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271903个阅读者,706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7 09:44
  我给在宾馆的三妹、四妹打了电话,说中午回不去了,让她们先吃点方便面。
  “三哥。”三妹不愿意:“我们来上海,你就拿方便面招待我们啊。好歹我们是你天真活泼、善良温柔可爱的好mm啊,怎么能这么委屈呢?”
  “是啊。”四妹说:“三哥,你和美女吃香的,喝辣的,就忍心让自己的亲妹妹看着豪华总统套房啃方便面吗?”


  “那么神经啊。”我恼了:“今天老板叫我搞定一个记者,搞不定就当不成领导了。”
  “不就是记者嘛。”三妹很自信:“交给我,搞定。”
  “就是,记者算屁啊。”四妹更厉害:“老娘灭了他。”


  “谁啊?”黄可过来:“这么大口气?”
  “三妹四妹。”我说。
  “你亲妹妹?”黄可问。
  我点点头。

  “既然她们吹牛。”黄可说:“我就派辆奔驰接她们过来,请她们吃日餐,看她们这么对付陈海牙。”
  “你还真信两个十六岁的小丫头?”我晕了。
  “信啊。”黄可说:“就像我相信你一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7 16:37  金钱  +5   奖励
祝塘   2010-6-17 16:37  魅力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7 21:07
  “那你就准备哭吧。”我毫不客气的说。
  “你怎么可以这么否定自己的亲妹妹呢?”黄可很生气。
  “我不是否定她们。”我说:“我对她们太了解了。就说三妹吧,几乎就不怎么喜欢读书,一上英语课就打瞌睡,几乎就没正经上过几节课。读了几天初中就上技校,又嫌技校乱,又去读普高。普高读了三天又不读了,就在社会上鬼混。四妹更过分,八九岁就出去和人家卖衣服,还超喜欢卖衣服,十一岁就冒充十八岁在湘许的地下商场自己摆摊了。”
  “你三妹四妹很了不起啊。”黄可十分欣赏。
  “怎么个了不起法?”我问她。
  “自力更生啊。”黄可说:“就象你一样。我发觉你们徐家的品种都很优良啊。”
  “别吹捧了。”我说:“一会我还不知道怎么死呢。”


  半个小时,三妹四妹到。
  黄可把陈海牙的基本情况说了,又说了现在的困境,时间只有一下午,说宽裕点吧,也就是一个下午再加一个晚上,要利用这么短的时间把陈海牙搞定,难度不亚于等珠穆朗玛峰。
  四妹看我,开始还笑,听黄可介绍完,就脸绷住了。


  “怎么办?”我问四妹。
  “好办。”四妹几乎是想也没想,就拉住我:“哥,我们截住陈海牙,我上去抱住他,拿一张化验单子,说怀孕了,让他负责。你呢,就说是我男朋友,过来打我。然后再找个人,劫持陈海牙,抓他一晚上,不就什么事也没了。”
  “我们这是犯罪。”我说。
  “你怎么那么斯文啊。”黄可受不了 了:“就这么办。我带十几个售楼小姐,还有七八个保安,看情况,帮你们处置现场。”


  “陈海牙在哪?”我问。
  “左岸。”黄可说:“他中午都在那喝咖啡,固定位置是三楼A区六十八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9 18:40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9 18:40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7 21:32
  左岸在湖南路上,是一个高层建筑的底层餐饮。左岸的规模很大,据说可以容纳上千人就餐。一楼是大厅,二楼三楼是半开放的loft的餐饮区,四楼完全的类似ktv式的包厢。
  我和四妹到左岸的时候,黄可给了我们两张金卡,又交代我们,说左岸的经理、保安我们都交代过了,记住一点,戴上墨镜,不要让陈海牙认出我们。


  我和四妹要了牛排,一边等陈海牙一边聊着。
  “哥。”四妹说:“一会你可别心慈手软。”
  “我知道。”我说。
  “陈海牙会点功夫。”四妹说:“你可小心。”
  “你怎么知道的?”我问。
  “黄姐教我的啊。”四妹说。


  说的时候,陈海牙已经过来了,慢慢悠悠的在那里喝茶、吃排骨套餐。
  看得出,这个人穿得很时髦,衣服一看就是意大利最新的款式,在腿、胳膊那,都有密拍装置,一看就是个很精干的记者。


  四妹咬完最后一块牛排,忽然就冲了上去,扇了陈海牙一个巴掌。
  陈海牙被打蒙了,好一会儿,才看清,面前立了个时尚女郎。
  四妹立即歇斯底里的哭起来:“陈海牙,你这个陈世美。你这个杀千刀的,玩了我就跑了,让我找了你两个月,你可真无耻啊,你真卑鄙。当初你追我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说要和我一生一世。现在怎么了,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你太过分了吧。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禽兽,你这个自私自利的陈世美,你这个杀千刀的恶狼。”


  陈海牙反应很快,摔了盘子,立即走人。
  四妹很精,立即抱住了陈海牙的大腿。
  陈海牙很恼火:“你是谁啊?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不认识你。”


  “你怎么这样啊。”那佳上场了:“做为男人,起码也要有始有终吧,就是不相爱了,也要有个交代吧,怎么可以凭空消失呢?”
  “是啊。”陈菲菲上去:“你怎么也是个白领,怎么做的事连个流氓也不如啊。”
  “我还怀孕了。”四妹把伪造的医院检查的结果给大家看:“这个陈世美,我给他打电话,他一分钱也不给我,还我说讹诈他。”
  “就是。”那佳很生气:“你这个衣冠禽兽的伪君子,你怎么能这样?”
  “太过分了。”陈菲菲说:“你还是不是人啊?”



  陈海牙很生气,他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知道遇上难题了,急忙想拨电话,可是被人团团围住了,连手机也拿不上。他很生气,大声吆喝,可是十几个售楼小姐都冲上去,唧唧喳喳的,让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9 18:41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9 18:41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7 21:45
  陈海牙正想说什么,我也冲了上去。
  我抱住四妹,问她怎么了。


  “你谁啊?”那佳故意问我。
  “我是她男朋友啊。”我说:“前一段她说不爱我了,喜欢上一个律师了。后来又告诉我,说那个律师玩弄了她。现在又不要她了,我就担心,到处找。找了好几天,才找到。”
  “是吗?”那佳气愤的抽了陈海牙一巴掌:“你这个陈世美。”


  “谁是陈世美?”我们正得计,忽然冲进来五六个打手,象老鹰抓小鸡一样将四妹提起来,扔到一边。
  “你是谁?”那佳气愤的问。


  “他是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为首的穿蓝西装的的家伙说:“他已经有了妻子,他很爱他的妻子和女儿。也很主持正义,从来没有说有什么风流韵事,这个,我们公司,我们全体员工,都可以为他做证。
  至于这位姑娘,我很遗憾,我们没有见过你,我也想知道,既然你和陈海牙先生有鱼水之欢,那么我问你,你知道陈先生有一个最清楚的生理特征,这个特征,只要和他做过爱的女人都会知道,你既然都有他的孩子了,就请说出来吧。如果你说出来,你开什么价,我们公司出什么价。”



  “这、、、、、、”四妹一下子傻了。
  我也傻了。
  “这张化验单。”为首的穿蓝西装的家伙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日期是上个月的,也就是说,姑娘至少有两个月身孕了,可是我看你的身手,完全就是没有怀孕的样子,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请你到上海最好的日本人开的妇科医院体检,怎么样?”
  “这、、、、、、、”我也吓傻了。



  众人也吓呆了。
  四妹见势不妙,一溜烟就飞了。
  穿西装的家伙想追,可是追不上去。


  “这位先生。”穿蓝西装的家伙上来:“请问你知道您的女朋友去哪里了吗?”
  “我也不知道。”我说:“可能她认错人了吧。”
  “是吗?”穿蓝西装的家伙说:“既然你认识她,你的女朋友损害了我的上司的名誉,我希望您可以向他道歉,并予以经济赔偿。”
  “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也很无耻:“她所做的,已经和我无关了。”
  “是吗?”穿蓝西装的家伙说:“那我希望你可以帮我找到她。”
  “我没有义务。”我说。
  “你很会说。”穿蓝西装的家伙说:“可是今天你不容易走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9 18:43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9 18:43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7 21:55
  “你也太自信了吧。”
  鸭子终于赶过来了。
  “你是?”穿蓝西装的家伙问。
  “我是他哥。”鸭子说。

  “你来此何意?”穿蓝西装的家伙问。
  “主持正义。”鸭子说。
  “你管得很宽啊。”穿蓝西装的家伙说。
  “是吗?”鸭子过去,“朋友,我们可以握个手吗?”
  “当然可以。”穿蓝西装的家伙说。


  鸭子和穿西装的家伙握了握手,他用了九分力,那个穿西装的家伙当然也很用力。可是他的功夫和鸭子比,几乎是差太远了。鸭子抽开手,穿蓝西装的家伙已经头冒汗了,脸色居然都变得蜡黄了,好像是大病一场的样子。


  “你是哪里来的?”穿蓝西装的家伙问。
  “你不配知道。”鸭子说:“你只配滚。”“你的胆子不小。”
  穿蓝西装的家伙说。“是吗?”
  鸭子说:“你是不是看过《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呢?”
  “你很深奥啊。”穿蓝西装的家伙说。
  “一般一般。”鸭子说:“我喊三声,三声之内你不离开的话,后果自负。”



  穿蓝西装的家伙腿几乎软了,不等鸭子说出一个“一”字,就撒腿不见人影了。
  陈海牙也气呼呼的走了。


  那佳看我,那眼神几乎快哭了。
  我也快崩溃死了,陈海牙没有对付过不说,现在连自己都快赔进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19 18:43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19 18:43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9 18:44
  很搞笑啊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9 18:44
  怎么会这样啊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9 20:14
  二十一 女人是记者他妈
  “哎,这下完了。”我一边在左岸要了份牛排,一边叹气。本来以为陈海牙很好对付呢,这下可好,偷鸡不成,反蚀了一把米。想抓住这个家伙狠狠出口恶气,没想到,自己倒先出了大丑。要不是鸭子过来,险些就走麦城了,悲哀啊。
  鸭子看我唉声叹气,也很愁。派出所的人又叫他过去了,还是那个案子,说对方要好几万的经济医疗费。
  “好几万?”我恼死了:“上次收拾他真是收拾轻了。”
  “可不是。”鸭子说:“这回砍死他。”
  “省省吧。”我说:“人家又不是没有脑子,不怀疑你和我啊。”
  “他不会知道是我们。”鸭子说。
  “那为什么问你要钱呢?”我问。
  “说明他们刁呗。”鸭子说。
  “我们怎么总是碰上刁人啊。”我气坏了。
  “那我们只有更刁。”鸭子说。
  “你怎么刁?”我问他。
  鸭子傻了。



  “两位帅哥心情不佳吗?”愁的时候,一个女孩子立我们旁边,有点暧昧的看我们。她头发很长,若垂柳依依。黛眉杏眼,眼眸子淡而有神韵。
  她身着一件黄缎的贴身连衣裙,上半身是细肩带的设计,下半身是高开叉的,妩媚的贴身连衣裙让她的身材婀娜多姿,凹凸曲线若隐若现,胸前高耸的乳峰将连衣裙的前襟鼓鼓得顶起,双峰之间形成了一道深深得乳沟,连衣裙紧贴着雪峰上完美的弧线下来,下摆急剧收缩,与腰部纤细美妙得曲线浑然一体,下摆高到腰处的开叉让女孩在走动之间,纤细修长的玉腿和圆润高翘的臀部时隐时现。



  “田思丹。”我一下子认出来了。
  “帅哥,”田思丹大方的坐我腿上:“怎么,帅哥不高兴了,小妹陪陪你。”
  田思丹身上沁人的桂花香味让我沉迷,我忍不住深吻了她。
  “你好色啊。”田思丹回了我一个深深的吻:“想和我ml啊?”
  “当然、立刻、马上。”我迫不急待的说。


  “我是不是多余了?”鸭子说。
  “不多余啊。”我说。

  

[本帖最后由 xiyuruo 于 2010-6-19 22:09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20 02:12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20 02:12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9 22:09
  “诸葛秀给我打电话了。”鸭子说。
  他跑一边接了接,我着急的吻田思丹。
  田思丹笑了笑,随我长吻。

  鸭子一边打电话一边开溜,田思丹拥着我,到了左岸的上面,707的一个房间。
  田思丹的黄锻贴身连衣裙很柔软、细滑,她的皮肤很白、象奶子一样,她的乳峰高挑着,若成熟的葡萄,垂艳欲滴。她的凸凹的曲线,让人忍不住血脉喷张,尤其是深深的乳沟,更让忍有种急切的冲动。
  我忍不住,撕开了田思丹的衣服,“刺拉”一下,田思丹美汐白透的皮肤裸露出来。


  田思丹忽然挣开我,用奇异的眼神看我。
  “看什么?”我问。
  “你好美啊。”田思丹说:“你的眼神象赭石一样,你的皮肤就像葡萄架的青枝,虽然不是很白,但是有股罗勒香的味道。就像我看古典小说的香囊一样,你身上的气味让忍沉醉。尤其是你大大的耳朵,总感觉你有厚重感。
  你的脸呢,就像是河里精雕的玉石一样,美得让忍着迷。
  你的五官,真的很美,精致、细腻,真让人惊讶,世界上居然有如此完美的男人。”
  “你更美啊。”我说。


  “急什么?”田思丹说:“让我为你跳段舞蹈吧。”
  田思丹嫣然一笑,向后退了两步,转身侧面对着我,她高举左手,右手从左手指尖开始,顺着手臂的曲线向下滑动到丰满的乳房,右手张开五指,用掌心在乳房上画圆圈,然后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夹捏着她那早已挺立的浅红色乳头,田思丹娇沥沥的嗲嗲呻吟声伴随着既舒服又陶醉的性感诱人表情,真够爽的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下面早就一柱擎天了。


  田思丹开始扭动腰身,右手继续向下来到窄裙的拉炼处。这时她转身面向我,低头俯身向拉炼的位置,美丽的乌黑短发盖住了半边脸,但一双美乳因为她向下弯的关系,呈现出美丽的春光。当拉炼全部解开时,她左右的扭动着小蛮腰,让窄裙滑落到脚踝边,令人惊讶的是,她连内裤也没穿,她身上唯一穿着的是三寸的高跟鞋。Flora高举双手到脑后交叉握着,侧身面向我,她美艳性感成熟诱人的样貌与过人的冰肌玉肤散发出迷人,诱惑,娇艳和充满性欲的吸引力。田思丹充满春情的双眼对我放电,在咖啡桌上的米黄色的灯光,把她面向灯光的那面的大腿曲线、腰部、乳头以下的美乳,及半边的脸庞衬托成艳丽如花,经过灯光凋琢的修长雪白均浑的玉腿,更显得修长挺直,毫无半点赘肉又弹性十足。两腿之间的神秘地带覆着不至于过于浓密的黑色森林。



  “你真是太美了。”我说。
  “还有更美的呢。”田思丹说。

  “喜欢吗?”田思丹问。
  “喜欢。”我说。
  “永远都喜欢吗?”田思丹问。
  “永远喜欢。”我说。


  田思丹媚笑了一下,又开始吻我的全身。
  我的周身好像就是在云端似的,在云里飞着,四面都是美女环绕,美女都在我身边轻吻着,享受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弟弟更硬了。
  田思丹媚笑着,引导我的弟弟。


  好像得到了莫大的充实与满足,她呻吟中长嘘了一口气




  

[本帖最后由 xiyuruo 于 2010-6-20 07:34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20 02:18  金钱  +5   俺可是一目十行,走马观花,非礼勿视的 ...
祝塘   2010-6-20 02:18  魅力  +5   俺可是一目十行,走马观花,非礼勿视的 ...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19 22:26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醒来了,几乎像是梦一样,在田思丹这里,我有少爷的感觉。
  “喜欢我吗?”田思丹问我。
  “喜欢。”我说。


  “我看你好像愁眉不展的样子?”田思丹说。
  我把陈海牙的事情说了,还说了自己现在的担心,本来可以做销售副总监,马上一切就要消失了。
  “没有到最后一刻,总有办法的。”田思丹说。
  “有什么办法?”我问。
  “我就不信没有偷腥的猫。”田思丹说:“如果我这次能够帮你,你怎么感谢我?”
  “你说吧。”我说。
  “我想做投资,”田思丹说:“我不想在风尘圈里一辈子,我希望能够找一个能够投资,又有机会找一个善良男人的工作。”
  “我的水平有限。”我说。
  “我的眼神不会错的。”田思丹说:“你的眼神很宽,你的眉眼、你的眉毛、你的眼神,都显示你会成为一个惊人的角色。”
  “我真的那么伟大?”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相信我。”田思丹说:“相信你自己。”
  “我知道告诉你怎么投资了。”我想了想:“房子。”
  “行啊。”田思丹说:“我以后就跟你混了。”



  她开始打电话,一个一个打,描述了陈海牙的外貌、具体的生理特征,说这个男人很精致。她观察人很仔细,陈海牙有两颗大爆牙,这是这个男人最显著的特征。还有,陈海牙的眼珠子好小,就跟绿豆似的。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眼看都要六点了,报社估计都要关门了,看来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我有点打哈欠了,可看田思丹认真的样子,又不忍破坏她的好心。



  “有了。”田思丹说:“一个姐妹说,她们昨天还和这个家伙双飞呢。”
  “什么时候你的姐妹也和我双飞啊?”我说。
  “小色狼。”田思丹吻了吻我:“放心,你想要怎么舒服,姐姐就让你多舒服。”
  “真的?”我惊讶的问。
  “真的。”田思丹找了件新衣服,“怎么样,叫上你的伙伴,我们会会他吧。”
  “再叫上你的姐妹。”我说。
  “那怎么行?”田思丹说:“她们晚上有生意,一晚上七八百呢。”
  “那怎么办?”我说。
  “没关系。”田思丹笑了笑:“她们和客人找个理由,晚点去就行了。”
  “哎呀。”我快吓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20 02:16  金钱  +5   奖励
祝塘   2010-6-20 02:16  魅力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21 21:04
  给鸭子打了电话,鸭子和诸葛秀刚刚见面,诸葛秀要鸭子给她买个发卡,鸭子正给她挑着呢,挑着我电话就来了。
  鸭子问我什么事。
  我说准备行动,拿下陈海牙。
  这么快就转败为胜了,鸭子几乎不敢相信。
  少啰嗦,我说,叫上黄可,带上十几个保安,还有诸葛秀。



  田思丹连打了几十个电话,每一个电话都是以“快”、“速度”、“立刻”、“马上”的字眼,几乎不给对方任何考虑的时间。她行事如此之果断、坚韧、毫不客气,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她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妓女。虽然我不知道她的背景,但是她的背景绝对不比黄可简单。她是一个很聪明、隐藏很深的女人,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心理藏了什么,但是对她绝对不能说真心话。


  两刻钟。
  黄可赶来的时候,田思丹的两个如花似玉的姐妹也过来了。
  一个女孩子身着一件离膝盖上有近二十公分的黑丝绒连衣短裙,裙子紧紧包裹住她那凹凸有致的美妙身体,裙子下是浑圆挺翘的美臀及一双透明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那薄如蝉翼的高级丝袜使她大腿至脚踝的线条如丝如缎般的光滑匀称,足下是一双近四寸的奶白色高跟鞋,将她的身材衬托的愈发高挑。
  一个女孩子穿着的是一件粉红色无袖短裙,雪白的臂膀,高耸的酥胸,纤细的腰肢,白色亮光丝袜下包裹的浑圆修长美腿,别有一番性感迷人风韵!至于那纤细的腰身及短裙下那双修长白皙的美腿,尤其是那浑圆无暇的大腿及匀称光滑的小腿在粉红裙摆的衬托下,更显柔腻润滑,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摸一把。


  “好美啊。”鸭子说。
  “要不要她们陪陪你。”田思丹说。
  “先给老大。”鸭子说。
  “诸葛秀呢?”我问。
  “没让她来。”鸭子说:“她来了估计会坏大哥的事。”
  “她来了你还有这胆?”黄可好笑:“徐大仙,你红颜知己真不少。”
  “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啊。”我说。
  “我怎么听着这么像《沙家汀》里的刁德一啊。”黄可气坏了。
  “拜托。”我气坏了:“是阿庆嫂吧。”
  “哇塞。什么时候成了徐大姑娘了。”黄可居然也会酸溜溜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23 00:30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23 00:30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21 21:23
  陈海牙从报社的办事处出来的路上,他显得很自信,眼睛种种有神,虽然有两颗大暴牙,嘴唇也很厚,可是这也不妨碍他的张扬和气势。他随身没有拿任何东西,看样子只是个普通白领,他不象一些成功人士那样喜欢挎包,挎包只是一种不相信自己实力的表现。
  两个妖艳的女子忽然扑了上去,拿了二十四寸的十几幅艳照,是陈海牙3p的照片,陈海牙的性器官还特别特别的逼真,几乎都没有任何遮挡。
  陈海牙绿豆眼忽然瞪得比铜铃还大,眼睛直勾勾的瞪着她们。



  “陈先生。”穿连衣短裙的女孩子说:“舜河天典的事情你知道吧,我们是她们公司的雇员。”
  “你太太电话、电子邮箱,你单位电话、电子邮箱我们都知道。”穿无袖短裙的女孩子说:“我想你是个聪明人。”
  “我们呢。”连衣短裙的女孩子说:“本来也不打算见你,可是你知道,我们的老板很不喜欢你。”
  “我们老板的脾气呢。”穿无袖短裙的女孩子说:“很喜欢说的两个字,叫消失。我想你知道消失是什么意思吧,如果让你消失的话,他可以有很多办法。你应该知道,有的人虽然活着,可是他已经死了。有的人虽然死了,可是他还活着。我老板觉得你很像后面一种人,你希望是这样吗?”


  “陈先生。”穿连衣短裙的女孩子说:“我喜欢精炼。就像你茶杯上的单词simply is the best 一样。”
  “陈先生。”穿无袖短裙的女孩子说:“我知道那位穿蓝西装先生的电话,我可以快点叫他过来。”
  “是啊。”穿连衣短裙的女孩子说:“我想你很喜欢他的。”
  “不过呢。”穿无袖短裙的女孩子说:“我们老板已经做好鱼死网破的准备了,我们喊到三,如果你不叫主编删了报道的话,你就等着上海十几家报社、北京十几家报社的陈海牙艳照门吧。”


  “理由我们已经帮你想好了。”穿连衣短裙的女孩子说:“就说报道有误。”
  “这是我们精心帮你准备的代替的稿子。”穿无袖短裙的女孩子说:“你们老板会听你的,因为他是个傀儡,你才是那家报社的实际负责人。”
  “你最多还有十分钟。”穿连衣短裙的女孩子说。
  “还有九分五十二秒。”穿无袖短裙的女孩子从坤包里拿出了秒表。


  陈海牙还在瞪眼。
  他几乎是快杀人的眼光。


  三十八秒,陈海牙拿起了手机。
  一分钟后,他接通电话,开始吩咐主编。
  三分四十八秒,报道完全被撤下。
  四分十一秒,两个妓女撤退,领取赏金。
  五分七秒,我们也全部撤退。
  十三分三十六秒,我们向黄老板汇报事情的全部经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23 00:32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23 00:32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21 21:24
  二十二 天下女人不是一家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23 00:32
  对付坏人,只能以暴治暴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24 12:05
  “你看我怎么样啊?”黄可换了件裙子,身着一件离膝盖上有近二十公分的黑丝绒连衣短裙,黑丝绒闪闪的,有一点亮片,在远处看闪闪发光。裙子紧紧包裹住她那凹凸有致的美妙身体,裙子还微微有点透,将她美好白皙的肌肤透出来。裙子下是浑圆挺翘的美臀及一双透明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那薄如蝉翼的黑色高级丝袜使她大腿至脚踝的线条如丝如缎般的光滑匀称,足下是一双近四寸的奶白色高跟鞋,将她的身材衬托的愈发高挑。她的身上也打满了香水,显出成熟女人的魅力来。
  “你怎么学妓女穿衣服啊?”我哭笑不得。


  “你看看你那样?”黄可气坏了:“看那两个妓女看半天,还那么神情、那么投入、那么含情脉脉,我真的很惊讶,你是不是就是色狼转世啊?”
  “那又如何?”我问。
  “如何如何?”黄可打开电视,看服装模特展,那上面有很多婀娜穿透视装的美女:“你是不是买了水晶城堡二十套房子。”
  “这你也知道了?”我好不惊讶:“你想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黄可恼了:“身为舜河天典的销售总监,买别的楼盘的房子,你不觉得很过分吗?”
  “那有上面过分的?”我问:“我觉得他房子合适就买啊,这也需要向你汇报吗?”



  “你翅膀硬了啊。”黄可很生气:“今天非抽死你不可。”
  “你不是说叫我来谈销售方案的吗?”我气坏了:“怎么又SM啊?”
  “sm怎么了?”黄可说:“你不愿意?”
  “我又不是受虐狂。”我说。
  “你上次不很享受吗?”黄可问。


  “上次也没有。”我说:“黄小姐,我想我们该结束了,卖完这几个楼盘,我就想回湘许。”
  “你觉得录取公务员会有把握吗?”黄可不愿意:“上海有什么不好,你不愿意留这里?”
  “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我好笑:“黄小姐,追求你的人多的是,愿意被你sm的人也多的是,你何必找我呢?”
  “我对感情是很专一的。”黄可说。
  “是吗?”我乐死了:“你若对感情专一,我就去上吊。”
  “你凭什么说我对感情不专一?”黄可问。
  “凭你人中的细线。”我说:“当观察一个女人的人中时,如发现上面有一条横长赤色如蛛蜘线的细线,这就可以知道“庐山真面目”了,很肯定这个女人是红杏出墙了。这条线,根据医理的分析,乃是不同男性的分泌物所混合而形成的。这一条极准,基本上没有错过。”


  “我那有吗?”黄可问。
  “你自己照镜子吧。”我说。
  黄可不信,我把她拽到镜子前面,发现她鼻、口交界处,果然有一条细线。


  “胡说八道。”黄可不信。
  “谁说我是胡说八道。”我冷笑:“黄可,我对女人出轨是有深入研究的,女人出轨有六大生理特征:
  一、人中有细线

  鼻子下的一条沟,相学上叫人中。按医理分析,鼻子与男性的生殖器有同样的细胞存在其中,且其外表为圆柱形,相理上用来比拟男性生殖器。口的上下唇,其色泽组织细胞都类似女性生殖器。鼻、口交接处为人中,故人中是男女生殖器的接合处。相理上则用人中去观察一个女人的贞淫。女性的子宫机能及子女缘都藏在人中里。

  当观察一个女人的人中时,如发现上面有一条横长赤色如蛛蜘线的细线,这就可以知道“庐山真面目”了,很肯定这个女人是红杏出墙了。这条线,根据医理的分析,乃是不同男性的分泌物所混合而形成的。(这一条极准)

  二、山根有黑线

  鼻是主管嗅觉的,而嗅觉的强弱则与生殖腺息息相关的。纵欲过度,嗅觉会变弱甚至失灵,进而影响鼻上肌肉及皮肤细胞,以至组织松驰,反光不强。故不守妇道之人,在山根部位,有一条黑线连住左右眼,这也是不同男性的精液混杂所致。
  从上述人中赤色细线及山根黑线,可能知道其偷情进程的变化:
  1、成一直线者:表明男女两者的性关系从最初到现在,没有多大的变化,平平淡淡,是一种最无味的偷情。
  2、成山形者:表明两者的性关系从最初起,中间会达到最高的热度,可是到现在已是趋于平淡了。
  3、成电光形者:表明两者的性关系急剧变化如同电光一样,时高时低。因为热恋时,眼珠成一种美丽的波动,分手时,又成一种厌恶表情,一转一动,便成此形。

  三、三白眼

  女性一有外遇,性生活难以正常,变成过度纵欲,以至荷尔蒙分泌过多,生殖腺超负荷,显现于视觉器官上而形成“三白眼”。所谓“三白眼”,就是眼睛三面呈白色,分“上三白”或“下三白”,“上三白”神衰气短,心术不正,性情乖张;“下三白”阴险狡诈,诡计多端,主动私通情夫,淫欲无度。这种女人,人尽可夫。

  四、泪堂黑色

  眼睛下面,相学上称之为男女宫,或是泪堂。泪堂隆高的女人性能力强,富有生命力,性器发育充分,感度良好,易达到性高潮,爱液多。泪堂部位如果呈现黑色,此为房事过多所致。

  五、夫妻宫呈青红色

  眼角鱼尾位置相学上称为夫妻宫。纵欲过度或是男女偷情而热恋的人,夫妻宫处会呈青色,或是生黑斑、黑点,或有青红的线纹,这种情况寡居已久而骤与情夫剧烈性交后所表现者更为鲜明。

  六、颈部线纹

  根据医理,甲状腺发达,颈部会变粗。女性性高潮时,颈部也会膨胀变粗,高潮过后又会变细,时间一长,颈部便变得肌肉松驰,颈线增多。如在外偷情,因与不同的男性性交,所获得的快感不同,造成颈部膨胀程度不同,颈线不规则,乱而多。古代的男人,出门在外时间长的话,会在老婆的颈上系一条细线,如果回来时发现细线断了,则表明是老婆偷情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24 16:20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24 16:20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24 12:13
  黄可瞪着我,眼睛瞪得和猫眼似的,那样子,凶得几乎要把我吃掉。

  “你是个恶魔。”黄可气愤的说。
  “我是个小男生。”我说。
  “是。”黄可恼死了:“精通周易和道术的小男生,是半个道士的小男生,是会采阴大法的小男生。”
  “你说话好听点行不行?”我说。
  “我说话今天就不好听了。”黄可恼了。


  “你今天心情不好。”我说:“我先走吧,改天把方案给你。”
  “你敢?”黄可象狼一样扑过来,堵住了门。


  “你想怎么样?”我问。
  “你自己知道。”黄可说。
  “我不知道。”我说。
  “你今天如果走。”黄可说:“我会想尽一切办法报复你。你可想好了。”
  我的头忽然有点冷簌簌的感觉,腿有点软了。黄可的能力,我是知道的。我家里坟堆的事情,就是她摆平的。这个女人究竟有多大的能量,我还真不知道。如果因小失大,那也划不来啊。可是,她究竟什么意思呢?
  她喜欢我?不可能。
  她玩弄我?可能。


  黄可看出我踌躇,把绳子拿了过来,要捆我。
  我扭住她的手,挣开。
  黄可居然学过功夫,这是我没有想过的,我和鸭子学过好几手,对付一两个男人基本上不成什么问题。可是我和黄可打了几个回合,竟然打不过她。她连续几个动作,居然象是练过的,将我反手捆在在柱子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24 16:21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24 16:21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24 16:21
  还会星相命理这一套啊,哈哈哈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24 16:21
  很有趣哦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26 21:29
  黄可穿着一件离膝盖上有近二十公分的黑丝绒连衣短裙,裙子是上好的丝绸,很有质感,毛绒绒的丝绒在暗黄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的暧昧。裙子紧紧包裹住她那凹凸有致的美妙身体,裙子下是浑圆挺翘的美臀及一双透明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那薄如蝉翼的高级丝袜使她大腿至脚踝的线条如丝如缎般的光滑匀称,足下是一双近四寸的奶白色高跟鞋,将她的身材衬托的愈发高挑。
  她本来就很美,经过这种精心的修饰,使得显得更美。
  她看上去,恍若维纳斯女神。可惜,她是一个凶悍的维纳斯女神。


  她的鞭子落下来了。
  还是那根鞭子,鞭子通体黝黑,上粗下细,形状平平,与一般皮鞭无异,但细看细摸之下才发现它的材质并不是那种皮革的,而是类似毛线一样的很柔软得东西,打在身上虽然会造成一定痛感,但对皮肤不会有任何伤害。
  她这次轻了很多,也很温柔。



  鞭打过后,她又狂吻我的全身。
  我头以次发现,她好像变得温柔点了。
  她温柔得让我感觉不是很舒服,好像是葫芦娃里的蛇精吻我似的。
  我感觉自己全身总是在发烧,发烫,就像是发情的公狼。



  激情像火一样。
  我的激情,像火山一样爆发,尤其是在黄克挑逗之后。
  我感觉,我的火山不停的喷涌,喷涌的速度甚至超过了我的料想,一波接着一波的冲动,一波接着一波的岩浆,从黄可的身体里喷发出来,也将我燃烧。我的烈焰,也汩汩汩的往外冒。
  火焰和激情喷涌起来的时候,几乎是没有任何可以阻拦的,冲破了一切力量。


  很久很久。
  黄可的汹涌的波浪和我凶悍的激情燃烧,碰撞,无论是生理、心理,我们都好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每一次黄可都可以玩出新的花样。
  每一次我们都好像是有新感觉。
  这是爱情,还是堕落?

[本帖最后由 xiyuruo 于 2010-6-26 21:38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27 02:15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27 02:15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6-26 22:50
  “我们现在是什么?”黄可问我。
  “朋友。”我说。
  “情侣。”黄可好笑:“你是我的性伙伴?”
  “我也不知道。”我说。


  “你从哪看的那些辨别女人偷情、是不是处女的偏方啊。”黄可问我。
  “这很简单啊。”我说:“因为我对这方面的事情很关切,所以就很愿意了解啊。再说啊,这比日本话、俄语什么简单多了。”
  “你学过日语?”黄可很惊讶。
  “二外啊。”我说。



  “噢。”黄可知道了:“学语言的,都要学第二语言。”
  “很简单的问题啊。”我说:“你学的是什么?”
  “我技校毕业。”黄可说。
  “原来是妓校啊。”我明白了:“怪不得你会这么多招数呢。”


  “你什么意思?”黄可冷笑:“技工学校。”
  “是啊。”我说:“妓工学校。”
  “你很过分啊。”黄可说:“你怕不怕,我收拾你。”
  “你舍不得。”我说。



  “你说对了。”黄可说:“你已经抓住我的心理本质了。”
  “那可未必。”我说:“我想我们的缘分也没有多长时间了,我估计再过三个月我就该去湘许了。”
  “你真不打算留上海了?”黄可问。
  “是啊。”我说:“上海不如湘许好。”
  “真好笑.”黄可说:“上海怎么没有湘许好呢?”
  “湘许的古城历史有6000多年,湘许市内有十几个湖泊,湘许出土了很多震惊中外的文物。湘许的很多工业、农业、瓷器,很多饶有风味的古城,很多景点,全国名校,湘许古称武陵,自古就是世外桃源,也是人们梦中的仙境。我为什么不回去?”
  “你不觉得赚个几千万衣锦还乡会更好吗?”黄可说。
  “我不喜欢。”我说。
  “如果我让你当这家公司的副总,和我平起平坐,你肯留下吗?”黄可忽然说。


  “你还是希望我成为你的丈夫?”我问。
  “对。”黄可说:“甚至给你很多股份,但有个协议。”
  “永不离婚。”我说。
  “对。”黄可说。
  “你知道我最起码有三个条件。”我说。
  “对。”黄可说:“你说吧。”
  “一是你永不偷情,二是你在家,我在外,三是我可以安插我的弟妹做部门经理。”我说。
  “你也太痴心妄想了吧。”黄可说。
  “所以我们根本谈不到一起。”我说:“我从根本上,还是有大男子主义的。你愿意嫁给我,也就因为我和鸭子两个人,我们能够拓展你们的公司,能够想办法让你们的公司扩大几倍的规模。但是利益,我们是分享不到的。”
  “人生有志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啊。”黄可说:“不过我要告诉你,你觉得你能实现你的梦想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6-27 02:16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6-27 02:16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0216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