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发表时间:2011-2-23 21:22

华声第三十届风云《名剑风流》第四轮红莲花巧戏银丝飞蛛[联合刺]



静之殇 发表在 听雪江湖 华声论坛 http://bbs.voc.com.cn/forum-2-1.html


爱是泪伴雨水流


[一]
我叫朱泪儿,眼泪的泪,因为我从小就是个常常会流泪的孩子。

没有人知道我究竟有多大。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
也不会有人知道我为什么总会流泪,因为有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流泪。

我没有杀过人,但有人死在我面前。
我总遭人欺负,但我从来就没有被欺侮过。
其实我一直都是个胆小怕事的孩子,所以我一直都怕看死人。
我常常会流泪,但我的泪只让三叔一个人看见。当然,还有后来的,那个叫俞佩玉的男子。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路边可任人踩的小草,一年一发芽,但不发芽时依然很倔强。
但他说我更像是秋风里零落的玉兰花。
于是我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和雨水化为一体。我向往泪伴雨水一起流的清净。

我没有什么朋友,但却有最贴心的朋友。只是这最贴心的朋友却在我的心上刻下了一道深深的烙印。
我没有了亲人,但却又比亲人还亲的亲人。只是这亲人,一个让我感觉秋风细雨里有永恒的悲伤,一个让我感觉春日暖阳下还有特定的孤寂。

我叫朱泪儿,眼泪的泪,一个常常会流泪的孩子。

[二]
我在李家堡的小阁楼里住了很久,守着一直在床的三叔,每天为他熬上一大锅粥。
其实我一直希望离开这个小楼,因为这里破败的门轴曾无数次勾了我身上并不艳丽的衣服。
我知道,我的衣服一向都是黑不溜秋的,没有一点颜色。
直到他的到来,俞佩玉。

五年了,躺在床上不起的三叔,依然没能起来,尽管外表上看不出他是个病人。
无数次郎中惊恐的退出小楼时,三叔脸上都挂着细细的微笑,那种微笑是我平时难得看到笑脸。只有在这微笑中,我才感觉每天清晨就开始熬的粥总会是浓浓的。
直到有一天早晨,三叔无力的告诉我:泪儿,你熬的粥是这天底下最有味道的粥。只有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三叔的微笑是给我的,三叔的身体一直就在微笑的背后深深的隐藏着。

我一直就在三叔的微笑里长大。直到他的到来,俞佩玉的到来。

[三]
记得那个下午,那张苍白的脸上有洗不尽的落寞,同样是看不出颜色的长袍包裹着一副消瘦的身材,一柄被淡灰色棉布包裹的长剑,因为裹剑的布条不足,还留出两三寸左右的剑尖,黑不隆冬的显得十分深沉,让我的心情在那么一下子之间更加沉重。

有人说,爱可以让人成长,恨却会让人成熟。这一点,我确实不懂。
我只知道,恨可以让人淡无颜色,爱可以让人艳丽无比。
因为,从他来到这破旧的小楼开始,我才知道,世上还有一种衣服叫艳丽,还有一种心境叫灰败。
因为,从他来到这破旧的小楼开始,我才知道,熬上一大锅粥,远比为一个人端上一大碗粥更让人在幽幽中手颤颤。


另外一根小刺居然挂这么早,害我赶帖这么辛苦的。所以,未完待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2-23 21:22
够豪华!




----------------------------------------------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2-23 22:54
另外一根小刺居然挂这么早,害我赶帖这么辛苦的

两刺客都没挂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2-23 22:55
码帖高手,敬仰

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33265 s, 8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