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48875个阅读者,68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8 15:20
  我叹了口气,活该杨凯倒霉,老涂的一贯打法就是杀鸡儆猴,看来杨凯有可能要成为天宏第二。被踹到前面的杨凯还没有反应过来,老涂跟了上去,正反又是两个巴掌抽在了杨凯的后脖颈上,接着又是一脚,杨凯飞出了门外。

  坐在前排的一个女生吓的尖叫了一声,哇的哭了出来。老涂回头瞅了瞅,雨馨站了起来,“老师,他的同桌一直是空着的,没人”。

  老涂怔了一下,随即道,“我不管他旁边有没有同学,今后对于我的问话,你们必须认认真真的回答,再有没事生屁的,这就是榜样”。

  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话用在老涂身上再合适不过,在我印象当中,老涂除了好色外,打人是他最大的乐趣。后来看过日本的一些A片才发现,老涂内心绝对是有变态的倾向。

  课后,树东几个坐了过来,“这他妈的是老师吗,我怎么看他比外面的流氓还狠呢”。

  刘畅走后,我的内心像一滩死水,老涂的行为在我心里根本泛不起一丝的波澜,“有一些人,我就拿老涂来说,你越是觉得他厉害,那你内心就越是恐惧,还没等说话,你就已经败了下来,如果你不把他当回事,把一切看的很平常不过,恐惧就会减弱,那老涂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我操,绝对的至理名言,可我咋还是觉得胆突的呢”。

  “记着,什么事情,大家只要心齐,那什么都不是问题”。

  我周围人越聚越多,不时有人还插上两句,“袁城,以后怎么做,只要你就带个头,我们都听你的”。

  “我以前说过一句话,今天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不去主动招惹别人,但有人要是欺负我们,那对不起,包括他老涂在内,咱绝对不能低头”,说话时,我眉头紧锁,直视着窗外。

  不知是谁带头鼓起掌来,包括女生在内全班响成了一片。

  “你们都干什么呢,开联欢会吗,掌声还挺激烈啊”,第二节是英语课,沈霞夹着书走了进来,大家都各自散了去。

  沈霞没有上讲台,直接到了我的桌前,“期末考试,你英语考多少分?”。

  “大概三十来分吧”。

  “还好意思说,放学去找我”。


  从学校出来,我帮沈霞推着车,我俩谁也没有做声。拐过前面的路口,沈霞说话了,声音很低,“听说你的一个好朋友出事了?”。

  我嗯了一声,头扭到一边,背对着沈霞,我偷偷抹了下眼角。对沈霞,我在心里有着一种亲情,我没把她当老师看过,更多是把她看做是自己的姐姐,我一直都认为她是一个可以让我倾述的对象。

  “其实在老师间也有传言,说你和高三的一个女生要好,那女孩不幸得了白血病,放假前,你一直旷课,我没有说你,我能体会到你内心的感受,你是个重情重义的孩子,但斯人已去,你不能因此就荒废了学习,那也是她不愿看到的”。

  “沈老师,你爱过吗?”,我突然插了一句。

  “怎么想问这个”,沈霞看了看我,“我是恢复高考第一批大学生,我们那个时候,别说谈恋爱,就是和男生说句话都会脸红,上班后,还是别人给介绍的一个,你不是见过吗”。

  “你感觉他对你怎么样?”,我想起了当初在电影院的一幕。

  “怎么说呢,还行吧,你怎么想起问这个?”。

  “没什么,有时候,人不能看他在你面前的表现,你虽说是我的老师,可我觉得你在许多地方都很单纯”。

  “不对啊,今天是我找你谈话,怎么现在换过来,你成了老师给我上课了”,沈霞轻轻的敲了一下我的头。

  “现在就我俩,没有老师和学生,其实我一直把你当自己的姐姐,我说的话,你真的要听,那个张平峰不适合你”,我说的很正经。

  “你也不了解他,怎么说不适合我,他是一名警察,职业就是除暴安良,你不知道我从小就喜欢警察”。

  “那你有没有听过,社会上的混混只能算是业余流氓,警察是职业流氓”。

  “混账话,这些污蔑的话,亏你也能说出来”,看得出沈霞有些生气了。

  “那我告诉你,他还有别的女人你信吗?”。

  沈霞停下了脚步,盯盯的看着我,想是看我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我横了一下心,把在电影院看到的一幕讲了出来。

  “你知道吗,我俩定好十一结婚,你能为你的话负责吗”。

  “如果需要当面对质我会去的”。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8 18:51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8 20:54  金钱  +15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7-8 20:54  魅力  +1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8 20:55
  很有故事了,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9 13:47
  一连几天,沈霞都没来上课,她的课暂时由其他老师代替。我有些坐不住了,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我越发的后悔起来。

  放学后,我在门口喊住张平湖,“沈老师家,你知道吧”。

  “知道啊,你问这干嘛”。

  “沈老师这几天没来上课,我想去看看”。

  “跟我走吧,正好我要去她家”。

  “张平湖,你觉得你哥这人怎么样”,路上,我骑车驮着张平湖,回身问了句没牙的话。

  “我哥怎么样?虽然有点匪气,但对家里特别是对我很好啊”。

  “你觉得他和沈老师合适吗?”。

  “你这是什么话,我哥和沈老师马上就要结婚了,你问我他俩合适不,你有病吧”,张平湖在后面捶了我一下。

  “我是说,沈老师这人太单纯,你哥他太复杂太社会了,他俩不合适,还有我发现你哥外面还有别的女人”。

  “你把话说清楚”,张平湖从车子上跳了下来。

  “我说了你别生气,我看到过你哥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亲热,我把这话告诉了沈老师”。

  “你、你真混蛋,怪不得这几天我哥老是拉着个脸子,对谁都没好话,原来都是你在中间惹的”。

  “你这啥话,我说的是实话,怎么在你那就变成混蛋了,难道我隐瞒真相他妈的是好蛋了”,我也有些气恼。

  “你都不知道我哥那个脾气,你这话千万别让我哥知道,让他知道非杀了你不可”。

  “我这人怕天怕地,还就不怕人,你还真把你哥当盘菜了”。

  说这话之前,我想过张平峰会报复,不过报复又能怎样,他一个警察还能无法无天不成,即使他无法无天,我死了正好随刘畅去了。

  “你真要气死个人,我不说了,看看沈老师那怎么说吧”。

  看着张平湖,想起之前对她的态度,我有一丝愧疚,同是一个妈生的,做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沈霞家住的是老教委楼,教委搬到新楼后,这里就成了老师们的宿舍,典型的筒子型结构,一层楼共用一个厕所水房。

  到在沈霞的门前,我轻轻的敲了敲。

  “出去,我不想见你”,里面传来沈霞的声音。

  我故意咳嗽了一声,“沈老师,是我,袁城”。

  门开了,沈霞红肿着双眼,“你怎么找到这的”。

  “是我带他来的”,张平湖从我背后闪了出来。

  “进来吧”。

  我四处环量了一下,屋子里的陈设很简单,一张木板的单人床,被单很干净,旁边是个小的写字台,靠墙面有一排书柜,没有大衣柜,沈老师的衣服都挂在床对面的一根杆子上。

  “这几天你没有去上课,我们来看看,都怪我不好,我没想到你会这样...”,看着红肿双眼的沈霞,我真的后悔了,要是她不知道真相,那继续着她的幸福,也许对她来说是件好事。

  “不甘你事”,沈霞看了看张平湖,又继续说道,“他说了,她去找别的女人,是因为我”。

  “这什么话,难不成他找别的女人,是你让的?”,我狐疑的看着沈霞。

  “他怪我像块木头,什么都要等到结婚之后,这才让他忍不住去找别的女人”。

  “放屁,这他妈什么话!”,我怒道。

  “你说谁放屁呢?”门口张平峰突然走了进来。

  “小兔崽子,我说沈霞咋和我这么大的劲呢,原来是你他妈在后面捣鬼”,张平峰那样子像似要马上扑过来打我。

  “别大呼小叫的,谁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是不清楚咋地,大老爷们找个借口也要光明正大一些,别整的像个娘们似的,你那叫唤,怎么要咬人咋地”,我丝毫没有在意张平峰。

  “你给我出来,小逼崽子,我他妈的不废了你,我就不姓张”,张平峰冲我向外招了招手。

  “你发什么疯,耍什么混”,沈霞看我要出去,连忙把身子拦在了我前面。

  “哥,你要干什么,你今天要是动手,我就不认你这个哥”,张平湖挡在了他哥的身前。

  “你给我走着瞧,我看你他妈的能不能一辈子都躲在女人后面”,张平峰用手指点着我威胁道。

  “你不用恐吓,谁也不是被吓大的,我等着你”

  “好,好,你小子有钢是不,你给我等着”,张平峰的脸上透着阴毒。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9 16:03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9 15:25  金钱  +10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7-9 15:25  魅力  +1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9 15:26
  人物出现的越来越多了,把握难度加大了,拜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9 17:39
呵呵,好久没来,今天再来,看到有更新了。
继续下去,我支持你!




----------------------------------------------
笑看人间百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9 19:24

原帖由 涵昕 于 2011-7-9 17:39 发表
呵呵,好久没来,今天再来,看到有更新了。
继续下去,我支持你!

[下载地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0 18:47
  

  “你凭什么在我这大呼小叫的,亏你还是个警察,做的比流氓还不如,我真的是瞎了眼”,沈霞连推带搡的把张平峰赶了出去。

  “姐,你别生气,我去劝劝他”,张平湖也跟了出去。

  “我今天才看清,这哪是什么警察,分明就是一个流氓”,沈霞又抽噎了起来。

  “现在看清还不晚,等你结婚后,不是更后悔”,我安慰道。

  “我现在有些替你担心,看他走的那个样子,肯定要对你不利,不过他要敢报复你,我就去他单位告他”。

  “流氓我见多了,不差他一个,没事”。


  张平峰的报复来的很快,从沈霞家出来,刚到二经街头,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摩托车马达声,我本能的向旁边躲了过去,但还是慢了,肩头上被重重的挨了一棍子,没等反应过来,第二拨袭击又到了,眼前一片金星,我失去了知觉。

  醒来时,眼睛有些挣不来,我擦了一把,满手都是已经发凝的血迹,还好受伤的不是眼睛,只是被头上流出的血,糊在了上面。头还在嗡嗡作响,一阵阵的剧痛从伤口处传了过来。

  “小伙子,赶紧去医院吧”,旁边上来几个好心人。


  在地上坐了一会,头稍微好些,我站起来,身子有些发晃,刚向前迈了两步,身后传来沈霞的惊呼,“袁城,你怎么了”,可能是看到我满脸血迹,沈霞被吓哭了。


  “我看到是两个骑摩托的人,拿棒子打的”,围观的有人回道。

  “报警吧”。

  “抱什么警,人早跑了,还是先去医院吧”,旁边纷纷拿着主意。

  沈霞走上来哭道,“还能走吗,不行我背你去医院”。

  “没事,头破了个口子,现在都结痂了,姐,要不我去你那洗洗脸吧”,我装作没事的笑道。

  “还说没事,你这满脸的血,要吓死姐了”。

  旁边过来一辆大头鞋(出租车),司机把车停了下来,“要车不”。

  我抬头瞅了一眼,惊讶的叫道,“程叔,怎么是你”,原来停下来的出租司机竟然是程叔。

  程叔楞了一下,“你是。。。”。

  我把脸上的血迹擦了擦,程叔认出了我,“晓城,那个兔崽子把你打的”。

  沈霞面色有些难看,我连忙道,“还没看清,我就倒了,醒来连个人影都不见了”。

  我和沈霞上了程叔的车,“程叔,你咋还开上出租了”,程叔原来一直在重型上班。

  “那不,你二姐考上了医学院,我这没事趁着歇班出来赚点外快”。

  程叔的车开的飞快,一路颠簸,我的头上又渗出了血。

  “师傅,慢点”,沈霞心疼道。

  “对了,程叔,这是我老师,沈老师”,刚才忙着和程叔寒暄,我这才想起给两人介绍。

  伤口不是很大,只缝了五针,从医院出来,程叔先把沈霞送回了家,在送我的路上,程叔问道,“晓城,今天怎么回事,我问你的时候,你那老师脸色不对,我也没有再问下去,打你的,是不是认识?”。

  我把和张平峰之间的事情讲给程叔。

  “你现在还没能力和一个警察叫板,这事解决的关键,我看还是在你那个老师身上,这段时间,你放学我去接你”。

  “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今天的伤,我忍了,但以后我一定会找回来”,我说的很坚决。

  “叔就喜欢你这个眼神,不像你这个年纪有的,坚毅冷酷”。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10 18:50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1 02:51
提上去。




----------------------------------------------
每一个不平凡的人,都有一段平凡的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1 16:41
“叔就喜欢你这个眼神,不像你这个年纪有的,像个爷们”。

  头上裹着纱布,胳膊上还挂着绷带的我,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的形象,颇有些战斗英雄轻伤不下火线的劲头。当这形象出现在班里,几乎全都围了过来。


  “哎呦我操,城子,这才一天不见,别告诉第三次中越自卫反击战爆发了”,剑锋拔高了嗓音。

  “太对了,哥们这就是血染的风采”。

  “别吹了,说你胖还喘上了,说实话到底咋弄的,需要哥们就说一声”。

  “这不是帮着人家抓小偷,结果小偷没抓着,我就成了这副德行”,我哪敢说实话,随便胡诌了起来。

  雨馨几个半信半疑的看着我,只有张平湖在人群后面紧绷着脸一言不发。

  间操,同学大多走了出去,张平湖在座位上一直没有起来,我明白她是想说些什么,不一会教室里就剩下我和张平湖。

  “是不是我哥找人弄的”,张平湖抿着小嘴。

  “你说呢?明知故问”。

  “昨晚,沈老师去了我家,和我哥吵的很凶,走的时候和我家人说,婚事取消了,我开始挺恨你的,好端端的不是因为你,他俩不能黄,今天看到你这样,我明白了”。

  “回去告诉你哥,血没有白流的”。

  “你别这样,你斗不过我哥,再说你俩谁受伤我都不好受”,张平湖眼泪围着眼圈,声音低幽。

  “取消的好,沈老师要是嫁给你哥那个流氓,那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你、、你、、”,张平湖‘你’了半天,气呼呼的走了。

  下午自习,我借口去换药,和老涂请了假。从学校出来,我没有回家,直接去了沈霞那。

  “逃课了?”。

  “没有,正常的请假”。

  “还疼吗,一会姐给你包饺子去”,沈霞心疼的看着我。

  “还是咱姐好,看到姐,我这一点都不疼了”。

  “他以后不会找你茬了,我昨天去找他,说要去单位找他领导,他也害怕了,和我发誓说不在找你”。

  “听说你俩婚事取消了?姐,你现在是不是挺难过的”。

  “说不难过是假的,处了两年多,是人都有些感情”,看沈霞胸间起伏,我心里有些愧疚。

  “这几天我都在想,要不是我把实情告诉你,你不会像现在这样难过,姐对不起啊”。

  “说傻话呢,你要不告诉姐,姐可能真的会后悔一辈子”,沈霞幽幽道,“你说姐是不是太古板了,不懂怎么做一个女人”。

  “谁说的,姐,你还得八二年咱们学校去看电影,就是少林寺那次,你当时穿的是一件小翻领衬衫,白色的直排裤,甭提有多漂亮多时髦了,我看说你古板的绝对是瞎眼了”。

  “天,那么久的事情你还记得,你说你这小脑袋瓜子一天都装着啥”,沈霞笑了。

  “我还记得,老涂他老围在你跟前,像个苍蝇似的”。

  “这话咱姐弟俩说行,可别在同学面前乱讲啊,有些老师的素质姐也不想多说,走,跟姐下楼,想吃什么馅的,姐给你包”。。。


  “姐,你说谁娶了,还不得幸福死,你看这饺子包的,太好吃了,要不你先别急着结婚,等我毕业上班了,我娶你吧”,我一激动把心里话吐露了出来。

  沈霞照我脑袋轻弹了一下,“胡说什么呢,你这人小鬼大的,以后可别胡说了,要不姐生气了”,沈霞故意把脸一绷,模样甚是娇憨。

  “疼”,我装作揉了揉头,“我俩差多大,不就差个五六七八岁吗,再说,你没有听过那句‘年龄不是距离’关键是要有感情”。

  “得得,打住吧,你这小嘴,我以前咋就没发现呢,想哄姐开心也不能这样哄啊,还有啊,姐在这也没有个亲人,在学校,我俩是老师和学生,在家里,我是你姐,以后想吃什么就过来,姐给你做”,沈霞往我嘴里塞了一个饺子。

  看着沈霞,我突然想起了刘畅,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

  “这是咋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哭了”,沈霞过来轻轻的擦了擦我的脸,“说你孩子,就是孩子,多大了还哭鼻子”。

  “姐,刘畅走后,我这心里老像压着一块石头,喘不上气来,我心里苦,找不到一个能倾述的人,有时我就在想,这个世界上我再也遇到一个爱我的,和我爱的人了”。

  “傻孩子,姐能理解,你心里背负的东西太多,对于感情,姐可以说也是个**,不过姐听过一句话,‘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只要是真心的付出过,还有什么遗憾呢”。


  “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我在心里默念着,“姐,我想我明白了一些,其实你也一样,也许以后我们都会慢慢的好起来”。

  “傻弟弟,说着说着,你把姐的眼泪也惹下来了”,沈霞笑了一下眼泪却掉了下来。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12 10:41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12 08:33  金钱  +12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7-12 08:33  魅力  +12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2 08:34
  老涂的话越说越好了,呵呵。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2 22:19
  


  重新站在讲台上的沈霞又让我看到初识她的情景,一件小翻领白色碎花衬衫,不同的是直排裤换做了深蓝色的弹力牛仔裤,把个身材曲线勾勒的玲珑有致。我心里暗赞,沈霞的美不逊于刘畅,更多了一种成熟的魅力。

  很快沈霞的装扮在学校引来很多女同胞们的效仿,雨馨率先在班上穿起了弹力牛仔,跟着是宏伟和张平湖几个。每当有新的事物出现,必定会招来大家的议论,赞同不少,但微词的更多,特别是一些老教师公然大骂穿弹力裤的是伤风败俗,我和沈霞也因此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一大早,几个女生被一个外号唤做‘地缸’的值周老太堵在了门口,“你看看你们,一个个屁股嘞的,像个什么样子,学校不是来看你们扭屁股的”。

  几个女生被臊的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

  正说着,沈霞推车走了进来,看到雨馨几个,沈霞显得很诧异,“怎么回事?”,还没等雨馨她们开口,值周老太有意无意的在叨咕道“伤风败俗,老师不像老师,学生不像学生的”。

  沈霞满脸通红,想要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是啊,一个个嘞着屁股是不好看,要是把个屁股特勒到地上,然后再找个袋子把自己罩起来,向师太您一样,那就好了”,我从后面走了上来。

  “你哪班的,太没教养了”。

  “我是哪班的不重要,有没有教养也不是您说的,我看倒是师太您应该多学学五四精神,学学什么叫妇女解放运动,不过我想您不会知道,当年妇女放脚被视为伤风败俗,可现在呢,您难道是裹脚的吗?”,我面带讥笑的看着老太。

  “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教训到我了,你们班主任是谁,太不像话”,老太彻底怒了。

  “老师,您老说的太对了,我的确不是东西,您才是东西,我的确不像画,像画的一般都贴墙了,倒是老师您挺像画的”,一旁几个女生包括沈霞全都笑了。

  老太不再理会雨馨她们几个,上来就要薅我的脖领子。

  “冯副校长,你要批评我的学生,可以给他讲道理,您这样动手很有失一个校长的风度啊”,沈霞终于开口了,大门口,人越聚越多。

  “沈老师,你这什么意思,别忘了你还是一名教师”,老太放下我,把矛头指向了沈霞。

  “我就是因为自己是一名教师,才知道什么是师德,什么是一名老师应该做的”,我没有想到看似文弱的沈霞,说话丝毫没有退让。

  “你是一名老师,你看看你那打扮,那点像一名老师,你再看看这些学生,都被你给带成什么样子了”。

  “我打扮怎么了,哪项规定说不让老师穿牛仔裤了,哪项规定说老师应该穿些什么?”,沈霞也来劲了,车子立在一边,几个女生站在了她的身后。

  “这还用说吗,沈老师,你这打扮是碍人眼了,你要是体重也和咱们某些人一样,再穿成李铁梅那样,你看看咱师太绝对不会是这个态度”,我在旁又溜了一句。

  “反了,反了,真是有什么样老师教什么样的学生,你们、、、你们、、、”,师太用手指着我们,浑身被气的发抖起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13 08:33  金钱  +12   奖励
王大三   2011-7-13 08:33  魅力  +12   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3 08:33
  继续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3 13:29
  “冯副校长,请您尊重一下您自己,您好歹也是一校的副校长,代表的是咱校的形象,您不觉得您说话和家庭妇女有什么区别”,沈霞的话是软中带硬。

  师太颤抖的用手指着,“沈老师,我,我要处分你”。

  “冯副校长,你没弄错吧,你凭什么要处分我,现在不是文革,想处分谁就处分谁”,沈霞不气反乐了。

  “我要召开全校教师大会,就你的问题我要全校通报,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老太继续用颤抖的手指着沈霞。

  校长来了,教导主任也来了,学校门口的热闹,引来了不下几百人围观。

  “大家都上课去,散了,散了”,主任撵着围观的学生。

  “冯校长,您也先消消气,有什么话咱们回去说”,主任劝道。

  “是啊,老冯,多大年纪了,火气还这么盛,小沈,你也是,大家都是同事,论年纪冯校长那也是你的长辈,你要注意对长辈的态度啊”,校长在中间和起了稀泥。

  “你看看,你看看,像什么样子,一个老师带着学生公然的和领导唱反调,这也太无组织,太无纪律了”,老太故意把事情扩大起来。

  “怎么回事”,校长问道。

  “你看看,这像一个老师应该穿的吗,看看给学生们起的什么表率,一个个的,勒着屁股,太有伤风化了”。

  “那个老冯啊,我昨天晚上去教委开会,教委关于奇装异服这块有了明确的规定,牛仔裤不算,对于学生,裙子不在膝盖以上的都不算是此行列之中”,校长顿了顿,“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年轻人爱打扮也是正常,不过话说回来,小沈老师,我要批评你,虽然学校无权干涉老师们的穿着,但要注意自己的态度,特别是对冯校长这样的老教师更要注意”,

  “校长说的太对了,但好像忘了一点,尊重是建立在双方互敬的基础上,这点我在小学一年级就学过了”,我在旁边接了一句。

  校长瞅了瞅我,他没有想到我一个毛头小子敢在这个时候插言。

  “看着没有,这就是沈老师带的好学生,目无尊长,简直太放肆了”。

  我没有理会老太,继续道,“作为学生我只懂得尊师重道,至于师太说的目无尊长,那是她这样认为的,首先她没有把自己当作是一个长辈,何来让人尊重”。

  “你哪班的”,校长表情严肃。

  “他就是上次公安局来送感谢信,见义勇为的那个学生”,主任连忙接道,回头冲我挥了挥手,“去,去,去,这里有你事没,没你事赶快回去上课”。

  我明白他是怕校长迁怒与我。

  “走,哪走,他,我是一定要给处分的,顶撞老师,出言不逊”,老太咄咄逼人,在给自己找着面子。

  “处分,说真话就要招来处分,这是哪的规定,冯副校长,你是领导不假,但不能乱用自己手中的权利,你今天要是无故处分我的学生,我这老师不做也罢”,沈霞生气了。

  “看看,看看,这分明是在威胁领导,我是管不了了,校长你看着吧”,老太是气急败坏。

  “这样,老冯,小沈老师,咱们回办公室再谈,你们几个学生先回去上课,关于处理结果,学校开会后再定”。

  刚进教室没一会,老涂来了,在门口指了指我,示意让我出去。

  出来教室,老涂惯用的二指禅在我胸前戳了起来,“你小子行啊,敢跑去和校长叫板了,你挺威风啊”,

  我把老涂戳我的手拦了下来,“涂老师,这事不怨我,明白了整个经过,您也会支持我的”,我半带着玩笑。

  “放屁,你现在可出名了,校长那也给你挂号了,学校决定要处分你”。

  “处分我,他姥姥”,我急了,“凭啥,我说了些实话,做了些自己应该做的,不就是得罪了某人吗,这学校是她开的,还是共产党”。

  “你跟谁说话呢,大呼小叫的,就你这样的态度,我看处分你就对了”,老涂的二指禅又开始了。

  “别戳我,谁都是妈生肉长的”,我挡住了老涂的二指禅。

  “你他妈想翻天了不成”。

  “把话放干净点,对谁都好过”。

  老涂真急眼了,嘴巴子反手擂了过来,我直接给搪了过去,“涂老师,我不想和你之间发生什么,你教我这些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最了解,同样,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也最清楚,我袁城从不背后议论别人,也不会多说一句话”。

  “你他妈的什么意思”。

  “有时候话说的不用太明白,小百花我也老去,有些话我可以让它烂在肚子里”,我拿话点了点老涂。

  老涂愣了一下,语气放缓了下来,“今天这事,你回去写份检查,回头交给冯校长,然后在全班做下检查,这已经是最轻的处罚了”。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13 14:02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13 20:53  金钱  +18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7-13 20:53  魅力  +18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3 20:54
  老涂的越说越好,提上来大家读更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4 17:44
  
  “给那老师太做检讨?还要当着全班的面前,她怎么想的呢,涂老师,这检讨我做不了,我都不知道错哪了,你要我怎么做,她要处分就处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我心中好气。

  “别蹬鼻子上脸,你跟我几年了,我脾气你是知道的,这是给你个最轻的处分,你有啥不满的,这检查你必须写,不然就别上课了”。

  “你要觉得给我停课,能让你们都有面子,我同意,什么时候让我上课让他们通知我,那没啥事我先走了”。

  从学校出来,我伸了伸胳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正愁找不到理由请假,偏巧天上就掉下来个黏豆包,谢了老涂,谢了老师太”。

  从上次看到程叔后,我就一直想去看看二姐程丽媛,又觉自己去不太方便,我想到了大力。

  到了大力的摊子,一个二十左右,满脸青春痘的青年正在卖货。

  “大力呢?”,我四下没有看到大力。

  “你是”,青年抬头看了看我。

  “我他朋友”。

  ‘呶’,青年手向前指了指。

  顺手指方向看去,在一家饭店门口,围了一圈人,我走了过去。

  “看好了就押,押的大赔的大”,人群里传来一阵阵吆喝声。

  “这是干啥的”,我问了一下旁边的人。

  “老江湖戏法,猜单双”,回话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呦,梁爷爷,你也来看热闹啊”,我才注意到回话的是我家一楼的老梁头。

  “你不上学,跑这来干啥”。

  “放假了,我一个朋友在里面,我来找他,梁爷爷,我先进去了”,说着我往里挤去。

  “看行,千万别押”。

  “为啥”,我回头问道。

  “为啥,这东西,你押多少,输多少”。

  听梁大爷这么一说,我心下更加的好奇。人群当中是一块两米见方的空地,地当间铺着一方红布,写着单和双,上面是一堆平时嗑的毛嗑(葵花籽)和一个平时吃饭用的二大碗。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手拿着一个很细很薄的木棍正在分着那堆毛嗑,口中还在不断的吆喝着。大力蹲在红布前,不时的用手擦着额前的汗珠,在他旁边还有一个熟人,就是我在二中的同学,之前跟着哑巴孩混的闫伟。我没有上去招呼,站在他们身后仔细的看着男人手中的变化。

  猜毛嗑的玩法很简单,男人先是用碗扣住一些毛嗑,参与者把钱分别放到单双的位置。等全部押好后,男人把碗揭开,用细棍成双数的分着毛嗑,直到最后剩下的是单数还是双数,决定你的输赢。

  大力和闫伟像似商量着一连押了几把,闫伟也跟着,不过闫伟每次只押一块,两块的,大力少则五块,多则十块。两人基本是肉包子打狗。红布上的毛嗑越来越少,有时候明明看似单数,可到最后在男人手中的棍子拨弄下,一下又变成了双数。

  ‘莫非这人能控制这些毛嗑’,我盯着男人的脸,无意中男人像似冲闫伟眨了下眼,我心下怀疑起来,莫非这两人中间有什么猫腻,看大力押钱的架势,很多时候都是在闫伟的鼓励下。
  我想起梁爷爷说的话,回身看了看,梁爷爷还在,我又挤了出去。

  “梁爷爷,这怎么回事,明明是单,怎么一下就变成双了”。

  “这在过去就是一江湖卖艺的戏法,跑江湖的为了混口饭吃,做了一些简单的道具,不想现在却被人利用来骗钱,我猜问题就在那些个毛嗑上,你看啊,一些鼓鼓溜溜的毛嗑绝对是动过手脚,这应该是两个底边很平的毛嗑吸在了一起,里面肯定有一些小磁铁片”。

  我谢过梁爷爷,又挤了进去,“大力你兜里还有多少”。

  “你啥时来的”,大力很惊讶的看着我。

  “早来了,一直看呢”。

  “俺这还有一百多”。

  “都给我”。

  “押的大赔的大”,男人话音刚落,我把大力剩下的钱全都押到了双的位置,一旁的闫伟脸色却沉了下来。

  男人手中的棍子拨的很慢,红布上的毛嗑也越剩越少。

  “慢”,我喊了一嗓子。男人手中的木棍停了一下,抬眼瞅了瞅我。

  “这毛嗑一直都是你分的,估计你也累了,剩下这点,我来分吧”,我盯着男人脸上的变化。

  男人楞了一下,眼睛却瞄向了我旁边的闫伟。

  四周的目光全都聚了过来,闫伟阴沉着脸没有说话,我没等男人开口上去抢过了他手中的细棍,分了起来。

  “双,双,赢了,果然是双,大力你看看还输多少”,我把其中一个毛嗑用棍分了开。

  “不输了,兄弟,还是你厉害,再来啊,赢了咱喝酒去”,大力兴奋的握着拳头叫道。

  “不输就行了,见好就收,闫伟,一块去喝两杯啊”,我拍了拍闫伟。

  饭店没有去,闫伟跟着我去了大力的摊上,那边男人也把红布收了。

  我盯着闫伟没有说话,闫伟头上见了汗,“袁城,对不住啊”。

  “啥对不住”,大力不明这里的真相,其实我早看出来闫伟和那个男人中间有猫腻,就等他开口。

  “哑巴孩走了,我这也要混口饭吃不是”,闫伟低着头道。

  “骗人的买卖终归不是长久之计,你也干点什么吧”。

  大力听出了这其中的缘由,“你在这圈弄俺去押,操你大爷的,感情那个和你是一伙的啊”,大力作势过来要揍闫伟。

  “大力算了,也没损失,再说闫伟还是我同学,今天这事,要不是你,我也不会去坏他的好事,其实我应该说声对不起才是,闫伟对不起啊”。

  “你可别损我了,操,哥们这脸算是丢大了,走今天我请客,算作赔罪”,我和闫伟接触不多,看样子他也是个直爽的人。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15 08:25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14 21:28  金钱  +10   奖励
王大三   2011-7-14 21:28  魅力  +10   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4 21:29
  支持城下兄认真写作的精神!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5 14:35
  
  “酒今天真的不能喝了,我找大力有事,闫伟,改天的吧,反正机会有的是”。

  闫伟见我不像是在故意推脱,没说两句就走了。

  “对了,俺还想找你呢,市场路口那家大冷面要往外出兑,你帮俺看看,俺想兑下来”,大力以为我刚才是故意找个借口支走闫伟,也没有理会我刚才的话头。

  “那饭店位置不错,不过你要兑先别急,拖他几天,价钱估计能下来”。

  “要不俺俩去看看”。

  “大力,那饭店我知道,你要有心,价钱合适就兑下来,今天我来是想找你一块去看看二姐,她上医学院了,我这还一次没去看过呢”。

  “行,正好俺也有些想她了”,大力说的想,我没有多合计。

  到在医学院,我和大力都傻了,学院很大,教学楼就有十多个,我还忘问程叔,丽媛学的是什么专业,这要怎么找啊。

  我俩正在门口徘徊,收发室的大爷走了过来,“你们有事啊”。

  “大爷,我俩是来找人,我姐,家里有点事,我们来告诉她一声”,我瞬间想出了找人的理由。

  “什么系的”。

  “临来时候忘问了,大爷,有什么方法能找到啊,她是今年才考上的”。

  “你俩去教务处吧,到哪里打听一下,估计能找的到”,大爷又把教务处的位置指给了我俩。

  在教务处,很快找到了程丽媛的名字,临床医学一班。还没有到下课时间,我和大力就等在楼门处。

  临近中午,学生陆陆续续的往外出来,大力个高,一眼看到了丽媛,“二妹,二妹”,大力高喊。

  丽媛看到是我俩,紧跑了两步,“大哥,三弟,你俩咋来了”。

  “想你了就来看看”,大力嘿嘿笑道,“二妹,走吃饭去,你上大学,大哥还没有送你礼物,一会去逛街,大哥再给你买套衣服”。

  “真是的,吃饭行,衣服就算了”。

  “二姐,饭要吃,衣服也要买,你现在是大学生了,这书里都说,好马配好鞍,好人配新衣,衣服怎么能不买呢,今天是大哥送你,赶明个,我赚钱了,我也送”。

  在学校附近找了家饭店,随便吃了一口,我们三个打了一辆‘大头鞋’,去了离学校不远的老北行。北行是省城三大商业街之一,位于皇姑区长江街上,但不如太原街和中街繁华。这里始建于清末,因一座北行农贸大市场得名。在伪满时期曾繁华一时,建国后特别是在文革时期,这里被立为四旧的典型,很多古建筑被拆除,商业街也变得萧条起来,还是在近几年,南来做买卖的渐多,这里又恢复了以往的热闹,一些时装店,和各色买卖林立在长江街两侧,因为皇姑区是省城的教育区,来这里逛街的学生不少。

  我们三个从街南口下车,一直向北逛下来。在街中有一家叫‘小香港’的时装屋,装修的很是堂皇,刚迈进来,就听试衣间门口有人在争吵,

  “老倒子,买不起就别试,试了不买,你当这是展览馆啊”,看样子应该是卖货的服务员。

  “你怎么说话呢,骂谁是老倒子,你个小丫头片子,嘴咋那损呢,谁规定的试完衣服就必须买啊”。

  “你们老板呢,叫他出来,我还不信你这强买强卖的,还没个王法不成”,说话的声音很熟,我转过屋中的柱子看了过去,说话的是‘老涂’,在他身边的是他相好的生物老师。

  “老涂怎么跑这来了”,我心下纳闷,学校离太原街咫尺距离,这老涂为何舍近求远的跑到北行来了。

  我没有过去,就在柱子后面看着。

  “就你们个倒子样,还想找我们老板,我告诉你,我们老板来了,你们别想出这个门”。

  “操,这他妈的是什么服务员”,我低声骂道。

  “怎么回事,妈个比的,那个胆子长鸡毛了,敢在这捣乱”,门外进来几个混子模样的人。

  “呶,就这两个**老倒子,衣服试来试去的,到最后扔在那,不买就想走”,卖货的小丫头指着老涂的鼻尖骂道。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5 14:44
  


  老涂见到进来的混混,顿失往日对待同学的威风,“你这小同志怎么说话呢,我们没说不买,这不是没有挑到合适的吗”。站在老涂身后的生物老师,也是一脸的委屈。

  “别他妈的废话,快点掏钱,胖丫,把衣服给他”,一个混子叫嚷道。

  “把钱给他们吧,就算是我们倒霉”,生物老师拽留下老涂的衣角。

  老涂没有吱声,斜着眼睛看着几个混混。

  “大力,这个是我老师,虽然人不咋样,可我不能看着不管”,我和大力招呼道。

  “那还等什么,他妈的,俺就看不惯这仗势欺人的”。

  “慢着”,我喊了一声,和大力走了过去。

  老涂见到我,楞了一下,脸上立刻有了笑容,刚要说话,我给打了住,“叔,你们所里不忙啊,怎么有闲功夫来看衣服”,我冲老涂使了个眼色。

  我没有说是什么‘所’,几个混子包括那个叫胖丫的都楞了一下,社会上的混子对于‘所’很敏感,他们搞不清这个所代表的是什么,派出所还是工商所,还是其他什么的。

  “我来这看一个同学,就在北市派出所,中午休息没有看到,我就和你婶来这转转”,老涂反应很快。

  “这不,你婶试了几件衣服,这里人很横啊,非要你婶买了不可”,老涂用手指点了点几个混混。

  “你们哪的,也太牛逼了,怎么你们这个店是黑店咋地”,我话说的很硬。

  “哥们,看你说的,咱正经买卖人,刚才可能是误会,胖丫啊,你看着叔喜欢什么衣服,一会给打个五折”

  “算了,以后招子放亮点,我叔是南湖派出所的,你打听打听,那片那有一个不认识涂所的”。

  “南湖的啊,我哥们在那片”。

  “谁”。

  “徐振国”。

  “操,那是我同学”。

  “操,看这事整的,对不住哥们”,说话的混混一个劲地道歉。

  我把这个混混叫到了边上,小声道,“那个女的是我叔的铁子,今天你几个是拣着了,他是不想让人知道,我看你认识徐振国,赔个不是,赶快走吧”。

  “谢了哥们,改日去南湖找你喝酒啊”,几个混混点头哈腰满脸赔笑的走了。

  “叔,你和婶挑一件吧,别浪费了人家的好意,对了,二姐,你也挑一件,我看她这店里衣服还是不错的”。

  “是啊,刚才对不住啊,我说话太臭了,你们挑吧,我给你们最低价”,胖丫在那尴尬的陪笑道。

  丽媛和生物老师每人选了一件,老涂要付钱,大力把老涂付钱的手给按了下来,“哪能让叔花钱,小的一点心意,您要不收,就是看不起我们”。

  见大力一脸的真诚,老涂没有拒绝。从小香港出来,老涂拍了拍我,“袁城啊,明天上学吧,别把课程耽误了”。

  “那检讨书呢。。。”。

  “你小子在这等我呢,检讨书就不用了,但批评肯定是不能少的,明天早自习,我点名说一下”,老涂笑了。

  傍晚,我去了沈霞那,讲起白天的经历,把个沈霞乐的是前仰后合,“你这机灵劲,要是不用到学习上那可真是浪费了,走,陪姐去买肉,姐给你包饺子”。

  沈霞在那专心致志的包着饺子,我在旁边也帮不上忙,眼睛就这样一直看着,沈霞那娴熟的动作好似蝴蝶在花间起舞一般,不觉的我眼睛有些发直。

  沈霞感觉到我的目光,“你那目不转睛的看啥,咋地是姐脸上有花啊”。

  “姐,你不是脸上有花,你整个人儿就是像一朵花”。

  “臭小子,你就说好听的忽悠你姐”。

  “咋叫忽悠呢,我说的是实话”。

  “那姐有你的刘畅好看没”,沈霞说道刘畅,我心就一疼,“姐你咋知道她的”。
  “其实不只是我,学校很多老师都知道,本来有些老师对你们很有意见,但刘畅走了,大家都没有再说什么,姐是不是不该提起她,看你好像又伤心了”,沈霞放下了手中的活计。

  “姐,这段时间我好多了,特别是在你这,我感觉都有些要忘了以前的事情”。

  “人不能老抱着痛苦过日子,就是逝者也不想你过的不开心,姐就是想你能摆脱痛苦,重新的振作,最近你的表现让姐很高兴,为你高兴”。

  “姐,你要是一辈子能在我身边,该有多好”,我靠了过去。

  “傻弟弟,你以后要成家,姐也要成家不是”,沈霞用小指头点了一下我的额头。

  我把手揽了过去,嘴贴在沈霞的耳边,轻轻说道,“姐,你不成家,我也不成家,我要一直陪着你”,我用嘴唇似无意的吻了下沈霞的耳垂。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你现在还小,等你再大些就明白了,好了不说了,姐去给你下饺子”。

  趁沈霞出去下饺子的功夫,我在她的书案看到几本全国研究生考试复习资料,“难道沈霞要去考研”我心想,怪不得刚才她说‘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不由得一股酸楚从心底泛了上来。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15 14:59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16 14:44  金钱  +10   好帖
王大三   2011-7-16 14:44  魅力  +10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6 14:44
  写的挺好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6 17:53
  饺子端了上来,吃了几个我便放下了筷子。

  “怎么了,不好吃?”,沈霞蹙了下眉头。

  “好吃,姐包的怎能不好吃,是我突然没了胃口”。

  “是不是又想什么心事了”。

  “不是心事,是刚才你说的,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有一天你也走了,就剩下我一个孤零零的,想来有些心酸”。

  “傻小子,你现在就想一只小鸡雏,我就像保护你的老母鸡,不对啊,这话说得不好听了,呸呸呸”,沈霞轻拍了几下自己的小嘴,“不过话虽然不好听,可道理是一样,你现在是成长阶段,还离不开我这只老母鸡,可你终究要长成的”,沈霞摸了摸我的头,“吃吧,别辜负姐的心意”。

  从沈霞家出来天已经大黑,老式的筒子楼一到天黑,楼道里可以说是伸手不见五指,我摸索的走到楼梯,借着外面透过来的光亮,楼洞口一个人影闪了过去,我以为是眼花,悄悄的跟了上去。

  楼前的大树下存放着一排自行车,人影走到自行车前,猫下腰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了起来,大约过了个把分钟,车锁还没有打开。

  “难不成遇到了偷车贼,不然自己的车怎么半天还打不开”,我心下合计蹑足走了过去。

  “**的,让你偷车”,我大吓一声,一个扁踹。人影太专注与开锁,根本没有留意身后的我。也是我这脚劲道十足,人影直接飞了出去,‘哗啦’车倒了一片。

  “哎呦我操,谁他妈阴我”,人影痛苦的骂道。

  “你他妈的还敢骂人”,我上去一把薅住他的头发,“走,跟我到派出所去”。

  “我他妈开的自己的车锁,去派出所干啥,你打人倒还有理了”,人影转过身来。

  “赵老师?怎么是你”,我心一缩,要坏菜,看来是打错人了。

  “我操,你小子他妈的是故意的吧”,赵老师就是团委书记小赵,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也看清楚了我。

  “瞧你这话说的,我他妈的怎么能是故意的呢,你堂堂一个老师,深更半夜,在这鬼鬼祟祟的开车锁,你叫谁能相信你是好人”,我没好气道。

  “你他妈嗑咋那么多呢,好人坏人是你说的”。

  “别老妈妈的,对她老人家尊敬点,我是想把你当做好人,可你这举动像是好人吗,你们老师不也教过,面对坏人坏事,要勇敢的冲上去,今天这事,只能说是你赵老师撞到了枪口,对不起了”。

  争吵声,让许多窗户亮起了灯来,沈霞从气窗探出头来,“小弟,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一点误会”。

  不一会,沈霞来了,“咦,赵老师在啊”。

  “啊,我,我来看看朋友”,小赵尴尬的回应道。

  “以前怎么没见你来过这呢?”。

  借着余光的照映,小赵的脸红的像个猴屁股。

  “那个,那个。。。”,小赵那个了半天,终于像似鼓起了勇气,“这不是今天听说你早上和冯副校长有些误会,想来看看你,我在这找了半天了,也没有遇到一个人,刚要走就,被他误认为我是偷车的,还被...”小赵拍了拍屁股的灰土。

  “姐啊,看来赵老师很关心你啊”,我心却骂道,“他妈的,什么东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赵老师,谢谢你啊,刚才那个,我想肯定是误会了,袁城是我弟弟,他的为人我是了解的,我替他说声对不起哈”。

  “没事,没事,袁城平时虽然屁了一些,但人绝对正直,我们学校领导都是知道的”,小赵的态度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那要不要上去坐坐”,沈霞谦让了一下。

  “好,好,我正想认认门呢”。

  我故意咳嗽了一声,“姐啊,天太晚了,你那...”,我转对小赵道,“赵老师啊,改天早点,我带你来看我姐,今天实在太晚了,我姐也要休息了”。

  “也是,也是,那沈老师改天我再来拜访吧”。

  “姐,你上去吧,赵老师,你家在哪,要是顺路,你捎我一段,也许你想了解什么,我还能知道一些”。

  “你家在哪”。

  “集贤市场”。

  “那正好顺路,我在砂山”。

  “听说,沈老师和她男朋友分手了?”,路上小赵试探的问道。

  “你说的没错,是分手了,赵老师你有啥想法”。

  “你,你这话问的,我能有啥想法,再说即使有想法,人家也不一定能看上我”。

  “好你个小赵,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看我怎么整你”,我心下拿定主意,“谁说你没有机会的,我姐说,咱校年轻老师中,你是最有发展前途的”。

  “真的啊”,小赵来了精神。

  “我能骗你吗,以后你有什么话,我帮你捎给我姐”。

  “那我就不说谢了,以后你要有啥事就来找我,对了你和沈霞是什么亲戚”。

  “我大姨家的姐姐”,我随便编了个谎。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16 21:48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17 10:27  金钱  +12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7-17 10:27  魅力  +12   好文章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78144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