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梦彝
155494个阅读者,87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27 13:52
  第五章5节 同样是孩子
  好象是阿明到城内的第二年吧,我才读书,有个表妹与我同年.她在放假来我家几个月,来时穿着的拖鞋都拖烂了,还不想回家,我爸只好到村内小卖部买了双解放鞋给她穿(这里想表达的意思不是说爸不应该买,而是我家当时真太穷了,而她家却好过我家N多倍却阿明并没对我家或外公好点).阿明常笑小何,一年挣的只是自己一个月的收入.过年阿明一家来小何家过年,阿明没给我家谁一点压岁钱,也没给他父亲即我外公.可小何给了阿明四个女儿每个五元.我内心非常抗议小何给阿明家孩子压岁钱却不给自己的孩子.不敢说,若说了只会挨骂或挨打的.他与我们说,想要钱,叫我们去山上捡山羊屎,晒干一公斤给我两分钱.我与妹妹真的去捡过,只是,山羊粪实在小,难捡,量少.我们上山好几次,两人一起捡也没捡够一公斤.
  我对阿明的印象,就是去他家,他没说我与妹没刷牙口臭,可他骂自己的孩子没去刷牙.我们根本没牙刷,他也没给我们准备.
  阿明是生意人,他老婆更”精明”得,过年都不送点东西给她自己的父母,也不叫他们来吃餐饭.外公在与他们生活时,因想吃鸡蛋自己去拿,被她扭断了几个手指头(在这申明一下,虽小说虚构,可这件事千真万确)什么样的父母教出什么样的孩子吧.阿明家的三个他们觉得聪明孩子,都小器自私,还无师自通的会偷钱__只是,她们只敢偷家里或小香家的.唯一一个与我同年的表妹,很是忠厚老实,乐观开朗对人真诚,被父母视为傻瓜,说她可能是小时发烧烧坏脑子了.
  我真的没觉出阿明家的好,倒是,我还小,就试过有异样感觉了__那时我被他家狗咬了手臂,奇怪的是,我很多次去,为什么熟了倒咬呢?他几乎没什么反应,连狗都没怎么呼喝,更没舍得打它.是我同年的表妹赶紧找点药粉撒在我正流血的伤口上,由此,我内心觉得,在阿明眼里心里,侄女没他家的狗重要?!!我是个表面与表妹同样傻瓜的孩子,很老实,勤快听话.有什么想法也没人想听.我也不懂得怎么表达. 我有点难过,还就在被狗咬的前些天,我与妹妹,同年表妹一起,到处捡垃圾废品卖了买几瓶啤酒给他喝呢. (本来想买生日蛋糕,可钱凑不够)
  第五章6节 乖孩子大人不爱.
  在现在这年代,一般只一二个孩子,无论孩子乖不乖大人都宝贝得不得了,在孩子多时,其实乖孩子并不能得大人欢心.”会哭的孩子多吃奶”,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我家大哥特别调皮,可就因为他是大的,大人分好的,他硬要抢我们小的东西吃又怎样?与外面的小孩子打架都家常便饭,当然,他也没少被父亲打.而小哥,性格很温和,极得大人欢心,于是乎,所有的坏事大人认为都是大哥做的,所有的好事都是小哥做的(如上文写,我给外公的零食,外公说是小哥给他的)而妹妹最小,她自然是妈妈的”小背心”,妈也尽量的宠着她.冬天冷,她跑去要妈捂着睡.最受伤的是大哥,他粗枝大叶,调皮捣蛋,常受伤常挨爸爸打,我也常受伤,我是心灵深处,我在他们大人眼里,最省心,是妈妈的出气筒.那年代,那么贫穷,大人连吃饭都顾不上,还顾得了你小孩子的心灵健康? 若说出来,他们会觉得是个笑话.
  因生活实在太艰难,于是,我们家人的身高也由此排队.大哥最高,小哥第二,我第三,妹最矮.我们其实若论基因,妈都高过我啊,而她的父亲与亲生哥哥阿明,都是1.7以上. 我们四兄妹中,大哥一个高又肥,一头黑发,而我们三个小的,身高一个比一个矮,而且,长到十岁以上,就都有近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的白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28 20:13  金钱  +5   好帖
王大三   2011-1-28 20:13  魅力  +5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2-7 16:59
  第六章1节 性格与命运.
  小何,小香为什么欠很多外债,这里提一下,酿酒厂失败,只是欠着几个工人工钱与买煤钱及电费而已. 另外在当时来说大笔的外债,是因为当时小何老家那,生产队为队员向信用社借钱买牛,找小何做担保,小何没想清楚后果,大方的答应了,于是乎,背上了两个生产队的买牛贷款.只奇怪的是,人家不还,怎么信用社不找当事人,却赖上了他们觉得有能力还的父亲吧.
  也许是人生的种种境遇,让小何变成了老年的吝啬鬼,”铁公鸡”,在哪都怕人家占自己便宜.
  爸妈做了很多好心事,救都救过人,可还真没碰上谁来感恩.只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教得自己的儿女一些优良的品质.对人”施”远多于”索取”.可我们付出的多,不代表我们就不能干,而阿明家,教得孩子个个自私自利,小心眼儿多得让我觉得仅亲戚相处都累. 可她们并不因贪心,占便宜多就本事了.混得远不如她们觉得蠢笨的我们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2-16 14:45
天气:心情:

第一章,序言.来到广东 我决定写小说,当然,得有个名字,这真有点难,就以我真名改个同意思的吧___叫;芙蓉.(我先申明,我不是想利用那个所谓的芙蓉姐姐出名,而我本人的名里,有芙蓉意思罢了).

我觉得,每个人在父母身边,有他们照顾的日子,一般来说,都不会太难过的,虽然我本人不是有什么快乐的童年,少年时代.那,就从我个人完全远离父母说起吧.

我,远离父母,有个正常.老套的原因:家里实在是,___太穷!

在95年4月13号的那天,我还在学校,忽然飞来个喜讯;我若想去,可以马上去广东去工作!多少人,多年读书,不就是想有份工作,不用再土里刨食?!看着父亲沾着汗水风干后变得白花花的帽子,我喜出望外的一口答应了.事情是这样的,我有个远房的表姐,她本在浙江打工,后来她老板将工厂搬到广东,她生病了,回来休养,再去广东想有个伴,就刚好来我家,说起,我父母也觉得,很好,信得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就这样,十五岁没够的我,初中没读完,身份证都没办好,就去借了个岁数大点的朋友的身份证,与二哥,表姐,14号就坐上了南下的火车了69块钱,我们到了一个什么都陌生的地方,广州市.在表姐的带领下,我们又上了汽车,到了番禺.云星村的一个加工打火机的小厂.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2-16 14:50
上文为很久前写的一点其它章节, 现在的<梦彝>即将到一些复杂的地方,没心情写,上的别的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2-16 14:52
  到了广州番禺的当天,表姐带我,小哥到了她所在的小厂宿舍.她同工友商量一阵,我们暂时可以同人挤一夜.这叫宏达打火机厂真的是小,自然管理也不会多严,好.男女住一室.而且,我们这外来人员,竟也可以去他们的车间看看.表姐买来菜,我们自己做饭吃过,当夜无话.不过,从大家聊天中得知,表姐的男友变心了.不再理她.她们是一厂的.不理却不得不每天见面.实在是痛苦,折磨人的事.我看到了表姐抽烟.

  我未曾初恋过,不过,以女孩子的敏感,我体会得到她的痛苦. 所以,尽管表姐在来广东前对我家人承诺,会好好照顾我们,借钱给我们什么的.后来都没兑现.我一点没怪她.我知道,很多东西,不是想象的那么好.容易!

  第二天,表姐原来想,我们也在她的厂工作,可已经招到工,我们就只能另找了.表姐带我们在云新村的一个小中介去,一个小小,也脏乱的房间,有两男一女三人.女孩告诉我们,介绍工作,一人交一百块,当时我们全部也就一百多.可是,我们才出远门加胆小的原因吧,竟不敢有一句话的讨价还价.听说我们不够钱,就说,有个厂招男的,男的不太好找工,问小哥愿意去不.我们当然一口答应.我很想跟去,可,看到那个中介男孩准备踩单车送小哥去见工,我没交通工具,只得算了.那个女孩又告诉我,另一工厂招女工,可以带我去,问我身上还有多少钱,我本来有三十多,可一想,不能全说吧,"二十"她说我给交了,让另一男孩带我去.我心里有点怕怕的,可没办法,表姐说没事.我只好坐他单车后面跟他出发了.大概骑单车过了半小时到了一个看起来很大的工厂外面.正好,正在招工.他让我自己过去.我走到有十几个女的一起,招工的女孩很白净,漂亮.她看到我,可能是的确看着小的原因吧,加上我这土土的衣着黑黑的皮肤,知道我才出来的.她让我填了招工表,也试闻了油漆的味道,问我受得了不,我说受得了.她问我是自己来的,还是人介绍的,我说介绍的,她好心的说,你就回去吧,要你的.不过,你就说,不要.他们退钱给你.我想,也好,我正没钱,表姐又说了,借不到钱. 我就来到送我来的四眼男孩身边.他问"可以吗?'我说"她说我太小,做不了".(当然,这是我自己编的理由)看他有点失望的取下眼镜,边擦粘上面的苍蝇屎,边说"那,下午我们再来吧,好象下午的招工人员不同的."戴上眼镜,扶正那破单车,叫我坐后面,他又踩着顺着来的路慢慢前行. 我因为他又说接着带我见工,我就不敢也不好意思说退钱的事.回到云新村,我去表姐那里,因招工的说要相片,我就在附近相馆相了证件相.这中间出了点事.说了话长,另叙.

  下午又按中介说的,到中介,还是早上的男孩,骑着同一破单车,送我到了那招工地.因我上午就见成了的,她把我分好了车间.画油部. 这招工的竟也还是上午女孩子,她记得我,问我退钱没,我照实说了,她也就没再说什么.我们一行十几个见工的,就随她进了厂.中间有个大人,(在我眼里.)她很高,二十多吧,招工的问她,她说,自己是为了逃婚才出来的.是河南人.我记得了她.叫李于红.分宿舍时,可惜我们没分一起.我分在二楼.看了自己的床位,又办了证.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可以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早上八点到来带我们去过的车间上班.我出了厂门,那个中介男孩已经走了.我注意到,这个大工厂竟没有名字.大门口没有厂名.不过,我听说了,叫永隆公司.做的是塑料玩具.(在现在的区政府旁,当时还没区政府呢)

  回来表姐处,表姐送了条裙子我.绿色的连衣裙.穿上去松得不成样子,表姐找了条裙带给我系起来,再看,竟很漂亮了. 我在洗澡后在洗衣服时,发现背后有人偷看我,回头一看,跑了.只见个男孩背景.我心里有点奇怪感觉.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5-20 14:34
  上面是一部写实为主的小说.

  不想再写了. 就梦彝,给它个结尾.
  我,因赌,共输了十一万.再不敢继续. 转战地产,现在,除了与先生共有之房产,自己弄了四个. 就在回乡下为定居事情忙碌同时,一个月内,先后找了近面装修个人,或装修公司,在脸皮都跑掉了十多层后,已交楼的三套房子敲定装修进行中.而我在等待拿证期间,与妹陪父亲去了他一直想念--他四十年前当兵在了五年的西双版纳. 现在,探亲证拿到,而定居还没批下来.回到香港,却因前些日子太过奔波劳累,一下放松下来,病了.宝宝感冒,先生嗓子疼,一家三口全在小病中...呜.. 祝愿所有看此文章的人,都健康快乐,金钱多多,幸福更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6-12 20:01
完了?继续写,写得不错哦,我都收藏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7-21 09:56
  谢谢,有人支持总是让人开心的事。
  故事写到后面,因真实生活进行到了高潮,复杂伤神时.小说若写太详细,长长几十年,生活足以拍成一部戏啊。。所以不详写,再告诉大家一点戏剧性的真实结局好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8-1 11:21
  补写 梦彝 之尾 妈妈算命
  曾在阿明进了城,一天半天就挣小何一个月收入时,小何家已经急速返到贫困线.一次,阿明老婆(我舅妈)与小香上街,碰到个算命老人.帮舅妈算时,说他家将来日子也只是”老鼠舔米汤—仅够糊口;而算小香时,却说得稀奇,”你将来会有长达十五到十七年的官非,会打官司的,不过,最后你赢!你现在日子难过,到老了会好过,越老越好过.还会胖.” 小香觉得根本不信,自己老实人,怎么会与人打官司,还长达十几二十年,官非,百姓平时都怕见到官,怎么还与人家起是非?! 而说到老年来好过,又听说舅妈老了生活艰难,她与舅妈两人竟皆认可,是算命老人,把她们两的八字弄颠倒了,很可能自己的命运是舅妈的,舅妈算的是小香自己的. 老人还另提醒小香一点事但又紧要的事,这点小香倒听进去了,真改掉了. 是叫她少吃或别吃辣椒,不然眼睛会瞎掉.
  那时穷的,乡下在少菜季节,有的爱吃酸菜,菜多季节做一大缸,吃一两年;有的爱做辣椒酱,也是做就做很大缸,吃一年半载.我家也不例外,小香当时,让全家人餐餐干饭配辣椒酱,一整碗都红红的.一点油水都没有,先不说小孩子们多瘦弱,就是小香,也瘦得,手臂上几乎没肉,手指一拎皮肤,表皮拉得长长的,正是皮包骨头!
  且就小香算命这事说起,事后证明,老人真是神人啊。他把一切说中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8-8 21:24
写得不错。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9-8 20:54
   那年, 神话中的英雄好汉,被时间变幻成了个无赖
  前面写过---小香凑钱给哥哥家,又卖了老家房子与两头家里养的水牛。小何还想得起,在给清最后一笔钱时,让阿明写个清条,阿明不以为然”都自己家人,还写什么写,会赖你不成?!”小香更一旁帮哥哥口”就是,自己人,瞎闹!”(就这样, 也许当时阿明的确是没想过要赖皮,他觉得写清单是污辱他的人格,可几十年后,真的,这意外留下的谁也不在乎的事,竟然真成了祸根.这是后话.)
  就前面写过的,乡下人做事,觉得结清就清了,没兴写借条,收据等什么的。不知“千年文书能做药‘的重要。小香小何都认同,这十乡八镇的能人,又是亲人,还是自己的偶像啊,怎么会坑自己呢?!
  可多年过后回首,才发现,阿明真坑了自己妹妹家。因小何好心,听阿明说,自己存了钱想去乡下开大型养殖场时,就接受阿明要到自己家开的想法,反正地方很宽,借给他用,亲戚,理应相互帮助啊!后来阿明的日子在反复做生意,再转行,再下乡等,折腾得一地鸡毛。他与老婆的目的就指向了妹妹家。赶走她家,现在借住地包括妹妹小香家的一切又是自己的了。
  这三翻几次的闹腾,十几年的光阴都在两家扯皮中浪费了,阿明的四个女儿都出去打工,小香家的几人也没本事。大儿子读书十几二十年,还是混得大学考不上出去做个保安,二儿子与大女儿(第三个孩子,我)虽早早出去打工,也没混出名堂,小女儿还在读书。
  在十几年还没把妹妹家赶走,他着急也更觉得没面子了,那心里更急切了,直接上门去打妹妹与退休伤残的妹夫。把妹妹家种了多年的树,在他住那边的,全砍了卖掉。还找人与自己一起,趁着妹妹家没人,去再把妹家的几百棵各种果树,全砍了,连她家门窗,玻璃等都打砸了。然后,他去向法院告妹妹家侵占他的家产,土地,还倒过来打他。。。
  这中间有个风水说法及另有原因。
  有懂得风水的人说,小香家这片,后面远远的对正一座小山形似扒着一条狗。小香家房子对正的是狗头上而房子周边象桌子凳得稳当,所以有儿有女。阿明当初借住,建起的棚子对正的是狗尾巴,房子占的位置似一张桌子只有三只脚(有一边后来有条路隔着,不然,地边上就是悬崖),所以不稳,没儿子(晕一个。。他家早生儿子又死了时,可没住现在那“三只脚‘的‘桌子“上)
  阿明养殖也失败后,在村内借了几万块,还不上,借给他得最多钱的人说,你若把你以前的家让出来,就是现在小香家连上借给他的地方,就不要还钱了。当时来说,很诱惑的价钱。所以阿明就开始闹了。。
  九八年开始,一直进行到2013,双方法院去了多次,最后,阿明因打人,还毁坏了小香家极多财物,终于由一直主动欺负妹妹家,找事,变身成被判决有期两年,监外执行几年。而这家产的事,小何小香家虽没有书面证据,但与阿明,小香同年龄的老村干部,乡亲们都可证明,小香确实做为很小就送人养,已经是别人养女,却照顾亲生父亲到过世,是有原因的,就算房子有没给钱没法证明,但这点也证明,小香与阿明之间有约定的。加上按当时的乡下,大家都认可乡下相互不写清条或借钱不写借条的事实。最终判决,不存在侵占之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9-19 15:34
   英雄成狗熊之二
  很搞笑的是,这阿明家,在09年了,还在上告小香家,在村委会竟然要求现在的年轻村干部,“你就写他家是03年才搬家过来的嘛“,村中所有新老干部早在这多年中,也被他们烦死了,无故多出很多是非来,还被要求做伪证。村干部不肯”我们小时候,还与他家的孩子一起读书,打架的,这都过了多少年了,你要我写才过来几年?“人家也觉得阿明与老婆太过份了,不按他要求做,还当面挨骂。 村干部与阿明老婆直接吵架‘你自己做的事,几十年后后悔?以前不兴写合同,现在有合同的,昨天签约,今天都不能改,你不服,哪怕上北京告也不怕你!”结果,他家了解到,当时有红头文件是’还土地于农民“,他家抓住这点,告小香家强占了他家的地,告村里干部还包庇小香家。真上北京上访告状去了。后来北京方面打电话到地方政府,叫了我们村的干部去带舅妈回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9-27 14:27
写得不错。支持。
谢谢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7 21:20
  英雄成狗熊之三
  后话是,我网上看到,有人了解上访事情,说,一个人上访,他所在地方得被罚款二到四十万,晕厥,如果是这样,她真害人不浅,我们家乡本来就穷,还无辜地被罚款?(这样事情还不算完,虽有法院的最终判决,可阿明家还时时骚扰小香家,时不时又的又找村上,镇上干部,隔三差五的小香家又被通知要看这证明,那证明,小香说法是,若阿明好好的说,白送他都愿意,但他这样用无赖方法,是死都与他碰上了,这三十年的时光,土地里的石头都捡到一座小山高,他知道别人的付出吗?!,生活富裕的小香家,也就一直被动的生活在她哥给的精神高压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17 21:05
  按说,阿明是农民,他的孩子有土地是应该的。可问题在于,当年居民很吃香,阿明以老婆是居民身份,把本来跟他入户口的孩子,都改成跟母亲的,都成了居民。只阿明一个改不了,可他当时被超生重罚,他跑进城,觉得城里更好,有个农民身份有地,还得交粮,年年有修路,桥,水库等义务。他就与村里说,不要分土地给他,他也不管村里任何事,不用尽义务工了。小香家占的的确是他家以前土地的份,是他家四人份,(这连超生的两个,第四个女儿在乡下当时上不了户口,没土地)而小何本人也因是工人,小香与四个儿女,算是五人,得有五人土地,当时已经过了大变动土地时期,再分也不能挨在一起,小香想自己家周围很多地都种不过来,也不想要这分得离家远的地了。所以,实际小香家分少了一个人的土地。买的房子是阿明家的,全家户口迁到阿明村,土地是村里,把原是阿明家,在他家成了居民本应该收回来的土地,分给小香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0-25 17:20
  阿明小香临老状况
  转眼到了2010后,阿明四女儿,都结婚生子,全在外面,唯俩老年人家里留守。他们还是很勤劳,只是,好与人攀比,特别这在他眼里没本事的眼中针,又赶不走的妹妹家。却非常分明的在名声或经济条件都好过自己家很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2 21:13
  小香四个孩子,大儿子,一直做保安,半工半读完五年党校选修法律系,真正考试才知,不能考被国家认可的律师。悲哀的不是被骗,更生气的是居然五年后才知,浪费了五年光阴,折腾了多少精力,钱财!倔强的他,再找正规报读,还得读五年,期间,识得同样半工读法律的老婆,十年苦读书才考,才算是入门成功了---他与志同道合的老婆,双双通过律师考试,取得国家律师资格证,开起律师事务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14 10:31
  二儿子,结婚到被离婚,再四处打工中,混得算是服务业中的佼佼者,在多个高级酒店当过总经理,找了个各方面都比前老婆强得多的女朋友结婚生子。在丽江盖起大型的餐饮宾馆一体化的房子;经营着餐厅,宾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22 20:30
  小说外的现实---今天在电脑上,妹告诉我,昨天父亲在去村里坐车路上碰上旁边那家矮婆娘(舅妈),被打了。因那婆娘相对父亲来说,年轻,粗壮兼常年做农活很大力,才敢对年老还残疾走路都有问题的父亲动手,虽然报警了,在乡下,若不死人,这些对于派出所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警察来一下,连打人的家里都没去,更别说看医生赔偿医药费。。气死我了。我气的不止是这家人,而是我哥,当初我们三兄妹在远方,工作的工作,读书的读书,回不来。若不是他自以为是,全不顾我们三兄妹的反对,在村里干部帮两家调解时,愿意将他家住的地方及盖养殖场的那边给他家,这原本是我娘家的(哥哥的意思是,妈与舅就二兄妹,与现在争谁家的,就是争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一样,反正地方大,让一半何妨)。现在人家可倒过来得陇望蜀,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到处唱我家强霸占他家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3-11-29 10:43
  继续小说。。
三女儿,打工,做小生意折腾多年,找到个好男友,嫁做全职主妇了,在他乡,总算有个算得上豪宅的家,宝马,还有几部出租的士,菲佣齐全,在内地也买了几个房子投资或父母住。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9509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