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63252个阅读者,1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06-7-30 04:25

[原创]写给尘缘——罂粟花开别样娇艳



伊人别立 发表在 成都安可●东篱煮酒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85-1.html




罂粟花开别样娇艳


  这个帖子是想写给湖南郴州的网友尘缘的。尘缘不是罂粟花,但他却象罂粟花那样把美好奉献给了我们,虽然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但他却有不平凡的心境。他的锦句良言也将会激励着相当一些人,包括我。希望他的生命力也能象罂粟那样顽强。 ——遥致尘缘



  
一、卿本娇艳
  


  “鸦片”有个俗名叫“大烟”。这个代表罪恶的名词,我是从中国近代史中了解的。而鸦片来自于一种名叫罂粟的植物,是在学过近代史不久之后的事。我做水电工程师的父亲因为对盆景、花草情有独钟,因此成为了单位一名兼职的园丁。每天工作之余,除了做做家具之外,父亲很多心血都花在他的花草上。

  
  那年,家里阳台上种了几株特别的植物,叶片儿看着有些奶白色,感觉特别的嫩气。盛夏时节便开出娇艳无比的花朵,很美,我们时常怀着欣喜的心情去静静地观赏她的美。父亲说这是大烟花,我从不知道大烟花可以美得这样惊心。花期过了,大大的果核渐渐变得枯黄,父亲摘下它,说一个果子里面有成百上千的种子,来年可让大院开满这样娇美的花。

  
  第二年盛夏,院内花园里除了西番莲、太阳花、红苕花、九月菊(当然还来不及开)之类的花草以外,还开着红艳艳的大烟花,整个花园姹紫嫣红,美轮美奂的,这当然是父亲的杰作了。
  

  记得那个暑假的一天,单位有人找到正在忙碌的父亲,说是公安局来人找他。我们很吃惊,也很害怕,不知道究竟出了啥事情,立即屁颠屁颠地跟着到了院子里。就在花园中,几个警察正在拔扯大烟花,来人将父亲带到其中一个警察面前,说“就是他。”我不知就里,只觉得这人象个汉奸,狠狠地斜了他一眼。不过,那个警察对父亲倒还客气,说是政府已把大烟花作为明令禁止种植的植物了,上级要求在全县范围内铲除大烟。还是孩子的我当然不甚明白了,这样美丽的花,咋会有毒呢?我以为她只是俗名叫大烟而已,或许她的花瓣晾干后象叶子烟吧。我奶奶是要抽叶子烟的。

  
  我以为爱花如命的父亲会跟警察起冲突,心里咚咚咚地猛跳。还好,父亲只是陪着笑,说“既然是命令,我们理解,也坚决配合,该铲就铲了吧。回去我把家里的几株一起拔了给你们。”家里拔花的任务光荣地落到我的手里,真的不舍得。
  

  晚餐时,母亲责怪父亲多事,爱花就种花嘛,干吗种毒草。父亲说他只是种来观赏的。花就是花,除了观赏,还可以入药的。别的还说了些啥,我是记不住了,毕竟不少不更事。我用委曲的目光打量着父亲,他安慰我说拔了就拔了吧,知道罂粟花是被禁止种植的,以后咱不种就行了,美丽的花可多着呢。母亲叹了口气,此事就算告一段落了。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下载地址]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在线许可,不得转载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7-30 4:29:42编辑过]




----------------------------------------------
E:\\My Pictures\\我\\伊人别立签名档.JPG
你们继续,我站在一边——旁观!
看人间风景,品人世百味,寻人生真谛——成长的代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7-30 04:26


二、罪恶之花

 


  长大了,我所工作的地方刚好是大烟产量占全省1/3的重灾区。每年盛夏,便是全县性的铲烟运动,县政府组织各级政府部门,有钱出钱,有力出钱,由公安局牵头,在全县范围进行大规模的铲烟工作。那是一个相当艰苦的工作,因为成片的大烟地总是在高山深谷里,随便撒下一把种子,它就可以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了。


  我从没有直接参加过铲烟,但我却看了不少照片,也保管了不少罂粟原植物,有些是开着花的,有些是结了果的,有些是果核上被小刀一道道划过的,刀口处总有白白的浆汁浸出来。听同事说,这叫割浆,种大烟的人,就是要在其挂果时不停地割浆,流出的白浆是熬制大烟的原材料。基本上每几天就会一把火销毁一批战果。


  我一直坚持罂粟本身是美丽的,那一片片动人的鲜红与娇黄哪。罂粟的繁殖力强,成活率高,生命顽强。她的花可以带给人们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它的果核还可以治病,提练的物品更是止痛良药。


  她的原植物本来与罪恶无关,但,正因为她具有这样的药用价值,她便注定了有连接着罪恶的宿命。年年,小小县城总有无数贫困线上的农民在高山上开荒种植大烟。每年,总有不少农民因为非法种植罂粟原植物而被投进大牢里。帮我带小女的小阿姨的父亲,就曾经被投进过监狱,她好伙伴的父亲也在当年因为种烟被判了刑,哭着找我帮忙脱罪。苦笑着,我说我只能帮忙送些吃的用的进去,别的事情办不了,也不可能办。


  那时,我才明白这种学名叫罂粟的植物有怎样惊人的影响。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在线许可,不得转载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7-30 4:26:41编辑过]




----------------------------------------------
E:\\My Pictures\\我\\伊人别立签名档.JPG
你们继续,我站在一边——旁观!
看人间风景,品人世百味,寻人生真谛——成长的代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7-30 04:29


三、止痛良药

  
  
  
  网友尘缘在他的《微笑着走向天堂》中第二十二首诗里,用深情的文字描写了《罂粟花》:在异域乡村的山岗/首次看葱郁的你茁壮/朋友告诉我你的芳名/恶之花的别称把你的美掩藏/没有毅力的人性归你为罪孽/一天三变的美艳被视为淫荡/惟独只有我细细地把你欣赏/不恋你消魂的芬芳/只把你的品性颂扬/那些被恶魔摧残的癌者/有你才能镇住极度的痛伤/让心灵安祥地飞赴天堂/所以啊我赞你恶名下的善良/

  
  我之所以写这个帖子,也是缘于尘缘的《罂粟花》,算是一种应和罢。曾经,网友飞越老师在原创区发过连载的小说《罂粟花报告》,他还赠送我了一本签名书,书里描写了缉毒英雄的动人故事。而尘缘呢,是一个身患绝症的病人,每当病魔折磨着他无法入睡时,便会想起止痛的药,并且想起这种用于制造药品为病患解除痛苦的美丽植物来。这种无需人们用心栽培小心呵护,除了带给世间美丽,还为人们解除痛苦的植物,因为被一些罪恶的人利用,便被烙上罪恶的印,尘缘为之报不平,所以,在无数个被疼痛折磨着无法入睡的深夜,尘缘都会坐在电脑前整理他的人生经历,释放他的美好情感,散发他智慧之光,于是,有了《微笑地走向天堂》,有了《罂粟花》,因为有种共鸣,所以有了我的《罂粟花开别样鲜艳》。

  
  一直觉得自己对死亡已是淡定的了,可看见尘缘的文字与经历,看见《栀子花开》、《寄语》等等美好的作品,我才觉得汗颜。很多时候,我也是在无病呻吟着。

  
  尘缘是勇敢而坚强的,也是乐观而向上的。即使自己痛着,他却从不为自己的病痛留下忧郁的记录。他希望用美好的文字去感染周遭的人和事,在有生的时间里,努力让自己快乐也给别人快乐。于是,痛,并快乐着,成了他目前最为真实的写照。情感有这样的网友,真的是我们的良师益友呢。
  

  诚挚地希望尘缘的生命力也可以如罂粟,强些,再强些,你便可以陪着我们久些,久些,更久些!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在线许可,不得转载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7-31 18:13:01编辑过]




----------------------------------------------
E:\\My Pictures\\我\\伊人别立签名档.JPG
你们继续,我站在一边——旁观!
看人间风景,品人世百味,寻人生真谛——成长的代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7-30 11:47
美丽的罂粟花本身没有罪恶,罪恶的是滥用她的人.....
祝福尘缘!!




----------------------------------------------
拈朵微笑的花,想一番人事变幻,输赢又何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7-30 20:36
尘缘是湖南的?问好尘缘老乡,一定要保重!




----------------------------------------------
做你自己就好! QQ:631991344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7-31 13:21
我还正没有见过罂粟开的鲜花,干的倒是看见过。谢谢,开眼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7-31 17:56
  
以下是引用雨点_在2006-7-30 11:47:00的发言:
  美丽的罂粟花本身没有罪恶,罪恶的是滥用她的人.....
  祝福尘缘!!
  
  

  尘缘是个得了肝癌的病人。因为这病,他让自己的灵魂沉淀了下来,脑海中没了杂念。他参过佛,也悟了禅,更加勤奋地思考着生命以及万物,越来越睿智豁达。他从不同的角度审视着过往,目光中锁住了所有看见过的美好,脑海里存留着所有知道的故事。他用他的妙笔,书写着博爱的伟大。  




----------------------------------------------
E:\\My Pictures\\我\\伊人别立签名档.JPG
你们继续,我站在一边——旁观!
看人间风景,品人世百味,寻人生真谛——成长的代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7-31 17:57

以下是引用勿语在2006-7-30 20:36:00的发言:
尘缘是湖南的?问好尘缘老乡,一定要保重!

勿语在湖南或者是来自湖南?替尘缘谢谢你!




----------------------------------------------
E:\\My Pictures\\我\\伊人别立签名档.JPG
你们继续,我站在一边——旁观!
看人间风景,品人世百味,寻人生真谛——成长的代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7-31 18:10

以下是引用陋人在2006-7-31 13:21:00的发言:
我还正没有见过罂粟开的鲜花,干的倒是看见过。谢谢,开眼了。

还有呢,看看。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7-31 18:10:33编辑过]




----------------------------------------------
E:\\My Pictures\\我\\伊人别立签名档.JPG
你们继续,我站在一边——旁观!
看人间风景,品人世百味,寻人生真谛——成长的代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7-31 20:13
  淡对死亡的尘缘,也许正是我在寻找的偶像吧,真正面直面死亡的人,反倒少了若干的无病呻吟,所以在这里,我真希望我在北方的朋友能真正乐观地看待生活.
  
  我刚从上海回来,在这里向搭档伊人道声辛苦
  好文




----------------------------------------------
只有一个字能代表我的性格,那就是——懒,我最喜欢的状态就是混混
qq:282725284  
博客:blog.sina.com.cn/u/1419128080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8-1 17:47
安可客气啦!

怎么了,你也有这样的朋友?让我们一起虔诚地为他们祈祷吧!




----------------------------------------------
E:\\My Pictures\\我\\伊人别立签名档.JPG
你们继续,我站在一边——旁观!
看人间风景,品人世百味,寻人生真谛——成长的代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8-5 11:21
这花真PL~




----------------------------------------------
君初见我 怪我落落
转尔因此 赏我标格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8-5 22:22
呵呵,我的朋友很坚强,我会让他以后来看这个帖子

以下是引用伊人别立在2006-8-1 17:47:00的发言:
安可客气啦!

怎么了,你也有这样的朋友?让我们一起虔诚地为他们祈祷吧!





----------------------------------------------
只有一个字能代表我的性格,那就是——懒,我最喜欢的状态就是混混
qq:282725284  
博客:blog.sina.com.cn/u/1419128080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8-26 13:16
离开证明曾经来过《忏悔录》




----------------------------------------------
滴不尽
相思血泪抛红豆
开不完
春柳春花满书楼
睡不稳
纱窗风雨黄昏后
忘不了
新愁与旧愁
咽不下
玉粒金莼噎满喉
照不见
菱花镜里形容瘦
展不开的眉头
捱不明的更漏呀
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
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8-26 13:26

以下是引用成都安可在2006-8-5 22:22:00的发言:
呵呵,我的朋友很坚强,我会让他以后来看这个帖子

那就好,为他们一起祈祷吧!




----------------------------------------------
E:\\My Pictures\\我\\伊人别立签名档.JPG
你们继续,我站在一边——旁观!
看人间风景,品人世百味,寻人生真谛——成长的代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8-26 13:28

以下是引用尘土在2006-8-26 13:16:00的发言:
离开证明曾经来过《忏悔录》

差点儿以为是尘缘的化名哪,呵呵……欢迎尘土临帖,问好了!




----------------------------------------------
E:\\My Pictures\\我\\伊人别立签名档.JPG
你们继续,我站在一边——旁观!
看人间风景,品人世百味,寻人生真谛——成长的代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8-26 13:30
晕死,故友来了就这种态度




----------------------------------------------
滴不尽
相思血泪抛红豆
开不完
春柳春花满书楼
睡不稳
纱窗风雨黄昏后
忘不了
新愁与旧愁
咽不下
玉粒金莼噎满喉
照不见
菱花镜里形容瘦
展不开的眉头
捱不明的更漏呀
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
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8-26 13:40

以下是引用尘土在2006-8-26 13:30:00的发言:
晕死,故友来了就这种态度

抱歉,实在是联系得太少了,欢迎常来啊。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
E:\\My Pictures\\我\\伊人别立签名档.JPG
你们继续,我站在一边——旁观!
看人间风景,品人世百味,寻人生真谛——成长的代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9-2-2 12:05
  我的朋友尘缘,与病魔争斗了四年,活得顽强而快乐。2009年1月1日,他还是走了。

  我是1月7号深夜接到尘缘的电话,不过是一把略为沙哑的女声,告诉我她是尘缘的妻子,并说,其夫于一周前走了,走时安祥。一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善良而有才华,只是天妒英才……愣了半天,说不出话来,老久,只得一句无力的套话:节哀顺变!

  一直怕提起,压了好些天,心里一直默念着:尘缘,一路走好!




----------------------------------------------
E:\\My Pictures\\我\\伊人别立签名档.JPG
你们继续,我站在一边——旁观!
看人间风景,品人世百味,寻人生真谛——成长的代价!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63760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