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0730个阅读者,63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4 14:24
鼓。加油,继续努力!




----------------------------------------------
移情,易性,衣行,依心。

英雄搏虎气,与我驿路逢。
赠尔龙泉剑,一落双雄鹰。
长驱紫燕驹,挟风破云溪。
银汉三千里,锦袍翻云旗。
知君湖湘士,烈马勒金堤。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7 11:53
这几天来看N回,还没更新

哎..................................




----------------------------------------------
日月流水去,长江滚滚来。子在川上日:侍者如斯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7 21:38
正文 雷鸣之剑 其七十七 面壁十年图破壁
有的时候,人生很多困惑是没有办法理解的。而你尽管想战胜自己的困境,可未必是能够走出的。有的是轮回,如“生老病死”,那是谁也无法摆脱的。有的是宿命,有那么多比你强的人,而你的实力仅仅只是中游;奇迹是很难出现的;尽管我们经常听得见很多奇闻或者是超人,但是这样的机率似乎并不是常见和经常发生的事情。即使是我们天天听说,也有可能是我们的世界太大了,正所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左纶并不指望自己会出现什么奇迹,她可以凭借奇迹战胜综合实力远远胜于自己的弟子,也不指望自己凭借奇迹实现武学的超越。可是让她无法相信的是,自己居然让一个小孩子把自己给超越了,而且是莫大的打击。


她的伤还是很重的。雷鸣之剑的威力远远超过她的预期,她原来以为三五天就会自然而愈,可是让她欲罢不能的是,那伤口居然有半个月也没有好。
逸龙、逸虎、逸如云也在积极的为左纶寻找解药,左纶的事就是他们的事,左纶的伤当然也是他们的伤,他们比左纶更急;如果没有左纶,他们的实力和影响也就大打了折扣。


四个人也一直在长安城里的小客栈,没有回孟祥龙的府第。
左纶不想回去,她一直想养好伤以后,然后快点杀了昔与若,夺了雷鸣之剑,也可以挽回自己的面子。
逸龙也主张还是先养好伤再从长计议,如果现在回去了,孟祥龙对他们小看了,自然也不会如以往那样奉若神明了。
逸虎的想法恰好相反,他觉得还是见一见孟祥龙好一点,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好歹给人家一个交代,如果是那样的话,也许还会有什么不期而遇的收获呢。他也看得出来,孟祥龙是一个不计较成败的人。
逸如云没有发表意见,他一直是一个比较沉默的人。


左纶等他们几个人说完了,始终没有说话。
她让逸龙再给她找一个医生。
逸龙没费多大劲,就找到了一个医生。那个医生从小就治好了自己母亲多年的积病,从此闻名乡里。
左纶请那位医生坐下。
那位医生看左纶,她好象是如天仙一般,皮肤如此细腻,言语如此轻柔,几乎是如仙女一样。在他看来,那就是天籁之音。


医生为左纶诊了脉,告诉左纶,说她的经脉已经全数发生裂变了。
左纶大吃一惊,她不敢相信自己会得这样的病,经脉发生裂变,那几乎是绝顶高手才有的绝技,难道昔与若就有吗?
很快,她又恢复了常态,她清楚,昔与若是没有那么高的武学成就的。答案可能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雷鸣之剑。雷鸣之剑的威力是无可言喻的。


医生说无法为左纶开药方。


“你是不会开吗?”逸龙问医生。
“不错。”医生告诉逸龙:“你们小姐的问题十分罕见,恐怕是凡医没有办法医治的。”
“你不是神医吗?”逸虎说。
“那也仅仅是别人的谣传。”医生很谦虚的说:“我的医术还是一般的。”


“先生享有盛誉。”左纶说:“一定是有什么妙方,只不过有难言之隐。”
医生先是摇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
逸龙和逸虎看了看,和逸如云一同出去了。


“需要什么药啊?”左纶着急的问医生。
“不需要什么医生。”医生说:“你可能是被江湖上失传很久的一把名剑所伤。”
“先生果然是高手。”左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就对了。”医生说:“你的伤口也不难治,只不过你的伤治疗问题很特殊。”
“请讲。”左纶说。
“你的脉象已经乱。”医生说:“需要秦岭山上的七只母猕猴的脑浆。”
“原来如此。”左纶大喜。
“猕猴居于深山,非常难捉。”医生说。
“先生不必担心。”左纶说:“我有几个关系极好的朋友,他们一定可以捉到。”
“还有一难。”医生说。
“请讲。”左纶说。
“那几只母猕猴必须在三日内抓到。”医生说。
“那也不难。”左纶说。
医生疑惑的看了看左纶,还是收了诊金,很快的消失在了驿站。


左纶立即叫了逸龙、逸虎,让他们赶快到秦岭山中抓七只母猕猴。
逸龙觉得不可思议,说没听说过母猴子的脑浆可以治病啊。
你不过是个凡人,左纶训斥他。


逸龙、逸虎倒也行动很快,仅仅一天,就将七只母猕猴抓过来了,放到了笼子里。
左纶命令逸龙将所有的母猕猴活宰了。
逸龙有点怕,他可没那么胆大。


“胆小鬼。”左纶骂了一句,自己下了床,取剑削了一只母猕猴的脑袋。
母猕猴的脑袋被削掉了,脑浆溢出。
逸龙几乎要晕过去了,可是左纶却将母猕猴的脑浆舔了个精光。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7 22:16
正文 雷鸣之剑 其七十八 天生女魔王
母猕猴的脑浆味道还是不错的。好象是有点椰子的味道,也似乎有点苦涩。
左纶很喜欢这种味道,一口气把七只母猕猴的脑浆都吃掉了。


“我总觉得不对劲。”逸龙始终有怀疑:“仅仅是吃母猕猴的脑浆,那个名医不该让我们走出去。”
“那有什么。”逸虎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哪里见过什么武林高手。”
“他既不是什么武林高手,哪里会知道是名剑所伤呢?”逸龙始终不相信。
“名医之所以为名医,自然是有道理的。”逸虎说:“只有广博,才可以称之为名医。”


两人争执时候,左纶却直叫头疼。
逸龙急忙扶她,左纶却推开他了。
逸虎看情况不对,急忙跑出去叫那个神医。
神医过来了,看了看地上的母猕猴,看了看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左纶,摇了摇头。


“怎么了?”逸虎问。
“没有什么。”神医说:“忍几天就好了。”
“几天?”逸虎一把抓住了神医:“你只是说几天,也没个确定的日期?是不是遥遥无期啊。”
“当然不是。”神医说:“她之所以忍受不了,只可以证明,就是那把剑是千年一遇的名剑,如此之剑,我也是想也没有办法想啊。”
“那你说……”逸龙问:“你猜的是百年一遇的宝剑?所以你就轻了剂量?”
“是的。”神医说:“不过现在看来,你们的小姐内力十分深厚,即使剂量不够,她也没有问题,可以很快痊愈了。”
“你刚刚说要几天,现在又说很快。”逸虎问神医:“你说话怎么自相矛盾啊?”
“我说的前后没有矛盾。”神医为自己辩解:“很快和几天并不矛盾。几天就是很快啊。”
“你还赶说。”逸虎举了剑:“如果我们小姐有事,你也活不了。”
“是吗?”神医并不在乎。


“放了他。”左纶命令他。
逸虎犹豫了一下,还是松了手。
神医笑了笑,先走了。
逸龙、逸虎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左纶在床上躺了五天,虽然头疼得厉害。可是慢慢的伤痕也好了许多。
逸龙看着左纶,时刻注视她,不敢离开半步。
左纶却不理会他。


五天之后,左纶的伤口好了。虽然她的武学还没有恢复到以前的水平,可是她觉得已经差不多了。
没有多少铜钱了,左纶犹豫了很久,还是和逸龙、逸虎一同回到了孟祥龙的府第。


孟祥龙见到了四人,他们的面色都有点颓唐,衣服也是皱皱巴巴的,好象是经历了一场饥荒似的。
他没有说什么,急忙设下家宴,请四位侠士一同吃饭。他还找来了几位舞女,让他们跳竹枝舞。
几位舞女是非常妩媚的,她们个个都是绝色;身姿曼妙,体态丰腴。
左纶默默的看几个舞女,几乎没有说话。
孟祥龙看她的神色不对,立即撤下了舞女,换上了几个健壮的美少年。
少年舞的是大禹治水的画面,那些少年是如此之轩昂;几乎让左纶看呆了。


宴会结束以后,孟祥龙没多问什么,请几位侠士好好的休息一下。
左纶和逸龙、逸虎、逸如云也很快下去了。
逸龙回到自己的居处后,立即睡着了。
逸虎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睡不着。


他只是在看外面的星光,那星星如此稀少,似乎只是往日的三分之一。
他看了半天,那星星越来越少了。


逸如云看他看星星,问他有什么好看的。


“我有种感觉。”逸虎说:“我始终觉得,星星是象征人的命运的。”
“那又如何?”逸如云问。
“你看,”逸虎说:“天上的星星是越来越少了,这说明了什么。会不会是我们的机率越来越少了?”
“你太敏感了。”逸如云说:“那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可是你却把他们扯到了一起。”


“不是乱扯。”逸虎说:“你考虑过没有,如果星象都不象这我们,我们会遭遇什么。”
“你担心什么?”逸如云说:“你觉得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威胁么?”
“他为什么会取得绝世奇剑。”逸虎说:“你难道不觉得吗?这难道不会是天意?或者说,这把宝剑会颠覆江湖呢?”
“你就会乱想。”逸如云说:“你考虑好了,他就一个小孩子;没什么了不起。”
“未必吧。”逸虎说:“他连左大侠都打败了。”
“那只是偶然。”逸如云说:“我们在襄阳城的时候,他还是依靠女人才侥幸逃生的。这一次又是一把奇剑,到了下一次,他未必就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那不是运气。”逸虎似乎觉得自己的感觉是非常对的。尽管他也不希望有这种感觉,可是这种感觉还是源源不断 的涌过来。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7 23:05
正文 雷鸣之剑 其七十九 兵不厌败
左纶在石屋里闭观了三十天。
符坚也气了三十天。
他派了七千兵马进攻羌人,本来是有极大的把握的;可是七千人没有一个活着回来;这难度不让他恼怒呢?
孟祥龙在上朝的时候,看符坚的神态始终不好,他也不敢再说什么。
符坚让大臣们想办法,怎么可以进攻羌人,可是那些大臣和武将,却想不出什么办法来。羌人太膘悍了,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前秦帝国虽然打过很多败仗,可是打败仗始终不是一件好事情。
符坚很希望可以打一场胜仗,挽回自己的面子,可是现在看起来还是有点难度。


左纶独自在石屋里闭观。
那是个很精致的石屋,是在屋子的一个僻静的角落。
在僻静角落的如厕处,有一个活栓,经过活栓,很容易可以进入下面的石屋。
石屋是一个深三丈的石洞,用的是大理石。
石屋里面有十间密室,每一间密室都有不同的暗器、不同的设施,可以帮助左纶修炼。
石屋里一间最大的屋子,那是一间最华丽的屋子。里面陈设有精妙的丝绸,花纹的檀床;有很多花艳的画面,还有很多春宫图。
这间屋子有很多精巧的饰物,让人有忘却人间烦恼的感觉。
屋子里有很多精美的铜镜,非常妩媚。
这间屋子里还有非常漂亮的透纱,几层幔帐,缥缥渺渺的,让人有在仙境的感觉。


这间屋子不是左纶用来修炼的屋子。
左纶只是在其他几间屋子修炼。
这间屋子天天都有仕女来打扫,她们打扫得很认真,而且几乎是一尘不染。
每天来两个仕女,也仅仅是这两个仕女来打扫;别的仕女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一间屋子。
其他的十间屋子,左纶自己打扫。尽管她不喜欢做这些,可是她还是一个月打扫一次自己的屋子。


孟祥龙很快问明白了逸龙、逸虎、逸如云失败的事情。
逸龙说了传说中的宝剑突然出现的事情,说左纶也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孟祥龙说既然是这样,你们已经尽力了,谋事在人,成事也在天啊。
逸龙说他们是有机会取胜的,只要不打雷。
真有那么神奇?孟祥龙不敢相信这些。
是的。逸龙说,有些事情是常理解释不通的。
话虽然说如此,孟祥龙说,可是这样的宝剑也许只是传说。
这是真的,逸龙说。
你们还是先休息一下吧,孟祥龙的言语里已经冷淡多了。


逸龙和逸虎、逸如云没有任何脾气,只好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似乎我们没有什么希望了。”逸虎说:“好象孟祥龙不再相信我们了。”
“不是不相信我们。”逸龙说:“他是不相信真有这样神奇的剑。”
“那是有可能。”逸虎说:“可是我们已经两次失败了。他还能够相信我们吗?”
“他不相信我们又相信谁?”逸龙说:“难道相信他自己,他只不过读了几本没用的夫子书,连孙子的书也没有读过啊。”
“你说的也是。”逸虎说:“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们是油锅上的蚂蚁。”
“你不必担心。”逸龙说:“你要相信,用不了三个月,孟祥龙是一定会主动找我们的。”


逸龙的猜测没有错。
一个月过后,孟祥龙找来了三人和左纶,请他们一同去观山。
孟祥龙带了三百家丁,自己骑在牛车上,默默的看外面曲江的风景。


曲江是长安外面的水榭,是一个很大的湖泊,有几千亩,有很长的河堤,也有一些亭台楼榭,不过都是西晋时代的,一直没有人修缮。
孟祥龙领几个人一同在一处西晋时代的小亭停了下来。亭子是双层的,上面的漆画已经很班驳了;还有一些凤凰,也非常黯然了。
亭子的尖好象是金颜色顶的,现在好象颜色已经暗了,圆顶已经削了一半了,不知道是谁削的。


孟祥龙请四位坐下。
他拿了五个非常好的钓竿,让侍女分给四个人。
四个人各自挑了一把,孟祥龙自己也挑了一把。


天气清清朗朗的,看起来气色不错。
孟祥龙坐了下来,他的钓竿好象很长,也好象很稳。
左纶的钓竿是五根鱼杆中最长的,她一下子把鱼杆抛到了几丈远的地方。
逸龙、逸虎、逸如云老老实实的拿鱼杆钓鱼。


左纶的鱼杆没有放鱼饵。
“左女侠,”孟祥龙问左纶:“你怎么不放鱼饵啊?”
“有些鱼,是用不着放鱼饵的。”左纶很不经意的说。
“你多长时间可以把鱼钓到啊?”孟祥龙问左纶。
“最多也就一个时辰。”左纶说。


她闭着眼睛开始修炼心法,孟祥龙拿着鱼杆,却目不转睛的注视她,象是在看一位美女。
仅仅半个时辰,左纶忽然跃了起来;甩起鱼杆,一条半尺长的大鱼已经上钩了。


“左女侠真是天才。”孟祥龙几乎不敢相信这些,“你如何不用鱼饵就钓到鱼呢?”
“很简单。”左纶说:“鱼就是犯践,越是没有鱼饵的鱼杆,鱼儿也就越感兴趣。
就象男人一样,越是危险的女人,就越是想靠近。所以,所有的男人都是很下贱的。”
“说的有理。”孟祥龙好象明白什么。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7 23:56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八十 江湖奇女惑君王
符坚已经三天没有上朝了。
他并没有宠幸什么美女,虽然他也是一个好色的人,可是连连受了重大的打击,他不想在温柔乡里寻找安慰。
符坚也没有见什么大臣,他似乎想一个人安静一下。
那派去七千人攻击羌人的是他最精锐的军队,那支军队从来没有打过败仗;曾经取得过十战十捷的大胜仗;为前秦帝国的建立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他躲在了御书房里读书。
当然,他是读不懂什么奇奥的书的,他读的不过是《搜神记》,连《山海经》也读不懂。
他只是一个粗人。
他读了许久,被书中描写的奇妙的世界所吸引了;汉人的文化是如此的璀璨,这是他不可想象的。


他现在是逍遥了。
侍从们急死了,一个该都在御书房外面,既不敢进去劝皇帝,又不敢言语议论什么。只好一个个板着脸,严防有刺客行凶。
符坚若是生气的时候,那些侍从自然成了他的出气筒;小命不丢就已经是大幸了;让他们活着就是天恩浩荡了。


直到第四天,符坚也还没有出来。
孟祥龙和一班朝臣已经等侯了三天。
尚书等不及了,到符坚的书房,请符坚上朝。
符坚让人传旨,说不见。
尚书在外面等,从上午等到中午。
符坚在里面读书,可尚书却总是在外面晃着,他是个挺丑的男人,蒜头鼻、凹眼圈;他的五冠也不是特别的协调,让人看着真觉得枯涩。


这人怎么这么烦啊,符坚挥挥手。
侍卫门知道符坚的意思,他挥挥手就是烦了。几个近身侍卫立即上前,劝说尚书。


尚书不肯走。
侍卫告诉他,说皇帝是不会见他的。
尚书说他有要事。
侍卫警告他,说他如果让皇帝不高兴的话,不说要事,就是天塌下来皇帝也是会要他的命的。
尚书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起身走了。


朝臣们见尚书灰头垢脸的回来了,也摇摇头,要各自散去了。
符坚是非常器重尚书的,以前一有什么难事,就听他的。现在连尚书也劝不动了,看来真是没有办法了。


皇后孤独氏也去了。
孤独氏是汉人的贵族女子。昔日符坚在民间流落的时候,就是因为孤独氏的帮助,她曾有恩于他,后来符坚当了皇帝,立即召她为皇后。
当然,孤独氏平常是不会计较符坚和其他女人之间的事情的。
不过,符坚还是很听孤独氏的话的。
孤独氏很快的去了。
符坚也叫人把她打发了出来。
所有的朝臣都惊讶了。
连皇后也劝不动,这回符坚有什么想法,估计就不会有谁再知道了。


孟祥龙派人送上了礼品。
他送的是母猕猴的脑浆,是逸龙采得的,味道非常好。
符坚没有吃,叫人送出去。


侍卫进来了,这回好象是一个很妩媚的侍卫,说这脑浆是不宜端的。
让你端就端,符坚说。
这种母猕猴的脑浆可以延年益寿,侍卫说;可以让人力大无穷。
真的吗?符坚不太信。
是的。侍卫说。
那好,符坚说,你喝完这碗脑浆,然后把外面一千金的石磨搬进来。


侍卫没有说什么,接过了脑浆,一下子喝了个精光。
符坚看侍卫,侍卫行过礼后,很快就出去了。
一会儿的功夫,侍卫很轻松的将一千斤的石磨单手举了进来。


符坚大吃一惊,问侍卫怎么举起来的。
因为喝了那碗脑浆,侍卫说。


既然如此,符坚说,你就把这个石磨分为两半吧。
侍卫没有犹豫,解下佩剑,将石磨平平整整的劈开两半。
符坚仔细看那个侍卫,侍卫好象非常清秀,头发也比一般的侍卫细腻些。


以前没有见过你,符坚说。
我是今天才来的,侍卫说。


既然是今天来的,符坚说,你就在屋子里,为我抓一只麻雀。
侍卫没有说什么,立即飞出去一支飞镖,飞镖飞了回来,一只肥大的麻雀回来了。


符坚目瞪口呆。
他所有的侍卫,哪里有这么厉害的角色啊。这个侍卫个子也不是很大,怎么会这么厉害呢?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8 01:58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八十一 天下奇女
“你既然能把这只鸟抓过来。”符坚对侍卫说:“你能不能把这只鸟的毛拔光呢?”
“不难。”侍卫说,声音很柔和。
“我说的是不用刀。”符坚说。
“就这一个条件吗?”侍卫显然是很自信的。
“是的。”符坚说。
侍卫将鸟放在案上,运了运内力;当侍卫的掌力劈出的时候,鸟的羽毛纷纷褪落。


符坚看的时候,鸟的羽毛已经全部脱落了。
一根也不剩。


“你到底是什么人?”符坚忽然有点紧张起来,他拔下了自己的剑。
“我是孟祥龙的使女。”侍卫将自己的头盔解下,露出了清秀的面庞,她似乎是那么美丽,比起宫里最艳丽的宫娥,也不会逊色到哪里去。


“原来是孟卿家的良策啊。”符坚点了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左纶。”侍卫说。
“左纶?”符坚点点头,“名字不错。”
“皇上过奖了。”左纶说。
“左女侠身手不凡。”符坚说:“孟卿家真是用心良苦啊。”
“孟将军让我来服侍皇上。”左纶说的很直白。
“难为孟卿家了。”符坚叫来了侍卫,让他们守好门,无论谁进来,一律处斩。


左纶可不比宫中的那些妃子,她们虽然美丽,可是不比左纶浪荡,有魅力。左纶不仅漂亮,好象是原野上的玫瑰,看上去是如此的芬芳,她又是那样的骄人,让你感觉到她的气息,可是又有几分遥远。
解开外衣过后,左纶只剩了一件红格条的丝质短杉,和一条浅绿色的裙子,她那深深的湖水和具有诱惑力的峡谷好象是呼之欲出,可是又那样的遥远。
符坚当然是迫不及待了,可是左纶却还有心情来跳舞,她的舞姿虽然一般,可是很惹火,让符坚禁不住扑了上去,一把将左纶缆入怀中。


左纶和妃子不一样还在于,她的皮肤不仅是韧性十足,还好象是山里雨后的鲜花一样,充满了娇艳,让人一看就充满欲望,无比喜欢。宫里的妃子很容易在雨后花谢,可左纶不一样,她好象是海燕,即使是暴风雨来得再暴烈,她也无所谓。


符坚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得到过这种酣畅淋漓的快感了,他虽然杀了很多人,虽然玩过好几个人的游戏,可是只有和左纶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会觉得如此之快意、如此之爽朗。
左纶好象是知道他要做什么似的,如此配合,一点也不羞怯;不象宫里的妃子,虽然对他百依百顺,可是并没有左纶豪放、没有左纶妩媚,左纶就象是一位美丽而放荡的仙女,让他感到了无限的快意。


他第一次梅开二度。
左纶也不着急,她使出了手段,让符坚又有了第三次。


符坚玩过多少女人,哪有一个比得上左纶的十分之一呢,他觉得真是爽透了;这比做皇帝还过瘾啊。
左纶看他累了,陪他入睡。


他们玩了很久了。
符坚从来没有玩过这么久过。
他的妃子也有会功夫的侠女,可是没有一个象左纶那样能够让自己感到武学和素女经的完美结合。


次日早晨的时候,左纶提醒符坚,说要早朝了。
符坚问左纶,说他如果不去呢?
那就多玩一会儿啊,左纶并不在意。
符坚无限留恋的看了看左纶,还是去了。


朝会很短,没有多长时间,符坚就又回来了。左纶的诱惑真是太大了,他几乎不能自己。
左纶也不提出什么。


“你想做才人还是妃子?”符坚玩到最后,终于发觉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小女子什么也不要。”左纶的回答很快。


“那你想做什么?”符坚问。
“我只想纵横沙场。”左纶说:“为大秦帝国立下功勋,做君王的红颜知己足以。”
“是吗?”符坚几乎不敢相信。
“不错。”左纶说:“如今江南朝纲腐败,紫气西移,一统天下者,唯君王而已。”
“你是不爱红妆了。”符坚十分欢喜:“如此甚好,只是你不在,后宫会……”
“既为知己。”左纶曰:“小女子自然会为皇上分忧。”
“说的好。”符坚说:“既然如此,那你就明日陪我去打猎吧。”
“打猎?”左纶不知道符坚的用意。
“对,打猎。”符坚说:“你先回去吧,明日随孟将军一同出城。”
“小女子遵命。”左纶整好衣衫出去了,和来时一样,只不过头发凌乱了许多。


她出去的时候,侍卫们都不敢仰头看她。这是一个魔鬼般的女人,他们心里明白。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8 02:49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八十二 骊语之山
次日,符坚即带了尚书、孟祥龙、丞相萧节、玄竹,将军穆阿陈、杜预江、白成海、樊坚等人,去长安城外七十里的骊语山打猎。
骊语山是前秦的福地,当时有这么一首童谣,“骊语山青,大秦必兴。”不知道这是有人散布的,还是有人传唱的;不过在当时还是广为流传的。


符坚说要去打猎,说得很突然。这也符合他一贯的风格,自己决定的事情,只要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一般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众人到骊语山前的时候,但只见:匝地远天,凝烟带雨。夹道柔茵乱,漫山翠盖张。密密搓搓初发叶,攀攀扯扯正芬芳。遥望不知何所尽,近观一似绿云茫。蒙蒙茸茸,郁郁苍苍。风声飘索索,日影映煌煌。那中间有松有柏还有竹,多梅多柳更多桑。薜萝缠古树,藤葛绕垂杨。盘团似架,联络如床。有处花开真布锦,无端卉发远生香。为人谁不遭荆棘,那见西方荆棘长!


“却是一处好风景。”符坚赞道。
“今日到我们的福山来狩猎,恐破了吉相。”宰相萧节表达了自己的担心:“我昨天夜观星象,好象有客星杵犯主星。”
“一派胡言。”符坚训斥萧节:“我看你是书读多了,读糊涂了。”
在众大臣面前训斥宰相,这在此之前是不多见的。萧节不敢支吾什么了。
众人也有点惊慌,空气似乎凝滞起来。


说谈时候,从树林中忽然跃出了一只小鹿。
符坚立即命令穆阿陈,让他射杀小鹿。
穆阿陈立即提了工弩,追入森林之中。
他善于用弩,弩的发射比弓箭似乎更远。他曾经用弩射杀敌人的主帅,才被封上大将军之职,从此他越发的上了瘾,出门只用弩。
他进入林子中,策马扬鞭,不足一刻,即将那只可怜的小鹿拖了出来,仍在了符坚的面前。


符坚大喜,下令赏金花一朵。


萧节还想纳谏,让玄思示了个眼色,一声也不敢吭了。
符坚又看见了一只兔子,立即拉弓,射向兔子。
那兔子好象特别有灵性似的,居然躲到了深深的草丛里,符坚射偏了,射到了树里。
符坚的力气还是很大的,箭一下子只剩箭尾了。
众将士不语。
其实符坚的射艺是非常精湛的,不说兔子,连鹰都可以射下来。


符坚又下了命令,让穆阿陈把剑拔出来。
穆阿陈有点为难,他没想到皇帝会出这样的命令。
他上前,用尽了力气,可是箭好象是生了根似的,怎么也拔不出来。
他汗流浃背,始终没有成功。


他只好回禀皇帝,说小臣无能。
符坚示意一下,让他回去。


符坚又让杜预江试一下。
杜预江的力气是惊人的,他曾经拖过两只野猪,一只手一只。
他过去,使尽了力气。他的手有点太大了,那箭尾只用得上他的两根手指,用不上力。
他拔了一会儿,没有成功。
他只好回来,说小将无能。


符坚示意让他下去,又让白成海来。
白成海是少林高手,也是符坚的武状元。
白成海过去,用了大拇指和中指,很轻松的运了内力,就把剑拔了出来。


“你怎么拔出来的?”符坚问。
“我用了功夫。”白成海说。
“如你说来,穆阿陈为什么拔不出来?”
“因为他没有内力。”白成海说。


符坚点点头,让人抬过来一副钢板。
钢板很厚,有一寸。
白成海看钢板,不觉惊讶。


“你把剑插到钢板里。”符坚说。
“小将无能。”白成海很有自知之明。
“那你有什么本事?”符坚问。
“我可以把剑射到石头里。”白成海说。
“那你射吧。”符坚指了一个半人高的石头。


白成海从侍者手中接过箭,用内力,将弦拉满,那箭飞快的射了出去。
众人目瞪口呆的时候,箭已经没入了石头中,连箭尾也没入其中。


“你能把箭拔出来吗?”符坚又用了老招。
“没问题。”白成海上前,用了内力,使劲的推上一掌,那石头往后衣了几寸,箭也反弹出来了。旁边的几位文臣纷纷躲闪。
符坚看了看,默默的点点头。
孟祥龙看符坚如此来考验武将,不由哭笑不得。不过他虽有武功,可也只是一般,当然不可能和白成海相比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28 03:23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八十三 拜将
符坚问白成海,有没有勇气射一下钢板。
白成海知道今天是不射不行了,只好运足了内力,将弦拉满,在众人惊讶之时,射出了一箭。
那箭的箭头插到了钢板中。
插的不深,只有一点点。
符坚选的是最好最硬的钢板,当然也是早有准备。


他笑了笑,让穆阿陈把那箭拔出来。
穆阿陈上前,运了运力,将白成海射入钢板中的箭拔了出来,白成海射入的真的不深。


“白卿家。”符坚问:“你的功夫在少林中如何呢?”
“为榜首。”白成海也不谦虚。
“少林高人很多。”符坚明白了:“你也不愧为榜首。”
“皇上抬爱了。”白成海知道自己有点过了。


符坚让孟祥龙把他的使女派出来。
孟祥龙遵命,让左纶出来。


左纶出来,向符坚和众将行了礼。
“你叫什么名字?”符坚问她。
“民女左纶。”左纶非常会做戏。
“听孟卿家说你祖上会点功夫。”符坚问。
“确实。”左纶说:“不过民女技艺一般。”
“一般也要试一试。”符坚说。


他让人将弓箭送予左纶。


左纶出列的时候,众将都只觉得她很美丽,也非常柔弱,好象是弱不禁风的样子。
左纶接弓的时候,有人就惊讶了,左纶的接弓的时候一点也没有费力的感觉,那弓可是三百斤的大弓,没有几个人拉得开的。


左纶试了一下,一下子将弓拉满了。
她看上去很脆弱。
不过她拉弓的时候,几乎是太轻松了,就象是在拉弹弓似的。
白成海也不禁吸了口冷汗,他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左纶接过箭,看也不看,就嗉的一下射了出去。
箭飞得不快。
众人又是一阵嘘声。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那箭居然将钢板一下子穿透了,箭头还没有任何磨损痕迹。


所有人都傻住了。
白成海也愣住了,那箭飞得并不快,怎么有那么大的威力呢?
让他奇怪的是,左纶好象做起来很轻松,她射完了箭,将弓还给侍卫,向符坚行过礼,就回到了孟祥龙身边。


“她的箭术如何?”符坚问大臣们。
“确实高出我们一筹。”穆阿陈道:“更可贵的是从容不迫,有大将的气质和风范。”
“你说的不假。”符坚说:“女子也有人中豪杰。可叹,少林榜首居然不如一个闺阁女流。”
“小将有过。”白成海急忙上前。“井底之蛙,有眼不识泰山。”
“你也不必谢罪了。”符坚说:“今日游山,不仅是打猎,更要拜将。左女侠武艺超人,天下无双,这样的人如果埋了孟将军府上,不是可惜了吗?”


“不可惜。”萧节再次纳谏:“世外高人举不胜举,才学之士却稀之又罕。左女侠虽然武艺过人,可是气质狐媚,眉间轻飘;似犯主星之客,不可拜将。”
“你好象很有道理啊。”符坚问萧节:“我让你访名将,你访来了吗?今天有这么武学非凡的女侠,你又来攻击,是何道理?”
“此人疑团甚多。”玄思也为萧节鸣不平:“更何况她虽然功夫一流,可是未必可以服众。”


“是吗?”符坚说:“我马上要进攻羌人,你们谁可以出战?”
他的话很有威力,萧节、玄思立即没有话说了。
穆阿陈也没有话了。
他心里自然不服气,仅仅射了一回箭,就和自己平起平坐了;自己当年可是历尽了苦难,没想到现在让一个丫头追上了。
当然,他还是要欢迎的。


符坚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将印和将袍,那件女将袍是前秦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左纶接过,再次向符坚行了叩拜礼。
符坚又下令,称京都防务由左女侠节制,


萧节觉得不应该,说什么京师重地,也不能让一个女人掌权。
他本想再奏,可是玄思示意了一下。
他犹豫很久,终于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玄思倒是清闲,只是看林子里的鸟。


符坚分封完毕,又让宫里的宫娥舞了几曲江南的舞曲。虽然是在外面,可是帐篷支起来的时候,热闹程度一点也没有减少。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30 00:15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八十四 木兰很遥远
次日,符坚又下令,由左纶派出十五万大军,向羌人进攻。
象往常一样,符坚下命令是不需要和太多的大臣商量的,他本来就是一个天才的统帅。
没有人敢议论什么。
丞相萧节已经受到符坚的训斥了,他是一个几乎完美和才华绝世的人。这样的人还受到训斥,大家还可以说些什么呢?
没有人敢在背后说什么。
符坚没有杀大臣的习惯,这不等于他很宽恕。他可以贬官,可以冷遇你;只要这样,你就没有出头的日子了。


左纶很顺利的接到了兵符,也很快就西出长安。
军粮的供应是没有问题的。前秦连续几年粮食大丰收,自然可以支撑一场战争。
至于兵器,那也不必担心。在符坚没有入主长安的时候,他的兵器是一般的。不过,在他入主长安之后,军队的兵器明显就比以往有了质的改善。
羌人没有左纶这样的武学高手。
羌人也没有前秦那么精良的兵器。
前秦人和羌人一样,都还是游牧民族。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前秦人已经金鸡成凤凰,成为文明人了。
羌人还是野蛮人。
文明的先进的人去攻击落后的人,一般来说是不会失败的。汉与匈奴争霸四百年,匈奴人还是失败了。


羌人分为西羌、北羌、南羌三个部分。南羌在今天的横断山脉;西羌则在大雪山;北羌则在昆仑山、祁连山一带。
大部分的北羌人是在昆仑山、小部分的是在祁连山,不过即使是祁连山的羌人,也远比西羌和南羌人多得多。
符坚曾经和北羌人打过几次,互有胜负。最近一次就是令他绝望的大惨败。


前秦的实力是远胜北羌人的。
前秦有广袤的土地。他们的后花园是祁连山。
前秦人是不喜欢自己的后花园有一个不听话的邻居的;就象今天的美国不喜欢古巴人一样。
美国人总是找古巴人的麻烦;前秦人自然也要找北羌人的麻烦。
不过今天,前秦要找的麻烦就是:一劳永逸的将这个麻烦彻底的去掉。永远的消失掉。不要再在自己的眼睛里出现。永远的不再在自己的眼帘中。


左纶率领十五万大军,在靠近羌人的小邑驻下。
她比较精通军事,对于军中的一些人情尸骨事情,她也很清楚。她不象一些武林高手,只会武艺,但是不知道如何处理人情关系。
左纶很快查出了几个贪污舞弊的军需商,她下令处以凌迟,非常凶悍,可是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不这样,可能所有的军需商都会贪污宝贵的军费。
符坚前几次都没有派出这么多的兵力,前几次多的有三四万,少的有三五千,上次就是七千。当然,每一次进攻的目的是不一样的;不过,只有这一次是下了血本的。


左纶在告别前,和符坚很快乐的玩了一个晚上。
和左纶一起玩的,还有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周身如玛瑙一样,有几乎透明的身子。
不过,左纶给符坚带来的快感似乎更多一些;左纶的功夫和花样,是符坚想也想不到的。
所有让符坚想象不到的是,左纶居然会和那个如玛瑙的女孩子很完美的配合。
她实在太大方了。
当然,符坚也知道;为什么左纶会这么大方;因为,她经历过太多的男人。
男人非常喜欢处女;不过,如果是某方面的经验特别丰富,那么,男人其实什么都是不会计较的。
符坚也很清楚,左纶以前是什么女人。可是他并在在乎,就象今天的日本人一样,喜欢某方面经验特别丰富的男人。


左纶和孟祥龙也有说不清的地方。
尽管她已经和皇帝一同玩耍了,可是,依她的本性,她是不会在乎什么的。
孟祥龙也不用担心皇帝会怪罪自己,因为皇帝清楚这个女人。
尽管孟祥龙多少有点不爽,不过。只有自己某个器官舒服,他是不会在乎大脑神经的感受的。


左纶在到达那个小邑后,立即派探子往前侦察。
探子很快就探到了消息,在前面,有一个三四千人的羌人的小寨子。
不过三四千人,这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左纶还是很清醒的人。
她并不轻敌,她派出了八千人的兵力。
二比一,问题应该不是很大。
更何况,那个羌人的小寨子还有一半的女人,还有三分之一的小孩子。
左纶还和先锋官下了军令状。
逢战必下军令状,这似乎不常见,不过左纶如此频繁的应用,却是如此让士兵们感到惊诧。
左纶的处罚也很平常,是凌迟。
当然,她是主帅,说了就算数。
没有人违逆她的主意,除非是符坚。


她送先锋官出征。
她期待先锋官可以给她带来惊喜。


当然,她的营寨还是很科学的。
她没有松懈,一扎下营就亲自布置防守,并且自己到各个要地看士兵驻守的情况。
对于符坚来说,她当然是一个天使。
对于所有的士兵来说,她更大的可能还是一个魔头,这几乎是士兵们的共鸣。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30 00:53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八十五 北方的羌人
似乎没有很大的悬念。
也没有很大的困难。
当然,是人就需要休息。左纶在忙了半个晚上的时候,也需要休息了。


先锋官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将军。
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曾经以三千人击败一万敌人。
当然,他的功夫还是可以的。曾经一个人和十个人交锋仍然胜利。
对于武林高手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对于一名将军来说,这并不是很容易的事。他们应该懂的军事,而不仅仅只是武功。


不过,奇迹还是发生了。
早晨的时候,成批的士兵倒回来了。
他们是被羌人打败的。
连同那个先锋官,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那些士兵,一个个的颓废、沮丧;很多人身上挂着伤;也有不少人已经是残疾了。
在现在,残疾人的自立自强是个新闻;可是,在古代的时候,这不是什么新闻;那个时候的人类生存状况,或许比现在恶劣得多。


左纶失败了。
她的八千人现在只剩了五千多人。
羌人居然胜利了。
左纶希望这不是个事实,可是这是个事实。她太轻敌了,那虽然只是羌人的一个小寨,可是那个小寨就是羌人的一个武林世族。那些人从小喝的就是狼奶,从小就有非常严酷的生存训练。他们甚至在雪山上让孩子玩耍,即使是冻死,那也是活该。
左纶派出了八千人。
可是一个羌人的小孩子就可以顶一个前秦人的士兵,他们的意志比左纶想象得要顽强得多。


左纶没有实现诺言。
她没有取得预期的胜利。
她也没有凌迟处死先锋官。
那是个很英勇也知道珍惜自己性命的人。他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对,自己的家人一定会灭族。可是现在,他还是需要保住自己的性命。
这个先锋官是玄铭。
很玄的一个喜欢铭记自己誓言的人。


左纶没有惊慌。
她也没有让人向符坚报告自己失败的消息,那是给自己找麻烦。她不想自己的光辉会抹上什么太阳黑子。
尽管太阳有黑子,可她要比太阳更加光明。
她还是派探子往前查看,很快,她就查明白了羌人的主力,是在狼牙山。
这似乎不难,羌人总是有主力的。消灭了主力,也就基本上可以确定战役的胜利。


没有人知道她会想什么。
她当然是要进攻。
不过,有的将领怀疑;左纶是不是真的不懂军事啊,她仅仅是个美丽的会武学的花瓶呢?当然,她读过书吗?或者说,她有大将的才干呢?


左纶很令人震惊。
她似乎不在乎一场惨败,在整顿之后,又亲自率领三万人,进攻那个小寨子。
随行的将军们都感到很纳闷,觉得左纶不按牌理出牌,好象是在一意孤行。
不过,他们什么也不敢说出来。
左纶也找了一些女将军,当然,数量也不是很多;而且几乎是很少。


小寨子的人很厉害。他们随时都在准备战斗。当左纶的三万大军到的时候,他们也很快的准备了所有的防御措施。
现在是白天。
寨子没有什么大的防御措施。仅仅是一个小沟子,还有一些栅栏。


左纶跃过栅栏,一剑砍死了寨子中一个年龄偏大的人。她觉得那个人是主帅,她就豪不犹豫的先结果这个人。
寨子里没有她这么功夫高强的人。
在她跃过来的时候,尽管有箭飞出来,可是左纶都闪过去了。
她杀了那个年龄偏大的人,又很快回来了。


三万人中有五千弓箭手。
左纶一挥手,万箭齐发。
那个羌人的小寨子仅仅只有三四千人,虽然他们很快往前冲上来了;可是左纶的弓箭手太多了;他们死了很多人。
即使是侥幸冲到前面的人,也被左纶的将军们劈死了。左纶的高手很多,先锋官所带领的士兵中高手并不是很多。


羌人刚刚血战一夜。他们已经十分疲惫。尽管大败了左纶的军队,可是他们的人还是太少了;左纶的力量是他们的几十倍。
现在左纶亲自出战,她又有如此精锐的功夫,又早有准备,那三四千人哪里还有什么希望呢?
在弓箭手和将军们的大刀过后,羌人们实际上已经没有什么实力了。他们中的大部分实际上已经被射死了,余下的人,除少数报信后,余下的人已经没有什么戏了。


左纶命令士兵们冲上去,将剩下的人全部杀掉。
她的命令最简单,一个也不剩。这个让她耻辱的小寨子,她必须让他们彻底的从地面上消失。
士兵们当然不让的执行了,为自己的同胞报仇是很快乐的事情。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30 01:39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八十六 羌人的魅力
符坚读到了最新的战报,左纶已经初次报捷,击败了五千羌人的先锋。
当然,这是个好的伊始。
符坚很喜欢这种开头,他觉得命运的天平正在向自己倾斜;自己的秦帝国的后花园可以安稳了。


没有任何人不会不为这个消息而高兴。
除了少数总喜欢忧国忧民的人。
符坚还在早朝时说了左纶的战报,她将从羌人在狼牙山进行决战。这一战将与牧野之战一样,决定一个国家的存亡。
符坚最喜欢这样充满自信的话,对于那些不自信的臣子,他是不会重用的。
很可惜,萧节就是这样的人。
在符坚说了要大臣们说说的时候,萧节直接就说,他觉得左纶非败不可。


符坚倒也不生气,让他说说原因。
萧节谈了三点原因;一是左纶派出的都是武将,并没有派出军师。这应该是一个不好的先兆,没有任何将军是不需要谋士的。第二个原因也很简单,左纶虽然很聪明,可是她似乎太轻浮了。虽然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可是这样的人为将,不仁、不节、不贞的女人很难指望她有什么作为。第三,也就是很简单的原因,这次出兵太仓促了。虽然突袭似乎是一种很不错的战争方式。霍去病就是靠突袭多次取得胜利,可是羌人并不怕偷袭。
符坚耐心的听完,问萧节会不会领兵。
不会,萧节答应得很平常。
符坚又问萧节,你上过战场没有?
萧节说没有。
既然没有,符坚问萧节,你有什么资格对别人妄加评论呢?如你这样找理由,谁都可以找出很多。
萧节不吱声了。
他知道自己还有话可以说,可是他说下去后,自己的结果也就很难预料了。


符坚赏给了左纶很多好酒,还有一件玉器,是自己的先祖祭奠之物。这是很神圣的。当然,也是给予左纶寄予了厚望。
左纶也明白。
她很快就要和羌人决战了。
他们在狼牙山下摆下了阵势。


羌人有十几万人。
北羌人不止十几万,可是他们的主力可以用于作战的也就是这些人。
左纶也有十五万人。
尽管她损失了几千人,可是不到五千,四舍五入,说是十五万人也不为过。
羌人不知道比左纶的人多还是比她的人少。


不过他们还是进行了决战。
左纶没有猜出羌人的主帅是谁,只见黑压压的一片人,就象是海洋一样。
她的速度还是那么快,她的剑是如此之迅速;羌人骑最好的汗血马的人很快就被她砍死了。
那个人不是主帅就是羌人中一个档次很高的将军。
不过羌人似乎没有受什么影响,他们还是如排山倒海的阵势冲了过来。


左纶备了一万弓箭手。
羌人的弓箭手也有上万人。
左纶很快下令攻击羌人的弓箭手。
羌人也很快进攻左纶的弓箭手。


左纶的弓箭手实际上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制约。
当然,羌人的弓箭手也一样。
双方的军队开始了厮杀。
左纶无疑是前秦人的主心骨,她一剑一个,劈死那些羌人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
没有多长时间,已经有很多羌人就象蚂蚁一样被她弄死了。
不过,羌人就象数不尽的蚂蚁一样,几乎是如潮水一般涌了过来。
左纶很快发觉自己受到了限制,有三五十个羌人的功夫还是相当的不错,自己需要费很大的力气才可以砍伤一个。那三五十个人,似乎是车轮一样,让她没有休息的机会。
左纶想冲出去,但是不可以,这三五十个人随时可以变换阵势,让她没有机会。
她好不容易砍死了一个,可是从周围又补充上来一个。那些羌人本来就是什么都不怕,更何况是在自己生死存亡的时候。


羌人很快变换了阵势。
羌人的兵器很杂,有大刀、有长矛、也有剑,有的人还用了铁棍。
他们的兵器当然不如左纶的兵器精良,也没有左纶军队的兵器坚利。不过,他们用的时间长了,也太熟悉了。所以用的似乎威力大了几分。他们的兵器也是如此之硬,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粗劣。
令左纶的军队想象不到的是,羌人的军队眼花缭乱,他们的衣服是那么混杂,有的人只穿了皮毛,可是那些动物的皮毛比左纶军队的铠甲还要硬很多,居然是刀枪不入的。
羌人的军队似乎太多了,一拨又一拨;你杀了一堆,他们又出来一堆。你和他们正厮杀着,他们又跑到一边去了。当你以为他们已经死了,他们突然又从地上翻了起来,在背后给你致命的一击。
左纶的军队虽然也如潮水,可是每一个将军都似乎感到了巨大的压力,那些羌人是如此之多,和上一场收拾那个小寨子的几千人相比,那几乎是不可比较的。


战局如此让人们感到变化;也是这样让人有点危机感。虽然战斗还在持续,可是左纶的将军们,似乎都嗅到了什么味道。
现在还是进行式,过去式好象很快就要到来了。
希望不是事实。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30 02:12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八十七 预料中的事实
过去式还是到来了。
左纶好象对于这三五十个人已经有了适应力。她很快找到了,这三五十个人好象只会用手。
那三五十个人的功夫当然是不错的;他们的动作很快,也非常凶狠。
左纶比他们更加凶狠,她的剑如光影一样;那剑是如此之快,那三五十人始终难以适应。
左纶在杀第一个人的时候,似乎难度很大;不过在杀第二个、第三个人的时候,难度就不是很大了。


三五十个人逐渐被杀了七八个人。
那些人还有很雄厚的实力,可是左纶似乎有更加强悍的实力。
左纶的剑似乎越来越快,那些人的兵刃,显然是远远不如她的。
她的剑也是如此之迷幻,似乎是很轻柔,可是威力还是非常巨大的。


而她的将军们,现在已经不行了。
左纶的功夫是一流的;可是她的将军们,功夫只能说是可以和北羌人周旋,可是没有绝对的优势。
羌人似乎比想象的要多。
羌人的高手也似乎比想象的要多。
左纶的将军们虽然斩了不少羌人,可是羌人也杀了不少左纶的将军。
羌人中的将军还是很多的,很多羌人都是功夫高手。


羌人似乎也很奇怪的阵势。
他们的布形是变化的;而且题目也喜欢用一些奇妙的可以迷惑前秦人的东西。
前秦人打过很多仗,胜利的是绝大部分;可是失败的比例也不小。
现在前秦人的强悍对手面前,他们却似乎找不到北了。羌人还在涌,一点也没有少的迹象。可是前秦的士兵发现,他的周围好象只有自己同伴的尸体,而羌人的尸体并不是很多。
在他们丧失信心的时候,羌人的长矛就结果了他们的性命。


羌人一边打仗,一边抢夺前秦人的武器。
前秦人的武器还是不错的。
羌人还不停的换前秦人的衣服。在前秦人误判的时候,就已经被“自己”人干掉了。
羌人和前秦人还是有区别的,他们都好象瘦一些,高一些。


现在双方已经打了好几个时辰了。


左纶终于突出了重围。
她觉得自己的功夫高还是有好处的。
不过,她现在好象高兴不起来;前秦人正在不停的后退;而羌人的士兵,还不不停的涌出来。
羌人的孩子们,才八九岁的孩子,还有女孩子,也全冲出来了;他们不能上前,却可以壮势。


羌人的声势更大。战场上好象只有羌人的声音,而前秦人呢,他们好象已经失声了。即使有敲鼓的人,现在也好象毙了命。


左纶已经大势已去。
她可以再杀几个羌人,可是即使杀了又有什么用呢,她的将军已经死了不少;现在她的军队,几乎可以说是溃不成军了。


她是很容易逃跑的。
她也逃跑了;用轻功逃到了自己初来的那个小邑。


羌人没有进攻左纶。
他们没有人会轻功,即使听说过的,也没有见过,现在他们算是大开眼界了。
羌人也有弓箭手,不过现在,双方的弓箭手都已经失效了。
左纶几乎没有任何危险的就逃了回来。


她所留守的那个小邑,只留了几百人。
她几乎是甩出了自己所有的实力,不过,她是算计错了。
她可以逃出去。
她可以重返江湖,忘却这件事情。
不过她现在不能犹豫,如果她现在跑了,所有的前秦人会诅咒她。
她也不敢走,江湖上的人也会小窥她。


她终于还是没有走,迅速的开始挖壕沟,派人加强军粮的防守,加紧造箭;并不断的收留战场上的伤兵和击败的士兵。
虽然被打败了,可是左纶还是让士兵们不那么恐惧。她至少还是有点才华的,而且她也勇于担负责任,愿意为将士们的命运负责。
她准备了很多药,医好了一些士兵。
从战场上溃败的士兵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也只好到这个小邑;呆在那里,至少还有个屏障。


仅仅三天功夫,左纶就收了八九万士兵。
狼牙山一战,左纶死了很多人;可是更多的士兵还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他们战斗得很艰苦、也很英勇,所以损失还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羌人来强攻了一次,没有成功;左纶的功夫还是可以的。她居高临下,让那些没有攻城经验的北羌人有土包子之类的感觉。
那个小邑虽然小,可是防守措施还是很完备的。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30 02:51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八十八 姜还是老的辣
左纶现在还有九万人。
尽管在几天之内,她就损失了五六万人,可是她的主力毕竟还是保住了。
她带的有十五万人,也可以说是前秦近几年来动兵最大的一次。
如果不是有了床第之欢,符坚是不会派出这么多人的。


孟祥龙很快就知道了左纶溃败的消息。
这无异于晴天霹雷。
左纶只是给了他一封密信,还有一些毛发。并且告诉他,只要把这些毛发送给符坚就可以了。
左纶的意思似乎很自信。


孟祥龙知道,打败了是要军法处置的。
他已经败了一次。
这是第二次。
第一次, 他损失了至少三万人。
第二次, 他就损失了六万人。
前秦有几个十万人啊,就可以让他这样的糟蹋。
不说前秦,就是东晋,举国之兵,也没有多少啊。
他想到了逃命,可是左纶给他的毛发,又让他觉得很惊讶;好象左纶已经有了计策似的。


这些毛发好象是人的胡子,可是又比人的胡子卷一些。好象是人的头发,可是又是人的头发粗一些。
左纶让孟祥龙将这些毛发送给符坚。
孟祥龙现在也只有这么一计了。


他密见了符坚,将毛发送给了符坚。
符坚看了看毛发,没有说话。
他让宫女将毛发收下,然后告诉孟祥龙,让他告诉左纶,守住那个小邑。
孟祥龙想说什么,看符坚不高兴,也只好走了。
符坚没有说话。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昔之欢,会损失那么巨大的实力。
当然,他还没有后世的李隆基的损失巨大;他让中国的历史倒退了很多年。
而那一个女人,却是水性扬花的杨玉环。
很难想象杨玉环会是一个让人喜欢的女人,她先爱上别人的儿子又喜欢别人的老子,也算是追求“性福”的先驱了。


符坚夜访了萧节。
萧节的房子是在长安的深巷之中,是一个不小的宅子。有一个花园,不大,可是也栽了不少美丽的牡丹。
当然,他栽的还是野牡丹。


萧节的书房是在二楼的;也是在楼上的。他喜欢高的感觉,这样会有一种空旷感。
萧节喜欢读的书是庄子的书,庄子的书虽然很飘逸,可是还是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之上的。
萧节看书的时候,一般是有红袖添香的。有使女陪伴,自己读书的心情当然会好一些。


不过,今天他读书不是那么顺利;才读了一半,就有人打扰他了。
萧节抬头的时候,皇帝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了。
烛光虽然不是很亮堂,可是皇帝还是容易看清的。
他想跪下,可是皇帝却拍拍他的肩,让他座下。


符坚问萧节,他为什么那么肯定左纶一定会败呢?不会是对她有什么偏见吧?
萧节直接谈了自己的看法,说左纶虽然好象;功夫也高得惊人,可是她没有实战经验;人也轻浮,未必是大将之才。
符坚点点头,谈了狼牙山之败,损失六万人的事。


这不急。萧节很有见地,只要主要的保住了,就还有希望。
你可以带兵吗?符坚忽然觉得,萧节或许是员儒将。
微臣无能。萧节说,他可以推荐一个人,那个人一定会能力将败局挽回。


什么人?符坚兴奋异常,现在我们就星夜拜访。
他是个年轻人,萧节说。
有志不在年高,符坚这个时候好象很是开朗。
他是汉人,萧节说。
汉人也好啊,符坚说,你不也是个汉人呢?


只怕此人还是很难请,萧节说,他很傲气,也不屑与我谈诗论道。
他真有本事吗?符坚忽然有点怀疑起来。
真的有本事。萧节很相信自己的实力。
符坚有点惊讶和怀疑,还是和萧节告别了。


萧节送符坚出门后,望了望符坚,久久说不出话来。


他回到自己的屋里后,夫人问他,问他睡不睡。
不睡。萧节若有所思的说。


他继续看《庄子》;《庄子》之中的境界似乎是太深了;他一时半会还体现不出来。
几名使女也一夜不睡,主人不睡,仆人哪里有睡的道理呢?
几名使女一点也没有动弹,她们只是看着萧节;萧节一点也没有疲倦的迹象;她们只好自己小心了。


孟祥龙破例没有行房事,他现在还悬着心,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挺过这一关。
这太森人了,可是六万人的性命啊,就让左纶这么给玩完了。
这个游戏也太大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30 03:33
正文 雷鸣之剑 其八十九 山中奇人
几日之后,符坚派人请萧节进宫,问他如何结实那个山中奇人的。
萧节谈了自己和另一位丞相玄竹结识那个奇人的经过;那个人居于山里的一个天然洞穴之中,室中有许多竹简;他们问这个奇人为什么不读书,那人说竹简存的时间长,可以保存千秋万载;可是纸终究是会腐烂的。他们和那个奇人谈起天下的局势,那个人的见解也明显高出他们一筹。
符坚点点头,他让萧节和玄竹将他请出来。
萧节说他和玄竹已经请过了,那人不在乎他们。


符坚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找了三匹汗血宝马,和萧节、玄竹一同往山中去。
符坚淹住了面纱,不让城里的人看出自己是皇帝。萧节、玄竹也换了商人的衣服。
他们没有带卫士,三个人除了萧节外,功夫都还是不错的。何况这又是大秦的江山。


很快,他们就到了那个大山下面。
在山下的旅驿,再没有上山的路了。萧节提示符坚,需要弃马步行。
符坚觉得太失面子了,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他雇了两个山里的樵夫,他可抗不动那么多的野食。


三个人和两个樵夫一同又爬了山;山中很多地方没有路,有的地方还有很多蛇;也有的地方有一些不知名的植物;有的地方甚至有猴子来骚扰;不过符坚和玄竹的武功都可以,倒是杀了不少。


三天后,他们才到那个天然的洞穴前。
那个洞穴在半山腰,应该说还是很开阔的;洞口不小,洞往里也很深。
洞前有一些道路,是人类修筑的。
洞里有很多石椅和石凳,也有木头床或者是石头床。


那个奇人不在,只留下两个小童;一个在打扫屋子;一个则在清洗竹简。
符坚问那个扫地的女童,问她们的主人在哪里。
扫地的女童告诉他,说他们的主人去深山采药了。
符坚又问多长时间可以回来。
扫地的女童说要半个月。


符坚等了一天,可是两个女童还是径自做自己的事,好象眼里没有这三个人。


“上次你们来的时候也是这两个人吗?”符坚问萧节。
“上次来的时候有五六个女孩子。”萧节说:“有的人在练剑,也有的人在采药。”
“五六个?”符坚有点惊讶:“照你说,这个人还有点背景。”
“很难说。”萧节说:“我和玄竹丞相也是想到山中来散散心,寻访一种传说中的忘忧草,不巧就有了这样的收获。”
“原来如此。”符坚说:“祸福难料啊。”


等了很久,始终也没有等到,符坚只好先回去了。


十几天后,符坚又和萧节、玄竹来到了这个山里。
左纶已经正式给他上了书,说了战败一事。说是没有料到羌人会那么膘悍,有那么强大的实力。她虽然初次吃了亏,可是现在一个月过去了;她已经连续三次击败了羌人的进攻。也打探了羌人的真实兵力。她自己也找了武林的同道帮助,她有实力可以雪耻。
符坚思虑了很久,还是让她固守。左纶损失惨重还那么“自信”。对于他来说,这应该是很痛苦的事。他隐隐约约觉得,萧节似乎确实更好一些。


他们这次带来了几个会功夫的宫里的嫔妃,这些妃子功夫可以;可是不够柔媚。平时他不太喜欢她们,这次到深山里,有这几个妃子应该会有点色彩,也可以扫除自己的孤独的感觉。
这一次比上一次还快了点,玄竹辨别方向的能力还是有的,他们操了近路。


那个山洞好象有了些变化,山洞边种了些果树,也新载了些果树,有点象一个农舍了。
在山洞旁边,似乎烧的有土砖。
山洞周围还是有很多高大的树,多日不见,他们似乎更高了。
山洞边还是有两个女童,一个在那里读书,一个在那里绣花。


符坚问两个女童她们的主人呢。
读书的女童说去拜访以前的朋友了。
符坚问她们这里有几个女童。
读书的女童说是六个。
符坚问余下的几个哪里去了?
读书的女童说有的采药,有的做女红;山里并不是只有一个洞。


符坚让读书的女童带路,去见她们的主人。
读书的女童不应,说除了她们的主人,谁的话她们都不听。
如果是皇帝呢?符坚问。
那个皇帝只是他们自己族的头头,两个女童狂妄至极。


符坚有点生气,立即拔出了腰间的剑。
那个读书的女童似乎也不怕,她也拔出了自己腰间的剑,还好象是很尖利的。
符坚一下子愣住了。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30 04:38
正文 雷鸣之剑 其九十 三顾深山
那个读书的女童个子不是很高。
符坚有八尺,她也许只有六尺半。①
符坚很高大,那个女孩子似乎是个侏儒。


女孩子很清秀,也很玲珑。
符坚冷笑一声,将剑刺了上去。
读书的女孩子没有惊慌,她一手捧着竹简,一手举剑和符坚斗。
另一个绣花的女孩子好象不为所动,继续锈她的花。


萧节想去帮忙,玄竹拦住了。


符坚的剑还可以,招势比较多,让人眼花缭乱。
读书的女童的剑术还是相当不错的。她一边读书,可是可以感觉符坚的剑来自哪个方向;从容的应对;几乎象个没事人一样。


符坚的剑紧逼。
读书的女童还是不急不慢;在符坚的剑快落的时候,她总是可以先胜一筹。
符坚有点急了,他想用自己的飞镖暗算那个女童;可是那个女童轻松的用剑挡了回去;挡回来不说,那飞镖回来时候还打了个圈;符坚几乎闪不开,幸亏玄竹扔了枚石子把飞镖打落了。


符坚很狼狈的逃了回来。


他勃然大怒,发誓要扫平此山。
“恐怕未必。”萧节道:“如果您把此山烧成了秃山,那几个人还是可以逃跑。”
“他们是哪派的功夫?”符坚倒是很感兴趣。
“不明白。”玄竹说:“她们的功夫深不可测。那么她们的师傅就更是不可想象了。”
“难道比左女侠的还高?”符坚不敢想象。
“人外有人。”萧节说。
符坚点点头,和萧节、玄竹一同回去了。


回到寝宫后,他和皇后孤独氏说了。
“真有此奇人?”孤独氏不敢相信。
“也许他的弟子功夫很高,可是她们的师傅却是个草包。”符坚觉得自己的想象力很丰富。
“皇上自己可以以武功定天下呢?”孤独氏说了自己的想法:“即使她们的师傅功夫不高,只要有才学,也值得您三入深山啊。”
“三入?”符坚冷笑:“说的轻巧,一去一回需要十天,可是还是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最美丽的兰花总是在深山深处啊。”孤独氏道:“不如妾身陪皇上一同前往。”
“那也好。”符坚并不在在意。


七日后,符坚、萧节、玄竹和孤独氏和宫里的几位妃子,一同来到了那个山洞前。
山洞里这回女童多了,有两个在练剑,有的在晒草药。
符坚送给一个女童一封书信,请她转交她们的主人。


她们的主人出来了。
他是个男孩子。
他的衣衫不整,松松垮垮的;头发也是非常之长;身形倒还是俊朗。
符坚亲自为他呈上一幅天下的形式图。
那个人接过了。


他样子很孤傲。
他的头发很长,一直到脚指甲那里;他的手非常白,和他手下的女童一样。他也不是很高;似乎江南的人都不是很高。
符坚看他仔细的看地图,并不说话。
那个人很僵硬的立着。


孤独氏皇后也在看他。
她看的眼神很特别,也很仔细。


过了一个时辰。
那个奇人才告诉符坚,说他所送的图其实缺陷不少,东晋的很多战略要地都没有标出来。有很多河流,其实没有那么弯曲。他所知道的几座大山,他有没有标注出来。
符坚问他可不可以修改一下。
那个奇人找来笔墨,很快将他觉得需要修改的地方修改了一下。
他修改的很快,几乎是没有想什么。
符坚看他修改的地方,好象感觉还是这个奇人绘的图更好一些。


符坚问这位奇人,说为什么羌人难以战胜。
奇人简单的说了一下,就是轻敌。以为羌人没什么了不起,殊不知,羌人活动了几千年;早就不是一个弱小的民族了;他们的实力虽然不是很强大;可是战斗力还是不可低估的。可是符坚呢,每次都觉得自己可以胜利;可是事实又很残酷,羌人很容易的破了前秦的大军。这很容易解释,那就是前秦里面有内奸。
内奸?符坚不敢相信。
不是上面的人,奇人分析,应是长安的探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左纶就不会顺利的守住那个小邑了。


符坚看那个奇人,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
孤独氏看那个奇人,他似乎年龄也不小了;可是有一种超越年龄的东西,似乎一时半会儿说不出来。
很令人不可思议,难道这个人会成为前秦的重臣吗?












注:①古代的身高和今天是不一致的。在南北朝时期,一尺大约相当于今天的22厘米。符坚的身高八尺,其实也就是1米8左右。那个女孩子身高六尺半,也就1米5。




----------------------------------------------
麓山派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8-30 05:33
正文 雷鸣之剑 其九十一 初战显峥嵘
符坚又问那位奇人,请教他的名姓。
鄙人王猛,那人倒也谦虚。


如何破羌人呢?符坚又问王猛。
羌人不过是蛮夷,王猛胸有成竹,他们的气数实在不长了;不难破。


“果真如此?”符坚几乎是没有想到。
“确实。”王猛说:“前秦虽然新败,可是还有数十万大军。狼牙山一战,其实胜率还是非常大的。可是有的人连对手的实力都不摸清楚就和人家决战;守住了一个小池子就不知道自己过去的失败,这样的人成不了什么大业。”
“你说的是。”符坚说:“谁可取而代之呢?”
“我可以试一试。”王猛毛遂自荐:“不过有点难度。”
“请先生指教。”符坚必恭必敬。
“需要我节制全军,让那个女人从哪里来,回哪里去。”王猛倒也直接。


符坚沉思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答应了。
王猛这才点点头,带着自己的三个女童出了山。
他和余下的女童吩咐了一些事情,那些女童很快就明白了。


符坚带着王猛和他的三个女童回到长安后,没有将事情宣扬;只是说与羌人的战事还在继续。并派全城的士兵找探子,很快抓住了十几个羌人。王猛说的一点也不假。
王猛没有府邸,暂时只好住到了萧节家里。他是个不声张的人,所以几乎没有人发觉他躲在这里。


符坚单独召见了王猛一次,问他还需要多少兵马。
“什么也不需要。”王猛说。
“有几分把握?”符坚对这个很感兴趣。
“三四分速胜的把握。”王猛说。
“三四分太少了。”符坚说。
“我讲的是速胜。”王猛说:“也是军粮可以支撑或者是最意料不到情况出现的概率。”


“你说的不错。”符坚说:“羌人的兵力可是比你的丰富。”
“兵多难胜。”王猛很自信。


符坚思虑了几夜,才授予王猛将印,并发了诏书。
王猛立即前往那个小邑。


他赶到小邑的时候,羌人刚刚进攻失败一次,左纶见是前秦官人的衣服,就放开城门,让他们进来。
王猛宣读了圣旨,请左纶立即离开这里。


皇帝还说了什么?左纶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她还有一些亲兵,也有不少老部下,不过人数太少了;仅仅只有几十个。
皇上什么也没有说;王猛说。


左纶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争执的念头,自己往长安赶了。
她直接找了符坚。
符坚也一直在等她。
已经过去很多天了,他觉得那几个晚上的欢欣几乎是他从来没有遇到的。
现在左纶终于回来了。
符坚没有怪罪她军事上的失败,可以说是前秦史无前例的大惨败。可是现在不是追究什么的时候。


符坚和左纶由快乐了一个晚上。
左纶和花样太多了,怎么也数不过来。
符坚想多玩一会,可是孤独氏又来了;好象她有数不完的事。
符坚草草的和她聊了一会儿,孤独氏见皇上无意,只好走了。


王猛没有派士兵多训练,只是让士兵多买粮食。
左纶在训练军队的时候,将军死了三分之二。
王猛在看了士兵的训练后,很快就找到了三十个人,他们的功夫都还是不错的。


王猛没有让士兵们加紧训练,只不过是读书或者是连骑马射箭。
士兵们不喜欢这些,这些太枯燥了。
不过王猛却要求很严。


孟祥龙又可以荒唐开了。
孟府的所有丫鬟,都已经被他收了。
这在过去,尤其是唐以前是很普遍的。大诗人白居易,经常在杭州和那里的女子玩耍。他和他的文友之间,交换女孩子是经常的事情。
他又找了几个丫鬟。
他的夫人劝过他,说他年龄大了,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孟祥龙喜欢一个人和好几个女孩子玩。


他的夫人不问他,他也不问他的夫人。对于他来说,其实自己的空间大一点好。
孟祥龙也喜欢一个人看另外两个人玩耍,这让他有刺激的感觉。可让他奇怪的是,自己玩这种游戏从来就没有失败过。
他现在好象觉得,自己用什么办法想出这个圈子,几乎是不可能的。




----------------------------------------------
麓山派
zhhpwshch
该用户已被删除









回复时间:2004-8-31 23:24
到底写的是什么内容哦?看不明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9-1 08:27

不是你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呵呵~[em10]




----------------------------------------------
日月流水去,长江滚滚来。子在川上日:侍者如斯夫!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4-9-1 23:11
正文 雷鸣之剑 其九十二 平凡的将军
王猛和左纶不太一样,他不喜欢训练自己的士兵;只喜欢玩。他玩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别人都是三三五五的玩棋,或者是玩游戏。他不一样,他好象是在玩的神态;别人从神情上判断,他好象是在玩,可是又不知道他究竟是在玩什么。
他喜欢一个人看士兵们训练,那三十个选出来的士兵,他只是单独让他们出来;自己则躲到别的地方看他们训练。而他好象喜欢更多的就是看,但是不惨乎到其中去。他只是到其中做一个看客。


他不太喜欢很好的饮食。即使手下为他做了很好的饭菜,他也懒得尝上几口。他只喜欢随便看看,挑一些吃。
平时王猛也不太喜欢指挥什么人,他不太喜欢操纵别人,让人家听他指挥。他只不过是召几个大将军,让他们各自做好自己的事情。至于做得怎么样,没有必要告诉他。他也不会去问。你做好了,告诉他有什么意思。你做不好,那不是让他们生气么?


他的几个女侍者也喜欢到处玩。那几个女孩子都很漂亮,对他来说;他喜欢这种很美妙的感觉。自己的女宠到处玩,别的人都很喜欢她们。有时自己的将军和自己的女侍者调笑,他也只是笑,什么也不说。
他不喜欢太正经的人,倒是经常到青楼。他好象很会选女人;他所选的几个妓女,都是妓女中的上品。他有时玩得尽兴,有时三四天都不出来。


当然,羌人并没有打胜仗。
将军们开始还对王猛觉得没有什么;后来就觉得很吃惊了;王猛下的命令,包括修的防御工事、有的地方要安什么东西;要筑的堡垒什么;他们虽然感到很惊讶,可到最后还是做了。不过也很奇怪,王猛布置的东西确实也很有用,羌人虽然来了几次,可是没有一次可以突破王猛的防线。虽然羌人也曾经一直占优势,可到最后,他们最后还是没有前进半步。
将军们觉得王猛似乎很有条理,好象他布置的很一般,可是他们照着做了之后,军务似乎极有条理;军粮、伙食,什么都有了稳定的供应;军中的秩序,一直也没有乱;而让将军们想不到的是,王猛似乎很会看人,他布置的几条命令,几乎都是找了很合适的人去做了。而他看人,几乎就接触了一次。


将军们也很惊讶,王猛似乎很年轻,也没有任何指挥战争的经验。
不过,他们也明白;现在也许王猛真的有什么办法了。


当然,对于符坚来说,他还是希望速胜的。
符坚虽然和左纶有了鱼水之欢,夜夜不绝。有了自己身上的痛快,他更喜欢自己的心灵和神经上的痛快。虽然他知道战胜羌人的难度很大,可是,他还是希望几天之内就可以传来捷报。


几天之后,萧节送来了王猛的书信。
符坚看了看王猛的书信,问萧节,说王猛也不过如此吧。
确实。萧节说现在看不出什么。


“他是不是故做什么玄虚啊?”符坚说。
“不会的。”萧节说:“他既有经天纬地之才。也不必急在一时。”
“可是他和左纶相比没什么高明的地方啊。”符坚说了自己的想法。


“高明不高明,不是在一时可以看出来的。”萧节说:“虽然王猛现在没有显示出来,可是路遥知马力,日久才显才能啊。”
“你说的在理。”符坚说:“可是我们一日消耗粮食不少啊。”
“一日虽然可以消耗粮食不少;”萧节说:“可是我们如果取得胜利,收获会很大啊。”


“那他需要多久呢?”符坚说。
“即使一年半载。”萧节说:“我们也还是赚了啊。”
“就等等看吧。”符坚说不出什么。


几天之后,王猛上了一个奏折,说现在速胜希望不是很大;羌人的实力比他想象的强大了许多;他现在觉得,需要的不是进攻,而是防守。他准备屯田,在秋季或者是冬季再说。


符坚下了奏折,问王猛,说他有没有希望。
王猛几天后即上了奏折,称现在屯兵是个好机会;至少,现在那个小邑周围的土地十分肥沃,可是开垦的地方不多。
符坚看了看奏折,没有说话。


左纶看了王猛的奏折,说不过一个缩头乌龟么,怎么这么器重?
起码他现在还没有打败仗,符坚说。
打败仗也要看机率啊,左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过错;不就是几万人么?
几万人还少?符坚几乎不知道说什么。


他给王猛去了一个圣旨,让他迅速出兵,说自己的粮食已经不多了。
几天后,王猛上了奏折,说现在羌人兵强马壮,他进攻不是时候。
符坚不太满意,又叫来了萧节。
萧节还是站在王猛那边,说现在王猛当将军后,军中的消耗并不是很多;羌人又不能掠夺我们的粮食和铁器;也不能进攻。日久天长,他们就没有力气了。
符坚对萧节的话虽然不是很满意,可是也反驳不了他的话;毕竟,王猛的才华多少还是有一点的。他治理的军队,比左纶在的时候好了许多。




----------------------------------------------
麓山派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62053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