了。



  许月欣挂了电话。



  “怎么样?”许露嘉好笑:“我说你太自信了吧。”
  “也许吧。”我说。


  我们怏怏的回到酒店,我一直在床边,没有睡。
  许露嘉挑逗我,我虽然没有兴致,可是还是被她的曲线所吸引,和她翻云覆雨了两次。做完爱,我坐在床头,打开笔记本电脑,写了首诗词:
  Flowery shadows of the trees broken oblique cross, F Wu color laminated side windows.

  Shuo flashing neon lights reflected on the peninsula, hit the headlines, the green liquor into three shifts.

  Long Street silent stars far, Mongolia Vientiane minded night.

  Step outside light leisurely music, flying reverie degree of his life.


  “写什么呢?”许露嘉过来看我写诗词。
  “写诗词。”我说。
  “我看看。”许露嘉过来看。


  有人敲门了,我打开门。
  那人径自进来了,我想拦,没拦住。


  许露嘉看我,几乎傻了。
  许月欣过来了,还穿得很绰约。


  “你怎么过来的?”许露嘉问。
  “你们聊天的时候说起了你们住的酒店啊。”许月欣说:“所以我就记住了,很好找的。”
  “很好找?”许露嘉说:“很好找,我什么也没有穿哎。”
  “你穿不穿都一样。”我好笑。
  “徐大仙。”许露嘉恼了:“你想死吗?”
  “不想啊。”我说:“我去叫服务员,再开个房间。”
  “再开个房间?”许露嘉问我:“给许月欣吗?”
  “许月欣?”我好笑:“给我开一间啊。你们姐妹两好好了解了解。”
  “你想死。”许露嘉、许月欣和我一起跑过来,抓起我就要打。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7 17:32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7 17:32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6 23:49
  
  十五 新愁旧梦


  Huan Xisha

  Small building on the vast and lonely Qing Han, Xiao-Yin poor rogue like the fall of light cigarettes quiet water painted screen.

  Light illusory dream fly free, boundless Siyu fine as worry, Po curtain hanging small Oncorhynchus leisure.



  Tasha Hang

  Rendezvous lost in the fog, on fans Ferries, Taoyuan monopoly without seeking Department. Members will be closed Guguan cold spell, cuckoo in the sunset twilight.

  Relay Send Plum, fish mass scale factors, the number of brick Home View my weightlessness. Fortunately, from around the Chen Chen Jiang Shan, whom shed Xiaoxiang go.



  Magpie Fairies

  Xian Yun Qiao Alley, Flying Star Regret, silverside span of darkness. Jinfeng Yu Lu a meet, they win it, countless world.

  Gentle enough, wedding day a dream, and forbearance care Magpie Bridge return. If the two love long long But this is not in, day and night.



  Wang Haichao

  Star points bullfighting, even Huaihai Xinjiang Yangzhou million raised seal well. Flowers Fat Road Hong, Journal of Dalian people, the bead curtain miles east.
  Hao Jun gas, such as rainbow, golden purple spring drag photo. Flying cap with from, Lane into Chueiyang, Jade North and South bridge painting smoke.

  Shigeo memorial native country, there are fans hanging floor fight. Concept of swept past month, brocade system fan, pearl splashing rain, Ning Ma ichthyosaurs of Jazz.
  Past by Gu Hong, but the chaos cloud water. Rayon with Imperial Villa, the best brush million words, a thousand drink fight bell.



  Wang Haichao

  Qin Feng, green, yeah River chic, Chibaya myriad fight flow. Mandarin duck tile Zhicheng, door Hua Ji Qiao Yan Penglai Pavilion 3 off.
  Knowledge sky owned boat, the Pan-Smoke and months. Xizi with the tour, Mau Tso Taiwan shortage, limonene from Spare Melancholy cold dill village.

  Who is gazing at the ancient table, Chang force is volatile, Tsui was difficult to leave. Plum city books for Orchid Pavilion ancient Mexico, vaguely charm of Health autumn.
  Kuangke Jianhu head, a hundred sets marsh. All day barbarians still, the best beetles-for-wine drunk Cangzhou phase.



  Wang Haichao Luoyang nostalgia

  Mei Ying Shu Dan, melting ice exhaust vent, Dongfeng dark for Love. Jingu Jun Yu,
  Copper camel lanes, new clear thin discharge Pingsha. Long Yi error attendant, is Xu turn Splendor.
  Fang thought Cross, Liu Xi Peach, to people randomly, Spring.

  West Park, Ming Jia night drinking, with brightly obstruction month, flew cover harm flowers. Orchid Garden is not empty,
  Pedestrians getting old, all over again is a matter worthy of Jie. Smoke dark Jiuqi ramp
  But Yiloujimu, when the see habitat Crow, helpless hearts, dark with the water to the End of the World.



  Shuilong Yin

  Small building with far, turned, carved under the saddle hub sudden glimpse of embroidery. Zhulian half of the volume, unlined first test,
  Qingming time. Breaking warm breeze, get clear light rain, there is no desire.
  Sound off every flower, sun courtyard, into the array of red, flying duck.

  Yu Pei Dingdong Do, the Chang wedding day, they mixed hard. Name rein profit lock, space also know
  And the days are thin. Spend heavily in the door edge Shen Xiang Liu, bitterly painful.
  Read sentimental, but there were bright moon, the people still.




  Magnolia

  Guo Huai Kuang Wang, utterly chic, must Qian Chen. Love cricket Qing Jing Feng, Yin whip drunk hat, when the degree of open forest.
  Autumn political situation tasteless, but a heavy water a heavy smoke cloud. Through the ages old hate pedestrians, should Fenfu people today do.

  Fishing village, gates monopoly value, Lo Tik Pu, Yan smell. On striking sad, withered red shore Polygonum, by Ting Chui Ping,
  With thousands of high peaks are dark, then this is also ruthless ecstasy. Appreciating the moon to study away, upstairs and light the evening.




  “如果有来生,你希望是什么?”往湘许做长途车的时候,许露嘉忽然问我。
  ”你怎么问我这么深奥的问题。”我感觉很突然。
  “这很深奥。”许露嘉挺惊讶的:“在你心理,是不是什么都很深奥呢?”
  “女孩子更深奥啊。”我说。


  到家的时候,我们直接打了个车,打到了湘许市宁海乡子林村。
  到村口的时候,有几个老头,用奇异的眼神看我,还有许露嘉、许月欣。


  走过一个溪口,两个小池塘,还有一个小山口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一首词“梅英疏淡,冰澌溶泄,东风暗换年华.金谷俊游,
  铜驼巷陌,新晴细履平沙.长忆误随车,正絮翻蝶舞.
  芳思交加,柳下桃蹊,乱分春色到人家”。这是很好的感觉,我的家乡,我的故居,虽然简陋,可是,有我很多的青春情怀。我家的门口,虽然是猪圈,可是,有两棵打樟树,还有十几棵美丽的橘子树和桃树。
  到门口的时候,我吓住了。我们家的猪圈,还有樟树、橘子树和桃树,全部被砍掉了,树立在我家门口的,是三座一人高的大坟。而在坟堆上,是三座一丈高的功德碑。而我家进口的门,也居然被人用树木堵住了。家门的旁边,有两个梯子,供人进出。


  “怎么会这样?”许露嘉吓坏了:“这是哪啊。”
  “这是他家。”许月欣说:“去年我来过,那时候徐大仙家和贾平安家还没闹这么凶。贾家威胁说要赌徐家的门,没想到用这招赌了。”
  “我们家什么时候和贾平安家有仇的?”我问。
  “去年。”许月欣说:“伯父承包鱼塘,发了点小财,贾家就要承包。伯父不让,就成这个样子了。”
  “太不像话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7 17:34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7 17:34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6 23:54
  “怎么办?”许露嘉问我。
  “怎么了?这怎么回事啊?”有个开宝马的人从车上下来,我吓一跳,居然是鸭子,他开宝马,带了两个高个子回来了。
  “你可以啊。”我说:“带了两个保镖。”
  “是啊。”鸭子说:“车也是他们的,上海胡氏集团的大公子和二公子,非要和我学功夫。我说行啊,先表示诚意,把你们最新款的宝马车让爷开个够,爷就脚你。他们就跟过来了。”
  “那好。”我说.
  “这怎么回事?”鸭子问我。


  许月欣把她所知道的说了。



  “大哥,你一句话。”鸭子恼了:“老子现在就砸贾家的门。”
  “急什么。”我说:“先进去再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7 17:35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7 17:35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7 17:35
  故事蛮曲折的啊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8 17:26
  没有办法,我们几个人只好先爬墙进去了。家里还是老样子,还是土砖房,就是地基和柱子用的是红砖,虽然是瓦房,可是很多瓦都凌乱了。只是屋子的梁还算是不错,因为用的是最好的香樟木,连一点虫子也没有。
  许露嘉吓一大跳,她看见梁上有条蛇。那蛇有胳膊那么粗,盘得高高的。
  “别怕。”许月欣告诉她:“这是屋角蛇,好多人家都有的。”


  老爸在家看报纸,老妈念耶稣,哥哥在那看成人高考,大姐在打扫卫生、二姐在读八卦杂志。
  看我回来,还带了两个女孩,三个男孩,家里人吃了一惊。
  老爸先被我闪亮的西服吓了一跳,又被鸭子腰上的砍刀吓了一跳,接着又被许陆嘉的高腰裙吓了一跳,到最后看见许月欣,总算舒了口气。
  我给他一一介绍,到最后,就剩胡氏集团的大公子和二公子了,我干脆就说:“我们一路过来,怕有危险,带了两保镖。”
  “保镖?”胡大公子吓了一跳:“徐大仙,我们老豆可是家产上亿诶,你把我们当成保镖?”
  “你们还学不学功夫了?”鸭子很有派。
  “学学。”胡家二公子还比较老实。



  “大仙。”许露嘉吓一大跳:“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给国家抹黑呢?”
  “我也不想这样啊。”我说:“所以我要拼命赚钱啊。”
  “后悔了?”许月欣讥讽她:“后悔的话,现在就回上海啊。”
  “谁后悔了。”许露嘉才不怕她呢:“后悔我就不来了。我告诉你啊,我今天还就住这了,我就和徐大仙一块在这睡了。你呢,自己找个地窝抓老鼠去吧。”



  “你们在一起睡觉了?”大姐吓一大跳:“徐大仙,你已经结婚了,怎么没和家里人说呢?”
  “他啊,身边女孩子多了。”许月欣愤愤不平:“不知道究竟有几个好mm,每一个mm都流着伤心的眼泪。”
  “他很老实的。”大姐为我抱不平。
  “他老实。”许露嘉哼了一下:“我 还 是纯情小姑娘呢。”
  “你 还是处女呢。”许月欣说。


  “你什么意思?”许露嘉气坏了。
  “没什么意思。”许月欣说:“恭喜你,找了徐大仙这么一个老实憨厚的好老公。”
  “他才二十一。”鸭子说:“不能领结婚证。”
  “这个没关系。”老爸很着急:“我和民政股的老黄很熟。”
  “伯父,您同意了。”许露嘉几乎要跳起来。
  “许大姐。”我恼了:“你电话响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8 19:50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8 19:50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8 20:28
  许露嘉懊恼的接起电话,居然是黄可打过来的。黄可质问许露嘉,问她的客户档案呢,她让那佳找,那佳都找了三四天了,现在居然还没有找到,简直是太过分了,请假之前,应该把自己掌握的客户资料告诉同事。黄可还想组织个意向客户联谊呢,现在缺了那么多客户,怎么联谊啊。
  许露嘉很傲,说徐大仙的客户资料呢,贾珍珍的客户资料呢,你怎么不找呢?偏偏找她的,怎么不找胡珈、陈雨、丁小菲、白莹莹、范希希、鲁玢玢的呢?
  黄可很生气,说你想死不是?
  你是谁啊?许露嘉更生气,你是妖精啊,这么凶?
  许露嘉砰的一下挂了电话。



  “你怎么这么生气啊?”我问。
  “我就生气。”许露嘉说。
  “生气就生气。”我说:“为她这样的人,至于吗?”
  “你是不是还真想做驸马吧?”许露嘉问。
  “我还没有决定离开舜河天典公司啊。”我说。
  “真是有钱就是娘啊。”许露嘉嘲讽我。


  说的时候,我手机也响了。
  我接了接,是黄可的,她质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我说两个星期吧。


  “两个星期?”黄可气坏了:“那我们的十号、十一、十三号楼还卖不卖?”
  “你是说销售方案啊,”我想了想:“其实你可以请专业的代理公司啊。”
  “我们舜河天典是不是没有给你发工资啊?”黄可质问我。
  “发了。”我说。
  “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黄可追问。
  “你也知道。”我说:“黄小姐,你知道我是要考公务员的。”
  “在你没有离开舜河天典公司之前”黄可气坏了:“你就必须听我的,必须在三天之内拿出销售方案来,知道了吗?”
  “怎么给你?”我说:“我们家乡湘许市宁海乡子林村没有互联网啊。”
  “你不会用传真机啊。”黄可质问我。
  “没有。”我说。
  “没有你就去死吧。”黄可挂了电话。


  “谁啊?”老爸倒了水,又招呼我们几个人坐下。
  胡大公子、胡二公子看了看那竹板凳,连个靠背都没有,皱皱眉,还是坐了下来。


  “你宝贝儿子徐大仙的又一个性伴侣。”许露嘉没好气的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9 16:32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9 16:32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8 20:40
  “什么是性伴侣?”老妈好奇的问我。
  “少儿不宜。”许露嘉说。
  老妈气呼呼的哼了一下,先进屋去了。


  “你上点大学都学点什么?”大姐挺生气的:“你三妹、四妹也快回来了,可别教坏她们。”
  “教坏?”许月欣好笑:“徐大仙,是不是许露嘉教坏的啊。”
  “我?”许露嘉好笑:“我怎么能教得了他?他可是复旦的优秀生。”
  “当然。”我也毫不客气。



  说着说着,黄可的电话又来了。
  “你怎么不哄我啊?”黄可问我。
  “为什么要哄你啊。”我说:“我们说的是工作啊?”
  “行。”黄可好笑:“说的是工作。那我告诉你,你三天内把方案给我传过来,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后果?”我好笑:“什么后果。”
  “你自己想吧。”黄可说:“任何严重的后果都有可能遇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9 16:32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9 16:32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8 21:01
  我笑了笑,招呼客人们坐下。


  “大仙。”老爸拉我到一边,问我怎么回事,带回来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人,还有,黄可、许露嘉,到底是怎么回事。
  “以后再说啦。”我说:“晚上到村口的楚家居吃饭好了。”
  那里贵,老爸不太愿意,那里的一个鱼香肉丝都要二十,比城里的都贵。
  贵就贵吧,我说,客人老远来了;还有,晚上客人住哪里?
  这个好说,老爸说,住你大伯家。
  有住的地方就好,我说。


  饭吃得还行,楚家居饭店的饭也不错,虽然是村里人开的,也是也很干净,饭菜质量也不错,盘子碟子都是新的,甚至还经过了杀毒,这让胡大公子、胡二公子都料想不到。他们觉得我们宁海乡子林村很穷的,没有想到我们村的硬件(公路)、软件(村姑)都还是不错的。
  大伯家是四层的瓦房,还有飘窗,还有防盗门,床也是松木的,很有品位的,看我的几位朋友都那么时尚,大伯主动把家里新买的毯子拿出来了。我挺感动的,大伯婶很喜欢许露嘉,觉得她很漂亮。可是很遗憾,许露嘉晚上非和我睡我房间里的木床不可。
  许月欣随口说:“虚伪。”
  “虚伪?”许露嘉好笑:“才不是呢。”
  “还不虚伪?”许月欣好笑。


  “月欣以前不这样啊。”大伯拉我。
  “是啊。”我说。
  “她一直喜欢你。”大伯告诉我。
  “她都谈两场恋爱啦。”我说。
  “你又不和人家订婚。”大伯斥责我。
  “她如果真喜欢我。”我说:“就不会和别的女人争风吃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9 16:33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9 16:33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8 21:29
  十六 坟堆的来龙去脉
  翌日。



  鸭子、胡大公子、胡二公子,还有老爸、大伯商量起了门口坟堆的事情。
  大伯说起了坟堆的事情,说贾家很不讲理,仗着自己是村里的付村长,就非常嚣张,非说我老爸克死了他的老婆,就把老婆葬到了我们家门口。


  “克死贾家的老婆?”我吓了一跳。
  “是啊。”大伯说:“你父亲就是和贾付村长老婆吵了几句,过了几天,他老婆回娘家,然后就不知道到哪里吃饭,然后就去了医院,然后就死了。姓贾的就把责任算到你父亲头上,非让他赔一百万。你父亲不答应,他就把老婆葬到了你们家门口,然后又把自己不知道哪来的两 个野坟迁到那了。”
  “照这么说。”胡大公子说:“贾副村长的老婆应该是吃什么吃死的。”
  “先去打听那个饭店吧。”胡二公子说。
  “这个不好弄。”鸭子说:“直接去她住院的医院好了。”
  “这是个好主意。”胡二公子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9 16:34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9 16:34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8 21:55
  我、鸭、胡大公子、胡二公子到了湘许第二人民医院,直接请医院的院长,到了湘许最好的香格里拉大饭店,点了几个最贵的菜,翠竹粉蒸鮰鱼、贵妃醋鸡钵、开屏柴把桂鱼、 百花辽参 、油酥火焙鱼。
  院长看来很惊讶,问我为什么请他。
  胡大公子说是这样,他是上海胡氏集团的大儿子,想在湘许投资,听说湘许二院的院长很会投资,所以呢,他就请院长来帮个忙。
  院长问他,胡氏集团主要做什么?
  主要做船舶零件加工,胡大公子说。


  院长和胡大公子聊起了目前的制造业,还有他们集团。
  胡大公子对于他们公司的业务,还是很精通的。尤其是目前船舶业的困境,有很多困难,尤其是经营上的。他感到船舶上空间不多,他现在感到医疗业还是有很大的利润空间的。但是,他不喜欢长沙,长沙的市场已经饱和了。但是,湘许的好医院,除了二院,好像没有更好的医院了。
  院长很喜欢和胡大公子谈话,他认为胡氏集团贸然进入一个新的领域,很难,尤其是医药业,难度不是他所想的那么小。


  聊得很愉快,院长很喜欢胡大公子。
  胡大公子邀请院长打高尔夫,院长很高兴的答应了。

  我想说什么,鸭子不让我说了。
  胡二公子也去陪院长了,我和鸭子则在湘许街头闲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9 16:35  金钱  +5   奖励
祝塘   2010-6-9 16:35  魅力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8 22:57
  “你怎么看胡大公子?”鸭子问我。
  “你们是怎么碰上的?”我问。
  “我们是打架碰上的。”鸭子说:“在上海玩的时候,他们开的车快撞到我了,我骂了一句,他们就下来要打我,被我收拾了一顿,就拜 我做了老大,请我吃了全上海最好的饭菜。他们以为我会出丑,事实上我已经吃过好几回西餐了,所以没有失礼。”
  “你成长很快啊。”我说。
  “不是啊。”鸭子说:“都是和你学的,硬撑着也要挤进上流社会。”
  “如果我们不进入上流社会,”我说:“我们上海的房子也会被人堆三个坟堆。”


  鸭子想了很久,不说话。



  “怎么了?”我问。
  “我还报复不报复那个警察?”鸭子问我:“就在他家放条蛇就罢休吗?”
  “当然不是。”我说。
  “为什么?”鸭子问。
  “到时候你会知道的。”我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9 16:35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9 16:35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8 23:07
  鸭子傻了,看我。
  我没看他,我只是想别的问题。


  我们都踌躇的时候,黄可电话来了。



  “你和谁在一起?”黄可问。
  “这个很重要吗?”我问她。
  “很重要。”黄可说。
  “既然很重要。”我说:“那你自己寻找答案好了。”
  “你好过分。”黄可说:“别以为湘许我没有势力。”
  “我知道,”我说:“你是舜河集团的唯一继承人,当然不怕我了,收拾一个大学生就是踩死一只小蚂蚁啦。”
  “知道就好。”黄可说:“和谁在一起?”
  “鸭子。”我说。
  “还有呢?”黄可问。
  “我老豆啊。”我说。


  “你让鸭子和我说话。”黄可说。
  我把电话给鸭子。
  鸭子和黄可说了什么,没说两句,黄可就挂了电话。


  “黄可估计昨天晚上自慰了吧。”鸭子说。
  “你正经点吧。”我说。
  “正经什么?”鸭子说:“她答应找个人帮你摆平那三个坟的事。”
  “谁?”我问。
  “保密。”鸭子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9 16:36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9 16:36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8 23:15
  懒得和鸭子说更多的事情,我先去公安局,领了准考证,准备后天来参加公务员考试。大姐早就帮我报好名了,只是她觉得我应该去国税,工商,或者是去电视台,做一名记者。对于她来说,这些都比当个小警察好得多。我也不想当警察,不过在我看来,记者不是个好职业,至少,我没有更多的自由。可是警察呢,给我一种挑战的压力,我喜欢这种挑战。


  到家的时候,许露嘉已经给我做好了饭,是兰花八宝冬瓜、 开屏柴把脆肚 、湘江鲫鱼 、洪江鸭。
  “你饭做得不错啊。”我说。
  “当然了。”许露嘉说:“只要你喜欢吃就好。”
  “我妈呢?”我忽然发现,家里好像就有两个人,大姐、二届、大哥、二哥,老爸、老妈,都不在。
  “他们吃过了,都下地了。”许露嘉说。
  “哎。”我叹了口气。



  “怎么了?”许露嘉问。
  “你真打算嫁给我吗?”我问。
  “当然。”许露嘉说:“你觉得我是开玩笑吗?”
  “我才二十一啊。”我说:“你已经二十六了啊,你等得了吗?”
  “我不知道。”许露嘉说:“我对你特别有感觉。”
  “特别有感觉?”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9 16:37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9 16:37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21929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