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46057个阅读者,68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6 19:49
呵呵,我又来了,支持楼主




----------------------------------------------
笑看人间百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7 20:35
越来越慢了楼主




----------------------------------------------
绿色家园 崇尚自然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7 20:40
  
  八十年代中后期,出现在中国大陆的夜总会和电影里那些香港的夜总会有着本质上的不同,香港的夜总会多以小姐陪侍为主,大陆夜总会更像是现在演艺吧的前身,多以欣赏节目为主。

  在北方,娱乐场所少得可怜,偌大的一个省城,像样的夜总会不超过三家,明都就是其中之一。到在夜晚,这里则成了那些有头面的私人会馆,来这里消费成了一个人的身份象征。

  夜总会的正式节目都要在八点半之后,在这之前多是播放一些轻音乐,中间再穿插几段慢舞。这段时间也成了人们喝酒品茶贴面的时间。我和勇哥来的时候还没到八点,里面正在放着慢四,池子中间,有几对男女在昏暗的灯光下贴在一起,随着舞曲的节奏,在原地蹭着。

  有眼尖的服务员看到我俩,马上跑了上来,冲着勇哥一阵的点头哈腰,“勇哥,老位置给您留着呢”,说着把我俩引到了靠近舞台前的一个圆座上。

  “四扎啤酒,一个果拼,余下的小费”,勇哥扔给服务员一沓票子,足有三四百元之多。服务员一躬到地,不一会啤酒和果拼送了上来。

  “勇哥,用得着吗”,不是我心疼那钱,确是觉得有些不值。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来这里,钱就不叫钱了,今天是我俩,将来你要领着你的客户过来,记着,一定要比这出手阔绰,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就叫一个气势,要让和你做生意的人觉得你有这个实力”。

  一个扎啤下去后,音乐停了下来。舞台上,几个乐手模样的人走了上来,在台的一侧找好了各自的位置,接着一个身着大开叉亮片旗袍的年轻女人走到了台前的麦克旁,开始介绍今晚的节目。

  几首流行歌曲过后,乐队下去,主持人又走了上来,“下面有请来自哈尔滨的宋巧巧小姐为大家送上最为疯狂的霹雳摇滚现代---月光迪斯科”。人还没有上来。台下掌声和口哨声不断,看来哈尔滨的妹妹在这是倍受欢迎。

  伴着重金属音乐的强烈节奏,一袭紧身黑衣的女孩扭了上来。聚光灯下,女孩的身子好似没骨的蛇一般,疯狂地扭曲着,一头长发四下飘散遮住了脸庞。

  “是她吗?”。

  勇哥没有说话,笑着冲服务员打了个指响,从手包里又掏出一沓钱来,“六个花篮”。

  “好咧”。

  “花篮,什么意思?”,我不解道。

  “你以为这些演员每天就靠这一头贰佰的出场费吗,她们每天赚的就是这客人送的花篮,每个一百,演员和老板平分”。

  “操,还是这钱好赚”。

  “这才哪到哪,你知道这妞为什么专挑南方的老客吗?”。

  “怎么?”。

  “不是我小瞧咱这地的人,想我这样出手六个的还没有几个,人家那些南方来的,一出手就是十几二十个,就说这打炮吧,一宿少说也得一槽子,还不算玫瑰酒店的炮房钱,砸也把你砸死了!妈的,也不知道这妞是不是镶金边了”。

  “勇哥,你没尝试尝试”,我笑道。

  “我可不想刷那帮蛮子的锅,在中个什么标的,一会就看你了”,勇哥也哈哈笑道

  月光迪斯科刚一结束,服务生跑了上去和女孩耳语了几句,又指了指我俩。

  女孩笑着走了下来和勇哥道了声谢,眼光却停在了我的身上。我也看清了女孩的样子,果然是以前台球社的那个哈尔滨表妹。

  “你是城子!”,女孩满脸悦色在我身边坐了下来,回身喊过服务员,“再来几扎,算我账上”。

  “真巧啊,没想在这还能看到你”,没有了台上的疯狂,女孩的样子看上去沉稳了很多。

  “我也是听勇哥说你在这,这不特意过来看看你”,我嘴上说着,心里却道,“以前在台球社,你上赶子往我身上贴,这会要不是为了那门市,我用得着跟你这套磁吗”。

  “巧巧,一会还有场没”,勇哥道。

  “没了”。

  “走,这也不是说话的地,咱去阿福仔喝晚茶”。

  阿福仔是省城第一家粤式酒店,当时北方人很少有喝晚茶的习惯,生意不是很好,大厅里只有几桌零散的食客。

  巧巧拉着我一会问这,一会问那,兴奋的像只小家雀。勇哥一旁笑着也不说话,要过来一打啤酒。

  才一瓶下去,巧巧便坐在了我的腿上,举着一杯酒嗲声道,“哥,我真没到你能来看我,这杯酒是我敬你的”,说着把酒杯递到了我的嘴边。

  巧巧的举动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看了一看勇哥,勇哥那低着头喝着啤酒,根本没有瞅我。

  “怎么地,看不起妹妹吗?”,巧巧假装嗔怒,那嗲劲让我身子一麻,无奈之下,张口仰脖把酒干了。

  “好啊,好啊,这才是我哥嘛,喝了这杯酒,以后有用得着妹妹的地方,你尽管说话”。

  “还别说,哥这真有一件事要求到妹妹”,我没想事情进行的如此顺利。

  “说吧,只要妹妹能办到的”,坐在腿上的巧巧,双手在我身上有些不老实起来。

  “我地娘诶,刚出校门,我遇到的女孩怎么一个比一个大胆”,我在心里是叫苦不迭,勇哥在一旁继续装作没事人一样。

  “这不,我在太原街那看中一个门市,承租上遇到些麻烦”,我硬着头皮道。

  “我能帮上什么忙啊”,巧巧说话时,我抬头看了一眼,她的眼神似有意无意的朝勇哥那看了看。

  “勇哥,还是你来和巧巧说吧”,我起身借口去了洗手间。

  在洗手间里,我想来整件事情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可又说不好。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0-8 19:33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7 20:50
  回到桌上,巧巧没有说话,眼睛一直怪怪的盯着我,盯的我心里有些的发毛。

  “小弟,出来一下”,勇哥把我叫到了边上。

  “事我和她说了,你还别说,这妞真够意思,答应了”。

  “答应了?”,我长长的喘了口粗气。

  “是,答应了,不过这妞对你可是一往情衷啊,她说了不想和你天长地久,只想曾经有过就行了,我的意思你明白了?”。

  来之前我想到过,利用和她之前的关系办成此事,却没想过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见我犹豫不决,勇哥又道,“小弟,你和艳子的事我也知道,不过你放心,这是除了你和我,没有第三者知道,再说,这妞长的不错,别人上赶子给钱都不做,这白便宜你了,你还郁迟啥,要是这妞能看上我,我早就冲上去了”,勇哥坏笑道。

  “那我不也成了刷锅的,万一在中了标可咋办,勇哥,你这不是害我吗”。

  “那都是瞎说的,人家这妞是根本没看上我”,勇哥嘿嘿道。

  “房间我都替你开好了,玫瑰大酒店907,这是房卡,你拿好”。

  “房间都开好了?,你啥时候开的”,我疑惑的看了看勇哥。

  “啊,这个...”,勇哥顿了一下,略有些尴尬,“那地我以前老去,前天还在那开的房,房卡也没退,就带在了身边,你小子便宜去吧”。

  这解释倒也合情,我没再问下去。再看到巧巧,她那像似没事人一样,反倒是我脸红得像画里的关公。

  我擦干了身子从浴间出来,巧巧裸着身子,双手拄着腮帮,舌尖不时的舔着嘴唇,那神态像似一个深闺里怨妇,更像似一只正在发着情的母猫,直勾勾的看着我,猛的,巧巧仰过了身子,在我眼前呈现的是一双白花花抖动的双乳,再往下去是平坦的小腹和若隐若现的隐私地带。围在我腰间的浴巾滑了下来,我喉咙干咽了几下,只一个箭步便跃了上去。书里说,君子坐怀不乱,在我看来,纯属扯淡,此情此景要是有人能保持清醒,除非他是生理上有障碍,再者我也没说过自己是个君子。

  看似有些羸弱的巧巧,劲头比闻艳还要大,不时的还教我做着一些花样。相较之下,闻艳在床上的动作要显得业余的多,不愧是职业选手。

  “巧巧,我怎么感觉咱俩的身份像似调换了似的”,两个小时后,我靠在床头点上了一根事后烟,三进三出让我倍现疲态。

  “啥意思,你是不是后悔和我上床了”,这妞子一只手在我身下轻轻的摸着,突然使劲捏了一把。

  “哎呦,我操,你不是想让我断子绝孙吧,真是最毒妇人心”,我跳了起来。

  “乖啊,奴家错了,奴家给您陪不是了”,巧巧也不知道打哪学来的,把我又拽进了被窝。

  “哥,不是我想掐你,是我稀罕的受不了了,才这样的,和你说个事,你别笑我”,巧巧在我耳边一边亲着,“有一次我和我姐说,我看上你了,我姐她说我在发骚,其实我还真的有点发骚,好几次在做梦的时候就和你这样了”。

  “也不是啊,在台球社那会我俩也没有怎么说过话,倒是我那俩同学常和你俩搭咕”,此时的我对女人想的什么还真的不太明白。

  “你啊,看着挺精的,怎么和个呆子似的,袄,我明白了,你当时是不是把注意力都放在那个开球社的女孩身上了,根本就没有注意过我”,巧巧手下又要使劲。

  “别瞎说,我还小呢,哪懂得那些啊”,我是真怕她再来一下。

  “哪小,我看它比一般的都大”,巧巧嗤嗤笑道,我是彻底的服了,赶紧转移了话题。

  “巧巧,说真的,这次我觉得这事做的有些见不得人”。

  巧巧眼睛立了起来,我知道她是误会了,连忙解释道,“我说的不是咱俩这事,我说的是让你帮忙这事,说真的,我他妈的怎么感觉自己是在犯罪呢?”。

  “你别想太多了,其实昨天勇哥来找我说及此事,我听说是你要我帮忙,我心里甭提多乐了,谁让我傻呢,傻了吧唧的喜欢一个不可属于我的男人”。

  “昨天?怎么在这之前勇哥就找过你”,我心中越发的怀疑起这整件事的前后。从租房子开始,轻纺局要往外承租,这消息绝不是最近一天两天才传出来的,勇哥肯定事先早就调查过了,从轻纺局的办公室主任,再到找人去勾引他,一步步下来,到明都找到巧巧,偏巧勇哥身上还带着房卡,这一切好像都是在勇哥意料之中,不过房子是给闻艳和我的,他这样做为了什么呢?我是满拿脑子的疑问。
  “呸呸,看我这张嘴”,巧巧知道自己说走了嘴,连着在我唇上亲道,“我把事情告诉你,你别生气啊”。
  “不生气,你说吧”。
  “其实那个轻纺局的主任我早就认识,以前经常去明都捧我场子,和我说过好几次要我陪他,多少钱都行,我都没答应,勇哥不知在哪听说的,昨天就来找了我,在台球社那会儿,我见过你俩在一起,就和他问起你,偏巧他说这事是为了你和你的朋友,我就一口答应了下来,不过我也想让他帮我个忙,就是让你陪我一回,哥,事我都说了,你别生气啊,我是真的喜欢你”。

  “就这些?”。

  “嗯,真的就这些了,我都说了,哥,你别生气啊,妹妹给你亲亲”,巧巧的哄人技术比她的做爱手段还要厉害,只一会又让我雄风再现。

  第二天一早,我去了勇哥的店里。

  “小弟,看你神采飞扬,这妞还不错吧”,勇哥笑道。

  “是不错,不过勇哥你好像有点啥事没说吧”,我眼睛盯着勇哥。

  勇哥像似有些心虚,“啥意思,这眼神瞅我”。

  “还装,那妞都告诉我了”,我佯装生气道。

  “小弟,你可别误会啊,我做这一切,是为了谁,你还不知道吗,本来开始我是自己看上那块地了,后来闻艳和我说想开店,我就想,这块地在你俩那,和给我是一样的,只要不被别人租去就行,咱是兄弟啊,相互有得照应不是”,勇哥连忙解释着。

  “我是生气,不是因为这个,你说了,咱是兄弟,有啥不能直说的”,我笑着捶了勇哥一拳。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0-8 00:14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8 16:34
又来读了,支持楼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9 10:31
记号




----------------------------------------------
我总以为自己隐身,别人就找不到我了
但是没有用的
像我这样拉风的男人-----
无论在什么地方
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
那么的鲜明,那么的出众
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渣子
神乎其神的语言表达方式
和那杯Dry Martine
都深深的出卖了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9 11:02
加油 快写完成 赶快回到诗词中 期待你




----------------------------------------------
明月星空作画 清风漫舞天涯 悠悠碧草摇曳 映醉多少梨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9 11:06
越来越慢了楼主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9 19:36
  下午,巧巧过来了,说轻纺局现在都已经放假,门市的事看来只能等到初四上班了。我也正好落得个清闲,想着学校那也该有个交待,便在店里拿了一件女式棉夹和一条还没有上架的体型裤,去了老涂家,道上刚巧路过稻香村,又买了四盒点心,两瓶五粮液,和两条大重九。

  不知是不是见到我手里拎着的礼物,老涂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笑容,“你小子,是不是跑得野了,这学都不想上啦”。

  我没有接老涂的话,把手中的袋子递给了旁边的貂蝉,笑着道,“师母,这趟去广州,也没带啥回来,这是我在那边上的,正宗香港货,您试试”。

  “香港的?”,貂蝉眼睛一亮,立马接过去打了开,一边咂着嘴,一边兴奋道“你看看人家这做工,这质量,咦,这是什么?”,貂蝉把体型裤抖了开.

  “师母,您可别看这外裤不像外裤,衬裤不像衬裤的,这可是香港今年夏季最流行的,叫体型裤”。

  “是吗,你先和你涂老师聊会,我进去试试”。

  “涂老师,回来的着急,也没给您带啥,我知道你喜欢喝点,就捎了两瓶酒来”,我把那两瓶五粮液和两条大重九拿了出来。

  “我这个天”,老涂把五粮液放在手中来回的看着,“二十年陈酿”,又撇了一眼那两条大重九,“你小子这趟没少挣啊,这烟这酒不便宜啊”。

  “应该的,您没少照顾我”,趁着老涂高兴,“涂老师,我和朋友在太原街那租了一个门市,可能还要请一些假”。

  “请假倒是没啥问题,不过你这不是越耽误越多吗,你小子学习一直都还不错,是不是太可惜了”。

  “现在是筹备中,等生意上来,我那朋友自己看着就行了,到时候我再回校,耽误的不会太多”。

  “育新(老涂叫涂育新),你看看,怎么样”,貂蝉上身穿着棉夹,下面穿着体型裤,满脸得意的走了出来,在我俩面前转了一圈,接着又把棉夹脱了下来,里面是一件小翻领花格衬衫,也是上了些年纪的缘故,腹部两侧的赘肉虽然有些向外突起,不过臀部在体型裤的紧勒之下,却显得有些上翘,性感十足。

  “赶紧脱了吧,这能出门吗”,说归说,老涂的眼睛却一直盯在貂蝉的屁股上。

  “就说你是个封建榆木脑袋,都什么年代了,老赶子”,貂蝉哼了一声,没有理会老涂,“小城子,你觉得咋样”,貂蝉把身子一挺在我眼前晃了一下。

  “以我专业眼光来看,只能说一句‘外瑞顾德’”,我由衷的赞道。

  看到师母的穿着,我对未来体型裤的销路信心大增。

  “也不看看自己那个肚子,还穿什么体型裤呢”,老涂撇了撇嘴。

  “一边呆去,肚子咋了,大不了我换一件稍微肥大一点的上衣”。

  “这主意好,别管他什么肚,咱都能穿体型裤”,貂蝉说的倒提醒了我,不管是她环肥燕瘦,只要搭配合适,都能穿上咱这体型裤。

  “师母,等我的店开业了,就在店门口写上,‘别管什么肚,就穿体型裤!’”。

  “好啊,到时候,我在带上一帮姐妹去你那捧场”。

  闲聊了一会,貂蝉张罗要老涂买菜,我连忙告辞借口有事,走了出来。


  本来定好初一和闻艳去勇哥那拜年,家里临时决定去了抚顺(姥姥家),回来时已经是初四晚上。

  第二天刚要出门,又被老妈叫了住,“不知道今啥日子啊”。

  “啥日子?”,老妈把我问的一愣。

  “破五?,知道吗,今天不能出门,你给我老实在家呆着”。原来北方有个习俗叫‘破五’,说初五这天不能出门,容易把晦气带给别人,无奈之下又等了一天。

  因为惦记着门市的事情,初六一大早,我饭也没吃就和闻艳去了太原街。虽然单位都已经上班,可街里的行人不多,有一些店铺还上着闸板,即使开业的也是冷冷清清,我的心头不禁有些忧虑,对未来的服装店多了一丝担忧。

  “怎么了”,闻艳笑道,“你别看现在街里人少,这是过了年的后遗症,哪都这样,天稍转暖就好了”。

  “我没担心那个,我是想着巧巧那边事给咱办了没有”,嘴上说着,心里好受了不少。

  在勇哥的店里意外的见到了一个熟人,高静的哥哥高超。

  相对我的惊喜,高超却很平静,“妹夫(因为高静的关系,这个妹夫成了高超的习惯,我也懒得去解释),别看这段没看到你,不过你的一举一动我是了如指掌”。

  “怎么呢”,我看了看勇哥。

  “你别看我”,勇哥笑了,“超是鹏飞的铁子”。

  “我说的呢,对了超哥,鹏飞那怎么样了”。

  高超知道我是在问鹏飞和金龙帆的事,“我是在你俩走的那天,从汕头赶过去的,听鹏飞说起你,我还直后悔呢,你放心,金龙帆这回在广州算是完了”。

  “快讲讲”,我急迫道。

  高超嘴角一咧,“操,不是哥们吹,八三年,那场千人大战你见识过吧,和鹏飞这没得比,咱那是干咋呼的多,真的动手的没几个,我算是明白了什么是咬人的狗不叫唤,我这话有点不恰当了,不过人家鹏飞,那真叫牛逼,暗地里调的人,没有一千最少也有八百,三十晚上,趁着金龙帆最松懈的时候,五处齐发,一下子把它在广州的五个场子连根给端了”

  “操,真他妈的过瘾,可惜我没赶上”,闻艳比我还要兴奋。

  高超白了她一眼,“妹夫,你眼睛是不是瘸了,他妈的啥人你都交呢”。

  “啥意思,他交啥人,你管得着吗”,听得高超语气不善,闻艳脸色一变,店里的空气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

  “去你妈,你个小马子还敢在我面前叫唤”,高超做了个要抽闻艳的架势。

  “够了!”,我吼了一嗓子,立在两人中间,“超哥,你是不是喝了,做的有些过了吧,我不管闻艳是啥人,总之她是朋友,和你们一样是我哥们,你今天骂她,那也是在骂我,我不希望在咱们兄弟之间闹什么不愉快的事”。

  高超没想到我会发怒,略顿了一下,阴沉道,“你是不是吃错药了,和我这样说话,我妹妹那点不比她好,说你眼瘸,我他妈看应该说你是眼瞎才对”。

  “超哥,我看你是误会,我跟高静和闻艳是一样,她俩都是我朋友,有人要对高静这样,我一样会出头,如果今天你要对她动手,咱之间的交情就此拉到”。

  “行了,都自家人,大过年的,这是干啥,超,今这事就是你不对,抛开别的不说,一个大老爷们,怎地看你那架门还要对艳子动手咋地”,勇哥上来打着圆场。

  “为了点逼事,就要和我翻脸,你小子他妈的可以啊”,高超嘴上像似在骂我,口气却缓和了不少。



  “有人没有,赶紧的,给本姑娘倒杯水来,可累死我了”,门外巧巧走了进来,也没抬头,一屁股坐在了靠近款台的椅子上。

  大家的注意力一下移了过去。

  “呦,人挺齐啊”,巧巧抬头扫了一圈。

  “妥了?”,勇哥问道。

  “你说呢”,巧巧不屑道,从挎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来,“都在这呢,哥,我没让你没吃亏吧”,巧巧冲我眨了眨眼。

  我干咳了两声,“看你这话说的,我还不知道咋谢你呢,以后店开了,只要你看着好的,尽管拿就是了”。

  “你说的啊,可别到时候不认识我了,走了,我那还有事呢”,巧巧来的急,走的也快。

  “这妞不错啊”,直到巧巧走远,高超的眼睛还在那直勾勾的望着。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0-9 19:52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0-10 00:26  金钱  +10   好帖
王大三   2011-10-10 00:26  魅力  +10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0 00:27
  读并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1 17:43
  勇哥故意咳嗽了一嗓子,斗气道“你那眼睛还能收回来不,就那么点的逼事,至于吗”。门口的营业员扑哧笑了出来,屋子里的气氛缓和了过来。

  流氓就是流氓,高超丝毫不见尴尬,“谁他妈的也别笑话谁,你们说,这妞怎么样”。

  “是不错,不过你肯定是不行了”,勇哥咂了咂嘴。

  “你告诉我她哪的,哥们保证一个礼拜内拿下”。

  “算了,我可不和你扯了,我这还要和他俩说点正事,那妞在明都,你自己泡去吧”。


  走到门口,高超回头冲我招了招手,我跟了上去。

  “我这人就这样,说话冲,但哪说就哪了了,有个事我忘告诉你了,你那个同学天宏跑路了”。

  “跑路,怎么回事”,我吃了一惊,莫不是出什么事了?

  “也没啥事,这次和金龙帆,虽然没有死人,可重伤了几个,警察那边查到鹏飞,天宏把事给揽了下来,跑澳门去了”。

  见我面带忧色,“其实也没啥大事,像这种情况,花些钱在官面摆摆,等过一阵子就消停了,鹏飞让我告你这事,一是怕你多想,还有就是当你是真的哥们,他说了,以后有啥事只要你一句话就行,我走了,记得有空去看看小静,别他妈的有了新人忘旧人”。

  “这是哪跟哪啊,我和小静也没...”,没等我说完,高超挥了挥手走了。

  “我大概算了一下,这店要是全下来,恐怕得七八万,你俩咋打算的”,勇哥看着我和闻艳。

  “我刚才看了下合同,房费省了不少,一年还不到三万,我这算上城子之前的两万,差不多有五万左右,不够的话再借点,不管怎样,店得先干起来,实在不行,看能不能从其他地方先拿些货”,闻艳说话时一直盯着勇哥。我明白闻艳的意思,你勇哥是不是该出些血了。

  “借啥借,不够的我补上”,勇哥挠了挠头。

  “有啥条件没”。

  “自家人,我能有啥条件”,勇哥干笑道。

  “得了吧,你那小九九我能不知道,这样吧,管理你别参与,利润咱三一三十一,一家一份看,城子你看怎么样”。

  “我没意见啊”。

  “那就这样说定了,我找人先去装修”勇哥这回是真的乐了。



  三月中,鹏飞来了一个电话,说从广州发过来十几个服装模特架,在当时,每家服装店能有一个这样的服装模特架就已经不错了,鹏飞的礼物无疑是给我们港海服装店在锦上添花。

  北方的四月虽然已是初春,但不似江南的那种草长莺飞,省城的早晚还有些料峭春寒 ,中午天气转暖,街上的人也多了起来。‘港海时装店’的横匾,在路口十分的显眼,店面两侧的橱窗里摆放着鹏飞送来的模特架,在闻艳的设计下,模特身上的服装搭配吸引了很多人的驻足。

  一天下来,春季的单棉夹克卖的不错,可体型裤却是看的人多,买的却没有。

  “城子,我看这批体型裤要砸手了”,闻艳的话也是我担心的,“过几天再看吧,我估计还是天冷的原因”。

  一个礼拜过去了,体型裤只卖出去了一条,这离我当初的预想相去甚远,心也烦躁了起来。

  “反正也是货压货,咱也赔不着”,闻艳安慰道。

  “老板,橱窗里那体型裤怎么卖?”,门外进来几个中年妇女,店里的新雇来的两个女营业员迎了过去。

  “一百五,你们要诚心买的话,一百二”,我还没来得及瞅进来的几个人,张口就道。

  “嗯,不贵”,一个女人笑着摘下了脸上的太阳镜。

  “呦,师母啊,快到里面坐”,我连忙过去招呼道。

  “这几个姐妹都看好你送我的体型裤,这不非吵吵让我带她们过来,您看吧,咱那大部队还在后面呢,小城子,你看着再给便宜点”,貂蝉笑道。

  “没问题啊,那就进价,八十,全当大伙替我做宣传了”。

  来的几人每人都买了一条,有两个穿厚线裤的更是直接蹬上了体型裤走的。

  没一会,门外又进来几个女孩,上来就问体型裤。

  “一百八,在广州最少要三百多,我这是纯正的香港货”。

  “不是啊,我刚在外面问得那几个人,说是一百二啊”,有女孩回道。

  “那几个是我朋友,都照那价,我还不得赔死”,我脸上装着委屈,心里却乐道,“还得是咱这师母,想的周到”。

  “老板,一回生,两回熟,咱们常来几回不久是朋友了吗,一百二吧”。

  磨叽了一会,我装作好大不情愿的样子,以一百二的价格卖给了几个女孩。

  女孩们走后,闻艳在款台里拍起了巴掌,“我才发现,你不仅会卖货,而且还是天生演员的坯子,看来我这搭档算是找对了”。

  “你先别夸我,我算是看出来,不是天冷的原因,是没人赶第一个穿出去,明天开始,你们几个都穿着它卖货”。

  “得了吧,你看我这大粗腿能穿吗”,闻艳瞅了瞅两个女营业员,“你俩还差不多”。

  看到闻艳我突然想起了之前去老涂家说的,“艳,去把红纸和毛笔取来”。

  “干啥”。

  “一会你就知道了”。

  “不管什么肚,就穿体型裤”,闻艳手里拿着我写的红纸,“这话说的绝了,等会我也穿上,你们可别笑我啊”。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0-12 06:30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0-11 21:17  金钱  +15   好帖
王大三   2011-10-11 21:17  魅力  +15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1 21:19
  点缀的不错,又出来个巧巧被人盯上,很有故事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2 19:08
  
  广州的日子虽然一直和闻艳住在一起,却从来没有仔细看过她的身体,只是觉得她很丰满。当穿着体型裤的闻艳走到我的面前,我张着嘴,眼睛瞪的老大,闻艳的大腿稍粗,小腿却很长,两腿并在一起,中间丘部凸起的很高,转过身,那富有弹性的屁股被体型裤勒得紧绷成两半,每动一下都能让人有些遐想,我几乎忍不住想去摸上一把。心里一漾,立刻有了反应。

  “算了,我还是脱了吧,看把你吓得”,闻艳以为我的样子是被她穿着吓得。

  “别,你可别脱,这体型裤穿在你身上,好着呢”,我走近前伏在闻艳耳边小声道,“晚上我去你家,你这穿的,让人一看就想那个”

  “真的?”,闻艳似乎不信,在我手心使劲捏了一下。“真的”,这些日子来一直忙着开店的事,现在倒还真的有些想了。

  “我说,你们橱窗上的那张红纸谁写的”,一个肥胖的女人走了进来,看样子少说也有一百七八十斤,说话声音很粗很冲。

  “怎么了”,我走了上去。

  “不管什么肚,就穿体型裤,话说的挺大啊,你看看我这能穿不”,看她那冲劲我还以为是来找茬的呢。

  “能啊,艳,你给大姐找一条”。

  “好嘞,姐,进里间,我给你找一条试试”。

  胖女人跟着营业员进了里间。

  “艳,你再挑一件肥大一点上衣,给她配上”。

  闻艳点了点头,竖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胖女人在镜子前转了几圈,她的腿不是很粗,在体型裤的紧勒之下,到也有几分苗条,加上宽松的上衣几乎遮住了她的半拉屁股,看不出有赘肉的样子。

  “你们这买卖很会做啊,窗上的广告词写的也好,对了这裤子在加上这上衣一共多钱,我都要了”。

  “裤子一百五,上衣一百二,你给一百吧,也好凑个整”,我没加考虑道。

  “这个数好,二百五,你是不是成心啊”,胖女人故作生气,却又马上笑了起来,笑的整个脸巴子都在颤动。

  “对不住啊,大姐,我这想给您便宜点,根本没想到那”,不解释还好,就连闻艳几人都忍不住笑了。

  “算了,我看你这小老板蛮有经商的头脑,这是二百六,你点点,不用找了”,走时,胖女人递过一张名片,“这上有我的电话,你们到啥新货了别忘了通知我一声”。

  接过名片,当我看到上面的名字,我比看到闻艳穿体型裤时还要惊讶,‘省城联营公司总经理----何云峰’,何云峰的大名简直是如雷贯耳,她的事迹也经常上诸与各大报纸头版,没想到会来到我们店买衣服。
  “艳,你来看看”,我把名片给了闻艳。

  “我说的呢,这人看起来就不一般”,闻艳吃惊的表情不亚于我,“城子,看来咱这牌子就要打响了”。

  在不到一个礼拜的时间,一千条体型裤已卖出了大半,我给广州的谢老转去了电话,老转说现在他那也没有货,从香港发货最快也要半个月左右,最后老转告诉了一个让我很忧心的事情。撂下电话,我马上又在橱窗上写了一张红纸,“体型裤断货,有预购的请登记”。

  包括闻艳在内,店里的人都在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我。

  “都别瞅我,总之这阵子体型裤先别卖,凡是来买来问的,就说广州那断货,最少要半个月后才能发货”,我也未多作解释。

  仅过了一天,来询问裤子的人快要踏平了门槛。临近傍晚,店里来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看年纪不超过三十,打扮的有些妖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3 15:14
  

  来人在店里四下转了转,最后在款台前停了下来,“你这批发不”。

  闻艳抬头看了看我,我点了一下头。

  “你想拿什么货”。

  “就你家橱窗里的体型裤,怎么拿货?”。

  “你想拿多少?”。

  高挑女人伸出两根手指在我面前晃了晃,“二十?”,“NO,贰佰”,女人土不土洋不洋的还夹杂了一句外语。

  “拿货价,七十五,我在广州拿货是五十五,加上来回费用,到家也差多要这个价了,咱这头一回做批发,全当拉个主道”。

  “OK,那就点货吧”。

  闻艳刚要起身去库房,我连忙给横在了中间,“不好意思,店里的货都卖空了,估计得五六天后能到货,大姐你看能不能等几天”。

  女人迟疑了一下,“好吧,反正这几天我还要办点事,哪天来提货?”。

  “最迟不超过七天,七天后你一早来取货就行”。

  “你说准了,我这时间可有限,耽误一天费用算你的”。

  “这两千是定钱,不过丑话说在头喽,要是七天后拿不到货,每过一天,我要你赔给我五百,怎么样?”。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高挑的女人,从面部上看不出有任何异样,看来这绝对是个老江湖了,“没有问题,这话在理,我这就给你写个收据”。

  女人拿起收条看了看,放进了皮包里,也没说句客情话,转身走了出去。

  “哥,刚才那个女的来做什么?”,巧巧一只脚迈了进来,头却还在瞅着女人的背影。

  “来批些货,怎么了?”。

  “你不知道她是谁吗?”,巧巧惊讶道。

  “谁?”,我凝眼看着巧巧,隐隐觉得这里有点啥事不对劲。

  “她是铁强的老婆,也难怪你不知道,之前她经常在南方呆着,我也是,前个铁强带她去明都才知道的,你说他铁强也是太原街的大户,怎么会在你这拿货呢?”。

  “妈的,看这娘们就不是个好货,不是想阴咱们吧”,闻艳一边骂着要往外走。

  “哪去,呆着”。

  “我去把收据要回来”。

  我把闻艳按了下来,“从打租下这地,他铁家哥俩就一直对咱打着主意,昨天老转那边说,之前铁强和个女的去他那拿货,老转挺讲究,讲明了这货不外卖,后来说是铁强在别的家拿了一些地产仿造的体型裤,样式相同,不过质量差了很多,还让我留意点,咱这市面可能会有假货出来”。

  “他既然上了假的,咋还到咱这买呢”,闻艳的话让店里的人陷入了沉思当中。

  “都别想了,我相信咱哥会有办法的,是不”,巧巧上来挎住了我的胳膊。

  闻艳见到巧巧和我亲热,眼睛立了起来,我连忙撤出来胳膊,“巧巧说的是,我既然能卖她,就不怕她这里有什么猫腻,对了,巧巧你有事啊”。

  “说说把正事忘了,我想让你帮我上套演出服,广州那现在最流行的,腰和袖口都带穗的那种,要亮银色的,对了,你再帮我看看能不能带几套‘黛安芬’”。

  “啥是黛安芬?”,别说是我,店里的几个女孩也都是一头雾水。

  “呶,就是这个”,巧巧指了指胸口拍了拍屁股,“胸罩和裤头,知道了吧,咱这市面现在还没有卖的,广州那也都是走私过来的,以前有南方来的老板送过我一套,穿起来甭提那个舒服了,特别是那个裤头,老透了,要不买回来我穿给你看看”,巧巧眼里卖弄着风骚,手又搂了过来,我像似遇到了蛇一般,连忙躲了开。

  看到我的窘样,巧巧咯咯笑道,“这段时间也不见你过去啊,是不是舍不得花钱咋地,大不了酒钱我请,这有些票”,说着巧巧在兜里掏出一沓明都的票来,“求你了,那个高超,没事就想约我出去,我和他说我有人了”,巧巧走时冲我瞟来一个暧昧的眼神。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0-13 15:29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0-13 16:57  金钱  +16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10-13 16:57  魅力  +15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3 16:58
  故事不断,精彩连连,表示支持!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5 14:53
  “骚 货”,看着巧巧离去的背影,闻艳骂了一句。

  我感觉此时自己就像一块肉饼,夹在了两头饿狼的中间,弄不好就要被一方吃的连个渣也不剩,或者两头狼在为了这块肉饼,打的是头破血流。点上一根烟,我躲了出去。

  “你要干啥去”,闻艳跟了出来。

  “想点事”。

  “有啥想的,大不了鱼死网破,怕他妈的X”,闻艳以为我在担心二铁那会对咱们不利。

  “他哥俩我倒真没怕,我是在核计咱做人,是不是不能太狗”。

  “啥意思啊”,闻艳睁大个眼睛瞅着我。

  “我是说,卸磨杀驴的事我做不来,巧巧再骚,可毕竟咱这店是人家帮着拿下来的,如果你俩之间要是有点什么,那我可真的是没法做人了”。

  “我还当什么大事呢,看把你愁的,我就是看不惯她在你跟前那个贱样,大不了以后她再来,我躲出去还不行吗”。

  “你啊”,我在闻艳鼻子上捏了一下。“关店吧,过大勇那看看”,闻艳挽起了我,乖巧的像个小媳妇。


  “那娘们叫田晓云,也不怪艳子没见过,这两年她一直在广州帮着二铁上货”。

  “田晓云?这名字我听过,好像是什么省城四大名抽(现在的小姐)之首,早前听说她不是跟过鹏飞吗,怎么现在又和二铁扯上了”,闻艳听到田晓云的名字,表情很是惊讶。

  “她怎么跟的二铁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知道鹏飞和她分手时,给了她两间服装店,这娘们就喜欢玩阴的,仗着二铁,不到半年就把旁边几家给整黄了,不过也没啥,他二铁现在要是和咱们硬磕,他也占不到便宜,你俩留点心就行,我想她这里肯定藏着什么猫腻”。

  “她取货时,勇哥你暗里派几个人盯着点,我倒要看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

  一个礼拜后,田晓云来了,身后跟着两个剃着光头的混子。

  “货到了吧?”。

  “到了,艳子,你去给大姐点货”。

  田晓云怔了一下,随即笑道,“那就好,那就好,我前个听广州来人说那边还没货,我还核计你这不能有,想着再给你宽限些日子呢”。

  “那我先谢谢大姐您了,做买卖哪能不讲信誉呢,我是托人空运过来的”。

  点完货田晓云带人走了。

  目送几人走远,闻艳愣愣道,“就这么走啦”。

  “怎么,不走你还想留她吃饭”,我笑道,“这人可真不简单,要玩心眼,艳,你十个也顶不过她”。

  中午,逛街的人多,店里的生意也多,田晓云又来了,手中拿着一条体型裤,身后除了之前的两个光头,还跟着五六个混子。

  “我说小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这不是坑姐吗”,田晓云晃动着手中的体型裤,身后有人把一大袋子体型裤扔到了我的脚下,店里的客人也都停了下来,看着这边。

  “有话慢说,出啥事了?”,我不紧不慢道,心里已经猜出了大概。

  “你让大伙看看,这裤子能穿吗,你这坑我不打紧,可让人家骂我卖假货,我这信誉没了,你说咋办吧”,田晓云脸上像似很委屈。

  “和他说什么废话,赶紧的赔钱,不然把他店砸了”,一个光头叫嚷道。一些不明真相的也都在那指指点点。

  “我他妈看谁敢砸我的店”,闻艳走了上来。

  我把闻艳拦在了身后,“这裤子咋了?”。

  “你自己看吧,我那客人刚穿上,裤裆就开了,你这不是坑人吗,人家一个劲的让我包赔精神损失,你看咋办吧”。

  接过体型裤,在裆口看了一眼,翻过来我又在靠近右腿的裤线处看了看,“大姐,是不是你搞错了,这货不是我的”,我笑呵道。

  “什么,我搞错了,我看你这小老板挺老实的,怎么,想赖账!”,田晓云一改之前委屈的模样,急怒道。

  身后那些混子围了过来,“嫂子,和他说什么废话,不赔钱,砸店”,有人从身后拿出了棒子。

  “想砸我店容易,让我赔钱也容易,不过得听我把话说完不是”,我乜了一眼这些混子。

  “艳子,你去把咱的体型裤取来”。

  “我把闻艳取来的体型裤摊在手中,“两条体型裤,看着是一模一样,大伙再看看”,我把体型裤翻了过来,“咱们这裆口全是双线的,再看看这条开线的,就锁了一条单线,还有,大家再看看,我们所有的裤子在裆下裤线处,都有一个小的商标,上面标有产地,而且我在每个商标背面都用笔写了我们港海的字样,这条开线的即没有商标更谈不上有我们的字样”。

  围上来的混子各个面面相觑,看着田晓云。

  “你这卖的真货,谁知道你是不是用假货来骗我”,田晓云强词道。

  “他用没用假货骗你,我想有人能告诉你”,人群后,勇哥带着一竿子人走了上来,“跪下”,一个戴着前进帽的小子被勇哥一脚踹在了地上,“说吧,怎么回事”。

  “我...我...”,跪在地上的前进帽,哆嗦的看着田晓云。

  “呦,大勇啊,你咋来了”,田晓云干笑了两声,低下头,“三子,怎么回事,货是你偷换的?”田晓云冲这个叫三子的前进帽挤咕了一下眼睛。

  “啊,嫂子,都是我不好,我用假的换了你的真货,我就是想捞点外快”,三子反应很快。

  “你看,都是我没搞清楚就跑来了,小弟啊,姐给你赔个不是”,田晓云满脸赔笑,整个人来了个一百八度大转弯。

  “事到没啥,现在也都弄清了,不过你才不说了吗,这开店的要的就是个信誉,港海我也是老板,这事你说咋办吧”,勇哥根本没睬田晓云。

  “这样,任我带回去再收拾他,嫂子我在明都再给你兄弟摆上一桌,你看...”。不愧是四大名抽,田晓云话说的很圆。

  “算了,勇哥,我看大姐也是不知情才来的,都是一条街上,低头不见抬头见,这事到此就拉倒了”,我赶个圆场。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0-15 18:05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0-15 18:39  金钱  +12   好帖
王大三   2011-10-15 18:39  魅力  +12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5 18:40
  哈哈,闻艳不想想自己,还去说巧巧**,真有意思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7 01:45
  
  面如春水,眼含秋波,这词用在田晓云身上有些糟蹋了,此时的她搔首弄姿,那眼睛似长了勾一般的瞟着大勇,“勇啊,看今天这事弄的,姐改天给你摆酒赔罪”,嗲声嗲气的,开始嫂子的称谓也改做了姐,我在旁边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勇哥也是面色一红,干咳了一声,“摆酒就不必了,以后少找些麻烦,省得大家都不好过”。
  “看你这话说的,那姐走啦”,田晓云带着一帮人撤的很快,勇哥的眼睛也一直盯在远去的田晓云身上。

  “诶,还看!一会要掉里了”,我笑着用手在勇哥眼前晃了晃。

  “都说这娘们骚,今天算是见识了,他妈的,看她那个屁股一扭一扭的,真想干她一炮”,勇哥咽了一口唾液,底下人一阵哄笑。

  “得,得,滚犊子,都起什么哄”。勇哥把人哄走后,回头道,“不过话说回来了,这娘们这次挨了鳖,指不定还会弄出些什么,你和艳子得多留神些,对了,还有个事,前个鹏飞来电话说要过来”。
西
  “鹏飞要来?什么时候!”,我按捺不住心中的惊喜,不过转念一想,自打他和皇姑的刘勇为争夺地盘退出省城后,还一直没有踏足过这片家乡的土地,“鹏飞哥这趟说为啥事没”。

  “估计也就这两天就到了,前阵子,二龙说五爱要拆迁建大厅,他和刘勇都盯着那块肥肉,我估计这次鹏飞这次来为的就是这码子事,算了,先不说这个,我得回去准备准备”。


  “艳,帮我倒杯茶”,勇哥走了,我的心情还没平静下来,从学校到走向社会,勇哥像自己亲大哥一样,而鹏飞又是我最为交心的一个朋友。

  “咋地,听鹏飞来兴奋的?”。

  “有点,也不知道咋地了,一听到鹏飞要来,这心那,就跟长了草似的,你说人家那么牛逼的一个主,拿咱们比自己兄弟还亲,我就觉得咱差着人家的情,这回他来,咱得好好的补上”。

  “放心吧,我早替你想好了,等他来了,我俩请他到家里吃饺子,这不比在外面胡吃海喝强的多啊”。

  “嘿,这主意好”,我拍着款台站了起来,“艳,那你就受累了”。

  “是吗,那你可得好好的安慰安慰我”,闻艳嘎嘎笑道,也不顾及旁边的他人。

  我的天,这虎逼娘们,我差点晕了过去。

  鹏飞此行来省出于隐秘,身边只带了四个兄弟,小林子因为有演出没有跟来。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接站的也只有我、闻艳、勇哥和高超。勇哥在车站对面的和平旅社开了三个房间,先安排鹏飞一行住了下来。

  定好第二天一早去二龙那,吃过饭后,鹏飞想去休息,却被高超拉着去了明都。谁也没曾料到,鹏飞到在明都,却差点为他在省城之行招来杀身之祸。


  我们刚一坐下,便有服务员送来了啤酒和果拼。

  “鹏飞,不是兄弟我吹牛逼,在省城这地,你兄弟我好使”,可能是刚才在饭店多喝了两杯,高超的话有些多了,勇哥几个在那笑了笑没有吱声。

  “等会让兄弟的铁子给你跳上一段,那身段绝了”,高超点了点服务员,吆喝道,“去,和你老板说,赶紧的安排巧巧上来,妈的去完了小心我把你的夜总会拆了”。

  “呦,这谁啊,癞蛤蟆打喷嚏,口气还不小啊”,在背靠我们的沙发后面有人嗤道。

  “谁他妈的在那放屁呢”,高超听出说话之人出言不善,拿起一个酒瓶子走了过去。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们铁家哥俩,刚才说话的是谁,有种的给他妈的我站出来”,高超斜着醉眼看着二铁他们一桌子人。

  “我说高超,喝多了吧,这是你大呼小叫的地吗”,铁强楞瞪着眼睛。

  “去你妈的,你他妈的才喝多了呢”,高超根本没有理会,破口大骂。

  “超,赶紧回来吧”勇哥走了过去,拽住了高超,冲着铁强他们点头道“对不住了,这小子喝多了,大伙都见谅一些”。

  “见谅些,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打铁强身旁站起一人。

  顺声音瞅了过去,我心咯噔一下,“张平峰?”,我不由得叫出了声来。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0-17 09:32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0-17 11:30  金钱  +12   好帖
王大三   2011-10-17 11:30  魅力  +12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7 11:31
  继续拜读并继续期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7 12:35
等待中,老板加油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228057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