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27299个阅读者,70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7 18:36
  “你给了多少?”三妹一到家就着急的问我。
  “两万。”我说。
  “两万?”三妹吓了一跳:“够我买四百件衣服了。”
  “你买的衣服都是五十的?”许露嘉问。
  “一般就几十。”三妹说。
  “在上海买过衣服吗?”许露嘉问:“今晚我带你去买衣服吧。”
  “好啊。”三妹说:“三哥,你去吗?”
  “去啊。”我说。



  “买什么衣服啊?”鸭子进来:“还不如看电影呢。”
  “去。”三妹说:“你就知道看黄片。”
  “你也知道他这个嗜好啊。”许露嘉说。
  “小孩子,不学好。”鸭子过来打三妹,三妹跑开了。



  “连小姑娘都不放过,果然变了。”贾珍珍说,她从派出所出来后,没走,说要见见鸭子。
  “贾经理。”鸭子回过头。
  “错了,”贾珍珍说:“我已经不是什么经理了,只是一名普通的售楼小姐。”
  “开什么玩笑。”我说:“你不还是副总嘛。”
  “只有一把手才是领导。”贾珍珍说:“其他人都是普通员工。”



  “贾总。”诸葛秀认出来了。
  “你好。”贾珍珍很冷淡的说。
  “好。”诸葛秀不再多说什么,进屋去了。



  “晚上我做东。”贾珍珍说:“请大家吃个饭。”
  “不用了吧。”诸葛秀说:“鸭子晚上还有事。”
  “不就是看电影嘛?”贾珍珍说。
  “看电影还不重要啊?”诸葛秀说:“很温馨的时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8 06:31  金钱  +5   奖励
祝塘   2010-7-8 06:31  魅力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7 21:14
  “吃顿饭也无妨啊。”鸭子忽然又点犹豫了。
  “是啊。”贾珍珍说:“怎么说以前也是一个售楼处的嘛。”
  “可是,有人跳槽了。”诸葛秀很不高兴:“换老板和换情人一样。”



  “你错怪贾珍珍了。”许露嘉说。
  “我可没错怪她。”诸葛秀说:“许露嘉,你自己最好想清楚点,徐大仙是你的唯一,你是第几呢?”
  “你说什么?”鸭子恼了:“徐大仙是那样的人吗?”
  诸葛秀自知话说叉了,给我倒了杯水。


  “要不出去吃日本料理吧。”贾珍珍说。
  “打到日本帝国主义。”诸葛秀很生气。
  “吃韩国料理?”贾珍珍说。
  “高丽棒子。”诸葛秀很生气。



  “吃肯德基。”贾珍珍说。
  “垃圾食品。”诸葛秀说。
  “吃广东菜。”贾珍珍说。
  “广东棒子。”诸葛秀说。



  “吃苏州菜。”贾珍珍说。
  “甜死了。”诸葛秀说。
  “吃重庆菜?”贾珍珍说。
  “辣死了。”诸葛秀说。



  “吃米皮。”贾珍珍恼了。
  “好意思请。”诸葛秀说。
  “吃谭家菜?”贾珍珍说。
  “小老婆菜。”诸葛秀说。



  “就谭家菜吧。”我说:“叫上徐三元。”
  “go。”三妹说。
  “我不去。”诸葛秀很生气。
  “那你不去好了。”鸭子也不让着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8 06:32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8 06:32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7 22:06
  一九零九年,谭宗浚之子谭瑑青返京,自西四羊肉胡同搬至米市胡同,与三姨太赵荔凤沉迷膏粱,依谭府“谭家菜”的味极醇美和谭府的翰林地位,聚京师官僚饮馔,使得京师官僚假谭府宴客成为时尚,中国餐饮界的私家会馆由此发端,“谭家菜”走向社会、对外营业。“谭家菜”坚持以“选料精、下料狠、做功细、火候足、口味纯”的门规数十年如一日,当红其时,获“食界无口不夸谭”的美誉。到了三十年代更是名声大震,当时的政界、军界、商界、文化界的名流要人,以用“谭家菜”宴客为光宠,即使提前半月预订也不嫌迟。京师外的人也要想方设法以品尝“谭家菜”为快。
  上海的谭家菜,最正经的就是三霞路上的西峡阁。西峡阁的谭家菜,咸甜适口,南北均宜,调料讲究原汁原味,制作讲究火候足、下料狠,菜肴软烂、因而味道鲜美、质地软嫩。口感醇厚、绵润、本色。


  我们进去时候,桌子几乎满了,幸亏贾珍珍有这里的VIP卡,我们好不容易才在西南角占了个位子。
  “扫兴。”许露嘉说:“这个位置最热了。”
  “西南好啊。”我说:“当年刘邦就是在这个方向东山再起的。”
  “你怎么不说蒋介石在大西南击败日本帝国主义呢?”贾珍珍说。
  “哇塞。”我说:“你别告诉我你是中国国民党党员呢。”


  “你是不是共产党员?”贾珍珍问我。
  “不是。”我说。
  “为什么?”贾珍珍问:“你不是号称那么优秀吗?”
  “我优秀吗?”我说:“我觉得国民党和战胜日本帝国主义没有关系吧,是中国共产党八年抗战。”
  “你怎么能抹煞国民党将领孙立人、陈明仁的功劳呢?”贾珍珍问。



  “我抹煞了吗?”我感觉好笑:“抗战八年,谁把东三北的三千里江山拱手让给日本帝国主义呢?”
  “张学良。”贾珍珍说。
  “是蒋介石下的命令好不好?”我说。
  “蒋介石没有下命令。”贾珍珍说:“张学良吃喝嫖娼赌,无恶不作。”
  “但是张学良是抵抗派啊。”我说。


  “他抵抗什么了?”贾珍珍好笑:“他杀死一个日本兵了?”
  “没有。”我说。
  “他抵抗日货了?”贾珍珍问。
  “没有。”我说。
  “他收复东三北了?”贾珍珍问。
  “也没有。”我说。
  “那就是了。”贾珍珍说:“张学良是什么抵抗派啊。”




  “难得。”许露嘉好笑:“徐大才子也有让人说服的时候。”
  “当然了。”贾珍珍说:“小人一时得志。”
  “可是。”诸葛秀说:“蓄谋已久、引君入瓮、明修奸道、暗施诡计,不符合主流价值观,你这是何居心?”
  “就是。”三妹说:“到文革时候,一定是个反革命。”



  说笑时候,菜已经上来了。
  第一道菜是清汤燕窝。这个菜需要用温水将燕窝浸泡三小时,再用清水反复冲漂,非常细心的择尽燕毛和杂质。待燕窝泡发好后,放在一个大汤碗内,注入半斤鸡汤,上笼蒸二十至三十分钟左右,取出分装在小汤碗内。再把以鸡、鸭、肘子、干贝、火腿等料熬成的清汤烧开,加入适量的料酒、白糖、盐,兑好味,盛入小汤碗内,每碗撒上几跟切得很细的火腿丝,即可上桌。此菜汤清如水,略带米黄色,味道鲜美,燕窝软滑不碎。
  第二道菜是鱼翅,谭家菜鱼翅的做法很特别。精心的烹煮,很鲜,很熟,也很烂。


  吃了几口,我要可乐。
  “怎么,不喜欢吃?”鸭子看出来了。
  “太熟了。”我说:“我喜欢干、脆点的菜,竹笋啊,还有肉片什么。”
  “你啊。”鸭子叹了口气:“越是好菜,越是看不上眼。”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8 06:32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8 06:32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8 06:33
  痛快的阅读有时候跟吸毒一样,让人欲罢不能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8 22:22
  三十 谁是谁的谁的谁
  “你是不是被贾珍珍那个狐狸精给迷住了?”
  “没有,你瞎想什么。”
  “没有,那你为什么答应和她一起去吃饭?”
  “你怎么这么不识大体啊?徐大仙现在卖房子遇到了困难,贾珍珍很有销售经验啊,为什么不给她一点面子啊,你想让徐大仙死得很惨吗?”
  “我怎么就不信,徐大仙以前没有贾珍珍的时候房子不也卖得很好吗?”
  “就那一次好不好,偶然。”
  “什么偶然,纯粹是你好色。”
  “我哪里好色。”
  “我就不信,我就要找徐大仙。”



  我和许露嘉在整理客户资料的时候,诸葛秀和鸭子已经闯进来了,我和许露嘉都很尴尬,许露嘉穿了三点式,我只穿了个小裤头。
  “什么事?”我问鸭子。
  “当然是好事。”诸葛秀不避讳什么:“鸭子一妻一妾,很惬意。”
  “贾珍珍是我找的。”我说:“这段房子确实很难卖。”




  “为什么?”诸葛秀问。
  “一呢,”我说:“现在我们楼盘推出的体量比较大,一共是七百多套房子,三栋楼。很多小区一般也就推出一两栋楼。二呢,是我们楼盘的户型不是很时尚,大部分是中规中矩的,不符合眼下年轻人的亲睐。三是我们的楼盘不是投资的热点,四是我们的楼盘不是什么知名的开发商,品牌号召力不大。五是我们的楼盘没有办法大规模做广告,黄老板给的广告和奖励金额只有一千万,打广告根本不够用。可是他又限制得很死,三个月四个亿啊,所以也只好找她了。”
  “可是我们楼盘定价不高啊。”诸葛秀说。
  “可是水晶城堡定价只有我们的一半啊。”我说。
  “他们的位置是在小巷子。”诸葛秀说:“我们的房子是在主干道,濒临主要商业圈。”


  “我也知道。”我说:“可是价格的杀伤力你也是知道的。”
  “你不是很有主意吗?”诸葛秀问。
  “这是卖房子啊。”我说:“关系我们几个人生死存亡啊。”
  “那也应该是你请贾珍珍,不是贾珍珍请你啊?”诸葛秀说。
  “我送了她一个一万的金项链。”我说:“她是来谢我的。”


  “真的?”诸葛秀问许露嘉。
  “是的。”许露嘉支持我。
  “你们可别骗我。”诸葛秀说。
  “当然不会。”我信誓旦旦。
  诸葛秀想说什么,看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这才拉鸭子出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9 06:36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9 06:36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8 22:42
  “黄可这几天找你了吗?”诸葛秀走后,许露嘉问我。
  “就是公事呗。”我说。
  “公事?”许露嘉好笑:“就是上床的事。”
  “她身边的公狼多了。”我说。
  “不差你一个是不是?”许露嘉好笑:“是不是你们流行4p啊?”
  “什么4p啊?”我很惊讶。



  “说不定还是《宝琳和我》里的七个和一个呢。”许露嘉很生气。
  “你说的是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啊?”我说。
  “你什么都知道啊。”许露嘉说:“徐大仙,你可真是大仙啊。”


  “你不那么神经好不好?”我终于忍不住了。
  “谁神经了。”许露嘉说:“你把你手机让我看看。”
  “别逼我好不好?”我说。
  “为什么不逼你。”许露嘉说:“徐大仙,我可警告你,如果你敢对不起我,我可不会放过你。”



  “你想怎么样?”我问。
  “结婚啊。”许露嘉说。
  “那不可能。”我说:“我才二十一。”
  “那就订婚。”许露嘉说:“我问过你爸了,他很愿意。”



  “我不愿意。”我说:“你还是找别人吧。”
  “你怎么这么薄情寡义啊?”许露嘉生气了。
  “我没这个意思。”我说:“我们认识时间也太短了吧。”



  “你对我不放心?”许露嘉问我。
  “有这方面的考虑。”我说:“你觉得我会很匆匆就和你结婚吗?”
  “你想玩多少个女人?”许露嘉很露骨的问我。
  “你和我在一起不会幸福的。”我说。



  “你很玩世不恭。”许露嘉说。
  “我不是这样的人。”我说。
  “我姑且再信你一回。”许露嘉说:“但是我不会就这么上把干休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9 06:26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9 06:26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8 23:04
  “这是你们需要的销售方面的书籍。”贾珍珍给我和许露嘉拿了些,都是打印出来的,还有好几本她 的销售日记,是针对一些客户自己做的心理分析。她说她估计很快就要离开上海了,所以这些书业用不上了。
  “日记也肯给我们?”许露嘉很吃惊。
  “昨天还想鸭子,今天就离开上海?”我不敢相信。
  “我妹妹在杭州读书。”贾珍珍说:“这几天堕胎了,我得去照顾她。”
  “那工作呢?”我问。
  “照我在这家公司的资历。”贾珍珍说:“请半个月假使不成什么问题的。”



  “我觉得诸葛秀很危险。”许露嘉在路上和我。
  “这么危险?”我问。
  “鸭子肯定会抛弃她的。”许露嘉说。
  “我看鸭子不是那样的人。”我说。



  “你们不还是一丘之貉。”许露嘉很生气。
  “我们不是。”我说:“许露嘉,你有没有觉得,有时候,先管好自己的事情,再操心别人好不好?”
  “我就是管不好自己的事情。”许露嘉说:“所以才操心别人啊。”
  “你别管鸭子和诸葛秀了吧。”我说:“我准备迅速去温州或者是去广州,做一个楼盘推介会。”


  “我也去。”许露嘉说。
  “你不能去。”我说:“黄可要去。”
  “你们就可以厮混了?”许露嘉很生气。
  “你要是不相信我。”我说:“那你现在就离开好了。”
  “我不离开。”许露嘉说。


  虽然有点恼火,可是我也觉得自己太唐突了,许露嘉一追就上,自己贪图她的不过美色而已,对她其他的一点也不了解。更可怕的是,她现在几乎是黏上我了,我如果甩掉她,别人会说我不仁不义的,甚至会敲诈我。
  其实,她并不符合我选妻的标准,我又那么小,何必呢?
  想起来,真觉得自己是在做梦一样,稀里糊涂,就快成了已婚人士了。


  当然,许露嘉是不会放过我的。
  她对我和别的女孩子,现在当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害怕她又采取什么措施,现在是创业时期,实在是不宜和她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9 06:28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9 06:28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8 23:34
  三十一 什么是阴谋和阳谋
  层层叠叠的性感。
  黄可穿着一袭优雅华丽的灰白色单肩洋装,立体的花絮设计烘托出丰满的胸部轮廓,一层叠一层的腰身剪裁散发出一种耐人寻味的神秘感。那花絮好像是栀子花,浅浅的、黄黄的,高高的花冠,映着黄可白皙高贵的衣服,显得格外的迷人。
  我忽然想起了两句诗:“碧玉丛擎白玉卮,冰轮如约两情驰”。



  “想什么?”黄可坐我腿上,问我。
  “现在是上班时间啊。”我说:“小心门外有人?”
  “那怕什么?”黄可说:“我已经把办公室的锁换了,即使是我父亲,也不可能进来的。”
  “你可真狠。”我说。



  “那晚追杀你的人是谁?”黄可问。
  “我也不知道啊。”我佯作不知。
  “噢。”黄可稍微宽心点了。



  我有点闹心,这几天成交额还没有突破一百万,才卖了三套房子,要是这样下去,不说黄老板赶我走,我自己都没意思在这呆下去。
  “我好看吗?”黄可问。
  “好看。”我说:“特别迷人。”
  “你想什么?”黄可问我。


  “Jasper jade goblet Cong engine, such as about two love Chi Moon。”我说。
  “用汉语。”黄可说。
  “碧玉丛擎白玉卮,冰轮如约两情驰。”我说:“形容栀子花的。”
  “分明是形容我们的啊。”黄可说:“你看你,长得多俊朗乖巧啊,我呢,是大美女一个。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啊,对不对?”
  “是啊。”我说。



  黄可逐渐的发起骚来,开始疯狂的亲吻我。
  我终于发觉,这个女人优雅的做起爱来,也是很疯狂。尤其是她坐在我上面的时候,立体花絮的栀子花一层一层,还有她一波又一波的呻吟,一层又一层的性感,真的很令人陶醉。
  她和我尝试了好几个姿势,她的衣服都没有脱干净,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她,反而更有几分性感的感觉。



  我们一般都持续很长时间,她好像一点也不累,很陶醉的样子,我想怎么样,她都知道下来该怎么做。我的骨头、我的每一个毛细血管,都仿佛和她的神经细胞息息相通,甚至我喜欢什么姿势,喜欢什么淫荡的话,她都了如指掌。
  也许,是她情人太多的缘故吧。



  终于,她自己先呻吟了。
  我还好,也许是昨晚休息得好吧。


  “你真是年轻啊。”黄可庸懒的看了看我:“我都快被你迷死了。”
  “开什么玩笑。”我说:“我一切不都是你给的。”
  “这话我爱听。”黄可说,”你不会又有一首诗了吧?”
  “有啊。”我说:“洞户二十二韵”
  “好啊。”黄可说:“我听听。”
  我吟道:
  洞户连珠网,方疏隐碧浔。烛盘烟坠烬,帘压月通阴。

  粉白仙郎署,霜清玉女砧。醉乡高窈窈,棋阵静愔愔。

  素手琉璃扇,玄髫玳瑁簪。昔邪看寄迹,栀子咏同心。

  树列千秋胜,楼悬七夕针。旧词翻白纻,新赋换黄金。

  唳鹤调蛮鼓,惊蝉应宝琴。舞疑繁易度,歌转断难寻。

  露委花相妒,风欹柳不禁。桥弯双表迥,池涨一篙深。

  清跸传恢囿,黄旗幸上林。神鹰参翰苑,天马破蹄涔。

  武库方题品,文园有好音。朱茎殊菌蠢,丹桂欲萧森。

  黼帐回瑶席,华灯对锦衾。画图惊走兽,书帖得来禽。

  河曙秦楼映,山晴魏阙临。绿囊逢赵后,青锁见王沈。

  任达嫌孤愤,疏慵倦九箴。
  “好诗。”黄可惊叹极了:“你可真是天才,用英语吟吟。”
  “行啊。”我说:“
  Horado Lianzhu net, side hidden Bi Shu Xun. Candle smoke falling ash tray, curtain pressure Pass cloudy.

  Powder Baixian Lang Department, cream erotic clear anvil. Zui Xiang Gao-yao yao, chess array quiet serene serene.

  Su hand glazed fan, Yuen Tiaojishan tortoise shell hairpin. Send tracks to see former evil, gardenia Wing concentric.

  Tree out Chiaki wins, floor hanging Tanabata needle. Old words PDB Zhu, Fu for the new gold.

  Li He-Man tune drums, frightened cicada should Baoqin. Fan Yi Dance suspected degree turn off hard to find songs.

  Lucy Committee spent with jealousy, Liu could not help but wind interjection. Curved double table distant, deep pool up a boat upstream.

  Hui Ching Chuan incurred caught, yellow flags fortunate Shanglin. Eagle Participation John Court, Pegasus broken foot Cen.

  Arsenal side title products, the garden has a good sound. Zhu stems special bacteria stupid, Osmanthus For Mainshausen.

  Earliest account Yao back seat, was brightly on the Kam coverlet. Drawing frightened beast, bird books come posts.

  River Shu Qin Lou Ying, Shan Wei Qing Que Pro. After every Zhao green capsule, green lock, see Wang Shen.

  Indignation over any suspicion, lethargy nine Zhen Shu.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9 06:30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9 06:30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8 23:59
  “你可真是少有的才子。”黄可激动死了。
  “是吗?”我说:“就是今天做爱的感受,对不对?”
  “色情狂。”黄可笑了笑:“做爱狂。”


  我笑笑,不做回答。
  我开门,穿好衣服准备出去。


  “不洗个澡?”黄可问。
  “我手机已经被打爆了。”我拿给她看。
  “谁啊。”黄可说。
  我给她看了看,n个公司电话,还有很多不知名的电话。



  黄可不好阻拦,我先出来,新来的售楼小姐吴玛丽在外面,有好多个电话等我接。
  我一个一个接,一个一个回,大部分是区里的,有些是检查,有的是问那个民工案子。
  我一一回了,叫吴玛丽准备一部分资金,晚上我们一个一个爷爷孝敬。


  我和所有的售楼小姐简单的开了个会,说了现在的形式,当然是非常的严峻,都三四天了,也没有什么起色。责任主要在我,目前对于这十几个售楼小姐,没有很好的培训。所以呢,今天主要是我的检讨会。
  我重点表扬了卖出三套房子的吴玛丽,奖励她三千元,现场发放。
  我说了以后奖励的情况,当天签,当天奖,一套一千,绝不拖延。今天卖了多少套,就奖多少个一千块。



  “这样不符合公司的财务制度吧?”黄可换好衣服过来了,贵妇般的咖啡色毛绒背心上,系着一条细细的皮革腰带修饰腰身,下搭黑色窄管超短裙,显得妩媚而又庄重。大宝石戒指和一些夸张的闪烁钻石绝不能少,让她多了几分奢华感。虽然是夏日,可是由于屋里空调很冷,所以也没什么。
  “责任由我承担。”我说。
  “你胆子越来越大了。”黄可恼了。
  “你不是不管财务吗?”我终于生气了:“只要奖金发放符合金额,时间早一点有什么关系?”
  “如果客户不要房子了呢?”黄可问:“发出去的钱退不退?”
  “不退。”我说:“即使客户退房子,奖金我垫。行不行?”
  “算你狠。”黄可气呼呼回到了办公室。



  “副总监,这个、、、、”吴玛丽有点不好意思。
  “没事。”我说:“这个我顶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9 06:31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9 06:31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9 00:20
  我又交代了其他一些事情,便宣布下班。


  办公室里,黄可还在等我呢。
  “今天和你的双簧演得怎么样?”黄可急切的问我。
  “不错啊。”我说:“房子要是好卖就好了。”
  “你以为那五百万那么好赚?”黄可好笑:“可比陈海牙难对付多了。”
  “说的也是。”我说。


  “晚上去吃什么?”黄可说:“我请你。”
  “没心情啊。”我说:“这么多房子,这么难卖。”
  “不如去吃肯德基好了。”黄可说:“是不是很老土。”
  “不啊。”我说。



  我们开了辆奔驰,随便找了个肯德基,我坐那研究销售情况,登记的新客户,一面分析原因,一边想怎么办。
  黄可端了三个汉堡上来,看我发呆。


  “你心情总是郁郁不乐啊。”我说。
  “销售任务完不成怎么办?”我说。
  “大不了辞职呗。”黄可说:“我爸爸也是说着玩的,五千万啊,谁可以办到?其实他也知道不可能,最近在积极联系贷款呢。”
  “争哪块地?”我问。
  “原来说那块地可能放弃了。”黄可说:“现在主要是1151、1249、999地块。”
  “都是数字,无码。”我说。
  “什么意思嘛呢。”黄可挺生气的:“别激起我的又一轮欲望啊。”
  “谁怕谁啊。”我好笑。



  “谁也不怕谁。”我还没乐成,一个男的就过来,那家伙个子也不怎么高,也就一米七零。脸庞有棱有角,有点像高仓健的样子。
  “于海洋。”我一下子认出来了。
  “真不错啊。”于海洋到我和黄可对面坐下:“黄小姐,你可真是喜新厌旧啊,这么喜欢吃嫩草。”
  “本姑娘喜欢。”黄可恼了:“这么着?”
  “那就让你们今天好看。”于海洋说着就拿出了刀子。


  我想起腰间的刀,想也不想,立即拿出来一把。
  黄可起身,质问于海洋:“你想做什么?”
  “很简单。”于海洋说:“让你离开他。”
  “那不可能。”黄可说:“除非你去跳黄浦江。”



  “你是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于海洋说着就朝我打过来。
  我急忙闪开,用刀子甩他。
  他很灵巧的闪开了,黄可一把抓住了他。

  于海洋和黄可厮打起来,岂料他居然不是黄可的对手,几分钟下来,于海洋反倒被打倒了。
  110过来了,刚刚有人报警,警察把我们带到了派出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9 06:33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9 06:33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9 00:43
  派出所的人还算公道,看了看肯德基的监控,知道是于海洋先威胁我的。再加上之前有一次他追杀我的记录,基本上是故意伤害了。但是可以说是故意伤害未遂,构不上刑事上的处罚,顶多不过是拘留而已。
  我和黄可出来,许露嘉的电话一个又一个。


  我只好接了,问她怎么了。
  “你死哪去了?”许露嘉问。
  “开会。”我说。
  “开会开会开个鸟会啊。”许露嘉说:“我打电话给陈菲菲了,她说你们已经结束两个小时了。”
  “是结束两个小时了。”我说:“还有资料要整理啊,我是副总监啊。”
  “噢,副总监副总监,”许露嘉没好气的问:“什么时候回来啊。”
  “十一点吧。”我说。
  “行,我等你。”许露嘉说。



  “我送你回去?”黄可说。
  “不了。”我说:“我打车吧。”
  “那销售呢?”黄可急了。
  “你有主意没?”我问。
  “明天温州商会在温州有个活动。”黄可说:“我联系上了一个同学,我们要不带几个售楼员,带上资料、合同,直接去商会现场。”
  “给那会长五万怎么样?”我说:“然后让他在会上推介我们的楼盘,就说是上海最优美、最值得投资的楼盘。”
  “上次买你一百套房子那个人怎么样?”黄可说。


  我想起来了,给那个人打了打电话,说了我们楼盘的情况,还说我们现在推出这三栋楼,是雪藏的,也是很有升值潜力的。
  那个客户说他觉得我们楼盘确实品质不错,他也很想再买点,不过不好意思,现在他的钱买了香港的一个海景单元,他知道商会一个女杰,她很喜欢上海,找她没问题。当然,她脾气又点不太好。
  那个没什么,我说。
  客户想了想,就把电话和地址告诉了我。他还特别嘱咐我,说要找个温州的售楼员和她说温州话。



  “谁会说温州话?”我问黄可。
  “我啊。”黄可说。
  “那我们去吧。”我说:“要不就明天早上,他说的那个女客户的地址是在虹桥。”
  “你也太急了吧。”黄可说。
  “我相信我的口才。”我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9 06:34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9 06:34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9 06:37
  原来卖房子还有这么多套路啊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9 20:19
  三十二 海龟法国女人
  “怎么现在才回来?”许露嘉居然一直在客厅那等着,开着空调,看着电视。
  “找了个卖房子专家,”我说:“明天一早去见个客户。”
  “上次买你一百套房子那个?”许露嘉和我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不是。”我说。
  “那谁?”许露嘉问。
  “他推荐的一个人。”我说。



  “是不是?”许露嘉说:“徐大仙,你的脸还真白啊。”
  “不是我脸白好不好?”我说:“现在三天才卖三套房子,我得赶快想办法啊。”
  “才三天你就着急了。”许露嘉说:“我看你是想钱烧的。”


  “你是希望我就守着水晶城堡那二十套房子是不是?”我觉得不太对劲:“那二十套房子,过几年番个两三番也不成问题,也足够我和你在上海滩立足了。也足够我们一家十几口人在上海吃香的喝辣的了,是吗?”
  “是啊。”许露嘉居然直接就承认了:“徐大仙,你能玩那么大吗?”
  “越是难就是越要往上爬。”我说。



  “那你为什么回湘许?”许露嘉好笑:“当以个普通公务员,一个月也就几百块。”
  “我知道啊。”我说:“我不在乎那点钱。”
  “有钱不就有了地位吗?”许露嘉问我。
  “有钱和地位没关系。”我说。


  “你究竟想怎么样吧?”许露嘉问我。

  “我才21岁啊。”我说:“我那么年轻,为什么不闯呢?人怕苦苦一辈子,不怕苦苦半辈子。”
  “行。”许露嘉说:“明天我和你一起去。”
  “那个人是个外国人。”我故意说:“你怎么去?你会英语?”
  “我不会。”许露嘉说:“我不会找个英语翻译?”
  “你闹什么闹?”我气坏了:“你去了人那么多,还谈什么生意啊?吵架得了?”



  “怎么了怎么了?”鸭子也出来了。
  我把事情经过说了。
  “这事大仙一个人去就行了。”鸭子帮我:“现在是见客户。”



  “是啊。”三妹也出来了:“嫂子,三哥去见客户,能干什么呀?”
  “那客户肯定是女的。”许露嘉说。
  “我哥那么有魅力。”三妹说:“能和人一见面就上床啊?”
  “那未必。”许露嘉说。
  “那你就未必吧。”三妹放狠话了:“这钱要是你赚的,我一句话也不说,这钱时我哥赚的,他就有必要的自由和必要的空间。”
  “你、、、、、”许露嘉顿时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10 22:47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10 22:47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9 20:53
  本来只是说说而已,谁知道还真叫我给说中了。按那个客户说的地方去的时候,我一下子傻眼了。这分明是一个非常高档的花园,外立面都是哥特式风格的大理石,风格都是英格兰的,采用了平滑的表面设计,墙壁呈弧形,拱门采用了经典的圆窖建筑结构。
  小区有很过华贵的树木,什么香樟、桂花,有很多还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说不出来的。
  小区的水景不错,有喷泉、有小桥、有流水,很流畅,流线型的设计。


  我们想进,保安不让进。
  我想硬闯,黄可说不行,这是浦西数一数二的高档小区,即使是区长来这,也不敢太造次。
  “那怎么办?”我问。
  “要不先沟通沟通吧。”黄可说。



  黄可和客户说的那个电话打了打,那边居然是用英语说的,黄可听不懂,只好问我。
  “You are a real estate company, ah, how a house like ah, what style ah?”客户问我。
  “We Shun River Days Code Corporation, the building is typical Shun River days. We are of pure European-style luxury community, mainly butterfly-shaped high-rise, classic and stylish.”我回答。
  “If so, you are existing homes it? Products or how early you like ah?”客户接着问。
  “Our product quality is very good early, garden effects and the effect of similar villas, although some differences, but we believe that our products will be more than a good one. We uphold the principle that quality is, the customer first”我说。



  又问了好长时间,客户才答应和我们见面。
  客户是个英国人,皮肤很白皙,有点像苏格兰奶牛的肤色。皮肤也有点奶味,头发有点黄,眼睛有点点蓝,看上去是那种很谨慎的女人,读的书很多,好像也是很有品位的样子。
  外国女孩介绍了自己名字,是 安吉丽娜茱莉。
  她问我叫什么,我说我叫徐大仙。





  安吉丽娜茱莉好笑:“我认识很多中国人,中国人都喜欢成仙成道,你倒好,直接就是大仙了。”
  “是啊。”我说:“我们就是大仙。”
  “看你佩的玉器。”安吉丽娜茱莉说:“就知道你喜欢附庸风雅。”

  安吉丽娜茱莉注意的是,我脖子上挂了一个玉饰,是缅甸玉的,手上也有个玉镯子,是蜀南竹海的,都是很富有光泽的,品位很高的。
  “喜欢吗?试试?”我给她看。

  安吉丽娜茱莉戴了戴,居然很合身,戴了这两个玉首饰,她好像很有古典韵味。
  “我们的房子和这个玉器一样,很精致的。”我接着说。
  “是吗?”安吉丽娜茱莉终于感兴趣了,愿意去试试。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10 22:49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10 22:49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9 21:21
  陪安吉丽娜茱莉看了看舜河天典一期的房子,从房子的布局,到小区的环境,小区的学校、幼儿园,小区的商业,安吉丽娜茱莉都看得很仔细,尤其是钢筋和水泥的标号,安吉丽娜茱莉还特别问了两句。我又点忐忑,可是还是说好。
  安吉丽娜茱莉很放心,问我有没有外国人买多少套房子的限制。
  “这个没有相关的限制。”黄可说:“就是有限制,也可以通过借中国人的身份证来解决。”
  “三百美元不到。”安吉丽娜茱莉说:“这个价位确实还不错。”
  “买一百套?”黄可试探问我。



  “两百套吧。”安吉丽娜茱莉说:“随便挑。”
  “随便挑?”我愣了一下:“一次性付款还是分期?”
  “分期?”安吉丽娜茱莉摇了摇头:“就一次性。”


  “我和我爸商量一下。”黄可又点为难,她以为安吉丽娜茱莉是要整个单元呢。
  黄可和黄老板叽叽咕咕商量了半个小时,说有个条件,有两栋楼随便挑,还有栋楼还得给关系户留呢 。
  安吉丽娜茱莉有点为难,她考虑了很久,还是答应了。



  “这个客户真的很难对付啊。”我和黄可到一边说。
  “是很难对付。”黄可说:“可是现在问题是客户很稀少啊。”
  “是啊。”我说:“我就担心后来的客户会越来越刁。”
  “还好她没有要求折扣。”黄可说。


  六个小时。
  安吉丽娜茱莉仔细研究了研究,挑了两百套房子。
  她想也没想,给了我一个银行账户,说里面的钱足够付房款了,余下的款子,她希望要精装修,至于装修标准,她希望是她现在住的别墅的标准。
  “这太夸张了吧?”我傻眼了:“一平方米得多少?”
  “一千块吧?”黄可说:“也不一定够。”
  “这个够了。”安吉丽娜茱莉说:“要不这样,我先把房款的支票开了,至于装修标准,我们再见面谈。”
  “这个没问题。”黄可说。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10 22:50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10 22:50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9 21:59
  “晚上有空吗?”安吉丽娜茱莉忽然问我:“一起去紫檀会所。”
  “紫檀会所?”我愣了一下:“好啊。”


  和许露嘉打了打电话,没有打通。
  “怎么了?”黄可问我。
  “和许露嘉说一下。”我说。
  “还说什么啊?”黄可说:“客户现在找你,你赶紧去啊。”


  安吉丽娜茱莉挺漂亮的,个子不是很高,有点小巧。靠近她的时候,身体也没有外国人身上那股汗味。和她说话,也能说到一起去。她是法国人,在英国长大,从小嘴喜欢伦敦。
  我和她说起了英国的剑桥,还有英国的牧场,我很喜欢英国,喜欢英伦的建筑。
  安吉丽娜茱莉和我聊起中国,她很喜欢中国两个地方,一是上海,二是长沙,长沙的岳麓山,长沙的毛泽东故居,她很喜欢毛,认为是毛解放了中国,也认为在毛让中国得以强盛。是在毛的领导下,中国有类似汉武帝,从此在地球上得以再次立足。




  我聊起了英国,最喜欢的英国的诗人是拜伦。
  安吉丽娜茱莉喜欢雪莱,她喜欢那句“The most unfortunate people are bringing into the suffering of the poet, they have learned something from the suffering of the use of poetry to teach to others.”。
  我也喜欢雪莱,最喜欢她那句“The past is death, the future belongs to you”。


  安吉丽娜茱莉很惊讶,认为我这么喜欢玉的人,这么会这么经历坎坷呢。
  我说了自己的身世,说自己以前很穷,家被人家堆满了坟。安吉丽娜茱莉说自己和我一样,经过过很多辛酸,投资过期货,虽然自己只有三十多岁,但自己的父亲也是个花花太岁,又客死在美国,自己二十多岁接了父亲的产业,受了很多罪才有了今天。


  我们聊得很开心,到安吉丽娜茱莉住的别墅,我一下子呆住了。
  房子是欧式的装修,罗马柱、雕塑、尖塔、八角房、壁炉,都是庞贝式风格的。而窗帘、布艺沙发、餐厅布等,却均是巴洛克风格的,很有少女浪漫和经典的典雅的味道。
  房子的地板是北欧瑞典的,而整体的橱柜是德国的品牌,室内的电器却全是东芝的顶级产品。


  看我欣赏的眼神,安吉丽娜茱莉笑了笑。
  她说她很喜欢中国的玉,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可以为她选中式旗袍,佩上中国的玉。
  “旗袍并不是中国服装的代表作。”我告诉她:“中国最美的是汉服、唐装、宋朝的妇女服饰。”
  “你不喜欢清朝?”安吉丽娜茱莉问我。
  “是的。”我说:“这是衰败中国的象征,中国式在汉朝、唐朝、宋朝的时候,只有这个时候,才是中国的青春年代。而明清,就像是欧洲的中世纪一样。中国需要不断的努力,走出中国的中世纪。”
  “你很特别。”安吉丽娜茱莉说。


  安吉丽娜茱莉轻轻的吻了吻我。
  我知道她想做什么。


  我也没有拒绝。
  她确实和外国人一样,很直接,丝毫不含蓄。
  我也很直接,食色性也,更何况是一个大客户。



  安吉丽娜茱莉的溪水很深,也很主动。
  我突然发觉,她很知道理解男人的想法,在开始的时候,用了很长的时间营造浪漫的气氛。
  她会用很多姿势,很显然,她是一个不保守的人。


  即使在翻云覆雨后,她也毫不拖泥带水,虽然脉脉含情,但是不纠缠我。
  我忽然感觉,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
  我也感觉,她比黄可更狠。
  她的情夫,也不是一个人。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要的,只要我们熟悉,只要我们的露水被阳光蒸发过后,不会流到地上就好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10 22:52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10 22:52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9 22:08
  “谈什么啊?”我刚刚到家,就觉得味道不太对,许露嘉像狗鼻子一样,上上下下闻遍了我的全身,又检查了一下,看我早上戴出去的玉镯子、玉项链还在不在。她还看了我的脸、脖子,看有没有别的女孩子的吻痕。
  玉项链、玉镯子是黄可新买给我的,怕许露嘉回去盘查。
  我觉得没有必要,可是她既然准备了,也没有必要破坏她的好意。


  三妹耐心的等许露嘉看完,问她,有结果没有。


  “你洗过澡了?”许露嘉问。
  “陪客户看了一天房子。”我说:“能不洗澡吗?”
  “她要了多少?”许露嘉问:“十套?”
  “你猜。”我说。
  “五套?”许露嘉说。
  “往多点说吧。”三妹说。
  “五十套?”许露嘉很不相信。



  “两百套。”我说。
  “一个多亿?”许露嘉快疯了。
  “一千多万美元。”我说:“不多。”
  “是不多。”许露嘉说:“四个多亿,也就是五千万美元。”
  “是啊。”我说:“可是我们也不好遇第二个这样的主了。”


  “你发了。”许露嘉说:“销售任务快完成了。”
  “走一百里,走了九十里也不过走了一半而已。”我说:“更何况,她把好房子都挑走了,后面的房子更难卖。”


  “终归是好事啊。”三妹说:“三哥,我请你去吃米粉。”
  “你三哥稀罕什么米粉啊?”许露嘉说。
  “我就喜欢吃啊。”我故意戗她:“三妹,叫上四妹,我们去夜市吃米粉,盖浇饭。”
  “啊?!”许露嘉几乎气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10 22:55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10 22:55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10 22:56
  这样写容易误导年轻人,以为只要陪女客户上床就可以搞定一切




----------------------------------------------
祝塘微博http://t.163.com/66195421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13 19:07
  “一个多亿啊。”黄总看着黄可拿过来的转账单,居然还有点不敢相信。
  “是一个多亿。”黄可替我说话:“为了这个客户,徐总监好几个晚上都没有睡觉。方案就想了十几个,找了五六个策划高手,读了三本心理学的书籍,还专门请教了几位资深的售楼经理。
  这个客户和上次那个客户还不一样,还特别的挑剔和疑神疑鬼,特别是对我们楼盘的水泥和钢筋质量,提出了非常严厉的要求。”
  “这个……”黄老板有点忐忑了,他也知道,舜河天典的水泥和钢筋质量呢,只能说是一般,钢筋没有达到国标,这是肯定的,因为用的是苏北小厂的产品。至于水泥,也不是足够标号的水泥,不过是涂在表面的是好水泥而已,一般人看不出来。如果不是许露嘉告诉我,我根本不知道还有这些玄机。


  “她是个女客户?”黄老板有点不快:“也懂建筑。”
  “懂。”我说:“她从小也吃过很多苦,单亲流浪,也阅历丰富,所以对于建筑懂得多。”
  “价格呢?”黄老板问。
  “她只说三百多美元一平方米,不贵。”我说。
  “那就好。”黄老板说。


  “可是她对另外一点也不满意。”我说。
  “对什么不满意?”黄老板问。
  “我们是按建筑面积售楼的。”我说:“她说国外都是按实用面积卖房子。像什么阳台、厨房、露台、地下室,根本就没有算到建筑面积里面。”
  “这什么话。”黄老板说:“外国的房子都离市区十几公里,几十公里,照上海的话说,人在浦东上班,房子都盖到昆山了,又都盖点塑料房子,四个工人一个月就盖好,没有暖气也没有煤气,小区环境什么都谈不上,还有房产税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那能一个样吗?”
  “我给她解释了。”我说。
  “解释了?”黄老板说:“徐大仙,你能让掏一个多亿,就不能消除她的疑虑。”


  “徐大仙已经尽力了。”黄可说:“毕竟客户是上帝,上帝刁难我们,太正常了。”
  “这也有偶然性。”我说:“她也是最近才能够调动这么多的经费,以前她的经费都有人卡着。她也是急于投资多套房产,据说与股东还有什么股权的争端,所以也是凑巧了。”


  黄老板捏了捏鼻子,不知道是对这个结果满意还是不满意。
  “李三元呢?”黄老板又问。
  “还没搞定。”我说。
  “这么长时间了?”黄老板很不好说话。
  “才五天。”我小声说。
  “五天,”黄老板说:“渡江战役二十四小时就结束了,五天,一个小时也足以决定战局的胜负。”
  “我再想想办法。”我说:“他开价是一千万,难度很大。”
  “难度不大我要你做屁。”黄老板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火气特别大。


  黄老板挥挥手,让我先出去。
  我出来了,黄可不知道和黄老板嘀嘀咕咕什么,好长时间也没有出来。


  三妹打了个电话,问我是不是受表扬了,昨天晚上的米粉怎么样啊?
  你是不是想吃鸭血粉丝啊,我说。
  “你怎么知道?”三妹说。
  “我当然知道啊。”我说:“水晶城堡那边怎么样?你去找装修公司没有?”
  “去了。”三妹说:“一套房子水电煤暖地板墙面家具电器二十万。”
  “什么?”我恼火透了:“他们抢钱呢?”
  “可他们就是这么报的啊。”
  “砍死他们。”我气坏了。


  “砍谁啊?”黄可出来了,给我一张支票。
  “什么?”我问。
  “搞定李三元和这二百套房子的奖励。”黄可说:“两百五十万。”
  “当我是二百五啊。”我更恼火了。
  “哇塞。”黄可吓坏了:“徐大仙,两百五十万你还嫌少啊,搞定李三元的款子我可是全给你提出来了啊,赶紧给我搞定。”
  “一百万够个鸟啊。”我说。
  “就是一百万。”黄可说:“多一分也不行。”
  “多一角呢?”我问。
  “我现在就奔你一脚。”黄可说完就飞过来,我连忙闪开,不料撞到了花瓶上,撞烂了花瓶,还撞住一个人,回头一看,居然是贾珍珍。


  “你这么来了?”我很好奇。
  “我是来找黄老板的。”贾珍珍说:“转人事手续。”
  “你还有脸来?”黄可很生气。
  “我就有脸来。”贾珍珍什么都不怕:“你能怎么着吧你?”
  “你就等着好戏。”黄可恶狠狠的说。


  贾珍珍居然不理会黄可,径自朝黄老板办公室走去。
  黄可骂了一句,也追了上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13 23:57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13 23:57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7-13 22:14
  三十三 再会李三元
  “这是我整理的客户资料。”许露嘉把一尺多厚的东西给我。还是上次贾珍珍给我那些材料,不过是许露嘉整理得更加仔细了一点,把客户的收入状况和购房意向做了具体的分析。
  “辛苦了。”我觉得许露嘉很了不起,这么没意思的活居然干得认真仔细还不烦躁。
  “一句辛苦了就把人打发了?”许露嘉问我。
  “晚上吃西餐吧。”我说。
  “西餐?”许露嘉说:“不去万客来啊,档次太低。”
  “那去哪?”我问。
  “怎么也得去温哥华吧。”许露嘉说。


  “三哥,这是我整理的客户资料。”四妹也递了过来,她整的比许露嘉整理的还多,还仔细。
  “你写的什么字啊?”许露嘉很吃惊:“全是龙飞凤舞的?”
  我看了看,确实,四妹的字是潦草了一点,而且我几乎全不认识。
  “快去重写吧。”许露嘉催她。
  四妹眼巴巴的看我,我知道,她也想去温哥华。


  我把四妹拉回三妹屋里,给了她一张,让三妹、四妹晚上去吃烧烤。
  “三哥。”三妹很生气:“今天早上许露嘉和许月欣吵起来了。”
  “为什么?”我问。
  “我把装修公司拿的报价单给大家看。许月欣说她姐姐就是刷墙的,一平方米乳胶漆不过两块五,许露嘉就笑她,说她姐姐是二百五。还说湘许的工人怎么能和上海比,上海的工人素质比湘许的强多了。”


  “唉。”我想了想:“我怎么没想起来呢,可以用湘许铺地板砖的工人啊。”
  “那房子的设计呢?”四妹问。
  “设计真的是个大问题啊。”我几乎忘了。
  “我找乔西西。”三妹说。


  “你还想乔西西啊,你没被他害死啊。”四妹恼死了。
  “乔西西是谁啊?”我问。
  “是三妹的初恋情人。”四妹说:“三妹发木马的本事就是跟他学的。”


  “找找乔西西?”三妹说。
  “他多大?”我问。
  “十六。”四妹说。
  “什么学校的?”我问。
  “就是职高的。”三妹说。


  “职高的?”我笑了笑:“职高的学生,我看还是算了吧。”
  “算了?”三妹很惊讶:“你不相信职高的学生?”
  “不相信。”我说:“设计方面的问题,我可以找我们学校班上的学生。”
  “那得多少钱啊?”三妹说。
  “钱是小问题。”我说:“房子设计不好是大问题。”


  “三哥有钱了。”三妹说。
  “正经点。”我说:“你们两个人,有头脑不假,可是大事情,还是让三哥做主吧。怎么说,三哥也读了五年大学吧。”
  “是啊。”四妹说:“三妹,你还是听三哥的吧。”
  “要不这样。”我又给四妹三百块钱,“你陪三妹去找那个乔西西的,叫他给设计个户型图。钱不够呢,再问我要,你们看怎么样?”
  “能不能多赞助点?”三妹说。
  “你再问一句就少一百。”我说:“信不信,三妹?”
  三妹吐了吐舌头,什么都不敢说了。


  许露嘉问我和三妹、四妹说什么。
  我说了二十套房子装修的事情,说装修公司一套房子装修就要二十万。
  “要不我们只装修,不提供家具、家电?”许露嘉说:“租办公?”
  “这个位置?”我叹了口气:“能租什么办公?谁来办公啊?”


  温哥华果然是高档饭店,门头就有十几米高,这都不说了。门口的加拿大保安穿的都是正宗的英格兰式的服装,还穿着短裙呢。一进去,哇塞,洋妞都出来了,洋妞还会说中国话,还说了透视旗袍装,性感得很哪。
  里面装修就不多说了,全是橡木地板,很有质地。地毯足有三存厚,真是软和啊。
  店里的桌子、椅子、柱子、灯光、服务员、墙面、壁炉、装饰,每个角落的装修,都很细致、精致,让人有说不出的舒服的感觉。


  我和许露嘉坐下,许露嘉要了菲力牛排,问我要什么。
  我挑了半天,选了儿童牛排。


  “你就这点水平啊?”许露嘉失望死了:“选儿童牛排?”
  “儿童牛排怎么了?”我说:“我就喜欢吃很嫩的肉。”
  “别告诉我你想吃十分熟的?”许露嘉说。
  “你怎么知道?”我吓一跳。


  “哇塞。”许露嘉快疯了:“你真是土老帽。”
  “刚出校门啊。”我说。
  “是啊。”许露嘉说:“还要姐姐来教你,是不是?”
  “是啊。”我说。


  “徐大仙,你有女朋友了?”我和许露嘉坐的时候,一个穿雪纺裙的高挑女孩子过来,我看了看,是我们班的班花,丁鹿鹿。
  “是啊。”我说。
  “难得。”丁鹿鹿坐我旁边:“真罕见啊,你不是号称不近女色吗?”
  “他不近女色?”许露嘉没好气:“见鬼了。”


  “他很好色?”丁鹿鹿显然不信:“在我们外语系,他可是只和鸭子来往。我们还一直以为他是GAY呢。”
  “那叫断背。”许露嘉说。


  “就你来了。”我不想丁鹿鹿说我的丑事。
  “还有穆霏霏。”丁鹿鹿说。
  她说着,穿晚礼服的穆霏霏已经过来了,才毕业两个月,穆霏霏打扮已经成熟多了,指甲厚了很多,头发染了,一点也没有学生味。


  “这是徐大仙吗?”穆霏霏吃一惊:“阿玛尼,你连阿玛尼都穿上了。”
  “假的吧?”丁鹿鹿不敢相信。
  “什么假的?”穆霏霏好笑:“你看这料子,看这款式,都是意大利最新款,还有这鞋,不是我们昨天看的吗?你不是说你们经理想买没有买,嫌太贵了。”
  “我有VIP至尊卡。”我说。
  “一折。”穆霏霏说。
  “对。”我说。
  “一折也就两千多。”我说。
  “这张卡全上海也不到一百张。”丁鹿鹿吓得说不出话来:“徐大仙,你傍上哪个富婆了?”


  “你们别这眼神看我好不好?”我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我们用什么眼神看你?”丁鹿鹿说:“别告诉我们你左搂右抱,三妻四妾啊。”
  “差不多了。”许露嘉叹了口气:“我都不知道是他的第n个女朋友了。你们还不知道,他家乡还有个老相好,叫许月欣的,一直对他不离不弃呢。”
  “哇塞。”丁鹿鹿吓一跳:“徐大仙,你好花心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祝塘   2010-7-14 00:00  魅力  +5   奖励
祝塘   2010-7-14 00:00  金钱  +5   奖励



----------------------------------------------
麓山派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7747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