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新投票  回帖  关闭侧栏
349791个阅读者,685条回复 | 打印 | 订阅 | 收藏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6 17:13
  也无怪铁健害怕,六处在老百姓的眼中就像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具体的职能不详,不过但凡有大案要案总能见到它的身影。面包车载着我们绝尘而去,车上铁健故意想搭讪了两句,一看六处的人一个个面沉似水,铁健又把话咽了回来。
  四辆面包车没有朝市局驶去,而是拐去了皇姑方向。在塔湾附近的一处院落前,面包车停了下来。两米多高的围墙上拉着铁丝网,厚重宽大的铁门在几声鸣笛后,咣的一声在里面被打了开,就像是走进了监狱一般,每个人的心都是一沉。
  我被带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本以为是审讯室,一进去才发现,房间里碰头摆着两张写字桌,上面除了一沓公事夹,还有一部电话和一个暖水瓶,看起来应该是间办公室。

  “你先坐会,渴了桌上有热水”带我上来的警察很客气,刚才沉闷的心情此刻也舒缓了很多。

  “你们是孟菲菲叫来的吧”,我试探着的问了一句,之前我和菲菲约定的是,我负责把人引来,由菲菲负责抓人,但具体时间没定在哪天,菲菲有没有布置好,我还不太清楚。

  “人呢?”,菲菲急三火四的撞了进来。

  见到菲菲我心底的这块石头算是彻底的放了下来,“在楼下呢,那个梳背头戴金丝眼镜的十有八九就是老猫,我的任务完成了,接来下就看你们了”。

  听我说完,菲菲转身就要下去。

  “喂,你干啥去?”。

  “下楼审讯啊”。

  “奶奶,你可饶了我吧”,我最怕的就是菲菲出来,整条街上菲菲和我走的最勤,这不是无形中把我给露了吗。

  “你倒出风头,想过我没有,都知道我俩走的近,你这不是变相在卖我吗”。

  “也是哈”,菲菲转过身傻笑道。

  “除了铁健和老猫,其他的人做做样子就放了吧,要是罚款的话,就说我一个人全交了”。

  “放人可不能草率呦”,一个五十来岁满面笑容的警察走了进来。

  “卜叔,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朋友”,菲菲和来人介绍道。

  “嗯,小伙子不错”,卜叔点了点头,“菲菲,这次案子要是破了,你这朋友只能做个无名英雄啦,小伙子,你也别觉得委屈,就算叔欠你个人情,以后要是需要叔帮忙,只要是正经的事,叔这没问题!”。

  “我忘给你介绍了,卜叔是六处的处长,你这个人情可大了!”。

  “啥人情不人情的,自私点是为朋友,往大了说,就当为国出力了”,我说的有些玩笑,不过对于卜处长的话还真没当回事。

  “这小伙子说的实在,我喜欢,你放心吧,其他人我们会妥善解决的,不过你还得委屈个一天半天的才能出去”。

  我明白卜处长的意思,和大家一起回去,更能把自己置身于事外。

  就在当晚,闻艳听到信后,连夜从广州飞了回来,这让我着实的感动了一把。两个月不见,闻艳原本白皙的圆脸被晒的有些发棕,宽大的太阳镜下,一身港味的装扮,整个人看上去倒多了几分撩人的风韵。

  陪着我出来的是菲菲,可能是见到菲菲的警服,闻艳也没在意,直接扑了过来,还没待我说话,猩红的嘴唇先印了上来。

  “走,先上车再说”。还没待我和菲菲打个招呼,闻艳拽着我上了等在旁边的出租车。

  从倒后镜看去,菲菲双唇紧闭,眼睛像似在冒火一般,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我估计此刻已经死了不下百回。

  七月初,也就是在我出来后的第三天,菲菲来说;铁强跑路了,老猫在进去的第二天就招了,除了卖给二铁的一批还在追查中,其他存放在他住处的赃物全部收缴了回来。没有抓到铁强,心里多少有些遗憾。

  我偷偷的观察了一下菲菲,脸上并无异色,之前我还有些自作多情,此刻不由得在心里暗嘲起自己,人家一个堂堂市委书记的女儿,怎么能看上咱这样的社会青年。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1-7 09:07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1-7 08:22  金钱  +10   好帖
王大三   2011-11-7 08:22  魅力  +10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7 08:25
  写的非常不错,欣赏学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7 11:21
故事很精彩,天天在期待.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7 16:26
  
  正值广州发货的高峰,闻艳没待几天就走了,走的时候把她在广州新买的一台尼康变焦相机留给了我,说是没事让我拍几张相片给她邮去。店里一下平静了许多,整日里除了卖货就是在周围拍上几张相片解解闷,有几次看到菲菲从门口路过,想喊她进来,又都忍了下来,小说看多了,大多是悲欢离合,缘分这东西既然不能强求,就随它去吧。

  巧巧就像一只快乐的百灵,只要有她在,总能听到咯咯的笑声,不过面前的这只百灵,眉宇之间好像爬上了一抹愁云。
  “有事?”。
  “没事,就觉得无聊想来看看你”,巧巧笑了,在我看来这笑很是无奈。
  “真没事?,我咋看着不对劲呢,说吧,是不是出啥事了”,虽然我对巧巧无意,可她要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在我心里还是想能帮到她。

  “下个月我可能要去深圳了”,巧巧不再笑了,抿着嘴呆呆的看着我。

  “演出?”。

  “不是,一个香港的老板想让我跟他过去,在那他给我买了房子,我所有的一切开销都算他的”。

  “什么意思?你要嫁给他”,我心里无名的泛起一丝酸意。

  “嫁什么嫁,他儿子都比我大”。

  我明白了,这就是在南方流行的所谓包养。

  “这事我帮不到你了,你决定就好”,我苦笑道。

  “我,我不要你帮我,这段时间你能陪陪我吗?”,巧巧颤声中带着期盼。

  “有时间的话,你来找我吧”,无聊的时候,如果陪陪就能帮到她,何乐而不为呢。

  我和巧巧没有再去玫瑰开房,每次都是去她的住处。居家的巧巧没了第一次在玫瑰时的放荡,而是极尽温柔体贴,真的像个小媳妇似的,让我居然有了种不舍的感觉。

  八月中旬,巧巧接到从深圳打来的电话,早起便央着我陪她去趟妇婴医院,以为巧巧身体哪不舒服,也没有多问。挂过号到在三楼,刚巧貂婵当班,给两人介绍后,我便退了出来。

  做过尿检和血检,貂婵又领着巧巧去了B超室。

  做过全部检查之后,巧巧去楼下划价,办公室里只剩下我和貂婵两人,“城子,和你说个事”,貂婵正色道。

  “啥事”,我担心了起来,难道出什么事?

  “你这女朋友,子宫壁很厚,而且还有输卵管阻塞的现象,怀孕的几率很低啊”。

  “啥?她来做的是这个啊”。

  “你不知道?她今天来是看看有没有怀孕,我和你说这些是要你自己有了思想准备,你以后要是和她,可能会没有孩子”。

  “师母,我俩就是普通朋友”,我解释道。

  “那还行,就凭你啥样的找不着”。

  我讪笑道,“师母,我这人吧,高不成低不就,要不以后您帮我介绍个吧”。

  “没问题,咱院就是女孩多,包我身上了”,貂婵咳嗽了一下,走到门口看了看,“那啥,城子,师母和你说个事”。

  看貂婵神秘的样子我心下狐疑起来,莫非出了什么大事?

  “其实这事我不该和你说的,我也难于启齿,不过想来还只有你能帮到我”。

  “啥事,师母你就说吧,能帮的,我一定会尽全力”,我也正色道。

  “你涂老师最近老是早出晚归,很不正常”。

  “不是吧,是不是学校太忙,他还带着毕业班”。

  “不是,我能觉察的到,每次回来他身上的气味和在家时不一样,我怀疑他外边有别的女人,以前我听人说他和你们学校的一个老师不清不楚的,最近有同志说在太原街那边的舞厅看过他”。

  门开了巧巧走了进来,貂婵接过单子,吩嘱了几句,“记着要按时吃药,过段时间再来检查”。

  “师母,有啥状况我来找你啊”,我和貂婵会意的使了个眼色。


  “哥,看来是妹妹福薄...”回来后,巧巧一直闷闷不乐。

  “咋这样说,什么厚的薄的,能在一起就是个缘分”,我明白巧巧话中的意思。

  “本想能和你有个结果,让我带着这份希望去深圳,看来一切都是空影了”。

  我说不出是感动还是庆幸,搂过巧巧安慰了一番。一个礼拜后巧巧带着遗憾登上了去往深圳的飞机。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1-7 19:05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1-8 14:09  金钱  +10   好帖
王大三   2011-11-8 14:09  魅力  +10   好帖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8 14:09
  不错不错,继续读过。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8 17:49
  貂婵说的太原街舞厅,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百花,市面上流传着一句话‘搞破鞋,去政协’,这里的‘政协’指的就是靠近区政协旁边的小百花舞厅。

  从正门进来,一股廉价的香水混合着汗味扑鼻而来,舞池中央,在迷离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面目的男男女女们紧紧的贴在一起,在低吟无力的舞曲声中艰难的迈着脚步。顺着舞厅两侧的椅子我转到了厕所附近,不知什么时候,厕所门口立了一块牌子‘收费十元’,有一对对男女互相拥抱着等在一旁,门开了,走出来一对接着又进去了一对,果真是开放的年代,这厕所都有了新的用途,我暗暗佩服道。

  一曲舞罢,随着四周灯光亮起,舞池中间的人们都回到了座位上,我也随便找了一个位子。

  “这旁边有人吗?”,声音不大,我头也没抬应了一句,“没人”。

  一个穿着薄纱连衣裙体型裤的妇人紧贴在我身边坐了下来,说不好是痱子粉还是脸上抹的香粉味道,呛的我下意识的向旁侧了侧身位。这妇人像似有意无意的朝我这边又挤了挤。

  “一个人来的吗”,妇人搭讪道。

  “嗯”。

  “还挺腼腆的,下曲陪姐跳会”,妇人笑道。

  我抬起头看了眼妇人,厚厚的干粉下看不出妇人的年纪,不过至少也在三十往上,脸的两侧有两道汗迹。这形象让我一阵恶心,“不好意思大姐,我不会跳,就是过来看看”。

  “啥会不会的,这里你只要会走道就会跳舞”,妇人没看出我对她有些反胃居然套了上来。

  我刚要直接一口回绝,从右侧的厕所门口挑帘进来两人,锃亮的大脑门子,两只园眼努努着,正是老涂。再看那个女的,居然不是生物老师,年纪较老涂看起来小了很多,大约三十岁上下,身材娇小,模样倒还可以。

  “这是谁呢?”,正在纳闷,老涂搂着那个女的朝我这边走了过来,我连忙把脸侧向了妇人的肩头。

  “呦,小弟这会怎么了,是不是想了”,妇人在我身下摸了一把,低声笑道。

  我没理会她,直到老涂和那女人走了过去,才把头正了过来,这时灯光暗了下来,舞曲又响了起来,老涂搂着那女人转进了舞池中央。

  “怎么小弟,你认识?”,妇人注意到我在盯着老涂他俩。

  “有些眼熟”。

  “眼熟,不是吧,那娘们平时老能装了,说,你俩是不是有一腿”,妇人以为我在盯着那个女的,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把个身子压了过来。

  我的脸腾的红了,幸亏是没了灯光,我尴尬道,“大姐,你弄错了,我说的是那个男的”。

  “我说的呢,那娘们很少联系像你这样的小伙,走,大姐带你跳会”,也不等是否同意,妇人拉着我的胳膊站了起来。

  我本想拒绝,又一想也许能在这妇人身上探到些东西,便跟着妇人进了舞池。

  老涂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低着头,嘴在女人的胸口乱拱着,那女人也很是乖巧,双手在后面托着老涂的屁股,难道老涂就是为了这个女人才早出晚归的?看她的模样也不比貂婵漂亮,甚至在身材方面还差上了许多,这老涂的口味,我在心里唉了一声。

  见我心不在焉,妇人的嘴唇凑在我的耳边说道,“小弟,你想啥呢,是不是想和姐那个啊”,说着,手不老实的在我身下摸了起来。

  即使再没兴趣,在这种情况下,我的身下也起了反应,与其说是反应,不如说是遭罪更为贴切。

  “大姐,那个娘们你认识啊”,我想分散下妇人的注意力,故意把话题转移到老涂和那个女人身上。

  “谁不知道谁啊,就那骚 货,平时装的正儿八经的,这里的老爷们没少联系,还他妈的全挑那些瞅着像当官的联系”,说着话妇人的手也没停下来。

  “小弟,姐不一样,姐就喜欢你这样的,说实话,姐在这从来还没和一个男的出去过呢”。

  “是没和一个男人出去,你是和无数个男人出去过”,我暗笑道。

  “大姐,她是做啥的啊”,我试探问道、

  “做啥我还真不知道,就知道她老来这,每次回去都有男人陪着,小弟咱别说这个了,不如咱俩去...”,妇人朝厕所方向努了努嘴。

  “大姐这地可不行,腥臊恶臭的,看着都恶心”。

  “那姐带你回家啊,姐家没人,方便”,妇人以为我也有意,大胸脯子使劲挺了上来。

  “那啥,大姐,我今个还有事,改天我来找你吧”,我还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不等舞曲结束,借口去趟厕所,顺着尿道跑了出来。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1-9 10:35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8 20:07
  写的真是越来越精彩了,一定是要顶你的。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9 17:04
  
  在小百花不远的街口有一帮从南方过来擦皮鞋的,生意很火。看了看点,距离散场还有个把钟头,我索性过去打会皮鞋,也好有个等的地。

  脚伸过去,半响,身前这个擦皮鞋的也没个动静。

  “擦呀”,我眼睛一直盯着小百花的方向,漫不经心道。

  “老板,你..你这鞋要怎么个擦法?”,擦皮鞋的是个女的,有些怯声道。

  “你擦鞋的,问我怎么擦?”,我转过头来。

  “不是,老板,你这鞋我还没有擦过呢”。

  低头我才注意到,出来时穿的是一双北京条绒片鞋,好不尴尬,“这样吧,你帮我把鞋面刷干净些就行”。

  “穿他妈的片鞋跑这来装逼,操!”,在我后侧的几个马扎上坐了几个等候的客人,一个腋下夹包的正梗着脖子斜着我。这年头有两种人喜欢夹包,一种是真正有钱的老板,一种是没钱又喜欢装富的主。看他的样子显然属于后者,我起身走了过去,那人也站了起来。

  在侧身之际,我的手肘猛的拐到了那人的脸上,那人没想到我会直接发难,捂着头蹲了下去,嘴上含糊不清的叫唤着什么,我也没听,飞起一脚踹在了他的头上。

  “你..你给我等着,有种你就别走”,我这会听清了。

  “去你妈的,我就在这等着”,上去又是一脚,这男的拾起地上的夹包,连滚带爬的跑了。

  “老板,你还是走吧”,擦鞋女好心道,其他等着擦鞋的早就躲了去。

  “没事,这会跑了的活,全算我的,你就给我擦,慢点擦”,我坐了回去。

  擦鞋女拿着鞋刷的手有些发抖,“没事,大姐,那逼样的都是咋呼的主,他不敢回来的”,我笑道。

  “不是啊,那人老来我这,有时候还带着一帮小流氓一起过来的”,擦鞋女抬起头道。

  我才看清她的样子,脸颊上有一些轻微的色斑,若要经过打扮,也还有几分姿色,我往身上看了一眼,这一看把我倒吓了一跳,擦鞋女穿的是一件男式肥大的汗衫,最上面两个扣子是开着的,脖子虽然有些被晒的发黑,可半拉胸脯却如同两只大白兔一般呼之欲出,怪不得等在她这的客人要比其他摊位的多了很多。我也有些理解刚才被我打跑的那人,原来是我碍着了人家的‘性趣’。
  (九十年代初期,洗头房,如雨后春笋一般遍布省城大街小巷,这擦鞋大姐成了期间的佼佼者,这是后话)。

  从远处过来一伙人,擦鞋大姐停下了手里的活计,“老板,你快走吧”。

  “没事”,我递了五十块钱过去,“就这些了,多的算我给你的补偿”。

  这伙人越走越近,领头的正是被我刚打跑的那位。“还他妈的真来了”,随身的弹簧刀被我掖在了手里,不是我看不起这阵仗,着实和以前遇到的差得太多,只要上来被我放倒他一两个,其他的准保全跑。

  “就是他!”这人见我立在中央,停下脚步冲旁边人喊道。

  “他!我看你他妈真是活该”,旁边那人走了过来。

  我笑了,他也笑了。

  “喜子,你挺闲啊,跑这来摆场子!”。

  “妈个比的,过来!”,四喜朝身后喊道。被我打的那人走了上来。

  “你知道他谁不?我看打死你也不多,这是我兄弟,港海的老板!”,四喜特意把‘兄弟’咬的很重。

  “哎呀,早就听四喜哥说过您,看我这事整的,弟弟给您赔罪了”,这人点头哈腰道。

  见小百花那开始散场,我也没搭理他。

  “喜子,我还想找你呢”。

  四喜把众人遣了回去,“啥事?”。

  “走,到前边再说”。我和四喜到在了小百花门口的报亭旁。

  不多时,娇小女人挎着老涂走了出来,两人有说有笑,拐去了太原街的方向。

  “你帮我跟着这两人,最好再查到这个女人的住处”。

  “行啊,这是兄弟的本行”,四喜也没问我让他跟踪是为了什么,冲我一摆手跟了上去。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1-9 17:24 编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9 17:14
什么时候和“巧巧”有了关系了,我怎么没看明白呀?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9 17:18
记号




----------------------------------------------
我总以为自己隐身,别人就找不到我了
但是没有用的
像我这样拉风的男人-----
无论在什么地方
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一样
那么的鲜明,那么的出众
那忧郁的眼神,唏嘘的胡渣子
神乎其神的语言表达方式
和那杯Dry Martine
都深深的出卖了我………………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9 17:43
在港海开业之前,也就是为了租下民主路的门市。大概在17,8页左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9 17:43

原帖由 xt52418 于 2011-11-9 17:14 发表
什么时候和“巧巧”有了关系了,我怎么没看明白呀?

在港海开业之前,也就是为了租下民主路的门市。大概在17,8页左右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9 22:38
比较有可读性,感谢楼主,请继续。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1 16:02
  民族路西侧,也就是在港海对面的一片老式建筑群被市政府列入到规划范畴,我回来的时候,有工商人员正在对面逐户的进行登记。早前就听说,有香港商人看中了对面开明的地理位置,有意要在这建一个服装市场。大伙开始都没当回事,看来现在这事是真的了。

  “城子!”,正在门前观望的我,身后被人拍了一下,我转过头来。

  “哎呦我操,真的是你啊”,一个穿着工商制服的胖子上来给我一个熊抱。

  “方遒!你怎么在这,行啊小子,混上工商制服了”,太意外了,一年多不见胖子方遒,模样变化不大,只不过是这身制服显得人成熟了不少。

  “借老子的光呗”,方遒放开我嘿嘿笑道。

  “走走,进屋再唠”。

  “这时装店是你的?”。

  “是啊,怎么了”,我把方遒让道到了店里。

  “我就说嘛,你绝对是这个”,方遒竖起大拇指,“没想到啊,这才一年多光景,你都开了这么大的店了”。

  “可别泡我了,再怎么也比不上你们这些吃皇粮的不是,对了,你们这在对面登记做啥”。

  “这不,有港商和咱市合资,他出钱,咱出地,建个服装市场,我才上班就被派这来了,怎地,你要有意的话,我帮你留几个床子”。

  “好啊,这事说定了”,我还真有这个想法,对面市场要是建起来了,肯定会对港海有些影响,与其固步自封,不如把生意做出去,对于扩大再生产我还是明白一些。

  聊了一会,方遒被同事喊了出去。就在方遒走后不久,广州的谢老转来了一个电话,说是明天下午的飞机要来省城。撂下电话,我乐了,老转没说要来做啥,但肯定和这市场有关,看来买床位的钱可以省了。


  当晚,四喜除了探得女人的住处,还在无意中发现,在老涂走后不久,一个坐伏尔加的中年男人又去了女人的家。

  伏尔加?这女人还真不简单,老涂既不是当官的,也不是经商的,这女人和他图的什么呢?我的脑子里浮出了一个计划。

  “喜子,还得麻烦你”,我把那台尼康拿了出来。

  “这东西会用不?”。

  四喜接过相机,摆弄了一会,那样子比我要专业了很多。

  “好东西,好东西,前阵子我在辽宇(省城最大的相机专卖店)看上了一台305D,比你这个要差了一些,妈的,四千多块啊,看的人多,买的没有,一直没给我下手的机会”。

  “喜欢的话,你拿去先用,记着多帮我拍些她和男人在一起的照片”。

  “你不会也对她有性趣吧”,和我成了哥们后,四喜说话也随便了很多。

  “扯淡,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老转是下午三点的飞机,勇哥不知在哪借了一辆老上海,车子老点,坐起来还蛮舒服的,不到两点我和勇哥就来了,却被告知飞机要晚点四个小时左右,我俩又回到车里打了会盹。

  七点左右,老转出了闸口,从我和大勇身后抢出一人,迎着老转打起了招呼。


  “是他!”,我脱口道。

  “认识?”。

  “算不上认识,上次被金老四他们掉包的就是他”。

  老转也看到了我俩,挥手打着招呼。

  “来,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老转他俩走了过来。

  “潘老板,袁老板,这是我的老朋友,香港的王岚王老板”。

  我和勇哥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王岚并没有认出我,很随意的回应了一下,便拉着老转上了他那辆伏尔加。

  大勇一边发动着车子,一边骂道,“马格比的,我就不信他会认不出你来,什么玩应!”。

  “上次也就一个照面,人家香港老板哪会记得这些”,我也有些生气,同是来接机的,这王岚根本没把我和勇哥放在眼里。

  玫瑰酒店,安排好住宿,我们四个在楼下的餐厅点了几个菜。王岚的眼睛一直没有正眼瞧过我和大勇。

  “王老板来省城多久了”,勇哥问道。

  “两个多月了”。

  “做生意?”。

  “前段时间一直和你们的市政府谈开明那块地皮,现在终于成了,谢老板也是为这事来的”,王岚回着话却和老转笑道。

  “这生意真不小,不过王老板好像是贵人多忘事啊”,大勇冷嘲道。

  “潘老板怎么说?”。

  “王老板是不是在华侨商店那被人拎过包?”。

  “你....”。

  “不是我,是我身边这位兄弟帮你拿回来的,看来你王老板真的是贵人眼高啊”。

  “哎呀,哎呀,我说瞅着袁老板眼熟呢”,王岚一拍脑门,走了过来握着我的手连声称谢。

  “碰上了”,我微微笑道。

  “少年侠客,见义勇为,智勇双全”,王岚一改之前高傲的态度,满嘴都是近乎献媚的词汇。

  我后来知道,他那包里,除了大量的现金,全是一些和市里签署的文件。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1-11 23:56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1-12 00:23  金钱  +10   奖励
王大三   2011-11-12 00:23  魅力  +10   奖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2 00:24
  再接再厉,加油啊。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2 13:21
更新太慢了,担心楼主要收费了!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3 12:32
  


  南方人喝酒到底不敌北方人,两圈下来,王岚和老转都有些脸红,说话也有些发潮。

  “知道这是多少吗?”,王岚伸出手来在面前晃道。我夹了一口菜,却如同咽了一只苍蝇。

  老转一把握住了他的手,笑道“五...五毛啊”。

  “五千万!,知道吗,这还不过是我服装城的基建投入,我还准备在你们商业中心建一座五星级的大酒店,不是我说大话,就你们市长见我,他得把腰哈下”。

  “哇晒,王老板果然财大气粗,看来我那几百个在你这简直就是洒洒水啦”,老转恭维道。

  “哪里话,你我是兄弟啦,我想过,精品区一百多个档口就给你谢兄啦”。

  这动辄就是千万百万的,我和勇哥相觑一视,勇哥把酒杯端了起来,“咱东北有句话,亲不亲,咱杯中酒,我再敬两位老板一杯,你们随意,我干了”。

  一杯白酒被勇哥干了下去,两人也不示弱跟着干了下去。

  “咱这做小本生意的和你大老板是比不了的,不过有啥好处别落下兄弟们就行”,勇哥借些酒劲道。

  “哪里话啦,路上我就听谢老板说,你们二位老板那都是太原街上有头面的啦,有生意自然是大家一起做啦”,王岚每一句都拉着长音。

  “那太好了,我先谢过王老板了”。

  “好啦,好啦,今天只喝酒不谈生意,不过我可以保证,好床位任你先挑,别人五万,你三万啦”。

  王岚的许诺让勇哥心花怒放,结果把自己灌得是酩酊大醉。我的酒喝的不多,对王岚的话,我说不好在哪觉得有些不对。

  第二天一早我找到方遒,据他介绍;投资方要在这建一座服装城,构架和五爱相仿,可以说是五爱的一个缩小版,它的优势在于地理位置和交通方面,西邻南站,东接民族和太原。南面是中华路,这也是省城通车最多的一条街道。方遒说港商之所以在这里投资正是看中了这点。唯一与五爱不同的是,服装城里所有床位都是要先期付一半预购款。

  我算了一下,以四层为基准,每层商户二百到三百家计算,四层最多不超过千多户,每户平均三到五万,服装城总计收入不超过五千万。这还没有算开明地区老宅动迁的费用。因为服装城营运后,管理权在市政府一方。那王岚嘴里的五千万先期投资岂不是入不敷出?如此不计个人得失的一个‘伟大’商人让我是疑问重重,我把重点放在了老转身上,老转生意在广州,不可能把精力放在省城上,只要能拿到他在这的代理权,我可以不动分毫。勇哥虽然赞同我的想法,他却认为钱还是自己独赚的好,连着请了王岚几天。

  进入八月下旬,应季的秋装开始上架,因为大多服装都是在老转那上的,他这两天也基本待在店里,看到骆驿不绝的客人,老转是喜上眉梢。晌午日头很足,我到在旁边的食杂店买了两瓶冰镇汽水,回来时,老转正和一名女顾客在交谈着什么,而且还兴致颇浓。

  老转拉着长音的广东话不时逗得那女顾客嘎嘎大笑,直到走过去两人才注意到我。“呦,师母,您咋来了?”,这女顾客竟是师母貂婵,貂婵的头发挽了起来,穿的也很时髦,难怪从后面我没有认出来。

  “小城啊,你这朋友可真逗”,貂婵笑道。我不知两人都说了什么,给俩人介绍了一下。

  “袁老板,我发现你们北方女人就比南方的漂亮,就眼前这位小姐啦,如果放到香港参加选美,我可以负责任的说,绝对是三甲”,没想到老转恭维女人还真有一套。

  “我这都人老珠黄了,谢老板你这不是埋汰我吗”,貂婵说话时眼神不住的瞟着老转。

  “埋汰?”,老转不解道。

  “就是损人的意思”,**道。

  “哪有啦,我说的都是真话啦,刁小姐珠圆玉润,青春貌美,是男人都会喜欢的啦”,老转的眼中闪着狼光,要是没有人在,我想他绝对有种把貂婵压在身下的冲动。

  “谢老板,像您这样有风度的男人更是让我们女人喜欢的啦”,貂婵也拉起了长音。

  看着两人眉来眼去,我越看越像是潘金莲遇上了西门庆,两人大有一拍即合之势。

  “师母,您来有事吗?”,我怕两人再说下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连忙打断道。

  “啊,没..也没啥事,我就是过来瞅瞅”貂婵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老转。

  “难得今天遇到,不知刁小姐肯否赏脸,我请客啦”,来了几天,还没见老转如此大方过。

  “那...怎么好意识...要不小城你也一起来吧”,貂婵略有扭捏。

  我刚要说话,老转那嘴角一搐。

  “不了,你也看到了,我这离不开人手”。

  两人临出去时,我悄声和貂婵说道,“师母,你交代的事情还要查吗?”,我知道貂婵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个。

  貂婵刚要说话,老转那边催促了起来,“小城,等改天我找你再说”。

  俩人走了,我心里说不出是个啥滋味,毕竟貂婵是我师母,这要真被老转给咔嚓了,老涂那我怎么交代。转念一想,这一切还不是老涂你自找的,许你州官放火难道就不许貂婵点灯吗。
  

[本帖最后由 yxc兵临城下 于 2011-11-13 12:59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王大三   2011-11-14 15:09  金钱  +10   好文章
王大三   2011-11-14 15:09  魅力  +10   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4 07:23
先给楼主道歉,再希望楼主继续更新。好文章。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4 11:22
支持到底 城下加好棒 加油 不要太累哦 慢慢更新 我们都期待




----------------------------------------------
明月星空作画 清风漫舞天涯 悠悠碧草摇曳 映醉多少梨花
隐身或者不在线

回复时间:2011-11-14 15:09
  阅读并继续期待。

查看积分策略说明快速回复主题
你的用户名: 密码:   免费注册(只要30秒)


使用个人签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Processed in 0.225584 s, 9 q - 无图精简版,sitemap,