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59185个阅读者,8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9-18 20:0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角度不同世界就不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9-21 15:55
  三十二 无奈的结局

  有些伤痛是可以挂在脸上,不断的展示给别人看,以博取别人的同情,或者证明自己的道德与高尚,这种痛,是一种时髦与需要;有些伤痛,却需要层层包裹,藏之金柜放之深山,小心翼翼的呵护,轻易不敢触碰,因为这痛即使被最轻微的碰触,也会痛彻心底。肖子山黯然辞职,属于后者,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的正当或者不齿,而是因为那古老的心理规律:爱的逾深疼的逾彻底。
  肖子山回到家里,体验什么叫孤家寡人:也不做饭也不出去,睡着了等着醒,醒了翻身再睡;饿了叫外卖,吃盒饭。不饿就睡下。分不清哪是白天哪是黑夜。睡着时做一些光怪离陆的梦,醒了什么也记不起来。
  

[本帖最后由 闲人肖山 于 2015-9-21 15:56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9-21 21:2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傲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9-22 10:58
  接连一周,肖子山没接孩子回家,妻子小娟有些着急,反复打肖子山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丰小娟不想让自己的父母为肖子山着急操心,把电话打到正义市法院执行局,曾志发阴阳怪气的说了半天,什么庙小容不下金凤凰之类的,丰小娟总算从他话里话外听明白了肖子山已经辞职,当问到肖子山现在在哪儿时,曾志发拉着长长的语调说自己管不着他啦,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爸爸开门!爸爸开门啊!”咚咚的敲门声和着女儿清脆的叫喊声,肖子山从如梦似幻的沉睡中回到现实,愣了一会儿神,旋即冲出卧室,打开了家门,女儿和小娟站在门口,女儿清澈的笑容停在脸上,半晌,说:“爸爸,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啊,这样咋能坐审判台审判案件啊”,小娟也带些许的惊讶,母女的回来虽然尚站在门边,但肖子山亦感受到了温柔的气息依旧,别有感动。连忙把母女让进屋后冲进洗手间照镜子,满脸的胡须,憔悴不堪。丰小娟跟进来,摸了一下肖子山的脸,无限吝惜的说:“子山,咋变成这样了啊”。人是需要亲情关爱的,一句话让肖子山这个倔强如驴的人情感瞬间迸发,他抱着丰小娟失声痛哭,丰小娟不断的抚摸他凌乱的长发安慰他,只到女儿扯了几下肖子山的衣服,他才松开小娟,归于平静。
  原来小娟听说肖子山辞职了,又联系不上,就急急忙忙的飞回来了。肖子山看看手机,早已没电了。
  今晚是丰小娟请客,餐厅里低缓的音乐,朦胧的灯光,久违了的亲切与松弛。女儿快乐如鸟,一会爬上肖子山的怀里,一会又趴在小娟的耳边说悄悄,一边说一边拿眼白娇嗔的看看肖子山。肖子山不由自主的长长地吐了口气。
  谈及今后的打算,肖子山想去当律师,说这样离法治的理想近一些,离审判台也近些。并强调说:“他不信中国没有真正的法治,他似乎闻到了他理想中的法治快要到来的气息”
  丰小娟建议他当律师就去沿海,那里的法治环境或许比内地好一些,肖子山深以为然。丰小娟告诉肖子山,只要努力肯干,哪里都有一片天。她的业务开展不错,不到一年,就提升为主管,工资比内地翻了几番,这次回来后直接去新疆谈一笔业务,希望肖子山同行,散散心。肖子山同意了,商定:一旦安定下来,把女儿也接过去,一家团圆。
  人是需要希望的。小娟给肖子山带来了希望,因此他顺从的像个听话的孩子。
  正义市飞机场候机厅贵宾咖啡间。
  肖子山和小娟低低的交谈,等待起飞。小娟说上次其实准备告诉他,她好想离婚的,他不想再为肖子山担惊受怕了,这次因为已经辞职,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正好全家团圆在即。肖子山俏皮的打个响指说:“看来辞职辞对了,本人吉人自有天相,因祸得福了”逗得小娟笑骂肖子山。
  “哎!肖局长,又要出差啊!”邻座的一个妖艳的少妇站起来跑到他俩面前,扯着嗓子的叫。
  肖子山微微愣着,看着似曾相识又记不起来的这个不速之客。小娟一脸的疑惑和警惕,目光来回巡视他俩的脸。
  少妇停顿半晌,似乎意识到目前的尴尬,爽朗的笑着说:“肖局长,不认识我啦,我是梅子啊,秦梅子,秦可富的女儿,忘记了啊,肖局长!”还没等肖子山搭话,少妇就回到自己的座位,把咖啡端了过来,和肖子山三人同坐。
  肖子山疑惑半晌,终于认出少妇就是原来那个单纯羞涩的秦梅子。梅子看看小娟,肖子山忙介绍说:“这是我老婆小娟”梅子点点头笑笑,算是和小娟打招呼,揶揄的说:“当官真好,出差办案还能带老婆啊”,肖子山讪讪地说:“我已经辞职了!”。秦梅子惊得如外国人,把嘴弄成“O”字而轻轻的惊呼了一下,说:“像肖局长这样正直的法官咋会辞职呢?不该也是为了钱吧!”,兀自长长的叹息一声,接着说“钱钱钱,哎,都是他妈的钱啊”
  三人局促的坐着。
  肖子山心想,这丫头咋变成这副德行了呢。
  秦梅子似乎听到了肖子山的心声,变得羞涩起来,低头搅动半杯咖啡,勺子与杯子碰的叮叮当当的响。半晌,甩了一下头发,下定决心似的说:“我的命运都是被钱给毁的,当初只说读书改变命运,我父亲借钱供我读书,结果惹上官司,被抓。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孤苦的老父亲为我吃苦……”
  肖子山没等梅子话说完,就插话说:“钱不是还了吗?”
  梅子:“肖局长,你知道我是咋还的吗?”
  肖子山:“是呀,我当时就很纳闷呢,你哪儿来那么多钱呢?”
  梅子已哭泣起来,一把一把的抽纸巾擦拭,呜咽着说:“我哪有钱,你们逼的又急,我只好去求袁王八蛋,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居然说一晚上抵一万元……”
  肖子山刚刚被小娟安慰而恢复的一点点筋骨,顷刻又被无情的剥去,他软软的窝在座位里,已没有愤怒的勇气和资格,他的血性被无情的现实扫荡殆尽。
  肖子山无话可说。
  这不是法治所要的结果,也不是执行案件所要的目的。虽然这只是极个别的案列。但法律在此案中作了无耻的帮凶,这不是法律本身的问题。是司法者甚至为政者的愚蠢,让光辉的法律蒙羞。
  丰小娟虽然半懂不懂发生了什么,看着梅子的悲痛,怜惜的去抚背安慰。梅子见肖子山无动于衷,认为是肖子山对她悲惨遭遇的冷漠,愤愤的补充说:“那禽兽好像自己一万块亏好大似的,拼命的折腾……”
  肖子山怒吼一声:“别说了!”,冲出咖啡间,来到候机厅。候机厅墙壁上大显示屏正在播报正义市新闻,肖子山迷迷糊糊、断断续续的听到男播报员雄厚磁性的男中音:正义市原纪委副书记郑刚涉嫌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组织调查……。中央正在启动新一轮的司法体制改革……实行法官、检察官员额制……职业化……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案件中感受到司法的公平正义......


  (完结)
  

[本帖最后由 闲人肖山 于 2015-9-22 11:45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9-28 17:46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0-1 17:54
风景这边独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10-27 11:1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4-20 16:43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6-7-21 17:1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8288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