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50326个阅读者,68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6 20:36
  继续支持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7 19:49
  解开和付彩婷之间的误会,我的心情又归于了平淡。面对学校一天天枯燥的生活,许是老天也不忍我就这样沉默下去。

  午间的窗外,平静的树叶下,秋蝉叫的没完没了,干热的天气加上秋蝉的噪声,趴在桌子的我,心里多了一种莫名的烦躁。好不容易自己进入了朦胧状态,忽然间,脚下的地晃了起来,我刚要站起来,却像喝醉了酒似的,坐了回去。

  教室里,有同学发出了尖叫,“地震了!”,第一感觉告诉我,这是地震,真真确切的地震,这个感觉在我小的时候曾经历过一回。

  好在震荡了十几秒后,一切又归于了平静。

  “大家都去操场,先离开这”,我依稀记得小时候那场震惊中外的地震,大人们都是在场院里度过的。

  操场上陆续有同学过来,有人眼尖,指着初中部的西楼喊道,“快看那,太他妈的吓人了”。

  西楼是一座建筑不到十年的教学楼,顺着同学手指的方向看去,在楼的北山墙处,一道半尺来宽的裂缝像似被雷电击过的一般,整个大楼在侧面看像是被撕开了两半。

  我心下诧异,看刚才晃动的情况,震级不大,一座虽然不是很新但也绝对说不上是老的大楼怎么弄成了这个样?相比之下,我们这座有着四五十年历史的高中部老楼情况要好的多。操场上人越聚越多,场面有些混乱,大家都在等着学校的通知。临近上课,学校的大喇叭开始广播了,‘初中部临时决定放学,明天到学校听后通知,高中部先上课’。第二天一早,老涂传达了学校的通知,‘由于地震的影响,初中部部分楼体出现破损,暂时停用,高中部上午正常上课,下午放学,教室留给初中部下午上课’。

  我差点欢呼起来,感谢地震,感谢破损的烂楼又给了我自由的时间。

  出了校门,我跑到剑锋和晁博的前头,兴奋的把书包高高的抛了起来,当我伸手去接的时候,旁边伸过了一只大手把书包接了过去。

  “超哥,你咋来了”,接过书包的是高静的哥哥高超,在他身后还跟着两人,一个是我之前见过的六子。

  “我让高静来请你,也没见你个人影,你小子现在架子挺大呀”。

  上次因为哑巴孩的事情,还欠着他的人情,我一直有些愧疚,“超哥,早就想过你那,好好的谢谢你,前段时间出了点事,就耽搁了,真不好意思啊”。

  “你小子就他妈的会说,得嘞,我也不说废话了,今天来找你,想和你说件事,这事和你有关”。

  我怔了一下,和我有关?“超哥,你说吧,什么事”。

  “前段时间,我想去广州看看,可家里又没人照料,一直也没走成,昨天长白的疯子进了局子,就是上次我找他废了哑巴孩的那个,我怕他把我给撂出来,这次广州我是说啥也得去了,家里的台球社和录像厅,没个贴近的人打理,我不放心,不管咋说,你也是我的妹夫,这个忙你必须得帮”。

  “超哥,我和高静就是普通朋友,再说,我一个学生,也不会打理生意啊”,我心里叫苦不迭,台球社和录像厅那是啥地方,三教九流,各类混混常聚的地方,别说我一个学生,就是久混社会的也不见得能打理明白。

  “什么叫普通朋友,普通朋友,我妹妹会不惜和我翻脸来帮你啊,我看你小子就是皮紧了”,说着高超作势把拳头举了起来。

  “哥,你要干啥”,高静来了,身边跟着的是付彩婷。

  “哥这不是替你教训教训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吗”,高超干笑了两下。

  “你除了打架还会别的不,我什么时候要你教训他了”,高静气呼呼拦在了高超面前。

  “高静,你哥逗你呢,超哥,你也知道,那台球社和录像厅都是一些什么人去的,我一个学生能压住场吗,到时候再把你个买卖搞砸了,我怎么交代啊”。

  “这点你不用担心,我让六子帮你,六子你过来”,高超又冲六子喊道。

  六子走了过来,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笑了笑。

  “六子,我走后,这两处买卖就交给他了,有来搞事的,你知道怎么做吧”。

  “放心吧,超哥,在咱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没哪个敢起屁的”。

  “城子,好事啊,接了吧,反正这段咱们也有空,就当玩了”,剑锋在后面捅咕道。

  其实在高超谈及台球社好录像厅的时候,我心也动了,毕竟这是社会上为数不多的娱乐场所,还有高超这回出走,多少也有我的因素在里面,“超哥,这样吧,正好这段时间我们都是半天课,这两处买卖,上午先让六哥看着,我中午放学就过去,你看行不”。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7 20:48
  没什么意义的对话太多了,故事稀少,对小说的故事性影响很大。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8 01:23
好久没来支持了,加油!




----------------------------------------------
每一个不平凡的人,都有一段平凡的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8 20:28
  高超走了,两天后的下午,我和高静、六子在南站送别了高超。回来后我正式接手了台球社,而六子则看管着录像厅。
  台球社的前身是一家街道的小工厂,后因效益不好,被高超租了过来改造成台球社,里面摆放着八张球案,这在当时全市算得上是中等规模。在台球社的里面还有一间办公室,一张简易的行军床,一张写字台,和几把散放的椅子,这里成了高静平时学习和收款的地方。
  每天过来打球的多是社会上的闲散人员,偶尔也有一些附近学校的学生。其中有两个经常过来打球的漂亮女孩很惹人注目。每当她俩打球的时候,旁边围观的比打球的还要多。两个女孩也不介意,不时的还找上一些围观的一起来上两杆,晁博就在其中,看来这小子和女孩搭讪的技术远比球技好的多。
  没过几天,晁博就和这两个女孩混熟了。两个女孩是表姐妹,一个家就住在附近,另一个是哈尔滨的,两人年纪和我们仿佛,不过都是在初中就辍学了,让我惊讶的是,其中的表姐还是砂山三十六强里的一个。对俩人我是敬而远之,毕竟每次她们来,台球社的生意就好的不得了。
  俩人也怪,我越是想离远点,两人没事还越是往你身边靠,有时故意要根烟再不就是买瓶汽水。晁博在那看的眼红,我把剑锋推了上去,自己干脆躲进了高静的办公室。
  周末,还没到下班的时间,八张案子就已经满了,后来的都陆续的等在了门口,在这等候的人里,有俩人吸引了我的目光。两人年纪约莫都在二十五六往上,个头比较分明,个子矮的双手插兜,个子高的在他旁边,腋下夹着一个长条形的布袋。俩人在门口看了一会,相互对视了一下,便挨个案子转了起来。
  在一张靠里的案子前,两人停了下来。案子上打球的是台球社的老客,其中一个叫小陈的据说还在一些私人比赛上拿过名次。案子上随着最后黑八的进洞,矮个男人说话了,“哥们,球打的不错,挂几杆怎么样?”,矮个说的挂杆,就是赌钱的意思。一般挂杆都是在私下个人行为,一般开台球社的都不会干预,有的台球社老板自己也经常挂杆。
  “你说怎么挂吧”,小陈撇了矮个一眼。
  “头一次玩,十块的吧”。
  一听说有挂杆的,打球的,等候的呼啦一下全都围了过来。就连里间的高静也走了过来。
  挂杆的钱不多,小陈球打的也很轻松,原定的十杆结束,矮个只赢了一杆,给过钱后,矮个和夹杆的男人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我一直在旁边看着,直到这两人出去,我心里有种说不好的感觉,主动找人挂杆,却大败而回,这不太正常。我看了一眼高静,迎上的高静蹙眉透过来的目光,看来她也看出这里有问题。
  第二天下午,矮个和腋下夹杆的又来了,进来后,两人直奔小陈这桌。还是十杆,不过挂杆的钱涨到了二十。十杆之后,矮个的成绩比昨天要好些,赢了三杆。两人依旧是什么也没说,放下钱走人。
  “这年头,什么都缺,我看唯一不缺的就是**”,晁博在旁说道,“就他的水平我看还不敌我呢”。
  “谁**还不一定呢,你看吧,明天那两人准来,挂杆还得涨”,我看着两人远去的背景叹道。
  礼拜一下午,还是和昨天差不多的时间,两人真的又来了,不出我所料,今天的挂杆涨到了五十。
  晁博看我的眼神都变了,“不会是真的被门给挤了吧”。
  “看吧”,我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
  场上的形式和我猜测的差不多,今天输的是小陈,十杆里小陈只赢了一杆,但输的不难看,每局都输在最后的黑八上。付过钱,小陈似有不甘,把已经走出大门的俩人喊了回来,“再来十杆,每杆一百,你敢打不”,很少看到小陈气急的样子。
  矮个看了看小陈,又瞄了瞄他的口袋。
  “不就是钱吗”,小陈把一摞钱拍在了案子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9 17:04
  一个打台球的兜里怎么揣这么多钱?我在心里划了个弧。

  矮个的嘴角挂着狡黠的笑容,仿佛桌上那一沓钱已经落入了自己的腰包。

  一杆,两杆,在短短的十分钟里,小陈就输了两杆,这两杆当中,小陈一共还没有摸过五回球杆,矮个的实力真正的暴露了出来,小陈额上渗出了汗珠。

  高静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的身边,眼睛一直注视着桌上的局势。晁博,剑锋包括所有围观的人都楞楞的看着,没人会相信小陈在矮个手下丝毫没有还手之力。第三杆开始,矮个摆球,小陈开球。小陈的手似乎失去了控制,一个大力,十五个彩球被炸的四下纷飞。抡矮个出手,只一杆全亮。旁边一阵惊呼,见过打球好的,很少见过能一杆打亮的。

  大颗的汗珠顺着小陈的脸上落下,有人给小陈递过手巾。

  “摆球吧”,矮个很轻蔑的看了一眼小陈。

  小陈摆球的手有些发颤,心里已经彻底的崩溃了,这时的小陈,我估计就连晁博都能赢他。很快的十杆结束,矮个拿过钱数也没数的揣进了口袋。

  “我还会回来”,这是小陈走时扔下的话。

  “说这些找面子的话有用吗,实力在那摆着,回来又能怎样?”,我心道。

  “太牛了,杆神”,晁博走了过去,满脸的崇拜之情。

  “谁是老板?”,矮个朝我这边看来。

  “有事?”,我斜眼看了一下矮个。

  “能借一步说话不”,矮个走了过来。

  在高静的办公室里,矮个把钱拿了出来,从里面数出贰佰递给了我,“这些当是我的杆钱”。

  “不用这么多,你还是拿回去吧,我这里虽然不反对挂杆,但也不是任由别人私下挂的,你还是见好就收吧”,我把钱推了过去。

  “我姓王,大家都叫我小胖,我这几天来,就是想和你们商量一下,我打球怎么样,估计你们也看到了,我敢说在整个省城里,能打过我的还没有几个,你家生意不错,打球好的也不少,我想在这和你们合作,你们联络挂杆,赚的钱咱们二一添作五”。

  “城子,好事啊,有挂杆的我去帮着联系”,剑锋和晁博一脸的殷切。

  我看了看高静,眼色在征询她的意见。

  “不用管我,我哥把这交给你了,一切你看着办”。

  这个叫小胖的话的确让我心动,以他的球技,绝对能给台球社带来利益,答应了小胖的建议,我把联络挂杆的活交给了剑锋、晁博。

  姐俩来了,当看到小胖的时候,哈尔滨的那个妹妹楞了一下,旋即又恢复了常态。

  “那人你认识?”,她的表情被我看在眼里。

  “好像在哪见过,不过我见过的那人不可能在这出现啊,也许是我看错了”。

  我没再追问,只要小胖不对我利益造成影响,何必管他是谁。

  几天下来,在小胖手中分得的挂杆钱也有个几百,这让我仅存的一丝顾虑也彻底的打消了。

  台球社的生意就好像一弯平静的湖水,没有一丝的波澜。就在所有人都为此高兴的时候,这平静的湖面被小陈的归来炸起了一道狂澜。


  勒子头,雷朋镜,小陈像似换个人,腋下居然学着小胖的模样也夹着一个杆袋,不过手中却多了一个皮包。

  “哟呵,陈哥,又送钱来了”,晁博乐了。

  “是啊,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耐把钱拿走”,说话间,小陈把手里的皮包打开,向台球桌上倒去,一捆捆崭新的十元大钞堆在那,立刻引来全场的注目。

  “这是一万块,老规矩,还是十杆,不过每杆要挂一千,不知道你们有这个胆没有”。

  “一千块钱一杆,这可是一个正常上班的一年多工资啊”,有人惊叹道。

  “你要来送钱,我当然欢迎,不过我现在没这多钱”,小胖说完把我拽到了边上,“怎么样,咱还是老规矩,二一添作五,这等于白捡钱一样”。

  “这数目太大,我也做不了主”,我打小到现在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想着要把这事推了。

  “要不这样吧,我七你三,这一万块钱,你们出三千,剩下的我出,赚钱还是一家一半”。

  “你等我进去问问”,小胖的条件让我心动了,来到里间,我把情况说给了高静。

  “你看这里有问题没有,我这么老觉得怪怪的呢,按说以小陈的水平,不可能在短短几天就能打败小胖”,高静蹙着眉头。

  “我也是觉得有些问题,所以我没有马上答应他,不过他提出三七开,我们只出三千,赚钱一家一半,我看还值得一睹”。

  高静微笑道,“这里你做主,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说着高静打开抽屉的暗锁,“我这还有三千多,你都拿着吧”。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30 15:34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29 21:12
期待更新!!!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30 23:41
  
  钱摆在了小胖跟前,“数数吧,这是我那份,对了胖哥,你那份呢”。

  小胖从头里翻出了一千多块,“我今天就带这么多,不过你放心,和那小子挂杆,咱宝来啊”。

  “咱丑话说前面了,这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是输了我得跟你回家取去”。

  “没有万一,哥们你把心放肚里吧”,小胖拍着胸脯。

  两人临开杆前,我叫人去把六子喊来过来,六子毕竟是砂山这片的地头蛇,一旦有了意外,有他压场也能把握一些。

  球桌前,看得出小陈的气场比上次好了很多。

  “客不压主,你先开吧”。

  小胖没有客气,十五颗花球被小陈摆的很高。随着小胖的大力开球,两颗全球落入了袋中,小胖没有给有对手机会,全球被一个个打进了袋中。观看的一阵惊呼,我一直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

  第二局抡小陈开球,本来感觉他只是在气场上比以前要好,看他的球技也像似换了一个人,两人胶着了几个回合,小陈只抓住一个机会,便赢回了一局。我的心又提了起来,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了上来。接下来两局,两个又各胜一场。

  “这样下去,我看也没啥输赢了,要不咱们在决一杆,赢的把钱拿走”,小陈显得有些不耐烦道。

  “我没意见,不过这挂杆的不是我一个”,小胖回头瞅瞅我,“你定”。

  “我们这现在刚能凑出五千,你想一杆解决,我看就按我手头这些吧”,我走了上去。

  “五千就五千,开杆吧”。

  小胖开球,不过球没有先前的运气,开杆并没有进球,我的心一下又悬了起来。几杆过后,两人都进入到了最后的黑八,小胖出杆,黑八紧贴在案梆,我心缓了下来,长长的出了口气,贴梆球一般只要迋梆打就行,我明白自家球案的毛病,大家管这叫‘下水道’。

  黑八贴着案边向前匀速的滚着,离洞口越来越近。

  “进去,进去”,我双手握拳,心里加着劲。

  黑八在三分之一的球身过了洞口的时候,戛然停了下来,全场都发出‘啊’的一声。

  ‘完了,输了’,不知什么时候我的汗掉了下来,我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珠,把小胖叫了过来,“丑话都说在了前面,你也别怪我先小人后君子,输这五千,我只出一千五,其余的都得你掏”。

  “你放心吧,这点钱我拿的起,不过这球输的窝囊,我想在和他比一杆,就按咱定好的,你三我七,要是输了,你也就输现在这些,其余的钱我拿”。

  我把高静六子叫了过来,让他俩帮着拿主意。

  “我都说了,这里你说的算,不就是三千吗,让小胖和他赌一把,不过六哥你帮看着点,要是小胖真输了,你得陪他一道把钱取来”。

  “没事,包我身上,还没那个兔崽子敢摆老子的道呢”,六子点着头狠狠道。

  “胖哥,白纸黑字,你得先给我立个字据”,我让小胖立了字据。

  小陈开球,随着开球的进球,这一杆成了小陈的表扬,小胖在那抱着球杆,双眼冷漠有些凝滞,一杆没出,他就输了,输的很彻底。

  “拿钱吧”,小陈用杆头敲了敲球案。

  “你催啥,还能黄了你咋地,我这就回去拿”。

  “你回去拿,那可不行,我知道你回不回来,万一跑了,我管谁要钱,对了,你们台球社不是和他一起的吗,他要没有,你们得出”,小陈又转头冲我们叫道。

  “妈个逼的,你和谁要啊,球是他输的,我们这还有他立的字据”,六子急了 。

  “别以为你急眼,别人就怕你,那是你们之间的事,和我无关,我现在就是要钱,要我赢的钱”,小陈把球杆抱在怀里,斜着六子。

  “要不你们陪我回去拿吧”,小胖诺诺道。

  “回去行,不过你们台球社得给我立个字句,万一这小子跑了,这钱你们得负责”,小陈盯着我道。

  “六哥,你带几个人给他过去,千万别让跑了”,交代完六哥,高静又给小陈打了一个字据,“若小胖出现意外,所欠的钱由台球社负责”,六子带着几个人跟小胖走了。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7-31 11:03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31 19:41
  时钟指向了八点,这时距离六子走后整整过去了四个小时,我心里像似压着一块石头,随着秒针的拨动越来越沉,小陈却叼着烟卷在那不急不躁。

  门开了,六子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却不见小胖的身影。

  我心咯噔一下,“人呢?”。

  “跑了”,六子咬着牙,“我带人一直跟着,到了他住的地方,这小子让我们在门外等着,也就过了十来分钟,我没见他出来,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等我踹门进去,这小子他妈的大概是从后窗户跑的,操他妈的,千万别让我逮到,我他妈的非扒了他皮不可”。

  “别在我面前演戏了,指不定是你们串通好了,想赖账吧”,小陈吐了一口烟圈。

  “你他妈的放什么屁呢”,六子说着就要奔小陈过来。

  我拽住了六子,“说那些没味的话有用吗,你现在要钱,我们这也没有,给几天时间,肯定给你个交代”。

  “我也不赶尽杀绝,三天,就三天,我不管你们能不能找到人。我会再来,到时候别忘了把钱准备好,不然大家斗不过”,小陈临走时把烟在地上使劲踩了两脚。

  在旁边冷眼旁观的高静说话了,“你们不觉得这里面有些不对吗?”。

  高静的话勾起了我心里的困惑,“高静,你台球比我明白,以前阵子小陈的水平有可能赢小胖吗?”。

  “我说不对地方就在这,今天从台面看不出任何问题,不过小陈的水平也提高的太快了,应该不比我差,难道前一阵他是故意输的?”。

  “操他妈的,这肯定是看着超哥不在,想坑咱一把”,说着六子从腰间把枪刺拔了出来,“我他妈倒要看看,谁有这个胆子”。

  “现在说这些干啥,六哥,你们先回去吧,有事我再去找你”,大家散去,高静把我留了下来。

  “高静这事由我引起的,我会想办法的”,我没敢正眼去看高静。

  “这事也不能怪你,是我同意的,再说你能有什么办法,别说你一个学生,就是正常上班的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啊”。

  “实在不行我就去抢,不管咋样,这事我得扛着”。

  “你不是发烧烧糊涂了吧,怎么说起傻话了,大不了台球社不干了,再说还没到那步呢,你要是出事了,这台球社干不干的还有什么意思了”。

  “我知道,咱台球社现在别说三天,就是三个月也拿不出这笔钱啊,都怨我太贪心了,一点经验也没有,高静对不起啊”,我心里难过,眼睛有些发红。

  “这钱是他赢去的,实在不行,我就用这台球社和他再赌一把”。

  “有把握吗?”。

  “应该说有一半的机会,再说,到了现在即使没有这一半的机会,不也得赌一把吗”,高静笑了笑,我知道她这是想安慰我。




  “你们这是咋了,怎么一个个都像是被霜打的茄子,蔫了”,第二天,姐俩来了,看到无精打采的我们,姐俩一进门就喊了起来。

  看到姐俩,我忽然想到之前妹妹说的,好像认识那个小胖。我把姐俩招了过来,“对了,前些天你好像说认识那个小胖”。

  妹妹楞了一下,“出啥事了”。

  “我们被人给坑了”,晁博在旁回道。

  “被人坑了,那还别说,真有可能是他”。

  “谁”。

  “我以前把个管子(男朋友),是大西菜行那边混蓝道的,那个小胖我在他那好像见过,他们经常在一起设局,我看没准真是他”。

  “你那个管子叫啥”,我接着问道。

  “兰石,不过现在早黄了,怎地,要不我去帮你问问”,一股刺鼻的香味味道冲了过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7-31 20:36  金钱  +10   奖励
王大三   2011-7-31 20:36  魅力  +10   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7-31 20:36
  有更新就该支持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1 23:37
加油,坚持!




----------------------------------------------
每一个不平凡的人,都有一段平凡的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2 08:41
  
  说着话,妹妹把手搭在了我肩上,笑中透着一股浪骚劲,“有啥能帮上你的,只要你一句话就好使”。

  我连忙侧身闪了过去,“谢了,这事你还真不能给我张扬出去,等有结果了我请你姐俩吃饭”。

  在姐俩这总算知道了小胖的一些眉目,下午我抽空去了趟太原街。

  三天后,小陈来了,身后还跟着二十几号混混。我迎了上去,刚要说话,门外又进来一人,身材干瘦,目光阴鸷,看到他,我心不由得一阵紧缩,顾刚,崇德街的顾刚,他俩怎么会在一起?我头疼了起来。

  身后的六子斜眼看着顾刚,没有说话,脸上表情也很难看。

  “我也不说废话了,钱呢?”,小陈大咧的坐到了台球案上。

  “钱没有,不过我们想和你再赌一把”,我冷眼看着小陈。

  “扯什么**蛋,没钱,你拿什么赌?拿嘴啊”,顾刚开口了。

  “这里好像没你什么事吧”,六子走了上来。

  “没我事?六子我实话告诉你,他挂杆的钱是我出的,你说这里由我事没”。

  “今天要钱肯定是没有,就这一个台球社,你要赢了这台球社归你,输了,咱欠账两抹”。

  “六子,我今天就给你一个面子,也免得人家说咱不仗义,不过光是一个台球社不行,把你的录像厅也得压上,我把赌注再加大三千怎么样”,顾刚笑的很阴。

  “六哥,答应他”高静走到了案前,把球推了上来,在她脸上看到的是一种超过年龄的成熟冷静。

  “这台球社包括录像厅都是我的,今天由我来和你们赌”。

  “看来你们砂山真的该换主了,高超走了,你们连个拿出手的爷们都没了,居然把个老娘们整了出来”,跟在顾刚小陈身后的混混们全都大笑了起来。

  “说这些废话有用吗?球上见真章,一局输赢也许有偶然,今天我们三局两胜”,高静脸上依然保持着冷静。

  “行,别说我们欺负你,就按你说的三局两胜”,小陈也走了上来。

  古龙笔下的西门吹雪和叶孤城决战紫禁之巅,据说两人之间的剑气可以光寒整个九州。在高静的身上我也看到的一股气势,一股绝对不亚于在西门和叶孤城身上发出的剑气,神定气闲,胸有成竹,挥手间仿佛真似那天外飞仙一般。


  第一局,高静开球,球开了出来,没有花球落袋,不过有几个球都靠近袋口,小陈嘴角翘了起来,“收杆吧”,不出意外,高静没有再触到球杆,小陈一杆全亮。高静额前渗了出细细的汗珠,我在高静的手上紧紧的握了一下,高静笑了,低声说道,“放心,他赢不了我”。

  高静的自信让我心平稳了不少。

  第二局,高静球摆的很慢,每个球的位置分的很细。小陈开球,和第一局的情况差不多,也没有花球落袋。高静出杆的频率很慢,不过每次出杆,都有球随着落袋,直到最后的黑八落袋。一旁的小陈瞪大着眼睛,有些傻了,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孩居然也能一杆全亮。

  两局过后,台球社里一下静了下来,一旁的顾刚包括他身后那二十几号混混,没人能想到,他们口中的老娘们能一杆打亮,要知道在当时,能一杆全亮的,那绝对可以称的上是神,杆神。

  第三局在大家惊叹声中开始了,小陈把球上的很低,高静先是在彩球后看了一会,然后走到了案前,高静开球,母球劲道不是很大,刚好能把十五个彩球炸开,却没有一个是好下的。小陈没有动杆,俯下身子在每个花球前仔细的瞄了起来,见没有能下的球,小陈轻轻的把母球推到了一个花球后面,打起了防守。

  高静也没急于进球,同样学着小陈做起了防守。整个台球社静的只能听见钟摆摆动的声音,每一次摆动仿佛都能让在场的人心弦拨动一下,两人陷入了僵局。

  ‘哐当’一声,台球社的大门开了,众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全都移了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2 16:59
  
  一阵爽朗的笑声传了过来,“小弟,哥没来晚吧”,勇哥来了。

  “刚刚好,刚刚好”,我迎了上去。

  与勇哥并肩进来的还有一个刀疤脸,一道从眼角一直斜到嘴丫的刀疤看着就让人觉得瘆得慌,眼成三角透着一股凶光,比顾刚还要冷上三分。在他俩身后呼啦啦的又跟进来三四十人。
  “人我给你带来了”,勇哥回身喝道,“滚进来”。

  门口,小胖被人一脚踹了进来。

  “跪下”,后面有人用刀背拍了一下小胖,‘扑通’,小胖跪在了案子前。


  “勇哥,一切等这局球完了再说”,我把脚踏在了小胖身上,“继续”。

  看到小胖,小陈面色开始泛白,冷汗把个后背都湿透了。拿杆的手有些手有些发抖,心里已经完全的崩溃。没出两杆,随着最后高静的黑八落袋,几天来压在心里的石头总算落地了。


  “勇哥吧,我是高静,高超的妹妹,谢谢你”,高静走了过来。

  “谢啥,你哥是我朋友,城子是我弟弟,冲哪面这事我都得管”。

  趁着我们说话的功夫,小陈悄悄的向门口溜去。

  “站着,我让你走了吗?”,我一把薅过他的脖领子,“钱呢,别忘了你还加了三千”。

  “我给,我给”,小陈一边应诺着一边看着顾刚。

  顾刚也走了上来,“这是三千,你们点好了”,说完顾刚把头转向一直没有说话的刀疤脸,“龙哥,您咋来了”,顾刚对这个刀疤脸的态度完全是一种小辈对老辈的态势。我心暗惊,这刀疤脸看来不是一般人物。

  “听说你小子现在越来越牛逼了,前阵子南湖被你收了,怎么的,是不是想把人家砂山的地盘也给吞了”,这个叫龙哥的说话有些阴阳怪气。

  “龙哥,哪的话,这不是一个朋友和我借钱,来这挂杆,我今天来是帮着收钱的,谁知道他们中间还有这些猫腻,要是知道,我能来吗”,顾刚满脸赔笑,和开始进来时候判若两人。

  “这没你事吧,那好,你先在旁看着”,说着龙哥一脚踢向了我脚下的小胖,血顺着小胖的鼻子嘴角流了下来,“我给你一个机会,说吧”。

  “我是被他雇来的”,小胖指着小陈哭道。

  “你他妈的是疯狗啊,饭可以多吃,话可不能乱说”。

  “是他,我没撒谎,他前阵子找到了兰石,说有事要他帮忙,事后大家五五分账,然后兰石把我介绍给他的”,小胖一副豁出去的样子。

  “**的,骗到老子头上了”,六子上来一个大嘴巴抽在了小陈脸上。小陈捂着脸偷眼瞄向了顾刚。

  “龙哥,事都是他俩弄出来的,怎么处置他俩,您看着办吧,没啥事,我先回去了”,顾刚根本没有理会小陈的目光求助。

  “顾刚,你也太不讲究了,说好的,我要钱,你拿他们的地盘,怎么你这翻脸也太快了吧”,见顾刚要走,小陈急了。

  “你他妈是不是活腻了,连我也敢咬”,没等顾刚动手,他身后出来几个人,对着小陈又是一阵的圈踢。

  一阵哭叫声过后,顾刚带人走了。

  我刚想拦过去,勇哥把手拦在我身前,示意让他们过去。

  “说吧,今天这事怎么解决”,勇哥来到两人身边。

  “大哥,你说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

  “我这人从不赶尽杀绝,你俩先把骗的钱和欠的钱拿出来,一个五千,一个三千,对吧,另外,每人在额外赔偿五千”。

  “大哥,我俩哪有这么多钱啊,你这不是等于要我命吗”,两人又都哭道。

  “不想补偿也行,每人剁掉一根指头,但欠的钱和骗的钱,必须给我吐出来”,勇哥眼睛立了起来。

  身后有人拿着匕首走了出来,在两人手上开始比划着,两人的裤子湿了,一股骚味传了出来。

  “我操,就这点出息,粑粑尿全都出来了”,拿刀的人笑道。

  架不住两人的苦求,高静上来说了几句好话,最后把赔偿的钱定在每人两千,由勇哥派人跟着去取。

  两人走后,勇哥把我介绍给了龙哥,“小弟,这你叫龙哥,咱和平的老大”。

  龙哥冲我点了点头,“遇事不惊,处事不乱,小子有点做大事的样”。

  “今天能抓到这小子,都靠你龙哥了,兰石看到你龙哥,麻溜的把人交了出来”,勇哥笑道。

  “龙哥,今天这事不是我说谢就能过去的,不过我这个谢我必须要说,还有,龙哥你也别嫌弃,他俩赔偿的钱您都拿着”。

  “你这小子,这不打我脸吗,要不看大勇面子,别说是你,就是高超用八抬大轿请我,我还不来呢”,龙哥笑了,不过他不笑还好点,这笑的和夜猫子差不多。

  这是我和龙哥的初识,九十年代,龙哥可以说是叱咤整个省城,他联合广东的鹏飞,垄断了整个南面的货运运输。他和省城另一老大之间的争斗也成了当时社会上的传奇。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8-2 18:29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8-2 20:14  金钱  +10   奖励
王大三   2011-8-2 20:14  魅力  +10   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2 20:15
  有更新就好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3 21:32
  送走龙哥,我把勇哥硬留了下来,这也是高静的意思。勇哥带来的人被六子让去了录像厅,我们几个陪着勇哥去了砂阳桥下的一家路边排档。

  刚坐下,后背就被人重重的拍了一下.我把头转了过去,满脸通红的小赵举着一杯扎啤在我面前晃道,“好小子,离老远就看着像你,来来,陪你赵哥我喝两杯”,看来小赵的酒没有少喝,舌头都有些大了。

  勇哥皱着眉斜了一眼,我连忙把小赵让到了凳子上,苦笑道,“这是赵哥,咱校的团委书记,赵哥,这几个我不用介绍了,都是咱校的,这是我勇哥,在太原街做买卖的,和我亲大哥一样”,我给两人做了介绍。

  勇哥冲小赵点了点头,“那一起喝吧,人多也热闹”。和小赵喝酒的还有一个他的同学,让过来之后,大家酒喝的挺畅快。

  从傍晚一直到天黑,小赵大约又喝了六七个扎啤,酒多尿急,小赵晃身起来去找厕所,大家谁也没有理会,继续喝着。

  不远处突然传来女人的尖叫声,跟着又是一阵男人的叫骂声。大排档的老板跑了过来,“刚才上厕所的那个是你们朋友吧,出事了”。

  桌上的人全都站了起来,我没等老板往下再说,起身朝叫骂的方向跑了过去。

  在街道对面,小区围墙下的旱厕前,几个身材魁实的壮汉正踢着一个躺在地上的男人,在厕所门口还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借着昏黄路灯,满脸鲜血的小赵倒在那,像似昏了过去,几个壮汉还没有停手的意思。

  “住手”,我一把推开一个正要起脚的壮汉。

  “小逼崽子,你哪的,他妈的啥事都敢管是不”,被我推在一旁的男人上来就要薅我。

  身后,勇哥他们几个上来了,“你们哪的”,勇哥伸手架开了男人的胳膊。

  “**的,我看你们想找收拾是不”,那几个围殴小赵了走了过来。

  “妈个比的,我看他们是皮痒了,把他们都带回分局再说”,说话的人从腰间拿出一副手铐,冲着勇哥恶狠说道。

  “去你妈的,警察多**毛,脱了黄皮老子照样打”,勇哥被激怒了。

  人群外一阵吵嚷,勇哥的手下来了,呼啦一下,十几号人把这几个自称警察的围在了当间。

  “怎么的,你们还想打警察咋地”,见到人多,几个警察口气明显的有些见软。

  人群外响起了警笛声,“都散了,都散了”,可能是有人报警了,派出所值班的民警来了,其中有两个是老去台球社打球的。

  “怎么回事,聚众斗殴是不,赶紧地的都给我散了,要不我要抓人了”,领头的警察喊道。

  勇哥冲手下挥了挥手,十几号的手下散了去,几个自称分局的也拿出了证件和派出所的警察小声说着什么。

  小赵这时想爬起来,却又晃晃悠悠的摔了下去,我跑上去把小赵抱了起来,看着满脸鲜血的小赵,我心里一阵酸痛,“草他的妈,这就是警察干的事吗,你们他妈的是不是爹妈养的”,冲着警察我大骂道。

  和我相识的管片民警走了过来,“别骂了,有人告他耍流氓,分局的人要带他走,我们也没有办法”。

  “耍流氓,他一个老师,喝完酒出来没有两分钟,怎么耍的流氓”。

  小赵吐了一口嘴里的淤血,意识也有些清醒了,“警察同志,刚才我和他们一块喝酒,酒喝多了出来上厕所,天太黑,我也没眼看清楚就迈了进来,听到里面有女人在喊,我马上就出来了,我这一出来,就被他们几个给打了,警察同志,你给我作证,你看我这裤腰带还没有解开,我怎么去耍流氓啊”

  “现在你说啥也没有用,那个女的一口咬定是你进到厕所里耍流氓,今天你肯定是要跟他们回去备案了”。

  说完,管片民警把我叫到了一旁小声道,“今天这事我们管不着了,人家分局的毕竟是大衙门口,你们回去赶紧找人吧,我看你这老师指不定是以前得罪了谁”。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8-4 06:02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8-4 16:52  金钱  +15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8-4 16:52  魅力  +1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4 16:52
  继续拜读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4 21:30
  小赵被架上了警车,厕所门口那个女人,把散落的头发向后拢了拢,看年纪不大,脸上却扑着一层厚厚的干粉,没有受过伤害后惊恐的表情,嘴角居然还有上扬。

  女孩打我身边经过,斜过来的目光里满是惊诧。

  ‘在哪见过呢?她的样子似曾相识’,我的脑子飞快的想着,女孩跟着几个警察也上了警车。

  我愣愣的看着远去的警车,满脑子还在想着她是谁。

  “那女的一看就是个马子,谁他妈的能去流氓一个马子,这里面肯定有事”,勇哥靠了过来。

  ‘马子’,我在心里默念道,“操,那个女的我认识”,我一下想了起来,“勇哥,你也能认识,她是我二中的同学,闻艳,咱校最有名的小马子,以前跟徐振国来着,后来被高帅斌给撬走了”。

  “我听说过,知道是谁就好办了,这人交给我”。

  “分局那边我让我爸去看看”,剑锋也揽下了官面上的活动。

  第二天下午,剑锋那边有了消息。据剑锋爸找的人说:小赵昨晚进来就被送去了看守所,案子是一个副局长亲自办的。

  “一个普通的案件竟然由一个副局长亲自督办,这也太不合常理了”,我紧锁着眉头,“难道这里还有隐情?”。

  “别说你怀疑,就是我爸找的人也说小赵的案子有些不正常,不过他说了会继续打听”。

  剑锋回去听信,关门前剑锋又回来了,小赵的案件终于有了眉目:早在月前,小赵所在的派出所处理了一个简单的民事纠纷案,小赵的亲弟弟和邻居家发生了争执,双方都动了手,后经派出所调解,把事情压了下去。可就在派出所处理完不久,又来了一帮警察,把小赵的弟弟带到了分局,就是这个副局长亲自下的令,那个邻居是他的亲戚。小赵的弟弟被关了一个礼拜,出来后浑身是伤,小赵一纸诉状告到了法院,同时也给市局写了检举信。后经法院判决,市局处理了几个有关的办案人员,包括副局长在内也被点了名。

  事情到现在也就清楚了,小赵的案子,明显是个副局长在报私仇,严重说是故意的栽赃陷害。现在所有环节都卡在这个副局长身上,让他吐口放人是不可能了,唯一的解决办法是让当事人改口,说是误闯。

  一个小马子怎么会和警察混到一起,我头疼了起来,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勇哥那里。

  闻艳家住在南湖附近的二百户,不过平时很少在家,勇哥派人守在了闻艳家附近。两天后,闻艳回来了,接道报信我和勇哥带人上去了。

  见到我们,闻艳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异,面色很淡然,“你是那个青海回来的袁城吧,没想到几年不见,人也变得帅多了,那天看你的眼神,我就想你可能是认出我了”,闻艳说着吧烟叼了起来,“你们今天来想怎么对付我,请便吧”。

  我让勇哥他们留在了门外,跟着闻艳进了屋里,“闻艳,我不知道你怎么和警察勾搭在一起的,今天这个情况不用我说,你也能明白,这个忙,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

  “帮,我怎么帮你,要我改口供?你知道这样对我的后果是什么吗?”。

  “你的后果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你把一个人的前途毁了,你知道你的行为是什么吗,为虎作伥,助纣为虐,这都是夸你,你这是丧尽天良”。

  “说的真好,我没发现你语文学的还挺好呢,用起词来还一套一套的,我为虎作伥,我助纣为虐,我丧尽天良,你的意思我他妈的就不是人被”,说着闻艳把烟掐灭,在地上使劲的碾了一下,突然把上衣扯了开,“你他妈的看看,是谁丧尽天良”。
  闻艳的胸口部位,连带着大半个乳房裸露了出来,硕大的乳房没有吸引我,倒是一个个醒目的烟疤让我心揪了起来。

  “这是?”。
  “这就是我不合作的后果,你看到的只是一小部分,你知道他们怎么对我吗?”,说着闻艳的眼圈红了,我没想到像她这样一个小马子也会哭。

  “我帮着别人倒卖了几本黄带,被他们抓到了,打我倒不怕,你也知道,我那会也没少和人打架,你知道他们怎么对我吗,这些烟疤是小意思,他们把我拷在椅子上,拔下我的裤子,用电棍戳我那里,这都不算啥,有几个警察把我轮完事,还往里面灌辣椒水,我他妈的是个马子没错,可我也是人啊”。
  我被闻艳的话惊呆了。
  “后来有人找到我,让我配合他们去钓一个人,就是你那个老师,其实我们跟着你这个老师都有大半个月,就在找机会下手,那天我们跟着他,直到他喝多了去厕所,那个厕所有一个门被他们堵死了,他只能上我在的这个门,事后他们把我放了,又给了我二百块钱算是对我的酬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5 12:21
城城锋芒初露 精彩啊




----------------------------------------------
绿色家园 崇尚自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5 21:50
  闻艳的话字字沥血,我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座炼狱,一个个披着正义外衣的禽兽,在那干着禽兽不如的勾当。刑逼,轮奸,肉体的残虐不算,放钩钓鱼,设计迫害,这帮畜生都他妈的该死,我心中咒道。曾几何时,闻艳那也是个风云人物,不想也屈服在他们的淫威之下。
  都说医生是职业的流氓,警察是带证的流氓。医生我接触不多,不过说警察是流氓,这话还真是抬举了他们。流氓再坏再黑,还有个道要遵循,也就是老话讲的盗亦有道,可这些警察,他们算是什么呢?
  我长长叹了口气,“闻艳,你也是要头要脸的人,就这帮畜生,你没想过要报复?”。

  “报复?我拿什么去报复,这些警察那个手底下没一帮人,道上的都怕和他们打交道,这帮人是用到你时,和你称兄道弟,翻过脸来就能至你于死地,以前别人说,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也服了,你以为他们就是因为我倒卖几张黄带才这样对付我的吗”。

  “还有别的事?”。

  “我刚进去的时候,一个办我案子的警察,开始对我挺客气,随后就提出让我陪他睡觉,在审讯室,他和一个警察居然脱了裤子让我亲他的JB,我他妈的就是再贱也有脸啊,我没从,结果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些,我要是不答应他们,我想我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直在门外等着的勇哥推门走了进来,“你刚才说的我都听见了,说实话,你的遭遇我很同情,也很理解,现在我给你两条路走,一是你和他们走在一起,不过我潘勇今天把话放这,今后你的日子肯定不太好过,二是你帮我,我会安排你以后的去处,我广州那边缺了上货的,你可以过去,各方面条件我都不会亏待你,何去何从你看着办吧”。

  闻艳点上一根烟,走到了窗前,脸颊不停的在抽动,我和勇哥没在说话,等着她最后的决定,房间里静了下来。

  烟抽完了,闻艳转过身来,紧盯着勇哥,“你也知道我改口供的后果,你要是失言,我就是死也得带着你”。

  “我潘勇混了这些年,啥样的人,你不会没有听过,还有,我可以用我全家人发誓,这点你尽可放心”,勇哥拍着胸脯道。

  “还有,你们得找个能让我出来的人陪我去,我怕他们把我再扣下”。

  闻艳的顾虑不无道理,她自己去,或是我们跟着,都会被对方找上门来报复,我想到了剑锋,看来这事又得麻烦他老爹了,也只有他老爹亲自出马,能省下今后所有的罗乱。


  小赵的脸上有几块挨过打留下的淤痕,整个人也瘦了一圈,浑身散发着一种霉味,我和勇哥直接把他带到了澡堂。

  很少见到一个成年男人的眼泪,在给小赵洗尘的饭桌上,这个大老爷们落泪了,“亏我饱读诗书,教学育人,却还是没弄明白这个社会的黑暗,这次要不是有你们,也许我就出不来,说真的,小弟,你以为你赵哥傻吗,看不出你那次在你姐家楼下踹我,还有篮球场上对付我吗,我喜欢你姐不假,加上之前对你也有些过分,所以我就装着糊涂,可这次,你赵哥打心里说声谢谢,你还有你的哥们,对我的恩情,我这辈子也忘不了”,小赵越说越激动,嗓音也有些发哑了。

  “赵哥,你也别太激动,之前的事,我也有做的过分地方,今天咱不提这个,这帮畜生我们不收他,老天也会收了他,我就不信他们一直能横行下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拍了拍小赵的肩头,使劲的搂了一下。

  我的话在十多年后真的应验了,在一次大规模清理保护伞的行动当中,省城处理收审了五十七名民警,其中就有这副局长(当时已经是市局的副局长)和他的一干手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8-6 17:17  金钱  +15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8-6 17:17  魅力  +1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6 17:23
  城下兄越写越好了,支持是必须的。有个香港的舶来名词和您商榷一下,马子这个词并不是贬义词,而是香港人根据女朋友的美式英语的发音创作出来的,和大陆“妞儿”的意思的基本一致的。大陆讲泡妞,香港讲就是泡马子,并不是指不良妇女,可能兄之理解还不完全,所以以一个女性讲“我是马子不假……”似乎马子是不光彩的一个职业似地,似有一点点的谬误之处,特此商榷。
  望城下兄继续不懈努力,必有大成就!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49043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