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48695个阅读者,68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7 10:27
  继续欣赏拜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7 14:18
越来越有味了,期待更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7 17:33
  
  “小城啊,不是你赵哥我吹,你赵哥我虽貌不压众,但才华不说是全校第一,起码现在还无人能及,说实话,全校能配上你姐的,除了我还真就没人了”,小赵一下拉近了我俩之间的关系,说说话居然自我陶醉了起来。

  “你就吹吧,等我让你好看的”,我心合计嘴上却道,“赵哥,太好了,我姐就喜欢有才华的男人,以后在我姐面前你可要多多展现啊,对了赵哥,你篮球打的怎么样”,其实小赵个子很矮,不超过一米六五,跟沈霞个头仿佛,我故意挤兑道。

  “上大学那会,我是班上的主力后卫”,小赵把腰板挺了挺。

  “那好,明天下午我们有节课活,我组织一下篮球比赛,你也来吧,我再把我姐也喊来做拉拉队”。

  到了地方,我跳下了车,看着远去的小赵,我暗笑,“小样,看我怎么玩你的”。

  第二天下午课活,小赵果然来了,很标准的装扮,大背心子,大裤衩子,外带回力篮球鞋,不过看他那身高,怎么也看不出是个篮球主力。我也没有食言,把沈霞带了来。

  我们玩的是三人对抗赛,小赵那组是阿慢和树东,另一组是剑锋,小林和明远。临上场前,我把树东和剑锋叫到一旁,悄声道,“这打球是假,你俩不管想什么办法都把小赵给我放到,或是让他出尽洋相”。

  “明白”,俩人会心的点了点头。

  比赛开始,场上的小赵让我大吃一惊,之前小赵说的是班上的主力后卫,看来不假,小小的个子,虽然单薄却很灵活,阿慢不知道其中内情,一直在给小赵传球,剑锋那边横着膀子拦在小赵面前,都被小赵给晃了过去,沈霞在旁边不明情况还带头鼓起了巴掌。

  “操,这弄不好就要落得个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楼门口,晁博走了过来,我连忙迎了过去,“太好了,你他奶奶的真是我的及时雨”。

  “什么意思”。

  我大概说了一下,“虎子,不管怎么样,你都得把小赵给我撞趴下了,就是用你的坨也要把他给我压死”。

  “换人,小林下,晁博上”,我吹着哨子做了新的调整。

  剑锋得球,传给了晁博,小赵上来封堵,晁博晃了一下,胳膊肘直接杵到了小赵了的胸口窝上,‘噔、噔、噔’,就虎子那劲道,小赵向后倒退了五六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我把哨子一吹,“带球撞人,犯规”。

  小赵爬了起来,挥了挥手,“没事,没事,这点冲撞,小意思”。

  比赛继续,树东拿球,把球传给了小赵,说是传球,树东是把球双手举过头顶,狠劲的砸向了小赵。

  小赵措不及防,球和脸又来了个亲密接触。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用力过猛,赵老师没事吧”,树东挺会来事,连忙的道歉。

  又轮到小赵防守晁博,这回晁博没有像上次那样用力的冲撞,而是拿着球开始溜起小赵。我在一旁鼓起劲来,“赵老师,加油啊”,沈霞笑盈盈的看着。小赵来了精神,一个饿虎扑食,也该他倒霉,晁博过他的时候,脚下好像有个使绊的动作,小赵惨了,整个身子趔趔趄趄地摔向了场中间。

  我连忙示意停止比赛,大家过去把小赵扶了起来,小赵的肘膝全都跄出了血。沈霞也过来了,“没事吧”。

  “没事,这点伤算啥”,小赵咬着牙道。

  “打球受点伤很正常,再说咱赵老师那身体,这点,小意思了,是吧赵老师”,我心里暗笑,‘等着吧,这才是万里长城走过的第一步,今后有的罪让你受的’。

  小赵一瘸一拐的去了医务室,沈霞把我拉到边上,“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没有做声,偷偷的观察着沈霞的脸色。

  “别太过了啊,咋说他也是老师”,我见沈霞没有生气,有了底气,“不是我想作弄他,实在是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就怪不得我了”。

  “那也不行,事闹大你也不好收场”。

  “那我只能保证,他要打消追你的想法,我就收手”。

  沈霞白了我一眼,“说不过你,你总有理,晚上去我那吧,你最近英语落下太多了,我帮你补习补习”。


  放学后小赵来了,腿上粘了两块纱布,“你姐没说啥吧”。

  “赵哥,你今天绝对的英雄,我姐一个劲的夸你勇敢,球打的也好”。

  “看来我这伤值了,小城,你姐还喜欢什么,给我透露透露”。

  “对了赵哥,你歌唱的怎么样”。

  “还行吧,怎么,你姐喜欢唱歌”。

  “喜不喜欢倒不打紧,主要是看你的表现,马上要到月底了,咱校不是要举办篝火晚会吗,到时候你上台表演一下,我估计更能加深我姐对你的好感”,我在一步步把小赵往套子里领。

  “你帮我参谋参谋,唱啥好”。

  “霍元甲里的‘大号是中华’会不”。

  “哼唱过,不过没事,我回去再练练”。

  “正好我会两手棍术,你在上面唱,我在一旁帮你配合如何”。

  “小城啊,今后你就是我弟弟,太够意思了”,小赵把手搭在我的肩上,很是亲近。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17 17:50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18 14:04  金钱  +12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7-18 14:04  魅力  +12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8 14:05
  认真写作,必有所获!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8 20:24
  

  离篝火晚会越来越近,学校把节目彩排安排在大礼堂里,礼堂中间的一些椅子被挪到了边上,腾出的地方供大家排练。因为是在下午,也吸引了很多没课的学生前来观看。

  学校为了晚会特意借来两个大功率舞台音箱和一台电子琴。除了配合小赵的‘大号是中华’,我和剑锋、晁博也出了一个节目,刚刚在全国风行起来的摇滚歌曲‘一无所有’。为了‘一无所有’,我从雨馨那借了一把电吉他,剑锋和晁博也都各自在别处借了一把。几次彩排下来,我对自己的‘一无所有’充满了信心。

  接下来是配合小赵表演的棍术,说起棍术,还是初中那会和星炎学的,为了不让小赵看出破绽,几次我故意装作失手,棍子都是在接触到小赵身子的瞬间停了下来。

  “小弟,没事吧,要不我自己上吧”,小赵擦了擦头上被吓出来的冷汗。

  “赵哥,你把心揣肚里吧,哥们有谱”。

  我又特意安插了一个动作,当歌曲唱到高潮的时候,也是在小赵唱,“枯了树干再生花 ,肩过重担再上吧 ,黄炎传万代 ,为家邦为了你血中那份特质,世代留下 ”,当最后一句刚要结束,我的棍子,似无意的拦在小赵的胸前,而小赵呢,则飞起一脚把棍子踢开,小赵不明其中用意,而我早已却打定了主意。

  十.一晚七点,篝火晚会的大幕徐徐的拉开了,舞台是以领操台为中心,向外延伸的T台,两架超大的音箱立在领操台两侧。台下不远是用碗口粗细的树干,横竖垒砌起的一座两米见方的木塔,每个班级则按序列围在操场四周,有不嫌麻烦的同学带上了椅子。

  天慢慢黑了,主任把一桶汽油浇在木塔上,一根火柴划了过去,烈焰腾空而起,篝火晚会正式开始。报幕的是高静,一袭白色长筒连衣裙,在火光的映衬下真宛若月中的仙子一般,这也是我第一次在话筒里听见她的声音,很甜很脆很亮。

  我的‘一无所有’被安排在第五位出场,小赵的‘大号是中华’被放到了最后作为压轴。

  头一个出场的是高一年组集体大合唱‘我的祖国’,由于舞台的原因,大合唱只能算是一个小合唱,没有太多的精彩,掌声也是稀稀拉拉。第二个出场的是胖子赵方遒,我俩在后台已经唠了半天。胖子唱的是台湾电视剧‘一剪梅’的主题曲,浑厚略有磁性的嗓音,引来全场的喝彩。“操,真的是人不可貌相”,回到后台,我上去和胖子做了一个拥抱,“待会哥们上场,你可得给我卖点力气,使劲的给我叫好”。
  “擎好吧,哥们”,胖子做了一个OK的手势。
  轮到我了,高静在报幕的时候特意加上了‘隆重有请’。为了配合‘一无所有’我特意穿上一条老爸转业时候带回来的肥大军裤,学着老崔的样子,把个裤腿挽的一高一矮,和剑锋,晁博斜挎着电吉他,箭步走了上来。
  我的亮相立刻引来一阵阵的尖叫,胖子在台下带头打起了响哨,瞬间台下口哨响成了一片。
  双脚向下一跺,一阵尖锐的吉他破响声从两个巨大的音响中传了出来,“我曾经问个不休”,我把最后的‘休’拉的很长。“你何时跟我走,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我的嗓音不如胖子浑厚,沙哑中带着一种沧桑。
  “脚下的地在走 ,身边的水在流,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为何你总笑个没够 ,为何我总要追求 ,难道在你面前 ,我永远是一无所有”,近乎是一种嚎叫,我把自刘畅走后,压抑在我心中的抑郁,全都发泄了出来,破音毫不影响全场的气氛,伴着剑锋晁博的和音,‘一无所有’被发挥的是淋漓尽致。台下有的同学干脆站在了椅子上,一同唱了起来,就连一些老师也不住的跟着节拍做着动作。
  篝火越来越盛,在火光的照映下,台下不远的沈霞目光晶莹,“告诉你我等了很久,告诉你我最后的要求,我要抓起你的双手,你这就跟我走,这时你的手在颤抖,这时你的泪在流 ,莫非你是正在告诉我,你爱我一无所有”。在歌曲的最后,我一个滑步跪在离沈霞不远的台脚前,“噢...... 你这就跟我走 ,噢...... 你这就跟我走”,嗓子已完全的嘶哑, 沈霞的眼中似乎有泪水在闪动。
  从台上下来,心情一下舒畅了很多,接过小赵递过来的汽水,我心突然多了一丝的愧疚。晚会进入尾声,篝火也渐渐的暗了下去,小赵登台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18 20:39  金钱  +10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7-18 20:39  魅力  +1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8 20:39
  拜读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9 14:09
  “小弟啊,哥能成功与否全靠你了”临上台前,小赵紧紧的攥着我的手。
  “娘的,早你干啥去了,现在弄得和个亲兄弟似的”,我心下有些进退两难,想到就要开始作弄小赵,愧疚又多了一分,“放心吧,包在哥们身上了”,我拍了拍小赵,拎起棍子,带头走了上去。
  前奏音乐刚一响起,我耍了一番棍花,引来台下一片的尖叫,接着又摆了一个‘仙人指路’,侧身把小赵让到了头前。
  ‘孩子,这是你的家,庭院高雅’,别说,小赵的粤语发音还蛮地道的,一亮嗓倒也引来一阵的掌声,绕着小赵,我配合的是一套四不像的八卦棍,棍子舞的很快,竟也呼呼带着风响,同学们看的是热闹,有人在下面带头叫起好来。
  有好几次棍子差点扫在小赵的身上,我都是在瞬间收回了力道。小赵哪知道我的想法,唱的很投入,歌曲也进入到了高潮的部分。按照之前的安排,当小赵唱到‘枯了树干再生花 ,肩过重担再上吧 ,黄炎传万代 ,为家邦为了你血中那份特质 ,世代留下’的时候,我的棍子是作势劈头砸向小赵,然后由小赵飞起一脚把棍子踢开。在我原计划之中,当小赵飞脚的同时,我装作失手,改劈为点,直接打在小赵的脚上,这样小赵肯定会失去重心,倒在台上,我的目的就是让他出尽洋相。
  小赵腿踢的很高,看着他专注的样子,我放弃了原定的计划,脚踢在了棍子上,我作势撒手,棍子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落在了边上,台下的观众沸腾了。小赵也越发的抖擞起来,跟着朝后竟做了一个空翻,这个动作不是事先设计的,把我也看呆了,就在小赵落地的同时,T台一侧角柱发出了吱嘎的声响,可能是搭建时候工人的偷工减料,角柱发生了倾斜,小赵落地不稳,直接滚到了台下。
  整个操场都被惊呆了,小赵爬了起来,摇晃了一下又差点摔倒,旁边过来两个老师把他搀了下去,看来伤的不是很重。
  主任走上来宣布晚会结束,看着后台痛苦的小赵,我这个气,‘本来我都放弃了整你,可谁叫你偏要得瑟呢,看来就连这老天都看你不顺’。
  接下来两天全校放假,再见到小赵,腿和胳膊上打起了石膏,架着拐,不见了以往的嚣张,神色很是黯然。
  “小弟啊,你哥我这回脸丢大了,你姐那,你帮我多说点好话”。
  就这德性了,还不忘追沈霞,我没好气道,“赵哥,好好养伤吧,本来好好的一个节目,你要不突然来那么一把,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吗”。
  “哎,别说了,后悔药哪买去,不管咋样帮我多说点好话,成不成的,好歹是我的心”。
  看着小赵,我有些可怜这个倒霉的家伙。
  学校里,我成了同学们的焦点,无论走到哪,都有驻足停下来的人在哪指指点点,“瞧,这就是那个高二的袁城”,“还蛮帅的”。
  我把腰板挺的倍直,走路似乎有些发飘。

  上课前,雨馨给我递过来一摞信,“呶,你的,我在收发室看到,不知道是哪个犯了花痴”。
  一年也没有收到过一封信,晚会刚结束,就来了这么多,我把信挨个的拆了开,“想你入我的梦中”,十多封信出自一个人的笔迹,没有署名,整张信纸上就写了这么一句。
  ‘操,不是故意泡我吧’。
  我把信都递还给了雨馨,“看吧,也不知道是哪个精神病搞的恶作剧”。
  “看没有,信是在本市寄来的,寄信地址是随便写的,我看这写信的人一定是咱们学校的,估计是哪个女生喜欢上了你,又不敢公然的表明身份”,雨欣分析道。
  “没准还是个男的,故意泡我呢”。
  “我看不像,这字迹挺清秀的”。
  “不管了,谁他妈的这么无聊”。
  接下来的几天,相同的信又收到了十多封,到后来,再有信我干脆撕了,丢在了垃圾桶里。
  “谁呢”,我心中的疑问也越来越重。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19 14:59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19 14:36  金钱  +10   好帖
王大三   2011-7-19 14:36  魅力  +10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19 14:37
  读了,期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0 21:51
  
  礼拜五一早,老涂带来了一个让人兴奋的消息;学校临时决定,周末下午,高中部全体千山秋游,看日出,但有个任务,必须完成一篇游记。老涂那话音刚落,下面像炸了营一般,三五一伙的在那张罗了起来,好在是早自习的时间,老涂也没有制止。

  第一节课后,几个死党围了过来,张平湖和宏伟坐到了雨馨旁边,“你们几个男生有啥好的提议没”,张平湖很兴奋。

  “啥提议不提议的,多带些吃的就得”,晁博大咧道。

  “我怎么越看你越像猪呢,除了吃,你还会点别的不”,雨馨白了一眼晁博。

  “猪咋地了,猪全身都是宝,看你那二两半的身体,怕是你想做猪,人家猪还不乐意呢”,旁边大笑,张平湖有些挂不住了,“你,你咋说话呢,不会说人话就别说,猪什么时候都改变不了猪的本质”。

  我瞅了瞅他俩,“你俩要吵架,离我远点,看着没,外面操场地方大,我再给你俩借个大喇叭”,我指了指门口上的喇叭道。心下却有些纳闷,前一阵子晁博还拼命的追着张平湖,现在说话怎么就带上刺了。

  俩人不再说话,我看了一眼剑锋,“我不是想劫富济贫,吃大户,不过要带吃的,剑锋多出一些没问题吧”。

  “包我身上,十斤重工纯肉香肠怎么样,不过得有人帮我拿才行”,到底是粮食局长的儿子,说话真不一样。

  “那面包我多拿一些,我妈前段时间带回不少苏联的大列巴”,雨馨接道。

  “水自备,吃的每人再少带点,爬山的时候别落下,咱这个小组就这么定了”,我把任务摊派了下去。

  原定于下午三点半出发,家远的一些同学,早上就带来了事先备好的食物,中午放学后干脆就留在了学校。

  晁博跟剑锋走了,几个女生去了雨馨家。看时间尚早,我找了几个同学在教室里打起了扑克。没打两把,杨凯靠了过来,黏糊的贴在我身边看着我们打牌。

  “操,你热不, 靠这么近干啥,去、去、没啥事一边呆着去”,我斜了一眼,把他扒拉到了边上。对杨凯我一直有个结,就是王桂云投票那次,高楠说投我票得好像就有他。

  杨凯又靠了上来,从口袋里摸出了一盒烟,“哥几个,抽着”。

  “‘良友’,你小子挺有钱啊”,我扫了一眼桌上的烟。

  “在我爸那偷的,你喜欢抽,以后我再拿”,杨凯一脸的贱相。

  “操,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心骂道。

  “平时瞅你小子的嗖的,有啥事?说吧”。

  “那不,你那组人挺多的,也不差我一个,我给你们拎包也行”。

  “不是吧,平时怎么没看你往咱身边凑合呢”,我斜眼瞄了一下杨凯,看他的样子,绝不是单纯的想要和我们一起。

  “那不,咱班上的美女都在你那,玩起来一定热闹”,杨凯讪笑道。

  “去你妈的,给我滚远点,本来看老涂打你,我还挺同情你的,就你这逼样,真他妈的该打,操,遇到过贱的,没有遇到你这么贱的”,我抓起桌子上的‘良友’撇了过去。

  刚要再骂两句,门口沈霞来了。

  沈霞把一个袋子递给了我,“本来定的是我跟你班的车,二班老师临时有事,我去带他的班,这是给你准备的”。

  我拿着袋子进了教室,杨凯靠着窗户往我这看来,那眼神感觉是既恨又怕,打牌的几个同学围了过来,“袁城,啥东西,是不是沈老师给你的”。

  我也没有理会杨凯投过来的目光,收到沈霞送来吃的,心情大好,“见者有份”,我在袋子里摸出了一些茶叶蛋分给了大家。

  三点钟,操场上来了二十多台大客,小赵在给各班安排着车辆,看样子伤好的差不多了。老涂今天收拾的很利整,白色长袖衬衫配了一条红色领带,米色的西裤,裤线熨的笔直,不过他的老习惯依旧,裤腰系到了肚脐眼上面,把个裆部勒的鼓囔囔的。

  一上车,老涂便挨着前座的几个女生坐了下来,脸上露出少见的笑容。临开车,小赵也上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熟人,高静和付彩霞。

  她俩怎么来了,我正在疑惑,小赵开口了,“车源有些紧张,大家挤挤吧”。

  两人在我前面坐了下来,我侧面的雨馨和张平湖脸色难看了起来,“白骨精”,张平湖说了一句。

  付彩婷手里拿着一本书,“咦,你咋知道我再看西游记呢”。

  付彩婷的嘴我是领教过的,要是呛呛起来,十个张平湖也不是对手。

  “西游记,好啊,借我看看啊”,我连忙把话接了过来,也没等付彩婷是否同意,伸手把书拽了过来。

  “你强盗啊”。

  “看一会就还你”。

  这哪里是什么西游记,居然是一本琼瑶的小说‘烟雨濛濛'

  我把书打开,里面有一页好像夹了什么东西,翻到那页,我惊呆了。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21 11:58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21 13:36  金钱  +10   好帖
王大三   2011-7-21 13:36  魅力  +10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1 13:37
  继续加油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1 16:11
  

  书页里夹着一张用枫叶压成的书签,上面赫然写着‘想你入我的梦中’,字迹和我收到信中的字迹非常相似。‘这丫头搞什么鬼,平时凶了吧唧的,莫不是在故意作弄我?也不会啊,我俩没见过几回面,虽说是脾气不投,也不至于如此啊,莫不是她真的喜欢我?老天,付彩婷你要是故意作弄我也就罢了,千万可别喜欢啊,别说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即使是,我也不会喜欢你的’,想着我的头越发的大了。

  我抬头瞅了一眼,付彩婷背对着我在和高静窃耳,两人不时的还捂着小嘴在那偷乐什么。我把书抵还给了付彩婷,靠在座位上,合眼假装休息,脑子里又陷入了各种假想当中。

  傍晚时分,车子在千山脚下的广场停了下来,临下车,高静特意走在了我的身后,“明早等我俩啊”。我嗯了一声。

  由于学生很多,住宿也较分散,我们在老涂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靠近山脚的农家大院。迎出来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农村妇女,长的微黑,却不难看。穿着简单却不土气。小花格衬衫,把两个奶子勒的很突出,下身是一条贴身的弹力裤,走起路来,屁股扭的很厉害。

  “同学们好,欢迎你们来千山,同学们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我姓钱,你们叫我钱嫂或是钱姨都行”,没想到一个农村的妇女说起来丝毫不见局促,显然是见过世面的。

  老涂上去故意搭讪着问东问西,我注意了一下老涂,那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钱嫂的屁股和胸部,钱嫂也似有意,眼神不时朝老涂飞来。要不是有我们在,估计老涂早就像狼一样扑了上去。

  男女生被分别安排在东西厢房,屋子里,两侧是一溜的通条大炕。有很多同学是第一次住大炕,很是兴奋,老涂巡视了一圈便没了踪影。

  简单吃过后,剑锋过来招呼玩扑克,我把身子转向了里侧,“你们玩吧”。满脑子的困惑还没有解决,玩的心情也没了。本想睡一会,可房间内,大家实在是太兴奋了,我爬起来悄悄了来到了外面。

  正房的灯还亮着,想着和钱嫂借个手电去外面走走。到在门外,屋里的灯突然灭了。我把举起来准备敲门的手收了回来,刚要回身,农村的房间不太隔音,屋子里隐约传出了动静。

  跟着是一阵轻微的哼唧声,应该是发自钱嫂的口中。

  “好一对狗男女”,我心骂道,连忙蹑足退了回来。

  出了大院,透过一些零散农户屋里透过来的灯光,通向山脚广场的小路到也能看个模糊。山里的夜晚温度降的很低,一阵山风吹过,身子也跟着一阵的哆嗦。广场上,几十台大客像是一个个巨大的怪兽卧在那里。在上山的石阶旁,我靠着一侧的石壁坐了下来。风好像也不那么冷了,听着四下里传来的虫鸣蛙叫声,一丝倦意涌了上来,我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唇边好像有个东西在蹭着,软软的,滑滑的,还有些咸咸的。我猛的睁开眼睛,沈霞正笑盈盈的拿着一个剥好的茶叶蛋在我嘴巴晃着,“饿了吧”。

  “嗯,有点,姐,你怎么来了”。

  我和几个老师留在车里,睡不着就一直看着外面,你人影老远过来,我就看着像你”。

  沈霞靠着我坐了下来,夜风中,一阵阵体香传了过来,和兴城那晚一样,我不自觉的把头靠了过去,脸竟也贴在了一起。

  “姐,你说要能一直这样该有多好”。

  沈霞嗯了一声,又觉得有些不对,故意把脸一沉,“不许胡说,也不许瞎想”。

  “姐,我没有瞎说,我是有些困了,想着醒来要是还能看到你该有多好”。

  “好吧”,沈霞把身子向旁边挪了一下,“枕在姐的腿上,你先眯一会吧,过一会姐再叫你”。

  我把头紧贴在沈霞的怀里,沈霞的手轻柔的在我脸上划着,又顺着我的唇边滑向了脖子,“咦,你这怎么也有颗痣”,沈霞摸着我脖后右侧的一颗小黑痣惊奇道。

  “怎么啦,姐,你也有吗?”。

  “是啊,姐这位置也有一颗,和你这个大小也一样”。

  “我就说吗,我俩好像早就认识似的,连痣长的都一样”,我把手轻轻拦在了沈霞的腰间。

  沈霞没有推开,而是俯下身来,“姐给你讲个故事”。

  “好,好”。

  “传说啊,人死的时候,要过一座桥,那桥叫奈何桥,而且还要喝上一碗汤,一个叫做孟婆的老太太做的汤,说是只有走过这奈何桥,喝过这孟婆汤的人,才可以再世托生为人,但是他们前世所有的一切记忆都会消失”。

  “那和这痣有什么关系?”,我听的入了伸。

  “这孟婆也是个有情的人,她不忍一些相爱的人来生会忘了对方,但有要求的,她就在双方的相同位置上点一颗痣,好让他们来世能够认得出对方,可这颗痣是有代价的,必须经过七七四十九道地狱死别,受九九八十一道人间磨难,方能再续前缘”。

  “姐,你是不是想说我俩也要经过这么多的磨难才能够在一起呢”,我把沈霞的手指含在了嘴里。

  “你这个小淘气的,听故事也不老实”,沈霞把手指撤了出来。

  “姐,你现在认为我还是个孩子,可我不能老是不长吧,你等我好不”,我盯着沈霞的眼睛。

  “是啊,等你长大了,我也老了,到时候,你再看我,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你会说,咦,当初的那个姐姐哪去了,怎么现在我身边的会是一个老太太呢”,沈霞用手指在我脸上轻戳了一下笑道。

  “我发誓,我对这天上的星星发誓,我绝对不会不喜欢....”,我急道。

  “嘘,别发誓,记着,喜欢一个人,你放在心里就好,姐知道你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沈霞的手捂在了我的嘴上。

  “走吧,这里风太大了,四点钟就要上山,你也回去眯一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21 21:15  金钱  +10   奖励
王大三   2011-7-21 21:15  魅力  +10   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1 21:16
  继续拜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2 16:05
  
  回到大院,发生一个小的插曲,一个外号叫‘大米’的同学穿着一件三角裤头站在炕上不断的高喊“谁敢扒我,谁敢扒我”,那样子好像打了鸡血一般。

  说起这‘大米’有个典故,大米叫张富志,吉林延边人,高中才举家搬到省城,大米的老家有个陋习,当地很多光棍娶不起老婆,就托人到在边境线上,用百斤大米和人贩换取北朝偷渡过来的妇女。就这丧天良的事,在他口中成了炫耀的资本,久之,大米换媳妇成了张富志的外号,大家嫌大米换媳妇啰嗦,就直接唤做了‘大米’。

  我一进屋,剑锋就冲我使了一个眼色,‘大米’正背对着我,在那晃动着屁股,嘴里高喊不断。我走过去,一把扒下了大米的裤头,大米握着前面的话儿,露出个雪白的屁股,

  大米刚想要骂,回身看到是我,连忙钻进了被窝,满屋狂笑。

  大约在四点左右,各班级开始陆续的到在广场集合。我们到的时候,高静和付彩霞好像早就在那等着了。各年组登山观日的路线不同。我们由玉泉观出发,终点是天外天。各班前面有老师打着手电带队,本以为老涂会领在前面,可能是看到我们这组女生较多,老涂居然跟在了后面。沿着玉泉观上山,开始的石阶很宽也不算陡峭,由于天黑,一路上的一些景点根本无暇顾及
  前面的人慢了下来,有人往后在传,“前面鹰嘴岩,大家拉好,别掉队”。

  地势也来越陡,前方一块巨石,巨石两侧嵌有铁环,中间有两蹬石窝,上面有人在拉着下方的同学。走近才模糊看见巨石上刻有‘鹰嘴岩’三个大字。

  我爬到上面,往上拽着下面的同学,老涂很有风格,在下面主动托起一些女生的屁股,被老涂托过屁股的女生,看不清脸色,一上来就急急的向前赶去。越往前走,山路越是狭窄陡峭,“一线天,一线天,大家拉好了”前面又传过话来。老涂像似无意,顺手抄起了旁边付彩婷的小手,喊道,“一线天快到了,大家都拉好别掉队拉”。可能是老涂手拽的太紧,付彩婷甩了几次都没有挣开。

  我看了一眼她满是求助的目光,有点幸灾乐祸,又有些不落忍,‘让你没事作弄我,可万一是真的喜欢我,我这岂不是看着羊落虎口吗’,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帮她一把,我停了下来,上去拽了一把她的胳膊,“前面那,那谁找你,快点”。

  老涂见我过来,放下了付彩婷的小手,回头又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了。我有些佩服起老涂,邻居家有一只公狗换做‘笨笨’,特能寻找母狗的味道,哪家母狗发情了,笨笨准能第一个赶过去,即使没有发育的,笨笨也要骑上几下。据说整个集贤市场的母狗都被笨笨弄怀孕过,看来老涂在这方面堪比笨笨,人和动物有时候在某些方面是一样的。

  “谢谢啊”,付彩婷抹了一把额前渗出的汗珠。

  “你是不是心虚啊,大冷天的你出啥汗呢”,我故意气道。

  “你这人,就不会好好说话啊,我心虚什么”。

  天虽然不像刚登山时那样黑了,可还是看不清人脸上的表情,“这人吧,做亏心事的时候脸就会红身子就会冒汗,你要没做过就太好了”。

  “那你说如果喜欢一个人也算是做亏心事的话,那我有过”。

  难道她是真的喜欢我?我头汗出来了。

  “咦,你不会事做亏心事了吧,你头上咋也冒汗了”。

  “行了,你俩怎么老喜欢拌嘴呢,快些走吧,晚了看不到日出了”,高静听不出我俩话里的意思,在前面催促了起来。

  过了狭长的一线天,地势开阔了很多,前头一阵雀跃,“天外天到了”,有人在高呼。

  天边泛白,一抹红晕浮了上来,越来越浓,高静的小手不自觉的攥了过来,而且还越攥越紧。没人往我这注视,都在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初升的红日。

  我斜了一眼,正遇到高静满是春情的眼睛,连忙转过目光,手跟着也撤了出来。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22 16:57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3 21:21
  天光大亮,远处的一座山峰看上去比天外天还要高些,上隐约有红旗在飘扬。

  吃过些干粮,老涂把大家招到了一起,“有继续前行的,可以去五佛顶看看”,老涂指了指远处飘着红旗的山峰,“不过去五佛顶的山路非常难走,中间有的山路只能够一个人通过,要是不想去的,可以就近看看,大家记住,下午四点回广场集合”。

  我回身征询大家的意见,剑锋看看几个女生“我肯定是上去,听说其他年组都在那,你们要是不去就留下吧,听说那道很难走”。

  没等说完立刻招来几个女生的白眼,“就你那小样,还瞧不起人咋地,是骡子是马一会就知道了”,说话的是付彩婷。

  原定小组的一个没拉,有些意外的是杨凯也跟了来。临出行时老涂特意交代“袁城,同学们的安全就交给你了,你们也是,千万要小心,过不去的别逞能,不行就回来”。

  很多人都是头一次爬山,没人知道山的危险,我在青海的时候,所在的学校可以说是在群山环抱当中,爬山是体育课的活动之一,相对爬山的技巧也要多一些。我自己打头,让剑锋和晁博押后。

  从天外天下来经过无量观,前面的山路旁立了一块巨石,在巨石旁边的一方平台处,不知道是谁上的三炷香。

  “好玩耶”,几个女生围了过去,“这是啥石头啊”。

  “月老石,传说有相互喜欢的人,在这里许个愿会很灵验的”,我心口开河道。

  女生们信以为真,双手合十,居然一脸虔诚的祷告了起来。

  杨凯也走了上去居然跪在那,行起了三拜九叩大礼。

  “城子,你说的是真的假的”,剑锋和晁博也走了过来。

  谎已经说了出去,索性就一撒到底,“不是真的,能有人上香吗?”。

  一听这话,身边的同学全都围了上去,就连路过的一些游人也都停了下来不住的打量,有的也像模像样的拜了起来(十多年后我再次来到千山,这里竟然真的被唤做了月老石,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无心之失,给千山带来了一个新的景点)。

  石头下,杨凯跪在那还没有起来,剑锋上去踢了一脚,“操,可别让哪个女的知道你在求她,不然非得一头撞死在这石头上不可”。

  “你这人咋这样,人家碍着你啥了”,张平湖抱打不平道。

  见有人帮腔,杨凯一脸的感激,站起来从书包里拿出一袋儿童乐递给了张平湖,“走累了吧,吃点”。

  张平湖也没想到杨凯会如此,连忙把杨凯递过来的饼干推了过去,“得得,你还是收起来吧,我就是看不惯有人被欺负”。

  看来是人就关心自己的姻缘,我暗自好笑,口上却催促道,“走吧,走吧,前面的景点有的是,要都这样的墨迹,就赶不上回去的车了”。

  重新归队,我依然打头,过了所谓的月老石,前面的山路向上开始变得狭窄而陡峭,我有些担心起来,“前面山路不太好走,大家走的近点,都相互帮衬一把,有害怕的,到我后面来”。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付彩婷站到了我的身后,后面剑锋逗道,“是谁说的,是骡子是马出来溜溜,咋这会就害怕了”。

  “把你臭嘴闭上,没人当你是哑巴”,付彩婷回身还骂道。

  “都打住,这不是斗嘴的时候,一会你拽着我的衣服,不行就拉着我的胳膊,千万别紧张也别害怕,没事的”,我冲付彩婷交代道。

  杨凯也来到了张平湖前面,“一会要是害怕就拽着我”。

  张平湖有些哭笑不得却又不好开口拒绝。

  ‘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我暗骂道,不过也很佩服他的勇气。

  “张平湖,你也别不好意思,安全第一,一会你就在他身后,剑锋,虎子你俩押后,大家开路以马斯”,我把手向前一挥。

  这条山路是千山最狭窄也是最陡峭的一段,名唤‘登天梯’,在登天梯的尽头有一石牌坊。上面刻着‘南天门’的字样。

  “同志们,过了这登天梯,咱们也可以去见玉皇大帝了”,我开着玩笑给大家缓解紧张的心情。

  “是啊,咱们男的都可以过把玉皇大帝的瘾,你们女的,女的你都可以做回七仙女”,晁博在那占着便宜,谁都知道,玉皇大帝是七仙女她爸。

  “呸吧,就你还想占便宜,看你那个猪样,最多也就做个天蓬元帅,猪八戒”,女生里一阵大笑,刚才紧张的心情早抛到了山外。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24 13:04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24 10:28  金钱  +5   奖励
王大三   2011-7-24 10:28  魅力  +5   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3 21:25
在这能找到你呀,先慢慢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4 10:29
  支持更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4 18:14
  
  笑归笑,越往上去大家越是心惊,不自觉的都闭上了嘴。我的头上也渗出了汗珠,这里的山路比青海那秃山艰险的多。身后的付彩婷一声不响,小手紧紧拽着我的腰带。
  前面一段是九十度峭壁,峭壁端竖着一根根碗口粗的铁管,上面拴着一条铁链,饶是如此,往下看去,腿肚子也不由得发颤,身后付彩婷的小手在颤抖,身子有些往下堆。我腾过一只手扶了过去,“别往下瞅,大家都看着南天门”,我大喊道。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身后传来晁博的破锣嗓子,队伍中又有了笑声。

  “还谁会唱,大家接着”,我回头看了一下。

  “你耕田来我织布”,还是张平湖脸上未见多少惧意,张口接道。

  “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双在人间”,当我唱完最后一句,大家终于过了这登天梯最难走的一段,前方山路豁然起来。

  “七仙女,我来了”。

  “玉皇大帝,俺老孙来也”,身后的同学全都跑到了前面,南天门前,大家忘情的喊道。

  “你们是哪个部分的”,对面过来一队扛旗的学生,红旗下,一个大猩猩模样的男生冲我们喊道。

  “我们是54188部队的,你们又是哪的”,剑锋回道。54188是我们平时骂人的话,就是我是你爸爸的意思。

  “爷爷们是54199的”,显然对方也明白这些数字的意思,等走近,大家全都乐了,走过来领头的正是四班的余小军。

  “你大爷的,还54199呢,我看你也就是个54122”,我抱着小军大笑道。

  小军看到人群里的宏伟,走了过去,两人聊了一会。

  在南天门歇了一会,从小军口中得知沈霞还在五佛顶,我心迫切,告别小军,带着大家又继续前行。

  路上,付彩婷有些沉默,不知是不是在登天梯时吓的,一个人走在大家身后,倒是高静在我身边话多了起来,“袁城,前些天我哥问我,你怎么老不去看他,看的出他还挺想你去的”。

  “前些日子出了些事,我也没有心思见任何人,对了上次那事,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哥,等回去我和大力请你和你哥吃饭”。

  “吃饭就不用了,我哥好像是找你有事”。

  “行,我一定去,诶,付彩婷咋了,刚才还像个家雀似的,现在怎么蔫了”,我回头看了一眼低头走路的付彩婷。

  “谁知道呢,刚才我和她说话,她也这样一声不吭,是不是被吓到了”。

  我想到信的事,还有刚才过登天梯的时候,付彩婷的表现和现在反差也太大了,心怀狐疑起来,“高静,你和她认识多久了”。

  “我俩初中就是同学,一直到现在,她的一切我都了解,她爸是部队的一个大官,她妈是部队上的医生,从小就像个公主似的,谁都不放在眼里,除了对我”。

  “部队,什么部队?”。

  “好像是沈后的,她家就住在红星电影院后面的沈后大院”。

  “沈后,红星电影院,这么熟呢?”心里默念着,我突然想到毅松家以前也住在哪,莫非付彩婷和毅松认识?我放慢了脚步,见付彩婷过来,我靠了上去,“刚才看你挺高兴的,这会怎么有些蔫了?”。

  “没啥,就是有些累了,不爱说话”。

  “要不就坐下来歇会,我陪你”。

  “不了,你去带队吧,你这过来,别人还以为我俩有啥事呢”,付彩婷木讷道。

  操,刚才还紧抓着我的手,这会咋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这女孩的脸比六月的天变的都快,见付彩婷不爱说话,我直奔主题,“我想和你打听个人,不知道你认识不”。

  付彩婷站了下来,疑惑道,“和我打听?”。

  “那啥,刚知道你家也是沈后大院的,我朋友毅松家以前也住那,两年多没见了她,一直没有个消息,这不想和你问问”,我忙解释道。

  “毅松?”,付彩婷瞟了我一眼,“亏你还能想起她,也难怪,谁不知道你是个花心大萝卜,吃锅望盆的也很正常”,付彩婷冷笑道。

  “你这是啥话,我啥时候成花心大萝卜了,啥时候吃锅望盆了”。

  “这还用我说吗,远的不说,就说这近的吧,前面那几个女生,包括高静在内,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哪个多少和你没点关系,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像贾宝玉一样可以到处留情啊”。

  “天,我这不是比窦娥还冤吗,你把话说清楚,我这人最看不得有人不阴不阳,你要是对我有啥意见就直接说出来,何必在这夹枪带棒的”。

  “你做过的就别怕人说,怕人说就别做”。

  “我做什么了”。

  “你敢说你没有做过对不起毅松的事吗?”,还没等我解释,付彩婷甩下我,跑到了高静身边。

  我被问的一头雾水,这中间不会有什么差头吧,不过好在知道了付彩婷认识毅松,我拿定主意,找机会和她好好聊聊。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24 22:42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5 18:02
  
  两人在前面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高静紧锁着眉头回身朝我这看来,我刚要张嘴说话,高静又把头转了过去,莫不是付彩婷对高静说了我什么坏话,看来之前付彩婷的信,应该是一种试探,想引我上钩,然后再好好的戏弄一番。我这莫名的被人安上花心的罪名,心情坏了极点。

  在通往五佛顶的半山处,遇到了正往下来的沈霞,远远看见沈霞跃动的马尾辫,心情好了很多,我把带队的任务交给了剑锋,跟着沈霞下山去了。

  “姐,你说如果一个人被人冤枉,该怎么做”,在她面前我更多像个孩子,什么事都想和她倾诉。

  “怎么了,怪不得一见你,就感觉有些不对劲,出什么事了?”,我把刚才发生的事讲给了沈霞,“姐你说我是一个花心的人吗”。

  “你在姐眼中,是一个真性情的人,虽然貌似多情,但绝不乱情,更谈不上什么花心”,沈霞抚弄了一下我的头发。

  “你这一说,我心情好多了,说实话,我认识的第一个女孩就是毅松,姐你还记得初中毕业哪年,我去了一趟北京吗,就是为了找她,当时我都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只想给自己一个交代,不想留下什么遗憾,后来认识了刘畅,在她面前,我觉得自己成熟了,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人,有了一种责任去保护她,她留给我的痛,在我心底,也许这辈子也忘不了,是你,姐,在你这,我能忘记所有的痛苦烦恼”,我一下说出压在心里的石头,感觉也轻松了很多。

  “你身上有很多优点,这些都是吸引别人的原因,但是你必须要学会处理这其间的关系,弄不好就像刚才你说的,会被人误会”。

  “误会就误会吧,只要你不误会就好,我现在就喜欢一个人”,我笑了。

  “还有喜欢的,怪不得人家说你花心”,沈霞轻轻的敲了我一下。

  “那也没办法,这个人我不喜欢不行啊,我闭上眼睛就是她,她的一笑都会让我全身舒畅”。

  “这么快就把刘畅忘啦,你啊,真是的”。

  “姐,她我不会忘的,是你说的,人总得放远看,我喜欢的人是你,姐,等我长大了,你会嫁给我不”,我痴痴的看着沈霞。

  沈霞的脸红了,像十月里的枫叶红的似火,声音却低的像蚊嘤,“越说越不像话,哪有弟弟和姐姐搞对象的”。

  下山的路上,看不到秋游的学生,就连游客也很少,我的手牵在了沈霞的手上,“那我不奢求了,能一辈子这样牵着你,我就满足了”。

  沈霞没有把手撤出来,任由我牵着,“我报了明年的考研,如果顺利的话,我会离开学校,那时我俩可能要有几年见不到面了”。

  上次去沈霞家,就知道她要考研,虽然早有了心理准备,却也未免的生出惆怅,“我也不急,也许你研究生毕业,我大学也快毕业了,到时候我俩之前的牵绊说不定就没了”,我勉强的挤出了一丝微笑。

  “不说这些了,走陪姐去求支签”。

  “姐,不会你也信这个吧?”,我惊讶的看着沈霞。

  “嘘,小点声,你不明白,有些事情求签就是为了一个心里安慰”。原来是我拉着沈霞的手,现在成她拉着我,疾步朝山脚深处的一处道观奔去。

  道观很小,破旧的山门上依稀可见‘三皇观’的字样,进得观来,正殿上有一高高的台基,上面立着三尊塑像,下面是有几个蒲团,在旁边的木几上有一个竹筒,里面放着许多的竹签,沈霞拉着我跪在了蒲团上。
  看着沈霞在那里默念,我也学着她的样子拜了起来。

  “你先摇签,还是我先”,拜过塑像之后,沈霞拉着我来到了木几旁。

  “姐你先来,我什么也不明白,等你求完,我再学你”。

  “好吧”,沈霞拿起竹筒,神情庄重,上下摇了起来,,啪,一支竹签掉了出来,沈霞过去拾起看了一眼,面色有些难看,“该你了,像我这样摇就可以”。

  学着沈霞的样子,我也摇了起来,可能是不得其法,半天才摇出了一支竹签。拾起签来见上面刻着,“第三十五签 ,唐僧西天取经”。

  我把签递给沈霞,有些不解,“姐,你那支写的什么”。

  “没什么,一个卦签,无非是心理释疑,信不得的”。

  出来门外,在偏殿上一道人走了过来,“两位施主可是解签?”

  “不,不,我们是来看看的”,沈霞连忙回道,拉着我就要向外走。

  我停了下来,“刚才还说要解签,这会咋了”。

  可能是观内很少有人来,道人很是积极,“观两位气宇不凡,又似有心事,其实求签一事是多解的,你看是下签,也许悟到其中之理,坏事变好也是有的”。

  “好吧,那有劳道长了”,沈霞把两支签交给了道人。

  “这二十二签是谁求的?”,道人问道。

  “我”,沈霞应了一声。

  “二十二签唤作‘陈妙常思春’,不知女施主你想求些什么?”。

  “无非是一些平常琐事,也无他求”,沈霞回道。

  道长把我们领到偏殿之上,在一堆黄纸上,找到二十二的字样,

  “秋水伊人各一方
  天南地北恨偏长
  相思试问凭谁寄
  不尽凄凉枉断肠”

  道长问道,“女施主可是要和心爱的人天各一方?”。

  我心不由一惊,看来这老道很不简单,单一卦签便能知道沈霞要远走他乡,连忙问道,“师傅,这签什么意思,能不能给解释一下”。

  “此签说的是心爱之人远隔一方,满腹相思不知与谁相寄,说不尽的凄凉,道不尽的伤心”。

  我看了看沈霞,怪不得她的脸色不好,原来她也看出了签中之意。

  “师傅,这签真的就这么不好吗?”。

  “签有好有坏,好的未必就能长持,坏的也未必不能不解,凡遇此签者,多积善福便可得遇贵人生天,所以凡事不能悲观,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他年他日定能相聚”

  沈霞听完道长的解释,脸色稍缓,“道长你再给看看另一个”。


  “三十五签,唐僧西天取经 ,此签为中吉之签”,道长又在黄纸中找出三十五签的卦语,上面写着“
  天将降任此其人
  筋骨先劳苦彼身
  莫谓佳景来可易
  贫穷富贵有前因”。

  道长又道,“这签说的是唐僧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终得圆满,这签正应了刚才那支签,如果你俩是一对就好解释了,此签可以互补,凡事只要坚持尽心尽意,虽是先苦但能后甜”。

  听了道长的解释,沈霞一扫刚才的愁云,从口袋中拿出十元钱,“谢谢道长,这点算是我俩的香火钱吧,我想以后你这道观定能香火鼎盛”。

  道长笑了笑也没客气,示意沈霞把钱放到案几上,“切记,凡事要坚持自己的信念”。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25 18:29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26 14:58  金钱  +12   好帖
王大三   2011-7-26 14:58  魅力  +12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6 14:58
  城下兄继续加油!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6 16:37
  从道观出来,又去了附近的几个景点,时近中午,日头变得有些毒辣,沈霞在包中取出太阳镜戴了上,那模样比电影里的明星还要漂亮,我不由得看呆了。

  沈霞在我手上掐了一下,我才收回呆呆的目光,“姐,有人说你长的像明星没”,我抹了一下嘴角流出的口水。

  “你怎么像个呆头鹅似的,你身边的女孩那个不比姐漂亮,这咋还流口水了”,沈霞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不是啊,他们和你不一样,我说不好是啥,总之你身上有的,她们没有”。

  “呆子,就会拿好听的哄你姐,饿了吧,前面有卖吃的,姐买给你”,沈霞说归说,脸上却洋溢着笑容。

  路边有农户挎着小筐,卖着一些自家产的黄瓜西红柿干豆腐卷之类的食物,买了几个干豆腐卷,我俩边吃边朝进山的方向走去。

  没行多远,前面突然传过来一阵争吵声,顺声音看去,有一群人围在那,不知在争吵着什么。走近了才看清这群人居然是我带的队,看来大家是刚打五佛顶下来。

  人群中,两个三十来岁本地模样的人正拽着付彩婷的胳膊,在他俩身后还有几个当地的人。高静在边上紧张的解释着什么,剑锋和晁博站在身后怒视着两人。

  “怎么回事”,我拍了一下站在人群外的宏伟。

  “你可来了,那俩人是卖眼镜的,刚才问我们买不,没人理会,也不知咋地,那个叫付彩婷的打他们身边路过,那个男的手上的眼镜就掉到了地上,镜片碎了,他们说是付彩婷给碰碎的,说什么要赔一百块钱”。
  “妈的,这不是讹人吗,光天化日的还有王法吗,你们去找人没有”。
  “去了,张平湖和杨凯去的”。
  沈霞要上去,我给拦了下来,“你别去,你一个女的上前,他们会更来劲,姐,你这个眼镜值多少钱”,我看了一眼沈霞戴的太阳镜。

  “不值钱,去年在兴城买的,十多块钱”。

  “给我,你心疼不”。

  沈霞把眼镜摘了下来,“以后别说傻话,姐的就是你的”。

  接过眼镜,我笑呵呵的挤了上去,“几位大哥,有话好好说,不就是赔副眼镜吗,我赔,先把人放开”。

  俩人放下付彩婷,朝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咱们也不让你多赔,咱这眼镜是进口的,你就给一个成本钱,一百,拿钱咱就走人”。

  “不贵,不贵,大哥那碎了的眼镜呢,可以给我不”。

  “行啊”,一人走了过来,把碎的眼镜递给了我。

  “大哥,不对吧,这眼镜我卖过,还不到十块钱呢,你这要的也太多了吧”,我故意用拿着沈霞眼镜的手向他指了指。

  “你他妈的是不是来找碴的”,来人把我的手向上拔了开。

  顺着他的手劲,我故意把眼镜抛了出去,沈霞的眼镜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啪的摔在了地上。

  “我的眼镜,我的雷朋眼镜”,我大叫道。

  “这可是进口原装从国外带回来的,雷朋镜,三百多块啊”,我装作一脸伤痛。

  “你,你胡说,哪有那么贵的眼镜,我们眼镜才几块钱上的,你这不是蒙人吗”,一着急,来人把实底说了出来。

  “我操,你们几块钱上的眼镜居然要我们一百,这不是打劫吗”,剑锋和晁博走了上来。

  几个人没想到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相互使了个眼色,看样子是想动手。

  我和剑锋,晁博也拉开架势,人群外传来张平湖的喊声,“就他们,就他们故意讹人”,在张平湖的身边是小赵和主任,后面还有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察。

  “又是你们几个,屡教不改啊”,警察指了指几人,“快滚,下次别让我遇到”。

  几个人冲警察,满脸堆笑,“下次不敢了”,说着就要往外走。

  “诶,几位大哥先别走啊,我的眼镜还没解决呢”。

  “怎么回事”,警察看着我。

  “我眼镜被他打碎了,那是国外带回来的,三百多块呢,刚才他也说了,他们那个眼镜才几块钱上的,他们的我赔,我的他们也必须赔”。

  “什么眼镜要这么贵”,警察一脸狐疑的看着我。

  “那是雷朋镜,最便宜得也要三百多”,我说的一本正经。

  警察回头看了看,那几人也有些傻眼了,警察把其中一个叫到了边上,低语了一会,像是在研究解决的方案。

  过了一会,警察带着那个男的走了过来,“我给你们做个公断吧,一,这眼镜是他不故意碰掉的,再有,什么东西都有个磨损吧,你这也少要点,我让他们赔你五十怎么样”。

  “算了,看在警察叔叔的面上,五十就五十吧”。

  几个人灰溜溜的走了,队伍里一阵欢呼。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大家以后出来可要加小心”。主任这时开口了。

  回去的路上,我把钱偷偷的交给了沈霞,沈霞皱了一下眉,没说什么把钱收下了。

  那边付彩婷一直低着个头,见我经过,低低的说了声谢谢。

  “谢谢就不必了,以后不再瞎冤枉好人,那我跟你说谢谢”。

  “我冤枉你吗,别以为你帮了我,就可以随便说我”,付彩婷的眼里我看不出是怎么样一个神情。

  “那咱来把话唠明白点,我这人受不得别人的猜忌和冤枉”。

  我和付彩婷走在了队伍后面,“你说我怎么就花心了,怎么就对不起毅松了”。

  “我和毅松从小就认识,他爸爸和我爸爸是战友,我俩家还是邻居,我俩一起长大的,她有什么事都和我说,包括你俩的事,我都知道,去年,我和爸爸去北京就住在她家,她说一直没有你的信,是你早把她忘了,那时我就开始注意你,我想帮毅松教训你这个负心人”。

  “你没听毅松她妈说过什么吗,是她妈给我来信,让我不要打扰毅松的生活,说我们俩还小,感情的事以后再说,毕业后我去找过毅松,她转学了”。

  “这事我还头一次知道”,付彩婷的脸色放缓了。

  “还有,我后来认识了一个女孩,在她身上我体会到爱的滋味,也许你也听说过她,我这时才明白,以前对毅松的那不是爱,只是朦胧中的一种喜欢,这难道这就是你说的花心吗?”。

  “那高静呢,还有你那几个同学,我看她们对你都有意思,而你也和她们不清不楚的”,付彩婷的小嘴又撅了起来。

  “你还能行不,你哪只眼睛看我和她们不清不楚了,她们有没有喜欢我,我不知道,我当她们是我的朋友,同学仅此而已!”。

  “我也知道,你身上有很多让女生们喜欢的地方,有时看你和她们又说又笑的,我就生气,特别是高静在我面前提到你,我就更生气了,就你这样一个对待感情当儿戏的人,凭啥让那么多人喜欢啊”。

  “所以你就想报复我,戏弄我,我接到的一些信,是不是你写的”。


  “是,我想作弄你,可我还是不争气,我把想说的话,夹在了书里,刻在了心上”,付彩婷抿着小嘴,眼里含着泪花。

  “也许是我有些地方做的不好,不过你记着,我不会再处女朋友,起码在高中这两年,因为我的心不会再有别人”,我故意说不会再有别人,只有我自己明白,在我心里的是谁。

  付彩婷可能是被我感动的眼泪掉了下来。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26 23:29 编辑]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172056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