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72836个阅读者,63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04-5-27 12:58

长篇小说:雷鸣之剑 内容介绍及其正文章节   



xiyuruo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注:因鄙人没有从事过武侠小说的创作,故不敢贸然下笔。故将内容大概上传,请各位批评指教。鄙人将开写这部小说。当然,前途难测。
雷鸣之剑:
传说中世界上有三种宝剑。一种是碧血宝剑,周朝有位忠臣,死后留下碧血,凝成碧血剑,天下无双。一种宝剑是无极宝剑。传说为荆柯之师欲传于荆柯,但是他觉得荆柯杀气太重,不足以行侠义,就不再传他。后来这把宝剑也下落不明。还有一把宝剑就是雪莲宝剑。为天山雪莲与天下最精粹的、尧治水时所用的息铁所铸,后来此剑为春申君所得,春申君死后,此剑也下落不明。
但是,江湖中还传说有另外一把极为厉害的宝剑,那把剑只有在雷鸣的时候才可以显示出最大的威力,剑锋所指,无不披靡。而且这把剑据说是当年南方一个被大禹所杀的防风氏氏族的密传宝剑。在防风氏部落衰败后,此剑也下落不明。但是,星象家传言,此剑重出江湖之日,就是江湖动荡有所改观之时。



[此贴子已经被一踏胡图于2004-7-25 21:42:02编辑过]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5-27 16:45
看了这内容大梗,便非常想看兄台的大作,
快快写来,让大家一品.




----------------------------------------------
移情,易性,衣行,依心。

英雄搏虎气,与我驿路逢。
赠尔龙泉剑,一落双雄鹰。
长驱紫燕驹,挟风破云溪。
银汉三千里,锦袍翻云旗。
知君湖湘士,烈马勒金堤。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5-27 16:54
我固顶,等你的大作.




----------------------------------------------
移情,易性,衣行,依心。

英雄搏虎气,与我驿路逢。
赠尔龙泉剑,一落双雄鹰。
长驱紫燕驹,挟风破云溪。
银汉三千里,锦袍翻云旗。
知君湖湘士,烈马勒金堤。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5-27 22:29
希望快点见到兄台的大作.我顶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5-28 19:03
谢谢大家,尽管我没有写过武侠小说,但是我一定会努力。多读些武侠小说,尽快开工。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5-29 22:01
终于打完内容大概了。希望大家提出点意见。我要多读点武侠小说。争取写得艺术性高一些。宁可慢一点,但要好一点啊。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6-1 00:16
雷鸣之剑 第一稿 江水流
传说中江湖上有三把宝剑。
一把宝剑是碧血宝剑。周朝大夫苌弘,忠心于国,却被杀害。相传他的血三年后化为碧玉。后有人得此玉,由良匠炼为宝剑。名曰“碧血宝剑”。有诗曰“斯人气尚存,江流自千古。碧血几春花,零泪一抔土。”
一把宝剑是碧血宝剑。传说荆轲之师无极欲将此剑传于荆轲,但他又觉得荆轲杀气太重,不足以行侠义,后来此剑也下落不明。
还有一把宝剑是雪莲宝剑。为天下雪莲与天下最精粹的、舜治水时所用的息壤所铸。后来此剑为战国四君子之一的春申君所得。春申君逝后,此剑传于其子。后秦王翦攻破江南,这把宝剑遗失于江湖。


不过,江湖之上;还有一把更为厉害的宝剑。那把宝剑只有在雷鸣的时候才可以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剑锋所指,无所披靡。而且此剑据说是当年南方被大禹所诛的防风氏首领的传世宝剑。在防风氏部落象谜一样消失以后,此剑也如同流星一样在天空中消失了。
然而,星象家传言:雷鸣之剑重出江湖之时,就是江湖动荡有所改观之日。
雷鸣之剑 之一荆州奇士甄子闲
没有人会怀疑潘安的美貌。尽管他是一个男子,容貌姣好是形容女孩子的。可是将潘安说是美玉,估计是不会有人反对的。
没有人会怀疑甄子闲是一个君子。尽管许多人从没见过他。管仲、乐毅是传世君子不假。可是将甄子闲称为正人君子,估计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反对的。


君子有许多种。一种是谦谦君子,虚怀若谷;一种是正人君子,不近女色;一种是大度君子,还纳百川;一种是才学君子,才高八斗;一种是智慧君子,神机妙算;一种是傲然君子,傲立群雄。而前面诸种君子集大成者,方为传世君子。
传世君子自古不多,夏有后羿,周有姜尚,春秋有孙叔敖,两汉有司马迁;三国有庞统。此后数百年,传世君子绝迹。直至今日,甄子闲横空出世。


别人尊称为君子的人,他自己绝不会是以君子自居的。
甄子闲也毫不例外。


他是那样的博古通今。有人看过他书橱里的书,据说有万卷之多。你从他书轴之首踱到卷末,尚需要一段时间。如果你想要看完他收藏的书,那是一个多么宏伟的愿望。有人打比方,说你想读完他的书,就象是要爬完所有的高山一样难度巨大。
他也是如此的武艺高强。据说江湖一位多年没有出现的高手和他比试,居然在区区数招之内败于其下。而那位高手,据说是当年的十大高手之一。
他也是那样的品德高尚。多年来,他不知收纳了多少弃婴。大部分都还是女婴。虽然女孩似乎用处不大,不过他似乎从不计较别人怎么说。


甄子闲的家业颇大,有良田千顷,山头数个。
他的妻子红雨,也是一个美若天仙的贤妻良母。终日在房中织布、缝洗衣裳。也管理一帮女弟子。江湖上远播其贤名。
甄子闲则有数十位门生。均为传世弟子,或是名臣后裔。他的知识渊博、功夫了得,有谁不想把自己弟子送到他的门下呢?然而甄子闲是传世君子,文武双全之士。他是宁缺毋滥,又怎么会纨绔子弟败坏自己的清誉呢?!


自然而然,甄子闲的弟子也多名门世家。而公卿豪绅,也多以结交甄子闲为荣。对甄子闲来说,如果不是公孙和王侯的后裔,其形貌自然胜人一筹。古往今来的帝王将相,又有哪一个不出于贤良之后呢?
他的弟子之中,最为杰出的是大弟子盖杰。盖杰出身于一将门之后,自幼喜欢习武,文华也颇为突出。在拜甄子闲为师后,如鱼得水,很快就为甄子闲赏识,荣升为大弟子。


盖杰一直比较勤奋,他对于甄子闲的武艺,领略得非常快。常常甄子闲说了一半,盖杰已经领悟了另一半。甄子闲最高超的剑法,盖杰虽然不如师傅运用得巧妙,但也是非常精湛的,至少,在众弟子当中,鲜有可以和盖杰一试上下的。与盖杰相比,能与他比剑比到三十招以上的,只有罗少昆和慕容杰。
无可置疑,盖杰、罗少昆和慕容杰,是甄子闲最为器重的三大弟子。


然而,与其他武林世家不同的是,甄子闲的女弟子数量远远胜于男弟子,这些女弟子有的是甄子闲的夫人红雨的姐妹,有的是甄子闲宅心仁厚,收纳了被贫苦人家抛弃的女婴。也有一些是富贵人家的女眷,她们是学一点武艺,以防身护体之用。
与男弟子不同的是,女弟子是分三六九等的。
在女弟子当中,地位最高的是富贵人家的女眷。她们多数是文臣之女、豪门千金。之所以选中甄子闲的门派,主要是甄子闲的夫人红雨有一套女子的防暴护体之功,可以保护女子不被恶徒侵袭,且可深可浅,学深有资质,自可成为一代女侠;浅则护身,居于世间自保。当然,这些女弟子居室、饮食也是居于一流的。而传授其功夫的,也就夫人红雨。
地位居中的女弟子,则是夫人红雨的仆人。她们是红雨早年的贫穷师妹,也有的是红雨的亲收弟子。这些弟子是农家女子,多数是红雨以为其有资质,上门求的。
地位居下的女弟子,则是甄子闲所收的弃婴。这些弃婴虽为甄子闲所收留,所抚养,但也没有天上掉下来的免费午餐。她们自然必须服侍地位居高的女眷,那些正式的弟子;洗衣、做饭或者是织布。有时也去采茶;也有时候是去种一些菜、或者是习武。


地位居下的女弟子周围,也有一些男弟子。这些男弟子,和地位居下的女弟子一样,都是没有任何俸禄和闲钱的。甄子闲的男弟子,有的习武、有的练基本功、有的参加武林大会、有的和其他武林派别交流武艺。当然,他们是有俸禄的。地位居高的女弟子,自然是很有钱的。那些地位居中的女弟子,当然是有一些闲钱的。是红雨给的,虽然不多,但也是很难得的。
这些男弟子,有的是甄子闲收的男婴或者是孤儿,有的是甄子闲救下的落难者。也有的是地位居下的女弟子的夫家。甄子闲的门派创立的时间不长,是江南武林的后起之秀,自然而然,女弟子的夫家也不是很多。
这些少数男弟子,是连甄子闲的三大弟子都不知道的。连他的夫人红雨,也很少将那几个人放在视线之内的。


男弟子终日和一些形如仆人的女人在一起,日日做很辛苦的活,没有任何前途。
这些男弟子如蜂巢里的工蜂,自然而然,辛辛苦苦,所所有的蜂蜜永远都尝不到。
日久天长,自然有人溜号了。
不及一年,居然只有两个人了。那些走失的男弟子,即使出家为憎,也远胜过那些在这里不阴不阳生活的人。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6-2 18:12
好,开始写了。
鼓掌,重复的帖子我帮你删除了。




----------------------------------------------
移情,易性,衣行,依心。

英雄搏虎气,与我驿路逢。
赠尔龙泉剑,一落双雄鹰。
长驱紫燕驹,挟风破云溪。
银汉三千里,锦袍翻云旗。
知君湖湘士,烈马勒金堤。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6-3 10:08
文笔很不错,思路很清晰。
难得的是不靠奇奇怪怪的连篇的阴阳交合仍然可读,有前途,兄弟~




----------------------------------------------
日月流水去,长江滚滚来。子在川上日:侍者如斯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6-4 19:00
我喜欢斧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6-4 20:06
雷鸣之剑 之二 四流五等弟子昔与若
无可否认,盖杰、罗少昆、慕容杰之辈是一等一的弟子,是一流弟子;而富贵人家的女眷,即使不入流,也至少是二等弟子,是没有敢慢怠的。红雨收纳的弟子呢,则是二流三等的弟子。至于那些女弟子,那些女弟子周围的弟子;则都是大家眼里不理睬的;削一个台阶、一个等次,可以称之为四流五等的弟子了。
现在那些四流五等的弟子里面;仅仅剩下两个未婚的男人了,一个是杨韧、另一个则是昔与若。


杨韧和昔与若的日子也就那样了。杨韧的个子高些、力气大些;他就抱些柴。昔与若呢,个子小些、力气小些,他就干一些力气小些的人可以干的活。
杨韧和昔与若在男弟子还有四五个的时候,是要和那些大男人一样,很早起来就要砍柴,一直砍到中午。吃几口冷饭,又要去挑水,一直挑到月亮上山。其实甄子闲府上的人并不多,可用水的地方也不多,怎么要挑那么多的水呢?这主要是归功于大弟子盖杰了,是他喜欢多种些菜。多种些菜,可以解决甄子闲府上的用度之缺。虽然甄子闲有田庄、有佃户,可那些佃户都狡猾狡猾地,交的租子都要打折扣。那些富贵人家的女眷,虽然有不少银子入,可她们的奢靡,用度开支,也是不小;给山庄留下来的,也就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丰盈了。于是那些四流五等的弟子,只有老老实实的挑水到深夜了。


到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情况就自然要有所改观了。
尽管还有那么多的柴、那么多的水要挑。可那些地位居下的女弟子,劳动能力也是不可小窥的。而杨韧呢,他本来就是一个佃户的孩子,人都走光了,自己走了也无所谓。反正父母也买了地了,托人捎话说,让他回去了。另一个是昔与若,原来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也是那个人家的第十个孩子。现在生十个孩子都养不起,何况是那个时候了。家里的大大小小都已经有八口了。四男四女正好对称,还有一个死去的女婴;也已经让人给溺死了,多生一个本来就是情非得己。多一个人多一个担子,父母也没心情了;索性扔到路边,自生自灭好了。
这孩子也有点命大,让山上一个老和尚收养了。老和尚除了念经还是念经;也不管那孩子是不是听得懂,就往他脑子里头灌。老和尚读的书也多,也喜欢翻《说文解字》,也喜欢讲诗论经。只可惜,读者只有那么一个小家伙。老和尚一云游,就把那小家伙扔给了小沙弥。
小沙弥不比老和尚,好吃懒做,坐吃山空。没两年,山里香客还是不少,可是他的开销却已经太膨胀了。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把那个小累赘给卖了;反正地主买了放羊也是有一定利用价值的嘛。就这么昔与若让人扔过来扔过去,到了地主家,也就和另一个牧童配成双。两人一天一顿干的、一顿稀的。地主很会讲究营养搭配的,知道光吃稀的不好,会拉肚子;光吃稠的也不好,容易放屁。至于逢年过节嘛,地主就太不象话了,居然给他们发鸡腿;这是什么,这分明是搞拉拢贫苦人民,让他们的身体开始遭受鸡肉的腐蚀么。
好在两个牧童牧羊的山上有个野庙,那里有个寄居的书生。除了之乎者也,其他什么也不会。而之乎者也的朗朗清音之外,就是那两个耳濡目染的牧童了。
甄子闲一次和盖杰访客回来,偶尔在郊外发现了这个小牧童。他这个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他忽然下了恶疾,地主害怕他太痛苦,就让人给他下了蒙汗药,让人把他扔到郊外,以好安乐死。地主是多么富有人道主义精神啊,可是甄子闲呢,他就是虚伪,非把昔与若救活了,又让他成为了甄氏山庄的四流五等的弟子。


到了今天,昔与若这个小家伙就忘恩负义了。杨韧拉他,说让他去他家。一起种地,还是好兄弟,早点娶个老婆,那才是正经事。
当然,他们也要和一些人打声招呼。主要是和他们一起干活的四流五等的地位居下的女弟子,和甯、孔淋之类的。还有个富贵人家的女眷,罗素娟,他和杨韧的关系不错。
昔与若当然听杨韧的,不知道为什么。不过,他有种感觉,自己说不清。是什么呢?也许很难意料。


怎么?你们也走啊,地位居下的女弟子和甯吃了一惊。她只是个被人抛弃的女婴,不过现在她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女孩子了。她也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经常帮昔与若洗衣服缝被子。
当然要走了,杨韧说,那么多柴,我们怎么可以砍完啊。
那你们上哪里,和甯问。
杨韧说回家,种地,想办法赚钱成家。
回去也没什么意思啊,孔淋说;你回家就一定会比这里好。这里是辛苦,没有前途;可是十几个男人剩了十几个,又剩四五个,又剩两个人;你们的活也越来越松,绳子也越来越散。就你们啊,大家想巴结你们还来不及呢。你们没有多少活了,也可以练练武功啊。


可是没有兵刃啊,杨韧说。
没有怎么样,孔淋说,我们使用女弟子和你们一样,也都没有啊。
没有兵刃怎么练,杨韧说。
可以先拿棍子啊,孔淋说,可以用针、可以用绫。你若是有心计,斧子也可以。只有你真练,天天抗树跑也可以啊。
那是啊,杨韧说。


是啊,和甯说,留下来好了。
我们可不喜欢面对那几个老男人,孔淋说。
你是不是喜欢老牛吃嫩草吗?和甯说。
我看你才是呢。孔淋追打和甯。


杨韧想起了什么,忽然他改变主意了,说要留下来。
昔与若只有十三岁,除了这里,好象也没有什么地方好去,当然也只好留下了。
孔淋、和甯和另外五个女人本来是负责缝煎、清洗、拆解所有男女弟子的衣服、被褥的;还有打扫山庄的街道之类的;现在男弟子就剩两个了,两个小家伙骨头还没有长成呢,有人回禀了夫人红雨。红雨觉得两个人实在没有什么可榨的了,发了话,让他们给和甯和孔淋打下手好了。
他们的日子就这么闲下来了。


杨韧觉得还是很合算的。
昔与若却不这么想。
他平时劳作之余,曾经见地位居下的女弟子练过功夫。她们的功夫自然是甄子闲的功夫。他听那个和尚和那个庙里的书生念过些什么,就觉得甄子闲的功夫有点什么,说不出来,总之是不畅快。


他居然和杨韧说了,不知天高地厚。
你说师傅的功夫有缺陷,杨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错。昔与若告诉杨韧,说他练甄子闲功夫的时候,觉得和柳树、榕树一样生长很快,可是非常脆。可是如藤蔓、水、或者是松树一样的武艺,他觉得才是上乘的。
你还没有正儿八经让任何人教过你呢,杨韧觉得很好笑,你见过师傅练功吗?知道他由放在山门前的陨石得到的启示吗?
未必,昔与若说,我比照松声、涛声和流水声得到了很多启示。


你没毛病吧,杨韧摸他的头。
没有啊,昔与若说,不如这样,我们比试一下。
才懒得理你了,杨韧一翻身,自己先睡了。
昔与若非常郁闷,他也料到了,自己说出来或许就是这个结果。还好,杨韧口风还是很紧的。他也不必再有什么额外的担心了。不过,他还是郁郁的。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6-7 16:10
正文 雷鸣之剑 之三 横蛮任性罗素娟
自此之后,杨韧、昔与若则与和甯、孔淋、朱虹影、顾海涛、柳竹五个女孩子一块儿。和甯、孔淋和几个女孩子洗衣服,洗被褥;而杨韧、昔与若呢,有时候也帮忙提东西,更多的时候,他们就该干什么干什么了。
杨韧和地位居高的女弟子成为了好朋友。那女子就是罗素娟,潭州太守罗有为之女,也是个很漂亮很有个性的女孩子。她平素不屑于和那些软金细玉为伍,想和男弟子在一起,可是没有人理会她。久而久之,她在不经意间就找到了杨韧。很快,两个人就常年累月的形影不离了。杨韧喜欢习武,罗素娟就把自己的武艺教给他。杨韧进步很快,有时候罗素娟都应接不暇了。


和甯喜欢在溪边洗衣服,在那里洗的是巧劲。她听昔与若说喜欢流水的声音,她也喜欢上了。
朱虹影、顾海涛、柳竹三个女孩子喜欢到池塘里洗,池塘里的水不会冲散衣服,再说那里离晾衣服的地方也近。
和甯洗衣服的时候,昔与若没有事情,他就到溪边的竹林,折竹为器,比画招式。当然,也要练一些习武的最基本的基本功。他似乎练得很过瘾,常常和甯的衣服洗完了,他的功夫还练得带劲呢。
杨韧呢,他一般是到另一片林子练的。有时候也到昔与若的溪边。


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独武而无友,则贫而无进。昔与若与和甯之间,常常也是互相进行切磋的。和甯的功夫很是可以,孔淋是和她一起练习的,时间也差不多。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孔淋总是不如和甯。昔与若呢,他的资质似乎不是很厉害。可是很奇怪的是,他习武进入状态的速度非常快,也非常持久。等过了几天和甯再和他过招的时候,就是另一个洞天了。


说来也巧,一日,和甯正昔与若在院子里比画着,罗素娟就过来了,她是来送衣服的。
和甯和昔与若正沉浸于其中,和甯来了招海底揽月,昔与若侧面包抄,不巧落空。和甯又一招逼上来,他闪过,一爪抓去,本是抓和甯的头发的;谁知竟抓住了她的胸口。和甯有点羞愧,不过很快恢复了常态。


罗素娟连喊了两声,两个人都没有反应。
她步上前来,对昔与若说,你的花拳绣腿不错啊,打的是地方。
昔与若随口说,只要赏心悦目就行。
只怕你那几招花拳绣腿不经打啊,罗素娟说。
你不觉得上乘的功夫很协调吗?昔与若当然不让。


罗素娟不说话,把一堆衣服让和甯明天就送去。
和甯没理睬她,只接过了衣服。


现在什么时候了,昔与若不喜欢,别人都是午时送过来的,她怎么非得拖到这个时候啊。
那有什么,和甯说,晚点睡就好了。
你一个人去啊,昔与若有点于心不忍。


没事了,和甯很看得开。
我和你一起去好了,昔与若随她一起来到了溪边。
夕阳渐渐的煺了下去,夜月渐渐的上来了。清清朗朗,映于林间;树影班驳,甚是可爱,
和甯一边拿木杵洗衣服,一边指那边的凤凰竹给昔与若看,说那种体态不高、生小穗的竹子很富有美感。
和凤尾厥似的,昔与若喜欢那种开裂的、青绿或者是银灰色的植物。


终于摆了一小半了,和甯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还有一大半呢,昔与若似乎是故意说一些泄气的话,存心气和甯。
那你来啊,和甯把昔与若抓了过来。她可不喜欢有这种看人笑话的男孩子一边傻乐。


昔与若没有法子,只好干起来;和甯则在一边看。
和甯揉衣服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她似乎快一些,使的是巧劲。
昔与若不知道为什么,比她揉得慢了不少。和甯一边看他,一边催他,拿水花激打在她的衣服上。她似乎扔得很准,每一串水珠都落在了他的衣服上和背上,没有什么偏差。也夹了什么离,好象松针扎在他身上一样。、
和甯,你真闹人啊。昔与若不觉叫出声来。
有本事你慢慢把那些衣服揉完啊,和甯居然如此懒惰。


昔与若有点骚动不安,他的后背越来越难受了。不过,他还是使自己坚持下来。
和甯见他不为所动,反而更上劲了;水滴越来越多,似乎是用了更大的力;水珠如飞梭、针一样扎了过来。
昔与若有点受不住了,不过,他还是和磐石一样;牢牢的机械的杵着衣服。


这么一闹腾,洗衣服的时间当然长了。
不过他们没有料到,有人在林子里看他们呢。
说来也真是碰巧,他们玩闹时候,杨韧和罗素娟居然也在拿山上。杨韧是和罗素娟一起练心法的。红雨看罗素娟练得不错,就教了她一套智魔心法。罗素娟按奈不住,就教给了杨韧。杨韧和罗素娟在草丛里练习,不料听到了溪边有人嬉戏。杨韧没有在意,罗素娟却觉得蹊跷;她带着好奇从草丛里窜了出来,却看见昔与若和和甯在嬉闹。她一眼就看出,他们似乎不纯粹是嬉戏。


罗素娟看了有半个时辰。
杨韧等不及,也过来看。他的功夫不如罗素娟,他只好爬上树来。
罗素娟告诉他,说和甯的水珠是可以把树叶子打下来的。而昔与若,很长时间也都忍耐了。她似乎觉得,昔与若的潜力非常巨大。


有那么厉害吗?杨韧不相信。
有,罗素娟告诉杨韧,说昔与若并非昔日吴下阿蒙。
吴下阿蒙即是东吴大将吕蒙。昔日里他曾经大字不识一个,后来作了大将以后,他的进步一日千里。昔人有言为吴下阿蒙,说的就是不可小视之意。
他才十三岁啊,杨韧不信。
十三岁怎么了,罗素娟告诉杨韧,说你和和甯虽然都比他大两岁;我比他大三岁,可我和和甯都未必可以胜他。而你呢,连相提并论的机会都没有。
杨韧当然不会服气。


次日,昔与若送还洗好的衣服。
罗素娟看也不看他一眼,就将一砚墨水洒到了衣服上。


你故意洒墨水,昔与若说。
就是啊,罗素娟说;就是让你洗干净啊。
这怎么洗啊,昔与若感到不可思议。
那是你和和甯的事情,罗素娟忽然从心里发起狠来。


昔与若白了她一眼,自己走开。
把衣服拿走,洗干净;罗素娟自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那是你故意的,昔与若毫不示弱。
衣服就该你们洗干净,罗素娟说,无论是什么,你都必须洗干净。
昔与若白了她一眼,还是把衣服拿走了。


罗素娟目视昔与若,好象有了莫大的收获似的。




----------------------------------------------
麓山派
百炼青铜
该用户已被删除









回复时间:2004-6-13 18:43
“周朝有位忠臣,死后留下碧血,”?!
“苌弘死,其血三年,化而为碧”,“碧”是指碧玉,而不是说苌虹先生的血化做碧血了(是和香香公主一般化做碧玉了^-^)。我以前写武侠的时候也曾写过碧血剑,和您一样,犯过同样的错误。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6-16 23:10
老套,尽写些碧血,我建议你写写别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6-16 23:13
没有金老先生那样的文才就不要写碧血剑了,拜托!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6-19 23:40
不错,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6-23 06:41
雷鸣之剑 其四 忍辱负重为安生
和甯接过昔与若送回来的衣裳,看见了衣衫上浓浓的墨点。
这么浓啊,和甯皱了皱眉头。
找她说理去,孔淋说;这哪里是让我们洗衣服啊,分明是刁弄我们。
是啊,朱虹影说;这么大的一片墨汁,谁能洗干净啊。
万一洗不干净,这件衣裳也就穿不成了,顾海春发愁了,到时候啊,她还不知道会说些什么呢。
不如告诉红雨夫人好了,柳竹说,那些人也太折磨我们了。


我先试一下好了,和甯对昔与若说;与若,要不你再去跑一趟,告诉罗素娟,说需要一个月时间。
昔与若有点儿为难,他不想去。
不想去?和甯一下子看出来了。
那个女人真叫人恶心,昔与若说。
我和你一起去好了,和甯挺好说话的。


两个人拿了衣服,到了罗素娟的屋里。
罗素娟在房里的地毯上练智魔心法,隔着窗子外面的缝隙可以看见。和甯想进去,昔与若却拽住了她。他在门外仔细观摩,足足有半个时辰。他的记忆力是如此之深刻,很快就将招式和罗素娟口中的心诀背了下来。
和甯也似乎明白了什么,默默的看。


过了一会儿,罗素娟出来了。
她似乎察觉外面有人,可是她的心诀念的声音还是非常之大。
她看了一眼昔与若,问他们怎么在这儿站着。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昔与若还是挺礼貌的。
衣服呢,罗素娟忽然想起了这些。


没有洗,昔与若告诉他。
洗不了,罗素娟说。
洗得了,和甯告诉罗素娟,说需要一段时间。
需要多久啊,罗素娟有点吃惊。她不相信和甯可以洗干净这个。尽管她白白净净的,杏仁眼、柳叶眉,不过和甯似乎更美一些,她的肤色虽然深了一些,可以很细腻、很柔和。


需要一个月,和甯说。
一个月,罗素娟略微有点不信,你不会洗不了吧。
当然可以洗好,和甯说;她眼里有种很坚定的神情。
她本是个很美的女子,现在似乎更加美了。


若洗不了呢,罗素娟又问。她似乎妥协了些,不想再为难他们。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和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昔与若急忙拽她到一边,说听她口气,好象不想为难我们了,我们何必自己麻烦自己呢。
我没事找点事啊,和甯说。
你别拉我下水啊,昔与若说。
那你可以不理我了,和甯非常坚决。


罗素娟听了他们说话。
她问和甯,她真的有把握。
当然,和甯说。
如果洗不干净,你要赔我一件一模一样的。罗素娟说。
这个要求不过分,和甯先拿衣服走了。
昔与若白了罗素娟一眼。
生气了,罗素娟倒是从容不迫。
昔与若转身想走。
罗素娟却拦住了他,问他怎么不瞪眼啊。


昔与若转身,罗素娟还是拦住了他。她的眼神忽然一下子柔情似水起来。
昔与若想再转身,她忽然来了特别厉害的拳。
昔与若灵巧的闪开了。


罗素娟忽然使出了智魔心法和甄氏剑法。她出招非常快。
昔与若几乎都是全不费力的闪开了。
罗素娟不甘心,忽然飞出了数枚围棋子。
昔与若闪开了几颗,闪最后两颗的时候,左闪不行,那棋子还打弯,他只好又躲了一下,不巧太急了,居然躲到了罗素娟的怀里。


罗素娟扶住了他。
她挺温柔的,帮他接住了最后一颗棋子。
昔与若看了看她,她似乎很美。比起和甯,有点另一点柔情似水。
罗素娟却不松开他。


杨韧径直进来了,昔与若急忙从罗素娟怀里出来,自己先走了。
杨韧问罗素娟,说你怎么了;你分明不是为难他,你是在故意——
故意什么,罗素娟面色很从容。她好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杨韧心里咯噔了一下。
你吃醋了,罗素娟问杨韧。
杨韧什么也不敢说了,他知道,罗素娟是潭州太守的千金,潭州太守千金的醋,他哪里敢吃啊。


杨韧郁闷的回到他和昔与若住的地方。昔与若盘腿坐在床上,不象是和尚在打坐,而是在练智魔心法。
杨韧看了一会儿,昔与若停了下来。
练智魔心法可以控制自己随时停下来,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昔与若却办到了。
杨韧有种感觉,智魔心法昔与若已经完全学会了。包括心法要诀,他也全部背得滚瓜烂熟,运用得非常自如了。
谁教他的呢?


杨韧明白了,罗素娟为什么“为难”昔与若,分明是让他有求于她,时时刻刻不离开他。
他看了一会儿,自己去练武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6-23 08:40
雷鸣之剑 其五 女儿心事谁能猜
“怎么你会忽然答应她呢?”昔与若与和甯一块洗衣服的时候问她。
“她为什么会强迫你呢?”和甯问昔与若。
“她不是已经不为难我了吗?”昔与若问和甯,“那天我不是和你说了吗?”
“她为什么又不想为难你了呢?”和甯问昔与若。


“那是她自己的事。”昔与若说,“这种女人,心思和树上的松鼠似的,一会儿窜到这棵树上。过了一阵子,看那棵树有意思,就又窜到了那棵树上。”
“她的注意可够滑的。”和甯不动声色:“可是我觉得有的人的心思好象地里的小老鼠似的,总是不停的在心里打洞。”


“你好象话里有话啊。”昔与若说。
“那是有的人心里有鬼。”和甯自言自语,“也不知道我走了以后,有什么人在人家女孩子的闺阁里,和女孩子打情骂俏乐不思蜀呢?”
“你可别指桑说别的啊。”昔与若说。
“我看哪,”和甯说,“你想啊,用甄氏剑法吧,又不使剑,只用手,那不是故意有别的目的吗?甄氏剑法没有剑自然很容易身体接触了。使暗器用扣子啊、围棋子之类的,我觉得好象有别的目的吧。”
她的话酸溜溜的。
昔与若吃了一惊,“谁告诉你的?”
“那还用谁说啊,”和甯看昔与若,“有的人早在角落里了。看不惯了才走出来的。你们做的好事,就以为没有人不知道了吗?”


昔与若脸顿时红了,捂她的嘴。
和甯不说了,看他,扑哧一声笑了。


“你笑什么?”昔与若说。
“笑什么?”和甯说:“你那么在意吗?有潭州太守千金青眼有加,你会在意我?一个乡下小丫头。”
昔与若呆住了,他还在犹豫,还有几分惬意,可是和甯已经要把这种感觉扼杀在摇篮里了。


他又思索了好一会儿。
“怎么,想人家了?”和甯故意刺激他。
“我不会去找她的。”昔与若说。
“那人家找你呢?”和甯怎么也不放心。
“你想让我发毒誓啊?”昔与若没想到和甯那么有心眼。
“我自然没有办法为难你啊。”和甯说:“腿长在你的身上。”
“那我以后和你时刻不离。”昔与若说,“到哪里和你说一下,行了吧。”
和甯这才不说什么,和他一同继续洗衣服。


他们洗完衣服,便一同去爬山了。和甯在山上采了不少草药,有的是昔与若认识的,有的是昔与若不认识的。
他们到了山上悬崖边的时候,和甯忽然说要采下面的凤蕊草。
凤蕊草?昔与若听过,那是一种六个叶子的草。那不是枫叶,枫叶只有五个角。据说这种草可以解百毒,也可以洗去淤伤。
昔与若问和甯,为什么要采这种草啊。
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和甯说。


昔与若还在惊讶,和甯已经把绳子给了昔与若,让他帮忙拉好了。
系在树上好了,昔与若说。
那也好,和甯把绳子给他。他把绳子系在一株柞树上。


昔与若还没有把绳子的结拉好,和甯却已经下到了悬崖里了。
“你下去那么急啊?”昔与若说。
“你看好绳子,别让鸟兽惊扰我。”和甯的声音很大。
昔与若拉着绳子,一边注意周围。


平时这林子里鸟并不多,忽然之间,来了几只兀鹰,居然要啄断这根绳子。
昔与若见兀鹰来了,忽然记起来自己身上有几把梭子,便呼的一下全甩出去了。
兀鹰死了两只,余下的几只负伤逃跑了。
昔与若学会了罗素娟扔棋子的技术,他领悟得很快。


过了一会儿,罗素娟上来了。她采了半筐子凤盏草。这些凤盏草一团一团,非常茂密。
昔与若匆忙拽她上来。


担心我有事,和甯问他。
当然担心了,昔与若说。
说的时候,从悬崖旁边忽然爬过来一只硕大的蜈蚣,比平时见的蜈蚣大了许多。
昔与若见虫子有点怕,无处躲闪,居然躲到了和甯的怀里。


和甯踢起一块石头,那只蜈蚣很快到悬崖底下死了。
昔与若却如此之怕,在和甯怀里躲了半天。


两个人出来已经好半天了,山高林密。两个人的功夫底子也不浅了,可是下山的路太长。幸好山上柴火多,他们很容易生火。只不过山大,风也大。
和甯烤了一只野兔。
这只野兔是昔与若打的。
和甯拾柴火和野果,两个人分了工。


野兔的味道很不错。昔与若挺喜欢,他没有想到,和甯的技术那么高。
和甯说怎么不比你大两岁。
昔与若说你就得意好了。
不是我得意,和甯说;实在是你太年轻了。


昔与若到山上一个石潭洗了洗那些野果,那些野果倒是挺水灵的,看上去那么招人喜欢。
和甯等了好半天,他才回来。
“你怎么洗那么久啊?”和甯有点幽怨。
“你还怕罗素娟现在出现啊。”昔与若故意刺激她,白天让她为难苦了。
“她要是现在出现啊,她就是狐鬼了。你喜欢和狐狸精在一起啊?”和甯不急,反而讽刺昔与若。
“你真是,”昔与若去扑打和甯。
“为了你的心上人,打起你的恩人了。”和甯一边闪开,一边嘲笑他。


昔与若手停住了,悬在空中。
和甯却好笑。
昔与若依偎她怀里,求和甯别再说什么了。
和甯依了他,把他拥得很紧。
昔与若几乎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他忽然有点汹涌澎湃的感觉。
和甯却没有退却的意思。显得那么顺从,那么温柔。


次日。
早上。
阳光是那么轻柔,就如同是三月的风似的。
昔与若先醒来,看和甯,她的眼神是那么微笑,而她的嘴唇,又是那么可爱。
他有点儿惊讶了;他们昨天做了什么啊,好象没有发生过,可是又实实在在的,他的胸口,还有那么温暖的情意。
和甯也醒来了,她看昔与若;他似乎是那么年轻,那么善意。


凤蕊草少了点,也许是看走眼了。
“也许是鸟叨走了。”和甯说。
“会不会是昨天的兀鹰呢?”昔与若倒是有了一些线索。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6-24 23:04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六 凶刀利刃不为武
和甯很在意凤蕊草少了很多的事情。她说等到下午再下山。
有没有搞错啊,昔与若说,我们需要这么多名字漂亮的草吗?
不是的,和甯说;我们需要的是实用,不是徒有其名。可是凤蕊草是既有其名又有其实的。
她有什么用,昔与若想不出来。
用处大了,和甯说;你也许想象不出来。
她执意要再下悬崖,昔与若也没办法。好多时候,人们是可以容忍另一个人一两次的执意的,当然不是经常的。


和甯采了足足三筐凤蕊草。运气还算好,没有兀鹰、也没有蜈蚣,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人们往往遇到阴雨就不敢相信阳光,什么人都会有这种反应。


和甯把采来的草药一一分开,该晒的晒、该撒盐的撒盐,该加料的加料。
晒完了,加了盐了;她把凤蕊草和其他几种草药拌到了一起。
昔与若只是打下手,却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和甯说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昔与若只好照她的吩咐,一步一步,费了好半天功夫,才拌了一瓷盆混合的玩意儿。
和甯又注了酒。


等了三天。
和甯叫上昔与若,把那一瓷盆玩意儿端上。她让昔与若带上那一件衣裳。
昔与若和她来到了溪边,她把那一瓷盆玩意儿搁在溪边的岩石上。
她将罗素娟的衣服搁瓷盆里,又舀了些水。


端回去吧,和甯说。
泡一天,昔与若说。
不,只需要三个时辰。和甯说。


“三个时辰?”昔与若不太相信。
“三个时辰足够了。”和甯说:“如果泡的时间长了,也许这件衣服会褪色。”
“这件衣服是丝的。”昔与若说。
“我们的草药药性太强了。”和甯说。


他们在溪边等了三个时辰。
孔淋过来了,看他们守着一个瓷盆,问等什么呢。
等这个盆子会发芽呢,昔与若说。
说不定会生出一个瓷盆,孔淋说。
说不定会变成个金盆子呢,昔与若倒满是信心。他不觉得太阳有多毒辣。


时辰到了,和甯把衣服从瓷盆里拿了出来。又将衣服在水中舂了两下,衣服的墨迹居然消失了。
昔与若吃了一惊。
和甯和他又等了一会儿,那衣服即在风中晾干了。


“还不到一个月。”孔淋说。
“也许一个月后罗素娟就把这件事忘了。”昔与若说。
“她是不会忘掉的。”和甯不无讽刺的。
“那也未必,”孔淋说:“大户人家,会把一件衣裳放在心上吗?”
“只怕不是衣裳的事情。”和甯略有怨气的事情,“人家罗大小姐,当然不是糟蹋一件衣裳;人家要的是衣裳之外的东西。”
“你说什么啊,我都听糊涂了。“孔淋可不明白这些。
“她说什么,是鬼才知道。”随和甯到了罗素娟的屋里。


罗素娟在房中和红雨夫人切磋智魔心法。红雨夫人将智魔心法传授给了她,自然是希望她有所成就。
和甯敲了门,将洗干净的衣裳还给了罗素娟。
罗素娟看那衣服,平滑如玉,洁白如雪;似乎墨汁没有洒上去一样。
红雨问她怎么回事。
罗素娟说自己不小心把墨砚上的墨汁洒到了衣服上,本来是没有任何希望的;可是和甯和昔与若居然把墨汁洗去了。
这是你的父亲花了几十两的银子,买的上好的蚕丝为你做的么?红雨对这件衣服了如指掌。
罗素娟点头说是。


红雨问和甯,她用什么办法。
和甯说是风蕊草,那种草可以清洗人的淤伤,也可以洗净肠胃。昔与若叫她略微改了一下方子。
怎么有我了。昔与若感觉很屈。
和甯和昔与若很有一手,罗素娟做了点评。
红雨面色渐变,忽然拔下头上的一支玉钗,向和甯袭去。
和甯灵巧的闪开了,不费什么力气。
昔与若头稍稍左倾了一下,不偏不倚,那支钗居然插到了他发上。
他将钗拔下来,还给红雨。


红雨扯下帘子,向昔与若袭来。
昔与若闪开。
红雨向和甯袭去。和甯匆忙闪开,有点狼狈。红雨又扯下一幕。她同时舞动两幕帘子,向两个人同时进攻。和甯向昔与若示了一下眼色,两个人同时闪开。


红雨的帘子舞动越来越快。
两个人动作幅度越来越大。
和甯的动作好象快一些;昔与若的动作不快,也不大,可是似乎优美一些。
红雨的帘子舞得也是越来越刁,让罗素娟眼花缭乱。
昔与若勉强还可以支住,只不过汗比较多。


红雨忽然停下来了。
送剑,她的声音很冷。
她的两名使女立即解下所佩的剑,送给和甯和昔与若。
昔与若接过,红雨即刻又舞动起帘子,她的速度越来越快,如翻江倒海似的。若银蛇飞舞,昔与若想用剑斩,可是断不了。红雨的舞帘子功夫太高了,她可以让柔弱的帘子刹那间变得坚硬无比。昔与若有时闪、有时攻,可最后还是让红雨束在了两个帘子里。
和甯甚至还不如昔与若,她平时功夫好象比昔与若高,可是她相持了仅仅六七十回合。


红雨让昔与若斩帘子。
昔与若试了一下,十分容易。他甚至手就可以撕开。
你用内力了,他猜想。
没有,红雨说。


她问昔与若,他的武艺是谁教的。
昔与若说是和甯教的。
红雨告诉他们,说他们的功夫和甄氏剑法是偏道而行的。不过她还是很喜欢。他们现在、将来也不可能会有人面授他们甄氏剑法,不过他们自己练了也好。不过,昔与若的功夫好象是另一条路子的,但是,有点散乱。
昔与若不明白,他学的是和甯教的啊。
和甯也纳闷,她练的就是甄氏剑法啊,没有人教,她在招式上自做了一点点主张,不是很多。


红雨传给了他们自己所练的剑法,这是她做姑娘的时候自己悟的。模仿猴子、猿猴、松鼠、蛇和田鼠的动作而成的五禽剑法,她已经传授给罗素娟了,现在她传授给他们。当然,她只演示一遍,把剑谱给他们。师傅引进门,修行靠个人,就这么回事。
她给他们的两把剑,一把是雪峰剑、一把是武陵剑,都是她所舍不得的宝剑。不过她是很大方的,只要她喜欢的弟子,她是什么都舍得的。
然而她居然只舍得授一次功夫,还只演示一遍,这不是故意耍人么?
女人啊,谜太多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6-26 12:42
哪个斑竹做点好事,把多余的帖子给删了啊




----------------------------------------------
麓山派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0586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