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帖子主题:青涩的岁月
165937个阅读者,154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4 11:58
拜读了,等待继续,确实也不错的,谢谢楼主的分享。




----------------------------------------------
寂寞空庭春欲晚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4 14:28
很美的乡土情调,原生态的野味,欣赏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4 21:45

原帖由 心灵归宿 于 2014-5-4 11:58 发表
拜读了,等待继续,确实也不错的,谢谢楼主的分享。


我也有此期待。




----------------------------------------------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8 12:38

原帖由 心灵归宿 于 2014-5-4 11:58 发表
拜读了,等待继续,确实也不错的,谢谢楼主的分享。


谢谢阅读和期待。近几个月较忙,下半年争取抽时间续写。问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8 12:39

原帖由 gaoxiao1990 于 2014-5-4 14:28 发表
很美的乡土情调,原生态的野味,欣赏了!



谢谢赞赏!问候朋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8 12:39

原帖由 乡野之风 于 2014-5-4 21:45 发表

原帖由 心灵归宿 于 2014-5-4 11:58 发表
拜读了,等待继续,确实也不错的,谢谢楼主的分享。


我也有此期待。



谢谢乡野,问候乡野!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16 16:05
看完小说《青涩的岁月》,那些泥泞的日子,那些青春萌动的往事,那些曾那么熟悉的人如光武孑、郑鑫、薛明娟、雷满子、梁智他们,仿佛就在眼前。一场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把这些本该正在读书的城里学生一车车拉到了乡下,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等待他们的是名曰“再教育”的极其艰苦的磨砺。好在年少不知愁滋味,他们很容易忘记那些不愉快,马上就投入了火热的且艰苦的生活中去了,期待着他们演绎出精彩的人生乐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18 09:35

原帖由 wwh3230162 于 2014-5-16 16:05 发表
看完小说《青涩的岁月》,那些泥泞的日子,那些青春萌动的往事,那些曾那么熟悉的人如光武孑、郑鑫、薛明娟、雷满子、梁智他们,仿佛就在眼前。一场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把这些本该正在读书的城里学生一车车拉到了乡下,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等待他们的是名曰“再教育”的极其艰苦的磨砺。好在年少不知愁滋味,他们很容易忘记那些不愉快,马上就投入了火热的且艰苦的生活中去了,期待着他们演绎出精彩的人生乐章。



十分感谢老师朋友悉心看我的小说,能有这几个人物形象进入您阅读兴奋中枢,让我欣慰不已。谢谢雅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2 14:25
想继续写下去,无奈没什么时间.

[本帖最后由 周公裔 于 2014-5-22 14:35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2 14:28
很吸引人的小说.可惜现在没时间.以后细细拜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2 14:32
谢谢航拍人生惠顾.

[本帖最后由 周公裔 于 2014-5-22 14:36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7 14:26
好小说,我每天都要读一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5-29 20:26

原帖由 三生有石 于 2014-5-27 14:26 发表
好小说,我每天都要读一章。


谢谢朋友光顾。问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4 16:38
很美的乡土情调,原生态的野味,欣赏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6 19:43

原帖由 meinv2014 于 2014-6-4 16:38 发表
很美的乡土情调,原生态的野味,欣赏了!



谢谢光临、捧场!问好朋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18 20:48
又拜读了两章,感觉很有那个时期苦中作乐的味道。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4-6-29 10:51

原帖由 三生有石 于 2014-6-18 20:48 发表
又拜读了两章,感觉很有那个时期苦中作乐的味道。


年轻人在一块扎堆,再苦再累也能活出生活的乐趣和难以言喻的精彩。谢谢航拍点评!问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5-15 17:48
这个长篇小说,从今天起继续连载直至完篇。敬请斑竹和朋友们继续关注。敬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5-15 17:49
  65

  当年轻的朋友再一次这样狂欢,已然跨越了四百多个茫茫黑夜。
  其实,他们的狂欢不需要理由。至少,对于一天到晚流几身臭汗花成吨力气来犒劳广阔天地侍奉青黄庄稼早就不觉苦不觉累的知青来说,胡吹海侃、嘻笑打闹、吹拉弹唱从阳春白雪字正腔圆翩翩起舞到下里巴人鬼哭狼嚎群魔乱舞……诸如此类的狂欢根本就不需要理由。如果非要找理由,那么,诸如谁挣了这天的最高工分,谁二十天吃光了一个月的饭票又奇迹般地遇上救世主解了粮荒,谁谁谁合力打了只狗剥皮开膛烹煮飘香……甚至,谁在用牛犁田时抓到了几条大黄鳝小泥鳅之类,都是极现成的狂欢因子。不过,这些毕竟是小范围的、低层次的、缺乏影响力、构不成恒久记忆的小小狂欢,无法同一年多前有舒叔和他老婆孩子的加盟、敛屏重回大伙儿视野的那次、还有今晚的这次狂欢媲美。如果说那次狂欢的“欢”中多少还含有一点涩涩的成分——舒叔毕竟还在“改造”——,那么这次可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狂欢了。
  其理由嘛,怎一个喜字了得:舒晨的“改造”结束了,恢复领导职务了,不,岂止恢复,还调任地区农垦局主抓经济的副局长一职了。用梁智凑近舒叔耳边吐出的悄悄话来说,改造对象还升官了!怎么感觉有些变天了、天变好了的味道呢?
  那边厢,地委H书记要派秘书派小车来接,让舒晨竭力推掉了,说湖洲子没直达公路,需经过五次轮渡还到不了农场边上,还得搭乘四十里水路的机帆船,何必如此折腾?就让邓雄开轮式拖拉机送到湖洲子内河机帆船码头,自己坐船来就成。
  这边厢,农场的新书记(不知是这位大人名字里有一个“新”字的原因呢,还是喜欢听人恭维自己年轻有朝气,抑或有别的什么讲究,明明来农场任职一年多了,书记早当旧了,可所有人仍然叫他新书记)对舒晨这位昔日的改造对象端出的则完全是一副新面孔新表情,满脸严肃的褶子革命的褶子迅速转换成活泼的笑容人性的笑容,又是张罗欢送会,又是亲致祝酒词,又是热情握手呈现出“最亲密战友”状。此外,还要给舒晨包一条“专轮”,然后放下手头所有工作,像李白送孟浩然之广陵一样,亲自送舒副秘书长之昆阳,甚至提前吟诵出“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小河天际流”来彰显自己对舒晨的不舍更彰显自己的文采不比古人差几分。不过,舒晨一脸的云淡风轻,再加上婉言谢绝书记的“专轮”和李白式送别,弄得咱们的新书记保养极好的圆润细腻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老半天回不到正常的颜色。
  舒晨真是那里不要接,这里不要送,就这样无声无息一个人去地委任职吗?别说他跟一分场三队这些人难舍难分,即便他真要悄悄离去也逃不过郑鑫、梁智、杜仲、老驴、明娟、杨眼镜一干知青雪亮的眼睛呢。
  “逃不过就不逃,启程前一天的整个晚上就交给你们折腾好了,只是那胡三娃以队党支部的名义要开的欢送会,你们得帮我简化。我得把足够的时间留给和你们的狂欢。”当舒叔对郑鑫这样表态之后,郑鑫就吩咐梁智、杜仲几个人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分头行动去了。
  首先是红脸怪和泥脸猴闯进了舒晨午睡的蚊帐。一声人不像人狗不像狗的怪叫把舒晨从梦中唤醒,展现在他眼帘的首先是一张没有五官的红脸,怪刺眼怪惊悚的;然后是一张湿泥巴雕塑加涂抹弄出来的猴脸,两只眼睛眨巴眨巴,仿佛是从还有些湿润的泥巴中竭力突围呢。我这还是做梦吗?舒晨不由得闭上眼往后一倒,后脑勺腾地一声磕在床架上,急得红脸、猴脸齐齐发出“哎哟”,扶的扶脑袋,揉的揉疼处,舒晨才算彻底醒来,明白是谁了。
  红脸撩开层层嫣红面纱,美丽的眉目口鼻用生动的表情写着“云珠来了”;猴脸掰去厚厚的粘土,调皮的稚嫩五官摆出了“铮铮”字样。
  一家三口就着铮铮一脸没弄干净的泥巴,磨磨蹭蹭亲亲热热稀里糊涂吻个不休。消停之后,云珠说出原委,刚说了两句,就让舒晨用一串哈哈打断:“哈哈……郑鑫这小子,给我变戏法呀!居然推出红脸怪、泥脸猴在我眼前晃,晃来晃去就变出了你们娘俩啊!”
  然后是这对坐夜班船来的娘俩补觉,舒晨外出活动活动筋骨,再好好看看这片广阔的天地,不说以后看不着了,至少不会常来了吧。
  徜徉在电排沟边一排小白杨守卫着小道上,想起郑鑫、梁智他们说起过这些树都是四年前他们这一批知青刚下放时种下的小树苗,细竹竿似的,如今都长成海碗大口径,在树下要想看到树梢,戴着的草帽非落地不可。原来十年树木都快树完一半工程了,四年时间本可以干不少事情的哦!可惜流年,忧愁风雨,这阴晴不定变化无常的政治气候,让自己,也让郑鑫等有抱负有才能的年轻人把大好韶华付诸东流呀。
  至于自己这次复出,当然与政治气候小幅度回暖有关。周恩来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四个现代化的宏伟目标,中央重新启用邓小平同志抓经济工作……一系列调整释放出的信号,让所有关心国家前途和命运的人们都敏锐嗅觉到:政治固然要挂帅,阶级斗争固然还是要抓还是一抓就灵,无产阶级专政下条件下固然还是要继续革命,但无论如何,工农业生产、国防和科学技术的发展不能用空头政治来唱响,来干巴巴“促进”,甚至让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来架空来挤兑了吧?
  据自己对H书记这位老上级的了解,舒晨完全可以想象得出老书记是怎样欣喜怎样激动怎样乘此东风,高高扬起经济这面大旗的。他不由得放慢了步子,眼前朦朦胧胧,浮现出这样一组场景——
  H书记召集班子成员统一认识,语重心长地侃侃而谈:是时候重新定位农业在本地区所占绝对比重的客观现实了,而几大国营农场作为农垦主力军对全地区农业发展所起的主导作用更不容忽视。因此,在某种意义某种程度上,农垦部门的兴废决定着全区农业的盛衰,主抓农垦建设的领导人选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议题。
  与会成员议论来议论去,点的点头,摇的摇头,时而点头,时而摇头,始而点头,继而摇头,始而摇头,继而点头……大半个上午过去了依然莫衷一是。临了还是书记力排众议,出人意料地道出两个字:舒晨。
  对于这个在农场基层生产队“改造”干部的大名从书记口里跳出,毫无心理准备的衮衮诸公不免一愣。然而,听书记把舒晨在农场任革委会副主任、防汛指挥部总指挥和农场党委副书记兼场长期间的身先士卒在田间地头生产劳动并深入调研酌情研究相关措施的表现一摆,各项经济数据一报,主要管理手段一分析,最后还说小平同志两落两起,由专政对象起用为国务院第一副总理,既然中央有先例,我们地方为什么不能学习呢?
  顿时,会场里齐刷刷举起了一片手之林。
  站成两排的小白杨林的远处影影绰绰有什么东西在晃动,不紧不慢走过去却什么也没看见。舒晨寻思道:也许是邓队长老婆在放牧她那“白太太“育下的猪娃吧。是啊,这片土地让老邓夫妇连同猪娃们都爱得深沉,而我,眼看就要离开它了,我脚下的这片土地啊,浸透了自己的体温、汗水乃至血水,我又如何割舍得下?不如捧一撮泥带回昆阳吧。接到通知的那一刻,我还真像郑鑫估计的那样打算悄然离别的。可这里不仅有亲切的泥土,更有郑鑫他们这么多富有朝气、热情和才华的年轻人,队长邓长隆等泥土一样厚道朴实水稻一样实在而谦逊的老贫,居住在五队的我那血浓于水的孪生兄弟舒清及弟妹成梅,我怎么能说走就能走不辞而别呢?和大伙儿怎么个告别法,这事儿反正已交给郑鑫打理了,我就落个轻松自在漫步田间地头吧。
  忽有婴儿的啼哭声在近旁响起,使他的漫步不得不暂停一下。目力搜寻半晌,沟渠边杨树下没膝深的野草从中隐隐约约现出一角兰花花布料,赶紧走过去,细细一看,一个裹着兰花花襁褓的七八月大的白胖胖俊俏女婴在哭呢,尽管这面斜坡有好几棵杨树都用绳子和襁褓连接在一块毫无翻滚下的危险了,可这么小的孩子,身处这样孤立无援的境地,怎能不嚎啕大哭?
  这是哪一对做父母的如此狠心,把将来终归要泼出去的水嫁出去的女这么一丁点儿大就抛出去,而且用这样近乎残忍的方式?舒晨毅然决然蹲下来,解开绳结,抱起孩子。怎么办?这可如何是好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5-5-16 11:55
非常高兴,周公的长篇力作又更新了。非常吸引眼球的续写,期待精彩继续。问好!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94437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