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49743个阅读者,63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15 17:01
[em11][em11][em11][em11][em11][em11][em11][em11][em11][em11][em11][em11][em11][em12][em12][em12][em12][em12][em12][em12][em12][em12][em12][em12][em12][em12][em25][em25][em25][em25][em25][em25][em25][em25][em25][em25][em25][em25][em25]
正文 雷鸣之剑 其五十九 灾难重重复重重
“胡闹。”卢善英觉得这么多词十分刺耳。
“不错,胡闹。”昔与若说:“在我想来你们就是这样的。为了一些事情,太过值着、太过疯狂了。你们没有想过比感情更重要的事情。”
“那你在想什么?”卢善英问。
“我想的事情不会告诉你的。”昔与若说:“虽然你把你心里的想法告诉了我,可是我并不想知道。”


“你比我想象中的骄傲许多。”卢善英说。
“你随便说什么好了。”昔与若说:“你应该忙你应该忙的事情了。”
“后会有期。”卢善英说完就走了。


昔与若和和甯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和甯默默的看昔与若,象是受了巨大的劫难似的。
他们并不怕卢善英,怕的是卢善英会带什么兵士来。他们现在还是在巨大的危机之中;如果有太多的兵士过来,他们自然是无法抵御的。


“你说他还会过来吗?”和甯问昔与若。
“说不清。”昔与若说:“估计他也不会再来了吧。
“我去做饭了。”和甯起身。
她还没有转过身,忽然发现了一条小蛇,正向昔与若爬了过去。
那蛇很小,可是扁头的。
她抓了头发上的一把飞镖,飞袭蛇。


蛇咬了昔与若一口,仓皇逃窜。
和甯的飞镖速度也很快。
蛇毙了命。


昔与若的大腿,顷刻间发了青。
和甯看他的前腿上,只不过是指甲盖的伤口,可一下子,周身疼痛。
她拼命的吸食,将毒汁吸了出来。
昔与若本来没有任何感觉,他看见地上的蛇,自己腿上的青,一下子全明白了。
和甯吸食了昔与若的蛇毒,还没有来得及吐出来,就一下子晕了过去。
他急忙用智魔心法,将自己身上的余毒逼出。


腿的颜色恢复了平时。
可是他的手上,却忽然生了很多小疙瘩。
他立即运动,将那小蛇爬过的、手上的余毒也飞快的逼了出来。
他做完这些,已顾不上耗什么功力了;运用内力,帮助和甯逼出余毒。


他的内力已经上升了许多,不用内力,逼出和甯余毒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不过,和甯功力也不差,她也很快醒了过来。
她很快恢复过来,武功没有什么损失。
这是一条很毒的蛇。虽然不大,可以足以致命。


为了清洗淤毒和余毒,他们必须离开这里。
和甯找了屋子的主人,预付了一年的房租,请她不要动屋子里的陈设,定时喂他们的牛和马。
房东应了,她是一个很善良的妇女。


昔与若和和甯很快就到了附近的九疑山。
九疑山很高,有万仞。
他们将马随便拴了个地方,就找了个洞穴,运用轻功,在深山之中,找了个池子,互相清洗。
自然,在这荒山之中,两人只能云雨。
也只有这样,他们才可以将自己的忧伤和痛苦完全的扫尽。
没有什么未来。


那日,他们的山边的水池里洗浴的时候,忽然来了许多蛇。
他们清洗淤伤已经结束。


那池边,如同是夜里忽生的青草一样,很快就窜出了上千个扁形的蛇头。
那蛇都不大,都有蜿蜒的身子。
那上千个扁形的蛇头后面,还有上千个扁形的蛇头。


昔与若和和甯,此时还在水中赤着身。
他们的衣服、宝剑,都还在岸上。
而昔与若身上的伤,自然未痊愈。


“不会就是我杀的那条蛇吧?”和甯忽然有点惊慌起来。
“也许吧。”昔与若说:“你杀的蛇和这些蛇的样子完全一样啊。”
“可是。”和甯说,“蛇怎么会这么厉害呢?我只杀了一条蛇,它们怎么找过来了?”
“我也不知道。”昔与若说,“可是我觉得,这些蛇好象有灵性。”


“难道是我们在那个溶洞里遇到的蛇一样。”和甯觉得异常恐怖。
“说不准啊。”昔与若说,“我怎么记得那里的蛇都是大蛇呢?”
“大蛇和小蛇一样。”和甯说,“你想呢,说不定那些蛇都吃了那个前人的丹药呢。”
“真是见了鬼了。”昔与若说:“我们怎么和蛇这么有缘啊。不会一直有缘下去吧。”
“谁知道呢。”和甯几乎不知所措了。
[em05][em04][em09][em11][em12][em25][em21][em22]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15 17:47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六十 纷繁苦难何终时
他们吓呆了。
说时快,那几千条蛇象是学会闪电战似的;一齐疯狂的咬了过来。
两个人急忙携手,用轻功跃上了大树。
那高高的树枝,与那些蛇遥遥相对。


群蛇却是如已经知道如何做似的,有的开始爬树,有的开始咬他们的衣服和宝剑。
顷刻间,他们的衣服已经被蛇吞噬完毕了。
他们的宝剑太硬了,蛇没有任何办法。
尤其是雷鸣之剑,咬了雷鸣之剑的几条蛇都毙命了。
他们几乎是手无寸铁。
幸好他们头上还有些钢针,或是杈子和飞梭之类的东西。


有四条蛇已经先爬了上来。
昔与若先飞了一根树枝,将一条蛇毙命。
他的内力没有受任何的影响,那没有任何刃的树枝,由于他的内力而一下子变得威力无穷。


和甯也学会了这招。
她连用树枝整死了好几条蛇。


先爬上来十几条蛇,没有一条活命的。
她的内力其实和昔与若的差距没有她自己想象的那么大。


蛇不爬了。
凡是爬到树上的蛇,没有一条活命的。
蛇爬下树来,开始咬树。


几千条蛇咬树,那是多么壮观的景象啊。昔与若和和甯立即感觉到了,那几千条蛇如此之凶猛,什么都不顾及了
昔与若拽住和甯,两人立即换了一棵树。
群蛇又飞袭过来。


他们连换了好几株树,可是蛇也跑得很快。
他们可以用轻功,快一点回到人的世界。可现在的问题是,他们什么也没穿。还有,他们的至宝,雷鸣之剑,还在蛇群那里。
蛇太厉害了,中华民族就是以龙蛇为图腾的。


他们现在是赤身。
几乎所有的动物都可以看见他们了。
他们很喜欢庄重,可是现在似乎庄重不起来了。
他们即使回到人的世界,也马上会名扬天下,生不如死。


昔与若与和甯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
和甯默视昔与若。
他们只是在一棵树快倒掉的时候,才去换另一棵树。
可是那也不行,因为如果蛇把所有的树都咬倒了,他们也就葬身蛇腹了。


昔与若有点怕了。
他第一次这么绝望,
和甯没有绝望,她拥住昔与若。将他抱起。
昔与若想起了他们以前没有任何矛盾的时候,就是这么成为恋人的。
仅仅几年,人怎么会变这么多呢?
也许,他真的辜负了和甯。也许,他和和甯,两个人都有不对的地方。
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回忆的时间和空间了。


蛇一齐飞了过来。
有的蛇借着另外一些树的树枝做跳板,朝他们扑了过来。
蛇真是越来越聪明了啊。
他们可真的麻烦了。
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颜面啊,哪里顾得上什么雷鸣之剑啊,急忙向人的世界窜去。


忽然,无数飞镖在空中飞过。如雨点一般。那飞镖似乎毒性特别大,那几千上万条蛇,一下子全毙命了。
那些蛇,几乎是在不设防的时候就全完蛋了。
一个飘长裙的女子,飘逸的用轻功跃下,给这两个落难者衣服。
随这个女子来的还有好几个女孩子,她们都拿了飞镖。


昔与若和和甯终于活过来了;雷鸣之剑,终于也没有失去。
昔与若急忙换上了新衣服。
没有男式的,换一件女式的也可以遮丑。


和甯替他整理了一下。


救下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罗素娟。那些随她而来的女孩子,也是甄子明的使女。
甄子明和江南武林诸人离开甄氏山庄后,甄子明即遇到了罗素娟。她一个人孤苦伶仃,似乎是一个很可怜的女孩子。夜宿店家的时候,所有的财物都被窃去了,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了。
甄子明救下了她。
她也和甄子明学了不少武术。


当然,蛇不是她布置的。
不过,现在救昔与若和和甯的却是她。
昔与若望着罗素娟,几乎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现在如此之落魄,竟和罗素娟一样,都是“天涯沦落人”了。
他有点忧伤,不知道下来的事情会怎么样了。
无论如何,终归是死里逃生了啊。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15 19:04
一直在关注着你的创作,只能说,你越写,文字的功底就越发的显现了出来,情节也越发曲折,如果坚持下去的话,这真的会是一部很优秀的长篇武侠。:)




----------------------------------------------
为谁青杏煮酒?为谁举杯邀月?
为谁梅子雨冷?为谁未饮先醉?
为一轮明月问酒或为一壶愁酒问月;
为枉过的悔而梦或为过往的梦而悔。
风过灯灭;帘动影摇。
烟波袅袅;长箫滴泪。
试问卷帘人:
可知黄花滋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16 17:32
恩~赞成!

真是娓娓道来,从容不迫啊~

加油!!!




----------------------------------------------
日月流水去,长江滚滚来。子在川上日:侍者如斯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17 23:23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六十一 人生何处是归途
昔与若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瘦瘦的;换了件女孩的衣服以后,自己好象清俊了几分。由于在许多树上跳来跳去,皮肤上也有了不少青痕,虽然他的皮肤也比较嫩,可由于久习武,倒韧劲十足,没有受更多的伤痕。
和甯就不如他了,他和昔与若一起窜来窜去,可是她的功夫不如他,内力也逊色一点,所以还是不免挂了一些口子,幸好口子不深,也没流多少血。


罗素娟备了草药,为和甯细心的敷上了。那草药效果还真是不错,和甯的血很快就止住了。


“真不好意思啊。”昔与若略带歉意的对罗素娟说:“如果不是你,我和和甯就完了。”
“也是赶巧。”罗素娟却没有什么嫉恨他的意思,“我和甄子明的几个徒弟在附近练武艺,看到许多蛇往这里集中,就赶来了。谁知道正好碰上你们。
本来我们可以快点救你们的,可是没有很多的毒镖,没有办法,只好让你们多等一会了。”
“如果你们急急忙忙赶来。”昔与若说,“或许也救不了我们。”
“那也不一定。”罗素娟说:“有我们在,你们多少好一点。”


两人说的时候,和甯已经收拾好了。她问昔与若,是不是该回去了。


“去哪里啊?”罗素娟问。
“回岳阳。”和甯说。
“回去有什么好啊。”罗素娟说:“岳阳是卢建伦的天下,你们在那里呆着也不是什么事啊。”
“那还不是你把我们给害的。”和甯说:“如果你和卢善英在一起了,我和若儿也不会遭人嫉了。”
“如果我们在一起了,今天谁来救你们啊?”罗素娟反击能力很强。
“如果你应了卢善英,或许若儿就不会被蛇咬,我们也不必到这里来。”和甯倒是一点也不知道知恩图报。
“是吗?”罗素娟冷眼嘲讽:“你是不是觉得你和昔与若没有我就很幸福?”
“是又如何?”和甯问。
“那又是谁让你们有今日武学之造诣?那又是谁让若儿欲生不得、欲死不能。”
“你也口口声声‘若儿’了?”和甯嘲笑:“也不知道某个人想方设法的把自己的心上人骗到家里,可是又没有办法让自己的父母接受他。既然喜欢人家,又何必害他呢?”


“你们不吵了好不好。”昔与若听不下去了。
“和我回岳阳。”和甯一把拽住了昔与若。
“还是和我一同拜甄子明为师吧。”罗素娟说,“他将自己创立的五虫剑法送给你们了,也显示了足够的诚意。至少,他不会和甄子闲一样心胸狭窄。”
“我们已经是甄子闲门下弟子了啊。”昔与若说,“如果改投别派,岂不是犯了江湖之大忌?”
“说的也是。”罗素娟说,“幸好他救我以后我还没有向他正式行拜师之仪。”
“行了也无所谓。”昔与若说,“反正江湖上知道的也不多。”
“那可未必。”罗素娟说:“有些事情江湖上的人想知道就知道了。”
“那未必。”和甯说:“天底下未解开的谜团太多了。”
“你说的只是一方面。”罗素娟说,“有些事情是留不住的。”
“那说不准。”和甯说:“你又知道多少事?”
“我知道的虽然不多。”罗素娟说:“可是我至少知道,知恩应该图报。”


她的话很有力,和甯不说话了。
昔与若好言好语劝了和甯,和罗素娟、还有甄子明的几个徒弟,一同去了甄子明的院子。
甄子明是个医生。他在山中开了个诊所,虽然说地方很偏,可是由于他的医术太高明了;很多疑难杂症,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所以尽管地方很偏,来他那里就医的人还是络绎不绝。他的诊所前面有三间,后院有十几间,有药庐、也有他十几个女弟子的练功及居住的地方。他的门派虽然不大,可是女弟子中医术和武艺非凡者,也不在少数。
当然,甄子明和甄子闲的甄氏山庄是没有办法比的。甄氏山庄太大了,有巨大的田产、有数以百计的弟子,他连甄氏山庄的零头都不够。


昔与若见过了甄子明。甄子明胡子很短、眉毛很浓,有几分儒生的气质。可是人还是不错的。他看昔与若,觉得非常满意,和他攀谈了一阵;又看了看他演练的五虫剑法,对他的领悟和进展十分欢喜,说自己没给错人。
当然,他没有提昔与若与和甯、罗素娟之间的事情。不过,他还是在话语之中,隐隐约约向昔与若暗示了,他希望昔与若和罗素娟在一起。昔与若没听出来,他毕竟有点年轻。


见过面后,甄子明给昔与若和和甯分开安排了两个房间,都是在后面的。昔与若的房间和罗素娟都在楼上,是紧挨着的。和甯的安排在了下面,也是单间,可是陈设简单多了。
昔与若也清楚,甄子明对自己和罗素娟和和甯都是优待了,他的女弟子都是两个或三个人一间屋的。即使是医术和武术在他看来不错的弟子,也没有这么开小灶过。之所以对他和罗素娟、和甯这么照顾,自然是有一些原因的。


他和罗素娟基本上还是天天来往,互相切磋一下五禽剑法和五虫剑法。虽然这些剑法他们还没有学透,可昔与若觉得,这两套剑法和自己心中想的剑法似乎更近一些。
他和罗素娟说了。


“你心目中的剑法究竟是什么样的?”罗素娟问昔与若。
“我也说不清。”昔与若说:“我觉得我在十年之内一定可以创立成功。”
“即使过十年,你也才二十五啊。”罗素娟说:“当然了,十年之内;江湖上会发生很多事情。可是,我还是觉得,你也最好对自己不要太自信。”
“也许你说的对。”昔与若说:“可是我还是想自己尽快创立自己的剑法。”
“别人的剑法还没有参捂透呢。”罗素娟说。
“这并不妨事。”昔与若成竹在胸。
[em11][em11][em11][em11][em11]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18 00:09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六十二 身体苦痛初有解
练了一段时间以后,昔与若的五虫剑法和五禽剑法已经远远超出了罗素娟和和甯的水平。虽然罗素娟不知道什么原因剑术上升得那么快;可是让甄子明不敢相信的是,昔与若的剑法上升得似乎更快。他的剑法好象有他独特的特点,在往一个地方流动。
在甄子明和昔与若比剑的时候,昔与若的剑好象总是有剑锋,虽然招势有待调整,可是大方向还是对的。甄子明感觉出来,他的剑法是有内涵的。


罗素娟虽然有点嫉妒,可是她什么也没说;她只不过是日夜不停的练剑。
昔与若有点担心她,怕她的身体熬不住。罗素娟却不在意,她觉得身体只会越来越好,不大可能会垮掉的。
和甯也只好练五虫剑法和五禽剑法,尽管她对甄氏剑法改进也有自己的剑法;可是毕竟不如五虫剑法和五禽剑法深厚。
昔与若和和甯一同练剑的时候,和和甯说起了剑法的事。他觉得自己将五禽剑法的猿部分改为苍蝇应该说是相当才错的;练的时间长了,他竟然觉得自己有创立剑法的天赋了。


“你也太自信了。”和甯不信。
“也许是我太自信了。”昔与若说。
“江湖险恶。”和甯说:“也不知道江湖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呢。我觉得在江湖呆久了没什么好事。”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昔与若打断了和甯的话:“可是你想过没有,我的伤还没有好啊。”
“说的也是。”和甯说。


“你是不是觉得我的伤会很快好啊。”昔与若说。
“也不是。”和甯说:“这几天我反反复复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好象在悬崖边上似的。”
“别这么担心啊。”昔与若说,“你不觉得人时时刻刻都是在悬崖边上么?吃饭有可能噎死,走路有可能摔死,喝水有可能呛死。甚至说句话得罪人也有可能被人砍死。人想要死,那简直太容易了。就如同一只蚂蚁一样。前朝兴衰废立,那要死多少人啊。就是在襄阳城中,又有多少人死了啊。”
“红霜不也那么快就仙逝了么?”和甯说。


“你怎么提起她呢?”昔与若说。
“为什么不提啊。”和甯说:“怎么说她也是喜欢你的一个女孩子;怎么说她也是为了你而仙逝的。”
“我知道。”昔与若说,“可是人已经去了;你为什么突然提及呢?”
“我觉得你还是把她记得最好。”和甯说:“不知道为什么,好象这几天她好象总是托我什么话;可能是关于你的。”
“什么叫可能啊。”昔与若说。
“可能就是说有一定的可能性啊。”和甯说。
“你越说越离谱了。”昔与若说,“我觉得你把剑练好才是正事。”
“未必。”和甯说,“若儿,我觉得你把自己的人生境界提高了,或许这对你的收获更大。你不觉得吗?很多女孩喜欢你,这是好事。可是也不是什么好事,你想想,你还小,将来主动追求你的女孩应该说还会有。你也许会成为一个大侠,你的成就不会在甄子闲之下。可是你也应该清楚,当你身边的女孩子越来越多的时候,你要学会取舍。”


“我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昔与若说。
“你现在还是比较安全的。”和甯说,“居于世外,也没有什么人可以知道我们的去处;也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
“未必。”昔与若说。
“也许是未必。”和甯说:“可是若儿,我觉得你还是远离罗素娟比较好。这样的女孩子,真的是不适合你的。”
“你说的也是。”昔与若说。
“你怎么只应啊。”和甯说:“无论她怎么对你好,都是有阴谋的啊。”
“我知道了。”昔与若有点烦了。
“我想出去走走。”和甯说:“陪我走走。”
“去哪?”昔与若显然有点不耐烦了。
“去山上。”和甯说。


昔与若没有办法,只好和和甯往山上走。甄子明的药庐、还有他的门派,都是在半山的。平时,昔与若、和甯、罗素娟以及甄子明的弟子,也都是在半山习武。
和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喜欢摘花瓣了;她喜欢把路上的野花都采了,把花瓣掰开,然后一瓣一瓣都揉碎。
“你虐待狂啊。”昔与若说。
“就是,那又怎样。”和甯说:“是不是我没有罗大小姐对你百依百顺、温柔可嘉啊。”
“当然不是了。”昔与若都受不了了,和甯也太多疑了。


他和和甯到了山腰的一处巨石边,巨石很大,大约可立百人。巨石边有些矮竹,也有不少灌木。这个地方离山顶已经不远了;不过没有路了,只有几株矮小的树木。
昔与若到巨石上,休息了一下。
和甯看巨石干净,索性躺了下来。


“你可小心了。”昔与若说,“现在天气凉快,躺在上面未必是什么好事。”
“那不一定。”和甯说:“女书上有一种说法,好象是在特别凉或者是干燥的什么地方,可以让你的身体不适消失。”
“是么?”昔与若问。
“是啊。”和甯说:“好象你身体的不适在什么特殊的环境下面可以好一部分。”
“仅仅一部分罢了。”昔与若说:“何况又是传说;更没有可信的地方了。”
“或许有用呢。”和甯说,“你不想试一试?”
“怎么试。”昔与若说:“你还没有给我找来方子呢。”
“这个我知道。”和甯说:“我回去多找点女书。”
“希望可以。“昔与若说,“或许甄子明的医术不错,他也知道这方面的事情呢。”
“那或许只是你想的。”和甯说:“在我看来,什么事情还是依靠自己比较好。依靠别人,未必是什么好事。即使别人为你办好了,也还是你自己办好的好。”

[em07][em07][em07][em07][em07][em07]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1 10:18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六十三 几番风雨几番情
“你说的不错。”昔与若承认和甯的话有理:“大部分事情还是自己解决好一些。可是事实上我们的能力还有非常有限的。”
“有限不假。”和甯说,“不过你想过没有,我们如果总是依靠别人的话,别人会小看你的。”
“我们需要别人,别人也需要我们啊。”昔与若说,“我们需要别人,别人也需要我们啊。”
“我总觉得我们求别人的时候多一些。”和甯说。


昔与若懒得和和甯争了,实在没什么意思。有时候两个人在一起平平和和的过日子未必会有什么气氛,可是争吵起来也没什么好处。
他随便掰了个理由,就先回去了;让和甯一个人在山顶上转。和甯也无心挽留,自己继续在山顶上闲转,


昔与若回到山下的屋子里,有两名女子在整理他的床铺。她们个子都一样,不太高;却都是很清秀的,衣着都是长裙,一个是浅蓝印花的,一个是浅紫印花的;她们上身的短衫是月季花纹的抹胸,有几分浪漫的情思。
昔与若没见过女孩子的抹胸,罗素娟也没有这么打扮过,和甯就更不必说了。襄阳和潭州城里的女孩抹胸的虽多,可是他对着罗素娟和和甯都已经够头疼了,哪里会想到注视周围的女孩子呢?今日忽见这两个女孩子,竟有几分惊艳之感。
这两个女孩子都是甄子明负责收拾庭院干净和清洗衣服的女子,甄子明对女弟子也有分工。虽然不是很细,但也是很明确的。
那两个女孩子看昔与若打量她们,并没有逃避,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反倒问昔与若,说他的上身破了,是不是补一下。
昔与若看袖子后面,衣服果然是挂烂了,有尺把长的口子,自己只顾和和甯争吵,居然浑然未觉。


好啊,昔与若说。
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帮昔与若脱下深衣,一边缝补一边注视他,
“你看什么?”在一边帮她引线的穿浅蓝印花长裙的女孩子问。
“昔少侠的衣服好象有点厚了。” 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如果用娟或者是丝绸做深衣,用剑或许自如一些,出剑也快些啊。”
“你说的是不错。” 穿浅蓝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可是昔少侠是不是愿意呢?”


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把衣服缝好了,帮昔与若穿上,又说了做新衣服的事。
昔与若有点欢喜,说那最好不过了;我还一直在为自己出剑不快而发愁呢。
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不难,她做衣服做得快,晚上就可以送过来。
昔与若说不信。
不信,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如果做不出来,我任凭处罚。
好啊,昔与若欣然接受。


他看了一阵子书,又琢磨了一会儿剑法。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的没错,他出剑速度好象和衣服是有点关系;如果衣服平滑或者是娟,那么他出剑的速度是会快许多。
和甯下山来找他了,在山上两个人虽有争执,可她还是希望不吵为好。虽然昔与若有好多地方令她不满意,可是她不想和昔与若有什么矛盾。
昔与若还在那里读书,见和甯来了,招呼她坐。


“怎么不见那位啊?”和甯觉得有点诧异。
“她练剑快练痴了。”昔与若说。
“精神可嘉啊。”和甯说。
“有点。”昔与若说:“不过我有种感觉,她的剑法好象和山峰似的,有点突兀之感。我觉得剑法还是如同流水好一些,水势要比山势大得多。”
“那罗素娟的剑法是山势还是水势啊?”和甯问。
“我也说不清。”昔与若说:“觉得她的剑法好象是模仿动物的。没有山海的气魄。”
“你太小看她了。”和甯说:“你总是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对别人的长处不够关注。”
“未必吧,”昔与若说。
“你放心。”和甯说:“女人的感觉是不会错的。”
“那人家怎么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呢?”昔与若问。
“那只是人家说的。”和甯说。


说话时候,有人叩门了。
昔与若开门,是那个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她带着一件浅紫的丝娟做成的深衣进来了。
“这么快就做好了?”昔与若几乎不敢相信。
“我以前在家里手工活很熟的。” 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
昔与若试了试,非常合身。握剑以后,感觉自如多了。虽然是丝帛衣服,可是也很厚实。剑藏于袖中,也没有藏不住的感觉。


“这是你让她做的?”和甯问。
“是啊。”昔与若说。
他问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哪里来的布料。
“这种料子甄师傅很多的。” 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只要和甄师傅说一声给谁做的,就可以用了。”
“还要告诉他啊。”和甯觉得太麻烦。
“不如你也做一件。”昔与若说。
“不了,”和甯说:“我还是喜欢麻布或者是棉的衣服,这样让我觉得自如些。”
“随你了。”昔与若说。


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又给昔与若系上腰带,昔与若试了一下,觉得很合身,问有没有长一点的。
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有,她准备了两条。
昔与若系上了那条长的,觉得不错。
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问他如何。
很不错,昔与若说,麻烦了。
没有什么,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完就出去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1 10:56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六十四 纷纷扰扰何时休
“那个女孩子很不错啊。”和甯说:“你看她的长裙,那么清新、那么飘逸,哪里象我,一个乡下的野丫头。”
“你不要作践自己了。”昔与若说:“其实我不觉得你有多老。你才十七八岁啊。”
“可是已经很粗俗了,没有女孩子应该有的妩媚,也不会女红,纯粹就是河东狮吼,甚至连罗素娟也不如,人家也在习剑,是不是?”和甯说。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昔与若说:“你总是喜欢为自己寻找被别人注视的理由,是不是打扰了别人的日常生活呢?”
“我打扰你了?”和甯问。


昔与若不和她争了,找了本书,自己看起来。
和甯不理会他,自己竟铺床先睡了。在甄子明的地方,好象还没有这种现象。
昔与若没奈何,看和甯睡熟了,犹豫了一下,没有换房间,和和甯睡在了一起。


清晨醒来,万象更新。昔与若平时都有倍加振奋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疲倦了。在早上习剑的时候,碰上运气的甄子明,他的内力和昔与若的智魔心法不一样,好象是舒缓一些。
昔与若看甄子明在石板上练了一会儿,似乎明白了什么。
甄子明收功,看昔与若半日不动弹,问他看出什么没有。


“你的心法好象只练了一半。”昔与若说。
“你说的不错。”甄子明说,“我的琼思心法也是需要阴阳调和的。”
“原来如此。“昔与若明白了,”如此说来,甄师傅还需要一个红颜知己。”
“红颜知己却是有。”甄子明说,“可是她的心思好象是在萧家郎心上。”
昔与若不大明白。


“一入侯门深似海啊。”甄子明说起了他早年的经历,其实当初,他也是一方才俊,有一位青梅竹马的女孩子。两个人十分相爱。可是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那个女孩子的父母却为她找了一个世家子弟。甄子明去见那个女孩,可是她觉得生活得非常安逸,没有心情和甄子明亡命天涯了。甄子明大受刺激,于是才痛下决心,开始习武。
“你后来没有见过她了吗?”昔与若问。
“见过。”甄子明说:“见她的时候是我下山的时候,她被土匪劫了,匪徒要阶他做压寨夫人。”
“那你救了她?”昔与若问。
“不。”甄子明说:“当初她绝情,我们之间就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如果我救了她,我就会杀不少人。虽然习武之人难免杀人,可是为了一个女人杀人,那也是很不应该的。那些匪徒也不是万恶之辈,好逸恶劳、水性杨花的人才是最不可谅解的。”
“你说的对。”昔与若说:“如果我们做的一件事会伤害太多无辜,我们不必做。”


“你能明白就好。”甄子明说:“这么多年来,我的弟子虽然非常知我的心意,有几位弟子做了我的知己;可是我已经没有任何对爱情的感觉了。”
“不错。”昔与若说,“甄师傅的女弟子都是很漂亮的。”
“一般了。”甄子明说,“如果你喜欢,和我说一声。”
“没有。”昔与若说,“我觉得你的心法却是不错。”
“你演示看看。”甄子明说。一般来说,武学达到一定的境界,是可以看了招式过后就可以过目不忘的。


昔与若试了一下,演练了一番,甄子明不住的点头。
“不错。”甄子明说:“你基本的已经学的可以。心法口诀我再传授给你,你就可以和罗素娟一起练了。”
“和她练?”昔与若有点吃惊。
“如果你喜欢。”甄子明说:“你也可以和我的任意一个女弟子练。”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昔与若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好象手不那么痒了、胸口也不那么痛了,腿也不那么痛了。”
“你明白什么了?”甄子明问。
“难道这就是治我莫名其妙病的良方?”昔与若忽然明白了什么。


“不是。”甄子明说。
“不是?”昔与若有点纳闷了,“甄师傅,你的这套心法明明对我的身体大有裨益啊。”
“那是你根本就没有什么病。”甄子明说。
“我明白了。”昔与若说,“你的意思是说,我身体的病痛是好事。”
“对了。”甄子明说,“你知道为什么只有你才可以得到雷鸣之剑吗?就是你吃了那几条蛇的肝胆肺,只有吃了这江湖中传说中奇蛇的肝胆肺的人,才和雷鸣之剑有缘分。因为你一个人吃了,所以雷鸣之剑和你有缘分。你也可以得到这把剑。”
“可是我的身体……”昔与若不明白了。
“虽然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谜团。”甄子明说:“可是你把我的心法练好以后,你的腿就可以痊愈,不会再痛了。”
“我怎么才可以全好呢?”昔与若问。


“我也不清楚。”甄子明说:“不过我觉得,你按我的心法练够六十年的话,一定会痊愈。”
“六十年?”昔与若几乎不敢相信:“那我不都老了。”
“时间就是这么长。”甄子明说:“可是你的功夫可以上升许多,甚至你自己都会觉得不可思议。”
“是吗?”昔与若觉得有点可疑。


“你不相信?”甄子明问昔与若。
“我相信。”昔与若说:“可是要六十年的话,时间真是有点太长了啊。而且我还年轻,我希望这个病症可以快点消失。”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1 11:34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六十五 山中溶洞奥秘多
“你的想法我可以理解。”甄子明说,“我也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你应该知道;有些事情,急了反而不好。”
“我相信。”昔与若说:“可是我觉得,既然是雷鸣之剑让我身体这么不舒服;那么,‘解铃还需系铃人’,我想自己的身体也是如此。”
“你说的不假。”甄子明说:“虽然你的年龄小,可是你的参捂能力很强。很多我都说不明白的事情,可是你却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其实这都是《道德经》里的。”昔与若说,“先秦圣人的话,却是真谛。”
“尽信书不如无书。”甄子明对昔与若却不是完全的欣赏。
昔与若不太明白。


“其实。”甄子明告诉昔与若:“只要你把琼思心法练好了,你也就会有不少的收获。”
“甄师傅说的不假。”昔与若说,“可是在此庄中,似乎不是地方。”
“你说的不错。”甄子明说:“在我庄上的后山小径十里处,有一个溶洞。那个洞很大,大得让你几乎无法想象。”
“江南的溶洞多。”昔与若说。
“溶洞多很好啊。”甄子明说,“我的功夫就是在溶洞中参捂出来的。”
“怪不得那么幽深呢。”昔与若明白了几分。


“你打算和谁练此心法?”在教会了昔与若心法口诀以后,甄子明问昔与若。
“我打算和和甯一起练。”昔与若说。
“那恐怕不太好。”甄子明说,“依她的性格,未必可以坐下来。”
“我们就是在一起练智魔心法的。”昔与若说。
“你是觉得很合适。”甄子明说。
“也许是吧。”昔与若说:“有时候人的习惯是很难改变的。”
“这样也好。”甄子明说。


他告诉了昔与若往那个溶洞所走的小路,便到药庐为求医的病人看病了。


昔与若回到自己的屋子,吃过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送来的粥和牛奶,便试了一下琼思心法,果然有一些收获。有种很特别的感觉。
他急忙找了罗素娟,问她学了琼思心法没有。


“学了。”罗素娟说,“可是那仅仅是心法罢了。”
“我知道。”昔与若说:“可是我有种感觉,好象这种心法和五虫剑法没有什么本质上联系。”
“那当然了。”罗素娟说,“心法和剑法分明是两回事,你怎么可以混为一谈呢?”
“我不是混为一谈。”昔与若说:“我是觉得,这套心法和剑法好象有什么别的联系。”
“怕了你了。”罗素娟说:“你找我不是为了说这些异想天开的话题吧。”


罗素娟拔了剑,准备继续练。
昔与若也拔了剑,想和罗素娟演练几招。


“你不会是我的对手的。”罗素娟说。
“未必。”昔与若说。
“那就来吧。”罗素娟说。


昔与若拔了雷鸣之剑,和罗素娟开始比武。他换了丝娟的衣服,出剑速度明显快了许多。这还不说,他的剑好象有了些变化。五禽剑法的苍蝇那一部分,他似乎用得很熟了。虽然是如苍蝇一样到处乱窜,可是似乎很机敏,让罗素娟无处施计。
罗素娟和他打了百十回合,两个人不分胜负。


“你的剑法怎么上升这么快?”罗素娟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
“不快啊。”昔与若说:“我的剑法和左纶的相比,还远远的不如她。”
“你才初出江湖啊。”罗素娟说。
“你是不是觉得我太急了。”昔与若说。
“有点吧。”罗素娟说:“我觉得你的剑法如此速度提升,一定会胜过她的。”
“只怕那时候会有更厉害的人。”昔与若说。
“听你的口气,”罗素娟说,“你是打算做天下第一吗?”


“当然不是。”昔与若说:“那不过是个虚名。”
“那你目的是什么?”罗素娟说。
“我还是希望自己可以保住自己。”昔与若说,“能够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你想做什么,难度是做一代大侠荆赫?”
“不是。”昔与若说:“虽然刺杀秦王很悲壮,也似乎有意义,可那太过于血腥。”


“你已经杀过人了。”罗素娟提醒昔与若,“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你说的对。”昔与若说,“可是有更多的方面,完全是不需要血腥的。”
“那需要什么?”罗素娟说:“道德吗?”
“也不是。”昔与若说。
“你一定有什么想法。”罗素娟说:“好好想,慢慢告诉我。”
“我也想不清楚了。”昔与若说。


他找了个理由,匆匆告别了罗素娟。虽然她对他很好,可也正如他心里觉得的,或许这是一个习惯性的问题吧。
他完全没有注意,罗素娟一直在跟踪他。她的轻功太高了,昔与若没有想到。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1 12:59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六十六 今日之日意如何
走过几间屋舍,昔与若来到了屋舍旁边的习武之处。和甯一个人在习剑。她练的是五虫剑法,似乎非常快,也非常急切。
昔与若过去,仔细看她练剑。
看昔与若来了,和甯停了下来。


“昔少侠也会来找我吗?”和甯冷嘲热讽。
“我怎么不会找你啊。”昔与若说。
“那是我从前没有发觉了?”和甯说。
“你没事喜欢错怪人。”昔与若说。
“我从来不会错怪人的。”和甯说。
“你不会错怪人。”昔与若冷笑,“因为你只会冤枉人,是吧。”
“不会。”和甯很温柔的说,“我也不会冤枉人。”
“你会屈打成招。”昔与若说。
“那也不会。”和甯说。
“那你会什么?”昔与若问。
“我只会错怪负心狼。”和甯恨恨的说。


“你仇恨心太重了。”昔与若说。
“不是我的仇恨心重。”和甯说:“是有的人花心太重。”
“是吗?”昔与若不觉得。
“怎么,我说错了?”和甯问。


“我不知道你对不对。”昔与若说:“可是我想约你做件事情,你看怎么样啊?”
“什么事?”和甯问。
“我想和你共同修炼琼思心法。”昔与若说。


“你怎么会想起我啊?”和甯觉得很诧异,“太让我意外了。”
“有什么意外?”昔与若问。
“我不是好几回都害了你么?”和甯说。
“那也许就是我没有好命吧。”昔与若说。
“未必吧。”和甯说:“其实你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不错。”昔与若不明白。


“你知道我们那天碰上的是什么蛇吗?”和甯问。
“什么蛇啊?”昔与若问。
“是鸣蛇。”和甯说:“这种蛇一旦一只被杀,就会倾族而动来复仇。”
“你意思是说。”昔与若明白了:“你是说我们遇上了百年一遇的蛇。”
“可以这么说。”和甯说。
“可是这又有什么好处呢?”昔与若说。
“那种蛇是喜欢吃衣服。”和甯说:“但是它们是不吃人的。”


“不吃人?”昔与若不信。
“不吃人。”和甯说:“这种蛇是几百年前一位高人养的。它们种群中一个被吃以后,剩下的所有的蛇会把害它们种群的人抓起来,然后戏弄那人。然后那人在不知觉之间,功夫就可以达到至高境界。”
“你怎么知道?”昔与若诧异了。
“很简单。”和甯说:“我翻了女书。”
“原来如此。”昔与若说:“难道那条小蛇也是闻了雷鸣之剑的味道。”
“难说。”和甯说:“剑哪有什么味道?”
“雷鸣之剑既是非凡之剑,”昔与若说:“那一定有很多我们意料不到的地方。”
“你说的不错。”和甯说:“可是我始终觉得,我们或许错过了什么。”
“事事难料。”昔与若说:“如果我们抓紧眼前的机会,或许这才是最重要的。”


“当然了。”和甯说:“可是你为什么练琼思心法呢?”
“当然是有利于我的身体啊。”昔与若说。
“那你教我好了。”和甯说。


昔与若给和甯演示了一下,又说了口诀。


“这个心法和智魔心法好象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和甯说。
“自然。”昔与若说:“你觉得怎么样啊?”
“非常好啊。”和甯说:“我觉得和风细雨,有一种轻柔似水、温馨如梦的感觉。”
“是吗?”昔与若也有这种感觉。


昔与若说了那个后山的溶洞,和甯觉得很不错。他们又重复问了一遍穿牵紫色长裙的女孩,找到了后山的路。路两边都是高高的樟树林,隐隐约约的,只有一条尺把宽的路。
“一定不会有外人知道。”昔与若说。
“当然了。”和甯说。


两人拨开草丛,开始往里走。
走过樟树林的时候,路宽阔点了,有不少碎石,也有一个凉亭;路的两边,都是高高的毛竹。


昔与若和和甯到那个凉亭,想歇一会儿。
已经有人在凉亭那里等他们了。
昔与若几乎不敢相信,罗素娟会那么安然,她独自在那里品茶,还有几分笑意。


“你怎么来了?”昔与若问。
“我怎么不可以来?”罗素娟问他。
“你当然可以来。”昔与若说:“可是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来这里呢?难道你跟踪我吗?”
“你觉得不应该吗?”罗素娟说。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1 13:26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六十七 三人行
“当然不应该。”昔与若说。
“自然了。”和甯说:“你不觉得我们两个人本来已经没有什么波澜了,可是有的人就喜欢不协调的画上一笔吗?”


“我喜欢。”罗素娟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反正我和那个人一样,什么也没有了,我看他还有什么脸面在江湖上混。”
“原来你早就想好了要挟我。”昔与若明白了,“你也太狠了。”
“不是我狠。”罗素娟说:“是有的人太不知道好歹了,喜欢山里的野花。”
“而且那野花还挨着臭水沟,连清溪都不靠近,是不是?和甯说。
“有自知之明最好。”罗素娟说。


“那我恐怕让你失望了。”昔与若说:“罗小姐,你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回哪里?”罗素娟问。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昔与若说:“有人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做人神共愤的事。”
“世界上没有神。”罗素娟说:“你熟读老子,是白读了么?”
“你很会说。”昔与若说:“可是说话多未必有好处。”


“算了。”和甯拽了昔与若的衣角,“不如随她了。多个人或许好一些。至少,她没意思了,自己也就走了。如果你越和她争的多,她越有兴致。”
“你说的不错。”昔与若说。
他和和甯接着往前走。前面的毛竹林越来越高,竹子也越来越密,越来越多。
昔与若没注意的时候,忽然有很多蚊子,铺天盖地的,象蜜蜂一样飞了过来,使劲盯咬他们。
昔与若吃了一惊,想挥剑,可是那蚊子太多了,怎么也打不走。
没有办法,他和和甯只好急忙往后退,退了几十丈,蚊子才没有追过来。


“说了你们走不远吧。”罗素娟暗自好笑。她走到蚊群中间,蚊子居然不咬她。


“你怎么这么厉害啊。”昔与若问。
“现在知道我的好处了。”罗素娟说,“本来呢,我也不打算帮你们,可是我太善良了。算了,还是帮帮你们吧。”
她拿了一个小瓶,瓶里有药,给昔与若和和甯身上抹了。


“我的身上好痒痒啊。”和甯说。
“就痒一会儿。”昔与若说:“过了一会儿就好了。”
“过一会儿就好了。”昔与若不太信,他和和甯坐下来等;过了半个时辰,身体好象不那么痒了,顿时也舒服很多。


三个人走到竹林中,蚊子飞了过来,可是没有盯他们。


“这是什么蚊子?”昔与若非常诧异:“为什么只追我们追那么远?”
“很简单啊。”罗素娟说:“因为那边长了一种草,有异味,可以熏死蚊子。”
“什么草?”昔与若问。
“我也不知道。”罗素娟说:“甄师傅用那种草治人病效果很好。”
“治什么病?”昔与若问。
“我也不知道。”罗素娟说。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昔与若说。
“你怎么什么都问。”罗素娟说。


三个人说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山涧的一个悬崖边,悬崖不是很宽,不过两三丈,可是山崖下很深,有数丈。
“这是天虎峡。”罗素娟说:“从来没有人下去过。”
“没有人?”昔与若诧异了:“连甄师傅也没有下去过吗?”
“没有。”罗素娟说:“你看这峭壁,和刀斧劈的一样,下面又那么深。甄师傅原先说他也想下去,让自己的弟子牵着绳子,可是下了一半,下面就有很难忍受的味道,他也只好上来了。”
“那么可怕。”昔与若说。
“是很可怕。”罗素娟说。


“可是我们跳过去不难啊。”和甯说。
“那当然是不难。”罗素娟说:“可是你们要小心,如果是早上和晚上,天虎峡附近有乌鸦会啄你们。”
“乌鸦大。”昔与若说。
“可是乌鸦毛很硬。”罗素娟说:“我原来试过,用飞镖扔不死它们。”
“这么可怕。”昔与若不敢想象了。


三个人跃过了天虎峡,难度不是很大,三个人的轻功都还是可以的。
昔与若跃的时候,顺便往下看了一眼,下面什么也没有,只是雾。
他没有敢停留,和罗素娟、和甯一同往前走。


走了一会,昔与若还没有见到什么溶洞。
“我们走了不止十里啊。”昔与若说。
“当然了。”罗素娟说:“十只是概数,你怎么什么都可以想当然呢?”
“天。”昔与若几乎晕了。


他们又走了几里,天渐渐黑了,可是那个甄子明说的溶洞,始终还没有影子。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4 07:48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六十八 梦想迢迢
“那还有多远啊?”昔与若问罗素娟。
“其实没多远了。”罗素娟说:“你们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前面有许多灌木,再前面就是一个小茶花林。你们走过茶花林,就到了一个类似鸡冠山的前面,就是那里了。”
“不远了。“和甯说。
“不远了。“罗素娟说:“你们快点去好了。我还有点事。”
“你不和我们一起去了?”昔与若觉得有点惊讶。
“我还有事。”罗素娟重复了一遍,转身走了。


和甯和昔与若相互看,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眼看罗素娟从悬崖那边过去了,两个人这才回过神来。
“我觉得她好象不太对劲。”和甯说。
“我觉得也是。”昔与若说:“可是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啊。她真有什么事也说不准啊。”
“你不觉得我们的崎岖和坎坷太多了吧。”和甯说:“世界上哪有那么好的人啊。如果她不是有所图的话。”
“你说的不假。”昔与若说:“可是太小心有的时候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情。你想想,你事事都小心,说不定还有什么别的事会害你呢。”
“你说的不错。”和甯说:“我是有点小心了。可是我的担心也是不无道理啊。”


“那我们怎么办?”昔与若问:“不向前走了吗?”
“只有先走了。”和甯说:“希望是好事。罗素娟也没有什么机关。”
“她应该没有进过那个洞。”昔与若说。
“你太想当然了。”和甯说。


两人走过了灌木丛和茶花林,很快到了一个状似鸡冠的小山前。
山不是很高,和甄子明周围的大山比起来,只能算是侏儒。在这个山的山脚下,可以明显看出周围的山高出这里一大截。
在山的半山腰有个小洞,可以很明显的看见。
通往那个小洞没有任何道路。
昔与若和和甯用轻功到了半山腰,那洞口只有半人高,是石头的。


昔与若愣了一下,和甯已经先进去了。
昔与若没有犹豫,也猫着腰进去了。
他们还不至于太过失望,洞口就有蜡烛,也有火把,似乎经常有人来这里。
两人举起火把,立即往前行。


洞不高,幸好可以让他们站立。
洞不宽,仅仅可以容他们一个人通过。
洞的两边石壁上都渗了水,摸上去滑溜溜的,真有一种摸泥鳅的感觉。
由于是在深山中,也有点寒气。越往里,也是越来越冷。这里和他们在襄阳所进的溶洞还不一样,那个溶洞并不是很冷。
昔与若和和甯没有牵手,洞实在是太窄了。


冷气越来越重,和甯禁不住打了个喷嚏。
昔与若没有找到任何水晶石,他们没有什么冷光。


和甯忽然尖叫起来,从前面飞过来了几百只蝙蝠;它们象是长了翅膀的老鼠一般,从空中盘旋而来,扫落了他们的火把,又疯狂的扫到了他们的脸上、身上、腿上。
蝙蝠飞得那么多,那么快,昔与若和他们还没有看清,火把已经熄灭了。
和甯杀了几个,可蝙蝠还有几十个。
昔与若连忙用雷鸣之剑,可堂堂的雷鸣之剑,也仅仅是斩杀了几只蝙蝠,后面还有很多。


蝙蝠是没有毒的。
那只是习惯上的看法,现在和甯的身上已经起了大大小小的很多的颗粒了。
昔与若连忙用针,可是又恐伤及和甯。


和甯用剑杀了不少,她使的是短剑;虽然短,可是有的时候还是有点用的。
昔与若的雷鸣之剑虽然威力大一些,可是后来的蝙蝠越来越多不说,还开始吸他的血了,他用琼思心法将蝙蝠震死了,可是蝙蝠还是飞了过来。


“有吸血蝙蝠了。”昔与若说。
“我也被吸了好几口血。”和甯也有点绝望;如果一个人的血吸干了,就如同干了的河床一样,消失是不可避免的了。
“用心法。”昔与若说。
“哦。”和甯应了。


和甯开始用智魔心法,她的心法还是可以的;很快,吸血蝙蝠就不吸她了,可是身上还有很多疙瘩。
前面的蝙蝠好象越来越多。


昔与若有点绝望了。
他已经杀了很多。
可是来的似乎更多。
虽然他不敢相信,可是这些蝙蝠就是吃错了药似的,飞的那么快。


和甯也杀得快没信心了。
不是吧,才找一个小山洞,人家都说了还那么苦,这不是纯粹恼人么?
当然,那些蝙蝠还都是训练有素的,动作很流畅‘也很圆滑。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4 08:31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六十九 十面埋伏
忽然,从黑暗深处飞过来一支飞镖,那飞镖如同是长了眼睛似的,射中了一只蝙蝠。也不知道为什么,余下的蝙蝠,居然如鸟兽一般散去了。


蝙蝠也飞走得太快了。
几乎是在一瞬间。
昔与若的琼思心法还没有收回来,他不敢强行收回,那是会伤害他的。
和甯几乎不敢相信这些。


罗素娟过来了。
她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过来的。


“是你?”昔与若有几分惊喜。
“我有点担心。”罗素娟说:“刚好听说这个溶洞也可以从山顶上下来,我就从山顶上的洞口用轻功下来了。”
“你以前来过这里?”昔与若问。
“来过。”罗素娟说:“甄师傅教授琼思心法,这里是最必要和最基本的修炼场所。甄师傅马上就要云游了,他想自己好好学医,所以这里暂时由我来打理。”
“那太好了。”昔与若说。


和甯的疙瘩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痒。
罗素娟找了一些小针,在她的身上扎了扎。
和甯的疙瘩下去了一点,可是不能完全下去。


“这恐怕只要花苑才可以医。”罗素娟想起来了。
“花苑是谁?”和甯问。
“你来了这么久不知道啊。”罗素娟说:“就是现在甄师傅最喜欢的女弟子。她是甄师傅所有女弟子中最美丽的,也是最聪明的。她的个子不高,可是很玲珑。你去找她,她慢慢教你些心法,很快就好了。”
“你不会?”和甯问。
“我不会。”罗素娟说。


“那你怎么只射杀一只蝙蝠呢?”和甯问。
“其实蝙蝠也是有头领的。”罗素娟说:“你听声音,翅膀震动最快的那个就是它们的头领。你把它射死了,所有的蝙蝠也就一哄而散了。”
“是吗?”和甯不信,“难道蝙蝠不是你蓄意放的。”


“不是。”罗素娟说。
“我不信。”和甯也很厉害。
“你的伤要紧。”罗素娟说,“我的针可以帮你一时的效果,可是你如果不快点找花苑,会影响你的武功的。”
“我不去。”和甯很厉害。
“为什么不去啊?”昔与若问和甯。
“我要你陪我去。”和甯说。
“我……”昔与若愣住了。


“就是你。”和甯说:“如果你还有点良心的话,你就和我去。”
“这有什么良心不良心啊。”罗素娟说:“昔与若是不可以陪你去了。花苑医你的时候,方圆一里之内是不能有男人的。”
“哪有这么邪门。”和甯说。
“有很多窍门你是不知道的。”罗素娟说的好象真的有那么回事似的。


“反正我就是不去。”和甯说。
“你还是快去吧。”昔与若说:“我也去不了。”
“万一有什么蚊子呢?”和甯问。
“没关系的。”罗素娟说:“你只要一次胜了它们,它们就没有机会了。”
“还有峡谷的乌鸦啊。”和甯说。


“不必担心。”罗素娟说:“已经有人在天虎峡附近接应你了。”
“你安排的?”和甯问。
“不是。”罗素娟说:“晚上甄师傅会安排弟子到天虎峡练功的,那个峡谷口那个时候虽然有乌鸦;可是弟子可以杀灭。”
“在谷口练功?”和甯不信。
“谷口可以练吐气方面的功力。”罗素娟说。
“原来如此。”和甯明白了。


她看看昔与若,没说一声就走了。
“你怎么这么急啊?”昔与若追了上去。
“我现在身上有疙瘩了。”和甯说:“你千万不要靠近我啊。”
“你说什么话。”昔与若说:“我是说你至少和我告别一下啊。”
“不必了。”和甯说:“抓紧时间要紧。”
“抓紧什么时间啊。”昔与若不明白。
“反正我还是快点好。”和甯说。
“那你快点去好了。”昔与若说:“我在溶洞里等你。”


和甯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又回来。
昔与若注视她。
她紧紧的拥住了昔与若。
昔与若觉得她好象用了很大的力,让他喘不过气来。


和甯与昔与若拥抱了许久,便走了。
昔与若只是注视她。
洞里没有什么灯光,可是由于罗素娟已经带来了火把。所以他们可以互相看得见。
和甯没再回头,她好象在那一阵子有一点很感慨的地方似的。
昔与若却觉得有种莫名的感觉。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4 09:09
正文 雷鸣之剑 其七十 洞中岁月
罗素娟在那里等他。
昔与若回过头,看见了她。
罗素娟似乎比和甯美艳了许多。她虽然那么刻骨的修炼武艺,可是身体却越来越丰腴了。


“你看什么呢?”罗素娟问昔与若。
“没有什么。”昔与若说。
“你还是去看看和甯吧。”罗素娟说:“安慰她几句。”
“不了。”昔与若说。
“为什么?”罗素娟问。
“说不清为什么。”昔与若说。
“那你可想好了。”罗素娟说。
“当然想好了。”昔与若说:“你们怎么了,都是怪怪的样子。”


他和罗素娟走了几里路,终于到了大厅。
大厅很大,长有三五丈,宽有两三丈,可以容下上千人。
大厅中央有一个石钟乳柱,连接上下,周围有很多石钟乳、石笋、石花。
大厅的石钟乳很漂亮,好象是精巧的工匠刻出来似的。


大厅里有很多红烛,它们在不停的燃烧。
大厅的一角,堆了不计其数的红烛。
在大厅的西北角,有一个很深邃的小洞。


“那个小洞就是出蝙蝠的地方。”罗素娟告诉昔与若。
“是吗?”昔与若说:“你们平时不怕吗?”
“不怕。”罗素娟说:“甄师傅使用的弟子都可以杀死蝙蝠。”
“原来这样啊。”昔与若说。
“是啊。”罗素娟说:“你和和甯来的时间晚,所以才会手足无措的。”
“我觉得也是。”昔与若说。


“我赶过去晚了。”罗素娟说。
“那有什么。”昔与若说:“如果不是你,我们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不会的。”罗素娟说:“其实这些蝙蝠是不会把人的血吸干的。它们最多只是吸你二十分之一的血。”
“那为什么吸我们的呢?”昔与若问。
“吸血蝙蝠可以满足它们某种生理需要吧。”罗素娟说。


“蝙蝠也很奇怪。”昔与若说。
“世界上奇怪和不测的事情太多了。”罗素娟说。
“你说的不假。”昔与若说。


大厅中央有个水池,在水池周围的岩石下面,好象是地下河,昔与若可以听见汩汩的水声。
在水池上,有一个很大的莲叶石。石头很白,也很冷。可以容下好几个人。
在莲叶石上,还有一些密密麻麻的符号,好象已经磨平不少。
在莲叶石下面,好象水声急促些。


“我们在石上练琼思心法的。”罗素娟告诉昔与若。
“那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昔与若问。
“那里很冷。”罗素娟说。
“很冷?”昔与若不信。
“你坐上去试试。”罗素娟说。


昔与若到上面试了试,果然十分冰凉。又坐了一会儿,觉得是在冰窖里似的,几乎不能动弹了。
他想下来,可也只好支撑着。
“练琼思心法。”罗素娟说。
昔与若连忙用琼思心法。


他的身体渐渐不冷了,可是周身上下好象有很多热气往外冒。
“我好象很难受。”昔与若说。
“很正常。”罗素娟说:“需要人帮助你。”
“谁?”昔与若问。
“你忘了。”罗素娟说:“琼思心法是讲究阴阳平衡的。”
“你快点吧。”昔与若真有点支不住了。
罗素娟看他痛苦,也跳到了那个莲叶上。


莲叶很大,足可以容下他们两个人,那是没有疑问的;问题是,他们修炼琼思心法是需要赤身裸体的。
昔与若虽然有点羞涩的感觉,可是他知道,如果不脱衣服,那是什么也修炼不成的。
罗素娟也没有什么好遮掩的,他们已经不是头一回的。


很快,他们水乳交融,达到了非常和谐的境界。


昔与若的琼思心法虽然练得晚,可是他很得法,入门很快。
罗素娟的琼思心法还有点不如他,不过她练的时间长,就是比昔与若老练些。
昔与若和罗素娟没有行夫妻之礼。
智魔心法需要行夫妻之礼,可是琼思心法不需要。
昔与若和罗素娟尽管赤身,可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居然非常节制。


昔与若修炼的时候,是不需要吃多少东西的。
功夫达到一定的境界,两个人吃的都不多。
当然,罗素娟也会和昔与若吃一点东西;他们有时也要出去,上那个山顶透透气。
虽然琼思心法的有难度,可是昔与若和罗素娟齐心,所以他们似乎也不是很困难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4 09:36
正文 雷鸣之剑 其七十一 原来如此
已经三个月了。
昔与若的琼思心法已经练到一定境界了,好象甄子明说的还真对了,还是他和罗素娟练着最合适。
他觉得很惬意,罗素娟知道他的招势,他对她的招势也是有所理解。
罗素娟很少和他急,不象和甯,两个人好象从来就没有安静过。


和甯也一直没有来。
有一回修炼完琼思心法,昔与若和罗素娟说起了这事。
“这很正常啊。”罗素娟说:“花苑要为她根治,需要一年。到我们甄师傅的另一个僻静的地方。他的门下弟子有不少到那个山洞修行。”
“你说甄师傅的弟子不止药庐里的那些。”昔与若说。
“是啊。”罗素娟说,“他最喜欢和得意的弟子是不会昭示于世人的。”
“那和甯不是找不到花苑了?”昔与若有点担心。
“不会的。”罗素娟说:“花苑一般都在药庐。她也是唯一例外的弟子,可以自由出入两个地方。”


“甄师傅看来也是深不见底。”昔与若说。
“世界上深不见底的多了。”罗素娟说。
“确实。”昔与若说:“大部分事情我们都是意料不到的。”
“当然。”罗素娟说。


两个人慢慢的切磋,昔与若觉得自己的功夫上升得越来越快。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和罗素娟那么亲密的接触,他真担心自己抑制不住。
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男女之间,这再正常不过了。只不过我们很多人在那里叫嚣,有好多人,利用自己手中的工具,迷惑了不少人罢了。


昔与若在一个晚上终于突破了自己的防线。
那种感觉,是那么舒适,好象炎炎夏日爽风劲吹一般。


罗素娟没有拒绝。
昔与若和她之间,已经没有任何秘密。


尽管昔与若也想着和甯可以早点过来,可照现在的情况看来,她几乎是不会来了。
罗素娟似乎很快就有新的经验了,她也似乎更如水一般,让昔与若更舒服。
昔与若有种在水面的感觉,那么轻柔,他几乎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里了。
他觉得自己即使在鲜花丛中也没有这么爽的感觉。


有了一次,就有了二次。
有了三次,就会变得很经常。
虽然有点点愧疚的感觉,可是那太轻了。
昔与若觉得罗素娟如一艘大船,可以容纳他。


他只是一个小男人。
男人是需要理解、自由的。
和甯却没有办法给他这些。
和甯有的,罗素娟都有。
和甯没有的,罗素娟似乎做得也很好。


昔与若很多时候会低头沉思。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从一个旋涡掉到另一个旋涡里,他也想起自己在襄阳的日子,那一回自己刻骨铭心的经历,三军的雄威。


如果他一鼓作气,灭了前秦,那多好啊。
他忽然有了这种想法。
很快他又否定了自己,那自己不是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了。
他是不愿意杀人的。
他希望自己是个君子,君子成人之美,怎么可以挥剑砍人呢?


他也很快有了功名的愿望,如果是朝中有人,那也许也不错啊。
不过他想起了自己离开襄阳的经过,那个诏书似乎有点蹊跷。好象卢建伦还真的不错。


和罗素娟云雨之后,他说了自己的想法。
“那很正常啊。“罗素娟说:”你觉得自己应该有功名的话,我出去可以帮你。“
“让我投靠你的父亲?”昔与若说。
“是啊。”罗素娟说:“他就我一个女儿。你呢,功夫那么高,他一定会答应的。”


“他希望你嫁一个世家子弟。”昔与若说。
“我还嫁得出去吗?”罗素娟问昔与若。
昔与若不敢看她,他知道自己又中她的圈套了。
“怎么了?”罗素娟问昔与若。
“没什么。”昔与若看了看明艳艳的罗素娟,忽然想起了和甯的话。


他有点不太相信自己。


“其实我们应该多留一会儿。”罗素娟说,“若儿,可能你还不知道,这个洞中呆的时间越长,对你练功也就更有利。”
“你说不不假。”昔与若说:“可是我总觉得不舒服。就跟毛细血管里进了只虫子似的。”
“那没什么。”罗素娟说、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4 10:09
正文 雷鸣之剑 其七十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
“我们练功不会走什么歧路吧。”昔与若说。
“不会的。”罗素娟说:“其实我练的琼思心法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
“我们那样会不会影响前面练功啊。”昔与若说。
“不会的。”罗素娟说。


“你知道的不少啊。”昔与若说。
“因为我读的书不少啊。”罗素娟说。
“是吗?”昔与若说:“好象有人说什么‘尽信书不如无书’?”
“那也要看情况。”罗素娟说。


他们说了一会,就又开始修炼琼思心法了。


一会儿,那个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送饭来了。
有的内力是需要水果的;有的内力只需要五谷杂粮;可是有的内力,是一定需要荤腥的。
琼思心法当然属于后者。


昔与若和罗素娟还一丝不挂。
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送饭的时候看见他们了。
她没有犹豫,只是看。
以前的时候,她看见了,最多也就是送下饭,然后自己就走了。
今天很例外,她一直看他们练完。


“你怎么不走啊?”罗素娟觉得很诧异。
“甄师傅不让我走了。” 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他要去云游了。”
“那你们现在是不是归话苑节制。”罗素娟问。
“是啊。”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
“师傅说了什么吗?”罗素娟问。
“师傅什么也没说。” 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
“他留下什么没有?”罗素娟问。
“他留了一本星象的书。” 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
“还有你。”罗素娟说。
“是啊。”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


“不是吧。”昔与若觉得有点诧异。
“甄师傅经常出游的。” 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
昔与若看她落落大方,也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罗素娟和昔与若走下莲叶石,到了饭桌边。
“你吃了么?”罗素娟问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
“没有。”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
“一起吃吧。”昔与若说。
他和罗素娟经常都是一丝不挂吃饭的,为了修炼琼思心法,他们一直如此。
如今有了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他们也不例外。


“你叫什么名字?”昔与若问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
“我叫涤非。” 穿浅紫印花长裙的女孩子说。
“涤非,名字很好听啊。”昔与若说。
“一般了。”涤非说。


“其实涤非的功夫也是可以的。”罗素娟说:“你别看她的针线功夫可以,其实她飞的针很厉害。”
“真的?”昔与若有点诧异。
“不信我们可以试一试。”罗素娟说,“吃完饭我们到山上,她飞的针可以飞到松叶的针尖。”
“有点夸张了。”昔与若说。
“不夸张。”罗素娟说。


三个人吃完饭,到了溶洞的顶上。


顶上是山顶。
山顶有很多松树,都是不很高的松树。


对面有个山头,那个山头和这个山头不远。
昔与若飞了一个飞针,飞针飞到了对面山头的一棵松树上。
涤非也飞了一个飞针。


昔与若的飞针扎在了一片针叶的中间。
涤非的飞针扎在了针叶尖上。
她扎的飞针和昔与若的飞针是在一棵松树的一片针叶上。


昔与若吃惊了。
他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


“你内力很高吗?”昔与若问涤非。
“她有内力。”罗素娟说:“可是她的内力可能不到你的三分之一。”
昔与若和涤非对了对内力,确实,涤非的内力不怎么样。


几个人回到溶洞。
昔与若问涤非,问她怎么练的。
“没事就经常飞啊。”涤非不觉得诧异,“时间久了,所以我的飞针就练出来了。”
“熟能生巧啊。”昔与若说。
“你的飞针练了多久啊?”涤非问昔与若。
“没有练多久。”昔与若说:“只练了三四年吧。我练武艺的时间不长啊。”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4 10:40
正文 雷鸣之剑 其七十三 只缘身在此山中
“你的功夫很高啊。”涤非说:“怪不得甄师傅那么器重你呢。”
“他怎么器重我呢?”昔与若问。
“他说如果不出以外,他将让你出任新的掌门人。”涤非说:“本来我们都以为花苑是掌门人的。”
“掌门人有什么用呢?”昔与若问。
“你不喜欢做掌门人吗?”涤非说。


“当然了。”昔与若说。
“做掌门人多好。”涤非说。


“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昔与若说。
涤非看昔与若,昔与若那么从容,和他的年龄并不是很相仿。


吃过饭后,几个人一起修炼了琼思心法。
罗素娟到一边休息去了,涤非和昔与若一同修炼琼思心法;涤非的内力有点太逊色了。罗素娟担心她将来内力太差会吃亏,所以她希望昔与若可以帮帮她。
昔与若答应了。
涤非没有任何迟疑,可以提高自己的内力,那当然是好事啊。


昔与若也没有任何紧张的。
他在见红雨夫人的时候,就已经见了很多一丝不挂的红雨的丫鬟。
现在也没什么例外。
涤非好象比罗素娟更有成熟之美,她的内力虽然弱,可是琼思心法却不弱。


昔与若和涤非认认真真的修炼了一会儿。


涤非和他在修炼的时候,忽然内力不畅,昏过去了。
昔与若有点急,急忙把罗素娟叫出来了。
罗素娟跑了出来,看了看涤非的身体;忽然明白了。
她告诉昔与若,说涤非的身体好象有什么先天性的东西。


“那怎么办?”昔与若问。
“很简单啊。”罗素娟说:“你可以用智魔心法。”
“智魔心法。”昔与若说:“那我们不是要……”


“你怎么现在还顾及这些啊。”罗素娟说:“她现在有生命危险,你难道可以坐事不救吗?”
“你也可以用智魔心法啊。”昔与若说。
“我是女人啊。”罗素娟说。
“女人不可以女人吗?”昔与若说。
“阴阳需要调和的,”罗素娟说。
“可是……”昔与若还是有点担心。


“我不会忌讳的。”罗素娟说。
“不忌讳。”昔与若说。
“当然了。”罗素娟说:“你快点救啊。”
“你到一边啊。”昔与若说。
“我怎么可以走开呢?”罗素娟说,“你万一用错了什么招势呢?”
“不会的。”昔与若说。
“你不了解情况。”罗素娟说。
昔与若没有办法,只好用起了智魔心法。虽然他不想这样,可是有的事情都太突然了。


涤非默默的看昔与若,好象有种满意的神情。
昔与若觉得有点诧异。
他虽然觉得很不应该,也觉得自己有点……不过现在既然已经这样,他也只好继续下去了。
涤非的身体果然和和甯和罗素娟都不一样。她的身体成熟些,也许更加好办一些。


不过涤非没有任何经验。
她是一个很守贞洁的女孩子。


昔与若和涤非都很舒服。
尽管开始有点羞涩,可是后来两个人都是水乳交融。
涤非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虽然她的眼神有点什么,不过她还是很欢喜的。从生死簿上回来,她觉得自己感觉很美妙。


“你没有事吧。”昔与若问涤非。
“没有。”涤非说。


她想下去,可是不大可能。
她还是有点虚弱,不知道为了什么。
昔与若问了问涤非,说她喜欢吃什么。
我不吃什么,涤非说,只要是和你在一起就好了。
你说什么啊,昔与若觉得不太好;虽然他相信涤非是真心的,可是他忽然想起了红霜。


几天之后,涤非的病完全好了。
昔与若有点忐忑不安的感觉。
罗素娟却一点也不为难他。


罗素娟和涤非都泰然自若。
昔与若觉得有点担心,她们怎么会这么默契呢?
昔与若也觉得有点惊讶,好象涤非的病不是太严重似的。不过,她好象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懂不少。
当然,医他的时候,她是个处子。
这让昔与若觉得有点问题。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4 11:20
正文 雷鸣之剑 其七十四 重重人生
过了一段时间,昔与若忽然感觉出来了。罗素娟让他用智魔心法医涤非,是因为智魔心法和琼思心法有内在的联系。她感觉出来了,可是不好说出来;恰好涤非又有先天的病,也只有昔与若可以医好涤非,所以告诉了昔与若该怎么做。
当然,罗素娟确实不在乎昔与若会和谁在一起。不是她不嫉妒,而是她希望昔与若多练点功夫。


昔与若始终有一种感觉。
他那种感觉忽然深了。


那日,他和罗素娟一同习武,修炼许久,他觉得有点不舒服,就自己先休息了。
罗素娟不为难他,她和涤非一同习武。


昔与若到溶洞找了一个角落休息,那里有床,也有一些书卷。
昔与若休息了一会儿,觉得好了点。
过了一会儿,他觉得休息好了;想去习武,觉得没必要,便想随处找点书来看。


溶洞中没有什么书,只有一些石碑,那上面有一些武功的招势,他已经参透了。
他仔细翻了一下,在床铺下面,好象有一些纸张。
昔与若打开了,一张张看。


纸张上没有什么,只是一些奏本,是有人参他的密卷,这是草稿。
昔与若忽然想起来了,罗素娟的文笔不错。
他仔细看了一下,确认这些密卷,几乎全是罗素娟写的。


昔与若有点吃惊。
他忽然想起来来了,罗素娟说过他的,说他不主动、不推却、不负责。
他仔细看了看,确实是罗素娟写的。
还有一张,是另一个写的。是罗素娟和涤非之间的约定。罗素娟帮涤非医好她的疾病,而涤非的远亲帮罗素娟告倒昔与若。


昔与若一下子目瞪口呆了。


他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涤非已经进来了,她是约昔与若一同去吃饭的。
她叫了昔与若,昔与若没有答应;她就走近了。
昔与若没有说话。


“你怎么了?”涤非问昔与若。
“没什么。”昔与若把自己看的纸张给涤非看。
“原来是这个啊。”涤非不觉得惊慌:“你怎么现在才知道啊?”
“你怎么和罗素娟勾结的?”昔与若问。
“怎么是‘勾结’啊?”涤非说:“你连一个掌门人都不稀罕,怎么会稀罕一个将军呢?”
“不是因为这个。”昔与若说。


“你想知道我什么时候认识罗素娟,是么?”涤非说:“很早了。我们是闺中密友,世家之交。很早就认识了。她拜甄子闲,我拜甄子明。包括后来甄子明找罗素娟,都是我推荐的。”
“你不是甄子明的关门弟子?”昔与若问。
“不是。”涤非说:“由于先天的疾病,我的功夫不怎么样,内力也一般。”


“所以你就一直做衣服。”昔与若说。
“那也很好啊。”涤非说:“我是不在乎这些的。”
“是吗?”昔与若觉得有点说不出来的感觉。


“快走吧,一起去吃饭啊。”涤非催昔与若。
“我是想去。”昔与若说:“可是现在我没有任何心情。”
“你赌什么气啊。”涤非说:“其实罗素娟对你真的不错。”


“她也太诡计多端了啊。”昔与若说。
“那是你们有缘分。”涤非说:“你现在还想离开她吗?”
“我说不清。”昔与若说。
“你说不清的多了。”涤非安慰他:“你是不是想问,我的远亲在朝中做什么啊?还有,你是不是想知道罗素娟是不是准备蝙蝠了?”
“是啊。”昔与若说。
“太明显了。”涤非说:“她难道没有训练蝙蝠的本领么?”


“和甯怎么样了?”昔与若追问涤非。
“她没有事的。”涤非说:“花苑会医好她的。”
“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昔与若说:“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以为你可以逃得过罗素娟的手心么?”涤非问昔与若。
“我怎么胜不过她?”昔与若气愤至极。
“你自然胜不过。”涤非说:“她已经在你们吃的饭里下了一些叶子。”
“她下毒?”昔与若不敢相信。
“不是毒。”涤非说:“是有助于你们提高内力的。如果你不愿意和她在一起,日子久了,你的武功就会无法提高。你永远也胜不过她。”
“你们……”昔与若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当然无论如何也意料不到,和甯的担心居然是真的。有时候女孩子的敏感竟然是真的。
当然,涤非和罗素娟自然是非常喜欢他的。
他不敢往下想了,自己的未来会如何。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4 11:58
正文 雷鸣之剑 其七十五 覆水从来就难收
“快点去吃饭吧。”涤非催昔与若。
“我不想吃。”昔与若说。


“其实你何苦和自己生气呢。”涤非劝他,“你好好和罗素娟商量,她也许就可以消除你的紧箍咒呢。”
“可是饭是你做的。”昔与若说。
“是啊,是我做的。”涤非说:“可是那些叶子是她采的。”
“后来我们每天在一起的时候,就由你来采了。”昔与若说。


“当然了。”涤非说。
“你们太恶毒了。”昔与若说。
“那怪你。”涤非说:“谁让你玩罗素娟呢。她爱你那么深,可是你总是玩弄她。她也是没有办法啊。”
“可是……”昔与若说不出什么了。


“没有道理了吧。”涤非说:“如果你从今以后,始终和罗素娟在一起,过了十年,你的功力很快上升了,也许就不会依赖她了。”
“到那时已经晚了。”昔与若说。


“知道晚就好了。”涤非说:“我们对你都很好,你为什么三心二意呢?”
“我知道你们对我好。”昔与若想说什么,可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犹豫很久,还是和涤非一同去吃饭了。


罗素娟在看他。
她似乎明白了什么,涤非向她示了个眼色。


昔与若坐了下来,随随便便吃了点饭。
“怎么,不舒服啊?”罗素娟态度挺好的。
“托你的福,暂时没有事。”昔与若说:“还毒不死。”


“没有事的。”罗素娟说:“我们也是一样的吃。是为了提高你的内力。当然,需要经常吃。”
“如果我离开你,我的内力就没有办法提高了。是不是?”昔与若说。
“随你想好了。”罗素娟说。


“你害我这么苦。”昔与若说:“我怎么没有想法。”
“你随便想好了。”罗素娟不在意:“你现在就可以走啊。”
昔与若愤愤的看了罗素娟一眼,起身就打算走。


他还没有起身,罗素娟就已经拦住他了。
她速度很快。
昔与若几乎不敢相信了。
确实,罗素娟的功夫确实还是有一点的。


“你不是说不阻拦我么?”昔与若说。
“那是刚才说的。”罗素娟说:“现在我改变注意了,你说我 怎么办啊?”
“你不觉得自己不守信义么?”昔与若说。
“你难道就问心无愧?”罗素娟问昔与若。
“我问心无愧又如何。”昔与若说:“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应该为你所做的事情负责。”
“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你应该可以战胜我。”罗素娟说。


昔与若拔了自己的剑。
罗素娟也拔了自己的剑。


两个人一起对奕了一阵,昔与若的剑好象很快。由于他多日以来,自己的剑法有所改变;而罗素娟的剑法好象没有任何进步。
两个人的剑法共斗了百十回合,昔与若占了上风。
罗素娟的剑法好象很奇怪,看起来很好看,可是并不类于丝帛;而是如水似的,怎么也滑不破。


昔与若还是找到了罗素娟剑法的弱点,很快击落了罗素娟的剑。
罗素娟想也不想,就飞了一把飞镖。


昔与若闪开了。
“你太狠心了。”昔与若说。
“不是我狠心。”罗素娟说:“如果你敢离开我,我就敢做任何事情。”
“卢善英那么喜欢你。”昔与若说:“你完全可以和他在一起。”
“你很喜欢扯鸳鸯谱啊。”罗素娟说。


“是吗?”昔与若说,“我不觉得。”
“你想走也可以。”罗素娟说:“你小心了;我还有很多蝙蝠。”
“有多少?”昔与若问。
“不多,十万只吧。”罗素娟说。
“十万只。”昔与若几乎不敢相信,“那你怎么喂它们呢?”
“你的功夫还没有达到境界。“罗素娟说。


昔与若没有什么办法了。
他觉得自己好象是在悬崖边上,想找到岸,可没有任何希望。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4 12:59
正文 雷鸣之剑 其七十六 七月新风秋露早
昔与若现在是崩溃了。
崩溃是很自然的事情。
只要人追求完美主义和唯美主义;那么这个人的心中,就容易滋生一种失落感。莫名的、有名的、疾速而来的、或者是那种缓慢的,如同石钟乳一样缓慢生长的。


不仅昔与若,前秦的权臣孟祥龙也是如此。
他向前秦皇帝苻坚建议,说东晋一心对付李特的流民大影,首尾不暇;如果派上几万精兵,兵拔襄阳,那么东晋的长江防线就基本上破了。
苻坚对他的建议比较认同。
但是,朝廷中一些大臣一直觉得不该进攻东晋,东晋虽然积弱,可是还有实力。东晋的祖狄就是非常厉害的。现在祖狄虽然死了,可是前秦也不应该进攻东晋。
孟祥龙驳斥了那些大臣,他始终认为,汉人腐朽,尤其是东晋人,只知道沉迷于山水风光和酒色之中,必然是不堪一击的。苻坚听了孟祥龙的话,最终派了四万多人由他指挥。
孟祥龙得意洋洋的带了几万人进攻襄阳,还派了不少武林高手,他想刺杀了昔与若,那么这个襄阳也就不攻自破了。
不过,事实就那么奇怪,昔与若的功夫不怎么样,可是罗素娟的武艺那么高,那自然是他无法想象的。更让他无法想象的是,他的四万多人,死了一万,伤了一万。
逃回来的只有五千人。


按军法,孟祥龙是应该处斩的。
朝廷中的人,也有不少人希望处斩孟祥龙。
不过,苻坚在最危难的时候,孟祥龙的父亲曾经舍身相救,如果不是孟祥龙的父亲,苻坚也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在襄阳兵败之后,孟祥龙倒是老实了几天。几天之内,他既没有出去找妓女,也没有大摆招摇,派几十个人到郊外打猎。
苻坚压制了大臣的奏折,邀孟祥龙共同下棋。
孟祥龙战战兢兢的去了,可是苻坚只是和他下棋,没有说更多的东西。


孟祥龙连输五局。
苻坚大笑,问他是不是输糊涂了。


是小臣棋艺不精。孟祥龙太惭愧了。
苻坚点了点头,问孟祥龙,他的家父是不是还祭奠啊。
一月一回,孟祥龙说。


苻坚没有提襄阳之战,却是提起了祖狄,就是这个祖狄,区区几千人,就居然攻下了洛阳。
南人很厉害啊,孟祥龙知道苻坚的意思。
苻坚点点头,说江南是丰饶之地啊,昔日曹操二十五万大军,也没有打败五万人的周瑜。


南人的水兵厉害,孟祥龙说。
南人人才济济,苻坚说,可是我们前秦,多也是武夫,少有才杰之士。


孟祥龙终于明白了,苻坚对他还是器重的。他读了不少书,比起前秦的其他武将,他的才华还是惊人的。
苻坚问他读过《论语》没有。
孟祥龙说读过。
苻坚说他没有看过,让孟祥龙多给他讲讲《论语》》
孟祥龙额头满是汗,可是他好歹安了心。


孟祥龙回到府上以后,逸龙、逸虎、逸如云自然是非常高兴了。他们找到了江湖上传说的女侠,也是他们仰慕已久的英雄,她可以帮他们杀死江南的大侠,让朝廷有个巨大的惊喜,希望可以挽回面子。
孟祥龙问逸龙,说那位高手有什么嗜好。
没有什么嗜好,逸龙说,这位武侠是个女侠。
女侠好啊,孟祥龙说;女侠的功夫更精湛。
确实,逸龙说,左女侠纵横江湖有三十年之久。


孟祥龙给了逸龙千两黄金,请来了左纶。
左纶果然是厉害,逸龙仅在三十招内就输了。
孟祥龙问左纶有什么要求。
左纶说没有什么要求,将来有要求的话,她是会主动提出来的;不过不会是钱财方面的。
不是钱财,孟祥龙狐疑了,不过,他也不好深问。


左纶带领逸龙、逸虎、逸如云一同到了南方。左纶已经听人说过,说甄子闲的功夫几十年没有什么进步。所以,她就把第一个对手选在甄子闲。
当然,她没有选错,甄子闲的功夫确实不怎么样,她也可以很随便的扫平甄氏山庄。
不过昔与若忽然到了。昔与若的功夫不怎么样,可是他手里的雷鸣之剑,却是如此的厉害,真的让他难以相信。


左纶也受了伤。
她一无所获。
除了失败。


江湖中传说,江湖中的雷鸣之剑是比那三把剑比起来还邀厉害几十倍的剑,已经不再江湖不知道多少年了。
她没有见过雷鸣之剑。
她也不希望自己见到雷鸣之剑。
她想的是各个击破江南的武林,协助符坚一统天下;这样以来,她就可以名扬天下了。


可现在呢,她居然一点败在了一个十五岁的毛孩子。那个毛孩子,骨头还没有长起来呢。
尽管她很痛苦,可是也必须面对现实。




----------------------------------------------
麓山派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6479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