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48919个阅读者,68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31 08:33
  正在说话的小浩停了下来,冲着我往大门方向努了努嘴,我抬眼看了过去,院门口,刘波又走了出来,脖子上多了一条白色的线织围脖,看上去又多了几分清秀。

  “我得走了,大哥”,小浩吐了一下舌头,快步从刘波身侧溜了过去。

  刘波向我这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踟蹰了一下,转身跟着小浩往回走去。从她出来到她转身,我的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身上,直到她的身形消失在大院之内。

  马路上一个人也没有,路面上的积雪已经没过了小半个车轮,风还在肆虐,雪还在狂舞。我蹬车的速度比步行还要慢,没骑多远便摔了下来,根本没有疼的感觉,木讷的扶起车刚登上去,还没踩到一圈,却又摔了下来。
  身后一个物件搭在了我的大衣领上,一双小手轻轻的把物件在我脖子上轻轻的环了一圈又系了扣,两片白色的飘穗被封吹的遮在了脸上。

  “你又来做啥”,我想说,你都不要我了,还来做啥,可还没等说出口,嘴便被小手给捂了住,“不来,我怕有人倒在这不再起来”。

  手向下滑,停在了我的腰间,然后十指交叉紧紧的扣在了一起,一股暖流透过后背漫上了来。

  幸福来的太快,太突然。我有些不知所措,只是把手放到了她的手上。

  “这是真的吗?”我喃喃着,把她的小手从腰间,移到了眼前,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不是我在做梦。

  “那你咬一口试试”,刘波伏在我耳边,轻语如兰似麝。

  我吭哧一口咬了下去,“哎呦,我没让你咬我,我是让你咬自己一口”。

  “哎呦”,我也跟着哎呦了一声,耳垂被刘波轻轻的咬了一下。

  我拧过身,“不都回去了吗,还来干嘛”我的鼻子紧贴着她的鼻子。

  “小浩说天太冷,怕你冻着,让我给你送围脖来着,要不我才不来呢”,刘波噘着小嘴嗔道。

  “好狠的心那,可怜我袁大侠一身的侠骨柔肠了”,我没有放开刘波,故意气道。

  “你的侠骨柔肠都用到了别人身上,哪还会给我啊”。

  ‘嘘’,我把手指横在了她的唇边,“曾经的已经逝去,咱今后再也不提了,好不”,刘波点了点头。

  “不行,我还有些不相信”。

  “怎么了”。

  “刚才你都不看我一眼,在你面前我好像空气似地,这会一下变的也太快了,你再告诉我,你不会是哄着我玩吧”。

  “啊,哎呦”,我的手指被重重的咬了一口。

  “谁让我遇到了一个大呆鹅,骑个车不到十米就摔了两回,你摔也罢了,却为什么要让我心疼”,说着说着,刘波的眼里升起了一层雾气。

  “呆鹅好,早知道呆鹅能换来你的眼泪,我情愿做你一辈子的呆鹅”。

  “谁要你做呆鹅了,就会骗人家的眼泪”刘波破泣为笑,不过旋即脸色又阴沉了下来。

  “不...你不会属于我的”,说着眼泪竟然泉涌了出来,我一时手足无措,“好好的,这又是咋了”。

  “你不会是我的,现在的我,你会看不起的”,刘波越哭越是伤心。

  “不要说,我都知道,你做的,让我感动还不及呢,怎么会看不起,你这个傻丫头”,我用围脖一边给她擦着眼泪,一边紧紧的搂着她。

  “不会骗我?”。

  “不会”。

  “你会介意我的身子不是完整的吗?”。

  我迟疑了片刻,看来刘波一直担心的是上次为了救小浩去二龙那发生的事,可我要怎么能安慰她呢?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8-31 08:53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8-31 17:21
  

  “看来你还是在乎了”,刘波苦笑了一下,无奈道,“谁能不在乎呢,当时我哪怕再有点办法也不会去这样做,这就是我的命吧,怨不得别人”,刘波松开了环在我腰间的手。

  “别说这傻话,我刚才想的不是这个,以前我已经错过了一次,老天好不容易又把这个机会给了我,我在想怎么能让你过得更开心些”,我又把她揽了过来。

  “真的吗?”。

  “比榛子还真”,看着满不开心的她,我故意逗道。

  “城子,以前都说什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说我这算是吗?我失去了看似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却得到比她更珍贵的感情”。

  “其实这话应该换我来说才是,记得上学那会,我都不敢和你说话,一说话就磕巴,那时只是天天在梦里和你牵手,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能像现在这样和你”。

  “我也是,那时我好嫉妒我姐,却不想命运弄人,我不知是不是要感谢老天呢”。

  怀里的刘波诺诺的说着,我在心里已经做了一个决定,从现在起,我要给他一个今生的承诺。

  “波波,要是我有一段时间没来,你会不会胡思乱想?”。

  “你别吓我”,刘波脸色紧张了起来。

  我笑了笑,“傻丫头,逗你呢,看你吓的”。

  “以后不可以再胡说啦”,刘波的小拳头在我后背捶打着,“我才刚刚享受到你带给我的甜蜜,你这就狠心的吓我”。

  “看吧,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记着,到什么时候都要相信我,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一直到和刘波分开我也没有告诉她,我的决定,因为要是说出来,我知道她一定会拦着。


  家里,父亲还没有回来,老妈一个人在那摘菜。

  “妈”,我在老妈身后喊道。从小到大,老妈都很宠我,我决定先和她沟通一下。

  “回来啦”,老妈没有回头,继续摘着菜。

  “我来帮你,看你这菜叶都没摘干净”。

  “呦,二子,这雨是打哪块云彩来呀,不是求你老妈啥事吧”

  “看您这话问的”,我嬉笑道,“不过知儿莫过母,我还真是想和你说点事”。

  “就知道你小子心眼多,说吧,是不是想要钱了”。

  “要啥钱啊,妈,我处了一个女朋友”。

  “嗯,啊!!”,老妈把手里的菜防盗案板上,转过身来,“处个也好,省的你一天老愁眉不展的,哪天给妈看看”。

  “必须的,您的眼光绝对能看出一个人的好坏,是不是值不值儿子去交”,我溜了一句 ,“妈,我这个女朋友,以前是我们班的学委,你开家长会的时候可能听说过,她叫刘波”。

  “嗯,有点印象”。

  “妈”,我把声音放低了下来,“刘波家前段出了点事,她爸车祸没了,她妈一下就瘫倒了,她还有个上学的弟弟,家里现在全靠她一人在支撑”,我又唉了一声。

  “二子,你想做啥就说吧,是不是要妈拿些钱出来周济一下啊”。

  “妈,拿钱周济不过是一时的,打小你就说,要我们做个心地善良乐于帮助别人的人,是吧”。

  “你就别和老妈兜圈子了,想怎么做直说吧”。

  “帮人就要帮到底,我想出去闯闯,凭自己的能力来养活她”。

  “二子,不是妈要泼你冷水,外面的风险不是你能想到的,再有,要照顾她,也不一定非要出去啊,还有你的学习怎么办”,老妈正容道。

  “妈,学习方面我想过了,这也快到寒假了,课都讲完了,现在就是复习,再有到在外面我也不是瞎闯,哥的同学大勇一直在往广州那跑,我去也是他带我”。

  “这事我先不能答应你,等你爸回来,我和他商量商量”。

  哄了老妈一会,直到父亲下班,我猫在自己的房间里等着他俩商量的结果。

  “二子,你出来”,外间终于传来父亲威严的声音。出来我先看了看父亲的脸色,父亲的脸上一如平常。

  “二子,你的事,你妈刚才都和我说了,爸也不是个守旧的人,三岁你爷就走了,六岁我给地主家扛活,十六岁参军,直到现在,你爸我全是凭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所以你要想早立事,我不反对.....”,爸的话,无形中给我的此行增添了信心。

  第一步也是最难的一步顺利通过,我激动的整宿没有合眼。接下就是去学校找老涂请假,然后再去找勇哥。


  “小弟,你都想好了,舍得放下学校,跟我出来跑?”。

  “有啥想的,一是勇哥你也不能亏待我,再有,都说读万卷书不如走万里路,跟着你长见识,这和学校没啥区别”。

  “好,说的好,其实我之前就想让你毕业后跟着我干,现在看来用不着再等了,小弟,你好好干,将来我把广州这条线就交给你了”,勇哥笑的很开心。

  “等会,我陪你回家,跟叔说声,你也准备准备,要是顺利,晚上买票,明天就走,你到了广州去找闻艳,让她给你安排一下,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咱店里的电话,有事可以随时联系”。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8-31 17:37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1 10:27
记号




----------------------------------------------
我总以为自己隐身,别人就找不到我了
但是没有用的
像我这样拉风的男人-----
无论在什么地方
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
那么的鲜明,那么的出众
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渣子
神乎其神的语言表达方式
和那杯Dry Martine
都深深的出卖了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1 11:15
顶一个。




----------------------------------------------
每一个不平凡的人,都有一段平凡的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1 18:26
  

  车票买的是第二天下午两点四十五分由南站开往北京的,当时还没有直达广州的火车,买的通票需要到北京中转签票。

  我没有告诉几个死党,自己一个人去了车站,月台上,勇哥早就等在了那。

  “小弟,出门在外不比在家,啥事都要自己照顾自己”,说着勇哥打怀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了我,“闻艳那我通了电话,到时候她会去接你,这有些钱,你贴身揣着,这趟车不太平,三帮四派的什么人都有,留点心眼多加些小心;还有万一闻艳没有接到你,我在里面夹了咱在广州的地址”。

  虽然出来时老妈给我拿了一些钱,不过这趟道远用钱的地方肯定不少, 我没有推让,把信封揣进了里怀。

  天黑得很快,到在锦州还没到七点,车窗外已经大黑。下车的不多,上来的却不少,车厢内一下拥挤了起来。

  “滚远点,别在这蹭”。我刚迷糊了一会,就被旁边一个男人的骂声吵醒了。

  对面一个看似样貌挺凶的男人,正冲着一个刚上来拄着双拐的瘸子骂道,看样子刚才是瘸子想挨着他座位靠一靠。

  我把屁股朝里欠了一下,让出半拉身位,“大家挤点,坐这吧”。

  瘸子点了点头挨边偎了下来,“谢了,小兄弟,我这道不远,前面大虎山就下了”。

  “真他妈多事”,对面骂了一句。

  “出门在外的,与人方便也与己方便”,我斜了他一眼。那男人见我的目光不弱,也没再言语。

  车厢内没了停车时的嘈杂声,除了时而传来咣当咣当的运行声,倒也安静。在昏黄的灯光下,大多人都进入了倦怠昏睡之中。身边的瘸子动了一下,起身朝厕所方向走去。我眯眼看了一下,那双拐在他腋下很是轻灵。

  厕所门口,有人影在晃动,不一会瘸子从门口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十来个身着黄棉袄的人,这些人走路很轻,基本听不到声响。手的姿势很怪,不像正常人走路摆手,而是手心后勾,像是握着什么物件,这物件的另一头则藏在了棉袖子里。

  在第二排,有两人停了下来,一人用身子挡在前面,后面的人把手掌向下伸开,一根尺长的铁夹滑了出来。

  难道他们就是传说中的铁道飞贼,我没有半点的害怕,相反倒很兴奋,没想到刚出得门来就遇到了贼。两人的目标是一个身前挂包的男人,没看清包是怎么被打开的,只见那铁夹瞬间在包里夹出一个袋子来,整个动作不到两秒钟。真他妈的快,不愧是飞贼,我在心里不知是赞许还是暗骂。

  见两人朝我的方向行来,我用一本杂志遮在了脸上,装着睡着的模样。借着杂志露出的缝隙,一双北京棉鞋停在了身前。略有停顿,这人的手里的铁夹贴着我的大衣伸了进来,‘乖乖’,我的身子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都说有两种人的手最巧最快,一种是职业的魔术师,一种就是眼前这职业的小偷。我今天算是亲自领略到了。

  刚想装做睡熟的样子把身子向里靠去,借此躲开他的铁夹。突然贼人的铁夹抽了回去,一双拐杖出现在了我的眼底,两人没有言语,应该是有眼神的交流。两人离开我直接到在了对面那个男人身旁。

据说沙漠中有种行军蚁,所过之处,如风卷残云,瞬间白骨皑皑,根本见不到活的物种。这群黄棉袄仿佛就是铁路上的行军蚁,所过之处,绝不走空,仅一袋烟的功夫他们各个是满载而归。
  火车在大虎山停了下来,透过站台上灯光,我看见了柱双拐的男人,他也看见了我。在车窗前,他做了一个潇洒的挥手姿势,笑了笑算是当做道别。身后,刚才的那群黄棉袄拥着他出了站台,看来这个瘸子还是他们的头。不怪乎勇哥说这趟车不太平,三帮四派的,看起来一个毫不起眼的残疾人居然是个贼王。我也暗自庆幸因自己的一句仗义话而没有被偷。

  车厢里有人开始惊叫,看来是有人发现了钱物被偷。对面的男人也蹦了起来,“谁他妈看见有人偷我东西没”,没人理会,都在各自查看自己随身的物品。

  “喂,那小子,你看见没有”。

  我知道他在问我,我也不回话,把身子向后靠了靠,双眼眯斜瞟着他。

  “妈个比的”,见我不做声,他在那骂了一句。

  “你那嘴是不是吃大便了,妈的,先把它擦干净再说话”,我的火腾的窜了上来。

  我眼中射出的目光绝对是能杀人的那种,他的气焰立刻息了下去,嘟囔了一句“我也没骂你”,又朝其他人嚷嚷开了。

  正应了那句‘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横的怕遇到楞的,楞的怕遇到不要命的’。出来不惹事,但绝对不能怕事!这也是我处事的原则。

  没有乘警或是列车人员过来询问,经常出门的人对此早已习以为常,风波很快的平静了下来,第二天早七点左右,火车到了北京,我办完中转签证,在候车室找了一个长椅躺了下来。

  不知迷糊了多久,身边像似有人坐了下来,我一惊坐了起来,“咦,怎么是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2 15:12
  
  “小兄弟,没想到吧,我们又碰面了”,原来是列车上那个瘸子,我连忙坐了起来。

  “他不是早下车了吗?怎么会在这出现?”,我带着满脑子疑问盯着瘸子。

  “你这样瞅我,是不是在想,怎么这么巧,我就找上你了?”,瘸子笑了,看得出他没有恶意 。

  “厉害,连我想什么都知道”,我也笑了。

  瘸子点了点头从怀里取出一个信封,“这个是你的吧”。

  我连忙摸了一下里怀,冷汗刷的下来了,“怎..怎么在你那”。

  “小兄弟,像你这样睡觉可不行啊,幸亏是我的人做的,这要换做其他帮的,你哭都来不及,揣好了,以后加点小心,这要是过了郑州我也无能为力了”。

  “郑州,什么意思”,心里合计嘴上道了声谢,我把信封接过来重新纳入了里怀。

  “几点的车”。

  “一点”。

  瘸子抬眼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十一点十分’。

  “还好,时间还够,没吃饭呢吧,走,整碗浆子去”,说完也没问我是否同意,拉起我就朝外走去。

  过了站前大街,在一家名叫‘老前门’的小吃铺里,瘸子要了两碗豆汁,两屉包子,“简单点,先填饱肚子,以后有机会,我再请你吃大餐”,说着自己拿起包子吞了一个。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小吃铺不大,但挺干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端着豆汁从里间出来,竟然是前年我在站前遇到的那个摆摊的大叔。

  “叔,巧啊”。

  “你们认识?”,瘸子停下来。

  “前年我来北京找人,在他的摊子吃过,可能这大叔早就忘了”。

  “袄”,瘸子又继续吃着,老板大叔,冲我笑了笑,又朝瘸子点了点头。

  “吃吧,别看了”。

  我学着瘸子的模样抓起一个包子吞了进去。

  瘸子跟前的一屉包子很快没了,擦了把嘴瘸子开口道,“这是我俩第二次遇到,也算是个缘分,我托声大,做你老哥还行吧”。

  “老哥”。

  “你这声老哥不白叫”,瘸子从兜里摸出一盒烟来,“会不”。

  “我这有”,我把口袋中的烟拿了出来,“抽我的吧,老哥”。

  “谁的都一样”,瘸子点上了一根。

  “你这是第一次出远门吧”。

  “嗯”。

  “看的出来,小兄弟你有做大事的条件,在火车上,我俩虽然没有话,但我能看的出,你小子心够厚,人够狠,不过缺少的是经验,就拿刚才来说,你那样躺着,在我们这行看来,你就是一只肥羊,待宰的肥羊;咱有句行话:人可以睡,耳朵不能睡,我们叫这‘竖起耳朵睡觉’”。

  竖起耳朵睡觉,这能做到吗?我没有说话,瘸子的话让我有些发懵。

  “这点你以后慢慢品,我再说一点,出来做事,招子一定要够亮,说白了就是眼睛看人要准,你想要看清接近你的都是些什么人,首先要看他的眼睛,无论他表面掩饰的再好,有时一个眼神会无意中泄露出他心里的想法,你今后能否成事,识人是关键”。

  瘸子说的是吐沫星子乱飞,我听的是云里雾里,“老哥,喝口豆浆”,我把豆浆递到了瘸子满是白沫的嘴边。

  瘸子呷了一口继续道,“不是我吹,要说这招子,我们可以说是鼻祖,其次才能轮到那些老尖,你别看我们看似天敌的两种人,其实眼神都有相同的地方,那就是辨人,我们看一个人先通过他的行头,功夫到门的,一眼就能看出这人有没有钱,钱放的位置在哪;而老尖呢,也可以说是仅次于我们辨人高手,他们专盯人眼,而且是直勾勾的那种,玩的是心理,一般有些事的,在这种眼神下都会不自觉的露出破绽;我说这些,你要记住了,凡接近你的人,是敌是友全在你这双招子里”。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9-2 22:50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4 08:20
  

  “老哥,你之前说过了郑州是怎么回事?”,听瘸子讲起他们这行如何的厉害,我心里更关心的是之后南行的安全。

  “这咱北帮和南帮的匠人早年定下的规定,凡‘瞪大轮’的,也就是跑火车的都以郑州为界,划分南北,双方不能各自越界行事,这里不排除一些跑单帮的,说白了,都吃着祖师爷留下的饭碗,你吃多了别人自然就会少了”。

  瘸子越说我脸色越是凝重,把刚才瘸子讲得如何通过招子辨人的话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多掌握些对自己闯荡社会总没有坏处。

  瘸子可能是看出我心事,“这一别,指不定啥时候再见,老哥送你一个念想吧”,说完瘸子自脖间取下一个绳套,在绳套上系着一个乌漆麻黑的物件,我接过那绳套,上面像是被汗渍浸过太久或是本身就是用黑色绳子编成的,看着有些各应。倒是那物件三寸来长,顶把像是个虎头,下身有些像平常开门用的钥匙,不过尖部被打磨的很锋利,整体看起来更像是一把短匕首。我掂起来挺打手的,想着学瘸子的模样把这物件戴在脖子上,可一看那脏兮兮的绳套,我又把他贴在里怀和信封放到了一起。

  瘸子笑了笑,“小兄弟,你可别小瞧了他,这东西有个名字叫‘铁头’,我师父戴了它五十年,到我这又戴了它二十多年,这铁头你看似不起眼,可在几十年前,那也是咱北帮中的信物,当年他们南帮人发明了一种手势叫‘印’,来代表他们头人的地位,这手印有个缺点,容易被人学去,我们北帮则不同,沿袭的是老辈们留下的规矩,以符为信,这有些像古时候调动军队的‘虎符’,当然现在除了一些老的,年轻的很少认它,要不我也不会送给你了,也许你南行遇到一些老的,见到它还会给你一些面子”。

  “啥,老哥,你可别吓我”,我连忙把物件取了出来,“老哥,这东西我不能收,一,它太贵重了,我俩不过是萍水相逢,二,我不是你帮中的人,戴着这信物算个啥呢”。

  “看你挺爽快的一个人,怎么就婆婆妈妈了,这铁头我即已经送出,就不会再收回来,你要是不要,那就是打老哥的脸”。

  “铁头?虎符?”我摸了摸这物件,“老哥既然这么说,我就收下了”。

  这感觉有些像似在天方夜谭里一般,无意中在火车结识了瘸子,又无意中得到了一个铁头,即使这信物没用,不过看那材质和年代,说不定还是一古董呢。

  “小兄弟,如是遇到什么难事,你可以来这,给老板留个口信”,这时店老板也走了过来,敢情这不起眼的小吃部还是个贼窝。时间不早和瘸子大叔告了别,我登上了南下的列车。

  在郑州站,火车停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对面靠窗户坐进来一个穿蓝色工人棉大衣的男人,他腰间似乎系着类似腰包的东西,显得整个身子十分的臃肿,行李包被他
踩到了脚下。原在我身边的两人下车了,又上来一对母女,小丫头看年纪也就十四五岁,扎着两根水辫,妇人戴了围巾只露出小半脸部,看年纪有三十多岁。我帮着两人把大包的行李放到了货架上,妇人把一个小包搂在了怀里。

  从窗外看去,郑州不愧是中原第一大站,南北的枢纽,上车和下车的人群,如赶集一般熙熙攘攘很是热闹,我忽想起瘸子说的话,试着用眼神观察过往车门间的每一个人。

  车厢门口,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用发蜡把头发酹像后面的中年男人引起了我的注意,我首先注意的不是他的眼睛,而是他的手,这人穿着一件黑色中山装,外大衣搭在了胳膊上,手在大衣里面,看模样像是个出差的干部。

  这男人进来未见什么异常,先是躲让了几个从后面进来的乘客,然后开始用眼睛四下学摸,这眼睛和瘸子形容的一样,他盯的不是有没有空座,而是那些带着包裹的人。他的目光扫了过来,先是看了看行李架上的大包,接着又看了看我身边的娘俩,最后他的眼睛落在了妇人怀里。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9-4 10:39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5 16:11
看了几天了,写的不错,就是文中的“我”越看越像韦小宝了,学校只有你是才貌双全,漂亮的女生对其它男生都无视了,有点脱离现实了,只是个人意见说错勿怪。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6 07:45
  
  看这眼神,有九分和瘸子说的相似,莫不是个贼?正在揣测,中山装奔这边走了过来,我斜身看了一眼娘俩,想着提醒一声,道上不太平,把包看好了。还没等出口,身边的女孩站了起来,冲着他喊道,“舅舅”。

  “舅舅?”,这下倒把我弄蒙了,原来这男人和娘俩是一起的,我竟然怀疑人家是个贼,幸亏没有说出来,要不得尴尬死了。

  妇人指了指对面,“她舅,坐这吧”。

  身着蓝大衣的胖子欠起屁股往里挪了挪,给让出了一块地方。车窗外有人在叫卖烧鸡,蓝大衣把窗子抬了起来,一股冷风吹了进来,我身子一哆嗦,身旁的小女孩也打了个喷嚏,“这位叔,大冷天的,照顾点别人好不”。

  蓝胖子回过身来,脸上肥肉抽动了两下,看面色不善,妇人连忙说道,“没事,没事,您买您的”。

  胖子买了一只烧鸡,按下了窗户,这时站台上开车的铃声响了,火车咣当一声启动了,小女孩一个惯性向前倒去,双手正好按在了蓝大衣的腰间。

  “嫩娘个脚地,弄啥哩”,这是上车以来,蓝大衣说的第一句话,没听明白说的是什么,感觉口气应该是在骂人或是在埋怨。

  妇人显然是听懂了一些,“他大叔,孩子没有站稳,不好意思啊”。

  “算啦,俺也不乐意跟着个孩子一般见识”,蓝胖子说完,把放在茶几上的烧鸡拿了起来,掰下一个鸡腿塞进了嘴里,也没有顾忌旁人的目光,一边吃着一边把手上的油往大衣上蹭了蹭。

  ‘这是什么人啊’,我暗骂道,把目光投向了窗外。

  “听您的口音是郑州的?”,那个中山装也就是女孩的舅开口道。

  “俺是新乡地”,看见中山装的打扮像个干部,胖子说话也客气了些。

  “光吃鸡,没有酒怎么能行呢”,中山装从大衣下的皮包里拿出一瓶酒来,居然是‘茅台’,这年头能出门随身携带茅台的,一般大多都是单位的领导,胖子满脸堆笑,“俺这挝好哩”。

  中山装像似在变戏法,又从包里拿出两个军用的茶缸,把茅台酒启开,倒满一缸,递给了胖子。胖子倒没再客气,端起茶缸。酒一喝开,两人之间的话也就多了起来。

  “嫩是去哪哩”。

  “回株洲,我老家是郑州的,这不来郑州出差,顺便带着妹妹和孩子一起回老家来看看”,两人又碰了碰茶缸。

  “看样子你也是去出差?”。

  “俺在百联上班,这不,咱们百联要扩建,俺是单位的采购经理,这趟去南方寻解大厂子联系下业务,再瞧瞧货源”,蓝胖子的口音有些像常香玉唱的河南梆子,不过难听的多,谈起他的经历职位,那嘴都快咧到腮帮子上了。

  “大哥,俺瞧嫩年纪比俺大,俺豆叫嫩一声大哥,嫩是弄啥哩”,蓝胖子有了些醉意说话也有些大了。

  “我在株洲棉纺局工作,做个小副局长,说白了咱那个局也就相当于郑州的一个处,还赶不上你这个经理呢”,中山装把酒又给蓝胖子满了上。

  “俺豆瞧大哥嫩是个领导,以后有挝事,咱还得多走走啊”。

  一瓶酒下去了,这个自称是副局的中山装打皮包里又取出了一瓶茅台,两人大概喝了有三四个时辰,舌头都有些发大,特别是蓝胖子起身都有些打晃,其间俩人光是厕所就去了五六趟,每次都是互相搀扶着去的。


  过了许昌,已经是半夜时分,蓝胖子和中山装都歪倒在椅子上睡了过去,我倚在里面本来想保持些精神,无奈眼皮一个劲的打架,不一会也打起了瞌睡,不过耳朵里却能感觉到一些外面的动静。
  身边的小女孩动了一下,身子似乎在前倾,我往里靠了些,以为是她嫌地方挤,接着又继续打着瞌睡,女孩见我身动,前倾的身子又落了回来。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9-6 07:53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6 09:01
  
原帖由 爱乐爱 于 2011-9-5 16:11 发表
  看了几天了,写的不错,就是文中的“我”越看越像韦小宝了,学校只有你是才貌双全,漂亮的女生对其它男生都无视了,有点脱离现实了,只是个人意见说错勿怪。

  完全同感!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7 16:51
记号




----------------------------------------------
我总以为自己隐身,别人就找不到我了
但是没有用的
像我这样拉风的男人-----
无论在什么地方
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
那么的鲜明,那么的出众
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渣子
神乎其神的语言表达方式
和那杯Dry Martine
都深深的出卖了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8 06:53
文章更新太慢作者声明:本帖为本人原创,未经本人和华声论坛许可,不得转载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8 09:23
  
  三天来的疲乏让我很快就打起了瞌睡,开始还能感觉到外面过往的一些动静,到后来这一切都只出现在了我的梦中;中山装和妇人用一种我听不懂的方言在小声说着什么,一会那小女孩把手竟然伸进了我的内怀,她要干什么?,我没睁开眼睛,却感觉像是可以看清眼前的一切,信封和铁头被她拿了出去,操,老虎头上扑苍蝇,找死是不?还没等我说话,就听到妇人用那我听不懂的方言说了什么,小女孩又把它们塞了回来,算你识相,我笑了笑没有睁开眼睛,手好像是拍了拍胸口的内怀,就这样似梦非梦的一直到天亮。

  窗外的阳光射了进来,我柔了柔干涩的眼睛,慢慢的睁了开,对面的中山装不见了,我斜眼看了一下身旁,小女孩和妇人也不见了,我连忙下意识的摸了摸里怀,信封和铁头还在,我松了口气,刚才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蓝胖子像似炸尸了一般,突然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他没觉得,却把我吓了一跳。

  “夜儿个嫩解人呢(昨夜那几个人呢?)”,蓝胖子用脚在下面踢了我一下。

  “跟谁说话呢,把他妈脚放老实点”,妈个逼的,你问话就好好问,尥什么蹶子啊,我心下好气,真想起来抽他一嘴巴。

  “你这小小咋说话哩,不豆碰下你决吗,咋还骂人呢”,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蓝胖子语气弱了很多。

  “对你,我这是好的,记着,下次再说话,跟我客气点,再他妈的动手动脚的,我废了你个逼色的”,说完,我也没正眼瞧他,把大衣领子竖了竖,靠着车窗旁想再睡个回笼觉。

  一阵饭香飘了过来,车上的盒饭车来了。我起来要了一盒麻辣豆腐。“给俺也来份”,蓝胖子的手从腰间取出一张钱来递给了列车员。

  “你拿的这是啥,画纸也能当钱?”,列车员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蓝胖

  “画纸”,盯着列车员手中的一张被剪成十块钱大小的彩色画纸,周围的人发出哄然大笑。

  蓝胖也楞了,刚才打腰间取钱,他根本没注意手中拿的到底是什么。

  “俺瞧瞧,咋能内?”,蓝胖自己也被造懵了。

  接过画纸,瞅了瞅,蓝胖又把腰中的钱袋拿了出来,打开的瞬间,蓝胖傻眼了,车厢内温度不高,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俺地钱内,俺的钱内....五千多块啊,俺的娘啊”,嘴里磨叨着,蓝胖子把腰包控了出来,一捆捆花花绿绿的画纸堆在茶几上,蓝胖突然大嚎了起来。

  “挺大了老爷们,嚎顶个屁用,你嚎钱就能回来了,不管咋地,先吃饭,然后让列车员报下警”,我把手中找回来的零钱给蓝胖子买了一个饭盒,“吃完再说”。

  不多时,列车上的乘警来了,由于蓝胖丢的数目巨大,乘警问的也很详细。

  “这三人估计跟你很久了,先是利用喝酒来让你麻痹,接着实施抽心的手法,分多次把你包中的钱调换了出来”。乘警的分析和我怀疑的完全一样。

  留下了个人和单位的联系方式,乘警走了,对于这样案子,只能靠下次贼人落脚,主动供出来。不然根本无法破案。

  看着脑袋耷拉到裤裆下的蓝胖子,我是即可气又可怜他,毕竟出来谁丢了钱都不好过。

  从早上一直到天黑,给他买了两个饭盒,基本都是吃了几口,胖子精神萎靡,一直没有说话,开始那气势全无。我也没安慰他,我知道现在安慰对他是没用的,除非案子破了,或是谁能帮助他拿出一些钱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9 20:41
  
  翌日,列车进入了湖南地界,车厢内气温开始回升,蓝胖子脱下了那件蓝大衣,腰包也被他丢到了茶几下。昨天剩的饭盒还在,胖子和列车员要来开水,冒着盒饭,只片刻饭盒就见了底。

  看来经过一宿的时间,胖子心情有所好转。

  “来根”,我把烟火递了过去。点着烟胖子使劲的吸了一口,却被呛的咳嗽了起来。

  “有什么打算?”。

  “广州那有咱的办事处,到那再给家里的发个电报,主要是现在这段...”,胖子说话有些吱唔。

  “别的忙帮不上,不过到广州这段你放心,吃喝管够”,我明白胖子想说啥,同情心外带东北人的豪爽,我拍了拍胖子道。

  “莫想到啊,咋让俺说哩,俺这是出门遇贵人了,真的谢谢大兄弟”。

  一路上胖子的话也多了起来,这次丢得钱大多是私钱,本想借这次上货的机会为自己某些私利,却在无意中成全了我,我也没有想到举手之劳帮了胖子一把,却为我在事后的广州之行,获得了人生中得第一桶金。

  两天后的中午,列车驶进了终点广州站,临下车时,我给胖子塞了一百块钱,留作车脚,胖子没有说话,只是把头背了过去,用衣袖擦了擦眼角。


  出得站来,眼前的人潮一望无际,我的心情虽然不亚于这汹涌的人潮。却也叫个声苦,这让我上哪去找闻艳。正四下寻摸着,身后一双胳膊搂了过来,没回身我也知道是闻艳来了,那有些刺鼻的香水味道,现在闻来却透着亲切与悸动。

  “着急了吧,看你站在这四下张望我就想笑,傻乎乎的还蛮可爱的”,闻艳笑着,手却没有松开。

  我回过身来,没有挣脱她环搂的双手,“都说这地人多,却不想我这连喘气都有些费劲了”。

  “拐弯抹角的就不想让我多亲热一会”,闻艳松开我哼了一声,“亏我天天数着指头等你来”,说着又挎上了我的胳膊。

  在闻艳身边还站着一个二十左右的,身材偏瘦的青年,也没说话,上来接过了我的行李。

  “城子,这是阿明,本地人,也是咱在广州的业务员”,闻艳这才想起给我介绍。

  我冲阿明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好帅气的靓仔,怪不得大姐头天天想你”,阿明的普通话说的很好。

  “大姐头?谁,你不会说她吧”,我指了指闻艳。

  “当然喽,我们这里有句话讲,西北狼华南狗,都比不上一只东北虎,大姐头就是母的东北虎”。

  “走吧,回去再唠”,闻艳瞪了阿明一眼。

  过了站前的大街,又拐过两条小马路,闻艳她们住的是一个杂院,离老远就能闻到一股尿骚味,我捂着鼻子,皱了皱眉。

  “习惯就好了,我刚来时也这样,这里原来是个大仓库,后来南下打工的多了,周围的老户大都把房子租给他们,也没有个像样的公厕,很多人都把马桶倒在街边,久了就成了现在这样,但你可别小瞧了这里,三教九流,特别是尅皮子的特多,刚来时遇到几个偷叶子的,被我一阵棒子给打跑了,他们蛮子没有见过咱这样的,所以在他们眼中,我就成了大姐头”。

  闻艳的虎劲我是领教过,一般两三个男的还真不在话下,“以后还得请大姐头多多关照”。

  “臭贫”。

  进了大院,不时有人上来打着招呼,闻艳把我的胳膊挎的更紧了,“这是我男朋友”,说话时脸一点都没红,倒是我被大家看的满脸通红。


  过了前面几排平房,眼前的一栋木质老楼,虽有些破旧,却比前面那些平房气派了很多,楼梯在外面,下面有一个大门被一把铁将军锁着,看来应该是库房。

  “你要去哪”,我刚想迈步上楼,闻艳拽了我一把问道。

  “上楼啊,我们不住这吗”。

  “是住这,但不是楼上”。

  阿明跑上前去,把仓库的大锁打了开。

  “不会是让我住仓库吧”。

  “不光是你,我也住这,你知道广州这房费多贵不,就这一个仓库一个月也差不多要五百来块,不过地方蛮大的,也挺干净的,最主要的是肃静”,闻艳一边说着把我领进了仓库。

  原以为仓库里又黑又潮,进得门来才发现,在对面是一排窗户,即使是在下午也有阳光射进来。

  在右手边有两个房间,闻艳挎着我推开了靠里的房间,一个双人木板床,上面的被褥显然是新换洗过的,叠放的整整齐齐。

  “我去烧些热水”,阿明走了出去。

  “怎么样,虽然简陋了一些,但挺干净的,一会你先洗洗,在睡会,晚点,我领你出去转转”,闻艳把我让到了床上,哈下身子竟然解起了我的鞋带。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11 09:31
  

  “别介,别介,还我自己来吧,你这一来整的像我妈似的”,我一边逗着,把脚挪了开。

  “装什么秀米”,闻艳把我按在了床上,“别不觉景,要不是看你旅途劳顿的,俺闻大小姐啥时伺候过别人”,说着,鞋带没解,闻艳的身子又压了过来。

  门开了,阿明打了一壶热水走了进来,“不好意思,你们继续”。

  “继续个屁啊,进来也不分个时候”。

  阿明放下暖壶,满脸赔笑走了出去。

  “算了,洗洗睡吧,我就在隔壁,晚点过来叫你”。

  .....

  ‘嗞纽’房门被欠开了一道缝隙,我睁开眼睛,屋子里漆黑一片,“醒了?”,闻艳到了床前。

  “几点了?”,我柔着惺忪的双眼。

  “八点多”。

  ‘啊’我没想这一觉竟然睡了六七个小时。

  “走,带你出去转转”。

  门口停着一辆幸福125,闻艳骑了上去,踹着了火,“愣着干啥,上车啊”。

  “谁的”。

  “阿明的朋友顺的”。

  “偷的你也敢骑”。

  “都这样,你不偷他,他就偷你,搂紧点,开路”,摩托的轰鸣声在大院里格外的刺耳,,闻艳一脚油门飞了出去。上了大道,我的眼前顿觉一亮,夜幕下的街道灯火辉煌,两旁的商铺大都开着,这要换做省城,此时人们恐怕早已进入了梦乡。

  在一家‘老广东牛河’店前,闻艳停了下来,“来广州不吃这里的干炒牛河等于白来,咱俩先要两盘垫吧一下,完了我再带你去看这最有名的人妖表演”。

  “人妖?,怎么这里还有妖怪不成?”,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人妖这个词,兴趣大增。

  “老倒了不是,你以为西游记呢,这人妖不是真的妖,是一些老爷们把自己打扮成女人的模样登台演出,妖里妖气的所以被人们叫做人妖”,闻艳笑道。

  “不就是男扮女装吗,这戏里常有的事”。

  闻艳笑着也不解释,找了一张靠门的位子坐了下来,和老板要来两份牛河。小店不大,大概有七八张台,都是类似现在快餐店的那种。背靠着我俩的是一个烫着大波浪的女人,“老板再来点辣椒油”,看身材这女人很是高挑,不想说话声音又尖又细,像似用嗓子眼挤出的声音。

  “我的妈呀”,闻艳打了个冷战脱口叫出声来。

  “看好了,我可不是你妈”,高挑女人转过身来。

  “小林子”,我惊呼道。这高挑女人正是在南京街搞同性恋的小林子。

  “城子,你啥时来的”,小林子恢复了男声。起身靠我旁边坐了下来。

  “中午才到的,这是闻艳,我俩现在给勇哥做事呢”。

  我给两人做了介绍,又寒暄了一会。

  “城子一会想去哪”。

  “这不她说要带我去看...表演”,看着小林子的打扮,我人妖两字到了嘴边硬是给收了回去。

  “正好,我现在白云夜总会演出呢,一起走吧,权当给我捧个场子”。

  “你在白云演出?听说那里演出的全是明星”,闻艳满脸不信之色。

  “我啥不能,不过你说的是大白云,我演出地是小白云”。

  小林子说的这家小白云离此不远,在一条商业街的末端,远远看去,‘小白云夜总会’的霓虹灯招牌格外显眼。门口有几个打扮很花哨的青年,有一个见到小林子,居然在他屁股上摸了一把。
  “死样”,小林子扭着屁股骂了一句,带我俩走了进去。

  “这啥地啊,还没咱的小百花大呢”,闻艳咂了咂舌。

  “这就是人家广州的特色,你别看地方不大,可花钱的人多,来这的基本都是南下来做买卖的,你知道我每场赚多少不?”。小林子一边领着我俩往里去一边炫耀道。

  “多少?”。

  “这个数,还不包括客人给的小费,还有花篮提成钱”,小林子伸出一个手指。

  “行啊,万元户了吧”,我故作羡慕道。

  “万元户算个啥,在这有句话;万元户是贫困户,十万八万的是刚起步,千八百万的那才叫富!”。

  “看我刚来,你就砸吧”。

  “城子,他还真不是砸你,广州还真就是这样”。

  靠近走廊尽头,有一对开的真皮大门,拐过去还有一小门,里面隐隐有音乐传来。一服务生打扮的人走了过来,“林姐,里面有老板点你的节目”。

  “富仔,这是我朋友,你给找个靠前点的桌,酒水算我的”,林子说着往这个叫富仔的服务生手中塞了十块钱,转过身来,“你俩先进去,我去换套叶子”。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9-11 10:10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9-11 11:38  金钱  +15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9-11 11:38  魅力  +1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11 11:38
  终于不再是无休无止的学校打架了,那就继续支持吧!期待精彩的故事迭出!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11 13:36
从学样出来进入社会这就要精彩了,支持下楼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11 17:27
越来越好看。就是更新太慢。期待ing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12 09:43
中秋快乐,加油!




----------------------------------------------
每一个不平凡的人,都有一段平凡的过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9-12 12:56
  富仔推开了真皮大门,腾地,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扑面而来,像似烟草,香水,外带汗臭的混合味道,我和闻艳捏着鼻子,由富仔领着,穿过镭射灯下地袅袅烟气,来到了前排预留的一张桌子前。
  “两位喝些什么?XO还是啤酒?”。

  我还是在电视里听过XO这个名字,“XO多钱?”。

  “八佰八十八”。
  抢钱啊,我咂了下舌,“那啤酒呢”。

  “十元”。

  “先来一打”,闻艳打个手响。

  啤酒来了,闻艳的举动把周围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一般喝酒都是倒在杯子里或干或半饮,闻艳是整瓶对嘴上来就吹了一个。

  “好”,旁边桌有起哄的。

  “一帮**,连这都没见过”,闻艳低声骂了一句,“甭理他们,来城子,咱俩喝”。

  “小姐,可否赏脸一起喝杯”,旁桌一个穿着西装,年纪约在四十左右的中年男人,操着蹩脚的广东话走了过来。

  “怎地,你要请客?”,闻艳上下打量了一下西装男。

  “请小姐喝酒是我地荣幸”,西装男装着很有绅士风度的样子,居然还做了一个电视里外国人请人的姿势。

  “好啊,请我喝酒也行,别说不给你面子,先来两瓶XO吧”。

  我举着一瓶啤酒心下暗乐,你丫的也太狠了吧,两瓶XQ一千多块啊。

  “我操,当我**啊”,西装男放下了绅士风度,说话也不再是蹩脚的广东话,而是一口流利的东北方言,我刚喝的一口酒差点喷了出来。

  “请不起就别装大瓣蒜,一边呆着去,别挡着我看节目”,闻艳挥了挥手。

  “呦荷,逼娘们还挺吊啊”,西装男那桌又过来一人,个子很矮,脖子上一条明晃晃小手指粗细的金项链在灯光下特别扎眼。

  我把啤酒瓶子横了过来,看来第一天到在广州就要动手。

  “谁她妈的裤裆没系紧,把你俩玩应露出来了”,闻艳的手在腰间一摸,一把弹簧刀亮了出来。

  “我操,你唬谁啊,我他妈就不信你敢扎我”,戴项链的骂道。

  闻艳也不搭话,突起身到在西装男面前,手拎着他的领带,往桌子上一带,西装男措不及防,头被带的贴在了桌子上,闻艳的弹簧刀直接立起来,对着他的脖子,“想试试吗”。

  西装男傻了,金项链也傻了,谁也不敢确定闻艳这刀会不会扎下去。

  “好,好,好”,过道处响起一阵掌声,一个穿着风衣,身材略瘦,年纪约在三十多左右的人走了出来,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像似保镖的人。

  “不愧是咱东北的女人,巾帼的英雌”,掌声是从他手中拍出的。

  “宋哥”,金项链对来人很是卑恭。

  “矮驹,挺长脸啊,敢在我场子闹事”。

  “宋哥,我是带朋友过来捧场的,哪敢在您这闹事啊”。

  宋哥嗯了一声,看着我和闻艳,“两位,给我一个面子,把人放了吧”。

  闻艳耍了一个刀花,把弹簧刀收了起来。

  “去,取瓶XO来”,宋哥回身招呼道。

  “不用了”,踩着高跟鞋的声响,画着浓妆的小林子手里拿着一瓶酒走了过来。

  “可心来了”,宋哥的手搭在了小林子得腰上。

  “鹏飞,他俩是我朋友”,小林子发嗲的声音让我有些汗毛倒竖。

  “矮驹,活腻了吧”,林子有瞄了一眼金项链。

  “林姐,要知道是您的朋友,打死我也不敢过来啊”。

  “算了,领你朋友回去吧,以后把招子放亮点”。

  “谢了谢了”,西装男和矮驹回到了自己的桌子。

  “城子,我给你介绍一下”,小林子拉着宋哥坐了下来。

  “这是鹏飞,我不知道你在大勇那听过没有,现在由广东发往东北的货物全由鹏飞罩着”。

  “久仰,久仰,原来是鹏飞哥,您当年单枪匹马收服了越秀十三鹰,至今还在道上颂着呢”,闻艳说话变得肃然起来。

  宋鹏飞的大名,我在勇哥和二龙那听过,不过闻艳说的收服十三鹰,我是头次听闻,我打量着眼前的鹏飞,文文静静的,怎么看也不像是道上的狠人,“越秀十三鹰,我怎么感觉像武侠小说呢,闻艳,给我讲讲”,我来了兴趣。

  “没人家说的那么邪乎”,鹏飞启开小林子拿来的XO,给我们几个斟了上。

  “你以为我是大侠啊,还是会什么降龙十八掌,道上的传闻都是越传越神,所谓的越秀十三鹰,说白了就是几个当地的混混,专门欺负咱东北来的人,收拾他们还不费什么力气”。

  鹏飞说的很轻松我也没再往下问。小林子去台上演出,我,闻艳,鹏飞,一边唠着,一瓶XO很快就见了底。鹏飞喊来服务生又要了一瓶。

  “鹏飞哥,还是来啤的吧,那洋酒喝不惯”,我连忙给挡了下来。

  鹏飞也没再坚持,“对了,你们来广州,有什么打算”。

  “这次是帮着勇哥,看看货,我也想自己看看有什么好赚钱的门路”,借点酒劲我说了自己的想法。

  “广州这遍地是金钱,就看你有没有脑子和胆子,小老弟,你是可心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需要帮忙的你就说一声,哥哥我在这还有几分薄面”。

  “那是,那是,也许以后还真得麻烦鹏飞哥”.

  “必须的,不来找我,我挑你”,鹏飞拍着胸脯道。

  酒喝得很痛快,学着闻艳的样子我们几个都是举着瓶子整瓶的吹。

  告辞鹏飞和小林子,我和闻艳出来时,脚下都有些打晃。

  跨上闻艳的摩托后,怎么骑回来的,我记不清了,酒喝得实在太多了。

  这一宿我做了一个很舒服的梦,我梦见手中一直握着一对松软的乳房,随后又有一热乎乎的娇躯压了过来,我想睁开眼睛,却怎么也睁不开。一条软软的舌头亲裹着我的全身,随着汹涌的波涛起伏,我全身燥热,却舒适无比。

  不知过去了多久,一缕阳光射了进来,我在梦中醒来,身边没有了让我舒适的躯体,而我的衣服却被脱的精光,连忙摸了摸下身,竟然还有些残留的汗湿,‘怎么做起了春梦’,我摇摇头无奈地笑了笑。

  “醒了,赶快洗洗,吃过饭,我带你去高第转转”,闻艳打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9-12 15:38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9-13 10:39  金钱  +18   好帖
王大三   2011-9-13 10:39  魅力  +18   好帖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083055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