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50690个阅读者,8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06-10-14 22:34

凌晨四时四十八分



魔僧 发表在 成都安可●东篱煮酒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185-1.html


19 80 11 13 10 09
你没有给予生活什么,凭什么要求生活给予你你所需要的。
我永远无法走入你的世界,你也不用再走入我的世界,在服下足够的唑吡坦和氟硝西泮之后,我用锋利的刀片以45度的角度从手腕上切开一个口子,这是我修剪树枝的角度,我终于可以感受到植物的疼痛,曾经让它们疼痛。我感觉心脏在不断得输送新鲜的血液试图填满这个伤口,源源不断的到达,鲜红、浓绸、艳丽得流淌,取一段白绫,伸出双手,拥抱我即将结束我的无望。
 手指颤抖,无法敲打键盘,眼泪下落。我不是一个异类,缺乏温暖,缺少爱和被爱,城市流光异彩,站在马路中央,路人探头张望,轻蔑的眼神,不屑的表情,我开始旋转,跟随着地球,跟随着天空,跟随着心。


欲望
伤口
疼痛
谎言
圆谎
哭泣
眼泪
分手
挽回
争执
牵手
微笑
爱怜
回忆
过往
已至
如今
憧憬
未来
思维停滞,进入绿树环抱的红砖小楼,深呼吸,旧时砖瓦的气息,黄沙、水泥、钢精、黏土……四只大手把我囚住,我挣扎,我喊叫,我不为所虏,我无所适从,所有的人透过铁栅栏给我抱以微笑。我逃脱,光着脚在黑暗的林间狂奔,没有方向,没有目标,没有止尽,终于看见太阳,地平线的一端升起,刚刚温暖过另一端的人们,双脚离地,张开双臂,我就是一只小鸟,面朝太阳飞去,蔚蓝天空渐渐膨胀、压抑,我始终无法逃离。
肉体在玻璃上舞蹈,细长的脖子触摸到边缘,冰凉的东西滑过,留下的是一丝丝的温暖,没有色彩,灰蒙蒙的世界跳跃着几点刺眼的红色。

自由
行走
培训
听课
教研
职称
教师
人事
学校
酒店
规划
设计
论文
证书
文凭
跳级
升级
留级
考试
读书


任何人都可以抛弃我,惟独你不可以,世界末日,我只剩下你。

19 80 11 13 10 09

凌晨四时四十八分被认为是生理上人们精神错乱达到极致状态而最容易自杀的时刻。活着远比死亡来得复杂。你问我你想怎样,我只想和你活在一起。
背景音乐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10-14 22:41
  敢于在黑夜里拔出刀来直接给自己最痛的一刀,怎么说也是一种勇敢罢
  一种呼吸,令人难忘,是因为那呼吸声声入耳,让我不能喘息;一种呐喊,令人心酸,那是"任何人都可以抛弃我,惟独你不可以,世界末日,我只剩下你。"爱有几分?谁也说不清楚,也不用说清楚,在黑夜里,告诉她吧,其实,就这样简单.




----------------------------------------------
只有一个字能代表我的性格,那就是——懒,我最喜欢的状态就是混混
qq:282725284  
博客:blog.sina.com.cn/u/1419128080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10-15 05:25
  520,是我打开这个帖子的时间。特地登陆回个帖,算是先签到了。或者,这个时间与448有些关联了吧,夜静更深……睡去。




----------------------------------------------
E:\\My Pictures\\我\\伊人别立签名档.JPG
你们继续,我站在一边——旁观!
看人间风景,品人世百味,寻人生真谛——成长的代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10-15 21:18
  我倒是经常凌晨四、五点钟还在睁着眼的,不过从没有楼主说的:“精神错乱达到极致状态而最容易自杀的“感觉。只不过一般这时候感觉比较困而已。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10-15 21:34
困为什么不睡呢!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10-15 21:48

以下是引用魔僧在2006-10-15 21:34:00的发言:
困为什么不睡呢!


呵呵,自然是因为有不睡的原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10-15 22:02
昨天我也失眠了,一个很少失眠的人也失眠了,我开始胡思乱想,脑子越想越清晰....
我开始在网络里乱发短信,乱留言
等我把我一大桶衣服洗完了,把房子重新大扫除了一次,我才缩进被窝睡觉去了
呵呵,今天我美美睡了7个小时,哈哈,觉补足了...




----------------------------------------------
拈朵微笑的花,想一番人事变幻,输赢又何妨!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6-10-17 15:46
热爱劳动是好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07-7-23 17:10
1980 1113 1009,
我曾经相信过爱情,我跟他的爱情。直到药丸咽落喉骨的那刻,我还相信——
苦,真的很苦,甚至分不清到底是满嘴的麻苦还是心底揪起的颤苦——
眼睛无助的耷拉,就在即将合上之际,看见了背对着我的他。我喜欢他的背,温暖、柔软,曾经那样的靠近,那样的依偎,觉得这定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可那个瞬间却是全世界最冰冷最遥远的所在。想伸手,何时身体变得如此沉重?一丝动弹不得。于是,心上泛起
绝望,不舍,害怕,依恋... ...
人说:死过的人能看穿世间所有烦恼,反而来的忘我清高。我想是的,因为再也没有一件事能值得我们去相信了。没有相信纵然没有背叛,没有了背叛自然也就没了那抽筋抽髓般的痛苦。唯独只在这样的日子,允许自己肆意放纵的大声哭泣。
2007 0413 0613

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1418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