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梦彝
155492个阅读者,8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0-8-17 17:38

梦彝



珠源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第一章(1 节 ) 三方进财

  "唉,真后悔,说了你肯定骂我! "有着水晶灯,铺着红地毯的豪华餐厅内,一张餐台旁边,坐一美少妇对着个黑眼圈的“大熊猫”说。

  “我前半夜赢了四万多,想着自己运气好啊,想趁胜追击,谁知,一万,七八千元,几把就把赢来的全还给了他们!,当然不甘心啊,接着玩,倒贴了三万多。。!!” 大熊猫笑笑,掸了掸手上的烟灰,“你啊,真贪心,人家赢一千几百都不玩,你几万还不想收手!,想一夜十万几十万,那是一辈子也难碰上一二次的!!极少可能。 我在澳门,赌了一个多月,才来这船上赌,小小的玩,每晚几千元,有时不够它规定的最低金额,他们都不收我船票钱,都熟悉了。天天送钱给他们哦!” 美少妇惊讶“你天天上来?专门以此为生?”“我在香港有公司,这些天没事做,就学赌博了。输多赢少,哪能以此为生!玩玩。”大熊猫说。“你哪里人,”

  美少妇问。 “我是江浙一带的。”

  “哦,难怪,听您口音,我以为你是台湾的”。美少妇喝了口茶,接着笑道。

  这是真实的,发生在一间奢华房间内,餐厅的对话。准确的说,是在公海。一豪华巨大邮轮上。两个陌生人。以赌为题的对话。

  美少妇,就是我。

  当然,人说,话说三份,我也好歹说了七分,另外没说的三分是——我是亏损了四万块,不过,是赢来的,没亏本。还剩有赢利二万时,我就勉强忍住了手。不再赌了。

  我在赌博上,好象有点天份,我给自己规定,每次带多少钱去,赌输就不玩了。而我可做到,输三次,一次回本。我在这些赌船上,一共玩了十几次,船票几百到一千多,我全在赌上,弄了回来。还挣了几万纯利。 抱歉,说得这么好象很专业一样。 是做股票留下的习惯。 说到股票,想想,虽有进帐,还是忍不住的伤心。百倍的本,挣一分的利!! 加上我先生每个月给的,生活费以外的零用;我就是三方进财。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color】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0-8-26 15:06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18 20:52
  第一章2节 那是祖母讲的事
  战乱,到处是死人,村里活着的人,全都提心吊胆的过一天是一天.,一听到"回子来了,"一条村,跑得连条狗都不见.这是回子(对回族的蔑称)马铃玉造反呢. 当其时,被汉族压迫的,何止是回族.

  我们这儿,以前全是彝族,汉族是后来迁来的.我们看反正到处荒山野林,就不理,由他们开地种. 这样大家也相安无事几十年,外来人越来越多。直到有天,外来的汉人竟然说,我们的地是他们的,还说,你说是自己的,就得有证据. 于是,我们将自己的地,用地边的草扎疙瘩围起来。而汉人,到处捡石头!一天,我们再到自己的地干活时,受到了阻拦!!汉人的石头围在我们地上,我们自己扎的草疙瘩,被他们放一把火烧了!!就这样,大家打死人也打过,可打不过,抢不过,土地被霸占了。土司又被收买了。我们没办法,活着的还得活,有的搬家,有的给人打长工,有少数的另外开地。我在自己家的地被抢后,捡了个小碗大的他们放火烧草烧过的石头回来,给小娃娃们玩,也记着这仇恨。哪,就是后院那个花石头。

  你知道不,现在的“棺材凹“(地名),就是那时候,打架,打死的,全放那,一畦子全是棺材,所以改名叫棺材凹。 这里以前山清水秀,彝家人又相处和谐,太太平平的, 那些汉人(汉族)来后,闹了很多事,霸占了我们的土地,还带了些乱七八糟的病来我们这,才几十年,唉,现在,打死,病死,搬的,被抓壮丁走的,人都没了。只有我们一家,我们不是不想走,是我们九代单传,家里只有女人与小孩,没人力。加上你爷在罗平当县长。才不得不提心吊胆的在这。

  说给你听,常打架打仗时,马贼也特别多,我为了家里安全,我穿上你爷爷的男人大靴子(她小脚,穿大靴子得包很多层布),拿上个棒子点着油灯,在楼上(木楼板)一晚半晚的走来走去。故意弄出很多声响来,让人知道我们家人多,有男人。人家就不敢强进来抢。 唉,还抓壮丁,家家户都留个后门和后窗户,一听到叫喊拉壮丁,就从后门或窗户跑进山林躲藏起来。

  上面这不合时宜的故事,是爸爸的奶奶讲给他听的。爸十岁时,她已经八十五岁了。那时候,多病多灾,一般女人都是生很多孩子,能养活的极少,而我家,更少,听说苦命的祖母,生到第九个才养活,爷爷出生时,就直接叫老九。(我的辈份、时间概念很差,又是写作新手,没办法,只能写得这样,很羞愧)

  我家是在珠江源头的一个小山村,现在也才几百户人家。周边村落,全是各种民族混居。大件事点的是,汉族养的猪跑回族家去了,他们会找到猪主人,要求为他们所有的回族人家送香饼之类的回族食品,而这一送,一头大猪卖了还不够本呢。不送,人家全部团结得似非洲吃人蚁一样。没人惹得起。我读书时,去几十公里外的重点学校,全校就我一个是彝族的。 后来我外省打工,在派出所办事,听户籍警说,好象我们地方,彝族也就我们一家(准确是几家,是我们一家人从爸爸那代多人了的分枝) 我们除了血液有着少数民族基因外,为了生存,早没了自己宗教,信仰,习俗。 连父辈的兄弟姐妹,嫁娶的对象,全是汉族或别的民族。所以,想到这,这小说,是否应该说是珠江源头最后的彝族人家呢?于是,有了这书名。

  记得小时候。大哥很调皮,与同学,同村小伙伴打架斗殴是常有的事。 而有一次,与回族同学打架。那同学打不过,回去小事化大了。他家大人找上门来。不肯讲理,要求给钱,给他全村回族人家做香饼。我家本来穷,何况谁想被敲诈?不想就范。我妈急中生智“你们是同学,孩子的事,大人硬要插手,你讲理我当你是宾客,我们讲宾茶礼仪,不讲理,要打架,那么,就大家约好哪天,我也去把我们红河的本亲汽车拉来,。。”就这样,小孩子的事,最后还是用小孩子的方式解决了。——那回族人家知道,我们彝族人家可远比他们人口重多!可他不知道的是,其实,那些红河彝族,可与我家没什么亲戚关系啊。我妈不过是没办法与他们讲理时,吓唬他们的。 我之所以印象深,因那天,我在喂狗饭时,我家那灵性的狗,不知为何,无故怕得全身发抖——那时天气很温暖,我就奇怪的,有点不好的感觉。

  第一章 3节 最可怜的千万富翁

  太子道

  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竟然有这么优美,浪漫的环境,干净的道路两旁,有着大棵的开满金黄色或米白色花朵的树,无风都香气四溢,还有热带椰林风景树。记得第一次来勋家,也正好是花开时节,微风吹拂,空中飘散的香气与漫天飘飞的花瓣,我醉若梦中,倒似乎一切没了真实感。

  清晨,微光从厚厚的窗帘透了进来。

  我在先生的呼噜声音中醒来,才七点,我半朦胧中飘到洗手间,洗脸洗手,就去拿奶瓶,到厨房热水器用开水烫,接几安士开水,再装凉开水,加入奶粉,反复几次摇晃,取出奶嘴处的圆盖,返入房间,抱起还没睡醒,睡象搞怪的可爱女儿,喂奶了。。。 女儿最近喝奶量不多,一只奶得分几次才喝得完,没办法,我只好提早点,喂多几次,总希望她吃多点,快高长大。

  勋七点半起床,洗澡换衣服八点出门,坐一小时过海巴士,到港岛中环上班。因那里找停车位的高难度,使得他的宝马足足在小区停车场呆了几年。白白大笔钱闲养着。唯一好处是,他反而从不用担心塞车,迟到了。 他到公司,首先一定得看报,在看报时,喝咖啡,吃早餐。只知道他是管理经理的经理,因他说了,我也不太明白,懒得多想,于是,多年相处来,我也不太了解,他准确的收入或职位是什么。他每月准时的给我家用与零用得了。

  我常觉得累。心也累。我知道,源于自己各方面的贪心。我的私房也足有七位数,可我的目标太远,太高了。而且更主要的是,我哪怕是做家务,我都希望自己能在最短时间内做得很完美,所以,累!拥有帅气老公,可爱女儿又生活富足,理应幸福知足的我不知不觉的,生出丝丝的不满—— 想想,有时觉得我们的人生真是奇怪,人家有千万资产,日子过得很舒服吧,而我们,啥都得亲力亲为。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0-8-23 21:29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华京雷   2010-8-31 22:14  金钱  +10   好文章
华京雷   2010-8-31 22:14  魅力  +1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18 20:54
  第一章4节 人生似梦 梦是人生

  我拖着行李箱走在小路上,,远远的,望见了高高白杨树下瓦顶围墙.那几个大鱼塘及大片土地上的一排整齐房子,宛如庄园,农家乐的,就是我乡下父母家。已隐约听到家里的狗叫声音.感觉开心之余,也很恍惚。现在太阳还没落山。

  就在今天早晨,我还在自己与老公的家。中午回到广州市,下午的飞机回老家省会,再接着一点五小时城际列车。又半小时巴士。下车,脚踩在了家乡的小路上,居然怀疑这种真实性,所以恍惚。——我一天内,走了四个我生活过,算是熟悉的城市。

  来到家门口了,拴着的小黄,记起了我,一个劲的摇晃着尾巴讨我开心,嘴里呜呜着开心才会有的声音。它是我买回来的。当初看中的是另一条漂亮狼狗,谁知讲好价,卖狗的拉狗时,那小狗吓得钻笼子底下去了。而这小黄,很大胆的冲我摇头摆尾。我觉得它很有眼光。呵呵。知道我是个将是它的好主人家吧。于是,尽管它是土狗,也没那狼狗好看,我还是改变主意,要了小黄。它一从笼子出来,就伸出条舌头,来舔我示好。

  我远远的逗小黄玩一会(不敢太近,因太久不见,它会抱着人不放,口水与灰,让人受不了),才看到妈妈从鸡房出来。(她养了过百只土鸡与蛋鸡)她笑“你不是说得过几天吗?提前回来了?”我告诉她,我早就提前一周说过今天回来。我有些郁闷——看来妈又没提前洗晒一下被子。我们兄妹全在外面,家里的被子,平时都不用的全束之高阁。就算是以前洗过的,拿出来还是有阵不好闻的味道的。妈妈很丰满,不是肥。都五六十的人,脸上有着高原特有的红润,可能现在日子比我们小时候过得红火,上围比我记忆中更波涛汹涌。她没戴文胸习惯,晕,我常被晃得生气——感觉她太不知羞了。可说了也白说,反被骂的。她很乐观派的,有什么,火爆过后,啥事都没了。

  我说吃过飞机餐,不饿,妈与爸吃过晌午饭了。就暂时不弄,坐客厅打开电视,聊天。妈说“你爸又一声不吭,不知跑哪去了”。我知道,这是爸对付妈的招式。他说过,妈什么都管,说给她听可能不让去,就他想去就去,不说。 也因这样,有好几次妈电话里告诉我,爸不在家几天,害得她担心几天,最后到处去找他。我边端盆热水洗脸边听着妈妈的唠叨,思绪不觉回到遥远的从前。。。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0-8-23 21:30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华京雷   2010-8-31 22:17  金钱  +10   好文章
华京雷   2010-8-31 22:17  魅力  +1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19 11:42
  第二章1节 村里"首富"

  80年代,我出生在珠江源头的一小山村内,仅余的一个彝家家族中,家乡风景如画,记得小时候,春节,山上的山茶花与迎春花,开得漫山遍野.我们常采回家插.三月里,马樱花,又名大白花,大红花,开得大过碗口.别提多好看呢!快到夏天,满山头映山红红得让人心慌,__似着火了一样,还有山上的野生桃子,李子,桑葚与奇异果,美味的蘑菇,让我们的童年充满甜美.快乐开心.记忆犹新.

  我幼小时候,家里是这个贫穷农村最条件好的两家,两家都因爸爸是当时最吃香的工人.爸爸是当时最生蓬其时的人.当大家都说"嫁人要嫁解放军,吃菜要吃白菜心"时,他是当兵的.当大家都觉得,吃"国家粮"是最好,铁饭碗时,他正好复员军人到工厂做"开厂元老".于是乎,在那缺吃少穿的年代,我家有大家没有的白糖,饼干或者说大米,面条,都是让人眼红不已的.只是,妈妈特别大方,在别人吹捧她或看到熟人家没吃的,就送这家面条,那家两碗大米,那家两块红糖。。.而她的妈妈家,就是我外婆家,还是没吃没喝的(这点,当时我们小得什么都不知道,不懂。现在大了听说,就觉得我妈特别"灯塔"__照远不照近!.,瞎好心,却不管自己家人___尽管那是她养父母,无论是对她好与不好,可也养大她,我们小时候很多时候,都是外公外婆照顾的)没听她说给了多少东西,食物..我只记得,妈妈总爱吃鸡蛋,而且都是煮鸡蛋,吃得我怕,到现在,还从不吃煮鸡蛋. 记得, 我们拿饼干在爸厂的水泥地上滚着玩——那时的饼干好象全是大若小碗,硬硬的,表面有层白糖。 记得我们吃水果糖吃怕了,用火烧溶,好象现在的拔丝香蕉内的糖丝一样,拉着来吃。

  另一家爸爸是铁路工人,(在这啰嗦一下现在,他家遗传可好了,生了五女儿,全都高挑身段,玲珑有致,白肌胜雪.!而当年与哥订娃娃亲的女孩,也早当空姐,自己选择了丈夫.)也可能因两家门当户对吧,两家关系很是亲密,在农忙时节,都是相互帮忙的.妈妈叫他家妈妈做"美花姐'我们小孩子都在一起玩的.大家说笑,把他家与我小的哥哥年龄相当的女儿许配给我哥,订娃娃亲.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0-8-23 21:18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23 21:22
  珠源朋友,发文章时不用急,先编辑,再预览,最后发表。
  我把你的帖编在了一起,不对的地方请给我联系。
  这样你的点击率不吃亏。问好!
  小说写得很好,期待后续精彩!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23 21:45
看了题目被吸引进来。蛮有味。加油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24 11:18
谢谢叶香姐姐帮忙. 我是初手啊,才学着写作.觉得 有很多话要说,可不太会,着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31 13:13
第二章2节 回老家2
我这次回家,有两件事办.一是续签证件,听说有一年探亲的签证,我上次办的三个月的,到期了. 另一件事是,因有了孩子,一切原来的计划有变,想到将来难得有空请父母来我这,家事多多,没时间陪他们, 于是乎,早在电话中,我们商量好,带父母到GZ的家,来散心一些日子.我又请了人在先生这边,帮带女儿.相对我就有空闲陪父母了.
倒时父母,总不舍得,放心不下老家,虽我提前好久就说了带他们到GZ散心,可他们还是没预先找好帮手照料家里的人. 没办法, 我打手机给另三兄妹,商量一晚,未果。晚上我睡在尘封的房间,盖着崭新却有阵说不出气味的被子。久久无法入睡——心里无法控制的火冒,准确的是,有火无处出。怎么所有的,预先就提醒,就不去做,不顺利呢?!(啰嗦太多会让人看得烦心,暂时按下不表。继续下文——
父母是平常百姓,善良大方,也胆小怕事,说的远比做的多。不知是经历还是思想本身问题,他们对事情看法,永远是悲观,想坏的想得多。
第二章3节 没落大户
妈妈的母亲___我的外婆,儿时真正的虎口余生,老虎跑到农家找食,都叼着她了,在大人们敲锅(铁锅脸盆之类)打锣声中,吓得扔下她逃窜了,虎口救下一命 ,只可惜老虎的爪子,使得她的脸都几乎没了,毁容了。
外公家,是L村的地主,只是,外公父母,在他年少就相继过世(原因外公没说清楚,想必是当时来说是难治之症——风寒,瘟疫什么的吧)。外公被嘱托给他叔叔家养,家里所有财产土地房屋,自然也叔叔掌管。刚开始倒也对外公还好,照样给他读书,只慢慢长大,渐渐的,看到了叔叔真面孔——每谈到此,他总是咬牙切齿的咒骂!
年少的外公,英俊潇洒加满腹读书又大户人家,得一门当户对的美丽小姐欢心,两厢情愿之下,外公请媒婆说亲,一切似乎很顺其自然的进行到迎亲那天,一大早上,喜气洋洋春风满面的外公穿红绸缎新服,戴着红花领头大队迎亲队伍,抬着礼品,骑马抬轿去迎亲,小姐接了回来,花炮放过,拜堂完,新娘当然先扶入洞房,此时意外出现——叔叔指挥几个下人,不待外公有何反应就捉拿起来,关了起来。我无法想象,那嫁做新娘的小姐当时是怎样的震惊——进洞房的新郎竟然换了一个人(叔叔家的儿子)不管小姐是事先或事后才发现上当受骗,有反抗或怎样的,无法扭转这事实,被强奸还不能声张——若大闹出去,在那个年代,又是成亲后发生的事,就算她死了,也无法洗清别人给她,她娘家安上的侮辱,污名,世俗唾液还会继续淹吐在他家头上。 她无奈,无情不愿也不得不接受将错就错,忍耐!如哑巴被人强塞了黄连。
外公在关押中才明白,自己原来是空欢喜了一场,帮人“顶包”了。——这种情况在过去好象很常见。男的或女的长得不象样,相亲时候,就找个人代替自己,以欺骗性方式把自己给嫁出去或娶妻。这种事叫“顶包”,不过,外公是蒙在鼓里被人利用罢了。
外公真正的老婆,是他叔几乎不用钱找的。一个穷人家的女儿,就是儿时差点被老虎吃掉,被毁容了的,婚嫁年龄没人要的外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31 14:10
气疯我了, 才写了很长一节, 在保存时,不知怎么没存到,在发送发表时,不见了... 有人知道有什么办法找回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31 19:59
第二章3节 没落大户 黄连般的童年
就这样,外公与外婆被他叔叔赶进一间破耳房(大户人家很偏的侧房叫耳房,应该不比柴房好)明明霸占了他家家产的叔叔,还道貌岸然的地向广大邻居,民众声称“我给他找了老婆,分了房子,土地,照顾他到成年有家有室了。应该分家了!"意思是——没占他便宜!家产!
懦弱的外公,不谙农事,百无一用,指的就外公之类书生,不能够利用识的字,诗书来生活。可怜的外婆,不得不担起这本是男人天下,男人当家的养家担子。繁重劳作,先后又生了几个孩子,平时都缺吃少穿,更别说产后调理,外婆终于扛不住了。尽管她对这太苦太难的生活,孩子是多么留恋,连男人都看不到最后一眼之下,走了——死不闭眼!
当时是五,六十年代,到处“学大寨,开大地,打大坝(水库),大炼钢铁!”外公也与众人打大坝去了,外婆死都不知道。有人带口讯去,他才赶回去,忍住悲痛,胡乱处理了外婆后事,没能力养活三孩子,找人家带走大姐,小妹,只望有口饭活命得了,外公痛苦理智的做了选择。身边留下儿子防老。
妈妈当时四岁半,她说自己记事了。于是乎,发生了件事.不懂事的她在养父母家,玩耍中,蹦蹦跳跳,一二十公里的山路,竟然走了回去生父那,命大,没碰上豺狼虎豹!!
只是,在养父来找到人带她回去的一路上,外公用极细的小树枝条,不知打断了多少条,一直打到回到家...外公家也很穷,但他有两条棉被,没给妈妈一条,让妈妈在一个角落里,瑟缩在一堆干草里面..妈妈虽小,当然也得做小孩子能做的活.帮着做农活一直到妈妈嫁人.(虽然妈没明白说过,怎么恨养父,但,我觉得是因此事,才使妈妈"富有"了,送柴米油盐给同村外人,也不给自己的当时同样缺衣少食的养父母:还把我们几兄妹轮流的送去他们照顾,还得倒贴口粮--要知道,当时可外公家几乎没几粒粮食!他们有自己的几个孩子了,要照顾,还得帮妈妈带,养我们..我们当时不知恩怨,不过,此时的外公外婆对我们远比当年对母亲慈仁得多.因此,我们现在也记得他们的好.孝顺他们.)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9-20 12:00
第二章4节 丧父的童年
父亲的儿时,也是悲惨的,才两岁时,父亲就早逝了,在男人是头上天的年代(那时,女人包缠小脚呢,一般很勤劳也只限于在家做家务,难以做重的农活,)没男人就塌了天. 于是,祖母与奶奶商量后,招个同姓的男人上门.唉,或许是遇人不淑,又或者说被媒婆哄了,男人是四肢健全,顺眼,好健康.却是懒人一个. 可怜奶奶,招了男人回来以为有靠,到头来却得自己撑头家.还为他再生儿育女. 还管不住他.可悲的事就不断发生. 在祖父当家作主时,挣了些田地,山林,茶林.被继爷爷以奇怪,最不值得的方式败了__比如,家里没茶喝了,他懒得去采,也没想过请人去帮手.就叫别人给他一包茶,他用茶林换!!! 事后,想必奶奶祖母有闹过,可事成定局,没法或者说根本没补救过?!就这样,土地也是,不出几年,家里能动,能当铺当,能卖的.全弄清光了.唯一万幸的是, 因继爷爷的好吃懒做败落家产,结果碰上新中国成立,打土豪,分阶级斗争,划分成份时,爸爸家早穷叮铛响.村干部说,三年前都有田的是破落地主,而我们家,十年八年前都穷困潦倒食不果腹了,成份划为贫农!! 这倒使得家人免于受到批斗.真是祸福相依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9-25 15:52
第二章5节 旱灾下的 节俭行动
清晨起来,出到场院上,入眼的,还是到处翠绿.看到鱼塘上空,飞着,或鱼塘内立着很多大大小小的各种鸟类. 现在是干旱了十一个月,珠江源头都断流的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9-25 15:56
第二章5节 旱灾下的 节俭行动
清晨起来,出到场院上,入眼的,还是到处翠绿.看到鱼塘上空,飞着,或鱼塘内立着很多大大小小的各种鸟类. 现在是干旱了十一个月,珠江源头都断流的情况下,我们村内都很多人家水井无水了.我家比他们地理位置高几丈,幸好在以前,我出资重修了鱼塘,加深了2.5米,而水井又挖在塘内,所以,我家不缺水.还使得四周的动物有水饮用. 爸妈从不会打它们,也纵容得它们竟然敢来以家畜抢粮食吃.家里原各种果树,在还没全熟时,也成了它们的美味了…甚至于,有一次我回家,竟然在楼上看到一只大鸟,它是从开着的窗户飞内的,跑家里吃粮食!也曾在家里看到过松鼠. 妈妈在场院上喂鸡,有鸟来吃,我捡枝条吓唬,几乎没什么效果,心想,要有汽枪多好啊,多少野味!
“妈,我家的粮食,起码糟蹋了四,五分之一!”“哪能一点不糟蹋,越吃越有!”妈就这样,从来都是,家里的东西,在她眼里是不值钱的,浪费是正常的。她曾试过,去买小猪,本来是打算买一二只回来,吃家里的潲水,不浪费得了。可人家卖猪仔的吹捧她“女老板,专业户来了”,她一高兴,让人家用汽车送一车来,足足有九只!!妈也知道自己养猪,鸡不挣钱。可她就是高兴。愿意这样。我们帮她算计过成本,忙活一天,所喂的粮食与卖的钱来对除,一天亏损二十多块钱,她的人工没算。当白做。 若养的畜生越多,就亏损越多。我家每年大片土地种出来的几吨粮食,全赔进去,还把我每月给他们的生活费一二千元瞎用了。没用于生活。实在劝说不动,这一二年,我们改变心态。反正现在啥都不放心,不健康。干脆,自产自销。大部分的蛋,肉,我们几兄妹一得空回家又吃又带。每年父母杀猪留下几只火腿。几兄妹一家一只。这里,也真得说件事——我女儿才一岁,她吃鸡蛋,每次哪怕喂一点点都过敏。可这家里土鸡蛋,鸡吃的也是家里粮食(从没喂饲料),我女儿吃就不过敏。而且,有注意到,打开的蛋,与买的,最贵的,都有小小的不同。蛋黄特别黄点,黄比买的易散开。无论是炒,炖,煮,都香些。
我在回到家的第二天早,就带上早就准备齐全的办证资料,到镇上公安局与为民服务处,办手续,还得送市公安局呢。运气奇好,在某种程度上官僚主义的各机关,竟然都办到了——以往,我得往同一地方办事,起码得连去三次到五次,才找得到人。他们不是说,工作人员去公干,或送什么文件,例行检查去了。我们老百姓气愤有鬼用。明知他们相互打掩护,是去打麻将或者说偷懒没来上班,你又能找谁投诉?我曾真想投诉,可打电话问过,人家含糊的半天没告诉我个真实投诉电话号码!帮我们办事是份内事,可人家就给个臭脸你看。我很多时候想,若他大胆到敢收黑钱办事利索点,我宁愿给点钱算了。这倒好象没到这地步!(有摄像机监控着呢)在很多次感觉到被故意难为时,我赔着笑心里恨恨的“哪天我很有钱,你地方政府,求我也不回来投资!”
一天内,我办好了签证事宜,写明办好让特快专递到广州去。原打算与父母搭飞机的,可看到家乡正灾害到连生活水都没,叶菜都贵过广州市,就打消了想法,坐火车,三人就省下三千元,本来父母在我与妹劝说下,愿意我捐出我们省下的钱给家乡,可妹打电话说了,人家叫我们到他们的办事地方去捐,而我们想法是用这钱来为我们村服务。怕麻烦与怕钱用不到我们想的地方,最后,还是没捐出去。爸妈说“我们家也是受灾户啊,给我们松动些更好!”
妈妈叫了早有家室暂没孩子的妹妹回来,也只有她,才照顾得了家里大小过百的牲口。我补贴点生活费让她喜欢什么就买吧。于是,喜忧渗半的父母与我大包小包,(带了一大只火腿与土鸡蛋等土特产的,)在我回家乡的第四天就又上了昆广火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0-7 12:56
第三章一节 城镇般的小区
带着父母来到我足足几个月没回,没得空清洁的GZ家里,一眼望去,好象还是一切光亮洁净,可手一摸,灰尘一层!
这个变态的小区. 我内心是这样评价它的.为什么呢?
这算是偏远的地方,楼价却奇高.记得才买这里面房子时,我有足够的钱买大的,可我想用多的钱做其它投资更好,到后来觉得楼涨价太快不如换大房时,我才发现,自己的钱买不起个三房一厅了!这不算,不爽的是,高价不代表它质量好或漂亮点.白色马赛克看上去是灰灰的.才交的新楼却多空投诉这漏水那有问题. 房产商自己的物业管理,收着高昂的管理费却站在业主的对立面.以上帝面孔端着姿势为我们”服务”.感觉良好的当我们是手下的臣民,管理着我们.

它当然也是有优势的. 它大,如同个小城一般。超级大的车站,有很多不同线路;连小区内都有专线,村巴内线。有着虽不能说医术好,却极大极漂亮的医院.又小区内绿化占百分之七十面积.这是几乎没别的小区有得比的. 所以.它也理所当然的收着高昂的管理费.而服务却绝对不敢不可与别的小区比. 于是有人不断的搬出去,也有人不断的住进来. 它是有名的吧!号称“华南第X村”. 在楼价低时,住进不少勉强买得起房子的”穷人”,而高时,也有富人住.所以,港澳台,国外的居民都不少. 它是矛盾的.贫富不均;它物业管理费极高,绿化好,却到处有狗屎.狗尿气味更是熏人。有很多人咒骂它,却也有很多人以住它里面为自豪。它自诩港式管理,严格控制进出门口,给人安全感。却又做不周全。小区内都小偷多多,抢劫都发生,发生的凶杀都被拍摄成戏。我个人感觉,在查证方面,大有问题。也太不人情化。我在香港住宅感觉到人家的管理可温情,人性多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0-10 14:11
第三章2节 抢亲一
故事再回到,为什么两穷苦的小孩,怎么就成了”村里首富”吧.
在那五六十年代 ,全国不知饿死多少人的情况下,母亲在养父母家,父亲有了继父,全都看似有依靠却更辛苦的艰难生存,劳动着. 终于一天天的长大.
父亲十五岁了,做为光荣的贫农,他有资格有机会报名,去当兵.奶奶很不舍,可也觉得当兵是好事.一来在思想觉悟很高的当前,荣誉感比饿肚子都重要!一人当兵全家光荣,二来的确不用挨饿.三来当兵还有生活补助费,可比他一次上山找上百斤柴,走几十里路才卖几分,一毛钱好得多.后来知道 每月有五元补助,就更觉得幸福了.
在父亲当兵六年即将退伍时,母亲也小丫头长成了秀丽村姑,村里来招民兵,一招工的工作人员是外婆的亲戚,告诉她,现在招不如迟一个月,那批是国家的工作.可在当时,深受”解放军最亲,毛主席最好”影响下的农村姑娘,哪有分辨后来的”铁饭碗”最好的前卫思想?认为民兵也是解放军呢.听不进人家说,急不可待的当了民兵,她是女兵加上爱唱爱跳,分进了文工团.
(为了好叫,这下面就给父母都用名叫吧.父亲小何,母亲小香.)
听人说,青麦地村姑娘小香,在当民兵,又家庭成份好长得又如何下,小何还当着兵,母亲就请媒婆为他说媒.小何一听也高兴啊,一来二去带了口讯,两家人都在双方儿女回家时约见一面.
是日,一大早,打盆水照着刮干净胡子,洗漱打扮一番,穿上军装,精神抖擞的小何,连同媒人一行几人带着早备好的些许礼品,从波卡村出发,来到小香家.小香父母也早听说了小何家情况,甚是满意,热情接待了他们.进屋堂屋(客厅叫法)坐下,火塘火正旺,茶壶的水,咕噜噜地冒着热气..
小何见到水开了,殷勤的上前,一手提了茶壶下来,却没注意到茶壶铁把子被火烧得都红了。烫手又不敢放手。坚持着,硬是倒到热水瓶里才放。一看,手指都几乎烧焦,闻到肉香味了!!趁人没留意,偷着嘘口气吹下。小何没出声,没人知道这事。大家喝着茶,七嘴八舌说着话。 小香也忙出忙入,帮着母亲烧火,洗菜做饭,两当事的小年青,倒没得时间有机会搭句话。中午招呼着吃过午饭,又聊过一阵,临走前,小香这边中间人告诉小何这边,女方很满意。大家高兴的告辞分别,一行回家。
其实不然,在小香家,母亲问过小香对男孩看法,感觉。小香说不喜欢。母亲问原因,小香心想“刚才出去做活,余光瞟到小何,一大男人了,还吸鼻水,恶心死了!”,这种小事不好意思说,省得母亲说自己太过份“虚”(空幻,不切实际)可感觉就是说不清,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尽管他长得也算是英俊,家庭成份好又是吃香的解放军。母亲觉得女儿是脑子不清醒,不知道这么好条件好成份的好小伙外面多抢手,错过哪去找?就帮着她向中间传话的人说喜欢了。母亲想,先答应下来,人家走后再慢慢劝说,晓以厉害,她会知道大人是为她好。会喜欢小何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0-16 16:01
  第三章3节 抢亲二
  小香养父话不多,劝诫的话,当然是母亲来说了.母亲一番劝说,小香还是低头不语.母亲以为小香是同意了.也就不再多话.家里农活很多,又有四个弟妹,小香整个假期都忙着帮家里啥都得做.小香十八岁了,她第一次盖的被子,是哥哥给的一条补丁被子(他们还间中有联系)。她带到部队去用了,家里还是睡稻草。弟妹有被子或些行李用。她不敢要,自从那次被养父打了几十里山路,她早习惯成自然的接受忍受这一切。到了假期满,又去工作了,这次,她随部队建设到贵州铁路,她又不识字,几乎与家里没什么联系。小何这段时间,因指导员看他在上文化课时,写字漂亮,有心提携他,让他参加记者培训。他想写信给她,可没办法联系。家里帮着他每逢年过节都按当地风俗习惯送些“彩礼”去小香家。小香家也收下,似乎一切都按部就班进行。
  小何在记者培训班就跟不上了,他觉得自己无法接受一长串话,怎么可以缩成一二个字呢?叫什么“速写”。于是到了又再次决定是否继续当兵或退伍时,他强烈要求退伍。想着回家帮着母亲减轻负担,又有老婆可娶。越想越急不可待,觉得在部队每分钟都漫长了。小何请假回家,这次想回家订个日子,结了婚再回队伍搞退伍的事。
  可没想到回到家,当头一盆冷水。家里告诉他,本是帮他送礼,商量结婚事的,谁知女方家说,女儿死活不同意,还准备着要退以前收过的礼品。原来小香后来回家,听说男方送礼来家里收了,死活不答应。父母虽看着女儿如此“油盐不进“(听不进劝说)没办法,但也不能勉强。只好照女儿的意思做。
  小何闷闷不乐的回到部队,战友知道了这事,替他不平又帮他出了个主意。他是彝族嘛,本来这民族就有抢亲这种事,干脆利落,找个时间,瞄准她回家在哪干活,抢她回家!大家都年轻小伙,一说上来,都热血沸腾起来,恨不能自己去帮着抢了。。可小何还是心里怕。要是人家女的不肯,你抢回去,告了可得做牢的!又刚好他为师长站岗,师长很和气,偶尔还会与他聊几句。他就把此抢亲想法与师长说了。师长一愣神之后,一拍小何胳膊“行,万一真人家告了,我们只眼睁只眼闭。你们有风俗这样嘛!”这下,小何觉得吃了定心丸。真下了决定。立马写信回家,叫家里别收亲家的退礼。就说等待你们当儿女的回来再商量。

[本帖最后由 阿年 于 2010-10-20 05:58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0-10-17 09:49  金钱  +5   好文章
王大三   2010-10-17 09:49  魅力  +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0-17 09:49
  
原帖由 叶香 于 2010-8-23 21:22 发表
  珠源朋友,发文章时不用急,先编辑,再预览,最后发表。
  我把你的帖编在了一起,不对的地方请给我联系。
  这样你的点击率不吃亏。问好!
  小说写得很好,期待后续精彩!


  超版意见中肯,并为你做了示范,希望你继续努力,支持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0-20 05:57
  问好!发文的时候,点击自动排版,版面会更清晰。




----------------------------------------------
人生能有几回博?此时不博何时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0-24 16:29
谢谢楼上阿年意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0-24 16:29
谢谢楼上阿年意见.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7470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