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1-1-26 21:28

华声第二十九届风云【秦淮烟云】第二轮双响炮握别钱谦益FY「杀」



静之殇 发表在 听雪江湖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1.html


“你休念,你休想,无心休入我梦乡;爱越深,爱越伤,有情终使路苍黄……”
西元二零一一年元月二十五日,我听着靡靡之音,吟着《圆圆曲》,带着一丝感动进入梦乡。仿佛早已注定的,梦里我穿越几百年的时空,来到那个战火弥漫人心动荡的年代。而一切仿若真实,故事从我懵懂初开时就展开了。
我的父母是老实清贫的务农者,在我记事起,他们就相继离世了,只记得我本姓邢,名沅,字畹芬。后来姨父收养了我,此后从姨父改性陈,取名圆圆。姨父是梨园中人,我从小耳濡目染琴棋弹唱精通,渐渐登台献艺有了名气,得到一些纨绔公子哥儿的追捧。
认识他是生命的偶然,却是宿命的必然。十六岁那年,我正自弹着《蝶恋花》,唱着新谱的曲子词:“春过苏杭情几许?烟柳江边,燕子呢喃诉。绿叶枝头红醒处,和风慵懒轻微舞。 好梦不知将日暮。还想佳期,细说相思语。却道此爱如飞絮,无由两忘江湖路。”自怀身世,落下两滴泪,公子哥们叫好声里,我的心竟如此寂寞。
忽然窗外传来喧闹声,是将军得胜回城路过此地。一个器宇轩昂的将军骑着高头大马从窗下走过,惊鸿一瞥,我的心扑通通的乱了节奏,怀中琵琶嘣的断了一根弦,此刻,撩动的是我心中的弦。从此,心中多了牵挂,从此,关心他的点滴,他叫吴三桂。
他也知道我的名吧?此后数载,他终于有一天坐在我的面前,听我为他弹奏。我强按心头狂跳,抱起琵琶,重奏当年的《蝶恋花》,手中琵琶如懂我心事,乐音在指间流淌而出,如山涧流水般自然。一曲终了,我仍沉迷于当年情窦初开的那刻,他竟也似冥想中,屋内半响沉默。少刻,他说:“那年我了路过扬州,也曾听过一次这曲,之后再没听过,此番再听,情真意切,叫人柔肠寸断呀!”原来,他还记得,是冥冥中早已注定的吧?我顷刻泪流满面不能自抑。
我说:“将军,那时也是圆圆,今日也是圆圆,此曲三年不弹,以为无人记得,不曾想将军窗外路过却还反倒记住了,圆圆三年来心中反复弹唱,只为有朝一日能为将军再唱。”
将军看我良久,说:“三年,我也反复回味,也曾想寻觅弹唱者,没想竟活脱脱在眼前了。”
我乘着将军的马车与他回到王府,以后的日子,大家知道的,冲冠一怒为红颜是真的,将军英雄也是真的。
清晨梦醒,我恍若隔世。
“你休念,你休想,无心休入我梦乡;爱越深,爱越伤,有情终使路苍黄……”MP3不知疲倦地循环唱着。

[本帖最后由 凝月无语 于 2011-1-26 23:29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26 21:41
对钱公子印象不深。希望是杀砍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26 21:48
大哭!偶还没有见过相公呢,怎么就走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26 21:53
云翾的准女婿走了,乖女儿,妈咪会疼你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26 23:37
却道此爱如飞絮,无由两忘江湖路。

额滴妈妈咪呀,介个温油一刀!




----------------------------------------------
天涯疏影伴黄昏,玉笛高楼自掩门。
梦醒忽惊身是客,一船寒月到江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27 16:17
临走前能听一首圆圆曲,也是件快事。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4244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