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45811个阅读者,68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7 15:45
  显然鹏飞也注意到了张平峰,原本还有说有笑的脸上突然阴冷了下来,眸子里两道寒光直射了过去。都说狼的嗅觉敏锐,有着狼性的张平峰也注意到幽暗处有人在注视着他,搬开沙发走了过来, 我挡在了鹏飞身前。

  “是你?”,张平峰直盯盯的在我脸上停留了几秒,摇了摇头,把身子一歪朝我身后瞄去。

  “宋鹏飞!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通知兄弟们一声,也好给你接接风啊”,张平峰笑得有些刺耳。

  “给我接风的只有我的兄弟,那些狗崽子们还不配”,鹏飞站起来搂着我的肩头道。

  “你鹏飞哥这几年不是只学会了嘴皮子上的功夫吧,我话也不多说了,既然来了,总不能不见见以往的这些老朋友们吧,明天下午一点,玫瑰酒店宴会厅,不见不散”,张平峰嘿嘿冷笑着走了回去。

  “去你妈的,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高超迎着张平峰骂道。

  一只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高超的头上,随着周围和台上演员们的惊呼,张平峰举起枪把子砸了下去,血顺着高超的脑顶流了下来,“**的,今天这是给你一个教训,别让我再见到你,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大勇没有说话,扶着被打傻了的高超走了回来。有人拿过来手纸,高超一边擦着一边含糊的骂道,“我操他妈,张老三你给等着,我他妈的不废了你,我不姓高!”。

  “走吧,先回去再说”。

  相对铁强他们的谈笑风生,我们一行走的很是黯然。

  “勇哥,那个姓张的不是警察吗,怎么和二铁他们混在一起?”,回到和平旅社,安顿好高超,我,鹏飞,大勇坐到了一起。

  “刘勇他们拜把子的一共有五个,这姓张的排在老三,以前是分局刑警队的,手黑着呢”,大勇瞅了一眼鹏飞,“对这小子,鹏飞比我清楚”。

  “当年为了北行的一块地盘和刘勇在陵西摆了阵,就是他张老三带着警察去的,连伤带抓了我百十个弟兄,我为了保这些弟兄被迫让出地盘去了广州”,鹏飞说到这,眼中含泪。

  “这张老三去年调到站前反扒队,做了一个中队长,在黑白两道更是爱谁谁了,要说以前对我们还有些顾忌,现在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你看今天他对高超就知道了,这小超也是爱得色,本来这次鹏飞来不想声张,暗里帮着二龙把五爱的盘子拿下来,这一来,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了,明天这局子不好赴啊”,勇哥叹了口气。

  “怎么,他们还敢对鹏飞哥下手不成?”。

  “虽然以现在鹏飞的实力,他们不得不掂量掂量,可毕竟这是在省城,你没听过,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吗”。鹏飞在一旁紧缩着眉头没有说话。

  “那你和二龙,你俩的实力也架不住他们吗”,在我心里,勇哥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加上二龙那也是一方的霸主,怎么会扛不住一个刘勇呢。

  “要说明刀明火的,我和二龙还真不怵他,可人家有白道罩着,就这一点,我们就差得多了”。

  “去他妈的,我就不信这个邪了,鹏飞哥,明天我也去”,说着我把最近一直揣在怀里,闻艳的那把枪拿了出来,“我就不信他脑袋不吃这块铁”,也不知道是触动了那根神经,身体里的热血一个劲的向上涌来。

  大勇和鹏飞都楞楞的望着我,半响,勇哥才道,“我早就看出你小子不是池中之物,不过这里的事你还是别掺乎进来,你要知道,一旦走到这条道上,想退身就难了”。

  “我不管什么道不道的,我只知道,没有你和鹏飞,我今天也不会坐在这里,更别说能在太原街有一足之地”。

  “小弟,你的心,哥明白,在广州那会,就有心想让你过来帮我,不是想你走我的黑道,哥白道的生意不少,交给你我放心,不过你是阿勇的人,哥啥也没说,今天有你这话,哥这心畅快”,鹏飞捶这胸脯道。

  “明天这局子你去也行,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出手”,鹏飞,勇哥,我们三个的手握在了一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0-17 22:31  金钱  +5   奖励
王大三   2011-10-17 22:31  魅力  +5   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7 17:03
沙发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7 22:31
  继续欣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8 15:54
  (1)和老公没结婚以前,经常假装不认识,然后来个偶遇或搭讪什么的,最好玩的就是有一次,他骑摩托到地铁站出口接我的时候,我故意问,师傅,到XXX小区多少钱(我们这边好多摩托车师傅靠载人赚钱)
  他说:不要钱,给我亲一下就好了,于是我就真的亲了他一下,就上了他的车。
  搞的旁边的摩托车师傅一个个都傻眼了。。。。。
  真的就相信了,还说,小姑娘不要上当啊!

  (2)恋爱的那会,一天晚上老公(当时还是男朋友)送我回家的路上,我要和他玩赛跑,老公有点小孩子的性格,你要和他比赛他会很当真,于是乎他就撒丫子就开始跑,开始我还逞强,但是很快就被落下了,于是我边跑边喊:“抢劫啊,抢劫!”,路上不少人看了过来,老公一下囧了,于是放慢的步子,我一下超过他了,可他不甘心,犹豫着继续跟着我跑,我看甩不掉他,又开始喊:“色狼,色狼啊。。。。”,他一下就笑趴下了,我也笑的跑不动了,哈哈哈。。。。。。

  (3)话说有一天,跟男朋友约会后回家,他欺负我腿没他长,走的那叫一个快啊,我在后面喊,前面的大哥个一块钱零钱吧,我要坐车回家。这一喊,周围的人都看过来了,一位大叔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估计在想,这孩子穿的挺整齐的,没毛病啊!偶男朋友很有气势的转身,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硬币,房在我手里,说了句:这是爷赏的。他这一喊,把那大叔给喊蒙了,一路目送我们上车。

  (4)一次我跟老公,他在等我,我看到他,装的很突然的说:你老婆喃?出差了哇?刚好我老公今天也出不在,走,今晚到我那去!旁边一个老太婆,那个怪眯怪眼的把我盯的呀。。。。。成吉思汗。

  (5)以前老公送我上班,每次到公司大楼快下车的时候,我都喜欢把脸贴在玻璃上五官扭曲大叫“救命!救命啊”,一边叫还一边做惊恐装的表情,老公也很配合我,把手点着我脑袋往外推,作出很嫌弃的样子,有天车停下我正自得其乐的大演“救命”戏码的时候,大楼的保安大叔一下拉开车门,还说了一句“我来救你了”。我脸巨红,光速窜近大楼,老公趴方向盘笑的起不来。。。。

  (6)还有一次,就是结婚的那天,把那个弄头发的都整到了,我先到,老公买东西来的晚了点。我看到他说:啊,你也来弄头发啊,好久不见了哦。他配合我说,是啊,今天我结婚。我说:哎呀,好巧啊,我今天也结婚。那个整头发的人说,你们两认的到哇?我跟老公笑翻了。

  (7)老公买了部新手机,我们坐在回家的公交上,我突发奇想的问了句:要是给你老婆知道了,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谁知这厮接着说:谁要你不做正房非要做二房呢?这时候旁边的人已经开始斜着眼看过来了,我只好说,你不知道做小的受宠啊!当时旁边人那个汗啊。。。

  (8)有天去逛街,看见件羽绒服很好看,但是一看下价格就拉着往外走。
  老公说:买不起还不让试吗?
  于是老公硬把我推进更衣室换衣服。
  我换出来后,老公东瞅瞅,西看看拉这我就说:快跑。趁营业员不在。
  我穿着那件羽绒服,标签还飘在外边,被老公拉着往外飞奔,刚好路过一个柱子,我抱这柱子就哭了,老公回头很严肃的说:快跑啊,你是不是等着被抓啊?我哭的更凶了。然后老公扶着柱子狂笑,眼泪都下来,说:衣服的钱,你就去的时候我就给过了。

  (9)话说当年,我们小夫妻被家里的大人逼婚逼的很烦,有一天我正在上网,突然觉得很烦,就转过身对正躺在床上看书的老公说,哎呀,算了,不久领个证吗?明天就领了得了!突然老公拿手中的书遮住脸,作娇羞装:你讨厌,人家梦想中的求婚不是这样滴。。。。。。。
  我:。。。。。。。。。。。。

  (10)话说,某个夏天的某哥的某个周末,我和男朋友还有一群朋友准备去KTV唱歌,晚上10点多过去,已经没有包厢了,前台的小姐说要不要午夜场的,12点开始,给你们预定,而且也很便宜,我们这群夜猫子就决定通宵了。

  因为还有两个小时,晚上也凉快,我们就在一个开放式的公园花坛变聊天,我和我男朋友还有另外一个男性朋友并排坐着,我坐在右边,男朋友在中间,左边是另外一个男性朋友,这个时候突然有个小MM跑过来,手里拿着玫瑰花,她看了看我么三个,于是对我男朋友说:GG买朵花给JJ吧?我男朋友刚想拒绝,谁知左边的那个男性朋友突然抱着我男朋友的胳膊,撒娇装的说了句:“买一朵吧,人家想要吗。”接着整个世界安静了两秒,那个小MM眼角抽搐了两下,然后默默的走开了,当时我们一群人笑的差点没趴下来。。。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18 20:26
。。。。。。。。。
  玫瑰酒店门口,一辆老式的北京吉普直接顶到了台阶下,车里,二龙和一个戴着厚厚近视镜的青年人走了出来。见到鹏飞,青年人的嘴角抽动了两下,一个箭步到在了近前,“大哥....”。

  “兄弟...”,俩人唏嘘着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鹏飞擦了擦眼角拉过我,“这是城子,和你一样都是我最亲的兄弟,小弟,这是俊岩,我生死的弟兄”。

  我和这个叫俊岩的青年人握了握手,上下打量了一番,虽然戴着眼镜,但丝毫掩饰不住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子英气,“俊岩哥,早就听过你的大名,就是一直无缘得见,今后还得多多关照才是”,我笑道。

  “什么话,鹏飞哥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兄弟之间说这话不是外道了”。

  “好了,这不是叙旧的地,办完正事再说”,二龙招呼着大伙。

  从大门进去,一直到三楼的宴会厅,楼梯两侧和走廊的过道旁站着的全是刘勇的手下。见我们过来,有人推开了宴会厅的大门。在正对大门的长条形餐桌对面,坐着一个三十来岁,身材精瘦的男子,在他下首是张平峰。在餐桌两侧还有几个正在谈笑的汉子,见我们进来,这些人停止了交谈,目光全都聚了过来。

  “都来了”,精瘦的男子站了起来,“今天把大家找来,目的只有一个”,男子扫视了一圈,目光最后落在鹏飞身上,“废话我也不多说了,你宋鹏飞回来的目的我不说大家也知道,五爱这个盘子挺大,即使是我刘勇,也不能一口吃下来,所以今天我把你们找来,就是想具体的划分一下”,刘勇的口气俨然把自己当做了众人的老大。

  鹏飞没有说话,拽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大勇,二龙和俊岩也坐了下来,我把手插在兜里,站在了鹏飞的身后。

  “别说我做事不讲究,这回五爱新区,在原先老服装区的底子上,新增了小百,和针纺鞋帽,之前老区二龙和俊岩的地盘在新区不变”。

  “妈的,他还有这好心”,俊岩低声骂道。

  “小百和针纺这块,前个大鹏和三子和我提过”。刘勇指了下坐在侧位的两人,“这两个区的管理费就交给他们了,不过各位的管理费中,我要提出两成,公平吧”。

  不费一兵一卒,就要收取所有费用的两成,这也叫公平?,我仔细打量起刘勇,一身中山装,这样一个放在人群中根本找不出来的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怎么会是一个地方的霸主呢?

  “另外,新区南侧会成为货运一条街,我不管你们谁家进来,每件货我要三成”。这才是刘勇真正的目的,原先五爱的货运流量每天就不下数千件,扩大后的物流至少要比原来增加数倍,这样三成利润每月下来少说也有三五十万。

  这三成对新户尚可,可对二龙和俊岩原本就做物流的来说,即使进了新区,新老客户相互填补,所赚的利润也大部分流进了刘勇的腰包。

  二龙脸上的刀疤扭曲着,没有言语。俊岩坐不住了,腾的站了起来,鹏飞想拉都没拉住。

  “三成,你凭什么”,俊岩咬着牙歪脖瞪着刘勇。

  “凭什么?说的好,你刘爷就凭这个”,刘勇话音刚落,下首的张平峰抬手对着桌子上方的吊灯就是一枪。随着沉闷的枪声,吊灯的碎片散落了下来。

  “你他妈唬谁啊”,俊岩的手伸向了腰间。我看了眼鹏飞,把手伸进了怀里。

  “岩子”,鹏飞站了起来。

  “呦,看来宋老大要说两句了”,张平峰用枪指着鹏飞。

  “逢十抽一这是道上的规矩,我想你刘勇也是一方的老大,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我宋鹏飞虽然退出了这地,可我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些事要是做绝了,呵呵,我怕谁都不会好过”,鹏飞冷笑道。
  “说的好,宋老大就是宋老大”,刘勇拍着巴掌走了出来。

  “他俩的货,我可以一成不抽,不过,广州货运我要你让出三条线来,深圳 珠海 汕头各一条,如果我的人在那边有事,咱这地会发生什么,我不说你也能明白,你应该相信我刘勇有这个实力”。
  刘勇要的是南方物流最火的三条线,看来像似早有预谋。鹏飞盯着刘勇的眼睛,点了点头,“好,就按你说的办,走兄弟们,咱回去喝酒!”,说完一手搭着俊岩,一手搭着我朝门口走去,二龙和大勇跟在了身后。

  “这么着急干嘛,我话还没说完呢”,刘勇在背后阴声道。

  “我这人有点记仇,眼睛里容不得不想见的东西,我还要你姓宋的一句话”。

  “说”,鹏飞头也没回。

  “这,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你姓宋的就别给我回来!”。

  “去你妈的”,俊岩双目灌血,打腰间拔出一把轮子来,“给脸不要脸的东西,你以为咱怕你了吧,**的大不了鱼死网破”。

  俊岩的手枪还没举起来,一只铮亮的手铐锁住了他的手腕,同时几只枪口也顶在了他的脑袋上,谁也没有注意到从门外进来的几个警察。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0-18 20:51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0 08:28
  跟着阅读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0 11:14
记号




----------------------------------------------
我总以为自己隐身,别人就找不到我了
但是没有用的
像我这样拉风的男人-----
无论在什么地方
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
那么的鲜明,那么的出众
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渣子
神乎其神的语言表达方式
和那杯Dry Martine
都深深的出卖了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0 22:04
  还没等大伙反应过来,枪把子和警棍朝着俊岩搂头砸了下来。“持械行凶,再加上袭警,瞎岩子,这牢底你有的坐了”,张平峰走上来,眼睛却瞟着鹏飞。

  “放了我兄弟,我答应你,只要你活着的一天,我宋鹏飞绝不踏足省城这块地”,鹏飞上前拨开围殴俊岩的一众警察。

  “我会活的很好,老三,放人”,刘勇面露得意。


  “二龙,你什么意思,鹏飞大哥为了咱兄弟,你他妈的怎么连个屁都没放”,从玫瑰酒店出来,俊岩摆开众人到在二龙跟前,怒声叱道。我也有些纳闷,从进到酒店到出来,整个过程中,二龙一句话也没说,的确令人费解。

  二龙白了一眼,“你长点脑子行不,你和刘勇摆道可以,可你能和那些黄皮子们摆道吗,我现在不说话”,二龙哼哼了两声,脸上的那道蚯蚓又抽动了起来,“等我说话的那天,他刘勇得给我点头听着!”。

  “岩子,你也消消气,二龙说的没错,你也看到了,张老三和他那些手下的黄皮子们,你能动的了吗,咱要想办他,就不能从正面直接来”。

  还没等鹏飞把话说完,俊岩转怒为喜,“鹏飞哥这主意好,不从正面办他,咱找人黑了他”。

  “呵呵,岩子,你这脑子,就他身边那些人,你找的人还没有近前就得被人家给办了,我说的不从正面可不是这个意思,你想想,姓刘的为啥狂,还是不有官面罩着,咱要办他就要学学天龙八部里慕容家的手段”。

  “大哥,咋还整出个天龙八部呢”,俊岩笑了。

  “我想鹏飞哥的意思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吧”,天龙八部头年我就看过,里面姑苏慕容的绝学就是这招。

  “对!他们能拉到官面的人,我们也可以,而且拉的人要比他们硬才行”。

  “这人怎么拉?”。

  “一个字‘钱’,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这就要看大家各自的道了”。

  鹏飞的话听似简单,确是黑道成功的至理名言。十几年后鹏飞由广东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当选为广东省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大勇、俊岩和二龙也成了省城的政协委员。

  也就是在众人最风光的时候,刘勇也因为鹏飞的一句话被送进了监狱。

  鹏飞当时和中央一高层关系很近。

  “听说你在省城的一个朋友是当地黑社会的老大?”,这是高层和鹏飞的对话。

  “您指的是李俊岩吧,他算什么老大,充其量不过是一个行霸而已,要说省城的黑老大,非刘勇莫属”。

  时值全国性的打黑,就这一句话,高层派下了工作组,暗中调查了一年之久,堆在工作组的材料足有两米来高。一个纵横省城乃至整个东三省的黑社会团伙就这样覆灭了。据说,刘勇进去后,一夜之间白了全部的头发,公审大会上的他如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一代枭雄就这样如此简单的为他的一生画了句号。


  五月间,闻艳去了广州上货,店里只有我和两个女店员在忙乎着。傍晚时分,外面刮起了阵风,天也跟着阴沉了下来,不到片刻,雨簌簌的掉了下来。见没了顾客,我给两个女孩放了假,一个人坐在款台里看起了小说。

  身后突然传过来一股子幽香,我合上小说,提了一下鼻翕,这味道竟和沈霞身上的体香一模一样,我心中一喜,还没回过身就叫道,“是姐吗”。

  “姐?你在叫我吗?”,说话的声音很脆,但绝不是沈霞,我尴尬的转过身来,对面是一个穿着蓝色半大风衣,背着一个很大皮包的女孩,我没敢看她的脸,不过感觉长的应该还不错。


  “看你也像比我小,叫姐就叫姐吧,正好我这还缺个弟弟”,女孩嘎嘎笑道。

  “真的不好意思,刚才闻到你身上的香味,和我姐身上的一模一样,我还以为是她呢”,我也笑着回应道。

  “我身上有香味吗?”,女孩在自己身上四处嗅了嗅,“怎么我没闻出来呢,看你挺忠厚,说话也不老实”,女孩在我身上四下打量着,一会点头一会又摇了摇头,嘴里时不时的发出啧啧声。

  “喂,你这干嘛呢,有你这样看人的吗”,我被她看的有些发毛。

  “我在看你是好人还是坏蛋,是故意骗女孩还是真的认错人了,说,你多大了,家住哪,家里人都是做什么的”,女孩绷着脸道。

  “查户口咋的,你谁啊,你以为你是警察啊”,我嗤了一声。

  “说对了,我还真是警察”。

  “证件”。

  “呶”,女孩在包中取出一个蓝色小本本在我眼前晃了晃。

  我的眼尖,一眼看到本本上写着学生证三字,“你唬谁啊,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别不是想在我这骗些什么吧,告你,就你这样的骗子我见多了”,我把身子挺了挺,故意吓唬道。

  “行啊,没想你这业余的比我这专业的眼睛还尖,给你看看吧”。

  ‘大连刑警学院 学生证’。

  “看不出还真是预科警察啊”。

  “那是”,女孩撇了撇嘴。

  我翻开学生证,“孟菲菲,八四级 刑侦专业”。

  “孟菲菲,孟肥肥”,我歪着脖子故作嬉皮道,“看你家人给你起的名字,肥肥,不是打小猪肉吃多了吧”。

  “哎呀,你这小子,敢变相骂我,找打是不”,女孩攥着拳头在我面前挥了挥,只一会,自己就忍不住笑了。

  “不和你闹了,对了这店里就你一个人吗”。

  “不是,还有三个女孩”

  “人呢?”。

  “这不下雨,我给放假了,你还真是天生警察的料,问这么详细干嘛”。

  “当然是买东西了”。

  “买东西,找我啊,你问她们做啥”。

  “我要买的东西,你卖不行”。女孩眼睛瞅着靠近试衣间的墙上。

  我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墙上挂着是上次给巧巧捎货时,带的一批‘黛安芬’内衣。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0-21 22:01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1 08:44
先顶再看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1 09:45
能快点更吗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1 10:58
期待下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2 14:01
  这个叫孟菲菲的女孩在试衣间旁徘徊了一会,犹豫道,“算了,我还是明天再来吧”。

  “九点开店,希望能再见到你”,我把孟菲菲送到了门口。这批的‘黛安芬’,所有的款式都是按照巧巧的意思上的。胸罩还好些,可底裤大多是蕾丝镂花的,看起来有些露,当着我的面,也难怪她会不好意思。

  外面的雨还有些淅沥,孟菲菲撑起了雨伞,在我脸上逗留了几眼,“你这店,我以后还会常过来,你可别到时候烦啊”,说着转身跑了去。


  来就来吧,我烦啥? 又一想, 这妞子该不是看上我了吧,对着橱窗我左右照了照,咱这虽说不上貌比潘安,倒也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

  正在暗自得意,巧巧不知啥时来的,一只脚刚迈进店里又退了出来,侧身问道,“我说你美不滋的看啥呢”。

  幸亏她没注意到我的举动,抹了一把飘落在脸上的雨滴,“啊...没看啥,我再看橱窗里该怎么布置,对了,你不去上班,跑来干啥?”。

  “还说呢,都吓死我了”,巧巧一改刚才刚才调侃的神态,有些失色道。

  “怎么了”。

  “今天一出门,就有两个人跟着我,开始我还没太注意,一直到在市宫那,这俩人还在后面跟着,吓的我直接拐你这来了,你过去看看这俩人还跟着没”,巧巧指了指右侧的路口。

  对面一处上着闸板的雨搭下,有两个穿着蓝色工服的人正在向这边张望,昏暗的路灯看不清两人的样子。

  “你过来看看,是他俩不”,我叫过巧巧。

  “对就是他俩,这衣服我认识”,巧巧躲在楼角的立柱后张望了一眼。

  “你先在店呆着,别出来”,安排好巧巧,我在款台后取出上次在闻艳家楼下缴获的那根警棍,朝两人走了过去。

  见有人过来,两人转身要走。

  “站那!”,我恫吓了一声,把警棍背在了身后。

  “大哥,有事啊”,两人转过身来。

  我没有对着镜子看过自己阴沉的样子,估计和鹏飞也差不到哪去,“有事!妈个比的”,我把警棍抽了出来。

  其中一个年纪稍轻的盯了我几眼,忽又满脸堆笑道,“大哥,你不认识我了?我是跟六哥的”。

  “六哥?哪个六哥”,我被他说的一愣。

  “就是跟着超哥在砂山开录像厅的啊”。

  “我操,六子啊,这怎么回事,你俩不好好的在那呆着,跟踪我女朋友干啥”,我脸色也缓了下来。

  答话的尴尬的嘿嘿了几声,“还不是超哥交待的,让我俩跟着她,说是要保护她”。

  一听是高超派来保护巧巧的,我头一下大了起来,看来高超的确是对巧巧上心了,我夹在中间算什么呢,更别说巧巧还不是我的女朋友。这要是因为她再和朋友之间闹掰了,我这可赔大发了。这高超也是,你要追个女人就光明正大些,何必弄得偷偷摸摸的,越想越是心烦,冲两人摆了摆手,我拧着眉头走了回来。

  巧巧嘴里叼着烟,一只腿担在了款台上,脸上还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

  见到我进来,巧巧连忙放下腿,烟也掐了,“怎么样,人都打跑啦”。

  “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啊”,看到进屋时巧巧脸上的表情,我怀疑道。

  “咋啦,哥”,巧巧一脸茫然之色。

  “高超这人挺好,我看的出,他对你是真的上心了,巧巧,你可别后悔,这年头去哪那能找个真心喜欢你”。此时的巧巧就如同一块烫手山芋,我是真巴不得她能和高超一起,这样我也就省了一份心。
  巧巧的脸色开始由红变白,使劲咬着嘴唇,从嘴角竟不觉的渗出了血丝。看到巧巧的模样,我心又有些不忍,轻唤了一声。

  “哥,你是不是嫌弃我”,巧巧盯着我,眼睛似乎有些发红。

  “这什么话,巧巧,哥这心里是已经有了别人,如果再和你,那样对谁都不公平”。

  “闻艳吗?”。

  我陷入了沉默,因为我现在自己也分不清对闻艳是什么样的感情。

  “不说话就代表是了,我听人说过,她以前是个小马子,你连她都不嫌,我就想不通,我哪点不比她强”。

  “不,不是的,巧巧...”,还没等我说完,巧巧一头扎了过来,“哥,你要了我吧,我不在乎你有别人,只要你能有空来看我就行”

  ‘嗡’的一声,我的头炸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4 09:10
不知道这么多人物最终如何处理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4 10:50
多谢意见,这部小说跨越的时间较长,从八十年代初期一直到2000年之后,所经历人物大多都有生活中原型。

关于多位人物出场,大多也是按照时间段的,我会尽量调整。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4 15:35
  继续阅读了,其实人物无所谓有原型不原型的,谁也没那闲工夫去核实,只要故事可信就行。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4 16:01
记号




----------------------------------------------
我总以为自己隐身,别人就找不到我了
但是没有用的
像我这样拉风的男人-----
无论在什么地方
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
那么的鲜明,那么的出众
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渣子
神乎其神的语言表达方式
和那杯Dry Martine
都深深的出卖了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4 17:36
  
  不过仅在一个转瞬之后,我便撤出了身子,然后装作万般不舍的样子,又义正言辞的讲述了自己如何如何不想做个负心人,巧巧感动的是痛哭流涕,最后说了一句,‘只恨相逢未嫁时’。我的理解是只恨相逢未‘下海’时。

  单位午休的时间也是店里生意最忙的时候,孟菲菲说我的眼力比她这个做警察的还要尖,这点我没有否认,在黄瘸子身上学到的察颜观色此刻用上了派场。女装货架前,一个二十四五岁的男子在那来回溜达着,他的外套搭在了手上,这是典型剋皮子的动作,他的眼睛一直落在身前正在试装的妇人身上。 我站起来刚要过去,门外又进来一人,皮夹克,板寸头,一只蛤蟆镜架在了头上,他的眼神同样没有盯着服装,而是先四下扫视了一圈,最后他的眼睛也落在了那个尅皮子的身上。

  警察眼发毒,看人专盯眼,我又朝他的腰间看了看,虽然有衣服遮挡,在他的腰间左侧略有突起,看来应该是别了手铐之类的物件。

  我挡在了两人的中间,到在了女装货架前,“朋友,给对象买衣服吗,我这有最新到的香港货”。

  这人愣了一下,我会意的使了一个眼色,“后排有几件不错,要不你看下?”。

  “有老便”,趁着侧身的机会我低声道。这话说出,我自己都没有弄明白,为什么要帮这个小偷。

  “不了,等改天我带她过来再说吧”,这人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天色将黑,孟菲菲来了,身上穿了一套白色红道的运动服,脚下是一双白色的‘迪尔多纳’旅游鞋,整个人看上去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英姿飒爽’。我刚要打招呼,她却把头一扭奔着两个女孩走了过去。她选的是一条红色镂花底裤,尽管是背对着我,由女孩给包好的,可在付款的时候,我还是看了一眼。
  从进门到出去,她和我之间一句话也没有,就像根本不认识一般,看来这女孩我是越来越弄不明白了,昨天还以为人家是对我有意,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草!”,我心中暗骂道。
  “站住”,从店里出来刚拐过民主路的街口,从电线杆子后面,孟菲菲转了出来。

  “干啥,劫道咋地,我告你,钱没有,你要是劫个色那我就从了”,刚才受了伤的自尊心可下有了发泄的地,我没问她为何在这,故意气道。

  “少没正形的,在你店里那会我忍着没有说,就在这一直等着,你还不知道吧,你在咱所都挂了号了”,孟菲菲板着脸不像是在玩笑。

  “怎么回事?什么我在你所里都挂了号?”,我也正经了起来。

  “昨个没有和你说,我现在民族派出所实习呢,我问你,今天你店里是不是来小偷了?”。

  “咱街上哪家店里不来小偷,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好气道。

  “今天去你店里的那个偷,咱所都盯他好久了,据同事讲,是你过去说了什么,小偷才注意到了他”,孟菲菲气鼓鼓的嘴里像似在倒豆一般。

  “放屁!我是发现他要偷包,才过去警告他,你说说,这做好事的,咋到你警察那就变了呢”。

  我的一句放屁,倒把孟菲菲吓了一跳,缓和着语气道“你也别气,我和所里也是这样说的,这不我来就是找你问问”。

  “不是我说你们,你知道咱老百姓都叫你们什么吗,流氓中的流氓,就你们这样的,你说谁能对你们有好感”我这里越是慷慨陈词,孟菲菲那脸色越是难看。

  “你这是干啥,我来是好心来提醒你,不是让你骂的”,孟菲菲撅起小嘴,“还有两个月,我的实习就要结束了,学校要成绩,可我来的这段,啥还都是空白呢,本来那同事说要帮我,这一来又前功尽弃了,你说我能没有火吗”。

  “要是抓几个小偷就能帮到你,这事交给我吧”,看到满脸委屈的她,我安慰道。

  “你?”,孟菲菲疑惑道。

  “怎么不相信我有这个实力?要不这样,等有时间带你上街走走,不是我吹,就我往那一站,谁是小偷,我一眼准能看出来”。

  “真的?”孟菲菲脸色变的也快,拉着我嘿嘿笑道,“我就知道你这人心好,明天一早我来找你!”。

  完了,本想她能客气几句,没想她顺竿爬了上来,我只好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0-24 23:35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0-25 09:49  金钱  +5   奖励
王大三   2011-10-25 09:49  魅力  +5   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5 09:50
  城下兄继续加油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5 21:43
  
  华侨商店在民族街的头上,与中山路交界。商店以南归民族派出所管辖,商店以北本来是吴淞派出所管辖范围,因为华侨商店西邻南站,这里又划给了站前派出所一部分。本来一块三家都管的地面,却常常因为推拉扯皮,成了一块真正三不管的地界。当时华侨商店里大多紧俏商品都需要用外汇卷来购买,这里门前自然成了倒票的集散地,因为往来大多都是一些有钱人,所以这里也成了小偷们的发财地。

  “麦考尔,你看那些上前找人搭话的没,一准就是倒票的,这些人你抓回去也没用,今天进去明天又出来了”,我指着商店前面聚集的人群说道。‘麦考尔’是时下一部美国电视剧神探亨特里的女主角。孟菲菲头上戴了大波浪的假发,鼻梁上还架着大大的蛤蟆镜,活脱一个麦考尔的打扮。

  “废话,谁要你说这个了,快点帮我找小偷...对了你才叫我什么!”,孟菲菲朝我胳膊使劲拧了一下。

  “我...你这妞子长得挺好看,咋下手这么狠呢”,我咧着嘴把个操字咽了回去,眼睛却在注视着华侨商店门前的人丛。

  “怎么样?有没啊”,菲菲晃着我的胳膊。

  “你以为抓贼和你吃饭似的,伸手就来啊”。

  一个上午过去了,门前除了一些倒票的,没有出现什么异样。菲菲有些不耐烦了,“还吹呢,早知道还不如找所里的同事呢”。

  正说着一辆白色伏尔加靠着门前的马路牙子停了下来。打车里走下来一穿着西装中年男人,腋下夹着一个普通的黑色公文包。这男人回头朝车里说了几句,随后进了华侨商店。这年头,伏尔加大多都是政府机关用车,所以也不被那些倒爷和偷儿们注意。不过我还是在他身上看到一些与机关干部不同的地方,机关干部很少有像他那样把头发用发蜡梳的一丝不苟的。

  夹包中年男子刚刚进去,在倒票的人丛中走出两人,朝商店里望了望,又各自分了开。

  “麦考尔,来活了”,两人看似平常的举动,还是引起了我的注意。

  “哪呢”,孟菲菲四下张望着。

  “先过去再说”,我领着菲菲到在离伏尔加轿车不远的一棵树后。过不多时,夹包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手里拎着用报纸包着的两条香烟。由于速度较快,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从侧面过来的那人,两人撞了一个满怀,夹包落在了地上。

  这时从后面又上来一人,拾起包递了过去,这夹包男人也没有多看,连声道谢,朝车子走去。

  “你盯着那个递包的”。

  孟菲菲迟疑了一下,“我去盯他?”。

  “废什么话,晚了人就跑了”,我撂下她,奔着夹包男人走了过去,“诶,你看下,你那个包对不”。

  夹包男人疑惑的看了看我,把包打了开,随即脸色大变。

  “菲菲!别让他跑了”,随着我的呼喊声,孟菲菲的手已经搭在了那人的肩上,单手向前一推,接着又向后一带,那人身子失去了重心,被菲菲跟上去的右脚一个侧绊,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菲菲又用膝盖顶住了他的后背,腰间的手铐很麻利的给他拷了上,一套标准的警校擒拿术,在菲菲使来,整个过程还没到十秒,我暗暗竖起了大拇指。

  见有热闹,门前倒票的,包括许多的路人全都聚了过来。

  “快来看啊,警察打人啦”,之前和夹包男子碰触的那个走了上来,边往上来边起哄道。

  夹包的中年男子也走了过来,嘴里操着蹩脚的普通话道,“偶的包呢”。

  “谁他妈的拿你包了”,被菲菲拷在地上的那人叫骂道,“我操,警察了不起啊,警察就可以随便抓人啊”。

  菲菲愣了,我也愣了,我的注意力一直在被菲菲撂倒那人的身上,看来被他调换的包在他被菲菲摔倒之前就已经转移了,难道这里还有第三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0-26 13:14  金钱  +20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10-26 13:14  魅力  +2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0-26 13:14
  期待城下兄的精彩继续啊。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143747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