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94202个阅读者,70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8 23:28
  “是啊。”许露嘉说:“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很特别。你很有才华,准确的说,你鉴别力特别强,很会逆向思考问题。虽然有的时候你很极端,可是我相信一句话,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你也一样。”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我想了想:“对,剑出偏锋,我就是要与众不同。”
  “大家都不喜欢做的事情,你偏偏喜欢做。”许露嘉说:“大家都做的事情,你就不喜欢做。”
  “对啊。”我说:“我从小就喜欢这样。”


  “你们家吧。”许露嘉说:“虽然是土砖,可是蚊子不多。虽然家门口有三个大坟堆,可是也没招蛇,也没招什么臭虫。你们家的房子呢,盖得比地面高了很多,排水什么做了很好。床呢、椅子、凳子、桌子、柜子什么,都是竹子做的。还有呢,你们家的房子,有好几个地方,都是石头磊的,青石的感觉,真的很好。你们家的房子呢,虽然连水泥都没有抹,可是呢,很平整啊。虽然门前有坟,可是门后还是有竹有花。”
  “所以我一直留恋我的老家。”我说。
  “你的精神支柱。”许露嘉问。
  “对。”我说。
  “那三个坟怎么办?”许露嘉问:“我三舅是湘许公安分局的付局长,我想他可以帮你。”
  “我很担心啊。”我说。
  “担心什么?”许露嘉问。
  “如果我不娶你怎么办?”我问。



  “我相信你会爱上我的。”许露嘉说。
  “我担心的事情是。”我说:“我们会为我们的爱情付出太多的代价。”
  “代价?”许露嘉不知道说什么好。
  “对啊。”我说:“你还是不要考虑我了。”



  “你玩弄够了?”许露嘉好笑:“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对吗?”
  “我有那么大魅力吗?”我问。
  “真好笑。”许露嘉说:“长这么帅,又这么会赚钱,又会写诗,又不飘渺,你说说看,有多少女孩子喜欢你啊?”
  “我不觉得啊。”我说。
  “不觉得?”许露嘉好笑:“你可以给我看看你爸爸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吗?”
  “我们家好穷,没有照片。”我说。
  许露嘉想说什么,忽然,她的眼睛里含有了泪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9 16:38  金钱  +5   奖励
祝塘   2010-6-9 16:38  魅力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9 11:55
  十七 千军万马考公务员
  2001年的时候,中国的公务员考试基本上还属于开始。国家大规模的全国统一公务员考试还没有拉开序幕,基本上各个单位招各个单位的人员,在报纸上发布个消息,弄个招考电话,再自己弄点试题,就算很正式了的了。这有点象三国时候,有点钱,圈块点,振旗一呼,就可以招兵买马了。那时候考场基本上也不怎么规范,就是单位自己的考场,不象现在,全省几十万人集中到一个地方,好像是难民潮似的,疯狂拥挤、摩肩接踵、人山人海,真有点国考的气概呢。
  公安局通知我笔试的时候,我基本上没有想太多,因为毕竟就是文科出身的,一个申论、一个公共知识,一个能力测试,感觉没什么难的,至少,比高考是简单点。


  鸭子要开宝马,我说不好吧,你这是去考试还是去显摆呢?
  “就开去。”许露嘉居然开始反叛:“开宝马车过去多好,先把阵势摆出来,然后考官就知道你有背景,你录取几率就大点。”
  “是啊。”老爸也同意。
  鸭子给老爸买了身雅戈尔,老爸穿上去也有三分玉树临风了,虽然面色上皱纹很多,可是也颇有风范,就是他瘦了点,人显得不那么精神气十足。


  “开就开吧。”我有点无奈。
  “我当司机。”胡大公子很主动。
  “太屈尊了吧。”我说。
  “岂敢岂敢。”胡大公子说:“徐总出马,我们理所应当效劳。说不定,我们过几年来湘许投资,就指望您呢。”
  “我是什么?”我问。
  “那会你怎么着也是个县长了吧。”胡大公子很乐观。
  “吹吧。”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公务员考试的地方是在湘许市农业大学,属于三本的范畴,不过校园倒是很大的,有一千多亩。
  我们是在学校的阶梯教师考的,录取两百人,报名一千多,那个时候没有现在那么疯狂,不过一千多辆汽车、摩托车、三轮车、变速车、自行车停在农业大学的操场上,倒也算是壮观噢。更让人想不倒的是,居然还有拖拉机,还是东方红的,轮子好大啊,我还以为是推土机呢。
  胡大公子的宝马车新崭崭的,在那操场上,居然还是最好的车,着实吸引人的眼球。
  我和鸭子从宝马车里下来的时候,好多人都在看我。


  进考场我比较晚,在网上玩了会四国才进去的。
  进考场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除了我,别的考生好像打扮得还没我那么时尚,我穿的阿玛尼的西服,很闪很亮,也是意大利的新款,连监考老师都多看了我亮眼。
  卷子我做得很快,难度也不大。
  我做完的时候,好多人还在审题。
  我轻松的交了卷,好多人出现了唏嘘声。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9 16:40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9 16:40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9 14:49
  不错,拜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9 21:58
  “恭喜徐大仙,第一个交卷啊。”胡大公子敬了我一杯,自己将一口汾酒喝干。
  我喝了一大口饮料。
  “老大,”胡大公子不愿意了:“我可是白的啊,你怎么可以喝带颜色的呢?”
  “我下午要考试啊。”我说:“胡公子,你不会希望我晚上找你拼命吧。”


  “说笑说笑。”胡大公子赶紧圆场:“我还等着徐公子早点可以当上公安局长,这样的话,我们在湘许投资,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你怎么总是提投资啊。”鸭子好笑:“你很喜欢做生意吗?”
  “当然。”胡大公子说:“我在上海投资了好几家酒店。”
  “好派啊。”鸭子说。
  “你听他吹牛吧。”胡二公子说:“他投资好几次失败,都是他的女朋友为他擦屁股。”



  “你说什么?”胡大公子很恼火:“老二,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啊。”胡二公子说:“大哥,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太自信了。”
  “我已经够不自信了。”胡大公子很恼火:“小弟,昨天不是我搞定那个院长,徐大仙的事能有那么顺利吗?”


  “多谢两位了。”我叫服务员,斟了点葡萄酒。
  “敬二位一杯。”我给两位公子递上。


  “大仙兄过谦了。”胡大公子有点不好意思了:“其实也没什么,只要派头足够大,这里的院长肯定能提供帮助。现在我们已经把贾副村长媳妇的所有病例,还有治疗方案什么都拿到了。至少,他媳妇的死和伯父没有任何关系。”
  “是啊。”胡二公子说:“我觉得,现在都可以和他摊牌了。或者,我们既然已经砸了一万多,再花一两万,砸个乡长,然后就砸死他。”


  “你怎么看?”鸭子问我。
  “我觉得不适合。”我说。
  “你不急着推翻坟堆?”鸭子问我。
  “当然急啊。”我说:“可是推翻了还有后患啊。我有四个姐妹,两个兄弟,我们现在把坟迁走问题不大了,可是我信奉一句话,靠钱能解决的问题不是问题,不靠钱解决的问题才是问题。”


  “你想怎么样?”鸭子问。
  “彻底把贾副村长整倒。”我说。
  “算你狠。”胡大公子说。
  “要狠就狠到底。”胡二公子说。


  “你找谁啊?”鸭子问我。
  我想起了黄可,说要找她。
  “就她啊。”鸭子说:“她介绍的人你也相信啊。”
  “我相信。”我说。


  “相信?”鸭子好笑:“你相信这么一个风流的女人吗?”
  “我有第七感,她还是比较靠谱吧。”我说。
  “你还有第八感吧。”鸭子说。
  “还有第九感呢。”我说。
  “还有第十感。”胡二公子说。
  “第十一十二十三十四感。”胡大公子说:“感觉就像是做梦,做了一梦又一梦。梦醒不知何处倦,已将潇湘做家乡。”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9 23:13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9 23:13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9 23:42
  行政能力测试做得不是很顺,好像题目很难,很多题目都是似是而非的,好像是A ,也好像是B。也许是上午太嚣张了吧,下午别人都哗啦哗啦交卷子了,我还有四道题没做完。看时间只有一分钟了,只好稀里糊涂的选了几个,就仓促的交了上去、
  从考场出来,我全身出满了汗,衣服都湿透了。
  监考老师是个很亮丽的女老师,喜欢穿黄衫,她把我卷子收了,又问我:“徐大仙,上午题那么难,你答得行云流水。下午的题还没有上午难,你怎么倒有点力不从心了?”
  “我也不知道啊。”我说:“也许是上午的题目比较适合我吧。”
  “你是第一次参加公务员考试?”监考老师问我。
  我点点头。
  “也有可能,”监考老师想了想:“这个考场好多人都是去年考过的,公安局行政能力测试呢,也就是那几道题,翻来覆去的。”
  “不正当竞争啊。”我说:“有些人都有经验了。”
  “没关系啊。”监考老师说:“我看你做得很稳重,也很有判断力,分数不会比他们差。”
  “可是。”我想了想:“我是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宝马都开来了,还怕啊?”监考老师也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啊?”我问。
  “你宝马开过来。”监考老师说:“整个学校的人都震惊了。你要知道,湘许只有十辆宝马,你这辆还是宝马最新型号的,三百万。”
  “哇,这么贵。”我说:“我还不知道呢。”
  “真是有钱啊。”监考老师说:“居然连自己的车买了多少钱都不知道。”


  我擦擦汗,出来。
  监考老师看我用卫生纸,把手绢给我。
  我擦了擦,说了声谢谢。


  “老大,你好帅啊。”胡大公子凑上来:“连监考老师都为你擦汗。”
  “帅什么。”我有点急:“卷子差点都没做完。”
  “那有什么。”鸭子说:“你不知道吗?这次考试之前,已经泄题了。”
  “泄题?”我诧异极了 。
  “是啊。”鸭子说:“还有人发手机短信,说要一千块一科,我想给你看,可是伯父没有答应。”


  “有没搞错。”我气坏了:“这还比什么?”
  “别丧失信心啊。”胡二公子说:“高考都经过了,还怕公务员考试。有本事的人,就是没有抄袭,也比那些没有本领的人强多了。再说了,还有一门申论呢,你肯定没问题的。”
  “说的有道理。”我的心情略微好了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1 13:23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1 13:23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1 21:43
  取车的时候我吓了一跳,有个穿灯笼裙、皮肤白皙的女孩在盯着那辆宝马车看,那女孩子个子有点低,可是很丰腴,有股淡淡的菊花的味道,容易让人想起一首词,“独倚危樯情悄悄。遥闻妃瑟泠泠”。
  女孩子撇了撇我,好像很惊奇的样子。
  我一下子呆住了,这女孩子是我在上海第一次嫖的女孩子。
  鸭子也认出来了,紧张的看那个女人。


  又一个女孩子过来,魔鬼身材,除了有点黑,别的什么都好。
  鸭子也有点慌了,那也是那天晚上他嫖的女人。


  “你好。”穿灯笼裙的女孩子主动上来,和我握了握手。
  “你好。”我点点头:“怎么,这么巧啊。”
  “是啊。”穿灯笼裙的女孩子说:“我叫李眉,是湘许认。她是我的姐妹,叫李丝丝。”
  “你好。”黑瘦的女人也和我握了握手。
  我也主动握了上去。


  “我们是陪一个姐妹来考公务员的,她是我们班的第一名。”李眉问我:“你也来考公务员。”
  “是啊。”我说。
  “看来你所言不虚啊。”李眉说。
  “你姐妹呢?”鸭子有点不愿意见她们。
  “她上厕所了。”李眉好笑:“这么不喜欢见故人。”
  “不是。”鸭子说:“我们有急事。”
  “留个电话吧。”李眉忽然说。


  “我的电话是上海的。”我说:“要不这样,你们把电话给我们好了。”
  “我算是明白了。”李丝丝过来:“还没怎么样呢,就是考了个公务员,就飞上枝头当凤凰了啊。某个人可是附在我的耳边说,这是他第一次和女孩子在一起噢。还有哦,他说我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女孩子噢。”
  “谁说了?”鸭子脖子都气粗了:“谁说了。”
  “谁说了谁知道。”李丝丝说:“有的人呢,还说我是世界上最有魅力、最善解人意、最解风情的女孩子。还说呢,他老大很有才华,会写英文诗,改天呢,让他给我写首英文诗。”


  “你们也太过分了吧。”胡大公子听出来她们是什么身份了:“不就是卖肉的,卖完了各走各的,这点道理和规矩都不懂吗?”
  “我们是卖肉的。”李丝丝不要face:“可偏偏有些自命不凡的人这么喜欢来找我们。”
  “是啊。”我说:“李丝丝小姐,你是我们的好朋友,我把电话给你。”
  我说着,把自己手机号码拨了,给她。
  李丝丝吃了一惊,还是豪不犹豫的接过了,又给我拨过来。


  胡大公子看我,使劲给我示眼色。
  我义无反顾的给了李眉和李丝丝。
  鸭子怎么也不肯给。
  “这样才是好情人啊。”李眉给了我一个飞吻。
  我毫无表情的和鸭子、胡大公子、胡二公子上了宝马。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1 22:22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1 22:22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1 22:10
  “你怎么这样啊。”胡大公子埋怨我:“这种女人,也就是碰巧遇上了,你给她电话,不是下次让她敲诈你吗?”
  “就是。”鸭子说:“大哥,你这不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这种女人,你还给她们留电话,是不是钱多了,花不完了,等着她们把你当提款机呢?你看上去那么精明一个人,怎么犯这种人生大忌呢?你不知道,作风问题是中国人的大忌。”

  我没说话,随他们说来说去。

  下车到家时候,我、鸭子、胡大公子、胡二公子下来的时候,一下子就呆住了。
  有个黑脸横肉的家伙,带了十几个汉子,全都是赤着脊梁,拿着砍刀,个头都上了一米八。在个字比较低的湖南农村,这些人算是彪形大汉了。
  十几个人站我家门口,黑脸横肉的家伙叫喊着:“徐大同,出来,你欠的的一万块钱,该还了。”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我恼死了,跑过去,冲那黑脸横肉的东西吼:“你什么狗东西,徐大同的名字也是你叫的?”
  “你找死啊?”黑脸横肉的东西吼我:“给我打。”
  两个大汉挥着砍刀就砍过来,我学鸭子教的招数,闪开。


  刚闪开一个,鸭子就飞过来,一脚一个,将他们抡开。
  鸭子冲上去,对着那十几个人,左一脚、右一脚,左拳右脚,没两下子,就把十几个人全打趴下了。
  胡大公子、胡二公子居然津津有味的观战,胡大公子还拿数码录像机开始录起来。
  我呢,一边看,一边帮鸭子,有几个想暗袭他的人,被我给踹开了。
  胡二公子紧紧盯着那个黑脸横肉的家伙,看他的脸由黑变红,又从红变紫,最后从紫变成了酱色。


  “给我撤。”黑脸横肉的家伙吆喝了一下,十几个人和他一起,撤退走了。


  我们进屋,老爸、许露嘉、许月欣都惊讶的看我们。
  “真谢鸭子了。”老爸亲自给鸭子倒了一杯水。
  “大哥二哥呢?”我问。
  “他们去湘许卖东西了。”老爸说:“他们在的话,也可以打。”
  “什么事。”我说:“你真欠那个人一万块?他是谁啊?”



  “贾付村长。”许月欣说:“他拿了张欠条,非说伯父欠他一万块,还要一万的利息。”
  “太不像话了。”我说。
  “砸他。”鸭子恼了。
  “别。”我拦住他,又问老爸:“你真欠了他?写过欠条吗?”
  “没有写啊。”老爸说:“我也不喝酒,不可能喝醉了写?”
  “那就对了。”我说:“要是这样的话,那欠条就是假的,就是假笔迹。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干脆就以还钱为名,到贾付村长家去,先说还钱,让我们看欠条。然后胡大公子取证,说这欠条是假的。我们呢,就直接到县刑警队报案,先说他们诈骗,然后是滋事。”
  “你要告他们?”老爸吓了一大跳:“你斗得过他吗?他是村里的半边天。”
  “怕什么。”我好笑,“不整死他,我不姓徐。”
  “不整死他,我也不姓徐。”鸭子恼了:“徐家人顶天立地,坚决团结一致,消灭万恶的村匪恶霸势力。向着消灭村匪恶霸的道路,前进、前进、前进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1 22:23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1 22:23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2 22:35
  十八 少年书生意气生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
  起来!起来!起来!
  我们万众一心,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前进!前进进!”
  我、鸭子、胡大公子、胡二公子 唱着雄壮的国歌,开着宝马,雄赳赳、气昂昂的冲向操场。
  到操场的时候,我们忽然傻眼了,这儿除了我们的宝马,还有一辆大宇、一辆吉普、一辆雷诺、一辆保时捷,都威风凛凛的停在我们车的身边,我们四个人出来的时候,有十几个警察也从吉普和保时捷车里钻了出来,除了车不如我们,气势倒吓住了我们。

  “走。”鸭子吆喝着,叫我准备去考试。
  “噢。”我嗯了一声。
  “别急。”鸭子说:“你放心好了,你将来就是他们的头。”
  “说的好。”我说。


  我们说话的时候,几个警察过来,看了看我们。
  我什么也没想,就到1号考场,1号座位,在这里准备了2B铅笔,准备答卷。
  一个警察居然进来,贼头贼脑的看了看我。
  “你好帅啊。”后面一个女生冲我举了个大拇指,“Masa Maso的黑衬衣,在湘许还没有分店呢,Calvin Klein1968的蓝裤子,是亚平宁的最新款啊,Lanvin的黄领带,是美国最新式的啊,还有花花公子的皮鞋,耍得大。”
  “耍得大?”我好笑:“就是一般的品牌。”
  “一般的?”女生好笑:“你好有款啊。”
  “什么有款?”我问。
  “有型。”女生说。
  “有型?”我纳闷。
  “你真是闷骚还是暗骚?”女生很纳闷。


  卷子发下来了,看了一下,是警务方面的,也是我擅长的。
  我没多想,就利用点古典诗词,还有自己熟知的词汇,慢里斯文的往下写。总的说来,写得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有些语言我考虑得不是很成熟。但是,我相信我的作文大的方面是不会错的。
  交卷子的时候,监考老师看我的眼神,好像不一样。


  “怎么了?”我 说:“我怎么觉得你的眼神不一样呢?”
  “是啊。”监考老师说:“你的卷子怎么写得这么不着急呢,好像这作文很难,其实很简单啊。”
  “我怎么简单这卷子不是这么简单呢?”我说。
  “水平太高了。”监考老师说:“这么简单的题目,怎么可能题中有题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3 22:51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3 22:51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3 15:51
  “这题目本来就不会那么简单。”我说:“明明是说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可是又说了,我们公安干警要服从命令听指挥,你是怎么看待这个原则和问题的。这表面上很简单,说的是要学会处理复杂矛盾和环境;实际上难度很大。按照官场的潜规则,你听领导的了,就是个好同志。你不听领导的,就不是个好同志。那你怎么还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这很简单啊。”监考老师说:“这两个问题看似矛盾,其实是相互统一的。
  首先下级必须服从上级,是一条最基本的组织原则。只有坚持这个原则我们的事业才能取得整体的胜利。如果下级不听从上级的指挥,则必定会给整体布局造成混乱,造成有令不行,令行不止。
  其次,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由此我想起了岳飞,正是遭到了秦桧等人的陷害,才致使皇帝连发12道金牌回京,其实岳飞是范了一个大忌。因为将领在外面带兵打仗,面临的各种各样的危及形势,而这种判断只有亲历者才能正确的作出,如果去听从内城的命令是绝对不符合实际的,当然作出这种决定也需要很大的勇气和胆略。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从全盘考虑。作为一名公务员不仅要按常规来思考问题更要,更要学会面对各种突发问题的一些特殊解决方法。做到灵活处理。”
  “我认为不是。”我说:“所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是指在外打仗的将军具有高度的决定权,有时候甚至可以违反领导的命令。我认为下级必须服从上级是原则,而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只是例外情况。
  在工作中,服从上级是每一个工作人员必须紧守的第一原则。上级对于一个集体具有领导作用,能够为一个集体的工作指明正确的方向和措施,能够在宏观上把握大局保证集体的成长。服从上级是保证工作能够顺利完成的基础。另外上级对于工作原则、性质和精神的把握往往比下级要更全面深刻,上级的决策往往也都是在严格周密的论证基础上做出的,具有合理性和可行性。
  如果我们不服从上级的领导,就会导致无组织性和无纪律性的后果,工作就没有执行力度,单位的工作效率就会下降,将严重影响组织体的生命力,不能实现组织的宗旨和目标。
  但是下级服从上级也不是绝对的,也存在例外。在具体执行任务时,往往由于情势的变化领导对实际变化没有及时知道,而情况又十分紧急,没有时间向领导汇报等待领导的决策时,这时就不能呆板地盲目执行领导的指示,而应一切以大局为重,以顺利完成任务为重,以不犯错误为重,以人民的利益为重,实施较为正确的方案,避免给单位、给国家、给人民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在这种情况下,需要:一是积极与领导联系;二是和同事积极做好沟通;需要几个同志一起商量,证明当时确实是这样的情况,和领导及时沟通,求得领导的谅解,也避免自身受到不恰当的处理。”
  “你也太谨慎了吧。”监考老师不这么看:“有点保守噢。”


  说的时候,一个警察过来了,向我敬了礼。
  “什么事?”我觉得肯定有事。
  “是这样。”警察说:“我们这几天一直在设卡拦截,有个杀人犯杀了当地的民营企业家关山虎,开走了他的宝马车,和你的宝马车是一个型号。所以,我希望你能协助我们调查。”
  “好的。”我说。


  我、警察,还有胡大公子、胡二公子、鸭子到了宝马车前面,胡二公子打了个电话给他爸,他爸和警察介绍了这辆车的来历,性能,还有车内的特别装饰:方向盘下面有他的小镀金塑像,还有车座吼胡董事几个字。
  警察看了看,确实如此,又看了看胡二公子的驾照,手续很全。
  警察又要看我身份证。
  我拿给他。


  “是这样。”警察解释:“你的摸样呢,和这个杀人犯有点点像。但看了你身份证后,你们脸有点不一样。”
  “他的脸很特殊啊。”鸭子说:“橘子叶脸,很俊俏。”
  “是啊。”警察说:“那个杀人犯是个鸭子,同性恋。”
  “啊。”鸭子楞了一下:“鸭子?”
  “怎么了?”警察很好奇。
  “他叫鸭子。”我说:“大名就叫徐鸭子。”
  “啊。”轮到警察惊讶了。


  无论如何,总算是洗脱了嫌疑,也算是没什么事。
  胡二公子和警察聊起来,给警察几条娇子,说这是我们老大,复旦的高材生,本来在上海都年薪几十万,回湘许考公务员主要是为了照顾家里。
  警察看他懂事,也很给面子,说这个案子很重要,所以对一点线索也都不放过,希望我们谅解。
  没什么,胡二公子说,我最好交朋友,尤其是警察,今天见个面就是缘分,请大家吃顿便饭。


  警察客气几句,还是同意了。
  胡二公子耍得大,直接就到了希尔顿,来了十几道海鲜,弄了五瓶五粮液。
  警察们也很给面子,直接问我们有什么事,有事直管张口。一个脸最白的还给我一张名片,说他是刑警队一大队的许队长,有事就找他。
  鸭子直接说了贾付村长在我家堆坟的事情。
  许队长说你们打算怎么弄。
  鸭子把昨天的事情说了,说下一步我们想先和贾副村长私了,他如果耍气蛋的话,就直接找宁海乡派出所。
  这个好说,许队长说,你要找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


  临行,胡二公子给十几个警察每人一条好烟。
  警察们很客气,说哥们,以后都是一条道上的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3 22:53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3 22:53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3 16:19
  还没等我们行动,对方就已经下手了。
  我们几个人回去时候,警车就已经停到家门口了。一辆昌河,一辆长安,一看就是乡派出所的车。


  “打电话。”我给鸭子说。
  鸭子急忙给许队长打电话,说了情况,说宁海派出所的车已经开过来了。
  “你们先别开进去。”许队长说:“我马上带十几个人,到宁海,你说你们在哪个村?”
  鸭子说了具体地方,许队长说没事,我们半个小时就到。


  “老大,怎么办?”鸭子问我。
  “录像带有没有?”我问胡二公子。
  胡二公子说没事,录像机还在宝马车上呢,没事。
  “那就好。”我说:“把车开个他们不好找的地方,我们等吧。”


  约摸过了四十分钟,许队长就带十几个人过来了。
  鸭子赶紧上去,先敬了两条烟。
  许队长收了,问我们情况如何。
  胡二公子把昨天他录的东西给他们看,还说了具体的情况。

  许队长没有说什么,恰好一个过路的村民经过,许队长便把他拉一边,问了问贾付村长的为人等情况。过了好一会儿,许队长才过来,问我我们家和贾家的仇恨渊源。
  我一五一十的说了。
  许队长点点头,给局长打了个电话。


  半个小时吼,一个秃瓢警察开警车过来。
  许队长到他车上,和他嘀咕了半天。


  许久,许队长才出来。
  “你们的事情。”许队长问我:“打算怎么办?”
  “我觉得还是他们只要把坟迁走。”我说:“就没什么事了。冤家宜解不宜结,和领导杠着,最后吃亏的是我们自己。”
  “这样还行。”许队长说:“宁海乡派出所一个民警是贾付村长儿子,我和他们所长也是战友,关系不宜搞僵。你摆一桌,吃点面子上的亏,给贾付村长弄两条烟,让一让,你看怎么样?我保证你们家门前的坟迁走。”
  “这怎么行?”鸭子恼了:“我们占理啊。”
  “鸭子。”我喝住他:“你以为农村的事情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啊。贾副村长当了十年的付村长了吧,根深叶茂,是那么好欺负的吗?我们占了理又怎么样?占了理也要让人三分,不然是要吃亏的。今天我们占理了,明天不还得求人家?”
  鸭子不说话,胡二公子和许队长说,那坟迁走也是要时间的啊,万一他们拖怎么办?
  这个你放心,许队长说,既然我承诺能迁走,那就没问题,不会费多大的力气。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3 22:55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3 22:55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3 22:56
  占了理又怎么样?占了理也要让人三分,不然是要吃亏的。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4 21:48
  “大仙,你的销售方案也太没有可行性了吧。”正和鸭子踌躇的时候,黄可要命的电话又打过来了。
  “不会吧。”我气坏了:“这怎么可能?我可是把我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才华都施展出来了啊。”
  “可能不可能?”黄可气坏了:“我爸可说了,你要是三天内不回来,我就把你撤职。”
  “三天绝对回不去。”我说:“我家都被人家坟堆给堵住门了,你说我有什么心思回去?”
  “这点小事?”黄可好笑:“我让你找的人找了没?”
  “谁啊?”我问。
  “鸭子没告诉你?”黄可气坏了:“湘许市副市长黄海安。”
  “他?”我吓坏了。
  “你现在就打电话。”黄可说:“我把电话发给你,我父亲已经交代过了,你现在打电话,他现在就会派人过来帮你解决问题。”
  “现在?”我吓坏了。
  “当然。”黄可说。


  她挂了电话,把手机号发了过来。


  “谁?”许大队长问我。
  我说了黄可说的事,说她是我上司。


  “黄副市长?”许大队长吃一惊:“他不是现在在家养病吗?”
  “养病?”我吓一跳:“黄副市长怎么了?”
  “车翻沟里了 。”许大队长说:“上个月刚刚做了手术。”
  “先打打试试吧。”我说。


  我打了打电话,黄副市长接了,他问我是谁。
  我说我是徐大仙。
  “噢,大仙啊,”黄副市长听出来了:“什么事啊?”
  我把事情经过详细叙述了一遍,又说了那天的打架情况和现在的情况。
  “我知道了。”黄副市长挂了电话。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6 12:09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6 12:09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4 21:59
  十九 疑案重重困惑生
  “怎么样?”鸭子问我。
  “黄副市长把电话挂了。”我说。
  “他怎么这样?”鸭子愤愤不平。
  “人家可以这样啊。”我说:“人家是副市长。”



  “黄副市长管的是科教。”许大队长说:“不一定能帮上你的忙。”
  “管的是科教?”鸭子很恼火:“管科教的有什么鸟用啊。”
  “那不一定。”我说:“黄可说话一般还是很靠谱的。”
  “凭什么?”鸭子一急什么话都说:“就凭她是你的情人。”
  “不是。”我说:“她和我第一次的时候,并没有透露她的身份。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没有丝毫的傲气。我可以看得出,她接触我是有目的和野心的,可是她处理得还算不错,很有城府。所以,我敢断定,她虽然风流,可是她并不下流。她说的什么话,都是考虑过的,所以,我认为,她还是可以信得过的。至少,她的心眼比我们的多得多。”


  说话时候,大姐已经给我打电话了。
  “怎么了?”我问。
  “派出所说了。”大姐说:“你要再不归案,他们就以包庇罪抓人了。”
  “什么?”我吓一跳:“他们胆子也太大了,你在哪啊?”
  “我在茅厕。”大姐说。
  “ 我知道了。”我说。


  “兄弟。”许大队长说:“要不这样吧,我呢,带你和所长见个面,就我、你,还有所长,贾付村长四个人,我们小范围谈判一下,你看怎么样?”
  “我也要去。”鸭子说。
  “行。”许大队长说:“你也去。”
  “等半个小时吧。”我说:“许大队长,那个所长不敢抓人。”
  “为什么?”鸭子问。
  “他要抓人早就抓了。”我说;“还会让大姐通知我,我觉得啊,他似乎也在寻找某种妥协。”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6 12:10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6 12:10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4 22:06
“你也太自信了吧。”鸭子说。
“我不是自信。”我说:“我是相信命运。”
“典型的自大狂。”鸭子恼了。
我不理会他,自己写了首诗:
命运


没有人可以改变你自己
没有人可以战胜你自己
没有人可以欺骗你自己
除非你自己


不要相信什么神话
也不要害怕什么流氓
我们的世界是一个唯物的世界
我们的星球是一个利益的星球


我们只能相信自己
我们只能依靠自己的眼睛
我们只能凭借自己的直觉
我们所凭借的 只有我们自己


没有任何山盟海誓
没有任何海枯石烂
任何爱情都是欺骗人民的谎言
最美丽的女人撒着最漂亮的谎话


没有任何慈善
没有任何施舍
作秀和炒作就是慈善和施舍的内涵
我们不要相信任何传说



命运在你的手中
你的手就是你的头脑
你的头脑决定你的性格
你的性格、意志、毅力决定你的命运

Fate


No one can change you
No one can defeat you
No one can deceive you
Unless you


Do not believe in the myth
Do not afraid of hooligans
Our world is a materialistic world
The interests of our planet is a planet


We can only believe
We can only rely on their eyes
We can only relying on their intuition
With us only our own


No vows
No Haikushilan
Any love is a lie to deceive people
Caesar was the most beautiful woman the most beautiful lie


No charity
No charity
Show and the hype is the meaning of charity and alms
We do not believe that any legend



Fate in your hands
Your hand is your mind
Your mind determines your personality
Your character, will determine your fate determination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6 12:11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6 12:11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5 21:23
  “Fate in your hands
  Your hand is your mind
  Your mind determines your personality
  Your character, will determine your fate determination ”鸭子很厉害啊,居然能够背下来我写的英文诗,这是第一次,因为我知道,他的英文水平在初中没有及格过,没想到,现在居然这么突飞猛进。
  “你怎么这么厉害?”我问。
  “你都背了十几遍了。”鸭子好笑:“连许队长都能够背下来了啊。”
  “是吗?”我好奇。
  “Fate in your hands
  Your hand is your mind ”许队长也来凑趣。



  “毛道我呢。”我说。
  “谁毛道你了。”许队长把他的电话给我:“局长的电话。”
  “局长?”我挺好奇的:“真的?”


  我接了接,是公安局局长任长武的,他问我现在在哪?
  我说了地方。
  任长武又问我,说黄海安和我是什么关系。
  是我上司的朋友,我说。
  你上司?任长武很吃惊,你上司是谁?
  我把黄可的事情说了,说她是上海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副总吧。
  任长武很久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他告诉我,说我打算怎么样?
  我说了自己的打算,贾家两天之内迁走坟,公开道歉,因为我们老板三天之内让我回到上海。
  两天?任长武很吃惊,口气不小。
  贾副村长做的太过分了,我说,任局长,我想您也知道,我们家所受到的屈辱。
  这个我清楚,任长武说,这样吧,你和许队长回去吧,派出所已经撤了,许队长会和贾付村长说应该怎么说的。
  谢谢,我万分感谢。


  许队长看我,像是没有看过似的。
  鸭子很钦佩的看我,像是看一个圣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6 12:12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6 12:12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5 22:04
  到家的时候,警车已经开走了,门前的坟呢,还在那堆着,大门呢,还是打不开。我给我爸打了个电话,告诉他问题已经解决了。
  老爸也很高兴,说那坟什么时候迁走呢?
  两天之内吧,我说。


  老爸把门打开,看我,鸭子,胡大公子、胡二公子、许大队长,还有好几个警察。
  许大队长很认真,叫了两个警察,把坟堆和我们的家的画面都拍了一下。
  老爸请许大队长进屋。


  许大队长和十几个警察进了我家,看了看我家的土砖,还有毛胚的地面。以为我们家的竹凳子,我们家的木窗户,我们家老旧的八仙桌,还有我们家七个兄弟姐妹,还有我的老爸老妈。
  许大队长看了看我,开了个玩笑:“好大的反差啊,你们的房子真的好古老。”
  “四十年了。”老爸说。
  “四十年。”许大队长很有感慨:“我们家的旧房子也是土砖房。在老房子里,真的很有感慨。以前我们家,我和我姐姐住在这样的老房子里,上学的时候也要走十几里,下雨的时候吧,有回差点摔到河里,后来啊,我就发奋读书,一定要走出农村,那个时候,我最喜欢读的书是《平凡的世界》,书里孙少平、孙少安的世界就是我们曾经的世界。”
  “是啊,是啊。”一个个子高点的警察说:“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是很辛苦。”


  老妈赶紧泡了茶,请警察们喝。
  家里的竹凳子很多,客厅的警察也足够坐,也都坐下来了。
  警察们尝了尝,许大队长忽然瞪大眼,茶很香,很不错。

  “这茶不错。”高个子的警察说。
  “是自己采的。”老妈说。
  “你们家有自己的茶园?”许大队长问。
  “没有。”老爸说:“就是自己家的山里种的啊。”


  许大队长很惊讶,说没有想到啊,还有这么原生态的茶。
  “这几包给警察大哥,这回辛苦大家了。”老妈从家里拿了最好的茶叶。
  许大队长推辞了一下,还是收了,十几个警察也一一收了,看出来,大家没有尝过这么好的茶,其实我们家很早以前就是家里做茶的,一直在乡里也很有名。不过,曾经有一段时间,也就是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候,统统割掉了。


  老爸又拿了家里的腊鱼、腊肉,让警察们尝尝,他做这个是好手。
  许大队长说这怎么行,净拿你们家东西。
  这也不多啊,我说,我们家马上就翻盖房子了,只不过最近忙着收鱼呢。
  盖好了房子再请警察,老爸说。
  一定来,许大队长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6 12:13  金钱  +5   奖励
祝塘   2010-6-16 12:13  魅力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5 23:00
  许大队长给贾付村长打了电话,说了三点。一是在徐家门口堆坟呢,是寻衅滋事罪,敲诈那两万块,是敲诈罪。纠集十几名黑社会来到徐家呢,是涉嫌黑社会、聚众斗殴。这些罪状,可以判个五到七年,你可以考虑一下,这是黄副市长交代下来,任长武局长亲自督办的案件。二呢,徐大仙是复旦大学的高材生,他开的宝马呢,是三百八十万的最新款,目前是上海一家著名外企的高管,孰轻孰重,估计你会知道吧。三呢,就是徐大仙请你做三件事,一是要两天内把坟迁走,这是最起码的;二是必须在报纸上道歉;三是贾付村长必须到公安局销案,以后怎么做,就看你的表现。关于你当付村长期间贪污征地款,还有挪用村里的厂房租赁费什么的,这些举报市纪委也知道不少,举报信不多,也有六七十封吧。
  许大队长说完,就挂了电话,丝毫也不给贾副村长任何机会。

  许大队长说完,又给我说了好几句宽慰的话,就带警察们走了。
  我、胡大公子、胡二公子、鸭子一直送到乡里。

  许大队长很不好意思,说你们别这样,都成十八相送了。
  不是,我说,我们家两年的屈辱,终于解决了。
  还为时尚早,许大队长说,等什么都解决的时候,我们再庆祝。


  老爸一直在家等我,等到两点多。
  家里人也在家等我们,问我们情况。


  “花了多少钱?”老妈的嗅觉太灵敏了,知道这事不会这么轻易。
  “没多少。”我说。
  “几万?”老妈问。
  “两万多。”我估算了一下:“还好,没有超出预算。”
  “两万多还少啊。”老妈气坏了:“三万都够我们盖房子了。”
  “三万就够盖房子了?”我好笑:“一平方米多少啊?”
  “也就一百多。”大哥说:“去年已经准备好了,可是老爸去年被贾付村长欺负得住了院,就全花完了。”
  “四万,够不够?”我从提箱里拿了四沓钱。


  “怎么这么多?”老爸很吃惊,眼睛瞪得比车轮还大:“你才上班几天?”
  “这和上班几天无关。”我说。
  “这和什么有关?”大哥问:“你这钱怎么来的?”
  “富婆给的。”鸭子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真的?”老爸看我,几乎不敢相信。
  “三弟,你可不能这样。”大姐说。
  “是啊。”二姐也附和。


  “不是这样的。”胡二公子上来,讲述了我是怎么卖力的卖房子,如何挑灯夜战,整理客户资料,如何下大雨拜访人家,甚至帮人家解决生产和资金的难题,帮人家翻译东西,辛辛苦苦,做出了卓人的销售业绩,所以呢,才积累了上百万的财富。
  “百万?”老爸吓一大跳:“上海钱这么好赚?”
  “我也要去上海。”三妹叫起来。
  “我也去。”四妹说。


  “那你为什么要回湘许啊?”老爸很纳闷:“还考什么公务员?”
  “钱再多有什么用?”我问他们:“这几年我们家在村里也逐渐富裕了吧,可是怎么样?老妈、老爸病,大哥、二哥的婚事,是不是女孩子就嫌弃你是个农民,是不是?大哥二十八了,二哥二十六了,为什么没有找到对象?大姐、二姐为什么被别人抛弃?为什么?
  钱可以解决问题吗?
  钱能够买来什么?我们家现在在村里,地位、声望、权势?
  我们的钱呢,我们就是有点钱,村干部不是还压着我们?
  我们要靠什么?
  在中国,官,不是一个符号,就是权势、就是势力、就是力量的代名词。
  我们不能一眛的生活在愚弄的世界里,就像我们家一直是很受家里人欺负一样。
  所以,我必须承担起这个重任。
  三五年内,我必须让徐家让全湘许的人刮目相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6 12:15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6 12:15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6 12:16
  不要相信什么神话
  也不要害怕什么流氓
  我们的世界是一个唯物的世界
  我们的星球是一个利益的星球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6 21:44
  二十 记者是老虎
  “这就是你所谓的方案吗?简直就是扯淡。你以为顾客会这么轻信你的宣传,你说是CBD就是CBD了,你说CHD就是CHD了?别以为自己制造的概念可以吹起多大的泡沫,小伙子,你要知道,我们公司原来有过多少哈佛、麻省的才子,可是怎么样?房子该是很难卖还是很难卖,房子该是有难度还是有难度?人家是傻子吗?你要知道,要掏顾客的钱,比豋天还难,不要想着顾客是傻子,到时候卖不出去房子,我们就成傻子了。”黄可气愤的指着我写的销售方案,怒火中烧。
  “这个方案呢,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黄总说:“观点比较新颖,内容也很有内涵,但是我觉得应该通俗一点,也就是说,小徐可以考虑一下抽奖,或者说是实物奖励等方式吧。”
  “方案是不错。”黄总的兄弟杜总说:“就是方案里的诗词和英文词汇太多了,有点难懂。”


  杜总说完,几个人都笑了。
  黄可看看我,问我有什么意见。


  “基本没有什么意见。”我说:“我今天想逛几个楼盘,再看看他们的销售方案。”
  “你和黄可先处理一下陈海牙的事情。”黄总说:“他的报道明天就要见报了。”
  “噢。”我嗯了一下。


  “还有件事情。”黄总又对杜总、南总、陈总说:“我想提拔徐大仙为销售副总监。”
  “这个我反对。”陈总说:“徐大仙有不错的销售业绩,也有很好的人脉关系,对于我们楼盘的推介和快速销售也有很大的贡献。但是,他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年龄太小。”
  “年龄不是个问题。”南总说:“陈总不是经常说你二十就当老总了嘛。”
  “我凭的是吃苦。”陈总好笑:“徐大仙,你凭的是什么?”
  “凭的是十六岁复旦大学的奇迹,凭的是十九岁诺丽德公司一级翻译的实力,凭的是一个月一百多套房屋的销售业绩,凭的是对于房地产卓而不绝的认知。”黄可说。



  “黄可。”黄总恼了:“大家都是你的长辈,怎么说话的。”
  “你十六岁上的复旦?”陈总不信。
  “我核实过他的情况。”黄总说:“他曾经在复旦大学英文演讲也拿过奖,摆过地摊、贩卖过磁带,家里很穷,很能吃苦。”
  “我保留我的意见。”陈总说。
  “欢迎你保留意见。”黄总说:“现在投票。”



  四个老总,三个同意,一个反对。
  完全通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7 16:33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7 16:33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6 21:55
  “黄小姐。”我一边在笔记本电脑上搜索资料一边说:“陈海牙还没搞定吗?”
  “已经请过他吃饭了。”黄可气愤极了,“也想过给他送点钱,原来是给五万。他怎么都不答应,还是去采访受伤的工人,还是打算去爆料。”
  “他是什么报社的?”我问。
  “北京的一家报社。”黄可说:“我也已经到北京的报社请过他的主编了,可是他的主编说一定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太难了。”我说。
  “不难怎么会叫你去呢?”黄可好笑:“销售副总监是白给的啊?”
  “啊?”我气坏了:“什么担子都让我挑啊。”
  “当然。”黄可说。


  “如果搞不定呢?”我说。
  “那就接着当售楼员好了。”黄可说。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吧。”我说:“是不是?”
  “当然。”黄可毫不留情面。



  和我一起来上海的,只有三妹和四妹,老爸老妈还都在湖南。再说了,我还没有租好房子,只能让她们住宾馆。胡大公子、胡二公子呢,也说宝马车挤不下,带两个mm,倒是他们乐意的事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7 16:35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7 16:35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1529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