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梦彝
155481个阅读者,8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0-24 16:34
  第三章3节 抢亲二
  小香养父话不多,劝诫的话,当然是母亲来说了.母亲一番劝说,小香还是低头不语.母亲以为小香是同意了.也就不再多话.家里农活很多,又有四个弟妹,小香整个假期都忙着帮家里啥都得做.小香十八岁了,她第一次盖的被子,是哥哥给的一条补丁被子(他们还间中有联系)。她带到部队去用了,家里还是睡稻草。弟妹有被子或些行李用。她不敢要,自从那次被养父打了几十里山路,她早习惯成自然的接受忍受这一切。到了假期满,又去工作了,这次,她随部队建设到贵州铁路,她又不识字,几乎与家里没什么联系。小何这段时间,因指导员看他在上文化课时,写字漂亮,有心提携他,让他参加记者培训。他想写信给她,可没办法联系。家里帮着他每逢年过节都按当地风俗习惯送些“彩礼”去小香家。小香家也收下,似乎一切都按部就班进行。
  小何在记者培训班就跟不上了,他觉得自己无法接受一长串话,怎么可以缩成一二个字呢?叫什么“速写”。于是到了又再次决定是否继续当兵或退伍时,他强烈要求退伍。想着回家帮着母亲减轻负担,又有老婆可娶。越想越急不可待,觉得在部队每分钟都漫长了。小何请假回家,这次想回家订个日子,结了婚再回队伍搞退伍的事。
  可没想到回到家,当头一盆冷水。家里告诉他,本是帮他送礼,商量结婚事的,谁知女方家说,女儿死活不同意,还准备着要退以前收过的礼品。原来小香后来回家,听说男方送礼来家里收了,死活不答应。父母虽看着女儿如此“油盐不进“(听不进劝说)没办法,但也不能勉强。只好照女儿的意思做。
  小何闷闷不乐的回到部队,战友知道了这事,替他不平又帮他出了个主意。他是彝族嘛,本来这民族就有抢亲这种事,干脆利落,找个时间,瞄准她回家在哪干活,抢她回家!大家都年轻小伙,一说上来,都热血沸腾起来,恨不能自己去帮着抢了。。可小何还是心里怕。要是人家女的不肯,你抢回去,告了可得做牢的!又刚好他为师长站岗,师长很和气,偶尔还会与他聊几句。他就把此抢亲想法与师长说了。师长一愣神之后,一拍小何胳膊“行,万一真人家告了,我们只眼睁只眼闭。你们有风俗这样嘛!”这下,小何觉得吃了定心丸。真下了决定。立马写信回家,叫家里别收亲家的退礼。就说等待你们当儿女的回来再商量。
  第三章4节 抢亲三
  小何再次回家,与村里一些死党,相约着,帮他借好马车,骡子。定好时间。一行人分工协作,分几路找人看小香会在哪做事。若她一,二人就抢,人多就不能抢。
  这天,刚好云淡风轻,天气大好。小何与帮朋友,赶着马车,骑着骡子出发到了青麦地村外就远远停下了。一人看着车,马。别的兵分几路进村了。找到小香时,是小何与一朋友正好要到她家观察呢。小香在家门外的小溪边洗刷东西。几岁的妹妹在边上玩。小香见到小何,正准备打招呼。谁知小何不出声,两个小伙子似乎很急的扑上来。她有点吃惊不知怎么回事。正要抱起妹妹回家。她手被猛地抓住了。一人扯着,一人后面推着。她不由的脚步踉跄地跟着他们走了。妹妹在大人推搡中跌坐地上,哭都吓得忘记了。小香反应过来时,已经错过了最佳时期——她家人听不到她叫喊,又周边没几家人家。而且,这时候是大家出去在外干活时间很少有人在家。就这样,小何很顺利的,抢到了小香,一帮人赶着马车,骑着骡子急急向自己村跑去。
  回到村,妈妈见到小何带了人回来。喜忧渗半的,踮着小脚跑进跑出的忙儿子张锣着。大家按着小香与小何拜堂后,也没怎么闹洞房就各自散去。 人是抢回来了。小香被带进小何房间。看似专门收拾整理过的,一个黑呼呼的古老房子。坐在干净的床上,她不言不语也不哭。小何此时倒成了无嘴葫芦,不知应该说什么。怎么对待眼前的人。给她端来饭菜,她不接也不吃。他忐忑不安地,全没了去抢亲时的豪气。眼前姑娘面若桃花,胸脯高耸,他偷偷看一眼就心咚咚跳半天。晚上,不敢上床,就坐椅子一晚。倒是小香,刚开始很紧张,想着他对自己硬来怎么办。这要不要反抗到底?可若明天跟父亲回去,外面的人们会怎样看自己?认为自己不是“青头大姑娘”(处女的意思),人家也不口水淹死我?!唉,烦啊。。越理越乱。想不出个头绪。高度紧张过后,她觉得双眼皮直打架。又坐在柔软的床上。还有干净的有股太阳晒过特有气味的被子,干脆睡吧。于是,她和衣上床,倒头便入睡了。竟然一夜无梦。小何听着她香香入睡均匀的呼吸声音,觉得自己窝囊死了。可是,她是不喜欢自己的,若是硬来,真是得做牢做定了。。还是明天看看情况再说吧。万一她真跟她家人走了,事情还可用“民族风俗”来糊弄。。一夜东想西想,一夜无眠。

[本帖最后由 王大三 于 2010-12-24 17:03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0-26 07:14
  再读,再支持。




----------------------------------------------
人生能有几回博?此时不博何时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1-22 10:09
  第三章5节抢亲4
  小香家炸了锅。女儿被抢了,这事倒成了村内的新闻。虽说先已订亲,可问题是女儿不喜欢,都要退亲,退礼的,这下,怎么办才好?大人没主张,加上四个孩子在边上嚷嚷。真是热闹,还来些村里邻居。。。真是岂止一个“乱”字?!小香父亲只好连夜跑几十里路去另一亲家,小香生父家,与小香哥哥商量下怎么办。
  第二天,也同样一夜没睡的小香父亲,哥哥带着些亲戚(小香生父就没去,一是小香是养父家人,二来他脚无法走路),虚张声势的来的小何家。小何家人也很多,因哥抢亲这事,弟弟妹妹趁机偷懒不上学了。见到小香家人来到,大家硬着头皮上前,堆起笑脸招呼。。
  小何也跟着女儿一起叫自己“爹爹,”,女儿竟然才被抢来,就好象在自己家一样,帮着小何来招呼,端茶倒水给自己。小香父亲察言观色,觉得自己前面做对了。年轻人,思想真是易变。前一天还叫着不喜欢,迟一天就在一起了。他一颗心放下来,倒不好意思表现出高兴来。装着虎着脸,坐在那四处看,由小香哥亲戚他们与小何家这边对话。
  本来小香哥依妹的意思,是为小香抢公道去的,这下,他也觉得,她似乎愿意呢,而小何的确是不错的对象,又生米成了熟饭,一场纷争,原本是冤家的戏剧性的成亲家了。最后,大家一番叮嘱,竟然连叫都没叫小香与自己回去。小香也没要跟父亲回去的意思。
  小香父亲回家,高兴之后,又有些生气了——怀疑女儿是否为了最后嫁人前,省了这笔比较多的彩礼,才故意与小何家合谋,女方说不喜欢,又抢人的?不然,人家条件那么好,稀罕你家女儿?!!一生气,决定了,反正她也嫁了好人家,以后日子会好过,又没给彩礼,自己就不给嫁妆了——尽管以前想女儿帮家里做了多年活计,早就准备好了很多木料在家,打算请人打造家俱给她做嫁妆用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0-11-23 16:15  金钱  +8   好文章
王大三   2010-11-23 16:15  魅力  +8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1-23 16:16
  很有点意思,拜读并期待更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1-26 09:32
  第三章6节 从没喜欢过
  我小时候一直奇怪,小香不喜欢小何,为什么不肯跟来接自己的父亲,哥哥回去,大了也没相通.直到妈妈自己说了”我回去了,人家倒口水淹死我,说我不是青头姑娘(处女),还有,以后怎么嫁人?”.我才明白.呵呵,毕竟时代不同,理解不同.我没体会到妈妈那时的思想言论比现实更重要.她没很现实的想过,自己要嫁的,可是很条件好的,多少人抢着要嫁的.而且,小伙子也长得俊!其实她又没仔细想过为什么不喜欢,无非就是源于那个”吸鼻涕”的误会.他后来知道她这误会,告诉她自己当时是手差点被茶壶把子烫熟,吹手,可她知道了自己误会了他,还死咬着面子,声称”从没喜欢过,”他.可也奇怪了,他竟然听过也不生气,每次就是笑.得意地笑.”全地区,就我一个有本事抢老婆回家!,敢抢亲!”倒是我,有些为小何抱不平呢。也许是真的好日子来太容易,小香每次与小何吵架,就“若不是被你抢来。。。”小香常用这事堵他的嘴。而且,她不会持家。很有“今朝有酒今朝醉”的豪爽。
  第三章7节 村内首富
  小香与小何结婚后,因小何家人多,大哥在婚后分家出去,自己也就一样,结婚一些天就分出去。虽只半间房子,一张床而已。但小何婚后退伍,就分到城内,着手办水泥厂。是国家铁饭碗呢。一个月几十块钱,在当时来说,真是不少,还有国家提供很多这票,那票的。有很多当时老百姓没办法弄到的东西。日子算是好过。他们重新弄了间大瓦房,请人做了些家俱。一切都觉得很满意了。生第一个儿子时,刚好又小香哥家也有孩子,又当了村官,小香觉得从没有过的开心。一切那么如意。大家还粗粮吃不饱,他家大米送人。谁家没吃的,向她说声“借”,几句好话,她就借人家几碗,相熟的人家,更是送面条,白糖,红糖的。这些东西,在当时全是抢手货。可她没送给养父母家。因他们,常在自己耳朵边,说些自己不喜欢听的话(她却不想想,很多是忠言逆耳,为她好的),没办法,家里少了劳力,又儿女多,把小妹送到小香家,一来有”使嘴的”也有口饭吃。 小何对小香很好,自己在工厂很是省吃俭用,可留下带回家的,由着小香挥霍一空也不多管。(准确的是,管也无用加上他常不在家,鞭长莫及吧.后来事实是,所有小香借出去的,竟然百分百的有去无还)可小香对人大方,村内很多人说她好,可她没想过,怎样可过得更好点,为将来打算,也让亲人误会她,觉得她不孝顺,(其实她自己省了,却给外人”借去了”.)她认定反正有小何依靠。可她还爱与他吵架,动不动就以“走人”来吓唬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2-4 12:21
  第四章1节村内首富之 哥哥传奇一爱情神话
  小香是因妈妈死了被人收养,儿时艰辛可想而知,可她哥哥阿明,这孤儿寡父相依为命日子也不好过,加上父亲只识字不识务农,一直吃饭都饱一餐饿一餐.也正因为这样,哥哥很勤劳,山上猎鸟,抓野兔子,河里捞鱼虾,倒是他自小养着父亲了.父亲多少教了他识些字,听了太多故事.也懂得不少道理.
  在阿明十七八岁时,与远房亲戚一起到县城倒卖果菜,晚上借宿于一居民家。也许的确“哪有少女不怀春,哪有少年不钟情?”,高个的阿明,因瘦弱更显得有几分斯文,英气。使得这家居民的大女儿,对他一见钟情,主动从城里追到他乡下一穷二白的家中。见到他家的情况,也不退缩,倒长了几多同情,他倒不愿意。想,这居民每月定时有几十斤粮,生活无忧,她一时兴起来我乡下,可以吃得了这苦?我爹爹土生土长乡下人,也做不好这农活呢!以后再后悔,祸害了大家!不如现在就“长痛不如短痛”不结交她!于是应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就不理她。姑娘娇小玲珑的身影,一双多情的大眼睛,阿明到哪她几乎都跟着,也为此,她与家里都闹僵了。终于一天,在她知道阿明因何不肯接受她,她对着只有三个树桩围起来的猪圈发誓“你做得了我的一定努力做到,把这家挣富有,这猪圈将来养十个八个大肥猪,我们想吃就可拉来杀!”阿明挡不住进攻,点头同意,双双一起生活。农村人认为从未做过农活的"大小姐"的她,无法长期生活留在这,城内女方父母也与他们断绝关系。怒其放弃当时多少人向往的居民身份,生活!这不受人祝福看好的爱情,真实存在着,却成了大家褒贬不一的神话。
  二,传奇之,自学成才
  阿明自从娶了亲,双双意识到,这不受人看好的婚姻,得靠他们的努力奋斗,勤劳致富,来改变大家的看法。他们天色一亮就工作,天黑看不到才收工,尽管老婆才开始不熟农活闹了些小意外,小笑话,可她有心向学,没多久,一切上手了。才一两年时间,他家家确实有了不小改变。粮食有了些(当时还是大家合作,共产,这点粮食,相当大的来源于他们辛勤劳动于公家活后,在自己挤时间开的自留地),有了粮食,自然好养鸡,猪等家畜了。在冬天农闲在大家除了晒太阳就无所事事时,她到处担着担子拾牛粪,为来年自家的土地准备肥料,还凑钱给他买了个照相机,让他学会照相后,到处给人照相,挣点家里零用。也因为这照相在当时还是稀罕事物,又成了一大众话题。加上他们有心的帮助一些有需要帮助的村里人,七大姑八大姨自然帮他们宣传开了说他们“本事,好学,勤劳又心好。“就这样,来年村内选举村干部,意外也在意料之中,有了阿明的名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2-4 12:27
  三,自学成才之酿酒
  轰隆烈烈的学大寨,共产主义,终于在国家明文下,破除了。各家包产到户,大家干劲十足的对将来生活,充满了信心。阿明家更是高兴,这下,有更多精神,投入到为小家勤劳致富上。阿明利用挤出的空闲,反复研究,自己学着酿酒。虽浪费了小小粮食,可也才开始的酒还能喝,做不成白酒,既是二等烈酒。叫二酒,后来,他专门找些相关的书,与去酒厂找老师傅请教,学会了酿上好的白酒。这下,除了生活必需要的粮食,他都用来酿酒,这酒,卖或换出去,得到钱或粮食,可用来做更多的酒。酒糟用来养猪,鸡。这下,他家日子可真是一天比一天红火起来。相比周围邻居,他家是最好的了,只美中不足的是,自己与老婆因太辛苦劳作,生了一个儿子,对他照顾得不够好。近一岁时生病死了。还好,知道自小被领养的妹妹也将嫁给好人家,心里有些释怀,好事跟着来,老婆又怀上宝宝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2-15 16:57
  第四章2节 村内首富之 幸福兄妹
  话说小香哥哥靠自己努力奋斗,当了村内首富,还做了村干部.小香也被抢亲,嫁也人品很好的小何.在他村也算是过上了人人羡慕的日子。这种日子,是他们从以前,想象都想不出的。此时,小香家更是出了件奇事。包产到户时,队上分给他们一头小黄牛,因小香生孩子不在家,请人看家,而这人不尽心,使得小黄牛每天上山后,傍晚回家都回不了家门。于是它又外面吃草去了,久而久之,它干脆晚上都不回来了。到小香做月子一个月后回到家,小牛无踪影了。可白天放牛人说,看到它与大家的牛在一起吃草,只不知何时,大伙回家时,它就不见了。
  小何一次,趁放年假期,请了很多人围捕,逮到了已经长成了大黄牛的它,用绳子拴着头上的角,干活都拉着去。可还是在一次上厕所,牛拴外面,出来时,挣脱绳子跑了!小何对小香很照顾,可他常年在外,家里柴禾不够,他就每次回到家,请多人到山上,专门砍一两天,拉很多车回来。房前屋后都堆满了。家里逢农耕忙时,他也事先就打好招呼,请定了帮工。可小香还是时不时会二人起争执就要“离家出走”。不过,小香尽管如此对小何,可她心眼儿还是好的,一次,早分给其它叔叔家养的婆婆,生病很想吃肉。虽然小香家也没有,正好当时是出蘑菇季节,她上山采野生蘑菇,走到几十里路的集市去卖,蘑菇多不值钱,一大萝,只卖得几角钱,才买得两量瘦肉。回到家都晚上了。正好被吃过晚饭来串门子的大伯娘看到了,笑话她“你买这么点肉给鬼吃啊?”,她不理,虽疲累,还是做饭时做好,给旁边的婆婆送去。可小叔家有小孩啊,看到奶奶有肉吃,马上吵着要,老人怎会不给?结果,全让小孙女吃了,奶奶一点没得吃到。妈妈看着,很不开心,可,旁边的叔婶都不出声,又是老人让小孩吃的,妈妈悄悄回家哭了。妈妈说,在炒肉时,自己家的小娃娃(哥哥们)馋巴巴望着,她说奶奶病,要给奶奶吃,孩子懂事不哭闹着要吃,却被别家的吃了,老人没吃到。她心里难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2-24 11:20
  第四章3节 幸福兄妹二、

  小香在村内虽说丈夫不在家,辛苦,得做农活,照顾娃娃等,可好在有娘家会帮带照顾一下娃娃,又有美花姐在她烦心时,会开解一下她。加上粮食一年比一年多,与哥哥家换些酒来卖,日子 过得充实,快乐。而哥哥家这两年更是,日子岂止一个“好”字可说!他家从村里搬村外一家人,很宽敞又方便他酿酒。八十年代,盖起钢筋水泥浇灌砖房;请推土机推了几个鱼塘养鱼,他成了全乡镇大家称颂最有本事的能人。阿明其实想搬出村,是因第两个儿子,也半岁多了,他们虽忙碌,还是比第一个时,小心很多。尽量都带着,可正好他们出家里大粪,碰上儿子出麻疹,带出去风一吹,变成了黑色,觉得严重,送去医生看时都不行了,有人认为是粪便熏的。于是他下决心搬出去村,人、猪分开。老婆、爹爹在先后死了两个儿孙,都伤心得几乎要跟着走。阿明为了老婆心里好过点。自己悄悄的去找老婆父母,求得他们原谅女儿。与此同时,岳父见到女婿现在如此能干,高兴地借块地,让他在城里起个房子,方便他将来做生意住。这事没告诉老婆,当时 正在忙着乡下房子与鱼塘呢。结果,阿明累得在哪一坐就会睡着。直到城里房子,乡下的都弄好,他才带老婆去城里见岳父,老婆还心里惧怕,结果意外的惊喜交集。而爹爹,因他总是会白天柱着拐杖,到埋宝宝的地方,用手扒开土,抱着他,直到晚上,埋进去,第二天又如是,阿明受不了,只好把他送到小香家来。换个环境,又有亲人也算是安慰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0-12-24 17:04  金钱  +5   好帖
王大三   2010-12-24 17:04  魅力  +5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2-24 17:04
  一篇很不错的乡土文学,值得一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2-25 19:01
看着没多少人看,我都几乎没信心坚持写下去了,觉得自己写得不好,唉,文字功底不好,语言乏味啊. 谢楼上的鼓励,我会尽量抽空,坚持写多少是多少吧.
今天,家人都去参加烧烤聚会了,我推了,在家爬格子.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2-28 15:26
  第四章4节 兄妹 搬家
  阿明这后来,生活就不太似他想象,安排的那样顺利了.因他后来连生几个孩子都女儿,又他是村干部影响不好,可他还想生儿子,就超生了一个,一共有四个女儿.村干部不让做,又要被罚款,他一气之下,与老婆一商量,合计卖了乡下的一切,举家搬城内做生意去.只眼下有二个问题,一是老父不习惯城里生活,二又觉得价钱不合心,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12-28 15:27
  第四章4节 兄妹 搬家
  阿明这后来,生活就不太似他想象,安排的那样顺利了.因他后来连生几个孩子都女儿,又他是村干部影响不好,可他还想生儿子,就超生了一个,一共有四个女儿.村干部不让做,又要被罚款,他一气之下,与老婆一商量,合计卖了乡下的一切,举家搬城内做生意去.只眼下有二个问题,一是老父不习惯城里生活,二又觉得价钱不合心,一问妹妹,他们有意要,就按自己想要的价钱五千元卖给妹妹,小何与小香当时,对哥哥几乎是以崇拜眼光看的,对他的要价一口应承,可妹妹当时怎么都不可能一下子凑够五千元啊,得了,老父亲让给妹妹养老送终,房款慢慢凑.于是乎,兄妹都搬家.自己到城里,妹妹来自己一手开创的地方住.父亲又在自己喜欢的地方生活.一举三得.自己多年的面子,尽管超生影响不好,可妹妹申请搬迁过来的事,到村公所组委会讨论还是通过了.
  搬家前,哥哥说要小香家的早成了大黄牛的小黄牛,说要来打来吃,小香小何想,反正名存实亡,就大方的送给他打吧.后来哥哥请一苗族猎手,一住小香家就几个月,这期间,他告诉小香,说发现小黄牛生了三个黄牛了,现在一共有四个.他不忍心打,所以才拖了几个月。小香高兴一下,就没想起请他打也别打头牛.结果,在再一次阿明亲自督阵时,打倒了当年的小黄牛,头牛一死,其它两个已经是大牛的,慌张乱窜,不知是被人关起来还是也被人打了吃了,再无人看到它们。第四个,还是吃着奶的,听说是饿死了!就这样,小香家四条黄牛一分钱不值就没了!! 后来,小香凑钱给哥哥家,又卖了老家房子与两头家里养的水牛。小何还想得起,在给清最后一笔钱时,让阿明写个清条,阿明不以为然”都自己家人,还写什么写,会赖你不成?!”小香更一旁帮哥哥口”就是,自己人,瞎闹!”(就这样, 也许当时阿明的确是没想过要赖皮,他觉得写清单是污辱他的人格,可几十年后,真的,这意外留下的谁也不在乎的事,竟然真成了祸根.这是后话.)
  儿时记忆.一,我在从出生地搬家前,虽没到读书年龄,但也已经有些记事了,记得苗族叔叔,每次山上打不到野味时,就在到了村里时,村口有极大一片野蔷薇花,上面天天有着无数的各种鸟类落脚,他就冲着它打一枪(那猎枪是铜炮枪,也叫散弹,杀伤面积大),一定会有鸟中枪的.印象中的鸟也是半大鸡那么大吧,有时就一只,就炒得一大碗了.所以,每次他回我家,我们一定会有野味吃了.现在想起那滋味,似乎的确是野生的肉,比家养的好吃. 我记得在他打死我家黄牛,叫人赶车去山上拉,我虽小却好奇心重,在半夜还跟着跑,清楚看到,黑暗中,大人打着手电筒,照着放在车上的黄牛,它肥厚的后腿都被身上流淌的粘稠血液盖住了.车子走动着,它身上的肉与血在抖动着.
  这里提提苗族叔叔其人.他与我们是同省,很远苗村落的一般农民,好打猎.很风趣也很善良.虽然我们小孩子,他也很耐心的哄我们开心,会讲他的故事给我们听.他开心时会哄我”你乖,长大了给我儿子做老婆!”源于对他的欢喜,听了他的话,竟然不知丑的心里高兴呢.
  他的故事是:他有个很小就订了娃娃亲的老婆,也娶了回家,可没想到,老婆自小就喜欢自己的表哥.所以,尽管帮他生了个儿子,还是出走去表哥家了.孩子只好自己与爷爷奶奶养育着.他去找过,她死心的,见都不见他,那年代好象也不太懂得离婚这种事,就这样,不了了之的就算了.
  后来苗家叔叔的故事就精彩也让我们为他不平了.自搬家后,我记忆中,他就再没来过我们家.也再没见到过他.听人说的.他在苗寨与一个小他十八岁的,正好十八岁的姑娘相爱,双方家族都难以接受,他们就私奔到一个山洞.或者说是被追赶到一个山洞躲藏起来.我们想不通,他老婆当年跑去与表哥住一起就没人出头,这与小姑娘相爱,用得着双方家族都出动来抓他们?!大人的解释是”苗族表兄妹相爱是大家可理解,可接受的,而后者,倒是不能接受,得受极严厉惩罚的.”他们在深山老林住山洞,足足靠打猎,生活了几十天才最后得以逃脱双方家族的围追堵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8 23:44
  第五章1节
  父母的奇异行为一
  父母与我在GZ的小区,趁着我的证没下来,我得空陪他们到处游玩,散散心 .
  我边在清洁家里时,就边告诉他们”小区内的巴士是免费的,你们没事在小区内每条线路都坐车去,各个区都看看,每个区的公园,设计都不一样的.很漂亮.我有时得看股市,又小区内都去得太多,懒得去.你们自己玩.(几百万平方米有多大?相当于一个镇,才住进来时,我与老公踩单车都跑了好几个周末才看过来,所以没兴趣整个小区再跑)” 可后来妈说”,你爸不肯坐车,他说,现在不收钱,以后多收!”我听完狂晕. 我知道后,再次耐心的说”就算我长期不在里面住,人家一样不会少收我的管理费.车费包在里面了!”可接下来的日子,若不是我与他们一样去哪的话,他们还是坚持不肯坐车!
  二 我原本想,给爸妈一人一笔钱,让他们去东莞服装城买,那里的衣服,同样价钱的,质量做工都好得多.可想到他们不舍得花钱,只好我带他们去买衣服,结果,妈妈买了几套,可爸,一天下来,都没买到一件.他试了很多衣服,我们觉得好看,他认为不好,他觉得好的,可他又说人家价钱不合理,与人家讲不下价钱就走.而我自己给了钱,他生气的自己到处乱走,不等我们.象小孩子一样!帮他拿回家,倒挨他骂,更气人的是,他不穿!!曾经我与他去上街买些生活用品,逛街一整天,什么都没买到.那是在我们家乡.我生气硬要按卖的价钱买,那卖东西的不肯”你买回去会吵架,算了,别买了!”老实不客气的说,我觉得爸爸是典型的”占小便宜吃大亏”的人
  三 父亲很在意广州市的五羊雕塑.我告诉他,我不知道在哪里,曾无意间车上看过一次,它在路边很小的,一点不显眼 。不好看。可他坚持要去看看,照相做个纪念。没办法,我打电话约好的士司机,第二天一早起来,吃过早餐,司机在楼下了,我想,反正就到那里,没啥好看的,就帮父母照几张相就又坐的士走,不用走路!贪漂亮,就穿了高跟凉鞋出门。谁知到了五羊城,原来的雕塑不知去向。向周围路过的打探多次,还是最后在清洁工人那里,知道了真实详情——以前旧的是在这围起来这,被拆除了旧的,新的现在放在越秀公园。于是乎,我们只好再跑去越秀公园。也因这地方有变,司机在原先讲好的到五羊雕塑来回多少钱上,单程都多收了好几十,还竟然说,回去得另给。若不是看在他是我朋友的老乡面上,我才不当这“老襟”(挨宰的傻瓜)呢!我们下了车,问过公园门口的人,知道大概雕塑的位置,就一路看风景慢行,最后才发现,远比我个人想象的远多了,环顾左右,周围又无卖任何东西的商店。我心一横,以其脚痛得走不了,最后还起水泡,不如现在就来个了断——脱了鞋子,光脚走。妈一看,心痛啊,怕我万一踩到什么东西弄破流血,一边骂父亲无事找事,一边脱了自己的袜子给我穿着,说这样总比什么都不穿好。于是,人来人往的公园内,很多人留意到一个穿得漂漂亮亮的美眉,不似有神经病啊,怎么就光脚跑呢?我们泰然自若的走,倒是人家窃窃私语,对着我们频频回头。
  终于到了目的地,这五羊雕塑,竟然建在公园最里面,最高的小山顶上。呵呵,花团锦簇之中,雕塑还真有气派,雄伟生动的五只羊,让我觉得,不枉我这么狼狈的跑一趟。爸妈围着它团团转,我举着数码相机,跟着他们转,尽可能的抓拍些觉得自然的,好的镜头。
  四.我们小区都是成熟的配套很全的小区,父母竟然还是在小区内出事了。当时我在香港。因要带女儿回去给父母见见。很多东西啊,奶粉,衣服,等等BB用品。勋一人是搞不定地!我头天晚上坐车到港,第二天收拾东西,打算第三天回去。谁知在第二天打个电话回家,妈告诉我,其实在昨天我走后,他们外面玩,就出了点事。他们在湖边,妈无故的脸痒痒,到今天已经肿得无法看到东西了,才不得不告诉我。我一听“上火”了。一是担心,二是生气,都有了十年的小区,大家走了十年湖边,谁都没事,你们哪里找到的偏僻地方钻?不知是啥东西咬了!我又没长翅膀,一时飞不回去,叫父亲带她去看医生又不肯去,我只好打同小区朋友手机,请她帮忙,买药去看看我父母,若有必要,请她带他们去看医生。后来,还是我与勋同女儿回到家,我带妈妈去看医生打针才消了炎。
  五, 带父母出去吃饭。去高档地方,他们一个劲的埋怨“这么贵,喝水都十块一位,吭人啊。。”我早提醒他们,无论什么场所都自然,自在些,我们是消费者,我们才是“老板”可父亲竟然叫服务员做“老板”。我真想找个洞钻进去好了。
  下次逛街累了,我就带他们到平价又合他们口胃的川菜餐厅。菜上来了,香气扑鼻,父母大叫“真划算啊,这么多份量,又便宜!”天,真是似捡到个天大的便宜般兴奋呢!
  六, 好似三岁的妈妈.
  我妈妈都好几十岁的人,很多人常爱说”我吃盐多过你吃米,过桥多过你走的路!”来表示自己的经历丰富,说话,做事有经验,有权威性,可我妈就是不长记性呢?她吃了N多亏,或者说买东西被人哄骗过很多次,就是学不精一点.每次到哪里都是,半小时,十分钟就与人混得好似很熟,什么都说给出人家听!可就在来广的火车上,我们批评了她两次,两次都是因为,她与人说话,不用几句,就自己把家门,详细到了自己家的详细地址都说给别人听!更搞笑的是,她与父亲买东西,一个是铁公鸡,一个是人家要多少就给多少. 妈常帮卖东西的说爸爸”小器”!自从爸退休后回乡下,妈常向爸要他的工资,几百几百的拿,她就不想想,爸爸近千元的工资,有几个几百呢?!要完了,还觉得好似没用过.说爸没给她钱用.吃她的住她的。她买一包肥料或饲料,动不动一二百就没了.常常赊欠着人家一千几百块。我常寄或汇钱给他们,还是试过多次,我回家在村内,人家向我要账“你妈差我多少钱”!有一次,村内三个小店,三个都这样说。虽然那次总的加起来也不多,可我极生气!也是自从那次狠狠的“修理”了妈妈,以后才没再发生过,我难得回家,一回去人家先是认不出我,认出就想起我妈差他们的钱向我要帐的丢脸事情。
  第五章2节 父母小区内的见闻
  我在小区与父母一起时,我也坚持在周一到五,股市开市时间,尽量坐在电脑前,几只股套住了不动,还有些流动的资金,做做短线,运气好时,试过一次挣四五千元。所以,这时间段内,父母不想休息就自己出去小区内走走,看看。回到家来,常讲他们的见闻给我听。
  一, 他们去了新的农庄那里,见到有中年女人戴着草帽在种地,开始以为是农民,奇怪她怎么在小区内有地,聊天了解到,她是香港的,觉得现在什么都不健康,不好,就自己租块地来种,可她又觉得肥料不好,而粪肥又脏,于是乎,从香港买有机肥路遥遥的拿回小区去用。爸妈觉得她是将“豆腐做出海鲜价”了,末了,还评价一句“她这讲究,那讲究,可我看她中午吃饭,就在地里,吃块饼干算了,还没见她洗手!”“也许是装腔作势,装有钱人吧?”
  二 父母又一次回来,说,他们去了湖畔豪庭那玩,有个老头,都八十岁了,身材还很魁梧,背脊挺直。喜气好(面色红润)坐石凳上聊起来,他在六十年代都走南闯北的偷偷做生意了。后来觉得广东这好,我们小区一开盘,他就买了一幢别墅自己家人住,另外在房价下跌低价时,买了一片,有二十套,给为他打工的人住,全都在我们小区。老头的全部儿女,都在各地做生意。父母感叹,人家真是有本事啊!! 我想起一次我自己在小区公园逛时,我在玩健身器材,旁边坐着的老头埋怨老太“你怎么对人家那么热情啊”?老太说“我听他说他是加拿大的嘛!”
  三 鸭子似的鬼佬
  还是农庄,就是上面种地女人的同一天,父母与人聊天时,看到几个老外,一路得从还没全修葺好的斜坡走上去才是吃饭的餐厅,他们几个艰难的上去了,可下来的时候,不敢下了…
  四,我想说抱歉
  我与妈妈外面买东西坐村巴进小区,妈妈看到一黑人抱着个自己的宝宝,妈妈说,宝宝眼睛碌碌,很机灵可爱_意思是”漂亮”,我说,”不好瞧”,(不好看),此时意外发生了.整个巴士里骚动起来!也许我们的方言太似普通话吧,有人听懂接口”不好看”,”是啊,哪有我们中国宝宝可爱,漂亮!”另一人说,又有人说”就是,黑人黑乌乌的,怎么都洗不干净一样!”语带歧视的话都说出来了.接下来短短的几分钟内,几乎是一车箱人全在起轰,说人家黑人怎么怎么不好了… 黑宝宝的家长没出声,我想,他不懂中国话怎么在中国混?是人家不想出声罢了.看我们中国人如此之无理的在人家面前”咬”了起来,他何必插这浑水! 我真想为大家,为我们中国人向这黑宝宝的家长说声”对不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8 23:49
  第五章2节 急速返贫
  话题再回到小何小香年代吧.
  小何小香至搬家前,一共生育二个儿子,两个女儿.即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妹妹.
  为了买阿明的房子,他们没了原本的房子,两头家用耕牛,另外算是”外财”却一文不值的四个黄牛.加上后来还卖了酿酒厂的器材,才(还清)得到了小香哥家的田地,房子与酿酒小工场.还有鱼塘. 当年哥哥家没到收割时节的粮食也送给自家,与自己老家种的.全部收割回来,在当时来说,真是从没有过的多!小何小香喜上眉梢,计划着,请酿酒师与工人来继续开哥哥以前做开的小酒厂.这样,有酒卖,一样有酒糟喂猪,还可以养鱼.一切是想象得那么美好,好日子就在眼前了.
  此时,新家的四周全是荒芜的,还会长蘑菇呢.但这些荒地,是有主人的,村里早分给一些人家,因它太远,加上全是石头,杂草与灌木丛生,大家不愿意种.小香也嫌村内的地离住的地方远,就与人家换了,一分肥沃的好地,换得一亩甚至于更多的荒山. 记忆中才换过来时,的确有一座山那么多,好几十亩吧.只是,家里没劳力,加上小香瞎大方,有不知情(不知这土地是有主人的)的来开荒,她看到人家已经挖成了一大块,就不好意思要回来,或者告诉了人家,这荒地是我家的,她又做人情白送给人家,她与小何的想法是”我们才搬家过来,得给人留下好印象,反正这地也太多种不了又瘦,人家挖都挖了,给人家就给吧!” 有的土地,更是在我们都长到十几岁了,她还是自己做主,在我们不知情之下,自己都挖好的,还是白送给原主人,只因人家与她聊天时,说”想种什么,,没地用了”,她就说,”那,我家鱼塘下面那块,原来是你家与我换的,就给你家种吧”,而我家换给人家的,却没要回来.于是,到我们长大时,家里土地连上鱼塘一共只有十几亩了.
  闲话少说,还是继续他们的发财梦吧.酒厂是请人来开了,可问题就在这时出现,那个酿酒师,一是经验不很多,二是,他一次性的,将一,二吨玉米,全在几天内煮了,凉好,放上酒药装进很多大缸发发酵,后来酿酒发现,酿出来的酒,全是二酒。卖不了的,到处找问题所在,去别的酒厂找师傅求救,最后找到问题在于,酒药有事。卖酒药是国家的,可它的仓库太破旧,被雨水淋过,酒药无效!!卖酒药的不肯赔偿损失,赔几包酒药了事。(若酿酒师傅有经验,会先用一点做试验才大量使用的)小何欲哭无泪,不懂得要打官司索赔,也不知道这中间师傅也有关系,加上酿酒师傅看他家如此田地,主动不要工资。就这样,几吨粮食没了,还又欠了很多外债,而此时,儿女几乎都到了读书花费多的时候。一下子,我们吃饭都成了问题.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9 11:11  金钱  +5   好帖
王大三   2011-1-9 11:11  魅力  +5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 09:22
  期待更新的到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 14:46
  第五章三节. 贫苦善良的爹妈
  家里穷得吃饭都难,而此时的妈妈,虽然日子难过,却好心不减. 这时是荞麦才收获时节,我家没种,是妈向美花姐家借了几十斤一口袋,若苦味道,一点不好吃。可我们也不得不以此充饥.刚好爸爸也回来家里,与妈,一起到地里干活,看到一老人,睡在地的一头,问他话,老人几乎声都出不了,爹妈就把带着的茶水给点他喝,喝过后,老人虚弱的说”是饿的,走不动路,才睡这儿”.妈一听,就叫他再靠一会,她回家拿吃的给他. 爸爸 跟着妈走,边争执起来,意思是,我们自己都就快饿死了,还管人家.可妈说不能见死不救,不理人家很可怜,很惨.他真会饿死这的. 后来,妈回家弄了荞麦饼,再带了水来到地头,给老人吃饱喝足,老人才有力气走了. 我当时在上小学一年级,才又被老师追问”你还差的三块学费,什么时候 带来啊?”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老师.回到家还没来得及说老师追学费的事,知道爸妈吵架,我幼小的心理,支持妈的做法,可也觉得,爸说的也对.自己也觉得有些矛盾.这件事,深深烙印心中. 其实爸爸嘴巴说妈不对,可他一样是心太软的人.家穷,为了省钱,他常年骑单车跑几十公里路回家.一次,他带了两个狼狈不堪衣服脏烂,头发也凌乱脸都脏脏的男孩回来.妈弄了饭吃过,他们洗梳.收拾打扮一番千恩万谢的走了.__两年轻人,出去找工作找不到,钱又没了,没吃的,没住的,饿着走了几天,不狼狈才怪呢.
  这时候,爸爸是我们儿时心目中的英雄—他常在同事或在家里说,自己与厂里某某”干仗”(吵架的意思),又是看不习惯人家领导来吃饭不给粮票,他向上级报告了.我们觉得他很厉害,却不知道,爸爸由厂长一路下来,厂长:车间主任;带新工师傅,再最后最普通工人没被炒鱿鱼,只因当时体制是“铁饭碗”,加上照顾他是少数民族。更惨的是,普通工人还有工资加,勤工奖什么的,他没,尽管他连续好几年过年都加班加点没回家过,还是创连续十四年没涨过一分工钱的记录。人家当然有理,还大有道理说,自己没给他小鞋穿。是因父亲超生了妹妹。超生妹妹,被罚款罚十四岁满期为止。(现在想来,当然是父亲不识随机应变,得罪人才弄到如此田地)---这里纠正一下,前面,文中有写错地方,在八十年代,好象是农村一般准生两个孩子,少数民族生三个,所以,当时阿明是超生两个了才受到算是极严厉的惩罚。而我家,奇异的是,不知是父亲重女轻男,又或者是喜欢儿女双双,因此有了两个儿子与一个我(女儿)还超生了妹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 14:57
  第五章4节 懂事却想自杀的小女孩
  上面说到,父亲连连降级,家里酿酒失败欠一屁股债。这突然的贫困加上儿女多多,看来是小何,小香的好日子的确是到头了。
  虽然一切自然规律,有什么因结什么果,可人是不一定知道,会反省地!于是乎,贫穷的家,贫穷人的思想,只知道土里刨食。知道坚持让我们儿女读书这点,他们不知道生活要怎么才可以改变。妈妈是汉族,也深受自己是女儿,被亲生与养父母看轻,吃太多苦头影响,她觉得,儿子才是自己最终的老来依靠,她常偏帮着两个做错事的调皮哥哥,听话勤快的女儿,倒常挨骂,我虽小,知道自己做的对,却挨骂,不服,妈直接把重男轻女的思想强灌输给我。我很受伤,虽然我小,可我很懂事。 我读书学习几乎一直是第一,二名。放学在家天天帮家做农活,喂猪,打扫割猪菜与地里干活之外,小孩子是好动的,有时间,我自己挖了一块小地,种几颗玉米或菜进去,怕鸡去挠还专门弄了刺围起来:看妈妈打毛线,我就用妈不要的线,学着打笔套。
  我在家乡水果多得到处掉,几乎在外游逛的猪都懒得啃的时节,早晨起来,到村内(当时我家的果树还不挂果)捡沙梨。一小萝筐,背回家,清洗干净,在赶街日子,自己去六公里外的(妈曾带我去过街上)街上卖,一分钱一个梨。本来是想自己买书本,铅笔用的。可妈妈硬让我买水火油(点灯用的,本来我家在村外,原来自己有拉电线的,可总被人偷了线,后来家穷,没钱再拉电线,只能用油灯照明)
  有时候 ,家里鸡生了几个蛋,妈妈让我去卖,买点家里必须品回家。这种情况还真不少,在当时,都是去之前吃点东西,若在街上饿或渴了,是没想过也没多余钱自己去买过吃的,当时的街道还是泥土的,有的人家场院上有水井,可去要水喝
  我第一次做饭才五六岁,好象还没读书,外公来我家,妈不在家,哥哥们读书去了。我自己去地里弄了点长满虫眼的菜,煮了餐半生不熟的饭我与妹妹两外公吃。外公很高兴的到处说,我会做饭给他吃了。(现在想想奇怪,为什么外公不做呢?他不知道粮食在哪我找给他,他做的起码不似我弄的,带生不熟吧?!至于菜长满虫眼,是因天干旱加上当时没钱买农药打虫,家里只有这样的菜)
  妈妈的床与我睡的床,中间由装粮食的长木柜,上面放着外公(由我家养老的亲外公)的刷着黑漆的棺材当隔断。由此,我与妹儿时常因棺材做噩梦。可它还是一直放这儿。
  一次半夜三更,我听妈妈与爸爸说我的种种懂事事情,结论是,我长大了,所做所想很是大人,还帮得手,是否别让我读书了? 这一听,把我给吓得,从此不敢再种小地,打毛线及其它任何个人爱好了。
  再爸妈吵架后,我怕妈有事,跟着她,我们在地里弄猪草,妈边哭边说。她要“跑路“,带着小哥与妹。而我与大哥,若她走了我们应该怎么办,她提也没提一句。我小,嘴巴笨加上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一声没吭。妈妈不要自己!我的心里,是多么的受伤啊。
  偶尔大人有点什么零食,分给我们四兄妹,我把自己的那份给残废的外公。可他却当着我的面对别的大人或妈妈说,是小哥给他的。 于是,在一次再一次被哥哥们欺负时,又一次倒被妈不公平的骂我,我伤心的躲藏起来,哭着用铅笔写了一篇“妈妈,您再这样,有天我会永远离开这个世界,离开您“。真的,我当时很想死。我家后面五六百米远有个水库。我没行动,是有原因的,我没想好要怎么死。只是不愿意跳水,我虽小也感到自己的生命似乎比别的生存得更艰难——我虽然当时才小学一二年级,可我已经有多次死里逃生的经历。我三次被水淹的滋味,一次妈看到,穿着鞋跳进鱼塘救我上来,吐了一肚子水。另一次更小,还没搬家,哥哥们在河里泡,我在边上玩,滑进河,若不是大哥聪明,提着我头发提上岸,那天可能死几个了:还有一次是外人救的:我还失踪去一次。那是在外公外婆家,我帮着看家,听旁边大人说外婆回来了,我去接她,一路没看到外婆,一路走。。。。吃饭时间,外公外婆与舅们,忽然觉得少点什么,想起我不见了。。。饭都没吃,到处找,打听。一晚没消息,后来听人说我从小坝那经过,他们吓得,也绝望得半夜,点着火把到小坝(小水库)打捞我去了。还好,后来是另一个村的,大人做完农活回家,河边看到个小孩睡着。就抱我回去了。可我只知道自己的村口有桥,自己家旁边的邻居名字,与父母的小名,人家没办法帮我找到我家,还好,我知道外婆家叫‘青麦地”大人互传口信,当舅借个单车去接我时,他们说,我正手里拿着个洋芋(马铃薯,又叫土豆)与人家的孩子玩得高兴,看到舅舅都不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6 15:33
  继续阅读,继续支持!




----------------------------------------------
人生能有几回博?此时不博何时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20 10:48
写的不错




----------------------------------------------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79186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