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原创] 龙岛怒火
18109个阅读者,31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0-8-24 14:01

[原创] 龙岛怒火



王大三 发表在 光阴故事|小说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7-1.html


  第一章:海上浩劫

  强劲的海风把爬在许国彬脸上一只小螃蟹给扫了下去,小家伙不大情愿的在沙子上翻了个身,然后再试着想爬上这个庞然大物的脸上,也许想晒晒涨晚潮前的最后的太阳再回到它石缝中的栖息地去,但它似乎没有成功,他的一只螯夹住了许国彬的粗壮的脖子,它却还是掉了下来。
  许国彬的身子动了一下,小家伙预感是自己惹了祸,连忙横着快速移动着跑了。
  许国彬在脖子上抹了一把,竭力的睁开了眼睛。
  这个机械研究所的副研究所员两手撑住了,慢慢的坐了起来。

  “什么鬼地方?我这究竟是到了哪儿了那?”
  四十四岁的许国彬揉了揉自己的脸,脸上感觉很干燥,有点象失去很多水分要裂开来似的。
  他看见自己是坐在沙滩上,灰色西装一只袖子穿在胳膊上,另一只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自动脱了下来,蓝色的长裤上还粘着海藻,幸好脚上的两只半高腰的黄球鞋还完好的穿在脚上。
  沙滩上的沙子是白色的,许国彬所处的位置离还未涨潮的海水还有五十多米远的距离。
  他手搭凉棚看看了四周,脑子也开始朝着平静和回忆在启动。

  许国彬是在日本人占领上海的十天,和机械研究所的同事一起,带着自己的妻子葛容及两岁的三岁半的儿子许鸣登上开往广州的“通济号”客轮的。
  客轮上人挤人拥,都是想逃难到广东、广西去的人。幸好,走之前,许国彬找了轮船公司的朋友帮忙,这才买到了三等舱的船票,算了有了两个不错的铺位。他爬到了上铺,下铺留给了妻子和儿子。
  凇沪抗战爆发后,日本人的势力在上海越来越大,眼看着这些野心勃勃的家伙就要全面占领上海了,机械研究所已经搬到了广西的防城,因此最后留守的副研究员许国彬和两个同事也准备赶过去了。他们是一起上的“通济号”客轮,带着各自的家眷上了船,远处已经传来了隆隆的炮声,这是日本停在吴淞口的军舰再向中国守军示威了,上海的失守已经只是个时间上的问题了。

  “通济号”客轮就在这中情况下载着六百四十多名超员的乘客向着舟山群岛方向起锚进发了。
  客轮上拥满了各式各样的人,有做生意的,有公司的职员,有政府的公务人员,有军人,还有文艺社团和学生老师。主要是以中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身份为主的人多。
  船上的人心里都很紧张,也很郁闷无言,毕竟这等于是在逃难,想一想诺大的一个中国却被一个弹丸之地的日本欺负成这样。东北沦陷,济南失守,北平陷落,军队是一退再退,一败再败,连南京的国民政府也迁都到重庆去了。老百姓还能怎么办那?只能是能跑的则跑,不能跑的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第二天早上,“通济号”海上客轮刚刚通过了舟山群岛海域,天上好象出现了朵朵难得一见的朝霞。
  许国彬披上了西装,走出舱门来到甲板上,想好好的透透新鲜空气。
  翻着细碎浪花的蔚蓝色的东海,在朝阳和朝霞的映射下显得格外的大方和怀柔。
  “国彬,你看,那群海鸥飞的多好看啊,都是在迎风飞那,太象画里画的样子了,真的,太象了啊。”
  比许国彬小了八岁的妻子葛容走到了他的身边扶住他的胳膊柔情而兴奋的说。甲板上出来透气的人也开始多了起来,几个看上去是剧社演员的男女青年还对着大海朗诵起了诗歌来,要是没有战争的话,这倒真是一副人与自然之间最和谐的画卷。

  许鸣也被许国彬的同事夫妻带了出来,小许鸣立刻向父母这边狂奔了起来,见他跑的还不是那么利索,后面许国彬的同事喊着慢点,也跟了上去。
  葛容说:“鸣鸣,来吧,妈妈接着你。”
  小许鸣则指着天说:“妈妈,妈妈,你看天上又来了几只大鸟。”
  葛容一把抱住了他:“恩,好的,妈妈知道了。大海上好多鸟那,你喜欢吗?”
  小许鸣抬头指天说:“我特别喜欢大鸟了,你看它们飞的多快啊,越来越大了那。”
  葛容没有去看,因为儿子指的方向正好迎着阳光,有些刺眼。
  她是在中学教自然课的,便说:“大鸟是军舰鸟吧,这种鸟可不讲理了,是专从海鸥海燕这些勤劳的鸟嘴里夺食的,属于不劳而获的一种掠食鸟类。”
  她这么一说,许国彬和他的同事不由的抬起头来想看看,天边处却传来了嗡嗡的声音。

  “是飞机,是日本人的飞机!”
  甲板上已经有人喊了起来。
  许国彬抬起了头,果然看到了远处有六架日本的飞机正朝着“通济号”客轮这飞过来那。学习和研究机械多年的金正鸣对飞机并不陌生,他看出了这六架日本飞机里有架灰黑色的是轰炸机,四架银白色的则是战斗机。
  船上的开始乱了起来,纷纷往船舱里跑,一时在狭窄的走道挤成了一团,大伙都害怕日本人对客轮进行轰炸扫射。
  许国彬让妻子葛容赶紧把孩子领回舱里去,自己则扶着舷梯往驾驶舱方向跑,边跑着他边喊着:“船长,赶紧把安全旗升起来,告诉飞机我们是客轮,不是军用船只。”
  看来,轮船方面比船上的乘客更早就发现了飞机,已经让三副带人把那面印着红十字的大白旗升到了主桅的顶端了。
  船长大概觉得这样还是没底儿,又让其他水手把另一面备用的难民专用的旗帜挂上了后桅上。这样,天上的飞机无论如何也是看得见的如此醒目的标志了。

  日本人的飞机呼啸着从“通济号”客轮上空飞了过去,所有的人都捏了一把汗,庆幸轮船挂出了难民船的标志。有人开始又来到甲板上了,好象是一个不祥的事件刚刚远离似的。
  突然船上拉了起了刺耳的警报声,所有人抬头一看,原来刚才的日本飞机又飞了回来了。
  一位穿着入时的老太太在胸前划了个大大的十字:“上帝啊,这些魔鬼要炸我们的船了。”
  船上的人脸色煞白,不少人在凇沪会战时见过日本飞机的轰炸,十分可怕。但那时候也许离自己很远,并且还有防空洞好躲避,而现在这茫茫的大海上,一艘可怜的客轮几乎就是别人餐桌上的一道大餐一样,可以令人肆意宰割了。

  日军飞机的第一波攻击就在船上引起了恐怖的呼喊,接着就是撕人心肺的哭叫声。
  这是两架零式战斗几进行的扫射,可能是试探性的。
  但接下来的事情就要严重的多了,小鬼子的轰炸机随即开始俯冲,接着两架飞机的肚子里就各自向“通济号”客轮落下了几枚航空炸弹。
  船上开始出现了无法控制的骚乱,人们喊叫着毫无章法和目的的在船上的通道和扶梯间乱跑,有人在接连摔倒。也有的人躲进了船舱的铺位底下抱着头,许国彬的妻子葛容就这么捂着孩子藏在铺位下,不敢出大气。
  船上的前甲板已经挨了两颗航弹,爆炸掀起的气浪和弹片炸碎了驾驶台上的挡风玻璃,操舵的大副的脸上也被碎玻璃划出了口子,鲜血流在了舵盘上。
  船长不顾一切的跑出驾驶台手举一块白布冲上了驾驶台上的平台上,他双手扬着对着飞机大喊道:“喂,我们是民用船只,我们已经挂上了难民旗,请停止你们的行为!”
  手扒着船舱门观望外面的情况的许国彬,见此情景,冲出了船舱:“喂,船长先生,快下来,危险!”
  一伙搭乘“通济号”客轮去广州的军人跑出来,他们也对着船顶喊着:“先生快下来,危险啊。”

  但船长似乎并不想放弃,也许他根本没有听到下面人的呼喊,因为爆炸声和尖声喊叫远比他们的呼喊的声音要大的多。
  又是一架战斗机俯冲了下来,已经能看清飞机驾驶舱里的可憎的日本飞行员戴着飞行皮帽和护镜的样子了。但那位四十多岁的船长似乎并不打算躲开,他扔掉了手上的那块白布,对着迎他而来的飞机愤怒的喊道:“来吧,混蛋!日本猪,你开火吧,别以为中国人谁都怕你!”
  零式战斗机开火了,机关炮弹击中了船长,他的胸前洁白的船长服被打了两三个洞,立刻被鲜血染红了前胸和后背。不过看上去船长似乎并不打算倒下,他的手紧紧握住了信号台的柱子,手捂着胸口,骂了最后一声:“混蛋!”
  

[本帖最后由 叶香 于 2010-9-4 22:55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华京雷   2010-8-26 10:41  金钱  +20   好文章
华京雷   2010-8-26 10:41  魅力  +2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24 16:38
  支持大三新作~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24 16:42
支持老大的新作!!!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24 22:55
  谢谢叶超版,谢谢尖牙老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26 10:40
  俺也支持大三新作 !
  欢迎大三回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29 09:45
  第二章:弃船离魂

  领头的那帮国军里一个身材魁梧,有一脸长官样的中校见到了日本人残忍的本性,本能的拔出了手枪对着那架掠过头顶的零式飞机就是接连几枪。
  中校喊道:“去,马副官,你们把机枪给我端出来,咱们和狗日的小鬼子拼了。”
  那个高个子的马副官立刻招呼:“弟兄们,操家伙去!”
  一伙人马上跑下了船舱。

  前甲板上已经着起了大火,有水手在受伤的大副指挥之下抬出了压水机抽海里的水上来灭火。
  但是火还没灭,零式飞机又俯冲了下来,灭火的水手有的中弹倒下了,没倒下的干脆跃身跳进了海里。
  机关炮的子弹洞穿了船舱的舱板射进了客轮的船舱,有人相继中弹,男人们咒骂着,女人们哭喊和尖叫着,有人拎起了行李跑出船舱向船舷上部悬吊着的六艘救生船跑去了,还有的人开始为争夺救生圈撕打了起来。
  国军的马副官从舱里把那挺捷克式轻机枪拿上了甲板,其他的士兵也取来了步枪。
  “王团长,枪来了。”
  “好,弟兄们,给我瞄准了打,等狗日的飞机一俯冲就迎着打,横竖今天都是死了,咱们不拖他个垫背的死的太冤了!”
  “好叻,弟兄们,为那船长报仇,为死难的中国同胞报仇!”
  马副官让一个士兵举起了手抓住枪架,自己一拉枪拴开始瞄准了日本飞机,拿步枪的士兵有的人甚至已经在对着日机开火了!

  日本轰炸机又下来了,显然,他们的机肚子里还有杀人的“存货“。
  马副官的机枪和士兵们的步枪一起对准了轰炸机开火了,但在这剧烈摇晃着的船甲板上要想有效的标准一个高速移动的目标,显然不是一件易事儿。子弹飞向了日本轰炸机的方向,但却没有打中目标。
  轰炸机俯冲到客轮上空时机身晃了晃,又是一串黑忽忽的航空炸弹一没接一枚,打着摆子从敞开的飞机肚子下面落下,向着船上直瞄瞄的栽了下来。
  站在甲板边缘,正不知如何躲避的许国彬被王团长一把抓住了他的后衣领子,把他就势搡进了身边的船舱里。
  “笨蛋,你想死吗。”
  背后传来了中校的呵斥。
  紧接着中校自己也捂头爬在了甲板上。
  两架日本轰炸机,这次显然找准了自己的感觉,因此炸弹投的很准确,至少有三分之一都落到了船的甲板上,船舱顶和驾驶台上,还有一颗落到了救生船里,当场把那艘悬吊着的救生船炸成了碎片。更为严重的是有颗炸弹落进了船上的大烟筒里,炸弹进了烟筒在锅炉房了发生了爆炸,顿时船上的轮机停止了工作,电也停了。
  日军似乎就是要把这场对“通济号”客轮的攻击当成一场杀人游戏来玩,战斗机接着又跟着下来,狂乱的对着船上喷射的机关炮的炮弹,再接着轰炸机把最后的“存货”全给扔了下来,船上燃起了熊熊的大火,底舱、轮机房都开始受伤进水了。
  “通济号”客轮开始在海面上打起了圈圈,并且在往下沉着,超载了的乘客人数加剧了船的下沉速度。

  国军的王团长在这样危机的时刻挺身而出了,他让人加快放救生艇绳索的速度,并开始命令让老人,孩子和妇女按次序上救生艇。
  处在生死边缘的人开始显示出了人的本性和求生的本能,很多男人到了这个时候恐惧心里占到了上风,他们不听王团长等人的劝阻,和老人、妇女和孩子争抢起了上救生艇。最多能乘坐三十个人的救生艇已经爬上了五十个人。
  这时候海上的天发生了大变,黑云翻卷了起来,很快就把早上明媚的阳光阻挡的一丝不见了,这是一场海上风暴来临的预兆。
  日本飞机的飞行员一定是更早的发现了气候的骤变,看着就向下沉去的客轮,看着那即将来临的风暴,他们知道下面的人即便能逃脱沉船淹死的命运,也将被这场海上风暴给吞噬了,有人生还的可能几乎是不存在的。
  所以,他们拍下了航空照片后,就摇着翅膀侧身急速爬升起来,编好队后飞离了正在下沉的“通济号”客轮的上空,开始返航了。

  船长死了,大副也死了,船员也是死的死伤的伤,有些已经抢到了救生圈跳海逃生去了,整个“通济号”客轮已经没了一个能指挥全船人躲避这场海上劫难的人。
  船上,被轰炸和扫射击中的人死的到处都是,起码有八、九十号,甲板上和走道上流得都是一滩一滩的鲜血,让人触目惊心又恐慌不已。
  所以,隶属国军第二十一军一百九十六团团长的王伯其中校,不得不在这个时刻挺身站出来维持这短暂的秩序了。
  他和中尉副官马桂林站在船舷边,看着已经被放到了水面上的救生艇,秩序十分混乱,有的妇女和孩子还被挤到了海里,身头呼叫挥了几下手后就再没了踪影。
  “妈的,烂男人,和孩子、女人争,真是混蛋!”
  王团长和马副官用枪接连击毙了三、四个和妇女孩子及老人争船的男人,后面的男人们吓的退缩了。
  “谁敢再不听命令,就地打死!”
  马副官扬着手上的枪喊到。
  这一下,情况开始变的好一些了,那些妇幼老弱终于得到了先上救生艇的机会。但他们就几乎占满了五艘救生艇,男人再想上时早就没了位置。
  王伯其果断的喊道:“马副官,砍断缆绳,让救生艇离开母船。”
  救生艇上的人,还有许多亲人在即将沉没的客轮上那,两边人就晃如在生死相隔的两个世界上一般,哭声和喊叫告别声十分的凄惨,让人掩面去身,不忍睹目,不忍耳闻。

  许国彬看着妻儿已经坐上了救生艇,并被海浪逐渐推送着随波而去了,他流着泪挥手喊着:“小容,你要多保重,一定要好好的活着,等着我去找你们啊!”
  这时候,有人在拍他的肩膀。
  “喂,老兄,听说你是搞机械的,你看这船没救了吗?”
  许国彬一回头,见正是王伯其团长。
  “长官,就是不搞机械的人,也知道这船完了,你没看它在下沉吗?船体进水,轮机和锅炉全部损坏,一会儿它就要沉到海底去了。”
  王团长放开了许国彬。
  “完了,还没能和小日本好好干上一仗那,就被他狗日的飞机给暗算了,死倒没什么,就是有点冤啊。”
  许国彬说:“现在船上除了被炸死的和坐上救生艇的,还有三百人那,得想办法自救啊,坐着直接等死那就一点希望也没了。”
  王伯其说:“你这家伙说的对,有什么办法吗?”
  “把船舱里的床板都拆了,扎上救生圈,一个上面可以趴上四、五个人,其他的就听天由命了。”
  王伯其看了看手表:“船往下沉已经四十分钟了,再有不到半小时就要全沉下去了,要快动手了!”

  王团长拿着手枪照天开了两枪:“老爷们都我听着,船马上就完了,要想留条命的话,马上进舱去下床板,然后绑上救生圈跳下海去,让老天爷保佑大家吧。”
  他的士兵和许多男人都快速的跑进了船舱,幸好这艘“通济号”客轮是平缓的直直的在下沉,而暂时还没发生倾斜,人都还站得住,否则连舱也无法进去了。
  床板是四个角用螺丝固定在铺位上的,情急之下也难下得下来。
  “砸!,找东西砸!”
  马副官说着推到了上下铺的双人床,用手枪柄猛击床板,床板开始松动了,他再用脚猛踢床板,终于,第一块床板被拆卸了下来。
  其他人都受到了启发,用枪托,管子、棍子等硬物撬砸了起来,很快,在十多分钟里,二十多块床板被完整的抬出了船舱。

  王伯其看了看手表,船估计还有十来分钟就要全沉下去了,他撕破了嗓子喊道:“不要再拆了,来不及了。赶紧都逃命吧,一块床板配一个救生圈,赶紧扎上往海里跳。好自为之,生死由命了!”
  许国彬一边往一个床板上扎救生圈,一边也喊:“到海里赶紧离开轮船的附近,防止被沉船的旋涡卷进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华京雷   2010-8-31 17:15  金钱  +15   好文章
华京雷   2010-8-31 17:15  魅力  +1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29 21:55
  大三的小说人物很鲜活~




----------------------------------------------
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29 23:00
  感谢叶超版的厚爱,属下定当努力,不辜负您和论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29 23:01
  第三章:斗海的人

  每块床板周围都站着六、七个人,甚至更多。门板下被扎上了一个救生圈,然后马上被抬起扔进了水里,接着围着它的人就接二连三的跳进水里,再去够它,不少不会水性的人非常害怕,也不敢跳。
  可是有人说不跳就死的定定的了,跳了兴许还能有个微弱的机会。于是会水不会水的一概都闭上了眼睛纵身跳了下去,不会水的够到了那床版的还好,但多数都够不到,于是从水里探出头喊着救命,随着连呛几口海水便在海面上消失了。后面的人还在接着跳,因为船终于开始倾斜了,再不跳下去就将和这艘脚下的活棺材一起葬身大海了。
  会水性的有的够到了许国彬临时发明的这简易床板救生筏,他们马上死死的抓住不敢松手,有的床板被扔下海后就马上被浪给掀走了,还有的船板和救生圈没捆扎牢,一下分成了两样,各自漂去了。
  海面上是团团点点,活着的人和死了的人都浮在水面上,有的一块床板被八、九人在争抢着。

  许国彬稍微会点水,他很幸运的在跳下去后抓到了那只床板,另外又有两三个人扒住了床板。一个操着东北口音的男人喊着:“这可咋整啊,可咋整啊,我老婆孩子和行李都没了。”
  许国彬吐了一口咸涩的海水对那男人道:“你太浑了,这时候还想要那些,别想了,赶紧把床板向一个方向划走,一会船沉下去卷起的旋涡要我我们都陷进去的。”
  天空刮起了大风,海浪大的把这种简易变得越来越黑了,仿佛在要以更大的恐怖氛围来填补这处由日本人营造出来的阿鼻地狱的不足似的。
  接连几个大浪把救生筏给推的远离了逐渐倾斜沉入海中的客轮的地方。
  一个从水里探出的头,接着又是上半身的青年男子一把抓住了许国彬他们的这只简易救生筏的边缘,许国彬连忙伸手拉了他一把,让他抓稳了筏子边。
  “谢谢。”
  那青年感谢的看了一眼许国彬把上半身依在了简易救生筏的边上。

  大浪一个接着一个打到了筏子上面,好象要撕碎这个可怜的筏子和筏子上的人似的。
  本来两边抓着筏子的人有六个,一个巨浪过后就剩下许国彬、那个穿着紫色短袖上衣的青年人了,还有另外一个胖男人。
  胖男人有四十岁的样子吧,也许是受到太大惊吓的原因,他的脸色已经不好看了,嘴里开始喊着:“个鬼儿子,我郎个得罪你了吗,我就是个厨师,冒得做过一件坏事,你郎个也帮小日本来害我呦!”
  从他是四川口音里听出他是在抱怨大海无情和风暴的恶劣。
  那青年人说:“厨师先生,别抱怨了,抓紧了,海浪还有的是那。”
  厨师说:“我可以上筏子嘛?我坚持不住了了。”
  许国彬道:“别上去,只能在边上拉着,这床板经不住重量压,一压不是歪就是要被压进海里去了。坚持住,拉紧了别松手就行了。”
  青年人说:“他说的有道理,抓住,实在不行,就把上身依上去靠一下喘口气,千万别上去。”

  周围什么也看不见,茫茫大海上,好象再没了别人的存在。风暴开始肆虐起来,巨浪一个接着一个,但筏子却顽强的在抗争着,向着未知的世界和未知的方向随波逐流而去。
  黄豆大的雨点打了下来,并且越来越大。
  “哈雨了,哈雨了,会有人来救我们吗?”
  胖厨师嚷嚷了一句,但却没人回答他,因为谁也说不上来。
  许国彬一只胳膊全搭上了筏子,腿在蹬着水,他不大愿意扫了胖厨师的美好希望,说:“会吧,大概是会有人来救我们的,老弟你放心,世界上少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少厨师的。”
  “呵呵,老哥说的可是真格的哦,我的手艺硬是巴实的很哦。对了,我在南京的时候还给委员长烧过菜的来。”
  青年人说:“那你怎么不跟委员长到重庆去,去广州干吗啊。”
  胖厨师说:“你个吆娃儿,我又冒得做委员长的私人厨师,那是我师兄喊去帮忙的煞,他郎个会带我走煞。我是去广州投奔我的二叔的。”

  许国彬突然发现前面的三十多米远的海面上似乎有人再呼喊招手那。
  “前面有人,好象是两个人,还是女人那。”
  胖厨师扭头也看到了:“哎呀,是人,得救他们啊。”
  年轻人说:“我去,你们跟上。”
  说完,他毫不犹豫的松开了抓着床板的手,一个侧身,划起了自由泳,很快向那边游了过去。
  许国彬和胖厨师用脚猛蹬着水,尽力控制着床板救生筏跟了上去。
  很显然,这是两个年轻的女人,其中一个眼见着已经没了气力,另一个正尽力的拽着她在水上随着波涛挣扎着坚持那。
  游过去的年轻人一把托住了那个显然已经体力不支的女人,对另一个说:“快,回头游到筏子那边去。”
  另一个显然也没什么劲说话了,看了一眼正在接近他们的床板救生筏,转身迎着游了过去。等她游到了筏子边上,许国彬一把拉住了她的一只胳膊,把她拽到了筏子跟前:“姑娘,歇口气然后爬上去。”
  姑娘感激的点点头:“谢谢。”
  她几乎也耗尽了最后一点体力。

  年轻人也把那几乎已经昏迷过去的女人翻成脸向上,一手托着她的肩膀,一手划水也到了筏子跟前抓住了筏子的边缘。这时候又是一个大浪打了过来,幸好他们赶的巧,刚刚抓住了筏子的边,否则要被这个大浪打远了,真的很难判断接下来的后果了。
  大浪过去后,雨下的更大了,风却开始变的小了。
  “雨大风就小,风小浪就小,老天帮咱们了。”
  胖厨师喊到。
  年轻人开口了:“快,把女人都推上筏子去,她们坚持不下来了。”
  许国彬工程师帮着已经喘过了气的那个女人硬是翻上了筏子,那女人上去了以后,转身爬在筏子上帮着拉刚才她救的那个没力气了的女人,年轻人在下面拼命的往上顶,很快把第二个女人也推上了筏子,
  筏子被压上了两个人,顿时歪了一歪,还往下猛的一沉,好在随即又出了水面,两个女人总算没再翻进海里去。

  天空还在阴沉着,雨小的依然不小,简易筏子在三个男人的推动下,载着两个女人漫无目的的在海上飘荡着,谁也不知道哪儿是东南西北,只能期待着雨过天晴后会有过往的船只路过来救他们。
  拉着筏子边的男人们也仅仅只是就这么飘着、荡着,周围什么船和人也没有,“通济号”客轮上逃生的大军早已被海浪打的七零八散了,这里再也看不见同船的人了。
  突然,筏子和筏子边上的人都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推动着他们快速的在海上跑了起来,根本不需要他们使用丝毫的力气,筏子便向着一个方向游的飞快,好象是故意给他们定出了一个去向似的。
  他们被一股巨大的恐惧所包围了,谁也不说话,谁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究竟遇见了什么,都是紧紧的抓紧了筏子边上的木头,和扎救生圈的绳子不敢松手。
  

[本帖最后由 王大三 于 2010-8-29 23:03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华京雷   2010-9-4 11:37  金钱  +15   好文章
华京雷   2010-9-4 11:37  魅力  +1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30 21:28
很有份量的小说,等续章。。。




----------------------------------------------
茶如果不淡泊不如去喝酒,人如果不淡泊智慧就会变得奸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30 21:46
又见大三新作。很有看头。

盼续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31 10:03
  感谢阡尘、月明两老师的鼓励,在下一定不负厚望。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31 10:05
  第四章:太平洋横流

  好在做床板的木头十分的结实,否则被这么大的力量推着很可能简易筏子要散了板。
  “彭启程,这是怎么了,怎么回事儿?”
  筏子上第一个上去的女人说这句话的时候,显然表现出认识刚才救她,现在又抓着筏子的那个年轻人。
  “我在想那。”
  年轻人说,马上他起了什么:“太平洋横流,四年一循环的太平洋横流,我们遇见了,真是遇见它了!”
  许国彬惊奇的在他身后说:“小伙子,怎么回事?”
  “是太平洋横流,我在船舶学院读书的时候学过,每四年会从墨西哥湾产生一股暖流,流过南极海域的时候会受到南极冷流排斥顶撞,把这股暖流给顶到了西南太平洋并给它了加速度,这股强大的海流再经印度洋和那里环流汇合,洋流温度减弱,但力量却加强了。然后再经马六甲海峡分成两股,一股走菲律宾海回流到了东太平洋,另一股走中国的东海再绕到菲律宾群岛,追击上前一股,因为在东海海域它会突然改变方向,看上去象去日本海,其实就在东海的舟山群岛突然转向,横着冲回东南太平洋,因此这股墨西哥暖流到了东海后又被称为太平洋横流,我们现在遇见它了。”
  叫彭启程的年轻人很顺当的说完了这段通俗的讲解。因为现在他们根本不需要费劲,有太平洋横流的推送,筏子走的既快又稳当,他们只需要扶好不要被甩下来就成了。
  胖厨师说:“呵呵,这么年轻,还是个大学问家那啊。”
  彭启程道:“没什么,学过罢了,我估计肯定是它,就是遇见了这股暖流。”

  许国彬工程师问:“那我们不是要飘到菲律宾去了吗,这可不是好事啊,偏离了出事的航道,那来救援的人可就找不到我们了啊。”
  彭启程道:“呵呵,工程师,轮船公司还有力量来救我们了吗?日本人可能已经全面的占领上海了,杭州也危在旦夕,这时候就连国民政府恐怕想救我们,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吧,我想,除了自救我们没有其他的好办法了。”
  筏子上的那位认识彭启程的女子坐起了身,手抓住了绑扎救生圈的绳子说:“危言耸听,党国肯定会派飞机来找我们的。”
  彭启程呵呵一笑:“那最好,我也希望马小姐的期盼会真的实现。”
  许国彬工程师说:“你们两个原来认识啊?这真是太巧了。”
  彭启程说:“认识,我们太认识了,不仅认识,我们在上海还有过很好的合作过,对吗,马小姐?”
  “呵呵,是啊,是这样。”
  筏子上的马小姐回答道。

  胖厨师说:“喂,这都什么时候了,我说你们就别叙旧了,咱们别是要漂到南洋去了煞,郎个还能活着吗。”
  彭启程说:“胖师傅,你的问题很难说,谁都不想死,但能不能活下来,眼下完全要看老天爷的意思,我们那个说了也不算。”
  许国彬也说:“是啊,真的是,人没可求的就只能求天了,还不知道这股洋流要把我们带到那里去了。”
  天开始放晴了,整个围着筏子的人又饥又渴,体力全都不支了。太阳似乎却不在了头顶上,开始降到了海平线的另一端了,并且已经开始减弱了它灼热烤人的威力。
  “好象已经是下午了,我们漂流了多久了?”
  许国彬问在他前面的彭启程。
  “起码六、七个小时了。”
  彭启程说:“要是还看不到海岸和什么岛子的话,我们也只能坚持到明天晚上了。”
  筏子上的两个女的感到了绝望,并抽泣了起来。
  许国彬说:“小姐们,不要哭,眼泪流的也是淡水,哭多了要消耗掉身体里的水分那,我看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坚持也许就有一线希望,好吗。”
  五个人的嘴唇都开始出现干裂了,筏子还在向前漂的很快。四周围一片茫茫大海,除了一些海鸥在他们头上掠过外,没有一丝一毫的海岸和海岛出现的迹象。
  胖厨师说:“我们要完了,海鸟等着鱼儿来吃我们,它们再下来吃鱼了,你们说是吗。”
  彭启程道:“胖子,少说话,注意保存你的体力。”

  天色越来越暗了,夜晚又要再次降临。
  彭启程对所有人说:“晚上我们要轮流上筏子休息一下,不然水下的人的体力坚持不了一夜的,每个人都要闭上一会儿眼睛,再对付明天。明天是我们最后的关口了。”
  大家都同意了他的建议,两个年轻的女士先换下许工程师和彭启程,两个小时后他们再换下胖厨师上筏子,以后胖厨师再换两位女士,以后再循环。这也是保证体力,求得大家共存的唯一可行的办法了。
  筏子上的女人下了海,两个男人又爬了上去,在海里已经泡了十多个小时了,许国彬和彭启程都已经耗的差不多了,一上了筏子便闭上了眼睛,扑上来的海水打在他们的头上脸上再晃碎成细密的水花,但丝毫不能带走他俩的倦意,就几分钟的工夫,他们竟然随着筏子的急速流荡,半泡在海水里睡着了。
  谁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的时间,只能凭着估计了,猜测着时间差不多有两小时后,在水里的人摇醒了筏子上的人,再把胖厨师换了上去。

  渐渐的肯定是夜深了,是一点,还是两点或者三点了,谁也不能确定具体的时间。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很明亮,许国彬揉了一下眼睛抬头看了看北斗星和金星的位置,判断出筏子正向正东偏南的方向而去,看起来彭起程断定的遇见了太平洋横流是完全正确的,他们正被这股横流带着,不知道要去那里。
  许国彬问了自己身后那位瘦身材的女子,知道她叫焦红燕,是上海警察厅的一名刑警,因为跟踪一名专盗银行的梁上大盗“赛时迁”,在上海上了这艘“通济号”客轮。原来准备一到广州就动手抓了“赛时迁”,没想到在海上和大家一起遇了难。
  听到了这边的一问一答,筏子那边叫彭启程的年轻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许工程师闻听到后甚感不解:“喂,有什么问题吗?我没觉得我们说的话有什么可笑的,你们那边没事儿吧?”
  “哦,许工,我们没事儿,不是笑你们的,我是笑许多事情如出一辙,异曲同工那,你说是吧,马小姐?”
  他的后半句显然是在问和他一边那位稍胖一些的女子的。
  那位马小姐说:“哦,呵呵,是啊,是啊。”

  该换下胖厨师了,谁知道这个家伙却睡的很死,拉了半天也没能把他醒,还是彭启程又爬上了半个身子捏住了胖厨师的鼻子,才把他给弄睁开了眼睛。
  “喂,胖师傅,该你下水了。”
  “哎呀,这才几分钟啊,我不是刚睡吗,你们是不是搞错时间了。”
  胖厨师显得很不情愿。
  许工程师说:“也差不多了,下来吧,该姑娘们休息了。”
  “那好吧,这该死的横流怎么这么厉害,要把我们带到那里去啊,是地狱吗?”
  胖厨师准备下水了。
  彭启程说:“难说了,也许是个新的世界那,你还是先下来吧。”
  胖厨师正倒着身子往筏子下退那,突然一指前面喊到:“那里是什么煞,我的天啊,快转方向,是大石头。”
  他死死抓住筏子爬了下来。
  许国彬和彭启程及两个女人也都看到了迎面而来的黑忽忽的东西,海水打在那东西上面被撞的四分五裂散成了碎屑飞落开来。

  想避让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彭启程大喊了一声:“抓紧啊!”
  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响,许国彬还没反应过来,就重重的撞在了那大石头上,眼前一黑,冒了下金花,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会儿,他终于想起了那些昏过去之前的事情。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不错,一切还都完好无损,只是胳膊上被划了道口子,但现在流出的血现在似乎已经止住了。他动了动胳膊和腿都还能活动,再往四周一观察,才知道他已经来到了一片陆地上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华京雷   2010-8-31 17:13  金钱  +20   好文章
华京雷   2010-8-31 17:13  魅力  +2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31 13:04
大三过谦了,我是来学习的。谢谢!




----------------------------------------------
茶如果不淡泊不如去喝酒,人如果不淡泊智慧就会变得奸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8-31 17:17
  太平洋横流
  才显英雄本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9-2 07:15
  支持大三新作!




----------------------------------------------
人生能有几回博?此时不博何时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9-3 23:57
  第五章:胖厨师的绝技

  许国彬了望一下,发现自己是坐在了一片沙滩上,沙子是白色的,许国彬推断自己是被海浪推到了一片珊瑚海海域,因为形成白沙的主要成分是珊瑚礁碎石经海水长期冲刷沉淀形成的,但这片沙滩属于大陆的延伸还是一个海岛他还不能确定。
  周围几只小螃蟹飞快的爬着,一道沙滩上的海沟很浅,看得见退早潮后,滞留在小海沟里的一些小鱼感觉到了动静,在水里游窜了起来,张开嘴的贝壳类动物也赶紧合上了嘴。
  他前望去,离他五十多米外,他看到了还有一个人躺在沙滩上一动不动。
  “那是自己的同伴吗?”
  许国彬准备站起来,过去看看,看那人穿着的花条条的夏季衬衣,许国彬认出那应该是胖厨师。
  他用手撑住沙滩地,竟然发现自己还站得起来。脚上的鞋子早已不知了去向,不过沙滩一点也不烫人。他光着脚迈开了步子向那人走了过去。

  果然,那个人正是自己一路过来的难友胖厨师庞杰。
  “喂,胖师傅,老弟你醒醒,醒醒,该醒醒了。”
  许国彬奋力的把脸朝下的胖厨师翻过了身来,在他的脸盘上拍着。
  “恩,恩……。”
  胖厨师终于有了反应,他睁眼的速度很快:“许工?郎个是你煞,我们冒得死,冒死吗?”
  许国彬说:“对,是我,我们现在还没死。不过你要不赶快起来的话,那就快了。”
  “要得,我起来,马上起来煞。”
  厨师庞杰赶紧在许国彬的拉扯下坐了起来。
  “这是那里煞?到了那个菲…..菲律宾了煞?”
  许国彬说:“应该不是吧,根据漂流速度看,还没漂那么远,应该是在东海接近南海的区域,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大陆。”
  胖厨师立刻爬了起来:“那是那里煞,我们赶紧去找人,我们的那些人那?”
  他回想起了昨天夜里筏子碰到了什么时的情况,当时他也晕了,额头撞上了那块从海里伸出来的大石头,实际就一块礁石上,便也失去了知觉。

  许国彬拉着胖厨师开始试着走路,看来情况都还不错。胖厨师头上的伤口也止住了流血。并且他很幸运,脚上的球鞋还穿的好好的。
  现在他们开始回头看身后的情景了。
  他们不由的大大的叹了口气,身后竟然是相连在一起的郁郁葱葱的青山,离的近的这座看上去有三百多米高,山上山下都长着茂密的植被和树木,一直几乎延伸到了沙滩的跟前,离他们最近的是几颗椰子树,树上还结着不少青油油的椰子果实。
  胖厨师指着说:“许工程师,那是什么果子啊。”
  “哦,是椰子,说明我们这里离南海很近了,其他的地方是不长椰子的。”
  “哎呀,那我们喊吧,喊喊看有冒得有人帮助我们煞。”
  “胖师傅,还是先别喊,你听听你嗓子哑的,还喊得出来吗。我们得赶紧先找到淡水,不然渴也把我们渴死了。”
  “对,对,我们去找淡水,我嗓子里早冒烟了煞。”
  两人一前一后的向着椰子树那里丛林方向走去。

  他们进入了丛林,但许国彬的脚很快被灌木上的刺叶边缘和地上的断木给刺破了,流出了一道一道的血。
  “不行,这么走不行,我走不起来,必须解决一下。”
  许国彬脱下了西装上衣,“扑哧,扑哧”的撕下了两只袖子,然后坐下把裸露的小腿和脚包了起来,扎结实后,他对胖厨师道:“现在走吧,我们必须要找到淡水。”
  两人走进了丛林,还算好,这里的灌木不算密,他们还能顺利的走了进去,进去了很远,除了看到了两只兔子飞跑着钻入丛林里外,并没有看到有任何的溪流和泉水的样子。胖厨师有点失望了。
  “许工程师,我,我走不动了,要渴死我了。”
  许国彬看看他说:“那就歇一歇,有哺乳动物就应该有淡水,否则它们也无法生存我们必须得找到淡水,不然就得死在这里了。可惜我们没办法摘下那些椰子,不然连吃带喝的都有了。”
  “什么?那些叫椰子的大果子能吃,还能喝?”
  胖厨师露出了高兴的笑脸。
  “当然了,你这个厨师怎么连椰子也不知道啊,那是南方的特有热带植物,果实里充满了好喝的甜汁,里面的肉也能吃那。”
  “那好啊,你个脑壳只知道读书,水平楞是高,也不早说,早说我们摘几个下来先吃了再说嘛。”
  “摘下来,哈哈,你怎么摘?你会爬树吗?”
  “我?爬树?不,我不会爬啊。”
  “就是说吗,那么高你不会爬我也不会爬,我们怎么摘那,摇又摇不动,它自己又不会掉下来。所以还是指望不上啊。”

  “石头,用石头砸,我看到沙滩和树林交界的地方有好多石头了。”
  厨师庞杰脸露兴奋的说。
  “砸?有十几米高那,你有劲砸得上去吗,那椰果长的可结实了,要砸得准不说,还要有力量,不然它们根本不会从树上掉下来,还要白白的消耗体力懂吗。”
  “这我懂啊,许工程师,你看着,这是我的独门绝技那.”
  厨师庞杰顺手拣起两块拳头大小的石块,许国彬一下看到了:“鹅卵石?那这里一定有溪水或者泉水。”
  “是吗,许工程师?那到底是先找水,还是先打椰子啊?”
  厨师庞杰楞了一下。
  许国彬说:“已经在椰子树下了,你愿意打,那就不妨试试看吗。”
  “那好,你躲开点,当心石头和椰子掉下来砸着你。”
  厨师庞杰示意许国彬让开一段距离。
  接着,他看准了椰子树后退了两步,挥臂抡了抡,猛一转身身子向下,胳膊上扬,一块鹅卵石准确的向着椰子果飞去,不过看上去力道上差了一点,被砸中的那个椰子晃了晃却没掉下来。
  “我的天啊,你哪儿学的,扔的真准。”
  许国彬对胖厨师的这一砸震惊住了,真想不到这个胖子还有这手绝招那。
  胖厨师却说:“鬼儿子的,劲用小了,看这块的。”
  说着他几乎是翻版了刚才的动作,不过这第二块鹅卵石却向土炮的炮弹般直直的射向了椰子,只听轻轻的“喀”的一响,一只大椰子就“啪”的一声落在了树下的草丛里了。

  “胖师傅,神功,你神功啊!”
  许国彬惊叹着跑过去拣起椰子抱在了怀里。
  “呵呵,从小练过的,人家都喊我夺命神投那。”
  厨师庞杰也走了过来:“这玩意怎么吃煞?对了,一会儿要是饿了,我们还可以打兔子吃,我能飞石打兔子打野鸡那,我家住在山里,楞是和我老爹学的这一手哦。”
  许国彬说:“这个应该用刀劈开来吃,先喝它的汁液,然后后再吃肉。不过现在我们哪儿去找刀那,只能用石头垫着,再用另一块石头试着砸开它了。”
  “那好啊,我来砸。”
  现在胖厨师的本领受到了仅有的另一个人的肯定,他的信心全都上来了。
  在一块相对平整的大石头上放好了那只椰子,厨师庞杰拿起另一块大石头照准了狠砸了下去,一下,两下。那只椰子终于“啪”一声裂开了口子,一股乳白色的汁液马上冒了出来。
  许国彬跑上前,扶正了那椰子:“胖师傅,先别砸了,先喝椰子汁,喝吧。”
  他把椰子递给了庞杰。
  厨师庞杰早就渴的不能忍耐了,他接过椰子,马上把嘴对准了那裂口处“咕咚、咕咚”的狂喝了起来。
  “哎呀,硬是好喝,郎个这么甜煞?太好喝了,真的喝的我好安逸哦。”
  直到再也吸不出椰子汁来了,他才意犹未尽的放下了椰子。这才注意到许工程师,自己把水都喝完了,人家喝什么那?
  “哎呀,我忘记了,光顾自己喝了。你看看,这真是不好意思的很哦,不过冒得关系,我马上再砸个下来,马上就砸。”
  说着胖厨师又去捡了两块鹅卵石,跑到了椰子树下了。
  许国彬笑了:“喂,胖师傅,你注意点别砸着自己啊。”

  胖厨师挥手扔出了那令人惊叹的石块,这一次更是让人佩服,第一记就又砸下了一个椰子。
  “来,我帮你砸开它。”
  这个胖子真是热心极了,他砸开了椰子口后递给了许国彬。许国彬也顾不上再客气了,马上接过来“咕咚、咕咚”喝的连气都来不及喘了。
  喝罢了椰子汁,许国彬抹了抹嘴,好象自己又转世过了一般的感觉。
  “人都说三个大旱年,饿不死炊事员。看来人要是遇了难,也最好靠厨师近点好,至少有办法混来吃喝呢。”
  

[本帖最后由 王大三 于 2010-9-3 23:59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华京雷   2010-9-4 11:38  金钱  +15   好文章
华京雷   2010-9-4 11:38  魅力  +1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9-4 11:41
  大旱三年,饿不死炊事员!
  近水楼台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9-4 17:49
绝处逢生。




----------------------------------------------
茶如果不淡泊不如去喝酒,人如果不淡泊智慧就会变得奸诈。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0-9-4 18:00
  还不错!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58055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