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27298个阅读者,70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2 17:29
  “他们当然要在湘许啊。”我说:“我们家的鱼塘要承包,我们家的父母要照顾,我们村里将来也要开发,大哥、二哥虽然是村里的,但是在湘许市里也认识一部分人,我马上就要回湘许了,所以他们必须留在湘许。”
  “说的也是啊。”鸭子说:“徐大仙,你是不是准备大干呢?”
  “当然啊。”我说。


  “你是不是还打算开发一个楼盘啊。”鸭子问。
  “当然。”我说:“至少得开发两三个啊。”
  “开发两三个。”鸭子说:“徐大仙,你耍得很大啊。”
  “耍不大还出来混球。”我说。


  “你还真毒。”鸭子说:“算你狠,我考虑一下。”
  “那你考虑吧。”我说:“尽快。”
  “怎么?”鸭子很好奇:“你还有备用人选?”
  “那倒不是。”我说:“这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万一我血本无归,或者是蹲大狱,你不是跟我受苦了。就是我发财了,你到手的也远不如我的多,到时候你心里也会不平衡。
  我们现在都已经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也都要考虑终身的大事了,职业、恋爱或者是其他,我想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



  争执时候,电话响了,我接了一下,是黄可来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3 04:12  金钱  +5   奖励
祝塘   2010-7-3 04:12  魅力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2 20:00
  “什么事?”我问她。
  “开销售会议。”黄可说:“报销的费。”



  我飞快赶到公司,看就她一个人,穿了很性感的蕾丝裙,在那照镜子。
  “开什么玩笑。”我气坏了。
  “谁跟你开玩笑了。”黄可说:“现在就是讨论销售方案啊。黄总的意思是不行让你去广州、或者是去厦门做一场推介会。那里的费用低些,香港和台湾也不少。”
  “我考虑去温州。”我说:“我看一些论坛上,是温州人商量去哪,好多温州人炒煤矿。”
  “你真是三岁小孩的脸啊,”黄可说:“说变就变。”


  “去广州收益也未必大。”我说:“深圳的房子也不贵啊。香港人要投资房子,为什么不先到深圳买呢?”
  “这也是。”黄可说:“那你再写个计划吧。眼下还有个着急事,非你想办法不可。”
  “说吧。”我说。
  “还是那个民工受伤的事情。”黄可说:“他们请的律师李三金向我们提出了一千万的赔偿额。”
  “一千万?”我吓了一大跳:“人瘫痪了?”
  “不知道。”黄可说:“人在重症病房,在香格里拉医院,据说一天费用就三千。”
  “现场也看了。”我说:“人也就是脊椎,骨折,最多也就几万吧。”
  “几万肯定打不住。”黄可说:“黄总让我给你三十万,他说了,这事最多给你一百万处理。超过一百万你就自己垫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3 04:13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3 04:13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2 20:11
  二十七 收房验房
  水晶城堡的售楼小姐给我打电话了,说鸭子已经把维修基金、契税什么交了,现在贷款也批下来了,房子产权证也快办下来了,我可以收房了。
  我叫上徐三元、三妹、四妹、许露嘉、许月欣、鸭子、诸葛秀,告诉她们准备收房。
  徐三元说不行,他要看房子,怕屋里没人会有小偷。


  “事多。”鸭子说。
  “不去就不去吧。”我说。


  我叫上三妹、四妹、许露嘉、许月欣、鸭子、诸葛秀,七个人浩浩荡荡杀到了售楼部。


  售楼部真叫一个寒碜啊,就两间破平房,比起舜河天典又是雕梁画栋,又是有机玻璃、水晶、loft、不锈钢栏杆,水晶吊灯,售楼小姐都还有三五套服装啊,她们就四五个售楼小姐,还都是死鱼皮脸、死茄子表情,穿的都是地摊货,稀稀拉拉,冷冷清清,打毛衣、聊天,打私人电话,发短信。
  我们进去时候,她们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3 04:13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3 04:13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3 18:09
  “请问谁管收房的事啊?”三妹先问。
  “不知道。”一个扁平脸说。
  “有一个姓刘的打电话通知我们来收房。”我说:“请问刘小姐在吗?”
  “不在。今天她休息。”一个飞机场说。


  “请问她手机号多少。”我说:“我和她联系一下。”
  “我知道她手机号。”许露嘉说。


  她打了打电话,那个姓刘的售楼小姐说是这样的,她们售楼小姐个人带个人的客户,个人帮个人的客户收房。每个人都是基本工资加提成,谁卖出去的房子谁收提成,所以她们也就互相各自为政。
  “你们房子不卖完了吗?”我说:“其他人帮你收收房也可以吧。”
  “我们还有一栋楼。”刘小姐说:“本来是团购的,现在人家突然不要了。所以我们现在还有八十套房子。”
  “价格呢?”我问。
  “还是以前的价格。”刘小姐说。




  “再要二十套?”鸭子说。
  “我哪里还有钱啊。”我说:“现在还欠了四百万贷款呢。”
  “四百万算什么。”鸭子说:“再欠个四百万也不多啊。”
  “可是不多。”我说:“债多人不愁,等银行把我的房子都收走了,你就高兴了。”


  “要不我打车过来吧。”刘小姐说:“不过你要报销车费。”
  “没问题。”我说。


  “这楼盘也太次点了吧。”鸭子终于忍不住了。
  “我觉得这说不定是好事。”我说:“售楼小姐不负责任,不代表物业部负责任。这个楼盘这么懒,我们买的一楼和顶楼,到时候做文章的地方也多着呢。”
  “你就等着做梦吧。”鸭子说。


  我想起身边有在湘许捎的玉石,那是火车上一个穷途末路的商人兜售的。
  我想也没想,就把七、八个玉镯子拿出来,给扁平脸、飞机场看,问她们是不是真的。



  “你是做玉器生意的?”扁平脸问。
  “不是。”我说:“朋友给的,不做这个生意了。要不你看看,挑挑。”
  “这个成色很好啊。”飞机场说:“布谷鸟、鸽子、喜鹊,过来看啊。”
  “她们怎么都是鸟啊?”我问。
  “布谷鸟说话和布谷鸟差不多,鸽子就喜欢咕咕咕,喜鹊就喜欢爬上爬下。”扁平脸说:“我脸平,她们都叫扁平脸。”
  “还有一位呢?”我问。
  “太平公主。”扁平脸说:“索性就叫飞机场。”


  “为什么刘小姐有名有姓呢??”我问。
  “她是主管呗。”扁平脸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3 21:11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3 21:11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3 18:19
  “真可爱。”我说。
  “你呢?”扁平脸问我。
  “我叫徐大仙。”我说。


  “这是你的外号吧。”扁平脸说。
  “不是啊。”我说:“我就叫徐大仙。”
  “为什么啊?”喜鹊说。
  说的时候,飞机场、布谷鸟、鸽子、喜鹊都已经过来了。
  “我妈妈生我的时候,翻字典翻了个大字,我爸爸翻了个仙字,所以就叫我大仙了。”我说。



  “这个镯子不错啊。”布谷鸟说。
  “这个更好。”鸽子说:“这个翠多点,你那个有点白了。”
  “玉就是晶莹剔透才好啊。”布谷鸟说。
  “其实自己喜欢就好了。”扁平脸上说:“哎,大仙,你要的是不是剩下的一楼和顶楼的房子啊。”
  “是啊。”我说。
  “要不我带你去验房吧。”扁平脸说:“好像你从付钱到办贷款,从来没有来过吧。”
  “是啊。”我说。
  “傻胆大。”鸭子说:“人家一楼和顶楼几个月没卖出去才特价的,就你稀罕来买了。”
  “我就稀罕啊。”我说。
  “其实我们楼盘的质量还是不错的。”扁平脸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3 21:12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3 21:12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3 18:34
  扁平脸说的不错,水晶城堡的房子外立面都是红色的瓷砖,整个小区,从一楼到顶楼都是那样的,一点变化也没有。小区的道路都是水泥,种的也多是杨柳、梧桐、松树等不上档次的树木,也没有什么水景。更让人傻眼的是,连楼号也没标。标准的一个县城的开发商。
  房子质量真的笔舜河天典的房子强很多,水泥以看成色就知道够标号了,栏杆的钢筋一看就没有掺假,窗户都是中空的,一点也不省料。


  我们先验了一楼的房子,有几处空鼓的地方,倒也正常。房子整体看很方正,没有突兀出来的梁,水管、下水、防水、电料做得都很够,入户居然是十平方米的线,这很让我吃惊。
  专门的空调插水晶城堡也留好了,水泥抹平的地面基本上可以直接入住,并不毛糙。
  防盗门是浙江一个不出名厂子的,不过这并不妨碍它的质量。
  也有不好的地方,户型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也没有小户型和复式,鸭子也订了几套一百二的四室,不过这不影响什么,房子好就可以了。


  刘小姐终于赶过来了,她撵上我们的时候,我们已经有说有笑了。
  刘小姐向我道歉,说不好意思啊,让我久等了。


  “没事。”我说:“你的手下很敬业。”
  “是吗?”刘小姐有点不敢相信。
  “房子也不错。”我说:“就是小区有点呆板。”
  “这个,很不好意思。”扁平脸说:“老板就喜欢盖这种房子。”


  “很晚了。”我看了看表:“先一起吃饭吧。”
  “太客气了吧。”刘小姐说。
  “哪里是客气啊。”我说:“入住还有很多事情,到时候装修沙子、水泥,会占小区的地方,装修噪音什么,很麻烦,要不这样,你们请物业,我们一起到万客来。”
  “好啊。”刘小姐很爽快。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3 21:13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3 21:13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4 21:45
  万客来离水晶城堡不远,是一家中餐馆,也兼营西餐和牛排。
  我们过去时候,远远的就见那类似城楼似的门牌,窗子是有点古风古韵的漏窗结构,还有两位穿唐朝服装的仕女在门口迎接着,胸口敞开的地方很大。
  刘小姐、布谷鸟、扁平脸、飞机场、鸽子、喜鹊,还有水晶城堡物业的几个负责人都过来了。


  我叫服务台,问他们最好的包间在哪里。
  服务台说是凤凰阁。


  “就那吧。”我说。
  “你那有什么特色菜?”鸭子问。
  “满汉全席。”服务台说。
  “太夸张了吧。”我都不敢相信。
  “是这样的。”服务台说:“你们需要什么菜呢,可以选着点,但是菜品都是满汉全席的菜谱。”
  “好啊。”我说。



  二十几个人到了凤凰阁,这个阁子居然还有套间,还有沙发,可以唱KTV。倒不像吃饭的地方,有点像总统VIP房间的味道。
  来了两位非常漂亮的女服务员,恭恭敬敬的递上了菜单,请我们点菜。


  我叫服务员拿了两本菜谱,一本给物业的领导,一本给售楼员。
  物业点了八宝野鸭、凤尾鱼翅、金丝酥雀、维族烤羊肉、巧手烧雁鸢。
  售楼员点了玉兔白菜、龙舟镢鱼、罐儿鹌鹑、炸排骨、福禄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5 01:37  金钱  +5   奖励
祝塘   2010-7-5 01:37  魅力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4 21:58
  “再点几个吧。”我说。
  “再点啊。”刘小姐说:“估计我们都要撑死了。”
  “这的量特别大。”扁平脸说。


  说的时候,菜已经上来了,妈呀,好夸张啊,八宝野鸭的盘子比脸盆还大,维族烤羊肉都是在锅里的,那锅蒸头牛都没问题。还有那排骨,几乎就是半头猪。
  量虽然大,味道也是很好。香酥入里,又脆又软,很有嚼头。



  我叫鸭子,拿出红酒、茅台,还有雪碧。
  物业的几位领导真能喝,准备的六瓶茅台居然还不够。


  “再去买点。”我叫鸭子。
  “我买的是茅台小王子。”鸭子说:“十七块五批的,就批了一件。”
  “你不会多批点。”我恼了:“怎么办?”
  “要不随便来点吧。”鸭子说:“反正他们也醉醺醺了,把那酒倒茅台瓶子里就行了。”
  “就这吧。”我也没有办法。


  物业的人听着三妹、四妹的恭维,还有三妹的作陪,居然又喝了十瓶,一人喝了两斤多。
  鸭子 都快看傻了,他虽然能喝,可喝也不过是一斤半。

  看几个人高了,我正担心,他们会不会不老实,对三妹、四妹弄什么。
  果不其然,一个保安副队长喝多了,想和三妹交个朋友,唱个情歌。
  三妹急忙推着,可是不好说什么。


  扁平脸见状,跑了过去,到保安副队长耳语了几句。
  保安副队长立刻像孙子一样,几乎快蔫了,啥也不说,就是吃菜。


  “你说什么?”我问。
  “保密。”扁平脸怪会来玄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5 01:37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5 01:37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4 22:13
  二十八 男人比女人恶
  鸭子的确是我的好搭档,在深思熟虑之后,还是辞去了舜河天典的职务。尽管黄老板很想挽留他,但是他说自己想做生意,给别人打工一辈子都是打工仔。
  关于鸭子的工资问题,我初步是一个月五千,他和诸葛秀的,诸葛秀说我也是刚刚起步,五千够他们租房子和日常费用就可以了。以后她相信我不会亏待他们。鸭子也表示同意,说不过房子一定要无偿分配,至少是三百平方米以上的,精装修的,复式的。
  这段忙的主要是装修房子和对付李三元。三妹和四妹负责发广告,到处贴。虽然是城市牛皮鲜,但是也没有办法。


  鸭子和诸葛秀扮作情侣,去了李三元的医院,说情况根本不是那样,他们给了个清洁工五百块,让她说那个工人的具体情况。清洁工说那个民工就是骨折,另外有点轻微的脑震荡,脊椎根本没问题,至于脊椎的图什么,以个清洁工就不知道了。
  我给鸭子报销了五百,说请他再去一趟,买点窃听、窃照的器材,买最好的,一万以上 的。
  鸭子说太奢侈了,这玩意儿溜价溜很快。
  “溜就溜。”我说。
  “买五千标准的就行了。”鸭子说。
  “那不行。”我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三哥。”三妹叫我了:“我进李三元的邮箱了。”
  “吹什么牛?”我不敢信。


  过去看了看,还真是的。三妹和李三元聊天,给他发了个木马,就控制住了他的电脑,进了他的邮箱。
  “你什么时候学的?”我问。
  “出去混的时候啊。”三妹说:“在网吧学的,灰鸽子,VIP版本的噢。”
  “好。”我高兴死了:“想办法,造个假,说是找一家公司破的,要十万的经费。”


  “骗取黄老板经费啊。”鸭子问我。
  “当然。”我说。
  “就是。”鸭子说:“黄可脚踩好几只船,这是我们的精神损失费。”
  “好啊。”我说:“鸭子你终于有进步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5 01:36  金钱  +5   奖励
祝塘   2010-7-5 01:36  魅力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5 01:37
  很吸引人的,快更新啊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5 01:38
  一睹为快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5 18:00
  “李三元要和我见面。”三妹忽然嚷起来:“他给我qq发了个短信。”
  “见面?”我愣了一下:“理由是什么?”
  “说是请我吃饭。”三妹说。
  “吃饭?”我好笑:“他是不是未婚?”
  “是啊。”三妹说:“三哥,怎么样,见不见?”
  “见嘛,为什么不见。”我说:“见见是最好了。”
  “见面套他话。”许露嘉从屋里出来:“顺便我和你哥去录个像,拿你哥的中医性格分析学看看这个人的底细和弱点。”
  “也行。”我说。



  “那我怎么叫你。”三妹说:“叫许姐呢,还是嫂子?”
  “当然是嫂子了。”许露嘉毫不知耻,“三妹真乖。”



  “你看。”许露嘉说:“你还不如你三妹呢。”
  “好好好。”我说:“我不如我三妹,许露嘉,说吧,今天早上你请三妹吃什么了,麦当劳还是肯德基?”
  “我才不去那么没档次的地方呢。”三妹说:“我最喜欢吃米粉。尤其是襄阳路的,两块五一碗的。”
  “哎呦。”我快气死了:“三妹啊,你可真是二百五啊。”



  说归说,气归气,我还是和许露嘉打扮收拾了一下,就让三妹约李三元见面了。
  公安局的尖头打电话了,说打我的人已经找到了,从现场的监控和已有的犯罪嫌疑人的比对来看,那个人叫于海洋,原来当过健身教练。
  “于海洋?”我一下子傻眼了:那不是许露嘉说过的和黄可上过床的那个女人嘛?


  “于海洋不在本市。”尖头说。
  “是吗?”我说:“阿sir,明天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请你吃饭。”
  “吃什么?”尖头这次很客气:“太高档地方就不去了,路边,弄两个小菜,喝点好酒就行了。”
  “茅台?”我想也没想。
  “你怎么这么有创意?”尖头很高兴:“行,就明天,等我电话。”
  “ok。”我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5 22:25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5 22:25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5 18:22
  “于海洋?”许露嘉一下子想起来了:“是不是和黄可上过床的那个男人吗?”
  “你说的。”我说:“还有一家健身教练的于小伙。那个于小伙啊,简直不是一般的帅,帅得陆毅都要去自杀。你简直不知道啊,于小伙啊,女人看见就想强奸。别说F4了,就是F1都不如人家百分之一帅。”
  “是啊。”许露嘉说:“是我说的,那个小伙就是很帅,不过没有你长得好看、耐看。”
  “你怎么知道的?”我问。
  “贾珍珍告诉我的。”许露嘉说:“她其实早就和黄可不和了。她和黄老板之所以闹翻,就是她妈生病了,她问黄老板要十万块。还承诺黄老板,说三年内不找男朋友,黄老板都没有答应她。”
  “对于包养来说,十万块不算多啊。”我说。
  “是不多。”许露嘉说:“问题是黄老板不愿意啊。”



  三妹和李三元约的地方时吉提岛,一个起着洋文名,却是典型的中餐的地方。
  餐厅装修还可以,地板砖都是仿古的,栏杆有玻璃的,有不锈钢的,上下两层,下面的低点,可是有很多好玩的小首饰,只要消费了就可以赠送。二楼主要是包间,据说还有有线,可以一边吃份饭一边看足球或者是电影,所以很受附近打工仔的欢迎。


  李三元约三妹去包间。
  三妹拒绝了,说去那不好吧,她想要小首饰,还可以看街景。
  李三元犹豫一会儿,还是同意了,毕竟,大厅实惠很多。


  他们坐到了东南角,我和许露嘉坐到了西北角,一个距离他们很远,但是可以清楚的通过反射的镜子看到他们的地方。
  许露嘉准备了录像机,专门录他们两个人,如果李三元敢有什么非常的举动,就让他不得好死。


  “我估计三妹不好套什么东西。”许露嘉小声说。
  “那没事。”我说:“现在关键是看李三元心机多不多,如果纯粹是个小人的话,直接找只鸡就可以了。”
  “如果是君子怎么办?”许露嘉问。
  “是君子就不会讹一千万。”我说。



  “徐大仙、许露嘉,你们在这里啊?”正商量时候,有人居然认出我来了。
  我吓了一大跳,回过头,是一位美女,女人约莫三十岁左右,典型的瓜子脸,长得十分好看,酒红色的头发高高得盘在头上,身上是一袭黑色的职业套装,光滑得小腿山裹着的丝光长袜发出了诱人的光泽,脚下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细细的鞋带缠绕在光滑圆润的脚踝上,整个装扮高贵中不失典雅,端正中不失妩媚。


  “贾珍珍?”我一下子认出来了:“你怎么在这?”
  “我怎么不能在这?”贾珍珍很好笑:“你顶了我的位子,怎么不向你以前上司表示点意思?”
  “今天吃饭我买单。”我说。
  “爽快。”贾珍珍坐下来:“鸭子呢?”
  “鸭子和诸葛秀出去了。”我说。
  “这个狐狸精。”贾珍珍很生气:“装得老实,到处勾搭人。”
  “她以前勾搭过别人?”我问。
  “倒也没有。”贾珍珍说:“徐总监,怎么,你把我的闺蜜拐上了。”
  “许露嘉是你在黄可那的间谍啊。”我说。
  “谈不上,”贾珍珍说:“不请我坐坐。”
  “当然。”我叫服务员再来一套餐具,三妹专心的摆弄摄像机,我们说话正好可以掩护她的行动。

[本帖最后由 xiyuruo 于 2010-7-6 07:08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5 22:32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5 22:32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5 22:33
  “当然。”我叫服务员再来一套餐具,黄可专心的摆弄摄像机,我们说话正好可以掩护她的行动。


  黄可??????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6 07:09
谢谢版主纠正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6 11:41
  每节太短,影响连续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6 14:46
  “其实呢。”贾珍珍一坐下来就唉声叹气:“我们现在晶睿天城的日子也不好过啊。说是给了我很大的销售权限,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发挥的余地。房价呢,订得很高,均摊呢,也是相当的大。一百平方米,才两室一厅啊,七十多平方米,才一室一厅,四十平方米,也就是一室。说是我们的房间大,其实呢,也比舜河天典的房子大不了多少。每天呢,带着售楼员到街上跑,喊口号、吹哨子,每天见总经理都是总经理好,开会开到十一二点,到第二天呢,哪里还有什么精神啊。总是埋怨我们的销售业绩不佳,却不说说她们自己的问题。”
  “是吗?”我说:“这样看来黄老板好稍微好点,就是给我下的任务太狠了,别的倒没有什么。”
  “下多少任务?”贾珍珍问。
  “三个月四个亿。第一个月五千万,卖不完就走人。”我说。
  “提成呢?”贾珍珍问。
  “三百万吧。”我说。


  “这个不多。”贾珍珍说:“我是营销公司,百分之二点五。”
  “那比我的多。”我说。
  “可是营销公司老总不是我啊。”贾珍珍说:“我也是被这家营销公司挖走的。”
  “前提是预支二十万薪水。”我说。
  “你怎么知道?”贾珍珍问。



  “GUESS。”我说。
  “露嘉给你说了吧。”贾珍珍说:“不是到万不得已的时候,黄总是不会很慷慨的,就象你的奖金一样,他为什么那么爽快,是因为那段销售实在太不畅了,他需要用奖金来鼓起大家的士气。”
  “他不会还打电话给你了吧?”我说。
  “打了。”贾珍珍说:“不过我心里已经有一个人,就不会再走回头路了。”
  “鸭子。”我说。
  “对。”贾珍珍说:“本来我是想跳了槽以后赶紧找他的,可没想到,诸葛秀捷足先登了。”
  “这么好的男人,谁都想要。”我说:“我就不行了,没有功夫。”
  “你只不过功夫不如他。”贾珍珍说:“你还不知足啊,黄可、许露嘉、胡珈、陈雨、丁小菲、白莹莹都很喜欢你啊。”
  “你真会造名字啊。”我说:“她们没有上海的吧。”
  “你说上海的女人很物质,是吧?”贾珍珍问。
  “是啊。”我说。
  “那当然。”贾珍珍说:“我就不喜欢选上海本地的女孩当售楼小姐,本事不大,就考虑自己,天天忙约会,约会也不是好好的约,就是图人家的钱。想尽办法从男朋友兜里弄钱,除了钱、还是钱钱钱。就没有真正喜欢过人家,这种女人啊,活着还不如死了。”



  “那你呢?”我故意刺贾珍珍。
  “黄老板老婆死了。”贾珍珍说:“我们是打算结婚的啊。”
  “那你怎么又喜欢上鸭子了?”我说。
  “我们闹翻了。”贾珍珍说:“我们谈了三四年吧,从这个楼盘最早很难销售,我帮他到处借钱,然后一期、二期,到你来的时候就是二期的尾盘。他前妻死了六年了,我看上鸭子的时候,黄老板已经有了十九个女人了,我知道后,半年没有和他同床,尽管我们有时候还一起吃饭,这样的话,你认为我花心吗?”
  “这样啊。”我几乎快晕倒了。
  “看你就对我有很多意见。”贾珍珍说:“不过没什么,时间长了你就知道黄可和黄老板的为人了。”
  “我已经感觉到一点点了。”我说:“他们确实是难对付。”
  “所以你还要在黄老板那里弄个眼线。”贾珍珍说:“不如我安排你和黄总的兄弟杜总见见面吧。”
  “杜总?”我吓一跳:“他有必要和我合作吗?”
  “是这样。”贾珍珍说:“他媳妇三十五了一直没怀孕,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你要是有办法,杜总保准可以帮你透家底。”
  “这难度也太大了吧。”我说。


  “当然难度大。”贾珍珍说:“除非你不想知道黄总什么为人。”
  “想知道啊。”我说:“现在这个事情也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
  我抬头看了看,三妹和李三元已经手牵着手,出吉提岛了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8 06:30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8 06:30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6 15:00
  “怎么办?”许露嘉问我。
  “三妹没神经吧。”我说:“难道她真喜欢上李三元了?”
  “不会。”许露嘉说。
  “要不先远远跟着吧。”贾珍珍说。



  我们远远的跟着,看三妹和李三元到了附近的一个小摊前,三妹在挑什么东西,好象是一些西藏的小首饰什么,还有牛角梳。
  他们挑了很长时间,我只好请贾珍珍要不有事先忙,别浪费时间了。
  贾珍珍说不忙,她就是等鸭子的。


  挑了半个多小时,三妹买了个什么小玩意,又和李三元去逛什么商店了。
  我们三个人没办法,只好远远的跟着。

  “要不给三妹打个电话。”我说。
  “不能打。”贾珍珍说:“打了就麻烦了。”
  “为什么?”我问。
  “一会肯定有好戏。”贾珍珍说:“我看你三妹比你机灵。”
  “你可真有本事啊。”我说。



  我们说的时候,三妹和李三元居然去一个快捷式酒店了。
  我们赶紧跟着,到了这家酒店门口。

  三妹果然有心眼,一进去就和那服务员闹磕,聊衣服什么,还说这家酒店布局,怎么做生意,我们到那时候,她还在那没完没了的聊,李三元倒像是被她耍得团团转似的,在一边很恼火的打电话。
  三妹和李三元说了声去厕所,让李三元订303 的房间。
  李三元很闹户,可是还是从了。


  三妹进了女厕,许露嘉也佯装进去。

  一刻钟。
  许露嘉先出来了,三妹也出来了,直接上了楼。李三元早就上去了。


  “怎么说?”我问许露嘉。
  “三妹说李想和她上床。”许露嘉说:“她把身份证给我,让你们十五分钟后进去,就说她未成年。”
  “她十六了。”我说:“可是我们家当时把她写小了两岁,还有两天满十四周岁。”
  “这妮子狠啊。”贾珍珍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8 06:30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8 06:30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6 15:05
  十五分钟。
  漫长的十五分钟。
  我焦急的在地板上踱来踱去,头急得直发涑。


  尖头打电话过来,说在浦东玩,问我有什么刺激的游戏没。
  有啊,我说,捉奸。
  谁?尖头问。
  我三妹,我说,有个人意欲和她ml,她不满十四,稀里糊涂让人骗了,我们现在在万家乐快捷酒店,他们订了303房间。
  这个刺激,尖头说。


  十五分钟,尖头感到。
  服务员不愿意开门,可看警察来了,直好开门。


  我们进去,三妹和李三元都在床上,三妹的衣服已经脱完了,还剩三点式,李三元赤裸裸的,一边哄三妹,一边在吹嘘自己床上功夫。
  许露嘉的相机咔嚓咔嚓十连拍。
  李三元当然是吓傻了,尖头直接就把他给拷上了。
  三妹赶紧穿衣服,愤怒的眼神瞪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8 06:31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8 06:31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7 18:23
  二十九 楼盘销售界的老庄
  对付李三元这样的家伙,尖头还真是有两招。也不急着问姓名,也不开大灯,也不弄到审讯室,就是到派出所,给姓李的一根烟,自己也在那悠悠闲闲的抽着,一边看三妹身份证的复印件。
  李三元倒有点毛点点的了,时不时的瞟我们两眼。
  三妹当然是“心理非常难受”,跑一边去了。其实她是去整理李三元电脑里的东西,把有关李三元的资料都整理出来,由一个女警察送给尖头。



  尖头翻了翻李三元的资料,笑了笑,甩桌子上,叫上唐海,说再叫两个人,打麻将。
  李三元被拷在凳子上,没有人搭理他。



  “怎么样?”三妹紧张的问我。
  “你们想怎么样吧。”李三元说:“强奸未成年少年,虽然证据不是很充分,可是也够他尿一壶了。”
  “他是律师。”我说。
  “我知道他是律师。”尖头说:“所以才不敢和他硬碰硬。他可以随便说,说就是和网友在一起,也不知道她不满十四岁。打他也不行,他的维权意识很强。现在就审他,他也可以辩护,三妹也没有明显挣扎的痕迹,怎么定他的罪?反过来,他可以说我们是仙人跳。”
  “那怎么办?”我傻眼了。



  “要不这样。”尖头说:“先羁押他三十天,刑拘无论如何也够了,你们想怎么样吧?”
  我把黄可交代的事情说了,说老板的意思,就是一百万搞定。


  “一百万部好弄。”尖头说:“李三元不是一般的人,你们可要估计足,他的鬼招多着呢。”
  “要不先搜查他家。”我说:“怎么他也是犯罪嫌疑人。”
  “抓他其他的把柄。”尖头说:“最多也就查个卖淫嫖娼。”
  “拘留?”我想起来了。
  “可以劳教。”尖头说:“我能想的,也就这招了。”
  “全靠大哥了。”我将一个信封,里面准备了两万块钱给尖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8 06:31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8 06:31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8415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